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岳岳

42.1万浏览    10161参与
春逝

指标 【续】

怀孕了怀孕了

他带着孩子来了!

周末快乐


1

木子洋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中了标,算算时间刚好是那天晚上。

他正一个人在法国走完秀,走在街头赏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难受,隐隐约约的第一个想法居然也不是胃痛,而且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他不知道没什么他会这样想,他真的不知道。

稀里糊涂的去了医院,又稀里糊涂的被告诉自己怀了孕。刚刚精神饱满的他,好像顿时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变得疲惫不堪。

虽然他很岳明辉商量过要孩子的问题,也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可是当他真的怀孕的时候,他却突然措手不及起来。

他好像真的没有准备好。

他也不知道岳明辉有没有准备好。

2

当他回到酒店给岳明辉打电话的时候...

怀孕了怀孕了

他带着孩子来了!

周末快乐


1



木子洋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中了标,算算时间刚好是那天晚上。



他正一个人在法国走完秀,走在街头赏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难受,隐隐约约的第一个想法居然也不是胃痛,而且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他不知道没什么他会这样想,他真的不知道。



稀里糊涂的去了医院,又稀里糊涂的被告诉自己怀了孕。刚刚精神饱满的他,好像顿时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变得疲惫不堪。



虽然他很岳明辉商量过要孩子的问题,也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可是当他真的怀孕的时候,他却突然措手不及起来。



他好像真的没有准备好。



他也不知道岳明辉有没有准备好。



2



当他回到酒店给岳明辉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可当他第三遍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接。



李振洋很生气,虽然知道这时候岳明辉可能在开会,在跟那些老古董纠缠,可他现在全然没有想要理解他的意思。



他只给岳明辉留下一句话"如果明天我在法国看不到你,你就等着离婚吧"然后丢在手机钻进了被子。



外面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敲的李振洋心里一点也平静不下来。



他好像真的有点接受不了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实。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他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爹地。



他又起身站起来,打开阳台的门,吹了吹风,打了个喷嚏后他又把门关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他下意识的动作让他也有点吃惊。



3

岳明辉刚从会议室出来就看到了李振洋留下的话。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知道凭借李振洋的脾气要是不去的话肯定是酿成大错。



他买了最近一班的飞机,从助理那里得到了李振洋的酒店地址和房卡,急匆匆地去了酒店,可是房间里却没有人。



他打李振洋的电话也没有人接。



岳明辉突然慌了神,他丢下自己的行李跑出酒店,漫无目的地奔走在法国的大街上,像一只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



终于在一家买手店看到了李振洋。



岳明辉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4

看到岳明辉走过来他并没有说话,瞥了他一眼后又把视线转移到了手上那件衣服上。



岳明辉发现,那是一件小公主裙,上面还带着白色的蕾丝边装饰。



岳明辉走过去,搂着李振洋的肩膀把他抱在怀里,侧过脸亲了亲李振洋的脸庞,什么都没有说。



李振洋转头看了岳明辉一眼,轻轻地躺在岳明辉的肩上,问"这个衣服好看不好看。"



"好看,洋洋的眼光什么时候出错过。"岳明辉摸摸李振洋的头发,轻轻说道。



"那我们买下来,好么老岳。"李振洋从岳明辉的肩膀上起来,笑盈盈看着岳明辉。



"好,洋洋说什么就是什么。"



5



回到酒店李振洋又开始一言不发。



岳明辉也不知道刚刚那个买衣服时高高兴兴的李振洋去哪里了。



他有不敢问,只能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看着李振洋。



"有什么话就说,这个样子给谁看呢。"李振洋看到岳明辉这样就更生气了,好像他受了什么委屈似的,明明自己才是受委屈的那个人。



"害……我没啥事,洋洋,我就是想问你,你怎么了。"



"我能怎么了。"李振洋瞪了岳明辉一眼,又垂下眼眸,"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岳明辉走过去一把李振洋抱在怀里,李振洋的手圈住岳明辉的脖子,腿挂在腰上,屁股被岳明辉拖住。



岳明辉抱着他在屋里转来转去,像哄孩子一样时不时还拍拍李振洋的背。



李振洋趴在岳明辉的肩膀上问他,"老岳,我问你个问题啊,你想要个男孩还是女孩啊。"



