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巡方

368浏览    27参与
佛系小夥

【巡方】决裂——方木黑化(老设定,不喜勿喷)

https://shimo.im/docs/t6cRTHrpghhCjkHJ/ 《【巡方】决裂——方木黑化(老设定,不喜勿喷)》,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个人萌点,不喜欢这种设定的人可以不看,举报就过分了,谁码这么多字都不容易,看我一次次被屏蔽,用尽各种办法,你们很高兴是么

https://shimo.im/docs/t6cRTHrpghhCjkHJ/ 《【巡方】决裂——方木黑化(老设定,不喜勿喷)》,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个人萌点,不喜欢这种设定的人可以不看,举报就过分了,谁码这么多字都不容易,看我一次次被屏蔽,用尽各种办法,你们很高兴是么

佛系小夥

【巡方】豆浆应该怎么喝x(说不好是糖渣还是玻璃渣)

        在招待所的床上醒来,身边依稀有人睡过的痕迹,似乎还留有体温,床头柜上放着半包周巡常抽的烟。

  方木一时有些茫然,半晌才撑着床铺坐起来,侧过身去拿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生涩的点燃,被呛了一口,愁绪如烟萦绕。

       周巡拎着豆浆油条进门换拖鞋,随口一句醒了,转身看见烟雾缭绕顿时皱起眉头,“怎么还抽上烟了?”

        “想尝试一下。"   

  ...

        在招待所的床上醒来,身边依稀有人睡过的痕迹,似乎还留有体温,床头柜上放着半包周巡常抽的烟。

  方木一时有些茫然,半晌才撑着床铺坐起来,侧过身去拿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生涩的点燃,被呛了一口,愁绪如烟萦绕。

       周巡拎着豆浆油条进门换拖鞋,随口一句醒了,转身看见烟雾缭绕顿时皱起眉头,“怎么还抽上烟了?”

        “想尝试一下。"   

   一口接一口,轻飘飘地抽着,方木头脑清醒了许多,苦涩却多于带来的惬意。

       “没事试这个干什么。”周巡搁下手里早餐走到床边,截住人指间半截香烟塞自己嘴里,“去洗把脸吃东西了。”

       保持夹烟的手势,方木仰脸迷茫看着那张与邰伟一模一样的脸,有种恍如隔世感,半晌点点头,趿着拖鞋在卫生间冲去满身的荒唐痕迹。

  毛巾擦着湿漉漉头发,带着满身水汽坐在桌前,盯着那杯豆浆,回忆猝不及防涌上来……邰伟隔着桌子把豆浆捧自己跟前儿,温柔询问喝不喝,自己咬着吸管吸,他就乐呵呵一直那么端着.....

       周巡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看人坐在桌前发愣,过去拣起根油条塞进自己嘴里,油乎乎的手掀开豆浆盖递过去,“看什么呢,不饿啊。”

       瞥一眼散着热气的豆浆,方木抬眼看他,目光生冷,简洁说,”你喂我。”

       周巡诧异看他,“没跟老板要吸管,我端着喂不成?凑合喝吧。”说罢掀开另一杯豆浆把噎在喉咙的油条冲下去。

        “那你自己吃吧。”唇边勾起冷笑,方木手揣兜起身离席,坐沙发上捧起本书看,纸页翻得哗啦作响。

        嘿,甩脸子?

  周巡顿时也不高兴了,怎么着,他就爱掀盖子喝豆浆,当初还为此留下指纹,差点被当成杀害刘长永的凶手。

  没喝完的豆浆往桌子上一放,溅起的零星液体落在手上,还有些发烫,刚准备说点什么,兜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接完电话,周巡看了沙发上依旧冷着脸的人一眼,拎起外套开门离开。

       他他妈出现场可没心情哄人。

       方木烦躁把书往茶几一扔,跟门一样震天响。

  每当这个时候,就像被一根毒刺扎着 ,提醒自己邰伟不在的事实,简直恨透他了,从绿藤市局来到津港,自己又图个什么。收拾收拾来到支队,分析案情准备画像,跟人一言不合,甩了手坐台阶儿不动了。

       周巡耐着性子劝了一会儿,脾气彻底爆发,这小子太容易把个人感情带进工作里了。

       “合着你这意思,离了你我们就破不了案了是吧,队里都他妈是死人是吧!现在是使性子的时候么!有火冲凶手撒去!”

