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川右

68150浏览    290参与
浮世生焉

【百川赴海】除夕快乐

8:00-10:00的菜鸡是我,傻白甜作品前来丢人


    摁下通话结束的按键把如同阴魂不散的声音隔绝开,从公司翘班偷偷溜出来的年轻总裁推开装饰冷淡的玻璃门,立刻就看见拉开了帘子的隔板后面蹲在地上的男人。


    最近明明有盯着他吃饭啊,为什么露出来的后颈又瘦了一点?但是上面的黑痣随着凸出骨头的轮廓看起来更性感了……从衣袖中滑出的手腕戴着我送的手链,真好,最适合海国作的还是他;皮肤看起来更好了,好想摸摸感受一下……不对,那只跟碳一样黑的泰迪,本来就小小只了还不好好吃饭?向荒川要什么抱抱啊!...


8:00-10:00的菜鸡是我,傻白甜作品前来丢人



    摁下通话结束的按键把如同阴魂不散的声音隔绝开,从公司翘班偷偷溜出来的年轻总裁推开装饰冷淡的玻璃门,立刻就看见拉开了帘子的隔板后面蹲在地上的男人。


    最近明明有盯着他吃饭啊,为什么露出来的后颈又瘦了一点?但是上面的黑痣随着凸出骨头的轮廓看起来更性感了……从衣袖中滑出的手腕戴着我送的手链,真好,最适合海国作的还是他;皮肤看起来更好了,好想摸摸感受一下……不对,那只跟碳一样黑的泰迪,本来就小小只了还不好好吃饭?向荒川要什么抱抱啊!


    啊,真是讨厌,又来……那只肥成猪胖成球的博美,不要以为荒川看不见就去蹭荒川的手臂啊!


    还有!那只橘猫!你多大只多重心里没点数吗?还给我趴荒川的大腿?下去,下……喂喂喂不许亲脸啊!


    “怎么中午就过来了?”


    将猫猫狗狗,还有停在肩膀上的鸟儿们放回到笼子里,荒川回头就看见大岳丸还穿着一身正装站在隔板外看着他,皱着眉毛一脸纠结,脸上的表情好像在指责他出轨一样,莫名其妙。


    “没有从家里带便当出来吗?”


    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大岳丸四处看了看,发现工作台上果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放着便当盒。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工作台上,放在塑料袋里的便当盒装得很好,仿佛能闻到香气。


    荒川看着年轻恋人的脸,大岳丸从昨晚不知道为什么就有跟他闹别扭的迹象。一个即将步入社会、已经在自家家族企业当实习老总的家伙居然会像个小朋友一样生闷气,而且他还不知道原因。


    马上就要跨入新的一年了,却在除夕的这一天吵架冷战……荒川不像大岳丸那样会经常表达爱意,但不代表他不爱大岳丸,感情出现了危机,心里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所以一大早就有些心不在焉,连便当都忘记带就来店里了。


    声音里有些委屈,又有点泄愤的意味,听见恋人叹了口气,大岳丸不甘地抬头,只看见荒川脱去白大褂的背影,优美的身形顿时让头脑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盯着因为脱衣摩擦而露出的一小截腰腹。


    “到底在生什么气?”


    恍惚间脸侧传来热度,大岳丸回头就看见荒川的脸凑得极近,银发软软地垂下来擦过他的耳朵,痒痒的,好像痒到了心里似的。在恋爱中荒川是几乎不会主动低头的类型,此时淡然的眉眼染上一些疑惑不安,他歪了歪头询问道,全然不知露出痴汉神色的大岳丸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高冷恋人歪头什么的……犯规啊这是犯规啊!


    “如果……如果荒川不跟我道歉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不对,他大岳丸是有原则的人,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原谅呢!心脏不要再跳了啊,这样下去败北的又会是自己……可是那双眼睛就直直地看着他,里面只有他的身影,想要触碰,想要亲吻,看到荒川的瞬间什么原则都会土崩瓦解。


    嗯?


    一边回想自己究竟做了什么错事,一边把便当盒拿出来推到大岳丸面前,掰开筷子给恋人递过去。荒川无意识地咬着筷子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冷落他了吗?没有啊,昨晚自己确实是有些不舒服才拒绝了某种运动,但是自家恋人也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啊?


    找不到答案,虽然荒川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整个人的气氛都降了下来,就连漂亮的银发好像都不再反光了。


    大岳丸的心顿时揪了起来,本来“气势汹汹、兴师问罪”的是他,现在反而是他成了大恶人了。伸手趁机捏住恋人的脸当作一点祭奠自己第无数次倒塌的原则的报酬,把筷子解救出来,一边夹起肉丸子放到荒川碗里,一边嘟囔道。


    “是獭獭啊,昨晚……”


    荒川愣了一下,很快就恍然大悟,他眼里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


    啊,什么啊……马上是要接班铃鹿山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


    “水獭粘人不是正常的吗?只是趴在我怀里撒撒娇……”


    水獭被称为嘤嘤怪,当然有理由的。毛绒绒的身体还有嘤嘤嘤的声音,荒川这个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太关心的人都被小家伙给俘获了。


    “撒撒娇?撒撒娇就能亲亲的话,还亲那么多次……那么我也……我也可以撒娇啊!”


