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工地

8918浏览    1285参与
为工地框框撞大墙

︼工地乙女︻川村壱马×你(下)

接上文


你感受着腰间越来越重的禁锢感,放弃了挣扎,又觉得你们这样十分不妥,你抬头警惕地盯着四周,不放过任何的风吹草动,你承认自两年前你就害怕了。


被他粗鲁地塞进车里,他一声不吭的坐上驾驶座,开车冲刺出去了,你有些许迷茫看着手腕上绑成死结的绸缎,看着红路灯的时间,你转头,把手递给他“你绑着我干嘛,我不逃跑,你给我松开”


他也只是看了看那个绸缎,又看了看你,没有说话。这个态度成功又引起了你的不满。

“你....到底要干嘛,要去哪里!!!你最好送我回去,不然我就...就跳窗了啊”你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

“哦”得到的也只是男人的一声闷哼。


你不明白为啥剧情会发展成这...

接上文




你感受着腰间越来越重的禁锢感,放弃了挣扎,又觉得你们这样十分不妥,你抬头警惕地盯着四周,不放过任何的风吹草动,你承认自两年前你就害怕了。


被他粗鲁地塞进车里,他一声不吭的坐上驾驶座,开车冲刺出去了,你有些许迷茫看着手腕上绑成死结的绸缎,看着红路灯的时间,你转头,把手递给他“你绑着我干嘛,我不逃跑,你给我松开”


他也只是看了看那个绸缎,又看了看你,没有说话。这个态度成功又引起了你的不满。

“你....到底要干嘛,要去哪里!!!你最好送我回去,不然我就...就跳窗了啊”你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

“哦”得到的也只是男人的一声闷哼。


你不明白为啥剧情会发展成这样,但是你看着前男友扶着方向盘的手上的青筋,你咽了口水,心想:他不会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揍我一顿吧。

你转动眼珠,根据《木氏生存守则》你觉得这会应该......

“对不起”你无比真诚地看向前男友

对方也只是瞥了你一眼,说“不原谅”

你能听到头顶有一只乌鸦飞过,表达你的无奈。


又是一个红路灯路口,你心里跟上电子屏幕一起数着数字,kazuma悄悄靠近你,几乎是贴上的距离,他对着你的耳朵说“还有十分钟到家,提醒你好好想想要和我说什么话”声音低沉暗哑,带着只有唱歌时的蛊惑..


你被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刺激了一下,用绑着的手推开他的脸,愤恨地大声说“好好开你的车,小心我举报你开车不系安全带”


沉默了一会时间,看向驾驶座上明显心情愉悦起来的kazuma,你:他不会是想到等会揍我,所以兴奋起来了吧,苍天啊,我不在的这两年,他到底跟着谁学坏了!!!!


小车驾驶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不过从大门口的保安室以及一路上的巡逻员,你可以确定这是一个警卫相当森严的高档小区。

Kazuma牵着你,来到了第27层,黑白风格的装修,让整个房间都透露着严肃与死气,他先比你踏入客厅,他迅速融入到了这里,坐在沙发的你看着自己身上粉色的短衣和新裁剪的牛仔裤,格格不入。


谁也没有说话,你暗暗打量着整个空间,当注意到前男友从卧室拿了身衣服走向浴室的时候,你知道你的时机要来了,你听到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时,赶紧去大门口,只是你看着门上的密码锁陷入了沉思,你想着以前你们两个所有的纪念日,以及彼此的生日都没有打开,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你有点绝望的靠在门上,有点想哭的感觉。


“当我巡演结束回来看见你已经不在的时候,我就打算买一个这样的公寓,想着等你回来就把你关在这里,”洗完澡的kazuma格外迷人,头发上的水顺着腹肌流下,遮挡的每个线条都在告诉你,这个男人真的成熟了。


“咱们可不走病娇路线啊,我可以为我当时分手做个解释,条件是你别关我。”你堂而皇之的走向沙发,面无表情地坐下,仿佛刚刚拿着脑门框框撞门的不是你。


“可是我不想听怎么办”kazuma坐在了你的对面。

“嗯?!不行,我们有啥误会要快点解决,我不想耽误你训练,我也有一大堆活等着我”你拿出明理的态度对他。


“你不听,也得听。”

“首先我全力支持你的梦想,进入LDH是你初中时期就有的梦想,登上更大的舞台也是你一直以来的期盼,所以当你被选择成为浪配的VOL时,我很为你高兴。”你说着还点了点头,看着对方没有阻止你说下去的意思,你就接着说。

