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岸边露伴

70.1万浏览    8913参与
搬运工的猹♤
授权合集第一页 西北老汉,停刊...

授权合集第一页

西北老汉,停刊警告

授权合集第一页

西北老汉,停刊警告

桃姬甜吗。

『仗露』我的恋人是软饭高中生!(4)

#r/1/8ooc严重预警

#有骨气的软饭高中生仗助x小富婆漫画家露伴的甜甜恋爱

1 2 3 

4换ao3了,评论见我们!!!

终于开上了呜呜呜呜,看起来不长其实真的是写了蛮久的,各位轻点骂呜呜。下一章起应该是一些日常,纯爱男子高中生要正式开始谈恋爱啦!!更文还挺不容易的,如果喜欢的话下面有一个红心还有蓝手,可以点一下的XD谢谢你!!


#r/1/8ooc严重预警

#有骨气的软饭高中生仗助x小富婆漫画家露伴的甜甜恋爱

1 2 3 

4换ao3了,评论见我们!!!

终于开上了呜呜呜呜,看起来不长其实真的是写了蛮久的,各位轻点骂呜呜。下一章起应该是一些日常,纯爱男子高中生要正式开始谈恋爱啦!!更文还挺不容易的,如果喜欢的话下面有一个红心还有蓝手,可以点一下的XD谢谢你!!


克洛弗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摸什么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摸什么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摸什么屑🐠

克洛弗

【岸边露伴x 你】倾注 (2)

距离那天在咖啡馆碰见岸边露伴以后已经过了五天,虽然我每天下午都会定时去一趟咖啡馆坐半小时,但我再也没有遇到露伴老师,反而是东方仗助他们天天碰到,可能因为这家咖啡馆正好处于学校附近吧。


得益于我还算比较自来熟加不要脸的性格吧,在第二天遇到他们时,带着小心思的我一边请他们喝饮料,一边有意无意地打探一些信息,毕竟我知道和露伴老师现实里认识的人只有他们啊。


高中生果然比较容易亲近一点,如果是社会人才不会这么容易就坐下来和我闲聊啊。嗯,至少我不会,只见过一面的人请喝东西怎么都觉得很可疑啊....


有点感叹自己长大的代价,又有点莫名奇妙的来自于大人的自傲感让我叹了口气。


康一听...


距离那天在咖啡馆碰见岸边露伴以后已经过了五天,虽然我每天下午都会定时去一趟咖啡馆坐半小时,但我再也没有遇到露伴老师,反而是东方仗助他们天天碰到,可能因为这家咖啡馆正好处于学校附近吧。


得益于我还算比较自来熟加不要脸的性格吧,在第二天遇到他们时,带着小心思的我一边请他们喝饮料,一边有意无意地打探一些信息,毕竟我知道和露伴老师现实里认识的人只有他们啊。


高中生果然比较容易亲近一点,如果是社会人才不会这么容易就坐下来和我闲聊啊。嗯,至少我不会,只见过一面的人请喝东西怎么都觉得很可疑啊....


有点感叹自己长大的代价,又有点莫名奇妙的来自于大人的自傲感让我叹了口气。


康一听到我是特地从z国赶来以后,有些吃惊讶于我为什么第一次来日本要特地选来杜王町这个小地方,明明还有那么多知名景点。


但是不得不承认康一的脑子是真的很好,在听到我请求他推荐几个杜王町景点以后,瞬间反应过来。“姐姐你的日语是真的说的很好啊,你不说我都不知道你是z国人。出名的景点啊,让我想想,应该是安杰罗岩,跳跳崖,姐姐你就住在杜王大酒店就不用我说了,还有露伴老师的家。”


“啊这个我知道,有人去老师家的话,老师有时还会假装不在家!”我很兴奋地接过来话题,却看到康一似乎一脸惊讶的表情,我才反应过来。


似乎...我好像表现得有点太娴熟与激动了。


“难不成姐姐来杜王町的目的是为了...”康一还没说完就被我急急忙忙地捂住了嘴,偷偷看了一眼仗助和亿泰,幸亏他们在讨论游戏没有被听到,要不然肯定会被起哄了。


“嘘!!康一你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啊...你不会的对不对...”在康一点了点头后,我才松了口气把捂住他嘴的手松开。


