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岳灵

95560浏览    1387参与
神秘的彩色生物🦄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一)

背景虚构,沙雕文预警,别太认真,开心看文。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公元421年,年仅25岁的木子洋,登上了北木国的王位。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朝堂之上,木子洋身边的太监总管亮着嗓子喊着每天木子洋上朝他都要喊的两句话。


众爱卿今日无事可奏吗?


见群臣们没说话,皇上开口道。


回皇上话,近日我国国泰民安,微臣们,无事可奏。



嗯,寡人的江山有王将军守着,确实国泰民安,无事最好,寡人也希望百姓们都安居乐业,歌舞升平。


听完木子洋的话,群臣跪下齐声喊道:大王治国有方,我国国富民强!


行了,既然无事的话,那便退...

背景虚构,沙雕文预警,别太认真,开心看文。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公元421年,年仅25岁的木子洋,登上了北木国的王位。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朝堂之上,木子洋身边的太监总管亮着嗓子喊着每天木子洋上朝他都要喊的两句话。


众爱卿今日无事可奏吗?


见群臣们没说话,皇上开口道。


回皇上话,近日我国国泰民安,微臣们,无事可奏。



嗯,寡人的江山有王将军守着,确实国泰民安,无事最好,寡人也希望百姓们都安居乐业,歌舞升平。



听完木子洋的话,群臣跪下齐声喊道:大王治国有方,我国国富民强!



行了,既然无事的话,那便退朝吧。



退——朝!



大王下朝,群臣散去。



木子洋回到寝殿,立马换下龙袍再换上一身比较朴素一些的衣裳,拿上点银两和银票,带上几个侍卫,出宫去了。



大王,今天要上哪呀?



木子洋用扇子用力的敲了一下跟他说话的侍卫:你猪脑子呀?跟你们说多少遍?出了宫该管我叫什么?



奴才该死,老…老爷,咱今天上哪玩去?



你个狗奴才,寡人……啊不,老爷我是出来视察民情的,谁说老爷是出来玩的?



对,对,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老爷是出来视察民情的。



走,上那边瞧瞧去。



喏。



木子洋虽为一国之君,但是生性自由,虽说已是二十有五的年纪,但是至今未娶,诺大的后宫,一个妃子都没有,当时他这个王位是因为输了比赛才当上的,他的母后是一直劝他纳妃来着,但是木子洋说什么都不肯。



这瞧瞧那逛逛,木子洋一行人逛累了就找个茶楼坐下歇歇。



老爷,等下继续逛还是打道回府?



等下去一趟岳哥那去。



喏。



木子洋口中的岳哥,是北木国第一亲王岳明辉。



岳明辉是先王的大儿子,生性比木子洋还要洒脱,当时先王正在纠结将王位传给谁,木子洋和岳明辉都不愿意,谁都不想当日理万机的大王,只想当逍遥自在的亲王。于是兄弟俩比了个赛,木子洋比输了,这才没办法当了这个看似九五至尊享受荣华富贵实则压力山大的一国之君。



嘁,早知道当时就应该跟岳哥比射箭,比什么骑马呀。


木子洋心里想到。



虽说木子洋和岳明辉不是一母所生,但毕竟他俩的父亲是同个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俩是“亲兄弟”,而且就算他们两兄弟的母亲不是同一个人,但这并不影响木子洋和岳明辉的关系,俩人本就是生性自由洒脱的人,无心朝政,也不想争权,更不想当什么一国之君,所以这俩人是真真正正的好兄弟,不存在皇室之间的勾心斗角。



这茶正喝着,隔壁桌来了两位眉清目秀的公子,一个面冠如玉,肤光胜雪,眼眸清澈,另一个则玉树临风,貌比潘安。




好看的人木子洋见的多了去了,木子洋的提督大将军王子异,当朝宰相朱星杰,户部尚书王琳凯,都察院左都御史林彦俊,哪个不是个顶个的好看,特尤其是他的岳哥,别提长得有多好看了,自己的样貌就更是拔尖的,可是见到隔壁桌那位肤光胜雪的公子,木子洋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木子洋不禁看呆了,直到身边的侍卫喊他,这才回过神来。



老爷,老爷,老爷?



木子洋才听到身边的侍卫在叫他:嗯?怎么了吗?



老爷,这茶都凉了,您看是重新再上一壶,还是?



呃……不喝了,去岳哥那吧。



喏。





























么么么月宝

【练习室】

岳×灵  灵性转

顶流唱作男爱豆×人气新星少女爱豆

练习室发生的猥xie事件   不喜勿入


第一次搞诶偶三看看怎么个搞法

岳×灵  灵性转

顶流唱作男爱豆×人气新星少女爱豆

练习室发生的猥xie事件   不喜勿入


第一次搞诶偶三看看怎么个搞法

韬韬不珏

孩子们叫什么·大厂篇

瞎写,勿上升


岳灵

女孩:岳莱

男孩:岳理


鬼廷

女孩:朱丽叶

男孩:王酷盖


丞坤

女孩:范湘

男孩:蔡骄傲


富得流尤

女孩:黄金

男孩:黄尤

瞎写,勿上升


岳灵

女孩:岳莱

男孩:岳理


鬼廷

女孩:朱丽叶

男孩:王酷盖


丞坤

女孩:范湘

男孩:蔡骄傲


富得流尤

女孩:黄金

男孩:黄尤

账号不存在

李英超也曾想要月亮奔他而来,但是他作为早熟的小孩总比其他人聪明那么一点,成熟那么一点,他早就知道他的月亮从不会这样做。他的月亮只会躺在遥不可及的夜空上,永远清冷孤独,借着“你还小”这个理由藏起自己的爱意,不曾透露半分。

