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左文字

25158浏览    362参与
审神者捂着肝脏说
左文字短刀的回想太可爱了8!(...

左文字短刀的回想太可爱了8!(眼泪从嘴角流了出来)

左文字短刀的回想太可爱了8!(眼泪从嘴角流了出来)

审神者捂着肝脏说

左文字现趴的一点设定!

好馋太阁酱,可惜没有,啥时候复刻让我舔舔😩


左文字现趴的一点设定!

好馋太阁酱,可惜没有,啥时候复刻让我舔舔😩


审神者捂着肝脏说

一点左文字现pa妄想

设定大概是学生小夜、美妆博主宗三、作家江雪

一点左文字现pa妄想

设定大概是学生小夜、美妆博主宗三、作家江雪

雨时明

论我家左文字三兄弟关系不太好

  起因是看到左文字三兄弟实际关系可能不太好

  刚好目前近侍是江雪,我就问了几个问题,然后……

  

  婶:江雪,你们兄弟关系怎么样啊

  江雪:绿

  婶:???(是闹了什么矛盾吧)

  

  婶:江雪,我问你啊,你和小夜的关系怎么样啊?

  江雪:绿

  婶:!???

  

  婶:是因为小夜是复仇之刃吗?

  江雪:金

  

  婶:那,所以你接受不太了是吗

  江雪:金


  婶:那宗三呢?你们关系好么?

  江雪:绿

  婶?(怎么这个也……)

  

  婶:是因为他一直在说自己笼中鸟吗?

  江雪:绿

  

  婶:(灵光一闪)你......

  起因是看到左文字三兄弟实际关系可能不太好

  刚好目前近侍是江雪,我就问了几个问题,然后……

  

  婶:江雪,你们兄弟关系怎么样啊

  江雪:绿

  婶:???(是闹了什么矛盾吧)

  

  婶:江雪,我问你啊,你和小夜的关系怎么样啊?

  江雪:绿

  婶:!???

  

  婶:是因为小夜是复仇之刃吗?

  江雪:金

  

  婶:那,所以你接受不太了是吗

  江雪:金


  婶:那宗三呢?你们关系好么?

  江雪:绿

  婶?(怎么这个也……)

  

  婶:是因为他一直在说自己笼中鸟吗?

  江雪:绿

  

  婶:(灵光一闪)你想和宗三关系好一点但是宗三太冷淡了是吗?

  江雪:金

  

  内心os:卧槽,没想到啊,但现在重点是小夜

  

  婶:你想和小夜关系好一点吗?

  江雪:银

  婶:那你以后会保护好小夜吗?

  江雪:绿

  婶:……因为他练度比你高吗?

  江雪:绿

  

  婶:虽然是复仇之刃,但那毕竟是铸就了小夜的东西不是吗?

  江雪:金

  

  婶:这么一想,你以后会和小夜好好相处吗?

  江雪:刀装失败!

  

  婶:……江雪殿下,您现在是陷入混乱了吗

  江雪:……金(当时真的加载了一会儿)

  婶:那请您仔细思考一下吧。

无影
刀乱多人Q版系列之五 《左文字...

刀乱多人Q版系列之五

《左文字一家的宠儿》

刀乱多人Q版系列之五

《左文字一家的宠儿》

今天的南希回来干活了
上班上的心力交瘁吸一口库存刀子...

上班上的心力交瘁吸一口库存刀子精

之前拍红叶的时候答应了友人拍一张江雪

但是,他看起来真的好像对我周末远足作乐这件事有所不满……

笑一笑啦——

【决定攒小判买轻装】

上班上的心力交瘁吸一口库存刀子精

之前拍红叶的时候答应了友人拍一张江雪

但是,他看起来真的好像对我周末远足作乐这件事有所不满……

笑一笑啦——

【决定攒小判买轻装】

乳糖の不耐受
  随手摸了个婶儿,和不高兴一...

  随手摸了个婶儿,和不高兴一家融为一体的婶儿,(ಡωಡ)回头看看能不能讲讲

  随手摸了个婶儿,和不高兴一家融为一体的婶儿,(ಡωಡ)回头看看能不能讲讲

桃娘

寝当番系列 ③

all向+脑洞大开系列:

夜色撩人、月光暧昧、和男仞们同床*共枕,

寝当番的他们会做什么呢?


—————— ————————————


「烛台切光忠」

  “这点程度的话……早就想到了哦~”

  “这是何等的失-态……”

  “与之前相比稍微变-强了对吧~”

  “糟糕……用力过-猛了吗?”

  “只差一点就好了~”


「大般若长光」

  “我的兴趣吗?让我想想,应该是勾-引像你这样的美人吧?”

  “啊啊啊继-续……”

  “我来给你迅速的收拾干净吧~”


「小龙景光」

  “我啊,还挺挑人的。...

all向+脑洞大开系列:

夜色撩人、月光暧昧、和男仞们同床*共枕,

寝当番的他们会做什么呢?

 

—————— ————————————

 

「烛台切光忠」

  “这点程度的话……早就想到了哦~”

  “这是何等的失-态……”

  “与之前相比稍微变-强了对吧~”

  “糟糕……用力过-猛了吗?”

  “只差一点就好了~”

 

「大般若长光」

  “我的兴趣吗?让我想想,应该是勾-引像你这样的美人吧?”

