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岸廉

49480浏览    135参与
哦亮
520我产品不能没有姓名

520我产品不能没有姓名

520我产品不能没有姓名

哦亮

廉哥和岸姐的比心🖤💜

没有人做饭 只能自割腿肉了……!

参考的是p2的照片

廉哥和岸姐的比心🖤💜

没有人做饭 只能自割腿肉了……!

参考的是p2的照片

HtSpD
不良岸子一定要拥有姓名! 便宜...

不良岸子一定要拥有姓名! 便宜一下官方男友

不良岸子一定要拥有姓名! 便宜一下官方男友

HtSpD
猫狗双全,幻想一些饲主play...

猫狗双全,幻想一些饲主play,既然捡了小动物就要承担一定风险哦

猫狗双全,幻想一些饲主play,既然捡了小动物就要承担一定风险哦

做个好人

5 橘子

大概是all廉,本章是岸廉与紫廉。


「岸优太像冬天湖面厚厚的冰,明明可以肆意却又看不清。」


岸优太把永濑廉带回老家了。

没办法的事。

良心不允许他放任永濑廉不省人事,理智又不好更改行程,只能把人打包拎走。


“廉,坐好。”

“还想吐吗?”

“跟我回老家会介意吗?”

“已经跟爸妈约好了、兄长也很忙…”

“不过我老家风景不错的!”

“种了很多橘子,你好像很爱吃这个?”

“廉?”

……


永濑廉还没清醒。

一大早就被吵醒、宿醉的劲儿都没过、莫名其妙出现在电车上、旁边还有个人絮絮叨叨一直说话。

永濑廉把卫衣帽子的抽绳收紧,捂住耳朵缩进车厢的角落里补眠。...

大概是all廉,本章是岸廉与紫廉。


「岸优太像冬天湖面厚厚的冰,明明可以肆意却又看不清。」




岸优太把永濑廉带回老家了。

没办法的事。

良心不允许他放任永濑廉不省人事,理智又不好更改行程,只能把人打包拎走。


“廉,坐好。”

“还想吐吗?”

“跟我回老家会介意吗?”

“已经跟爸妈约好了、兄长也很忙…”

“不过我老家风景不错的!”

“种了很多橘子,你好像很爱吃这个?”

“廉?”

……


永濑廉还没清醒。

一大早就被吵醒、宿醉的劲儿都没过、莫名其妙出现在电车上、旁边还有个人絮絮叨叨一直说话。

永濑廉把卫衣帽子的抽绳收紧,捂住耳朵缩进车厢的角落里补眠。

偏偏岸优太是个傻的。

伸出食指,凑近了去试探永濑廉的鼻息。

“啊…还活着。”

永濑廉迷迷糊糊看见是岸优太,顿时就安下心,还扯了人来当靠枕。

“…廉?”

永濑廉用鼻腔哼了个音节算回答,脑袋在岸优太脖子上磨蹭半天,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要睡。

岸优太身上有老家的味道。

有点像太阳晒过的毛衣,暖洋洋热烘烘的云,或者是冬天的被炉、钻进去就不想出来。


永濑廉没来过埼玉县,捧着个橘子跟在岸优太后面走。

橘子是永濑最喜欢的品种,没什么白色橘络,又甜。一连吃了几个,剩下最漂亮拿在手上玩。

“廉”,岸优太根本没听永濑廉说话,“…能不能分给我一瓣橘子?”

“诶,可这是你爸爸妈妈给我的呢,夸我是漂亮小孩~”

永濑廉存心要逗他,见岸优太想吃,故意捏着剥下来的皮给他闻。

“香吗?”

岸优太点头。

“吃吗?”

永濑廉托着橘子凑到他面前,好像在勾引。

岸优太钳制住他乱晃的手腕,也不说话,只是用上目线盯他的眼睛。

“干嘛”,永濑廉恍惚间想要躲开这种眼神,“我都要不忍心了。”


无意识的撒娇。

很天然,所以不会像自己一样讨人嫌。

永濑廉总是想起平野紫耀说自己黏人。要他帮自己烫头发,坐在他大腿上或者挂在他身上之类的。

自己看来很甜蜜的事竟然是负担,但是靠近就没有办法抑制,像磁铁两极一样碰到就要吸在一起。

可是明明会接受高桥海人的撒娇。

“紫耀——”

海人会用很甜的声音拖着嗓子喊他。

“求求你了——”

然后把嘴瘪成小狗,用水汪汪的眼睛盯他。

就能成功。


永濑廉撅了嘴,湿漉漉地盯回去。

“岸——”

幸好自己的嗓音也很高。

“求求你了——”

岸优太把捏住永濑的手松开,很奇怪地缩了下巴后倾身子,像在看一个疯子。

“你干嘛学海人说话?”

啊、被发现了。

“这么明显吗?”永濑廉干脆放弃挣扎。

“嗯,你平时没有这么、娇俏。”

“那你喜欢我平时那样,还是海人这样?”

岸优太想不出来。


这个问题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好像在问他更喜欢地契还是钞票,差别是肯定有的,但是他都蛮喜欢的。

“紫耀看起来更喜欢海人的方式呢”,永濑廉见他不答话,自顾自继续说起来,反正岸优太听过的话也不进脑子,“我不好吗?”

“不…”

岸优太是对话苦手,他不懂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虽然自己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观点。

干脆抱住永濑廉。

很笨拙的姿势,像双手抱树一样把整个人搂住,虽然永濑廉比树干要纤细很多。

“不是!”

