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岳澜

154浏览    13参与
诗

大岳丸梦向,注意避雷

--------------------------------------------------------

海底的小人鱼怎么会对随处可见的贝壳心动呢?!嘛...如果是他送的话...?或许好像还不错喔——

--------------------------------------------------------

小彩蛋,澜音是新服设!!

大岳丸梦向,注意避雷

--------------------------------------------------------

海底的小人鱼怎么会对随处可见的贝壳心动呢?!嘛...如果是他送的话...?或许好像还不错喔——

--------------------------------------------------------

小彩蛋,澜音是新服设!!

诗

大岳丸梦女向预警,注意避雷

图片包含大岳丸所以打了大岳丸tag并且也封面放鱼丸了点进来被雷到你自己的事情了^^

————————————————————

是约到0.5r1的小白菜

可可爱爱

大岳丸梦女向预警,注意避雷

图片包含大岳丸所以打了大岳丸tag并且也封面放鱼丸了点进来被雷到你自己的事情了^^

————————————————————

是约到0.5r1的小白菜

可可爱爱

诗

大岳丸梦女向预警,注意避雷

图片包含大岳丸所以打了大岳丸tag并且也放封面图避雷了点进来被雷到你自己的事情了^^

———————————————————

是一张预告

从小生活在海底的澜音见过不少珍珠海螺贝壳,甚至见得麻木了

但她就是只喜欢大岳丸送的

珍爱之人送来的每一样东西都和他一样珍贵

因为是他。

大岳丸梦女向预警,注意避雷

图片包含大岳丸所以打了大岳丸tag并且也放封面图避雷了点进来被雷到你自己的事情了^^

———————————————————

是一张预告

从小生活在海底的澜音见过不少珍珠海螺贝壳,甚至见得麻木了

但她就是只喜欢大岳丸送的

珍爱之人送来的每一样东西都和他一样珍贵

因为是他。

诗

【阴阳师梦女向】

内含大岳丸梦女向,注意避雷

是校园pa,官方设定游泳部部长大岳丸x自设刚入学新生澜音


  澜音合上了那本讲述了小美人鱼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或许是因为对海洋的向往,又或许是总能梦见白净的双腿变成一条湛蓝色彩的鱼尾在海中畅游,让她不自觉的代入进了美人鱼的角色。


  如果年龄再小一点澜音可能会因为美人鱼变成泡沫而惋惜和悲伤,会不悦的控诉这个“不称职”的王子。


  而她现在已经度过了需要依靠幻想来补充对爱情的时期,所以澜音并不苟同童话中美人鱼的想法。虽说能勇敢地去追求自己一见钟情的爱情是十分了不起的事。但为了对方能不顾自己的一且,甚至是生命。那便是真的得不偿失了。


  如果...

内含大岳丸梦女向,注意避雷

是校园pa,官方设定游泳部部长大岳丸x自设刚入学新生澜音


  澜音合上了那本讲述了小美人鱼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或许是因为对海洋的向往,又或许是总能梦见白净的双腿变成一条湛蓝色彩的鱼尾在海中畅游,让她不自觉的代入进了美人鱼的角色。


  如果年龄再小一点澜音可能会因为美人鱼变成泡沫而惋惜和悲伤,会不悦的控诉这个“不称职”的王子。


  而她现在已经度过了需要依靠幻想来补充对爱情的时期,所以澜音并不苟同童话中美人鱼的想法。虽说能勇敢地去追求自己一见钟情的爱情是十分了不起的事。但为了对方能不顾自己的一且,甚至是生命。那便是真的得不偿失了。


  如果她是那条美人鱼的话,在一开始就不会躲起来,还会花上一切的手段可以让王子真正的爱上自己。


  但澜音却没有想到过在人类的眼中人鱼这个物种本就是畸形的怪胎,可能还会遭受强杀或供人娱乐。


  澜音的胡思乱想被突然的漆黑打断,询问物业的结果却是因为停电。无奈之举便是只能躺下床安安稳稳地睡觉。


  侧躺在床上继续自己那天马行空的幻想不知不觉中便睡了过去。


  在梦境之中,澜音又梦见自己变成了美人鱼。她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海水之中,清凉的液体包裹全身散漫看着穿透海面射下来的阳光。


