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崔七

10.2万浏览    337参与
咕咕咕

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反复去世!太甜了,官方爸爸太会了

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反复去世!太甜了,官方爸爸太会了

咕咕咕

突如其来的告白!官方糖最为致命!!!

突如其来的告白!官方糖最为致命!!!

究极生物咕咕筱

厄运免疫大成体 番外之醉花楼

  关于醉花楼一众姑娘眼中的崔倍与王七

  

  今天我们荣幸邀请到了醉花楼的姑娘们来接受采访!话不多说,现在进入Q&A!

  

  Q:你看见他们俩在共处的时候都干了哪些事情呢?

  巧妈:那家伙叫什么……崔倍!他一直粘着我们家王七,没有见过这么缠人的男人了!我们是醉花楼,又不是开房间的!

  红花:怎么说呢,我被淋的时候,他半点神情都没变化,倒是发现王七不见了的时候,急成那样……完全推翻了之前我对他的所有印象。

  襄玉:当时那楼不知道怎么就塌了,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在这样的危机情况下,不先自救而是想着去保护另一个人,真的好感人啊!呜呜……

  满月:崔客人跟在...

  关于醉花楼一众姑娘眼中的崔倍与王七

  

  今天我们荣幸邀请到了醉花楼的姑娘们来接受采访!话不多说,现在进入Q&A!

  

  Q:你看见他们俩在共处的时候都干了哪些事情呢?

  巧妈:那家伙叫什么……崔倍!他一直粘着我们家王七,没有见过这么缠人的男人了!我们是醉花楼,又不是开房间的!

  红花:怎么说呢,我被淋的时候,他半点神情都没变化,倒是发现王七不见了的时候,急成那样……完全推翻了之前我对他的所有印象。

  襄玉:当时那楼不知道怎么就塌了,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在这样的危机情况下,不先自救而是想着去保护另一个人,真的好感人啊!呜呜……

  满月:崔客人跟在王七后面的时候会去扯王七的衣袖,王七瞪一眼又放开了。妻管严什么的好喜欢!

  秦蝶:他俩准备亲对方了。

  

  Q:如果你不在场,你所看见的事情可能会发展成什么样?

  巧妈:可能真让我们楼对面的客栈赚了钱!决不能忍!

  红花:应该跟已经发生的事情差不多吧?如果在王七走之前塌房子的话,可能多个英雄救美。

  秦蝶:谁知道呢,可能孩子都有了吧。

  

  Q:你觉得他们的关系是?

  巧妈:在一起了很久了吧。王七也真是的,处的对象也不早些拉来大家看看。

  红花:肯定是谈恋爱了啊!就是感情升温可能很慢。

  秦蝶:保守估计还在恋爱懵懂期,王七那小子我还是略知一二的。但离结婚就差临门一脚。

  

  Q:你对这段关系的看法是?

  巧妈:我一直把王七当孩子看,这可能就是男大当嫁吧。唉,还是有些伤感的,不过王七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就好!如果那个叫崔倍敢伤我们家王七的心,就休怪我重出江湖了!

  红衣:没什么太大看法,有些愧疚又有些无语吧。王七拿我试探崔倍对他的忠心是不公平的,而我居然真的中了他的套!真不知道是王七演技渐涨还是怎么……

  秦蝶:结婚服装让我做!

蛋黄灵

占tag抱歉

群宣,崔七only,小伙伴们来玩啊,不清人,不用产粮,我们一起来给大佬们打call,群里好多大佬的

占tag抱歉

群宣,崔七only,小伙伴们来玩啊,不清人,不用产粮,我们一起来给大佬们打call,群里好多大佬的

蛋黄灵

叫我说些什么好呢。会玩,还是你们官方会玩。

嘲讽猫猫脸我好爱

叫我说些什么好呢。会玩,还是你们官方会玩。

嘲讽猫猫脸我好爱

谢七七
只愿无事常相见。

只愿无事常相见。

只愿无事常相见。

仰泳的鱼
订 婚 照

订   婚   照

订   婚   照

原椿

“谁都一样。”

“我不一样。”

我CP今天结婚了,他们太真了。😇

“谁都一样。”

“我不一样。”

我CP今天结婚了,他们太真了。😇

不混圈不吃瓜专心磕粮莫挨我

第九集图透警告!