    不理会荒川脸上惊愕又慌张的表情,大岳丸一把抓住荒川放在腿上的手,把人拉到自己面前,亲过好看的鼻尖,一路往下咬住沾了点酱汁的唇,深深地吻了上去。


    没有机会说出剩下的话,荒川被大岳丸抱在怀里吻得睫毛轻颤。舌头越过贝齿霸道的侵入口腔里的每一寸空间,带来恋人可笑却又暖心的小小占有欲。两人的身体随着亲吻而贴近,慢慢地向身后倒去,后脑勺碰到墙面的前一秒被温热厚实的手挡住,陷入一片柔软。


    腰被环住也难得的没有挣扎的想法,荒川放缓了呼吸,双手攀上宽厚了许多的脊背,跟着大岳丸的节奏沉浸在亲吻中,周身都被柔和的爱意所包裹。


    “够了……唔,够了……”


    止住大岳丸继续往下的吻,荒川的耳朵染上了红色。遮住恋人变得深沉的金瞳,不去看里面有些危险的欲望,满脸潮红的他可没有忘记此时店门口还挂着“正在营业,欢迎光临”的牌子。


    依依不舍地在唇上又亲了几口,夺命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大岳丸头疼地看着上面的名字,无奈地站起身和恋人告别。


    “我得回公司了。不过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逃不掉的啊荒川。”



    荒川抱着水獭窝在沙发里,指针慢慢地滑向午夜零点,窗户外庆祝新年的花火绽放的分外绚烂,照进黑漆漆的屋子。


    大岳丸还没有回来,荒川揉了揉怀里睡得正香的小家伙。手上的电子表在零点时刻发出滴滴的声响,叹了口气摁下拨号键,放在耳边想要听一听不知道还在忙什么的恋人的声音。


    冰冷的机械声音让荒川嘴角隐隐浮现的弧度变得僵硬又勉强,固执地不停重拨换来同样的结果。


    他扭头看向窗外,对面阳台上的恋人正相拥着看城市上空的烟花,笑声几乎传到荒川的耳朵里。烟火的光照在脸上,有些凉,好像全身血管都收缩了一般朝脑子涌去,清晰地回想起中午听见大岳丸的手机里传出来的,那位年轻漂亮的女秘书的声音。


    密码锁突然传来开启声响,荒川还没回过神就被抱了个满怀倒在沙发上。


    “刚刚在给谁打电话?我打了那么多次都打不进来。”


    大岳丸的头埋在荒川的怀里,带着些酒气,荒川这才回想起公司年会这种东西。用毛绒绒的黑发蹭了几下胸口,大岳丸自以为不动声色地把碍事的小家伙扔到一边去,才闷闷地说,“零点应该和恋人一起说‘我爱你’的啊……”


    睁大了眼睛,荒川突然笑出了声,他摸到自己的手机,把通话记录展示给大岳丸看。


    脑海中那个让人不安的机械声终于被逐渐响起的喘息声所掩盖,消失在纠缠的唇舌之中。

浮世生焉
【岳鬼川】坏家伙们 3. 回了...

【岳鬼川】坏家伙们 3.


回了趟外婆家,长裤长袖口罩恨不得全副武装

最近特殊时期,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少出门,出门戴口罩 

【岳鬼川】坏家伙们 3.


回了趟外婆家,长裤长袖口罩恨不得全副武装

最近特殊时期,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少出门,出门戴口罩 

浮世生焉
【岳鬼川】坏家伙们 2. 居然...

【岳鬼川】坏家伙们 2.


居然有人看!吃鲸jpg.就是一个发泄用的烂俗小说,随便看看就好了,写得很鸡柴又没营养


荒川真的好难写 


【岳鬼川】坏家伙们 2.


居然有人看!吃鲸jpg.就是一个发泄用的烂俗小说,随便看看就好了,写得很鸡柴又没营养


荒川真的好难写 



Memory禁止通行

【川右翻车补档】(双荒)水中舞+(晴川)獭祭+(目荒)血与酒

都是两年前老车,没有新货

之前因为考研老福特断档了一年多,

再回来的时候好多獭车翻得连妈都不认识了…渣浪也不行石墨也被吞我真的emmm……

强迫症表示看着自己首页的红字,删也不是不删也不是真的是很难受了。

所以这里重新补档,

顺序按照从老到新 一个一个来


①【双荒】【川右】水中舞

荒x荒川之主

背景捏造有,ooc预警

凹三牌停车场 


②【晴川】【川右】獭祭

我流晴明x荒川之主

虽然乍一看很像川晴,但其实是川右,请一定注意!

强迫表现有,轻微二设有,无背景无感情线,ooc预警

凹三牌停车场 


③【目荒】【川右】血与酒...

都是两年前老车,没有新货

之前因为考研老福特断档了一年多,

再回来的时候好多獭车翻得连妈都不认识了…渣浪也不行石墨也被吞我真的emmm……

强迫症表示看着自己首页的红字,删也不是不删也不是真的是很难受了。

所以这里重新补档,

顺序按照从老到新 一个一个来


①【双荒】【川右】水中舞

荒x荒川之主

背景捏造有,ooc预警

凹三牌停车场 


②【晴川】【川右】獭祭

我流晴明x荒川之主

虽然乍一看很像川晴,但其实是川右,请一定注意!

强迫表现有,轻微二设有,无背景无感情线,ooc预警

凹三牌停车场 


③【目荒】【川右】血与酒

粉切黑一目连x寡言语荒川主

背景捏造有,强迫表现有,出血表现有,严重ooc预警

凹三牌停车场 

浮世生焉

【岳川】Delirium

金主爸爸的点文,先人后魔大岳丸x堕落教皇荒川,严重意识流,后面有一点点解析

灵感来源是防弹少年团的《血汗泪》,我永远爱哥哥们(追星不香吗,狗屎游戏剧情)


jyj死亡注意

金主爸爸的点文,先人后魔大岳丸x堕落教皇荒川,严重意识流,后面有一点点解析

灵感来源是防弹少年团的《血汗泪》,我永远爱哥哥们(追星不香吗,狗屎游戏剧情)