  微眯一阵眼,澜音面前一半的阳光被大型船只地阴影所遮挡,梦中的自己十分激动地往那片阴影游去,快速摇摆着尾巴想去见到什么人。


  浮出水面迫不及待的看向了船头的人,内心当中第一反应便让她知道了那是谁。但还是非常想见到对方的面孔,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给缠住动不了,只能等那人转过身来看向自己。


  不过好似对方能听到澜音心中急切般的呼喊,他转过身黑色头发下的眉眼间是那英气与与生俱来的桀骜不驯。


  他开口正想说出什么话来,闹钟的铃响就把澜音从梦中的世界唤醒。


  澜音头一次很讨厌催促她醒来去上早课的闹铃,少女情窦初开的种子因为一场梦发了芽。


  不过剩余的时间也没能够让她回想梦中发生一系列的事。澜音叼着早餐吐司面包急匆匆地前往校园。


  虽说是新学校,但教材也总归是不会有太大地变化的。上完了课午休,澜音开始思考准备什么时候前往游泳部。


  早点去?那会不会显得自己很迫不及待有着什么目的?太晚的话又会显得自己性格不好……


  澜音摇了摇头把脑中的想法都甩了出去,抛开大岳丸她自己本身还是很向往游泳部的,所以还是早点去比较好。


  拿定了心中一番事,便哼着歌前往更衣室。对于丰富的活动喜爱游泳的学校少之又少,虽然大岳丸的容貌确实能够带动一部分的迷妹。但非常可惜的是活动课并不能擅自更改。


  不过会不会有迷妹愿意旷课而来围观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澜音在几乎是没人的更衣室换下来校服,穿上了那条湛蓝色的泳衣。


  还未沾水的泳衣十分的轻盈,快步走向泳池。有些蹦哒的步子和嘴中随意哼出来的音调都在表示她的心情。惬意之中掺杂着些期许与开心。


  对着还没有人的水池澜音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来得太早了,不过很快就因为下水而把那些不适宜场景的想法丢出脑外,开始安心享受水池那微凉的温度。


  眯起眼睛用着身体感受浮力,在水中滑动着手臂有种会被水柔和的吞没。反应过来却早已陷入漩涡无法自拔。


  澜音脑海之中又想起来了梦中的场景。太阳的光线投射到海中,海面变得像四处都嵌入了会反光的小钻石与金子。


  还有……出海船帆上的青年。

  澜音努力控制自己的思维不去想那个不安定因素。


  缓缓睁眼就见到了刚在脑海中的面孔,还是几倍放大的脸。澜音对上大岳丸的眼睛有些怔愣,几秒后才和反应过来了一样被吓到后退。


  虽然澜音水性很好,但总归是初学者,所以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身体平衡,身体往后倾倒像是被水给“绊倒”一样要跌倒。


  大岳丸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把澜音吓到,还好反应迅速及时出手拯救那差一点“溺水”的少女。


  大岳丸见她站稳了,清冷的声音带着些不悦,又有着几丝难以发现地不满。询问对方:“我很吓人吗?”


  澜音没想到大岳丸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你怎么会那么觉得?”


  “看你刚刚往后退的那么猛,不知道还以为我是什么恐怖份子一样。”大岳丸的不满还是藏进了话中,看上去还有点委屈之意。


  慢热的澜音好像读懂了大岳丸语句里的想法,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眨了眨。他们好像没认识多久,但又像是已经相知了几百年一样。


  大岳丸见澜音不说话,还做出这一番动作。他以为自己无意之间说的话还真是澜音的想法就更加不悦了。


  用着一种我好心救了你,你真觉得我是这样的人?的目光注视着澜音,等待对方会如何解释。


  澜音看着大岳丸几乎控诉的眼神弯了眼眸回答:“没有,只是刚刚在水里想起了一点东西,一睁眼你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所以有点呀。刚刚这整个场地都没什么人的。”


  大岳丸见澜音的解释信了七分,又看见面前这傻乎乎的笑容让他忍不住举起手在她脸颊上捏了捏。做出这举动后两人都有着一愣。


  大岳丸匆匆把手放下,轻咳一声移开视线不去看澜音。秉持着我不尴尬那就是对方尴尬的原则说着毫不相干地话:“那赔礼,我请你吃晚饭。”


  不知道赔的是这次捏上了澜音的脸还是吓到她的事。


  澜音也没有拒绝,怔愣愣的点了点头看着对方走开的背影用指腹摸着被大岳丸所触碰过的脸颊。脸上有些燥红。


  等澜音上岸做完洗澡与吹头发这些琐碎的杂事后准备带着半干不湿的头发走出游泳部,却看见了门口在等着的大岳丸。


  挺拔的身姿在人群里十分显眼,他在等自己的想法落实在了澜音的心中,心里的小鹿已经开始东奔西跑。就像...她小跑着靠近大岳丸。

诗
梦女,注意避雷 是海边吃烧烤的...

