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岳明辉

10.2万浏览    2504参与
无信号

隔壁弯家专cd好多……我真的长见识一张专六七张碟=-=而且每一首都还不错……30一张随机cd是真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隔壁弯家专cd好多……我真的长见识一张专六七张碟=-=而且每一首都还不错……30一张随机cd是真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陆荼

白衬衫衣摆塞了一半在西装裤里,松松垮垮地露出一半胸膛,他左手二指拎着一瓶干红。从冷白的脖颈往上,他湿漉漉的眼神也很亮。斜倚在转角的墙上,他强硬地暗示着,他想要数不胜数的财富,他想要令人心醉神迷的烟酒,他想要喉咙喑哑般的痛,他要想浃髓沦肤般的爱。

  

  

  看了一个岳岳的照片后的发狂乱叫。

  


白衬衫衣摆塞了一半在西装裤里,松松垮垮地露出一半胸膛,他左手二指拎着一瓶干红。从冷白的脖颈往上,他湿漉漉的眼神也很亮。斜倚在转角的墙上,他强硬地暗示着,他想要数不胜数的财富,他想要令人心醉神迷的烟酒,他想要喉咙喑哑般的痛,他要想浃髓沦肤般的爱。

  

  

  看了一个岳岳的照片后的发狂乱叫。

  

Faith.

岳明辉你是 我 的 神 !

岳明辉你是 我 的 神 !

O-FCR

第三章

岳明辉按照老人所说的带着木子洋绕了一圈,又单独绕回院子,老人给了岳明辉一袋鱼,“这是你要的东西。”岳明辉知道这是为了潜在的“老鼠”而故意演的,配合着收了鱼,告别老人。

“身体怎么样?”

“没事,就是肩膀上挨了一枪子儿,手臂上也是,膝盖子弹擦伤。诶老岳,不是我跟你吹啊,他们的枪法实在太烂了,明明是想打我心脏结果打到手臂,偏成这样,你说离谱不离谱?要是我啊,一定是一枪一个。”

岳明辉觉得又好气又无语,“怎么,你还盼望着他们百发百中,百步穿杨,一发命中?”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说他们枪法真的好烂,没有我枪法厉害,要不是他们手里面有人质。”

“对了,老岳,我最近了解到刚刚的渔潼村里面有大量渔...

岳明辉按照老人所说的带着木子洋绕了一圈,又单独绕回院子,老人给了岳明辉一袋鱼,“这是你要的东西。”岳明辉知道这是为了潜在的“老鼠”而故意演的,配合着收了鱼,告别老人。

“身体怎么样?”

“没事,就是肩膀上挨了一枪子儿,手臂上也是,膝盖子弹擦伤。诶老岳,不是我跟你吹啊,他们的枪法实在太烂了,明明是想打我心脏结果打到手臂,偏成这样,你说离谱不离谱?要是我啊,一定是一枪一个。”

岳明辉觉得又好气又无语,“怎么,你还盼望着他们百发百中,百步穿杨,一发命中?”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说他们枪法真的好烂,没有我枪法厉害,要不是他们手里面有人质。”

“对了,老岳,我最近了解到刚刚的渔潼村里面有大量渔民通过鱼交易,但是大部分都是被逼迫的,听于老伯说,背后都是一个叫做SS的组织。”

“号,回去就上报组织。”

岳明辉回去的车开的很快,聊着聊着就到了。

灵超搁着很远就注意到了岳明辉的车,“墨墨,你看,那是不是队长的车?”

任子墨仔细辨认了一下,因为木子洋强调了要低调,所以选了辆泰国最常见的车,“好像真的是!”

那辆车稳稳的停在旁边,“what's up  bro,有没有想我呀?”

灵超飞奔过去,抱住木子洋,“洋哥!”

岳明辉连忙制止,“唉唉唉,当心点弟弟,你哥身上还带着伤呢。”

灵超赶紧松手,“洋哥,我太激动了,你没事儿吧?”

木子洋确实在灵超上手那刹那脸色有变,但是作为好哥哥,那自然是不能让弟弟自责的,“你洋哥身体嘎嘎好。”

任子墨和陈博文也赶紧过来,任子墨看见木子洋整个人都瘦脱相了,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洋哥,你终于回来了!”

“打住啊任子墨,我还站在这儿,你搁这儿哭丧呢?”

“不是,你回来了上次打赌欠我的零食终于有人还我了。”

“……是我高看你了任黑土,错付了错付了。”

陈博文就显得稳重的多,“回来就好瓷!”

木子洋搂着陈博文肩膀,“当然要回来了,我们ONER酒王之战还没有决出胜负呢!”

“好啦,赶紧回局里去吧各位,阿洋还要去军医做全面检查呢。”岳明辉知道大家都很激动,简单的寒暄过后,就带着木子洋回去了。

“对了,这次在泰国,我了解到SS和DW两大组织最近正在准备搞大动作,八年前,DW和HS两大组织的世纪交易,毒品交易量高达30吨,一旦流入市场将是整个东南亚的灾害,我国几乎是牺牲了一整支精英队伍才将其缴获,任务持续了三年,那场交易失败后,HS几乎从市场消失,DW渐渐一家独大,五年前一个SS的组织突然崛起,卖货方式无孔不入,从日用品到食品到奢侈品,任何阶层的生意都能做。而最近DW和SS似乎准备联合起来,干票大的。”

岳明辉皱眉,“我会马上报告给上面成立专案组。”

“我知道那个世纪交易,那支精英部队好像就是我们前一个队伍,好像叫QIN来着,我记得十个人最后只剩了一个活着。”

任子墨一脸惆怅,“唉,我还没有开始体验的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了,好日子都还没有开始享受呢。”

“你就知足吧你。”

不知不觉间,车到了。

局长已经等候多时了,木子洋下车,向局长敬礼,“报告!BC221ONER战队木子洋归队!”

“好了好了,别搞那些虚的,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报告那些随便写写敷衍一下上面就得了,赶紧去医院检查”

“回来就好。”秦周懿给木子洋做完心理评估,也为他平安回来感到高兴。

“秦姐,我听说你就是QIN唯一活下来的队员,是吗秦姐?”

秦周懿写字的手愣了一下,随即挂上职业假笑,“说什么胡话呢小洋,我要是有那么厉害,早就不在这儿了。”

“秦姐,DW组织计划继续那场世纪交易,你和他们交过手,一定比我们更有经验……”

木子洋还未说完,秦周懿就打断了他,“好了,你的心理评估没有问题可以离开了。”

木子洋在关门瞬间还是飞快的补了一句,“姐,你在好好考虑一下吧!”