岸优太眨着眼呲牙咧嘴组织语言:“你好、海人也很好。钞票和地契不一样,赚钱可以买房子,所以要地契,钞票每个人都想要,可以买很多……就是,所以两个不一样,但是地契不是钞票……不要学。海人也好,你没有不好。”

永濑廉听不懂岸优太说什么,但是不妨碍他明白这种全然肯定。

“蜡笔小新真的住在埼玉县吗?”

“嗯?”

岸优太还是那副抿嘴瞪眼的疑惑表情。

“啊、不要这样看我啊——会忍不住的!”

“什么?”

干脆吻住岸优太。


田埂边的草秆很高,风一吹就弯腰,好像有泥土的味道。

岸优太睁着眼看永濑廉的鼻梁碰上自己的脸,睫毛好长,像蝴蝶的翅膀。

“优太”,永濑廉喊他,“我没有不好吗?”

岸优太很机械地摇头。

“那为什么讨厌我呢?”

岸优太摆头的动作像生锈的机器人。

“你也不知道吗?”

岸优太真的要超负荷了。


平野紫耀和永濑廉纠缠了很久。

青春期很短,但是足够两个人学会用疏离来掩饰说不出口的矛盾。于是在激素退潮后的大段时间里,除了荷尔蒙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交集。

“你还爱紫耀吗?”

高桥海人问过他,语气可怜到快要哭出来。

“那你会爱我吗?”

永濑廉应该是给了否定的回答,第二个问题的。

他在大阪的公寓里贴上平野紫耀汗涔涔的胸口,浴缸里浅浅的水几乎要将他淹没;开着车去过横滨,两个人旅馆都来不及找、在车里做到醒来就看见稀疏的星星;冬天札幌下了大雪,温泉把永濑廉浑身都泡酥软,靠着平野紫耀说圣诞快乐。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平野紫耀。


“紫耀是讨厌我吗?”

“不…”

岸优太要说的话闪过又飘走,捉住又逃开。

他见过平野紫耀用算不上清白的眼神盯着永濑廉,捡到不小心掉出来的克罗心项链,也无意中翻到平野紫耀藏在车前座储物柜里的旧企鹅。

岸优太想说不是,紫耀不讨厌你,他爱你。

可是永濑廉在吻他。

岸优太舍不得把人放走了。

日本的气候,天象与草木黑潮的水流,所浸的火山质初夏或晚秋的夕阳永远绯红,中秋夜月的山水永远靛青,落在茶花和红梅上的春雪如印花绸之绚烂。

永濑廉在吻他。

岸优太是对话苦手,他说不知道。

陈宴蝶

4.30团番小段

*根据4.30团番想到的一小段

*非常短预警!!


永濑廉只感到心跳加速,恍然间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和岸优太两个人,岸优太背贴着他,嘴里咬着杯子,而这一刻他需要做的是将里面的饮料喝下,是什么他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两个人贴的紧紧的。永濑廉能闻见岸优太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用嘴递出的杯子就像是邀约的红酒杯。


在白气喷涌而来的那一刻梦醒了,这一场游戏被宣告结束。再一次相贴永濑廉努力把注意力从岸优太身上移开,成功的那一刻大脑有一瞬的空白,喝到嘴里的味道,是蜜瓜汽水啊。心里也升起气泡来,喜欢的情感就像气泡一样,聚集在一起,化为水珠,一滴滴落下,一点点填满。


是喜欢,是喜欢吧。

*根据4.30团番想到的一小段

*非常短预警!!



永濑廉只感到心跳加速,恍然间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和岸优太两个人,岸优太背贴着他,嘴里咬着杯子,而这一刻他需要做的是将里面的饮料喝下,是什么他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两个人贴的紧紧的。永濑廉能闻见岸优太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用嘴递出的杯子就像是邀约的红酒杯。


在白气喷涌而来的那一刻梦醒了,这一场游戏被宣告结束。再一次相贴永濑廉努力把注意力从岸优太身上移开,成功的那一刻大脑有一瞬的空白,喝到嘴里的味道,是蜜瓜汽水啊。心里也升起气泡来,喜欢的情感就像气泡一样,聚集在一起,化为水珠,一滴滴落下,一点点填满。


是喜欢,是喜欢吧。

Thuasiii
单纯存个图🥰🥰🥰

单纯存个图🥰🥰🥰

单纯存个图🥰🥰🥰

Perseus Malfoy

岸廉岸 Sakura

ooc预警,请勿上升正主。


东京的樱花也落了吗?


永濑廉这么想着,抬头看了眼窗外被风吹的纷纷扬扬的粉色花瓣,觉得虽才四月末,屋里就已经漫上了些燥人的暑气。


这是他躲回大阪的第几天了?


他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叩着桌上的酒杯,杯子里的清酒荡起了些波纹,被阳光映成浅淡的金色。


今天和那天一样,都是个晴天呢。


但就算是阳光灿烂,落英缤纷的日子也一样会让人恐之不及。


大阪的樱花还开着吗?


刚从综艺的录制现场出来赶往剧组的岸优太拖着脸盯着飘落在窗户上的一片樱花发呆,...

ooc预警,请勿上升正主。

 

东京的樱花也落了吗?

 

永濑廉这么想着,抬头看了眼窗外被风吹的纷纷扬扬的粉色花瓣,觉得虽才四月末,屋里就已经漫上了些燥人的暑气。

 

这是他躲回大阪的第几天了?

 

他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叩着桌上的酒杯,杯子里的清酒荡起了些波纹,被阳光映成浅淡的金色。

 

今天和那天一样,都是个晴天呢。

 

但就算是阳光灿烂,落英缤纷的日子也一样会让人恐之不及。

 

大阪的樱花还开着吗?

