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岩浆

14.9万浏览    3166参与
拉弓射纸鸢

云吞非典型阅读体 chapter1.

♥时间线:江停解行等人大学时期


♠人物:主角+配角+反派


♦CP:严江、葱花鱼


♣人物归淮妞,OOC归我


——————————


金杰顿了顿,低声说:“大哥,那小子除了脑子不清楚之外为人还不错,您看要不……”


“不用想了。”黑桃k淡淡地打断道,“这种人活不长的。”


他终于回复完最后一条消息,切换掉联系人“秦川”两个字的短信页面,打开另一个空白的短信联系人。


——“红皇后”。


空气沉静片刻,黑桃k按下一行字,发送出去,关掉了手机。


“走吧。”


千禧第一个新年前夜,时针渐渐走向零点。


四辆吉普组成的车队依次发动,尾灯血红,消失在...

♥时间线:江停解行等人大学时期


♠人物:主角+配角+反派


♦CP:严江、葱花鱼


♣人物归淮妞,OOC归我


——————————


金杰顿了顿,低声说:“大哥,那小子除了脑子不清楚之外为人还不错,您看要不……”


“不用想了。”黑桃k淡淡地打断道,“这种人活不长的。”


他终于回复完最后一条消息,切换掉联系人“秦川”两个字的短信页面,打开另一个空白的短信联系人。


——“红皇后”。


空气沉静片刻,黑桃k按下一行字,发送出去,关掉了手机。


“走吧。”


千禧第一个新年前夜,时针渐渐走向零点。


四辆吉普组成的车队依次发动,尾灯血红,消失在了边境幽深的黑夜里。


【滴滴滴——】


“哎呀我操!阿花是我!靠……你TM的不知道老子头上有伤吗?!嘶……”


“疼吧?”


严峫抱着头,瞥了步重华一眼:“你说呢?!”


步重华坐在椅子上说道:“疼就对了,让你找找记性,别有事没事的吓唬人。”


“我操!谁这么闲吓唬你这个胆小鬼?”


“你说谁胆小鬼呢?!”


“说你呢!有本事比试一下吗!”


“来啊!”


砰——!啪啦——咚!——


“严峫!你个臭小子给我滚过来!现在立刻马上!!!”


“妈?……”


曾翠翠女士揪着严峫的耳朵道:“你个臭小子,我怎么和你说的来着,这么快就忘干净了?啊?!生你还不如生块叉烧,叉烧还能吃呢,你呢?!天天打架不干正事,就不能有个兄长的样子吗?……真想把你这臭小子的头拧掉!”


“妈!妈!息怒啊!……不能再揪了,再揪您唯一的儿子就成一只耳了,怎么给您带回来貌美如花的警花儿媳呢?”


曾翠翠“哼”了一声后撒开了严峫的耳朵。


“就你还带回个警花?别祸害人家好姑娘了!真是的……”


严峫?他早就跑了。


步重华抱臂翘着二郎腿坐在白色沙发上,看着走来的严峫道:“呵,活该,被姨妈骂了吧?”


“少逼逼!……哎,那群人我怎么没见过?”


步重华:搞得像是你见过挺多人似的。


“哎!我叫严峫,你们叫什么,什么学校的啊?”


步重华大喊道:“严峫你是不是有病啊!”


解行和江停坐在木椅上,解行看到跑来的严峫,向他挥手:“你好!我叫解行,是公大的学生,旁边这位是我的好兄弟江停。”


严峫看了一眼江停后指着他问解行:“好兄弟?他长的这么好看,你确定他不是女的吗?”


解行:“⊙∀⊙……”小兄弟你是觉得自己过得太好了吗?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


江停:“……”我能揍他吗?


解行看着满脸黑线,拳头紧攥的“女”兄弟,小声道:“江停你别生气,千万不要冲动啊!这么多外人和师生都在这里看着呢!”


“…我生气了吗?”


“脸上都能滴出墨来写毛笔字了,还说没生气。”


“我没生气。”


“……”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kui哥,没想到啊,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阿归抱臂倚着墙,旁边坐着喝酒的玛银。


玛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吓得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把阿归挡在身前。


“怎……怎么又是你!”