贴贴!结婚!


第九集图透警告!

贴贴!结婚!


爆跳糖haha
各位姐妹们 我可能下半辈子就靠...

各位姐妹们

我可能下半辈子就靠这一集活命了


各位姐妹们

我可能下半辈子就靠这一集活命了


门门门门门犬

【崔七】《檀口清歌》第六章 机巧

木门突然被推开了,哐当一声。
  风从那个缺口直接灌了进来,吹散了一地的公文。
  “还在画?”上司醉醺醺的拿起桌子上的画像,“有王七眉目间的意思了,可是为什么都不笑?”
  崔倍黑着脸从上司手里把画抢回来。
  “京城……”喝醉的人还在自顾自的说话,“王七……好前程啊!”
  “您喝醉了,我扶您回住所。”
  “崔倍,王七没和你说啊……”他突然很小声,很神经质的凑上来,“今天晚上来了京里的钦差,这位爷说要买了他,可惜和他师父没谈拢价钱,今晚就要强办了他。”
  “您喝醉了。”
  “好前程啊,京城的玉麟班就是这位爷养在家里的。以后怕是听不到七儿弹琴了……嗝——”
  ————————————————

  “最近...

木门突然被推开了,哐当一声。
  风从那个缺口直接灌了进来,吹散了一地的公文。
  “还在画?”上司醉醺醺的拿起桌子上的画像,“有王七眉目间的意思了,可是为什么都不笑?”
  崔倍黑着脸从上司手里把画抢回来。
  “京城……”喝醉的人还在自顾自的说话,“王七……好前程啊!”
  “您喝醉了,我扶您回住所。”
  “崔倍,王七没和你说啊……”他突然很小声,很神经质的凑上来,“今天晚上来了京里的钦差,这位爷说要买了他,可惜和他师父没谈拢价钱,今晚就要强办了他。”
  “您喝醉了。”
  “好前程啊,京城的玉麟班就是这位爷养在家里的。以后怕是听不到七儿弹琴了……嗝——”
  ————————————————

  “最近净月楼犯事了吗?怎么许久不见开张。”
  “嗐,您不知道啊,前几天,那博陵崔氏的独苗公子,在楼上差点没把钦差打死。”
  “崔倍是吧?我与他相熟,感觉并不是那种会为一个小旦大打出手的人物。”那人诧异,“怎么会摊上这些事情?”
  “还不是上头来的人,有些玩过了头。”那小旦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众人都问起究竟来,那小旦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才说:“老爷里有与这位大钦差相熟的人吗?”
  众人都笑起来,毕竟能和钦差相熟的人物,都不是寻常人。
  “……我听说这人很不好相与,这里没有外人,你尽管说吧。”一个客人说道。
  “我听说这位老爷是个阔主儿,真金白银好几箱。”那小旦咋舌,“到了我们这儿,第一个便叫了王七。王七折子多,声音好也是出了名的,便把他叫到房里,只是王七碰到他总是冷冷的不愿意搭理。一个月来,貂子、狐腿子的小袄,金的玉的镯子扳指,西洋的玩意儿,海里的珍奇,就不用讲了。”

