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崔斯坦

20.6万浏览    1240参与
Role

占tag致歉 想收るすけ老师的贝崔本

占tag致歉 想收るすけ老师的贝崔本

System.exit(1)

【贝崔】脑future

是复健作。

灵感来源于《主播女孩重度依赖》。

其实没什么cp向。

以下是正文:

骑士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骑士。

他没什么过人的武艺,也没有什么崇高的故事。他只是一介骑士,在这个动荡的年代,一文不值。在这个时代,骑士早已被消磨殆尽,那些有着崇高血统的骑士,效忠于自己的王,但在无数次战争,动乱,起义的冲刷下,青黄不接。他们的城堡凋敝破旧,他们自己的士兵早就疲于奔命,他们早已经无力庇护他们的人民。各地的王也是几天一换,骑士的封地也成了一纸空文。于是,骑士从高端的职业一夜间跌下神坛,有一身盔甲一把剑的人都成了“骑士”。他们有的占山为王,有的当了雇佣军,那些恪守着传统骑士精神的人不是饿死,就是被群...

是复健作。

灵感来源于《主播女孩重度依赖》。

其实没什么cp向。

以下是正文:

骑士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骑士。

他没什么过人的武艺,也没有什么崇高的故事。他只是一介骑士,在这个动荡的年代,一文不值。在这个时代,骑士早已被消磨殆尽,那些有着崇高血统的骑士,效忠于自己的王,但在无数次战争,动乱,起义的冲刷下,青黄不接。他们的城堡凋敝破旧,他们自己的士兵早就疲于奔命,他们早已经无力庇护他们的人民。各地的王也是几天一换,骑士的封地也成了一纸空文。于是,骑士从高端的职业一夜间跌下神坛,有一身盔甲一把剑的人都成了“骑士”。他们有的占山为王,有的当了雇佣军,那些恪守着传统骑士精神的人不是饿死,就是被群起而攻之,最终不甘地饮恨剑下。因此,流民四起,骑士的精神不存。

骑士的父亲是一位商人,因此他虽然武艺不够娴熟,却也能够识文断字,度过一个相对安稳的童年。他时常不无悲哀的想,在骑士道中,琴棋书画可谓最基础的技巧,在这个时代,有识字能力的骑士却成了稀有品,真是讽刺。

成年的时候,他对着星空与上帝发誓,要振兴骑士道。于是,他打造一副盔甲和一柄长剑,放弃了家产,在这片大地上流浪。

流浪,自然是艰苦的。他虽然武艺不精,但对付蟊贼已然绰绰有余。他仗剑行走天下,虽然不能向小说中的武侠一样拯救苍生,却也总能顺手救下几条生命。他看见了这片吃人的大地,人们易子而食,战争的烈焰把士兵吞进地狱灼烧殆尽,领主的眼中只剩下闪耀的皇冠宫殿和成堆的金子,但这些耀眼的金色掩盖不住鲜红的血液。他的盔甲镀银,纯白无瑕,闪闪发光,一路走来,每次战斗中这副盔甲都要在污泥里打滚,但他总是精心擦拭,因此这副盔甲也并未蒙尘。他的眼神清澈通透,金子的耀眼无法玷污,荣耀的强光无法沾染,鲜血的赤红无法浸透。

他的右臂断掉了。剑伤导致了坏死,他不得不回家休养。幸亏一位医生搭救,他得以用一条银臂继续挥剑。他很钟爱这条新的手臂,因为它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如此耀眼,在他的眼眸中反射,将光芒照耀大地。

这是他唯一一次回家休养,父母早已去世,曾经童年居住过的小屋废弃凋敝,屋后的土地上,原本的花草早已被饥民扒走分食,可他不在乎。他每天在屋后的空地上练剑,仰望天空,任由眼眸中完整地倒映出天空,纯净而不含杂质。

他种下一朵花。花朵是银白色,他很喜欢这种颜色,和他银白色的手臂,银白色的盔甲,银白色的剑,银白色的发丝都十分般配。他悉心照料这朵花,直到他决定再次启程。

启程的前一天,他抚摸着那朵花。“希望你能在不被鲜血浸透的土地上生长。”他轻声呢喃,然后收拾行装,再次出发。

他要前往不列颠,听说那里有一位和他有着相同理想的王。

 

歌手是个不富盛名的歌手。

他从不学着其他的吟游诗人,靠着编写歌功颂德的骑士赞歌来换取老爷们一点卑微的赏钱。他也从不在每个夜晚在酒吧里驻唱,赚取醉汉们一点可怜的银两,然后转头又扔在酒桌上,用无穷无尽的酒精麻痹自己,说服自己短暂逃离那糟糕透顶的世界。