李英超也曾想要月亮奔他而来,但是他作为早熟的小孩总比其他人聪明那么一点,成熟那么一点,他早就知道他的月亮从不会这样做。他的月亮只会躺在遥不可及的夜空上,永远清冷孤独,借着“你还小”这个理由藏起自己的爱意,不曾透露半分。

你的小熊不见啦

你和我的光怪陆离

光怪陆离」


*BGM 拾捌–灵超DIDI

<全假 无意义现背 第一人称/视角 ooc 有感而发


上篇看这里


/无人区般困境 却忽略极端冷静

新西兰之旅结束 我把自己锁在了宿舍房间里久久不能出来 ​城市里路边的花儿好像都枯萎了 可能是替我难过吧 映射在昏暗的房间里心底跟着一起被摧毁 我希望也能任由我在这无尽黑洞里自由掉队


我拼命的想要看清 想要结果 想要​上锁 但你们没有一个人能给我答案  我被禁...

光怪陆离」



*BGM 拾捌–灵超DIDI

<全假 无意义现背 第一人称/视角 ooc 有感而发


上篇看这里



/无人区般困境 却忽略极端冷静

新西兰之旅结束 我把自己锁在了宿舍房间里久久不能出来 ​城市里路边的花儿好像都枯萎了 可能是替我难过吧 映射在昏暗的房间里心底跟着一起被摧毁 我希望也能任由我在这无尽黑洞里自由掉队


我拼命的想要看清 想要结果 想要​上锁 但你们没有一个人能给我答案  我被禁锢在自己的牢笼里

那是我最难过的一段时光了吧 出道上升期的压力一直压在我的肩头 很多当初没想过的事情全都突如其来的展露眼前 措手不及



新西兰回来之后 你就一直刻意躲避我的目光 躲避我的存在 我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你只是怕我难过又难堪 你永远都这样 多情又薄情

/依稀一束光 让我疯魔去追寻彻底放纵迷惘


后来的几天 公司给我放了个小假 我又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缩在被窝里 你叫洋哥来看看我 动静有点大 我不小心听见了

洋哥叹了叹气 打开我的房门问我睡着了吗 

我知道他是想找我谈谈 可是 这种痛怎么能外露呢

除了自己舔舐伤口 我没有别的办法

所以 我没有回答他 他可能听见了我控制不住的微微啜泣声 又或是没有 

总之 他把门关上了 跟你说我很好



后来 我突然想给我的十八岁写首歌  

我打开了我的房门 试图撬开我的枷锁 主动去询问我们公司的音乐总监 关于作词作曲的问题

他们都说我很有天赋  也许是吧

/谁错对 没必要再困惑崩溃


我废了很多心思在音乐方面 近乎废掉了除练习赶通告以外的时间 我没有时间再去思考我们之间的关系 没有别的力气再去缓冲要求你给我些什么 好让我的爱意没有付之东流

这是我给自己最后的救赎

/撕碎了卑微与反对 沉睡在梦中竟会毫无知觉



放下谱子的那一刻  我终于觉得 我重生了



你本该是自由的 热爱的 追求你想要的一切 旁人不能也不会阻止 你总是杳无音讯 转头就出现在各个街头地铁口 拎着把吉他就可以开唱  这些旁人不理解的 不屑于的 是你所向往的 

你打破了众人对爱豆本身的偏见 你对音乐的热爱是赤诚的 所以 你也是我所向往的

/谢谢你造就了 光怪陆离的我


我不怪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糖的甜蜜 滋润你心

但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冲动了 急求着要一个答案只为挽回自己所付出的所有 我会努力上学 努力工作 努力营业 直到可以真正将我的热爱融入你的热爱里

我终于反应过来  原来 我也是一个成年人了



"岳妈妈 我渴了 我想喝冰可乐"

某天练完舞的一个小课间 我趁着你在我身旁歇息喘气 虎扑到你身上 把汗都擦在你脸上 娇滴滴地跟你撒娇 跟平常一样

你的第一反应就是搂住了我怕我摔倒 然后拍了拍我的背喊宝贝儿你自个去拿 哥哥累死了 却在话落时突然反应过来我们之间发生过的那点小别扭而红了耳朵  还有眼眶

你支支吾吾地嚷嚷要起来 让我把你放掉 我撒手 你就慌慌张张跑去冰箱给我拿可乐

我知道 我们要回到从前了 我也知道 我离不开你




2020 公司在开年会的时候 猝不及防地播放了给我十九岁的庆生视频 土味公司就是爱搞这些小惊喜让人毫无准备

这次年会我跟你准备了首双人曲 还有DJ的排面 洋哥在角落翘脚举杯看我们共舞 仿佛是个世界万千的主宰者 成熟的魅力 真好

当你不用再压抑着未成年人的在场而控制酒量 举起红酒跟我碰杯的时候 眼神好像在说

李英超 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


我已经十九岁了 



(在我心里 小超小辉一直都是两个极度的世界 相互摩擦产生碰撞 互爱互宠的关系继而展现在我们眼前 小超未成年与成年 小弟到老弟 小辉一直都参与其中 跟我们一样搞养成系的快乐不知道体会到没有 )

总之 第一篇发老福特的文圆满收尾  赶在小超生日的收尾发布 超有意义

 最后 我们一起都义无反顾的往前走吧 

你的小熊不见啦

你和我的光怪陆离

「光怪陆离

*BGM 拾捌–灵超DIDI


<全假 无意义现背 第一人称/视角 ooc 有感而发 


"一 "  "二"  "三"

我十九岁了//


在真正意义上的十九岁 我发了自己首次作词作曲发布的单曲 以此 纪念我2019年 18岁  全部的幻境

成长总是带有疼痛的 这句话真不错 我终于敢向那个冲动果敢的少年...

