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崩坏3

789.9万浏览    29266参与
SAYA
包菜也能很帅的

包菜也能很帅的

包菜也能很帅的

黑川晴

芽鸦乐同居日常1

设定:

芽衣25,渡鸦28

芽衣是世界蛇新人,居家办公

渡鸦是Raven's 老板,营业时间是晚上十点到凌晨六点,作息昼夜颠倒

小空,六年级小学生,两人收养的孩子,很懂事


早餐(?)

“欢迎回来,今天怎么这么晚?”

“有个客人醉的厉害,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她朋友送她回去。”

“你饿了吧,我弄了吃的给你。”

“今天吃什么?”

“金枪鱼生菜煎蛋三明治。你洗了手就能吃了。”

“嗯,就来。”

渡鸦凑前趁芽衣不注意轻啄了一下她的唇,又溜进厨房洗手。

“你呀…”

“唔,早上好,芽衣姐姐。”

“小空,早上好。渡鸦她也回来了。”

“老师,早上好,工作辛苦了。”...

设定:

芽衣25,渡鸦28

芽衣是世界蛇新人,居家办公

渡鸦是Raven's 老板,营业时间是晚上十点到凌晨六点,作息昼夜颠倒

小空,六年级小学生,两人收养的孩子,很懂事


早餐(?)

“欢迎回来,今天怎么这么晚?”

“有个客人醉的厉害,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她朋友送她回去。”

“你饿了吧,我弄了吃的给你。”

“今天吃什么?”

“金枪鱼生菜煎蛋三明治。你洗了手就能吃了。”

“嗯,就来。”

渡鸦凑前趁芽衣不注意轻啄了一下她的唇,又溜进厨房洗手。

“你呀…”

“唔,早上好,芽衣姐姐。”

“小空,早上好。渡鸦她也回来了。”

“老师,早上好,工作辛苦了。”

“呜,早…上好。”

“把东西吃了再说话,别教坏小空。”

“嗯嗯。谁叫你做的三明治那么好吃呢,小空也这么觉得吧。”

“芽衣姐姐做的饭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小空点点头。

“你们呀~”芽衣捂着嘴笑了。

—————分界线—————

“今天居然是我先回来吗?芽衣和小空还没起床,今天就由我来做早餐吧。”

“嗯,我想想,芽衣以前好像是这样做的……”

……

“所以……这就是你做的‘早餐’……对吧?”

“额…可能过程出了点差错……但还是看得出三明治的形状的,对吧?”

小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对眼前这块焦黑的东西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唉……你去帮小空收拾一下东西吧,等会儿吃完早餐我就要去送小空去学校了。”

“好…”

“老师,不要灰心,至少比上次做得好。”

渡鸦揉揉小空的头,“下次我一定会练好厨艺做好吃的给你们吃。”

小空乖巧地点点头。

“我们出门了哦,记得把碗刷了。”

“知道了。”

芽衣上前抱抱这只因为搞砸了早餐还有点沮丧的渡鸦,亲亲她嘴角的痣。

“我今天没那么忙,回来有空教你做三明治。”

“好,我等你回来。”渡鸦浅浅一笑。

小空这时候总是在心里想,我们一家人真好。

寒颜颜面尽失

笑死,这个人因为没流量了所以我代发@AU27 


是一些脑洞+口嗨


大概是虚空万藏,奥托(神父),杨,乔伊斯的四人大乱炖………所以我懒得打tag了……如果有想打的tag欢迎提出(›´ω`‹ )

笑死,这个人因为没流量了所以我代发@AU27 


是一些脑洞+口嗨


大概是虚空万藏,奥托(神父),杨,乔伊斯的四人大乱炖………所以我懒得打tag了……如果有想打的tag欢迎提出(›´ω`‹ )

奶果酱汤

【双琪】我的生日也是你的生日

“叮当~叮当~”

“嗯?外面的猫咪又来了吗?”琪亚娜伸了个懒腰。

“是啊,不过很少来”【真琪(姐姐)】“想必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吧”

这时琪亚娜才意识到自己闻到一股很香甜的味道“是什么味道这么香?奶油嘛?难道说姐姐你做蛋糕了?!”


