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川下川

22浏览    2参与
君墨

川下川的诞生

“我爱着你。”

她说。

她的嗓音那么温和,内里裹着无人能敌的柔情,比春风、比花瓣还要轻,抚过脸畔时带不来丝毫触感,仿佛是即将触到却又收回的指尖,怜爱之情在其内显露无疑。

这世间唯一的神垂着目光看她,琥珀色的瞳仁也早早融化,比蜂蜜更甜蜜,比春水更缠绵,几乎要溺死任何浸泡在她眼中的存在。

被她所怀抱的少女只是眨了眨眼,或许是不善言辞吧,对话语的回应只有一个笑容,可就只算是露出笑容了,她的双眼也睁着,内里如血液被冲开般的山茶色未有半点波动。

于是神继续开口:“我将神之爱全部付与你,我将我的名字赠与你,我将人们灌输给我的信仰灌注在你身上,我将我的一切都给你。”

美丽的、强大的唯一神低下头,...

“我爱着你。”

她说。

她的嗓音那么温和,内里裹着无人能敌的柔情,比春风、比花瓣还要轻,抚过脸畔时带不来丝毫触感,仿佛是即将触到却又收回的指尖,怜爱之情在其内显露无疑。

这世间唯一的神垂着目光看她,琥珀色的瞳仁也早早融化,比蜂蜜更甜蜜,比春水更缠绵,几乎要溺死任何浸泡在她眼中的存在。

被她所怀抱的少女只是眨了眨眼,或许是不善言辞吧,对话语的回应只有一个笑容,可就只算是露出笑容了,她的双眼也睁着,内里如血液被冲开般的山茶色未有半点波动。

于是神继续开口:“我将神之爱全部付与你,我将我的名字赠与你,我将人们灌输给我的信仰灌注在你身上,我将我的一切都给你。”

美丽的、强大的唯一神低下头,她有着不具侵略性,甜美如圣母般的美,此刻这张脸上带着属于恋情的笑意,充满独属于女性的情感。

她说:“我将我的神座分享给你。”

世界开始震颤,这并不是稳定的世界,正如唯一神只是因爱而分裂出来的存在一样,这个世界正是因神之爱而自原本世界分裂出来的分支,真正的神正自真正的世界看着爱的末路。

分支出的世界将独属于唯一神的神力与信仰切割成两份,灌入了被神所爱,被珍宝养护,被金银包裹的少女躯内。纵使是能力不全,土地残缺的世界,这份狂热的信仰与强大的神性依旧强大无比。

川上川——唯一的神想,她会死的。

并不是神会死,而是被神所爱的人会死。

她那么纤细,那么脆弱,即使用再好的药也无法增加她的力量,即使用再钝的刀也能滑破她的皮肤,超乎神预料的力量源源不断到来,轻易在面容平静的少女身上造就了无法承担而爆裂破碎的伤口。

神的话语是有力量的,她是因被人许愿而成为的神明,话语更是沉重万分,爱语带来的破坏如此之大,却没有人能够对她许愿,让她得到停止这一切的力量。

因为在她的神殿中只有她所爱着,却不会产生感情,无法对她许愿,身为人造人的少女。

即使是被力量冲破皮肉,整个人被血液淹没,身躯被神环抱,面庞被神的泪水清洗的此刻,少女也并未发出求救或惶恐。她只是如过去每一次受到不舒服一样皱着眉,用一种令人心生怜爱的祈求目光看来,根本无法意识到接下去的是死亡,也无法意识到神对她的乞求与痛苦。

“向我许愿吧,”川上川低喊,“对我产生情感吧,以你的情感对我许愿吧,我能够救下你,我如此爱你。”

她金沙色的长发垂下,与少女褐色的头发混在一起,涂满了血液,深得像黑色。她的泪水冲去了少女面上的血液,于是对方无法理解她行为意义的露出了微笑。

神闭上了眼睛。

她从未如此疯狂,即使她是本体情感中唯一疯狂所分裂出的存在,但在这并未杀死少女的分支世界里,她唯一的疯狂只在爱着对方这点上表现。

明明是为了让少女对她产生情感,明明已经做好了让对方怀着她的力量与自己一起死去的准备,唯一神也依旧在此刻放弃一切坚持,将自己降格成了人,并在神性完全分离的前一刻对着自己许愿了。

这违规的行为导致她在以人之身,对着少女使用许愿后神所得到的治愈力量后,不得不立刻以开始溃散的手自自己心脏中挖出已经破碎不堪的神格碎片。

在将神格刺入少女胸口后,她连一句话语都无法留下,直接带着这个世界的残影消散了。

她所留下的只有依旧不变,如融化般爱意的眼神,与躺窝在空白世界少女逐渐变为金沙色的长发。

破碎的神格碎片在位于真正世界的唯一神准许下,承认了这人造躯壳的身份,赋予了神格中最后残存下的能力:轮回。

与此同时,名为川上川朔行的神将新的姓氏赠与这自身疯狂之爱所造就的少女。

神说:“你自此拥有了名,川下川。”

