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9144浏览    773参与
水果糖味的影子

我属于你~(重庆四川双生向)

山城望蜀道,嘉陵通川渝。


你分出我,

我蜀渝你。

文案@千瑶初诺 

我属于你~(重庆四川双生向)

山城望蜀道,嘉陵通川渝。


你分出我,

我蜀渝你。

文案@千瑶初诺 

俞绎(开学暂退)
菜鸡献糊画。 发型依然没有找到...

菜鸡献糊画。

发型依然没有找到满意的...

川究竟会是什么杀马特潮发型呢……?🤔

菜鸡献糊画。

发型依然没有找到满意的...

川究竟会是什么杀马特潮发型呢……?🤔

小潭!![翟亦飞
迅速摸了个川川 川川最可爱!!

迅速摸了个川川


川川最可爱!!

迅速摸了个川川



川川最可爱!!

阿凡
川渝拟人:拍大头贴 川:早说嘛...

川渝拟人:拍大头贴


川:早说嘛,我都不晓得你要来❤

渝:莫挨neng近👊

川渝拟人:拍大头贴


川:早说嘛,我都不晓得你要来❤

渝:莫挨neng近👊

大茶杯exbt

事渝川黔


屯不住了发了(?)

这三个人不是同一时间画的所以看起来画风不太一致不要揍我(?)


本来准备补好藏云一起发,但是我一直不敢搞藏加上我家川贵兄弟的设定我觉得已经能挂遍十条街了所以缓缓发(瘫倒)

事渝川黔


屯不住了发了(?)

这三个人不是同一时间画的所以看起来画风不太一致不要揍我(?)


本来准备补好藏云一起发,但是我一直不敢搞藏加上我家川贵兄弟的设定我觉得已经能挂遍十条街了所以缓缓发(瘫倒)

归陌

山鬼

这个设定中所有人都为男,除了闽是女的


故事起于两个小道士的争吵。

“艹!王苏你干嘛?!”

“wtmd我还想问你呢!”

“打一场啊!”

“打就打呗,谁怕谁呀?!”

王渝在下面鼓掌:“老师来了。”

两个人立马安分下来,拂尘一甩又是个翩翩公子。

王耀拿着把折扇快步走来,人们自发为他让出条路来。他走到两个打架未遂的学生面前,见他们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好气又好笑。

“你们,加上王渝,去一趟北山,听说近日北山上鬼闹得厉害,抓两个回来给我看看。”

王渝:WTF?!

三个人就这么被丢到了山门外。


“都怪你,王苏!真不敢想象,我们真的要去抓鬼!”王浙前前后后甩着拂尘,不...

这个设定中所有人都为男,除了闽是女的



故事起于两个小道士的争吵。

“艹!王苏你干嘛?!”

“wtmd我还想问你呢!”

“打一场啊!”

“打就打呗,谁怕谁呀?!”

王渝在下面鼓掌:“老师来了。”

两个人立马安分下来,拂尘一甩又是个翩翩公子。

王耀拿着把折扇快步走来,人们自发为他让出条路来。他走到两个打架未遂的学生面前,见他们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好气又好笑。

“你们,加上王渝,去一趟北山,听说近日北山上鬼闹得厉害,抓两个回来给我看看。”

王渝:WTF?!

三个人就这么被丢到了山门外。



“都怪你,王苏!真不敢想象,我们真的要去抓鬼!”王浙前前后后甩着拂尘,不耐地抱怨。王苏阴着脸,不作回复。“哦,天哪!我敢肯定,这次又是风吹树叶之类的东西,压根没有鬼!哦!”王渝眉头皱成一座山,一拂尘甩到王浙背上。

“闭嘴!”

王浙心虚地瞥一眼他,不作声了。

三个人从正午爬到天擦黑,还没有爬到山顶。眼看着黑了,几个人也就找了块空地,打算露营。王浙找了一堆干柴,又掏出几块燧石,叮叮当当敲了半天也没打着火。王渝头上的青筋从他掏出来火石的时候就开始冒,现在那青筋一跳一跳,简直快爆炸。

“你,不会,用,厉火符,吗。”

王浙执着的继续打火石。

“不!我决不用!我一定要自力更生!!”

“哇,那里有火光,好像起山火了呢。”王苏踮着脚,远远望着树林那边耀眼的火光。“哟,还挺大呢。”

“准备跑吧。”王渝泪奔,今儿个怎么这么倒霉呢?!

“迟了。”王苏闲闲的看着火势,道:“已经过来了。”

看着瞬间席卷到眼前的大火,王渝心里有一万个MMP想讲。

热浪扑面而来。三个人本能地抬袖遮脸,却觉滚滚热流消失不见。小心翼翼放下手,却见黑暗的树林中,翩翩然飞舞着一只闪着光的小鸟。说不上来是甚么品种,只让人觉得温暖。它飞近了,泛着柔光的翅膀轻轻擦过王苏面颊,又侧翅飞入林中去,停在一支鹿角上。

林子里不知何时站了只鹿。它偏过泛着银光的头颅,看着三个人站立的地方。鸟儿一声泛着暖流的低鸣,振翅掠向深林,鹿轻快地跟在鸟儿身后,四蹄无声地踏在地上,跃向更深的黑暗。

最后一点光隐在林中,鸟和鹿都消失了。

黑暗重新降临,恐惧在喑中酝酿。

“咦,我看错了?那林子里好像有点光!”王浙揉揉眼睛,不敢相信地低呼。

“你没错,我也看到了。”王渝捏着一把黄符,盯着林中若有若无的火光。“走,去看看。”

三个小道士充分发挥了大无畏精神,深一脚浅一脚向光源摸去。



离光源很近了!转过几个弯,面前豁然开朗,竟是一片林中空地。而所谓的火光,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屏障,静静的泛着光华。

它好像有什么魔力。很快,他们就不再想思考,为什么它的光那么远都能看到,到了面前却如此黯淡。事实上,他们快睡过去了。

唰唰唰!

