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岩桥玄树

36383浏览    748参与
做个好人

【康桥】公寓

来自_Karany_的约稿


[十八岁的永濑廉在东京。

在考大学,在和平野紫耀吵一场莫名其妙的架。]


“年长、肤白、八重齿…”

岩桥玄树在罗列永濑廉的理想型标准。他喜欢年上,想拥有无限的包容和偏爱,比如平野紫耀和玉森裕太。

“除了八重齿,我有哪点不符合吗?”

永濑廉横在长沙发上,翻了个身背对着岩桥往沙发缝挪,拒绝沟通的意味很明确。

“你转过来”,岩桥玄树坐在单人沙发上抬脚踹他,“不准装死。”

永濑廉不想面对岩桥。


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住到岩桥家的?

神宫寺跟平野跑去飙车,岸优太要出外景,高桥海人的年纪无法依靠。

于是永濑廉接了电话去照顾岩桥玄树。

岩桥被汗湿...

来自_Karany_的约稿


[十八岁的永濑廉在东京。

在考大学,在和平野紫耀吵一场莫名其妙的架。]



“年长、肤白、八重齿…”

岩桥玄树在罗列永濑廉的理想型标准。他喜欢年上,想拥有无限的包容和偏爱,比如平野紫耀和玉森裕太。

“除了八重齿,我有哪点不符合吗?”

永濑廉横在长沙发上,翻了个身背对着岩桥往沙发缝挪,拒绝沟通的意味很明确。

“你转过来”,岩桥玄树坐在单人沙发上抬脚踹他,“不准装死。”

永濑廉不想面对岩桥。


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住到岩桥家的?

神宫寺跟平野跑去飙车,岸优太要出外景,高桥海人的年纪无法依靠。

于是永濑廉接了电话去照顾岩桥玄树。

岩桥被汗湿的头发贴在脸上,整张脸没有血色,捂着肚子缩在沙发角落。那个被神宫寺常年坐出来的凹陷处。

“为什么?”

永濑廉在问岩桥的恐慌症。

岩桥坐起来旋开一个小瓶,药片和水吞进胃里,薄衣随着黏膜分解,已经距离味觉的感知很远,但是为什么舌尖还微微发苦。

岩桥不知道永濑在问什么。

为什么发病吗,还是为什么不说,总之岩桥不想谈论这些。


他用前倾的姿态笼住永濑廉,如果不是整个人状态差到要昏倒,永濑廉几乎怀疑这是一场严苛的审问。

“你猜他们在做什么?”

“摩托车,户外野营,还是别的?”

“夜间的深山木屋,还是草地帐篷?”

永濑廉别开脸想逃。

但是岩桥的手慢慢抚上他的脸,像一条蛇缠上他,永濑甚至怀疑神宫寺脸上的两颗痣就是岩桥的杰作。

岩桥可能偏好oversize的衣服,也说不好,永濑廉闻到了衣服上有很都市的香水味,岩桥身上这件是神宫寺的也不一定。

他在家只穿了一条内|裤,光着两条腿坐到永濑廉身上。

岩桥的腿很美,白、细、直,永濑廉没有忍住摸上他的皮肤。

“廉”,岩桥伸手解永濑廉的扣子,“做吗?”

永濑廉搂着岩桥的腰,想调转位置把他放倒在沙发上,可惜永濑不太擅长这样的事,两个人跌在客厅的地毯上。

岩桥玄树家里的灯饰很漂亮,很普通的暖黄色吸顶灯。

永濑廉猜,这能不能算做习惯留宿的理由。


事实上岩桥完全符合永濑廉的期待。

永濑廉喜欢枕在岩桥腿上打游戏,岩桥用手轻轻拨弄他的头发,酥酥麻麻的电流从额头蔓延到全身,游戏也不想看了,只想闭着眼窝进岩桥怀里。

岩桥的腹部很软,衣服上有永濑廉喜欢的味道,好像埋进去就能做回那个在大阪无忧无虑的永濑廉。

岩桥不会推开他,好像可以容忍一切地接纳永濑廉。用压低了声音,很温柔地问他想吃什么,想要什么,想做什么。

“可以帮我做美术作业吗?”