jyj死亡注意

爱丽丝深夜咏

盘点一下那些国服韩服亚服的双荒官方插画,还有一张金鱼姬捞鱼,荒偷瞄爱豆川的图我找不到高清大图了,双荒szd!___他总是注视着他,他也不会让他失望。

盘点一下那些国服韩服亚服的双荒官方插画,还有一张金鱼姬捞鱼,荒偷瞄爱豆川的图我找不到高清大图了,双荒szd!___他总是注视着他,他也不会让他失望。

浮世生焉

【岳川】Call My Name

金主爸爸的点文,灵感来源于Got7的《You calling my name》,一个烂俗老套的一见钟情的故事,不合常理的地方当我私设

⚠️OOC严重,3p

小混混兄弟黑白大岳丸x老混混好老师荒川

结局好像写得很模糊……我想的是荒川被做到妥协日久生情,我朋友看了觉得是荒川被做到沉迷其中【???】大家怎样理解都行

金主爸爸的点文,灵感来源于Got7的《You calling my name》,一个烂俗老套的一见钟情的故事,不合常理的地方当我私设

⚠️OOC严重,3p

小混混兄弟黑白大岳丸x老混混好老师荒川

结局好像写得很模糊……我想的是荒川被做到妥协日久生情,我朋友看了觉得是荒川被做到沉迷其中【???】大家怎样理解都行

浮世生焉

【酒川】山眉海目

《坛经》中云:  “时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惠能进曰:‘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


金主爸爸的文,秃死我个理科生了


链接在上面,或者微博搜#酒川#tag或俊尼的小号也可以,吞了叫我

《坛经》中云:  “时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惠能进曰:‘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


金主爸爸的文,秃死我个理科生了


链接在上面,或者微博搜#酒川#tag或俊尼的小号也可以,吞了叫我

浮世生焉

【岳川】娃娃

我觉得我这个人的思想真得很低级趣味,但是低级趣味真的让我很快乐【狗头jpg.】


    椒图放下手里的吸尘器,两只手在身前的布料上擦了擦,然后打开大门,看着门前放在推车上那个沉重又巨大的箱子。

    “喔,先生的娃娃到了。椒图,你能不能把它推到客厅去?”

    将银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人推了推眼镜,他对送货的年轻人施以标准的贵族谢礼,一边吩咐看起来娇弱瘦小的女仆把足有一人多高的沉重木箱推到十几米远的别墅客厅里。...


我觉得我这个人的思想真得很低级趣味,但是低级趣味真的让我很快乐【狗头jpg.】



    椒图放下手里的吸尘器,两只手在身前的布料上擦了擦,然后打开大门,看着门前放在推车上那个沉重又巨大的箱子。

    “喔,先生的娃娃到了。椒图,你能不能把它推到客厅去?”

    将银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人推了推眼镜,他对送货的年轻人施以标准的贵族谢礼,一边吩咐看起来娇弱瘦小的女仆把足有一人多高的沉重木箱推到十几米远的别墅客厅里。

    椒图点点头,瘦弱的女仆力气却奇大,她一边推着车,一边同正在擦拭已经很干净的镜片的管家惠比寿说话。

    “荒川先生真是个清心寡欲的好男人,这么多年才订第二个娃娃。”

    老人挑起半边眉毛,把眼镜戴回去,一边伸手帮女仆把外掉的头饰整理好。

    “说得先生好像年纪很大一样,先生还很年轻,订得娃娃当然少了。”

    说完敲了敲椒图的头,惠比寿帮她把箱子装进电梯里送到二楼荒川的卧室。



    荒川从家族暗流涌动、虚伪强笑的宴会中脱身的时候已经快到深夜了,他身心俱疲地卸下脸上僵硬的笑意,一边换上女仆递来的拖鞋。

    “先生,您的娃娃已经送到了您的卧室。”

    娃娃?想了一会儿荒川才反应过来,他点点头。作为家族最被看好的接班人、上流社会的精英之一,进日来连轴转的工作行程让他年轻气盛的欲望堆积得无法发泄。

    酒精在身体里发酵,荒川回想起他这次订做的娃娃,小腹不禁燃起火来。他不是贪图享乐的人,但是作为一个正常又压力大的年轻男人,在不想去外面找人的情况下,一个娃娃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铃鹿山是生物娃娃制造最为出名的公司,他们通过单细胞基因技术等手段,在培养仓里培养出一个个鲜活、有生命有智慧、却又听话的娃娃。娃娃是可以定制的,只要提供想要的娃娃类型,在基因库里寻找到合适的基因序列注入原始细胞,就可以逐步分裂出符合所有条件的娃娃,再通过其他手段的培养,可以得到一个完美且活生生的人。



    荒川在情事上是居于上位的,他在上一个娃娃的身上确定了自己所偏好的娃娃类型,强壮一些的少年,这样让他在情事上会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上楼泡了个澡后,荒川才感觉身体活了过来,不再感觉那么疲惫。装有娃娃的箱子就放在床不远处的地方,荒川把擦头巾放在脖子上,一边回忆着他提交给铃鹿山的订单上的要求。

    身材比普通人稍微强壮一些就好,但是最重要的是要听话。娃娃偶尔反抗会很有新鲜感,但是多了那就是烦人了。

    坐在床边伸手摁下箱子上的开关,荒川脑海里想着他究竟会收到怎样一个为他量身定做的娃娃。

    希望这个娃娃可以让他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盖子退开,映入眼帘的躯体让荒川愣了一下,半晌移不开眼。

    白皙的肌肤,比他稍矮的身高,还有恰到好处的肌肉,以及那张非常俊美的少年面孔,完美符合了荒川所设想的要求。可以想象出即使本质是免费赠送的礼物,铃鹿山也为它的最大投资人订制的娃娃付出了多少心血,除了——

    明明是正常人体态的少年,下身那处为什么会培养的那么夸张壮观?!