“当你越来越成名时,我承认我害怕了,我也算跟着你半只脚踏进这个圈子的人,有多少是因为恋情毁掉的,我们心知肚明,你为了浪配的努力,我看在眼里,我不想毁了你,也不想最后不会在我和浪配之间做选择,我赌不起,我想让你选我又不想让你选我,我受够这种不安感,所以我提出了分手。”


“当初说我喜欢上别人,也是骗你的。所以你别打我,也不要关我。”你眨巴着汪汪大眼,诚意十足。


但是接下来你觉得自己就是纯纯大冤种。

说完自己的肺腑之言的你,等待着最后的审判,对于结果你认为无非就是两种,要不就是心结解开,放自己离开,要不就是被打一顿,关起来。你是万万没有想到还有第三种选择......


此时被绑在床上的你,无奈的看着床尾正在脱衣服的kazuma,“你要睡觉为啥拉着我”

“因为我的失眠都是你造成的”kazuma转身,从你的身后搂住你的腰,将头埋在你的后颈,轻轻蹭了蹭,可是把你蹭出一身的鸡皮疙瘩,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到四肢。“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不要再这么突然的离开我了”kazuma轻声说着。

你转头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见他眼下的乌黑与疲惫,你把将要说出口的话,吞了下去。


.....

........


这个快速成长的kazuma心底多多少少都藏着点秘密吧,被掐醒的你躺在床上,看着睡梦里都皱着眉头的人,你无语望天花板,腰上的力度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用想肯定肿了.....你叹了口气,寻着记忆里的样子蹭了蹭他的胸膛,要不是手被绑在床头无法动弹,谁愿意撅着屁股,挺着脑袋去安抚一个做噩梦的男人,你觉得这个姿势相当屈辱。


等腰上的禁锢减轻时,你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继续躺平,等着旁边那位贪睡的人。


“起来了,你已经睡很久了,别睡了”你被尿意憋到发慌,不得不开口打扰kazuma,看着依旧睡得香甜的他,你真想一脚踹死他。


Kazuma醒来时,就看见胸膛那块一拱一拱的脑袋,他熟练地捞起怀里作乱的你,“别蹭我,不然待会你要负责”

“谁蹭你了,你个猪,快给我解开,我快憋不住了”你扭着身子,求救地看向他。


“啊~好爽”鬼知道你憋了多久才等到某人的醒来,你打开浴室的门,直视床上的那个罪魁祸首。

对方避开了你的视线,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你,你生气了,“你心虚了,睡前我说的那段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肉眼可见床上躺着的人脸色沉如墨色,你咽了口水,但是这个事情还是要解决的,不然痛苦的依旧是你们。

“那个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啊,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真的不喜欢那种没有安全感,患得患失的日子了,同样也不希望你因为我,失去舞台。”

就这样,你拿起地上的衣服递给他。他没有接也没有看你。


你也拿起地上被扯下来的衣服,默默给自己穿上,退出卧室,来到客厅,把空间留给那个在床上生气的kazuma。


说起来这段恋情,其实算是早恋吧,谁能想到初中时期两个小孩就这样私定终身,还在一起这么多年。


你们是在中学认识的,那时的男孩子总是桀骜不驯,肆意洒脱的性格,女生总是在一起讨论着学校的风云人物,川村壱马就是话题的中心,他个子不算高,却仍旧是人群的焦点,你不过是喜欢独来独往的小透明。


少年时期的爱意总是来的突然且强烈,你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给他递了情书,更没想到你们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还继续了这么多年。


少年少女的恋爱总是轰轰烈烈的,好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彼此的爱意,你们与学校里其他的情侣一样,热烈的爱着对方。


你们很少吵架,性格大大咧咧的你向来有事就说,所以你们的误会从来没有过过夜,少年总是给予你最好的宠爱。


平白得到男人这么多年的爱意对你来说是足够回味一生的,所以在米国的两年你学会了放弃,因为你一点一点看着kazuma成长,看着浪配一步一步登上更大的舞台。


本以为当初离开会是永远,谁能想到你会被工作室当成赠品送给LDH,你都快要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了。


“走吧”kazuma已经穿好衣服来到客厅,脸上已经没了那种不悦,好像一切又恢复到了平静。

“嗯”你小心跟着男人,去了公司。


就在你松了一口气准备开门的时候,你听到“我们不是杰尼斯”

你一脸疑惑的看向他,不懂他为啥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木木酱,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偶像”又是那样看起来很温柔的笑容,宽大的手掌蹭了蹭你的耳垂,这是他以前很喜欢的动作“再说了,公司里结婚的有,没结婚有娃的也有,还有结了婚给别人娃当爹的。所以你相信我好嘛”一如既往坚定且深情的眼神,只想沉浸在他的眼神中,与他共沉沦。


最后是你仓皇而逃.....