“啧,”阿杰看着玛银,“小妞这会儿害怕了?啊?呵呵呵……也就看你是塞耶的独生女,草花A以后还是要和他做生意,要不然,你早没了。”


玛银紧紧抓着阿归的袖子,手微微颤抖,咽下一口唾沫。


“你弄坏那包蓝粉的账,我还没和你算呢。别以为躲在kui哥后面我就不敢动你,你等着。”


“阿杰。”


“大哥!”


阿归寻声看去,说话的是一位扎着低马尾的男生,看上去应该比自己小几岁。


“过来,我们走。”


“是。”



【欢迎大家来到云吞空间】


【我是空间的系统,你们可以叫我258】


严峫:什么玩意儿……


步重华:……


解行:这系统的名字好奇怪……


江停:这没有科学依据啊……


阿归:……


【你们难道不想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吗】


【你们就不好奇吗】


众人异口同声道:“不好奇!”


【额,这就没得聊了啊】


“所以严峫这臭小子以后到底有没有找上对象?”曾翠翠女士问道。


“妈!我还能找不到媳妇吗?我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的,找不到媳妇?不可能!”


“呵……就你?”


“……”


【我可是无所不知的系统】


【这位严同学呢,未来确实找了个媳妇,并且特别漂亮,冰山美人。】


曾翠翠一脸的难以置信。


严峫“哼”了声:“我就知道。像我这样下海挂牌五万起的脸,找个漂亮媳妇不是很正常的嘛。”


【咱们先别讨论媳妇这个问题了哈,进入正题】


【破云】


【主角:严峫、江停】


严峫拍拍江停的背道:“警花,没想到我们竟然是主角哎。也是哈,毕竟你肤白貌美大长腿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当主角不是合情合理的嘛,以我们这颜值,不是主角才是反科学呢!”


江停:“……”你叫谁警花呢?!这个人怎么是个自来熟,还这么不要脸。


解行:这孩子命真大……


步重华:严峫你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好不好?算我求求你了。


曾翠翠:这个臭小子,咱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吞海】


【主角:步重华、吴雩】


“步重华那小子怎么也在这上面啊?”


步重华攥紧拳头:“严峫你什么意思?!”


严峫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意思就是你没有我帅!”


“……敢不敢再来打一局?”


“来就来,谁怕谁?刚才那一局是我看在你是我表弟的份上让着你,这回咱们来真的,敢不敢?!”


“谁需要你让着了?我有什么不敢的?来啊!”


曾翠翠:那几句话我已经说累了。


张博明:“四个主角三个都知道是谁了,那这个吴雩是谁啊?他在我们中间吗?”


【在,只不过……他的身份特殊,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请见谅】


“身份特殊?……那他是好人吗?”


【是好人,只是被逼无奈】


【好的,现在开始】

海王子阿源
我的世界新BUG:岩浆和水共存比光速船还快的道具?阿源小教学
我的世界新BUG:岩浆和水共存比光速船还快的道具?阿源小教学
海王子阿源
我的世界:最真实的水和岩浆,牛顿看完后欣慰地闭上了双眼
我的世界:最真实的水和岩浆,牛顿看完后欣慰地闭上了双眼
傲安之

当你问淮家众人最喜欢的两样东西是什么时

单纯玩梗!!!

所有cp长长久久


江停:老同兴 and 严峫

严峫:江停 and 奔驰G65,所有已婚男人的梦中情人,灵魂小老婆


吴雩:辣条 and 榨菜

(其实还有自热小火锅奶黄包软中华也许还有步重华?)

步重华:吴雩 and 钢琴


楚慈:黑松露 and 家庭煮夫兼洗碗机韩越

韩越:楚慈 and 楚慈用过的碗


风四:大毛 and 二毛

周晖:凤凰 and 未出生的女儿


司南:糖水草莓 ...

单纯玩梗!!!