    好吧,荒川还是非常满意,反正对于他来说,娃娃是不需要那种地方的,是大是小都无所谓。

    “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从箱子里坐起来的少年,荒川双手抱胸地上下打量眼前这具彻底暴露在灯光下的身体,一边询问这个或许即将陪伴他很长一段时间的娃娃。

    “我叫大岳丸。”

    荒川在打量大岳丸的同时,大岳丸也在打量他的主人。十分有气质的主人,清冷的五官,漂亮的银发,疏离的紫瞳,还有浴袍之下结实有力的身材,上位者的威严让连从袖子中露出来的手腕都显示出极好的触感。

    这样强势的主人……大岳丸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资料,少见的金瞳里闪过一丝了然,他会做到最好让主人满意。站起身揉了揉他的黑发,大岳丸看着头发还未完全擦干的荒川,银发滴落水珠,沿着饱满的胸肌滑落到看不见的地方。

    喉结动了动,环顾四周,都是普通的装饰,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器物,大岳丸有些疑惑。但是作为铃鹿山造价最昂贵的娃娃之一,他没有迟疑太久,勾起唇角很快朝荒川伸出手。

    “我一定会让主人舒服的。”

    喔。荒川点点头,他不像自己的那些公子哥朋友在情事上喜欢玩各种各样的花样,他只会要求娃娃配合他,让他感到舒服就行了。

    “那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这是怎么了?三更半夜的……啊,您好,海鸣先生。”

    惠比寿被刺耳突兀的铃声吓得立刻从床上弹起,害怕荒川被打扰而怪罪下来,半睡不醒间冲到客厅接起了电话。对话另一头的声音焦急杂乱,惠比寿清醒了一点才慢吞吞地回答道,“是的,先生已经回来有几个小时了,娃娃已经送到了先生的卧室里。”

    “……”

    对面只说了短短几句话,惠比寿是彻底清醒了,他抬眼看了看二楼房门紧闭的卧室,话都没说就扔下听筒急急地往上走。

    没有挂断的电话另一头还在喋喋不休地响着。

    “……大岳丸是针对另一个客户设计的身体素质强悍的SM强攻型娃娃,对于这次送错货物的重大失误铃鹿山会全权负责……喂喂?惠比寿先生您在听吗……”

殤

[岳川]睡衣

★繁體字,慎入

★文筆渣

★午休時想到的產物,沒頭沒尾


———————————————


大岳丸躡手躡腳的拉開紙門,映入眼簾的是他一刻也不想離開的戀人——荒川之主,縱使荒川現在背對著大岳丸,他對他的吸引力仍沒有絲毫減少。從他倆於海上相遇的那一剎那,大岳丸便深深被他吸引,從此墮墜至名為愛戀的海溝之中。


月亮替荒川蓋上一條輕柔的被,荒川之主睡著時的容顏比平時柔和了幾分。大岳丸緩緩靠近,深怕吵醒熟睡中的荒川,只是距離越是靠近,大岳丸就越無法壓抑住心裡的衝動。


大妖視力本就好過常人,此時更有微弱的光亮助陣,使得大岳丸能更好的將心悅之人此時的樣貌盡收眼底。荒川之主身上的衣物不再是白天繁...

★繁體字,慎入

★文筆渣

★午休時想到的產物,沒頭沒尾


———————————————


大岳丸躡手躡腳的拉開紙門,映入眼簾的是他一刻也不想離開的戀人——荒川之主,縱使荒川現在背對著大岳丸,他對他的吸引力仍沒有絲毫減少。從他倆於海上相遇的那一剎那,大岳丸便深深被他吸引,從此墮墜至名為愛戀的海溝之中。


月亮替荒川蓋上一條輕柔的被,荒川之主睡著時的容顏比平時柔和了幾分。大岳丸緩緩靠近,深怕吵醒熟睡中的荒川,只是距離越是靠近,大岳丸就越無法壓抑住心裡的衝動。


大妖視力本就好過常人,此時更有微弱的光亮助陣,使得大岳丸能更好的將心悅之人此時的樣貌盡收眼底。荒川之主身上的衣物不再是白天繁雜的樣式,而是一件單薄的紗質浴衣,不只透氣,還透光。


透過月光,大岳丸看到了荒川若隱若現光潔誘人的後背,視線往下,竟還能看到內褲!如此光景讓大岳丸不禁咽了下口水,喉結上下滾動,大岳丸忽覺口乾舌燥,雙頰也有些發燙。


「嗯……」聽到動靜,以為是荒川醒了的大岳丸被嚇了一跳。好不容易回神了,正在暗自慶幸荒川並沒有醒來只是翻了個身的大岳丸忽然鼻孔一熱,他伸手摸了摸人中,暗忖道:"幸好沒流鼻血"。


原本背對他的荒川現在換成仰躺,不知是因為悶熱的天氣所以自己動手去扯衣服亦或是翻身時動作太大拉扯到,荒川現在胸口大敞,一邊的紅櫻暴露於空氣中,像是在等待人去採摘;另一邊則尚未破土,安安靜靜的覆於衣服之下,微微撐起一部分衣料,像是在窺探。本應覆蓋在腿部的衣物也未盡其職,毫不在意的讓荒川兩條筆直修長的腿被空氣親吻。


看到這一幕的大岳丸再也忍不住欺身上前,兩手照顧著荒川胸前已然成熟的果實,並不斷的輕吻荒川。嘴唇、眼角、耳朵、喉結、鎖骨,一路駕輕就熟的吻到胸膛,正當大岳丸要品嚐甜美的果實時,一陣微弱的呻吟傳進了他的耳中,敲打著他的鼓膜,像是電流一般在他身體裡四處流竄。


大岳丸抬頭,於黑暗中對上一雙半睜著的的紫瞳。紫瞳裡似乎泛著微弱的水光,他從那雙眼裡看到了睏意、些許怒意,以及與他本人相同的——情慾。


浮世生焉

【岳川】良辰

灵感来源毛不易-《东北民谣》,各位元旦快乐


    “鲸跃长鸣,川河入海,皆是良辰。”


    荒川之主睁开眼睛的时候,月光已经透过粼粼的水波照到他的脸上,那团光球看上去就像冬日里发了毛的棉球。水里的温度大概已经很低了,偶尔飘来很小的一块碎冰,荒川之主瞧着月亮,忍不住想起大岳丸怕冷的模样,那时候白色的角都戴上了两个白棉球,滑稽又有些可爱。

    大岳丸不在身侧了,浮上水面才看见一个落在月光下的身影,望着大海无尽的远方,海风吹过他的耳侧,带来咸涩的气味。...