为工地框框撞大墙

︼工地乙女︻川村壱马×你(上)

丷私设预警,严重ooc

丷再说一遍,自娱自乐产物,乙女向,不喜欢请划走!!!

丷不喜的,请划走

丷本文七千字+,还没写完,这是上篇


“我说了,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木木酱,我还有三天就巡演结束了,我给你买北海道的草莓果酱回去好不好,还有我上次还见到岩田前辈,给你要到了签名,上次那家寿司店我已经预定了位置,我回去咱们一起去吃好不好.....”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们不合适,哪里都不合适.......所以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是我太长时间没找你了嘛,木木酱生气了是吗,我道歉好不好。”

“我不喜欢你了,我喜欢上别人了,是我甩了你,你听不懂嘛”放在身侧的拳头已经有血迹滴落...

丷私设预警,严重ooc

丷再说一遍,自娱自乐产物,乙女向,不喜欢请划走!!!

丷不喜的,请划走

丷本文七千字+,还没写完,这是上篇



“我说了,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木木酱,我还有三天就巡演结束了,我给你买北海道的草莓果酱回去好不好,还有我上次还见到岩田前辈,给你要到了签名,上次那家寿司店我已经预定了位置,我回去咱们一起去吃好不好.....”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们不合适,哪里都不合适.......所以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是我太长时间没找你了嘛,木木酱生气了是吗,我道歉好不好。”

“我不喜欢你了,我喜欢上别人了,是我甩了你,你听不懂嘛”放在身侧的拳头已经有血迹滴落在明亮的地板上,如同一朵又一朵的鲜花绽放,可见出这双手的主人正在忍受多大的痛苦。

“不要再找我了,就这样吧”你说完这句话,还不等电话那边的人开口就挂了电话,你掩面滑坐在床边,根本没有顾及手上的血,泪水落在伤口上,和砸在心上是一样的痛,你踢掉旁边滚过来的瑜伽球,这才放任自己大声哭出来。


“川村壱马,我的手好疼”空荡荡的公寓里只有自己的回声,你收拾好最后的行李,再次回头看向这个充满了幸福的房间,此时所有属于你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了,只留下那个人的东西停留在原地,你在门口的木架上放下当初那个人给你的钥匙,毅然转头走了出去。


上面这一幕发生在一年前,此时的你已经在米国生活了一年了,很幸运的是你的导师最后选择了你,不然的话你可能会在这个陌生的国家流浪了。


“Katherine,今晚有联欢舞会去不去呀”穿着奔放的性感女人勾住你的腰链,打算来个贴身热吻,你熟练地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女人的大红唇。

“我不去了,我还有事。”你用手挡住还想往你身上扑的女人。

“哎,Katherine你可真不可爱,每次都不去”女人扭着屁股离开了。

你好笑地看着那个充满怨气的背影,摇了摇头,米国男人的热情你在刚来的那几天早就见识到了,想想鸡皮疙瘩都要起一身,还是不要参加这种舞会的好。


收拾完最后的画卷,向其他人道了别后,你走出了画室,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天气可太不友好了,狂风中夹杂着细雨,行人都脚步匆匆往家敢去,没有出租为躲雨的顾客停车,你看着越来越大的雨,脱下高跟鞋,小心护住画册,也加入了奔跑的行列中。


“ただいま(我回来了)”你并没有在意这无人回应的公寓,放下鞋子,随手拿起门口的卫生纸细心擦拭掉本子上的水珠,然后放在茶几上,自己去洗了个热水澡,时钟在外面一直响着,但是浴室里已经很久没发出声音了,你就静静躺在水里,感知着温度由热变冷,但是一点动的欲望都没有,“kazuma,我洗好了,要抱.....”话还没有说完,你猛然反应过来这不是那个公寓,也没有那个人,但是脑海里他一直在。



