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嵯峨

49万浏览    2405参与
夏绘_空

攒不住了发了,本来是一天一张半小时摸到520的鸽了鸽了。(真的太忙了)

我想看异格空,谁懂?

攒不住了发了,本来是一天一张半小时摸到520的鸽了鸽了。(真的太忙了)

我想看异格空,谁懂?

谕大爷

投稿<15>

【明日方舟嵯峨棉花娃宣】

——————————

“小僧来也!博士,今天要一起随小僧去食堂吃饭吗?听说先生的两位姐姐也会在,刚好小僧也得到了这个的薪水,可以痛快的同先生们大吃一顿啦。”

“善哉,小僧自认为这天地,穷尽一生都无法尽数游历,单单先生的画卷内须臾方寸之地小僧也未曾悟透所有山水。”

她的格格不入总会感到使人后怕,在东游的十年内她究竟见到了何种情形使得她拥有与常人不同的悟性。

“您问小僧如今有没有做出对的选择?小僧也不知,至少这数十载从未有过悔恨之意。反倒是小僧想问您,您认为这般世间有绝对的‘正确’吗?”

至少对于旁人来说,感到“后怕”是好事,如对明......

投稿<15>

【明日方舟嵯峨棉花娃宣】

——————————

“小僧来也!博士,今天要一起随小僧去食堂吃饭吗?听说先生的两位姐姐也会在,刚好小僧也得到了这个的薪水,可以痛快的同先生们大吃一顿啦。”

“善哉,小僧自认为这天地,穷尽一生都无法尽数游历,单单先生的画卷内须臾方寸之地小僧也未曾悟透所有山水。”

她的格格不入总会感到使人后怕,在东游的十年内她究竟见到了何种情形使得她拥有与常人不同的悟性。

“您问小僧如今有没有做出对的选择?小僧也不知,至少这数十载从未有过悔恨之意。反倒是小僧想问您,您认为这般世间有绝对的‘正确’吗?”

至少对于旁人来说,感到“后怕”是好事,如对明镜自照,意识到自我问题的同时,说明你对这片大地还没有彻底麻木。

明日方舟嵯峨属性棉花娃 ​​​

海盐柠檬茶_
又画了峨宝...呆suki.....

又画了峨宝...呆suki...

又画了峨宝...呆suki...

_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除草除草除草。。。。。。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除草除草除草。。。。。。

人参皂苷事务所
《博士这病五百块钱治不好》

《博士这病五百块钱治不好》

《博士这病五百块钱治不好》

杂采

最爱干员表🥰是之前整的但没发

目前还缺小僧但在本博的猛烈攻势下她迟早会投入怀抱嘿嘿


p2无字版

(真的太拉不放单图了)

最爱干员表🥰是之前整的但没发

目前还缺小僧但在本博的猛烈攻势下她迟早会投入怀抱嘿嘿


p2无字版

(真的太拉不放单图了)

那年夜东京

《难忘天长地久》

——朦胧朦胧,明日方舟干员来到这个世界。

(凯博娅一家)(嵯夕)


“天边弥漫着的橙红色,是我最向往的浪漫,最期盼的温柔。我朝着日落的方向走,想要逃离一切。”

——《梨花又开放》


最近不知道怎么,如此思念故乡,于是写下了这篇文章。


我隐隐约约记得很久之前,妻子凯尔希带着我和女儿阿米娅去过京都的一个大院,那时候她还信佛,参加了一户的佛教探讨会。

四合院子里,女儿跳来跑去,喜笑颜开,哪家女孩带着略笨拙的中文喊了句“夕先生,该出来‘米西’了!”就有人匆匆赶出来。

好像是在那里住了许些时候才离去的,所以很有印象,四合大院中央一口井、一颗柳树,从胡同钻出去,跨过两根露出来的水管,......

