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川渝

10万浏览    627参与
张支书
亲人们多看看我们啊——亲人们多...

亲人们多看看我们啊——亲人们多看看我们——搞川渝活动啦————快来快来,大家超级好的!

亲人们多看看我们啊——亲人们多看看我们——搞川渝活动啦————快来快来,大家超级好的!

贪吃的汤圆

【川渝】小时候

【川渝→火锅】前传

甜甜日常

养成文——年下

cp——川渝

避雷


资料——〔From夸克〕


抗日战争中,除了宁夏省、西康省、陕西省、新疆省、青海省、四川省、甘肃省和西藏自治区8个省份没有落入日寇之手。其他的省份均受了战火的侵袭:


1、抗战期间,中国全省沦陷的省份总共有九个。分别是:台湾省、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热河省、察哈尔省、河北省、山东省和江苏省。


2、抗战期间,中国部分沦陷的省份有13个。按照沦陷面积从大到小的顺序,依次分别是:河南省、山西省、安徵省、浙江省、绥远省、广东省、湖北省、广西省、湖南省、江西省、福建省、贵州省和云南省。


“宁”——南京...

【川渝→火锅】前传

甜甜日常

养成文——年下

cp——川渝

避雷


资料——〔From夸克〕


抗日战争中,除了宁夏省、西康省、陕西省、新疆省、青海省、四川省、甘肃省和西藏自治区8个省份没有落入日寇之手。其他的省份均受了战火的侵袭:


1、抗战期间,中国全省沦陷的省份总共有九个。分别是:台湾省、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热河省、察哈尔省、河北省、山东省和江苏省。


2、抗战期间,中国部分沦陷的省份有13个。按照沦陷面积从大到小的顺序,依次分别是:河南省、山西省、安徵省、浙江省、绥远省、广东省、湖北省、广西省、湖南省、江西省、福建省、贵州省和云南省。


“宁”——南京简称,属江苏

“蓉”——成都简称








——序言——

自抗日战争后,宁生命垂危,苏和黑吉辽等九个兄弟昏迷不醒,豫晋浙等十三个兄弟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


大哥京不仅要帮助瓷爹应付外面的恶犬,又小孩,还要不时去看望兄弟们。真的忙的是焦头烂额。


年轻的川帮京分担,带走了小小的渝。




——

这是川带渝回家的路上发生的一件事。


川背着新编的背篓,和小小的渝哼哧哼哧的走在泥泞的山路上。


在渝又一次摔倒并自己默默爬起来后,川叹气。


“你是叫‘渝’哈。”川把渝拉到路边,让渝坐在一旁的石头上。


“嗯。”渝怯生生的回答。


川放下背篓,单膝跪在渝面前,从衣兜里掏出一颗糖剥开塞在渝口中,再将渝受伤的腿微微抬起。


“你莫怕哈。”川从背篓里拿出一瓶水,小心的浇在渝膝盖的伤口上,“这儿个啥子都莫得,回家再上药哈。”


“好。”渝吃糖,渝乖巧。


川点头,重新背上背篓,“要不你吼我哥哥嘛。”一把抱起坐在石头上的小孩。


渝惊,挣扎。


“哎呀呀,莫动!莫动!”搂着挣扎的小孩,“哈儿我们一起打个扑爬嘚。”真的好小一只哦,川搂紧渝的细腰。


渝不动了,安静的呆在川怀里。


川抱着渝爬着崎岖不平的山路。


渝窝在川怀里,耳边是川急促的心跳声,头顶是川粗重的喘息声。


渝闭上眼睛,嘴里的糖甜甜的,原本火辣辣的伤口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川低头看了一眼乖乖的渝,果然,跟着大哥久了,把大哥的坏毛病都学上了。明明只是一个孩子,却学大哥把受伤和难过自己扛,明明他也是可以依靠的啊。他也长大了好吧。


一想到京,川就有点头疼。也不晓得他把渝带走后大哥会不会好好休息一哈。肯定不会。川面无表情,估计没有了渝,京可能加班加的更严重了。


所以。川思考,以后还是多带孩子去京那里吧。在不打扰京正常工作的前提下也让京好好休息。


川颠了颠怀里的渝,郑重决定。

京家的饭菜也好吃,渝一定可以变的白白胖胖的。


好了,先不想那么多了。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先回家


背上的背篓很重,山路很难走,但怀里的孩子很乖。





——

“好看嘛?给你戴上。”


“嗯!好看!”


渝笑着扑进川怀里,“最喜欢川哥哥啦!”


“慢些个,莫栽了。”川笑着抱住渝,顺手扶了扶渝头上海棠花花环。真乖,像个小姑娘。


……

今年的春天,花香令人心动,风里夹着温柔。



——

“知了——知了——”


“好热……”


渝盘坐在凉席上,扇着扇子,时不时看看身后忙碌的川。


“川哥!我好热!”


“哎!”川应答,拿了两个半块西瓜过来。“吃西瓜!昨晚放冰箱里了,刚拿出来的,还凉着。”


“谢谢川哥!”渝高兴的接过西瓜,拿起勺子就开吃。


“嘛,自家人就不用谢啦。”川把另外半块递给蓉,又转身去忙。


渝:!!!“川哥!”


“干嘛?”川回头。


“为什么这个西瓜有蒜味!!!”


一旁的蓉默默吃瓜,并表示:习惯就好。


“哎?”川走到渝面前,用渝的勺子舀了一勺西瓜,“emmm,好像是样。哎呀,阔以吃就行啦。”


“好吧。”渝撇嘴,继续吃。


……

希望明年的夏天,川哥哥的西瓜没有蒜味。




——

“哎呀,不知不觉天都凉啦。”川感慨,找了两件毛衣给渝和蓉,自己拿了件卫衣穿。


“川——”渝坐在床上。


“昂?”川停下织毛衣的手,走进渝的卧室,“搞爪子?”


看见川身上的卫衣,渝眨眨眼,“我也想穿卫衣。”


“卫衣薄,小娃儿还是穿毛衣,热和些。”川无奈,摸摸渝的头。


“我不小了!”渝反驳,又低声说,“可是我想和川穿一样的衣服。”


川挑眉,给渝套上毛衣,“那就等二天我把你的另一个毛衣织好,给我穿?”


渝思考,渝点头,“要得!”