“每一出戏,便给七儿办十几身行头,首饰都是金的,算下来又是万把银子。你们都晓得王七那个脾气,不如心意便怄气撒泼,遇到了这惯着他的金主儿,便愈发骄横恣意。菜咸了淡了,不中意了,便直接摔碗。一件袄子,多了一根线头,便直接拿剪子绞了,要人重做。亏得是他嘴甜,这样作践也叫人觉得情有可原。”
  “那位钦差老爷早有了把他带回京的打算,可惜价钱始终谈不拢,王七自个儿也不愿意。那老爷便想了个损招,叫人打了个木桶,口小底大,板底加了横档,外面一个铜锁门,黑黢黢的看不见里边的构造。他那日拿了条上好的南海珊瑚串儿去逗王七,往桶里一扔,说你能捡起来便是你的了。”
  “王七哪里见过这些机关精巧的西洋玩意,只当做寻常玩笑,便蹲下来伸手去掏。那桶还挺深,一只手只是勉强摸到珠串,于是又伸进去一只手……这可好,那老爷直接用钥匙给他吧两只手锁里边了。这时候已经迟了,两只手退不出来,桶又极重,只得鞠着身子。那老爷也不问他愿不愿意,直接搂住他,用手去脱他的小衣服。”
  “这人做得确实不厚道,可这和崔倍又有什么关系?”一个客人问道。
  “您听我说完——”小旦清了清嗓子,“那老爷就是铁了心的要硬 办了他,可这时候王七也明白了状况,抬起来便是一腿,踢中了那活儿。那老爷气得很,扇了他好几个耳光,只把这王七打得蔫蔫的,晕头转向。”
  “好巧不巧,崔倍那日说是有东西在净月楼里落下了,回头去找便撞见了。听见王七哭骂的叫声,便提着一根哨棍直接往楼里走了。这本就是吓唬吓唬人的,也只能怪崔倍 命不好,一棍子下去把那老爷半条命都打了出来。”
  “王七被吓呆了,只愣愣的劝崔倍快走,也顾不上疼痛了,硬生生的把两只手从桶里扭出来。可这崔公子实在是个奇人,非但不走,还坐下来慢条斯理的给王七把两只血淋淋的机巧包好,一直等到衙门上的人找来——”
  “殴 打钦差可是死 罪!”客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可惜了青年才俊断送在一个贱 童身上!”
  “博陵崔氏还是有些家族势力的,就这一个独苗不会轻易让他送命的。”另一个客人沉声。
  “是的了,皇上念及他家三代忠臣,这件事情也并不是有意。免了死罪,杖两百,发配去边疆了。”
  众人唏嘘了一阵子,各自饮了一杯。
  所谓悲剧,不过是别人茶余饭后的一点谈资罢了。
  
  

喜欢给小蓝手和红心心,mua!

 

 

咕咕咕

雨落长安花5

“王七!你拦着俺弄啥嘞!俺还给猫爷送yue去呢!”陈拾拿着小药瓶正要去找少卿,王七眼疾手快一把扯过他:“嘘!!!你冒冒失失的干嘛呢!宫里啊,来人了!你我都惹不起!少卿暂时不需要你伺候,过来!他吃药了吧今天!?”


“吃了,俺刚午饭的时候送过去的,看着他喝干净滴。”陈拾将药壶揣进怀中:“咋?俺jio着猫爷就是可大滴官儿了,宫里还有恁大滴官儿来找猫爷,咋还不让过去伺候?猫爷他……”


王七瞟见远处阿里巴巴的手势,忙将陈拾扯进一侧的仓库:“嘘……别说话!”


“弄……弄啥嘞……”陈拾一脸茫然,还不忘护住怀中的药壶。


“叫你别说话你就别...

“王七!你拦着俺弄啥嘞!俺还给猫爷送yue去呢!”陈拾拿着小药瓶正要去找少卿,王七眼疾手快一把扯过他:“嘘!!!你冒冒失失的干嘛呢!宫里啊,来人了!你我都惹不起!少卿暂时不需要你伺候,过来!他吃药了吧今天!?”

 

“吃了,俺刚午饭的时候送过去的,看着他喝干净滴。”陈拾将药壶揣进怀中:“咋?俺jio着猫爷就是可大滴官儿了,宫里还有恁大滴官儿来找猫爷,咋还不让过去伺候?猫爷他……”

 

王七瞟见远处阿里巴巴的手势,忙将陈拾扯进一侧的仓库:“嘘……别说话!”

