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左文字

18545浏览    7715参与
Yan.
我家审神者变成小孩子怎么办?!...

我家审神者变成小孩子怎么办?!


小夜左文字:······(我是否能给主上送花呢?)


前篇


回顾一下青江送花的情形  青江篇

我家审神者变成小孩子怎么办?!


小夜左文字:······(我是否能给主上送花呢?)


前篇


回顾一下青江送花的情形  青江篇

我是你亲爱的豆沙啊

小夜喵喵!


个子很小


看起来毛乎乎的


好像和萤丸喵差不多高


但是似乎矮了这么点「比划」


附上p2吉祥三宝「X」

小夜喵喵!


个子很小


看起来毛乎乎的


好像和萤丸喵差不多高


但是似乎矮了这么点「比划」


附上p2吉祥三宝「X」

我是你亲爱的豆沙啊
宗三喵! 尾巴很细 毛看起来有...

宗三喵!

尾巴很细 毛看起来有点乱

不过毛毛摸起来比江雪喵的软


宗三喵!

尾巴很细 毛看起来有点乱

不过毛毛摸起来比江雪喵的软


我是你亲爱的豆沙啊
江雪喵! 毛量巨大 看起来可以...

江雪喵!

毛量巨大

看起来可以收集掉下来的毛做个围巾

江雪喵!

毛量巨大

看起来可以收集掉下来的毛做个围巾

高山景行

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 04

*满足私欲的遐想产物

*没有任何的依据性和可考性

*我想写,所以写

*不喜勿喷


“啊……累死了。”


冲田总司捏了捏手腕,制止了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要过来的举动,伸手在小夜左文字的发顶揉了一把,像是想起什么,从怀里摸出几个小小的纸袋,给左文字部屋里的几个付丧神挨个分了一只,小夜左文字看了一眼两个兄长,得到应允后接过纸袋拆开,里面是几颗看上去很诱人的糖果。


“呐,来的有点匆忙了,只能准备这样简陋的礼物,唔……我记得这边是有用来购买东西的地方,是叫…万屋?等身体恢复一些,一起去吧。”


他手撑着膝盖起身,弯起眉眼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小夜左文字仰头看了他一会儿,用力地点了点...

物归原主 04

*满足私欲的遐想产物

*没有任何的依据性和可考性

*我想写,所以写

*不喜勿喷


“啊……累死了。”


冲田总司捏了捏手腕,制止了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要过来的举动,伸手在小夜左文字的发顶揉了一把,像是想起什么,从怀里摸出几个小小的纸袋,给左文字部屋里的几个付丧神挨个分了一只,小夜左文字看了一眼两个兄长,得到应允后接过纸袋拆开,里面是几颗看上去很诱人的糖果。


“呐,来的有点匆忙了,只能准备这样简陋的礼物,唔……我记得这边是有用来购买东西的地方,是叫…万屋?等身体恢复一些,一起去吧。”


他手撑着膝盖起身,弯起眉眼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小夜左文字仰头看了他一会儿,用力地点了点头。


冲田总司看了看时间,提出离开,毕竟还和土方岁三约了广间见面,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一起送他们出了部屋,兄弟两个相互看看,然后同步的向冲田总司行了一礼,冲田总司也没客气,笑吟吟的接了。


“一会儿晚上记得来吃晚饭啊。”


目送着冲田总司带着两振爱刀离开,江雪左文字忽然浅浅地叹了一声,宗三左文字看向兄长,一直都是愁容不解的脸上少见的带了些笑意。


“他很不错。”


“的确,先回去吧,小夜还在等着。”


什么样的人,才能对一个孩童样貌的付丧神下狠手到那种地步?冲田总司走在长长的木廊上,漫不经心地任思绪乱飘,只要想起刚刚抵达左文字部屋时所看见的,这个疑问就很锲而不舍的一再出现在脑海里。


而土方岁三,也有着一样的疑惑。


粟田口吉光是短刀名手,其所锻的刀剑也多是短刀,或者说,几乎全是短刀。


在前往粟田口部屋的路上,土方岁三一行人很快就被一期一振和鸣狐追上,大约可以称得上很长的一段路上,通过和几位付丧神的交流,土方岁三对于刀剑付丧神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在付丧神的样貌和本体刀剑之间有什么关系这件事上。


也因此,土方岁三在打开粟田口部屋的门后,被里面的场景惊得不轻。


谁能想到,自己在开门之后所面对的会是一群伤痕累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的少年或者孩童呢?