  “啊啊啊继-续……”

  “我来给你迅速的收拾干净吧~”

 

「小龙景光」

  “我啊,还挺挑人的。不是纯洁的主人就不行呢~”

  “哼……男人啊,可是充满谜团的生物哦~”

  “哎呀哎呀……真是被粗-鲁地对待了呢……”

  “这……看起来要费一阵功夫了……”

  “哦,我可是铆足了劲啊”

  “结束了哦~这样就满-意了吧,主人?”

 

「江雪左文字」

  “想让我…做什么呢?”

  “从哪里进~攻~都可以吗?”

  “我可不是……故意的哦~”

 

「宗三左文字」

  “让我来陪侍,是想要怎样做呢?”

  “这样的事情,主公很期待吧~”

  “把你看得一清二楚,要听我的话哦~”

  “你是想,让我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哎呀哎呀……你……这就满-足了吗?”

 

「加州清光」

  “呼——啊……呼……要好好使-用我啊……”

  “看见我-裸-体的家伙……”

  “诶?做过头了吗......?”

  “哎呀乖一点,很不想弄-脏衣服啊~”

  “能适当配-合我一下吗?”

  “好累哦~”

  “要是你有这个意思,那我也要这样了!”

  “……有汗的味道呢~”

  “我可不是只来一发就会了事哦?”

 

「大和守安定」

  “合在一起,不错呢~”

  “真本事……现在才开始啊!”

  “我在你-身-上的感觉怎么样?”

  “如果是和喜欢的对象一起的话……”

  “喔喔,杀死你喔~小猫咪~”

 

「歌仙兼定」

  “……哈哈,主公,你不会是打算把我放着这样不管吧?”

  “啊啊……真是惬意~”

  “真是的,衣服都被-糟-蹋了……”

 

「和泉守兼定」

  “在干嘛啊~难道……看我看得入迷了?”

  “诶那个,这个要这样…真纠结啊?”

  “真棒啊…热血沸腾……”

  “……你的-身-体……是这种感觉啊?”

 

「陆奥守吉行」

  “嘿,嘿嘿嘿,本身就是破破烂烂的衣裳,没啥区别啦!”

  “呼啊——,那里……好充实啊~”

  “你的味道,这股甜蜜简直无与伦比~”

  “再来!再来!真厉害啊……还以为会死呢……!”

 

「山姥切国广」

  “……你那是什么眼神……”

  “然后,你打算怎么办?”

  “我……可以吗?”

  “被你用到破破烂烂的……”

  “沾得都是…了~,该去洗个澡了……”

 

——————————————————

 

ps.这组在寝当番都蛮主动的诶~

 

pps.不愧是成年组啊!充满涩气的打刀/太刀们~

 

ppps.已经完成了1/2,哈哈哈哈真是不知不觉呢

 


羽狐七

【刀剑乱舞】左文字物语 夜明

是歌丸物语系列的番外篇。鸽主线鸽的理直气壮,真是个屑作者呢。

看见标题就知道写的是哪个小可爱了。

我宣布小夜值得被全世界爱,不接受反驳。

内含大量我流小夜理解,中量弟控左文字,少量歌仙审私货

OOC警告⚠️


——————正文分割线——————

“审神者大人,得到了新的修行道具了吗”

在庆应甲府的特命调查进行到中阶段的时候,审神者领到了时政作为报酬送来的三种修行道具。

这时候,找来的人是小夜,他是如此说的。

小夜找来的时候,审神者还在办公室里来回翻着刀帐,比对各个刀种的极化人数,又构思了一些阵型安排,然后照常纠结着前去修行的人选。

“嗯,干脆直接开放招募得了,谁有意愿送谁...

是歌丸物语系列的番外篇。鸽主线鸽的理直气壮,真是个屑作者呢。

看见标题就知道写的是哪个小可爱了。

我宣布小夜值得被全世界爱,不接受反驳。

内含大量我流小夜理解,中量弟控左文字,少量歌仙审私货

OOC警告⚠️


——————正文分割线——————

“审神者大人,得到了新的修行道具了吗”

在庆应甲府的特命调查进行到中阶段的时候,审神者领到了时政作为报酬送来的三种修行道具。

这时候,找来的人是小夜,他是如此说的。

小夜找来的时候,审神者还在办公室里来回翻着刀帐,比对各个刀种的极化人数,又构思了一些阵型安排,然后照常纠结着前去修行的人选。

“嗯,干脆直接开放招募得了,谁有意愿送谁去......也不行,之前着急送短刀极化的时候,推了好多人的申请,总得慢慢安排上才行,然后再以刀种的缺人程度为顺位排列......”

轻柔的敲门声之后是小心翼翼开门的声音。审神者办公时,有事情就敲门之后直接进,这是审神者曾经在例会上交代过的。

“诶,是小夜啊,沙发上坐着休息一下吧,天守阁离你那边也不近,怎么来找我了?”审神者看到小夜敲门进来,从刀帐本中抬起头来对他笑了笑。

“要吃饼干棒或者棒棒糖吗,喝的东西有牛奶,咖啡和柠檬气泡水就算了。”

然后审神者就因为小夜最开头那句话,收敛了表情。

注意到审神者表情变化的小夜也变得惶恐起来,在他看来,审神者似乎并不想让他前去修行。

果然......像他这种只懂得复仇,深陷于黑暗中的刀,是不被允许修行的吗?

