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崖心

21万浏览    2044参与
寿司鸡蛋卷
em。。。特别受某些干员欢迎。...

em。。。特别受某些干员欢迎。。。雪豹三兄妹?!(毕竟是猫科动物)

em。。。特别受某些干员欢迎。。。雪豹三兄妹?!(毕竟是猫科动物)

嗷嗷嗷嗷啊

也许是关于过去的一场梦,那时候他们还年轻,外面风雪呼啸,家中炉火温暖,自己赖在姐姐怀里撒娇,哥哥安静地读着书。
崖心在夜里睁开眼,看见的自然不是老家里暗黄的复式琉璃吊灯。她已经在罗德岛了。
她翻了一个身子,闭上眼睛,又睡去。
要再次这样又是什么时候呢?
只希望不是到他们已经老去,哥哥和姐姐只能站在自己墓前,任由雪花落满肩。

也许是关于过去的一场梦,那时候他们还年轻,外面风雪呼啸,家中炉火温暖,自己赖在姐姐怀里撒娇,哥哥安静地读着书。
崖心在夜里睁开眼,看见的自然不是老家里暗黄的复式琉璃吊灯。她已经在罗德岛了。
她翻了一个身子,闭上眼睛,又睡去。
要再次这样又是什么时候呢?
只希望不是到他们已经老去,哥哥和姐姐只能站在自己墓前,任由雪花落满肩。

盏儿崽崽
当时连续八次的紫光白光都没有打...

当时连续八次的紫光白光都没有打压我抽出黑的热情。
嘤嘤嘤我好想要黑姐姐来我岛啊啊啊啊黑好棒啊!!!吼吼康!!!
甚至在还剩两次的时候我还在想,成败在此一举!!!

然后我保底抽到了崖心。
世界再见。

当时连续八次的紫光白光都没有打压我抽出黑的热情。
嘤嘤嘤我好想要黑姐姐来我岛啊啊啊啊黑好棒啊!!!吼吼康!!!
甚至在还剩两次的时候我还在想,成败在此一举!!!

然后我保底抽到了崖心。
世界再见。

北冥有鱼✧
崖心好喜欢猫爬架,可爱 不过她...

崖心好喜欢猫爬架,可爱

不过她这是什么睡觉姿势......(懵)

崖心好喜欢猫爬架,可爱

不过她这是什么睡觉姿势......(懵)

茶🍵
雪境组战损光栅卡通贩 画手:伏...

雪境组战损光栅卡通贩


画手:伏粟 @伏没有粟 


尺寸:a6


价格:10r/张,50r/套


每张明信片都会送同图58mm铁底吧唧一个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365a1debUYKxKO&ft=t&id=609582985439


cp场贩D1在G51&G53


D2在G53~


摊位名称:【KYUUFUN养鸽场】



欢迎老板们来捧场~



雪境组战损光栅卡通贩


画手:伏粟 @伏没有粟 


尺寸:a6


价格:10r/张,50r/套


每张明信片都会送同图58mm铁底吧唧一个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oq0.12575281.0.0.365a1debUYKxKO&ft=t&id=609582985439


cp场贩D1在G51&G53


D2在G53~


摊位名称:【KYUUFUN养鸽场】




欢迎老板们来捧场~



智障儿童白糖

好几个星期的摸鱼

p1-2是毛茸茸×3【撸毛撸猫……】

p3拉特兰人的点心工作(?)

p4送葬人小时候的幻想……【要求不高请给我送葬人(某岛博士缺少一个天使)】

好几个星期的摸鱼

p1-2是毛茸茸×3【撸毛撸猫……】

p3拉特兰人的点心工作(?)

p4送葬人小时候的幻想……【要求不高请给我送葬人(某岛博士缺少一个天使)】

jin寶

下周12/14~15有台灣販售會~第一天在L66/第二天L67

貼紙實體什麼時候要過來嗚嗚


下周12/14~15有台灣販售會~第一天在L66/第二天L67

貼紙實體什麼時候要過來嗚嗚


理智归零_萱草草

【CP25首发】喀兰贸易+企鹅物流 镭射手机绳

镭射材质,一面咯兰贸易一面企鹅物流,大帝横着过x

总长38CM,镭射感可以参考图3

估计可能得CP25前几天才拿到,

如果有愿意延迟本子发货(大概27号)来加购这个的话

通贩往这★点我★


【代理也可加购】◆点我◆

【CP25首发】喀兰贸易+企鹅物流 镭射手机绳

镭射材质,一面咯兰贸易一面企鹅物流,大帝横着过x

总长38CM,镭射感可以参考图3

估计可能得CP25前几天才拿到,

如果有愿意延迟本子发货(大概27号)来加购这个的话

通贩往这★点我★


【代理也可加购】◆点我◆

树莓鲸鱼

[讯崖]讯使大哥和崽崽崖心

*是 @燕子粥 的点文,幼化梗,是之前发的那个的完整版,不过这里写完了之前发的就删掉啦

*点文在置顶,有兴趣可以来康康

00

  一切的开端是一则来自罗德岛的通讯,由博士亲自打来的,直接接到了银灰的办公室。

  因为讯使和角峰都是银灰的心腹,所以银灰接通的时候也没让他们避嫌,毕竟罗德岛要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是不会用这种公共频道进行通知的。

