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332浏览    449参与
两个圈

公子来的那一年,阿元不过十五,情窦初开的年纪。公子手巧得很,送了阿元一支亲手做的珠花。阿元好生高兴,小心翼翼地收在盒子里,只是看,舍不得带。后来,珠花被表姐抢了去,阿元哭了整晚,眼睛肿的像两个核桃。公子摸了摸阿元的头,给阿元又做了一支。公子不但会做珠花,还会做小木雕,阿元想同公子学,公子却没答应,只说你若喜欢,我给你做便是。阿元不是那种很会撒娇的姑娘,她只是隐去心中的失落和遗憾,默默地点了点头。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阿元十六,家里张罗着要给她寻个好婆家。阿元不说话,但却不怎么上心。表姐嗤笑道,她定是挂念着那位外来的许公子呢!阿元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憋出两个字,胡、胡说!家...

公子来的那一年,阿元不过十五,情窦初开的年纪。公子手巧得很,送了阿元一支亲手做的珠花。阿元好生高兴,小心翼翼地收在盒子里,只是看,舍不得带。后来,珠花被表姐抢了去,阿元哭了整晚,眼睛肿的像两个核桃。公子摸了摸阿元的头,给阿元又做了一支。公子不但会做珠花,还会做小木雕,阿元想同公子学,公子却没答应,只说你若喜欢,我给你做便是。阿元不是那种很会撒娇的姑娘,她只是隐去心中的失落和遗憾,默默地点了点头。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阿元十六,家里张罗着要给她寻个好婆家。阿元不说话,但却不怎么上心。表姐嗤笑道,她定是挂念着那位外来的许公子呢!阿元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憋出两个字,胡、胡说!家里人也看出道来,父亲板着脸将阿元好顿责骂。阿元跪在地上,低着头,手捂着脸低声啜泣起来。 

阿元自此再没和公子见过面。 

阿元挂念着公子,出嫁那日,阿元将珠花同那小木雕一同收进了随身嫁妆中。公子呢?公子许是挂念过阿元的,可公子不过是瞧着阿元亲近,当成妹妹一般关心照顾罢了。 

不过阿元不知道,公子也不知道。

兰清音

最近的一些摸鱼

迫害大西南∠( ᐛ 」∠)_

p1p2女版渝川

p3p4长发渝川

我菜极了🙃

最近的一些摸鱼

迫害大西南∠( ᐛ 」∠)_

p1p2女版渝川

p3p4长发渝川

我菜极了🙃

沈巍,拔刀争澜友吧

[省拟/川渝cp]《你也很辣吗?》1

省城拟人[四川x重庆]        

沙雕自恋攻和暴躁傲娇受

估计过于沙雕要被脱粉一大堆了,哈哈

这个坑挖完后就写清北cp

全程沙雕,甜,有土味,文笔剧渣,略祖安,跪着恳求小朋友千万不要学,不喜勿入,我圈地自萌总可以吧?

这一章带有鄂湘,广东玩

话说为什么我一个重庆的让重庆受了?


他们两的相遇,是从相爱相杀开始,一个认为相杀,一个认为相爱,因赌而爱,赢了,要把他宠,输了,比他更爱,不知不觉,从点点滴滴辣椒水致终,连喜欢都是正式堵上了自己的一生,也扣住了彼此的心...


省城拟人[四川x重庆]        

沙雕自恋攻和暴躁傲娇受

估计过于沙雕要被脱粉一大堆了,哈哈

这个坑挖完后就写清北cp

全程沙雕,甜,有土味,文笔剧渣,略祖安,跪着恳求小朋友千万不要学,不喜勿入,我圈地自萌总可以吧?

这一章带有鄂湘,广东玩

话说为什么我一个重庆的让重庆受了?



他们两的相遇,是从相爱相杀开始,一个认为相杀,一个认为相爱,因赌而爱,赢了,要把他宠,输了,比他更爱,不知不觉,从点点滴滴辣椒水致终,连喜欢都是正式堵上了自己的一生,也扣住了彼此的心

                                           ——奇怪的文案


“所以我可以免单了吗?”重庆擦了擦自己满嘴的红油,感觉嘴巴都有些麻了,但还是面不改色的问道。


这是一家让肛肠科每天喜采菊花的火锅店,敢在店里面吃饭的个个都是人才,每天来的人络绎不绝,在打烊前的最后一刻前从来没有一个空位,而店里面有一个游戏就是每天都会选一个吃辣最牛逼的,可以免当天的单,重庆已经霸榜很久了,所以他对自己相当有信心