你扎进了已经凉透的水里,想要摆脱掉虚幻的他,濒临死亡的感觉却让你更加想念他,那个集宠溺和温柔与一身的男人,就在你已经非常难受的时候,外面客厅里蓝牙音响按时想起了kazuma出的新专辑,当听到他的声音的那一刻,所有的不甘都化为了嘴边苦涩的眼泪。


等待着一首歌结束,你才披着浴巾走出了浴室,湿漉的头发被你随手扎起,拿起冲泡好的咖啡,又坐上了窗户旁边的画架旁,拿起颜料,看着昨晚起手的草稿,又看看了iPad上重复播放的19年演唱会,kazuma在这场舞台上充满了野性与危险,看着屏幕上不断刷新的弹幕,你给那些夸kazuma的每一条都点了赞,等做完这一切后,你才拿起画笔重新开了那张废掉的草稿。



与漆黑的狂风相比,大洋彼岸的这边已经是鸟语花香的清晨了,kazuma被窗帘的空隙钻过的阳光吵醒,睁眼看见的就是床头柜上照片里甜美的笑颜,他拿起照片,手指蹭了蹭里面女人的脸颊,小声说了句“骗子,早上好啊”,今天是少有的休息日,kazuma并不急着起床去公司,继续在被窝里躺了会,才起床跑步去。


包装严实的kazuma跑完步,也顺路去便利店买了草莓果酱的三明治,还顺手买了旁边的咸鱼寿司,出来两手空空的他,回去倒是收获满满,放下手提袋,开了门才发现青山陆和北人都在沙发上坐着,青山陆走过来看了看袋子里的零食,悄悄拿起一个面包吃起来,虽然等会自己可能要加倍锻炼,但是还是忍不住吃了这个美味的面包,北人摇了摇头“青山陆,你吃个面包,表情能不要这么痛苦嘛”

“我能不痛苦嘛,吃了这个,我待会会被教练训吧,但是好好吃啊这个!!”青山陆罪恶的手又伸向了另一个面包。

“欸,这个是我的,你吃这个”kazuma及时阻止了青山陆的小手。

“这个你吃不够啊,每次都吃这个”青山陆倒也没在意这个小事情,只是随口吐槽了一句。

“对啊,不够的”能够明显感觉到kazuma周围的空气都渐渐凝固了,那个故作轻松地嘴角也抿起来了,抓着面包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北人是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个的,他叹了口气,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在舞台上野性十足的kazuma但是在生活里敏感脆弱的川村壱马。


游戏都打了两轮了,其他人也到的差不多了,今天他们约在一起,打算去鬼屋玩玩,关掉大门,一群男生一起朝着游乐园出发,车上的kazuma向其他人眼神示意了一下,就打开了直播,是的,他们还有一场直播的任务,刚打开设备,就看到不断涌进的观众。

“大家好呀,我们是the rampage from exile tribe  现在我们朝着一个神秘的地方,大家可以期待下哦”手机从每个成员的脸上划过。

大家都很开心的和粉丝们打着招呼,聊着天,快乐洋溢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

“对不起,我们太吵了,接下来,我们将要进去这间鬼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一些不好东西啊”青山陆成了手机的拥有者。

16个男孩组成了庞大的队伍,踏进了鬼屋,然后就看见屏幕上说:

他们这架势像去打架的....

:是的是的,我都替里面的鬼害怕

:同意楼上

:+1

:+1

:啊啊啊,kazuma好帅啊,感觉他和黑色系太搭了

:天仙好美,这么糊的画质还是让我看见了天仙的颜。

:哦吼,陆陆又贡献了一个表情包。



做完手上的工作,你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早上九点了,拿起手机准备下楼买个早餐,才发现昨晚kazuma直播了,群里的消息达到了一千多条,你揉了揉发酸的肩膀,随意洗了把脸,就下楼了,等待食物的过程总是漫长的,你只好边刷着消息边喝着免费的豆浆,群里有姐妹剪辑了一些有趣的画面,让你笑得肚子疼,就在你被陆陆的动作逗笑的时候,却注意到了角落里一晃而过的kazuma,你尝试了很多次才把画面暂停到他的身影,你放下手机,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抬头就看见了天边七彩的祥云,美丽又动人。


手机放进了口袋,拿起这不太正宗的日式早餐和桌上的围巾,仔细地围好围巾,才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当看到楼下水管上的冰渣时,你发现原来冬天来了。


手机在不断推送着八卦,本着打发时间的想法,你躺在沙发上刷着无聊的八卦,手指无感情的一直划着屏幕,但是思绪早已经飘向了某个午后......