  接通后通讯那边的人支支吾吾,只是说让喀兰派个能负责事的人来,最好是那种​信得过而且有能力的。

  作为领袖的银灰​事物繁忙,而角峰又是他的护卫,符合条件的人也就那...

*是 @燕子粥 的点文,幼化梗,是之前发的那个的完整版,不过这里写完了之前发的就删掉啦

*点文在置顶,有兴趣可以来康康

00

  一切的开端是一则来自罗德岛的通讯,由博士亲自打来的,直接接到了银灰的办公室。

  因为讯使和角峰都是银灰的心腹,所以银灰接通的时候也没让他们避嫌,毕竟罗德岛要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是不会用这种公共频道进行通知的。

  接通后通讯那边的人支支吾吾,只是说让喀兰派个能负责事的人来,最好是那种​信得过而且有能力的。

  作为领袖的银灰​事物繁忙,而角峰又是他的护卫,符合条件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理所当然的,这份差事落到了讯使身上。

  罗德岛那边的态度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而私人频道又出了问题,所以罗德岛不得不用公共频道发出联络​,再加上这个通讯是和银灰同等地位的博士亲自发出的,更让人紧张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优秀职业素养的讯使很快整理好了心绪,收拾了必备的武器工具和一些路上用的钱财​,踏上了前往罗德岛的路程,并对接下来可能会面对的情况严峻以待。

  可到了罗德岛,哪有什么紧急事件敌人袭击或者情报失窃等讯使设想过的情况。

  讯使有些懵。

  

 01

  踏上甲板的时候,博士居然是亲自出来迎接的,这让他受宠若惊,因为一般这时候来的都是杜宾或者阿米娅,或者任意一个在控制中枢工作的干员​。

  讯使在博士的示意下跟在了对方的身后,发现目的地是干员宿舍后,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们站在了门前。

  “总而言之……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你千万别害怕。”

  博士握住了把手,却没开,转身对讯使说道。

  “嗯?”

  有着优秀职业素养的讯使嘴唇保持着平常他面对顾客时的那种令人安心的弧度。

  博士看他冷静的样子松了口气,殊不知讯使心里已经慌死了。

  “咔哒”一声,博士扭开了门,入目的是大片毛茸茸玩具的海洋,甚至博士办公室里据说是他私藏的兔兔沙发也在这。

  而这毛茸茸海洋中间的是一个白色的毛茸茸团子。

  讯使的微笑裂开了。

  

  03

  “如你所见,因为这样那样各种各样的原因,崖心变小了,包括记忆和心智。”博士有些心虚的挠了挠头,讯使有些怀疑他隔着兜帽挠到底有没有效果。

  屋里的小团子正拿着一个小马玩偶摆弄,玩得不亦乐乎。

  “总而言之,你把她带回雪境吧!这样她就能变回来了!”

  讯使脑子里冒出一个问号。

  你的治疗依据呢?!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讯使极其缓慢的点了点头。

  让幼小的恩希娅小姐一个人待在罗德岛也不是办法,不如把她带回雪境和自己的兄长待在一起。

  看他点头后,博士轻咳了两声吸引里面小姑娘的注意力,然后指着讯使。

  “来接你回家的人来了哦。”

  小姑娘猛地一抬头,手里的小马玩具一甩,朝着讯使扑了过来。

  “大哥哥你是来接我去找哥哥和姐姐的吗!”

  讯使稳稳接住了小姑娘,有些怔愣。

  他幼时就留在银灰老爷身边了,也算得上是和恩希娅小姐一起长大的,从外观判断现在的崖心应该是五岁左右,毕竟恩希娅小姐第一次见他是七岁的时候,所以记忆里没有他的存在。

  所以能够毫无芥蒂怀着喜悦之情同时提到自己的兄长和姐姐。

  自从初雪成为圣女后,讯使已经很久没听到崖心用这样的心情呼唤那两人了,落寞、不甘、或者更多,他和角峰哥看在眼里,但也没有缓解三人之间关系的办法。

  他笑着,抱起了轻飘飘的小崖心,小姑娘不认生,扒着他的手臂极其热情。

  “嗯,我是来带你回去的。”他向博士点了点头,“那么在下先告辞了。”