梦女,注意避雷

是海边吃烧烤的小情侣

*小细节:里面没有烤鱼是因为顾及澜音是人鱼

*冷知识:带鱼竿是钓海星,大岳丸桶里是海水和海星还有贝壳和蚌,以及澜音有腿状态的情况下必须随身携带海水,失去海水会很快变回鱼尾

梦女,注意避雷

是海边吃烧烤的小情侣

*小细节:里面没有烤鱼是因为顾及澜音是人鱼

*冷知识:带鱼竿是钓海星,大岳丸桶里是海水和海星还有贝壳和蚌,以及澜音有腿状态的情况下必须随身携带海水,失去海水会很快变回鱼尾

诗
大岳丸梦女向,注意避雷,万圣贺...

大岳丸梦女向,注意避雷,万圣贺图

是第一次过万圣的小情侣~

大岳丸梦女向,注意避雷,万圣贺图

是第一次过万圣的小情侣~

诗
约稿展示,梦图注意避雷 娇羞小...

约稿展示,梦图注意避雷

娇羞小娇妻大岳丸x霸道总裁澜音(bushi)

约稿展示,梦图注意避雷

娇羞小娇妻大岳丸x霸道总裁澜音(bushi)

诗

【阴阳师梦女向】海的恋歌

梦向预警,注意避雷!!稿件展示

是跟@鹿若归 太太约的稿!

一些梦向主线故事


【1】铃鹿山少主会捡到深海人鱼吗

像是溺水者,陷入深渊前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眼皮痛的睁不开,身体好像陷在了绵软的流沙里,脱水超过24小时,意识逐渐模糊…海浪拍在身上,刺的伤口生疼,却对于喉咙的干渴没有一丝帮助。澜音大概能猜到,她已经被暴风卷出了永生之海的海域,此刻正搁浅在一处礁石堆里。尖利的礁石二次划开伤口,腰腹处有暖流溢出。

出血了。

澜音挣扎着想翻个身,至少躺在一边的沙滩上也要比被石块卡着腰身要舒服。可事实上,澜音全身上下,一丁点儿力气也使不出。她无力的抽畜着…长时间的断食脱水,不断流...

梦向预警,注意避雷!!稿件展示

是跟@鹿若归 太太约的稿!

一些梦向主线故事


【1】铃鹿山少主会捡到深海人鱼吗

像是溺水者,陷入深渊前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眼皮痛的睁不开,身体好像陷在了绵软的流沙里,脱水超过24小时,意识逐渐模糊…海浪拍在身上,刺的伤口生疼,却对于喉咙的干渴没有一丝帮助。澜音大概能猜到,她已经被暴风卷出了永生之海的海域,此刻正搁浅在一处礁石堆里。尖利的礁石二次划开伤口,腰腹处有暖流溢出。

出血了。

澜音挣扎着想翻个身,至少躺在一边的沙滩上也要比被石块卡着腰身要舒服。可事实上,澜音全身上下,一丁点儿力气也使不出。她无力的抽畜着…长时间的断食脱水,不断流失的血液…澜音的眼睛不听使唤的磕上了…

时间流失于黑暗中。


大岳丸在海边捡到了一只昏迷的人鱼。


铃鹿山位处大海至深之处,鲜少有外来者能够寻得其方位。眼前这只人鱼,恐怕是遭遇了什么意外,被一个浪头打在岸上的。

淡蓝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长时间的脱水使人鱼本就白皙的皮肤又添了抹病态的苍白。睫毛很长,唇角有因脱水而导致的轻微皲裂,此刻,女孩正紧闭着双眼,平卧在铃鹿山的沙滩一角。如果不是鱼尾上数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她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大岳丸将女孩抱起的时候,有海风拂过。

咸湿的空气里逸散出一抹血腥味。

铃鹿山是个不错的地方,远离平安京,远离人类。这里是海妖的净土。

澜音醒来时,半透明的七色水泡包裹着她的全身。疗愈之水凝聚出的泡泡,正缓缓修复着她残损的肉身。

“醒了吗?”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澜音回过头,却见一少年妖怪坐在一块巨大的贝壳上,不知已经在这里呆了多久。

“我叫大岳丸。”

“这里是铃鹿山,”大岳丸从贝壳上站起身,“你从哪里来?”