他居住在不列颠的外围,有那位王的庇护,这座城市也勉强算得上太平。但是,这可远远算不上幸福。他总是闭着眼,但就算闭着眼,他也能感受到,从高大的城主府中传来的,腐臭糜烂的气息。这片气息总有一天会淹没整座城市,而人民的哀号将成为一切悲剧的伴奏。他叹息,但他无力改变。他能感受到每个平民生活中的悲喜,从他们向他投掷的钱币落地的响声中。曾经这响声有的清脆宛如鸟鸣,那是欢乐轻松的人;有的宛转如同被拨动的琴弦,那是有心事的人;有的沉重宛如战鼓,那是充满决心的人;有的响亮刺耳,那是初出茅庐的少年;有的落地无声,那是阅遍人生百态的老人。但现在,钱币落地的声音已经很少能够听到,就算听到,也只是一片浑浊,麻木的浑浊。

他弹琴的手顿了一下,并没有继续。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可能有优美的音乐?不过是滞涩和刺耳的结合体罢了。他红色的发丝在空中随风飞舞,似是沾染了些许沙尘。他拂去,于是发丝恢复了暗红,如同一双冷冷注视着的眼眸,看着这个肮脏的世界。

他在中心广场上演奏。纵使旁边过去无数车马,无数人群无声走过他身边,扬起砂石,他的白袍依然纤尘不染,他的红发依然是这座城市中的亮色。

歌手在野外种下一丛花。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种下的,但潜移默化间,这一丛花已经长成了一片花海。尽管面积不大,但让歌手在其中纵情弹奏歌唱已经足够。这丛花是血红色,如同他的发丝,红得亮眼,红得发烫,仿佛是神明投射在这阴沉压抑浅灰色的世界下的一束眼神。他经常徘徊流连与花丛中,随手拨弄几个音符。只有在这里,他的音符似乎不再滞涩,充满了生机活力。可惜,无人倾听。

歌手听说过不列颠的王。据说,那位王治下的臣民,都如同这鲜红色的花一般,热烈而绚烂地绽放着独属于自己的生命。他随手撩拨琴弦,漫无边际地思考。或许到那为王的身边,可以消去他琴弦中的滞涩。

罢了,他轻轻摇头,放下琴。世间已然一片黑暗,那位王,或许是一束光,但这铁灰色的世界,已经注定了不会接受除了鲜血以外的其他颜色的浸染。这光能照耀多久?最多不过百年,但之后那灰色的反扑,注定要把残留的光撕成碎片。绝望的灰是精致的,温水煮青蛙,人们只会麻木;但希望之后的绝望,却是残暴的黑,只会把无辜的人撕成碎片。

他重新拿起琴,轻轻拨弦。

 

骑士从远方赶来,还未进城,就看到了歌手,在他的花海中。

骑士自认为受过良好的教育,也算通晓音律,但是他聆听过的音乐,在歌手随便拨弄出来的旋律面前,都黯然失色。他拨出的音符,正如那片花海,热烈地绽放着,正如他红色的发丝,随风飞扬,轻如鸿毛。

他静静站在花海的边沿,不想打扰歌手的音乐。当对方演奏完毕对着他的方向致谢时,他才惊觉自己早已经被发现。歌手也并未在意,招招手,邀请他走进花海。

于是两人肩并肩躺在花海中,望着天空,是冷冷的灰色。但是红色衬托着银白色,银白色反射着暗红色,竟为着天空添上了些许亮色。

“贝德维尔。”骑士的面庞年轻,但声音却沉稳有力。

“崔斯坦。”歌手的声音如他的音乐般婉转,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歌手看向骑士的剑,骑士看着歌手手中的竖琴。

“我去不列颠的都城寻找那位恪守骑士道的王。”骑士的话语中带着坚定的信念。

“卡美洛么…那可是一段遥远的旅途。”歌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随性。

“但是我还是想去,我想去一片鲜花能够自由盛开的地方。”

歌手默然。这片鲜花虽然正在烂漫,但不过一时。城中的腐烂终究会污染这片土地,鲜花也会被染上血的颜色,和在光下泛着惨白色的金子。

骑士默然。他种下一株银白色的花,依然需要精心呵护。现在,那朵花,可能早已零落成泥。

“那一起吧。”

 