       有责任感驱使,相当于被拿捏到软处,自觉理亏,方木拍拍屁股灰站起来,鼻尖儿对鼻尖儿,“我要不是个警察,今天你还拿什么压我!”

       “你要不是个警察我现在就把你逮起来,告你妨碍公务!”

  周巡自然不怕他,梗着脖子比他吼得声儿还大,文件夹朝栏杆一摔,冲周围傻楞的火大道,“都他妈看什么看,都傻站着凶手就送上门给你抓了么,都他妈给老子干活去!”

       四下都不想触霉头,顷刻鸟作兽散。

       周巡发起飙来十分可怕,方木呆愣看他怒火盈天的样子,无助杵在原地,像被浇了盆凉水,从未见过邰伟发这种火,不知道该怎样安抚他。

  最终方木上前环抱住他紧绷的身躯,下巴颏儿抵在人肩颈上。

      “你别生气……"

  嗫嚅着重复了好几遍。

  “嗬,谁先跟我发脾气的。”周巡抬抬手想把人推开。

  恐惧,怕极了,怕再失去他,方木紧紧抱住周巡不撒手,哽了一下,泪止不住流下来,淌人肩窝里。

       “别生气了……"

      许久后,周巡抬手拍拍人后背,“行了,跟个小孩似的。"

  ……

翻翻酱

【周方/邰方】耿耿于心 (番外 遥不可及 che)

https://shimo.im/docs/W49HT8PmO7wXsmYY

👆昨天发的图片被屏了,重发一个链接。

在521这个日子里开了我人生中的第一辆车,而且是在头疼眼睛疼嗓子难受的情况下,手机打字完成。
居然是单曲循环羊毛衫乐队的communication完成的。
啊词不达意改的也好好听啊。

https://shimo.im/docs/W49HT8PmO7wXsmYY

👆昨天发的图片被屏了,重发一个链接。

在521这个日子里开了我人生中的第一辆车,而且是在头疼眼睛疼嗓子难受的情况下,手机打字完成。
居然是单曲循环羊毛衫乐队的communication完成的。
啊词不达意改的也好好听啊。

翻翻酱

【邰方/周方】耿耿于心(下)

  • 本文是周巡/邰伟x方木,网剧设定,不喜欢此cp请绕道,不狗血。

  • 正文已经写完了,分两天发。

  • 时间及年龄是大致想的,与实际略微出入,不过不大。

  • 设定邰伟死在了2007年教化场案,以下是时间线和年龄,算是背景吧。

1998邰方相遇 方20 邰27

2002吸血鬼案 邰伟成为队长 方24 邰31

2007 教化场 方29 邰36

2010 津港绿藤联合查案 方31 周 24 关 32 邰 39  本文1...

  • 本文是周巡/邰伟x方木,网剧设定,不喜欢此cp请绕道,不狗血。

  • 正文已经写完了,分两天发。

  • 时间及年龄是大致想的,与实际略微出入,不过不大。

  • 设定邰伟死在了2007年教化场案,以下是时间线和年龄,算是背景吧。

1998邰方相遇 方20 邰27

2002吸血鬼案 邰伟成为队长 方24 邰31

2007 教化场 方29 邰36

2010 津港绿藤联合查案 方31 周 24 关 32 邰 39  本文1~6部分时间线

2017 now 方38 周 31 关39 本文7部分时间线


↓↓↓↓↓



五、

 

周巡看着是个胡子拉碴的糙汉子,活的十分精细,尤其是对吃一点不含糊。

 

“就吃这家!”他一脸兴奋的找了个角落坐下,示意方木也过来,“你别看门脸小,他家是最正宗的味道。”

 

老板娘熟门熟路的端铜锅,酱料,爽朗的笑着问:“还和以前一样?”

 

“方老师能吃辣吧?”