澜音沙哑着嗓子开口,“永生之海。”

泡沫散开,大岳丸跳下贝壳,递给澜音一杯水。

“嗓子不舒服的话…就不用回答了。”

“待伤愈,我送你出海。”

一眼千年。

铃鹿山年轻的少主,是她的救命恩人。

【2】送饭这件小事蟹姬来不可以吗

人鱼是可以变化出人腿的,当澜音化作人形站在铃鹿山的土地上时,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大岳丸替她定下的暂居之所在铃鹿山腹地深处。那里是海岛地势最低的地方,从洞穴口向东南一直走到径头出口,便是一周前大岳丸捡到澜音的海边。

人鱼亲水,这处居所显然是大岳丸顾忌了澜音的种族特意定下的。

接受铃鹿山少主的恩惠已经一周了。

“澜音姐姐,我进来了!”

洞口传来小女孩乍乍呼呼的喊声,是蟹姬来送饭了。

没有等澜音回应,蟹姬直接提着食盒进来了。

看着化出双腿稳稳当当站在地上的蓝发少女,蟹姬瞪大了眼,看看空荡荡的温泉池,又看看女孩,好一会儿,才惊叫出声,“哇啊啊!人鱼长腿了!”

兴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初次转醒后的澜音又在大岳丸为她准备的温泉池里断断续续的昏睡了几日,方才缓过了妖力化出了人形。“

人鱼从本质上说也是妖啊,当然可以化出人形了。”澜音浅浅一笑,伸出手摸了摸蟹姬的头,“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嘛?”

蟹姬吐了吐舌头,欣然接受了人鱼的变化,三两步窜去里间将食盒放在了石桌上。

“少主可是很忙的,连着三天给你送饭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哦。”

今天的午饭是海草鱼籽饭团。

一口下去饱满的米粒卷着鱼籽弹出海草的束缚,Q弹爽口,有大海的味道。

蟹姬从食盒里翻出海鲜酱和辣酱摆在桌子上,抬头却看见澜音抱着饭团发呆。

“怎么啦,前几天我跟少主一起来的时候,可是看你胃口不错,怎么今天缓过精神了反而吃不下了?”

澜音慢吞吞的嚼着饭团,就差把失落两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蟹姬嘟起嘴,翻了个白眼。

“果然,少主送的饭比较好吃吧?”

蟹机眨眨眼,把辣酱推到了澜音面前。

“快点吃完我带你去找少主玩,晚了话,久次良跟少主汇报起工作,今天可就没机会了。”

【3】石距当然是用来烧烤的

大岳丸今天遇上了点小麻烦。

不知大海这些天在生什么气,几日前送来只漂亮人鱼就算了,今早又拍上岸只石距。

石距可不像那条美人鱼,娇娇小小的,一双海蓝色眼睛漂亮的过份,即使是他,也属实被惊艳到了。

海怪可就不同了,一靠岸就唤出巨浪把东边的山头给掀了。正在山间海岸遛达的小妖怪们可就惨了,一个浪头,全给卷下了海。

大岳丸收到消息赶去清理海怪,送饭的差事只得临时托给了蟹姬一人。

滑腻腻的章鱼看着人生厌,用八尺琼勾玉杀它属实是糟蹋。剑收,倾刻间,巨浪腾飞,海妖化作数十块碎肉。

大岳丸叹了口气,顺手将离的最近的小妖从浪头里扯上岸。

“少主少主一一”

蟹姬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可大岳丸回头第一眼看见的,却是位拥有淡蓝色长发的美丽少女。

那双眼晴,是澜音。

“少主少主!我跟你说!原来人鱼是可以变出人腿的,这位是澜音姐姐哦!好看吧!”