灵感来源毛不易-《东北民谣》,各位元旦快乐



    “鲸跃长鸣,川河入海,皆是良辰。”



    荒川之主睁开眼睛的时候,月光已经透过粼粼的水波照到他的脸上,那团光球看上去就像冬日里发了毛的棉球。水里的温度大概已经很低了,偶尔飘来很小的一块碎冰,荒川之主瞧着月亮,忍不住想起大岳丸怕冷的模样,那时候白色的角都戴上了两个白棉球,滑稽又有些可爱。

    大岳丸不在身侧了,浮上水面才看见一个落在月光下的身影,望着大海无尽的远方,海风吹过他的耳侧,带来咸涩的气味。听见身后的动静,大岳丸还是穿着他那一身小坎肩,回过头笑了,金瞳里面蕴着流光,伸手对荒川之主虚空拍了拍身侧。

    “汝今日兴致颇好。”

    荒川之主来到大岳丸身侧,眼光随意扫了一眼远方的陆地,白色的色块上缀着密集的红,风儿里带着不规律的响动,还有一丝独特的气味。

    啊,今日是……

    “我刚刚梦见了铃鹿山。”

    脚下便是看起来静止却实则永恒流动的大海,一侧的河川依旧流淌着,在月光下盘旋起浪花,流向大海的怀抱。铃鹿山少主的目光融进了流淌的河川水里,像人类和歌里的游子,奔向故土的方向。大岳丸想起了蟹姬第一次放风筝时的惊喜欢呼、他同久次良喝酒划拳时的吵吵闹闹、燕和生【1】每次吵嘴都来找他定夺时的尴尬苦笑……这些好的坏的回忆都随着铃鹿山的衰亡、他铸下的大错而沉入了深海。

    荒川之主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耳边的爆竹声越发得清晰了,他眺望着岸边的村落,看见夜色下,骑马的少年背着包袱在海边的小路上狂奔,手里握紧缰绳,脸被海风刮得红扑扑的,最后张开怀抱,将等在门边的浅衫少女拥入怀中。

    大岳丸也回过头,看见了少女脸上满溢出的笑意,那种满足的幸福弧度挂在嘴边,也是随着拥抱转圈而画出的优美线条。银色的裙边落在大岳丸的眼里变成了荒川之主的柔软发丝,擦过他的脸颊,痒痒的,下意识地抬手缠在无名指上,像银色的藤蔓长在与心脏相连的指尖。

    “今日是人类的新年。”

    荒川之主听着风里的爆竹声,轻笑着说。

    啊,新年。

    爆竹鸣贺,花灯漫河,锣鼓喧天;故友重逢,家人团圆,有情人相拥的新年。

    大岳丸依稀看见初见时荒川之主与他肆意挥刀的意气风发,看见他们并肩而坐执碗对饮的畅快笑意,看见指尖相触时的发红耳尖,看见紫瞳里的流淌星河,看见对立时的痛苦表情,看见浴血而立的挺拔背影,看见得知真相的绝望,最后全部揉杂成繁华的街市,喧闹的人群,河边的花灯,还有身着水纹浴衣,踏着月光而来的荒川之主。

    那是一年新年,毛笔在白纸上留下墨迹,美好愿景被花灯带向无边天际,月光倾泻而下,落在他身侧眉眼弯起的大妖身上,也照亮心底疯狂生长的情感。


    少女低着头,少年从怀中拿出簪子,插进绾好的青丝中。


    “我曾听闻,人类新娘,会铺十里红妆,共见良辰美景。”

    身侧的手被十指紧扣,荒川之主回过头,大岳丸却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忽而将手握着贴在脸上,轻轻地蹭着,“若不是我一意孤行……”

    夜风呼呼地吹,送来喜庆的爆竹声,热闹的锣鼓声,卷着明明暗暗的花灯飞向天空,为暗沉的大海缀上亮色。岸边亮如白昼,甚至为昏暗寒冷的礁石也送来一丝暖意,荒川之主怔愣半晌,大岳丸回头看着熟悉的眉眼,将紧握的手抵在眉间,叹息一声,“若不是那些锥心事……我和你……”

    藏在未出口字词里的情意化成了水,从金瞳里流淌出来,像涓涓的溪流渗入每一处毛孔,复而变成滔天的巨浪,将荒川之主整个神志都席卷吞没,沉溺其中。

    “这汪洋大海,未曾不可。”

    风声里的爆竹依然喜庆,锣鼓依然喧嚣,唯有翻涌的海浪,如水的月色是荒川之主的红妆,夜幕之下跃起长鸣的鲸是荒川之主的伴从。大岳丸痴愣地立在八尺琼勾玉之上,看着附于海国作之上的荒川之主一步一步地朝他走来,走进他漫长的时光。