"男孩女孩都一样,我都喜欢。"



"我想要个女孩,女孩多好啊,我可以给她穿裙子,就是我买的那样的…"



"这男孩女孩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啊……这几率都是50%,你看科学家都说了…"



"我就要女孩!"李振洋气了,一下子从岳明辉的身上跳下来,气呼呼跑到床上用被子蒙上头。



岳明辉摸不到头脑,他迟钝了一会想不通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但还是哄他要紧,紧跟着李振洋上了床,强行把李振洋的头露出来。



"这样会憋坏的洋洋,你有鼻炎,这个羽绒被会出绒,进鼻子里你又要难受了,别这么任性好么。"



李振洋红了眼眶。



6

"所以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不开心么。"



"我怀孕了,老岳。"



"啊?你怀孕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才告诉我。"



"因为你是个粗心的爸爸。"



"刚刚我就该想到的,洋洋对不起,哥哥太笨了。怀孕了也照顾不好洋洋,还让洋洋哭鼻子。"



"可是老岳,我…好像照顾不好他。你看,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怎么…"



"这不是还有我么。而且,谁说你照顾不好他了,我们洋洋一定可以当一个好爹地。"



"老岳?"



"哎?"



"我就是叫叫你。"



李振洋没再说话,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爹地,但他确定的是,岳明辉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爸爸,他保证。








烟暖山河

🆘救命!我的兔兔被奇怪的人绑走了!🆘
辉辉兔:妈妈再见!我去哥哥家住几天!ヽ(○^㉨^)ノ♪
莫知名蒙面·KWIN·大盗:你的兔兔现在是我的兔兔了(ง ˙ω˙)ว 

🆘救命!我的兔兔被奇怪的人绑走了!🆘
辉辉兔:妈妈再见!我去哥哥家住几天!ヽ(○^㉨^)ノ♪
莫知名蒙面·KWIN·大盗:你的兔兔现在是我的兔兔了(ง ˙ω˙)ว 

cutxvlhvffgn
今日份的咻辉~

今日份的咻辉~

今日份的咻辉~

OP鯉魚_痕x

摸鱼/爆肝

一个临时起意的一人一页

摸鱼/爆肝

一个临时起意的一人一页

PJJIS
自行脑补辉崽黏黏的嗓音 和甜甜...

自行脑补辉崽黏黏的嗓音 和甜甜的上目线 

自行脑补辉崽黏黏的嗓音 和甜甜的上目线 

尺骨前的桡骨

【偶练群像】宝石之国paro

泥塑大概🈶 请注意避雷⚡⚡⚡


岳明辉-亚历山大变石/紫翠玉

硬度9

日巡/研究人员

木子洋-粉色尖晶石

硬度8

日巡/夜巡

灵超-蓝色月光石

硬度6

日巡/夜巡

【偶练群像】宝石之国paro

泥塑大概🈶 请注意避雷⚡⚡⚡


岳明辉-亚历山大变石/紫翠玉

硬度9

日巡/研究人员

木子洋-粉色尖晶石

硬度8

日巡/夜巡

灵超-蓝色月光石

硬度6

日巡/夜巡

春逝

岳明辉对不起


要是我开始泥你别问我为什么


要问就问你自己


试问


谁不想抱着公主转圈圈!!

岳明辉对不起


要是我开始泥你别问我为什么


要问就问你自己


试问


谁不想抱着公主转圈圈!!


裸果儿sir
重拾画笔,来玩吗宝贝儿们想好再...

重拾画笔,来玩吗宝贝儿们
想好再点,挺雷的

即使不像但有虎牙他就是岳辉
ps:不出意外周末会更兽④和一篇独立洋岳文,当然,意外很多,也有可能一篇不更

重拾画笔,来玩吗宝贝儿们
想好再点,挺雷的

即使不像但有虎牙他就是岳辉
ps:不出意外周末会更兽④和一篇独立洋岳文,当然,意外很多,也有可能一篇不更

春逝

指标

私设男男可生子

【两人商量着来嘛  不是abo 我说能生就能生】

好久不见

乱写的!

