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工作

42175浏览    18547参与
树
喝茶,会上瘾…

喝茶,会上瘾…

喝茶,会上瘾…

恶霸小猪
上班 期待起来~

上班

期待起来~

上班

期待起来~

颗粒感

在更广阔的天地寻找自己的位置

《被讨厌的勇气》-岸见一郎 

看书名和装帧,依旧以为是普通的鸡汤书。

看完之后惊呼:这应该是转述哲学理论的书籍中形式最好的书吧,用年轻人跟学者对话辩论的方式,阐述阿德勒心理学中的重要概念,层层递进,用现实生活的案例逐个分析,使得书本脉络清晰易懂。

因为书中的很多说法正好解开了最近桎梏心中的诸多困惑,忍不住就很想分享给身边的人。正如书中所述,人生三大课题:交友、工作、爱,每一个的本质其实都是人际关系的问题。

所以人际关系,是一切烦恼的来源,同样,也是人生幸福的钥匙。

人际关系的起点是“课题分离”,终点是“共同体感觉”

 

课题分离是书中非常重要且占比了大半...

《被讨厌的勇气》-岸见一郎 

看书名和装帧,依旧以为是普通的鸡汤书。

看完之后惊呼:这应该是转述哲学理论的书籍中形式最好的书吧,用年轻人跟学者对话辩论的方式,阐述阿德勒心理学中的重要概念,层层递进,用现实生活的案例逐个分析,使得书本脉络清晰易懂。

因为书中的很多说法正好解开了最近桎梏心中的诸多困惑,忍不住就很想分享给身边的人。正如书中所述,人生三大课题:交友、工作、爱,每一个的本质其实都是人际关系的问题。

所以人际关系,是一切烦恼的来源,同样,也是人生幸福的钥匙。

人际关系的起点是“课题分离”,终点是“共同体感觉”

 

课题分离是书中非常重要且占比了大半篇幅的概念,比如学习是孩子的课题,我们必须从“这是谁的课题”这一观点出发,把自己的课题与别人的课题分离开来。

如何辨别这是谁的课题“某种选择所带来的结果最终要由谁来承担”。一切人际关系矛盾都起因于对别人的课题妄加干涉或者自己的课题被别人妄加干涉。

这点在我曾经跟任老师的对话中也有提到,我经常会感觉活的比较辛苦,比较累,很多时候就是把家人的人生课题背在自己身上,生活便开始有不可承受之重,有时候压力大到一定程度会想走极端,要不直接跑路? 一点责任都不想再承担了。

或者进入新关系的时候会害怕,如果有要承担很多责任该怎么办?要不还是不要进了把...

其实真正应该调整的是设置好自己的界限,哪些是别人的课题,哪些是自己的,做好区分,让人生轻盈许多。


人人都是我的伙伴,但在你我之外,还有更广阔的世界 

共同体感觉是把他人看成朋友,并在其中能感受到有自己的位置。

而且,共同体范围“无限大”。

如果了解了世界之大,就会明白自己在某小共同体中所受的苦只不过是“杯中风暴”而已。只要跳出杯子,猛烈的风暴也会变成微风。

当我们在人际关系中遇到困难或者看不到出口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倾听更大共同体的声音”

这部分在我理解的是“扩大内心的格局”,当你的格局足够大的时候,也就是把自己变大,那你各个共同体中遇到的事情就会缩小,就不会有天塌下来的感觉。

想起那些遭受家暴但依旧不离开那个小共同体的人,其实就是不断缩小了自己的边界,以为整个世界除了那个共同体就没有别的可作为“自我”寄托的归属感来源。

有些关系在伤害我们,但我们走不出来(不愿走出来),是因为关系满足了一些人的本质需求,比如被认可,比如归属感


站在理性的角度,细细思考自己的各种人生选择,才发现踩了这么多坑:背起了很多别人的人身课题、过于在乎别人的评价(太想获得认可)、总是在纵向关系里挣扎、害怕恐惧离开一些小的共同体,比如感情比如工作,使得自己获得战战兢兢不快乐又无法跳脱出来。

诸如种种

书中说,知道阿德勒理论,最终能真正贯彻这种理论,需要你年龄一半的时间,假如我现在30岁,那到我45岁的时候,或许能活的更通透一点。

为时不晚,从今天开始修行,尽早获得真正的自由。


后记:

“什么幸福”

-----幸福即贡献感,感觉自己对共同体有贡献

“什么是自由”

-----自由就是被别人讨厌




20211205








华伊云

有多少人再也没有属于他们的夜晚,又有多少人,从来没有做过他们想做的梦

工厂里弥漫着流水线机器有节奏的呜咽声,颇似复读学校的书声朗朗,美丽的女经理化身导游,正向我们介绍这所“梦工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若非商界巨子董先生非要亲自来考察这家合作伙伴的成色,我又怎会去听她的陈辞滥调?

