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崔连准

52092浏览    1448参与
浅桃伴凉

宛如昨日

作者 \ 浅桃伴凉

BGM:Mystery of Love by Sufjan Stevens


=03


“没有心是什么意思?”终究还是问出口了。

比对方小好多的手顿时伸出,抓住了崔连准。

那人行走的姿态停了下来,而后转过身看着崔范奎。路灯混杂黑夜朦胧,崔范奎看不清那人面容。


“字面上的意思。”隐约见着那人微黑暗中失落的神色。

而后就再也没提起。回家后冲了个澡,弱弱地蹲在了花洒下,泪水形成自来水一同滑下。


初恋是什么?

“蛋糕鲜艳奇美,而后切开才发现,里边全是蜡。”...

作者 \ 浅桃伴凉

BGM:Mystery of Love by Sufjan Stevens




=03




“没有心是什么意思?”终究还是问出口了。

比对方小好多的手顿时伸出,抓住了崔连准。

那人行走的姿态停了下来,而后转过身看着崔范奎。路灯混杂黑夜朦胧,崔范奎看不清那人面容。



“字面上的意思。”隐约见着那人微黑暗中失落的神色。

而后就再也没提起。回家后冲了个澡,弱弱地蹲在了花洒下,泪水形成自来水一同滑下。



初恋是什么?

“蛋糕鲜艳奇美,而后切开才发现,里边全是蜡。”






后来恍惚睡着了,朦胧中听见了手机消息的微弱音。

“我喜欢你。”

屏幕上来电消息是这么写的。

消息发送者是学长。

房里窗户未关,偶有夜风往内吹。

哭过的眼因长期的干燥而显得肿胀。



崔范奎闭上眼,微弱笑容攀上了嘴角。

心脏那里,好像又一次死灰复燃了。






\全文终


韩曦

竣彬18+

*微ooc

 *全文2.0k

 *笔文极渣


 石墨走起→竣彬车 

*微ooc

 *全文2.0k

 *笔文极渣


 石墨走起→竣彬车 

Enote.

绯色古堡 All伞————准奎、彬奎、泰奎、宁奎 By Enote.

本馍无良又来了又又又作妖了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先说好,不上升TXT🙏』

(默念五遍不上升不上升做文明碳水馍馍人)


侍卫休宁凯给王后拉开帷帘。

层层叠叠黑白交替的配色,前头不紧不慢的人光着脚掌一步步踏上宫殿。


“王在等您。”

王后点点头,“唰啦————”脱下墨色羽袍,侍卫就瞧见崔范奎白到近乎病态的肩膀,尖尖的,让人生出魔怔想去触一触。


“臣在外头候。”休宁凯唇角漾一抹微笑,“今夜零点,您的生辰。该来的都会来。奴办好了。”


崔范奎被王抱上床榻。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充满控制欲。瘦削身材,可该有的地方都有...

本馍无良又来了又又又作妖了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先说好,不上升TXT🙏』

(默念五遍不上升不上升做文明碳水馍馍人)






侍卫休宁凯给王后拉开帷帘。

层层叠叠黑白交替的配色,前头不紧不慢的人光着脚掌一步步踏上宫殿。


“王在等您。”

王后点点头,“唰啦————”脱下墨色羽袍,侍卫就瞧见崔范奎白到近乎病态的肩膀,尖尖的,让人生出魔怔想去触一触。


“臣在外头候。”休宁凯唇角漾一抹微笑,“今夜零点,您的生辰。该来的都会来。奴办好了。”









崔范奎被王抱上床榻。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充满控制欲。瘦削身材,可该有的地方都有————被握住脚踝,王后轻声道: “泰现,别又弄疼我。”


男人的掠夺融着不容置疑的行事作风。躺在枕头上的发丝,属于王后的黑色发丝,随主人一起颤动————崔范奎抚住颈间的猩红,姜泰现赤红似血的头发扫过对方耳侧。


熟悉的夜晚。











休宁凯一直是保守秘密值得信赖的忠臣。


且不谈他正是从小服侍王后长大始终陪伴崔范奎的下属,光看他和王后一致的墨亮发色,人们对于种属制度的臣服至始至终被刻在脑子最深处————一等为红,二等为黑,三等便是其他杂色: 这会儿他领两名年轻人穿穿绕绕到另一处偏殿等候,至于路上但凡见过他们的,自有休宁凯得力的一名名更下级助手为他铲除。