 

“嗯,可以少吃一点。”

 

“那就按以前的来!”看得出来周巡确实很爱吃这家火锅,从进门到现在咧着大牙笑就没合上嘴过。

 

“我跟你讲方老师,这火锅辣是一回事,麻是另一回事,麻辣麻辣,越麻越好吃!”

 

“我吃饭没有你这么多讲究。”方木自顾自倒了一杯饮料。

 

周巡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他还挺怕方木把自己灌醉的,虽然没做过亏心事,但就是莫名心虚。

 

“方老师一看就是单身狗,像我这样虽然住的是队里的宿舍,但是大家经常凑一起开小灶,久而久之就胃口越来越刁啦。”

 

方木没应声,端起饮料像喝酒似的一饮而尽。他想起以前邰伟在的时候,一开始两个人轮换着煮饭,邰伟急性子,面条没熟透捞起来就要吃,后来方木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变成了方木煮饭邰伟刷碗。有人跟自己一起吃,多麻烦的饭菜都愿意做,后来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一日三餐也觉得不重要,山珍海味也觉得没滋味。

 

方木看着面前的人,自顾自的突然又感叹起来“是,吃饭还是有人陪比较好。”

 

底汤咕嘟咕嘟的开了,周巡也不顾什么客套礼节,招呼了方木就囫囵吃了起来。周巡觉得今天的火锅比往常辣了一点,看方木吃着没反应,也就没太在意。

 

等到服务生过来加汤的时候,方木才后知后觉这火锅太辣了,整个嘴唇都肿起来了,胃里隐隐约约有些火烧火燎又翻江倒海似的难受。

 

方木意识到可能是胃病又犯了,转而要了杯热水,气鼓鼓的把饮料推到了一边。

 

周巡看方木嘴唇红的好像要滴血一般,整个人窝窝着氤氲在热气里,可爱得紧。他突然觉得绣花枕头也有绣花枕头的好处,更何况这绣花枕头确实有真金白银的本事。

 

“你咋不吃啦?”

 

“有点辣,胃不舒服,你吃吧,我吃饱了。”

 

“我陪你去药店买点药?哎呀,都怪我不好,忘了你吃着中药忌辛辣。”

 

“没事,你先吃饱了再说,我喝口热水。”

 

周巡狂风卷云似的吃完了剩下的饭菜然后结账,问方木需不需要去医院看看,方木一边围围巾一边笑他。

 

“我没有那么弱,有点不舒服就要去医院。”

 

周巡看方木把自己的脸结结实实的藏在自己送的围巾里,有点窃喜,脸上也抑制不住跟着方木一起笑,“那我送你回招待所”

 

送了方木回招待所,周巡躺在自己床上,脑海里却一直是方木裹在自己送的围巾里那个浅笑,周巡脑子搜刮了半天想起来一个形容词——朗月入怀。

 

倘若是在深冬初雪里,难免让人想把他裹到厚重的羽绒服里暖一暖。

 

周巡脸上的红晕实在可疑,若说是火锅暖的,何以至于现在还没消去。

 

他突然想起来方木喝热水的模样,缩在椅子里,捧着热水杯吹气,如果仔细看,能看出来微皱的眉头和那句话。

 

“我有点胃疼……”

 

周巡心里打鼓似的不放心,穿上外套冲出宿舍想要去看看方木。等到风风火火的站到门前要敲门的时候,才突然犹豫下来。像个傻子一样半夜冲到别人面前,会不会被打,方老师有没有起床气?现在睡觉了吗?好像亮着灯啊……

 

周巡鼓了鼓劲,想着大半夜外头这么冷不能白来,怎么着也要让方木知道一下津港支队关心人一向做的全套,于是厚着脸皮敲人家的门。

 

开门的方木眉头皱的很紧,过着厚厚的棉被,虚弱的问他“你怎么来……”

 

话还没说完,周巡手就覆上了方木的额头,夜深露重,周巡的手很凉,激的方木打了一个寒颤,周巡缩回手搓了搓,“我摸你额头挺烫啊,你量体温了吗?”

 

方木摇摇头,不太想张嘴说话。

 

“你胃疼?冷?不会是急性肠胃炎吧?你有药吗?”

