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665浏览    8参与
春暮夏初2014

3104入坑絮语之六

        上个礼拜没来及做笔记,成了一桩心事。这几天简直就是心神不宁,于是今天一定要抽时间来码点东西才能安心。


        这一幕是嶺和山野在天台的对话,在山野说五千万啊我还以为会更多呢的时候,嶺不屑地嘲讽着哼得一声轻笑了出来,这里小大准确的把握了嶺对记者的态度,与之前在天台对记者的态度如出一辙,也同之后的暗房听CD时相同,头都不转的斜着眼睛看记者的照片,对待记者时永远是厌恶的蔑视。从记者出现后,嶺的复仇状态便像渐入佳境...

        上个礼拜没来及做笔记,成了一桩心事。这几天简直就是心神不宁,于是今天一定要抽时间来码点东西才能安心。


        这一幕是嶺和山野在天台的对话,在山野说五千万啊我还以为会更多呢的时候,嶺不屑地嘲讽着哼得一声轻笑了出来,这里小大准确的把握了嶺对记者的态度,与之前在天台对记者的态度如出一辙,也同之后的暗房听CD时相同,头都不转的斜着眼睛看记者的照片,对待记者时永远是厌恶的蔑视。从记者出现后,嶺的复仇状态便像渐入佳境一般,越来越阴森,偶尔露出的阴暗眼神也更加有邪恶的意味。不知道是小大演到后面真正入戏所以感觉把握到位了,还是因为剧情的推动让主角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嶺从第五集和第六集开始的塑造可以让观众明显察觉到一种复仇的决心。人物形象和性格也越发丰满和立体。一石多鸟的复仇布局后,嶺看到直人失意地从直人父亲那边离开,坐在沙发上等待这一刻多时的嶺,目光一边捕捉着直人,一边再次露出了看好戏的邪魅笑容。随后嶺在天桥和直人的谈话再次玩起了非常棒文字游戏“11年前案件的真相只有你自己清楚,也就是说和罪犯最接近的人就是你了”。这句台词简直天衣无缝,嶺既没有说谎,也没有露怯,还光明正大游刃有余地表面上看是在真诚地帮直人排忧解难,实际上是在一旁看直人被自己耍的团团转。编剧实在是高明。

        以下是姐姐的戏份,第一遍看到的时候,就怀疑姐姐早已知道嶺是冒充的。姐姐通过敏锐的直觉判断记者来者不善,于是与嶺通话,并非常自然地把记者的来访和信息转告给了嶺。本来嶺在下属提到姐姐喜欢的花时就显露出了一种对亲情的归属感,随即看到姐姐来电时也是一副打心底里的幸福感涌现出来的微笑。结果记者努力地花样作死,成功地惹恼了嶺,嶺在通话中的态度,从有些出乎意料的心绪不宁到做了决定后的怒火中烧,结束处嶺再看桌上那姐姐最喜欢的花束,眼神已经带着极度的怨念与之前的愉快心情截然不同。然后在嶺电话告知记者可以等着领便当的时候,那种冷酷却平静得语气还有注视着计划中了结记者的楼梯处的表情,让人不得不再次感受嶺阴沉的黑暗气息。

        BG感情线再度开启,此次开启主要是虐的开始,暗示着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男女主角是无法在一起的基调就如此奠定。记得当时看的时候真的把我虐到了,自己并不是什么喜欢BG纯爱剧的类型,甚至可以说是偏腐向的,可是小大塑造的这个角色,完完全全没有让我感受到丝毫的腐感,很好的保持了正常的BG向(本来就正常,哪里需要保持了?Orz),哪怕是在弹幕满屏飘过刷双主CP的时候都不曾影响到我半分。剧中的嶺独自一人回到事务所,刚过转角就看到诗织在门口等待了很久的样子,从看到诗织的那一刻直到走上前去被发现,嶺的神态可以说是吃惊和惊慌的混合,此刻诗织的出现,等于直接击破之前那个无时无刻都在思考复仇的嶺,让他不知所措。在诗织跟嶺说明来意表达自己的担心后,嶺立即表现出了惊喜的神色,因为之前吃惊而微张的嘴唇都下意识地自然地咧开了微笑。可是情绪并没有停留在惊喜上,那个开心的笑容在仅仅存在了半秒,便伴随着后面回避的眼神而消失了,整理了心情后的嶺很快克制住了情绪,基本恢复了冷淡客套的状态回应诗织的关心。但是在这里,小大让嶺用面无表情但是眼睛一直不安打量着诗织的反应,表现出嶺真实的内心活动,然后因为再继续下去会露馅所以接下来丢下诗织自己回房去了。