 

刚从综艺的录制现场出来赶往剧组的岸优太拖着脸盯着飘落在窗户上的一片樱花发呆,也许是车里空调开了太久,凉气吹的人头疼,让人不自觉地感慨到底还是春天。

 

他的指尖轻轻触上了冰凉的玻璃,点住窗户外那一片樱花,明明碰不到,但那花瓣却似感到触动般的颤了两下。

 

岸优太略显疲累的眼神里也随之泛起一丝温柔。

 

不知道大阪的樱花开得还好吗?

 

 

樱花还开着啊。

 

一觉睡到天色泛黄的永濑廉缓缓移开掩在脸上的手,揉了揉睡到发酸的脖颈,起身摁亮了屋里的灯。顺手拒绝了朋友一起打游戏的邀约,又仔仔细细看完经纪人发来的下月安排,披上大衣出了门。

 

他本身不是个爱出门的人,尤其是在当了爱豆之后,但也说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就是觉得屋里格外闷。

 

心情不好吗?

 

或许吧。

 

但任是谁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说自己是单身主义者都会失落吧,不是喜欢他人,也不是讨厌自己,偏偏是单身主义者这种毫无扭转余地的理由......

 

永濑廉摊开手掌,樱花一片片落入掌心,再从指缝中滑落。

 

最终,只剩那一片温软的花瓣静静躺在掌心中央,承载着一整个春天的温柔。

 

他如获至宝的拢住那片落红,仰头望向澄黄的夕阳下开的灿烂如火的一树繁花。

 

东京的樱花落了啊。

 

岸优太被窗外一声惊雷吵醒时还睡的有些迷糊,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滴顺着凉风飘进来,里面还杂着些樱花的香,某种很淡但又甜腻异常的味道,有些熟悉呢......

 

岸优太揉揉头发从床上爬起,打算把阳台的窗户关上继续睡。

 

那股甜腻的味道混着湿气强势的塞满了屋子的每个角落,压的人喘不过气。

岸优太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睛,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床边橱柜上摆着的一排香水小样。

 

他好像知道,是什么味道了。

 

这味道是廉身上的味道,但又那种不是高昂的香氛,而是那种洗完澡后混着沐浴露和洗发水味道的没散干净的香水味。

 

清爽的,慵懒的,带着湿气的却又让人下意识的沉沦其中,魂牵梦萦的独属于廉的味道。

 

他一直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他无需担心,廉本身就是个任性但冷静的人,就算他当初因为生气跑回大阪,但下周的舞蹈课上一定能再看到他的身影。

也是,那么大的人了,早就不是当年会撒娇耍赖待在他身边的男孩了。

 

也许是冷风吹久了,也许是花粉症犯了,岸优太仰头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伸手拉上窗户。

 

一连串的雨点砸在温软的枝头,卷着粉色的花瓣顺势而下,埋入泥土,落入阴沟。

 

即便开的灿烂,也总有落入沉泥的一天,就算再刻骨铭心的爱情,也总有时过境迁的那一天。

 

未完不一定续,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依然是欢迎扩列,联系方式见置顶,快来个人跟我聊聊小皇室!!!solo追星太痛苦了...

 

 

 

 

Rainbowsky

yhm写手推荐

连载《塞壬》第三回更新,下回完结(剧透自恋的故事超哭哭的,还会带点紫岩)

第一回是人造岛赌场上的搭档Wyuta抓住了来逃难的自恋兄弟,sho表明他们是受到人鱼的攻击而被迫出逃,人鱼是全身及右脸都覆盖着鳞片的怪物,歌声有唤起人们痛苦回忆的效果。为了在人造岛上活下去,ren用身体,sho用人鱼“塞壬”的情报来置换庇护。

第二回是岛上老大King的kaito向sho要到了人鱼的情报,本在说出情报后就无用的sho机智地通过了考验(用身体)得到了kaito的赦免,同时大家与人鱼的关系也开始清晰

第三回剧情进入高潮,暗恋从单纯的身体关系转为心灵相通,sho发现yuta其实并不希望大...

yhm写手推荐

连载《塞壬》第三回更新,下回完结(剧透自恋的故事超哭哭的,还会带点紫岩)

第一回是人造岛赌场上的搭档Wyuta抓住了来逃难的自恋兄弟,sho表明他们是受到人鱼的攻击而被迫出逃,人鱼是全身及右脸都覆盖着鳞片的怪物,歌声有唤起人们痛苦回忆的效果。为了在人造岛上活下去,ren用身体,sho用人鱼“塞壬”的情报来置换庇护。

第二回是岛上老大King的kaito向sho要到了人鱼的情报,本在说出情报后就无用的sho机智地通过了考验(用身体)得到了kaito的赦免,同时大家与人鱼的关系也开始清晰

第三回剧情进入高潮,暗恋从单纯的身体关系转为心灵相通,sho发现yuta其实并不希望大家去找回人鱼,并断言找回人鱼谁都不会幸福,而且kaito会把jin给杀了,而yuta则通过疑惑点的分析出了sho的真实身份,明白他的话中必有谎言,同时ren被绑架了,kaito的工作处叛徒出现,把关于人鱼的信息数据全部抹去了

下下周四大结局



虽然作者介绍设定是abo,我觉得更像哨向设定

可能是只废兔纸

无题

无肉小甜饼,虽然是按着rnks的印象来写的但因为是清水也能当无差看。

鹅有病设定,五子全部出场(所以可能有些ooc)

尽力在写了所以不接受批评w

https:/⭐/pictbland.net/⭐items/detail⭐/1756664


(申请fo前先私敲我一下)

无肉小甜饼,虽然是按着rnks的印象来写的但因为是清水也能当无差看。

鹅有病设定,五子全部出场(所以可能有些ooc)

尽力在写了所以不接受批评w

https:/⭐/pictbland.net/⭐items/detail⭐/1756664


(申请fo前先私敲我一下)

ZKlof

【岸廉】💮

*非现实向

*文笔超渣

*超ooc

*提前sorry😥


*为什么快五月了还在樱花樱花😓

*其实这篇是上一次小樱花廉廉表白前的趴,但总感觉接的不通顺(所以说写文不能先写好开头和结尾再编中间部分…但season of love给我的开头结尾的两个画面感太强烈了😭)

所以想想还是单独发了


穿着白衬衫的金发少年的身影倒映在永濑廉的眼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的阳光太好,岸优太身上好像发着光,晃的永濑廉心中好像窝了一只在捶着他心房的小猫。


“廉!快点啊!一会儿太阳就要落山了!”