「光怪陆离

*BGM 拾捌–灵超DIDI


<全假 无意义现背 第一人称/视角 ooc 有感而发 




"一 "  "二"  "三"

我十九岁了//



在真正意义上的十九岁 我发了自己首次作词作曲发布的单曲 以此 纪念我2019年 18岁  全部的幻境

成长总是带有疼痛的 这句话真不错 我终于敢向那个冲动果敢的少年告别   看清现实了


"我成年了 岳明辉"

没有叫你岳岳 没有叫你岳叔 没有叫你岳妈妈

18岁的我 在新西兰跳伞之后 用最严肃的态度跟你讲了这一句话 

你是什么反应呢 我想我不会忘记 可我也不想记得


你不安的食指指腹轻敲着手背 装作若无其事的随意扫视四周 又试图把手放嘴边剥弄 尽管你的手已经满目疮痍  我把你的手打掉 让你直视我的眼睛 

你终于抬头 嘴角有些颤抖地对我说 :我知道啊 小弟你要啥 哥哥都给你整来 现在全家你最大

如果不是我看到你的眼角有点难以掩饰的泛红 可能我真的会以为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你看啊 你真的是 靠着这一副皮囊 骗过好多人 


怎么会不明白呢 我可是把我最爱的糖 都给了你



 刚来的时候 你说着要照顾好小的  从那以后 真的 一直一直都在照顾我这个弟弟 忍让 认我闹腾

明明你才是家里的独生子 明明你才应该是那个最值得被疼爱的   可你总是这样 对所有人都很好  却近乎从不提及自己喜欢什么

我就是在这样的爱护下 一步一步 越陷越深 

/怪我没有看清是沼泽 远处无数光影投射


跳伞之前 我跟往常一样黏着你 尽管在你跟洋哥打嘴炮的时候插不上话 我也还是想离你近一点 


"岳妈妈 岳妈妈" 我攥着你的手摇晃着你的手臂叫你

你停止和别人的闲聊 转头来轻拍了两下我的手 安抚我 然后问我咋啦宝贝儿 

你的眼珠跟小鹿一样 圆鼓鼓又亮晶晶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这样形容过你的眼睛 我每每看你 你与我对视 带着一点无辜 一点宠溺  让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沉溺进去  ·最好所有人都没发现你这个宝藏才好呢  



/从高空坠落放手的那一刻  我以为你是爱我的

跳伞下去的那一下冲击 我以为就要死了 

空气流动的太快了 从我口腔 鼻腔 耳膜 逆方向向上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  我有点不太好呼吸 

这是要重生的感觉吗 我这样想 


/别妄想窒息我 来不及思与过

我好像一下子冲破了我所有的纠结 我突然就想找你说道清楚  我想告诉你 你不用再因为烦闷焦躁就扣手 你可以抱抱我 你不用觉得自己不够好 我可以每天都跟你说一遍你是最好的 我想告诉你好多好多  我可以把我所有藏起来的糖都拿出来给你 我把我最好的都给你 

你 能不能 只对我好呢 



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吧 知道我的小心思 知道我的野心 知道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所以才在我跟你说那句话的时候 眼神躲闪犹豫 不愿面对 

可你为什么还放纵我的一切 放纵我强拉着你的手不让你跟别人聊天 放纵我每天黏黏腻腻地搂着你抱着你 放纵我把嘴里吃一半的棒棒糖再塞到你嘴里

你数然接受我对你的喜欢 却在我向你摊开心意的时候 小心翼翼帮我包好 再替我遮掩 

我不要这样 我明明可以不要这样的 



#本想写篇短打流水 没控制住越写越多 就先发这里

暖乎乎的母子真的是我一直喜欢的 这篇文里不想弱化谁 只是想把自己心里一直的意难平给写了 亲情可以突破爱情 岳来岳灵szd

 弟弟十九岁生日快乐  我们下篇见√



么么么月宝

岳灵【浅抽轻送】

600字  双性灵  🔞

600字  双性灵  🔞

桃子味的晞

【岳洋超】硝烟与玫瑰(14)

14

 

 

“博文儿你怎么来了?”岳明辉也是刚刚才到J省,陈博文便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岳明辉有几年没有见过陈博文了,陈博文好像一直都在外面,因为常年卧底的关系,和他们的联系自然是越少越安全,所以对于陈博文的到来,岳明辉倒是有几分惊讶的。

 

“看你这黑眼圈,都什么样儿了。”陈博文没有回答岳明辉的话,反而仔仔细细把他打量了个遍。

 

“害,最近事儿有点多。别说我了,你这怎么寻思着来这儿?你听谁说的我在这儿?”岳明辉来J省也是昨日临时起意,知道的人并不多。

 

“我问了小麟。你知道的,我问他,他不可能不说。”陈...

