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崩坏三

188万浏览    26422参与
严肃咕咕鸟

 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大佐的颜值已然到达了巅峰。迷人的大眼,性感的胡子,无不彰显着八嘎的气质!😎

 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大佐的颜值已然到达了巅峰。迷人的大眼,性感的胡子,无不彰显着八嘎的气质!😎

羽香梦梦

【符识/识符】我的小赤鸢们绝不会这么可爱!(一)

就是说符识已婚,有了几个崽

带孩子的是爷,她俩不管的

无差,因为基本没符识戏份(哭)

算是个小日常,没头没脑的


当天肝出来一篇!我厉害吧!

好了睡一会等着凌晨肝原神

————————


我第一次看见那五颗小赤鸢蛋的时候,比她们妈还高兴。


“哇!是小赤鸢蛋!”


爷激动地趴到婴儿床边上看,时不时还动她们一下,丝毫不在乎蛋里的孩子们晕不晕。


她们那位名叫识之律者的妈咪就面无表情地靠在门框上看着我。


“你要喜欢,你就养呗,反正自从她们出生老古董就天天围着她们转,我都快烦死了。”


“好啊,不就是几颗蛋吗,照顾她们绰绰有余。”


识之律者的表情似乎...

就是说符识已婚,有了几个崽

带孩子的是爷,她俩不管的

无差,因为基本没符识戏份(哭)

算是个小日常,没头没脑的


当天肝出来一篇!我厉害吧!

好了睡一会等着凌晨肝原神

————————



我第一次看见那五颗小赤鸢蛋的时候,比她们妈还高兴。


“哇!是小赤鸢蛋!”


爷激动地趴到婴儿床边上看,时不时还动她们一下,丝毫不在乎蛋里的孩子们晕不晕。


她们那位名叫识之律者的妈咪就面无表情地靠在门框上看着我。


“你要喜欢,你就养呗,反正自从她们出生老古董就天天围着她们转,我都快烦死了。”


“好啊,不就是几颗蛋吗,照顾她们绰绰有余。”


识之律者的表情似乎变得开心起来。


“那她们就交给你了~我去跟老古董说一声。”


“嗯嗯,去吧去吧。”


于是乎,每天就剩我一个人待在婴儿房里,等着小赤鸢们破壳。


直到有一天,在我出去干饭的时候,小赤鸢们一个个都出来了。


对,我一个破壳过程都没看到!


虽然挺遗憾的,但是刚破壳的小赤鸢们真的

太可爱了!!!


一个个小小的在床上趴着,似乎是破完壳之后没力气了。


我看了看,俩灰毛的,仨蓝毛的,说人话就是两个像她妈,剩下三个也像她妈


当时我就去叫符华来看,我们仨给孩子简单收拾了下后,识之律者就拽着符华走了。


她说她们要睡午觉。


“那……那名字怎么办?”


识之律者回头看着我。


“嗯……懒得想,你决定吧,我先去睡觉了。”


“???”


有你这么当妈的吗!


于是偌大的婴儿房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都说美好的一天从早饭开始,刚刚吃完饭的我又去给她们准备了一些吃的。


回来的时候小赤鸢们已经休息好了,我就一个一个挨个喂下去。


该说不愧是符华和识之律者的孩子吗,食量大的一批!一碗的奶糊糊就喂饱了俩人。


还是俩最闹腾,赶着抢食的两个人。


一个……暂定叫她小小识吧,另一个很神奇了,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变,居然是个紫色眼睛的。


就叫她小识符吧,毕竟看起来挺像符华的却是识之律者的性子,很难不怀疑是一只小小识套了个小小符的皮。


没办法,我又去做了一碗,其他的小赤鸢虽然安静不少,但食量也是一样的大,跑了两趟终于是全喂饱了。


对了,顺便说一下其他小赤鸢的情况吧。


另一只小小识就没那么闹腾了,虽然也挺好动的,但好在点到即止。


另外两只小小符继承了她们妈的优良传统,安静且乖巧。


就是有一只小小符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和别人不同。就说现在吧,小赤鸢们吃饱喝足睡着了,别人躺着,她趴着!!!


还是我生怕她压死自己偷偷给她翻了个身。


嗯,两只小小符要做出区分,我想想……就叫她小小华吧!


哎……又要做饭又要洗碗我也好累,就这样吧,睡个午觉,午安……




沿溯breeze

琪宝的挂件好丑😂  

琪宝的挂件好丑😂  

冷冻汤圆

『符识』我只把你当姐姐(7)

不知过了多久,小识才醒过来,那晚的事情已经历历在目,她揉揉眼睛,抬头便看见那把小提琴,一转头,一直守在旁边的罪魁祸首正趴着床边睡着,不由得一颤,她轻轻拂过心上人灰色的头发,而符华这时醒了,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脸歉意:“那个……我上次易感期…没忍住就”小识一听这件事就来气:“你易感期怎么还拉我下水啊”符华叹口气,安抚着她,轻声说:“咱们马上就是合法夫妻了,你先睡吧,休息休息”小识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再看符华,符华摸着她的头,静静的看着她,小识也沉沉睡去。

符华看见她熟睡的样子,拍了张照片当成电脑壁纸,轻轻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便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又想起那晚少女被她吃干抹净,全身颤抖不止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小识才醒过来,那晚的事情已经历历在目,她揉揉眼睛,抬头便看见那把小提琴,一转头,一直守在旁边的罪魁祸首正趴着床边睡着,不由得一颤,她轻轻拂过心上人灰色的头发,而符华这时醒了,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脸歉意:“那个……我上次易感期…没忍住就”小识一听这件事就来气:“你易感期怎么还拉我下水啊”符华叹口气,安抚着她,轻声说:“咱们马上就是合法夫妻了,你先睡吧,休息休息”小识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再看符华,符华摸着她的头,静静的看着她,小识也沉沉睡去。

符华看见她熟睡的样子,拍了张照片当成电脑壁纸,轻轻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便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又想起那晚少女被她吃干抹净,全身颤抖不止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打开手机,相册里全是小识的照片,她一张一张的翻起来,每件关于她的事情都了如指掌。

“阿华,来一下”中年女人温柔的把符华带进自己的房间里

“妈,怎么了”符华疑惑不解,偏过头看看她

“你和小识…”中年女人试探性的问了几句

“咳咳,妈,我们都大了,不用您问这些了”符华的脸唰一下就红了,轻咳两声,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是,婚礼要提前吗”中年女人笑了笑,接着道,“妈要和你爸去外地半年,有点事,提前一点妈就能参加了”

“嗯嗯,妈我知道了,明天您看行吗”符华长出一口气,看来母亲还不知道那件事

“好啊,越早越好”中年女人笑着,在她的耳边轻轻道,“妈走了你俩好好发展,上次的事我都清楚”