“你还要得?”川笑,蹲下给渝穿鞋袜,“我把你的衣裳穿了,那你穿啥子嘛?好啦好啦,出去吃东西了,有红薯和板栗哦。”


“那我穿你的噻。”渝呐呐道。


“穿个铲铲。”川站起来敲渝的头,“还不快些,哈儿个蓉都吃完了。”


“那好嘛。”


……

秋天太好,卫衣毛衣,红薯板栗还有你。




——

“今年还是没有下雪。”渝有点失落。


“下了雪,化雪的时候,不就更冷了嘛?”川搓搓手,哈了一口气。


“可是我就是想堆雪人嘛。”渝难过。


川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我从小到大只看到过四五场雪。”


看到渝幽怨的眼神,川还是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哼!”渝生气,吸了吸鼻子,“川,我冷。”


川一秒停下,严肃脸,“我吼你穿秋衣秋裤你不穿,冷?活该。”走到渝身边,一把抱住渝。


”可我就是不想穿大红色的秋衣秋裤,太红了……”渝委屈。


川叹气,果然还是太宠渝了。然后大衣拉开拉链,把渝裹在自己怀里。


“那下次我不买红色的了,你个人选,要的不?”


“要得。”


……

其实你可以用拥抱,在冬天为我取暖











絮絮叨叨——

要上课啦!!!

拜拜~̋(๑˃́ꇴ˂̀๑)

终于肝完了!!!







唐山小鱼吃吖
火爆川渝夜市的烤芍皮,唐山竟然也有了!快冲!
火爆川渝夜市的烤芍皮,唐山竟然也有了!快冲!
挽笙♪
🐟 可恶,不准吞我图,更不准...

🐟

可恶,不准吞我图,更不准吞我评论!!

🐟

可恶,不准吞我图,更不准吞我评论!!

摆了
迟早会被自设的渝哥给乐死哈哈哈...

迟早会被自设的渝哥给乐死哈哈哈哈

可能有点ooc吧…雷到您了我很抱歉

有点子川渝

em细致性叙述以后还画的时候再打上吧

迟早会被自设的渝哥给乐死哈哈哈哈

可能有点ooc吧…雷到您了我很抱歉

有点子川渝

em细致性叙述以后还画的时候再打上吧

花青桉呀_
川渝无差,注意避雷

川渝无差,注意避雷


川渝无差,注意避雷


舒登登
521,宣一下我的川渝活动(滚...

521,宣一下我的川渝活动(滚)

无论是私设还是涵设都可以来

群号是691681814

妈咪们快来😢

521,宣一下我的川渝活动(滚)

无论是私设还是涵设都可以来

群号是691681814

妈咪们快来😢

元某人
画不动了,学校还有一堆活动和手...

画不动了,学校还有一堆活动和手抄报等我干什么是工具人啊还全堆在这两天,想想就觉得肝痛怎么办。

521也是我爱你,嗯…直接在草稿上画的有点糙

画不动了,学校还有一堆活动和手抄报等我干什么是工具人啊还全堆在这两天,想想就觉得肝痛怎么办。

521也是我爱你,嗯…直接在草稿上画的有点糙

摆了

“我还是会害怕。”


1941年6月5日傍晚,在日机对重庆进行了四秒一炸弹的五个小时疲劳轰炸中,终于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接死于轰炸人数最多的一次惨案,即“较场口大隧道窒息惨案”。

这也成为了重庆在这次时长五年半的灾难里,最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

我流设定是在每年接近6月5日的时候,重庆的幻视和幻听都会变得极其严重,甚至会对很多声音都十分敏感,时不时就会一惊或一怔。

p2眼中是当年的轰炸场景。

“我还是会害怕。”


1941年6月5日傍晚,在日机对重庆进行了四秒一炸弹的五个小时疲劳轰炸中,终于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接死于轰炸人数最多的一次惨案,即“较场口大隧道窒息惨案”。

这也成为了重庆在这次时长五年半的灾难里,最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

我流设定是在每年接近6月5日的时候,重庆的幻视和幻听都会变得极其严重,甚至会对很多声音都十分敏感,时不时就会一惊或一怔。

p2眼中是当年的轰炸场景。

雀巢咖啡有点甜

是一个5. 20的小甜饼,虽然5.20已经过了。有一些私设,文笔烂,凑合着看一下叭。(还有就是,川渝两地的娃子可以试着用家乡话读对话,有些字的家乡话我实在是打不出来,只能自行带入了!)双引号对话,单引号心理描写。以上都ok的话,那么祝您食用愉快~

正文:


         最近这天气太反常了。渝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热水,腾升起的水雾氤氲了他的镜片,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就如同那窗外被雨点洗刷的世界一般。...


是一个5. 20的小甜饼,虽然5.20已经过了。有一些私设,文笔烂,凑合着看一下叭。(还有就是,川渝两地的娃子可以试着用家乡话读对话,有些字的家乡话我实在是打不出来,只能自行带入了!)双引号对话,单引号心理描写。以上都ok的话,那么祝您食用愉快~

正文:

       

         最近这天气太反常了。渝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热水,腾升起的水雾氤氲了他的镜片,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就如同那窗外被雨点洗刷的世界一般。

         明明是五月,但南方的气温不升反减,而且这天气也是变化多端,上一秒还是晴天,指不定下一秒就是雨天了。

      ‘也不知道这雨要什么时候才能停’。看着窗外的渝叹了一口气,抬了一抬眼镜,准备继续工作。虽然平时的他看起来扎呼呼的,但在对待工作这方面上绝对不马虎。

         只不过此时,他的手机响了。                                                        

【特别关心】瓜川:明天5.20,要不要跟哥哥出去耍?哥哥请你吃火锅~/期待

         渝看到这番话,当时心里就直接答应了,但是吧,怎么可能让瓜川那个家伙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嘛,他要知道了,尾巴不翘上天?

是渝不是鱼:滚,不去,你很闲咩?工作都做完了?疫情结束了?你就敢往外头跑?要让老汉晓得咯,骂不死你!/傲慢

【特别关心】瓜川:嘤嘤嘤~小渝长大咯,都不黏哥哥咯,也不晓得是哪个以前天天跟在我后头,哥哥哥哥的喊哟,再看看现在,哥哥都不喊了,你是不是不爱哥哥了,嘤嘤~你个负心汉~/泪奔

是渝不是鱼:给劳资滚!再说明天都不去了!/呕

【特别关心】瓜川:嘤嘤,你不爱我了,你还凶我~/委屈

        渝真的是被气笑了,他当然知道这家伙绝对故意的,于是他决定,一天都不理川了,他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任凭对方信息轰炸自己,他都不闻不问。

         不过虽说如此,不过渝还是加快了手中批改文件的速度,毕竟明天是5.20,还是要浅过一下的啦~

         第二天,果然如川所说,是一个太阳天。但是渝却工作了整整一个上午。自从疫情以来,他们的工作量就骤然增加了,这场新冠一下子就夺走了许多人的生命。每当他们和瓷爹看着那一个个生命消逝时,没有人说出自己心中的那份痛,也没有人掉下眼泪。眼泪是最无用的东西,他们只能继续奋斗下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那些还存在着的生命。或许这便是对逝者最大的安慰了。

          好在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住疫情了,虽然有时候会出现反弹,但也是能控制住的。不然渝也没有时间去和川嘻嘻哈哈了。

          不过虽说如此,两人还是没有打算过一天完整的5.20,其实5.20这一天只是两人想见对方一面的借口罢了。而且忙的不止是渝,川手中也是工作一大堆,他自己不说,但又不代表渝不清楚,再说了,有时候川身上的担子比他还重,哪是说去玩就去玩的?