“嗯~是的哦”


“嗯…话说…你下厨会不会也…”

琪姐姐摸了一点奶油在手上,用沾上奶油的手点了点琪妹妹的鼻头。

香甜的奶油味香气扑鼻,让妹妹一脸的享受。

“香吗?”

“香!”妹妹立马回答。

“不过,不过!主要还是蛋糕!”


姐姐无奈的说“我知道你是想现在就吃蛋糕是吧?不行哦,要先起床,然后乖乖的等大家来。”

“是是是!”

“果然还是姐...

“叮当~叮当~”

“嗯?外面的猫咪又来了吗?”琪亚娜伸了个懒腰。

“是啊,不过很少来”【真琪(姐姐)】“想必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吧”

这时琪亚娜才意识到自己闻到一股很香甜的味道“是什么味道这么香?奶油嘛?难道说姐姐你做蛋糕了?!”


“嗯~是的哦”


“嗯…话说…你下厨会不会也…”

琪姐姐摸了一点奶油在手上,用沾上奶油的手点了点琪妹妹的鼻头。

香甜的奶油味香气扑鼻,让妹妹一脸的享受。

“香吗?”

“香!”妹妹立马回答。

“不过,不过!主要还是蛋糕!”


姐姐无奈的说“我知道你是想现在就吃蛋糕是吧?不行哦,要先起床,然后乖乖的等大家来。”

“是是是!”

“果然还是姐姐这么了解我呀!”

笑。


妹妹已经起床啦,开开心心的坐在餐桌前。

“喵~”

“喵~喵~喵~”

旁边的小橘猫一直在喵喵的叫。

妹妹往那边望去。

“咦?小猫咪也想吃吗?但是奶油蛋糕对猫咪不好哦!所以不可以呐~”


琪姐姐轻轻一笑

“它只是想上餐桌上呢~并没有想吃奶油蛋糕的打算”

妹妹疑惑着

“诶?为什么它不想吃我盘桌子里的蛋糕还想上来呢?”

姐姐:“这只小猫和我们最亲密了呀,它也想来给我们庆生”

妹妹:“原来是这样啊。”

“诶诶?庆生?难道?”

“我既然忘了我的生日!”


“最近太累了吧,琪亚娜…”

姐姐看着妹妹的脸。


“最近…不,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妹妹”


“她”抱住她

轻轻的说


“今天是我的生日,即是你的生日。”

“我亲爱的妹妹”


妹妹看着姐姐的脸,她还想再多看几眼,哪怕就是再多一下。但感觉离姐姐得越来越远

……


但梦突然醒了。


琪亚娜睁开眼,发现自己收到了许多礼物。这些礼物都是大家送给琪亚娜的。

不过还有一份神秘的礼物,是一个没有写上寄礼物人的名字。

上面只有一张纸条

写着:

“生日快乐”

Yunz.
琪亚娜 生日快乐 来迟了 想画...

琪亚娜 生日快乐

来迟了

想画那种琪亚娜给自己画的贺图放在太阳下面那种的但是我画不出来呜呜呜呜

琪亚娜 生日快乐

来迟了

想画那种琪亚娜给自己画的贺图放在太阳下面那种的但是我画不出来呜呜呜呜

小板鸭

【虚杨】奖励

注意事项:

时间线在他们被星穹姬子捡到前流浪的这段时间,很雷很ooc。有一段瓦尔特上位描写但是是脐橙,瓦尔特在我这里是0,别害怕呜呜呜。。。。

(正文)

如果瓦尔特能回到过去,他一定会阻止自己在那个时候答应虚空万藏的赌约。瓦尔特只不过放任了一次人工智能的索求,事情就变得再也无法掌控。那天他们抵达了一颗偏远灰暗的星辰,这颗星上崩坏能浓度达到了一个相当异常的指标,在抵达这颗星之前,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代表崩坏的红紫色按钮亮起。无需多言,他们很快达成一致决定去这里探索。

在飞船还有几米着陆的时候虚空万藏率先跳了出来,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在地面上抬起头看向从飞船舱门走出来的瓦尔特。瓦尔特也在...