“不要总是想的那么坏啊,之前池田屋作战的时候小夜不是战绩很优秀吗,小夜是很强也很温柔的好孩子。”

“那为什么,审神者大人要露出这种悲伤的表情,审神者大人送其他的各位修行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嗯......”审神者顿住,想了一下。“小夜,知道修行是去做什么吗。”

“是要去寻找自己的历史,然后想办法变得更强,是吗,审神者大人。”小夜想了想回答说。

“大体是这样没错......”但是,审神者努力让自己的缓和了一下,劝导般的说道。

“于我的私心而言,其实是不愿意小夜去回忆那些东西的,在本丸里和你的两个哥哥一起,现在这样其实已经很好了。”

“但是,现在的样子,还不够。”小夜抬起头说

“小夜要是有什么想做的事,我也可以帮忙啊,为什么一定要去修行呢?”审神者确实有点不明白了。

“审神者大人说过,自己在意的人,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努力守护。但是,我的力量,守护江雪哥哥和宗三哥哥,不够,帮审神者大人的忙,也不够。所以,还要变强。”

“诶,是这样吗......”小夜的回答让审神者惊讶了一瞬,随后又变成了温和的笑容。

“小夜长大了呢。不过,让我再考虑一下好吗。而且啊,小夜要修行的事情和哥哥们说了吗?我也有些想参考他们的意见呢,可以吗?”

“没有和哥哥们说过,但是,我觉得他们知道。”小夜点了点头。

“那么,再给我两天时间好吗,最晚后天,我会给你答复。”

小夜又点了点头,向审神者俯身鞠躬后离开了办公室。

待到小夜走了之后,审神者双手反叉,向前伸长胳膊伸了个懒腰,然后一只胳膊撑在桌面上,手支着一边脸颊,杵着脑袋发呆想事。

纠结了半天也纠结不出个所以然来。此时尚是残冬,一股凉风吹过来,审神者觉得有些冷,正想要起身去关窗。转过头注意到了窗外的夜景,夜幕如织锦,月光泼洒于上,倒是有些诗情画意。

羁旅无所憾,小夜中山尚能攀,但凭寿延绵

她想到了小夜的逸話中,名字由来的那句和歌。

人们追捧于这把短刀身上凝结的复仇的故事,将这些情绪寄托于其上,造就了这个全本丸最小的孩子的梦魇与阴影。

毕竟这些是塑造了小夜左文字这个存在的东西,她没法对此做什么置喙。

但是,她想到小夜无论是内番还是战斗的时候,身上层层叠叠缠绕的绷带。那是历代主人怀揣着仇恨与怨念在他身上打磨的痕迹,也是他心里驱之不散的阴影和无法治愈的伤痕。

真的要让这个孩子再去经历一次旧日的痛苦吗。

更何况,如果说小夜左文字的存在是‘复仇’的话,那么为了取回更强大的力量,他就不得不在复仇的泥沼里越陷越深。

身处黑暗的人是知道那些痛苦的,正是如此,审神者更不愿意小夜左文字,这么一个单纯的,小小的孩子踏入更加深不见底的黑暗。

但是,既然那孩子开口说要变强了,无论是作为审神者的责任还是她自己,都不应该任凭自己的怜惜之情否定他的愿望。

毕竟,守护他人的执念,在审神者看来,是这世间最为闪耀之物。

想到这里,审神者的想法变得乐观了一些。

这个本丸的小夜左文字,有了那么多人,尤其是两个哥哥的陪伴,或许他能够战胜那些黑暗,在自己的道路上好好前行也说不定......

但是审神者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能让自己的盲目乐观葬送了这个孩子。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审神者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想起了自己今天的琴还没练,又复盘了一下本日的工作,本就不多而且已经告一段落了,干脆收拾了东西收工走人。

关上了办公室门,审神者又想起一个人来,那位兼定家的二代目,平日里也照顾小夜颇多,他又是如何考虑的呢?

反正她现在思绪又乱又纠结,去练琴也是浪费时间,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出了天守阁闲逛一圈,看看能不能碰见这一位。

所以说,这两个人确实很有默契,审神者在本丸靠后面的一处廊下碰上了喝茶写歌的歌仙兼定。

“这个位置赏月确实很好,就是离风口有点近,付丧神的体质真让人羡慕。”

审神者笑了笑说道,就算是打了招呼,散漫地在他身边盘腿坐下。

“我倒不是为了赏月而来的。羁旅无所憾,小夜中山尚能攀,但凭寿延绵。偶然想起了这一首,想出来走走罢了。”歌仙兼定说着,把自己的十德羽织递给审神者。

“知道这边风大还穿这么少,受凉了明天你又好胃疼了。”歌仙兼定递过去一个眼神,已经习惯了审神者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态度,就没有再多念叨。

“多谢。原来你看到小夜来天守阁了啊。那你应该知道他是来和我申请修行的吧。”审神者披上了那件羽织,成年男子的款式加上羽织本就宽松的版型,把审神者大半个身子都包了进去,也把冬末的冷风结结实实的挡在了外面。