大岳丸一时间有些失神。

之后的工作半推半就全归了久次良,蟹姬抱着块海妖碎肉兴急的直接在沙滩上支起了烤肉架。

大岳丸想带澜音逛逛铃鹿山。

【4】风吹百草香

“寻宝者离开陆地时,高歌着财富与美梦。”

满目金银。这是大岳丸第一次主动领着外来者去看铃鹿山的宝藏。

金银玉石,堆满了洞窟,密宝圣物,翻倒在地与杂物无二。这里遍是人类寻宝者倾其一人所向往的宝藏,如今,大岳丸决定将它分享。

然而澜音的注意力,始终不在珍宝上。

“阴阳师贺茂宗行最后的符咒。”

“人鱼公主曾经赠与恋人的海洋之心。”

“高天原神明留在人间的一滴眼泪所化的珍珠。”

从黄金屋,到珊瑚地宫,再到铃鹿阁,澜音的视线从未在任何俗物上停留。

澜音静静地看着大岳丸的背影。说不上来的安心感,她合上眼,悄悄抬手,拉住了大岳丸的手。

那是只有着薄茧的,温暖有力的手。

大岳丸无端地感觉自己像是在炫耀玩具的人类小孩,奈何介绍了半天的物什,人家根本不敢兴趣。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如果铃鹿御前在,或许早该开大岳丸的玩笑了。

堂堂铃鹿山少主,竟然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知晓铃鹿山秘密的外来者,除去立契留下,便只有以死亡保守秘密。

他这是在干什么?“待伤愈,我送你出海。”一切,从看见那双眼睛的时候就怪了起来。

大岳丸自己也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了。

她是不一样的。或许,他潜意识里希望她留下。

密宝之行不了了之,大岳丸领着澜音在山间闲逛。

谷风袭来,凉凉的,带有丝青草的香气,很舒服。澜音浅浅一笑。

“铃鹿山,真美。”

“我喜欢这空气中的青草味,这才是大地的馈赠。”

大岳丸无端地想,澜音她,或许就是珍宝。哪有珍宝会对珍宝感兴趣的?风吹百草香,这才是世界的真实。他想她留下。

【5】归期未定,海风遏浪

铃鹿山的少主还是很忙。

澜音伤愈已经一周了,她和大岳丸默契的对离开的话题闭口不提。

大岳丸甚至在蟹姬无意间提起这件事时,把本属于久次良的工作硬塞给了不懂察言观色的小女孩。一切尽在不言中。

送饭的人变成了澜音。

拎上青草编制的食篮,在日初之时的第一缕晨风拂过时亲手采摘最新食材,精心烹调后准时在饭点出现在他的房门前。

日复一日,从某一天开始后,便成了一种无言的约定。即使是饭点,海国少主也鲜少呆在房间。

也许是跟久次良商谈海国大业,也许是为招惹海怪的蟹姬收拾烂摊子,也许是收到求救去保护海国子民,也许仅仅是在后山头练剑…大岳丸很忙。

但澜音总能找到他。

与来自永生之海的人鱼共进三餐,是大岳丸每天里最轻松的时间。

也许是新鲜的果酱面包,也许是特制的海鲜杂烩,也许是跟蟹姬学来的烧烤石距…

每天都是惊喜。

大岳丸在久次良震惊的目光中将他工作中的部分杂活推给粘人的蟹姬,以支开碍事的小孩。或许真的像蟹姬抱怨的那样。

少主变了。

某种意义上,澜音比蟹姬更粘人。

她会在大岳丸小憩时偷偷摸摸他的鬼角,也会趁他不注意拉住他的手,或是…突然向他讨一个拥抱。大岳丸不讨厌这种奇妙的感觉。

铃鹿御前说他喜欢那个人鱼女孩。

或许铃鹿御前是对的。

大岳丸坐在出顶,看海浪拍岸。从这里眺望,正好能看见当初他捡到澜音的海岸。

【6】世界的彼方

世界的彼方永生之海是什么样的?

“那是我的故乡。”

“故乡吗…”

在初遇的海滩上,大岳丸和澜音一前一后的走着。

没有目的地,只是普通的一次散步。

话头是大岳丸提出来的。

澜音站住了脚步,向大海望去,她缓缓抬起手,指向一个方向。

“是人鱼的故乡,大海里的人鱼族,最初都是诞生在那里的。”

“海底有我们的宫殿它,也是人类传说中的龙宫最初的原型。”

“但我们更喜欢在海面的浮礁上嬉戏,海豚是我们的朋友。”

澜音说的忘情,大岳丸又问,“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铃鹿山的海滩?”