    鲸跃长鸣,川河入海。

    皆是良辰。





【1】好了我知道你们应该不知道燕和生是谁,燕和生都是七人岬之一,燕是高高瘦瘦有着披风的男的,生是女的,大岳丸和久次良喝酒猜拳的场景里有他们手挽手的画面

浮世生焉

【岳川】打开方式错误的岳川

前文是荒芜太太写得,和荒芜太太的联文,一个爽文而已,请大家高抬贵手不要举报……


⚠️请在看文前确保已经看清楚并理解以下文字⚠️


⚠️双性⚠️花心后从良荒川,有点点荡妇描写注意避雷⚠️⚠️⚠️⚠️巨特么无敌ooc


链接走评论,微博搜#岳川#tag或俊尼的小号也可以,吞了叫我

前文是荒芜太太写得,和荒芜太太的联文,一个爽文而已,请大家高抬贵手不要举报……


⚠️请在看文前确保已经看清楚并理解以下文字⚠️


⚠️双性⚠️花心后从良荒川,有点点荡妇描写注意避雷⚠️⚠️⚠️⚠️巨特么无敌ooc


链接走评论,微博搜#岳川#tag或俊尼的小号也可以,吞了叫我

殤

[岳川]打疫苗囉

✩繁體字,慎入

★OOC有

✩文筆渣

★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系列XD

上禮拜打了疫苗,然後不出意外的痛爆qwq

莫名其妙的就有了這腦洞,感覺結合了平安京和現代呢~(▰˘◡˘▰)總而言之就是篇爽文XDD

—————————★————————★—————————

冬末春初,意味著一年的結束以及新的開始。冬眠的動物漸漸甦醒,積雪初融,滋養著大地,含苞待放的花朵隨著不時拂過的微風輕顫,附於其上的雪水亦趁勢與其道別,期待著下次的相會。

此時,亦為流感病毒肆虐之時。

大岳丸坐在外廊,悠閒的啜飲著杯中上好的茶,看著庭院裡的蟹姬等人玩的不亦樂乎。心中不禁感嘆:"即使回不去鈴鹿山,...

✩繁體字,慎入

★OOC有

✩文筆渣

★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系列XD

上禮拜打了疫苗,然後不出意外的痛爆qwq

莫名其妙的就有了這腦洞,感覺結合了平安京和現代呢~(▰˘◡˘▰)總而言之就是篇爽文XDD

—————————★————————★—————————

冬末春初,意味著一年的結束以及新的開始。冬眠的動物漸漸甦醒,積雪初融,滋養著大地,含苞待放的花朵隨著不時拂過的微風輕顫,附於其上的雪水亦趁勢與其道別,期待著下次的相會。

此時,亦為流感病毒肆虐之時。

大岳丸坐在外廊,悠閒的啜飲著杯中上好的茶,看著庭院裡的蟹姬等人玩的不亦樂乎。心中不禁感嘆:"即使回不去鈴鹿山,但像現在這樣,和平安京的妖怪和平相處,似乎也挺不錯的,只要他們快樂就好。"

海國之戰後,大岳丸與荒川殉情,期望平安京眾人能接納海國子民,海鳴見此才意識到自己過錯,遂獻祭自身以復活大岳丸和荒川。

怎料復活是復活了,大岳丸卻成了個特大號的黑糰子,幸好經過幾個月的調養,已經大抵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否則小妖們半夜真會被這個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完美與背景融為一體的大・黑不溜秋・岳・白牙才是本體・丸給嚇死。至於荒川……

「大岳丸!」一道奶聲奶氣萌死人不償命的正太音劃破天際硬生生將大岳丸從回憶中拉回現實。出現在大岳丸面前的是一個身高不及他腰部,怎麼看怎麼像荒川給他生的兒子,只不過這孩子長著張與荒川之主一模一樣的臉蛋。不過,這並不是他倆愛的結晶。這,就是荒川之主本人!!大岳丸猛力的甩了甩頭,試圖把腦袋裡的奇怪想法拋到九霄雲外去。

站在大岳丸面前瘋狂搖手想確認大岳丸是否張著眼睛睡著了的小荒川在看到大岳丸的眼睛終於不再空洞時鬆了一口氣,但在看到他不知怎麼突然開始瘋狂搖頭時錯愕了一下,以為大岳丸被什麼奇怪的妖怪附身,或者這是復活後的後遺症,正尋思著是否該去請教惠比壽時,突然感覺腳底一空,下一秒就坐在一個挺舒服的座椅上,阿不,懷抱裡。

甫復活時,荒川對這個變小了的身體相當不習慣。除了做事情不方便外,大家似乎都把他當成了真正的小孩子看待,可明明自己都已經上千歲啦(`へ´≠)

八百比丘尼看見他時總會給他些好吃的,當然,零食居多,害得荒川都有種她要把自己養胖了宰來吃的錯覺。博雅從市集回來時除了給神樂帶禮物也會順便幫他買一份。神樂看到荒川總會忍不住摸摸他的頭,嘴裡呢喃著好乖好乖,摸的荒川覺得自己都要禿了,不過看在神樂似乎相當滿足的份上自己也無可奈何。還有晴明,堂堂天才陰陽師居然被他這個變小的大妖給馴服了!?現在的晴明哪還有以前那個四處退至妖魔鬼怪的偉大陰陽師的影子,根本轉職成專業奶爸了!除了見到他時總愛捏他因為變小而顯得有些嬰兒肥還軟呼呼的臉蛋,吃飯時還總叮嚀他不能挑食,每一口都要確確實實咀嚼30下,想當然這麼麻煩的事荒川自然不予理會。其餘的還有晚上9點就要他熄燈睡覺,害的大岳丸都沒什麼機會和荒川敘舊jio流,晴明甚至還讓青行燈給荒川講床邊故事呢!總之,上述事項縱使荒川一開始再怎麼不滿,再怎麼覺得蠢,時間一久也不覺得有什麼了。想到此,荒川不禁感慨:習慣真可怕……