等女经理带我们来到董先生钦定的那条生产线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我早已是困酣娇眼、欲开还闭,只等董先生把程序走完,就要回酒店躺下,但董先生毕竟是榜上有名的大人物,我见到他饶有兴致地走走看看、还主动和女经理进行深入探讨,显然一时半会收不了尾。

正当我神游天外的时候,女经理突然扯着喉咙叫起来:“苗青青,苗青青!”我给她一吓,不自觉地抬眼去寻找她使唤的是何等样人。

前面我懒得描述工厂里...

工厂里弥漫着流水线机器有节奏的呜咽声,颇似复读学校的书声朗朗,美丽的女经理化身导游,正向我们介绍这所“梦工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若非商界巨子董先生非要亲自来考察这家合作伙伴的成色,我又怎会去听她的陈辞滥调?

等女经理带我们来到董先生钦定的那条生产线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我早已是困酣娇眼、欲开还闭,只等董先生把程序走完,就要回酒店躺下,但董先生毕竟是榜上有名的大人物,我见到他饶有兴致地走走看看、还主动和女经理进行深入探讨,显然一时半会收不了尾。

正当我神游天外的时候,女经理突然扯着喉咙叫起来:“苗青青,苗青青!”我给她一吓,不自觉地抬眼去寻找她使唤的是何等样人。

前面我懒得描述工厂里面的风貌,因为实在太普通,工人们穿着统一的制服,默默无言地在流水线上进行着机械化操作,有什么可说的呢?

可是当那个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的时候,我又后悔没把工厂的环境大书特书一番,任何一个写文字的人,都知道此处应用上“对比”的手法,用冷冰冰的广场车间,来烘托这一位清丽脱俗的美女的登场。但以我匮乏的想象力,又怎会想到,在这样一个地方,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出现?

那个女孩——叫做苗青青的——怯生生地走到距离女经理三米之外的地方站住,女经理又招了招手,苗青青这才走近。女经理便说:“你去给董先生演示一遍全部的流程。”

苗青青退回到人群中,坐到了流水线上。我不自觉地涌上前,看到这个小姑娘神情严肃,双手在机器上娴熟地操作,她的手指纤细而修长,似乎正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天生用来弹钢琴的手。

除了我,没有人关心她是怎样工作的,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在流水线上逐渐打磨成型的模具,耳边是女经理极度煽动性的解说。董先生连连点头,对工厂的制作流程十分满意。

“我们的制作标准时效是13分钟1个。”女经理说。

“不愧是‘梦工厂’,果然是华中第一速度!”董先生赞叹。

眼看董先生就要被女经理引上无关紧要的歪路,我赶紧干咳了一声,董先生马上向我望了过来,而我则看向了流水线上的苗青青。

董先生和我毕竟是几十年的默契,他微微点头,问女经理:“刚才那一套制作下来,似乎还不到13分钟?”

“是的,总共是9分56秒,这是比较顺利的,我们定13分钟的时效,是综合了所有员工工作效率后的整体考量。”女经理说。

“能请为我们演示的那位女同志再出来一下么?”董先生问。

女经理再次提高声调,叫起了苗青青的名字,她叫得极其刺耳,如果是我叫那个名字,我一定懒得搭理她。

苗青青又走出来了,我本来想再走近一些,站到董先生的旁边,但当我看到苗青青脸上流露出不太情愿的表情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董先生凑到苗青青面前,像是一个敦厚的长者,问了一个极其没水平的问题:“你从事这个工作有多久了?”

“一年半,快两年了吧。”苗青青回答。

“看你年纪不大,这是第一份工作么?”

“之前也做过些别的事。”

“哦……哪个学校毕业的?”

我本来对董先生面试官式的提问感到不快,但当苗青青回答出她所毕业的学校时,我又马上有了收获,那绝对是一所极负盛名的顶级高校,能进入该校就读的学生,刻苦用功自不用说,天资也必超出常人。如今,该校的校友已是叱咤于各大高尖领域的人生赢家,我甚至知道,他们连巫术都有涉及,就有一个未经证实的传闻,说有人被变成了猫。

苗青青显然不属于该校的优秀毕业生之列,不然也不会来做这份流水线的工作,即便如此,当她吐露出那所著名院校的简称时,我还是明显地感觉到,那所院校仍能带给她力量,短短的两个字,就能令她的头抬得更高一些。

我之所以不写出该院校的名字,因为该校绝不会以一个流水线工人为荣,那我也不必替它做广告了。

我担心董先生再问下去,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恶果,所以我果断喊了一声:“董先生!”

董先生马上撇下所有人,向我走了过来,我也向他走过去,小声说:“你把这个女孩签过来吧。”

“你也太异想天开了,我是来谈生意的,怎么能当面挖他们的人?”董先生皱眉。

“你谈你的生意,我只要她。”我说。

“你有什么办法?”董先生做贼似的往后看了看。

“你继续谈生意,我约她下班后见面,就以你的名义。”我说。

“你注意下影响,我们公司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董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重新回到了视察的队伍中。

我看到女经理警惕地看我,她一定以为我是董先生的智囊,我忍不住笑了,女经理也礼貌地笑,我笑得越灿烂,她就笑得越别扭。

董先生提出要再到旁边去看看,女经理不敢怠慢,众人又簇拥着董先生走了。我则赶在苗青青回流水线之前,跑过去将她拦住,飞快地说:“董先生想约你吃饭,你们几点下班?”