“这一阵能感觉到小夜有这个想法,不过看你这个样子,这么犹豫吗?”歌仙点点头,侧过头看着她说。

审神者换了个姿势,并腿屈膝坐着,又把双臂环在膝盖上撑着下巴,然后叹了口气,回答道。

“要是其他人也就算了,那是小夜啊,你也知道小夜过去的经历,我当然要好好考虑了。唉,那孩子现在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说我让他去修行,到底是让他变强还是推他进火坑啊。”

“其实说起小夜,我应该感谢你才是。你教给他的东西,给他指明的道路,于他而言是很好的选择。”

自己曾经跟小夜说过的话吗。

“我不会劝说你放弃复仇,毕竟,那是你得以存在的缘由。但是,一昧的倾泻自己的仇恨只会让自己变成怪物。所以小夜,将这份仇恨深藏在心里,变成守护珍视之人的力量吧,我希望你的力量是为守护而使用。”

这话听着其实还是有点三观不正的。

“额,说实话,我真没觉得我教了小夜什么好东西,毕竟我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审神者有些尴尬的咬了一下嘴唇,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但是对他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可以努力走下去的道路,无论这条道路是不是合乎‘正确’,至少他一直好好的前进和成长着,我觉得这就已经可以了。”歌仙兼定给两人都倒了一杯热茶,又把审神者那杯递过去。

“是热的,真好啊。”审神者接过杯子就能感受到了顺着杯壁传到她指尖上的热度,热流一路化开审神者冰冷的指尖,汇进血液中。她低头喝茶的时候下意识眯起了眼睛。

“更何况,他前进的道路上并非他一个人,不论是你,还是我,还有本丸的所有人,不是都在陪着他吗。”

“确实是这样呢。”审神者把身上披着的十德拉下来叠好,放回对方腿上,又把喝完的空茶杯放回歌仙手边的茶案里,站起身准备告辞。

“你也不要在这里坐太久了,天还很冷,茶很快就会凉的。”

“知道了,快回屋子吧。”歌仙兼定点了点头

“嗯,那告辞啦。”

歌仙目送那个身影原路返回,消失不见之后,又为自己添了杯茶。

即便是残冬也还是很冷啊,方才还是滚烫的新茶,不过放了这么一会,就已经是温的了。

清茶入口,温润留香,歌仙兼定倒是不大在意茶是热是温,都各有风雅就是了。不过给她还是喝热一点的吧。


第二日,猜着小夜午睡的时间,审神者来到了左文字和细川家所在的部屋。

“午安,古今阁下,地藏行平阁下。”

“午安,审神者君。”古今传授之太刀和地藏行平点了点头,向她回以问候。

听到声音的宗三左文字自楼上下来,对审神者说道。

“江雪兄长刚哄小夜睡着,先去书房等一下吧,他随后就到。”

审神者前一日让狐之助通知了江雪与宗三今天的来访,并未有人感到奇怪。

“那就打扰了”审神者没有多客气,跟着宗三一路上了二楼的书房。

书房里是双开的大书架,里面有不少佛经,另一柜里茶道与鉴赏的书占了两排。

简单扫了一眼书房的布置和书架里面的内容之后,江雪左文字缓步走进来。

“审神者大人,久等了。”江雪进来之后单掌施礼

“还好吧,一起坐下来谈。”审神者向他颔首致意,然后找了把木椅坐下来。

“两位应该知道我今天的目的,虽然说修行是小夜自己的事情,但是私以为小夜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我希望能参考你们两位作为兄长的意见。”审神者开门见山,讲明来意。

“笼中鸟的意见吗,若是能对小夜有所帮助的话......”宗三左文字习惯性的叹息一声

“那孩子已经有了成为您的助力的决心了,我又如何能阻拦呢。”

“若是寻求力量,便要支付代价,审神者大人亦是信奉此言。”这是江雪左文字的答复

“你们对小夜的状况再清楚不过了吧,那难道没有想过,他如果修行回来,梦魇和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会加重的可能吗”感觉宗三左文字有点不作为的态度,审神者微微皱眉,重申了小夜修行的负面影响。

“更何况,小夜才那么大,就算是经历了千百年岁月的付丧神,他的思想和心智也算是个小孩子啊。”审神者越说越气结

“让一个小孩子为了获得力量而去背负黑暗,那要我们这些大人做什么,作为大人却要仰仗小孩子的力量.....这种事情我不能接受。”审神者摇了摇头。

“诚然,小夜前方的道路充满了黑暗,这令人悲伤不已。此身虽无法改变他的命运,尚且能在他身边伴一烛火微光,权作微薄慰藉。”江雪左文字听审神者说完,这样说道。

“是的,我们虽是兄长,但也不能将他永远庇于羽翼之下。小夜亦为利刃,需待磨砺。”宗三左文字点了点头。

“我好像知道了,可是......”审神者明白了他们两人的想法,但还是心有忧虑。

“关于小夜回来之后,不论他怎样,我与江雪兄长都会陪伴在他身边。你也应该对小夜多一些信心。”

“我一直很相信小夜啊。的确,我们应该是他的后盾,不能当他成长路上的绊脚石,不管路好不好走。”终于讲明白了之后,审神者也收起了刚才严肃的架势。

“还有就是,极化短刀都是第一部队的常驻轮换队员,小夜回来之后也会频繁上阵,而且面对的都是相当强的敌人,受伤也会变得更多,说不定会比之前池田屋攻略那一阵还要辛苦。你们作为兄长,真的能接受吗?”虽然是最后一个问题,但还是非常令人苦恼,审神者相当认真的问他们。