        ‘真希望这个鬼疫情能快点结束啊’ 渝升了个懒腰 ,看了看时间,嗯,下午两点,和川约定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渝打算休息一会再继续工作,毕竟长时间工作也是会吃不消的。 他可不像某个卷王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工作,无时无刻不在内卷。(京:“阿嚏!” /揉揉鼻子,“谁又在想我?”)

          他看了看桌边的手机,好家伙,99+,全是川发来的消息。他这才想起来昨天把手机调成静音后,忘关了。他赶忙打开手机,川给他发了几百条消息,不同时间段的都有,最近的一条发于两分钟前,渝赶紧敲字回复:

是渝不是鱼:你发这么多消息做啥子?吃饱了撑哦?时间很多哦?要不要我叫老汉再给你多布置点工作?

           川基本上是秒回:

【特别关心】瓜川:哎呀,我想你了嘛,难不成你还嫌弃哥哥咩?哥哥好伤心哦~

  是渝不是鱼:滚!伤心你个铲铲!一会儿就见到了,还伤心,多大一人了?还跟个小娃儿一样

【特别关心】瓜川:哼,小渝一点也不爱哥哥了,嘤嘤~不闹了,我在你楼下,快点下来

            看到这话,渝不淡定了,他跑到阳台向下看去,真的就看到了川在楼下!他今天穿了一身运动休闲装,阳光透过树影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热情大方,充满了活力。

            兴许是感受到了渝的目光,川抬起头来。四目相对,川的眼底尽是笑意,他抬起手,向渝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并且露出了一个灿烂又极度帅气的笑容。电光火石之间,有什么东西直直地击中了渝的心脏,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呆滞,不过随即便反应过来,捂着脸逃走了。而楼下满面春风的川看到这一切不禁笑了笑‘还是一样的可爱啊~’

              十分钟过后,渝才下楼。而川一见到他就像是一只狗狗一样黏了上去“哎呀,哥哥好想你哦~而且才这么几天不见,小渝又瘦了啊~''川说着,暗示性地捏了捏渝腰上的软肉,然后对着他耳边吹气“是不是没有哥哥喂饱,就瘦了啊~‘’

               渝冷笑一声,既然川这么喜欢调戏他,那他就奉陪到底好了。

            “对呀~”渝主动搂上川的脖子,将自己的唇靠近对方的唇,若即若离的感觉挠得川心痒痒,“小渝可想哥哥了呢~”说着还用腿蹭了蹭川的那下面。暗示,赤裸裸的暗示。

                川的眼神一暗,看来今天这火锅渝是吃不成了。

                川一把抱起渝,大踏步向楼上走去,“既然你这么主动,那我们今天就干点别的事。”他说这话时完全没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感觉,反而带上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而渝这才反应过来,哦豁,玩大了,要完。于是渝开始了挣扎,只可惜,挣扎无效。

                接下来就是不过审的东西了。

                 等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川还在他的身旁呼呼大睡。渝想起昨天川对自己做出的那些过分事,甚至还内什么在了他体内,又羞又恼,一脚把川踹了下去。于是,随着川的一声哀嚎,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完

有一段car的,被屏了,发不出来

               


          

             

           

        



卖《新青年》的精苏

521不得给你们来点?

我最近感觉没什么粮,就自己产啦

有车,避雷!避雷! 

你看这个屑一天到晚就知道写车


1.依旧是我最爱的川渝


  泸州市,长江边。

  川趴在栏杆上,望着长江上往来的船只,望着载船东流的长江水。

  渝半倚着栏杆,敛目看着拍打堤坝的浪花。

  此刻正是下午2点,微微有些刺眼的光照着两个“人”(省级行政区域)

  川把目光移向渝,祂觉得,渝似乎跟很多年前不一样了。

  渝多了一种成熟,祂正在成长为一个生气勃勃的,但却不失...

我最近感觉没什么粮,就自己产啦

有车,避雷!避雷! 

你看这个屑一天到晚就知道写车

  

1.依旧是我最爱的川渝


  泸州市,长江边。

  川趴在栏杆上,望着长江上往来的船只,望着载船东流的长江水。

  渝半倚着栏杆,敛目看着拍打堤坝的浪花。

  此刻正是下午2点,微微有些刺眼的光照着两个“人”(省级行政区域)

  川把目光移向渝,祂觉得,渝似乎跟很多年前不一样了。

  渝多了一种成熟,祂正在成长为一个生气勃勃的,但却不失稳重。

  “渝,你知道长江跟你很像的地方是什么吗?”

  “前辈你说。”

  “你就是长江的前浪,顾着看前面,就忘了回头看看。”

  “回头?”渝愣了一下,“前辈,我一直都有在回头。”

  川笑了笑揽住渝。

  “我希望,你不论走多远,我在你的心里,都有一席之地。”

  “这是自然。”

泸州:你们秀恩爱就秀恩爱,到我这来作甚?



2.川渝(日常向)

  

 川抱起睡着的渝,昨晚加了一夜的班,睡一会也是情有可原的。

  川把他抱到床上,盖上被子,就这么坐在床边。

  要是不把他抱上床,是很容易感冒的!虽然不清楚意识体会不会生病,为了以防万一,渝被川抱上了床。

  “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川有些失神。

  不一会儿,困意袭来,川趴在床边就睡着了。

  大约十五分钟后渝醒了,他猛的想起来渝北的防疫措施要完善一下,刚要下床,就看见趴在床边的川。

  渝停了一下,“这样会感冒的……”

  于是乎,渝抱起川的腰,想把他往床上抱,也不知道是川太重了还是渝力气太小了,渝没能把他抱上去。

  渝放弃了,他把被子盖在川的身上,走出了房门。

  待他走出去以后,川睁开了眼。

  

3.川渝(车!但是事后)

   

 渝起身,全身酸痛。

  昨晚的事他基本不记得了,由于太困太累,他很快就睡着了。

  渝想下来,腰胯都疼的厉害。

  “鼜……”渝咬着牙骂了一句。

   他放弃挣扎,躺了回去,仰望着天花板,拿起手机一看。

  【微信】

  【川:我帮你请好假了,安心休息。】

  渝手机一个没拿稳,一摔,砸脸上了。

   “疼疼疼……”

   他支撑起来,勉强尝试下地,但失败。

  “魂淡,做完就跑!这估计又得三天……”

  

。。。。。。。。。。。。。。。。。。。。。

  

  

  

翎月

秋澜悲语520番外——省拟全员(无港澳台)

“姐姐,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京从一大早就开始缠着冀。

“今天。”冀想了想。“五月二十号啊。”

“啊。”

“咋了?”

