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崔秀彬

15.9万浏览    4501参与
addddddddd.

  兔年就是要看兔兔

  兔年就是要看兔兔

恩珉minyu

今天的生图又浅浅封神了,有种精灵小王子的感觉

今天的生图又浅浅封神了,有种精灵小王子的感觉

そらまふ

  好家伙,我爹的手是真TM摸的实在啊,还有双人抖,涩死了涩死了🥵

  无所谓我会出生ㅍ_ㅍ,领悟大麦特麦!!!

  好家伙,我爹的手是真TM摸的实在啊,还有双人抖,涩死了涩死了🥵

  无所谓我会出生ㅍ_ㅍ,领悟大麦特麦!!!

kida115

  阿尼~~這要逼死誰啊啊啊啊!

  弟弟們太慾了吧😳MV就很驚艷....打歌現場簡直犯規🫣然竣你的表情收斂點啦~~太野了......

  果然......男人性感起來,沒女人的事😳😳😳

  阿尼~~這要逼死誰啊啊啊啊!

  弟弟們太慾了吧😳MV就很驚艷....打歌現場簡直犯規🫣然竣你的表情收斂點啦~~太野了......

  果然......男人性感起來,沒女人的事😳😳😳

一只憨憨的思密达

  档人真的好棒,这次回归真的惊艳到我了。

  希望TXT的未来越来越好啊!

  永远爱档(比心♥️)

  档人真的好棒,这次回归真的惊艳到我了。

  希望TXT的未来越来越好啊!

  永远爱档(比心♥️)

顾若复

您的小卡贵的很有道理 

您的小卡贵的很有道理 

烧酒呛冷烟

【彬奎/冰葵】静悄悄

伪现背  崔秀彬x崔杋圭

爱情属于彬奎,ooc属于我

庆祝小档回归的产物  档人回归大爆!


      打歌舞台回来那天,经纪人通知崔杋圭,公司安排了他和崔秀彬的asmr双人直播。

      直播可以理解,asmr?这么些年了公司还没摸清楚他潜藏在文文静静的外表下的人形扩音器本质吗?让他搞俩小时asmr,老天,酷刑啊酷刑。

      但是可以和崔秀彬一块儿直播......

伪现背  崔秀彬x崔杋圭

爱情属于彬奎,ooc属于我

庆祝小档回归的产物  档人回归大爆!


      打歌舞台回来那天,经纪人通知崔杋圭,公司安排了他和崔秀彬的asmr双人直播。

      直播可以理解,asmr?这么些年了公司还没摸清楚他潜藏在文文静静的外表下的人形扩音器本质吗?让他搞俩小时asmr,老天,酷刑啊酷刑。

      但是可以和崔秀彬一块儿直播这一点还是很值得期待的。他们的小队长性子软又面皮薄,好欺负得很,每次一逗就有反应,像个含羞草。因此崔杋圭格外喜欢和崔秀彬一起直播,有意思极了。

      这次直播的地点选在了公司内部,大晚上的,除了经纪人和几个工作人员外,整场直播二人周围再没什么人。桌前放着些提前准备好的卷发棒、太空沙、泡沫以及各种零食之类的物件供他们使用,直播设备开了起来,两个人在桌子后坐下开始对镜头打招呼。

      “moa们晚上好呀!今天是我和杋圭来为大家做一期asmr的直播哟~”因为是asmr,所以崔秀彬的声音放得很轻,崔杋圭在一旁直观感受到低音炮的冲击,只觉得耳廓有些麻酥酥的。他跟着崔秀彬一起朝镜头招招手,附上一枚两眼弯成了缝儿的微笑。

      “既然设备没什么问题音量大小也合适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崔杋圭手一捞就拿起一个看中意了好久的粉色卷发棒,一脸坏笑着往崔秀彬额前放。小队长刚卸了舞台妆洗完头,黑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蓦然被贴上个粉粉嫩嫩的卷发棒,可爱中透出些傻气。

      “什么啊!”好歹还顾及着直播没有大喊出口,崔秀彬抿抿嘴忍了下来,毫无灵魂地任崔杋圭对着自己的发型大刀阔斧。原本软塌塌地贴在前额的刘海都被一股脑儿卷了上去,使得一双明亮的兔眼睛更加突出而明显了,坏心眼的崔三还不肯让队长把卷发棒抽出来,执意要它就那么服服帖帖地在脑袋上挂着——反正丢的又不是他的脸,秀彬哥这样也还蛮可爱的嘛。

      而此时的直播弹幕早已被这一幕刷屏:

      [救命啊,秀彬尼也太可爱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捣蛋的杋圭]

      [你们怎么这么甜啊!xql就是不一样!]