"嗯…"岳明辉坐在床边,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一只手插进李振洋的头发朝他身体里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释放了出来,高潮射精来的太突然,他几乎是没怎么有时间考虑,一股脑射进了木子洋的嘴里。

他摸索着周围的那条毛巾想让他吐出来,却看到木子洋的喉结动了一下,全数把精\液吞了下去。

"洋洋…怎么咽下去了。"岳明辉支起身子,把木子洋拉起来抱在怀里,一只大手摸着木子洋的胃耐心地揉了揉,"一会胃不舒服了怎么办。"

"...

私设男男可生子

【两人商量着来嘛  不是abo 我说能生就能生】

好久不见

乱写的!

"嗯…"岳明辉坐在床边,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一只手插进李振洋的头发朝他身体里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释放了出来,高潮射精来的太突然,他几乎是没怎么有时间考虑,一股脑射进了木子洋的嘴里。

他摸索着周围的那条毛巾想让他吐出来,却看到木子洋的喉结动了一下,全数把精\液吞了下去。

"洋洋…怎么咽下去了。"岳明辉支起身子,把木子洋拉起来抱在怀里,一只大手摸着木子洋的胃耐心地揉了揉,"一会胃不舒服了怎么办。"

"这不是有你么老岳。"木子洋伸出胳膊,搂住岳明辉的脖子并给了他一个吻,"再说了,床头不是有胃药么。"

岳明辉笑笑,摸了摸木子洋的头发,"哥哥来不及了,董事会那帮人等着哥哥开会呢,等回来哥哥再跟洋洋玩好么。"

木子洋哼了两句,表示自己知道了。他站起来离开岳明辉,爬到床上躺下,"走吧,我接着睡了。"

"哎,得,晚饭带你去吃你想吃的那个牛排?我派人来接你。"岳明辉站起来,看看了被子里那个鼓包,笑着说。

"我晚上有事。"

"哈?"

"还不允许我有工作啊岳总。"

"不是…害。"

"行我知道,快走吧。"

"那哥哥走了,你好好休息。"岳明辉走过去俯下身子在额头上轻轻吻了木子洋一下,才放心离开。

木子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是胃疼疼醒的。

"果然被岳明辉这个东西说中了。"他捂住胃洗漱好走下楼,岳妈妈走过来看了木子洋一眼,还没等木子洋开口问号,就听到岳妈说:"洋洋醒了,刚刚辉辉跟我说你胃不舒服,让我过来给你煮了粥,这会正好,我去端给你,你现在好点了么。"

"这个老岳,大题小做了。我没事妈,好多了。"木子洋挠挠头,"辛苦妈妈了。"

"害洋洋这是说的什么话,辉辉这孩子惯不会照顾人,我们洋洋委屈了,来,喝粥。"

"谢谢妈。"

"快喝吧。"岳妈妈把粥递给他,"辉辉刚刚跟我说,你们打算要孩子了?"

"嗯?…是。"

"孩子生下来就交给爸妈,你们啥也不用管,你爸啊,天天在我身边念叨孙子孙子的,还不好意思催你们。"

木子洋低下了头没再说话,岳妈妈也没再问跟李洋说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李振洋坐在餐桌旁边,给岳明辉发了个短信,说工作取消了,让他早点回家。

他没有收到岳明辉的回复,他知道岳明辉这时候正在跟理事会的那帮老顽童周旋。

下午五点,岳明辉回到家看到沙发上的李振洋没精打采地看着综艺节目,有些担心地问他怎么了。

李振洋嘟嘟囔囔说谁让你把生孩子的事告诉妈了,我还没考虑好呢。

岳明辉挠挠头说这事不是你跟我说的么。

"不是,那我说了就一定想么。这下我压力可大了,万一怀不上可怎么办,我听说现在怀不上孩子的几率可大了。"

岳明辉笑着,俯下身子把李振洋抱在怀里,抱着他就往卧室走,"洋洋是不相信自己啊还是不相信哥哥。"

"大白天耍什么流氓。"

"我这哪叫耍流氓啊老婆,我这不是着急完成家里的指标么。"

PJJIS
刚好今天穿了戴毛领的加拿大鹅...