荒川正坐在大岳丸腿上,嘴裡吃著八百比丘尼給他買的蘋果糖,兩隻白嫩嫩的小短腿在空中晃呀晃。大岳丸一邊抱著荒川,還不忘偶爾逗(騷)弄(擾)下,有時捏捏荒川的小肚子或大腿,有時戳臉頰,偶爾還會給他順毛,可謂是享盡天倫之樂。

這時,晴明出場,他一屁股坐在大岳丸旁邊,神色有些憂鬱。荒川只是偏過頭去看了他一眼,就轉回去繼續吃他的蘋果糖。最後還是大岳丸受不了這詭異的沉默先開的口:「晴明,你有話就直說,別一副死人臉,你看我家小荒川都被你嚇到了。」(荒川表示:並沒有:)

晴明嘆了一口氣,道:「此天正清爽,奈何好景不常……」「你要死掉了?」聽到奇怪話的荒川打斷晴明,並露出不解的眼神,歪頭看著他。這個動作殺傷力之大,不但讓晴明完全生不起氣來,還讓這一人一妖差點噴鼻血。

「不是。」晴明一臉慈祥(?)的看著川。「是最近流感猖獗,怕你也生病啦。」博雅從拉門後走出來,便嚼魷魚絲邊說。「沒錯!所以為了不讓我們家可憐可愛的荒川小朋友生病難受,我們決定……」「帶你去打疫苗!」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神樂和八百比丘尼與晴明博雅異口同聲說道,看得荒川很是懵逼。

看著這些人類一臉的不安好心,縱使荒川不知道疫苗究竟為何物,直覺也告訴他絕對沒好事,當然不肯乖乖就範。於是他抬頭對著大岳丸使出水汪汪大眼攻勢,希望他能說服這些人類不讓他打針。只可惜,他唯一的盟友,唯一的希望,此時此刻眼裡閃爍著"就這麼辦"的光芒,小荒川頓時覺得自己被背叛了,於是他只好拿出殺手鐧——孫子兵法第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只可惜一人終究難敵千軍萬馬,最後荒川還是被連哄帶騙的被帶到惠比壽那兒,看著他手上拿著的針筒,不知怎的背脊一陣發寒,而惠比壽仍笑的一臉和藹,更讓荒川覺得恐怖。「不要緊的,荒川之主大人,這就像是被蚊子叮一下而已喔~」惠比壽試著安撫小荒川。"我怎麼就沒看過這麼大隻的蚊子!!!"荒川在心裡哀嚎,他當然不會說出口,畢竟這有損他的顏面啊!

可不知道是因為身體變小連帶著心智年齡也跟著退化還是怎麼的,這種程度的疼痛荒川本應是不屑一顧的,但現在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惠比壽拿著酒精棉片給小荒川手臂消毒,接著拿出針筒稍微推一下活塞直到頂端藥物溢出,然後往荒川手臂一刺……( • _• ;)(。ŏ_ŏ)(☍﹏⁰)

"這哪裡是蚊子叮啊!!?我活了幾百幾千年了就沒遇到過叮妖這麼痛的蚊子阿阿阿!!!QAQ"我們的小荒川面上看著鎮定,但幾顆綠豆大的淚珠掛在眼角看上去更加的令人母愛氾濫,只是內心的委屈,又有誰人能夠明白?

—————

後記:

荒川之主因為有打預防針,所以整個流行季節都過得安安穩穩;反觀晴明等人,除了神樂和長生不老的八百比丘尼以外的人和妖一個不少全數中獎。導致原本計畫好的春季野餐無法舉行。

荒川冷冷看著房裡病懨懨的大岳丸對他伸出的手,而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對大岳丸的叫喚聲置之不理。"哼,誰讓你之前都不幫我,現在換我不理你,而且是你們自己不打疫苗的,活該。"荒川想道。

***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後,荒川拉開大岳丸的房門,手裡拿著一個籃子,之後把它放在大岳丸的床邊,道:「烤橘子,據說對咳嗽很有效。」說完便匆匆離開,獨留大岳丸一人在房。看著面前的橘子,大岳丸心中狂喜:"啊啊啊!我家荒川果然是天使!天使!還特地用他小小的身板給我做烤橘子呢!"

結果不知是荒川的橘子奏效,亦或是大岳丸對荒川的愛,大岳丸是最快康復的一個,而荒川對此也相當滿意,這點從他搖擺的尾巴就可見得,畢竟他的御座終於「復職」了。

浮世生焉

【岳川】巨特么无敌ooc脑洞

从群友得知百闻牌里的觉会读心,又聊到罗小黑,想起大岳丸的剑狱,也许emmmmmm……

⚠️好像没讲清楚,剑狱里面的一切,其实都是大岳丸的想法,说白了就是他对荒川的幻想,不是真实发生的,所以觉才能读得到【。】因为开头说了,阴阳师抽不到荒川……

我挺变态的,太太们看上了可以随便拿去用怎么整都可以

灵感爆发期=期末复习最后关头

链接走评论,微博搜#岳川#tag或俊尼的小号也可以,吞了叫我

从群友得知百闻牌里的觉会读心,又聊到罗小黑,想起大岳丸的剑狱,也许emmmmmm……

⚠️好像没讲清楚,剑狱里面的一切,其实都是大岳丸的想法,说白了就是他对荒川的幻想,不是真实发生的,所以觉才能读得到【。】因为开头说了,阴阳师抽不到荒川……

我挺变态的,太太们看上了可以随便拿去用怎么整都可以

灵感爆发期=期末复习最后关头

链接走评论,微博搜#岳川#tag或俊尼的小号也可以,吞了叫我

綿綿綿綿

已經翻三次車了救命⋯⋯


 @riddle2929 太太點的荒嶽川萬聖節女巫!