秦周懿双手扶额,闭上眼,脑海里面闪过昔日与队友并肩作战的日子,浮现出队友们一个个死去的惨样,秦周懿作为万能市精英部队成立以来唯一的女成员,不仅战斗能力强,还在心理学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大家也格外照顾她,尽全力保护她,秦周懿几乎见证了每一位队友的死亡,看着他们是如何被毒贩残害……

那个案子结束后,秦周懿作为心理学家,接受了三年的心理治疗,从那之后,秦周懿从一线隐退,做了全职的心理医生,专为缉毒警察服务。她刻意隐藏了那段过去,成为缉毒警察的那段时光是荣耀的,却也是痛苦的。




诚信票务
Oner长沙演唱会 A区B区都...

Oner长沙演唱会

A区B区都有现票

需要的私

Oner长沙演唱会

A区B区都有现票

需要的私

O-FCR

第十九章

春季赛落幕,ONER成为电竞幕强批的天菜,也是不少人心中的冠军。

在ONER经过短暂的假期后,夏季赛拉开序幕。

夏季赛不止是中国队伍在打,各个国家的队伍都有参加。

ONER今天对战的是一个来自韩国的队伍QWQ

,QWQ可不像队名一个可爱,他们的战风和ONER很像,都是凶猛流打法,QWQ也是上个赛季的冠军,看着这个抽签结果,任子墨一脸不可置信,“木子洋,你的手是开了光吧?”昨天他们闲聊时还说只要不碰上QWQ战队就有百分百把握赢,还在可怜究竟哪个战队抽上QWQ,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其余人也是面面相觑,QWQ战队打比赛第一年就拿了亚军,第二年拿了冠军,一路也是被夸上来的。

直播间观众看着...

春季赛落幕,ONER成为电竞幕强批的天菜,也是不少人心中的冠军。

在ONER经过短暂的假期后,夏季赛拉开序幕。

夏季赛不止是中国队伍在打,各个国家的队伍都有参加。

ONER今天对战的是一个来自韩国的队伍QWQ

,QWQ可不像队名一个可爱,他们的战风和ONER很像,都是凶猛流打法,QWQ也是上个赛季的冠军,看着这个抽签结果,任子墨一脸不可置信,“木子洋,你的手是开了光吧?”昨天他们闲聊时还说只要不碰上QWQ战队就有百分百把握赢,还在可怜究竟哪个战队抽上QWQ,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其余人也是面面相觑,QWQ战队打比赛第一年就拿了亚军,第二年拿了冠军,一路也是被夸上来的。

直播间观众看着这个抽签结果展开了激烈讨论

“ONER碰上QWQ悬了啊”

“ONER怕是止步于此了”

“这和决赛一样精彩吧?两个战队都是凶猛风格的。”

“我新晋墙头和本命队伍撞上了”

“为什么那么强的两个队伍那么早就碰上了?可不可以两个一起进决赛?”

“前面的,这场输了再连赢两场也可以晋级”

“虽然ONER很强,可以说是新人怪物,但是QWQ也是真的牛啊。”

抽完签后,十分钟后开始比赛。

任飞看着紧张的几个人,“放宽心,和QWQ打就算输了也不亏,让你们认识认识社会险恶也是极好的。”

“……谢谢,有被安慰到。”任子墨喝了一口水试图压下自己的紧张。任子墨上个赛季曾非常荣幸和QWQ打过一场,打完的结果就是任子墨一个星期没有上过号,彻底打自闭了。能够预判对面的行为,却毫无抵抗之力,现在想起和要和他们战队打,任子墨都有PTSD了。

“好,我们现在比赛开始。今天呢可以说是堪比决赛的对决,一边是我们天才战队QWQ,QWQ一路都是踏着掌声走来的,一边是我们今年的新秀战队ONER,ONER从不被大家看好,带着巨大争议,到现在成为新人中的大魔王,实力也是非常强的,对于今天结果怎样我们还真是有几分拿不准。”

今天的BP环节ONER格外认真,阵容上有了很大优化,大家都很重视这场比赛。

木子洋的阿尔忒弥斯打野速度很快,看了对面打野在下路露头,就放心的跑去反野。没想到上单和中单正蹲在毕方后草丛中,木子洋拿了毕方正兴高采烈往回走,就被蹲个正着,木子洋看着还没有捂热的毕方和天狗,心中哀叫连连。被拿一血,还给对面送上双buff,逆风局初显。木子洋变得谨慎起来,规规矩矩发育,对待每一个草丛都充满了警惕。陈博文和对面上单在河道打起来,双方打野和法师都去支援,僵持了一会儿三换三。

“其实这波三换三ONER看似亏了实则血赚,QWQ的主力是中单和打野,而ONER的射手打的那是相当不错,而且QWQ经济因为这波三换三也领先的不多了。”

ONER第一次打到朱厌都出来了,就算上一次和HS战队打也没有打那么久。

灵超操控着阿波罗慢慢靠近龙坑,计算着时间,一个大招成功抢龙,马上回到队友身边,QWQ战队哪能咽下这口气,团战一触即发,对面打野一个突脸,灵超危,任子墨手疾眼快闪到面前挡住,QWQ战队的战斗力不是盖的,很快任子墨被秒,灵超和打野一换一,ONER战队始终是新秀,更何况QWQ是超级大魔王级别的战队,团战失利,到了后期推塔特别快,QWQ几乎是一波结束比赛。

“ONER这波团战明显没有打好啊,配合上,输出,都比QWQ弱一点,QWQ不愧是大魔王”

ONER战队被零封,0:3输掉这局比赛。

QWQ比赛经验更多,套路更多一点。但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场很精彩的比赛,好几次ONER都能翻盘的,都是只差一点点。解说太激动,比赛结束,嗓子也快废了。

网上也是没有骂声一片,都是在鼓励ONER。

“打成这样已经很厉害了,QWQ很少有战队和他打那么久,而且好几次还能翻盘”

“ONER真的未来可期,明年再战QWQ一定能赢。”

“ONER潜力无限!不是ONER弱,这次真的是对面太强了。”

岳明辉看着这些鼓励,比骂他还难受。“凭什么就认定我们赢不了?”木子洋也很气,“还不如骂我一顿,打从心底就不看我们,靠。”

对于ONER整个战队来说,这次比赛失败的鼓励还不如上次被骂,毕竟一开始就没有对ONER赢抱有希望。

这次不用任飞教练拿画面看,他们自己每个人都抱着电脑复盘钻研。

“不蒸馒头争口气,一定要在下次交手时赢,狠狠打他们的脸,什么叫他们实力太强了我们赢不了?我们才是最强的。”木子洋第一次那么认真复盘,也每天督促队友训练,灵超感叹,“洋哥,认识你那么久了,我第一次觉得你是成年人。”




小懂事儿

002

⭕️文

不喜勿入,不懂百度


“去哪,穿成这样,被骗了怎么办,你好歹也是个学生,注意言行”


“我就出去一趟,你别管了,嗯…可能回来晚点,你先吃饭吧”


“那你换成运动装呗,这多难受啊”


“别管了,我先走了”


其实自从李英超跟着李振洋生活以来,李英超一直都是李振洋说啥是啥,从不顶嘴,乖乖听话,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李英超从心里来说,是自卑,他从小听着别人骂他拖油瓶,骂他给家里添乱,他怕李振洋再一个不开心,给他送回去,跟他父亲的生活,他一天都不想再待下去。李英超没有给李振洋往下说话的机会,拿起钥匙就要出门,却被李振洋拽住手腕。李振洋其实也不爱多管闲事,但以......