“他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我们支持他就够了”江雪的回答简短而态度明确。

“更何况,我们,还有本丸所有人都相信你的指挥调度才能,你会让他得到好的历练与成长的。”宗三补充道。

突然的直球让审神者有些无所适从,她有了谈完赶快回天守阁的想法。

“那个,这还是挺夸大的,宗三原来是这么想的。”她尴尬的笑了笑。

“即使是笼中鸟的信任,对你来说也是如此煎熬吗”宗三左文字又恢复成平日忧郁冷清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带回了平日里对审神者的犀利。

“唉,你损我差不多得了啊,真是的,你知不知道你这叫翻脸不认人啊。”审神者无奈的看了一眼宗三,堵话堵得飞快。又想起那位肃穆的僧刀长兄也还在这里,还是收敛了神色,认真向他们告辞。

“我回去安排小夜修行和回来的后续事务了,今天下午多有叨扰。”

“嗯......又不是客人,不用送了,我一会绕去锻刀室一趟,然后......长途远征的报告,应该是千代金丸送过来......”审神者边往门口走,边挥了挥手,然后数着手指简单统计了一下,脚步渐快。

很快就听到审神者走下木楼梯的声音,江雪和宗三对视一眼,宗三左文字垂着眸笑了笑。

“理直气壮的说我,自己倒是别扭,关心小夜也要藏着。也不知道小夜能不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若是不知,昨日便不会去找她了。”江雪回道,眼中的冰冷消减了许多。“小夜应该快醒了,去看看吧”

“说的也是,审神者六点多忙完特命调查那边的事情回来,应该就会安排小夜出发了,提前和他说一声吧。”宗三说着,拉开书房的门,和江雪一起离开。

当日晚上近七点,小夜带着修行的东西准备动身,江雪、宗三、歌仙还有审神者和一些没有事务的刀剑男士都来主院送他。

“我会变强之后回来的,审神者大人”小夜抬头看着审神者,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我也很期待小夜变强之后回来的样子,应该会很帅吧。大家会好好等你回来的,安心出发吧。”审神者很有精神的鼓励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低下身摸了摸小夜有些乱的蓝发,送给他一份充满信心的笑容。

“记得按时写信回来,一路顺风。”

“那么,我出发了。”小夜点了点头,启动了时空转换器。灵力的光芒将他小小的身形包裹之后,再看时已经消失不见。

送小夜出发之后,大家三两并肩,陆陆续续回了自己的部屋,江雪、宗三和歌仙是一个部屋,就与审神者一同。

“稍微有点开始期待小夜会写什么样的信了,说起来,小夜也会去忠兴公那边吗?”审神者抬手扶了扶眼镜,问身边的歌仙兼定。

“大抵如此吧,我也不能确定。”歌仙回答道。“你呀,对小夜要是更坦率一点就好了,明明其实很在意他。”

“我真的不擅长和小孩子打交道,放过我吧。”审神者无奈的扬了扬眉,回话道。

“对了,明天上午特命调查的队伍会回来轮换,我打算让你入替进去,把秋田藤四郎换到第一部队去。”审神者想起了这件事,干脆直接告诉他,省的让狐之助再跑一趟。

“我知道了,放心交给我吧”歌仙兼定点了点头。

“今天游戏的每日委托还没做,我先回去了,各位慢走。”

“明天早上时政的例会记得起来打卡。”歌仙又提醒道

“啊,是哦。唉,又要早上定闹钟,这破烂时政为什么还不倒闭。”回答的声音和身形一起渐远了。

“你就这么由着她熬夜?”宗三左文字挑了挑眉,问歌仙兼定。

“那我们难道有什么办法能管她吗?倒不如让她把琐事做利落后多睡一会”反正也起不来。歌仙抿着嘴无奈的笑了笑,还是给审神者留了些余地,没说出来最后一句。

“审神者同小夜,很像,不必多加干涉。”江雪总结道。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也走远了。


小夜出发之后的第三日,第三封信如期送到。

此时江雪刚送来当日的当番报告,审神者顺便一起念给了江雪听。

“凝聚为人形的原因,是因为复仇的传说。左文字的短刀所凝结的怨念,以及将这份怨念传述开来的每一个人,造就了现在的小夜左文字。所以想要比现如今更加强大,我就只有将怨念完全牵引出来,并且转化为力量。在那尽头,一定有比现在更加阴森黑暗的情绪,势必将我吞噬吧......”

念到这里,即便早就想过,审神者的心情还是变得有些沉重。

“江雪阁下,小夜还是意识到了这个事情啊,真是无可奈何。”

“事实虽然如此,我并不认为,小夜会被黑暗所吞噬。他心性坚定,更有此地众人,皆为指引他归途之灯火。”

“说的也是呢,有我们在,不会放任他被伤害的。”审神者点了点头,继续往下念。

“即使如此,为了您,我也必将不谢此道,一往直前。因为身为刀的幸福,就是为主人倾尽全心全力。最后,请代我向江雪哥哥,宗三哥哥,歌仙,还有本丸的大家问好,我会很快回来。”

“咳咳......”突然念到了小夜对自己的真心剖白,审神者还是觉得很难为情,干脆想办法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

“小夜有惦记你们呢,确实是成长了很多。江雪阁下记得告诉宗三君和歌仙君。也该准备小夜明天晚上回来的欢迎料理了,说起来,你们觉得是热闹一些,还是你们三兄弟就好?”