  博士摸了摸自己的裤包,拿出来一张卡:“带着孩子你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走捷径,龙门到雪境有段距离,开销报销了吧。”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我们喊你来的。”

  讯使道了谢,接过了卡,等他抱着小崖心一转身走远,后面的屋子就冒出来一堆干员,芬拿着刚刚崖心摆弄的小马玩偶,克洛丝抱着她之前万圣节做的南瓜头套,博士费劲的抱着兔兔沙发,伊桑拿起了自己的食物模型……各拿各的,各回各屋。

  给小孩的玩具当然是大家贡献咯,罗德岛可没资金买新的。

  而讯使已经踏上了龙门的土地,罗德岛就在他身后,而他的目标是龙门外环西区的港口,那里有通往雪境的船,航行时间大约为11天。

04

  前往港口的途中路过了一条小吃街,不管是下船进入龙门内部还是上船离开龙门必然会路过这里,讯使不得不感叹龙门人真的很会做生意。

  走到一半的时候小崖心突然停住了,讯使也跟着她的脚步停下,微微低头疑惑的看着她。

  小姑娘眼神亮晶晶地看着走过去的一对菲林父子。

  讯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然后笑着揉了把小崖心的头发,蹲下身把她举起,学着那对父子的样子,让她坐到自己的肩膀上。

  小崖心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视野的突然拔高让她有些惊喜,左右观望起来,双脚在讯使身前一晃一晃的,不时拍到他的胸口。

  因为怕她掉下去,讯使只能抬起一只手扶着她的腰,没有带孩子经验的他尽量保持着平稳,慢慢的往前走。

  等到码头的时候,他左手提着小蛋糕,右手抬着盒鱼丸,小崖心下巴压在他的头顶,靠在他头上东张西望,嘴边还沾着刚刚吃掉的糖葫芦的糖渣,在讯使没法空出手扶她的情况下,她非常自觉地——

  揪住了讯使的耳朵。

  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小姑娘很懂事的控制了力道,小崖心的长尾巴挂在他背后摇来摇去,最后缠上了他的脖子,痒痒的,感觉有些奇妙。 

  “对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因为是对着小孩子说话,讯使尽量放柔了声音:“叫我讯使就可以了哦。”

  “嗯!”

  不过被带走好远了才想起问名字,果然是因为是小孩子吗?

 

05

  没过多久,一大一小就到了港口,他们的运气不错,有一艘客船半个小时后出航,而且没满客。

  ……不过因为是没有预约临近出航的时候才买的票,所以票要比别人贵上那么些。

  考虑到幼年的菲林比较好动,讯使定下了所谓的带了独立餐厅和儿童房的高级客舱,据说卧室面积要比普通的大了两倍。

  刷的博士的卡。

06

  虽然知道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有敌人,但进入客舱后,讯使还是谨慎的检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期间崖心像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像是探索新世界一样到处查看,甚至把头塞进了装饰用的大花瓶里,被讯使哭笑不得地抱了下来。

  确认没有问题后,风尘仆仆赶到罗德岛并且没有休息多久就带着小崖心离开的他放松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小崖心跑去找入住前服务员说的冰箱里的零食了,讯使确认小姑娘一个人跑去餐厅也不会出问题后,拨通了银灰的私人通讯频道。

  “情况如何。”

  讯使抓了抓头发:“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和老板你说……”

  “说。”

  “恩希娅小姐变小了,大概是五岁的样子,包括记忆和……”

  小雪豹一下子冲了进来。

  “讯使哥哥你看是龙门产的凤梨酥诶!!”

  “……心智。”

  银灰傻了。

  刚刚抬着咖啡进门听到一点通讯内容的角峰也傻了。

07

  明明和她目前所拥有的记忆差了好几年,但是小崖心偏偏就把通讯器那边的人认出来了。

  然后闹着要和自己的哥哥说话,讯使不得不把通讯器给了她。

  通讯器对于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来说有些大了,小雪豹小心翼翼的两手托着通讯器,看着显示着通话中的屏幕,眼里冒着小星星。

  虽然根本不是视频通话,屏幕上只有挂断键和通讯时长的显示,但是小姑娘还是认真的盯着屏幕看,出口的声音软软的。

  “哥哥下午好鸭!”

  “……”

  “下午好……恩希娅。”

  小崖心和自己的兄长打着招呼,然后用手肘撑着,脚上使力,爬小山一样爬上了其实不算高的沙发。

  讯使以为她会好好坐着,结果小姑娘动作没停,挪到了他身边,靠在了他的肩头,脚缩着,把大腿当做了通讯器的支架斜放在上面。

  然后问出了她的疑惑。

  “哥哥你的声音怎么这么粗呀?”