14

 

 

“博文儿你怎么来了?”岳明辉也是刚刚才到J省,陈博文便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岳明辉有几年没有见过陈博文了,陈博文好像一直都在外面,因为常年卧底的关系,和他们的联系自然是越少越安全,所以对于陈博文的到来,岳明辉倒是有几分惊讶的。

 

“看你这黑眼圈,都什么样儿了。”陈博文没有回答岳明辉的话,反而仔仔细细把他打量了个遍。

 

“害,最近事儿有点多。别说我了,你这怎么寻思着来这儿?你听谁说的我在这儿?”岳明辉来J省也是昨日临时起意,知道的人并不多。

 

“我问了小麟。你知道的,我问他,他不可能不说。”陈博文顺手给自己倒了杯水,“怎么,这架势,是要在J省常驻了?”

 

岳明辉没有回话。

 

“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啊。那让我猜猜是为什么。“陈博文喝完水,把杯子放在手上把玩,”是因为木子洋呢?还是那个叫…灵超的漂亮小孩儿?“

 

岳明辉猛地抬头,“你怎么会知道灵超?“

 

这回倒是陈博文卖起了关子,他似乎在专心玩着手上的杯子,不准备回答岳明辉的问话。

 

“博文儿!别玩了!“岳明辉把杯子从陈博文手上拿走,“灵超是不是出事了?”

 

陈博文又一次把杯子从岳明辉手上拿了过来,“有些人啊,就像这个杯子,明明是你的杯子,现在却在我的手上。虽然我喝完了这杯水,这个杯子就会脱离我的手心,但至少在这一杯水的时间里,这个杯子的命运是在我手上的,你说是不是?老岳?“

 

陈博文的话说的隐晦,但岳明辉与他是多年兄弟,怎会听不出弦外之音,“灵超他…“

 

“灵超被青帮的人抓了,你猜猜,木子洋在里面是什么样的角色?”陈博文一口喝光杯子里的水,把空杯子举起来,在岳明辉眼前摇了摇。

 

岳明辉的声音都在颤抖,“你是说洋洋他…“

 

岳明辉不忍心说出接下来的话。但那句话,却像是滚烫的岩浆,在他的心头翻涌,把他的本就残缺的心烫出一个巨大的洞。

 

他不敢把这句话完整的说出口,因为只要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被灼伤的不止他自己,还有灵超,那个…单纯漂亮的像白玫瑰一样的孩子。

 

于他而言,灵超就是他的那一朵白玫瑰,是他心上唯一干净的一角,是他伸手却不可得的美好。

 

他自知他在修罗场中蛰伏太久,身上是洗不掉的血腥与硝烟,而白玫瑰它那么美好,又怎么能盛开在硝烟之中呢?

 

所以他选择离开。他太了解木子洋了,所以他知道,他尽心护住的木子洋,会将它的白玫瑰妥善安置,不会让他沾染到一丝一毫的尘嚣。

 

可是现在,他突然发现,他好像看不懂木子洋了,又或者,他从来没有读懂过木子洋。

 

“我不太知道洋洋的想法,但是如果那天我不在的话,灵超很有可能,“陈博文把五指松开,杯子直直地落下,飞溅的碎片和水珠有些许沾湿了两人的裤脚,”就像这个杯子一样。“

 

岳明辉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漂亮的锤纹杯在陈博文手里滑下,成为一地碎片,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总觉得你给灵超的还不够好,所以把他推给洋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别人,始终是别人而已,做不成你想要的那样。“陈博文把手搭在岳明辉的肩膀上,”别再让了明辉,你为别人活了这么久,为什么不为自己活一次?“

 

岳明辉没有说话。

 

陈博文没再多言,和岳明辉说了声再见就走出了门。

 

岳明辉从一旁拿过手机,解锁,点开了私密相册。

 

虽然能看到他手机的人不多,可他依旧习惯性的把重要的照片放在私密相册里。

 

相册里的照片却只有一张,是灵超拽着他和木子洋的自拍。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元旦,灵超说我们拍张照吧,木子洋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不“字已经出口一半,却在灵超小鹿般的眼神下被硬生生改成了”好“。

 

照片里,灵超在最前面拿着手机,木子洋在灵超后面揽着灵超的肩膀,他在木子洋的身后,脸上挂着很格式化的笑容。

 

当时的岳明辉并不是在敷衍,他很想笑得真切一点,可他无奈又清醒的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来,他的笑容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再难更改。

 

岳明辉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摩挲着屏幕里灵超的脸,许久许久,他才长叹了一口气,拨通了木子洋的号码。

 

“喂?老岳?“木子洋接的很快,声音也很轻快。

 

岳明辉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自己不在的日子里,木子洋依旧可以很开心,灵超应该也是吧。

 

他们之间的这份幸福与美好,自己真的应该打破吗?

 

“老岳?怎么了?“岳明辉太久没有说话,木子洋有些诧异。

 

“洋洋,”岳明辉闭上眼睛,他的声音很轻,“昨天小弟的事情,你是什么角色?”