岸优太骑着单车,白色的校服衬衫被风吹出了鼓包。...


*非现实向

*文笔超渣

*超ooc

*提前sorry😥



*为什么快五月了还在樱花樱花😓

*其实这篇是上一次小樱花廉廉表白前的趴,但总感觉接的不通顺(所以说写文不能先写好开头和结尾再编中间部分…但season of love给我的开头结尾的两个画面感太强烈了😭)

所以想想还是单独发了




穿着白衬衫的金发少年的身影倒映在永濑廉的眼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的阳光太好,岸优太身上好像发着光,晃的永濑廉心中好像窝了一只在捶着他心房的小猫。


“廉!快点啊!一会儿太阳就要落山了!”

岸优太骑着单车,白色的校服衬衫被风吹出了鼓包。


“知道了!少啰嗦。”


永濑廉回了神,猛蹬几下追上了岸优太。


“岸边的樱花好像颜色更鲜艳呢!”


岸优太把单车随意的扔在了岸边的草地上,跑向樱花的方向。

永濑廉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效仿岸优太的做法。


“春天!真好呢!”岸优太张开双臂躺在了樱花树下的草坪上,任由春日和煦的风和阳光包裹住他。


“是呢。”

永濑廉坐在了岸优太的身边。


“青春,真好呢。”

岸优太枕着双臂,看着头顶的樱花树,举起手抓住了一片正在下落的樱花花瓣。


“是呢。”

永濑廉静静看着岸优太。


“廉到底今天要跟说我什么啊?”岸优太坐起身,“你一直学习这么忙,都没能约你一起出来玩,这次你居然主动说要来看樱花。”


“我要转学去东京了。”


“哎?!”

岸优太猛地坐起身来。


“因为我爸工作的缘故,不得不去。”


“哎?!”


“你能说点别的么…?”

“那之后一直都在东京了么?”

“应该是,但是…”

“好!那我就要考去东京!”


“哎?!”

这回换永濑廉震惊了。

因为知道岸优太一直都没有高中之后继续升学的打算,这次居然…


“优太不是要工作了么?”


嗯…但还是想离廉近一点…

岸优太抱住膝盖,把头埋在臂弯里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


岸优太侧过头,扬起声线,用二人都能听到的音量:“果然我也想要继续努力呢,为了我们的青春!”



永濑廉愣了愣,笑着揉了揉岸优太的头:“优太真傻!”

“喂!这句词多帅气啊!”


“不过也傻的可爱呢~”


“那就一起为了我们的青春努力吧~”








陈宴蝶

暗恋

起风了,风吹起的不止是樱花花瓣,还有愁绪。喜欢这种情感很复杂,刚开始只是些微的好感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后来深陷其中,又或是刚开始就一见钟情,在自我攻略下快速坠入爱河。不过永濑廉两者都不是,他对岸优太是垂手可得却不敢上前哪怕一小步。他知道其实他们彼此相爱,知道自己被偏爱。但是只想就这样默默做朋友,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成为岸优太的证婚人,他的伴郎。


哪怕岸优太一次次暗示,一次次。就连那个只有他自己喝了酒的吻他都要说是意外,即使那天岸优太一滴酒都没沾,他也要把这个自己有意为之的吻用一句“优太你那天喝醉了。”来掩盖过去。


很多时候岸优太都不理解永濑廉的顾虑,团内不可以恋爱那么自己可以为了他去改,...

起风了,风吹起的不止是樱花花瓣,还有愁绪。喜欢这种情感很复杂,刚开始只是些微的好感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后来深陷其中,又或是刚开始就一见钟情,在自我攻略下快速坠入爱河。不过永濑廉两者都不是,他对岸优太是垂手可得却不敢上前哪怕一小步。他知道其实他们彼此相爱,知道自己被偏爱。但是只想就这样默默做朋友,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成为岸优太的证婚人,他的伴郎。


哪怕岸优太一次次暗示,一次次。就连那个只有他自己喝了酒的吻他都要说是意外,即使那天岸优太一滴酒都没沾,他也要把这个自己有意为之的吻用一句“优太你那天喝醉了。”来掩盖过去。


很多时候岸优太都不理解永濑廉的顾虑,团内不可以恋爱那么自己可以为了他去改,永濑廉不可能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他表现的那样明显,那么多次的对他说“我喜欢你。”可永濑廉就好像没听见一样,只是稍微停顿一下就继续其他的话题。


最后是岸优太主动提的,他让永濑廉看着自己,强硬的掰直了他的肩膀面对面站着,他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说,“廉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对吧?我也知道你对我是有那么一点喜欢的,那么我现在问你我们能不能在一起,你会不会答应,不要逃开这个话题好不好。”


“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永濑廉开口,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正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我不想跟你在一起,爱情结束分开会很难堪吧,可是友情结束我还能厚着脸皮说我还想跟你做朋友。”


岸优太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沉默,带着犹豫的神情抱了上去,趁着永濑廉愣住的时候轻吻上他的唇,用一个很温柔的吻染湿了永濑廉的眼眶,几滴眼泪落在相吻的两个人的唇上,带着情欲的味道,永濑廉没有抗拒,轻轻推开岸优太说了一句“为什么要一次次为我燃起希望,却让我不敢鼓起勇气啊优太?”