“我还是比较可靠的人,这点可以放心,所以姐姐真的是为了露伴老师来的吗??”康一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我头痛地举手投降,自暴自弃道:“啊啊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特地来杜王町就是为了露伴老师,就是为了要他的签名,顺便妄图和他交朋友。”


听到这句话的康一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盯了我看很久才说话:“...我和露伴老师关系还算不错,如果你想认识他的话我可以带你去他家找他。”


我懵了一下,脑内莫名其妙地敲响了警钟,强忍着点头的冲动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用了康一,谢谢你为我着想,如果直接由身为老师朋友的你带我去老师家的话,对老师太失礼了,也会破坏你和老师的关系。更何况如果真的能和老师做朋友的话,我希望不带任何目的性,我虽然真的很喜欢老师的作品,但如果真的冲上门去找他的话,和私生粉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了,这实在有损我的原则,我不希望被老师讨厌。所以啊,康一要是真的想帮我,就告诉我一些露伴老师的爱好吧,这可是独家资料啊。”


在说完这一长段话后,康一的表情突然又从严肃变得轻松起来,对我露出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道别后便和仗助他们回家了。

 

毕竟来这里的顺带目的是旅游,所以在康一给我推荐过景点以后,我几乎把杜王町知名景点逛了个遍。


奇怪的安杰罗岩也去打过招呼了,但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怪,总觉得安杰罗岩是活的,特别是他的眼珠似乎总在盯着我看......


哎我为什么要用“他”称呼安杰罗?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总觉得这块石头让人脊背发凉。


住在铁塔上的男人也去参观了,甚至还和他合了影,虽然只有他在铁塔上的背影啦,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在脸红,说什么也不肯下来,明明长得还蛮好看的。


每天吃的早餐是去圣日耳曼面包店买来的,二杜隧道则是在来的时候已经经过了,然而并没有遇到什么灵异事件。


意大利餐厅的菜是真的很好吃也很正宗,甚至吃完还觉得身体更健康了,虽然在吃的时候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但是意大利主厨和他的妻子的感情真的是甜蜜地让人羡慕。



奇怪的是能看见幽灵少女的小路怎么也没找到,无可奈何的我只能选择去了郊外的跳跳崖作为第五天的参观对象。


当地的渔夫真的很热情,一分钱也不要就把我载去了参观,作为回礼我把在圣日耳曼面包的三明治送给了他们,他们似乎很喜欢的样子。


有趣的是,在回去的路上我碰到了康一和一个长发的女生在牵着手,他看到了我还冲我打了个招呼,不得不让人感概人的奇妙缘分啊。


不过那个女生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眼神实在有点恐怖,身为女人的直觉让我觉得那是一种嫉妒与敌意。


我果然猜对了,一小时后被那个女生莫名其妙用头发吊起来的我这么想着。“你这女人是谁啊,昨天放学看到一个和康一很亲密的女人也是你吧??为什么总是在康一身边晃来晃去啊,想死吗???”


女生的脸黑得让我想起了z国的包公,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情况下的我还有其余心思想这个,但她低沉地嘶吼声真的让我想起了包公判案的时候。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被吊起来头脑有些充血的我弱弱地解释着,但是女生似乎更生气了,“你xx(和谐)还不招???你和他没关系的话为什么昨天还摸着康一的脸勾引他,而且康一还为你辩解!!”


感觉命不久矣的我真的很无奈,这是什么跟什么啊,被头发勒得越来越喘不过气,只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喊:“我不喜欢康一我喜欢的是露伴老师啊啊啊啊!!!”


“由花子!!!快放开她!!!”同时响起的还有康一的声音,头发猛然松开,我跌落到地上猛烈地咳嗽着。


康一急匆匆地跑过来扶起我,对着有些呆滞的由花子叹了口气,斥责道:“由花子,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昨天都和你说了她昨天只是问我一些和露伴老师有关的东西,我喜欢的人是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被他扶着的我连忙松开他的手,猛然一口狗粮还不如被勒死呢。


由花子脸瞬间涨得通红,手不自然地抓了抓裙角,仍然有些不可置信地问我:“你真的喜欢岸边露伴那种臭屁的人?那你昨天为什么要摸康一的脸?”