 

木子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他刚刚和灵超吃过晚饭,把灵超赶去房间写作业后才想起今天杨淘和他的汇报——“文哥他去了J省。”

 

他当时没太在意,岳明辉和陈博文的关系一向好,他去J省看岳明辉再正常不过,可他忘记了,陈博文不仅仅是岳明辉的挚友,更是灵超那件事情的直接参与者。

 

此时岳明辉的质问,他无法为自己辩解。

 

“洋洋,”岳明辉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其实硝烟里,是不该有玫瑰的。我自己早就深陷硝烟深处。我本以为,我至少可以护住你,让你远离这些暴戾尘沙,这样,我才敢把玫瑰安心交给你。”

 

木子洋这才想起,自从灵超出现,他总是常常听到岳明辉叹气。可他的心思,早就不在他身上了。

 

“老岳,你不懂那朵玫瑰。他一点都不脆弱,他在硝烟里,会开得更美。“

 

岳明辉虽然知道,自己也许不是那么懂木子洋,可他至少能听出木子洋的话中意。

 

“洋洋,你应该知道,这朵玫瑰,原本可以是我的。“他终究无法舍得下灵超。

 

“老岳,这一次,真的只是意外,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木子洋又何尝不知道岳明辉的心,所以他没有再和岳明辉打哑谜,而是直接下了一个保证。

 

岳明辉沉默许久,最终还是回了一句,“好,我信你,洋洋,你知道的,我比谁都希望你们幸福。“

 

没等木子洋回话,岳明辉就挂断了电话。

 

洋洋,别怪我小气先挂电话,我希望你们幸福,这是真的,可我的心其实很痛,这也是真的。

 

 

么么么月宝

【喜欢做岳老师的功课】(一)

【岳×灵】  ★不是★ 灵岳


本来想写脏话满篇的厕所文学

结果变成了纯纯相思苦


今天没有做🌹

【岳×灵】  ★不是★ 灵岳


本来想写脏话满篇的厕所文学

结果变成了纯纯相思苦


今天没有做🌹


桃子味的晞

【岳洋超】硝烟与玫瑰(13)

13


木子洋醒来时,灵超还在睡着。他本想昨天等到灵超睡熟之后再回房间,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趴在床边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


木子洋想站起身活动一下身体,毕竟趴着睡了一晚上,睡得再好身体也是麻木的。可就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发现灵超紧紧地抓住了他左手的无名指。


灵超还没有醒来。昨天的事情,他应该是吓坏了。


木子洋的心没来由的一软,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一直等灵超醒来,可是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太多,他不能这么放任自己的想法。


木子洋轻轻地把手指从灵超的手中抽出,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灵超的眉心不安的蹙起,身体...

13

 

 

木子洋醒来时,灵超还在睡着。他本想昨天等到灵超睡熟之后再回房间,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趴在床边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

 

木子洋想站起身活动一下身体,毕竟趴着睡了一晚上,睡得再好身体也是麻木的。可就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发现灵超紧紧地抓住了他左手的无名指。

 

灵超还没有醒来。昨天的事情,他应该是吓坏了。

 

木子洋的心没来由的一软,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一直等灵超醒来,可是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太多,他不能这么放任自己的想法。

 

木子洋轻轻地把手指从灵超的手中抽出,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灵超的眉心不安的蹙起,身体也不自觉地动了动。木子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灵超才渐渐平静下来。

 

昨天没想到会在灵超房间里睡一晚上,木子洋的手机还在书房。

 

他轻轻打开门,想去书房处理事情,却一眼看到了客厅的茶几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是岳明辉回来了?木子洋走过去,却看到了岳明辉留下的便笺和他从未离身的红线玉石。

 

木子洋一眼扫过便签。

 

岳明辉,应该看到了吧。所以他选择离开。

 

木子洋看了看手中用红线穿着的玉。他太熟悉这块玉了,曾经岳明辉与他做爱,汗水顺着岳明辉的颈上流下,浸湿了红线,滴到了玉石上。

 

木子洋当时觉得岳明辉那个样子真是要了命的性感,但他知道岳明辉在这个时候脸皮薄得很,不愿意听这种话,只能一边把玩着岳明辉的那块玉,一边在他耳边说,老岳,你这块玉不错。

 

而岳明辉这次却不同于以往的温柔或羞涩,只是把玉从木子洋手里轻轻拿走,语气很淡地说,没什么,就是个老物件儿。之后就把那块玉隐到了脖子后面,哪怕会硌着自己。

 

木子洋再迟钝也会看出岳明辉不愿意自己碰他的那块玉,更何况木子洋又聪明过了头,所以他只是笑了笑,去摸了摸岳明辉的脸。

 

他知道这块玉对岳明辉而言有多重要,但现在,岳明辉却要把这块玉送给灵超。

 

木子洋突然有些迷茫,岳明辉,到底是更在意他木子洋,还是灵超。

 

木子洋其实并不想知道这个答案,因为无论岳明辉在意的是谁,他都对不起岳明辉,现在,他只想让岳明辉多在意岳明辉一些,他不能给岳明辉的爱,岳明辉自己,也要好好爱自己啊。

 

木子洋把便签和玉石都拿到了书房,他看了看手机,已经快要九点了。这还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醒的这么晚。手机上有很多消息,他一条条点开、处理,等他看到陈博文发来的消息——“垃圾已经处理好了,洋洋,我想出去散散心”,心里却总觉得有几分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他给了陈博文半个月调整,陈博文马上回他一个星期就好,他没再说别的,只回了个“好“。

 

他总觉得陈博文的请假有些突然,以他的性格,这么点小事,怎么会要用一星期的时间来调整?