所有cp长长久久


江停:老同兴 and 严峫

严峫:江停 and 奔驰G65,所有已婚男人的梦中情人,灵魂小老婆


吴雩:辣条 and 榨菜

(其实还有自热小火锅奶黄包软中华也许还有步重华?)

步重华:吴雩 and 钢琴


楚慈:黑松露 and 家庭煮夫兼洗碗机韩越

韩越:楚慈 and 楚慈用过的碗


风四:大毛 and 二毛

周晖:凤凰 and 未出生的女儿


司南:糖水草莓 and 周戎

周戎:司南 and 发情的司南





电脑人11号
我的世界:僵尸居然在岩浆里进化了,变成僵尸壮汉无人能挡
我的世界:僵尸居然在岩浆里进化了,变成僵尸壮汉无人能挡
电脑人11号
搞笑马里奥:矮子在岩浆上蹦迪,库巴从没见过脚皮这么厚的
搞笑马里奥:矮子在岩浆上蹦迪,库巴从没见过脚皮这么厚的
电脑人11号
我的世界:拥有了神秘鱼竿,岩浆里还能钓出熔岩铁傀儡!
我的世界:拥有了神秘鱼竿,岩浆里还能钓出熔岩铁傀儡!
电脑人11号
我的世界:可恶的菜鸟,居然扛着传送门跳进了岩浆
我的世界:可恶的菜鸟,居然扛着传送门跳进了岩浆
河马游戏解说
大白鲨吃光海洋后,钻到地底吃岩浆!
大白鲨吃光海洋后,钻到地底吃岩浆!
真人版兔美美
荒岛生存:岩浆挖钻小王子迷斯拉,生生从岩浆里扣出四颗钻石
荒岛生存:岩浆挖钻小王子迷斯拉,生生从岩浆里扣出四颗钻石
迷你世界苹果派
隐藏冷知识,炸药桶vs岩浆会爆炸吗?岩浆融化炸药桶?
隐藏冷知识,炸药桶vs岩浆会爆炸吗?岩浆融化炸药桶?
椒盐蛋awa
MC极限挑战:岩浆每过5秒上升一格!你能活多久?
MC极限挑战:岩浆每过5秒上升一格!你能活多久?
椒盐蛋awa
MC看到的地方都会变成岩浆!你还能生存吗?
MC看到的地方都会变成岩浆!你还能生存吗?
椒盐蛋awa
MC每次跳跃岩浆就会上升一格!4位up为了生存勾心斗角!
MC每次跳跃岩浆就会上升一格!4位up为了生存勾心斗角!
椒盐蛋awa
MC炼狱模式:岩浆每5秒就会上升一格!你能活多久?
MC炼狱模式:岩浆每5秒就会上升一格!你能活多久?
暮雪晨风

【严江】将停歇(十六)

    江停一到市局就被吕局带进了会议室,在那里,他看到了津海的步重华,吴雩,还有恭州那边的人。

 

 “……”

 

 郑然眼神亮亮的,一直盯着江停。

 

 他感觉,这一定和严峫那次的案件有关。

 

 会议上提到了那次缴获的一提包的毒品,那是一种新型du pin,类似于蓝金,却又比蓝金的毒性和成瘾性更为猛烈,一旦沾染,后果不堪设想。

 

 那场抓捕行动并不成功,毒品所涉及到的范围也只是冰山一角,毒贩势力仍在不断渗入,除却恭州,眼下建宁也收到波及。

 

 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此番除了来建宁参会,还有主要的意思是想重新启用江停...