 

方木还是摇摇头。

 

周巡看他里面衣服穿的完整,给他递了外套和鞋子,“走,我陪你去医院。”

 

方木终于说话了,“不用了吧,我睡一觉就好。”

 

周巡撸开袖子,把胳膊搭在方木后颈上感受了一下温度,“不行,你这太烫了,别讳疾忌医,听话,走。”

 

方木胃疼的厉害,方才是硬生生疼醒和冻醒的,本来自己一个人,熬一熬今晚,明天就去医院看了,可如今有人站在这里,周巡站在这里,顶着一张和邰伟相差无几的脸,叫他听话,陪着他难受,突然就想扑到他怀里蹭一蹭脑袋,然后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让他揉一揉,就像以前一样。

 

周巡看方木慢吞吞的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穿衣服穿鞋,急匆匆的问他手机和身份证在哪里,等一切收拾妥当,又用那条藏青色的围巾严严实实地把方木裹起来,抓着方木的手往外走。

 

“幸好我今晚拿着支队车里的钥匙,不然今晚还不知道能不能拦到出租车。”

 

“谢谢你,今天晚上真的是麻烦你了。”

 

等到方木在病房里输上液,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周巡看他早就睁不开眼还要瞪着眼睛做出一副很好的样子来,觉得好笑又心疼。

 

他掖了掖方木的被角,“你睡觉吧,我给你看着液,赶紧的合上眼。”

 

方木睡觉乖乖的,他做什么都是乖乖的样子。周巡身边而立之年的男人大多有一股子颓败的沧桑感,像是经历过大风大雨却甘愿随波逐流的浮萍一般茫然无措,连一向顺遂的关宏峰也不过如此。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少年的人。他听说过方木的事迹,绿藤市著名的“教化场案”,大队长牺牲,全靠这位当时依旧青涩的心理侧写师抓获犯人。

 

方木的眼里什么都没有,透明却又深不见底;周巡觉得自己大概还是太年轻了,所以看不懂他。

 

他突然想起来初次见面时方木那个怔楞的眼神。

 

 

六、

 

周巡给队里请了一个假,也帮方木给绿藤那边打了一个电话,按计划方木明天要回绿藤,看这样子是不行了。

 

上午以关宏峰为主的津港支队霸占了整个病房,提溜了好多罐头来看病房里的方木;下午以唐悠为代表的绿藤警局就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了。

 

唐悠到的时候,周巡不在。唐悠坐在床边自顾自开了一个黄桃罐头吭哧吭哧吃了起来。

 

“你这身子骨真是弱不禁风,他们津港就这么招待咱们绿藤的宝贝儿?”

 

“是我没注意,你别乱说。”

 

“切,我还不知道你,三十岁的大叔活的像六十岁的老大爷,能吃这辣火锅?”

 

方木眼尖看见了门口的周巡,踢了唐悠一脚,唐悠了然,闭嘴出了门。

 

“木木,我去趟厕所啊。”

 

“出门右拐不送。”

 

唐悠翻了个白眼,顺便鄙视了一把周巡,没看他。

 

周巡还没看过拌嘴的方木,一时觉得有些新鲜。

 

“刚才唐悠说话,你别放在心上,他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

 

“嗯,没事”,听方木替别人辩解,周巡心里有点憋屈,也没了逗一逗他的心思,“我没必要和小姑娘计较。”

 

唐悠转眼晃晃悠悠进来了,准备拿着架势灭灭津港气势,长长绿藤威风,结果走到周巡跟前,一肚子的气焰全都憋回去了。

 

“邰……”,唐悠的话说了一半,把气焰转到了病人身上,“方木!他……你……”

 

方木努力的坐起来,攥着她指来指去的手指头,眉头全都拧在一起,着急的辩解:“不是你想的那样,回去我再和你解释!你先冷静一下!唐悠!”

 

唐悠盯了周巡半晌,又看了看方木祈求的眼神,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病床边,“你怎么……”

 

“我自己有分寸,你不用管。”周巡看得出来方木有些赌气,头歪在一边睡觉。他们两个争论的事情大概和自己有关,又似乎不是特别有关,方木要和唐悠解释什么?唐悠想什么了?