刚好今天穿了戴毛领的加拿大鹅 真漂亮啊

刚好今天穿了戴毛领的加拿大鹅 真漂亮啊

OP鯉魚_痕x

可念不可说(四)

「岳明辉的场合」


好不容易打发了突然出现的护卫队,岳明辉拂去眉间的汗珠,轻喘着气在庭院的石凳上坐下,看来这一切都是太后的谋略。

不久前听皇上说他以前时常会来荒废成名不副实的御花园开元斋赏月饮酒,虽然从未被人发现,但看来是太后故意不揭穿,而将他和李英超召回宫中居住,则是打算利用皇上,直接将他们一举定罪,彻底拔除李英超这个隐患。

方才闯入的护卫队,定是太后派来,若是让他们在开元斋中找到一身麻布衣物打扮的皇上,便可直接怪罪下来,开元斋匿藏皇上,威胁到龙体安康,甚至威胁朝廷,肆意谋反。

看来皇上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太后可利用的工具。

岳明辉喘匀了气,看向李英超的房间,这皇上,太...

「岳明辉的场合」

 

好不容易打发了突然出现的护卫队,岳明辉拂去眉间的汗珠,轻喘着气在庭院的石凳上坐下,看来这一切都是太后的谋略。

不久前听皇上说他以前时常会来荒废成名不副实的御花园开元斋赏月饮酒,虽然从未被人发现,但看来是太后故意不揭穿,而将他和李英超召回宫中居住,则是打算利用皇上,直接将他们一举定罪,彻底拔除李英超这个隐患。

方才闯入的护卫队,定是太后派来,若是让他们在开元斋中找到一身麻布衣物打扮的皇上,便可直接怪罪下来,开元斋匿藏皇上,威胁到龙体安康,甚至威胁朝廷,肆意谋反。

看来皇上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太后可利用的工具。

岳明辉喘匀了气,看向李英超的房间,这皇上,太危险了。

 

 

「李振洋的场合」

 

从李英超的被中探出头来,李振洋轻声问道,“可以了吗?”

李英超则坐在桌边,手心紧张的出汗,仔细听着门外终于没了动静,这才松口气,“应该都走了。”

护卫队冲进开元斋时,李振洋立刻反应过来,啊,又被母后摆了一道呢。

他立刻起身,和岳太傅对视一刻后,他赶忙问,“太傅,皇弟的寝室是哪一间?”

岳明辉这时有些慌了神,先是指向了李英超的房间,看着李振洋一个闪身便冲进了房间,他才明白皇上的心思,没想到看似无才无能的皇上,心思及其细腻,是个如此有才能的人,而且见他身影和步法十分有力且迅速,看来是有不错的武功底子,只是从不暴露,不然也不会被三脚猫功夫的李英超抓住。

冲进李英超的房间,李振洋放眼一望,目光锁定在他的木床,立刻躲了进去,“护卫队不敢搜查你的房间,问就说从未见到过朕,懂了吗?”

李英超怔了怔,点点头,“懂了。”

待护卫队撤退后,李振洋这才从李英超的被中出来,“看来给你们带来麻烦了,”他理了理乱了的发尾,“朕欠你和岳太傅一个人情,今夜不疑久留了,替朕告诉太傅,好酒朕下次再喝,人情朕自会记下,他日必还。”

说完,李振洋径自来到门前,“他日再见了,八皇弟。“

 

「李英超的场合」

 

看着李振洋出了门,很快就没了身影,李英超还怔在原地,手心的汗还在,直到太傅推门进来后才松开了攥紧的手。

 

那日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太傅说他会继续找机会带着他离开京城,只要留在京城,他就是太后眼中的一根刺,不得不拔,即使他们只是安稳的生活,可若是朝中反对势力结合前朝乱党的风波再起,做为前朝遗孤的他就成了导火索,是对太后摄政最大的威胁之一。

而甘心做傀儡的皇帝,虽然太傅也不知他到底为何心甘情愿做太后的棋子,但对他们来说,这微妙的平衡,即将打破,在打破之际,太傅正在找机会先带着他离开皇城。

李英超也不再离开开元斋了,本来在读的文课已经停了,而武课则是由一位退休的将士在每日午后来到开元斋对李英超进行指导。

太傅每日的眉头紧锁,也代表着他们的安稳日子即将结束。

就在李英超惴惴不安之时,开元斋迎来了一位难得的客人。

“灵儿,灵儿!”高茂桐支开了随从副官,便一路寻来了开元斋,“灵儿我回京了,来探望探望你。”

看到冲进开元斋庭院的高大身影,李英超手上挥舞木剑的动作停下,“茂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