他吻了上去,这次主动的是永濑廉,边交换着气息和情感一边掉着眼泪。


喜欢、很喜欢。可就是因为喜欢才不想被恋人的身份束缚住,想过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却在此刻彻底破了防线,那就在一起吧,他自暴自弃的想,不管结局如何都接受。他再次分开,唇和唇之间还残留着彼此的气息。


“在一起吧,我答应了,我们在一起吧优太。”


他们再次接吻,在夜幕低垂下静悄悄的在角落里诉说爱意,那句我也喜欢你被淹在铺天盖地的吻里。

Rainbowsky

yhm写手推荐

推荐一个p站大佬写手,每次更新都1w➕,脑洞特别大设定新鲜且车香

p站id:45245732.ミカ

需注册账号调年龄才能观看

因为大长篇和复杂设定所以日文要求一定水平

岸廉主,紫廉辅(一般都会暗恋结局,但自恋总be得很唯美)通常副cp会是神岩,紫海,偶尔有神廉神紫


现在放出的两篇一篇是现paro,ren无法接受自己深爱的亲哥哥sho交到男朋友(kaito)这一事实,悲痛的他在街上被古书店老板kishi捡到,kishi本身也有个回忆甚深的前恋人(?),看两人如何渐行渐近(岸廉,神岩,紫海有🚗)

和一篇哨向设定的文,孤岛上的赌场老板yuta有感知的超能力,感知到了一个发/qing...

推荐一个p站大佬写手,每次更新都1w➕,脑洞特别大设定新鲜且车香

p站id:45245732.ミカ

需注册账号调年龄才能观看

因为大长篇和复杂设定所以日文要求一定水平

岸廉主,紫廉辅(一般都会暗恋结局,但自恋总be得很唯美)通常副cp会是神岩,紫海,偶尔有神廉神紫


现在放出的两篇一篇是现paro,ren无法接受自己深爱的亲哥哥sho交到男朋友(kaito)这一事实,悲痛的他在街上被古书店老板kishi捡到,kishi本身也有个回忆甚深的前恋人(?),看两人如何渐行渐近(岸廉,神岩,紫海有🚗)

和一篇哨向设定的文,孤岛上的赌场老板yuta有感知的超能力,感知到了一个发/qing的欧米伽(ren)和一个阿尔法(sho)闯入了孤岛,他派自己的搭档jin去将两人抓回来,同时jin对sho口中怪物人鱼的下落很感兴趣(重岸廉,紫廉,神岩,紫海,都有🚗)


真的很酷的文,一般更新完一周就会锁文所以要抓紧时间看


陈宴蝶

“做朋友吧。”

*呃啊好像只写的出be,也许能刷到这篇的话可以跟我点甜梗,写的出来就会写。


感情破裂是什么样的?

冷战、争吵,也许还会动手。


但永濑廉和岸优太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却什么都没有改变,亲密的举动依旧照做,只是没了爱意,只是变成了任务。尽管没有人会检查这项任务没有人知晓,但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去做,也许潜意识,也许这两具躯体依然相爱,但灵魂和心思早已失去共鸣。本来就只是搭着伙过过日子罢了,当时那两颗热忱的、相爱的心早已冷透,在一次次无望中跌落冰川。那个“团内禁止恋爱“的规定像是魔咒一般,注定了他们无法长久的在一起。因为永濑廉恋爱的对象就是定下规定的人。


说出这句话的人怎么会懂要怎么恋爱...

*呃啊好像只写的出be,也许能刷到这篇的话可以跟我点甜梗,写的出来就会写。


感情破裂是什么样的?

冷战、争吵,也许还会动手。


但永濑廉和岸优太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却什么都没有改变,亲密的举动依旧照做,只是没了爱意,只是变成了任务。尽管没有人会检查这项任务没有人知晓,但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去做,也许潜意识,也许这两具躯体依然相爱,但灵魂和心思早已失去共鸣。本来就只是搭着伙过过日子罢了,当时那两颗热忱的、相爱的心早已冷透,在一次次无望中跌落冰川。那个“团内禁止恋爱“的规定像是魔咒一般,注定了他们无法长久的在一起。因为永濑廉恋爱的对象就是定下规定的人。


说出这句话的人怎么会懂要怎么恋爱呢?这是永濑廉的想法。


他偶尔会回忆过去的美好,每一次牵手、拥抱和亲吻。那天晚上一起去看星星,去看海。会特地挑一个晚上去散步,买买街边的章鱼烧,会一起做饭,自己总是做的很糟,擅长的只有煮白米饭,会在每一个夜晚一起入眠,会相爱。


那个时候他还会讲爱我。永濑廉的心头涌起酸涩感。


最后是永濑廉开的口,他说分手的时候岸优太毫不意外,只是沉默着,在手机闹铃响起后说了一声好,虽然声音被淹没,但永濑廉还是听的清清楚楚。那个好字宣告着他们爱情的结束,他心中没有释怀,反倒升起一抹抹伤怀。


永濑廉沉默了很久,最后背过身开口。

“我还有一个愿望。”

“你以后要一直跟我做好朋友。”


“好啊”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看见对方眼角滑落的泪水。

陈宴蝶

支离破碎

只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打湿了头发也淋湿了那颗揣揣不安的心。那句分手似乎是在雨里说的,拌着雨水一滴一滴掉入耳中,在耳中久久回荡最后埋入心底。想逃避,逃避这个既定的结局,就算无法改变也想把这一切从脑海里抹除,彻彻底底。



“你喜欢我。”永濑廉盯着岸优太的眼睛说。

“我喜欢你。”永濑廉一遍遍的问,岸优太一遍遍的回答,不厌其烦,眼里满是爱意和温柔。


这大概就是被人偏爱着的感觉吧,永濑廉终于作罢,闭了眼斜靠在岸优太身上,嘴里哼唱着。


“大げさでも嘘じゃない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なんだ

やっと気づいた”


“是非我不可吧,是吧,优太。”永濑廉再次开口,岸优太依旧耐心的回答,“...