当时自己非要跟着学习跳舞,也幻想着哪天成熟了,也可以和kazuma来一场贴身热舞,也许是他抵不住撒娇的你,kazuma答应了教你跳舞,本就是简单的舞步,但是你这个四肢发达的人来说,太难了....看着前面认真教你的kazuma,你不忍心说自己想要放弃,也就硬着头皮学着,

其实舞步是简单的,就是速度快了那么一丁点,你就左脚绊右脚的,给自己的脚崴了.....


老人常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对于你这种经常不听话的人来说躺着待上三天,你都会疯掉,所以知道你性格的kazuma,当晚就直接让你拎包住进了他的家里..


虽然手机、iPad、笔记本都放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kazuma又不能每天陪你,整天也是相当无聊的,还不如回老家,暑假快要结束了,下学期会有艾米老师的招生,自己还要回去好好和家里再考虑考虑。


你大学学习的是设计,自己也一直愿意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也早早就有了出国深造的打算,虽然得到了kazuma的全力支持,但是家里那一关还是始终不同意,你想起自己母上大人就头疼。


最后你还是给kazuma说了自己要回家,他沉默了一段时间,才答应你回去,但是前提是必须去医院再复查一下,


你乖乖坐在沙发上等待着kazuma回家。


到了医院,医生看着恢复不错的片子,说是可以拆石膏了,但是短时间还是不要剧烈运动,你听到这个消息,终于松了一口气。


Kazuma还是不放心的反复问着医生。

“医生,真的可以吗?不再观察观察嘛”


“是的,小伙子,你照顾的很好,已经恢复的很不错了”

医生摆了摆手,打发我两去找另一个医生拆石膏。


路上的kazuma还是不放心,眉头紧锁,嘴里一直叮嘱着。

“回到家记得不要乱跑,有什么想吃的给弟弟说,让他给你买去”


“我等后天或者大后天,给你买点零食”


“记得画画不可以很长时间奥,多休息休息”


侧身看着这个爱惨了自己的男人,现在才真正意识到他真的成熟了,胳膊上卷起两只袖子,露出一条银白手链,手指上还带你设计的戒指,纤细的胳膊搭在玻璃窗上,一只手扶住方向盘,等待着绿灯。


“知道啦~老公”

你说完这句话,果不其然就看到了驾驶座上的男人红透了的耳朵和微红的脸颊,你浅笑出声。

“咳咳....咳,那个....可以再叫一声嘛”kazuma害羞地挠了挠头。


“哈哈哈,老公老公老公!!!!”

“嗯...嘿嘿”kazuma的脸上绽放出闪亮的笑容,你没觉得他有多帅,只觉得为啥这个笑的也太傻了。


等车开进小区,你突然看到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一直围着小区转,你的第一反应就是狗仔,想起网上看到的其他八卦,你拦住了将要下车的男人,你小声朝他说“有狗仔”

你看着对方手里的大炮,有一丝丝的颤抖,“我们待会再走”

Kazuma也看出了你的紧张,用手拍了拍你握在安全带上发白的双手,“没事,有我”


就在我以为外面不会有人的时候,kazuma猛地放下座椅,还把自己的衣服往你的身上盖去,自己朝着座椅下边钻去。此刻的你无比庆幸这是大晚上,不管是车里还是外面都充满了黑色,成为了你两的保护伞,你悄悄拉开一条缝,看着那个男人。


你看着这一幕,搞得你两成了出轨的情人一般,“你说我像不像你的偷情人?”


“什么嘛,木木酱是我的老婆”你看着起身的男人,自己也拉下了那件外套,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后摆,笑出了声“哈哈哈哈”

“刚刚没碰到脚吧”


“没有”


“那就好”

“这怎么自从你暴露在大众视野里,我们倒是成了不可告人的关系啊”你开玩笑地说着,没想到kazuma紧张起来了。


“木木酱,你是知道我的”他无比认真盯着你说出这句话,即使过去这么久,你还是能记住当时车座上那双坚定且固执的眼神。


思绪回忆到这里,你就被手机的铃声打断了。

“喂,Katherine,老师让你来办公室一趟”

“好的”



工作室内,坐满了很多人,你来的时候里面已经签好了合同,身为艾米的首席弟子,也因为你出生在那里,他们决定派你去和对方合作。

你根本没有任何的话语权在这里,只能成为乙方的一个物品,赠送给了甲方。


出了写字楼,看着外面明媚的天气,你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快踏上回国的道路,你的计划从来没有那个地方,不敢去想,也不敢去计划。