08

  银灰那边沉默了良久,最后传来一声轻咳。 

  “感冒。”

  讯使有些紧张,他知道菲林的听力很好,就怕小崖心发现了什么,也不是不能告诉小姑娘她其实只是回到了五岁的真相,只是怕告诉她之后,她会追根问底问长大了的自己的事,最后不可避免的,会提到初雪。

  让一个五岁孩子面临这样的真相未免也太残酷了。

  对于银灰不打草稿的撒谎,虽然感觉不对,但是出于对兄长的信任,她相信了。

  “这样呀,那你要多喝热水哦!!”

  小崖心叽叽喳喳地和银灰说话,说的无非是今天自己吃了龙门的鱼丸之类的小孩子喜欢和大人分享的话题,还说了罗德岛的大哥哥大姐姐是好人之类的话。

  “虽然说那个蒙面的怪叔叔看起来很奇怪,但是我喜欢他的兔兔沙发!”

  那头的银灰不时地嗯一声作为回答,在听到“蒙面的怪叔叔”后嘴角出现了丝弧度,角峰不动声色的用手掩住了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

  通话持续了半个小时,期间讯使还点了晚餐,考虑到菲林幼崽长身体胃口奇大,儿童餐还专门多点了小饼干。

  点完餐后他才发现,他好像真的把崖心当成了还在成长的幼崽。

  讯使看了眼还在和自己兄长通话的小姑娘,一下子想通了。

  他的思路是没错的。

  ……至少现在,她还是需要照顾的幼崽。

09

  解决了晚饭后讯使陪小姑娘看了半小时的动画片。

  因为快到休息的时间了,他准备去洗漱一下,结果在浴室里衣服脱了一半,小姑娘拉开了浴室门,手里拿着从儿童房捞来的小黄鸭高高举起。

  “一起洗澡吧讯使哥哥!”

  面对小孩子的话语,讯使没多想,答应了,直到坐在浴缸里看着小雪豹玩泡泡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

  这是恩希娅小姐。

  但这是五岁的恩希娅小姐。 

  小崖心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思想斗争,她把泡沫捞起糊在小黄鸭上,玩得开心。

  讯使看着被她弄得到处乱飞的泡泡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轻声让崖心坐好不要动,自己帮她洗头发,小姑娘很乖,听了他的话后就停下了玩闹的动作。

  看样子是他多想了啊。

  他想着。

  手里的发丝揉出了白色的泡沫,讯使突然间也玩性大发,用小姑娘额头的碎发捏出了两个小角的形状,靠泡沫了定型,然后示意小崖心看水里的倒影。

  “锵!菲林萨卡兹!”

  他随口把两个种族名连在了一起。

  “哇!!”

  崖心歪着头,试图从每一个角度看清自己头上的“角”,看够了之后,她盯上了讯使的头发。

  没过多久,所谓的“成年萨卡兹”新鲜出炉。

  大小两个人在浴室里玩了半天,直到水快冷了讯使才反应过来,帮自己和小崖心冲掉了身上的泡沫,擦掉了水渍,然后在卧室拿着吹风机吹干了头发。

  讯使还热了牛奶,解决完牛奶后,两人终于准备睡觉了。

 

010

  所谓的儿童房其实就是放着各种儿童玩具的地方,根本没有儿童床,卧室是只有一张大床,所以他们得一起睡。

  更何况小崖心只是个五岁的幼崽,讯使也不可能让她自己睡的,他又不是那种冷酷的大家长。

  不过那儿童房还真是什么都有啊……

  看着崖心抱着从儿童房拿来的故事书,讯使有些感叹。

  他翻开了书,柔声念起来,可能是因为没做过这类事情,他刚开始念着有些卡顿,随后开始顺畅起来。

  “小红帽看着床上的奶奶,疑惑地问道:‘奶奶,你的声音为什么那么粗呀?’,奶奶咳嗽了一下,声音又粗又难听:‘因为我生病啦’……”

  讯使停住了。

  怎么这段他感觉有点熟悉??

  他看了眼熟睡的小崖心,小心翼翼的关上了灯然后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尽可能的不发出动静,把之前的疑惑抛在脑后。

  过了一会儿,小崖心不停的哼哼,似乎在做噩梦,讯使想了想,把小姑娘抱进了怀里,轻拍她的背。 

  小姑娘好像被安抚住了,呼吸趋于平稳,讯使看她睡沉了,帮她拉了拉被子,声音放小:

  “晚安,恩希娅小姐。”

  