“这么说露伴老师我会生气的啊...都说了不是摸!!是为了不让仗助和亿泰听到我喜欢露伴老师这件事!”我整个人都无语了,女生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会自带滤镜的吗...


由花子多少还有点良心,和康一一起扶着我到了跳跳崖附近疑似她家的别墅。


幸亏头发没有勒得皮肤很严重,只是出了几道血丝,由花子和康一决定让我先在这里歇一歇后,再一起把我送回酒店。


“误会你真的是不好意思了,这栋别墅暂时很长时间都不会有人住,住杜王酒店应该很贵,作为补偿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住在这里。顺便你如果要追露伴老师的话,我也可以帮忙。”


我笑了笑,没有作声,转了话题问起了有关由花子头发的问题,由花子有些惊讶于我能看到她替身的移动。在进行了一些解释与实验以后,得以确认我虽然可以看到替身,但是本身并没有替身能力,康一也觉得很奇怪,他承诺会去帮问问别人。


在回家路上我问起来关于幽灵小巷的事情,康一迟疑了一下握了一下由花子的手,由花子冲着他点了点头,想了想说:“这个,如果你真的很想去的话...姐姐后天有空吗?,我还是让一个人带你去吧,毕竟还是有点危险的。”


“除了露伴老师的家,我总得把杜王町不可思议逛完嘛...很恐怖吗??”我打了个寒颤,虽然不是特别怕鬼,但还是觉得这种东西有点恐怖。


“也不算,流言里说的幽灵其实算是我们小镇的守护女神吧,不过她已经不在那了,但是那条巷子里有些规则还是需要去遵守的。”康一和由花子在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很温柔,似乎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我点了点头。


“那麻烦你们了,到时候请你们吃饭。”我按照惯例来了句客套的话,开始期待起了后天。


                                            25

 

 


Explanation:

1*康一表情严肃时以为女主是替身使者对露伴打算下手的人,所以打算试探一下你,如果你有坏心思就带到露伴家直接黑蚊子多。毕竟杜王町人人替身使者hhhh但听了你说的话觉得你好像没什么坏心思所以放心了


2*由花子看到你捂住康一的脸以后差点气疯了,事后被康一哄了好久


3*康一露出深意笑容是因为他已经决定要帮你了,他下次会和露伴老师聊聊你的。从此以后多了由花子和康一两个助攻



【写露伴的时候我真的不喜欢太急,完全是按着小镇慢节奏的感觉写的。

一方面觉得露伴老师真的不是很快很容易就泡到的对象,太急躁显得居心不良容易引起老师反感,自认为老师是个很傲的人,越主动扑上去反而廉价。

一方面我觉得这样写会更容易把自己代入一个日常的角色,来杜王町也真的是顺带旅游,慢慢地和老汉从相识到相恋。

所以第二篇倾注真的只是日常篇,第三篇会由谁带着女主去逛巷子里大家也清楚啦】



棟眠
画不出老汉的美丽

画不出老汉的美丽

画不出老汉的美丽

4To

順便把一些最近的圖堆上來!

順便把一些最近的圖堆上來!

一川只想摸鱼。

為了給露伴畫相機我專門tb搜索價格降序哈哈哈哈。

為了給露伴畫相機我專門tb搜索價格降序哈哈哈哈。

想喝大叔奶茶快死的阿殉。

感觉自己画了个阿凡达(?)

感觉自己画了个阿凡达(?)

mess&miss

【仗露】恋爱魔咒番外(一)

#和岸边露伴一起上学# 


事情起源于一次房屋清洁,岸边露伴在储藏室发现了一本相册——几乎涵盖他整个少年时光。相片中他总是高高仰起头,眼神中充满不耐,冷冷的表情几乎能戳破天际。 

在他回味过一遍孤独的青春以后,这本相册也就随手一放——露伴老师从来不怕找不到东西,房子太大,落在那儿也有见天日的机会。 

而作为不定时同居人的东方仗助,某天坐沙发被硌得腰疼,他险些以为是自个两头跑操劳太多,定神一看,才发现是本相册卡在沙发缝隙之间。 

随手翻看,居然是少年时代的露伴老师。 

同样夸张的装束,不屑的眼神,自己是怎么看上这个不着调的...