不小心拖太久啦(而且我畫了什麼雷人東西)


事到如今只好用萬聖節漫畫祝大家聖誕節快樂(´・ω・`)


P5-P9是🚗發不上來

完整版請走WB:綿綿xsx

已經翻三次車了救命⋯⋯


 @riddle2929 太太點的荒嶽川萬聖節女巫!

 

不小心拖太久啦(而且我畫了什麼雷人東西)


事到如今只好用萬聖節漫畫祝大家聖誕節快樂(´・ω・`)

 

P5-P9是🚗發不上來

完整版請走WB:綿綿xsx

浮世生焉

【岳川】圣诞贺文

荒芜点的谈心梗,各位圣诞快乐

    大岳丸靠在猎猎作响的旗子边看着半空中游来游去的金鱼,由阴阳术凝成的金鱼甩着尾鳍滑过脸颊,朦朦胧胧的,如水轻柔。张开手,掌心有一些落下的水珠,水雾也弥漫在鼻尖,有些咸咸的味道。

    海……?

    还没有回过头,身后就传来衣衫摩擦的簌簌声响,熟悉的气味包裹住了他,让左胸口的器官猛烈跳动起来,几乎要震破鼓膜。

    “大岳丸?”

    久违的沉稳嗓音像那条终年奔涌的河川流进...

【岳川】圣诞贺文

荒芜点的谈心梗,各位圣诞快乐

    大岳丸靠在猎猎作响的旗子边看着半空中游来游去的金鱼,由阴阳术凝成的金鱼甩着尾鳍滑过脸颊,朦朦胧胧的,如水轻柔。张开手,掌心有一些落下的水珠,水雾也弥漫在鼻尖,有些咸咸的味道。

    海……?

    还没有回过头,身后就传来衣衫摩擦的簌簌声响,熟悉的气味包裹住了他,让左胸口的器官猛烈跳动起来,几乎要震破鼓膜。

    “大岳丸?”

    久违的沉稳嗓音像那条终年奔涌的河川流进大岳丸的耳朵,就连指尖也仿佛感受到水波荡漾,从中指指尖蔓延至全身血液,悄悄地翻涌起来。水裹杂着许许多多的话语从心口冲到嘴边,大岳丸感受到小臂温热,心心念念的故友还是像当初那样规矩地跪坐在他身边,遵守着难以理解却优雅的礼仪。

    “你那么久不出现,我以为……我以为你不愿意见我了。”

    太久了,太久了,他们在那次战争之后分离得太久了。手刃挚友的痛苦、得知真相的绝望,这些都已经随着八尺琼勾玉沉于深海,徒留下漫长的思念化身噬人梦魇,缠着他的颈项,沉重痛苦。

    “你怨我么?当初我做了那么多错事……”

    不解你的苦心,说出伤害你的话,甚至亲手杀了你。

    “守护铃鹿山是汝的责任,吾已经说过了,亦不会怪汝。”

    荒川之主侧头对上大岳丸的眼睛,两颊的银发垂落下来,显得他不苟言笑的眉眼柔和许多,被水波晕得有些模糊,“汝的进攻亦是对铃鹿山的守护。”

    末了,荒川之主挑起一边眉,难得调侃地补了一句,“吾以为,这般浅显的道理,汝自己应当是能够想明白的。”

    像是被长辈训斥了一般,大岳丸腾得红了耳尖。他局促地挠了挠鬓角,尔后看见紫瞳里的笑意,顿时像是沙子融进了水,被隐晦的感情包裹住了全身。

    荒川之主说不怪他。

    那便够了。

    “说起来,京都最后一役,汝的决心真是让吾吃了一惊。为了子民,义无反顾地献出肉身……”

    “也不能说是义无反顾。”

    鬼使神差地出声打断,大岳丸移开眼睛去看荒川之主放在大腿上的手,肩膀紧紧相贴的地方热得好像要烧起来。短暂的沉默之后,大岳丸一边继续说,一边抬起手来。

    “什么赎罪、为了子民……其实在你离开后,我也没有想要活下去的念头。”

    初次见面就埋下的种子,历经种种,终于在此刻拨开层层水雾,发芽抽枝,结出清晰的果实。

    我对你的情感早已不一样,那你呢,也是如此吗?

    试探性地用指尖去碰从袖口伸出的手腕,大岳丸表面镇定,心里却是一番电闪雷鸣的紧张景象,好像在面对强敌一般沁出汗——直到握住荒川之主的手,被引导着十指紧扣,一切都瞬间晴朗明亮。

    暗涌的情感盘踞在紧握的掌心之下,它们轻轻地,却又坚定地冲刷着胸口,透过鼻息,在空旷的结界里荡漾开来。

    “荒川……荒川……”

    掌心下的肌肤温热有力,缠在腰间的腿是代表欲望的艳丽毒蛇,隐秘的入口就是最甜腻的果实。

    “大岳丸。”

    荒川之主的头抵在大岳丸的肩膀上,淡蓝色的瑰丽肌肤上泛起情热的红,在即将被占有的前一刻,他轻轻地低喃,“吾……”


    “醒醒!斗技了大哥!”

    阴阳师的脸出现在大岳丸的面前,随着拍脸的动作,粉红色的金鱼头饰垂下的穗子啪啪地全打在海国少主的额头上了。

    “……”

    今天的大岳丸也依然不动如山呢。

浮世生焉

【岳川】云外镜延伸出来的脑洞

有黑白大岳丸,结尾有一个自然段的3p,来龙去脉就是【时空穿越】二字,太太们可以拿去随便扩充二改写作

链接走评论,微博搜#岳川#tag或者俊尼的小号也可以

吞了叫我

有黑白大岳丸,结尾有一个自然段的3p,来龙去脉就是【时空穿越】二字,太太们可以拿去随便扩充二改写作

链接走评论,微博搜#岳川#tag或者俊尼的小号也可以

吞了叫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