 

论资历,连木子洋都比不上陈博文。在木子洋的父亲没有离世之前,陈博文和岳明辉是当时他父亲最得力的两个助手,岳明辉负责打理坤帮内部的大小事宜,而陈博文,是最出色的卧底。私下里,连木子洋都要叫他一声“文哥“。

 

所以,只是处理这点小事,陈博文却要了一个星期的假来调整,怎么看都有些蹊跷。

 

这也不能怪木子洋多疑,木子洋的父亲就是前车之鉴,木子洋几乎不敢信任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就连岳明辉,也是他多次试探后才敢全心信任的人。至于陈博文…

 

木子洋闭上眼睛,许久才睁开,轻轻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喂?小淘?你最近留意一下陈博文。有什么事情及时和我汇报。“

 

文哥,你别怪我,我不想重蹈我父亲的覆辙。

 

门外轻轻传来一阵敲门声。

 

木子洋一扫之前的阴霾,笑道:“小弟,直接进来就行,敲什么门啊。“

 

灵超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洋哥,我…“

 

灵超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逗笑了木子洋,“怎么了小弟?有什么话不能跟洋哥说的?“木子洋起身向灵超的方向走去,看了看灵超光着的双脚,”又不穿鞋就出门。“他的语气有几分假意的责怪,他抱起灵超,放到沙发上,又顺手拿了条毛毯帮他盖上了脚,”下次再不穿鞋,我可要收拾你了。“

 

灵超抿紧嘴巴,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洋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

 

看着灵超一脸严肃的样子,木子洋只觉得可爱。他笑说:“好啊,洋哥听着。“

 

灵超定定的看着木子洋,突然凑上前捧住他的脸,很快地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

 

木子洋在一瞬间,脑中空白。这一吻,他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

 

灵超涨红了一张脸,“洋哥,我想说的是,我喜欢你,不是对哥哥的那种喜欢,是这种喜欢。”

 

木子洋没有说话。

 

灵超的心跳得很快,他不知道木子洋的想法,这样沉默的木子洋,真的让他慌张。

 

木子洋慢慢伸出手,摸了摸刚刚被灵超吻过的唇,笑了起来,轻轻地凑近灵超。

 

灵超闭上眼睛,但木子洋的吻却是轻轻地,印在了他的额头上。

 

“弟弟,你心里,已经知道我的答案了,对不对?”

 

灵超睁开眼睛,对上满是笑容的木子洋。

 

这一天,木子洋向灵超说了很多有关自己的过去,包括他已经离世的父亲,和父亲一起埋葬的“李振洋”,却唯独没有提及岳明辉。

 

灵超静静地听着,他是一个很称职的听众,总是给人恰到好处的回应。

 

当木子洋说“父亲走了,我再也没有家了”的时候,灵超把自己的手塞到木子洋的手中——“可你现在,有我了。”

 

木子洋看着灵超扬起的唇角,把头埋在灵超并不宽阔的肩膀上,“弟弟,还好我遇见了你。”

 

木子洋觉得,他现在,很幸福。

 

他找到了他生命里的光。又亮、又温暖的光。

 

这束光让他忘记了周遭的一切,让他觉得,地不会老,天不会荒。

 

可是他忘了,即使没有地老天荒,依旧有太阳的东升西落,依旧有四季的不断更迭。

 

现实也依旧是现实。

 

所以在他还陶醉在他的光里时,陈博文已经拿上了行李,登上了去往J省的飞机。


——————题外话——————

你们的小勤奋回来了!

所以我是真的没有跑路w

见风如一

dbq畜生想看 a的不行的岳爹x娇娇灵(双性最好)有没有老师写 我馋 我是畜生别骂了

dbq畜生想看 a的不行的岳爹x娇娇灵(双性最好)有没有老师写 我馋 我是畜生别骂了


么么么月宝

【孩子愿意穿】(下)

岳×灵   ♡不是!灵×岳♡

🚫18🚫 


抽出半截碾磨不给孩子痛快真的是坏哥哥!


先看图片最前面的文字注意避雷

岳×灵   ♡不是!灵×岳♡

🚫18🚫 


抽出半截碾磨不给孩子痛快真的是坏哥哥!


先看图片最前面的文字注意避雷


藤青椒子er.

【岳灵】岳爸爸亲笔日常9




我是岳明辉


你们的爸爸


你问我和洋洋有没有带坏过超儿?


那必须有知道吗


要不然这两天采访的车哪里来


不过洋洋是精神指导


我嘛,作为一个实践大于理论的理工生


负责床上指导


事实证明实践有助于进步


尤其这方面


内天李洋在家里开车


“哎,小弟你怕小的东西不?就比如小虫子呀小蜘蛛的内种”


李英超听毕冷哼一声


“是洋哥,大澡堂子洗澡时候我是挺怕你内小牙签”


李洋不料被反将一军,他一叉腰不懈回击


“弟弟你小不要以为谁都小知道嘛”


“弟弟不小我知道”


我乖巧点头


完了


李洋来了


带...








我是岳明辉


你们的爸爸






你问我和洋洋有没有带坏过超儿?