 

“弄……弄啥嘞……”陈拾一脸茫然,还不忘护住怀中的药壶。

 

“叫你别说话你就别说话!你知不知道!那是御史台的人!弄不好,因为你的一句话,掉脑袋的不只是你!你会连累少卿大人的!听着!我不叫你出来,你就呆在这儿!”王七离开时还不忘带上门。

 

“可……可是俺……”陈拾尔康手朝向王七离开那扇门,关门时带起的泥土颗粒朝地上跳了几跳,不动了,陈拾摸摸药壶,找个还算干净的旧书案拂去灰一屁股坐下:“恁大排场啊?比俺家猫爷还大滴官儿,皇上?皇上派来的钦差!哎?mou准儿是咧!可是这钦差,牟准儿不喜欢猫爷,连俺一块儿讨厌也mou准儿,难怪王七不让俺出去。”

 

来俊臣,他所过之处据说连蝗虫都能谋反。天后登基,肃清异党手段之凶残,若那妖后党同伐异之势如同山火,来俊臣便是无尽的薪柴,帮她蔓延数不清的杀伐业障。

 

来俊臣一路告密的所作所为,着实唬住不少人。天后还真敢用他,多数李唐外戚也不得不对他惧三分。这人长得岂止是不丑,简直一表……衣冠禽兽。就是本应端正的五官放在一起,便让人看上去心中发毛,极不自在。

 

他来了!他卖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来了!他朝着大理寺正门走来了!身后跟了个拿伞的小童,与之完全不搭。但若不仔细看,这小孩子根本不起眼。正是这份不起眼,与嚣张跋扈的来俊臣又对比鲜明。这场景,仿佛那孩子是大理寺捡的一般。

 

大理寺这边儿,孙豹的手心儿直冒汗:“少卿!头儿不在,咱们……去见吗?”孙豹迟疑道。

 

“哼……”

 

猫猫叹息,随后轻蔑道:“见,为何不见?本王倒是要会会这位来大人,请教请教如何定罪谋反!”

 

雨后的空气里充斥着湿冷的泥土味儿,少卿将陈拾特地找给他的披风扯下,甩在最近的几案上,提刀而去。

 

“大理寺卿卢大人可……在……???”

 

来俊臣看着远处快速逼近的猫头,下意识扯过那孩子手中的纸伞抵在身前:“这……这什么东西……”

 

只见那小童扯了扯来俊臣的袖子,他蹲下,那孩子与他耳语了几句,来俊臣便站起身上下打量着李饼:“啧,郡王大人?……”来俊臣看着李饼的眼神有诧异,更多的是好奇,好奇他怎么是个猫。借尸还魂借错了??

 

“我就是李饼,来大人?有何贵干啊?”李饼的爪子按在刀柄上,隐而不发。

 

“也没什么大事,你我同为陛下效力,贵贱之分又有什么意义呢?但请少卿,先跪下。”来俊臣眯眼笑答,说至“跪下”二字时,眼中寒光流露,李饼也竖起瞳孔紧盯着对方,就差没一刀连着他手里那破伞同劈了。

 

“你!”

 

“圣上口谕,少卿若要站着听,来某是管不得。”来俊臣将伞收在手中,双手背过身去,故意向李饼走近了一步,可能他就是确信那狸子不会吃了他或砍了他。

 

他赌对了,李饼掀起圆领袍下摆跪在潮湿的地面上,好一会儿,来俊臣却沉默了,不说话,就这么干站着。李饼龇着牙抬头怒视那得志小人:“……”

 

“圣上口谕:特命大理寺少卿,原天水郡王李饼,查办司宾寺少卿秦濯失踪及遇害一案,结案时日限下月底,有违令者,削籍革职刺配,永不得回。”

 

“少卿大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陛下的脾气,她最讨厌知情不报者,李少卿若是领了口谕,那来某便告辞了。”

 

李饼伏跪在潮湿冰冷的土地上,一字一顿咬着牙道:“李饼谨遵圣命……”

 