“妈…我…”符华脸又红了,支吾着,不知该说什么


傍晚,小识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在喊自己,在床上愣了好一会,依旧睡眼惺忪,符华轻轻推开门,身上还穿着一件蓝色围裙,柔声喊着:“小识,吃饭了,今天我亲自下厨哦”小识如行尸走肉似的翻身下床,拖鞋都穿反了,打了个哈欠。“去洗一下手吧”符华在准备碗筷,笑着看向她,她只觉得这个笑好熟悉,想起来的时候止不住的一惊,因为那一晚她也是那么笑的。“你别这样笑,我害怕…”小识颤颤巍巍的走到桌前,坐都坐不稳。符华笑的人畜无害,做到小识旁边:“怎么了嘛,我笑笑还不行吗”小识忐忑不安起来:“吃…吃饭吧”

符华突然转头对着她笑起来:“明天结婚”小识如遭雷击,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直视符华的双眼:“别骗我…”符华笑意更盛:“爸妈要去外地,只有明天有时间,谁家婚礼父母不来啊”“额额好吧”小识又问到,“出去多长时间啊”“半年”符华补充道,“小识,这半年你都要和我在一起哦”小识的手颤抖起来,筷子也滑落,一脸不可置信,半年都要和这个罪魁祸首在一起,不如让她去死。符华凑近小识:“怎么,不愿意吗”小识尬笑两声:“哈哈哈怎么可能,我最喜欢你啦”“最好是这样哦”


  

  

可以弃坑吗,感觉这个写的差不多了,想开新坑了



Babartons' bel^i eve-

第三章·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前言:本人对游戏剧情了解可能相比别的写优质同人的差了很多,ooc致歉!)


  这里默认旅行者=空=舰长

  荧是深渊荧

  崩坏3众人时间线在25章之后

  

  第二天,蒙德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切还是照常发展,不过……

  “我*,你都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什么了!”一位刚从琴团长办公室汇报完出来的骑士对另一位骑士说道。

  “什么什么?别卖关子快说!”那个人问道。

  “火花骑士大人竟然在教代理团长大人处理事务……”

  “闭嘴闭嘴,你知道代理团长大人是什么人吗?别在这传播谣言了,肯定是你看错了。”

  “啊?是吗?emm我还听说了一个,首席炼金术师大人竟然和菲谢尔...

  (前言:本人对游戏剧情了解可能相比别的写优质同人的差了很多,ooc致歉!)


  这里默认旅行者=空=舰长

  荧是深渊荧

  崩坏3众人时间线在25章之后

  

  第二天,蒙德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切还是照常发展,不过……

  “我*,你都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什么了!”一位刚从琴团长办公室汇报完出来的骑士对另一位骑士说道。

  “什么什么?别卖关子快说!”那个人问道。

  “火花骑士大人竟然在教代理团长大人处理事务……”

  “闭嘴闭嘴,你知道代理团长大人是什么人吗?别在这传播谣言了,肯定是你看错了。”

  “啊?是吗?emm我还听说了一个,首席炼金术师大人竟然和菲谢尔吵起来了!听说还在低语森林动手了,直接炸出来一个大坑啊!”

  “哈?什么时候的事?在哪里?怎么吵起来的?”

  空正巧从旁边路过,听到之后心里莫名有些发毛。

  “嘶,怎么吵起来了,不就是……被……”

  空大叫不妙连忙赶去低语森林,刚出城门就突然想起他们刚才讨论的代理团长大人和火花骑士大人,又连忙回到了骑士团总部。

  跑到门口,空喘了几口粗气,试探性地敲了敲门。

  “请进。”是琴(?)的声音。

  空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可莉(?)看着空,又看了看琴(?),有些无奈。

  “额……那个……”空率先开口,“你……你们这里有没有识宝和班长的消息?”

  “这件事闹得这么大,我们怎么可能没有消息?”

  “额……你……应该知道那件事了吧………”空退后了两步,“啊,我突然想起来锅还在派蒙里,我不打扰,我走了啊!”

  出门正巧碰到了温迪,但有些奇怪地是温迪似乎并没有受到这种禁术的影响,还和少年在一块畅谈近两年蒙德的变化。

  “嗨,旅行者。”温迪打了声招呼。

  “你好,旅行者。”少年礼貌的也打了声招呼。

  “额,温迪你没事吗?”空显然对这种事情十分的不解。

  “嗯?什么事?我没事啊。”温迪疑惑地看着空,“嗯……难不成,最近蒙德发生了什么变故?”

  “啊……这个……好像确………啊对了,我好像还要去找小艾咪,一会再聊!”

  

  空又一次出了蒙德城门,正要向低语森林走去,突然又想起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胡桃(?),于是又准备去找……

  “啧,这么慢慢跑太慢了,还是用传送锚点吧,我都差点忘了。”空说这召唤出了一个面板点了几下,传送到了低语森林附近的传送锚点。

  刚一传过去,好家伙,地上全是阿贝多放的“电梯”,旁边的菲谢尔不知怎么放出了近10个奥兹在那里制造雷元素伤害,刚要“扭转万象”就被空打断了。

  “啊……内个……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阿贝多回道,随后开始对小艾咪疯狂的道歉输出,“我真的非常抱歉,但这里的人都是无辜的,你可以……”

  “不可以!”这激怒了菲谢尔(?),“老古董想不到你还有点人情味,当初的时候对我怎么没见你这样?”

  “当初实在是情况紧急,况且最后不是都平安无事吗?”阿贝多(?)趁机近身进行体术搏斗。

  “你拿我的核心去给琪亚娜做四核大宝剑你礼貌吗?”菲谢尔(?)轻松地躲过了这些攻击,“你个老古董,你多说几句我不就来帮你打千律了嘛……”

  “嘶,这是打架还是撒狗粮啊,我还是在旁边蹲着吧,一会不管谁先使用了崩坏能都能对蒙德城造成不小的伤害………我也管不了啊,让温迪解决吧。”空这样想道。

下书

阿波卡利斯如是说

 55555

  都不是什么好鸟

  奥托,凯文……

  这个人明明是坏人,为什么还会为他难过555

  最开始以为奥托平平常常,可能有事,但应该不大?

  越看越生气,利用身边的一切

  看到最后又为他的纯粹而感动

  为他并不是没有心一样利用别人的念头而心软

  狗托55555

  今天的快乐合集不快乐了

  (T^T)

  

 55555

  都不是什么好鸟

  奥托,凯文……

  这个人明明是坏人,为什么还会为他难过555

  最开始以为奥托平平常常,可能有事,但应该不大?

  越看越生气,利用身边的一切

  看到最后又为他的纯粹而感动

  为他并不是没有心一样利用别人的念头而心软

  狗托55555

  今天的快乐合集不快乐了

  (T^T)

  

霊夢.

第一次做(不是很好QAQ)

第一次做(不是很好QAQ)

不可以色色~
  清相册偶然发现的 感觉很怪...

  清相册偶然发现的 感觉很怪()

  清相册偶然发现的 感觉很怪()

未然7G

礼服已经准备好!琪亚娜公主驾到!

为之后生贺活动白月奇迹画的,不了解的去@挑食假老师 那里康康


因为是手绘然后指绘加了颜色,所以线稿有点子颜色不和谐

p1有背景,p2线稿颜色对


之前忘调定时就……不小心发出去了,我对不起你琪亚娜ಥ_ಥ

礼服已经准备好!琪亚娜公主驾到!

