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崩坏

49392浏览    13634参与
失明少年
#崩坏3#符华#圣诞节贺图 补...

#崩坏3
#符华
#圣诞节贺图

补档。

#崩坏3
#符华
#圣诞节贺图

补档。

洛慕言

第四章-真刺激

“该死的,为什么就我们三个过不去?”我愤愤不平的踹了脚那面墙。明明在我前面的赫敏都过去了!而自己则是被撞疼了鼻子!多比难道看不起男孩子吗?就不让男孩子过去?他不能好好看看我的性别吗?


“安尼亚,镇定,镇定。你是个女孩子,不要那么暴躁啦。”哈利揉了揉我的脑袋,用一种哄小孩的语气说道。“哈利,我不是小孩子!”我明明比你大好不好!我不满的瞪了哈利一眼,拍掉了他放在我头上的爪子。


“安尼亚,你从那里找来的这么一个酷酷的耳钉?看起来真帅气!”罗恩眼尖的发现了我的耳钉,羡慕的说。“别提这个了,一说起这个我就来气。”我摆摆手,“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如何回霍格沃茨吧!”


“要不,我们开车过去?”...

“该死的,为什么就我们三个过不去?”我愤愤不平的踹了脚那面墙。明明在我前面的赫敏都过去了!而自己则是被撞疼了鼻子!多比难道看不起男孩子吗?就不让男孩子过去?他不能好好看看我的性别吗?


“安尼亚,镇定,镇定。你是个女孩子,不要那么暴躁啦。”哈利揉了揉我的脑袋,用一种哄小孩的语气说道。“哈利,我不是小孩子!”我明明比你大好不好!我不满的瞪了哈利一眼,拍掉了他放在我头上的爪子。


“安尼亚,你从那里找来的这么一个酷酷的耳钉?看起来真帅气!”罗恩眼尖的发现了我的耳钉,羡慕的说。“别提这个了,一说起这个我就来气。”我摆摆手,“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如何回霍格沃茨吧!”


“要不,我们开车过去?”罗恩的眼睛亮起来,“爸爸说要买一些东西,估计他的车还停在那里。那辆车可是会飞的!”“想都不要想!”我毫不留情的给了罗恩一个爆栗子,“你想让明天的麻瓜报刊的头条上写着:惊!伦敦上空竟出现一辆飞车?”


“我爸爸的那辆车可是有隐形功能的。”罗恩揉揉脑袋,不服气的说。“哦,我亲爱的韦斯莱小先生,动用你那生锈的脑袋想一想:你觉得隐形功能,能支持我们到霍格沃茨吗?”我叹了一口气,拿起行李,“现在,你们先拿起行李,出车站吧——好多麻瓜看过来了。哈利,你先把你的猫头鹰放出去,给霍格沃茨的教授们报个信。”


我们三个人坐公交车回到了破釜酒吧,等待着霍格沃茨的回信。我们等啊等,从上午等到下午三点,连汤姆也沉不住气了。他把我们叫过去,面色凝重的对我们说:“听着,孩子们。你们的信很有可能被人拦下了,现在,你们可能需要一点特殊的方法回到霍格沃茨——因为即使现在我再寄信也来不及了。”


我沉着脸听着,心中暗自懊恼:自己早该想到的,哈利的信在暑假既然能被拦截,那么现在也可以。哈利和罗恩倒是兴致勃勃地提问:“那我们该怎么回去呢?”


“骑士公共汽车。”汤姆缓缓说出这个名称。“不会吧?要做它回霍格沃茨?”我惨叫一声,瘫在椅子里。梅林啊,那玩意可是刺激的很,我还不如直接做飞车过去呢!罗恩的脸也白了,出生在巫师家庭的他当然了解这个词代表了什么。只有哈利一个人还在询问:“那是什么?巫师界也有公交车吗?”


“你坐上去,就知道是什么了。”汤姆一改之前较阴沉的脸色,显得神秘兮兮的。“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不死心的追问。“没有了。”我发誓,我看到了汤姆脸上一闪而过的那抹灿烂的笑。


“好吧,男孩们。”我垂头丧气的领起自己的行李,“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走吧。”


——乘坐公交车中——


下车后。


“呕!梅林的短裤!我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再试一次!”罗恩弓着腰,扶着行李,在路旁大吐特吐。哈利还好,第一年魁地奇的经验让他勉强能够接受。即使如此,他的脸色仍比罗恩好不到哪里去。而我……已经虚弱到吐都吐不出来了,小腿肚子都在打颤。梅林的胡须!上辈子自己可是连过山车都不敢坐,怎能受得了这个!


“安,安尼亚,”哈利颤颤悠悠的向我走过来,“你还好吧?我记得你连飞天扫帚都不敢飞得太高太快。”“……大概现在死不了。”我拿出纸巾,擦擦嘴,也给了罗恩一张,“接下来,我们慢慢走就可以了。汤姆说他给霍格沃茨的教授寄了猫头鹰,应该有教授会来接我们了。”


“Well……”低沉丝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或许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和他的两个朋友,愿意解释一下,他们为什么会,迟到?”


三小只缓缓的转头,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

前三章在合集里

洛慕言

第十三章-伏地魔……哄人?

“主人。”陈言推门进去,里面的房间大而华贵,简直是一个书房加上了卧室。哦,这万恶的资本主义,万恶的马尔福,万恶的金钱。陈言想起了自己那乱糟糟的小窝,在心中愤愤不平的念叨着。


“哦,我不知道有一天,你竟可以变得如此……顺从。言-陈,”伏地魔从书上移开眼神,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别想着跟我耍什么花招。”


切,我这么乖巧懂事,你竟然还不领情。陈言默默翻了个白眼,直白的说:“不瞒您说,我的主人。我就是想表现的好一点,好赶快升职加薪,放飞自我,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坐拥千万身家,笑看儿孙满堂……”陈言说着说着,思路就开始歪了。


“闭嘴。”伏地魔嘴角抽搐了一下,干脆利落的打断了陈言的话...