 

周巡坐在一边有点尴尬,刚想客气几句顺便离开,唐悠就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的和方木告别。

 

原来是绿藤那边有案子需要唐悠跟进一下技术。周巡觉得这个电话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周巡扭扭捏捏的坐在方木旁边,看着方木担心的眼神,摸摸鼻子心虚的解释:“我不会和一个小姑娘计较的啦。”

 

“谢谢你,周巡。”

 

后来周巡被关宏峰以不能用照顾人为借口不来上班叫走了,听说是整理了三天的文案资料作为惩罚,结果这句话,成了方木对周巡说的最后一句话。

 

周巡得知方木走了的消息,是他走了一天之后了,彼时青年胡子拉碴的吞泡面,埋头从一推文件里猛地抬头,“你说啥?方木走啦?”

 

吓得小刑警哆嗦了一下,“是啊……昨天出院手续办完就走了,围着围巾捂得严严实实的,小汪送的。”

 

周巡有点沮丧难过,他想着接他是自己接的,送也应该自己送,应该还和那天一样,方木裹得严严实实的,自己穿着笔挺的警服,两个人郑重的告别。

 

“再见,方木。”

 

“再见,周巡。”

 

似乎说了再见就可以再见到一样。

 

七、

 

结果还是又见了一面。

 

再见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周巡从警官变成了刑警队长;关宏峰成了通缉犯家属;方木早就离开了绿藤警局,去了藤师大教书。

 

周巡对关宏宇的事非常上心,接到了绿藤的线报,火急火燎的就去了藤师大,结果人没抓到,扑了个空,却遇上了准备上课的方木。

 

他提着一个装书的口袋,戴着一个普通的细框眼镜,脸上的肌肤有些松弛,人变黑了,走在人群里毫不起眼。

 

就是这么毫不起眼的中年男人,周巡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跨步走向毫无表情的方木,急的拽了一下方木的手臂。“方老师!”

 

方木回头看了一眼,周巡迅速捕捉到了眼里一瞬即逝的光彩,“周队长。”

 

“去上课?”周巡跟着他一边走一边小心询问。

 

“嗯,是。”

 

“我可以旁听吗?”

 

方木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不忙的话,可以。”

 

整个教室里的人很多,大家都在认真听课,认真记笔记的却只有前面两排的人。周巡坐在靠后的位置,听见两个女生窃窃私语方木当年的英雄事迹,原来这课多来蹭课,考试太难,只有本专业的几个人在记笔记。

 

“我看老方头挺好的啊,除了有点不苟言笑不解风情。为啥不结婚……难道真是为了以前的邰伟队长?”

 

“哇又虐又甜,我爆哭啊这种阴阳两隔的故事。”

 

下课铃一响,台上不苟言笑的方老师郑重的说了一句下课,走到控制台旁整理资料,周巡一边听学生窃窃私语一边走到方木身边。

 

“方老师,你的学生私底下都叫你‘老方头’啦。”

 

“人到中年了,难免。”

 

方木确实比一般的中年男人显得更沧桑,有些发福,肚子微微的隆起,眼睛也变得有些浑浊。

 

“方老师一起吃个饭?”

 

“不是麻辣的火锅就行。”

 

方木微微一笑,眼里却没有波澜。

 

回了津港,周巡费了半天劲找到了尘封已久的方木的电话号码,试探性的加了一下微信。

 

对方同意很快,两个人寒暄了一两句便没了下文。周巡畏首畏尾的翻完了方木的朋友圈,最后一条是一张陈旧的合照。

 

大概是方木年轻时拍的照片,看起来比周方初遇的时候更青涩,方木穿着警官服,牙齿很白,毫无保留的歪着头冲着镜头笑,旁边是一个带着黑墨镜的男人,穿皮衣,也是露着大白牙,手搭在方木的肩上,两个人很亲密,背后是绿藤警局的大门。

 

方木附字是“谢谢你,邰伟。”

 

即使戴着墨镜,周巡也看得出来,照片里的人和自己大概有八九分相似。

 