那必须有知道吗


要不然这两天采访的车哪里来


不过洋洋是精神指导


我嘛,作为一个实践大于理论的理工生


负责床上指导


事实证明实践有助于进步


尤其这方面


内天李洋在家里开车


“哎,小弟你怕小的东西不?就比如小虫子呀小蜘蛛的内种”


李英超听毕冷哼一声


“是洋哥,大澡堂子洗澡时候我是挺怕你内小牙签”


李洋不料被反将一军,他一叉腰不懈回击


“弟弟你小不要以为谁都小知道嘛”


“弟弟不小我知道”


我乖巧点头



完了


李洋来了


带着他的小牙签子冲过来了


李英超横插一刀把他拦住


“你别,他刚受完一枪,腰还疼着”


李洋一愣


跑的老远“叭”一下抱住门框


“岳明辉你都教他什么东西!!!”


“你你你太过分了你”


“啊~我不行了我受惊了”





嗯?


受…受精?


噫~


🚗didi





















么么么月宝

【宝宝握紧】 一发完

🚫18🚫  但是只有互相摸🐔🐔


行为上  岳×灵

情感上  灵×岳


最近岳灵  灵岳令我昏厥

🚫18🚫  但是只有互相摸🐔🐔


行为上  岳×灵

情感上  灵×岳


最近岳灵  灵岳令我昏厥


么么么月宝

【孩子愿意穿】(上)

岳×灵   ♡不是!灵×岳♡
🚫18🚫  〖今天还没穿上〗

买了好几件裙子,总有一件能穿上吧

?不愿意穿也得穿!

(进去先看打头文字…接受不了不要看!)

岳×灵   ♡不是!灵×岳♡
🚫18🚫  〖今天还没穿上〗

买了好几件裙子,总有一件能穿上吧

?不愿意穿也得穿!

(进去先看打头文字…接受不了不要看!)

深粉光線

【洋超岳】cherry on the top-全篇

哈哈上篇被永封没了

上下合并发在这里哈


三倍快乐


哈哈上篇被永封没了

上下合并发在这里哈


三倍快乐


可樱木

【岳洋岳/岳灵】第三区(黑道向)②

“这次的生意,我八你二,”木子洋歪了下头,朝桌子对面的男人露出个漂亮又欠揍的笑,“你没意见吧?”

“你特么……”那人一下子暴怒,窜起来抓住木子洋的衣领,“还叫我谈什么,存心耍我是吧?”

“看你现在还不清楚情况,所以我和你解释一下。”木子洋一把扯开那人的手,理了理弄皱了的衣领,“其实你现在没有和我谈生意的资格,我只是看你在这行里是前辈,才给了你点面子。要真的打起来,你没有优势的哦。”

“你哪来的那么大自信,”那人冷笑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枪口朝着桌子上磕了磕。

“前辈,”木子洋眉毛轻微一挑,“既然您都拿出来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木子洋伸手从桌子下面把枪拿出来,抵着那人的胸口,...

“这次的生意,我八你二,”木子洋歪了下头,朝桌子对面的男人露出个漂亮又欠揍的笑,“你没意见吧?”

“你特么……”那人一下子暴怒,窜起来抓住木子洋的衣领,“还叫我谈什么,存心耍我是吧?”

“看你现在还不清楚情况,所以我和你解释一下。”木子洋一把扯开那人的手,理了理弄皱了的衣领,“其实你现在没有和我谈生意的资格,我只是看你在这行里是前辈,才给了你点面子。要真的打起来,你没有优势的哦。”

“你哪来的那么大自信,”那人冷笑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枪口朝着桌子上磕了磕。

“前辈,”木子洋眉毛轻微一挑,“既然您都拿出来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木子洋伸手从桌子下面把枪拿出来,抵着那人的胸口,上了膛,另一只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悠悠地说,“您真不考虑考虑,我感觉还挺不错的。”

“你装什么装,不就是被岳明辉睡……”

木子洋脸色一冷,扣下了扳机。

他站起身,木然地看着那人倒下,血从胸口往外涌,在地板上流成触目惊心的一大片。



“完了,博文儿,我是不是坏规矩了。”过了一会,木子洋像才回过神似的喊了一声。

“是坏规矩了。”陈博文抱着只猫走了过来,有些不忍地往地上看了一眼。

“坏就坏吧,反正我不想听他那狗嘴里再说一个字儿。”木子洋往后一倒,摊在凳子上,随手把枪扔到桌子上。

“诶,棉裤都这么胖了你怎么还抱着。”

“我怕它跑来跑去的有什么危险。”


“这么说,我是不是只能去找他了。”木子洋瘪了瘪嘴,扭过头有点不情愿地说。

“洋哥,不是我说,该去了。”博文说,“想想我们当初为什么来的,你还真做上黑道生意了?”

“那是你洋哥有头脑,什么生意都干得好。”木子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懒懒地回话道。

“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进这来拼死拼活的,我看您这也没什么头脑。”

“陈博文你给我闭嘴!”