“对不起先生,你不是第一名”

重庆表面上浮现出了很多问号?什么鬼?不会是湖南那个家伙路过来拆我台了吧?不对呀,那家伙最近不是被湖北求婚了吗?都已经在开始布置婚礼了,邀请函他都收到了。

“妹儿,你没搞错吧?你看它这个汤又红又亮,你看我这个嘴巴lei(二声)它又肿又油”重庆还是不死心,这可关乎到尊严。服务员抱歉的笑了笑,并且往他的旁边指了指。

重庆望过去,内心瞬间被一万只草泥马给踩平了,这是哪路子来当道的老实人,说吃辣还真的就是只吃辣,那锅里除了死神辣椒,花椒就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了,连根葱咪咪都看不到,再看看那个老实人的碗里,满满当当的辣椒和红油,切,又是一个不好好珍惜自己菊花的人,有什么好了不得的?


或许是重庆的目光太过于直白,以至于那个老实人从埋头百忙苦干之中抬起头来,和他对上了视线,并且裂开油亮亮的嘴巴露出了一个傻不拉叽的笑容,其实是友好的笑容,但是奈何主人太沙雕,所以这在重庆看来完全就是在讽刺他,瞬间火冒三丈,刚才吃进胃里的辣都从头上排出来了。


“喂!你瞧不起谁呢?拽什么拽?”四川被重庆这一嗓子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一脸懵逼的问道“兄弟伙,我哪里招惹你了?” “你不就比老♂子tmd多吃几个辣子吗?搞得多牛的心慌似的,敢看不起我,笑个毛球球呀”四川更加迷惑了,自己笑的有那么贱兮兮吗?怎么自己这么美好帅气的笑容总会被人说贱,现在的人也真的是越来越眼瞎了,欣赏水平太低了,不过这家伙还挺可爱的“不是,兄弟伙,我也就是比你多吃几个辣子?几碗还差不吧?”

汝听,人言否?

“哇!那你好棒棒喔!不但人很绝还能讨老♂子日♂觉,sao冲的很哟,mmp”重庆皮笑肉不笑的死盯着他,仿佛要把他千刀万剐似的,泥煤,抢了我的免单还这么贱。“哎呦,这都被你看出来啦?有实力我本来也想低调,但奈何实力他不允许呀,他非要我sao冲起,你看,这就搞拐了塞,今天得让你破费了”看到重庆手臂上爆出的青筋,四川打了个哈哈,又继续说到“要不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我把免单资格让给你?”“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叫我重庆就好了”四川笑了笑,准备拿出自己的免单证明券给他,但被重庆拒绝了,他从来不喜欢白嫖“那什么,名字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但你要是敢给送我免单券你就是瞧不起我,这玩意我可不稀罕”重庆丢下一句话就乖乖跑到柜台结账了,刚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什么又折回来“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四川,我叫四川,你叫我小蜀或者小川都可以喔”

“想桃子吃吧,我们可没有那么熟”



今年的sb层出不穷,今天遇到的sb更是叹为观止,自己必须要多练习吃辣早日反攻他!不行,越想越气人,毛椒火辣的,得再吃一顿火锅压压惊,如果不行,那就再来一锅!

“喔~卖大米,卖豆皮,卖耗儿鱼,卖四季豆~豆是土豆儿~喔~卖芋儿,每斤一块,要来就来~不来~”魔性而悠扬,土味又沙雕的手机响起来了,重庆按住了活蹦乱跳的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备注[广东],按下了原谅键,还没等对方开口嘴巴就跟打了机关枪似的“耶,死靓仔,我前几天给你娃儿寄的火锅底料你收到木的哟?如果喜欢的话,尽管告诉我,我再给你多寄几包,虽然我也剩的不多耶,但是你也莫给我两个客气,我从来不爱吃那一套”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才哭唧唧的开口


“你个。。。。。。隔~你个叼毛,还好意思说,我才放半包~隔~底料就挂肛肠科了,现在都还躺着,菊花疼得要死”广东嘴巴痛的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的,那小哭腔仿佛把世界上所有的委屈都吃了似的,要不是嘴疼,他一定会好好教教重庆怎么做人,真把他当只会咩咩叫的小羊羔了。

重庆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货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得了得了,我负责你小菊花的修复费用行了噻?不过你怎么就不能吃辣呀?这也太心酸了,得错过多少美食呀”“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变态呀!雷系唔系锁嗨?”