      ……

      崔秀彬看着几条说小情侣的弹幕从眼前掠过,眼珠子飘忽了几下,脸一点点红了起来。他就近摸了个泡沫瓶,凑近话筒开始主持大局,“我们先从泡沫玩起吧!”

      崔杋圭兴奋地摊开手掌递到崔秀彬面前,“哧啦”一声,接了一捧泡沫,奇特的手感在掌心蔓延,他顺时针揉搓着,低下头仔细聆听泡沫缓缓摩擦手掌的声音。好舒服!像是一双手顺着耳道进入大脑,将神经网络的每个角落都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他新奇地捣鼓起来,指尖和手掌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摩擦,发出不同声部的多重奏。

      此时崔秀彬已经很是老练地向粉丝们展示起来了,双手贴近前方的听筒,匀速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甚至还在话筒上涂抹了薄薄的一层,然后像是按摩人的头部一样的,伴着泡沫轻轻摸索摩擦着,在话筒的扩音下,一整个安静的空间里全是让人舒适到头皮发麻的助眠声。

      [这个声音真的好舒服欸]

      [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看档人的直播居然还能犯困……]

      崔杋圭好奇地看着崔秀彬娴熟的手法,有样学样,也将双手放到了话筒上。小小的一只黑筒子上挤了四只手,纵使两人每只手都只伸了三只手指,还是免不了磕绊和触碰。崔杋圭的食指只是绕了话筒半圈,就与另一面来的崔秀彬的指尖相撞了。崔杋圭愣了一下,玩笑心起,抵着崔秀彬的指头就将他的手往后推,谁料对方的另一只手从侧面赶了过来,包住了崔杋圭的手。话筒战场风起云涌,两只手开始暗中较劲打架,前一秒杋圭的手指还戳着秀彬的虎口,下一瞬秀彬的手掌就附上了杋圭的手背……

      [喂!崔酥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小子趁机摸小手是吧!]

      [我刚刚都快睡了,什么b动静又给我吵醒了?]

      两个傻孩子就这么不亦乐乎地玩了足足有五分钟,这才终于消停下来,回归主线任务。接下来轮到了二人出于私心选择的烤棉花糖。香脆的表皮淋了一层温热浓郁的巧克力酱,一口咬下去,内里绵软的馅儿还会拔丝。当工作人员把这么一大盘搬上桌的时候,两个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哥,你看看弹幕上粉丝都说了些啥?”崔杋圭怼了怼崔秀彬的肩膀示意着。

      在崔秀彬转过头伸长了脖子念粉丝评论的时候,一直死盯着棉花糖的崔杋圭伺机而动,小狗爪子一撩拿起一串就往嘴里送。热乎乎的绵密口感在口腔里爆炸,酥脆的外壳甜而不腻,内里夹心的味道一口惊艳又经久不散……他满足地眯起眼睛,忍不住开始摇头晃脑,一边偷偷瞥一眼崔秀彬,看看对方有什么反应。

      结果被抓了个正着。

      崔秀彬正念着粉丝评论,感受到了身边的一连串动静,不露声色地笑笑。认识这么多年,他当然能预料到崔杋圭在打什么“小妙招”。孩子想吃就让他吃吧——他想着——更何况是崔杋圭呢。

      但是弹幕上向他“告状”让他回头的留言越来越多,他只能故作不解地回望,然后惊异地“呀!”一声,身子就趁机向崔杋圭压了过去。两只手撑着桌子将对方整个儿圈在怀里,貌似在审批队友背着自己偷吃的不道德行径,其实全部眼神都落在那还挂着棉花糖丝的嘴。在崔杋圭又犯怂又挑衅的目光中,猛地低下头,一口叼住了没吃完的一块棉花糖的另一半。边咬下去发出“咔”得一声脆响,崔秀彬边抬起眸,冲着看呆了的崔杋圭挑了挑眉,然后若无其事地起身坐正。