苗青青吓了一跳,大眼睛眨了眨,问我:“约我吃饭干什么?”

“一定需要干什么吗?”我说,“我六点钟来接你。”

“不行,六点我事还没做完。”苗青青说。

“你们不是五点半下班吗?”我问。

“要做完任务才能走,起码要到八点。”苗青青说。

“好,那就八点,到时候见。”我不等她回答,转身就走。以董先生在商界的地位,她不可能拒绝。

找到董先生后,我懒得照顾随行诸人的想法,直接把他拉到一旁,说:“约了晚上八点。”

“八点?我们不可能待到那个时候,他们晚上在酒店备了宴席。”董先生说。

“改到工厂食堂。”我说。

“那也不可能在八点的时候再到这边来,我总不能晚上还继续考察吧。”董先生说。

“你想办法。”我说。

董先生只好跟女经理说,他仍未拿定主意是否合作,因此,他要求在工厂过一夜,深入其中,好好体验一下再做决定。

“我们不是血汗工厂,都是按照《劳动法》来的,朝九晚五,正常作息,从来不熬夜开工,董先生怕是不会有什么收获。”女经理说。

“对于我来说,做任何事情都会有收获,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董先生不想多言,干脆耍起流氓。

女经理不敢再说,赶紧去给董先生安排住处,董先生又提出晚宴改在食堂,与工人们同甘共苦,女经理又是一通安排,我猜她在叫厨师往今天的伙食里加肉。

一番逢场做戏之后,我和董先生终于在晚上八点,又一次回到了苗青青所在的厂房之外,女经理还想跟来,被董先生厉声喝止了。

我让董先生在外面等着,我进到厂房里,看到还有不少工人在忙碌地工作,苗青青却已经不在了,我马上意识到,我想当然地以为她一定会赴约,这实在是太小看她了,我本不应该有这样的失误!

我懊恼地走出来,董先生见了,笑着说:“你既然觉得她不一般,一早就应该想到了。”

“但她只是一个流水线工人!”我说。

“那你又为何青睐她?”董先生问。

“这里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我说。

“所以你擅做主张,在我的公司里给她找了个职位?”董先生笑。

“不,去贵公司太亏待她了,我希望她能给我做事。”

“那还不是我来买单?”

我和董先生互相嘲讽着,漫步在工厂的小路上,我突然想,如果拆掉这里大片大片的厂房,改建摩天轮、过山车,那才勉强够得上“梦工厂”的名头,现在这所谓的“梦工厂”,又能寄托上谁的梦?

幸而董先生事业有成,我们才能在工厂里悠闲地散步,然而同样的月光下,工人们又怎有心欣赏这山野的孤独?

我心里有些起伏,想着明天一早再来找她,董先生却劝说不必了,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想,他未必全然知道我的意思。

我们走过了工厂的很多地方,最后来到了操场的跑道上。这个操场作为该工厂劳逸结合的佐证,下午已经被女经理狠狠地介绍过了,虽然,当时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绕着操场不知道走了多少圈,夜色渐渐凉了,董先生想到事业,终于提出:“一点了,该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和董先生一起往出口走去。就在这时,本来无比寂静的夜空,突然传来了一阵间错有致的脚步声。

我和董先生互相望了一眼,董先生说:“难怪他们能有这样的生产速度。”

我也想到了,为了促进生产,让工人晚上加班加点,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但很快,我们又意识到,脚步声分明是向着操场过来的,这里又如何工作?

我突然有些害怕,不禁和董先生靠得近了一些。董先生勉强笑了笑,说:“难不成他们白天工作得太辛苦,所以只有晚上才有时间锻炼?”

他话音未落,前方操场的出口处果然出现了几个人,那些人穿着工厂统一的制服,径直来到了跑道上,跟在他们后面的,还有源源不断的人群。

我和董先生不明白状况,觉得上前询问也不好,毕竟在这个时间,我们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走吧。”董先生说。

我们迎着人群走去,工人们大多默不作声,偶尔有几个人说话,但也是很小声的。我们从他们旁边经过时,尽可能避远一些,他们就像没看到一样,根本没有人管我们。

眼看就要到出口了,我终于松了口气,就在这时,月光映衬到一个女孩子白白的小脸,我一看到她,就忍不住叫了出来:“苗青青!”

苗青青也在人群里,她刚刚进到操场,月光在她脸上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隐藏在了黑暗中。

她并没有答应我,董先生叹了口气,又说了一遍:“走吧!”

我突然迸发出一股冲劲,撇下董先生,朝苗青青跑了过去,董先生赶紧追上来,小声叫着:“算了,算了吧!”