澜音抿了抿唇,长叹了一口气,这才慢悠悠的开口了。

“寻找铃鹿山秘宝的海盗被风暴卷进了永生之海的海域,动乱引来了海妖。混战中,我被海妖打伤,恍惚中,漩涡已将我吞入其中。”

“中间我应该已经昏迷了一段时间。”

“伤口的疼痛让我短暂清醒,这时就已经是在铃鹿山的岸边了。”

“然后呀,就遇到了你。”

话题转到大岳丸身上,澜音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她轻轻一笑,悄悄拉起了大岳丸的手。

大岳丸却笑不出来,沉默良久,他才问道,

“澜音你…会想回到永生之海吗?”

澜音过了许久才回答。“我不知道。”

【7】铃鹿山少主抑郁的青春期

铃鹿御前来的时候,大岳丸痴痴的看着海,一动不动。

铃鹿御前在后面站了一刻钟,大岳丸就发了一刻钟的呆。蟹姬砸砸嘴,小手一摊,向铃鹿御前解释。

“自从那个漂亮的人鱼姐姐来了之后,少主就变得一天比一天奇怪了。”

“最开始只是每天去给澜音姐姐送饭,如果说那还只是少主烂好人性子关照伤员…后来吗,后来就离谱了。”

“他把澜音姐姐带去铃鹿阁,介绍了半天想送人家礼物,结果澜音姐姐根本不稀罕。”

“他为了单独跟澜音姐姐独吃饭,给蟹姬安排了好多好多工作!最开始澜音姐姐会连蟹姬的份一起准备的一一”

“上周啊,上周,少主竟然约澜音姐姐去看海。”

“回来之后就傻了。”

“澜音姐姐不知道怎么了,也不送饭了,天天宅在洞穴里,跟少主一个傻样!”

蟹姬双手插腰,显然是对大岳丸硬安排给她过量工作这件事梗梗于怀,她不仅要跟铃鹿御前告状,她还要过过嘴瘾说大岳丸坏话。铃鹿御前只是笑。

“不必担心,少主他啊,只是到那个年龄了。”

海浪拍在岸上,鱼鸟唧唧喳喳叫个不停。

一只淘气的海鸟落在大岳丸头上,他还是没有动。铃鹿御前悄悄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大岳丸一个激灵回过了神。

“喜欢就去说。”

“你不说,小人鱼怎么知道你想让她留下?”

【8】人鱼的恋歌

大岳丸的爱意再次卡在了嗓子眼。

他在海边找到澜音的时候,她在唱歌。

月光倾泄而下,海风吹拂,浪花拍岸,寂静的近海,化出鱼尾的少女在海中自歌自舞。

那是人鱼求偶的恋曲,也是人类传说中鲛人魅惑人心的魔音。

如梦如幻,大岳丸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的欣赏着。空灵的嗓音高高调起,红唇微合。起手。白晢的手臂划过头顶,胸脯微微起伏,腰肢轻颤,美的过份的鱼尾携海风卷起浪花。

月光洒在她的身上,那双蓝色的眼中,有星尘大海。

而那繁星之中,藏着一个人。

大岳丸在澜音的眼中看见了自己。

人鱼发现了大妖。

歌声戛然而止。澜音将双手抚在胸前,闭上了眼,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微微低头,一字一顿的说出了那七个字。

“大岳丸,我喜欢你。”

【9】去永生之海吧

在平安京的那边,铃鹿山的这边,海的中央,有一片海域叫作永生之海。

澜音决定邀请大岳丸去永生之海作客,去她的故乡。

有来自永生之海的人鱼作向导,陆地上的妖也能下到海底城。

告白过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澜音双手捂住眼睛,涨红了脸,她透过指缝看去。发现那位铃鹿山的少主反应比她还要强烈。

大岳丸脸色微微泛红,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角,微微垂下头。

大岳丸语无伦次的张开嘴。

“澜…澜音。”

“那个…”

“人鱼小姐…澜音…我,我。”

“我喜欢你!”

大岳丸别过头,终于憋出了那句在胸口堵了不知多久的话。

咸湿的海风吹拂着,两个冲动过的年轻妖都涨红了脸。

海浪拍岸,时间仿佛停止。

还是澜音先打破的沉默。

“大岳丸,你愿意随我,去看看永生之海吗?”