岩桥去拿了画笔来,说帮他画彼得潘。

十八岁的永濑廉在考大学,同时在跟平野紫耀吵一场莫名其妙的架。

他周末总是跑到岩桥玄树的公寓里,剥掉强撑出来的成熟外壳,安心享受岩桥营造出的假象。


岩桥家离市中心很远,跟他富二代的人设不相符,是一栋零几年的公寓楼,下雨的时候楼梯拐角总是会积水,如果是暴雨甚至要在楼梯内撑伞。

“其实我想租一户建的”,岩桥给永濑切了半个西瓜,很豪爽地让他直接用勺子挖着吃,“但是太空了。”

永濑廉猜测他大概是在排斥独居,那为什么不干脆和神宫寺一起住,像他和平野紫耀在大阪那样。不过他在和平野吵架,一点也不想提他。

岩桥玄树拿遥控开了电视,抱着另外半个西瓜并排坐在永濑廉旁边。风吹进来,突然卷起的薄纱窗帘掀了一个角,永濑被漏进来的光晃到眼睛,偏头躲开就看见岩桥的侧脸。

“廉,看电影吧。”

岩桥盯着屏幕选了一部美国电影,永濑看过,西部牛仔的故事。

“你喜欢看吗?”

永濑对着电视机玩游戏要更多一点,影像也是动漫偏多。

“喜欢。”

永濑廉想着岩桥回答。

空气里有西瓜的味道,吹进来的风很凉爽。岩桥的公寓里没有点香薰,但永濑喜欢这个屋子里的味道,是岩桥身上的香气。


说来平野要跟岩桥更熟悉一些,同岁的朋友,相似的爱好。但是永濑从来没和他提过岩桥,却总是在闹了别扭的晚上跑去岩桥的旧公寓。

车程25分钟,刷卡进站,算上途中步行的时间,统共45分钟。

永濑习惯性地抬腕看表,发现那块被平野吐槽过“土得像初中生”的手表早就换成了一圈手链,黑色的编绳,中间一颗圆圆的吊珠。

岩桥送他的。

没有说明理由,只是某天在岩桥的公寓醒来,就已经戴在手腕上了。

永濑敲开了岩桥公寓的门。

戴着卫衣兜帽,柔软的睡裤也来不及换掉,踩着帆布鞋的后跟,一幅很颓糜的样子站在岩桥面前。

岩桥侧了半身让他进门。

甚至没有问永濑为什么要来,自顾自躺回床上,靠在床头继续看那本没读完的故事书。

永濑换了拖鞋,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

岩桥卧室的床铺只有一个枕头,永濑廉干脆整个人缩进被子里,朝岩桥挪过去。岩桥的被子里全是他的味道,永濑委屈的几乎要掉下眼泪来,瘪着嘴抱住岩桥的腰,蜷起双腿的姿势像子宫里的婴儿。

太奇怪了,在岩桥这里竟然安心得想哭。好像整个东京,只有这床被子下小小的空间才完全属于他。

岩桥又翻了一页故事书,是初版的《彼得潘》:

“When they seem to be growing up, which is against the rules. And Peter was killing them off vindictively as fast as possible.”

太残忍了。

岩桥合了书,把手伸进被子里轻轻揉永濑的头发。没有做造型也没有喷发胶,柔软的头毛好像在轻挠他的手心。

永濑捉了岩桥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又去吻他的指尖。捏着岩桥的拇指感受他虎口的薄茧。

永濑廉把被子拱起一个圆圆的弧度,吻落到岩桥的腿根。

他隔着裤子亲吻岩桥的身体,顺着大腿向上,永濑的手从岩桥睡衣的边缘伸进去,摩梭他腰上的嫩|肉。

岩桥仰着脖子软在床头,手上的书滑下来砸在地上。

“廉……”

岩桥想推开他,但是永濑头发的触感让他失掉力气。

随他吧。


是不是长大的小孩一定要被永无岛驱逐。

永濑廉在一个没有工作的夏天跑进书店,翻开了那本初版《彼得潘》。

岩桥玄树没有解释就走了,退掉旧公寓去了美国。

因为喜欢美国电影吗?那部一起看的西部牛仔。

就算问出口岩桥也不会回答他。

像是恐慌症的来由,像是手链的意义,像是为什么要收留十八岁的永濑廉。

岩桥玄树从来没有给过答案。



[二十二岁的永濑廉在东京。

已经考上了大学,也不再和平野紫耀吵架,他只是丢了一把公寓的钥匙。]

Pika喵

我以为这俩早be了tag都取消关注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去世cp突然攻击我!略明显的匂わせ 

我以为这俩早be了tag都取消关注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去世cp突然攻击我!略明显的匂わせ 

为神服务
さようならの後も解けぬ魔法🫧...