注意事项:

时间线在他们被星穹姬子捡到前流浪的这段时间,很雷很ooc。有一段瓦尔特上位描写但是是脐橙,瓦尔特在我这里是0,别害怕呜呜呜。。。。

(正文)

如果瓦尔特能回到过去,他一定会阻止自己在那个时候答应虚空万藏的赌约。瓦尔特只不过放任了一次人工智能的索求,事情就变得再也无法掌控。那天他们抵达了一颗偏远灰暗的星辰,这颗星上崩坏能浓度达到了一个相当异常的指标,在抵达这颗星之前,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代表崩坏的红紫色按钮亮起。无需多言,他们很快达成一致决定去这里探索。

在飞船还有几米着陆的时候虚空万藏率先跳了出来,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在地面上抬起头看向从飞船舱门走出来的瓦尔特。瓦尔特也在看着他。

虚空万藏开始分析周围的环境,温度25℃,空气虽然浑浊但是有害物质含量较少,人类直接呼吸也没有问题。

“ 下来吧,瓦尔特。”人工智能张开自己的手臂,做出一个想要接住瓦尔特的姿势。

虚空万藏自然什么也没接到,他悻悻收回了手。这个时候,人工智能的脑袋滑过了一个绝妙的想法。

瓦尔特只记得他说,“只要你愿意给我一个吻,这次行动我就不会捣乱,而且我会在五天之内解决这个异常情况。”抱着无所谓的心态与好胜心,瓦尔特答应了他,哪知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虚空万藏的协助下事情解决地出乎意料的顺利,他们得到了足以支持空间跳跃的燃料晶体,一些这个星球的通用币,还有当地人的感谢。顺带一提他们离开时打败了一支想趁火打劫的海盗队伍,也将他们的飞船收入囊中。

事情顺利到让瓦尔特心生不安,他意识到自己赌输了,需要兑现这个承诺。一个吻?瓦尔特不理解,人工智能没有性方面的需求,他想虚空万藏只是故意要让自己难堪。

在飞船上,虚空万藏早已抹去了上一任主人的控制权限。他看到瓦尔特回来,眼睛发亮,无机质的眼瞳竟显得炯炯有神,“你是来兑现奖励了吗?瓦尔特。”

瓦尔特因为心虚默不作声。

“你知道我想要一个吻,瓦尔特,当然,如果你想跟我继续做下去,我也乐意奉陪。”虚空万藏露出一个笑容,他期待地看着瓦尔特。

瓦尔特知道虚空万藏对自己的身体一直表现出非比寻常的兴趣,起初他以为虚空万藏想知道如何操控重力,但在他们一起流浪的日子中,瓦尔特逐渐发现人工智能显然对另一个方面更加好奇。

“...我需要考虑一下,给我一点时间。”

他不可能回应虚空万藏,又不能出尔反尔,虚空万藏也懂得好事多磨的道理,他没在那个时候强迫瓦尔特。

只是瓦尔特回避的时间太长了,几周?几个月?虚空万藏连五万年的时间都等待过,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对他来说屈指一弹的时间此刻让他倍感煎熬,瓦尔特迟迟不肯兑现的奖励让他朝思暮想,搅乱了他大脑里的数据流。

——
等瓦尔特发现时,他放在胸口的照片不知何时已经被那个狡猾的神之键捏在手上。虚空万藏得意洋洋地冲瓦尔特挥了挥手中的半截照片,那双发亮的金色眼睛从不掩饰自己对瓦尔特的欲望,很多个方面都是。

“她,噢…是她们…”金色长发的男人用让人不爽的语气说,“瓦尔特,为什么我不可以?我哪里比不上她们?”