“主人。”陈言推门进去,里面的房间大而华贵,简直是一个书房加上了卧室。哦,这万恶的资本主义,万恶的马尔福,万恶的金钱。陈言想起了自己那乱糟糟的小窝,在心中愤愤不平的念叨着。


“哦,我不知道有一天,你竟可以变得如此……顺从。言-陈,”伏地魔从书上移开眼神,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别想着跟我耍什么花招。”


切,我这么乖巧懂事,你竟然还不领情。陈言默默翻了个白眼,直白的说:“不瞒您说,我的主人。我就是想表现的好一点,好赶快升职加薪,放飞自我,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坐拥千万身家,笑看儿孙满堂……”陈言说着说着,思路就开始歪了。


“闭嘴。”伏地魔嘴角抽搐了一下,干脆利落的打断了陈言的话。并且又一次怀疑了自己当初做出的,把他收为自己手下的决定。自己当初到底想了什么,才一定要把他收为手下啊……


“我的失误,主人。”陈言乖巧的低下头。自己思维这跳跃性得改改了……(每次都那么想,但是陈言,每次都没有改……)


“我这里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伏地魔放弃了与陈言绕圈子的想法。依据面前这个奇葩的思维,跟他绕圈子还指不定是谁绕谁呢。


“我的职责与荣幸。”陈言微微抿了抿唇,神色正经了些。不知道伏地魔要交给自己什么任务,只要不是杀人就好。


“为我们伟大的目标和理想,我们明天去拜访第一位黑魔王。把自己关在纽蒙迦德的——格林德沃先生。”伏地魔缓慢地说道,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魔杖。


Escuse me?Parden?(请原谅。可以再说一遍吗?)陈言微微瞪大了双眼,要不是顾及伏地魔在场,他还真想揉一揉耳朵——伏地魔大人你是认真的吗?


“……我会跟随主人一起去的。”陈言看了下伏地魔的脸色,还是答应下来。“那个,就我们两个一起去吗?”他犹豫了几秒,问道。


“你对我的实力有什么质疑吗?”伏地魔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书柜旁。陈言感受着伏地魔刚放出来的魔压,不满的撇了撇嘴。死要面子的熊孩子,就会对自己手下凶,真希望格林德沃先生能狠狠地打你脸……“没有。”陈言低下头,心中默默吐槽。


“很好。那么,明天早上五点,来我庄园。”伏地魔眯了眯眼,满意的点点头。他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镶嵌着绿宝石的徽章(门钥匙🔑),扔给陈言。


“什么?五点?”陈言惊了,“我亲爱的伏地魔先生,您看我像那种五点起床的人吗?”他有空一定要辞职!不干了!这破工作!还很高风险!!


伏地魔罕见的沉默了一下。的确,从他五岁认识眼前这个奇葩开始,就没看他自觉的在八点之前起床。而且这个家伙还有很强的起床气,曾差点用起床后的怨气把人吓死……伏地魔很清楚的知道,要这个人好好作息,对于陈言来说,还不如让他去shi。


“咳咳。”伏地魔清了清嗓子,打了个响指。在他面前,就立即出现了一个家养小精灵。小精灵很是少见的乖巧,没有说话。“纳西莎做的巧克力泡芙,给你,明天跟我走。”伏地魔冷着脸说。


纳西莎做的点心!陈言忍住了想要吞口水的欲望。“你给我多少?”他面色严肃的说到。


伏地魔看着他比之前谈正事还要严肃的脸,日常怀疑自己招进来了一个什么奇葩。“两盒。”伏地魔开口,声音竟带上了丝丝无奈。


“不,五盒。”陈言严肃的看着伏地魔。“这次任务风险可不小,主人,虽然我读书少,但是您也轻易骗不了我的。”


“……四盒。”伏地魔揉了揉眉心,“不可能再多了,言-陈,我假设你不是三岁嗜糖如命的小孩或是那个用生命嗜糖的老疯子,你就该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好吧,四盒就四盒。”陈言耸耸肩。咦,总有一种伏地魔在哄我的恐怖的即视感……


——————


我是不是把伏地魔写的OOC了……但我觉得,与一个人五岁开始朝夕相处,一起上了七年学,又保持了几年友谊……


我们可爱的小陈言应该可以稍微折腾折腾伏地魔了吧……


对了,要去探(嘲)望(讽)格林德沃,你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又:哈哈哈我更了我更了……)


[日常求心❤]

洛慕言

第十二章-伏地魔的嘴,骗人的鬼。

伏地魔踱步走到大厅中央,环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我亲爱的朋友们,我很高兴能看到这么多选择为我效忠的人。你们不会为此而感到后悔,因为在斯莱特林继承人的带领下,我们必将会迎来辉煌的胜利!”


哟,这口气,这气势。陈言看了看周围,兴奋不已的人群,吊儿郎当的想到:他恐怕是进了个传销组织吧,伏地魔这洗脑也真够成功的。


伏地魔显然也很满意人们激动的表现,她眼眸稍微弯了弯,故意停下不说话,新手人们兴奋而激动的神态。等待人群中完全安静下来,他才继续说道:“今晚会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夜晚,因为我们又有了两位强大的伙伴加入我们,他们会将是我们坚固的矛和盾。在我们庆祝必将到来的胜利之前,请允许我把他们介绍给...

伏地魔踱步走到大厅中央,环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我亲爱的朋友们,我很高兴能看到这么多选择为我效忠的人。你们不会为此而感到后悔,因为在斯莱特林继承人的带领下,我们必将会迎来辉煌的胜利!”


哟,这口气,这气势。陈言看了看周围,兴奋不已的人群,吊儿郎当的想到:他恐怕是进了个传销组织吧,伏地魔这洗脑也真够成功的。


伏地魔显然也很满意人们激动的表现,她眼眸稍微弯了弯,故意停下不说话,新手人们兴奋而激动的神态。等待人群中完全安静下来,他才继续说道:“今晚会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夜晚,因为我们又有了两位强大的伙伴加入我们,他们会将是我们坚固的矛和盾。在我们庆祝必将到来的胜利之前,请允许我把他们介绍给你们。两位来自斯莱特林的伙伴——法术大师,言-陈和魔药大师西弗勒斯-斯内普。他们将与卢修斯一起,成为我的心腹手下。”


陈言敏锐的注意到,当伏地魔说出斯内普教授的名字时,那群贵族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屑的表情。一群顽固的老古董……陈言不满的撇了撇嘴。之后还得靠着人家的魔药活呢,懂不懂得收敛一下自己的表情?