“姐你再想想。”

“emmm.......520吗。”

“对啊。”

“咋了?”

这一操作把京给整无语了。

“哥,今天巴黎推荐我买这个 法式烤蜗牛,快尝尝。”津拎着一袋蜗牛走了进来。

“姐,我听普罗旺斯说这烤蜗牛有个故事。”京说。

普罗旺斯做错了什么。

津心想,拿了个凳子坐下。

“什么故事?”一听故事,冀有了兴趣。

“听说蜗牛在被烤之前,一直在泥里待着。”

“那怎么了?“

“ 蜗挨泥啊。”

“啊!?”冀听了之后,脸歘一下就红...

“姐姐,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京从一大早就开始缠着冀。

“今天。”冀想了想。“五月二十号啊。”

“啊。”

“咋了?”

“姐你再想想。”

“emmm.......520吗。”

“对啊。”

“咋了?”

这一操作把京给整无语了。

“哥,今天巴黎推荐我买这个 法式烤蜗牛,快尝尝。”津拎着一袋蜗牛走了进来。

“姐,我听普罗旺斯说这烤蜗牛有个故事。”京说。

普罗旺斯做错了什么。

津心想,拿了个凳子坐下。

“什么故事?”一听故事,冀有了兴趣。

“听说蜗牛在被烤之前,一直在泥里待着。”

“那怎么了?“

“ 蜗挨泥啊。”

“啊!?”冀听了之后,脸歘一下就红了。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俩秀。

津心想。

冀咵一下亲了上去,京的脸也一下子红了。

“你俩就秀吧!”

津气的一下拍桌子走了。

“找媳妇儿去了吧。”

“可能吧。”


“秦榆啊!!!!!你姐她们总在那秀,我受不了了!!”

“你还没习惯吗?”秦皇岛转头看向津。“她们在一起对长时间了,你还没习惯?”

还没等津回答,秦皇岛接着说。

“遇到凡事不要慌,去找单身狗就行了。你毕竟还有个媳妇儿,去找辽哥,他比你更苦。“

“好嘞,谢谢媳妇儿。”津道,走之前还不忘亲秦皇岛一口。

“我说你们小两口考虑考虑我们单身狗的感受啊。”保定走来,道。

“没办法,谁叫你们没对象。”


“辽哥,在吗?”津敲了东三省家的门。众所周知,东三省住一块。

“小津啊!!!!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辽刚打开门,就发疯似的向津求助。

津问 辽为何这样,原因竟然是辽单身久了看黑吉520撒狗粮受不了了。

“没事,单身久了都这样。”津安慰道。

“问题是你不单身。”

“阿这......不止你单身,走,我们去找皖和沪。“

“走吧。”


“阿晋阿晋,别喝你内醋了,不怕血管软了啊。”秦对晋说。

“你血管咋不软啊。硬死你得了,你信不信我让你睡兵马俑坑去了。”

“我错了我错了。”


“ 打是亲骂是爱。”津说。

“的确。” 辽点头道。


在一处小亭子里,鲁和豫正下着棋。

“有约不来过夜半。”豫口中蹦出一句诗。

“闲敲棋子落灯花。”鲁马上就接了下去。


“这才是模范夫妻。”津说。


西部,一个较大的民宿里。

”蒙哥,你不是华北的吗,怎么来这儿了?“宁喝了口水,问。

“还用说,找媳妇儿来了呗。”青说。刚说完就遭到了蒙新二人的死亡凝视。

“不是,因为我是自治区。”蒙说。“对了,我带了奶酪。分着吃了吧。”

“好诶。蒙哥哥家的奶酪最正宗了。”新兴奋道。

“藏,你不是也带了一壶油酥茶吗,赶紧分了吧。”青说。

“知道了。”藏冷冷地说。“你想蹭饭。”

“来了还不吃,反正很长时间也没聚了。”

“好吧。吃完了陪我 爬山。”

“阿藏,这山.......能不爬嘛。上次差点给我累个半死。”

苏对瓷表白的会议后。

藏陪青看完湖后,青要陪藏去爬山。

“阿藏,这山怎么这么高啊。”青爬到半山腰时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好吧。那就先下去吧。下次陪我爬全程。”

“还有下次!”


“事后我才知道爬的是珠峰。”青无奈道。

宁陇二人早都笑得趴桌子上了。

蒙无奈的笑了笑。

“行行行,不爬了。喝茶。”


一处密林。

桂正在一个小河边啃甘蔗,凝望着河底。

“姐!”

“小粤。”她回头看去,粤正向她走来。“啃甘蔗吗?”拿了一根甘蔗递给粤。

“谢谢。”

两人在河边啃甘蔗。

我们就在这里静静的看着你们。

一旁的闽琼二人想,静静的看着二人。


一个火锅小店里。

“小渝,吃。这顿我请了。”川道。夹了一块涮毛肚给了渝。

“谢谢哥。”渝夹过毛肚,咬了一口,泪水喷涌而出。

“哥你这放的什么辣椒啊,这辣呀!”

“小渝你等会儿啊。服务员来碗水!”



一个小屋里,湘鄂赣三人在吃热干面。

“我听说你给川他们推荐了一个火锅底料。”鄂说。

“是,只是我吃着有点辣,其他的还行。”

你吃着有点辣,那得有多辣。

鄂心想。胳膊肘一动,把桌子上的青花瓷瓶拱到了地上,摔了个稀碎。

赣听到声响,看了过去,看到了地上碎的不能再碎的青花瓷,抄起了手边的一根长棍,向二人走去。

“我怎么感觉背后有股凉意。”

“我也是。”

危    鄂湘     危



“嘿嘿,菌汤来了。”滇端着一锅汤进到屋里来,屋子里还坐着黔。

“好,开喝。”

两人一碗一碗喝了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毒。

反正异能是毒免也不用害怕。


“沪,皖,干什么呢?”津道。

“你看。”两人指向正在干仗的苏浙二人。

原来,浙不知道怎么了惹江苏生气了,之后两人就干起来了。

 皖拍了拍旁边的两个板凳,示意让二人 坐下看,递给二人一袋爆米花。

“家暴现场 啊!”津感叹道。



end



祝大家520快乐,希望大家多多投稿,下次的设定都可以投,目前只写了冀家。下一个不知道些什么,你们定。(没人投只能自己写了)。秋澜悲语下次写环渤海。

稍安勿躁

【520贺文】这个星期不一样(上)

校园文,想着是省市人今天5月20号就甭发刀了

520四千字全糖—

CP:鲁辽 云贵 苏浙 川渝 粤桂 黑吉 京冀

七对,七天,每个里面夹杂其他CP的大乱炖

设定:大学,成年了

鲁辽:谁比谁骚(下午➕第四天)

云贵:漫长追夫(第二天)

苏浙:神圣的爱情不容侵犯(第六天)

川渝:甜蜜小夫妻(最后一天)

粤桂:八卦的学霸俩(第一天)

黑吉:老夫老妻(第三天)

京冀:办公室恋情(第五天)

纯属流水账!!每天都是不同的事有很少联系


下午

那是一个下午,因为某些原因,所有人放假七天

全校欢呼

苏,浙,鲁三个人坐...