“我会回去和宗三商量的”江雪想了想,低声回道。

“那也好,需要什么可以直接去厨房,我一会让狐之助去拜托一下明天厨当番帮忙的人,我看看是谁......啧,蜂须贺虎彻,浦岛虎彻,鸣狐,小狐丸......他们几个也就油豆腐能抱点希望,让烛台切临时调一下班好了,明天晚上小夜回来,光吃油豆腐像什么样子。”

刚好下一天的厨当番让她集中了注意力,话题被成功终结。

“那么,我先告辞了”江雪左文字颔首,转身走出审神者的办公室。

“哦,好的,辛苦了。”

等到江雪左文字离开,审神者一手捂住了额头。

刀的幸福就是为主人倾尽全力之类的......从刚来这的时候就劝这一个两个的以自己为优先,哪有几个听的啊......被这么全心全力对待,她这个散漫惯了的咸鱼真是感到压力倍增。


又一日过去,审神者记好了时间,结束了晚上特命调查队伍那边的任务就一直在天守阁等着,等到差不多的时候,终于听到了极轻的脚步声和斗笠与挂坠相撞的声音,接着是同样轻柔的敲门声和开门声。

“审神者大人,小夜左文字,修行完毕归来。”小夜左文字走到审神者的办公桌前,审神者此时已经绕过办公桌,站到了小夜的对面。

“欢迎回来,嗯,果然变帅了,这个橘色的毛领好可爱。”审神者扬起笑容,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一遍极化后的小夜左文字,满意的点点头。

小夜在回来前也预想过审神者看到他新的样子时会是什么表情,但对方的这份喜悦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背后的斗笠在头顶遮出一片阴影来。

“即使怀抱着这样的我,你也还是会说继续前进啊。若是如此,我也只能与这黑色的混沌共同活下去……”小夜低着头小声喃喃自语着。

“不可以说这种不好的话,难得的好日子。”审神者干脆蹲下来,相当认真的和小夜对视,然后打断了他的话。

“就是因为走在黑暗之中,能够看到的微弱光芒,还有想要守护的人,才更加珍贵和重要。正因为如此,我一直相信着,即使是被黑暗笼罩着,小夜也一定拥有着更加强大的,保护珍视之人的心灵和力量。”审神者正色道。

“好啦,这么晚了,修行途中肯定没吃什么好吃的吧,厨房那边今天晚上做的很丰盛,一会和你哥哥们去看看,小夜回来了要庆祝呢。”审神者站起身来,对他嘱咐道。然后又想起来什么事情,捂着嘴闷声笑了两下,又眨眨眼睛对他说。

“小夜你现在的实力应该是比宗三和江雪强了,平时还是要好好听哥哥的话,不然......他们可能会真的很难办。”说完又清咳两声,压住没忍住的笑。

小夜听到审神者的调侃,也低下头嘴角向上扬了扬。之后,他向审神者鞠躬告辞,回部屋找自己的两位兄长。

“羁旅无所憾,小夜中山尚能攀,但凭寿延绵”审神者念出这首和歌

是一首好和歌呢,她心里这样想着,看向窗外。

小夜回来的这一天,也是好景好月好夜呢。


——————Fin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出来歌仙其实是特意出来碰审神者的,以及审神者其实知道也拆穿了。

捞一下上一篇长船的番外:【刀剑乱舞】你们长船是不是喜欢组团 

夏雨帆

终于送江雪去修行啦!开心~(๑ت๑)

之前看到江雪极化图感觉超仙的!所以决定用手头仅有的几份修行道具给他先修行啦!来来来~下面有超仙彩蛋哟!走过路过来看看超仙江雪!

终于送江雪去修行啦!开心~(๑ت๑)

之前看到江雪极化图感觉超仙的!所以决定用手头仅有的几份修行道具给他先修行啦!来来来~下面有超仙彩蛋哟!走过路过来看看超仙江雪!

肆伍在咕咕了
小夜戴上斗笠的效果(莫名感觉很...

小夜戴上斗笠的效果(莫名感觉很可爱)

小夜戴上斗笠的效果(莫名感觉很可爱)

Kota

髭膝 便当🍱

膝丸一开始并不会做饭


刚刚开始的时候,本丸里面只有歌仙一个初始刀是会做饭的,那时候如果歌仙被派出去远征,剩下来的刀剑和审神者面对厨房基本上都会选择泡面或者外卖,毕竟经历过三次炸厨房之后他们基本上都认清了自己的做饭水平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虽然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虽然不是那么的纯正的欧洲血统,仍然运气算是比较好,烛台切不久之后也来到了,


当时,哪怕直到现在,也是一场规模算得上是十分盛大的欢迎晚宴,仅次于栗田口一期一振来到时的规模,在那之后基本上厨房也就是这几个擅长厨艺的刀剑的天下了


膝丸虽然来的相对于髭切来到早了很多,但是基本上也从未进入过厨房,源氏的重宝,虽然不至于算得上养尊...