        诗织的失望不言而喻,只得转身离开。而嶺在房间内,种种回忆霎时涌上心头,百感交集的痛苦让他无法自已,平日无法表露的感情在这一刻喷薄而出,一瞬间的冲动击溃了为了复仇刻意维持许久的情感的最后防线,丢下手中的公文包转身就要扭开门把手,想要冲出去找回诗织。镜头切到诗织在路口的回望,还抱有希望的眼神等待着。再切回来的时候,嶺依旧保持着之前握住门锁的动作,却定格在门口。随着冲动的情绪逐渐平复,嶺的眼神由之前的激动转变为失魂落魄,一直握住门锁的手,也渐渐无力得松开了。直到最后也没能追出门去,只能在门口低语着“我,根本没有爱一个人的资格”,眼神很好的诠释了哀莫大于心死的含义。画面回到诗织,还是看不到嶺的身影,失望地含泪离去。两人在这个交叉点之后便是离别的前奏了。此段BGM恰到好处的体现了主角内心的激烈斗争和伤感的情绪氛围。因为复习,看了N遍,也无奈被虐了N遍。想起第一次看的时候,还不认识小大呢,当时就只觉得这一段演员演技到位,看的好痛心。现在对小大有了些认识,再回头看嶺惊慌和开心的一瞬间,就仿佛是看到平时的小大,隐隐的出戏感啊。果然不能多看戏外,在看影视剧作品时都会主动带入本尊,太违和了。

        这部分感情戏最后仍是以嶺变回复仇状态而结束,与之前相比,黑暗的气氛更浓郁了,应该是已经放弃了唯一的救赎希望的结果吧。

        后面的情节是记者作死成功,临死前把嶺误认成直人而交出了录有嶺是冒充的证据的录音笔。以记者的视角看清来者是嶺时,导演给了嶺不同角度的镜头特写。第一个是嶺皱着眉头面无表情得望着记者,一副你看清楚我是谁了吗不过已经晚了呢的样子。第二个皱眉的侧颜,从这个角度看,嶺是跟以前一样甚至都不用正眼看着记者,是一副看清了吗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话吗的神态。第三个是回到正面镜头,但是变成了之前在天台交锋时慢慢扬起下巴的藐视感的表情,第四个是侧面镜头的同样表情,第五个是稍微平视的角度,嶺注视着记者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后面几个特写镜头比较连贯,分别是抬头望着记者坠落的高处,低头再次俯视并蔑视着死掉的记者,然后转头离去。个人理解这段是想表达嶺是在享受着复仇的过程,并带着强烈的恨意和快意全程旁观记者是如何在自己的静心设计下自寻死路的。对比其他人,嶺只有在对待记者这个正真的恶人的时候,才是彻彻底底地黑化,不带一丝怜悯。所以说嶺这个角色不是平面化的,而是多重而细腻的性格特点。小大在揣摩的时候一定是有考虑过很多层面吧。不过此时的嶺以为拿到了录音笔便是个终结,确认录音内容后,收好录音笔,边走边微微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却不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会让他彻底地失去人生中倒数第二根稻草。


        终于做完了第六集的笔记,下一集开始了高虐的情节,不做好心理建设简直无法多次重复复习。每次回看小大的戏份,都觉得小大好用心啊,细微的表情动作什么的,实在太有戏了。纵使他并不是专业演员,这些作品也足以体现小大的实力,这些表演经验的积累可能与他之前的舞台剧经历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春暮夏初2014

3104入坑絮语之四

      起床后就开始复习《魔王》以及making。天呐,这不是真的!懒得没药救的我怎么可能这么勤快!(震惊地捂脸!)于是伴着窗外的聒噪的蝉鸣,泡上杯茶,认真地坐在电脑前,做~笔~记~(真的有被自己深深的感动了!)


      看过第一集,对第二集的布局就有了预想,快速展开的剧情节奏,把嶺那冷静同时也是冷酷的复仇行动毫不拖沓的呈现在观众眼前。第二被害人是直人小团体中的石本。从观众的角度,石本不是个坏人的形象,甚至有些可爱,对其产生同情。可是在嶺的复仇计划中,这仅仅是必...