⭕️文

不喜勿入,不懂百度



“去哪,穿成这样,被骗了怎么办,你好歹也是个学生,注意言行”


“我就出去一趟,你别管了,嗯…可能回来晚点,你先吃饭吧”


“那你换成运动装呗,这多难受啊”


“别管了,我先走了”


其实自从李英超跟着李振洋生活以来,李英超一直都是李振洋说啥是啥,从不顶嘴,乖乖听话,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李英超从心里来说,是自卑,他从小听着别人骂他拖油瓶,骂他给家里添乱,他怕李振洋再一个不开心,给他送回去,跟他父亲的生活,他一天都不想再待下去。李英超没有给李振洋往下说话的机会,拿起钥匙就要出门,却被李振洋拽住手腕。李振洋其实也不爱多管闲事,但以他的学习和工作经验来看,今晚的事并不简单…


“不许去,在家待着,一会吃完饭写作业”


“洋哥,真的有事,我不去不行,真不行的”


李英超想去吗,他也不想去。只不过他前两天听说母亲被父亲威胁,父亲最近也总是拿母亲胁迫自己,他不得不去。虽然他跟他母亲没什么感情,但毕竟血浓于水,哪一个孩子不渴望自己有母亲呢


“那你等着,一分钟,我陪你去”


李英超本来还想拒绝,却不料被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把刚刚放在嘴边的话收回,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李振洋收拾的也快,没过一会便从卧室里出来了


“好了,走吧,去哪,你领路吧”


说着话,李振洋拉起他的手,出了门。李英超被这个举动温暖到了,过去的几时年里,别的男生勾肩搭背走在一起都会把他排除在外,更别提什么拉手了。李振洋也是感受到了李英超狠狠地一震,他不敢想象李英超曾经经历过什么。转眼到了一个很豪华的酒店门口,李振洋结合刚才的通话也十有八九的猜到要干什么了,只是被李英超拦在门口不让进去


“洋哥谢谢你啊,送到了,回家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你别跟着我了”


“我跟你一起去,你不用说不,听话就好,但我想不明白你在躲什么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李振洋现在有些生气,自己明明是关心他,他却不知好歹。李英超愣了一下,明显感觉到了李振洋的怒气,不好再拒绝,只是说了几句话


“洋哥,我…一会儿不管看见什么或是听见什么,都别报警好吗,我求求你了,别报警,别给警察说”


“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警察呢,他们可以帮你的”


“一两句说不清楚,总之我求你了,别报警好吗”


“我答应你,走吧”


敲了敲房门,只见开门的是一个满臂纹身的中年男子,长得倒是不错,就是看看房间里的东西,让人忍不住想揍他,而李英超心里看见了都是条件反射的害怕,他知道一会儿那都是用在自己身上的


“超宝,快让哥哥看看,好长时间不见了,今天学校有事吗,怎么来这么晚”


还没等李英超回答他,岳明辉的目光就已经落在了木子洋身上,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看见李英超不是自己来的而是跟着别人,真是胆子大了,他们俩干的这是什么事,岳明辉心里门儿清楚,真的让别人知道了报了警,李英超不知道,反正他肯定不好过


“你谁呀?超超怎么今天带不干净的人来了”


“他哥,怎么我就不干净了?”


“他哥?我怎么没听说过他还有个哥”


“你不用听说,管好你自己,别干违法乱纪的事就行了”


“怎么就违法乱纪?我俩你情我愿不行啊”


“呵~真是不懂法,只要是未成年,不管未成年那方愿不愿意都违法你知不知道,懒得跟你废话,李英超,我们走”


“洋哥,我…”


“有我在呢,别怕”


回去路上,二人一句话没说,李英超不想说,李振洋也不想问,他也知道了大概,这事不简单,而且跟他父母有密切关系。回到家之后,李英超又抱着李振洋哭了一通,这么些年来,他真的太痛苦了,受委屈受欺负不说,还没有跟他站在一起为他出气,今天这样的情况,真的是头一次


“好啦,别哭了,成小花猫了快”


“洋哥,你会不会讨厌我啊,会不会嫌我脏啊,会不会怕我给你添麻烦啊”


“怎么会呢,超儿,记住,我永远相信你,你一直是那个内心最纯粹孩子,你要好好的生活啊,至于那些犯罪分子,咱们把他们交给警察,相信警察一回,他们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你的家人也不会有问题的。时间不早了,收拾收拾休息吧”


“谢谢你,愿意相信,帮助我”


……


出了这事,李振洋本想着去报案,可脑海里不断浮现那天李英超说的话,再加上李英超的不断阻拦,说着那怎么也是跟自己的爹有关,他不能也不敢大义灭亲,这不仅不会遭到别人同情,而且还会被更多的贴上不懂事的标签,被更多的人议论,流言蜚语他招架不住,这次,也就当他还他父亲的了,以后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李振洋也是无奈,只好顺着李英超来了


那件事情以后李振洋就基本上是天天下午去接他放学了,头两周还好好的,可没想到事情要比想象中来的快


今天李振洋在门口等了快二十分钟还不见李英超出来,便跟老师打了个电话跟门岗说了一声就进学校找了起来,可碰见做值日的同学和班主任都说李英超今天下午没放学就走了,还是哭着请的假,看样子挺急的,以为有什么事也没多问就让他走了。听到这李振洋的心不禁提了起来,会出事吗,出事了他可怎么办,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也让独自奋斗了好几年的李振洋有了家的感觉,有了每天有人在乎有人陪的安心,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不想往下想下去

诚信票务

Oner巡演长沙站 8.20

🈶680B区/980A区

少量溢价 需要的私

Oner巡演长沙站 8.20

🈶680B区/980A区

少量溢价 需要的私

O-FCR

第二章

一个月后。

郊区一小院里,樱花开的旺盛。

灵超站在树下,看着开的旺盛的樱花,“队长,你看,这棵树两年了,终于开花了。”灵超接住掉落的花瓣,“你还记得吗?这棵树是洋哥捡回来种的,他说樱花的花语是等你回来,说花开了,就代表着回来,说我们几个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可是现在花开了,洋哥却回不来了。”

岳明辉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灵超的话,只是握紧了他的手,“两个月了还没有找到遗体,说不定阿洋根本就没有死。”

岳明辉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荒唐更何况灵超呢?灵超亲眼看见木子洋中了三枪,掉入澜沧江,现在只怕是漂到泰国、柬埔寨甚至南海都不一定。

可知道队长是在强行安慰自己,还是打起精神,努力不让自己难过。

里...