我不理会他,一把抓住苗青青的胳膊,疾声问:“你们在做什么?晚上为什么不等我?”

我急于得到她的答复,又是在大晚上,因此和她靠得很近很近,在极其微弱的月光下,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疲倦,眼睛没有什么神采,即使我拉住了她,她也似乎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很是错愕,虽然我也想过她是多么的高洁傲岸,但在面对面的情况下,总该有所表示吧?

她继续往前走,想挣脱我,我一急,手上自然而然地,又加了一把力。

苗青青被我一拉,全身都猛然颤抖了一下,我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赶紧把手缩回来。苗青青扭头看向我,时间似乎有五秒钟的停滞,接着,她惊叫一声,飞速地逃走了。

这一下又是大出意料之外,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就再也找不到她了,黑暗的夜空中,只见到黑压压的人群在围着操场走路。

我还想再去找她,忽然,身后的董先生也大叫了一声,他一向镇定自若,我从没听过他发出这样的叫声。

我一回头,看到董先生惊慌失措地往出口狂奔,如同一匹受惊的野马。我来不及多想,赶紧追了上去。

我从来不知道董先生有这样的速度,等我追到他的时候,已经离操场很远很远了,我接连拽了好几次,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使他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了?不想给他们见到,也不用这样疯跑。”我气都差点喘不上来。

一向微笑着的董先生,这时竟然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太……太可怕了,他们简直就是僵尸!”

“你在说什么?什么简直就是僵尸?”我莫名其妙。

“他们……那些人!你没看到么?他们眼神空洞,漫无目的地在那里走路……他们真的就是在走路,就只是在走路……像……就像行尸走肉一样!”董先生近乎咆哮。

“你别讲鬼故事。”我说。

“我哪有这个心情,你想想,想想你拉住的那个女孩!”

他吼出这句话,我也不禁全身一颤,就像我用力拉住苗青青时,她的反应一样。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它往往发生在你睡觉的时候,随着一下失重般的抖动,你从梦中惊醒,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许多之前没有细想的事情,瞬间就融会贯通了,原来那五秒钟的停滞,并不是我主观感受上的时间误差,而是在那五秒钟里,苗青青还没反应过来,她当时身在何处!

我的后背一片冰凉,漆黑中本来没太看清的她的眼神、她的表情,现在都清晰地映在了我的脑海里,除了她,我仿佛也看到了其他工人的面貌。

“他们就像没有灵魂,就像提线木偶!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董先生一直在大喊大叫,可能只有这样,他才能释放出心中的恐惧。

“他们不是没有灵魂,他们是在梦游。”我说。

我为那个诡异的场景,提供了合理的科学解释,但这反而让一切都更恐怖了。

“群体梦游,这是为什么?”董先生喃喃自语。

“我想,他们是在活动身体,以便再一次投入工作。”我说。

“梦游时还能工作?”董先生惊讶。

“一般不会,但经过培训之后,未必就不能,梦游并不是没有意识,很多梦游的人,就会在半夜给自己做饭,甚至回答别人的问题,只是他醒来后完全不记得而已。”我思如泉涌,嘴上说得轻快,脑后却也感到有阵阵阴风。

“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会在梦游的时候,还回到工厂里工作!”董先生反驳我的理论。

“如果是有人在操纵呢?你别忘了,苗青青是哪一所学校毕业的,我们才刚刚拜访过她的师兄。”

“这……”

“睡觉跟吃饭一样,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的基本权利,我决不容许他们这么做!”我情绪激动。

“你想怎么样?”董先生问。

“我要揭穿他们,让这间工厂再也没有立足之地!董先生,你不能跟他们合作,他们根本不把员工当人。”我不自觉地挥舞肢体,像正在竞选总统的政治家。

“你不能这么做!”夜空中传来了一个锐利的女声。

这真是差点吓尿裤子的一晚,我和董先生本来就高度紧张,如果我们不是有两个人,一定吓得尖叫着逃走了。

强自镇定了好一会,我们才鼓起勇气向发声处看去,黑暗中走出来的是穿着白色工作服的苗青青,她的表情很愤怒,在距离我们大概两米远的地方站定了。

“你……”我一时还不敢确定,怕她还在梦游。

“你没有权利这么做。”苗青青一字一句地说。

“他们在操纵你们,他们把你们当成是流水线上的机器!”我大声说。

“没有人在操纵我们,我们是在工作。”

“可现在是睡觉的时间,他们连你们睡觉的时间都不放过!”