      起床后就开始复习《魔王》以及making。天呐,这不是真的!懒得没药救的我怎么可能这么勤快!(震惊地捂脸!)于是伴着窗外的聒噪的蝉鸣,泡上杯茶,认真地坐在电脑前,做~笔~记~(真的有被自己深深的感动了!)


      看过第一集,对第二集的布局就有了预想,快速展开的剧情节奏,把嶺那冷静同时也是冷酷的复仇行动毫不拖沓的呈现在观众眼前。第二被害人是直人小团体中的石本。从观众的角度,石本不是个坏人的形象,甚至有些可爱,对其产生同情。可是在嶺的复仇计划中,这仅仅是必须消灭的仇人之一。所以计划不动声色的展开,毫无怜悯,就连在第一集中动手前的心理建设都不怎么需要了。此时的嶺,便是路西法的化身。小大的表演仿佛是将内心麻木只有复仇的嶺持续演绎着。外表温文尔雅,以掩盖内心的恨意,即使面对仇敌,也仅仅是在不被人注意的时候,脸上才会有各种冷笑的细微表情,非常到位。


      如果仅仅是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消灭敌人,单纯的解开复仇的谜底,《魔王》这部剧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深入人心,这个角色也不一定需要小大来演绎。纵观全剧,嶺的本性是个温柔的人,只是因为一次意外,他的整个世界都被颠覆,除了复仇,我想他找不到活下去的任何理由。所以复仇是贯穿他后来人生的一条主线,没有复仇的强烈意愿,便没有现在的嶺。然而刚到第三集,本来我以为理所当然是该继续杀人复仇的剧情,没想到却开始有了转机。当嶺告诉诗织结果是无罪的时候,诗织高兴地说是吗太好了。而被利用的母亲却失落的说一点也不好并表示今后无法面对女儿会给女儿带来杀人犯之女的污点。此时的嶺可能并不觉意,上前安慰纠正说你并没有杀人只是正当防卫,没料到对方说出了“法律什么的我不管,但我杀了人的事实不会因之改变”并且一边感谢嶺的辩护一边表达了对幕后真凶的仇恨。此处镜头给了嶺两次,嶺的眼神有着失意和心虚但是很快掩盖了下去。场景转换到教堂,嶺看到诗织一边祷告一边伤心便询问原因。诗织就说出了自己拥有超能力的事情,并哭着说感到自己被恶魔利用了。一抬头,嶺递上了自己的黑色手帕(好吧,复习的时候被除了衬衫是白色其他都乌漆墨黑得小大黑哭了。。。肿么可以开启隐形模式,你是偶像啊!)此时的嶺一脸的柔情,眼神透出暖意,背景主旋律是RequieM, 这里钢琴和提琴相互交织着,冷静中带着暗涌的嶺被小大赋予了一种相当深情却温和的声线说出“如果你是恶魔的话,那全世界的人就都是恶魔了”说罢转头盯着十字架,若有所思。可以说第三集被利用的母亲和忏悔的诗织是之后嶺动摇的契机,但是这个时候,嶺还是可以坚定的来得到殡仪馆,话中有话却一脸诚挚地表示了对直人失去挚友的惋惜,但依旧是得手之后的看戏心态。


      再次复习的时候,个人深以为第四集就是整个故事的转折点。BG线至此正式开启了加强模式,也是为数不多可以温暖嶺内心的感情经历。在诗织学姐的咖啡店里,小大让嶺用着跟上一集里安慰诗织时截然不同的温柔声线给小空讲着童话故事。多亏不同场合的弹幕提醒,这次认真的听了小大的声线,果然跟大家说的一样,《魔王》里的小大声线一直很温柔,这是在其他时候不太出现的。但是同样的温柔在对诗织的时候,是在表达对美好的钦慕,而对小空时,则是在表达对纯真的向往。特别是对小空的声线,真的会让人穿越到小大当了父亲以后对孩子的宠爱的样子啊。(泪,希望小大可以早点找到属于自己的姻缘吧)


      下面这个场景,无论看几遍,都会觉得很窝心。小空听了嶺的故事中提到了怪物,便跑开扑到诗织身边说害怕并撒娇让她陪自己一起听故事,诗织低着头对小空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当她抬头望向嶺时,背景响起了GracE, 这支曲子无论何时何地听到,都会被淡淡的甜美又有哀伤的感觉淹没。此时嶺也正在回望着诗织,微笑着弯弯的眼睛和嘴角充满了相同的温情。眨了下眼睛,不太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而诗织也是做了同样的表情。诗织带着小空坐下,两人温柔的对视了一下。小大在此处真的把嶺的柔情演绎到心里去啊。