不过,斯内普教授还真懂得抓时机。陈言边想着,一边跟随斯内普站到伏地魔的身旁,对着人群微微点头微笑。虽然斯内普教授是真的很有魔药天赋,但英国的魔药大师其实也不算少。但正逢战时,许多魔药大师都出国避难,几乎仅只剩下他一个。也许正是是因为如此,那些虚伪的贵族脸上又重新挂起了笑容。


陈言相信伏地魔一定也注意到这一切,但他只是浅浅的挑了挑眉,对他们点点头,仿佛没看到那群贵族的表现的样子。啧啧啧,伏地魔的嘴,骗人的鬼。陈言默默翻了个白眼。刚才还说的是心腹手下来着,现在又什么都不管。看来,还是看不起斯教啊。


只怕斯教以后在食死徒营里的日子会不好过了。陈言在伏地魔伏地魔宣布宴会正式开始之后,重新拿了一杯香槟站在桌旁,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斯内普及他身边虚情假意的人,顺便心不在焉的应付着自己身旁巴结的人。不过,陈言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他倒是很期待,斯内普教授会如何为自己立威呢?


宴会进行了一半,伏地魔就离场了,休息在马尔福家专门为他准备的客房里。人们又待了几个小时后,纷纷提出告辞。


陈言见有人离开,也不想多待——应付八面玲珑的贵族,很累的有木有,陈言现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可是偏偏天不随人愿,在他向卢修斯提出告辞时,卢修斯告诉他,伏地魔让他离开宴会后,上楼找他。


他有机会一定要辞职!陈言抓狂的想到。不仅饭吃不饱(贵族用餐礼仪什么的很烦的),这觉也要睡不好了(陈言一天能睡上它十个小时)。还让不让人好好安生过日子了!


——上楼分界线——


“主人,我来了。您传唤我,是有什么事情吗?”陈言看似恭敬的站在门边,轻轻敲击了三下面前这面低调高雅的们。


“进来。”门后传来了伏地魔略显阴沉沙哑的声音。


———————


应小可爱的催更,来更新啦~


好几周没有更新了,我写的还好么……😂


最近尝试着找找感觉吧……


对了,这次顺便推文《主播哈利》


还是我写的……直播风格,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看一看,现有11章。


[日常求心❤]

肥鸽仔仔
整理文件夹找到的

整理文件夹找到的

整理文件夹找到的

洛慕言

第三章-磕瓜群众

说实话,那个绣花枕头其实还挺好看的。我站在丽痕书店的二楼,绕有兴趣的往下看。我才不会下去与其他女巫一起挤呢,为了一个草包,不值得。所以我拜托赫敏帮我拿一套,如果她愿意的话,还可以用我的书再要一份签名。

“让我看看这是谁——呵,这不是救世主身边的双骑士之一嘛?”这臭屁的语气,不用回头我都能猜到是谁。“喂,马尔福,”我不耐烦的转过身,“眼睛不好,就趁早去治治,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是女生。”

 原本一开始我还对这个铂金小贵族有着好感——起码他颜值高。但是在经过了一个学期的相处之后,我鉴定了,他就是一小屁孩儿。至少现在是,完全没有以后同人文中写的那么优雅自持。

“抱歉,我还是看不出来。...

说实话,那个绣花枕头其实还挺好看的。我站在丽痕书店的二楼,绕有兴趣的往下看。我才不会下去与其他女巫一起挤呢,为了一个草包,不值得。所以我拜托赫敏帮我拿一套,如果她愿意的话,还可以用我的书再要一份签名。

“让我看看这是谁——呵,这不是救世主身边的双骑士之一嘛?”这臭屁的语气,不用回头我都能猜到是谁。“喂,马尔福,”我不耐烦的转过身,“眼睛不好,就趁早去治治,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是女生。”

 原本一开始我还对这个铂金小贵族有着好感——起码他颜值高。但是在经过了一个学期的相处之后,我鉴定了,他就是一小屁孩儿。至少现在是,完全没有以后同人文中写的那么优雅自持。

“抱歉,我还是看不出来。”德拉科懒懒的倚在栏杆上,扬着头打量着我。好吧好吧,你发际线高你随意。我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

“喂,斯莱,往下看。”德拉科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那不是你们格兰芬多的王子,波特吗?”他在B这个字母上发音格外重,听起来好像是破特。“真不愧为救世主,到哪里都不忘了出风头。”

“马尔福,注意你的言辞。”我不满的合上书,“你真该去治治眼睛了,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哈利是被那个草包硬生生拉上去的。”

“也许吧,救世主不就是爱出风头,不是吗?”德拉科冷哼一声,下了楼,径直朝哈利走过去。我烦躁了跺了下脚,放回书,跟了上去。

“哟,这是谁啊,我们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呀。”他慢慢的踱步走到哈利面前,那气势倒是有几分贵族风度。“瞧瞧,救世主真是在哪里都不忘了出风头。”

“闭嘴,马尔福。”金妮上前一步,“哈利不是那样的人。”“哦,波特,你找了一个女……”德拉科话还没有说完,我抢先把他拉住。“别再让我听到你羞辱哈利,马尔福。”我压低在声音在他耳旁说道,“如果你对哈利真的那么感兴趣,我想我不建议给你讲一讲哈利的事情。但是,现在给我闭嘴。否则,我不建议给你用一点我新练习小魔咒。”

德拉科的反应倒是很有意思,我清晰地看到他的耳根染上了几分粉红。“谁会对救世主感兴趣?”他像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跳到一旁,“波特,管好你的人,别让她离我那么近。”

我无语地看着德拉科的反应,“马尔福,如果你真的喜欢哈利的话,你应该换个方式接近哈利。而不是以这种幼稚的方式。”德拉科被气到说不出话来。我满意的笑了笑,转头却发现了更大的麻烦——这边解决完了德拉科和哈利,那边卢修斯和亚瑟叔叔又对上了。

随缘吧,随缘吧!我的心态已经无比佛系了。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瓜子递给大家:“都别愣着,如果想磕瓜子就拿瓜子吧。大人吵架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着了。”所有人都被我的这波操作给弄懵了,连德拉科也拿了一把瓜子,呆呆的放在手心中,看着他爸爸跟韦斯莱的吵架,然后升级到打架。

我津津有味的嗑着瓜子,顺便用消失咒吧把瓜子皮处理掉。开心点,安尼亚。我安慰自己道,起码这次卢修斯没有找哈利的麻烦不是吗?