为之后生贺活动白月奇迹画的,不了解的去@挑食假老师 那里康康


因为是手绘然后指绘加了颜色,所以线稿有点子颜色不和谐

p1有背景,p2线稿颜色对



之前忘调定时就……不小心发出去了,我对不起你琪亚娜ಥ_ಥ

阿唐子

  各位,最近想入坑崩坏三了,请问有什么建议吗?看百度补一下设定还是直接开玩

  各位,最近想入坑崩坏三了,请问有什么建议吗?看百度补一下设定还是直接开玩

眠狼

婚礼

*半崩坏半现代pa

*有原创人物们出场(群友客串)

*主爱莉伊甸,微凯梅,蛇茵,苏华,九等份维尔薇等

*ooc怪我,但婚礼是属于她们的

*如果以上OK请继续⬇️

   ——正文字数13000+——

5:55

“……那待会见。”

“嗯,待会见。”

华和极恶跟专家打过招呼,分别上了两辆改成粉色和金色的超跑率先驶离车库,紧接着是两队颜色相同,档次稍低的超跑,一串金色和一串粉色逐渐隐匿在夜色中。

专家缓了缓不小心被车灯闪到的眼睛,突兀的察觉到一旁工作台上手机的震动,她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备注,是指挥家打来的。

“喂——专家,婚车准备的怎么样了——”......

*半崩坏半现代pa

*有原创人物们出场(群友客串)

*主爱莉伊甸,微凯梅,蛇茵,苏华,九等份维尔薇等

*ooc怪我,但婚礼是属于她们的

*如果以上OK请继续⬇️

   ——正文字数13000+——

5:55

“……那待会见。”

“嗯,待会见。”

华和极恶跟专家打过招呼,分别上了两辆改成粉色和金色的超跑率先驶离车库,紧接着是两队颜色相同,档次稍低的超跑,一串金色和一串粉色逐渐隐匿在夜色中。

专家缓了缓不小心被车灯闪到的眼睛,突兀的察觉到一旁工作台上手机的震动,她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备注,是指挥家打来的。

“喂——专家,婚车准备的怎么样了——”指挥家那边算不上安静,声音有些过大的婚礼进行曲差点盖过她扯着嗓子的声音。

意识到对方那边可能还在调试设备,专家也放大了些声音:“已经装饰好了,华和极恶带着车队去加油了,之后就能出发。”专家顺手收拾了一下工具,向一边的摄影车表示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

“嗯,伊甸那边呢?”

“苏在32分钟前告诉我痕开始帮伊甸化妆了,估计一下时间,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好了吧。”

“好,这么一算时间差不多刚刚好。你呢?什么时候来会场?”

“我和摄影车一起走,等会儿会和爱莉希雅她们一起去。”

“好,我们这边也准备好了。”指挥家那边的音乐声低了不少,“原初已经调试好了音响设备。”

“那么,接下来就看伊甸她们了。”专家看向已经整装待发的克莱茵,“我要上车了,先挂了。”

“好,回头见。”

电话挂断,专家和克莱茵一起上了摄影车。“该说不愧是伊甸吗,就连摄影车都是宾利。”克莱茵坐在驾驶位上说。

“准确来说,这其实是伊甸诸多私家车的一辆。”专家耸了耸肩,“就连极恶她们开的婚车,也有一半之多是伊甸的。”

“……有钱真好啊。”

“紧张吗?爱莉?”外面的天色还暗着,布兰卡笑着看向坐在梳妆台前的人,爱莉希雅今天穿着一身白色,有蓝紫色装饰的长裙,长裙上还有着的金色花纹更是点缀了这一身的华丽——这是爱莉希雅的婚纱,她粉色的长发没有像以往一样束起,而是铺散在身后,“你穿这一身很漂亮,很适合你。”

“谢谢,布兰卡,我也觉得它很漂亮,我挑了好长时间呢,毕竟是很重要的场合嘛♪”爱莉希雅回过头对布兰卡笑笑,“紧张的话,有一点点,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对自己的婚礼不紧张心动的吧?”

“哈哈,放心,今天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我一定会帮你画个最完美的妆。”布兰卡拍了拍自己带来的化妆箱,打开后,里面是瓶瓶罐罐的各样高档化妆品,并且都是新的——伊甸出资帮她换了一整套化妆品。

“现在先转过头坐好吧,要赶在婚车来之前准备好。”

“嗯哼♪”

与此同时,作为伴娘的梅比乌斯和樱也在着手准备着。

当初爱莉希雅和伊甸两人计划婚礼形式时一直犹豫不决,不论是优雅浪漫的西式婚礼还是庄重深情的中式婚礼,爱莉希雅都觉得很棒。最后还是听取了阿波尼亚和苏的建议,于是就有了现在的中西兼并的折中方案,两个人共同排编了婚礼流程。

“所以,为什么要把‘阻拦新郎接新娘’的环节保留下来?把它和那些无聊的新婚游戏一起删了不好吗?”梅比乌斯和樱也换上了洁白的纱裙,两人正守在爱莉希雅卧室的房门前,梅比乌斯看起来没什么好气地说。

她并不觉得需要拦伊甸,倒不如说两个人决定把这个环节留着才奇怪。

“据苏和华所说,这是中式婚礼的一环,叫做‘拦亲’。既然爱莉希雅把这个项目留了下来,那必然有她的道理。”樱对此解释道。

“爱莉希雅做的无厘头的事还算少吗?”梅比乌斯的脸黑了下来,她可记得清楚,爱莉希雅原本给她送来的伴娘裙并不是自己现在身上和樱一样的礼裙,而是一件有着蕾丝花边和粉色小花装饰的粉红色小裙子。当时她气的差点把那件裙子扔进垃圾桶然后甩手不干了,幸亏在梅比乌斯动身出门自己重新去挑一件之前,姗姗来迟的伊甸送来了现在的礼裙给她。

“嗯……最起码在重要场合下从未有过。”

“……先不说这个了,一会儿要带走的花捧绣球呢?”

“在可爱的妖精爱莉这里哟!”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小家伙挥了挥手,而后又指了指放在一旁桌子上装满粉色花瓣的小篮子,一个手捧花球正安静的躺在花瓣里。

“嗯。”

樱走向窗台,天色已经亮起了些许,向楼下看去,魔术师在别墅前放置一些装饰品。

“5:36了,克莱茵发消息说她们还有半个小时到这儿。”梅比乌斯看着自己的手机说,顺手回了条“知道了”。

“嗯……好期待呀,伊甸的装束会有多漂亮呢,好想现在就见到啊。”妖精爱莉在沙发上荡着腿说。

“别急,很快就能见到了。”樱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说。

“作为今天的主角之一,想必一定会惊艳众人的。”

…………

“嗯……最后口红用西柚色怎么样?”痕递给伊甸一只口红说。

伊甸一身白色的西装,金色的衣角装饰说明了这一套衣物的高贵,领带上淡粉色的水晶装饰和衣领处深色的部分相衬相托,酒红色的发一如往常的披散在身后,但今天她的头上多了一件粉紫渐变色的头饰。

“嗯,不过我确实没想到,痕会如此擅长妆容方面呢。”伊甸给自己上好唇妆说。

痕本着多一份力就快一点的原则过来帮忙,结果他意外的懂如何搭配妆容,和伊甸有一句没一句的商量起了妆容的浅淡和眼影的颜色什么的,伊甸原本的专属化妆师不知不觉就成了一旁给两人递化妆品的角色。