什么东西掠过草地的声音。

王苏猛地清醒,指间甩出一张照明符,直射向墨色的天空。符咒炸开来,一瞬间亮如白昼,三个人都清晰的看到,一只巨大的,闪着光的动物敏捷地在树木间奔跑。王浙也已回过神来,自袖中飞出一道锁腿符,却被它躲开了。见几人已查觉它在窥伺,便甩了甩毛茸茸的长尾,一跃融入泛着明亮光晕的屏障里。

王渝向来是个行动派,见它进了屏障,一咬牙跟了上去。像是穿过了一层凉水做的薄膜,一片湖呈现在他眼前。王苏王浙对视一眼,赶紧跟上。

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天空中浮着许多巨岛,皆以飞桥相连,这里好像也是众岛中的一个。岛中心像是一个大湖,绿茵茵的柔软小草在湖岸上铺展开来,风一吹便泛起绿潮。湖边栽着柳树,翠绿的柳丝温驯地向湖水低下头去。碧蓝的湖水中生长出几株枝叶盘结的老树,树上托着几间木屋,一间木屋的烟囱居然还飘出了一缕缕五颜六色的炊烟。树上滕蔓被编成了绳梯,一直垂落到湖面。长着透明双翅的蓝鱼在天空中缓缓飞翔,穿梭在老树的枝叶间。凡是被它们掠过的树枝,全都生长出粉色花朵,极快盛放又极快凋谢,花瓣便追在蓝鱼身后飞舞,一路洒下纷扬的花雨。细细看,还有乳白的云雾缭绕在树间,几艘小船空空的游弋湖上。饶是常年居于武当山的几人,也不由感叹此处景色之美。

“别忘了我们来干嘛的。”王浙总算是还记得抓鬼的目的,带头向湖边走去。湖边柳树长的极茂盛,王浙不耐烦的伸手去拂,柳条却被另一只手抢先拂开了。一个蓝衣少女笑盈盈地探头出来,正对上王浙。王浙惊讶地睁大眼睛。少女长的白净,挽着低低的丸子头,系着青发带,臂上挎着一只竹篮,露出来的半截皓腕上扎着一段湛蓝的细绳,还系着个金色铃铛。似乎没想到外面有人,她愣了一下,尖叫着跑回去。

“川哥!皖哥!有人!!有道士!!!”

柳条再次被拂开了。

“阿闽莫要大惊小怪啦!”一个少年从树间钻出来。他身着红衣,长发随意披散,只在两鬓边各挽一缕发到脑后。似嫌光线过强,他眯着一双桃花眼,转头去看身后刚走出来的一个青衣少年,笑道:“阿皖你说呢?”被称作阿皖的少年一身青衣,身形修长,乌发扎成一个略歪的马尾,左手腕系着红绳。他抬手去拂红衣少年飘到他脸上的头发,愠道:“王川,头发到我脸上来了。”王川让了几步,把黑色护腕上系着的青绳给他看,忸怩作态似要嘤嘤嘤。

王皖翻他个白眼,凌厉凤目便扫向三个小道士。他伸出粉舌舔舔下唇,笑起来。

“看,这里有三个小道士呢,不如————”

王川把手搭在他肩上,嘎嘎笑着。

“烤了吃掉!”






王闽:我的两个哥哥好像有大病!!




若絮絮絮絮(住校长弧版)
东下雨初晴。 有几百年没画过这...

东下雨初晴。


有几百年没画过这对了人体还是一如既往的菜(逐渐看淡)

东下雨初晴。


有几百年没画过这对了人体还是一如既往的菜(逐渐看淡)

vflower激激激激推!
我的自设姐妹俩,我老婆们……...

我的自设姐妹俩,我老婆们……

(懒得打CPtag了

我的自设姐妹俩,我老婆们……

(懒得打CPtag了

是七凉不是凄凉!
《又菜又爱画系列》 是川川!...

《又菜又爱画系列》

是川川!

二创友友的嗷

啊?什么?眼睛?

川川那么可爱为什么要画眼睛

(对我就是不会打我啊🌚【被打)

《又菜又爱画系列》

是川川!

二创友友的嗷

啊?什么?眼睛?

川川那么可爱为什么要画眼睛

(对我就是不会打我啊🌚【被打)

小澗人阿贱

两个三国川

p1云长川

p2孔明川

两个三国川

p1云长川

p2孔明川

vflower激激激激推!

这两天的四川城拟堆放……

最后一张是圣老师@这是一个空号 的广元设,太戳我了呜呜

这两天的四川城拟堆放……

最后一张是圣老师@这是一个空号 的广元设,太戳我了呜呜

花椒呱吧角
之前画的太丑了重置一下

之前画的太丑了重置一下

之前画的太丑了重置一下

三句话让我为罗尼花了十八万

上课犯川瘾

川爷看到后挂了我十八万条街

上课犯川瘾

川爷看到后挂了我十八万条街

熙子·天羽

我尽力了,不会画画又没时间(主要是看画川的太少了)

我尽力了,不会画画又没时间(主要是看画川的太少了)

河出潼关

千古一壤,天府四川


川哥

千古一壤,天府四川


川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