马尔福先生与韦斯莱先生的随着茉莉阿姨的到来而停止。我也停止了磕瓜子,揉了揉耳朵(莫莉阿姨的叫声真的是可以余音绕梁了……),拿着自己的书与赫敏一起和韦斯莱一家还有哈利告别。(赫敏学霸答应了给我抄作业~)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又到了该上学的日子。我与汤姆告别后,搭上了韦斯莱家的顺风车,向着九又四之三站台出发。

有情等于无情

blood

是一个小小的脑洞算糖(?)


“嘶,痛”

“对不起,卡莲,我轻一点。”

“没事的,奥托。”

“那个……卡莲的的伤……”

“噗嗤,原谅你担心这个啊。放心吧,我可是天命三大支柱家族之一卡斯兰娜家族第29代家主弗朗西斯·卡斯兰娜的大女儿,家族中最杰出的战士。天命女武神部队的队长,天命最强女武神,持有第十一神之键·犹大的誓约的卡莲.卡斯兰娜。”

“要不你,从前线退回来吧。”

“……”

“卡莲我……”

卡莲抱着奥托“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关于你说的,很抱歉,这场战役解释以后我会考虑的,别太紧张。”

“……”

“真希望,人类能早日结束崩坏的战争。对...

是一个小小的脑洞算糖(?)




“嘶,痛”

“对不起,卡莲,我轻一点。”

“没事的,奥托。”

“那个……卡莲的的伤……”

“噗嗤,原谅你担心这个啊。放心吧,我可是天命三大支柱家族之一卡斯兰娜家族第29代家主弗朗西斯·卡斯兰娜的大女儿,家族中最杰出的战士。天命女武神部队的队长,天命最强女武神,持有第十一神之键·犹大的誓约的卡莲.卡斯兰娜。”

“要不你,从前线退回来吧。”

“……”

“卡莲我……”

卡莲抱着奥托“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关于你说的,很抱歉,这场战役解释以后我会考虑的,别太紧张。”

“……”

“真希望,人类能早日结束崩坏的战争。对了,那个小可怜我们给她取名叫薇拉好吗?

“嗯。”

“真希望以后薇拉以后有个妹妹啊。这样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我因为在前线离开你,我希望……”

“不,不会的!你不会发生这些事情的!卡莲别想这些了 !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好好,如果未来我们有孩子叫她德莉莎好吗?”

“好”

咚,钟声响起

“原来我睡着了”

是梦吗?

不只不过是很早之前的回忆罢了

裙带北风飘

沧海五十年(算是脑洞吧)

符雪相关 重度ooc预警

私设如山 雷者勿入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个什么

一点小脑洞

我好像知道那天程立雪的家里发生了什么

猜来猜去想到能让她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

只有俗套的怀璧其罪家破人亡梗

细节根本没法深究 

化用了一点二崩漫画里的剧情

文笔不好预警


        “妈妈,我想玩捉迷藏。”5岁的程立雪扎着两个丸子头,充满活力脸蛋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仰头看向母亲。每当可爱的立雪露出这样的表情,母亲总是招架不住(太可爱了)。


“好...

符雪相关 重度ooc预警

私设如山 雷者勿入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个什么

一点小脑洞

我好像知道那天程立雪的家里发生了什么

猜来猜去想到能让她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

只有俗套的怀璧其罪家破人亡梗

细节根本没法深究 

化用了一点二崩漫画里的剧情

文笔不好预警







        “妈妈,我想玩捉迷藏。”5岁的程立雪扎着两个丸子头,充满活力脸蛋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仰头看向母亲。每当可爱的立雪露出这样的表情,母亲总是招架不住(太可爱了)。



“好,”程母摸了摸立雪柔软的头发,“那你先去躲起来吧,我数100下来找你哦。”

     


        程立雪马上向二楼跑去,为了不暴露自己的位置,立雪还将鞋子脱下放在楼梯边,穿着袜子踮起脚尖上了二楼。来到自己的房间,钻到在床底下趴了下来。程立雪等了一会,觉得这里太容易被发现了,听到母亲数的数还有一半,就果断地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跑进了妈妈的房间,拉开衣柜门,躲了进去。为了隐藏自己,她还将衣柜门口的衣服都摆好,自己躲在衣柜的角落。



        衣柜的隔音很好,程立雪只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心想:妈妈发现了吗。她缩在衣柜的角落,紧张并期待着。



        突然,程立雪听见门外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好像还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家里来客人了吗,立雪想着。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立雪听见有很多人闯了进来。



        “说,东西藏到哪里了!”程立雪听到一个男人大声的问道。他们是谁?找什么东西?立雪疑惑。听到陌生的声音,立雪本能地往角落里缩了一缩。“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找错地方了吧。”



        是母亲的声音。立雪吓了一跳。外面是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人,母亲怎么了?“听你瞎扯!搜,这个东西肯定就在这里,给我搜!”



       忽然,男子看见了放在床边的一张合照,在女人靠在丈夫的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一家人都笑的很开心。看到男子拿起那个相框,程母的身体微微地抖了一下。“这是你的女儿吧,”男子瞥了程母一眼,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再不把东西交出来,你女儿的 小命,就不保了。”



       立雪害怕地往柜子里又缩了一点,手环抱着自己,仿佛这个动作可以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母亲在这,孩子一定也在这房子里,把她找出来,我就不信了,她还不开口!”男子阴沉地下达指令,走到了柜子边,打开柜门。立雪在角落里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程母突然挣脱开周围的人,跑到阳台上,朝外面大喊:“立雪!快跑,跑的远远的,把东西藏起来,不要被别人发现了!跑啊!”声音尖锐刺耳,带着些无助和歇斯底里,划破夜空,惊起树上的飞鸟。



        “东西在外面?追!”走之前,男子拔出了腰间的枪。“砰!”子弹穿过的程母的胸口。



       “跑啊...立雪...快走......”母亲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立雪躲在柜子里,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眼泪沿着脸颊蜿蜒流下。等到外面的声音逐渐平息,立雪小心地从衣柜里爬了出来。趴在母亲还有余温的身体上,痛哭出声。她艰难地背着母亲,要带她一起走。



        到了楼梯口,程立雪小心地探出头,看到了满地的尸体,昨天还在和自己玩耍的侍女和刚才给自己准备宵夜的厨师,都倒在了地上。确定四周没其他人后,背着母亲下了楼。5岁的小女孩哪有什么力气,一小段路,就让立雪气喘吁吁,因为身高的原因,母亲的整个身体都压在程立雪的身上。突然,程立雪被不平整的地毯绊了一下。平常被绊了一下没什么,但如今她本来就已疲惫不堪,顿时向前扑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母亲随着她一起倒了下来,趴在她的背上,仿佛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感受着母亲逐渐变冷的身体,立雪挣扎着想要起来,但真的没力气了。趴着看着周围自己原来温馨的家里,现在空荡荡冷冰冰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眼泪又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滚了下来。