“其实一开始是不会的,但布兰卡总会去参加一些宴会来放松一下,有时候因为实验太累而懒得化妆,于是这个担子就搁在了我身上,这么一来二去的,我也学会了她不少化妆要领。”痕笑着挠了挠头发,“想着等格蕾修长大了,我想为她上第一次妆。”想到妻子和女儿,痕的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了温柔和宠溺。

伊甸回过头对他笑笑说:“今天的酒宴还请务必尽兴,我的朋友。”

“嗯,新婚快乐,伊甸。”

外面隐约响起了什么声响,数道明亮的白光划过微亮的夜色,与此同时,伊甸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

——极恶她们到了。

“婚车来了。”伊甸拿起手机站起来,痕和化妆师飞快的收拾好化妆箱,三个人一起走出来别墅。

一金一粉两队婚车整齐的排在别墅前,金色车队为首的极恶降下车窗,向伊甸打了声招呼。

“凯文和苏在华那辆车上,现在随时可以出发去接爱莉希雅。”极恶单手撑住方向盘打开车门的自动锁说,“打扮很完美,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自然,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伊甸看了眼天边的微光说,伸手拉开车门。

“我们坐你后面那辆。”痕和化妆师指了指后面那辆车,两人一起走向后方。

“好。”

“系好安全带。”在所有人都上了车之后,极恶带头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

“她开车一直都这么猛的吗?”痕看着疯狂提速跟车的车队问。

“不清楚,但她从排练的时候就一直很猛。”这是婚事公司的司机。

 ……

6:12

“嗨♪我看起来怎么样?”终于化好妆的爱莉希雅从卧室里走出来,对着梅比乌斯她们俏皮的眨了眨眼。

“成熟的我看起来比平时更漂亮了!”

“很适合你。”

“看起来顺眼不少,布兰卡没少花心思在妆容上面吧?”

后脚出来的布兰卡应了梅比乌斯的话:“确实,爱莉适合的妆容好多,眼尾、唇彩,少说也试了七八种了,最后对比协商了一会儿才决定出这个最合适最好看的。”

“布兰卡化妆的时候纠结了好多次,总想把每一种都试一遍呢♪我的脖子都要酸了。”

“毕竟给爱莉你化妆的体验真的很不错嘛,坐着很乖,不会乱动,上妆十分配合,而且还不会翻车。哦啊……突然就明白为什么伊甸会那么喜欢为你打扮了。”

“因为我就像一个会十分配合的大型人偶嘛,之前我也这么对伊甸说过。”爱莉希雅笑答道。

“既然效果都差不多,为什么不随便选一个。”梅比乌斯看着揉着后颈的爱莉希雅问。

“梅比乌斯博士,这可是女孩子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诶——当然一定要选择最好的啦!”布兰卡戳了戳自己这位上司,“嗯……硬要说的话,等到博士结婚的时候自然就会懂了,不过话说回来,博士你和克莱前什么时候也……”

“布兰卡,你如果闲着没事的话可以去下楼买早餐。”

“博士!”

布兰卡为自己上司的不解风情痛心疾首,门口处的几声敲门声却打断了她的情绪酝酿:“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提到了早餐?”

魔术师倚在门边对几位挑了挑眉。

“的确,距离去会场正式开始婚礼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早餐是不可以不吃的。”樱点点头。

“唔………这么一说确实有点饿了呢。”妖精爱莉小身子一晃,趴到了爱莉希雅怀里,“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

“我去买吧。”樱站起身说。

“不用。”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是梅比乌斯和魔术师。

“哎呀,梅比乌斯,打断魔术的演出可不是值得提倡的行为。”魔术师说完,把双手背到身后,再伸出来时手上赫然多出了几份打包好的早点和粥,“嗯哼~”

“哇——原来魔术师你早就准备好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明明你身后什么都没有诶。”

“这就是魔术吗?好神奇!”

四人都捧场地拍手,只有梅比乌斯在冷静吐槽:“既然她提到了早餐这件事,那想必早就先一步去买好了。”

“毕竟魔术前的准备工作可是必不可少的。”魔术师走进来把早餐在桌子上放好,“先来吃饭吧我可爱的观众们,待会儿演出的时候可就不能吃咯。”

“慢慢吃,小心唇妆被吃没了。”布兰卡不忘本职工作,吃饭之余提醒说。

……

6:21

“科斯魔,再往右一点。”格蕾修抱着两个粉色的气球,对正在梯子上挂气体的科斯魔说。

“这样呢?”科斯魔一手举着气球,一手拿着胶水,稍稍往右偏了一点。

“嗯……嗯,这样就好了。”格蕾修点点头,于是科斯魔把胶水涂在气球上,粘在了面前的拱形门上,门上除了装饰的绿叶和花,也已经被粘上了不少粉色和金色的气球,分别组成了“Eilysa和“Eodn两个名字,只剩最后粉色气球的“a”还差一点。

格蕾修在科斯魔粘好后走上前,踮起脚递给他又一个粉色气球:“给,这是倒数第二个了。

格蕾修的身高有限,哪怕她已经努力踮脚了,但高度仍差了一大截,科斯魔下了一阶梯子向下弯腰,去够被递上来的气球:“好。”

旁边正在和指挥家调试摄像机的阿波尼亚按下快门,拍下了两人的互动,指挥家看了眼画面点点头:“嗯,这样就可以了。多录点这些准备工作,后续剪成花絮也不错。”

学者在和讲师对词,型号五因为情况特殊,正在一边帮忙照看着罐头,原初和小克莱茵在布置场内的桌位,梅和黛丝多比娅已经做好了门口登证处的准备。

“还有谁没记上吗?”作为迎实人员的两人正对着人员册记录已经到达会场的的人。

“我想想……哦对了,还有帕朵,她现在应该在后厨那边帮忙打下手吧。”黛丝多比娅说。

“帕朵菲利丝……好了,这样应该暂时就齐了。”梅在帕朵菲利丝的名字后打上标记,把人员册放回桌子上说。

“喂!先别忙活了,趁现在还有时间,都快点过来把早饭吃了!”千劫那不输于爱莉希雅的小喇叭音量的声音传了过来——千劫从后厨那边过来了,后面还跟着百味和帕朵菲利丝,三个人手上都满满当当地拎着早点,看样子是刚做好的。

“知道了。”指挥家回了声,转头对还在忙的几人说,“忙这么久,大家先去吃早饭吧。”

“好。格蕾修,把最后一个气球给我,你先过去那边。”

“稍等,还有最后两张桌位了。”

“喵~”

“去吃饭咯——梅,快走啦——”

千劫他们把早点放到了一张已经布置好的桌位上:““要吃什么自己拿,全都吃完,不许剩下!”