011

  十一天的航程,讯使基本上都是在带孩子中度过的,每天崖心都要和银灰通话,不时会问到她的姐姐在哪,她想和姐姐说话,然后被银灰与讯使以初雪有事出远门了搪塞过去。

  最后一天的时候似乎是觉得自己下船就能见到哥哥了,所以小崖心没有向讯使讨要通讯器,抱着期待的心情,时不时问问讯使是不是快到了,有些急切的想见到自己的家人。

  等到傍晚六点的时候,夕阳染红了海面,客船逐渐停在了码头。 

  在到目的地之前气温就有些下降了,这会到了雪境,考虑到幼崽柔弱的身躯,讯使给小崖心围了围巾,抱着她下了船。  

  他完完全全已经忘了博士之前的话,导致刚刚踏上雪境的土地没多久,崖心突然变回来的时候他一脸懵逼。

  奇异的是崖心身上的衣服居然也跟着变大了。

  讯使还保持着之前抱小孩的姿势,一只手托着崖心的屁股,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而崖心的手搂着他的脖子。

  不过两人的重点完全不在这里。

  讯使和崖心面面相觑。

  最后讯使先开了口:“……您记得这期间的事吗?”

  崖心有些迟疑:

  “呃……蒙面怪叔叔?” 

  “不过讯使哥,你应该放我下来了。”

  ​

Ochano

不干正事的摸鱼合集(何

p12:和朋友聊天聊出来的脑洞
众所周知猫头鹰提裤是大长腿,那么总是穿长裙的塞雷娅主任…

p34:和朋友聊天的摸鱼
龙门早茶、苦咖啡和苹果派。

p5678:给朋友掉落的小摸鱼

不干正事的摸鱼合集(何

p12:和朋友聊天聊出来的脑洞
众所周知猫头鹰提裤是大长腿,那么总是穿长裙的塞雷娅主任…

p34:和朋友聊天的摸鱼
龙门早茶、苦咖啡和苹果派。

p5678:给朋友掉落的小摸鱼

安余今天拥有闪灵没?

弑 君 者
来 玩 啊~
全部位移特种精二
你想要的漂移方式我都有
加个官服好友吗
不限等级昂

弑 君 者
来 玩 啊~
全部位移特种精二
你想要的漂移方式我都有
加个官服好友吗
不限等级昂

Scany

关于干员信物的小涂鸦(2/114)
阿消的信物一一 一本邮票纪念册。以前,它的拥有者永远不会允许他人触碰自己宝贵的收集。
崖心的信物一一 手工编织的绳环。三股长绳紧紧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天读了一天干员的信物,觉得好有搞头。之后如果不鸽的话可能会陆陆续续涂一下所有干员的吧(算是定个小目标),看有没有时间决定完成度

关于干员信物的小涂鸦(2/114)
阿消的信物一一 一本邮票纪念册。以前,它的拥有者永远不会允许他人触碰自己宝贵的收集。
崖心的信物一一 手工编织的绳环。三股长绳紧紧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天读了一天干员的信物,觉得好有搞头。之后如果不鸽的话可能会陆陆续续涂一下所有干员的吧(算是定个小目标),看有没有时间决定完成度

共鸣心焦

谢拉格往事⑩「崖心②」

“噢?喀兰贸易,是希瓦艾什家的那个小子开的?”

带着人马回了蔓珠院,另外一个族长便从回来的人口中听说了关于希瓦艾什的事情。他的反应要和缓得多。

“锋芒毕露,找死。”

他们的性格都继承自自己的家族,智谋,民生,武力,为了取长补短,相互制衡,因此才有了三族议会,到这已经是过去式了。

“年轻人还是按不住气,一年时间脚都没站稳,他就跟我们打明牌了。”

“老头子,年轻人想玩,你就陪他玩玩嘛,杀杀他的威风。”

“还用你说。”朝着后台摆摆手,一直在那里等待已久的侍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迅速地退到了阴影里。“我们这几年也不是坐以待毙,该让他明白明白了。”

————

今天对于恩希亚来说是特别的一天...

“噢?喀兰贸易,是希瓦艾什家的那个小子开的?”

带着人马回了蔓珠院,另外一个族长便从回来的人口中听说了关于希瓦艾什的事情。他的反应要和缓得多。

“锋芒毕露,找死。”

他们的性格都继承自自己的家族,智谋,民生,武力,为了取长补短,相互制衡,因此才有了三族议会,到这已经是过去式了。

“年轻人还是按不住气,一年时间脚都没站稳,他就跟我们打明牌了。”

“老头子,年轻人想玩,你就陪他玩玩嘛,杀杀他的威风。”

“还用你说。”朝着后台摆摆手,一直在那里等待已久的侍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迅速地退到了阴影里。“我们这几年也不是坐以待毙,该让他明白明白了。”