校园文,想着是省市人今天5月20号就甭发刀了

520四千字全糖—

CP:鲁辽 云贵 苏浙 川渝 粤桂 黑吉 京冀

七对,七天,每个里面夹杂其他CP的大乱炖

设定:大学,成年了

鲁辽:谁比谁骚(下午➕第四天)

云贵:漫长追夫(第二天)

苏浙:神圣的爱情不容侵犯(第六天)

川渝:甜蜜小夫妻(最后一天)

粤桂:八卦的学霸俩(第一天)

黑吉:老夫老妻(第三天)

京冀:办公室恋情(第五天)

纯属流水账!!每天都是不同的事有很少联系


下午

那是一个下午,因为某些原因,所有人放假七天

全校欢呼

苏,浙,鲁三个人坐在教室,埋头写着笔记和作业

突然浙靠在苏肩膀上

“阿江,这个是不是不太对—”

“嗯?”江苏的看着浙江

“我给你讲讲……”

鲁听着他们两个时不时还亲热亲热,自己简直要发毛

md,不是说一起卷吗

鲁感觉这个夫妻恩爱的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我走了”

“慢走不送”

我靠,他俩故意的吧

鲁一个人走在操场上,因为都是住宿生,操场上很多人

“阿川,隔壁开了火锅店,陪我去尝尝呗”

“好,你想吃什么”

“全辣”

鲁感觉自己又受到了侮辱

电话响了,屏幕上显示备注“阿辽”的电话打了过来

鲁接了电话

“喂?辽宁?找我什么事吗”

“是我是我,出来碰两杯啊?”

“还有谁啊?黑龙江他们去不去”

“没有别人哦,就咱们两个——”

“行,我先收拾一下,老地方见”

鲁挂断电话,快步向宿舍楼走去


鲁看见了辽,他坐在酒桌前,低头看着菜单

“唉?你来了?”辽抬头看着鲁

“嗯”鲁找了个地方直接坐了下来

“喝点啤的?”“昂”

东北人爱喝酒是公认的,鲁也挺能喝的,只不过辽宁先醉了

然后鲁把他拖到了酒店,开了间房

后来辽就短片了,抱着鲁的脖子

“啊…鲁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和你同桌三年我喜欢了你两年半左右…”辽靠在鲁的肩膀上,死死的搂住鲁肩膀“黑吉他们TMD整天撒我狗粮…嗯…”

鲁静静的听着他说乱七八糟的情话

“好了阿辽,我喜欢了你三年,我还以为我是那个单相思的”鲁笑了笑

“那,我们用行动证明吧~”鲁贴着他耳朵说

(自主规制手动屏蔽)


放假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六点辽被狂轰滥炸的电话吵醒了

都是黑吉和内蒙的电话

内蒙古打的比较少,就打了7个

黑龙江打了16个,吉林打了20个

辽宁随手拨打给了黑龙江

“TMD昨晚你跑哪去了我靠我们找了你几个小时,你现在在哪,我们去接你—”

“对…”辽声音沙哑低沉的说“我现在在哪…”

“????”这一套把黑龙江整不会了

“等一下……”辽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

“鲁……?”辽宁揉揉眼睛,看着旁边躺着的人

鲁醒了

“嗯?怎么了阿辽?”

“昨晚我……短片了?”

“嗯,你对我说了好多情话”

黑龙江听着他们两个谈情说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弟(对吉的称呼),帮我挂下电话—”


粤和桂大早上就起床了,在校操场看见京和冀两个老师

“阿冀,今天咱们去外面吃早饭吧”

“嗯,吃包子可以吗”

“好好好—”

津站在离两个人半臂左右的距离

“啊对对对,你俩吃包子我就跟去,反正我狗粮吃饱了”

津像个大冤种

津看见了粤桂两个人

津觉得救星来了

“粤,桂,你们两个起得这么早啊?”

“啊哈哈哈哈哈……”

“一起吃个早饭吧,沪已经到了—”

面对津老师的热情,两个人答应了

五个人到了小店

六个人坐在早餐桌前

“呦,您怎么来了?”京对沪说

“我来关您什么事”沪笑着回答

空气都凝固了

“啊,沪,京,你们两个注意点,粤桂两个人还在呢”津白眼翻到天上去了,这话多多少少带点阴阳怪气

“阿冀,你看他”京挽着冀的胳膊

“?你在所有人面前高冷的样子呢?”

粤和桂只感觉自己要尬死了,一群老师,找我们两个学生介是揍嘛

还好这时候菜上了

“阿冀,饿了吧,快吃吧,我付钱”

“呵,狗情侣”沪翻了个白眼,但是还是动筷子了

京请的饭不吃白不吃

“阿桂吃点,来”粤把吃的放进辽的盘子里

“嗯,来,你也吃”

当事人津:🤡,我找他们两个一起去吃饭是怕京冀两个人秀恩爱,感情你们两个比京冀更会

当事人沪:谢谢,吃不下了


桂和粤两个人吃完饭先走了,桂说中午有事要去隔壁一趟

“这一天天事情真多”


此时已是下午

粤正在给桂打电话

“桂,吃了吗?”

“阿粤啊,吃了,我们事情处理完了,我今天就回去,我现在车上,马上就到”

“嗯好,你在哪,我去接你”

“公交车站,学校门口的那个”

“嗯嗯”

在公交车站上看见了贵,他是来接云南的

粤就和贵弹了起来

“苏浙两个人你知道吧”

“阿,你说苏浙啊,他们两个够卷的,那小情侣俩要卷就算了还一起卷,上次我和桂去奶茶店看见他们两个在那个角落的桌子上写作业,而且还边喝边写,卷死了,江苏和浙江两个人真的是”粤吐槽者说

“川渝呢?重庆和四川那两个”

“奥,他们啊,他们是最近谈上的,甜蜜夫妻俩,整天往火锅店跑,还点全辣,真不知道胃是不是钢铁胃”

“哇,粤哥,你知道的好多,那你了解云哥吗,他不爱说话”

“云南啊,那货就是假高冷,你知道最近很火的我是云南的吧,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而且这个啊,你对他细心一点,就一点,他就容易沦陷,不信你试试”

“阿粤!!!”桂在远处喊

“桂来了,先不聊了昂”“嗯”

云桂两个人是一车的,云南也走过来了

“贵,你来接我吗?”