与此同时,那张照片从他指缝间轻飘飘地滑落。

虚空万藏看着瓦尔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收敛自己夸张的笑容。他在照片落地之前抄起那张薄薄的照片。赶在瓦尔特发火前还给了他。

瓦尔特一时语塞,他盯着虚空万藏那张过分漂亮的脸,“你不必模仿奥托的轻浮表现,虚空万藏。姬子是我的学生,特斯拉是我的妻子,而你...你暂且是我的伙伴。”

老成持重的男人叹了口气,很多时候他都无法理解虚空万藏的想法,更恐怖的是,人工智能说话不加遮掩,向来想什么说什么。就比如现在他这样公孔雀开屏求偶的行为——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兑现你的诺言?瓦尔特,对你来说给我一个吻有那么困难吗?”

瓦尔特好像哑巴了一样,他把脸靠近虚空万藏,深吸一口气,这让虚空万藏可以看见他飘忽不定的浅棕色眼瞳,然后瓦尔特又在距离他5cm的距离停了下来。

于是虚空万藏眼巴巴看着瓦尔特转身离去。时机,地点,他到底还差了些什么?

——

虚空万藏求爱的表现无非是对瓦尔特说一些风凉话,一次又一次挑战瓦尔特的底线。他更喜欢把这称之为调戏。尽管瓦尔特不会因为他的话面红耳赤,他总是只摆着一张冷酷且不苟言笑的脸,用最简单的词汇回复虚空万藏然后抽身离开,虚空万藏依然喜欢他冷漠以及…恼怒的模样。

瓦尔特好像忘记了那个赌约一样,不过虚空万藏拿他没办法,他并不想对瓦尔特下手,这会破坏掉他们本就脆弱的互相依靠的关系。除非,等他有充足的把握,等他有足够的能力。

他和瓦尔特现在依然在四处漂泊,这是他们从星盗手里抢来的第三个飞船,比上一个报废的飞船要更加破旧拥挤。他们周旋在各个星球,在各个星系中寻找一条回家的路。虚空万藏走到瓦尔特的身边,那个男人依然静静站在飞船偌大的透明窗面前,身体好像凝固了那样。虚空万藏顺着他的目光望向窗外,那片蔚蓝深邃的宇宙中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银辉。瓦尔特喜欢看星星,好像那些迷幻的蓝紫色星光能在他眼中勾勒出家的轮廓。

“你在想什么?瓦尔特。”

“…”

“你寂寞了?想不想你的家人?他们估计还在地球上等着你。”

虚空万藏饶有兴趣地盯着瓦尔特,他比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从数据显示来看他的心率比平常要快,呼吸频率也是,彷佛在他到来之前,瓦尔特刚刚情绪失控了——也许是哭了一场,神之键好奇地想。

料到他不会回答,虚空万藏又走近了几步,“我乐意陪伴你,如果你需要我的话。”

“你可以闭嘴了。”

虚空万藏听话地闭上嘴,然后把手搭在瓦尔特肩膀上,不重不轻捏了一下,下一秒,他就被瓦尔特拽着领子摁到在地,魂钢身体砸在地板上发出哐的一声重响。瓦尔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迈开腿骑了上来,就正好坐在他的身体上。

-

这段走wid.1096731

-


瓦尔特再次出现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他拄着拐杖来到主控室,仍然是那副冷淡沉稳的模样,那些情迷意乱的痕迹伴随他们撕毁的衣服早已消失无踪。

虚空万藏高昂的声音传进了瓦尔特的耳朵。

“你来了,瓦尔特,我们已经快要到目的地了。你先看看屏幕,我们将降落坐标偏移至N2°20′W3°25′,这个同样指标异常而且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们也可以从这里切入,你觉得如何?”