————

今天对于恩希亚来说是特别的一天。

在经过了长久的筹备之后,今天她总算能够实现一直以来的目标——攀登喀兰圣山了。

喀兰圣山对于每一个谢拉格人都有着独特的含义,这座从出生开始就在童话与各种歌谣当中陪伴着谢拉格人的雪山,是他们记忆当中清晰的符号,也是他们内心的避风港。驱邪避灾,赐福生财,无数谢拉格人相信着,正是因为喀兰圣山的庇佑,谢拉格才能够能够今天的发展。

因此从恩希亚开始登山的第一天起,她就一直在心里偷偷地期待着,有一天可以登上喀兰圣山。

但这个愿望并不是那么好实现,也不是什么可以向他人倾诉的话题。

人们对于登山客的印象,往往还是在于“大山的征服者”。如果像谢拉格的乡民们说,自己想要“征服”喀兰圣山,恐怕他们听了会很不高兴吧,就像是自己内心重要的符号被人染指了一样。

而且登山这项运动在谢拉格也才刚刚流行起来,喀兰圣山是还没有被登山客染指过的神秘地区,不知道上面会有什么危险,也不知道环境究竟会有多复杂,需要时间对其进行观测与预计,还要锻炼恩希亚自己的技巧与水平。

同时,喀兰圣山作为重要的宗教区域是有一定的封闭性的,想要接近圣山的山脚下,说不定还会被赶出来。

圣山的山顶上有着喀兰信仰的神居,那是喀兰圣女诞生的重要场所。

受选者沿着缓峰一侧的道路徒步向上行进,大多数要前往喀兰圣山的都是选择走缓峰。

不过,随着贸易的增强,喀兰也不得不变得开放一些,喀兰圣山甚至有了修建通商轨道的计划。这样的放开也为恩希亚攀登喀兰圣山提供了条件。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她终于得到了蔓珠院的批准,允许她探索圣山的陡峰。

于是她终于站在了山脚下,这座使她魂牵梦绕的雪山高耸入云,一片雪白直通天际,如同一道由冰霜与岩石组成的天梯。

她将会成为攀登喀兰圣山的第一人,而这也意味着她需要面对前所未有的情况,即使是事前准备到极致,也无法预先估量的意外情况。

这使她兴奋又带有一点恐惧,摩拳擦掌着,在原地活动着周身的肌肉,身边的孩子们在为她做最后的安全检查,女孩子们为她打气。

矿物走私转为国营之后,孩子们的销售渠道也被一并整合,稍大一些的孩子被吸纳进了正式的公司里面——雇佣小孩子在谢拉格仍然是不被允许的事情,但家里要有一个人在做这个生意,所得到的财富就大概足够了,因此更小的孩子便有机会重新回归到学业当中去,不再需要结成地下组织,每天忧心忡忡会不会被守卫抓到。总而言之,状况在不断好起来。

困难时期所结成的友谊更加珍贵,因此听说恩希亚要来攀登喀兰圣山的时候,孩子们都前来协助她,为她加油鼓劲,想要见证、记录这一刻。

当然,记录里要写的名字是崖心,毕竟这才是为外人所熟知的这位来自谢拉格的登山客的名字。

“恩希亚姐,恭喜你了。”

一个孩子将工具递给了恩希亚。

恩希亚一抬头,认出了那人——和当年一样,在孩子们的据点里的时候,正是这个孩子,第一次将登山的工具递给了恩希亚,结下了这个缘分。

“真感慨啊,都已经这么久了。说起来真是要谢谢你,没有你,我不会有机会接触到攀岩。”

那时候孩子们正打算按照龙门盗贼公会的教导,将这些登山工具改造成具有抓取作用的器械,以获取更大的晶块。

谁知道后来大晶块的开发直接被蔓珠院放开了呢,他们只是用了一段时间,就不再需要了。而恩希亚则是一直将攀爬延续到了现在。

“在最困难的时候恩希亚姐也一直在我们身边,我们才是要谢谢恩希亚姐。”

“最困难的时候啊……”听见他这么说,崖心用力地拉紧了身上的护具,表情有些感叹。

“如果没有攀岩的话,我可能也撑不到现在吧。”

她说得很小声,那孩子只见崖心的嘴唇微动,却没听见她说了什么。

“恩希亚姐?”

“没事,不要在意。”她笑着摇摇头。“我准备好啦,是时候出发了。”

“等会。”

那孩子忽然叫住了崖心。

“嗯?”

“我们都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吃好吃的,庆祝恩希亚姐登上了喀兰圣山!”