“嗯,快走吧,学校对面新开了家店,咱们去尝尝”


“桂,你知道云南和贵州吧”

“知道啊,他们两个有戏,云南的性格都知道,贵很明显就是他的菜”

“确实,贵刚刚问我云南的事,看起来真爱无疑了”

两个人谈着八卦,笑着看着对方

下一秒,便在天黑的夕阳下拥吻


放假第二天

清晨已到,贵从床上起来下楼买早饭

去了云南宿舍

“云,我来啦”贵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格外温柔

“呦,云南,你小情人给你送饭来了—”西藏笑着调侃

“全宿舍就你单身,你不思考一下吗”四川话中有话

暗示啊!!(宿舍是西藏广西四川和云南

粤桂,川渝,云贵

云南已经把门打开了

“阿云,你的早饭——”

“谢…谢谢,进来坐坐吧”

“阿云,一起吃吗?”

“嗯,好”

贵直接坐在了云的桌子前,云也拽了个凳子坐下

“咦,你俩继续,我去找渝了”

“等等,川,我去找粤一起吧!”

“咦,这个宿舍我待不下去了,我去找青(青海)吐槽去”

宿舍就剩下云贵两个人了

“嗯……云,我换了一家,好吃吗”

“嗯,挺好吃的,下次可以少买点”

贵吃完就准备走了,云南突然开窍

“贵,不再待会吗”云终于还是说了

“好啊!”贵兴奋的奔回来

他们明明双向奔赴,可是云不会表达爱意

从头到尾,好像只有贵付出了

“云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额”

说得出来吗,说不出来

可是人就在眼前

“有……”

?废话啊!!(着急)

贵的心里干着急

“什么话?”

“那个,我…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一次你给我送饭开始……”

话还没说完,贵直接扑倒云的身上

“为什么不早点说啊害我暗恋你那么久”

开心吗,开心吧

中午的时候云和贵准备收拾收拾

“阿湘,待会我和阿云出去,你说我穿点啥子好啊”

“你这北方口音都憋出来了,你穿的正式点不就行了”/来自湖南吐槽

“那不行,第一次和对象一起出去吃饭,不得正式点啊”

md,废话,你再秀

“呵,你自己找吧,我出去了,找鄂和赣去不理你了”

呵,狗情侣

(未完待续,肝不下去)

没有的tag先不打

巳卯

我也不想磕啊!但是蒸主往我嘴里喂饭啊!!!这能怪我吗!!!这是共青团发的消息啊老福特的审核!!!自己去B站搜啊喂!!共青团的消息你都屏啊!!!!

——————————————————

二编,我真的要被这个官方写的剧情线笑死了。。。

我也不想磕啊!但是蒸主往我嘴里喂饭啊!!!这能怪我吗!!!这是共青团发的消息啊老福特的审核!!!自己去B站搜啊喂!!共青团的消息你都屏啊!!!!

——————————————————

二编,我真的要被这个官方写的剧情线笑死了。。。

芪欹兮策
雷人慎入!!!!!! 那什么的...

雷人慎入!!!!!!

那什么的婚嫁渝(不要挂我)

五一的一个脑洞而已

雷人慎入!!!!!!

那什么的婚嫁渝(不要挂我)

五一的一个脑洞而已

救命啊

接上篇,还是王巴梗,有糍粑cp

整了个tag以后堆我的省设,名字就叫王巴日记(这个梗到底要用多久啊喂!)

以及欢迎ask,有点没梗画了

最后 @为瓷🇨🇳左和英🇬🇧右人沏茶[   ⃒⃘⃤] ,小伙子,巴巴来了

接上篇,还是王巴梗,有糍粑cp

整了个tag以后堆我的省设,名字就叫王巴日记(这个梗到底要用多久啊喂!)

以及欢迎ask,有点没梗画了

最后 @为瓷🇨🇳左和英🇬🇧右人沏茶[   ⃒⃘⃤] ,小伙子,巴巴来了

T

世界倒计时(4)

咳咳,拖久了,久等了,幼儿园文笔,注意!

写的太乱,从第一章看比较好

注“”←是对话    []←内心独白   ()←预防大家不知道这是谁说的话,在说话的后边为不明显的人,加上去的,好让大家分辨

~~~~~~~我是分界线~~~~~~~~~


四人就这样走到一个屋檐边避雨,“这天儿真是晦气,明明刚刚还是晴的,奇了个怪了。”(秦)

“乖乖,这雨下的真大。”(豫)“这到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一会儿怎么回去?”王鲁边说边整理手中已经湿漉漉的外套,顺手拧了下水

屋檐边的雨已经从刚才的小雨下成了倾盆大雨,奇怪的是雨中...

咳咳,拖久了,久等了,幼儿园文笔,注意!

写的太乱,从第一章看比较好

注“”←是对话    []←内心独白   ()←预防大家不知道这是谁说的话,在说话的后边为不明显的人,加上去的,好让大家分辨

~~~~~~~我是分界线~~~~~~~~~



四人就这样走到一个屋檐边避雨,“这天儿真是晦气,明明刚刚还是晴的,奇了个怪了。”(秦)

“乖乖,这雨下的真大。”(豫)“这到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一会儿怎么回去?”王鲁边说边整理手中已经湿漉漉的外套,顺手拧了下水

屋檐边的雨已经从刚才的小雨下成了倾盆大雨,奇怪的是雨中仿佛出现了人影,但天气因为下雨变得昏暗,看不清人影,看不清那人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人面正对着王晋,手中不知拿的什么东西。

“woc,那边是不是有个人?”(晋)“嗯?”闻声王秦转过头,仿佛正对着那人的眼睛,愣了一下“……”(秦)听见后边没有动静的王豫回头看看两人,还没开口,就见王晋指向那边的人影“有…有人…”“嗯?”(豫)[Woc,这不是兔子吧?这不是我们的兔子吧?]


王鲁回头看着荒神的王晋,愣住的王秦和一脸茫然的王豫,又看到那个不知道拿的什么东西的人影,二话没说,顺手抄起武器往人影那边扔,速度快,没有一点预兆。

如果不是天气的原因,或许王鲁应该可以刺中那人的心脏,可惜只打掉了那人手中的物品,(别看王鲁人家年纪大,身手却好的不得了)在人影捡起那物品之前拿到了那不知名的东西,人影见状不妙,走了。


随着人影的离开,天气慢慢晴了“这是个什么东西?”(鲁)回过神来的王秦,看着王鲁手中的不知名的方块“这东西拿在手上真没问题吗?”“啊?!”(鲁)说是迟,那是快,王鲁顺手给他掉了“我晓得吧,这东西还是先拿回去给当家的看看,说不定有什么发现。”“但现在重要的是应该怎么给他拿回去。”(晋)


正当几人思考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王豫,王鲁,接着!”“嗯?”(豫)王豫顺手一接,是个盒子。只见说话那人气喘吁吁的解释道“装进去,在没发现的东西的用途之前,先收着。”

王皖累的气喘吁吁,[果然体力这活,还是交给沪比较好。]礼貌:你王沪吗?