    江停一到市局就被吕局带进了会议室,在那里,他看到了津海的步重华,吴雩,还有恭州那边的人。

 

 “……”

 

 郑然眼神亮亮的,一直盯着江停。

 

 他感觉,这一定和严峫那次的案件有关。

 

 会议上提到了那次缴获的一提包的毒品,那是一种新型du pin,类似于蓝金,却又比蓝金的毒性和成瘾性更为猛烈,一旦沾染,后果不堪设想。

 

 那场抓捕行动并不成功,毒品所涉及到的范围也只是冰山一角,毒贩势力仍在不断渗入,除却恭州,眼下建宁也收到波及。

 

 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此番除了来建宁参会,还有主要的意思是想重新启用江停,让他作为公安顾问回到恭州任职。

 

 吕局不乐意地想,好嘛,原来恭州那老狐狸想到建宁来挖人啊。

 

 江停藏在桌下的手暗暗地握紧。

 

 没等恭州市副局长再说些什么,江停便委婉回绝了。

 

 江停:“抱歉,我的能力有限,回去不太适合,我想我还是应该留在建宁。”

 

 郑然有些失望,他继续劝说:“江顾问,我觉得你可以,为什不再试试呢?”

 

 江停只是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会上又讨论了一些关于防范毒品流入的事宜,半个小时左右便散会了。

 

 步重华和吴雩跟他一同走出会议室,在走廊窗台旁边,三个人相对着说着话

 

 步重华看着江停有些白的头发,距离上次见面,时间也没过去多久,如今看着却更憔悴了一些他愣了愣,说:“听说你领养了两个孩子。”

 

 江停淡淡地笑:“嗯。”

 

 步重华:“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就随时喊我们。”

 

 “好,谢谢。”

 

 吴雩拽了拽江停的袖子:“有时间带孩子们来津海玩儿去啊,我请你们吃火锅。”

 

 江停一笑:“好啊。”

 

 ……

 

 局长办公室内,吕局问江停:“你不打算再回到公安部门了吗?”

 

 江停很平静:“以前曾想过,但是那时候已经不可能了,其实现在也挺好的,我的家在这里,他也在这里,比起那个地方,我更想留着在建宁。”

 

 吕局知道江停说的‘他’是严峫,不过听到他这么说,也就放心了,他也希望江停能留下来。

 

 ……

 

 江停这个周末几乎都泡在市局里,除了忙着分析案情,还要留出时间去备课。一忙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周天下午,还要接孩子们回来,明天就要上学了。

 

 晚上十一点左右,孩子们都睡着了,江停也也终于备好了明天的课,他揉了揉太阳穴,刚站起身,突然脑袋一片空白,感觉晕乎乎的,整个人差点摔在地上,幸好及时扶住桌子。

 

 他摸了摸脑门,好像有些发烧了。最近实在有些累,自从严峫走后,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经手,眉眼间总是挂着一丝疲惫。

 

 他去找了点退烧药,就着凉了的水喝了下去,然后回卧室睡觉了。

 

 他做了一个梦,他好像看到自己趴着被绑在床上,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身后还有有个人正在…… 他想回头看看那人,却被那人用手臂圈住脖子。

 

 他不停地喊着严峫的名字,身后的人却更卖力地弄着。

 “……”

 

 直到他被翻过身,他才看清那个人的脸:那不是严峫,是一张极为陌生的脸,他用最凉薄的眼神盯着他:“江停,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半夜,江停被噩梦惊醒,猛的直起身子,身上一阵冷汗。

 

 怎么会做这种梦,一定是最近太忙了,有些累,江停想。

 

 ……













头疼,最近灵感有些枯竭,脑袋里的故事不知道怎么描绘出来,想囤一些章节再更新,明天还会写,不过可能先不更,持续关注哦,么么扎😘

花蕤_

【云&吞】同人文‖新年野炊

*四人的跨年野炊


“媳妇干嘛呢?”


江停刚拍了一张夕阳半落的风景照,正低头欣赏,身后便有一个人黏黏呼呼的搂了上来。


“拍照。好看吗?”


严峫在他脖颈处蹭着,闻言也低头去看手机里的照片。


江停对于构图是有自己的审美的,平日常见的夕阳,在他的镜头下显得无比浪漫磅礴。


“好看。”


严峫在他侧颊响亮一亲,笑得有点邪气


“但和我媳妇比起来还差点儿”


江停早已习惯了他嘴上占便宜,也笑着没说话。


“媳妇儿,光拍风景没意思,让小吴来...

*四人的跨年野炊

 

“媳妇干嘛呢?”