虚空万藏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看向瓦尔特,他们的关系或许早该这样更进一步。神之键想把自己的手搭在瓦尔特的肩膀上,腰上,或者…他的视线往下移动,他记得自己用手掌掐捏那里的感觉。

可没等虚空万藏把自己的手放在瓦尔特身上,就被瓦尔特呵止了。“不要靠近我。”他的语气依旧是那样冷淡,音色却十分沙哑,尽力掩饰几天前发生的混乱不堪的事。

但是人工智能的脸皮奇厚无比,他自然而然地贴上去,好像一只无比黏人的巨大宠物猫。

“我们就在这里着陆,可以吗?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准备吗?”

瓦尔特忍无可忍地咳了一声,“把你的手从我屁股上拿下来再说话。”

小板鸭

【凯文x千劫】千劫吃冰棒

注意事项:很雷很ooc,凯苏+劫苏前提下的凯劫,主要内容概括:哨兵向导设定,千劫要上SU被凯文发现,凯文为了惩罚千劫就上了千劫,非常混乱。。总之不能接受不要看谢谢!


(正文)


“苏在哪里?我有事情找他。”

凯文叫住了一名逐火之蛾的成员。这个浑身裹在黑色披风,戴着诡异白色面具的人应从属于梅比乌斯博士,他抱着一大堆实验器材停在那里,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与此同时,几个实验员从凯文的身边匆匆跑过去。逐火之蛾基地——人类最大一座希望堡垒,它冰冷无情的机械外壳浸在战场上的硝烟之中,其核心与里面的“零件”一起日夜不停地运转。

苏的副官也与凯文擦身而过,但她立马停了下来。她低垂着头用微微变调...

注意事项:很雷很ooc,凯苏+劫苏前提下的凯劫,主要内容概括:哨兵向导设定,千劫要上SU被凯文发现,凯文为了惩罚千劫就上了千劫,非常混乱。。总之不能接受不要看谢谢!



(正文)


“苏在哪里?我有事情找他。”

凯文叫住了一名逐火之蛾的成员。这个浑身裹在黑色披风,戴着诡异白色面具的人应从属于梅比乌斯博士,他抱着一大堆实验器材停在那里,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与此同时,几个实验员从凯文的身边匆匆跑过去。逐火之蛾基地——人类最大一座希望堡垒,它冰冷无情的机械外壳浸在战场上的硝烟之中,其核心与里面的“零件”一起日夜不停地运转。

苏的副官也与凯文擦身而过,但她立马停了下来。她低垂着头用微微变调的声音向凯文汇报,仿佛在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某种恐惧情绪。

“凯文大人,梅比乌斯博士让我在您回来后告诉您,一个小时前千劫大人把苏大人带到了静音室,如果您有事要找苏大人,需要耐心等待一会。”她的眼神有些闪躲。

“我知道了。我记得有条例规定不允许千劫与任何一个人独处一室。”

“确实如此...但千劫大人...我们并没有能力阻拦他。而且梅比乌斯博士认为让他们进行接触或许对缓解千劫大人的病情有帮助……”

凯文饱含深意地望了回去,他的眼眸像冰,冷酷又透彻。凯文清楚基地里有制服千劫的紧急手段,不然英桀会议不会任由一个不可控炸弹在基地里晃来晃去。但因为此刻千劫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因为这一切都在梅比乌斯博士的默许下,千劫肆意的行径才没得到拘束。这让凯文感到懊恼,这个追求进化的疯子女人似乎对这种展开非常喜闻乐见。

凯文让苏的副官离开,自己则迈开步伐前往静音室。很多时候苏都在那里,和自己,和其他英桀,和基地里许许多多的成员。

作为精神方面的融合战士,也就是向导,苏有一种温柔似水的气质,亲近他的人总会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这无可替代的向导精神力安抚了基地中无数人摇摇欲坠的精神。

他们在报告中写,自己在被治疗后看到了曾经的家乡昔日的恋人,看到了逐火之蛾基地以及并肩作战的同伴,看到一切一切尚未失去之物以及理应守护之物,他们因此得到安慰并且坚定信念。