“我们本来是在睡觉,是你吵醒了我。”

“荒谬,这太荒谬了!”我像个拙劣的演员那样仰天大笑。

“这都是算工时的,睡觉的时候还能拿加班补贴,有什么不好?”苗青青问我。

“你们工作的强度已经够大了,如果连休息时间都没法保证,身体会受不了的。”不知不觉的,我也用上了长者的口吻。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她平静地回答。

这本来是多么有趣的一句话,但现在从她口中说出来,却只让人不寒而栗。

“你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完全不用做这样的工作,这些流水线上的事情,小学毕业都可以做。”我设法开解她,用的却都是我一贯反感的理由。

“我没有技能。”她说。

“不要妄自菲薄,你肯定有你的专业。”我说。

“我有学过的专业,但是我没有技能,不然也不会找这样的工作了,我大学里学的那些东西,以你们干实际工作的人眼光看,跟什么都没学,又有什么区别呢?”她说到这里时,声音中终于透出了一些酸楚,还化用了现代文学名著中中的对白。

“你不用去做实际的工作,有的人,生来就有别样天地,你大可以去做你喜欢的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做我的助理。”我自以为很诚恳地说。

“不用了,邵先生!”她冷冷地说,“我有我的自尊和骄傲,我自食其力。”

我惊得呆住了,她竟然会认识我,但我完全没明白她的意思。

“你认识我?”我问她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有些高兴。

“当然了,邵先生的为人,我听说得多了。”她说。

这次,她话中的讥讽之意再也明白不过,不过我早已经习惯了,也没有在意,董先生却忍不住,不客气地说:“人各有志,邵先生,你也不必多说了。”

我唯恐董先生让矛盾激化,赶紧说:“你如果愿意来我这边,我可以开出十倍于你现在的工资,你不信我不要紧,你应该知道董先生的能耐。”

这是多么没水准的一句话,居然会从我的嘴里说出来。董先生马上阻止了我的疯狂,他厉声说:“邵先生!你可别忘了,你已经等了快三年,那个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我劝你别再轻易许下诺言!”

我被他当头棒喝,脑子这才清醒了一些,苗青青冷笑了一声,说:“邵先生,我没有你那样的富人朋友,但我踏踏实实工作,一切都心安理得,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请你别再骚扰我了!”

听她说完这句话,我终于没有了任何的幻想。董先生说得没错,就算我现在怜惜苗青青,请了她来为我做事,等到那个日子来临,这边又该怎样处理?我没法再养着她,董先生也不会愿意,到时候,一切还是要重来。

我再也没有话可说,苗青青甩下一句:“邵先生,我希望你别多管闲事,照顾好你自己吧。”就恨恨地走了。

我呆立在原地,不知道是该欣赏她的独立个性,还是该可怜她现在的境况,也许都有吧。

“怎么办,我还要跟他们合作吗?”董先生问我。

“合作吧,如果失去了你这样的大客户,他们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我叹了口气,又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都做着同样没有意义的工作,像苗青青这样的女孩,明明应该有着属于她的人生,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绝不是像现在这样,穿着一身肮脏的白大褂,被俗不可耐的中年妇女呼来喝去,我真是忍不了,可是没有办法……”

“我倒觉得,这样才是公平的。”董先生说。

我没有心情再和董先生争论了,我多想一切都只是一个梦,我可以在梦里再也无法醒来,只是希望,在梦里出现的人,他们的梦都是美好的,即使白天再怎么辛苦,也能在夜晚寻找到内心的归宿。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再也没有了属于他们的夜晚,又有多少人,从来没有做过他们想做的梦,我不知道,就连我自己,也只是一个冰冷的记录者而已。

2015年3月28日 四眼井

(本篇姊妹篇为:雨猫、清明、招亲)

PACO-KONG/chihato

在未来允许的日子里,我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安静且又执着的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全力以赴。


/

往昔可喜,未来可期。

在未来允许的日子里,我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安静且又执着的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全力以赴。


/

往昔可喜,未来可期。

秋意
每次遇到不怎么在乎小孩喂养问题...

每次遇到不怎么在乎小孩喂养问题、或者固执己见的客人,我也只能这样开解自己了(=_=)

每次遇到不怎么在乎小孩喂养问题、或者固执己见的客人,我也只能这样开解自己了(=_=)

木子

20211202 星期四

今天是晚班,早上大林手机铃响了,我就给他按稍后提醒,再次响起的时候,我还是没起床,林先生说是不是该起来收拾了,我说我是晚班,他说那我呢,我想了想你是正常班啊,他说奥,又赖了一会儿起床了。送走老公,我起床收拾自己,今天是2000跳绳,跳完之后拉伸两次,也舒服很多了

最近老是因为别人影响我自己的心情,畅汗淋漓之后突然明白,就是最近太闲了,没看书没学习,就开始在乎别人,所以我要重新开始学习了,开始看书开始让自己沉浸于自己的生活,不被别人扰乱,我也要好好生活

今天是晚班,早上大林手机铃响了,我就给他按稍后提醒,再次响起的时候,我还是没起床,林先生说是不是该起来收拾了,我说我是晚班,他说那我呢,我想了想你是正常班啊,他说奥,又赖了一会儿起床了。送走老公,我起床收拾自己,今天是2000跳绳,跳完之后拉伸两次,也舒服很多了

最近老是因为别人影响我自己的心情,畅汗淋漓之后突然明白,就是最近太闲了,没看书没学习,就开始在乎别人,所以我要重新开始学习了,开始看书开始让自己沉浸于自己的生活,不被别人扰乱,我也要好好生活

曹盐
你并不孤单。 有时候觉得被生活...