“好的千师傅,知道了千师傅。”黛丝多比娅拉着梅第一个冲了过来。

“第多少遍了!我不姓千,别那么叫我!”千劫怒气值依旧稳定输出。

“这个小笼包特好吃!咱尝过了,有保障,快尝尝。”帕朵菲利丝揉了揉罐头的头,向抱着它的型号五说。

“来吃饭吧,我做了些皮蛋瘦肉粥,应该合你们胃口。”百味向还在对词的学者和讲师走去说。

“嗯。”两人停下,捞起一旁的水杯就喝了一口。讲师舒了口气说:“对了一早上了,嗓子也该歇会儿了。”

“等会儿我去给你们 ,正式开始前先休息下吧。”

“好”

……

6:33

“别动哦……最后补一点口红……”布兰卡给樱补完了最后一点妆,汽车鸣笛的声音也远远地传了过来。

“不用想,会提前鸣笛预示,还完全不管大清早这么吵会不会扰民的,只有极恶了。”魔术师座了瘫手。

“呀,马上就可以见到伊甸了。”爱莉希雅高兴地摸了摸妖精爱莉的头。

“去房间里吧,爱莉希雅,外面就交给我们。”樱接过布兰卡递过来的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红酒和酒杯说。

“那这个问题也拜托你们啦♪”爱莉希雅不知从哪拿出来一个信封一样的东西,看着有点眼熟,似乎是某个不知名的小岛出产的名为课题卡片的特产。她把课题卡片塞给梅比乌斯,对她俏皮的笑了笑,之后转头就回了卧室,并顺手带上了门。

“……是是是,梅比乌斯当然得是拦亲的中心环,这两个人为什么都结婚了还要折腾我?”梅比乌斯晃了晃没什么重量的卡片,笑了一声,“她别忘了把问题卡片装进去,到时候要我场想一个出来。”

“博士——您就别担心了,拦亲可不是什么恶人角色,这可是您和爱莉希雅关系要好的证明呀!亲手把重要的人交给她爱的人,可是很庄重的事情啊!”布兰卡笑着推操着梅比乌斯向外走,嘴上还不忘纠正梅比乌斯这张硬度快超过魂钢的嘴。

“谁和她关系好了?要不是碍于情面,我现在应该已经开始写最新的实验计划了。”

好吧,布兰卡在心里叹了口气,是她大意了,魂钢是什么小软糖?她上司的嘴就是最硬的!明明上一秒还在担心拦亲这环会不会出问题,这一秒还能说出“碍于情面”这句话,只能说不愧是梅比乌博士。

……

6:37

随着华在对讲机里的一句“目的地已到达”,两队车齐刷刷地列在爱莉希雅的别墅前,紧跟其后的摄影车也停在了两辆头车旁边。

在门口接应的魔术师看到后不禁感叹:“哎呀,这场演出的开幕前奏真是不论看多少次都觉得很盛大呢。”

“突然想起当初我和痕结婚的时候,我们两个真的好随意啊。”布兰卡突然笑道。

因为痕是武警,而布兰卡那时刚好也在实验的重要阶段,所以那时候两个人匆匆忙忙地领了证,婚礼在双方家长不停催促的情况下被两个人硬是延期了七个月。

“那你两个再补一次婚礼?”

“算了吧,没时间。”布兰卡笑了笑说,“而且现在这样子就挺好的,那场婚礼……”

布兰卡想起了那天紧张得腰背绷直了一整天的人。

“我很喜欢,不需要再来一次了。”

“哟。”车门打开,第一个出面打招呼的是从华的车上下来的凯文,紧接着是同行的苏,以及极恶车上的伊甸。

“早上好,诸位。”伊甸不紧不慢走向两人说。

下了车的克莱茵迅速架好摄像机,对后面的痕一众人说:“待会儿请不要过于靠近伊甸她们三个。”

“早。她们都在上面呢。”魔术师指了指身后,侧身为伊甸让开了一条路。“那我们就不多做停留了。”伊甸说完,凯文和苏十分有默契地快步走到伊甸前方开路,一人一边共同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还好当时她们两个人没有保留‘拦亲门’这一环,我和布兰卡两个人可拦不住凯文这个卡斯兰娜。”魔术师凑到后面的专家旁边说。

“不过那也是个测试对凯文武装·型号123的好机会。”专家说。

“是新的设计方案?”

“进程目前还停留在试用型上,最近几天时间有些紧。”

“刚好最近清闲,我去工坊帮帮你?”

“你别来乱动我图纸。”

伊甸等人进去后迎面就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樱,她面前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满满当当的三杯红酒。

“拦亲酒。”一旁的苏突然出声说。

“恭候多时。”樱站起身,对着伊甸做出了“请”的手势。

“一如既往地高效利落呢,樱。”伊甸笑道,走上前端起一杯酒。

“第一杯酒,敬天地。”苏在一旁说着这项习俗的含义,在苏说完后,伊甸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第二杯酒,敬父母。”

远在国外因该国疫情无法回国参加女儿婚礼,并正在排队做核酸的某树突然打了个喷嚏。

一旁同样在排队的某海:(猛退三大步)

“第三杯酒……”

“敬我此生挚爱。”伊甸端起第三杯酒时说着,把目光放到了二楼上,再一次将酒饮而尽。

“好!”布兰卡拉着痕带头鼓鼓掌叫好,其余人也纷纷鼓起掌。趁着鼓掌的功夫,凯文悄悄小声问苏:“如果不能喝酒的话,这一项该怎么办?”

“可以替换成水的,传统方式是喝白酒,与水看起来并无差异,至于这次为何是红酒……大抵是爱莉希雅的布置吧。”苏回答说。

毕竟那瓶红酒怎么看都是伊甸最常喝的那种吧。  

“哦……”凯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随口问问。”

“完美通过,甚至还有段漂亮的即兴出演。那么趁热打铁,下一位登场的是我们拦亲的压轴

人选——”魔术师的话还没说完,楼上就传来了梅比乌斯的声言。

“专家,你就不能稍微管管你旁边那张嘴?”梅比乌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处,一旁是拎着花篮的妖精爱莉,小家伙高兴地对伊甸挥手打着招呼。

“我们是拦亲的最后一环哦!伊甸要回答对爱莉准备的问题才可以进房间。”

“原来是因为这个吗……”伊甸突然明白了先前同自己计划方案时,爱莉希雅为什么会想要留下“拦亲”这一环了,“那么,爱莉想问的问题是什么?”

梅比乌斯打开了手中的课题卡片,正要念出上面的问题,却在看见内容后咬了自己的舌头。

   “如果我的父亲并不支持我们在一起,伊甸,你会怎么做?”

Ps:这个问题没有固定的答案哦♪合情合理即可,我相信我亲爱的梅比乌斯会替我做出最好的评判的♪(๑>ڡ<)☆ 

最后署名上还有一个Q版简笔画,不难看出画的是爱莉希雅本人。

“嘶……”咬到舌头的痛感让她没忍住咂了下舌。

“梅比乌斯,你还好吗?”伊甸愣了一下后问。

“不,没事。”梅比乌斯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如果爱莉希雅的父亲并不支持你们在一起,伊甸,你会怎么做?”