——朦胧朦胧,明日方舟干员来到这个世界。

(凯博娅一家)(嵯夕)


“天边弥漫着的橙红色,是我最向往的浪漫,最期盼的温柔。我朝着日落的方向走,想要逃离一切。”

——《梨花又开放》


最近不知道怎么,如此思念故乡,于是写下了这篇文章。


我隐隐约约记得很久之前,妻子凯尔希带着我和女儿阿米娅去过京都的一个大院,那时候她还信佛,参加了一户的佛教探讨会。

四合院子里,女儿跳来跑去,喜笑颜开,哪家女孩带着略笨拙的中文喊了句“夕先生,该出来‘米西’了!”就有人匆匆赶出来。

好像是在那里住了许些时候才离去的,所以很有印象,四合大院中央一口井、一颗柳树,从胡同钻出去,跨过两根露出来的水管,碰上滑门,就是妻子上课开会的地方。

我想起小时候的故乡,靠在门框上。那时候还没有高楼,夕阳还很清晰,时间走的还很慢,等到天黑了就会睡觉。

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就好像回到了小孩年纪。

一大颗杨柳立在路间那个记忆里存在的位置,我从门框边起身,转身进屋嗅着大黄面馒头烙大饼的味儿。母亲匆匆系上围裙走去灶炉子,是不忍一边姥姥独自熬饭,姥姥她的脸上是岁月的划痕与满脸的笑。

我轻抚装满水、泡着假牙的老茶缸,忽闻敲门声,于是加紧两步跑过去。

记忆里那年,我比同龄人要矮,两条腿还要倒腾会儿才从前院子到后门。

“Wang,你好呀……?”门外有苍老的声音,可我已然不记得她的名字,连脸都好似蒙上一层雾,还是祖父听见声音从屋里迎出来。

“Outcast!你是怎么……有时间来到这里?”

这时候那副年迈的脸才愈发清晰起来了,女人大致50岁,同姥姥姥爷比还是要小一些。

“拜年,拜年!新年快乐!”说罢从兜里掏出一个大的红包,塞进了我的手中。我才想起来,是过年时分,父母同我带祖父母,一起来了乡下探望外祖父母。

“Wang,这是Outcast,你更小时,她还救过你哩,快来拜年,说谢谢阿姥!”

“谢……谢谢阿姥……”我照做着,可心底里却不太清楚她是谁了,谢过就急匆匆往屋里跑去了。

“嗨……这孩子,真没礼貌……”

“小孩子,没什么,大致那时候太小他也忘了~”祖父的嗔怪被Outcast打断,祖母也打屋里快走两步出来了,把客人拉到屋里谈天。

我悄然凑到外祖父耳边询问她的事,似乎他也不记得什么详细,所以轮着父亲告诉我。

她大致是从阿梅莉坎留学归来的人,想当初甚至同一位伟大领袖,打跑过光头Mr.Jiang。

在退伍后,她就跟着村里的小部队一起管起了治安,腰间挂一把银闪闪的左轮手枪,令人生畏,所以我那些年并不亲近她来着。

我小时是很喜欢去远处跑的,如果太晚,祖母就会恐吓到:“回来太晚,就会被抓人的鬼带走。”

可有一次却是真的跑的太远,夜里回不来家,忽而见到远处一个身影摇晃着走来,现在想来大致是哪家流氓大晚上不回家吧,可当初却觉得是祖母说的抓人鬼。

那时我很是害怕,甚至没看清那人影的面庞就被拎起来,却听见震雷一般的响声,自己就摔倒在了地上,回过神再转头看的时候,那个身影逃跑了。

面前提着夜灯的Outcast如此高大,本让我害怕的手枪,染了不知多少人的血,杀气腾腾,就算是真的判官鬼来了也得尊敬三分。应该是她见我跑的愈远,担心着追来了。

大致就是这样,我躺在热乎的土炕上,听了外祖父讲故事,缓缓进入梦故乡。连梦里的他也是眼神清澈,是孩子一样,纯净而温柔。


再苏醒时候,是妻子轻轻拍着我的头。女儿从我腿横在的门槛上跳过去,夕阳乘在房顶上,柳树的影子盖住了井边打水的人,那黑色的身影,我欲一眼望穿,却被记忆里的那个高大女人遮蔽了一层滤镜似的,怎么也见不到那人的身影,直到夕阳落下,身影擦了擦汗,点起一盏夜灯,喊着“先生等等小僧”这样的话,架着两桶水跑回屋里。

“该回屋了吧?”妻子有些困扰,有些宠溺,轻轻抚摸着我的头。

“嗯哼,来吧。”我伸手去够她的手,另一只手一撑地,起身向屋里而去。

曾经我也想过,如果我短暂的人生里,真的有这样的一幅画,那让自己的一生就这样暂停,也未尝不可。

“爸爸,我要听故事!”