      第四集结束时,故事新发展方向的两个关键人物都出现全了,成濑姐姐和嶺的羁绊应该是后半部分中除了BG感情线外最能打动人的存在了吧。

春暮夏初2014

3104入坑絮语之二

      话说刚刷微博才发现,原来今天是山组天神祭十周年纪念日啊。刚入坑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CP什么的,最早是看有群众在B站做的大宫SK的视频才有所了解。当时还琢磨着这有什么好CP的,后来才明白果然这五个的存在是一定会往腐的道路上走一走的。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各种有魅力呢(偷笑)。


      为了回忆初心,正在复习《魔王》。在不熟悉小大的情况下,觉得小大开头演绎的还不错,除了法庭宣判结束时对委托人拍肩示意的表情有些浮之外,后面的帅哥出浴(狂笑)以及在暗房中怀恨的眼...

      话说刚刷微博才发现,原来今天是山组天神祭十周年纪念日啊。刚入坑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CP什么的,最早是看有群众在B站做的大宫SK的视频才有所了解。当时还琢磨着这有什么好CP的,后来才明白果然这五个的存在是一定会往腐的道路上走一走的。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各种有魅力呢(偷笑)。


      为了回忆初心,正在复习《魔王》。在不熟悉小大的情况下,觉得小大开头演绎的还不错,除了法庭宣判结束时对委托人拍肩示意的表情有些浮之外,后面的帅哥出浴(狂笑)以及在暗房中怀恨的眼神都非常到位。两位男主的初次相见,个人觉得两位拿捏的分寸恰到好处。其实现在熟悉了小大之后,再回头看法庭那段,感觉小大做出那个虚伪的剧中表情,真有点难为他了。仿佛是努力揣摩那种心态,竭尽全力去表现但是因为内心不是那种人没有经历过那种事而不得精髓的样子。不对,应该说是小大本身就是个温柔的人,而领也是个天性温柔敦厚的存在,所以让这种人来演绎虚伪和阴暗,着实是一件勉为其难的事情。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让小大出演这个角色,绝对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接着神曲图鲁斯就出现了。。。话说在看B站的时候,一直看到满屏飘过的图鲁斯而不解,直到入坑很久开始听A团的歌才明白原来图鲁斯就是。。。ORZ。洗脑的发音导致现在都不太会念这个单词的英文,真是百感交集。


      贯穿图鲁斯的剪辑画面,在我看来就是完整的剧透,ORZ。。。不过个人来说很喜欢,因为点题,画面切换和曲子的节奏也很相配。《魔王》其实并没有把重点放在推理解谜上面,而是着重刻画整个故事发展中各路人物的心理和人性的不同层面,所以一定程度的剧透对观众来说并没有太大影响。而人性什么的对我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所以才会看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BG主线开启,但是男女主角的存在感被双男主的对手戏所冲淡,这满满的“基情”简直无法直视。个人感觉小大后来的剧中感情线都相对较弱,不过在《魔王》里即使有十足的伪BL感,也没有磨灭嶺和诗织的那份感情羁绊。为了在自留地写回顾,所以相对认真的重新复习,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二个月后再次看到小大所扮演的嶺的角色,很多细节突然清晰起来,真是看的各种心惊。许多之前因为关注剧情发展而忽略的小大的表演,现在都显得非常突出,呃,感觉自己又往坑里滑了几步啊。。。


      嶺出现的图书馆的时候,镜头给了个侧颜,小大温柔纯真的眼神真的是有电到我。试想这么一个稳重却不失温和的男人出现在眼前用着磁性的声线跟你咨询的话,很多妹子都会有同样感受吧。然而帅不过3秒定律很及时的出现在嶺回应诗织说“才没有那回事”的时候,有一个瞬间嶺笑着露出了小大平时日常可爱的笑容,好吧,我承认刚才一秒钟就出戏了。。。但是紧跟着在诗织向嶺询问是否之前见过的时候,小大在回答前做出了一连串的细微表情,首先是暗暗咬了一下牙,显示了内心担心被识破的轻微紧张感,随后眼神快速移开一下又收回来,用来掩盖其实是两人见过的心理活动,最后稍稍做了个下咽的动作,是用来整理情绪调整回不知情的状态来面对女主。女主被对方的反应迷惑住了,在疑惑的时候,小大在这里违规用了一脸不知情的表情卖了个萌,女主居然就相信了。。。。。好吧,其实换我我也会信的啊。。。orz。这些之前没注意的细节深深震撼了我,不得不说小大的表演真的很认真到位啊。