       她再一次用力,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突然,她的面前伸出了一双手,轻轻地将她扶了起来,并替她擦掉了眼泪。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还是在这个时候,程立雪有些不知所措。



       “走吧,我带你回家。”面前陌生的大姐姐开口了。她的脸是冰冷的,声音也是。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沉默了,也不笑,但程立雪却对她有一种没由来的信任。



     走到院子里,程立雪发现好多陌生的人都倒在了地上,其中有一个她之前透过衣柜的缝隙有看到,就是他发号施令,就是他杀了她的母亲。“这么快就报仇了吗?”程立雪想着,觉得很不甘心,忍不住用脚又踢了几下。



     陌生的大姐姐帮她安葬了母亲和其他人,葬在后院里,用院子墙角里的石板刻了一个碑。


        程立雪看这她做完这一切后,她走向前,在母亲的碑前磕了三个头,“妈妈,我一定会好好的。”

        


       “走吧。”身后传来大姐姐的声音。程立雪起身跑了过去,跟在她的旁边。立雪伸出手,小心地牵住她,看到她没有排斥后,不由自主地牵紧了一点。



    她的手很凉,但是,有家的温暖。


小双子呀

德丽莎皮肤局内展示

说实话这个游戏对新手真的友好

德丽莎皮肤局内展示

说实话这个游戏对新手真的友好

续情

【原创】抛弃了烦恼的快乐

她最近总是突然冲进我的屋子大吵大嚷。


说什么也没有用,解释什么也没有用,她不听,她只会越来越生气。


我说话,她说我是在顶嘴,我闭嘴,她说我一句话也不说,故意逆反。


她只会看到她想看到的,看到我做不到,的确,她也不需要看到别的,我也没什么能拿出来让她看的。


我本来应该很害怕,很惶恐,但我后来发现我掺杂着真心实意的表演不能再满足她,她开始无视我,开始肆无忌惮的吼我。


我不再害怕也不再惶恐,因为我一想到她骂我的时候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我在想着怎么死。


一想到这里,我就很快乐,兴奋的几乎要昏过去。



她最近总是突然冲进我的屋子大吵大嚷。


说什么也没有用,解释什么也没有用,她不听,她只会越来越生气。


我说话,她说我是在顶嘴,我闭嘴,她说我一句话也不说,故意逆反。


她只会看到她想看到的,看到我做不到,的确,她也不需要看到别的,我也没什么能拿出来让她看的。


我本来应该很害怕,很惶恐,但我后来发现我掺杂着真心实意的表演不能再满足她,她开始无视我,开始肆无忌惮的吼我。


我不再害怕也不再惶恐,因为我一想到她骂我的时候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我在想着怎么死。


一想到这里,我就很快乐,兴奋的几乎要昏过去。


阿離alex (佛係營業)
真·決心臉❤ 我...

真·決心臉❤


我的福沒拍到瞇眼,因為拍了幾張不合適 所以拍了又刪,到最後!

一張瞇眼都沒有!!

所以這樣夠還原了嗎!!

真·決心臉❤


我的福沒拍到瞇眼,因為拍了幾張不合適 所以拍了又刪,到最後!

一張瞇眼都沒有!!

所以這樣夠還原了嗎!!

精灵宝钻

鲨鱼牙、异色瞳、挑染………我明白了!你的真实身份是杏大爷!

最后一张为鲨鱼牙的正确用法……


大百科★:

因为鲨鱼这个生物物种属于软骨鱼类,而大部分此类鱼都属于端生多牙列,所以这类牙容易脱落,但同时也会不断有新牙替补哦!


所以黑希表面看起来是在折磨不听话的杏大爷,其实是在帮助换牙,从之后的图片看来牙齿应该是更锋利了……就和蜂鸟和鳄鱼一样是共生关系(不!)

鲨鱼牙、异色瞳、挑染………我明白了!你的真实身份是杏大爷!

最后一张为鲨鱼牙的正确用法……


大百科★:

因为鲨鱼这个生物物种属于软骨鱼类,而大部分此类鱼都属于端生多牙列,所以这类牙容易脱落,但同时也会不断有新牙替补哦!


所以黑希表面看起来是在折磨不听话的杏大爷,其实是在帮助换牙,从之后的图片看来牙齿应该是更锋利了……就和蜂鸟和鳄鱼一样是共生关系(不!)

洛慕言

第九章-过渡+少爷出场

女孩说话时的语速很快,听起来挺像质问或对别人的蔑视。而且她微微扬头,表现出一副十分自信的样子,可惜落在不了解她的人眼中,她现在这副神情就是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我想我们并没有看见。”哈利开口道,他是真怕罗恩和赫敏会在见面第一次就闹得不愉快。“哦,一只蟾蜍,真想不到有人真得会把它当宠物。”罗恩放下举着魔杖的手,撸了一把老鼠的毛,嘟囔道。


“哦?你是在施魔咒吗?”赫敏在哈利身边坐下,“那么,让我们开开眼界吧!”罗恩红了脸,清了清嗓子,又试了一遍。当然,这次也没成功。


“我在假期时间看了不少书,试了不少简单的魔咒,都成功了。但我没有看见一个魔咒咒语像你说的那样,可能你的咒语有问题...

女孩说话时的语速很快,听起来挺像质问或对别人的蔑视。而且她微微扬头,表现出一副十分自信的样子,可惜落在不了解她的人眼中,她现在这副神情就是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我想我们并没有看见。”哈利开口道,他是真怕罗恩和赫敏会在见面第一次就闹得不愉快。“哦,一只蟾蜍,真想不到有人真得会把它当宠物。”罗恩放下举着魔杖的手,撸了一把老鼠的毛,嘟囔道。


“哦?你是在施魔咒吗?”赫敏在哈利身边坐下,“那么,让我们开开眼界吧!”罗恩红了脸,清了清嗓子,又试了一遍。当然,这次也没成功。


“我在假期时间看了不少书,试了不少简单的魔咒,都成功了。但我没有看见一个魔咒咒语像你说的那样,可能你的咒语有问题。”赫敏总结性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哈利,忽然想起什么来,“哦,对了,我是赫敏-格兰杰。你们叫什么名字?”