周巡冷着心第一次上网查了一下邰伟,百科条目里的证件照和自己,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想通了唐悠那天在病房为什么突然地发怒,也想通了今天下午两个女生的窃窃私语,更想通了初遇时冷风里的那个眼神和他的不告而别。

 

有一丝希望和愉悦闪过,然后又陷入深深的绝望里。

 

可惜这段情吗?并没有,只是偶尔回想起来难免遗憾,倘若当时有一人能说一些话,如今也不会是这种局面。

 

可能是周巡做了邰伟的替身,两人相依;亦或是从那天起诀别,死生不复相见。

 

周巡觉得方木不告而别是对的,本不该开始的事情就不要让它开始,免得因果循环,不欢而散。

 

人世上哪有那么多轰轰烈烈的情情爱爱,不过都是一泓泉,倘若碰上石头能激起浪来,可人们祈求的不就是这样一生顺遂不遇坎坷。

 

后悔吗?不后悔。若是以后还能再见,还能坦荡笑笑问问近况。

 

“别来无恙。”

 

你在心上。

 

Fin.


想开一个番外车,又害怕(ー`´ー)


谢谢阅读φ(≧ω≦*)♪

翻翻酱

【邰方/周方】耿耿于心(上)

本文是周巡/邰伟x方木,网剧设定,不喜欢此cp请绕道,不狗血。

正文已经写完了,分两天发。

时间及年龄是大致想的,与实际略微出入,不过不大。

设定邰伟死在了2007年教化场案,以下是时间线和年龄,算是背景吧。

1998邰方相遇 方20 邰27

2002吸血鬼案 邰伟成为队长 方24 邰31

2007 教化场 方29 邰36

2010 津港绿藤联合查案 方31 周 24 关 32 邰 39  本文1~6部分时间线

2017 now 方38 周 ...

本文是周巡/邰伟x方木,网剧设定,不喜欢此cp请绕道,不狗血。

正文已经写完了,分两天发。

时间及年龄是大致想的,与实际略微出入,不过不大。

设定邰伟死在了2007年教化场案,以下是时间线和年龄,算是背景吧。

1998邰方相遇 方20 邰27

2002吸血鬼案 邰伟成为队长 方24 邰31

2007 教化场 方29 邰36

2010 津港绿藤联合查案 方31 周 24 关 32 邰 39  本文1~6部分时间线

2017 now 方38 周 31 关39 本文7部分时间线

因为是一起写的,字数7000+,临时决定发两部分,按照字数对半分的,所以可能这部分读完有点戛然而止的尴尬感,大家谅解啦n(*≧▽≦*)n

 ↓↓↓↓↓

一、

周巡还是一个毛头小子,跟着关宏峰干刑警的时候,与位心理侧写师有过一面之缘。彼时他还是崇拜师父的小年轻,对什么心理侧写嗤之以鼻。

 

与这位心理侧写师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阳光明媚又温暖的深秋午后,怕冷的心理侧写师早早的穿上了大衣,年轻的周刑警依旧穿着制服笔挺的站在门口,一点都不为萧瑟的秋风所动。

 

周巡看到方警官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唯独扫过自己时怔愣了一两秒。

 

那个眼神表达的太多,周巡看不懂。

 

周巡在津港这几年,联合办案也经历了好几起,第一次见到和关宏峰不相上下的人,方木的到来给了关队长极大的帮助,关宏峰在这连续两个月毫无头绪的进展中终于露出了笑容。

 

晚上津港支队给方木办了接风宴,周巡没想到方警官看起来弱不禁风,喝起酒来倒是绝不含糊,津港一票人都被他喝下去了,散席的时候连关宏峰都摇摇欲坠。

 

“还好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看来这方老师才是老江湖啊。”

 

正这么想着,周巡听到当事人的声音,吓了一跳。

 

“安排接洽的人说你们给我安排了住处,周警官带我去吧?”