      崔杋圭远远地看到一大堆夹杂着爱心和感叹号的弹幕在屏幕上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此时大脑宕机的他却分辨不出粉丝们都写了些什么。崔秀彬在干嘛啊……逗他玩吗?手指无意识地攥紧了衣摆,抿抿嘴,唇齿间还残留着甜味。

      似乎意识到刚刚的行为有些出格,但是又深知这种程度的接触放在他们团还没到无法接受的地步,崔秀彬无辜地朝镜头眨眨眼,试图把因为他而彻底跑偏的直播气氛带回正规。“现在我们都吃过烤棉花糖了,该轮到moa们了,杋圭啊,过来让moa们听听吃棉花糖的声音吧!”

      崔杋圭出奇乖巧地带着道具挪了过来,崔秀彬谨慎地调整着麦的角度凑近他的咽喉,在无数狂刷着“啊啊啊啊啊啊”的弹幕里,唇齿相碰,满口留香。麦太近了,近得连食物咽下喉结滚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绝对安静的环境里只剩下咀嚼声、吞咽声和不知道来自谁的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馋死我了……各种意义上的馋]

      [杋圭做这个居然没翻车欸,我都做好嘲笑他的准备了!]

      [我受不了了崔秀彬你怎么老盯着人家的嘴啊]

      在二人没关注弹幕的这几十秒里,moa们纷纷解放天性开始满嘴跑火车,可是就在崔杋圭放下吃得精光的签子伏起身看向屏幕的时候,入眼的画风骤然一变,敏感词眼瞬间蒸发只剩下充满母爱的满屏“杋圭好棒”和“杋圭呀好吃吗”。

      “特别好吃!”咂咂嘴,小狗连连点头。然后欠欠地斜瞟队长一眼接着说,“一想到moa吃不到就感觉加倍好吃!”

      “喂!”果不其然被队长制裁了。一膀子揽过对方的肩搂好,另一只手就作乱地四处挠痒痒,崔杋圭一开始还拼命憋着气,直到脸红的再也忍不住,好歹没忘了直播,只是笑出了气泡音,一连串的“kkkkkk”像小鱼吐泡泡一样从嗓子眼里溢出来。

      [所以啊,他们的相处模式似乎一直是互相缺德呢哈哈哈哈]

      [真的不是崔三执着于找队长犯贱然后被一秒制裁吗?]

      [前面的好像说的都是真相……]

      ……


      “我要玩那个!沙子!”指的是太空沙。

      一拿到手,崔杋圭就被这独特的手感给惊到了。小艺术家上了线,他揉揉搓搓,变出几个不同颜色的小方块在桌上整整齐齐地列队排好。

      这个该怎么玩?二人疑惑的眼神示意工作人员,被无奈地告知,玩法很多,你们随意就好。反正,大概也没有粉丝是真的把这个直播当正经助眠视频看的吧……

      得到了许可证,崔杋圭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他拿过摆在桌角的美工刀,对着面前的各种小方块一顿切切切,纤细的手指这捏捏那揉揉,甚至还特意翻出几根牙签做关节支架,趁着崔秀彬兢兢业业地和弹幕互动的当儿,做了个粗糙但可爱的兔子。慢慢地将它空运到手掌心,平平地托起举在胸前,他戳了戳崔秀彬的腰,让他回头。

      于是崔秀彬一转头迎面就是托着小兔子邀功似的笑得灿烂的小狗。

      这一幕让他不得不捂住心口。

      他仔细地拿过兔子放到桌面上,表面上低着头观察着这个小玩意儿,其实在镜头拍摄不到的桌下,崔秀彬的大手已经精准定位了崔杋圭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刚刚戳腰的那只手。

      嘴角微微扬起,寻衅般瞄了眼摄像头,崔秀彬的大手牢牢包裹住了崔杋圭的手。

      这哥在做什么?崔杋圭一惊,试图将手抽出来却没能成功,在崔秀彬偏过头来带着赖皮和威胁的注视里,他无奈地放弃了挣扎,反而是埋下头,默默羞红了脸。

      后来的崔杋圭才突然意识到,他当时在顾忌什么啊,怎么崔秀彬一个眼神就妥协了呢?好赖得让他撒个娇求个饶吧!