侍卫本不该这么早引人来。


只是他望见属于最高统治者的宫殿里,模模糊糊绰约影子————想必王后倒入床前伸手拉合上飘动的帏纱。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姜泰现睡得很沉。

王后伸出手背推一推枕边人脸颊————不错,满意了。


外头有扣门声响。

崔范奎挪下床头,唤侍卫进来;很快,休宁凯抱一位白胖的小女孩走近。



“殿下方才在湖边想抓风筝,奴将她抱来您瞧瞧。”

侍卫单手揽着孩子,左手为公主梳顺发梢,“人都到了。臣先送她回去由嬷嬷照顾着。”




“嗯。”王后轻嗤一声,“怎么不好好看住她?”

“禀主上,”休宁凯答,“此次没保护好殿下的,臣已一律杖杀。”


“归根到底算王在纵容灾祸,让她无法无天,”崔范奎朝女儿额头印一个吻,“凯,你说她怎么偏偏是红头发呢?”









王后踏进侍卫单独布置的生日宴场。

世界的统治分级分类,王是断想不起来王后的生辰————王只能记起女儿多久诞生。

崔范奎无数次午夜梦回,他想起第一眼看见女儿的发色,那种久违的疲惫淹没了他: 令所有国民俯首称臣的火红,以后不必受任何摆布的湛亮,不必受任何约束————起码不会像他一样被迫囚在这宫殿。崔范奎相信过几年她的头发要逐渐倾向于王的猩红。


侍卫领一帮帮大臣高呼公主诞生之喜,姜泰现抢过出生还未多久的孩子。











崔连准崔秀彬战战巍巍地跪下身。

他们两兄弟以市井小生意过活,一个头发荧光黄,一个是葡萄紫————三等人,异色。


犹能回想之前一队人马来到家中,休宁侍卫“铛”一声向地面砸出两大袋金元宝————出手阔绰震惊四座:  要知道,一名不值钱的像他俩这般贱命,过活一生不过五个金元宝————异色人寿命最短,打发起来不费钱。


被拖到一处去处理伤口,高高在上的侍卫揪过他们衣领,一字一句斥出警告: 

“听好,你们是去为主子献出生命的。”

“能活一次值当,比别人一辈子强。”









“王后圣安。”

请安声听得人愉悦,想必凯教过他们。


崔连准眼前出现一只细细的脚踝,上头挂着装饰碎亮蛟珠的银链。

袖子被拉拉示意他们抬头,崔连准崔秀彬诚惶诚恐将下巴仰起。








王后之所以是王后。

崔秀彬方才还害怕丧命死状惨不忍睹,此时一切胆怯被抛掷到九霄云外————眼前人长着俏丽的面庞,柔弱神色令男人血气上涌。他瞧见亲哥哥主动执起王后的手,又低头将前额送到主子指尖:


“主。奴崔连准不胜荣幸。”











被吸血是一件痛苦的事吗?


崔秀彬不知道,现在还没轮到他体会。

他只盯着哥哥那双沉醉的眼眸————崔连准皮肤血色飞快消退,可男人偏偏撑着身子圈住这世界高贵不可攀的王后,吸着他血的娇媚丽人。崔范奎拽着“贡品”的手臂,吸血前亲一口崔连准嘴角,“请不要害怕。”


美人泫然欲泣,“我不能死的。”

“救救我。”










这是一场染满血腥又心甘情愿的盛宴。

崔连准忍受着抽搐,男人在最后关头试图吮吸王后的锁骨————他注视着“咕嘟咕嘟”喉头滑动的丽人,余光召来崔秀彬,暗示亲弟弟: 现在该你。



目送着侍卫派人抬走亲哥,崔秀彬神色淡漠,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震动————对于异色族群,能攀上王室荣耀,更像一场公平交换。

眼前靠在他身旁悄声喘息的主,正不安地咬着下唇:  细密血珠渗出,配上白皙如玉的身材,一下将他拉回现实。








“主。”崔秀彬让王后捋一捋他葡萄紫的头发,似是主动讨好崔范奎那般,男人搂住掠食者,“奴立刻从命。”


“先停一停。”美人伸手推开异族人的靠近,很明显男人想在死前偷香个遍,把后者作乱的手拍打掉,崔范奎找准时机一个手刀————那抹浅紫色迅速倒下。








“休宁啊,进来吧。”

门被侍卫打开,再反锁。


“现在就享用完生日礼物,明晚上不就没有了吗?”王后摇动休宁凯的手臂,嘟嘴解释,“开心的日子要过就过两天吧,让他多活24小时,我算不算,做了件好事?”