这个盒子是长三角和京津冀带回来的不知名的方块,做的盒子,但不知名的东西尚未检查出来什么坏作用,也可能是因为科技不够先进。至于为什么让皖去跑路?因为王沪,王京,王苏和王浙,在研究这方块的用途,而津冀,在规划城市该怎么清理那些倒塌的楼房,即便兔子们在防空洞内,也不能放任那些楼房不管。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皖的头上。

“总之先放本部去吧,这里也不好解释。”王皖看着将东西放进盒子里的四人说到。“行”(豫)


云贵川渝那边


“我们到底在这转什么?没有明确的路程,没有提示,也没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到这网还断了,怎么找?”(渝)边说边踢走脚下的石子,显得愈发烦躁。

天气不算晴朗,甚至有一点雾,但没有下雨或者下雪,不过天气显得很湿润,很潮湿,脚下的泥路黏糊糊的,从城市的水泥路走到乡下的泥路,自然有些不适应,但上边铺了几块石头,插杂着一些小石子,他们走在石头上,显得格外小心,但却有封不住的躁动。

城市没有,现在乡下也找遍了,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经过一下午的折磨,手机也没有电量了,现在他们只能靠自己了。“都找遍了,还是没有,会在哪儿呢?”(贵)“会不会在自然保护圈?”(川)“好像也不是不会”(滇)“那就走!”(渝)“慢点儿!”(滇)


一路小跑,到了自然保护圈门口,因为出发事件,动物也肯定都转移的地方,以前曹杂的地方都没有了,安静的能听见风声,水流声和树叶被风吹的沙沙声,安静的渗人。

“不太对,太不对了”王川看着眼前似有生机但又似无的自然保护圈内心不禁打了个寒颤,“不,之前不是这样的,明明…植物都好好的,为什么这么渗人”“真是活见鬼了。”(渝)

‘唦唦,唦唦’声音明显不对,更像是有人经过,可是兔子们已经被疏散开,都在防空洞内,为何还会有人?

“谁在哪?!”王黔摆好战斗状态,只见那人影扔出来一个东西,接着一个又一个的东西掉了下来,“!王黔!快闪开!”王滇看着王黔已经来不及躲了,并直接扑了上去,将祂压在身下。

只见那些扔下来的东西,砰的一声,爆炸了,被压在身下的王黔没多大的伤,但王滇就不一样了,虽然扑开了,但爆炸伤害的威力依旧很大,周围的植物也随着爆炸声消失殆尽了“王黔!王滇!你们没事儿吧?!”王渝显得格外焦急,王川命中黑人,黑人身上被命中的地方,燃起了熊熊火焰,见状不妙,黑人想跑,但没机会了,只见王川一个响指,从小火到大火,直至蔓延全身,烈火的灼烧感席卷而来,黑人也消失了,但掉落的东西可以证明,它还会再回来的,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东西是白色的方块,王川带着手套,就那个白色的方块捡起来,去看看他队友的伤势。

那小东西看着不大,杀伤力倒是不小,周围的土地上,原本的植物,没有一点生机,显得格外死气沉沉,周围的建筑没有被炸到的很幸运,但被炸到的建筑像一开始的大楼一样,变成了废墟,这个自然保护区不算很大,但这也带来了不小的伤害,而王滇背后已经是血肉模糊,站起来也不利索,王黔,王渝,两人掺扶着他起来,王川用那些还没有被炸掉的医疗箱里拿了一些绷带,天,暂时给他缠上。