“罗恩-韦斯莱。”罗恩有狠狠的撸了一把老鼠毛。“哈利-波特,你可以叫我哈利。”哈利冲着赫敏笑了笑。“哦,你是哈利-波特?天哪,我在好多本书中看到过你,《近代巫师名人录》《近代巫师史》对你都有提及。你是怎么打败那个黑魔王的?你那时候只有一岁啊。我总觉得那些巫师写得不对劲。”赫敏堪比X光的目光在哈利身上停留,好像要看透哈利的灵魂与他人有何不同一般。


“我终于遇到一个明事理的巫师了。”哈利大大方方让赫敏看,耸了耸肩,“我那时才一岁,要打败神秘人的也是我父母,他们却把一切算到我头上,让我当什么拯救巫师界的救世主。”哈利顿了顿,“如果可以,我宁愿做一个有父母的普通孩子。”


包厢里沉默了一阵,赫敏和罗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赫敏开口:“呃,我很抱歉。”“没事,我习惯了。”哈利笑了笑,“对了,你不是还要找纳威的蟾蜍吗?你多留意一下洗手间,说不定蟾蜍会在那里。”


在赫敏走了以后,罗恩向哈利抱怨:“天哪,看看她,简直……”他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反正我可不想跟她在一个学院。”“她只是过于强势了而已。”哈利安慰道,顺便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想来点零食吗?我听见买零食的阿姨过来了。”


“嗯,我自己带了午饭。”罗恩从口袋里拿出那几个三明治,“又是牛肉的,妈妈她总是记不住我不喜欢这种口味的三明治。”“要不要跟我一起吃零食?”哈利从门口阿姨那里抱回来一些零食,“做为给我讲述魔法界的补偿。,你还可以告诉我那种零食比较好吃。”


可是吃零食没有多久,又有人进来了。


一头铂金色头发,肤色很白的小正太扬着头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小胖子。“他们都说救世主在这个包厢里,那么。”小正太的目光落到哈利身上,“你就是救世主,哈利-波特?”他神情傲慢,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可一世。


一直在讨论的光屏又热闹起来了。


[蛇院安娜]:哇,未来的斯莱特林的王子!


[蛇院贵族大小姐]:啊啊啊少爷我可以!!!


[狮院卡若拉]:……就他这个语气,我为什么很想揍他?


哈利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因为弹幕上的话),配上他的翡翠般的绿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我不是救世主,但我是哈利-波特。”


男孩红了耳尖,掩饰性的把目光转移到别处,“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听到他滑稽的拖着长腔说自己的名字,一旁的罗恩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德拉科冷冷的把目光放在罗恩身上:“我的名字有那么好笑吗?哦,这位是——红头发,那你一定是韦斯莱了。那个孩子多到要养不起的穷鬼韦斯莱。”“马尔福,你这个出身于食死徒家庭的,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罗恩被气到不行,“就算我们家穷,我们也没有为了金加隆去当神秘人的走狗!”


“看看你交了一个什么样的朋友,波特。”德拉科轻蔑的哼了一声。“你应该多交一些我这样的朋友,而不是与韦斯莱这样的混在一起。”


哈利抿了抿唇,还是无视了德拉科伸出的手:“马尔福,你要交的朋友是救世主哈利,而不是哈利-波特。但是罗恩,他要交的朋友就是哈利-波特。所以,我很抱歉不能成为你的朋友。”


“你来的这一行为,与你后面那两个男生跟随与你的行为有什么不同?我觉得,你如果不是马尔福,你想想你身后还会有那两个男生吗?”哈利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德拉科的目的。“虽然你可能有不得不来的理由,但我希望我真正的朋友,认识的都只是哈利-波特。”德拉科沉默了一会,一言不发的走了。


“还有,罗恩,你这么评价马尔福并不是理智的,一个人的出身代表不了什么,真正的选择权在于自己。”哈利扭过头对罗恩说到。“可是马尔福真的是很讨厌啊,哈利你刚才完全不用与他解释的。”罗恩毫不在意的往嘴里丢了一颗怪味豆,“梅林的短裤,呕,什么味道这是!”


哈利露出了一个笑容,从罗恩那里拿了一颗怪味豆放在嘴里,“以马尔福那种骄傲甚至有些自满的性格,不给他解释清楚是很麻烦的。说不定他会一直看你不顺眼,找你麻烦。”他嚼了嚼那颗怪味豆,“我的运气还好,是青苹果味的。”


两人继续闲聊,顺便换好了校服。在火车清脆的鸣笛声中,哈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到站了。


——————


再来一次哈利也有可能不会与德拉科成为朋友的,他们三观不同。即使是他们的友谊,也是在战争时那种环境下产生的,战争可以使人改变很多。(更何况哈利身旁还有个罗恩,他们就更不可能成为朋友了……)

但是哈利不会那么冷漠了,罗恩和德拉科或多或少都有错。斯莱特林也有英雄,格兰芬多也有胆小鬼和叛徒。我倒是希望在我文中,学院矛盾没有那么激烈。嗯,这得辛苦哈利啦~😏

开学了……

感觉更新会更及时了呢……(因为没有看文的时间了)

这章可能有点水。哈哈(尴尬)

[日常求心❤]

HBY

一个正经的开盒子。。

一个正经的开盒子。。

HBY

空着手来 鼓着包走‎ |•'-'•)و✧

空着手来 鼓着包走‎ |•'-'•)و✧

洛慕言

第八章-罗恩登场~

双子热心的替哈利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包厢,把哈利的行李箱放到上面。在与哈利道别之后,便走出了包厢。


哈利靠窗坐着,心情很好的看着窗外。既然双胞胎都出现了,那么不一会儿,罗恩也很有可能会出现。


上辈子他是与罗恩怎么见面的?都发生(了什么?哈利轻轻皱了皱眉,发现自己早已想不清那些遥远的记忆了,仅是隐隐记得这次是他与马尔福交恶的开端。这次大概不会那样了吧?哈利又重新笑了起来。现在想想,无论哪个世界的哈利,与马尔福的每一次吵架挑衅都很幼稚。


[狮院喵星人]:哇哦主播这个笑,好春心荡漾哦~


[哈利-主播]:……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


[鹰院之眼]:嗯……主播现在该遇见罗恩了,...