 

江停刚拍了一张夕阳半落的风景照,正低头欣赏,身后便有一个人黏黏呼呼的搂了上来。

 

“拍照。好看吗?”

 

严峫在他脖颈处蹭着,闻言也低头去看手机里的照片。

 

江停对于构图是有自己的审美的,平日常见的夕阳,在他的镜头下显得无比浪漫磅礴。

 

“好看。”

 

严峫在他侧颊响亮一亲,笑得有点邪气

 

“但和我媳妇比起来还差点儿”

 

江停早已习惯了他嘴上占便宜,也笑着没说话。

 

“媳妇儿,光拍风景没意思,让小吴来给咋俩拍几张?”

 

不等江停拒绝,严峫便转身朝身后大声招呼。

 

“弟妹,弟妹!来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步重华和吴雩正在山坡脚架木生火,小两口边聊天边干活刚要卿卿我我吻到一块儿,被严峫一声吼吓得气氛全无。

 

学院派领导面上又羞赫又愤怒,冲上去就想和傻逼表哥决一死战。可惜刚起身就被吴雩一把按下,冲山坡上大声回到:

 

“来了表哥!!”

 

吴雩回过头在自家领导脸上落下一吻全做安抚,就颠颠的跑了上去。

 

严峫搂着江停已经在坡顶找好了位置,看到吴雩上来,笑着冲他招手。

 

吴雩自诩缺少浪漫细胞,但的确鲜少有人能拒绝大自然带来的最原始最纯粹的震撼。万千金光破云而出,暖洋洋的洒在眼前这彼此深爱的两人身上。

 

“没事吴雩你随便拍,哪里不对了我自己可以P,反正严峫也看不出来!”

 

吴雩听见了就笑,江停也看着他笑。

 

江停的确比从前更开朗了,他很开心,他替江停开心,也替自己开心,这对表兄弟炙热且坚定的爱,给了他们乐观与恣意的勇气。被爱意包围着的人总是潜移默化的被滋养出,自己曾经所不能、或不敢拥有的品质。

 

相偎着的恋人在光影中笑得甜蜜,他们往后再也没有生离死别,可以用余生慢慢回顾无数定格的美好瞬间。

 

 

 

“吴雩!鱼烤好了,你吃不吃!”

 

还在研究着相机拍照功能的吴雩闻言眼前一亮,江停心领神会并表示理解,拍拍他的肩膀

 

“去吧,多吃一点。”

 

“停你们拍好快下来啊,烤好了给你们留着。”

 

见到江停点头,吴雩转身就往山下跑

 

“领导我来了!”

 

“哎!别跑别跑!看路!”

 

步重华在山脚接住飞奔下来的某雩,按进怀里用力揉了几把,便强行带着人往溪边走

 

“鱼凉一会儿再吃,不然容易上火,先去洗手。”

 

吴雩拗不过他,便也顺从的跟着他往溪边走。

 

步重华看上去其实不像是会照顾人的那一款,但吴雩确实被他照顾的很好。他把自己袖子往上一撸,帮吴雩把裤脚卷起来,就从溪中捧水出来帮他洗手。

 

“喜欢吗?”

 

吴雩正盯着步重华专注的侧脸出神,那人鼻尖出了点汗,在阳光下反射下亮晶晶的,于是,他也遵从本心,没头没脑的来了句,“喜欢。”

 

“咳咳,我是说野炊露营,喜欢吗。”

 

步重华面上不动声色,实则从脖颈红到了耳朵尖。吴雩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却也没有揭穿他,只是抬手帮他把滑下的袖口往上撸了撸。

 

“也喜欢。”

 

“嗯,那我们以后轮休时经常来。”

 

步重华抓着吴雩的手,认真的帮他清洗每一根手指,情愫就在肌肤触碰间传递开来。

 

“那今晚……”

 

吴雩知道他要说什么,也顺着他的话茬儿往下接。

 

“那今晚??”