膝丸一开始并不会做饭


刚刚开始的时候,本丸里面只有歌仙一个初始刀是会做饭的,那时候如果歌仙被派出去远征,剩下来的刀剑和审神者面对厨房基本上都会选择泡面或者外卖,毕竟经历过三次炸厨房之后他们基本上都认清了自己的做饭水平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虽然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虽然不是那么的纯正的欧洲血统,仍然运气算是比较好,烛台切不久之后也来到了,


当时,哪怕直到现在,也是一场规模算得上是十分盛大的欢迎晚宴,仅次于栗田口一期一振来到时的规模,在那之后基本上厨房也就是这几个擅长厨艺的刀剑的天下了


膝丸虽然来的相对于髭切来到早了很多,但是基本上也从未进入过厨房,源氏的重宝,虽然不至于算得上养尊处优,但也绝对算得上是细心呵护,且不论做饭,农活和饲养马这些工作也是来到本丸之后,经过长谷部的教学一点点学会


所以一开始膝丸并没有产生什么想要做饭的想法,毕竟谁会闲的没事去挑战自己的生命,用炸厨房来证明自己的生存有多高


最初膝丸产生想要学做饭这个想法,是来自小夜


当时髭切已经来到本丸有一段时间,而左文字一家的大哥,江雪左文字是刚刚到来的时候,膝丸知道小夜想要做便当给左文字家两位哥哥的时候,纯粹只是一个巧合,当时他家哥哥髭切又逃了内番,膝丸正在去寻找自家哥哥的路上,碰见了站在仓库门口的小夜左文字


「真是的,兄长怎么又逃了?又跑去和莺丸他们喝茶了吗?」

膝丸口中碎碎念叨,一边急忙加快自己的速度,发挥自己高机动的优势,飞快地向茶室那边跑去,走到仓库门口的时候,看见了一抹瘦小的蓝色身影,是小夜左文字,他正站立在仓库的门口


他们二位并不太熟悉,小夜左文字是审神者最早练出的一批刀剑,练级什么的与膝丸相差一截,二位又不在一个战队,再加上他们两个的个性,且不论膝丸,小夜左文字就不是一个活泼到到处交朋友的孩子


膝丸在心中细细思索了一下,脑海中反应给他的答案只有,小夜左文字,短刀,性格有些内向,前几天那场欢迎晚宴应该是左文字一家团聚,这几个无不太相关的内容


膝丸原本也没有想要多管闲事,只是看了几眼,就想要离开,只是离开时被一股力道拉住了衣服,一回头小夜左文字伸手拽住了他的衣服,那孩子低着头,一手拉住着膝丸的衣服,另一手紧紧攥着自己的内番服,淡蓝色的眼睛直直的注视地面没有抬头


「怎么了?」

「请麻烦您帮忙将仓库里放在柜子上方的土豆拿给我」

沉稳的声音响起,那双眼睛终于抬头直视他


膝丸在帮忙拿取他所需要的食材时,有些疑惑的问

「请问你拿这些是要做什么吗?」

小夜捧着一筐蔬菜,筐子里装的蔬菜很多,听闻他的疑问,他努力地将头从那堆蔬菜的后面探了出来,开口回答

「审神者告诉我,说给哥哥他们做便当,他们会很高兴的」

膝丸……虽然手上拿着蔬菜的动作没有停下,心中却有些迟疑的思索「做便当,兄长会高兴吗?」


膝丸看了看那瘦小的身子和那装满蔬菜的沉甸甸的筐子,伸手将那筐子接了过来,不顾小夜左文字的阻挠和不要将它看做小孩子的反对声中,拎着那一筐蔬菜走向了厨房


然后?然后厨房虽然没爆炸,但是也是一片狼藉


成功的让出去买菜的烛台切看到后,好好的被惊吓了一下,还以为是鹤丸来这里玩了一圈,再了解前因后果之后,有些无奈的看着端坐在厨房地面上的一把太刀和一把短刀,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俩宛如小学生被家长训话一样的紧张表情


「嘛嘛,也就是说小夜,你是想要为宗三和江雪他们做便当是吗?那膝丸殿下这……」


在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之后膝丸像是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莫名其妙的染上了红色闷声回答道「我……兄长……」


「膝丸殿下也想要为髭切殿下做便当吗?」小夜有些好奇的望向旁边的那把太刀

「嗯……」


「这是怎么回事?!」门口传来了一声惊叫,来的人是歌仙

「兼定……」「小夜?」


在终于解释明白了之后

「真是的,小夜怎么一开始不来找我?」

「刚来厨房的时候没有看到兼定」

歌仙笑着用手揉了揉低着头的深蓝色的头发,然后四人合力,好不容易将那糟乱的厨房收拾回原样,顺便订好了等下午的时候来帮忙那两个什么也不会的太刀和短刀做便当


午间,膝丸向自己的兄长告知下午自己可能不能和他呆在一起,并在午后兴冲冲地走向厨房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自家哥哥探究的眼神


「不是这样子的,膝丸殿下,米饭要用手捏紧,不,也不需要捏的那么……小夜你也等一下,到的米饭太多了,会洒出来的,你的手太小,握不住」


膝丸看着要不是被自己捏成奇怪形状的饭团,要不是一下子聂的太紧,导致变形的米饭,整个人难得的陷入了低迷的状态,


小夜看着手上沾满的白色米饭,和完全捏不成形状的白色米饭团莫名的陷入了沉默


歌仙和烛台切看着再次变得杂乱的桌面,对视一眼,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又看了看那两位正在各自低迷的刀剑,也只能认命的收拾好,再试图鼓励一下那两个,不过也幸好那两位都是冷静的刀剑,在各自低迷一小会儿之后,便重新拾起信心来继续进行