“如果是这样的话……”明明是有些严肃的问题,伊甸的脑海里却不免浮现出了一只尾巴紧绷,小爪子有些无处安放的无措的粉色小猫,可爱又惹人心疼。

伊甸迈开步子,顺着扶手一步步走上楼梯:“我会努力向岳父证明我爱她。如果岳父执意不愿成全,我会带走她,哪怕是用抢,我会带她去她说过想体验的云海翱游,去看世界的日出日落,为她唱她爱听的歌,一起做她想做的事。我们会一起生活……”

伊甸一句一步,直到她来到梅比乌斯面前:“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她鎏金色的眼中满是坚定,嘴角带着她自己都毫无察觉的笑意。

她看见了那被悄悄打开了一条缝的房门,她的小猫正藏在那里悄悄听着。

“别把这话说给我听。”梅比乌斯侧过身为伊甸让开道路,“去说给她听,一字不漏的、原原本本地把这些话告诉她。哪有人自己结婚,还担心对自己不管不顾的父亲同不同意的?”

“是浪漫的私奔!伊甸快去带走你的新娘吧!”妖精爱莉高兴地拍手说。

“私奔什么?给我光明正大把爱莉希雅娶回来。”这是恨铁不成钢的梅比乌斯。

爱莉希雅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声音,她模糊地听到伊甸在一楼说了什么,于是地悄悄把卧室的门打开了一条缝。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在伊甸宣誓过后,爱莉希雅心中最后的那点不安也消散了。她的爱人义无反顾的爱着她,她的大猫就在这里。

“伊甸……”

爱莉希雅看着推门而进的人,她想抱她,却被她先一步抱住。

“爱莉。”伊甸拥住面前眼眶有点发红的人儿,温柔地顺着她的长发,“你穿着这身婚纱的样子很漂亮。”

“……被伊甸这么直白地表白,就算是我,也是会害羞的哦。”

爱莉的声音有些哽咽,她回抱住伊甸,埋在她的肩颈处轻轻蹭着。

“我一直在,爱莉。”伊甸顺着爱莉希雅的头发,在她耳畔落下一吻。

“伊甸……”爱莉希雅小声叫了她一声。

“怎么了?爱……唔……”

“哇哦……”门外一众人被塞了满满一嘴狗粮。

“小孩子不要看这些。”梅比乌斯伸手捂住克莱茵的双眼,一边的苏也默契的捂住了华的眼睛。

“苏?”

“博士……我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你这样,我会架不稳摄像机的。”

……

6:51

“你这平常炸毛随意的很,今天怎么舍得顺毛穿正装了?”

“我老婆嫁给她老婆了,我得去祝福。”

碰——(关门声)

“哎,这孩子……怎么还带着一箱子东西出门了?”

“海哥,今天咋穿的西装,莫非你要去相亲?”

“屁,我要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想什么呢你。”

“那你手里的是?”

“伴手礼,一套香水,我特地做的。”

“要出任务了,你去哪?”

“去参加很重要的人的婚礼——这个异常病变堆就交给泽哥你啦——我走了!”

“小心扣你经费,狼”

……

7:43

“你好,请问登记处是这里吗?”身着黑色燕尾服,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手上拎着一个大礼物盒的白发男子来到了梅和黛丝多比娅面前。

“是的,请问你的名字是?”黛丝多比娅问。

“鸿泽。”他笑答,余光看到了正在会场里的小克莱茵,正好她也看到了自己,鸿泽对她微微一笑。

小克莱茵的左眼皮跳了一下,她感觉要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希望博士没事。

“在看什么?”一只手突然拍了拍鸿泽的肩膀,他转头看去,发现是一位老熟人。

“来的挺早呀,十六夜。”

“彼此彼此。”十六夜羽耀,他是鸿泽的老朋友了。

“你好,我是十六夜羽耀。”他对黛丝多比娅和梅说道。

“签到完毕就可以进会场了。”梅记下名字说。

“伴手礼要放在哪边?”鸿泽问。

“请放到这边来。”会场内的原初对鸿泽和十六夜羽耀示意着。

明显的,十六夜羽耀的眼睛一亮,迈开步子就走了过去,手上是作为伴手礼的白色龙鳞做成的宝石项链。

“你好,我是雷暴。”熟悉的声音紧跟着在两人身后响起,婚礼的宾客都是熟人,当然也不乏伊甸的一些合作伙伴。十六夜羽耀转头简单的挥手打了个招呼,忙着和原初搭话去了,鸿泽回头看向雷暴,发现她手里也是一个大的礼物盒。

“哟,我以为我会是第一个来的呢。”雷暴看着鸿泽笑道。

“嘛,毕竟我和十六夜会飞嘛。”鸿泽不动声色的露出一点尖锐的犬齿笑道。

“话说你这是送了什么?”

“一个大的纯丝绸制作的玩偶和上品的茶,你呢?”

“嗯哼,是一些‘好东西’。”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指挥家打着电话,注意到了原初那边的情况,她边对讲师说边赶过去,“讲师,专家她们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到时候通知大家一定提前在自己的位置上。”

“好。”讲师从词稿中抬头应下。

“请问这里是登记处吗?”白色西装的女生抱着一个透明盒子,里面是一个水晶球,闪亮的星星在里面随着女生的轻晃移动着,“我叫晨星。”

“我是狼。”她身后的蓝发少年身着黑白西装内衬和白色风衣,手上是一个荧蓝色的礼物盒。

“两位里面请,登记完就可以进去了。”黛丝多比娅对他们说。

“看来我们是第一批来的。”狼对几位熟人笑道。

在晨星和狼身后,其他宾客也陆陆续续的到来,“请来到的宾客在登记处签到,然后在会场桌局入座,安心等待婚车队的到来。”原初的声音从会场的音响设备中传出。

科斯魔和格蕾修在安排着宾客入座,时间一点点过去。

  

7:52——“翎……雨……克瑞尔特……鸭嘎子……修治……川雾……”梅记录着宾客的名字。

“看这边!”雷暴在座位上对着老熟人们打着招呼,旁边是留好的四个空位。

“这边也是。”十六夜羽耀在旁边一桌上说。

“来了。”翎一众人向他们走去。

  

8:01——“小六……金狐……阿白……秋禾……莫尔海森……”

“金狐!海叔!这边这边——”狼对着她们挥了挥手。

“狼狼——”

“快来快来。”

“来了!”

  

8:13——

“怎么样,人都来齐了吗?”指挥家来到梅这边问。

梅合上本子,放下笔推了推眼镜:“齐了,就等伊甸她们。”

“……你们随了多少水晶?”秋禾问其他老熟人。

“40000。”金狐喝着茶说。

“我随了1432,616+816,是我和阿鬼的生日。”川雾无形之中秀了一波。

“……我5000。”阿白喝着茶突然噎住了。

“没氵啊,所以送礼物。”雷暴这么说。

“她俩,6。”秋禾淡定喝茶,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我送了三百斤麻辣毛蛋。”

“啥?”狼蚌住了。

“我送了特制的香水。”莫尔海森如是说。

“相比之下海叔送的好正经。”鸿泽看向堆成一个小山的伴手礼堆。

“我送的也很正经,是放了星星的水晶球。”晨星给自己嘴里塞了颗糖。

“我送了我新设计的终端设备,是情侣款的。”狼在她旁边磕着瓜子。

“我和阿川送了一套数独教科书。”修治说。

“为什么会送这个?”金狐问。

“给她们的孩子准备的。”川雾说。

“草,好有远见。”

“她们终于结婚了啊,两位一定要幸福啊!!!!”阿白狠狠灌了一口茶水,“你说她俩什么时候上床?”