你并不孤单。

有时候觉得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关心。但若没有健康的身体我们背不动生活的责任,如果没有机遇我们没有东西可以背,没有清醒的头脑我们不知道背什么。家人为我们打扫的整洁的房间能让我们舒适的休息,热腾腾的饭菜也能增补体力。让我们怀着幸福的心面对人生的各种艰难。

你并不孤单。

有时候觉得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关心。但若没有健康的身体我们背不动生活的责任,如果没有机遇我们没有东西可以背,没有清醒的头脑我们不知道背什么。家人为我们打扫的整洁的房间能让我们舒适的休息,热腾腾的饭菜也能增补体力。让我们怀着幸福的心面对人生的各种艰难。

張家菇凉

论文查重是怎么查的

大多数学校毕业论文学校要求的测试范围包括:1。题目;2.摘要;3.关键词;4.目录;5.毕业论文正文:包括前言、本论和结论。6.致谢;7.参考文献;8.注释;9.附录。不包括在重复部分,系统会自动排除,请不要自行删除,以免影响最终结果。


检测字数


用字符数+空格计算,WORD不计算图表,格式代码信息,但是图表和格式在变换中的部分计算了总字数,您可以选择在提交时将粘贴复制到txt文本中,减少图表转换产生的字符和隐藏字符等等。(注:中文论文按字数计算,外文论文按两个字母计算。


抄袭判断标准


1.与他人作品的单词完全相同或基本相...

大多数学校毕业论文学校要求的测试范围包括:1。题目;2.摘要;3.关键词;4.目录;5.毕业论文正文:包括前言、本论和结论。6.致谢;7.参考文献;8.注释;9.附录。不包括在重复部分,系统会自动排除,请不要自行删除,以免影响最终结果。

 

检测字数

 

用字符数+空格计算,WORD不计算图表,格式代码信息,但是图表和格式在变换中的部分计算了总字数,您可以选择在提交时将粘贴复制到txt文本中,减少图表转换产生的字符和隐藏字符等等。(注:中文论文按字数计算,外文论文按两个字母计算。

 

抄袭判断标准

 

1.与他人作品的单词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或者只做了一些删除、个别修改或结构调整。

 

2.虽然句子不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但在引用他人作品时已经超过了适当引用的界限。

 

3.虽然引用量没有超过适当引用的界限,但在作品的关键部分、有价值部分或特色部分与他人作品相同。

 

4.有些作品是完全由其他作品拼凑而成的,而不是编辑的(也称为汇编作品)。


小圈子日记

脸皮、脂肪餐

本来今天依然能延续昨日的清闲的,但我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件拖了很久的项目来做。那项目一开始,就得铺得很大,十分拖时间,是以我一拖再拖。但如果拖过了2021,可能就有些过分了。

结果今日刚开这项目,下午五点就被临时塞了个会议。一个从未合作过的部门问我能不能马上开一个类似的项目。缘分,妙不可言。


我说了这类型项目里面几个拖时间的点,都是编程相关的。如果他们的工程师能把代码改成我们需要的格式,不需要我自己来改,就会快很多。

他们的工程师说,“无法自动改。”然而也不说他要帮忙手动改。

然后我说,“那么要等一年。”真不是托大,真的要一年。

对方主管掩盖不住地惊叹了一声“一年?!你是说2022年...

本来今天依然能延续昨日的清闲的,但我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件拖了很久的项目来做。那项目一开始,就得铺得很大,十分拖时间,是以我一拖再拖。但如果拖过了2021,可能就有些过分了。

结果今日刚开这项目,下午五点就被临时塞了个会议。一个从未合作过的部门问我能不能马上开一个类似的项目。缘分,妙不可言。


我说了这类型项目里面几个拖时间的点,都是编程相关的。如果他们的工程师能把代码改成我们需要的格式,不需要我自己来改,就会快很多。

他们的工程师说,“无法自动改。”然而也不说他要帮忙手动改。

然后我说,“那么要等一年。”真不是托大,真的要一年。

对方主管掩盖不住地惊叹了一声“一年?!你是说2022年底?!”