阿米娅洗完澡,在床上裹着被子向我撒娇,要听睡前故事,我把兜里的小灵通掏出来,替凯尔希定好闹铃,就放在了床头柜上。

“嗯……咳咳,那爸爸就讲个故事……猫头鹰先生喜欢上了月亮姑娘,他每晚都睁大眼睛抬头看着月亮,一夜都不合眼。 月亮姑娘很伤心的对他说, 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们隔的太远了。 猫头鹰先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飞到小河边, 对着月亮的倒影,悄悄的亲了一口……”

“爸……这是不是当初你追我妈时候给她讲的故事……”

我的过时故事被女儿一听就识破了,无奈,我还要换个故事。忽而一阵回忆涌入心头,我想起那年时间,炕头,外祖父讲Outcast女士的故事。

“那……爸爸给你讲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吧,发生在我身上的……我的姥爷给我讲过的故事。”

“诶?我要听我要听——”

这时候妻子凯尔希裹了浴巾,从浴室擦着头发走出来,看着女儿的笑颜,脸上也有了笑意。

从前爸爸小时候,认识一个奶奶,她叫做Outcast,正赶着爸小时候很喜欢往外头乱跑,那时候我的奶奶,也就是你的太奶奶总跟我说……


多少年以后,连我都没有想到过,自己还能够给别人讲出这个故事。

前天,我看了美丽的杨柳树,大抵是夏天的缘故,那冷意温柔而凛冽;

昨天,我走了长长的古纤道,有可能是因为秋天,连风里都藏着悲伤;

今天,我坐了回忆中的低门框,应该有春天的原因,眼神是孩子一样,纯净而温柔。


2022.5.14


插图为个人摄影作品,允许规范转载,禁止商用。

怨某人绝不咕咕

画中人

嵯峨视角 类似剧情整理 主要是嵯峨出画部分并且添加了个人见解。


“上回书说到,炎国有一上古神兽唤作年……天有洪炉,地生五金,晖冶寒淬照云清……”


说书先生一拍醒木,展扇阖眸,座下听众或支颚凝眸,或呵欠连天。约莫两个钟头过了,人方散去。厅角有一僧,手执念珠,见人群散便疾步上前。


“小僧名唤嵯峨,东国云游僧是也!先生可是休息了?”

“是了。”

“小僧今日亦是来求教那事的。”

“你既不是泥翁镇本地的,又与我初次相见,何谈一个“亦”字?罢,你且说说何事。”

“小僧幼时从师父那里见了一副拙山尽起图,所绘之景美妙绝伦,只半当中却收笔作罢...

嵯峨视角 类似剧情整理 主要是嵯峨出画部分并且添加了个人见解。


“上回书说到,炎国有一上古神兽唤作年……天有洪炉,地生五金,晖冶寒淬照云清……”

 

说书先生一拍醒木,展扇阖眸,座下听众或支颚凝眸,或呵欠连天。约莫两个钟头过了,人方散去。厅角有一僧,手执念珠,见人群散便疾步上前。

 

“小僧名唤嵯峨,东国云游僧是也!先生可是休息了?”

“是了。”

“小僧今日亦是来求教那事的。”

“你既不是泥翁镇本地的,又与我初次相见,何谈一个“亦”字?罢,你且说说何事。”

“小僧幼时从师父那里见了一副拙山尽起图,所绘之景美妙绝伦,只半当中却收笔作罢,不知是何意,便四处云游求解。”

“你自以为?”

“小僧拙见,以为是寥寥数笔不得囊括天地万物,遂留白作罢。数年来,日日与先生交谈后,觉着其中应有意,却不是很明白。”

说书先生一笑,抿了口茶。

 

那嵯峨自从来了泥翁镇,打听到有这么一位学识渊博的先生后,常来求教那画。起初当是到了什么世外桃源,人们安居于此,日复一日发觉此处的生活只是无味的重复,仅那说书先生每日能道出些不一样的。嵯峨倒不以为然,端着钵碗四处游历,倒也潇洒。

只今日,她是一副若有所得的模样,出了那厅,直往西边巍峨山脚去。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嵯峨,你且去吧。”

 

群星疏朗,无霞掩月,山脚破败庙堂中只一僧打坐,一坐便是七日七夜。

 

泥翁镇上人觉着怪,虽是不大的镇子,几十户人家几乎每日都来瞧,脸上是褪不去的新鲜劲儿。

 

“无为有处有还无…”

 

心如琉璃,六根清净。

 

“假作真时真亦假…”

 

心如止水,重泛涟漪。

 

“去…”

 

“真假…且去…”

 

群鸦席卷,第七夜过得安宁。

 

“小僧此番,是欲醒去!”