さようならの後も解けぬ魔法🫧🫧🫧

即使说「再见」之后也无法解开的魔法

さようならの後も解けぬ魔法🫧🫧🫧

即使说「再见」之后也无法解开的魔法

为神服务
☝️被指到的人要开心一整天!?...

☝️被指到的人要开心一整天!🤭🫡😁

☝️被指到的人要开心一整天!🤭🫡😁

CP墙(基友向)
【7146】高桥海人VS岩桥玄...

【7146】高桥海人VS岩桥玄树

【7146】高桥海人VS岩桥玄树

鬼㭍清不做人了

小国王和小王子

我真的就是个屑()

😢

小国王和小王子

我真的就是个屑()

😢

谁知林栖

【神岩】快乐

神宫寺勇太命运般的男朋友~

关于一个向日葵黄担被国民男友勾引的故事。

kaito对不起姐姐还爱你。


第一次见到岩桥玄树的时候,神宫寺勇太还是一个实习菜鸟医生。

是那种连躁狂症和分离型人格认知障碍都分不清楚的那种菜鸟医生。

实习的第一个病区是在女病区,神宫寺勇太凭借自己一张帅脸在女病房积攒了不少人气。

只不过带班医师带的病人过分难搞,实在有点为难神宫寺了。

这天,带班医师开会去了,结果护士过来跟神宫寺说病人不见了。

杀了我吧,神宫寺勇太在内心哀嚎,然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好的,我去找找。

娱乐区,没有——

康复区,没有——

神宫寺勇太在崩溃的边缘,回到了女病区。...

神宫寺勇太命运般的男朋友~

关于一个向日葵黄担被国民男友勾引的故事。

kaito对不起姐姐还爱你。


第一次见到岩桥玄树的时候,神宫寺勇太还是一个实习菜鸟医生。

是那种连躁狂症和分离型人格认知障碍都分不清楚的那种菜鸟医生。

实习的第一个病区是在女病区,神宫寺勇太凭借自己一张帅脸在女病房积攒了不少人气。

只不过带班医师带的病人过分难搞,实在有点为难神宫寺了。

这天,带班医师开会去了,结果护士过来跟神宫寺说病人不见了。

杀了我吧,神宫寺勇太在内心哀嚎,然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好的,我去找找。

娱乐区,没有——

康复区,没有——

神宫寺勇太在崩溃的边缘,回到了女病区。

人总不能丢了吧,神宫寺勇太坐在护士台边上陷入沉思。

你好——

神宫寺勇太抬起头,正好看到一个个子不高的男的牵着他家丢失了的病人的手。

男孩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卫衣,神宫寺勇太以为是志愿者,差点抱住人家大喊一声感谢家人。

后来神宫寺勇太到男病区实习的时候,有一次和带班的医师出去喝酒。

带班医师年纪和他差不了很多,偶然问起他毕业的论文是打算研究什么。

神宫寺勇太没想过这个问题,问,你带什么呀?

微笑抑郁症,但是这个病治疗周期比较长,也没什么可研究的地方,主要是心理疗法,跟现在主流的生物疗法不太一样。

那我就研究这个吧,神宫寺勇太一口闷了桌上的啤酒。

这是我新带的实习生,叫神宫寺勇太,带班医师介绍。

你好,病床上的男孩朝他挥挥手,我们之前见过的。

神宫寺勇太先是欸了一声,然后才想起——

就是那天把女孩送回病房的那个男的。

我叫岩桥玄树,男孩自我介绍。

今天有咨询会,你要不要来听啊?带班医师提起,是genki君的,虽然你已经下班了就是了。

来来来,神宫寺勇太赶紧说。

要是不抓紧时间研究研究,估计不能如期交论文了。

神宫寺勇太坐在带班医师的后面,端端正正拿个笔记本。

所谓的咨询会就是一群老头围着一个病人问东问西,最后跟他说一声,你这个病症哦,吃点药,每天多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反正就是屁话,神宫寺勇太在心里吐槽。