“Katherine,祝你好运”艾米老师也只能拍拍你的肩膀,看着那个落魄的背影,这个老头也保护自己太长时间了,是时候该自己面对了。


两年前自己就是坐上这架飞机来到米国,真是够巧的又是同一架飞机送你回去。


当天你就到达了国土,紧接着你就坐上了去公司的大巴车上,看到LDH大楼的时候,你默默掏出墨镜与口罩,你这身打扮让接你们的工作人员也惊艳到了,在车上打趣地说“Katherine小姐,真像明星啊”

“您说笑了”你没有太多的力气搭理他,你压抑着自己想要去见kazuma的心,外面的人形牌都是kazuma,里面也随处可见kazuma的周边,你装进口袋的手指摩挲着,按捺住想要购买的心。


前面的工作人员在介绍着大楼里的分布,你也趁机打量着他生活的地方,等浏览完所有的地方时,你们坐进了将来要办公的工作室,很大,能看出来是由排舞室临时改造的。

“嗯,是这样的,Katherine小姐,您的作品我们老板很是满意,所以安排你作为the rampage 的设计师”

听完这句话的你,感慨起天意来了,:孽缘啊


因为浪配在外参加巡演还没结束,所以你每天也只是进行着以前还没完成的设计,看着桌子上那个很久没有碰过的画册,你决定还是把它锁在柜子里比较安全。


“Katherine,他们下午回来”

“知道了,你去忙吧”


你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kazuma,盯着镜子里的容颜,再看了看桌子上的裁纸刀,反复看了看,拿起刀子在脸上比了比,又放下,你郁闷到一直重复这个动作,连青山陆敲门都没有听见。

“Katherine小姐?”青山陆看着工作室里唯一的活人,走了过去。

“啊?”看着镜子里自己肩膀上突然出现的手,你猛地吓了一跳,也把青山陆惊吓到了。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青山陆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没有没有,是我走神了”你放下手中的小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你这会忙吗?阵让我过来叫你去量身高那些。”

“好的好的,不忙不忙,我就在等你们。”


你看着面前的大男孩,短暂的忘记了紧张感。你拿起工具跟在后面走向了浪配的休息室。

其实这些数据不用重新记录的,公司里就有专门负责这块数据的人,但是你的职业强迫着你,亲手测量的数据才能确保服装利益的最大化,在门口的你恨死了自己内心的强迫症。


你跟着青山陆走了进去。


“大家好啊,这是我们以后的服装老师了”青山陆急切地向大家宣布你,一巴掌把你拍在了人前。

“我叫Katherine,以后负责团队的设计,请多观照”你刻意让自己不去寻找kazuma。


一声清脆的玻璃迸裂的声音,打破了打招呼的声音,所有人都看向声音的来源地,只见kazuma低着头看着脚下的玻璃,北人吩咐着别用手碰,自己去拿角落里的扫帚去了。


你不想注意那个男人也难,一道强烈的视线就这样注视着你,看着被人群包围的你,你一面应对着大家的问题,一面强迫自己忽视掉这个目光,但是你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就像脱光了衣服暴露在kazuma的面前,你的灵魂都在为之颤抖。


“好了好了,大家都安静下来,一个一个来吧”队长在身侧安排着队员,你就安静的站在身高测量仪那里,虽然面上保持着微笑,但是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你手里的那条绸缎已经被抓的皱巴巴了。


“咦~藤原树你又长高了耶!!!”青山陆盯着身高仪上的指针标志看“说!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吃钙片了??”

“还真是长高了”LIKIYA一脸慈祥的登记上新的数据。

你在后面看着这群可爱的男孩们,不由的也放松下来了,但是也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背后那道视线变得更加强烈,你暗暗吐气,在无人的看见的衣服内衬,其实都快被冷汗浸透了。


你拿出十二分的精神,让自己投身工作中,那种不自然的感觉好像变得淡了许多....


给其他15位成员测量完成的时候,你发现只剩下了kazuma没有上前了,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叫对方,所以你短暂的沉默了。

“大家先去吃饭吧,对于下周的时光秀我有一些想法想要和Katherine~说”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总觉得自己的名字从他嘴里读出来别有意味,上拐的音调对你来说简直是撒旦的声音,:完蛋了.....