“我跟你讲,用了我送的东西必上。”雷暴这么笑道。

“你也送了‘好东西’?”十六夜羽耀问。

“爱莉三天之内能下床都是你伊甸不行。”晨星说。

“……你们,也挺6。”秋禾还是低估了他们。

“我也为她们的‘性福’生活准备了点小玩意儿,纯手工的。”阿白开口道。

“你们?!没安检吗?”

“有些东西,长的个头大我直接寄家里了”雷暴坏笑说,“那可是爱莉见了必求饶的东西。”

“……就我带了三百斤麻辣毛蛋?”秋禾顿了一下说。

“……我是三百箱红烧牛肉面和小浣熊。”这是小六。

“别怕,我给她俩订了一年份的香草布丁,一天一个刚好365个,除以28约等于13,3+6+5是14,寓意一生一世。”狼安慰她们说。

鸿泽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莫尔海森像是习惯了这孩子的古灵精怪,拿起一块糕点塞到了他嘴里。

“哇!不过我的小东西也不错哦。”

“……生活要节制一些。”这是震惊的金狐,顺便抢了一小块狼的糕点。

“不要抢我吃的啊喂。”

“确实,所以我还送了糖醋鱼。”

“具有观赏性。”

“糖醋鱼有哪门子的观赏性啊。”

“三百斤麻辣毛蛋……”秋禾思考着,“应该能吃完……吧”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抢东西的两只一狼一狐双双停下,异口同声的吐槽。

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努力的穿过了单曲循环播放的歌曲致爱,向正在交谈的诸位告知新人即将来到。

“来了。”

两排车队呼啸着驶来,一金一粉象征着什么不用多说,极恶一脚油门接漂移刹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会场门口的红地毯前,华开车就没有这么猛了,虽然速度不比极恶慢,却安安分分的没有耍漂移。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今天亲友相逢,欢天喜地,欢迎来到爱莉希雅和伊甸的新婚现场!让我们把目光放到新婚车队上。”在宾客的目光都聚集在车队那边的时候,讲师悄然上了台开始了她的主持。

“好!”下面的雷暴和晨星领头叫好,宾客席上一片齐声。

“下面有请新郎新娘入场!”

伊甸率先下了车,她关上车门后转头走向华的车旁,为爱莉希雅拉开了车门。

“爱莉!”晨星在下面大声喊,“一定要幸福啊!”

“嗯!”爱莉对她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我们会的,谢谢你哦小可爱~”

晨星以及其他老熟人:好,死而无憾。

伊甸对着爱莉笑笑,“爱莉,抱紧我。”

“嗯。”爱莉希雅被伊甸打抱而起——是一个稳稳的公主抱。伊甸抱着爱莉一步一步走过红毯,小克莱茵和妖精爱莉在前面边撒花边走着,直到来到讲师面前,伊甸才恋恋不舍的把爱莉希雅放下。

“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们的两位新人在天地和诸位宾客的见证下,进行着隆重的婚礼,喜结连理,有请伴娘伴郎上场——”

梅比乌斯和凯文一人端着一个黑红色的托盘走了上来,上面是两枚戒指。

“请两位交换戒指——”

伊甸和爱莉希雅分别取下对方的戒指,伊甸率先单膝跪下,伸出一只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爱莉。”伊甸眉眼带笑,眼底尽是对爱莉希雅的爱意和温柔。

爱莉希雅看着这样认真又温柔的伊甸,一时间看走了神,在听到伊甸的一声轻笑才反应过来,脸红着把手递给了她。

哎呀!这种时候可不能走神啊,冷静,爱莉希雅!你可是如飞花一般的美少女,心跳不可以这么快。

“爱莉,我一直认为,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我很幸运,遇到了你,爱莉。清晨起来,晚上睡觉,都有你在,这就是我的幸福,它就是这么简单。我们从坎坎坷坷到大路平坦,像是上下翻飞的乐谱,奏出了独属于我们的乐章。感谢你,我的爱人。我爱你。”伊甸为爱莉希雅轻轻戴上戒指,轻吻她的手背。

爱莉希雅顺着将她拉起:“伊甸好犯规……这样的话,我也想对你说,遇见你,我真的很高兴,毕竟……”爱莉希雅眼角有了些许泪花。

“我最喜欢我的好伊甸了♪”爱莉希雅牵起伊甸的手,为她戴上戒指。

场下的克莱茵和阿波尼亚将这些统统录了下来,鸭嘎子对两人悄悄说:“回头请务必把视频发我一份。”

“她们是真的呜哇哇啊啊!”金狐在下面老泪纵横,旁边的克瑞尔特也是一脸感动。

“现在,新郎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对于亲吻,两人早已熟稔于心,知晓如何取悦对方,不过现在的场合,还是不要太动情为好。于是两人的吻轻柔但不乏感情,激动的只有下面的宾客。

“嗷!”两人刚分开,就被一声稚嫩的叫声吸引了注意力,下面两只幼犬一只叼着一支花跑了上来,围着两人走来走去,像是在给两人祝福一样。

天上也传来一阵龙吟,像在呼应一样,两只羽龙撒下大片花瓣,如雨一样撒在会场上。

“他们四个什么时候过去的?”阿白愣愣的问。

“好漂亮!”爱莉希雅伸手去接花瓣,看着这浪漫的景象。

后台的原初有点疑惑:“婚礼流程里没有这些吧?”

“是我加的哦~”魔术师的声音在她身后传来,原初回头看向她。

“专家也同意了,放心吧,没有太大的惊喜,不会吓到我可爱的观众们的。”

蒙蒙小雨落下,和太阳合作一样产生了一道彩虹,不知是不是巧合,正好在会场的正上方。

“接下来是抛绣球的环节!”魔术师抢过讲师的话茬,欢快的开始了下一步。

“爱莉,准备好了吗。”伊甸虽心有疑惑,但还是继续着流程。

“啊,糟了。”爱莉希雅突然想起来,“绣球还在妖精爱莉那里。”致命的失误。

“有没有能替代一下的?”樱看向周围。

“只要是花簇就行,对吧。”伊甸反应迅速,“交给我。”

只见她拿出星海谐律,枪口对天扣动了扳机,“嘭——”的一声,枪口射出的不是子弹,而是一团花簇。

“这是维尔薇特别设计的‘惊喜’。”伊甸解释说。

  

“怎么样?我这个设计很棒吧?”后台的魔术师笑着揽过专家问。

“……还不赖,难得有用。”

  

“哇!好棒,这样就可以了。”爱莉希雅接过星海谐律。

  

“绣球为什么是星海谐律?”梅比乌斯吐槽道。

“博士对这个项目感兴趣吗?”小克莱茵问。

“我对这个完全不感兴趣,所以我不上去。”

“绣球一定是我接到的!”狼跃跃欲试。

“虽然我不想结婚,但爱莉抛的绣球,我肯定要接。”雷暴活动着手腕。

“绣球,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格蕾修向科斯魔问到。

“……是祝福的意思,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抢。”科斯魔回答她。

等等,这么说会不会太像凯文了……

“罐头,等会就看着那个花接,知道了吗?”