好像做了场大梦,一觉醒来浑身轻松,不再那么疲劳。他们经常这么说。

凯文也接受过苏的精神治疗,他只看到倚靠在树下的苏,而苏像他往常那样闭眼微笑,身旁趴着一只散发微光的白鹿,也就是他的精神体。

“我以为我会看到…千羽学园…或者…”

“因为你是我的友人,也是了解我的人。”

“凯文,你过于强大的力量压制了我的能力,精神治疗所能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我希望起码这个时候你能忘掉一些…难以负担的事。看看我吧,凯文。”

凯文望了过去。

他看到苏的长发被风吹起,阳光照耀在他的头顶和脸颊,他玫红色的眼眸里闪着亮光,像一座永不熄灭的灯塔,闪耀在其中的是一种人性的坚韧的光芒。

他说精神空间这棵树只是意象,但我可以在真的千界一乘看到无数种衍生的未来,我们的希望同样凝结与此。

而凯文维持着凝望的姿势,他坐在树荫下的草地,思维逐渐飘忽。

苏,你是我的挚友,你说我了解你,可我知晓你真正的心意吗?

回忆在此终结。

凯文走过一排排静音室,这些房间都是特意为哨兵设置的,两层隔音墙才能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对于他们来说大多数声音都与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

千劫也是如此,他是一位仅次于凯文,强大到无法理解的哨兵。那场实验过后千劫更加敏感和脆弱。正因为如此他相当厌恶伊甸,她美妙的歌声在千劫听来是不堪忍受的噪音。

在那之前凯文和千劫基本没说过话,凯文不动如山,每次针锋相对往往以千劫挑衅失败告终。他们只酣畅淋漓的打过一场,就在那次实验。

这之后,千劫更加强大也更加不稳定,他变成了一个满嘴嚷嚷着战斗与厮杀的疯子。过往的交情与经历化为乌有,千劫只想在战场上耗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凯文找到了他们在的那间静音室。他想,苏之前说他跟千劫有交情,可千劫还认不认这交情也是一个未知数。但凯文知道千劫起码不厌恶苏,哪怕他很烦苏在他耳边念经。

他们正在做什么———

一瞬间,凯文内心有些波澜,但凯文尚未意识到这算是什么,便已刷开房门走进了静音室隔间,为了防止哨兵暴走,每个静音室隔间都安装了落地单面镜与观测人员。但这一间空无一人,或许并没有来得及安排上。

出现在凯文眼前的景象有些出乎他意料。



后续走wid.5098583

梦雪o

我永远喜欢mhy家姓八重的粉色狐狸


P3P4是模板

我永远喜欢mhy家姓八重的粉色狐狸


P3P4是模板

辉光

白色猫猫虫

☆迟来的生日祝福

[图片]

[图片]


  四肢落在地上的感觉极其陌生。

  有着一双异瞳的小猫咪趴在地上,看着柔软的毛发沾了灰尘。

  琪亚娜眨眨眼,迷茫的神情掩盖不住,显得可爱且憨。

  头顶散发的太阳热量已许久未感受到,她被困在月球的时间可以说占据了前半生的三分之一。

  久到…那人的面容都有些模糊。

  ……

  明明脱离那个冰冷死寂的空间——虽然不知为何变成了一只猫。

  可琪亚娜却高兴不起来。

  她违背了约定。

  不仅如此,她还让她的女孩…孤身了数年。

  光是这么一想,恐慌就抑制不住弥漫开来,与心脏处的钝痛为伍。

  喉咙里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只轻...

☆迟来的生日祝福


  四肢落在地上的感觉极其陌生。

  有着一双异瞳的小猫咪趴在地上,看着柔软的毛发沾了灰尘。

  琪亚娜眨眨眼,迷茫的神情掩盖不住,显得可爱且憨。

  头顶散发的太阳热量已许久未感受到,她被困在月球的时间可以说占据了前半生的三分之一。

  久到…那人的面容都有些模糊。

  ……

  明明脱离那个冰冷死寂的空间——虽然不知为何变成了一只猫。

  可琪亚娜却高兴不起来。

  她违背了约定。

  不仅如此,她还让她的女孩…孤身了数年。

  光是这么一想,恐慌就抑制不住弥漫开来,与心脏处的钝痛为伍。

  喉咙里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只轻轻发出虚弱的“喵”叫声。

  下一刻,琪亚娜猫猫就被人提起。

  “布洛尼娅姐姐,这只小猫好可怜啊。”

  看着猫咪异色的双眸含着泪光、耳朵无力塌下的模样,希儿心里一颤,希翼地对身旁的女子开口。

  “我们养它好不好?”