“我会回去,如果你愿意陪我的话…”

“我会留下,只要你还在铃鹿山一天。”

使澜音沦陷于铃鹿山的珍宝,是那座山的少主。他们是彼此的珍宝。

大岳丸抱起还保持着人鱼形态的澜音。蜻蜓点水的一吻。他贴着澜音的耳朵,哈出一口热气。

“我会陪你去你想去的所有地方。”

“听你将属于我的恋歌唱遍大海。”

“澜音,我喜欢你。”

诗

梦图预警!!注意避雷

是新鲜出炉的140r梦图,永远喜欢大岳丸呜呜

梦图预警!!注意避雷

是新鲜出炉的140r梦图,永远喜欢大岳丸呜呜

诗

多张梦图预警!!注意避雷

我爱校园pa就是说🤤

多张梦图预警!!注意避雷

我爱校园pa就是说🤤

诗
梦图!!注意避雷 很久之前20...

梦图!!注意避雷

很久之前20r约的稿子~放放

梦图!!注意避雷

很久之前20r约的稿子~放放

诗

【大岳丸梦女向】

是很久之前约的稿,自行避雷!!

算是稿件展示,学院pa香香


  海洋的尽头是什么呢?


  童话里说,会是深沉的黑夜与鮟鱇鱼的灯火,也许还会有探险者所说的沉船宝藏。


  就算实际来讲,也应该是新大陆的沙滩与暖阳。


  澜音想,真美好啊,浅蓝的长发轻轻揺。


  她也好想坐上海盗船,在未知的世界里开疆拓土。


  然而现实是她要学会游泳。


  她看着波光粼粼的泳池,任思绪天马行空。


  “……同学?”带着她转校园的小学姐戳了戳她。


  澜音眨眨眼,嘴角弯了弯,小虎牙尖尖。


  “学姐,咱们学校有游泳部嘛?”


  无意的遐想...

是很久之前约的稿,自行避雷!!

算是稿件展示,学院pa香香





  海洋的尽头是什么呢?


  童话里说,会是深沉的黑夜与鮟鱇鱼的灯火,也许还会有探险者所说的沉船宝藏。


  就算实际来讲,也应该是新大陆的沙滩与暖阳。


  澜音想,真美好啊,浅蓝的长发轻轻揺。


  她也好想坐上海盗船,在未知的世界里开疆拓土。


  然而现实是她要学会游泳。


  她看着波光粼粼的泳池,任思绪天马行空。


  “……同学?”带着她转校园的小学姐戳了戳她。


  澜音眨眨眼,嘴角弯了弯,小虎牙尖尖。


  “学姐,咱们学校有游泳部嘛?”