只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打湿了头发也淋湿了那颗揣揣不安的心。那句分手似乎是在雨里说的,拌着雨水一滴一滴掉入耳中,在耳中久久回荡最后埋入心底。想逃避,逃避这个既定的结局,就算无法改变也想把这一切从脑海里抹除,彻彻底底。



“你喜欢我。”永濑廉盯着岸优太的眼睛说。

“我喜欢你。”永濑廉一遍遍的问,岸优太一遍遍的回答,不厌其烦,眼里满是爱意和温柔。


这大概就是被人偏爱着的感觉吧,永濑廉终于作罢,闭了眼斜靠在岸优太身上,嘴里哼唱着。


“大げさでも嘘じゃない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なんだ

やっと気づいた”


“是非我不可吧,是吧,优太。”永濑廉再次开口,岸优太依旧耐心的回答,“是喔。”


其实岸优太有些好奇为什么今晚恋人会这么反常,但他没有开口问那句“廉,你今天晚上怎么了。”只是觉得让他发泄出来就好。自己不会安慰人,但愿意接受他所有的任性提问。


永濑廉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为什么这么反常,像是只失了安全感的猫,用不停的叫声吸引注意力,得到抚摸安慰后短暂的安了心。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只是会害怕没有未来,会忐忑是否被承认。他明白岸优太能给他所想要的爱意,会无条件偏爱他,只是总暗自郁闷揣测未来,害怕所有变数。


害怕这场爱情总有一天会破碎,从云层缓慢降落,在半空中就支离破碎,触碰到地面的那一刻彻底变成粉末。


永濑廉总会想这是不是一场梦,所拥有的一切都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只是偶尔想起那个团内不能恋爱的规定还是会介怀,这大概是不完美的那一块吧,到底是在恋爱,还是在逃避下恋爱。


思绪波动,从回忆跳跃到滴落在头顶的雨滴落下的冰冷感觉只需要几秒。从美好回忆里彻底脱离,眼前只有黑漆漆的天空和发着暗淡光芒的路灯。


是啊,已经分手了。

Perseus Malfoy

岸廉岸 Nagase Miao

摸鱼产物  ooc避雷  切勿上升正主


又名:如果一直暗恋的人变成猫且必须要亲亲才能变回来


“喵~”岸优太推开乐屋门的瞬间听到了一声软糯糯的猫叫。


“诶?”他正想着会不会是哪个staff带来的猫跑进来了,但当看到沙发上那只倨傲的小黑猫时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还不等他走进,沙发上的猫就猛地窜进他怀里,岸优太有些不知所措的揉了揉小猫的脖颈,低头和它那双淡色的眸子对上


然后下一秒,愣在了原地


“Ren!!!”


岸优太保证自己绝不会...

摸鱼产物  ooc避雷  切勿上升正主

 

又名:如果一直暗恋的人变成猫且必须要亲亲才能变回来

 

“喵~”岸优太推开乐屋门的瞬间听到了一声软糯糯的猫叫。

 

“诶?”他正想着会不会是哪个staff带来的猫跑进来了,但当看到沙发上那只倨傲的小黑猫时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还不等他走进,沙发上的猫就猛地窜进他怀里,岸优太有些不知所措的揉了揉小猫的脖颈,低头和它那双淡色的眸子对上

 

然后下一秒,愣在了原地

 

“Ren!!!”

 

岸优太保证自己绝不会认错廉的眼睛,可为什么廉的眼睛会和这只猫一模一样,不对,是猫和廉的眼睛一模一样,不对,到底是猫还是廉啊……

 

小黑猫看着整个人陷入混乱状态的岸优太伸爪挠了挠他的手背。

 

岸优太茫然的低头看向怀里的猫,就见小猫伸爪拍住桌上放着的廉的海报。

“诶,你也觉得自己和他很像对吧!”

说完这话,岸优太竟然觉得自己从一只猫的眼里看出了无语和鄙夷......

 

“不过,廉怎么还没来啊?”岸优太尴尬的转移话题,准备给永濑廉打个电话。

 

怀里的猫扒拉掉他的手机,一脸凶相的“喵”了一声,伸爪拍了拍自己,又拍拍岸优太的手机。

 

岸优太又愣住了,直到小黑猫再次不耐烦的拍了拍他的胸脯才回过神来,他点点手机上“永濑廉”的名字,又戳戳小黑猫的肚皮

 

“你是说,你是廉?”

 

小黑猫嗓子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用前爪抱住岸优太戳自己肚皮的手,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岸优太第三次蒙住了,瞪大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怀里的猫,可是为什么,廉会变成猫啊?!!!!

 

小黑猫似乎对岸优太总是大惊小怪的状态颇为不满,转身跳回桌上,将一张纸片叼给岸优太。

 

岸优太接过纸片,就见上面写着

 

“从猫变回人的方法——one kiss”

 

“诶!”岸优太震惊的看向眯眼看着自己的小黑猫,

 

“真的只有吻才可以吗?”