君墨

塞拉其三&川下川的诞生

在赛拉即将成年的时候,赛文给她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他们那个时候在日本,用的日本名以“川上川”为姓,赛文的名字是川上川伦律,她的名字是川上川朔行,而被带来的女孩子没有名字。

西维乌斯当时也没有来要名字,但后来在赛拉所持世界办身份ID的时候,他报的名字是川上川平河。

那个女孩子很漂亮,也很柔弱,无法抵抗任何一个人的伤害,而她本身也没有对任何人的恶意或伤害有反应,当赛文带着她到赛拉面前,问:“你要她吗,我的小女士。”时,她毫无自己被当做货物的意识。

她拥有一双令人不快的,像是被冲刷开血迹一样颜色的山茶色眼睛,头发则是与西维乌斯相似的,仿佛浸泡在泥水中一样的褐色。

当赛拉伸手去抚摸她的发丝时,...

在赛拉即将成年的时候,赛文给她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他们那个时候在日本,用的日本名以“川上川”为姓,赛文的名字是川上川伦律,她的名字是川上川朔行,而被带来的女孩子没有名字。

西维乌斯当时也没有来要名字,但后来在赛拉所持世界办身份ID的时候,他报的名字是川上川平河。

那个女孩子很漂亮,也很柔弱,无法抵抗任何一个人的伤害,而她本身也没有对任何人的恶意或伤害有反应,当赛文带着她到赛拉面前,问:“你要她吗,我的小女士。”时,她毫无自己被当做货物的意识。

她拥有一双令人不快的,像是被冲刷开血迹一样颜色的山茶色眼睛,头发则是与西维乌斯相似的,仿佛浸泡在泥水中一样的褐色。

当赛拉伸手去抚摸她的发丝时,女孩不但没有躲,还自然而亲昵地伸出细长的手,想要环抱住她的脖颈,趴窝在她的身上——不过被赛拉阻止了。

此时,已经成为了A7314小世界唯一神的赛拉看穿了对方的身份:那是她与西维乌斯血液混合制造出来的人造人。

简直是兄妹乱●出来的存在一样,这个美丽纤细的孩子收回手,又如先前一样,死尸一般乖巧的站着,没有任何被看穿的恐慌与被拒绝的窘迫。

赛文摇头:“她并没有羞耻心、共情能力与好奇欲望,比西维更加无趣,被培养成了不依赖他人就无法活下去的存在。”

他朝女孩伸手,对方柔顺地将脸贴了上来,毫不犹豫的在他人面前跪下,如撒娇的动物般蹭着他的掌心。而双眼睛里没有欢喜也没有难堪,只有平静的深潭。

赛拉皱眉:“我不需要她。我爱着的是人,是物,是具有人性或灵气的存在,我之所以为神,是因为我想要作为保护他人,被他人爱的存在。而她无法产生爱,比植物更低贱,父亲,我不需要她。”

无名无姓的女孩子死掉了。

*无名少女


在这个瞬间,原本永远无法产生平行世界的A7314世界开始动荡,产生了唯一的平行世界,赛拉诧异地看着颤抖的天空,又看了一眼已经死去,身躯逐渐消散的女孩,用手盖住嘴唇思考了一会。

她并不为另一个“自己”选择需要这个孩子,导致世界进行了分割感到恼怒或后悔,而是好奇起那边究竟会如何。

赛文为她打开平行世界的镜面,他们在镜前看着身为旁支,只分割复制得到了赛拉小部分能力与非理性情感的川上川(她甚至没有得到全名)拥抱着没有名字的少女,为她准备一切,对她微笑,陷入爱河。

但少女一如最初那样,十足亲昵,万分缠绕,如寄生的藤蔓那样汲取着来自神的养料,却并未产生任何爱意。

终于,在川上川许诺“我将分给你我的一半神座”时,这人造人的躯壳虽被无数珍宝养护,被无上爱意浇灌,依旧无法承受神的力量,在川上川面前身躯分崩离析。

拥有着疯狂之爱的,许愿的神明知道,无名少女没有对她产生任何情感,以至于她无法用哪怕一丝许愿的力量来救她。狂热的爱胜过了所有,川上川将自己降格成为了人,在许愿能力还未消失的瞬间许下了拯救无名少女的愿望,并以人类之躯催动了神的能力。

她因此而死,死前将破损不堪的神格碎片挖出,赠与了活过来的,寄生于她的花,并赋予了她“川下川”的名字。

名为川下川的少女自此诞生,神格赋予她的只有轮回的不死,以及必须依靠着他人,汲取他人的血液才能继续活下去的负担。

看着交付出一切,耗尽一切爱着她的神明的死亡,川下川毫无波动的站起身,向着屋外走去,寻找寄生的下一个人。

唯一能够证实神明确实为她而死的,实际上只有她可以不断死去又不断复生,以及被神格改变为金沙色的发丝罢了:那是川上川的发色。
*川下川(无名少女)


赛拉收回目光,与带着笑意的赛文对上视线,她眨了眨眼:“所以我才不需要她。”

这由父亲带来的,唯一可以在她成神后杀死她的存在,刚刚已经在她面前,被她亲手杀死了。

祝愿她永生,却又带来杀死她武器的赛文微笑,满怀柔情般抚摸着她的发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