怎么就没有呢?不但有,还比他更加变态,就今天那个混蛋,诶,我为什么会想到那个混蛋,正常情况下不是该想到湖南那个真正的变态吗?咋地个肥系?


诶,负责了那家伙的菊花修复费用,自己就得少吃几顿火锅了,一想到这儿就痛苦到不能呼吸,需要及时输入火锅来以此续命,重庆默默的看了看柜子里所剩无几的火锅底料,不禁黯然泪下,心神不宁,本来就不充裕的底料更是雪崩上加冰霜了,他沉思了一会儿,靠着自己的厚脸皮又给广东打了回去

“死靓仔?反正你也不吃辣,那把火锅底料给

我寄回来呗”


“我可不想倒贴运输费,这些我就用来送人,起底也可以卖百八块,你就别想了”



“死靓仔,那记得给我的火锅底料找一个爱它的好人家呀,要真心的待它,珍惜它,不能脚踏两只船,另外还要替我好好照顾它。。。。。。。最后就是。。。。。。我爱它,一直都是”


“呕”







碧弘子规
画了一幅川川,本来想画川哥的,...

画了一幅川川,本来想画川哥的,画完又像川娘😂哭了

画了一幅川川,本来想画川哥的,画完又像川娘😂哭了

早鼠狼。
摸了医疗四天团。我好水。我只配...

摸了医疗四天团。我好水。我只配爬。

摸了医疗四天团。我好水。我只配爬。

苏殷泷℃

【三岁×川】

◆这是白侍从的最后一篇啦,这篇完了就完结了。

川正在百无聊赖的戳着手机屏幕,刷刷抖音聊聊微信,就是不去公司上班。

正当川刷抖音看视频看的正嗨的时候,三岁进来了,三岁黑着一张脸,快走几步将川手里的手机扔到一边的床上,反手一个抱摔将川扔到床上,随即迫使着川翻了个身,坐在川的腰上背对着川的脸,手里飞快的拎起一块臀肉死命的拧,不顾川的惨叫,手里又加了几分力,吼了他一句:“说!为什么又旷工!你不想当总监了是吧?想被开了是吧?”

川咬着嘴唇忍着来自臀肉上的疼痛,手上紧紧的扯起一块床单。那块还在三岁手上的臀肉现在早已经被拧成了青紫的一片,但是三岁好像还不解气似的,又用力拧了两圈后松开,又将自己的魔爪转...

◆这是白侍从的最后一篇啦,这篇完了就完结了。

川正在百无聊赖的戳着手机屏幕,刷刷抖音聊聊微信,就是不去公司上班。

正当川刷抖音看视频看的正嗨的时候,三岁进来了,三岁黑着一张脸,快走几步将川手里的手机扔到一边的床上,反手一个抱摔将川扔到床上,随即迫使着川翻了个身,坐在川的腰上背对着川的脸,手里飞快的拎起一块臀肉死命的拧,不顾川的惨叫,手里又加了几分力,吼了他一句:“说!为什么又旷工!你不想当总监了是吧?想被开了是吧?”

川咬着嘴唇忍着来自臀肉上的疼痛,手上紧紧的扯起一块床单。那块还在三岁手上的臀肉现在早已经被拧成了青紫的一片,但是三岁好像还不解气似的,又用力拧了两圈后松开,又将自己的魔爪转向了另一块臀肉,直拧到川眼泪汪汪的才松开了手,转而拎起川的后领子,将他生生的拎了起来。

“你说!闲的没事旷工这么多天干什么?你旷了几天?说!”三岁现在被气的好像头发都根根立起,拽着川的脖领子咬牙切齿的问他,恨不得立马就将川生吞活剥了。

“我…两天…我就是去…”还等川说完,三岁就打断了他的话,随即目光凶狠的说到,“你是总监了就可以旷工了?你知不知道你在旷一天你就会被开除?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给你弄下来?你就跟个智障一样自己把把柄送到别人手上去?你是傻吗?”

“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错了没有。”三岁的语气更像是陈述一件事情,眼中的怒火也好像少了许多。

“我错了。”川此刻也是算乖的认了个错,随即还不忘了给自己讨个饶,“能…轻一点?”