      一直到直播结束,两人还是维持着手在桌底偷偷牵着不放的姿势。幸亏太空沙已经是最后的一环,距结束也就几分钟了而已。只是两个傻瓜牵着手忘了放,在崔秀彬起身去关直播时还把崔杋圭在桌下的手带了起来,然后又做贼心虚地立马放开。

      [天呐!他们刚刚是在牵手吗?]有眼尖的粉丝看出了最后的一点端倪,颤抖着手发出了这么一条弹幕,被淹没在了满屏的“再见”之中。

      直播结束了,崔秀彬回头看着满脸通红的崔杋圭,又看了眼对两人小动作一无所知正忙忙碌碌整理道具的工作人员,决定等回到宿舍再向他解释。

      解释的结果呢?“好欺负”的队长有了个喜欢欺负他的队员小男友。


- END -

陶九九啊🦄

【崔秀彬x你】5时53分天空下的我们(1)

· 半现实向,甜妹 x 冰冰

  

· 切勿上升真人,不妥刪文


·短文,十章內完

  

· 崔然竣x你 👉🏻 已完结,点这里 

[图片]

  0.


      遇见他的那天,大雪纷飞,他站在街角,抬头看着天空,雪花落在他身上,他柔和得像是融进了那片白色之中。很平和,又很孤单。...


· 半现实向,甜妹 x 冰冰

  

· 切勿上升真人,不妥刪文


·短文,十章內完

  

· 崔然竣x你 👉🏻 已完结,点这里 


  0.

      

      遇见他的那天,大雪纷飞,他站在街角,抬头看着天空,雪花落在他身上,他柔和得像是融进了那片白色之中。很平和,又很孤单。

      

      1.

      

      雪落得很大。

      

      我坐在收银台旁边发着呆,店里此刻很安静,只得角落里坐着的几个客人,连谈话声也没有,剩下偶尔的杯子碰撞声和萦绕在半空的歌曲声,懒慵又带点惬意;但抬眼望向窗外时,却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真切,街上也没有多少途人,莫名有点冷清。

      

      这样的天气总是让人心情有点低落,不想出门。

      

      不过店外小道又被大雪盖住了。

      

      我把店内暖气调大了一点儿,戴上手套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抱歉地对附近的客人笑了笑:“抱歉,可能有点冷,请稍微忍受一下。”

      

      大叔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街道,露出无奈的笑容,“欸,允熙啊,就在这里待着嘛,反正天气这么冷也不会有客人。”

      

      我弯了弯嘴角,“还是要打扫一下的,不然都走不了。”

      

      外面不仅雪很大,连风也很大,我站在门外片刻,思考了一会儿应该从哪个位置开始扫,最后还是决定从最远处开始清理,至少要让来咖啡店的人能有路可以走。

      

      一步、二步、三步……

      

      应该足够了吧。

      

      我看着踩住的雪,估摸着距离,在街角前些许停下了脚步。

      

      然后,再次抬头时,站在街角的人却让我一时失神。

      

      日落时分、大雪纷飞之时,高高瘦瘦脸的清秀少年独自站着,手里拿着雪糕筒,抬头看着天空。雪花落在他身上,他柔和得像是融进了那片白色之中。

      

      很平和,很孤单,很忧伤。

      

      我凝神看了他好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走了上前,轻声地问了句:“你不冷吗?”

      

      少年闻声低下头来,对上了我的视线,此刻我终于看清楚他的脸。

      

      他与我差不多年纪,很白晢,脸颊透着微红,五官清秀,整个人干净得像是雪山上的泉水一样。但是笑起来时,眉眼弯弯,暖和得像春日阳光,融化了冬日的冷冽。

      

      他似是有点意外,很快便扬起笑容,摆了摆手,“啊……没关系的。”

      

      这人大概不知道自己红红的眼眶很明显吧。

      

      不知道为何,看到他伤心时让我有点在意,或者是因为没有人舍得看漂亮的人落泪,又或者是我自己总见不得别人伤心。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多问了几句:“真的吗?现在是零下十几度耶,我看你站了好一会儿了,别冻着了。”

      

      “谢谢你,我没事的。”然而下一秒他却抽了抽鼻子,尴尬又抱歉地问:“或许……你有纸巾吗?”