“喵?”

“梅,你要是接到了,考不考虑和凯文……”黛丝多比娅坏笑着问梅。

“可能会吧,这种事还是先接到再说。”梅笑着回道。

“我就不上去啦。”晨星对着企图把她拉到台上一起的狼说。

“我也是。”鸿泽说。

“我结婚了。”莫尔海森晃了晃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笑着说,“这种就留给你们了。”

“我对风痕求过婚了。”这是十六夜羽耀。

“阿川想要吗?我可以争取一下的。”修治看向川雾。

“不用一定拿到的啦。”

  

“准备好了吗?要开始咯!”

“好!”

“三,二,一!”爱莉希雅把手中的星海谐律用力往后一抛——

  

只见星海谐律离开了爱莉希雅的手,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后面抢绣球的人纷纷伸手去接,有的还跳了起来。

——最后拿到绣球的人有点让人出乎意料。

“是凯文抢到的啊,也不愧是当年的‘王子殿下’呢。”黛丝多比娅看着这一幕说。

“梅。”凯文拿着手中抢到的星海谐律转过身,一时间焦点便落到了他们身上。

“啊呀?这是?”爱莉希雅把目光投向伊甸。

“嘘——”伊甸示意她凑过来,悄悄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爱莉希雅的表情从疑惑变成了惊喜。

“怎,怎么了。”梅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几分。……他是想干什么?

“……呼。”凯文深吸口气,单膝跪地把星海谐律举到梅面前,“梅,我没有什么太宏大的志向,但我想一直陪着你,一直到我们的终焉。”

“请你嫁给我吧!”

场面一时寂静,而后爆发了热烈的喝彩。

“凯文你干得漂亮啊!”

“嫁给他!嫁给他!”

“……我愿意。”梅深吸口气,伸手接过星海谐律,脸上的红晕却降不下来。论这种场面,谁也不能平静吧?

“太好了,梅!”凯文一个箭步冲上去,抱起梅转圈。

“放我下来,凯文,还在会场上呢!”

……

11:21

“都回座位上老实待着!别碍事!”千劫推着餐车喊道。

“帕朵,你确定咱去后厨拿点心吃不会被发现吗?”

“放心,咱早上的时候就打过点了。”

“嗨~亲爱的梅比乌斯女士,您今天也舍得脱下那件白大褂了呢,您果然心里还是有爱莉小姐的。”

“如果你非要这么油嘴滑舌的话,我不介意再把你拉到我的手术台上。”

“博士,鸿泽先生,先吃饭吧。”夹在两人中间的克莱茵默默给梅比乌斯夹着菜。

“新婚快乐啊,两位。”莫尔海森对在宾客席敬酒的两人说。

“谢谢,我的朋友。”伊甸礼貌回应。

“咳咳,我的礼物不准退回来哦,这是我对你们的祝福。”秋禾说。

“祝福二位啦,希望喜欢我准备的礼物。”这是晨星。

“糖醋鱼记得吃完。”雷暴喝着茶说。

“大喜日子,你们就别折腾她们了。”狼边吃边说,“不过,新婚快乐哦,爱莉,伊甸。这杯酒,我敬给你们的爱情。”

“多谢。”伊甸也毫不客气的回敬一杯。

“喝酒的话,少了我就不像话了吧。”十六夜羽耀也举起酒杯。

“我也是。”

“算我一个!”

“未成年不准喝酒啊你们!”

……

“伊甸,还好吗?”爱莉扶着醉倒的大猫,在化妆间休息着。

“爱莉……”伊甸趴在爱莉身上,头埋在爱莉颈肩处,低哑着嗓子喊她的名字。

“我在哦,我的好伊甸,你喝醉了。”爱莉希雅摸着她的头说。

“……”伊甸支起身子,鎏金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她,她偏过头,含住她的唇珠。

“唔……”

“还没有回去呢,伊甸。”

“乖,等回去的好吗?今天晚上,我随你怎么做都可以。”

“好……”

End.

阿米达_

爱特元旦企划创作者须知

 总体要求大体分为内容要求和形式要求两类

一.形式要求

 1.请参与企划的人员速速看我主页置顶进群,进不了群请在lof跟我私信沟通

 2.进群后请查看群精华消息,如果是电脑接不了龙,请在群里艾特管理员或群主并附上所在平台、平台上的名字(一字不错一字不漏,方便我在平台上找到你)和想要选择的时间(目前还有3棒未接,分别是16:00、20:00、24:00),最好说说平台上自己的签名或头像信息,方便我和管理进行具体的人员确认。

 3.参企内容完成后,请私信发给群主进行检查,如群主八小时没回你请找管理员呆莫或fa猫猫(这俩应该在)⚠️注意我和管理员只会检查你符不符合下面的内容要求,不会给你纠错...

 总体要求大体分为内容要求和形式要求两类

一.形式要求

 1.请参与企划的人员速速看我主页置顶进群,进不了群请在lof跟我私信沟通

 2.进群后请查看群精华消息,如果是电脑接不了龙,请在群里艾特管理员或群主并附上所在平台、平台上的名字(一字不错一字不漏,方便我在平台上找到你)和想要选择的时间(目前还有3棒未接,分别是16:00、20:00、24:00),最好说说平台上自己的签名或头像信息,方便我和管理进行具体的人员确认。

 3.参企内容完成后,请私信发给群主进行检查,如群主八小时没回你请找管理员呆莫或fa猫猫(这俩应该在)⚠️注意我和管理员只会检查你符不符合下面的内容要求,不会给你纠错提建议

 4.在编写具体文章时在正文第一行写上【爱特元旦企划|(自己接的时间)】,然后艾特上一棒和下一棒,之后就是写自己想写的


.内容要求

 1.文章不抄袭不套作,图片不吸色不描图,使用姿势模版请发出来

 2.参与企划的主体请保证非常正常,因为是企划,要保证大家都能吃到粮,要是没过审就不好了。但是后续或衍生……这个就看各位大佬神通了(可以发群里

   3.创作的设定世界观背景不限,可以来群里集思广益

好的就这些请务必看完,好累管理帮帮我🥺

咕咕咕

  一点阿华的摸鱼

  一点阿华的摸鱼

咕咕咕
  卡瓶颈了(吐

  卡瓶颈了(吐

  卡瓶颈了(吐

原坏三
  阿贝多:阿哈哈哈哈,我将,...

  阿贝多:阿哈哈哈哈,我将,扭转万象

  阿贝多:阿哈哈哈哈,我将,扭转万象

代鼠是只狼

摸一个上仙

衣服是自己画的,因为尝试过云墨的衣服,发现自己怎么都画不出来(我是废物)于是就着感觉自己画了

快被网课逼疯了,崩坏三策划还不当人


私心打了小识的get

摸一个上仙

衣服是自己画的,因为尝试过云墨的衣服,发现自己怎么都画不出来(我是废物)于是就着感觉自己画了

快被网课逼疯了,崩坏三策划还不当人


私心打了小识的get

七野

小识:(裤裆着火)

改的表情包hhhh

很草就不细画了

小识:(裤裆着火)

改的表情包hhhh

很草就不细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