“做梦吧你。”三岁开始在柜子里翻翻找找,找出来一根约有三十厘米长的热熔胶棒,然后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用手里的胶棒点了点床沿,“川总监趴这儿吧。”

三岁解下自己的领带,绑住川的手腕,又拿起胶棒,用胶棒戳在床沿上,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开始吓唬川:“旷工两天,两天四十八小时,四十八小时两千八百…”

“你按小时罚吧…我怕我死在这你还搭上个人命官司…”川果然不经吓,刚听三岁一说身后就莫名感觉到了疼痛,忙不迭的打断了三岁的话。

“好吧。”三岁无辜的耸耸肩,继而欠欠儿的说到,“你自个儿要求的啊。”

三岁刚说完胶棒就抽了下来,三下抽在同一个位置,咻咻的破空声也是很吓人,抽在肉上的威力丝毫都不输藤条。睡裤先是被打出褶皱来,又被臀肉上肿起来的棱子撑起来。

三岁手里的胶棒依旧在不停的抽打着,一时间屋里不再安静了,充斥着胶棒破空的声音以及川的惨叫声。

数量已经超过了三十,因为不停的打击和不停的接触到川发烫的臀部,所以胶棒已经变软了一些,在空中挥舞时发出的破空声也越来越响亮,击打在臀部上也越来越疼了。

而川的情况更是不好,疼痛已经使得他好像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又因为手腕被绑着,没办法遮挡,虽然遮挡也是徒劳,但起码可以分担一下疼痛。只能无力的趴着,忍受着仿佛永远都捱不到头的惩罚。

最后五下被三岁五分力的抽在了臀腿处,随后将热熔胶又重新扔到了柜子里,托着川的两条腿将他的下半身抬上了床,又去平时装药的篮子里找了一瓶喷雾,脱了川的睡裤就要开始上药。

“川,不管怎么的今天必须去上班啊,听见没有。”三岁一气呵成的将整个肿胀无比的屁股喷了个遍,此刻正在认真的揉着,也顺便让川缓缓劲儿。

“我再请个假不成吗,我好像走都走不动了。”川此刻也缓过劲儿来了,也有力气跟三岁斗两句嘴。

“不行!”

———END———

诗酒趁年华。
是川。华服日赶制河图 每次画川...

是川。华服日赶制河图

每次画川都不好看打死我吧

红配绿邪教邀您加入

是川。华服日赶制河图

每次画川都不好看打死我吧

红配绿邪教邀您加入

子虚先生

省拟和动物(?)

突发奇想的产物,如果省拟以自己省份所存在的之类的动物出现然后聚集在一起栖息,那场面有点萌啊,特别是有着生殖隔离这种东西。(不过地形和气候环境什么的不考虑(*^▽^*))

手痒,想写。

我先把南方的放出来,还有大家给点意见呗网上总不是全对,而且我一个浙江的都没听说过我下面填的鸟类。

沪——松江鲈鱼     川——熊猫    滇——孔雀     渝——巫山大鲵/金丝猴  

 鄂——白鳍豚   ...

突发奇想的产物,如果省拟以自己省份所存在的之类的动物出现然后聚集在一起栖息,那场面有点萌啊,特别是有着生殖隔离这种东西。(不过地形和气候环境什么的不考虑(*^▽^*))

手痒,想写。

我先把南方的放出来,还有大家给点意见呗网上总不是全对,而且我一个浙江的都没听说过我下面填的鸟类。

沪——松江鲈鱼     川——熊猫    滇——孔雀     渝——巫山大鲵/金丝猴  

 鄂——白鳍豚      赣——华南虎    黔——黔金丝猴     苏——丹顶鹤 

浙——中华凤头燕鸥     闽——金猫        皖——大天鹅

湘——莽山原矛头蝮     桂——金斑喙嘴凤蝶

 粤——豹猫         琼——白带锯蛱蝶


PS:tag只能填十个,我只好按顺序填下来了。不过这坑,看情况开了,因为我连动物都找不齐,太难了。

因为前面有些字面错误,我在这里强调一下,这里的动物基本会以珍稀动物出现,这不是为了代表省份,因为也有一些动物是不同的地方甚至国家所存在的。

而我写这个,除了兽化的萌点外,还有自己对濒危动物的在意。

不理解也没关系,毕竟这是个省拟题材,又加兽化什么的,确实很怪。实在接受不了的,可以不用看下去。可是我喜欢,你们至少体谅一下我的喜好,谢谢^_^

有兴趣却不懂得,说出来啊,我会讲解的。因为我的想法只是雏形,很多细节我也没有想好,你们的疑惑对我来说,是好的。



苏殷泷℃

【三岁×川】

三岁知道川揍了刘总两拳后,立马去约了刘总,拎着不少的补品去了饭店,刚到了就先是低三下四的向刘总道着歉,好声好气着把那个本来就很是刚愎自用的刘总哄得有些飘飘然,然后趁热打铁,将自己准备了好久的项目略略的讲了一遍,话语里带了许多的威逼利诱,最后还是已三岁签下了自己公司受利很大的项目而告终。