“哈哈,那我得加把劲了,等我的好消息哦。”

崖心带着她爽朗的微笑走向了圣山。

蔓珠院来的工作人员最后为她装上粉袋,检查器具,崖心的内心正迫切着。

不只是因为她将成为第一个登上喀兰圣山的人,其实她内心还藏着另一个理由。

这几天同期进行的,还有新的喀兰圣女的选拔。

她敬爱的姐姐,恩雅,此时应该已经在前往山顶的路途上了吧。

如果一切顺利,如果运气很好,如果时候正对,说不定自己还能在山顶上,遇见自己的姐姐。

当然,崖心也只是在心里这样想想,毕竟这样的巧合实在是太难得,两人出发的时间不同,登山的耗时也不同,要想要遇见,那可真是要喀兰亲自允许的巧合才行。

但她仍是期待着,说不定就遇见了呢,这种挥之不去的想法,让她跃跃欲试。

“检查好了,恩希亚小姐。”

“注意安全。”

崖心的攀登就这样开始了。

————

从没有路的地方找到上升的路径,抵抗大地的引力与束缚,挣脱尘世,超越云端。

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自己的技巧,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体会着熟练所带来的安心感。

这是最初的时候崖心在攀岩当中感受到的东西。

那段时间的谢拉格真的很艰难,虽然据点里的孩子们正在逐渐把他们的小组织办的越来越好,总有能让他们露出笑容的时候。

但崖心担忧着更长远的事情。

碎矿能支持多久?它的确能缓解一时间的资金来源,但随着时间过去只会越来越贬值。

对大的晶块出手吗?孩子们是这么说了,但这样又会惊动蔓珠院,孩子们要承担的风险又太大了。

虽然崖心最终接受了孩子们以偷窃来谋求生存,但被偷窃的人家又怎么办呢。

衰退是整个谢拉格的事情,偷窃相当于只是吸血而不造血。

吸干了这家就找下一家吗,这样下去,终点不还是死路么。

越是想要寻求出路,却越发觉自己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巨大的漩涡不断地冲击着自己,所有人的命运仿佛都在被无可奈何的东西所支配着,不由人力所动摇分号。

崖心认为自己在逃避。

一直被这种无力感浸润着,她寻求着宣泄的方法,因此她开始了攀登。在攀登的过程当中,她才能重新感受到自己能做到些什么,自己用自己的技巧保全着自己的安全,在登上顶峰的时候猛烈地呼吸着如同氧气一般稀薄的成就感,这才让她能够一直用自信和笑容支持着孩子们度过那段艰苦的时间。

现在谢拉格总算好起来了,因为那个神奇的喀兰贸易。

那家公司如同洪流中屹然不动的岩石,在无数崖心觉得无能为力的理由面前奋力抗争,又如同救世济人的白衣天使,为谢拉格注入了一针猛烈的强心剂,不仅仅是崖心,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自从喀兰贸易来了,谢拉格便重新焕发了生命力。

自己也总算是能带着稍微轻松一点的心情来爬山了。

谢拉格在逐渐好转,孩子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自己也要加把劲才行。

爬到一定高度之后会感到一种别样的安静,耳边只有自己的心跳声与风声,以及镐子击碎岩石和钢铁固定的声音。

明明心情变得轻松了一些,但崖心却感觉到重量上细微的不同,自己身后的粉袋似乎比往常重了一些。是因为新添了粉的原因吗?似乎又好像不会重这么多。

手上忽然传来了震动的触感,一下子拉回了崖心的注意力。

(地震?)

她还来不及细想,然后就听见一阵轰鸣声,自己的双手似乎变得软弱起来,她下意识地想要抓住嵌入山体当中的岩石锥,但手中那坚硬的触感却没有让这飘忽的状况好起来,岩石锥离开了山体,伴随着的是周边所有的岩石都开裂而松动着,失去受力的崖心向后仰去。

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一下子就被证实了。

抬起头所看到的是从山顶滚落的一片雪白,汹涌如浪涛向着崖心的方向奔袭而来,虽然崖心也在坠落着,但这巨浪仍然以极快的速度扑向了她,将她卷入了一片雪白当中。

纷乱的白色在她的眼中不断地闪烁着,直到某一个瞬间,她觉得自己很重地跌落到了某个地方,大腿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再然后是全身的重压,这使她瞬间失去了意识。

————

等到崖心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谢拉格的医院的病床上。

左手感受到了温暖的体温,崖心挪动头朝那个方向看去。

希瓦艾什·恩希欧迪斯,她的哥哥,正牵着她的手,守护在她的身旁。

崖心惊喜地想要从床上跳起来,但当她试图这样做的时候,周身都传来剧烈的酸痛感。银灰连忙按住了她。

“先别动,”银灰温柔地开口说道,“喀兰圣山的雪救了你,但也冻伤了你的身体。”

听到银灰的话,崖心不由得觉得一阵懊恼。

她想象过很多与哥哥重逢的画面,但绝对没有一条是以这种窘态迎接哥哥的归来的。

所幸,冻伤也不是很严重,最起码的,她还可以笑一笑,然后开口说话。

“又给哥哥添麻烦了呢……”

“说什么傻话。”银灰轻轻点了一下崖心的脸颊,生怕弄伤了她,“没事就好。你的伙伴们赶到得很及时,多亏了他们,你只要好好休养,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啊啊……这回是被那群小孩子们救了啊……那得找个机会好好谢谢他们才行了。”

“崖心……”银灰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哥哥?”