 

虽然他是喜欢廉的,但廉不一定喜欢他啊,再说了现在吻的话会不会被当成趁人之危啊……

 

还没纠结完的岸优太再次被永濑廉扑了个满怀,漆黑的猫爪按上了他的唇,满脸狡黠的歪头望着他,似乎在问

 

“不敢吗?”

 

岸优太紧紧闭上眼,吻了下去,反正,反正最多就是被廉骂一顿嘛……

 

等下,这个触感?

 

唇上并没有小黑猫身上那种毛茸茸软乎乎的触感,反而有些温软还带点唇膏的味道?

 

岸优太猛的睁开眼,对上了那双漂亮的淡色眸子,还被他抱在怀里的男人和往常那样眯眼笑起来,凑到他耳边低声道

 

“yuta,是还想再抱一会儿吗?”

 

也许是当时看到变成猫的永濑廉太过震惊,岸优太并没有关注到那张字条上的字迹和永濑廉的有多相似,当然,也许他只是不想揭穿一只小黑猫的阴谋罢了。

 

 

ZKlof

【岸廉】🌸

*非现实向

*文笔超渣

*超ooc 

提前sorry😥😥


穿着白衬衫的金发少年的身影倒映在永濑廉的眼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的阳光太好,岸优太身上好像发着光,晃的永濑廉心中好像窝了一只在捶着他心房的小猫。


虽然曾经就有过这种感觉,但那天格外强烈。


所以永濑廉觉得,那天,就是那天了。


在两人第一次约着一起去看樱花的那天,永濑廉决定表白。


岸优太像平时一样,牵着永濑廉的手腕,以防人太多两人走散。


“青春里不只有爱情啊,你愿意握住我的手么?优太。”


十七岁的永濑廉选择用这句现在看来格外肉麻且毫无逻辑的话来向岸优太告白。...



*非现实向

*文笔超渣

*超ooc 

提前sorry😥😥


穿着白衬衫的金发少年的身影倒映在永濑廉的眼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的阳光太好,岸优太身上好像发着光,晃的永濑廉心中好像窝了一只在捶着他心房的小猫。


虽然曾经就有过这种感觉,但那天格外强烈。


所以永濑廉觉得,那天,就是那天了。


在两人第一次约着一起去看樱花的那天,永濑廉决定表白。


岸优太像平时一样,牵着永濑廉的手腕,以防人太多两人走散。


“青春里不只有爱情啊,你愿意握住我的手么?优太。”


十七岁的永濑廉选择用这句现在看来格外肉麻且毫无逻辑的话来向岸优太告白。


“你说什么?”岸优太停在原地转过头,“我没听到!刚刚人太多了!”


“啊!算了算了!!!”永濑廉有些丧气的撇了撇嘴,“快点走吧!看看那边的花!”


“廉你刚刚说什么嘛!真的没听清!”


看着岸优太认真的神情,几番确定了岸优太并不是想嘲笑他的表白词后决定再说一遍。


虽然可能会失败,但是还是想自私的一了百了,之后就算变得尴尬,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也可以么?


不知道,但是永濑廉只知道真的不能再顺理成章的以朋友的心态继续这段关系了。


每次靠近优太…心中的那只猫都快要把心脏捶破了…!


“我说…优太!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永濑廉低着头,紧闭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岸优太温暖的手松开了永濑廉的手腕。


完了…


片刻之后,永濑廉再次感受到了岸优太的温度。

惊诧之余,低下头发现,岸优太将他的手和刚刚还在他发梢停留的樱花都圈在了掌心。


“好。”








岸优太拉着永濑廉前进:“廉!这里的樱花好密!”

“嗯。”

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

永濑廉取下停留在岸优太发丝上的花瓣,放在了掌心。


“优太,牵这只手。”


永濑廉向岸优太展开手心。


岸优太低下头,注意到花瓣后,将掌心附在那枚小小的粉色上,用纤长的手指扣上永濑廉的手。


“青春里还有爱情啊,不过你愿意扣紧我的手么?廉。”岸优太一脸严肃的念起改编自当年永濑廉表白的酸腐文字。


“你原来听到了!”

永濑廉一脸震惊。


“不要低估我的听力啊!”岸优太皱了皱脸。


“那为什么要再问一遍啊!”永濑廉拍了下岸优太的头。


“因为…果然还是想看廉说出难为情的话时候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哈哈!”

岸优太大爆笑。


你当时可快要把我吓得半死了啊!笨蛋!


永濑廉看着已经被自己牢牢握在手中的岸优太的手。


嘛…算了。


“廉不会生气了吧?”

岸优太盯了盯愣神的永濑廉,慌张道。


永濑廉笑着拍着岸优太的脑袋:“八嘎!”


“一直都握的很紧。”

说着举起两个人紧紧相扣的手。


“可恶!廉又装帅成功了!”


“哈哈哈!是优太太笨啦,给你机会你怎么不装啊!”


青春、未来和你

或许根本就是分不开的吧。





👑银~
脑补一个岸廉哈哈哈哈哈 就是说...

脑补一个岸廉哈哈哈哈哈

就是说什么都能磕哇

脑补一个岸廉哈哈哈哈哈

就是说什么都能磕哇

陈宴蝶

放手

*第一人称


他说,只是这样十指相扣紧握双手就很好。


第一次牵手是什么时候?