三岁想着川的不顾后果,是越想越气,立马就回了公司,一回公司,将合同交给自己的金秘书后嘱咐了一定要送到YOYO手里后,直奔川的办公室,不顾同事们惊愕的目光,一脚踹开川办公室的门。

三岁随即走进川的办公室,反手把门锁上,一脸怒容的指着川的鼻子吼了出来:“你…你就这么把刘总给揍了?”

“他对甜筒动手动脚的!...


三岁知道川揍了刘总两拳后,立马去约了刘总,拎着不少的补品去了饭店,刚到了就先是低三下四的向刘总道着歉,好声好气着把那个本来就很是刚愎自用的刘总哄得有些飘飘然,然后趁热打铁,将自己准备了好久的项目略略的讲了一遍,话语里带了许多的威逼利诱,最后还是已三岁签下了自己公司受利很大的项目而告终。

三岁想着川的不顾后果,是越想越气,立马就回了公司,一回公司,将合同交给自己的金秘书后嘱咐了一定要送到YOYO手里后,直奔川的办公室,不顾同事们惊愕的目光,一脚踹开川办公室的门。

三岁随即走进川的办公室,反手把门锁上,一脸怒容的指着川的鼻子吼了出来:“你…你就这么把刘总给揍了?”

“他对甜筒动手动脚的!我打他怎么了!”川现在本来心情就很糟糕,被三岁这么一吼,脾气立刻就差了,站起身来立马就吼了回去。

“呵…幸好你打的不重,不然你是肯定会进局子里。”三岁脸上越来越阴沉,上前两步拽住川的领带,一把把川拎起来,目光凌厉的像一把利刃,随时都能把川捅个透心凉,“项目没谈成就没谈成,但是你要是进了局子,你下半辈子就完蛋了。”

“我…”川总监语塞,他承认,在他心里这个就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小表哥虽然说的话很讨厌,但是也是真心对他们好的,于是很自觉的弯腰撑在办公桌上,闷闷的说,“你挑个趁手的,别心疼我,你过了瘾就行。”

“在你心里我打你是为了我过瘾啊?”三岁被川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险些气笑,随手找了一本书,卷巴卷巴后拿在手里,此刻脑子里都是川的不顾后果,这么想着,怒气更是成倍的往上窜,于是自然而然的扬起手,用手上的书狠狠的抽在了川的臀腿处。

三岁本来就生气,自然力气用的很大,而且就专注于一个地方狠狠抽打,虽然手上的书颠起来很是轻盈,可是数目一多,在加上三岁的手劲,同样也会疼。

川此时正在咬着拳头勉力忍着,书打在臀腿时的酥酥麻麻的疼痛感,三岁一直都只在那一个位置打,那一块已经红肿到不行,可三岁还是锲而不舍的往那一块地方抽打,这样的惩罚实在是难捱,使得川已经不顾面子,直起身来握住三岁的手腕。

“别打了行吗…真的疼了…”川松开三岁的手腕,小心翼翼的将他手里的书抽出来扔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悄悄的伸到身后揉着那一小块地方。

“你自己让我打的还好意思求饶?”三岁骂了一句,然后顺手将川摁在椅子上,虽然椅子有垫子还是软软的,可是边上没有垫子,还正好硌在臀腿处,成功的让川疼的呲牙咧嘴,三岁从办公桌上拿了一根笔两张纸摆在川面前,掰开川的手把笔塞进去,还贴心的帮他铺好了纸,坏心眼的说到,“川总监在这罚抄吧,我再也不打架了一百遍,标上号啊。”

“三岁…”川现在恨死了这个小表哥,在心里默默的将他骂的狗血淋头,然后,握住笔忍着疼开写。

“哎这才乖。”三岁一边调侃着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一瓶喷雾,“回家后让你家甜筒给你上啊,不用谢谢哥。”

朝闻道
总算搞完川爷的转身了!!!