微笑抑郁症不像是他这个年纪会得的,神宫寺勇太默默低头看着病例。

其实,不笑也没有关系的,在送岩桥玄树回病房的时候,神宫寺勇太说。

可是这样会给你们造成麻烦不是吗?岩桥玄树看着他。

怎么会呢?神宫寺勇太摇摇头,心理医生的意义可不是教会你怎么笑得好看,而是教会你怎么正视自己的情绪——这个意义远超笑这个动作本身。

岩桥玄树嘴角向下弯了弯——

他已经不会哭了。

微笑抑郁症的治疗周期远比别的长的多——

神宫寺勇太算深深地体会到了。

几乎每天,神宫寺勇太陪着导师查完房的所有时间都是陪着岩桥玄树转的。

医生护工护士的活全部一起干了。

有时候也会陪他认认真真地聊聊天。

有时候单纯的陪他看看电视剧。

也有时候分享一下自己的歌单之类。

好想去旅游——神宫寺勇太叹了口气,好想去欧洲。

岩桥玄树静静地看着他。

genki有没有很想去的地方?神宫寺勇太问。

——没有,岩桥玄树低下头。

一直笑不会很累吗?神宫寺勇太问。

岩桥玄树没有理他。

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跟我说好不好?神宫寺勇太拍了拍岩桥玄树,我不说出去,这是我们的约定,好不好?

自从约定完了,岩桥玄树的话就多了。

什么好想下楼玩,好想吃蛋糕,想打游戏jin要不要陪我之类的。

神宫寺勇太注意到岩桥玄树笑的没有之前多了,定期的抑郁症测试也趋于正常了。

岩桥玄树出院前一天,神宫寺勇太结束实习。

岩桥玄树满世界的飞奔找他,结果护士台的护士告诉他,神宫寺医生已经回去了,实习期满了。

但是神宫寺医生有东西留给你——

是一封信。

玄樹くんだから、元気を出してください!

姐姐知不知道神宫寺医生的电话呀,岩桥玄树撒娇。

不知道诶,护士台的护士正在忙碌。

好吧……岩桥玄树有点失落。

genki!神宫寺勇太在医院门口朝他挥手。

欸!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的岩桥玄树两眼发光,jin!

你怎么来啦?神宫寺勇太接过行李箱放到自己的车子的后备箱时,岩桥玄树问。

怕你想我啊,神宫寺勇太眨眨眼睛。



第一篇神岩,写得好一般哦。

大家凑合看看图一乐吧。

鬼㭍清不做人了

一些个圈外人初印象(第一弹

p1p2女生的

p3男生的

一些个圈外人初印象(第一弹

p1p2女生的

p3男生的

jueduiyancon

紫耀『ぎゅっとして』

语气😳

玄树乖乖听话抱紧

紫耀『ぎゅっとして』

语气😳

玄树乖乖听话抱紧

jueduiyancon

ピアス小伙伴们,多半都是一起互相开的耳洞

ピアス小伙伴们,多半都是一起互相开的耳洞

jueduiyancon

一些各种意义上的色气瞬间,其实初控上我认为玄树的色气感已经发挥的很厉害了,而紫耀的性感19年con他自己提议的那段vtr已经看的让人😍还有我爱的naughty girl这种风格,而到了四控就真的不得了

一些各种意义上的色气瞬间,其实初控上我认为玄树的色气感已经发挥的很厉害了,而紫耀的性感19年con他自己提议的那段vtr已经看的让人😍还有我爱的naughty girl这种风格,而到了四控就真的不得了

jueduiyancon
出道发表会玄树说着梦想要大一点...

出道发表会玄树说着梦想要大一点哦,(竟然提到了比伯😂)其他人都阻止着,紫耀宠着?逗着?说【はい】(那个时候紫耀颜色还是蓝色啊)

出道发表会玄树说着梦想要大一点哦,(竟然提到了比伯😂)其他人都阻止着,紫耀宠着?逗着?说【はい】(那个时候紫耀颜色还是蓝色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