“当然。”侍卫的白袍衣角还沾着崔连准的血迹,休宁凯伸脚踢了踢地上昏迷不醒的崔秀彬,确保男人短期内不会醒来,“奴每年都找的崔姓一母同胞兄弟,目的就是为给您在生辰当口续命。”


“公主殿下的发色逆天改命实属不易,等她长大了一定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









“不要告诉她……”抱住侍卫,伸手摆弄休宁凯腰间的系带,王后哀泣,一字一句字字诛心:


“让她以为是王的女儿便好了。”

“我们护着她便好了。”










END.

ALL BY ENOTE.

没错,公主是53的女儿,4是残暴实施种姓等级制度的王,12是苦命的市井兄弟,可124贪婪于美色,终将受到美色持有者3的惩罚————反观5,看似忍辱负重实则同3站到了最有利的只手遮天的位置


人啊,别贪心

也别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占到好处

同样

表面上最可怜的人

说不定正一刀一刀将大众肢解

(灵感来源: 世烧夜MV)

属于ENOTE.的暗黑童话风,先来个简单的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Okay,速打就是这样啦

高杉晋助D

我的魔王准!

Can't you see me?

我的魔王准!

Can't you see me?

不涉及
短时期内应该不会再画了所以还是...

短时期内应该不会再画了所以还是发了吧,发了就等于画完了

短时期内应该不会再画了所以还是发了吧,发了就等于画完了

高考完工地等你
灵感来源:《Maze in t...

灵感来源:《Maze in the Mirror》


“镜子那一边的我——”


灵感来源:《Maze in the Mirror》


“镜子那一边的我——”



张木朽
夏日清新的柠檬汽水小猫🐱

夏日清新的柠檬汽水小猫🐱 

夏日清新的柠檬汽水小猫🐱 

酥饼泡馍

三分钟哥哥的三分钟狐狸忙内clz

三分钟哥哥的三分钟狐狸忙内clz

natakeimei奈竹芽

摸了一个准子哥

丑到就dbq了

摸了一个准子哥

丑到就dbq了

Enote.

实际上All伞是这样的————

崔准: 我的可爱弟弟,哥一直是向着你的呀,哎一古可爱呐

崔饼: 长得漂亮头脑聪明性格活泼,是我随时可以rua的小熊啊

姜现: 三哥要是我弟弟的话,那不就可以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崔葵: 咻卡,哥也没办法,但35嘛,还是有一点自信的捏


3:三哥来帮你解决问题!毕竟只有你一个弟弟听我话了!

5: 计划通,喜欢得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实际上All伞是这样的————

崔准: 我的可爱弟弟,哥一直是向着你的呀,哎一古可爱呐

崔饼: 长得漂亮头脑聪明性格活泼,是我随时可以rua的小熊啊

姜现: 三哥要是我弟弟的话,那不就可以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崔葵: 咻卡,哥也没办法,但35嘛,还是有一点自信的捏


3:三哥来帮你解决问题!毕竟只有你一个弟弟听我话了!

5: 计划通,喜欢得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盐渍樱花🌸

写作业时偷偷摸的

只是为了爽而已

[图片]

写作业时偷偷摸的

只是为了爽而已



Enote.

125闭环三角直接将妈妈送走了😭😭

1→2→5→1

125闭环三角直接将妈妈送走了😭😭

1→2→5→1

浅桃伴凉

宛如昨日

作者 \ 浅桃伴凉

BGM:Mystery of Love by Sufjan Stevens


=02


“我将自身溺毙于你的汪洋中,真真正正地死过一回。”


The first time that you kissed me

Boundless by the time I cried


崔连准、崔连准、崔连准。

我喜欢你。

心中是那样叫嚣的。


“喂...