 

尚且记得初来那镇子是红叶遍地,睁眼,便是皑皑白雪。

“大梦终醒了么?”

“小僧见了梅花开落十载。”

“你便在我画里荒废了十年光阴?”

“小僧不为世俗叨扰,不动心忍性,颇觉惬意。”

“你为何来的?”

“小僧曾在师父住处见过一副拙山尽起图,未画完便作罢了,只觉有真意,却朦朦胧胧,并不明白。”

“就为这个?”

“人生路上不过求解再求解。也亏得此,小僧有幸在先生画中游历十载。啊,想必那副便是先生您所作…”

“不过是兴起而作,兴败而停。”

“……”

“失落了?”

“……”

“小僧只求人生当有意,不料深陷其中,狂心顿歇,歇即菩提。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多谢先生提点。”

 

“那时我将画赠与你师傅,明明白白说了拙山尽三个字。入画时,你师傅瞧见的,我绘下的,是满地饿殍,是众生皆苦。哀鸿遍野,所见所闻皆是惨剧,他却诚心祈祷两千又四十回,真不知是愚钝还是通透了。”

 

一步一停,念念有词,时光如水,此刻凝滞。

 

“先生帮了师父?”

“踏过那条血路的只他一人。”

 

见遍人间冷暖而心不坠,天岳崩于眼前而色不变,眼前拙山虽尽,生灵涂炭,终有起时。

 

这便是师父曾说的,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了吧。

 

“小僧还有一事…”

“问吧。”

“画中人究竟是真是假?”

“我还当你顿悟了。既知是画中人,何出此言?”

“只为求真罢了。”

“你自己为是真看假,见山非山,见水非水,假的生老病死你一笑而过,若你也是画中人呢?”

“真真假假,发乎本心。自由自在,理所应当,小僧从不惶恐。”

“我所画之真真假假,皆是自问。”

“小僧以为,人生当自由。”

“人生非自由。生皆梦幻,只自了,不自知,你当真明白?”

“………”

 

星藏点雪,月阴晦明,拙山枯水大江行。

 

“你我皆是画中人。”

 

 

 

 


五味子嗯

占tag致歉总之就是现在这个盲盒拼团差煌和嵯峨!不知道有没有咪可以来抱走这两个小可爱,会适当降价!要是两个都一起拼惹可以把特典给咪!凯尔希也可以来拼!有意的评论我来戳你!

占tag致歉总之就是现在这个盲盒拼团差煌和嵯峨!不知道有没有咪可以来抱走这两个小可爱,会适当降价!要是两个都一起拼惹可以把特典给咪!凯尔希也可以来拼!有意的评论我来戳你!

帕欧欧欧欧欧欧瓦

泰拉随笔 1(乌嵯)

🍜乌有X嵯峨,随笔

🍜当作cb食用也即可


—————————————————————


真当要继续往下走的话那许是行不通的,在乌有眼尖的瞧见这天象的诡异多端的变化与越来越少往来的行人后便低声唤着兴致高涨的嵯峨让其停下。


“诶……大师,且慢,且慢。”乌有用扇子敲了敲掌心,而后又顺着把嵯峨往原路的方向带着走。


“唔,乌有施主?莫不是还想到附近的客栈逛逛?还是想继续听听这说书的?”嵯峨撇过脑袋,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乌有的脸。她的耳朵仍然不停晃着,颇像一个得到了大包零嘴儿奖赏的孩子。


“不不不,大师误会了……”乌有忙不迭地解释道,“倒不如说我以为这儿会比龙门的...

🍜乌有X嵯峨,随笔

🍜当作cb食用也即可



—————————————————————


真当要继续往下走的话那许是行不通的,在乌有眼尖的瞧见这天象的诡异多端的变化与越来越少往来的行人后便低声唤着兴致高涨的嵯峨让其停下。


“诶……大师,且慢,且慢。”乌有用扇子敲了敲掌心,而后又顺着把嵯峨往原路的方向带着走。


“唔,乌有施主?莫不是还想到附近的客栈逛逛?还是想继续听听这说书的?”嵯峨撇过脑袋,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乌有的脸。她的耳朵仍然不停晃着,颇像一个得到了大包零嘴儿奖赏的孩子。