  无意的遐想是相遇的始端。


  澜音未曾想过突如其来的兴趣会引她走向那黑发少年的身前。


   -


  一张游泳部的申请单轻飘飘落在课桌上。


  蓝瞳的少女托腮看着单上的一二三四注意事项。


  心里想着的却是那一小片汪洋。


  转学生的生活平平无常。


  总需要一些波澜壮阔来丰富她的新学校生活。


  比如,很有意思的游泳部。


  笔尖转了转,落在纸面上哗哗签了字。


  澜音把那张纸折了折。


  靠窗的座位落满了阳光。


  透过阳光,折叠后的纸是通透的旧黄色。


  上面的印花是一只水中傲游的人鱼。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也挺想变成一条小人鱼。


  ——在泡沫中花痴她只穿泳裤的王子。


  在午后的教室,有条小人鱼悄悄红了脸蛋。


  或许期待泳池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由于帅哥的八块腹肌。


  ……红彤彤的她飞奔出教室,手里紧握着那张申请表。


  连擦肩而过的人影也没看到。


  -


  澜音的脚步第二次停在泳池旁。


  天气不错,水面波光万丈,有几处人影在浪花中翻涌。


  她身穿着泳衣,身材窈窕。


  她用足尖试了试水,水面绽开一圈涟漪又很快平静。


  嗯,有些凉。


  夏日里燥热的皮肤有救了,澜音想。


  她的眼睛弯弯,亮晶晶的。


  唇角都有笑意。


  她扶着栏杆慢慢下水。


  感受那水面慢慢浸没腿,腰,胸。


  凉意从脚底蔓延至全身,丝丝缕缕,就像喝了冰可乐一样。


  泳群在水下漂浮不定,好像春天里渐渐绽放的芙蓉花。


  澜音屏气,悄咪咪闭上眼睛,小脑袋慢慢往下移,直至全身埋在水里。


  这种感觉很奇妙,


  耳边有股声响,无法形容,隆隆隆,像是午后的雪山崩塌的声音,澜音猜测这是水流动的声音,但却更相信这是大海的声音。


  她的睫毛动了动,她想看看水下的世界。


  那湛蓝的明眸渐渐睁开,火辣辣的。


  陡然间,瞪的溜圆。


  一位少年正从她身前游过,金色的眼想黄昏的落日。


  而他正微微侧头,在右臂划水的瞬间,不经意看到了右边的她。


  澜音看见那双眼怔了一瞬。


  耳边的鸣响好像弱了几分。


  时间似乎静止在那一瞬间。


  她望着那水中飘飞的黑发与少年俊秀的脸,心脏好像停了一瞬。


  她想,啊,真的有小美人鱼会看见只穿泳裤的王子啊。


  而大岳丸只觉得,他在那位偶遇的少女眼中,看到了真正的汪洋。


  那应该是,他的归宿。


  -


  划水动作不过几秒,


  而在澜音眼中却好像开了慢放。


  她看着那位少年伸臂,划水,换气又游远。


  动作迅猛流畅,水面下有一片片白色的气泡,水面上有浪花朵朵在翻涌。


  等那身影远离,浪花渐渐平息。


  澜音却如何也忘不掉那泳镜下金色的眼。


  “……”她怔愣的望着那名少年游过的地方。


  憋气时间有些久,猛地发觉眼睛好疼好疼。


  澜音借着浮力慢慢上浮,小脑袋露出水面,淡蓝色的长发湿漉漉的,紧贴着脖颈腰身。


  泛红的眼睛眨巴眨巴,有些不适。


  她揉揉眼。


  她听见身边有水声,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隔着一层水雾,眼睛有点看不清楚。世界想涂了色块的水粉画。


  而水粉画里,有抹金色在逐渐放大。


  那抹金色停在了她身前。


  不适逐渐消退,视野变得清晰。


  ——是刚刚那名少年。


  澜音突然觉得耳根有些热,肯定是红了。


  她愣愣看着身前人。


  咬咬唇,小声说着“……你好呀。”


  小人鱼有些羞赧,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低头看着水面上的波澜涟漪。


  黑发的少年好像笑了一声。


  轻飘飘的消散在风里。


  她的耳尖更红了,


  “你叫什么名字?”低沉的声音带着股少年人的透亮。


  像红酒里放了柠檬片。


  “……澜音”她悄悄移开了视线,努力不去看水下那若隐若现的人鱼线。


  “大岳丸。”


  声音顿了顿,随后又补了一句,


  “幸会。”


  -


  “之后的故事平平无奇,他抬腿登上泳池台阶,披上了放在池边的白色外套,随手抄了一条毛巾擦了擦头发,水珠四溅,好像有落到我的头上。”


  澜音在日记本上如此写着。


  窗外有布谷鸟的叫声,她顿了顿,有在之后写道,


  “他走了,可我的心脏就是跳个不停,整个人像是被煮熟了一样,从头到脚都是红通通的。”


  “回来之后,我问了我的新同学,他们说大岳丸是X班的班长,人帅却嚣张,总是叫嚣着,要侵略别的班。”


  “可我并不如此觉得,我想,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要不然怎么会走后又扔给我一瓶眼药?”


  圆珠笔在指尖转了转,最后躺在桌面上 。


  日记本被合上。


  澜音看着窗外明媚的天空,想着奇奇怪怪的要点往事,


  可所有的思绪,都会归于一点:大岳丸。


  这样的感觉澜音从未经历过。


  她在想,大岳丸同学是不是也如此?


  而事实上大约岳丸的确如此。


  他望着窗外同一片天空,突然感觉这天好像一片海。


  他曾经想要在海上寻找什么东西,


  他以为会是珍宝奇物。


  却没想到原来是条小人鱼。


  那条人鱼叫“澜音”。


  海浪的声音。

诗
梦向!!注意避雷 “抓到你了。...

梦向!!注意避雷

“抓到你了。”


是约稿展示

梦向!!注意避雷

“抓到你了。”


是约稿展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