来俊臣正要假惺惺地去扶郡王大人起来,被那大猫猫一个犀利的眼神当场劝退。

 

“李少卿且留步。”来俊臣明知他不会送自己,还是嘴欠故意气他。

 

“慢走不送!”李饼跪在地上,直到来俊臣彻底消失在自己的感知范围内,这才缓缓起身,在众人的目送中黑着脸走向厢房。

 

来俊臣离开大理寺的前一刻,王七一眼瞟去,眼睛瞪得像铜铃,且捂住了嘴。

 

“陈拾,多亏有你,不然这么多菜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送到膳房去!那个铁憨憨将菜车丢在门口就走了,这不,还差最后一趟,就有劳了。”

 

“木有关系,俺……”

 

来俊臣还在门口啊!两个人脚前脚后啊!这要是来俊臣好奇回头,那大理寺岂不是危!果然,来俊臣闻得说话声就要回头。王七急中生智,狠狠喊了一嗓子:“陈拾!少卿找你送折子!你跑哪去了!他找你半天了!快点过去!晚了看他不收拾你!”

 

陈拾立即回头,给来俊臣看了个后脑勺。来俊臣笑笑,突然远处来了个人与他耳语几句,来俊臣脸色一变,带着随行那个奇怪的孩子策马而去。

 

“俺,俺改这儿呢!大哥,对不住!俺,俺还得伺候俺猫爷,俺现在不能帮恁送菜嘞。”

 

“没事没事,差一车了,我自己就行。”

 

来俊臣从大理寺门口彻底消失后,过了一会儿,王七脚下一软,捂着胸口跌坐在地上:“我……”

 

“王七!王七恁咋了!王七!!”

 

“别嚎!我饿得站不住了!你赶紧去伺候少卿,不用你管!”

 

“啥?恁中午吃了那多崔倍碗里的肉还能饿这样??”

 

“嘶……赶紧过去!少卿等着呢!”

 

“中!俺这就去!”

 

王七由孙豹搀扶着站起来,等陈拾傻敷敷地跑去找少卿,孙豹默默向王七比了个大拇指。王七擦擦冷汗:“无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大个儿,扶我走慢点儿,腿软……”王七这会儿的确是有些走不动路。

 

崔倍这会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将王七的另一只胳膊架在肩上:“给我吧!还有好多少卿交代的图没画完,人我就带走了。”

 

孙豹转身将王七转给崔倍:“哦,好。”

 

“崔倍啊!你是不知道,方才有多险!可吓死我了!”

 

崔倍搂着王七的腰,架着他的胳膊走得很慢:“方才我在外面,撞见来俊臣的探子跟他说:有新的御史中丞来试官,他走得可急了。”

 

“啧啧……难怪!原来是抢饭碗的来了,我说,你可以啊!哎你脸红了!别害羞啊!你不承认!别躲!”

 

“别闹,没有……”

 

李饼回到厢房坐在那儿生闷气:到底是谁!为什么才将那具无头尸体与秦濯的死联系起来,她就下旨说秦濯遇害?还说知情不报……大理寺有人泄露消息吗?没道理,织染署……对,未见得妖后知道那尸体很可能是秦濯的,如果不是大理寺,那必定是织染署报备的消息。以她的性格,留一个多月的时间给这桩案子,会不会长了点!难道!

 

“凉州人,陇右……”

 

“猫!猫爷!找俺!找俺送折子嘞?俺回来晚咧,猫爷,你嘞you给这儿嘞。”陈拾递过药瓶,李饼接过:“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是有一批折子要送到崔倍那儿。”

 

“那俺这就过去!都是哪几个折子哎?”

 

“不急!你给我坐下,气儿喘匀了再去。折子分出来放左边那堆了。”

 

李饼将茶盅推过去:“煮些茶来!天气有些凉,去找蔡叔拿几粒胡椒。煮好了自己拿个杯子先喝。”

 

李饼放下一部分与秦濯有关的记录:“我出去一趟,不必等我,你留在这儿待命。”

 

“中!猫爷!”