我往脸上迅速抹上一张深感抱歉的面具,“如果代码能够……哎,现在也没办法。我们都不擅长改代码,做起来总是慢一点的。人手又不足。”


这些手动的繁琐小杂务,没人想做,那就只能谁想要开项目就谁来做。

开项目的那个团队,自己队里的工程师都不愿动,连代码相关的杂事都想塞到我们这种技术小白的营销团队里。


对方主管欲言又止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们的工程师抿着嘴,坚持沉默;上司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要打圆场的意思;我一副为难的表情,有多委屈似的。

比脸皮厚度的时刻,谁都不想后退一步。


这几日又重拾《谷物大脑》。从前养生,都说少盐少油少糖;现在养生,还是少糖,但连淀粉也压住了,反而提倡高脂。这也挺好的,吃得饱,吃完还能搓着肚皮安慰自己在养生。少了碳水,胃好像也不胀了。

感恩节时朋友随手打开她的冰箱,塞给我一大包日本和牛。于是今天的午餐,我煎了和牛,几片和牛肉滋滋地在平底锅中喷着油。一锅的油又用来煎了鸡肝、牛油果和太阳蛋。最后还撒了一把奶酪,牢牢地把半生半熟的蛋黄给罩住了。傍晚时分,开完那个不甚愉悦的会议,下班以后走进厨房,炉子上慢慢的火,正好炖完一锅胡椒猪蹄。汤汁盛在碗里,猪蹄皮下的油分都渗进汤里了。清澈透亮的汤液,看着清淡,入口时仿如凝脂一般,腻滑又满足。

人体的三大营养素 — 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如果需要少吃碳水化合物,又不能狂吃蛋白质,那么脂肪就得尽力补上碳水离开后的空洞。低碳饮食,最怕脂肪的摄入量不足,一不小心弄成了节食,搞坏新陈代谢,那就得不偿失了。

然而在我这里,牛油猪油椰子油橄榄油芝麻油、牛油果鸡蛋奶酪椰奶,欢欢快快地全都上桌了。脂肪不足这件事,在我的身上和餐桌上,都是不存在的。


后记:

结果快到半夜的时候腻得快吐了,超难受。猪蹄吃的时候不腻,吃完半天后才腻上心来是怎么回事。

其实《谷物大脑》只是说麸质不好,没推崇疯狂吃肉,是我自己想吃😂 引以为戒!

看来明日得清淡一点了。


南方姑娘の日常
20211130周二晴天21:...

20211130周二晴天21:30

好奢侈啊我,在这么忙碌的日子里竟然还能花一个小时写日记。

欧先生这两天在搞经销商大会,主要工作内容就是陪客户,所以比较有空搭理我,但我真的没空搭理他,我平时大体都是秒回的嘛。

一早到公司布置会场,开一天会,邮件里各种紧急事件,两边想兼顾,结果就是两边都搞不好。下班的时候跟欧先生吐槽,现在这份工的工作量应该是上份工工作量的四倍,不知道止不止。会会会邮件邮件邮件,然后又有年度预算月度预测……

今天是健san最后一天上班,等他交接完工作内容,一起去楼下吃了点东西,两个人都说不饿,就只是点了甜品吃。这家餐厅开几个月了,午餐只有一个小时总觉得不够吃个西餐,第一...

20211130周二晴天21:30

好奢侈啊我,在这么忙碌的日子里竟然还能花一个小时写日记。

欧先生这两天在搞经销商大会,主要工作内容就是陪客户,所以比较有空搭理我,但我真的没空搭理他,我平时大体都是秒回的嘛。

一早到公司布置会场,开一天会,邮件里各种紧急事件,两边想兼顾,结果就是两边都搞不好。下班的时候跟欧先生吐槽,现在这份工的工作量应该是上份工工作量的四倍,不知道止不止。会会会邮件邮件邮件,然后又有年度预算月度预测……

今天是健san最后一天上班,等他交接完工作内容,一起去楼下吃了点东西,两个人都说不饿,就只是点了甜品吃。这家餐厅开几个月了,午餐只有一个小时总觉得不够吃个西餐,第一次进去。我点的这个提拉米苏意外好吃。

健san跟女朋友一起从日本留学回来。她之前入职被性骚扰,愤而给全公司群发邮件后离职,曾经一面担心她的安危一面欣赏她的勇气。原来她早在他妈妈的安排下回肇庆学校当老师去了,那他回家是蛮好。我们都比较喜欢小城生活的节奏。祝他好!


一些美好的小事:

1.其实健san准备提离职前先跟我打了招呼,这件事我还蛮开心的。虽然我们同一天进公司,也处的不错,但毕竟不同部门,又都刚开始工作,除了随机互通有无,交集不太多。今天又好好道了别,感觉蛮好。

2.昨晚家里停电,让我想到之前的领导给我送过日本的手电筒,大概是那时听我说过村里会停电吧,我自己都没印象说起过。因为那时候他刚来中国,一句中文不会,又是唯唯诺诺的性格,觉得给我添了很多麻烦吧!还给买了女生时尚杂志。回日本的时候,问我之前不是说想买单反吗,要不要帮我带,那时候我可能还没还完助学贷款,我老实说没钱,等以后吧!他回来的那天正好是我生日,给我送了一台白色的卡片机,还另外买了相机套和内存卡。虽然性格有让人受不了的一面,但人却非常真诚。最重要的是,我的日语就是在他来的那一年得到充分锻炼的。第一任上司回来的时候感慨,他到底给你添了多少麻烦你的日语才能在一年时间进步这么多啊?!想起来还是挺暖的。