牵过太多次了,具体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但能清晰记得优太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手指轻轻搭上手指,察觉到他的触碰我望向他,他的脸有些泛红,回应了我的视线后凑了过来在我耳边很小声的说了一句,“要牵手吗。”我轻轻在他手心写下“好”。下一秒他的手就握了上来,优太的手很大,也很温暖,他的手向我诉说着紧张,不自觉的一下下刮着我的指尖。


脑子里的回忆还没有消散,我伸出手试图在空气里抓住那个熟悉的温度,手伸出去的那一刻被握住了,是优太,我抬头望向他,视线相对的那一刻我看着他那双清澈闪亮的眼睛发了愣。我有些变了,现在...

*第一人称


他说,只是这样十指相扣紧握双手就很好。


第一次牵手是什么时候?


牵过太多次了,具体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但能清晰记得优太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手指轻轻搭上手指,察觉到他的触碰我望向他,他的脸有些泛红,回应了我的视线后凑了过来在我耳边很小声的说了一句,“要牵手吗。”我轻轻在他手心写下“好”。下一秒他的手就握了上来,优太的手很大,也很温暖,他的手向我诉说着紧张,不自觉的一下下刮着我的指尖。


脑子里的回忆还没有消散,我伸出手试图在空气里抓住那个熟悉的温度,手伸出去的那一刻被握住了,是优太,我抬头望向他,视线相对的那一刻我看着他那双清澈闪亮的眼睛发了愣。我有些变了,现在对他好像不再是喜欢,只是对这份温暖的不舍和眷恋,明白自己总会离开,只是不知道以什么方式离开,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想离开。


很多次想开口,但一看到他那双眼睛,心就控制不住的掉了进去,那份想离开的心被折成一瓣一瓣一点点破碎最后化为虚无,但他离开我视线之后那种情绪就会浮出来,他好像是克制我情绪的药,但又像是催化剂。


热忱的心总会消退总会背打碎吧,可是他好像不会被。优太对我总保持着热切愉悦的情绪,只是我们之间再没有其他的接触,只是对视,只是牵手,只是我听他一个人絮絮叨叨的念,但愧疚感不断加深,只有他不断付出情绪,企图浇热我这捧废土。


但最后我发现自己再也做不到去握住那双本来属于我的手。


最后辜负誓言的是我,所以离开对也应该是我,那么毫不知情全身而退的应该是是他。

陈宴蝶

雪樱

*第一人称


樱花开了,粉白的花瓣飘落,遍布街面,有一片轻轻落在我的头顶,像一个吻落下,什么也不想激起,下一秒就彻底离开,在风中摇曳,最后落进不知名角落。我伸出手想拿下那片花瓣,触碰到的却是冰冷的温度。


是雪啊。


下雪了,我抬起头看见一树白白的雪,代替了树叶花瓣,惨白的如同我贫瘠的感情,我与这温馨的圣诞节气氛格格不入,也不知道在悲伤些什么,恍惚间就听见街上在放“クリスマス・イブ”。


心深く秘めた思い

叶えられそうもない

必ず今夜なら

言えそうな気がした


啊啊,今年放了这么悲伤的歌吗,记得在去年圣诞节放的是“クリスマスソング”,我和他等了等了好几次,在第五次成功...

*第一人称


樱花开了,粉白的花瓣飘落,遍布街面,有一片轻轻落在我的头顶,像一个吻落下,什么也不想激起,下一秒就彻底离开,在风中摇曳,最后落进不知名角落。我伸出手想拿下那片花瓣,触碰到的却是冰冷的温度。


是雪啊。


下雪了,我抬起头看见一树白白的雪,代替了树叶花瓣,惨白的如同我贫瘠的感情,我与这温馨的圣诞节气氛格格不入,也不知道在悲伤些什么,恍惚间就听见街上在放“クリスマス・イブ”。


心深く秘めた思い

叶えられそうもない

必ず今夜なら

言えそうな気がした


啊啊,今年放了这么悲伤的歌吗,记得在去年圣诞节放的是“クリスマスソング”,我和他等了等了好几次,在第五次成功和响起的歌同时说出了“君が好きだ。”记得那个时候十指紧扣,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只是今年,今年是只有一个人的圣诞节。


忍不住的去回忆,回忆在一起的那个春天,阳光很好,在树下接吻的时候一片花瓣轻轻落在鼻尖,痒痒的,他替我拿掉,然后又在鼻尖上落下一吻,浪漫的一塌糊涂。心跳的很快,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快做出,做不到,我只敢呆愣在原地,最后鼓起勇气凑上去时却看见他眉眼带笑,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我,眼里满是对我的喜欢。


我们会一起散步,拥抱、接吻。做遍了所有浪漫事,在一起之前总以为他笨拙,在一起之后却总准备些意料之外的惊喜给我。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吧,是这么想的。


只是这份美好消散的太快,还是被我亲手摧毁的,在夏天到临之前,我对他说了分手。因为我的一己私欲,因为我不相信这份美好,我一边享受着一边害怕失去,甚至生出了“这些感情是我应得的吗?真的爱我吗,真的没有掺杂其他情绪吗。”


会害怕、会害怕啊,突然有一天他不再这样对我了,会不会他对我的爱意,其实很少很少,至少想把他的感情留在美好的过去。


“我们分手吧。”几秒之后就得到了回复。一句简单的“好。”我以为会被挽留,以为他会挣扎,他却干脆利落放我走。


从回忆里抽出来之后我抬起头望向红绿灯,却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岸优太。是就在刚才一刻我还心心念念想着的恋人,曾经的恋人。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冰冷了,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他,毕竟离开的那么狼狈。毕竟提出要分开的是我。


啊,我好像忘记今天出门是来干什么的了。


我们匆匆擦肩而过,那句好久不见被堵在了喉头,我想我再也没有机会叫出那句“优太”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