  听到熟悉的名字,琪亚娜耳朵动了动,看到那个人后,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这…这是布洛尼娅?

  银灰色的长发散开,前凸后翘的身材,这个御姐是布洛尼娅???

  震惊猫猫头.jpg

  布洛尼娅没有说话。

  她凝视着猫猫的异瞳,以及略蠢的小模样,心念一动,做下决定。

  “希儿,不如给芽衣姐姐养?我们也可以经常去看它。”

  “好!”

  希儿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赞同道。

  布洛尼娅姐姐这么做的原因,她也能猜到一些。

  ‘呵呵…为了芽衣吗~’

  不,等等,我还没想好啊!

  琪亚娜猫猫一个激灵,背脊都弓起来了。

  真的好像…过去偷吃被抓到的琪亚娜……

  布洛尼娅感叹一句,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这只是一只猫啊。



辉光

宿敌☆

*随意向

  

  “人类,又见面了。”

  不知从何时起,你染血的模样总令终焉心悸。

  “我宁愿,永远也不见。”

  你的声音很轻,像羽毛,几乎没有重量。

  赤金色的眸子仰望灰暗的天空,深沉得仿佛吞噬一切。

  又失败了。

  手指无力地垂下,你轻飘飘地叹息,连呼吸都若有若无。

  “我每次见你,你都是要坏掉、毁灭的状态。”

  “谁让我是个傻瓜呢,总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这倒也是。”终焉对这句话很赞同。

  祂始终不明白,你为何要为那群无意义的虫豸战斗。

  你像是看穿了祂心中所想,抿着唇,说:“因为,我也是神明眼中的虫豸啊。”

  “不,你不一样...

*随意向

  

  “人类,又见面了。”

  不知从何时起,你染血的模样总令终焉心悸。

  “我宁愿,永远也不见。”

  你的声音很轻,像羽毛,几乎没有重量。

  赤金色的眸子仰望灰暗的天空,深沉得仿佛吞噬一切。

  又失败了。

  手指无力地垂下,你轻飘飘地叹息,连呼吸都若有若无。

  “我每次见你,你都是要坏掉、毁灭的状态。”

  “谁让我是个傻瓜呢,总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这倒也是。”终焉对这句话很赞同。

  祂始终不明白,你为何要为那群无意义的虫豸战斗。

  你像是看穿了祂心中所想,抿着唇,说:“因为,我也是神明眼中的虫豸啊。”

  “不,你不一样!”

  终焉想都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哦?”

  你嘴角挂上一抹浅淡的笑,带着嘲弄。

  “有什么不一样?轮回的最初,我就是你眼里的虫豸,现在……或许也是。”

  “少年意气,已不再,我已不复当年模样了。”

  “不,你是我唯一认可的…宿敌。”

  “宿敌?”你嘴里呢喃着这个词,突然大笑不止,“呵…哈哈哈哈哈。”

  笑得剧烈,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呵,宿敌……”

  可悲可笑可憎可……

  “下个轮回再见吧,终焉。”

  你平复心情,用冷淡的话语宣告终结。

  就这样厮杀吧,直至坠入深渊。

蛾恋的凉粉、
卡萝尔,你的眼睛怎么了!? (...

卡萝尔,你的眼睛怎么了!?

(这个bug有点可怕😂

卡萝尔,你的眼睛怎么了!?

(这个bug有点可怕😂

C011APS3

Happy Birthday Kiana (2/2)

Happy Birthday Kiana (2/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