双子热心的替哈利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包厢,把哈利的行李箱放到上面。在与哈利道别之后,便走出了包厢。


哈利靠窗坐着,心情很好的看着窗外。既然双胞胎都出现了,那么不一会儿,罗恩也很有可能会出现。


上辈子他是与罗恩怎么见面的?都发生(了什么?哈利轻轻皱了皱眉,发现自己早已想不清那些遥远的记忆了,仅是隐隐记得这次是他与马尔福交恶的开端。这次大概不会那样了吧?哈利又重新笑了起来。现在想想,无论哪个世界的哈利,与马尔福的每一次吵架挑衅都很幼稚。


[狮院喵星人]:哇哦主播这个笑,好春心荡漾哦~


[哈利-主播]:……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


[鹰院之眼]:嗯……主播现在该遇见罗恩了,所以才会这么开心吧?


[哈利-主播]:当然,我与罗恩上辈子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


[獾院八卦记者]:……话说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赫敏小女王会看上罗恩。主播可以为我解惑吗?


[狮院卡若拉]:赫敏当初是不是没带眼镜?或者一时风大迷了眼?罗恩给我的感觉不算太好,他过于妄自菲薄。


[哈利-主播]:说实话,当初知道赫敏喜欢上了罗恩,我也是十分吃惊。要知道当时我还认为赫敏有可能会与一个超大图书馆度过一生呢。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是必然的。


哈利顿了顿,继续讲道。


[哈利-主播]:在我们三个人中,我在他们眼中是需要保护呵护的一个同伴。赫敏其实把我当成了她的一个弟弟,而我的确很像。罗恩就不同了,赫敏很关照这个学习一团糟的真狮子。而且有时罗恩除了过于自卑,想要得到别人肯定外,令人意外的靠谱和细心。再加上赫敏整天与我们在一起,与我们接触最多,所以就不可避免的喜欢上了罗恩。


这时,包厢的门被人拉开了,一个红男孩站在门外,有些拘谨的说:“那个,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其他的包厢人都满了。”


“当然可以,”哈利努力使自己不笑得那么灿烂,“这个包厢就我一个人。”


哈利帮助罗恩把行李放上去后,两人面对面坐下来。“谢谢你。我叫罗恩-韦斯莱,你可以叫我罗恩。你叫什么名字?”罗恩率先开口道。


“我叫哈利-波特,你可以叫我哈利。很高兴认识你,罗恩。”哈利笑眯眯的说,嗯,他是真的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哈利。等等,你说,你叫哈利-波特?”罗恩诧异的看向他的额头,“你是哈利-波特?那个打败了黑魔王的男孩?”


“如果你是指我头上的那道疤的话,我大概是那个哈利-波特。”哈利撩起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了那道闪电形状的疤痕。“不过,我不认为打败了黑魔王的是我,他是被我父母打败的。如果可以,我更希望得到父母的陪伴,而不是靠着这道疤痕得到人们盲目崇拜。”哈利轻轻叹了一口气。


“嗯……那个,我很抱歉。”罗恩尴尬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没关系的。”哈利摇了摇头,“对了,之前有一对红头发的双胞胎帮助过我,他们与你长得很像。他们是你的哥哥吗?”


“哦,是的。他们是乔治和弗雷德,我的哥哥。”罗恩松了一口气,与哈利聊起天来。哈利笑眯眯的听着他吐槽自己的生活及家人,有时也会插上几句自己的见解。


“对了,罗恩。你出生在一个都是巫师的家庭中,一定会不少咒语吧?学校里会不会都很多你这样的学生,那我们这种从普通人世界出来的小巫师会不会很吃力?”哈利依据自己的年龄,问了一个很符合自己性格的问题。唔,一直听罗恩讲也许会表现的有些太冷漠了。


“不是的,每个人只有十一岁入学前才能拥有自己的魔杖,小巫师没有魔杖是施不出魔咒的。”罗恩详细的为哈利解释,“不过有的纯血巫师家庭也会叫孩子一点魔咒,用父母的魔杖。”


他顿了顿,有些不开心的说:“乔治和弗雷德也教过我一个魔咒,可我始终不能成功。这大概是因为我用的是查理的旧魔杖……”“你可以为我展示一下吗?”哈利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使用我的魔杖。”


“哦,哈利,魔杖可是一个巫师最重要的东西,不可以随便借给别人的。”罗恩板起脸,“至于魔咒,我可以为你展示,但是以后千万要记住,自己的魔杖不可以随便借出。”


“嗯嗯,我记住了。”哈利乖巧的点头,隐藏了眼中满满的笑意与感动。


就在罗恩对着他的老鼠施魔咒的时候(哈利眯了眯眼,冷冷的看了一眼老鼠,接着又把情绪隐藏在心里),一个头发有些乱乱的,门牙有点大的女孩打开了门:“请问你们看到纳威的蟾蜍了吗?”


[日常求心❤]

洛慕言

第七章-戏精哈利+双子登场~

[獾院八卦记者]:哇塞,好气派的火车!


[狮院本狮]:好漂亮的火车,颜色很好看。(星星眼)


[蛇院安娜]:好古老的火车……听说它是靠魔力发动的,主播我说的对吗?


[鹰院养生小女子]:真想不到魔法界会用麻瓜的东西……


[哈利-主播]:是的,[蛇院安娜]说的没错,霍格沃茨特快是由魔力发动。


哈利点了点头,眼睛没离开过那抹鲜艳的红与黑上。这就是,他的起点。


本以为自己会平静,会坦然的面对一切,但是,哈利微微牵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高估自己了。心腔中的心脏剧烈而有力的跳动着,比往日多了几分急促。霍格沃茨……我回来了。哈利默默看着这个熟悉的庞然大物,在心中喃喃到。...

[獾院八卦记者]:哇塞,好气派的火车!


[狮院本狮]:好漂亮的火车,颜色很好看。(星星眼)


[蛇院安娜]:好古老的火车……听说它是靠魔力发动的,主播我说的对吗?


[鹰院养生小女子]:真想不到魔法界会用麻瓜的东西……


[哈利-主播]:是的,[蛇院安娜]说的没错,霍格沃茨特快是由魔力发动。


哈利点了点头,眼睛没离开过那抹鲜艳的红与黑上。这就是,他的起点。


本以为自己会平静,会坦然的面对一切,但是,哈利微微牵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高估自己了。心腔中的心脏剧烈而有力的跳动着,比往日多了几分急促。霍格沃茨……我回来了。哈利默默看着这个熟悉的庞然大物,在心中喃喃到。


[哈利-主播]:嘿,你们觉得我是露一手漂浮咒好呢,还是等别人来帮我好呢?