 

“我带了帐篷。”

 

吴雩眉梢一挑。哦豁,学院派明示野战。

 

吴雩刚想调侃他几句,只见一道黑影突然步重华背后闪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严峫毫无形象的狂笑已经传遍整个山谷。

 

“哈哈哈哈哈哈哈,动了情的步支队果然连剑都拿不稳了,你这反应能力和我之间差了八百个马翔,听哥的实在不行咋就先好好找个医院治治你的老年痴呆啊哈哈哈哈哈哈。”

 

步重华面无表情的把湿透的后衣领拎住抖了抖,布料却依旧黏黏呼呼地粘在身上。他仍然淡定的帮吴雩把裤脚翻下,在吴雩惊恐的眼神中缓缓起身,拽着衣角一把把湿透的上衣脱掉甩开。

 

严峫察觉情形不对,刚想转身逃跑,步重华已经稳立水中,一脚乘风破浪溅得严峫满脸桃花开。

 

“卧槽步阿花你幼不幼稚!有本事你就站着别动,今天你哥我来教你做人!!”

 

话音刚落,严峫也一把脱了上衣就往水里冲。两个近190的健壮男子瞬间在水中扭打在一起,以他们为圆心激起大片水花。

 

吴雩看呆了。天爷这兄弟俩的相处方式这么野的吗。

 

他刚想冲过去高呼:别打啦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江停已经从后面拽住了他。

 

“没事,他俩闹着玩呢,我们去河那边看看。”

 

吴雩遗憾的看了表兄弟一眼,便欣然接受,把揣口袋里的果子分了江停一半,并肩往河流尽头走去。

 

 

 

“停,缅甸有个说法,还挺浪漫的。”

 

江停停下脚步看着他,示意他继续。

 

吴雩摸摸鼻子,继续说道

 

“人们说,离我们远去的人,就住在河流的尽头,顺着河流一直走一直走,就能和他们再次相见。”

 

“可是我们现在不能走啦,那表哥俩等不到我们会很伤心。”

 

“嗯,但我们还是能见到他。”

 

江停在吴雩询问的注视中,从口袋里轻轻拿出一片树叶,再把一支黑色水笔往他手里一塞。

 

“解行以前暗恋女孩子时也来这一套,天天在落叶上写人家名字,但就是不敢开口说。”

 

噗。

 

吴雩没忍住笑出声,却觉得视线有点模糊了。

 

他抬头看看天,等视线重新清明时,便和江停头挨着头,在手里捧着树叶写起来。

 

 

 

两人往上游走,嘲笑着还在水中“厮杀”的两人;水波带着树叶往下游飘飘荡荡,夕阳也推送着它。

 

上面只有一句话

 

“阿行,新年快乐,今年也要常来梦里看看我们。”



小衣

岩浆日常2

局里连轴转了小半个月,会议室味道呛得如同销毁劣质产品的烟厂车间,一干警员忙得昏天黑地才逮着那孙子。审讯结束,只剩收尾工作,局里从上到下都松了口气。

严峫双肘撑在桌上狠狠揉搓一把脸,接连几天的高强度工作让他疲累不堪,脑子里空得能跑马。忙活完应该回家睡一觉,但是江停出差讲座还没回来,他自己吃喝住全在警局,家里几天没有人,冷冷清清不想回去。

饮水机空了还没换,严峫晃晃悠悠走到马翔工位,熟门熟路拎了一瓶冰红茶。灌了大半瓶,停下喘口气喝掉剩下的,做了个投篮的动作把瓶子扔进垃圾桶,才觉得有了精神。

摸出手机,一边大步流星往挨揍,一边迅速预约了家政。

遇上红灯,严峫看了一眼手机。

十点多,估计江停...