回到基地内,王耀看到伤势如此重的王滇不知所措“你们这是怎么弄的?为什么会上这么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王川给他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转头看向自己的队友病床上接受治疗,好在只是皮外伤。


~~~~~~~~我是分界线~~~~~~~~


不喜左拐 勿喷

真的,你们想看什么cp,你们跟我说,我真的会更!

我或许有轻微的洁癖,但问题真的不大

我有在考虑把我想的设子给画出来,当然有些设子都不需要我自己动,我就爱上了别的大大的设子



放弃思考了

画了猫猫🤤嘿嘿

嘶这个人怎么连猫都不会画(

画了猫猫🤤嘿嘿

嘶这个人怎么连猫都不会画(

贪吃的汤圆

【川渝一家亲】火锅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文文走来了!

经过我的深思熟虑和刻苦的查资料,我来了!(•̀ᴗ•́)و ̑̑


阔以看成是前一篇【川渝一家亲】的后续,——川渝长大后。也加了一些补充~

保证很甜(?!ヾ(◍°∇°◍)ノ゙

咳,原本是养成文学‎´•ﻌ•`可突然想到这是长大后……

我也不想的,可是年上好香!!!✧(◍˃̶ᗜ˂̶◍)✩


〈双向暗恋哦~〉


又名《火锅的诱惑》《论如何用火锅找到老婆》


〔可能有亲看不懂(?有的方言,(可能是因为有的是用的同音字吧,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有的话里的字是怎么写的……)原本我是想直接写普通话的,可是那样的话就...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文文走来了!

经过我的深思熟虑和刻苦的查资料,我来了!(•̀ᴗ•́)و ̑̑



阔以看成是前一篇【川渝一家亲】的后续,——川渝长大后。也加了一些补充~

保证很甜(?!ヾ(◍°∇°◍)ノ゙

咳,原本是养成文学‎´•ﻌ•`可突然想到这是长大后……

我也不想的,可是年上好香!!!✧(◍˃̶ᗜ˂̶◍)✩


〈双向暗恋哦~〉


又名《火锅的诱惑》《论如何用火锅找到老婆》


〔可能有亲看不懂(?有的方言,(可能是因为有的是用的同音字吧,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有的话里的字是怎么写的……)原本我是想直接写普通话的,可是那样的话就没有那味了。所以最后,我郑重决定——还是用川普!ꉂ೭(˵¯̴͒ꇴ¯̴͒˵)౨”〕


只是一个平常的日常~

因为我也想不出剧情了。


有私设!

是川渝!

就是简单的磕磕cp!

没有不尊重任何亲的意思!

注意避雷!!




——序——


瓷爹年轻的时候,为了保护好这个刚刚建立的家,面对着四周的豺狼虎豹,心力交瘁。无奈对尚且年幼的孩子就照顾的不是很周到,便让其他大点的孩子照看。


川带着瘦瘦的蓉(成都),看着疲惫的大哥京,主动带走了小小的渝——尽管川也只是个面黄肌瘦的半大的孩子。


刚开始时很艰难,瓷爹忙着应付外来的小人、墙头草又或是不知道谁的走狗,每天晕头转向。孩子们只有让大哥京来照顾。


但京不仅要协助瓷爹处理事情,还要处理家里的事,有的事情也考虑的不是很周到。比如川一个孩子带两个孩子。


一开始谁也没有注意到。


还好发现的时候也没有太晚(?。





——正文——


下午六点整。


川准时抬头,悄咪咪转头看渝,成功收获了渝的一瞪。


川无奈耸肩,转头就和瓷爹对视上。下意识一笑,就看到温柔的瓷爹温和的宣布下班。


原本安静的屋子一下充满叽叽喳喳的声音。


渝还在认真工作,突然一阵风刮过,川跑过来压在了渝身上。


“你又想搞爪子嘛?”渝压低声音。


川搂着渝的脖子,俯身靠近渝,轻轻说:“饿了蛮?我带你去吃火锅咯~”


浅浅的呼吸尽数扑在渝耳朵上,川如愿看见渝的耳朵红了。


然后川乘着渝走神,一把搂住渝的腰半拖半抱的带渝离开。回头果然看见瓷爹和自家兄弟们了然的眼神。


川有点不好意思的咳嗽几声,捏捏渝腰上的软肉,穿过人群,离开。


——

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川把系在自己腰上的长红围巾的一边给渝围上,悄悄靠近渝,把另一头围在自己脖子上。正暗暗得意时,渝突然一手肘打向川。


川痛,川捂住腰侧,川心里咯噔了一下,“啷个了?”


渝呲牙,“这次我又没有和老汉说‘再见’!都怪你!”


川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笑。好蛮,自己看上的,跪着也要宠下去。“哎呀,不怕,我给老汉说了‘拜拜’的。我说的不就是相当于你说的蛮。”


渝思考,渝点头,渝又打川。“那你竟然没有给老汉说再见?”


川退开一步,倒吸一口气。看来是真的要跪着宠下去了。


不过看着渝通红的耳朵,川高兴。


于是高兴的川又走到渝身边,厚着脸皮再次搂着渝的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哎呀,天辣么冷,还是抱在一起热和些。”


渝抿唇,默认了川的行为。


川更高兴了,又搂紧了些。


“我劝你莫得寸进尺哈。”渝咬牙,撇向川。


“我请你吃火锅。”川假装一本正经,“而且我只是抱一哈,我怕冷,你晓得的。”


渝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浑身一哆嗦。立马把手从温暖的衣兜里拿出来,一把抓住川在自己腰间作乱的左手,威胁的瞪着川。


“咳咳,”真软,川咳嗽,用右手松了松脖子上的围巾,“我说我的手它有自己的想法,你信不?”


“信?”渝和谐微笑,“我信你个锤子!”


见状不妙,川抽出手,向前跑。


红色的围巾从川脖颈处滑落,落向渝,正如川对渝那炽热的心,渝接了个满怀。


“我请你吃火锅!莫撵啦!”川突然停下,回头喊。


“我吃你个铲铲!”渝笑骂,扑入川怀里,微微喘息。


川熟练的抱住渝,故作认真,“那我们去吃铲铲?”


渝抬头瞪了一眼川:“我看你像个铲 铲。”


川意味深长的笑,“那你想吃我这个‘铲铲’蛮?”


渝重新把头埋在川怀里,猛的收紧抱着川腰的双臂。


“唉?唉——哎哟——我的小祖宗哎,”川呲牙,轻轻拍渝的后背,“轻点点啊,我的腰杆都要断啦。”


“我信你个锤子。”渝嘟囔,但还是放松了一些。


川开心。自己的媳妇,真是越看越觉得可爱,越看越喜欢。


然后就没忍住偷偷吻了渝的发顶。


“走!带你去吃火锅!”


川豪气冲天,给渝来了个公主抱。


渝:“???你又搞爪子?放我下来!”挣扎。


川:不为所动,甚至抱的更紧了。


川一步一步往前走,渝也不挣扎了,就静静呆着川怀里。


好像也没有那么冷了。


“话说第一次这样被川抱是什么时候呢?”


渝突然想到,也问了出来。


“啊?”川顿了一下,继续走,“记得那时候的你还是一个咩咩哇儿哦。走个路都磕磕绊绊的。”说着,川突然笑起来。


“明明就是那时候的路不好走!”渝反驳。


“晓得~”川拍拍渝,“明明那时候你还会乖乖吼我‘哥哥’,现在都不吼了。”


渝捂脸。川笑。


“这样不好嘛?你觉得。”渝突然看向川。


“嗯——”川低头亲了亲渝的额头,“很好,我很喜欢。也很爱。”认真的看着渝。


渝秒懂,渝脸红,渝跳下来。


“好啦好啦,到了。我们还是快点去吃火锅嘛。”说着,渝跑进面前的店里。


川看着渝跑进店里,笑着跟了上去。


店还是那个店,破破烂烂的;小孩还是那个小孩,漂漂亮亮的。


但店面会被修缮,不会一直破破烂烂。


所以,我的小孩又什么时候会长大呢?





【end】




为了证明我有好好查资料——


〈From夸克〉

抗日战争中,除了宁夏省、西康省、陕西省、新疆省、青海省、四川省、甘肃省和西藏自治区8个省份没有落入日寇之手。其他的省份均受了战火的侵袭:


1、抗战期间,中国全省沦陷的省份总共有九个。分别是:台湾省、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热河省、察哈尔省、河北省、山东省和江苏省。


2、抗战期间,中国部分沦陷的省份有13个。按照沦陷面积从大到小的顺序,依次分别是:河南省、山西省、安徵省、浙江省、绥远省、广东省、湖北省、广西省、湖南省、江西省、福建省、贵州省和云南省。





籁瓜

日常∽

*川渝

*含🚗(?)

*ooc预警


                             分


“哥。”渝坐在沙发上低声喊着正坐在黑色皮革椅上的男人。

“怎么?”川抬头应到。

身着蓝白色运动服的渝起身向川靠近,欺身坐在他的腿上。

简约清爽的运动服和成熟压迫感十足的...

*川渝

*含🚗(?)

*ooc预警

 

                             分




“哥。”渝坐在沙发上低声喊着正坐在黑色皮革椅上的男人。

“怎么?”川抬头应到。

身着蓝白色运动服的渝起身向川靠近,欺身坐在他的腿上。

简约清爽的运动服和成熟压迫感十足的西装形成了一种反差。

渝双手环住川的脖子,将自己的脸与眼前人贴近。像是在做什么暗示

川摘下眼镜,翻身在办公桌上。

桌上的文件被摆弄的凌乱不堪,平日里斯文的男人此时已经完全撕下那层伪装,暴露出最原始的野性。

(此为不可播内容哔哔哔)


第二天渝的最直观感受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费力翻了个身,下身却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艹”,渝郁闷的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心里无一刻不是在痛诉川的恶劣行为

川走进房间就看见渝一副自闭的样子,把人捞进怀里把渝的碎发拨弄到耳后,亲了亲他的脸。

看着渝赌气似的把脸撇过不让自己亲的样子有些可爱,便小声嘀咕自己的委屈,看着渝慢慢在自己怀里调整舒服的姿势时便知道他不生气了。心里偷笑:小家伙真好哄







还有一点没写出来,我有错写的这么拉还鸽,我的罪,对不起(鞠躬)第一次写请多包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