 

深秋的晚风刮起来一点都不含糊,出了暖烘烘的饭店门口就是一股寒流从缝隙流窜到四肢百骸,方木打了个冷颤,把大衣领子竖了竖又紧了紧。

 

周巡一向话痨不认生,大街上的人稀稀拉拉安静的让人憋屈,他就非要弄出点声音来才过瘾。

 

“方老师酒量还挺好,我还以为您是一杯倒呢。”

 

“还好,我喝酒比较上脸。”

 

周巡闻言扭头,借着昏暗的路灯仔细端详方木埋在大衣领口下的脸,确实很红,红的很可爱。倒不像别的男人,红起来像个不知好歹的粗脖子莽汉。

 

“大概人长得秀气,怎样都好看吧。”

 

周巡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当今的小姑娘似乎是更吃方老师这一款,不禁有些吃瘪,愈发觉得方木是个绣花枕头。

 

招待所离饭店不远,溜达着也到了,周巡帮方木办好了入住手续,见方木进了屋子也不脱大衣,依旧缩在床边搓手,贴心的给他烧了一壶热水。

 

“方老师很怕冷啊。”

 

“嗯。”

 

“一直都这样?”

 

“大概是吧。”

 

“可能是体虚,津港有个老中医看的很好,方老师可以顺便去看看。回头我把地址给您。”

 

“嗯好,谢谢。”

 

方木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周巡也觉得没意思。

 

“方老师也累了一天了,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我们宿舍离这儿也不远,这是我的手机号,有啥事儿您就叫我,我先走了啊。”

 

“嗯好的,谢谢你,再见。”

 

“明天见。”

 

送走了周巡,方木只觉得自己像是半个月没合眼办了一起大案子一样累。身边周巡的气味还没散去,水壶里的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除了方木自己,这里都和周巡有关。他有些生气,大衣甩在床上的力道不大,还是把床单砸了一圈褶子,方木想倒杯水,看着床上散乱的衣服心里又烦闷,无奈的挂好。

 

周巡的脸和邰伟的脸不断重合又分离,他们长得那么像,却又完全不一样。

 

二、

 

津港的人早就听说过方木不爱说话,关宏峰看着方木倒是很喜欢和周巡说话,他也看得出来周巡表面上叫着“方老师”,心里却觉得他中看不中用。

 

“关队。”方木端着两碗泡面走到扎在一堆资料的关宏峰面前,递给他一碗。

 

“谢谢。”关宏峰薅了一把乱乱的头发。

 

“明天能把周巡借我一下吗?他说津港有个老中医治病治的不错,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

 

这是方木除了办案以来说的最多的话。

 

“可是……”

 

“我有新的想法了,关队要不要现在听一听?”

 

关宏峰无奈的笑了笑,“好。”

 

算是默认,但是方木还要考虑怎样通知周巡这件事。

 

三、

收到了方木的短信,倒是让周巡很惊讶,周巡一向觉得发短信麻烦,便直接去了招待所。

 

周巡最先注意到的就是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发白的嘴唇和蜡黄的脸。

 

“方老师,你气色看起来特别不好。”

 

“是吗?”方木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吧,可能昨晚和关队谈论案情太晚了。”

 

“老关说起案子来揪着人说一宿也不放,我被他折磨好几次了。”

 

周巡自顾自倒了一杯热水,强硬的塞到收拾床铺的方木手里。

 

“多喝热水,话糙理不糙。”挠着头又坐到了电视柜上。

 

方木觉得水很烫,或者是杯子很烫,有点抓不住了,又不想糟蹋别人的好意,试着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他轻轻坐在床边,小口小口的抿着。周巡看他喝完了还抱着杯子发呆,连哄带拽的揪着方木的手“走呗走呗,那老中医可火了,看病的人特别多。”

 

周巡也不知道自己兴奋个啥,等坐在车上才后悔,这样太不稳重了,小姑娘们不会喜欢的。

 

想起稳重来,又偷偷瞄坐在旁边的方木,看他望着自己的手发呆,又莫名的生出几分优越感来,想来小姑娘们结婚也不会选这种三十多岁脸上连个胡子都没有的大男人,看起来就不成熟不稳重。

 

看病的人确实很多,两个人饥肠辘辘的看完病已经是下午三点,周巡还吃了一个煎饼,昨晚熬了一夜的方木就只喝了一瓶水。拿完药两个人就冲进了面馆。

 

难得面馆还在营业,方木的脸吃的红扑扑的,端着大碗喝汤,整个头都埋进去了。

 