总算搞完川爷的转身了!!!

总算搞完川爷的转身了!!!

江淮江淮江★
右哥家的可爱川川 又画崩了,我...

右哥家的可爱川川

又画崩了,我自己爬

 @思时雨 

右哥家的可爱川川

又画崩了,我自己爬

 @思时雨 

朝闻道

川拟1.0,准备慢慢补充

我爱川爷我爱他一辈子,川渝给我🔒起来!

川拟1.0,准备慢慢补充

我爱川爷我爱他一辈子,川渝给我🔒起来!

bey白荃

是云贵川鸭ouo,私设注意qwq,都是小姐姐qwq

最后一p是川川和渝渝(๑´∀`๑)


不行我好垃圾QAQ

是云贵川鸭ouo,私设注意qwq,都是小姐姐qwq

最后一p是川川和渝渝(๑´∀`๑)








不行我好垃圾QAQ

没有仙女棒的小仙女
摸鱼使我快落╰(◉ᾥ◉)╯这次...

摸鱼使我快落╰(◉ᾥ◉)╯这次摸摸隔壁四川«٩(*´ ꒳ `*)۶»

摸鱼使我快落╰(◉ᾥ◉)╯这次摸摸隔壁四川«٩(*´ ꒳ `*)۶»

渝州

【涵仔设/川渝手书】猜猜我是谁

别人有的我们也不能差!剪辑+指绘小白,做的不好见谅……某种意义上的交党费作品,这对太冷了,也不好意思白嫖其她太太的文,就做了个手书,要是三连播放量粉丝数能达到理想的效果会考虑出其它省拟cp的手书。所以!!!求支持丫!!!

https://b23.tv/av91670210 

别人有的我们也不能差!剪辑+指绘小白,做的不好见谅……某种意义上的交党费作品,这对太冷了,也不好意思白嫖其她太太的文,就做了个手书,要是三连播放量粉丝数能达到理想的效果会考虑出其它省拟cp的手书。所以!!!求支持丫!!!

https://b23.tv/av91670210 

白糖水

我以前留下存款(不过都是草图),看太太们能吃的什么了

前三张是豫娘娘的转性豫爷爷👴(被打死)

之后的是川渝。

我以前留下存款(不过都是草图),看太太们能吃的什么了

前三张是豫娘娘的转性豫爷爷👴(被打死)

之后的是川渝。

叁濉
是川菜主场√ 一群不正经的混进...

是川菜主场√

一群不正经的混进来一个宫保

嗯我还没抽到白菜火锅所以没画(你?)

ooc/人体废/动作有参考

另:这个老福特搞我心态,这个图它反转不过来我好难qwq

是川菜主场√

一群不正经的混进来一个宫保

嗯我还没抽到白菜火锅所以没画(你?)

ooc/人体废/动作有参考

另:这个老福特搞我心态,这个图它反转不过来我好难qwq

bey白荃

是战·争·年代的省设ouo,想画一系列的(不太可能qwq),后面战损注意(  •̆ ᵕ •̆ )。

没想到开学还是很有空鸭owo,所以应该会高产(应该)

我只会画小圆脸,不要嫌弃鸭qwq……

是战·争·年代的省设ouo,想画一系列的(不太可能qwq),后面战损注意(  •̆ ᵕ •̆ )。

没想到开学还是很有空鸭owo,所以应该会高产(应该)

我只会画小圆脸,不要嫌弃鸭qwq……

苏殷泷℃

【川×三岁】

“哈哈哈…三岁你快下来吧…”妹妹看着坐在衣柜上面的三岁,早就笑的直不起腰来。

“哦…”说完三岁伸出只脚探了探,发现探不到原先踩着上来的把手,就一脸无助的趴在了衣柜上面,声音中带满了求助的意思,“我下不来…”

“奶栋!十四!救命!”

又因为六饼出差,所以一直到在他们家借宿的川回来,三岁才从衣柜上下来。

过了一会儿,三个人果不其然的乖乖站成一排听着川的训斥。

“你们俩也真是的,三岁下不来了不能帮他一把吗,还趁人之危?”川没好气的戳了戳奶栋的头,对着两个人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三岁,去你房间里等我。”川转过来收拾三岁,吩咐着三岁,还顺便抄起来了十四丢在沙发上的拍痧板,在手里轻轻...