“不不不,大师误会了……”乌有忙不迭地解释道,“倒不如说我以为这儿会比龙门的其他地方热闹………啧,可这……谁晓得只有亲身来到这儿才发觉,「诶,这地方咋什么都没有呢!?」,所以不免让人有些失望罢了……”


“此话当真?”嵯峨在摇晃的耳朵明显有些耷拉下来。


“大师可认为乌有在说笑不成?”乌有面上仍挂着亲和的笑,只是在这位到龙门初来乍到不久的僧人看来比起以往好像有些许不同了,她也不明白究竟是哪儿的不同,只管赶忙收拾好腰间的行囊,严肃待命似的等着跟前的人发话。


“要知道我们这几日苦尽甘来,乌有确乎是有些吃不消……看大师您方才也什么都不吃不喝,乌有还纳闷着呢,大师莫不是身体不舒服?您现在身子好点了没?”乌有担忧的问,但此时此境显然是装出来的,当然那话中夹着的三四分关切之心却倒也不假。


“小僧吃得很多!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嵯峨对着乌有这番语重心长的话认真咀嚼片刻便拍了拍肚子,生怕眼前人不信,还晃了晃脑袋来作证。


“诶,大师不必跟乌有客气……您看啊,我又不是请客的主儿,您不必跟我这般客气,再来我们也相识甚久不是?况且刚刚在那儿饭店里我明看见你喝了一口豆腐汤,就蹙着眉头把那汤匙弄着了,再没下咽任何东西。”


“有劳乌有失主担心,您也怕是误会了,小僧只是被那豆腐汤给呛住了,所以暂缓着歇息会儿再下嘴。喏!方才小僧可是吃下了好几碗蒸饺的!”嵯峨继续拍着肚皮道。


“哦?那炎国的蒸饺可好吃?还对大师的胃口吗?”乌有听罢笑着问,此话中又有打趣的味在了。


“色香味俱全,馅料软糯细腻,表皮柔软,参着那挑了芯的虾仁儿和韭菜更是香味扑鼻可口!还有方才那碗苏小姐给小僧的斋饭,也是非同寻常的好味!”


“就是苏先生的态度让乌有有些……哎,有些道不明的心寒呐……”


“不过苏小姐总归是客气的!”嵯峨忙打圆场。


“那倒是……那倒是……大师看来很喜欢苏小姐?……但苏小姐也确实讨人喜欢,那丫头口齿伶俐头脑精明,倒真是块做奸商……咳咳,做商人的料,就是比起苏先生少了点压人的威严与利气,估摸着还有许多棱角给打磨。”乌有摇着手里的扇子点了点头。


“唔,这么说苏小姐的店也光顾过了…乌有施主接下来打算去哪儿?这方圆百里应该还有龙门最有名气的甜品店才对,小僧方才寻了良久都未瞧见分毫,食物的香气太多也容易混淆。”


“诶,实不相瞒……那家店先前乌有跟炎熔小姐到访过,大师您不知道,那家店虽然名头响,人气旺得很,但那儿的风水可不尽人意,这真心话乌有可不会对外人随便讲………要不这样吧,如若大师不嫌弃,乌有倒是能推荐一家不怎么有名气的甜品店…………那店内的甜品可是让人尝一口便永生难忘,尝两口下辈子还想再来,尝三口愣是赶路的游人路也不想走了……只不过离这儿有甚远的路要走,如果不提前赶路的话乌有怕那家店会———”


“小僧不嫌弃!还劳烦乌有施主带路了!”乌有听罢,手中的摇晃的扇子停在了唇前,眯着眼,又暗自笑了笑。


“成!不麻烦,不麻烦……那还请大师往这儿走。”


end.

Carnival
【全新现货】明日方舟 小日子二...

【全新现货】明日方舟 小日子二创夏日泳装本

Liduke-SUM.1202 GUIDE 入场券+导读手册45r不包邮

明日方舟 小日子  liduke W 黑 赫拉格 森蚺 嵯峨 拉普兰德 德克萨斯 陈

【全新现货】明日方舟 小日子二创夏日泳装本

Liduke-SUM.1202 GUIDE 入场券+导读手册45r不包邮

明日方舟 小日子  liduke W 黑 赫拉格 森蚺 嵯峨 拉普兰德 德克萨斯 陈

茶阿茶
是稿子!我接到稿子了!!!虽然...

是稿子!我接到稿子了!!!虽然是朋友的无偿,但是我接到了!!!

是稿子!我接到稿子了!!!虽然是朋友的无偿,但是我接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