东区的老大木子洋,也是来路不明,之前和岳明辉的种种就让人捉摸不透。

第三区的人,大多数都是从没钱没势开始打拼,可从来没有人见过木子洋亲自动过手。木子洋倒一路顺风顺水,没吃过什么苦,不知道背地有多少人嫉妒。


“啧啧,”木子洋站在穿衣镜前换上了不知道第几套衣服,正换着角度欣赏自己,“这儿的人都不识货,我都怕穿出去他们也不懂欣赏。”

木子洋每次出门前都要在穿衣镜前磨蹭一会儿,每次出门都不像黑帮大佬谈生意,倒像个时装模特上台走秀。

“可以了吧,洋大少爷,”博文守在穿衣镜前不耐烦地说,“再不走都要晚了。”

“诶呀,知道啦。”


木子洋从车上下来,看见了守在门口的岳明辉。

木子洋穿了件暗红色丝质衬衫,领口宽宽松松地漏出平直的锁骨,下身是修身黑色牛仔裤,凸显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脖颈上还带了个choker,黑色皮质的项链上挂着个金色的小三角挂坠。

从他下车,岳明辉就开始上下打量他,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看够了没?”木子洋不耐烦地皱眉。

“洋少往里请吧。”岳明辉没有一点不悦,倒是笑意更浓。

灵超站在岳明辉身边,有点敌意地打量着木子洋和他身边的陈博文。

今天是他灵超第二次见木子洋,第一次是他把西区还给岳明辉的时候。

那时木子洋面色很冷,也不笑,只是把一把钥匙扔给岳明辉,然后淡淡的说:“西区的地,还你。”

“好啊,谢谢少爷。”岳明辉接了钥匙,笑着看着木子洋离去的背影说。

那时灵超就感觉很奇怪,他从未见过岳明辉这样笑。

那笑容和今天岳明辉望着木子洋的笑容一样,竟带了几分讨好。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需要岳明辉去讨好?

他也奇怪岳明辉的那句“少爷”。

少爷?

木子洋吗?



“我的生意对象被我不小心弄死了,”木子洋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坐在岳明辉会客厅的沙发上,“所以现在除了你,应该没有人愿意和我谈生意了。”


这是第三区的规矩之一,无论你对你的生意对象有多不爽,都不能在谈生意时对他下手。

这样你的下一任生意对象就会担心你找他谈生意只是想要借机除掉他,这会影响到你的生意信誉度,得不偿失,一般没人敢冒这个险。


“哦,那为什么我就愿意啊?”听完木子洋的话,岳明辉挑挑眉。

“岳明辉,你敢说不愿意?”

“不敢不敢……”岳明辉笑了笑,哄他说。

蜜桃味儿的汤圆🍑

囚爱(三)

强吻警告❗❗❗


 


occ勿上升


 


木子洋✘管家A/病娇设定


 


岳岳✘管家B


 


灵超✘少爷/双重人格


 


 


岳岳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木子洋抵到墙角了


 


 


面对着木子洋逐渐逼近的脸,他有些慌乱,大脑一片空白,双脚如同陷入了泥泞一般,双手被紧紧锢着,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嗯……”


 


剩下的话都被隐埋在了两人的唇角


 


木子洋的吻是...

强吻警告❗❗❗


 


occ勿上升


 


木子洋✘管家A/病娇设定


 


岳岳✘管家B


 


灵超✘少爷/双重人格


 


 


岳岳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木子洋抵到墙角了


 


 


面对着木子洋逐渐逼近的脸,他有些慌乱,大脑一片空白,双脚如同陷入了泥泞一般,双手被紧紧锢着,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嗯……”


 


剩下的话都被隐埋在了两人的唇角


 


木子洋的吻是具有侵略性的,让人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两个人的唇瓣交融在一起,岳岳被迫迎合着


 


木子洋娴熟的吻技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能力,舌尖在岳岳的口中游刃有余的扫荡着,娴熟的撬开齿关,仔细的舔舐着每一个角落的甜美,最终将岳岳的残存的反抗啃噬干净


 


直到岳岳被吻得差点儿背过气去,木子洋才满意的把他放开


 


最后只留下了一句


 


 


“明天见~”


 


 


 


“诶你……”


 


岳岳仍在震惊中无法自拔,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被吻得红肿的嘴唇,在心里默默骂了两句 ,便转身像别墅走去,腿被吻得有些酸软,他愈发气木子洋


 


 


但心里更多的是迷惑不解,过去的记忆在他的脑中纷扰着,似暴风般的,使他直发懵,那次车祸之后他失去了很多记忆,包括关于木子洋的那部分


 


他只记得自己与木子洋分了手,即使木子洋以死相逼他都没有回心转意


 


 


木子洋自那之后就立誓要让他一辈子都要受他的束缚,但岳岳为什么那么怕他


 


他自己也不知道,有文化有背景的他最后总结出来


 


 


“估计是条件反射……”


 


 


这条件反射又从哪来?解铃还须系铃人……


 


 


嘴仍是红肿着,他在门外逛悠了半天,等嘴渐渐由红 肿变为粉润,带着些微秋的阳也已下山了,只留下天边的几缕残存的橙


 


 


他轻轻打开别墅的门,就看见沙发上的灵超,穿着他的小恐龙睡衣被零食包围,舒服的仰躺着,看上去真就是个小孩儿


 


 


岳岳宠溺的笑笑,但是他心里仍是忘不了灵超的那个笑容,那是种,岳岳一直所渴望,却可望而不可即的……


 


“岳岳妈妈!我饿啦!”


 


 


小孩儿喊到


 


 


其实,只是这样,岳岳就满足了


只是


他还是要搞清楚他和木子洋之间有什么纠葛


 


搞清楚为什么黄明昊变成了木子洋


 


 


搞清楚为什么这次灵超父母的外出这么不同寻常


 


 


当岳岳正想着这一切,前一步脚刚刚踏进厨房,后一步刚刚准备跟上


 


 


门铃再一次又响了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