卡美洛,不列颠的王城。

骑士贝德维尔有着纯洁的灵魂,这是他被王选中的唯一理由。他没有高超的武艺,没有神明的祝福,他只有心中的光,从灵魂深处迸射,仅此而已。

他成为了圆桌骑士的末席。虽然只是最后一位,但他依然受到人民的景仰与爱戴。他心中的光愈发强烈,照耀自己,照亮他人。他对王忠心不二,对人呵护有加。就连最为挑刺的人也挑不出他的半分缺点。他仅仅是末席,但他灵魂中的光明亮,他别无他求。

贝德维尔在圆桌会议上看到了崔斯坦。和他一样,银色的袍子和铠甲,倒映着他暗红色的长发。惊讶之余,他才知道,原来崔斯坦的琴弦,不仅可以奏出美妙的音符,还可以杀人于无形。崔斯坦只是对他无声地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微笑。

他们在卡美洛种下一个花园。一半是他暗红色的花,另一半是他银白色的花。

贝德维尔问他,为什么种下暗红色的花。崔斯坦的答案是恋人。异国的公主,爱上了当时流浪的歌手。她说喜欢他的发丝,于是他为她种下一束一束暗红色的花朵。可惜,就算他成为了王的骑士,身份相比一位公主也是轻贱。她的父亲断然不会同意这桩婚事,这也造就了他眼神中的忧伤。

崔斯坦问他,为什么种下银白色的花。贝德维尔的答案是理想。他的骑士梦,饱受战火与金钱名利的腐蚀摧残,但依然保有纯洁的银白色。于是他种下银白色的花,像年少的自己呵护理想一般,呵护着银白色的花朵。他热爱他的理想,他敬畏他的理想,他想让他的灵魂、他的理想如同花朵一样开遍不列颠的大地。

时光飞过,歌手用弓弦扫除敌人,骑士侍奉王,献上忠诚。

 

光芒总会熄灭。反叛的火焰燃尽不列颠的土地。

崔斯坦娶了妻,和他的恋人同名,藉此抚平内心的忧伤。贝德维尔照料在叛乱中受伤的王,想重新点亮不列颠的火焰。

崔斯坦在战斗中中毒,他的最后一个愿望是再见一面曾经的恋人。

濒死的王要求贝德维尔归还他的圣剑,贝德维尔却惧怕王的离去而不敢归还。当他第三次来到湖边,终于下定决心将湖中剑投入湖中的时候,王的身躯却早已不见踪影。他找到宫廷法师,却得知因为他迟迟不肯归还圣剑,王变成了幽灵徘徊在不列颠的大地,永远不得安宁。于是他惶恐,走遍不列颠,希望为王赎罪,得到她的原谅。

 

崔斯坦死后,他的恋人姗姗来迟,泪水滴落在暗红色的发丝上。

贝德维尔死后,他的灵魂得到了王的宽恕,得以安宁。

 

银白色与暗红色交织的花园,终因无人打理而渐渐荒废,暗红色与银白色交织的花瓣散落一地,最终被历史的风抹去,只留下沉默的土地无声诉说。

他们心中的美好结局,最终却只能在逝去之后达成。他们的功绩,只能在死后被人景仰。

美好的世界,终究只存在于银白色的理想中,存在于眼神中淡淡的哀伤中。

他们终究走进了自己的脑future。


不谌
FGO | 镭射闪卡拍立得设计...

FGO | 镭射闪卡拍立得设计

还是可爱小男孩(?

FGO | 镭射闪卡拍立得设计

还是可爱小男孩(?

北有幽昌🇲🇴

摸鱼解禁part.2

p2是副官if,p5-p7是梗图描改

最后2p是亲友的头像约稿,双子无影和副官希斯拉德if

摸鱼解禁part.2

p2是副官if,p5-p7是梗图描改

最后2p是亲友的头像约稿,双子无影和副官希斯拉德if

蓝裤衩双截龙
FGO妖精骑士芭万希,希望大家...

FGO妖精骑士芭万希,希望大家能喜欢

FGO妖精骑士芭万希,希望大家能喜欢

劳伯崽子

圆桌骑士们的骑马战


高文组:重量级的Buster选手,气势汹汹

崔斯坦组:睡觉的马和疯狂吐槽的骑手,只有闪避技能满点

兰斯洛特组:优雅的技巧型选手,相性极佳


转自Twitter

作者在p10

圆桌骑士们的骑马战


高文组:重量级的Buster选手,气势汹汹

崔斯坦组:睡觉的马和疯狂吐槽的骑手,只有闪避技能满点

兰斯洛特组:优雅的技巧型选手,相性极佳


转自Twitter

作者在p10

天际某龙裔
有改动,细节省了,画不动了

有改动,细节省了,画不动了

有改动,细节省了,画不动了

南有焦明🇵🇹

白情的阵已经出了9图所以我的谷阵图也就此解禁,把大阵的一小部分照片放了一下,还没放固定柄图的小谷美。就给大家欣赏一下特里斯坦的美貌w

说一下我讨厌贝崔贝,所以吃这对cp的人请不要出现在我评论区,我会拉黑。


⚠️下面有梦男内容⚠️

⚠️下面有梦男内容⚠️

⚠️下面有梦男内容⚠️

不能接受的记得一定要屏蔽tag我tag真的都打了!!!