 

都说早晨下雨一天晴,这会儿,雨算是不下了。可天还是乌突突的,还好不那么闷热,变天就像变脸一样,这会儿冷咯!锋前雾也该散得差不多。

 

再访案发现场,李饼并非不想带陈拾出去,就是觉得心里难受,不想被人看见,打算一个猫静静。马棚中牵马的李饼愁绪万千,心道:也是,雨后的现场,就算有证据也应该冲没了,不如不看。还是去看看,万一呢……

 

明堂中,武明空单手托腮,另一手提着朱批玉笔,将一鸡蛋般大小的镶嵌玉金球沿着明堂的台阶斜坡踢下。

 

“御史中丞来俊臣求见。”女官在她身侧低声通报。

 

“宣。”

 

来俊臣走得极快,见那金球沿着斜坡上的龙纹滚下,眼疾手快跪下接住,双手捧起走向台阶,而后俯首跪行送至武明空面前:“陛下。”

 

武明空垂眼斜晲:“呦,回来啦。给朕放在地上,一会儿,再去捡回来。”

 

来俊臣十分熟练地将金球放在武明空脚前,她一踢,那金球儿直接沿着地面滚了几滚,顺着斜坡下的龙雕纹滚下。来俊臣迅速跃下好几级台阶,去追那球儿。追到后,又捡回来放在武明空脚尖前。

 

武明空一边批折子一边问道:“卢纳怎么说?”

 

来俊臣回复道:“回陛下,卢大人外出,不在大理寺,但陛下带给大理寺少卿的话,臣已转述清楚明白,万不敢耽搁陛下圣意。陛下念及司宾寺秦少卿的冤屈,秉承公理,督促大理寺查案,实乃一干臣子之幸!臣,不胜感激涕零。”

 

武明空默默又将金球踢下了台阶,等来俊臣将它再捡回来时,她落下朱批玉笔,招手示意来俊臣走近,他俯首跪行至武明空身侧,就在那一瞬间,武明空的小手极度用力地钳住他的下颌,将那张脸抬起,审视半晌……

 

“给朕哭,就是现在。”


岚

半夜发神经产物

重度ooc    儿童画    非常辣眼睛 

  慎入!!!

画一下漫画中出现的老梗(ಡωಡ) 

就是本子画师崔倍遇到困难,然后叫王七帮忙,后来不小心被大狸子看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跑)

私心打个饼拾的tag

半夜发神经产物

重度ooc    儿童画    非常辣眼睛 

  慎入!!!

画一下漫画中出现的老梗(ಡωಡ) 

就是本子画师崔倍遇到困难,然后叫王七帮忙,后来不小心被大狸子看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跑)

私心打个饼拾的tag

Willette.琛

【崔七】相见欢

·《大理寺日志》同人,崔倍×王七,前后有意义。


·时间线是外传中小崔离开大理寺且没有因一枝花事件回去的多年以后,没看过外传的话可以当做架空食。外传中的离别其实已经处理的非常好,但还是忍不住想狗尾续貂,弥补遗憾顺便搞一下簧(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 



·《大理寺日志》同人,崔倍×王七,前后有意义。


·时间线是外传中小崔离开大理寺且没有因一枝花事件回去的多年以后,没看过外传的话可以当做架空食。外传中的离别其实已经处理的非常好,但还是忍不住想狗尾续貂,弥补遗憾顺便搞一下簧(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 

羽清

黑狐崔倍(兽)

[图片]
是之前太太 @一只傻孩子 的黑狐崔设定!(崔七tag私心)

只画了兽形屑图,人形慢慢搞QwQ,可能,,会,,咕。

图有点糊,而且没画乌云。(我好菜啊x)


是之前太太 @一只傻孩子 的黑狐崔设定!(崔七tag私心)

只画了兽形屑图,人形慢慢搞QwQ,可能,,会,,咕。

图有点糊,而且没画乌云。(我好菜啊x)