一个月后。

郊区一小院里,樱花开的旺盛。

灵超站在树下,看着开的旺盛的樱花,“队长,你看,这棵树两年了,终于开花了。”灵超接住掉落的花瓣,“你还记得吗?这棵树是洋哥捡回来种的,他说樱花的花语是等你回来,说花开了,就代表着回来,说我们几个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可是现在花开了,洋哥却回不来了。”

岳明辉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灵超的话,只是握紧了他的手,“两个月了还没有找到遗体,说不定阿洋根本就没有死。”

岳明辉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荒唐更何况灵超呢?灵超亲眼看见木子洋中了三枪,掉入澜沧江,现在只怕是漂到泰国、柬埔寨甚至南海都不一定。

可知道队长是在强行安慰自己,还是打起精神,努力不让自己难过。

里屋里却突然传出任子墨兴奋的叫声,“队长,队长,你快来!”

“怎么了?”自从上个案子结束后,组织便没有安排任务给ONER战队,本来ONER战队就是千里挑一的精英战队,负责的案子都是重大案件,加上损失一名成员,组织决定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岳明辉实在想不到纠结会是什么消息会让任子墨这么兴奋。

“队长,刚刚,就在刚刚,我接收到木子洋的信号了。”

“真的假的?”

“真的你快来听。”岳明辉抢过耳机,耳机里面传来清晰的声音,摩斯密码翻译后,果然是只有他们几个才知道的称呼。

“菏泽洋总来电”

“树上有几只小小鸟”岳明辉有史以来最快打出这句话。

“Gee Gee  Gee  Gee baby baby  baby  baby”

岳明辉兴奋的手直颤抖,“是!真的是他!”

接着,发了一个坐标给他,“来接我,低调点。”

灵超已经说不出来话,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岳明辉,岳明辉拍着灵超肩头,“是真的,灵超,是木子洋,我们不可能有内鬼,这个暗号只有我们知道,他真的没有死,阿洋没有死,阿洋还活着。”

灵超手撑在桌子上,眼泪不住的掉落,手紧握住花瓣,“洋哥说过他不会骗我,所以樱花开的时候,他真的回来了。”

任子墨:“陈博文儿肯定还不知道,我要去告诉他。”

任子墨跑到房间,陈博文带着全套装备还在睡觉,任子墨大力摇他,“别睡了,别睡了,洋哥回来了。”

“任子墨,如果你拿这件事开玩笑我不介意打断你的腿。”

“谁骗你谁是孙子,快点麻利的,去接洋哥了!”

任子墨知道这件事情就好比公鸡下了个鸭蛋一样,让人难以置信,“这样吧,如果是假的我把零食全给你,请你吃一年的饭外加打扫房间。”

陈博文迅速起身,“你说的。”

陈博文收拾好到院里的时候,岳明辉也报告给了组织,领导正加急处理手续。

“队长,洋哥真的回来了?”

“嗯,等着我们去接他,在泰国。”

加急手续人越少越好,一车人,只有岳明辉有证件能入境,其他人都在边境等着岳明辉把人带回来。

任子墨站在边境,看着岳明辉驾车远去的背影,一时间觉得恍惚,“超鹅,你说是不是我在做梦啊,洋哥真的会回来吗?”

灵超注视着远方,“会的,洋哥说过樱花开时就会团聚,洋哥从来不骗我的。”

越到目的地岳明辉手越抖,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太虚幻了,他多害怕一下子醒来发现是个梦。到地方的时候,岳明辉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直到破了皮见了血,痛感从指尖传遍全身,岳明辉才有勇气敲门。

开门的是为老者,用着蹩脚的中文小声的询问他,“你是来接人的?”

“对。”

“follow me”

木子洋在无线电里面简要的说明了被一个泰籍老渔民偷偷救下,这个渔村有大量非法交易,不能大张旗鼓的来。

老人带着他走后门,“你的同伴就在那个小木屋里,你一会儿带着他从后山绕一圈,你再单独回来。There are many mice in the house”

房子里有很多老鼠,按时他周围有人在监视他,岳明辉点点头。

木子洋坐在床上,抬头看着岳明辉,沙哑的说“队长,你终于来了。”声音还透露着些许虚弱。

“我来接你归队。”






Gracias(高三党)

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

一一介绍(偏安利向,全带cp脑!!!)

  

图一:齐思钧

来源:名侦探学院/密室大逃脱大神版(这位现实生活中是真的有女朋友的,也很优秀漂亮,叫男妈妈和本篇介绍只限于节目中!!!)

现家庭情况:自己投身主持事业,对象演艺事业。一个儿子爱豆,有对象(我嗑九明),一个儿子歌手/演员

图二:岳明辉

来源:ONER

现家庭情况:已婚热恋,很幸福,一直在一起,很少存在两地分居。有一个儿子,总想把妈妈变成老婆,但母子终究是母子啊(虽然我都排列组合嗑)

  

图三:井胧

来源:胧门(创4)

现家庭情况:按丧偶处理吧。女儿儿子一堆,有对象的没对象的都有 ...

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

一一介绍(偏安利向,全带cp脑!!!)

  

图一:齐思钧

来源:名侦探学院/密室大逃脱大神版(这位现实生活中是真的有女朋友的,也很优秀漂亮,叫男妈妈和本篇介绍只限于节目中!!!)

现家庭情况:自己投身主持事业,对象演艺事业。一个儿子爱豆,有对象(我嗑九明),一个儿子歌手/演员

图二:岳明辉

来源:ONER

现家庭情况:已婚热恋,很幸福,一直在一起,很少存在两地分居。有一个儿子,总想把妈妈变成老婆,但母子终究是母子啊(虽然我都排列组合嗑)

  

图三:井胧

来源:胧门(创4)

现家庭情况:按丧偶处理吧。女儿儿子一堆,有对象的没对象的都有  

  

你你很忙

救命🆘谁懂啊谁懂啊!这个面帘儿真的好瑟😍今天也是想亲娇娇老婆的一天😘

救命🆘谁懂啊谁懂啊!这个面帘儿真的好瑟😍今天也是想亲娇娇老婆的一天😘

O-FCR

第十八章

任飞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他们意识到配合的重要性,由于ONER的战斗力过于强悍,让他们配合性没有那么足的缺点没有对比赛造成影响,终于有机会了。

任飞没有数落他们,当然比赛输了避免不了说几句,吃过午饭之后,任飞在训练室把比赛画面反复播放,把对方如何配合的画面一帧帧调出来,放大,仔细分析,从思路到意识到操作,ONER这次听得格外认真,再也没有往常那样的敷衍。

凌晨三点,岳明辉下楼准备稍微补给一下,看见训练室还有光亮,一进去,看见木子洋和灵超还在自己加练,“不是吧,凌晨三点,卷成这样了?比卷帘门都卷。”

灵超取下耳机,“马上结束这一把就不打了。”

木子洋揉揉眼睛,“我看视频回放的时候发现我...