局里连轴转了小半个月,会议室味道呛得如同销毁劣质产品的烟厂车间,一干警员忙得昏天黑地才逮着那孙子。审讯结束,只剩收尾工作,局里从上到下都松了口气。

严峫双肘撑在桌上狠狠揉搓一把脸,接连几天的高强度工作让他疲累不堪,脑子里空得能跑马。忙活完应该回家睡一觉,但是江停出差讲座还没回来,他自己吃喝住全在警局,家里几天没有人,冷冷清清不想回去。

饮水机空了还没换,严峫晃晃悠悠走到马翔工位,熟门熟路拎了一瓶冰红茶。灌了大半瓶,停下喘口气喝掉剩下的,做了个投篮的动作把瓶子扔进垃圾桶,才觉得有了精神。

摸出手机,一边大步流星往挨揍,一边迅速预约了家政。

遇上红灯,严峫看了一眼手机。

十点多,估计江停还在开会。

一个拥有丰富一线经验的副教授,风度翩翩讲得好,关键还腰细腿长。

啧,这突如其来的自豪感。

到家不久,家政上了门。

屋子并不脏,只是需要扫扫擦擦。阿姨干活麻利,很快做完了工作。

严峫面对空空如也的冰箱深叹口气。余光瞄到阿姨做完了活直起腰,接了杯水递给阿姨。

阿姨没推辞,“小伙子自己住?”

严峫打起精神,“媳妇出差还没回来。”

“看你长得俊,就猜你应该有媳妇。”阿姨喝完了水,往厨房走去刷杯子,“唉,现在年轻人呐,都忙。”

严峫附和两句,道过谢送阿姨出了门。

从前一个人住,心里只觉得自在,预约阿姨、厨师可以说是家常便饭。现在不行了,房子冷清,心里空落落的。

怪谁呢?

从前现在比较了一番,严峫心里暗暗笑了笑。

唉,还是有媳妇好。

想打个视频电话过去,看了看时间,怕耽误媳妇吃饭。好不容易养好的身体,可不能有差错。

自己在放假,等江停回来了,两人都有时间,应该去吃一顿好的。

中餐还是西餐呢?中餐吧。炒菜还是火锅?炒菜的话,八大菜系吃什么?湘菜辣,江停肠胃受不了;鲁菜单一,他不太喜欢。其他的都还不错,出差这么久得好好补补。火锅的话,清汤菌锅麻辣还是鸳鸯?江停什么时候回来,是不是得提前订位子?

严峫沉浸在菜单里,猛然笑出声来。

在家吃吧。都是好久没回家的人。

玄关传来开门声,严峫心里一喜。

江停刚关好门,转过身正对上严峫惊喜之下显出呆愣的脸,被他这幅表情逗得一笑。

“傻了?”

严峫走过去拎行李箱,“说老公傻?嗯?”

没听到回应,严峫扭头去看江停,“怎么,知道心虚了?”

江停自动屏蔽,自顾自换上拖鞋,不慌不忙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严峫面前,抬起双臂抱住严峫,“这段时间辛苦了”。

“江教授也辛苦了。”严峫立刻紧紧回抱,手掌使巧劲按压怀里的脊背,“还没说呢,觉得老公傻?”

江停放松肩颈,哄孩子似的答他,“不傻。”

两人安安静静抱了一会,直到严峫的胃发出轰鸣强势刷了一波存在感。

江停刚下车折腾回来,懒得再忙活,“出去吃?”

再见厨房炉灶,你好八大菜系。严峫从善如流,答应的毫无一丝犹豫,“想吃什么?老公请你。”

“火锅?”车程折磨人,加上江停也饿了,嘴唇显出点白色,唯独一双眼睛黑幽幽的。

你好火锅,再见八大菜系。

严峫盯着自家江教授泛白的唇,一阵心疼,再次抱紧了媳妇,“嘴有点干,给你润润?”

话音没落,也不等回答,就开始了服务。

江停没有拒绝这项特殊服务,闭上了眼放任自己沉浸其中。

火锅吃菌汤吧,红油麻辣挺好的,就是,咳,不方便。江停做了决定。

猫丞丞
山牙子怎么能欺负我们的江教授呢

山牙子怎么能欺负我们的江教授呢

山牙子怎么能欺负我们的江教授呢

艾米迷你世界
美女野兽生存14:终于找到机会报仇趁马克下矿,我给他来点岩浆
美女野兽生存14:终于找到机会报仇趁马克下矿,我给他来点岩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