压在玫瑰下的一张羊皮纸

给我亲爱的夜莺: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在前往塔顶的路上,短暂的离别之前缠绵总不可或缺,但经历过前一晚的你或许比我更需要休息,请原谅我没有叫醒你,我的夜莺,希望这对你而言不算是一种不告而别...

白情的阵已经出了9图所以我的谷阵图也就此解禁,把大阵的一小部分照片放了一下,还没放固定柄图的小谷美。就给大家欣赏一下特里斯坦的美貌w

说一下我讨厌贝崔贝,所以吃这对cp的人请不要出现在我评论区,我会拉黑。





⚠️下面有梦男内容⚠️

⚠️下面有梦男内容⚠️

⚠️下面有梦男内容⚠️

不能接受的记得一定要屏蔽tag我tag真的都打了!!!




压在玫瑰下的一张羊皮纸

给我亲爱的夜莺: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在前往塔顶的路上,短暂的离别之前缠绵总不可或缺,但经历过前一晚的你或许比我更需要休息,请原谅我没有叫醒你,我的夜莺,希望这对你而言不算是一种不告而别,过往我也曾因测试者们为我惹出的麻烦而匆忙到岗,可这样完全未叫醒你,独自一人醒在寂静的黎明,大概也确实是第一次。

可究竟是什么让我在你熟睡的清晨,迎着落地窗外初升太阳的金光为你留下这封信,并准备将它压在今日份的玫瑰下的呢?幻梦境中没有明确的时间概念,可操作日照长短便模糊了日月星辰的斗转星移,从一起居住在中心塔的第一天至今我已经无法计数具体的时光,脑海中你微笑的,开怀大笑的,赌气的,失落的,流泪的,平和的,半睡半醒的,完全熟睡的,面庞,都如此珍贵仿佛宝物在我的灵魂里熠熠闪光,骑士那样强大和帅气的你,夜莺那样温柔和粘人的你,越是深爱着,越是握紧你的手,便越是忍不住想知道着那个问题——跟我生活的这段日子里,你感觉到幸福吗?

啊啊,请不要对我的提问生气,我的爱,在我自我贬低,自我嘲笑的时候,只有同样深受其苦的你会颇为认真地阻止我的行为,即使有时候你也明白或许是一句玩笑……然而此刻的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态度如同这太阳的光一般认真和坦荡。过往里我无数次说起我目睹过的你的全部人生,从出生,到成为骑士,再到坠入爱河,最终走向我们都明了的结局,我也无数次说起在你将带着倦意的面庞藏进我颈窝,低声呢喃着我的名号的无数个时刻,我的幸福便也仅此而已,可是这些以我主观定义的言语是多么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甚至忘记了询问作为那个迁就我更多的你,究竟会不会在亲吻,拥抱,身体的结合中感受到哪怕一点怦然心动……剥离开主从的关系,站在两个同样来自地狱的灵魂面前平视相对,不为了骑士的温柔和绅士风度,也不为了我手掌背面令咒的束缚,我想真诚地,询问你的灵魂,鲜艳的玫瑰呀,跟我生活的这段日子里,你感觉到幸福吗?

或许这样正经又严肃的问题会使你发自内心地感觉到为难吧,像你这样温柔的鸟,即使对敌人伸出猎鹰锋利的爪喙,也绝不忍心对我说出绝情的话,有些沉重的语言早已压垮过你的脊梁,让你为之愧疚和苦痛一生。我断然无法同金色头发的美丽王后平起平坐,也无法与双手洁白的公主相提并论,不论是人生的长短,能力还是价值,对比那些优秀的,围绕在你身旁的女性依旧是黯淡而逊色,因为你的笑容而喜悦,因为你的泪水而怜爱的我,在每个你熟睡安稳的夜晚中沉思,搜肠刮肚却找不到任何你,这般优秀又强大的你,值得在我的灵魂上倾泻爱意的理由。