      认真复习好累,决定休息一下再继续做笔记吧。逃走了。。。


      















谷颉

回忆录(四)——岭

接下去便是岭。这样一个名字。加上她的从容。加上天生的一点点“威”。 很是对称。

我是说,与她本人煞是对称。

说到她不得不说“意思”。那才比较有意思。

那天看完乔放的《红色沙漠》,红榴门前碰到似曾相识的身影。

那是她们相叠的影子。灯光有点昏暗。我看到的是我曾经追逐的梦的样子。

那时我们说过什么,大抵我已经忘记。好象是说有关于遇见什么人,看什么电影。

只是她们在我生活中第一次实在的出现的,竟是如此的有趣——昏暗而带着光明。

依稀记得那时,我的心就颤了一下。我以为看见了她。那个我还不能忘掉的她。

可那个人是益思。只是相貌上很像而已。但毕竟不是她。

曾经为她行尸走肉,为她痛哭刷...

接下去便是岭。这样一个名字。加上她的从容。加上天生的一点点“威”。 很是对称。

我是说,与她本人煞是对称。

说到她不得不说“意思”。那才比较有意思。

那天看完乔放的《红色沙漠》,红榴门前碰到似曾相识的身影。

那是她们相叠的影子。灯光有点昏暗。我看到的是我曾经追逐的梦的样子。

那时我们说过什么,大抵我已经忘记。好象是说有关于遇见什么人,看什么电影。

只是她们在我生活中第一次实在的出现的,竟是如此的有趣——昏暗而带着光明。

依稀记得那时,我的心就颤了一下。我以为看见了她。那个我还不能忘掉的她。

可那个人是益思。只是相貌上很像而已。但毕竟不是她。

曾经为她行尸走肉,为她痛哭刷拉的那个她。她是我暑期工时认识的女孩。

她喜欢拉我到八楼陪她聊天。虽然我们的休息室主要是在二楼的义工阅览室。

她喜欢笑着用拳头打我的手臂。她的小小的拳头力道不小。但我喜欢。

至今我仍然记得她趴在桌上那懒洋洋的样子。

后来她应成为吃我做的沙拉吃得最多的女生了。好想她。

益思的脸型什么像她。除了眼睛。那个曾经的她眼睛很迷人,眼睫毛很长。

但终究都是过去了。

说回来吧。威岭这样一个典型的大学生。到处跑。仿佛有忙不完的事情。

喜欢新东西。喜欢“凑热闹”——不一样的凑。因为她总会找到一个有意义的动机。

五一第一天,她舍弃早回家的机会,跑到皇岗口岸做义工。

还有就是零六年的圣诞节。她居然跑到教堂去朝拜。

在我摘完草莓来到学校的时候她还没回来。

我说她没有哪个周末是空闲的。都是和益思到处玩,到处寻找些什么东西。

有一次,我被她发来的那条信息所惊吓。她说,我语气越来越像老大。

我一惊。竟然十分害怕。

做事最认真的是她。表面上最从容,最淡定的,也是她。

老莫当然惊讶于第一个要走的人是她。略表遗憾。我觉得她是很适合做编辑的人。

她却走了。她说,她完成了退这一动作。我就别想了。

我在表示自咎的时候她说,关我啥事,正是这样一个深青时代,让她不悔……

我愣了两分钟。发现“这样一个深青时代”竟然被自如应用在话语间。

并不是很迷信什么时代,只有时期。深青跑到我们零五这里特色迥然——一群“孩子”。

但我并不认同我们这群人是孩子。因为我们感性,因为我们时不时忧伤,但不是孩子。

乔说她害怕孩子。因为孩子对于很多我们大人都害怕的未知事物更有胆量。

孩子这个词过于崇高了。我想。我们只配做孩子的朋友。

那时候我已经“宣布”过两次要退,彩芬说最后留下来的很多时候都是那些游离的人。

可是我毕竟还是走了。当然是我自己的原因。

那些认为我只是随便说的人可以不用再说话了。

她老是会发些饶有感觉的信息给我和他人。

寒假时,忽然收到她从小灵通发来的信息,说,法院实习,害怕自己有一天也麻木起来。

我说,迟早都有这一天。选的路没办法更改,如何避免麻木。

她似乎对法学并不是太热衷。更喜欢往“意义”里跑。我说了,她是典型的大学生。

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她的笑都是有涵义的。于我看来。我不知道她会否否认。但我还是要说。