#和岸边露伴一起上学# 

 

事情起源于一次房屋清洁,岸边露伴在储藏室发现了一本相册——几乎涵盖他整个少年时光。相片中他总是高高仰起头,眼神中充满不耐,冷冷的表情几乎能戳破天际。 

在他回味过一遍孤独的青春以后,这本相册也就随手一放——露伴老师从来不怕找不到东西,房子太大,落在那儿也有见天日的机会。 

而作为不定时同居人的东方仗助,某天坐沙发被硌得腰疼,他险些以为是自个两头跑操劳太多,定神一看,才发现是本相册卡在沙发缝隙之间。 

随手翻看,居然是少年时代的露伴老师。 

同样夸张的装束,不屑的眼神,自己是怎么看上这个不着调的家伙呢? 

至于可爱?倒是如出一致。 

 

露伴老师家的沙发,舒服地令人发困,仗助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东方仗助,不要连累我上课。" 

熟悉的嗓音,外加脸上微微生疼。 

是亿泰吗?这么粗暴... 

"我,"一睁开眼,便是露伴老师放大的脸——吓得他全然清醒起来。 

"下次我也不在沙发上睡了。" 

"你睡傻了?"岸边露伴把手放在他额头上,"没烧,所以这就是你连累我迟到的借口?" 

"......"仗助望着眼前的少年,熟悉的发色,常见的表情...但是身高???等等,他看上去似乎比我还小?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缩小版岸边露伴把书包丢给他,抓起他的手,"明明说好一起上学,又让我等你。" 

他的手光滑而细腻,指节也没有任何老茧,一点也不像漫画家的手。 

 

在去学校路上,露伴抱怨了一通仗助的磨蹭,从他的话里,东方仗助得知他们既是邻居又是好友。由于最近露伴父母在外工作,便暂时托付他母亲照应。 

岸边露伴不可置否,但是他似乎有严重的强迫症,明明喜欢熬夜,而第二天从不迟到——甚至还负责像今天一样叫仗助起床。 

也是托他的福,今天也能踩点上课。 

"干嘛跟着我?赶紧回你的教室上课。"露伴抛下这句话,便留下仗助一人孤零零在走廊。 

难道我要用替身找到班级?这也太great吧。 

仗助望着一排排相似地教室,呼唤出"疯狂钻石",让他偷偷潜入,翻看讲台上的点名册。 

而自己则是透过后门玻璃观察情况。 

肩膀上"啪"的一声,仗助回过头,是一脸嘲讽的岸边露伴。 

"我逗你玩呢?怎么还不进来上课。" 

"......"无论哪个世界,露伴老师总是最傲娇的存在。 


旧情自燃

小脑洞

露伴33画画ing

仗助:(拿着墨水瓶)嘟啦

老汉画纸上连同前几张稿的画面都被还原成墨水回到墨水瓶里,纸上啥也没有了

露伴啪嗒一下折断了钢笔。

他抽动嘴角,手指开始痉挛。

危 仗助 危


(家暴现场)


仗助: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啊对不起露伴老师我只是想试一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露伴: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这张蠢脸

然后用黑蚊子多写上“不许再踏进露伴家半步”

仗助可怜巴巴地蹲在露伴家门口:对不起啊露伴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好不好

露伴拉开窗帘对他比了个中指。


露伴33画画ing

仗助:(拿着墨水瓶)嘟啦

老汉画纸上连同前几张稿的画面都被还原成墨水回到墨水瓶里,纸上啥也没有了

露伴啪嗒一下折断了钢笔。

他抽动嘴角,手指开始痉挛。

危 仗助 危


(家暴现场)


仗助: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啊对不起露伴老师我只是想试一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露伴: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这张蠢脸

然后用黑蚊子多写上“不许再踏进露伴家半步”

仗助可怜巴巴地蹲在露伴家门口:对不起啊露伴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好不好

露伴拉开窗帘对他比了个中指。



T-tong瞳
纯情高中生X傲娇漫画家 💎✒...

纯情高中生X傲娇漫画家

💎✒️💎✒️💎✒️

纯情高中生X傲娇漫画家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