即使是听到了崖心的询问,银灰也只是看着崖心的眼睛,沉默不语。

小的时候,崖心也曾见过这样的他,那个一直隐忍着承担着一切的少年,只会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还会表露出承受不住,想要倾诉的情感——但他最终都会沉默着,然后将所有的问题背负下去。

然而,现在崖心已经不再是那个只能跟在哥哥姐姐背后的小妹了。

“说吧,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她决计想要知道,追问着银灰。

而对于银灰来说,她也是第一次看见恩希亚,他的小妹,也会有着如此坚强的神情。

看样子,妹妹们实在是成长了很多,自己在妹妹们的成长里缺席了太久。

“这次攀岩遭遇山崩,因为被卷入雪中的缘故,所以你并没有因为跌落受到太大的伤害。只不过,在落地的时候,你的大腿仍然被扎穿,受到了穿刺伤。”

听银灰这样说,崖心才觉得的确有一条大腿有着异样的感觉,在被子里用手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大腿,纱布掺了一层又一层,想动弹一下都会觉得又痒又痛。

“会影响行动吗?”

“不会。只要好好休养,穿刺的伤口会好起来的。”

“那哥哥为什么……?”

“扎穿你的大腿的,是这个东西。”银灰指了指病床旁边的桌子。

桌子上除了水杯以外,还放着一块尖锐的红棕色碎石。看起来就像是某种晶矿一样,崖心在孩子们的据点里曾经见过谢拉格产出的各式各样的晶矿,只是这块晶莹透彻的碎石,不像她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矿石。

“这是……?”崖心询问道。

“这是源石。”

“……”

崖心陷入了沉默。

谢拉格很少发生天灾,也高度封闭很少与外界交流。

但他们也知道源石的存在。

他们更知道,过量接触源石之后所导致的那种可怕的疾病。

矿石病。

那颗尖锐的源石静静地躺在桌上,似乎还散发着幽红色的光,就像是在警示着什么一般。

兄妹二人保持着静默的氛围,内心纷乱而复杂的思绪无法言说,只能独自消化着。

“源石…啊。”

崖心说。

“……嗯。”

银灰答应着。

“……挺稀奇的呢。对于谢拉格人来说。”

“嗯。”

好像,内心也没有想象当中那么慌乱。

或许是慌乱得已经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好了。

崖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慢慢地将其吐出。

她甚至觉得就连呼吸都好像已经有像是碎砾一般的东西在喉咙当中摩挲着,但她又深知这只是自己的幻觉,因为不可能这么快就有症状。

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但是幸亏哥哥回来了。

哥哥会有办法的吧。

“要怎么办呢,哥哥。”

崖心求助着。

“去罗德岛。”

银灰快速地给予了答复。

他其实也只是在留学时期稍微了解了一下。起初是因为探长说的,有驾驶着巨大的移动要塞救世济人的医生,他很好奇,找了半天没找到医生,却找到了一个古古怪怪的博士,的确是乘着巨大的名叫罗德岛的移动要塞,不仅是泰拉大陆上治疗矿石病最前沿的研究组织,也是闻名世界的武装力量。

他也设想过要去罗德岛转转,见识一下那位传奇的博士。

但他是绝没预见到,也绝不希望是因为这种理由去拜访罗德岛的。

不过事已至此,罗德岛恐怕是唯一的希望了。

“他们是专门治疗源石病患者的组织,等你的伤势稍微好些我们就出发。”

“好的。”

哥哥总是会有办法。哥哥总是很可靠。

有哥哥在身边,真好。

崖心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银灰也报以宠溺的微笑,他是愿意为了自己的妹妹付出一切代价的。

他只是有些懊恼,想不明白。

就在他以喀兰贸易的身份去与谢拉格谷地的农民们谈合作的时候,听见角峰急急忙忙地来找他,才得知了关于崖心的噩耗,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却没有任何自己能做的事情了,看着医生从崖心的大腿里取出的源石碎块,接受这个噩耗与结局。他懊恼,自己没能早点陪在妹妹的身边。

他也想不明白。

“恩希亚。”

“嗯?”

“你说,为什么喀兰圣山会有源石呢。”

崖心歪着头想了想,没找到答案。

“是啊,喀兰圣山怎么就会有源石呢。”

“或许是我运气不好吧。”

“嗯…或许是运气不好吧。”

Chapter 10 end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