“哈哈哈…三岁你快下来吧…”妹妹看着坐在衣柜上面的三岁,早就笑的直不起腰来。

“哦…”说完三岁伸出只脚探了探,发现探不到原先踩着上来的把手,就一脸无助的趴在了衣柜上面,声音中带满了求助的意思,“我下不来…”

“奶栋!十四!救命!”

又因为六饼出差,所以一直到在他们家借宿的川回来,三岁才从衣柜上下来。

过了一会儿,三个人果不其然的乖乖站成一排听着川的训斥。

“你们俩也真是的,三岁下不来了不能帮他一把吗,还趁人之危?”川没好气的戳了戳奶栋的头,对着两个人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三岁,去你房间里等我。”川转过来收拾三岁,吩咐着三岁,还顺便抄起来了十四丢在沙发上的拍痧板,在手里轻轻试了试力度。

“哦…”三岁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是慢慢悠悠的走向自己的房间,一边走一边忿忿的想着明明自己才是哥哥,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前,三岁推门走进去,又仔细的把门关好,随后轻车熟路的往床上一趴。

等到川进来的时候,看着三岁很是乖巧的抱着枕头趴在床上,心底情不自禁的泛起来一丝柔软,随即一把拽起三岁的左脚,拍痧板冲着脚心就抽了下去。

“嗷嗷嗷!疼!”拍痧板刚拍了一下就肿了起来,并且泛起了紫砂,“川,你打就打吧,你打我脚干嘛!”说完三岁就开始掰川的手,想要夺回自己可怜的脚脚。结果被川一下拍在自己的手背上,果然跟脚心一样,肿了起来并且泛起了紫砂。

“你是猴吗?一天天上蹿下跳的,还敢爬衣柜上去,是不是要上天了?”柔韧无比的拍痧板只不过五下就把三岁的左脚脚心都拍了一遍,但凡拍过的地方,无一处不是紫红紫红的肿着,川停下手掐了掐三岁的脚心,“左脚右脚各罚你二十下,屁股上的罚不定,有意见吗?”

“没…有…”听到三岁说完这两个字后,川松了松攥着三岁脚腕的手,改成托着,心安理得的开始施刑。

等到二十下打完,拍痧板已经将三岁的左脚心完完整整的照顾了三遍有余,川停下手看了看三岁的左脚心,放开了三岁的左脚,任他抽回去用力揉,继而又拽过来三岁的右脚。

“啊!呜呜…你还打!十四…奶栋…呜呜…救我…”听着三岁带有反对意思的哭嚎,毫不心软的又一下一下的拍在他的脚心处,脚心处娇嫩,又怎么经得起川的用力责打,仅仅十下不到就已经向吹了气的气球一样涨起来,拍痧板的胶体重重的抽在三岁的脚心上时带起了一阵阵的颤动,并且泛起了深深的红色。

等到二十下过后,右脚心也红红紫紫的肿的不成样子,川终于放过了三岁的两只脚,奖励似的揉了揉三岁满脸泪的脸颊,换了个姿势坐在床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三岁,趴我腿上来?”

“呜…”三岁艰难的擦擦满脸的泪痕,继而缓慢的伏到川宽厚的大腿上,不用川督促就主动脱下了自己的睡裤,露出来了两瓣白嫩嫩的臀肉,三岁鲜少这么主动的,这次只不过是想讨好一下川,使得自己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川并没有因为三岁的乖巧而停下手的意图,但是依旧顿了一顿,扔下拍痧板扬起巴掌,一下一下左右开弓似的开始对三岁的臀部施刑。

巴掌不比拍痧板的凌厉,但是川常年健身的手劲也是不容小觑,区区几巴掌就已经把三岁打的臀肉乱颤,原本柔软白嫩的臀部现如今被狠狠的拍扁又迅速的弹起,弹起时还带起了一抹鲜艳的红色。

三岁现在哭的也很认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着饶,等到川松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滚到床的另一侧,又顺手将自己的睡裤拉上来,一脸可怜巴巴的对着川说:“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乱爬的…别打了别打了…”

川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接下来安慰似的对三岁说:“等你缓的差不多了,就出来,让十四给你上药。”

风铃霜

【川渝】Happy Valentine's Day(R)

WP  密码:渝的拼音,小写

《牵手》的番外,也可看成独立篇食用。

WP  密码:渝的拼音,小写

《牵手》的番外,也可看成独立篇食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