门门门门门犬

【崔七】《檀口清歌》 第五章 貔貅

 今天应该会更两到三章     戏子七+官人倍


       “最近你变了。”同事拿他打趣,“今天晚上花楼去不?”
  崔倍收拾着桌子上洒得狼藉的墨水,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他回想起来那一天花楼里的那场鸡飞狗跳的闹剧,于是后来每一次上司荒唐的邀约,他再也没有缺席。他自诩绝不是出于担心和爱怜,只是……希望这个油嘴滑舌的小东西能少被人这样欺负。
  他把这个意思说给王七听,意思是告诉他,若是被人欺侮了,也好有个告状撒气的地儿。
  王七瞪着他,...

 今天应该会更两到三章     戏子七+官人倍

  

       “最近你变了。”同事拿他打趣,“今天晚上花楼去不?”
  崔倍收拾着桌子上洒得狼藉的墨水,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他回想起来那一天花楼里的那场鸡飞狗跳的闹剧,于是后来每一次上司荒唐的邀约,他再也没有缺席。他自诩绝不是出于担心和爱怜,只是……希望这个油嘴滑舌的小东西能少被人这样欺负。
  他把这个意思说给王七听,意思是告诉他,若是被人欺侮了,也好有个告状撒气的地儿。
  王七瞪着他,大眼睛珠子里满是惊讶和好笑。
  “我既然吃了这碗饭,就注定要挨着混账气。”他吃吃的笑着,歪着脑袋端详手上那副新打的虾须镯,阳光底下熠熠发光,“我要是总记得老爷们的不好,早就该去跳江了。这烟柳地里,什么腌臜龌龊的事情没有见过……”
  “遇到那些事情,你该是生气的。”
  “我?生气?”王七笑得眯起了眼睛,猫儿似的眼睛睃来睃去,“掉几滴眼泪,闹个小脾气?不用点手段怎么从这些富得流油的老爷嘴里讨点利好。”
  说着,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涎着脸凑到崔倍跟前。
  “好老爷,说起来,你从来没给七儿用过钱呢!”
  崔倍很认真的看着他,那张和气俊秀的笑脸,不知道是真心还是玩笑。
  “我身上只带了茶水钱,不嫌弃的话。”他说着,从脖子上解下了一只玉貔貅。“这是小时候家里人和一个瞎道士讨来辟邪的。不过我觉得实在不灵验……”
  接过吊坠的一瞬间,王七却有些迟疑。不过还是很快把那点儿感动藏到嬉皮笑脸的伪装下面,“灵验,怎么不灵验!?崔老爷给的我都喜欢。”
  “崔倍,开门。”包厢外面乱哄哄的,听见上司醉醺醺的喊着,“我要进来了。”
  “怎么不走……”崔倍转头小声的对王七说。
  王七看着他却没理会,带着那张笑脸倚着门把上司迎进来。
  “七儿也在这里啊!”
  “是啊,就等着老爷您呢!”王七接着他的话茬,撒娇做痴。“赶巧不赶好,刚刚学了个新曲儿。”
  “啊,崔倍你这就走了啊……”上司的眼睛都没从王七身上移开,假惺惺挽留了一下。
  “大人,属下有急事先行一步。告退。”
  突然同事之前所说的“托生的时候,阎王在他心里放了块石头,又冷又硬,谈不得情爱。”这句话出现在崔倍的脑海里,让崔倍觉得自己对于王七那点微妙的好感变得可笑又苍白。
  不就这样的吗?前一秒还拉着他的手,说着甜言蜜语,下一秒就坐到别的男人的腿边了。
  想到这儿,他有些沮丧。
  崔倍不知道,他这一走,竟然是灾难的开始。
  


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吧(´-ω-`)

不要白嫖(猫爪拜拜)

前几章所有的传送阵都在这里啦!http://arthurkrank.lofter.com/post/1d55d4b4_1c9742fa4

C_南瓜粥
官 博 考 古 我不信他们不是...

官    博    考   古


我不信他们不是真的


官    博    考   古


我不信他们不是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