除了她的眼睛——那双用黑色围绕的大眼睛会令你不大敢看。

益思也是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所以才不一样。

她笑起来总是露出白白的牙齿。      

若有若无的笑容,让你觉得亲切。如果以后这个孩子成为法官那应该不错。

在我关机的那个星期里,收到她的一条信息:“又关机,典型不作为。”

那个时候我还没退,确切地说,我还没跟别人说。

直到那天,我发了条信息给彩芬,“师姐,我恐怕等不及了”。

跟岭很多的信息交流之间,不觉被她的想法影响着。

她像彩芬一样很会引用。她会把尹玉海的话发到我的手机上来。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的博客地址。或许她并不希望别人去挖掘她心里的文字符号吧。

和她,和益思,从大二开始就经常一起吃饭。英语课,到这学期的债权法课。

在用餐之间,我们的交流更深。

也有许多的第一次,在荔天那个面对红豆的小饭堂,第一次谈及我俩认识的过程。

在那时看来,她是个单纯的,有热情的一个女生。

我还不知道她是这样的热衷于活动。虽说如此,我们都还喜欢幽静。

在大二第一学期末,我跟她,跟容,跟臻,四人成群。在大榕树那边品尝鸡煲。

而后在桂庙对面那片绿茵场上看别人踢球。聊到编辑部的新情况。

那晚所谓的“零五聚会”只有四人,“缺斤少两”的,但是仍是快乐的回忆。

她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人。对学校的新事物,对她觉得有感觉的活动,她都一概不漏。

这也是我说他适合做编辑的缘故。

还有个我并不认同的特点。就是她喜欢看电影——非主流电影。

常常跟她聊这些来,我总是无言以对。我说,我这个人很俗的,平时只看大片。

因此我还尚未理解王家卫电影的镜头时,她已经走到很远。

看来我只能赶着脚步了。尽管这样说,但我还是懒的去捧乔的场。

偶尔看到彩芬的影子,偶尔看到陈勇的影子,当然也有她的影子。

一时提不起来关于她与我的记忆。可能我跟她的活动仅限在饭桌上了吧。

四月初,一人失恋。那个晚上的昨晚,跟芬说好了,要尝我家乡的酒。

一条信息,“今晚七点半,桂庙,师姐,酒”。

她这样一个不会喝酒的人,陪着三个会喝酒的人,还陪着三种酒。

不胜酒力。那晚的场景依稀在心头。首先是把小情侣送走。

然后往凳子上一坐。酒瓶一开,劣质花生,阳春砂仁酒,还有我们都模糊的目光。

我回去后很刻意的写了首诗,名字就是我的信息的内容。

我以为容会哭得很厉害。并没有,但是她把酒喝得厉害。

芬让我买的老掌柜,她一口便下肚。完全不逊色于我和姐。

她旁边的岭却一直汨着我的酒,并没有完全喝。

简直浪费。不过得谅解。因为此人非喝酒之人,乃品酒之人。

她回家都是坐船的。因此我十分羡慕。尽管她这次回去跟我说想吐。狠狠晕。

她很善解人意。那双眼睛不是吹的。至少我这样认为。

她发过这样一条信息,“身在福中不知福,游离两个世界都不生根。也许是一种释重”。

我发回去问她,释重是什么意思。她没回我。她老是这样不回信息。让别人乱猜。

但怎么说也好,她这信息,倒是说到点上了。于是我撇下文字,现在就在法学生生根。

没有阳光的黄昏看起来比有阳光时更为凄美。更为昏暗。

我开了灯。竟觉得那昏暗的白炽灯比硕大的太阳更神秘。

她是唯一一个说我沙拉不好吃的人。

不过后来不知道是给我面子还是怎样。给益思的份她吃了后说好吃。

那次做了一份给陈纯,一份给她。

我跟陈纯出去的时候碰见她傻傻地拿着三罐菠萝啤向办公室走去。

她说,那味道,有点怪。

从来都十一点前睡觉的她,有那么一双偌大的熊猫眼,那才怪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