      

      我忍不住噗哧一笑,指着咖啡店道:“进来躲一下风雪吧。”

      

      “这样太不好意思了,我——”

      

      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眨了眨眼睛,开玩笑地道:“唔……其实我也是在照顾咖啡店的生意呀。”

      

      少年瞬间笑颜逐开,“那打扰了。”

      

      2.

      

      “允熙啊,不扫雪了吗?”推开门时,挂在把手处的风铃撞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坐在窗边的大叔抬起了头,打趣地道:“我就说不用扫了嘛,反正都快晚上了。”

      

      “那待会儿大叔你滑倒了可不要怪我啊。”我摇头失笑,把扫帚放到门边,走到收银台拿了一盒纸巾递给男孩,“给你。随便坐吧,今天不会有客人了。”

      

      他还是有点局促,接过了纸巾后,微微点头,“谢谢你。”

      

      “我叫崔秀彬。”他又补充了一句。

      

      “姜允熙。”我笑着说,见他似乎是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便开口了:“我猜你和我年纪差不多吧。我是00年生的。”

      

      “哦!”崔秀彬有点惊讶,指了指自己,“我也是,00年12月生的。”

      

      “那我比你大。我一月生的。那我们说话可以轻松点了。”

      

      “好的。”

      

      店里正在播着sweet coffee,扫走了冬日的郁闷。我偷偷打量着他,见他眼眶好像依旧有点红红的,看来还是在为某些事情伤心。

      

      我从吧台拿过了可可粉,调了杯热饮,顺便挖了两杯冰淇淋出来,思忖片刻,拿出餐巾纸写下了几只字。

      

      “请你吃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没有什么是甜食解决不了的!要开心哦!”

      

      崔秀彬瞬间有点不知所措。

      

      “拿着吧,就当是你太好看,我请你吃的。”我半开玩笑地道,不过他的确很好看,人都总有小小的私心。

      

      他脸有点红,轻声道:“那个……被店长知道会不会不太好?”

      

      我也学着他,凑近了低声道:“其实……这是我家的咖啡店,别告诉别人哦。”

      

      “谢谢你。”

      

      “没事。”我摆了摆手,呼出了一口气:“我看你很喜欢吃冰淇淋吧,吃完了就别不开心了。”

      

      崔秀彬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有那么明显吗?”

      

      “是蛮明显的。”

      

      他无奈地笑了笑,玩弄着杯子,眼神落在了热可可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端详着他好看的眉眼,一时想不出来到底会有什么事情会令他在十二月的寒冬中,拿着冰淇淋独自站在街角。不过这是他的私事,我也没有立场去过问太多。

      

      然而正当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他却开口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刚刚搞砸了面试。”

      

      “面试?”

      

      “练习生的面试。我太紧张了,太想做好了,结果唱歌的时候,嗓子紧得像是发不出声,而且也忘词了。本来我是因为很喜欢防弹才想去大黑面试的,现在肯定没戏了。”

      

      在首尔这个地方,有无数个少年少女拥有着站上年台的舞想,可是要成为偶像,要经过甄选,也要熬过不知道几多年,即使到最后出道了,也未必能火起来。

      

      这个行业有太多的光鲜亮丽,也有太多的残酷。

      

      可是面前的这个人却莫名让我觉得他对于这件事是认真的,他也知道这条路很艰难,可是依旧愿意拼尽一切去得到这个机会。

     

      我盯着他,过了几秒才神秘兮兮地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他有点呆呆的。

      

      “我在想如果我是职员,冲着你这么一张漂亮的脸蛋,我怎么也会让你通过的。”我扬起唇,无视着他通红的耳尖继续道:“是真的!有次职员来买咖啡,我听过他们说的,是怎样来着……”

      

      我学着那人低沉的嗓音,“漂亮的孩子就算唱歌跳舞不好,粉丝们也总会宽待。”

      

      “而且你不是会唱歌嘛!”我挑了挑眉,“顶着那么大压力还能把歌唱完很不容易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多了。”崔秀彬腼腆地笑了笑,“谢谢你。”

      

      “因为我说的是事实呀。”

      

      “为什么你会相信我?”他有点好奇,“明明你又不认识我,甚至没有听过我唱歌,连我妈妈也不支持我呢。”

      

      “你说起Kpop和防弹他们时,眼睛在发光呢。”我莞尔道:“有听过吸引力法则吗?只要你有足够的信念,整个宇宙都会帮你的。我只是添了一点点助力。”

      

      “吸引力法则吗?”