“你笑什么……”方木听见了明显是周巡传来的笑声。

 

“你头怎么这么小”,周巡用手掌比了比方木的脸,又比了比自己的脸,“太小了吧,这个碗都比你头大。”

 

方木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继续埋头喝汤。

 

邰伟也说过他头小,一只手都能罩下。周巡的手看起来比邰伟小。

 

等方木从温暖的热汤里回过神来,发现周巡不知道去了哪儿,手机还放在桌子上,应该没走远,方木一边考虑案情一边等他。

 

“给你。”周巡带着冷风在方木面前站定,递了一个纸袋给他。“我看你出汗了,怕待会儿出去吹了风又感冒。”

 

方木掏出来一条藏青色的围巾,有点不知所措。周巡看他不言不语,又自顾自的解释起来“你可是老关的宝贝,可不能病倒了,走吧我们。”

 

周巡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担心他生病,恰巧对面就有一家生活用品店,鬼使神差的就跑出去给一个认识没几天的男人买围巾。脑子一团浆糊的把方木送回招待所,天已经擦黑了。

 

“谢谢你。”

 

“没事,你还请我吃了一碗面条呢。”周巡又打量了一下他,觉得这个颜色选的好,配他的大衣,也配他,忍不住又夸起来,话到嘴边却又换了味儿。

 

“我看我挑围巾的眼光还不错,挺配你的。”

 

方木终于露出了一个职业虚弱假笑以外的周巡没见过的笑,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嘴角也弯弯的,整个人都变柔和了,看起来暖洋洋的。

 

周巡觉得是自己围巾的功劳,更是自己的功劳,心里又添了几分高兴。

 

“好啦,今天算是借方老师的福休了一天假,至少不用在队里被老男人荼毒到深夜啦,我去补个觉,你记得乖乖吃药,拜拜。”还顺带揉了一把方木的头发,嘴上叫着方老师,手上一点不老实。

 

方木被周巡摸得愣了好久,既愤怒又心动。他本能的拒绝周巡的每一次好意,又期待着他在自己脆弱的时候给予一份关怀。他知道和周巡发生什么都是不对的,他清楚的知道他对周巡的好感一切都来源于邰伟,这份禁忌的暧昧,会在津港案件结束之后曲终人散。

 

自以为是的清楚。

 

四、

 

这是上头给的关宏峰一周的最后通牒了,再抓不到凶手,关队长恐怕就要变成关警长了。

 

“这几天关队线索给的很多,更让我确信我的侧写是正确的”,方木递给关队一张纸,“第一次在津港侧写,要有准才敢跟你说。”

 

关宏峰看方木笑的自信,心里也有准了,准备今晚部署抓捕任务,叫上周巡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

 

“他被逮捕的时候一定穿着西装?方老师您这写的也太玄乎了吧。”

 

方木早就知道周巡不信这个,故意调笑他:“我们打个赌,我要说的对,你请我吃饭?”

 

周方俩人一碰杯,关宏峰做个见证人,这赌约就立下了。

 

第二天周巡抓的人,因为下雨警服湿答答贴在身上,额前的头发也不老实的搭在眼皮上,很像方木第一次见邰伟抓捕犯人。

 

“我甘拜下风,今晚请方老师吃饭。”

 

周巡一边擦头发一边抓着方木往人少的角落走“内个……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咱们吃顿火锅,还能少花点。”

 

方木哭笑不得,盯着周巡微红的脸颊点了点头,还贴心的给他找了个借口“最近天冷,吃火锅也暖和些。”

 

“哈哈”,周巡一听就放心了,轻拍了一下方木的肩膀,“就知道你最靠谱,比老关那个老狐狸强多了。”

Tbc.

写完了觉得这cp尼玛太冷了吧我瑟瑟发抖,会有人看吗〒▽〒看得人多我考虑开个车?

其实写这个文,没有过多的考虑周巡这个人的形象,可能有点ooc了,我是以邰方衍生cp的感觉来写的,所以因为邰方tag进来的宝宝们别失望啊,反正都是一张脸(溜了溜了

谢谢阅读!!☆⌒(*^-゜)v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