Kazuma总有一种想让人靠近的魔力,以至于你曾经特别依赖这个男人,潜意识里的自己其实早早就被驯服吧。


安静的休息室里,只有你和他,他靠在椅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扶手,你的心也随着敲击声而颤动,你觉得你快要疯掉了。所以“对不起”你开口了。


“嗯..”kazuma起身走过来,拿起你手里攥着的绸缎,又退回去细细地把它上面的每个褶皱都抹平,你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两年没见的男人,但是又不敢停留太久,只敢用余光偷偷去看,但是他总是能抓住你慌乱逃离的目光。


“你还没吃饭吧”他突然抬头直视你的目光,你习惯地回答“还没有”

他点了点头“那先去吃饭吧”


接着你就被稀里糊涂带到了那家寿司店,坐在凳子上你绷紧身体看着面前男人为你布菜,自己却没吃一口,面前的小碗已经被堆积成山,不是你不想吃,而是唯一的筷子在他手里.....


你能想到接下来的剧情,但你万万没想到他会把筷子伸进自己的嘴巴!!!!你能看到白金的筷子在猩红的舌头上搅动..他故意一般吃相如此色气,你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就在你走神的时候,他夹起寿司递到了你的嘴边,你眼神不自觉的看向筷子上那晶莹的水渍,你想要向后退一步,却听见“嗯?”然后你被迫把那块寿司吃进嘴里,虽然你尽量不去碰那双筷子,他却故意让你的嘴巴碰上水渍,你感觉到嘴巴上的触感,嘴里的寿司变成了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你呆呆看着他,无助的眼神,你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才听到他说“吃吧”


突然你感觉到你身上的视线变得冰冷,如冰冷的蛇看向圈套里的死物,你看着碗里的寿司,都是你往常爱吃的,:他不会下毒吧,不会吧,应该不会吧。


Kazuma看着你五颜六色的变化的脸色,有点想笑,不用多想,也知道你又在脑补什么了。

两年前,你随手一个电话就布告而别,毫无音信,


两年后,没想到你到是自己送上门了,那就别想跑了。


但是不动声色、不露情绪成了自己最后的骄傲。


你偷偷用余光看他,看着对方不断深沉的眼神,你后背的冷汗又出现了,然后紧接着你“啊”了一声,咬到了自己嘴里的肉肉。


“咬到了?嘴张开”kazama语气不容置疑,你只能乖乖张嘴。


几分钟后,“破了”kazuma看着手指上的血迹。


你皱眉,捂住嘴巴,指着他“你....你...怎么可以把手指....伸进....我嘴里”

“嫌弃我了?”kazuma故作伤心低下头,你明明知道他在骗你,但是你还是不想伤害他,只能回答说“没有...”


“你说你走就走,为啥还要回来呢”kakuma趁你不注意抓住你的手腕,把你拉进怀里,居高临下看着你,充满了舞台上的野性。


“早上他们都测量完了,我还没量,你现在不忙吧”他抓着你的手就往不可描述的地方带去。


“川村壱马,你疯了,你冷静点”你想要挣脱掉手腕的禁锢,你有些生气地看着他,这次是你见面后,第一次主动的看着他的眼睛。


“你终于看我了”他又另一只手把你脸庞上的碎发整理到耳后,露出你白净的小脸才满足。


“你疯了,你放开我,别忘了我们分手了!”你气愤的看着这个强硬的男人,不过大脑的说出了两年前的事实。


“是嘛?今天下午不用上班。”他抗起你往车库走去,你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发疯的男人。


“我不去,我不要,你放我下来…”你双手拍打着他的后背


“啪…!”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车库显得更加空洞。

“你居然…?!打我屁股!!!”你委屈地看着他

得到的是又一下清脆的巴掌!!


“因为你不乖”



你:谁不乖了!!!


Sinister Six

工地文随缘掉落

不会更新在这边,都在AO3。其实也只放了一篇,剩下的都是坑,等写完再说吧,最近没啥画图的灵感。(写过的CP见标签)


长期求各种工地饭,呆妹主,如果真有想不开的本部二章双Vo推给饭,我会把您供起来,您让我画图我画图让我写文我写文。

不会更新在这边,都在AO3。其实也只放了一篇,剩下的都是坑,等写完再说吧,最近没啥画图的灵感。(写过的CP见标签)