[獾院小可耐]:期待双子(期待)


[狮院卡若拉]:主播让我们看一眼双子好不好~


[蛇院贵族大小姐]:同上+1


哈利推着小车走近了火车。


[哈利-主播]:这个我可说不定是谁帮我,我还没看见乔治和弗雷德。


他装作为难的样子停在了火车入口的一旁,似乎在为难如何将满满的行李推上火车。


几十秒钟之后,一个二重奏在哈利身后响起:“嘿!前面的小朋友,需不需要帮忙啊?”


啊,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是乔治和弗雷德!哈利压下心中的喜悦,装作很羞涩的模样转身:“可以吗?那,麻烦你们了,我实在抬不上去。非常感谢!”


光屏上日常又炸了:


[狮院恶作剧传人]:啊啊啊!!!我偶像啊!!!真的是一模一样!此生无憾!无以为报,望主播欣然接受我的红心!


[獾院米虫]:虽然不是粉丝……但是两个人真的是好帅啊!而且还一模一样!


[獾院小迷糊]:一直有个疑问……双子他们两个分的清彼此吗?(笑哭)


哈利看着屏幕上的打赏,好心情的抱着一部分较轻的行李跟随着双子上车。


[哈利-主播]:@[獾院小迷糊],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并不重要,他们只要知道彼此在就好了。


[蛇院言灵]:主播这波鸡汤塞得猝不及防……(小声)不过说的很好。


[狮院勇者]:同楼上


[獾院米虫]:同楼上


[鹰院养生小女子]:同楼上


[日常求心❤]

洛慕言

第六章-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第二天早上,哈利在被徳思礼一家扔在国王十字车站后,从容的打开了自己的直播间。


[哈利-主播]大家好,我现在位于国王十字车站。


哈利冲着光屏笑了笑。


[哈利-主播]鉴于我在人多的地方,对着空气说话可能会被认为脑子有问题。所以本次直播,我心中想对你们说的话都会在光屏里打出来。


[獾院小可耐]:哇哇哇,主播大大早上好。早想去伦敦见一见国王十字车站了,没想到第一次是靠大大才实现的这个愿望。


[鹰院之眼]:不,你在电影里也可以看见。


[哈利-主播]:原来我们都那么火的吗……都拍成电影了。


[蛇院安娜]:是的,很火。有很多人都喜欢院长呢,还有人萌各种cp。...


第二天早上,哈利在被徳思礼一家扔在国王十字车站后,从容的打开了自己的直播间。


[哈利-主播]大家好,我现在位于国王十字车站。


哈利冲着光屏笑了笑。


[哈利-主播]鉴于我在人多的地方,对着空气说话可能会被认为脑子有问题。所以本次直播,我心中想对你们说的话都会在光屏里打出来。


[獾院小可耐]:哇哇哇,主播大大早上好。早想去伦敦见一见国王十字车站了,没想到第一次是靠大大才实现的这个愿望。


[鹰院之眼]:不,你在电影里也可以看见。


[哈利-主播]:原来我们都那么火的吗……都拍成电影了。


[蛇院安娜]:是的,很火。有很多人都喜欢院长呢,还有人萌各种cp。


[獾院八卦记者]:撇开原著cp不谈,从主播父辈开始,有犬狼,有詹斯,有伏黛,从主播自己那一代开始,有德哈,斯哈,伏哈,哈赫,潘赫,德赫,斯赫,布罗,犬哈,斯莉,卢斯,卢哈……还有好多,我没记住。这些,被喜爱hp的粉丝写成了文章,统称HP同人文。


哈利目瞪口呆的看着光屏,每个字他好像都认识,怎么组合到一起,他就不太明白了呢。斯莉,伏哈……是他想的那样吗。


停停停。哈利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不要深想,会毁三观的……他僵硬的转头,试图从脑中清除刚才看到的文字。


[哈利-主播]:嗯,大家看我所在的地方,嗯,我现在位于钥匙,不不不,是国王十字车站。


光屏上炸了锅一般热闹:


[獾院米虫]:主播:我是谁,我在那,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狮院勇者]:主播:三观被刷新……


[蛇院候补生]:主播害怕到口误了,哈哈哈!


[鹰院养生小女子]:你们吓到纯洁的主播了……(坏笑)


哈利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哈利-主播]:我们可以当刚才那段没发生吗……好了,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九又十分之三站台……


[鹰院之眼]:主播你肯定知道车站在哪,加个省略号一定是准备好了套路。


[獾院八卦记者]:刚才我给主播刷新三观,现在主播给我挖坑。嗯,风水轮流转。(笑哭)


哈利见设的套路没有一个人往下跳,不高兴的嘟了嘟嘴。


[哈利-主播]:好吧,本来想说找到九又十分之三车站前的罗恩的。但我想了想,还是不找他了,看看他还会不会找上我。


[鹰院之眼]:主播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天道同意吗?


[狮院本狮]:完了完了,逗主播一时爽,事后火葬场。我狮院黄金铁三角是凑不齐了。


哈利找到了那根柱子,站在那里特意停了几秒,让观众打量个够。


[哈利-主播]天道它说了,它只会辅助我,在必要的时候约束我。反正我的任务是打败伏地魔,多几个人少几个无所谓。况且,我也不希望连累到太多无辜的人。嗯,现在在我面前的这个柱子就是传说中的巫师界之门了。


[鹰院书虫]:好吧,主播你开心就好。


[狮院卡若拉]:主播你不会抱了这样的想法一直不交朋友吧?别别别,你会很孤单的……(小声)我们也会心疼你啊……


[蛇院贵族大小姐]:同上+1。还有,主播,你不应该逃避。


怎么会逃避呢?哈利挑眉,拖着小车径直冲进那根柱子中。他跟邓布利多学习最多的,可就是负责啊。


不过,他们的好意,他领了。


[哈利-主播]:早说了不要把我当成小孩了……不过,谢谢大家。现在,我是真的站在站台里了。现在在你们面前的这个红黑相间的大东西,就是霍格沃茨特快。顺便说一句,欢迎各位——正式来到魔法界!


(注:king,国王。key,钥匙。本来想搞一个中文性口误的,但是想了想,弄一个英文性的吧……希望没弄错……)

[日常求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