厨房外的刀剑经过时,总能莫名其妙的听见,从厨房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那是糖,不是盐。放的太多了,火开的太大啦,啊!??着火了,注意!!!」


终于在忙活完一下午之后,收获了几个捏的奇形怪状的饭团和炒的如一盘黑炭一样的菜之后,膝丸,小夜,歌仙以及烛台切都陷入了沉默


也许这两位是真真的没有厨艺方面的天赋,毕竟捏了一下午饭团一就是奇形怪状的,蔡一就是抄的如黑炭一般,甚至还差点着火


「嗯,总之是先收拾好做晚饭吧」

「……嗯」


晚饭时,膝丸面对自己哥哥,对于下午自己行踪的询问,只是左顾他言未有正面给出答案,「弟弟丸,下午你去哪里了呀?」

「兄长。是膝丸!!!下午,下午下午你与三日月殿下,他们喝茶喝的怎么样?」

小夜左文字是因为下午他那两位兄长都出证了,所以并没有被询问


晚上,髭切已经睡下,膝丸偷偷摸摸的,小心翼翼,注意没有发出细微的声响,嗯,偷偷溜出了房间,

走到厨房时,却发现厨房的灯还亮

「小夜?」

「膝丸殿下」


看着正在捧着一手米饭的小夜左文字,膝丸明白,他与自己此行的目的是相同,半个晚上又过去了,膝丸和小夜坐在游廊上,身边放着的是几盘奇形怪状的米饭,两人对着皎洁的月亮以及那微冷的春风就着浓茶,将那几盘勉强称之为饭团的东西,一扫而空,然后揉着吃撑了的肚子,相互告别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这两位就啃了几晚上的饭团就着如黑炭一样的菜,每天早上顶着黑眼圈,从床上起来,面对自家的哥哥的询问,小夜和膝丸只能默默地忍,面对早上丰盛的早餐,只能揉揉揉肚子,里面还未消化得了的饭团忍痛拒绝


终于在十天过去之后,这两位炒出的饭菜,虽然并不算得上是美味可口,但终于不是单一的黑色,你发虽然依旧捏的有些不太规则,但终于能看出是饭团来


那四位差点相拥而泣,尤其是歌仙和烛台切



「兄长,晚饭来房间里面吃吧!」

膝丸兴冲冲的跑去茶室,朝着正在里面喝茶的髭切说出这句话


髭切看着面前兴奋的有些异常的弟弟,联想他这几天的反常,大概也猜的差不多,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自己弟弟哼着歌,欢快离去的背影,唇角也不由得向上扬了扬


「啊啊,真好啊,还有弟弟亲手做的饭菜」三日月捧着茶杯,笑眯眯的开口

髭切倒是难得的没有反驳,只是唇边的笑意愈发的张扬



晚上

「弟弟丸,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吗?」

膝丸有些害羞,不肯直视坐在自己身边的兄长,桌子上摆着的便当是自己辛苦一下午,极尽这几十天的努力,做出的期间为止算是最完美的一份便当


髭切将那便当盒打开,里面摆放的算式比较简单的几个小菜和饭团,虽然,看上去并不算是太精美,但是髭切已经能想到自己弟弟为了这一分便当,这几十天到底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毕竟每天晚上吃那些东西也真是辛苦了


?他为什么知道?虽然膝丸每天晚上都非常小心了,但是髭切第一天晚上在睡梦中想搂过身旁的人时捞了个空,感觉被窝中也是一片凉意,便清醒过来,出去大概一寻找便看见了,坐在游廊下面的弟弟

「啊,看起来真美味,辛苦你了,弟弟丸」髭切笑着揉了揉已经修的整个人红成虾子的弟弟


虽然经过几十天的努力,但是厨艺这种东西总不可能一朝一夕就练成,盐似乎加多了一些,饭团虽然尽力的做标准,但是有一个已经散


膝丸有些羞愧的试图阻拦兄长

「兄长,别吃了,我我做的不」

髭切却躲过阻拦的手,

「我开动啦!」继续将那满满的便当都吃完


然后笑着递给膝丸一个饭团,两兄弟静静的都没有说话,只是偶尔的带着笑意的相互对视一眼



第二天早上,左文字一家以及源氏兄弟集体进入手入室,原因,食物中毒,并不是指他们两个做的出现什么错误,而是那鹤丸的恶作剧


总而言之,做饭什么的,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好了

井川铃木

【刀×婶向预警】
p1送先生出门的前几天准备
p2—3江雪初到家情景以及小朋友时的游戏
p4跟亲友的婶婶切磋

【刀×婶向预警】
p1送先生出门的前几天准备
p2—3江雪初到家情景以及小朋友时的游戏
p4跟亲友的婶婶切磋

莓莓与共。

总而言之,是左文字一家的摸鱼,以及有一只乱入

有些细节看不清,在乱画

这周太贪玩了,一直在嗑cp,没有正经画画

总而言之,是左文字一家的摸鱼,以及有一只乱入

有些细节看不清,在乱画

这周太贪玩了,一直在嗑cp,没有正经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