长期求各种工地饭,呆妹主,如果真有想不开的本部二章双Vo推给饭,我会把您供起来,您让我画图我画图让我写文我写文。

来考网张老师
来考网张老师

为什么自己评职称很难

1、不了解政策


政策每年都会发生变化,例如2021年,先是继续教育学时


要求发生改变,比以往延长了,再者及时材料受理时间和


评审时间发生变化,往后延迟了半年。

2、工作年限不够


任何一个级别的申报,工作年限走是逃不过去的,只有满


足学历+专业工作年限之后,才具备申报该等级职称的资


格。


不同的职称类别中,对学历和工作年限要求是不同的,我


们在申报之前一定要仔细了解,确认自己是否符合要求了


3、老想着跨级申报


跨级申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两种情况下才允许跨级申


报。一是归为特殊人才的人员(符合政策才行),二是自


身条...

1、不了解政策


政策每年都会发生变化,例如2021年,先是继续教育学时


要求发生改变,比以往延长了,再者及时材料受理时间和


评审时间发生变化,往后延迟了半年。

2、工作年限不够


任何一个级别的申报,工作年限走是逃不过去的,只有满


足学历+专业工作年限之后,才具备申报该等级职称的资


格。


不同的职称类别中,对学历和工作年限要求是不同的,我


们在申报之前一定要仔细了解,确认自己是否符合要求了


3、老想着跨级申报


跨级申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两种情况下才允许跨级申


报。一是归为特殊人才的人员(符合政策才行),二是自


身条件足够好。


自2019年职称评审新政调整后,要求逐级申报,在初次申


报时建议先助工后中工(除非是全日制硕士/博士学历可


直接认定中级),不然还是走逐级申报这条路。


影响职称申报失败的原因可能远远不止这些,但是只要我


们做好这些事情,还是可以轻松通过的。


1、提前开始规划


千万不要在需要时才准备职称评审,有很多工程专业技术


人员平时对职称的关注程度不足,看到有晋升机会,才意


识到要评职称。


这时候往往已经来不及了,机会错过终究是错过了,大家


并不是要等现在机会来了,才去参与工程师职称评审。而


是要做好职称的相关准备,要尽快搞好职业发展规划,计


划安排评审方案。

2、职称申报材料要准备充分


很多人觉得职称材料应该很简单的,不就是一些业绩证明


之类的嘛。


有这样的想法就大错特错了,往往很多通不过的人,就是


影响材料的影响。申报材料在职称评审中的地位至关重要


,少了哪一个材料都不行.

   所以专业的事还是要专业人来做,可以节约时间节约


成本


阿叽gera不正

工地扩列

   嗯 ,咱就是属于一个因为美彼被踹进了芬达然后通过东京掰头,狠狠的粉上了四个团的但是我的就朋友里面,朋友圈里面一个工友都没有

真的就狠狠伤心了

就想扩个姐妹,不求天天聊,起码可以发现新的物料巴拉巴拉可以分享一下嘛对叭

有意者私聊我

   嗯 ,咱就是属于一个因为美彼被踹进了芬达然后通过东京掰头,狠狠的粉上了四个团的但是我的就朋友里面,朋友圈里面一个工友都没有

真的就狠狠伤心了

就想扩个姐妹,不求天天聊,起码可以发现新的物料巴拉巴拉可以分享一下嘛对叭

有意者私聊我

为工地框框撞大墙

︼工地︻我有个问题

我想问问,大家都知道哪些up主会更一些浪配的演唱会吗?

最近疯狂迷恋浪配叽!!!!

我想问问,大家都知道哪些up主会更一些浪配的演唱会吗?

最近疯狂迷恋浪配叽!!!!

柏树下的狐狸

一直觉得p2的照片好可爱,摸个二次元头像🥦🥦🥦

要原图的可以私我哟

一直觉得p2的照片好可爱,摸个二次元头像🥦🥦🥦

要原图的可以私我哟

Sinister Six
小陈出演黄衣王。 🐔友情共演...

小陈出演黄衣王。

🐔友情共演。

真探剧组提供布景。

小陈出演黄衣王。

🐔友情共演。

真探剧组提供布景。

三维地图说世界
探访韩国建筑工地,一天能挣2000人民币,但却充满着危险
探访韩国建筑工地,一天能挣2000人民币,但却充满着危险
Sinister Six
小陈在恐怖游戏系列——死亡空间...

小陈在恐怖游戏系列——死亡空间x赛博朋克2077篇。

画风有参考。


小陈在恐怖游戏系列——死亡空间x赛博朋克2077篇。

画风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