作者 \ 浅桃伴凉

BGM:Mystery of Love by Sufjan Stevens




=02




“我将自身溺毙于你的汪洋中,真真正正地死过一回。”




The first time that you kissed me

Boundless by the time I cried




崔连准、崔连准、崔连准。

我喜欢你。

心中是那样叫嚣的。



“喂。”一如既往的熟悉。

就如童年曾经读过的歌词般,或许不特意记起,但若无意间听见,仍能记得起。



心跳自忙音响起那时好像就不曾静息过。

“你最近...还过得好吗?”出其不意地连嗓音也在颤抖。

那边沉默了。“见面吗?”他说。

八点二十七分,自己好像又堕落了过去。



约在了周日见面,借着道谢的理由,把心事埋在了心底。

那人站在了大厦门口,穿着件帽衫。

头发成了耀眼金黄,如同暖和了过去冬日的春日阳光。

连脚步都止住了,心如捣鼓般那样的不能静息。



“崔范奎。”

那人奔着小步子一下地来到了眼前,金发随着奔跑的节奏跳跃。崔范奎看着好久。

“怎么不过来?”那人又重新将手插入帽衫口袋里,站姿一如既往地散漫不羁。



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是啊,为什么不过去?

崔范奎,你真是心怀鬼胎。“我...”



“算了,答谢是吧。”

“请我吃饭。”好像对于崔连准而言牵手理所当然。

可对于崔范奎来说,那一举动,整整把他暗藏尘封已久的暗恋,被全数拉了出来。




点了几道餐后空气瞬间沉默了。

“我喜欢你。”隔离桌女孩这么说着。崔范奎还是听见了。

转过头撞见女孩胆怯的小手拉过了男孩的。“是真的喜欢。”又强调了一遍。




转回头眼神却撞上了对桌的学长。

那人始终目不专情地盯着自己,一如既往的棕瞳,嘴边是不羁的笑容。

“怎么?”

“对小情侣表白感兴趣?”

他这么问着,貌似没有感情。



崔范奎低下头盯着桌下自己交缠在一起的双手。“没有。”良久这么说。



“你真的,”

“一如既往地没有心。”

他这么说着,伴随着碟子放在桌上的声音。玻璃盘装着桌面了,服务生的手挡住了学长的眼神。



受伤吗?

他不敢确定。

也不敢大肆勾画和学长有什么情怀故事。



“吃吧。”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学长。

一如既往地放荡不羁,貌似对什么事都不在意。





\待续


PineMoon.
他整个人都被钉在盥洗室上。 他...

他整个人都被钉在盥洗室上。

他被弄的混沌,双手搭在那人的脖颈,眼尾发红到潋滟,整个人看上去漂亮又脆弱。他根本没有办法止住从喉咙里漫出来的断断续续的呻吟。

那人的手意味不明地摩挲他的耳廓,语气温柔又危险,哄他看看镜子里的模样。

又低下头咬他的喉结——狠狠地咬下去,尖锐的虎牙刺进去一点皮肤,渗出细腻血珠,而他悉数吻去。

他的瞳孔是一块透彻玻璃。蓝色火焰在冷水里面立体燃烧,将周身纯氧燃烧迨尽,辟出一方短暂的虚无宇宙,又在刹那间死掉。

而他已经死掉了。

情欲,神经末梢,任何意义上的。

他整个人都被钉在盥洗室上。

他被弄的混沌,双手搭在那人的脖颈,眼尾发红到潋滟,整个人看上去漂亮又脆弱。他根本没有办法止住从喉咙里漫出来的断断续续的呻吟。

那人的手意味不明地摩挲他的耳廓,语气温柔又危险,哄他看看镜子里的模样。

又低下头咬他的喉结——狠狠地咬下去,尖锐的虎牙刺进去一点皮肤,渗出细腻血珠,而他悉数吻去。

他的瞳孔是一块透彻玻璃。蓝色火焰在冷水里面立体燃烧,将周身纯氧燃烧迨尽,辟出一方短暂的虚无宇宙,又在刹那间死掉。

而他已经死掉了。

情欲,神经末梢,任何意义上的。

Conorrr
第一张准尼 呜呜啊!我不会画

第一张准尼

呜呜啊!我不会画

第一张准尼

呜呜啊!我不会画

Yixliyo

Just One Day

#准奎

*ooc 待接任总裁x大学生

*Maroon Hair番外

(下)


“困了也没关系,水会让你清醒过来的,嗯?” 


-这是一个备用 


如果可以,愿意点点我关于mh的话和我自己的一段话吗?


END

#准奎

*ooc 待接任总裁x大学生

*Maroon Hair番外

(下)




“困了也没关系,水会让你清醒过来的,嗯?” 






-这是一个备用 





如果可以,愿意点点我关于mh的话和我自己的一段话吗?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