3.老姐昨晚在群里发了带娃们和老妈去看灯光秀的视频照片,感觉真好,相互陪伴。没有老爸的身影,想来他又拒绝参与吧!他是傲娇别扭的,有时候也不是不想参与吧,但他好像不习惯接受,外出的家庭活动好像脱离了他的舒适区,偏得你三番邀请,他才似乎勉强接受。但很多时候我好像没有那个三番邀请的热情。据说他现在走路很慢,我可以感觉得到老妈的语气是嫌弃的。像是赌气,今早他在群里发了他一早逛公园的照片和视频,我给他点了赞,要是他肯多出去运动走动就好了。

4.下午技术部的小王同学过来说她脸上和脖子上的疣,我介绍的那个医生给她治好了,也是差不多一个月时间,真棒,现在真是白白净净的。

5.回到家就给公公婆婆送粿和苹果去了,本来昨晚要送的,信息没回复。这次没有提前打招呼,因为知道他们在家。他们很开心,一般都是他们喊我过去吃饭我才过去,有时候还拒绝。热情招呼我坐了一阵又让我早点回来休息,给我打包了饺子和清远猪肉。虽然他们也很能享受退休生活,但好像还是有点冷清,有空多走动吧!

6.文姑娘送的苹果又大又甜,拿来煮苹果水好像有点暴殄天物,但满屋飘香好治愈,苹果水当然也很好喝。


本来周四在家办公千载难逢好机会好理由,偏偏中午自己约了饭局,哎……

好了,写完日记搬砖去。


南方姑娘の日常

2021年11月29日晴天周一22:40

今天早会上听到跟我同一天入职的技术部的健san月底要离职的消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干脆,他前一两周跟我说了一下,但还没下定决心,让我先别跟别人说。他说,晚上同事们在K房给他办欢送会,我说,那就好好道别吧!以后大概率也见不到面了,约了他明晚吃个饭。他是找好下家的,12月无缝衔接。我们公司据说在日本是家喻户晓的企业,对于从日本不错的学校研究生毕业归来的他,最初应该是不错的归宿,但工作内容不是他想要的,会议多工作多,没有时间学习,家里老爸又需要他照顾,所以还是决定回去了。公司也人性化,几天就交接完让他走了。(此处有个疑问,那公司付给猎头公司的钱是不是差不多刚...

2021年11月29日晴天周一22:40

今天早会上听到跟我同一天入职的技术部的健san月底要离职的消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干脆,他前一两周跟我说了一下,但还没下定决心,让我先别跟别人说。他说,晚上同事们在K房给他办欢送会,我说,那就好好道别吧!以后大概率也见不到面了,约了他明晚吃个饭。他是找好下家的,12月无缝衔接。我们公司据说在日本是家喻户晓的企业,对于从日本不错的学校研究生毕业归来的他,最初应该是不错的归宿,但工作内容不是他想要的,会议多工作多,没有时间学习,家里老爸又需要他照顾,所以还是决定回去了。公司也人性化,几天就交接完让他走了。(此处有个疑问,那公司付给猎头公司的钱是不是差不多刚好过了保证期?虽然对于我们公司的有钱程度来说,那应该完全不是钱。)

一天紧锣密鼓忙忙碌碌,工作事项列了十几项,心态好的时候可以称为充实。虽然我少有时间难以消磨的烦恼,但忙碌确实让时间过得更快。

把下班时间调整到5:15之后,下班时间地铁人没那么挤。但我如果要在楼下稍微逛一下优衣库或者书店,哪怕只是15分钟,那地铁又会人满为患。所以通常我都是匆匆掠过。但今天有任务,要买红色衣服,逛了一圈买了一件红色高领毛衣,想着送聘是一回事,这不圣诞新年也快来了嘛,红火热闹一下也挺好。没试穿草率了,s码袖子老长,质地倒是非常舒服,送聘是穿不了了,回头看看不穿的话给我妈她要不要。看到图1觉得好温柔,决定买回来试试。想了想我丈夫好像没什么毛衣,不知道他穿不穿,就买了件保险的黑色套头衫。好想给他整理衣柜,但我能控制住自己的!衣服比我多,但穿出来的不知道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工作活动服是常态。周末出门的时候他在黑色长袖套头衫上加了一件轻薄的短袖衫……我脱口而出:你怎么穿的像个修空调的。其实我这么说不客观,修空调的师傅的工作服穿的都比他这身气派。这次竟然把。听进去了,脱了外面的短袖,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这个人的衣着或许还能抢救一下。

晚上计时给糖果盒系蝴蝶结,好像又没有想象中费时间。懒得挑了,决定买同款,一搜某宝,不仅有系好蝴蝶结的,价格还不到我那天在美团买的一半……决定好自己包了,事情倒也就简单了,又下单买了糖果。

午餐叫了上周领导请我吃的面,一模一样的东西,在店里吃那么美味,即使外送时面分开装了,吃起来也还是一言难尽。晚餐蒸了两个粿,没有腊肠,少了一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