      

      “嗯。可以上网看一下。”我站了起来,从口袋掏出一个未开封的暖宝宝给他,“给你的,刚刚看你手都冻红了。好了,我要出去把雪扫一扫了。”

      

      他直雪地看着我,过了半晌才道:“谢谢你,允熙。”

      

      “没事,今天也要好好过哦,开心起来吧。”

      

      3.

      

      再次见到崔秀彬时是五天后。

      

      他正站在门外,午后阳光落在身上,整个人暖融明媚,让人不开眼。

      

      这样的人不出道好像有点可惜,毕竟真的太好看了,而且是那种让人看到心情便很好的类型。

      

      他对上了我的视线,才抬步走到进来,朝我挥了挥手,“给你的。”

      

      我接了过来,瞥了眼,看到袋子是最近ins上很火的甜品店,有点疑惑,“这是?”

      

      “礼物。”崔秀彬笑了笑,今天的他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像个小太阳一直笑着:“上星期有点不好意思,也吃了很多冰淇淋,所以想着要请你吃点什么。不过前几天找你你都不在,所以我都自己吃掉了。”

      

      “我想试这家店很久了,谢谢你。”我忍俊不禁,接了过来,“我通常是星期四、五、六才会在这边,平时要去补习班,周日要去玩。”

      

      “补习班……”崔秀彬撇了撇嘴。

      

      “很讨厌,对吧?”

      

      “嗯,不过我最讨厌的是数学。”

      

      “数学简直不应该存在。”我翻了个白眼,忍不住抱怨,“到底谁会在日常生活用到那些公式!”

      

      “就是呀!”他也激动起来,“看着那些我头都要疼了。”

      

      我与他对视着,最后两人便没有原因地哈哈大笑起来。

      

      同龄人之间总是很容易亲近起来。

      

      待我们冷静下来时,我才问:“面试那边有回音了吗?”

      

      “没呢,我想还是没——”

      

      “嘘!”我打断了他,“吸引力法则。”

      

      “好,吸引力法则。”他无奈地笑道:“对了,我还没好好向你道谢呢。如果不是你,那天我可能会自己偷偷哭上几个小时。谢谢你,你真是很好的人。”

      

      “那又没什么。”我摇摇头,被他说到有点害羞,便也道:“秀彬也很善良,不是还买了礼物给我吗?我今天会开心一整天呢。”

      “你好像很喜欢夸奖别人。”

      

      “这是我发现与亲故维持好关系的方法。”我笑着道:“谁不喜欢夸奖呢?而且也能让人心情好上一整天。”

      

      “我们是亲故吗?”

      

      “当然了,是同齢人呢。”

      

      “允熙真的很善良,也让我的负担和压力少了很多。”他的声音很真挚,“谢谢。”

      我掩着心口,开玩笑地道:“啊,心情要好上一整天了,谢谢秀彬。”

      

      “允熙,今天也要加油。”

      

      “知道了,秀彬也要有个nice day!”

  

  tbc.

  

  ---

  

  喜欢的话,请点一点蓝心红手吧👉🏻👈🏻🥺 如果能评论的话就最好了

  


Choi蹦Q

大家去看MV 了吗?真的好愛,還有經典手勢👉👈

大家去看MV 了吗?真的好愛,還有經典手勢👉👈

soo^k

  崔秀彬五拍一还有谁不同意。。

  崔秀彬五拍一还有谁不同意。。

Plan A

入教,勇哥教,这手气没谁了,三个版本pb全是12

入教,勇哥教,这手气没谁了,三个版本pb全是12

一颗鹿ikeru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 Lo-lee-ta."


*From 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Набоков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 Lo-lee-ta."


*From 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Набоко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