任飞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他们意识到配合的重要性,由于ONER的战斗力过于强悍,让他们配合性没有那么足的缺点没有对比赛造成影响,终于有机会了。

任飞没有数落他们,当然比赛输了避免不了说几句,吃过午饭之后,任飞在训练室把比赛画面反复播放,把对方如何配合的画面一帧帧调出来,放大,仔细分析,从思路到意识到操作,ONER这次听得格外认真,再也没有往常那样的敷衍。

凌晨三点,岳明辉下楼准备稍微补给一下,看见训练室还有光亮,一进去,看见木子洋和灵超还在自己加练,“不是吧,凌晨三点,卷成这样了?比卷帘门都卷。”

灵超取下耳机,“马上结束这一把就不打了。”

木子洋揉揉眼睛,“我看视频回放的时候发现我在细节上有很多不足,我再练练。其实我们有很大几率赢的,除了配合上不如他们,我突然发现对面打野特别细节。”

岳明辉递给他们俩一人一瓶牛奶,“比赛嘛,输赢常有的事儿,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早点休息吧。”

第一次输,给整个队伍都带来了很大的冲击,更多的还是发现了自己的不足,我们拥有发现错误的能力,更有纠正错误的魄力,接下来的一个星期,ONER的训练比起以前更有针对性,而且是自发的针对自己的缺点。

春季赛的最后一场,这场要是输了,就失去了下一轮晋级资格,也意味着将与总冠军失之交臂。

“接下来是ONER对战WH战队,ONER战队可以说是今年最受期待的一支队伍,虽然是一支新队伍,但是从比赛以来,除了上一次打输了,就没有输过,WH战队也算一个老队伍了,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今天的比赛也会很有看点啊,究竟谁能成为最后一个晋级的队伍呢?”

比赛开始,闭关了一个周的ONER上来选的阵容就很均衡,前后期英雄都有,英雄间的配合度更高了。

“从我们这个开场阵容就可以看出ONER战队又强了,之前的ONER战队间一般是不太讲配合的,毕竟全员输出的那个实力摆在那儿了。”

配合度更上一步的ONER就是大型冥府,不管是正面刚还是越塔强杀,一如既往的疯狗式屠杀,却又配合默契,弱点更找不到了,又是不到十五分钟就结束,解说全场都在惊呼ONER的实力,偶尔发出对WH战队的同情,不到一个小时,整局比赛结束,ONER赢得毫无悬念,会场也因为ONER的比赛风格而沸腾,毫不拖沓的厮杀实在太顶了。

赛后采访。

“ONER自从组队以来,都是这种凶猛的风格,这是刻意训练的还是组队各个队友就自带的?”

岳明辉:“不然怎么叫ONER呢?ONER就是致命一击的意思嘛。”

“这次比赛又刷新了比赛结束新记录,有没有想过稍微放点水让结果不那么难看呢?”

陈博文:“我觉得比赛全力以赴是对对手的尊重,在赛场上放水才是最大的羞辱。”

“你们被评为最有希望夺冠的队伍,你们觉得呢?”

木子洋:“不用觉得,我们就是冠军。”

“这么勇的吗?我们这是直播,播出去可能会被骂的。”

陈博文:“没关系啊,没有队伍不想拿冠军的,而且我觉得年轻人就是应该狂一点,年少轻狂嘛。”

岳明辉:“对,而且我对我们队伍也有那个信心。我觉得我们队员都特别棒,每个队员拉出来都是可以做王牌的存在,而且我们现在也是越来越有默契。”

“那我们最后和直播间的朋友打次招呼吧。”

“大家好我们是ONER”短短一句话五个人喊出了五个节奏,任子墨自嘲“完了,这就是所谓的默契啊,兄弟们,把默契打在公屏上。”

“不好意思啊,我们再来一次,123”岳明辉带节奏,还是喊出了五个声音,真就五人五色,岳明辉带着不尴尬的信念感“不默契就是最大的默契,就这样吧朋友们再见。”

返程的车上,几个人还在回味赛场上的精彩瞬间,“诶老岳,你那波阵法也太帅了,棋子摆的之刁钻,肯定会开创棋师新打法。”木子洋想起岳明辉天秀的那一波,其实不止木子洋,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岳明辉那一波秀的头皮发麻,当所有人都在以为岳明辉是故意放水随便乱放棋子时,其实岳明辉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把棋盘范围运用到极致,把大招生效时间和对面位移算的一毫秒都不差,拿了个五杀,这绝对是教科书式的棋师。

比赛结束,ONER与生俱来的冠军话题迅速上了热搜,从来没有一个战队有这么凶猛的风格,从来没有一个战队有如此辉煌的战绩,也从来没有一个战队狂妄的说拿冠军还没有人反驳。

O-FCR

第一章

“队长,洋哥,他,牺牲了……”灵超拿着徽章颤抖的对岳明辉说,岳明辉接过徽章,正面刻着ONER,后面刻着KWIN,已经被血侵染的快辨认不出上面的字。

“队长,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洋哥都是为了掩护我才牺牲的,如果我能破解的在快一点……”灵超泣不成声,已经说不完整一句话。

岳明辉拿着徽章的手不断颤抖,“这不怪你,缉毒警察随时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灵超扑倒岳明辉怀里,“队长……”

岳明辉强打着精神处理剩下的任务,叫来秦周懿给小弟进行心理疏导。

“队长,你说这次任务成功组织会给我们多少天假期啊?”

“老岳,我又斩获了一批毒品,今年的优秀缉毒警怕是要轮到我了,你这队长地位不保啊。”

“老岳,...

“队长,洋哥,他,牺牲了……”灵超拿着徽章颤抖的对岳明辉说,岳明辉接过徽章,正面刻着ONER,后面刻着KWIN,已经被血侵染的快辨认不出上面的字。

“队长,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洋哥都是为了掩护我才牺牲的,如果我能破解的在快一点……”灵超泣不成声,已经说不完整一句话。

岳明辉拿着徽章的手不断颤抖,“这不怪你,缉毒警察随时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灵超扑倒岳明辉怀里,“队长……”

岳明辉强打着精神处理剩下的任务,叫来秦周懿给小弟进行心理疏导。

“队长,你说这次任务成功组织会给我们多少天假期啊?”

“老岳,我又斩获了一批毒品,今年的优秀缉毒警怕是要轮到我了,你这队长地位不保啊。”

“老岳,等我们放假我带你去我老家,那儿可多好吃的了。”

“老岳,让我做副队长呗,实在不行就队2长,行吗队长?”

“靠,看我神枪手不干死他,看好了老岳,你洋哥给你表演一个百步穿杨。”

“怎么样队长,我这枪法不赖吧?”

“那以后我们就是ONER战队的了?队长好!”