绝不是怀疑你,不信任你的爱,我的夜莺,只是我越是深刻了解自身的渺小无能,就越是明白这一切我本没有资格得到,更或许都是上帝的恩赐——目睹了太多恶意,欲望和贪念而逐步被染黑成现在这幅样子,无法再坚持着炼狱苦修之路救赎世人的我自己,不能忘记你灵魂的色彩而产生或许人类还有着救赎希望的念头,直至今日坚定不移地在这捏造出的梦境之地不断向主证实我的观点和人类的光辉……如果你不能感觉到幸福,不能在我创造的黄金之梦中受到慰藉和欢愉,那么我此身的存在便毫无意义可言,因为你熠熠生辉的人格支撑起了我理想的可能,我想要为你,为千千万万如此的人类证明义人的存在,争取主的怜悯,哪怕是苟延残喘也盼求天启之日不必如此早的到来,在萨麦尔的面前时我这样说,在地狱的狂风中我嘶吼怒号的时候我这样说,现在我执笔写下文字时,却依旧要这样来说。生各有命,生前我未能完成便抵达了死期,死后我的使命便大抵如此,而我的心愿也仅此而已,除了希望你能够幸福之外,并无其他所求。

我的挚爱,我美丽的鸟,我多么希望你幸福啊!被烈火灼烧的伤痕,被呼啸飓风挫伤的灵魂,连同你带着悲伤名字的故事让我怜惜你的存在,纵然被伤害,被击倒,被惩罚,仍旧对爱奋不顾身的自由的鸟,我怎么好占有你,控制你,阻止你的翅膀乘着风飞上云端呢。过往的我沉溺于你主仆的誓言,为你所给予的一切沾沾自喜,现在的我在主的十字架下悔过,只祈祷昔日的誓言没有成为束缚住你双脚的铁链,让你无法去自由地爱,自由地恨,自由地歌唱……请不要为我而死,也不要拘泥于主从,令咒,以及生死的界限,更不要惧怕说出真实的话语会刺痛我,会使我们分崩离析,在上帝面前的我们是平等站立的,不分从者与御主,更不论出身和成就,只要你不拒绝我,不赶走我,我便一直在此处……我的爱,特里斯坦,这份情感交到你的手心里,连同我的灵魂一起,你感觉到幸福吗?

不必急着交付答案,也不用为此惶惶不安。过去的日子里,我也曾犯过错误,说过不应当出口的话,做过惹你哭泣不安的事情,但是今天,我渴望你愿意原谅我的过去,愿意指点我,批评我,向我倾诉你的渴望,让我能为你做到更好,为你抚平会使你落泪的,脆弱的一角,就像你一直以来为我做的那样。

白色情人节快乐,我的夜莺,唯有主的荣光与你的灵魂常住我心间。

——from:邪神A

北有幽昌🇲🇴

跟对象在一起的五周年~(迟了两天版本)

有ff146.0剧透,记录了我们在一起以来磕的最香的四对cp

还会有新增吗?

跟对象在一起的五周年~(迟了两天版本)

有ff146.0剧透,记录了我们在一起以来磕的最香的四对cp

还会有新增吗?

酱油酱
:我重新画了之前画过的贝崔(老...

:我重新画了之前画过的贝崔(老炒冷饭带师了

:哇,那你的背景处理应该没有那么烂了对吧

:(((燦笑)))

:没有那么烂了……对吧……?


劝废特狗今年白情继续出我推礼装,不然我真的会……(咬牙切齿

:我重新画了之前画过的贝崔(老炒冷饭带师了

:哇,那你的背景处理应该没有那么烂了对吧

:(((燦笑)))

:没有那么烂了……对吧……?


劝废特狗今年白情继续出我推礼装,不然我真的会……(咬牙切齿

dmkdoik

纽约时报歌剧评论精选 安东尼·托马西尼

1

2

3

4

5

6

纽约时报歌剧评论精选 安东尼·托马西尼

1

2

3

4

5

6

晓异
没有赶上猫猫日_(:зゝ∠)_

没有赶上猫猫日_(:зゝ∠)_

没有赶上猫猫日_(:зゝ∠)_

你前男友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2...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20@速写班长 

今天很早画完去吃东西逛街结果差点忘记打卡…是罗森崔斯坦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20@速写班长 

今天很早画完去吃东西逛街结果差点忘记打卡…是罗森崔斯坦

花样作死冠军
在公共场所放老崔专辑的咕哒和莉...

在公共场所放老崔专辑的咕哒和莉莉丝

转自推特推特mgncosmo

在公共场所放老崔专辑的咕哒和莉莉丝

转自推特推特mgncosm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