“局长好,我是编号BC221部队的木子洋,前来报到。”

岳明辉看着手中血迹已经干涸的徽章,那些和木子洋的点点滴滴,从初入警校到进部队,再从部队进入ONER战队,那些训练时的苦与乐,那些执行任务时的生死瞬间,一瞬间像放电影一样,在眼前一幕幕浮现。

岳明辉摩挲着徽章,无声的流泪,外面却在这时响起敲门声,岳明辉赶紧抹掉眼泪,“请进。”

秦周懿提着皮蛋瘦肉粥进来,“小岳,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没有心情吃东西,但是还是必须要吃点的啊,身体是一个缉毒警察最重要的,敌人没把你打死,你自己饿死了多冤啊。”

岳明辉知道秦周懿在尽量让自己轻松,“谢谢秦姐,你放那儿吧。”

“那可不行,我必须看着你吃完。”

岳明辉没办法,打开外卖盒开始吃。

“小弟怎么样了?”

“刚刚睡,你呢,还能承受吗?”

“秦姐,我和木子洋从警校就认识了,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我知道缉毒警察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我也知道可能我们有一天会死,可是当真的听到,我还是接受不了。”岳明辉红着眼睛看向秦周懿。

秦周懿也红了眼眶,“我知道,可小岳,我们是缉毒警察啊。”

是啊,我们是缉毒警察,注定要守护人民安康,注定要保卫祖国安全,注定充满死与伤。

“我知道劝你别难过是不可能的,从ONER战队这两年建立以来,我也算是看着你们一路走来的,可是洋洋也不会希望我们因此消沉,我们更要让洋洋的牺牲有意义。小岳,时间的齿轮还在转,我们不能因为一件事就停下脚步。把洋洋放进心里,但是不能因此打乱自己的生活。”

秦周懿看着岳明辉吃的差不多了,起身准备离开,“小岳,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难过。”

秦周懿一离开岳明辉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哭的越来越大声,秦周懿在门外也忍不住落泪,捂住嘴哭着离开了。

我们都相互治疗,可谁都知道我们都很难过。

“ONER战队破获了万能市三年来最大的案子,缴获毒品十吨,捉拿三十三名重要罪犯,重创本市最大的贩毒团伙SS。下面请看我台详细报道。”

“ONER战队一直是我们警局最优良的战队……”

在一处墓地,上面立满了无名的碑。

任子墨哑着嗓子说,“木子洋,你怎么先走了?你走了谁教我打牌?谁带我玩?”

陈博文“就是啊瓷,你走了谁带这个低能儿玩?”

灵超“洋哥,你走了铁牛和玉芬怎么办?”

岳明辉摸了摸碑,“阿洋,下辈子换个理想吧。”

希望下辈子的木子洋不用再藏着掖着了,不用隐姓埋名,不用担惊受怕,不用担心下一秒的生命安慰,不用死了墓碑上连姓名都不能有,不用连和家人见一面都要小心翼翼……




超超爱吃糖_

坤农/长本事了?

ooc归我   百分九归公司归父母

――――――――

蔡徐坤:离婚协议书,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了吧

陈立农:……我相信蔡总的人品,不用看了

蔡徐坤:那就赶紧走吧

陈立农:不需要您提醒

蔡徐坤:你是我孩子的叔叔,他的爸爸和你闹掰后去世了,记住了吗

陈立农:自然记住了,蔡总,再见


陈立农没有回以前的住处,而是调头去了商场的地下酒吧


王琳凯:吆,农农,你居然还会回来,我以为你会一直守在蔡徐坤身边呢


陈立农:离了,我净身出户


王琳凯:kao,他要不要脸啊,要是朱星杰这样我就做掉他


陈立农:哎?你怎么会在这里,杰哥呢


王琳...

ooc归我   百分九归公司归父母

――――――――

蔡徐坤:离婚协议书,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了吧

陈立农:……我相信蔡总的人品,不用看了

蔡徐坤:那就赶紧走吧

陈立农:不需要您提醒

蔡徐坤:你是我孩子的叔叔,他的爸爸和你闹掰后去世了,记住了吗

陈立农:自然记住了,蔡总,再见



陈立农没有回以前的住处,而是调头去了商场的地下酒吧


王琳凯:吆,农农,你居然还会回来,我以为你会一直守在蔡徐坤身边呢


陈立农:离了,我净身出户


王琳凯:kao,他要不要脸啊,要是朱星杰这样我就做掉他


陈立农:哎?你怎么会在这里,杰哥呢


王琳凯:杰哥在外面等我,我们正打算回家呢


陈立农:噢噢,那拜拜啦,替我跟杰哥问好


王琳凯:拜拜啊,农农宝宝,对了,木子洋出差了,灵超悄悄来这儿玩了,你们可以一起


农农:嗯嗯,好的


酒吧卡座

灵超:农农哥哥,你居然离婚了,我记得你之前可是非蔡徐坤不可啊


陈立农:我早就想通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离婚的机会,好了,别提这个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灵超:好!听哥哥的!


木子洋:那你怎么不听我这个哥哥的话,不来夜店啊,嗯?小朋友


灵超:啊?哥,你不是明天回来吗


木子洋:我想你啊,想要你,结果你可倒好,让我好找啊


灵超:哥哥....


木子洋:嗯?


灵超:如果我主动跟你回家,可以轻点嘛


木子洋:如果你回家以后也主动点,哥哥可以考虑,好不好?小朋友


灵超:哥哥,走吧,回家


陈立农:不用!我在商城旁边开了个房间,这是房卡,你们就别那么麻烦了,不用担心我,今晚我回家就好,房间里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有,只要你们把岳哥叫来陪陪我就行!


木子洋:行啊,一定不浪费了农农的好意,岳哥马上就来


灵超:农农哥哥,你坑我,本来家里是没有“玩具”的,这下……


陈立农:嘿嘿,超超,明天见,熬不,我下个星期在来看你,好好养伤,洋哥拜拜


过了一会

岳明辉:农农,怎么了,又被情所伤了


陈立农:瞎说什么呢,岳哥,走,陪我逛商场,我今天要野性消费一次


岳明辉:行~走吧,岳哥陪你



商场

蔡徐坤:陈立农,你干什么呢,长本事了?


陈立农:蔡总您好,请问您叫住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蔡徐坤:今天上午刚签的协议书,下午你就和别人在一起逛街,你这是给我戴帽子啊


陈立农:您也说了,我们已经签了协议书了,就算我下午跟别人滚到床上,和您也没关系,您说是吗


蔡徐坤:陈立农!跟我走(抓住陈立农的手)(os,这小孩真是长本事了,说的话越来越犀利了)


陈立农:蔡徐坤你干嘛,你走开!我们已经没关系了!


蔡徐坤:岳先生先走吧,你的npy已经在楼下等着急了!


岳明辉:你!你卑鄙!


陈立农:岳哥,你先走吧,我自己能解决


岳明辉:……可是,,,算了,你注意安全


陈立农:嗯,改天约


蔡徐坤:跟我回去!


陈立农:我们已经没关系了,离婚协议书都签了你还想干嘛!


蔡徐坤:我不管,撕了就好了,撕了你就还是我的!


陈立农:呜呜呜,你滚,你走开!我不要和你走!


蔡徐坤:那你连你的孩子都不要了吗


陈立农:这孩子怎么来的你最清楚,滚!


蔡徐坤:这可由不得你!



第二天

蔡徐坤: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撕了,别想跑,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你也只能是我蔡徐坤的


陈立农:你....咳咳咳咳咳....你卑鄙!


蔡徐坤:是,我卑鄙,但那又怎样,你还是我的


陈立农:我走,你不走我走,行了吗,放开我……咳咳咳


蔡徐坤:我不,我说了,你是我的


蔡徐坤:蜂蜜水,润润嗓子吧,乖,别动,我给你揉揉


陈立农: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蔡徐坤:我知道,但我喜欢上你了,陈立农,给我个机会,这次换我来爱你


陈立农:我…


蔡徐坤:嘘,别说话,我爱你

――――――――――――――――

我感觉我还是适合写星鬼耶,感觉我写的坤农怪怪的






诚信票务
Oner演唱会 8.20长沙4...

Oner演唱会

8.20长沙46livehouse

​🈶🎫 需要私

Oner演唱会

8.20长沙46livehouse

​🈶🎫 需要私

O-FCR

第十七章

“木子洋,你过来,你看看。”任飞调出比赛画面,“来我放慢点你在仔细看看,如果,先去推塔,把塔点了再去补伤害,是不是不用出名刀,而且也补兵扩大了经济,但凡你那天慢一秒,你知不知道你可能导致整个团战失败?”

“我对我的手速有自信,在绝对技术面前,他们都是渣渣。”

任飞深吸一口气,“看来我有必要让你形成点塔的肌肉记忆。”

春季职业赛之前,全员进入了封闭式管理。

木子洋每天都在点塔点塔点塔,看见塔就点。整个战队的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终于,春季赛的ONER是在众人的期待下出现的。几个人还没有到场馆就看见自己战队被挂在各个大屏上,“队长,我们是不是火了?”灵超在车上看着那些屏幕上的自己。

“按...

“木子洋,你过来,你看看。”任飞调出比赛画面,“来我放慢点你在仔细看看,如果,先去推塔,把塔点了再去补伤害,是不是不用出名刀,而且也补兵扩大了经济,但凡你那天慢一秒,你知不知道你可能导致整个团战失败?”

“我对我的手速有自信,在绝对技术面前,他们都是渣渣。”

任飞深吸一口气,“看来我有必要让你形成点塔的肌肉记忆。”

春季职业赛之前,全员进入了封闭式管理。

木子洋每天都在点塔点塔点塔,看见塔就点。整个战队的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终于,春季赛的ONER是在众人的期待下出现的。几个人还没有到场馆就看见自己战队被挂在各个大屏上,“队长,我们是不是火了?”灵超在车上看着那些屏幕上的自己。

“按照我们三天两头上热搜的程度应该是吧。”

“那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好好打?”

“我们的确要好好打,但是不止今天。”

今天和ONER对战的是HS战队,这个战队被誉为是今年夺冠的种子选手,实力非常强大。岳明辉隐隐约约有股不好的预感,HS战队今年是成立的第三年,磨合了三年的战队加上不凡的技术,打野和射手尤其突出,HS的打野可谓黑暗杀手,非常擅长用一些强位移暗悄悄的英雄,射手更是下路杀手,擅长突进,有点类似ONER队的疯狗战风。岳明辉相当担心木子洋的打法会吃亏。毕竟木子洋是光明正大的打架,对面是暗悄悄的打。

比赛开始。

ONER战队的英雄还是偏前期的,毕竟这个战队很难和他拖到后期,而HS战队全员都是后期英雄。“苟住就行,拖到后期拖死他们。”HS队长提醒队友。

HS战队很谨慎,能跑跑不能跑就摆烂,反正也打不过,前期死了很快就复活,不如早点活过来发育。

“我去,打的太难受了,他们死活不出来不应战就很难受。”岳明辉感叹,这是这个赛季以来他觉得最煎熬的一场对决。

HS战队配合度很高,哪里有情况就会支援,过来了又不和你打,反正就跑。双方都打的很难受。因为很少打架,两方的经济来源都是野区和兵线,就算有经济优势,也差别不大,特别是HS战队越拖越晚,后期英雄优势起来,装备慢慢成型,逐渐处于优势地位。

HS打野悄然靠近独自补兵的MOMO,远在蓝区的木子洋,回家补状态的灵超,加上对面打野带上了辅助,MOMO双拳难敌四手,和对面辅助来了个极限一换一。拿了人头的打野A了下兵就躲进塔里。匆匆赶来的灵超扑了个空。

刚刚清理完蓝区的木子洋正准备去中路蹭波兵线,刚刚出草丛就被对面打野蹲了,对面打野还带了个上单,陈博文和岳明辉赶紧去支援,奈何木子洋脆皮没扛到那个时候,对面打野和上单还剩一丝血时,被自己辅助召唤回去了。

“我靠,差一点。”陈博文看着没人的地图,狠狠被气到。

接连拿了两个人头,对面射手和中路还趁着他们不在,拆了上路和中路一塔。ONER直接变逆风局。

“这感觉真的太无语了。”陈博文还是耿耿于怀

,看得出来HS战队的默契是真的高。

不出意料,ONER迎来了第一次败绩。3:1输给了HS,整个队伍对于第一次失败都显得特别低迷,回去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岳明辉实在受不了这个鸦雀无声的氛围,

“嘿,what's up bro,又不是不能晋级,再打赢一个队伍我们也是能进入夏季争霸赛的,我们本来就轮空一轮了说明我们还是很厉害的。”

任子墨很快也调整好心态,活跃气氛,“就是啊,总要给别的选手一些参与感嘛。”

“这故事呢要有点跌宕起伏,那一个战队也要输有赢嘛,每次都赢都是一个结果那多没看头是不是?一到我们战队就天天赢,那别人还质疑我们打假赛呢。”

任子墨的话很快让队员的心情得到改善,终于没有那么死气沉沉。

“对了,提醒一下各位,在下一场比赛开始前,别看社交软件,除了训练别碰互联网。”岳明辉对于打输了的结果很有经验。

果然,比赛一结束ONER就沦陷于一片骂声之中。

“什么ONER,今天一看也不过如此,这水平也号称最有潜力一级夺冠的队伍?”

“就这水平,狗看了都摇头”

“比赛输赢很正常,没有必要因为一次输掉就开喷吧?”

“是啊,输赢正常,那为什么不赢要去输呢?技不如人还不能骂了?这可不是饭圈,输了就是输了,别说已经尽力这种屁话。”

“天天看那些粉丝吹得那么牛,我还以为真的上天了呢,没想到花瓶呗”

电竞圈,一个赢时鲜花锦簇,输时万人唾骂的圈子,那些网友拿着键盘,表达出一段又一段刺骨的文字,未曾谋面的网络世界,给了他们莫大的安全感,让他们随便说话随便辱骂。



O-FCR

第十六章

一行人在包间里吃的正起劲,突然有人敲门。

“木子洋,你去开一下。”秦周懿使唤着。

“我这肉刚放进去,一会儿这几个狼崽子还不给我吃了?”

“叫你去就去。”

没办法,现在的木子洋已经从菏泽洋总沦落为打工洋崽了,老板的话就是命令。

“爸,你怎么来了?”木子洋一开门就看见自己父亲,一看就是风尘仆仆赶过来的,手里面的公文包还没有来得及放下。

“怎么,我不能来北京啊?这辈子就只能在菏泽呆着?”

“没有,我是说知道您要来我就去接您去了。”

“你能有这孝心就不会骗你老子我了,休学跑来打游戏?木子洋,你可真有你的。”

木子洋父亲坐下,“再说了,我这一趟可不是来找你的,是你们秦老板约的我。”...

一行人在包间里吃的正起劲,突然有人敲门。

“木子洋,你去开一下。”秦周懿使唤着。

“我这肉刚放进去,一会儿这几个狼崽子还不给我吃了?”

“叫你去就去。”

没办法,现在的木子洋已经从菏泽洋总沦落为打工洋崽了,老板的话就是命令。

“爸,你怎么来了?”木子洋一开门就看见自己父亲,一看就是风尘仆仆赶过来的,手里面的公文包还没有来得及放下。

“怎么,我不能来北京啊?这辈子就只能在菏泽呆着?”

“没有,我是说知道您要来我就去接您去了。”

“你能有这孝心就不会骗你老子我了,休学跑来打游戏?木子洋,你可真有你的。”

木子洋父亲坐下,“再说了,我这一趟可不是来找你的,是你们秦老板约的我。”

“爸,她可没逼着我休学啊,是我自己偷偷休学的。”

“我当然知道是你这个逆子自己休学的,如果不是你老板告诉我,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秦姐,合着是你告的密。我就说呢,我上下打点的那么好,怎么就翻车了。”

“你小子,真是翅膀硬了,那么大的事儿不跟我商量商量。”

“那和你商量,你能同意吗?不得一巴掌呼死我。”

“老子现在真想一巴掌呼死你。”说着就拿起公文包向木子洋打过去,木子洋这么多年的挨打经验早就知道自己父亲的路数,一下子就躲过去,“诶,没打着。”

父亲毕竟还是多吃那么多年饭的,在木子洋得瑟的时候一巴掌呼在背上,“我去,爸,下死手啊?”

秦周懿觉得父子俩差不多寒暄够了,“叔叔,您不是同意木子洋打比赛了吗?还装作生气的样子干嘛?”

“臭小子,我气的是他打比赛吗?气的是这么大的事情不和我说!”

“什么,秦姐,你说什么?我爸他同意我打比赛了?”

“对啊,我给他讲了你打职业他丝毫不反对,甚至还特别支持你。但是我觉得你休学的事情作为老板我还是有必要让家长知道。”

木子洋的家庭从小就特别开放,那些所谓成长的条条框框木子洋家从来就没有过,他父亲在他五岁时就教他打游戏,甚至在中考前和他一起瞒着他妈,爷俩去网吧通宵。

“谁还没有年轻过?能把打游戏作为职业,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可惜你爹早生了几十年,没赶上好时代,现在儿子能完成,我会反对吗?”

“爸,是我格局小了。”

“今天上午爸看了你的比赛,疯狗式打法,很有你爹当年风范啊。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不枉费我五岁就开始培养你。”

全场大震惊,他们都准备好一百个方案用来应付可能会出现的父子反目的名场面,没想到,事情走向会变成这样的。

“爸,我知道我的错了,以后绝对啥事儿都给你讲,绝对不藏着掖着。”

“知道就好。”

“那金融制裁能结束了吗?油费都快负担不起了。”

“那不行,我说过我养你到学业结束,现在你休学了,自然是不会养你的。没把你车收回来就是对你的仁慈了。”

“你现在养的是未来电竞冠军,这不比供一个大学生来的值钱?”

“拿到冠军,自然有冠军的奖励,现在你拿到了吗?”

“……”

虽然洋爸看起来很凶,其实内心就是一个大男孩,又喜欢打游戏,虽然现在已经不玩ONPT了,但是几杯下来,还是打成一片了。

“爸,去基地看看?”

虽然有事应该走了,但是曾经的网瘾少年实在好奇,推迟了工作,去了。

走进基地,一楼已经改成现代赛博朋克风格了,霓虹色墙壁,顶配的设备,舒适的电竞椅,“怎么就没晚生个几十年呢?”

“爸,你要是晚生几十年,那我怎么办?”

“找别人当爸呗,正好少受你的折磨,多活几年,你不知道你小时候多皮。”

“那你岂不是不能遇见我妈了?”

“那还是就这样吧,挺好的。”洋爸一听不能遇见自己老婆,果断选择放弃。

任子墨听了,“果然老婆是亲的,儿子不一定”

洋爸又逛了一圈,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各位小朋友们我还有事儿,就走了,你们比赛好好打,加油各位冠军!”

“叔叔再见!”

时间也不早了,也陆陆续续收拾准备睡觉了。

岳明辉洗完澡穿了件卫衣坐在露台上。

卫衣帽严严实实挡住了他的视线,岳明辉望着寂静的夜色发呆。

“小岳,怎么还不睡?”秦周懿走过来,坐在岳明辉旁边。

“嗐,马上就去睡,这不在这儿吹吹风嘛”

“我有你爸妈的一些社交账号,我说过我是你老板,我发过去了你的近况,他们每一条都读了,今天上午的比赛,我也发给他们了,我看见他们全程都在直播间。”

岳明辉有点不敢相信,记忆里的父母极力反对自己走上这样道路,在自己的认知里,和父母好像也一直处于决裂的状态。

“我说的都是真的,小岳,天下哪有父母不心疼孩子的,如果没有你父母的暗中帮助,你真的以为你创业之路如此顺利?”

岳明辉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我知道了秦姐,但是我想等我有更大成就了再去找他们。如果只是现在这样,我觉得我不配。”

秦周懿深深叹了口气,现在的小孩儿真是一个比一个倔,“行,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小岳,人有的时候要学会低头,只要你开口,相信你爸妈一定也会支持你的,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谢谢秦姐,劳你费心了,一时间竟分不清该叫你姐还是叫你妈了。”

“别说了,我都觉得自从当了你们老板我都变得妈里妈气的了,方方面面都要操心,皱纹儿都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