他身后的几位付丧神都有些不忍心地偏开了视线,里面被留下来照看兄弟们的乱藤四郎在看见土方岁三之后脸色一变,又在看见完好如初的一期一振和鸣狐后缓缓的放松下来,在兄长的示意下侧身让出空间,好让土方岁三进去,只是眼底依旧有些没能掩藏好的警惕。


骨喰藤四郎,秋田藤四郎,前田藤四郎,乱藤四郎。


每养护结束一振刀剑,土方岁三都会问一句名字,然后在把刀剑本体放回付丧神身边的同时,在沉睡着的付丧神枕边放下一只小小的纸袋,等给乱藤四郎的手入也结束,土方岁三示意和泉守兼定扶他一把,被扶起来之后揉了揉因为跪坐太久有些发麻的腿,跟着就提出了要去广间,并且拒绝了一期一振和鸣狐提出的陪他一起。


“啊,你们先休息吧,有这两个小子给我带路,对了,晚上记得过来吃晚饭。”


见土方岁三已经表明了态度,一期一振和鸣狐也就打消了原本的想法,依言留在部屋里休息。


土方岁三带着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出了粟田口部屋,慢悠悠朝着广间的方向走,迎面和归来的药研藤四郎遇上,对于付丧神的问好以温和的态度应过后又继续往前,好像没有什么能让他动摇半分已经做出的决定。


“一期兄,我回来了。”


药研藤四郎打开屋门,轻声道了一句,越过还没醒的兄弟们,走过去打开了一直以来紧闭的窗,风像是找到了去处,从窗户里悠悠溜进屋子里,吹散室里积攒不知多久的腐朽。


“乱,在想什么?”


乱藤四郎捏着土方岁三给他的纸包,里面的东西隔着薄薄的纸袋显现出形状,像是玩腻了这样的游戏,乱藤四郎随手拆开纸包,看清里面是什么东西之后捏了一颗塞进嘴里,跟着就开始走神,被药研藤四郎发现,回过神后看着站在近处的兄弟,乱藤四郎眯起蓝眸,趁着药研藤四郎没反应过来的当口,塞了颗糖果到对方嘴里。


“我啊,在想这位主,能不能把大家都照顾好。”


冷不丁遭到来自兄弟的“袭击”,甜味迅速的在味蕾上蔓延开,药研藤四郎将小小的糖果拨到口腔的一侧,脸颊因此小幅度的鼓起来了一些,听着乱藤四郎的话,轻轻皱了皱眉,而后一声叹息骤起,二人一起看过去,是一期一振。


“无论如何,我们没有选择了,不如尝试着去相信吧,我觉得,这两位主殿,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乱藤四郎话里的意思大家都明白,无非是担心土方岁三和冲田总司能不能一碗水端平,但,只要不像是过去那样,审神者稍微偏心一些,似乎也并不是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粟田口的长兄伸手以掌心覆在弟弟的发顶,稍加了些许力道揉了一把,敛下的金色瞳眸里闪烁着些微的光,来自于对未来的期待。


“诶——两位?!一期哥、…”


“晚上就能见到了,很快的,现在先休息一下吧,不然晚上可就没精神了啊。”


面对似乎抓错了重点的弟弟,一期一振也只能报以无奈的笑,温声哄着对方去休息。


…………


等土方岁三抵达广间,冲田总司已经等了一会儿了,狐之助几乎是前后脚的也到了,是来汇报本丸的翻修已经完成的事情。


“辛苦了,部屋那边的翻修等过两天,让他们先休养一阵子,到时候我会找你的。”


冲田总司捞了毛团子到手里,动作熟练地在它颈后的位置挠了挠,狐之助舒舒服服在他怀里抖了抖毛。


“这是在下的份内事,原本答应的资源明日会送达,而小判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已经送到重建完毕的居所了,啊、……还请二位大人不要忘了每隔三日,在刀帐上输入一次灵力,虽然没办法建立契约,但是灵力还是会通过刀帐自动用于诸位付丧神大人身上和维系本丸运作的,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在下就先返回复命了。”


狐之助的絮絮叨叨土方岁三算是听够了,但是不听又容易漏下什么好不容易等它说完,听着狐之助提出要离开本丸,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下来了。


“清光,安定,先回去休息,我和土方先生有些事情要商量,一会儿到了饭点,叫大家来广间吧,我们会在那之前将事情结束的。”


看着狐之助离开,冲田总司将视线转向自家的刀,土方岁三也是一样,几位付丧神相互交换了眼神,依言离开,走之前还没忘记把广间的门关上。


“土方先生,这件事……”


“你觉得呢?似乎只是说刀剑付丧神不可对人类动手吧?”


“是呢,而且时政也答应把他交给我们处置了,……竟然敢把我的孩子弄成那副狼狈模样,真是过分啊。”


简短的交换了在不同部屋里看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样,冲田总司闭了闭眼,想起在本丸门口看见的,模样狼狈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原本柔和的眉眼忽然锐利起来,却也仅仅是一瞬,就又回到原先温和无害的模样。


他锋芒毕露的模样虽然只是转瞬即逝,还是没能逃过土方岁三的眼睛,这位副长忽然笑了,初见时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那惨兮兮的样子也同样让他极为不悦,更别提后来看见的那些比自家爱刀还要凄惨许多的短刀付丧神。


同时招惹了鬼之副长和鬼之子,很想知道这家伙是长了个多大的胆啊。土方岁三想着,唇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


呱唧呱唧吃瓜瓜
江雪好难锻的er!! 左文字一...

江雪好难锻的er!!

左文字一家团聚啦!!

江雪好难锻的er!!

左文字一家团聚啦!!

熏鱼欣呀~

【刀剑乱舞】每年的游乐园

※封面来自百度,侵删

左文字大哥和幼婶程式化的七夕游乐园游

至于为什么这样……跟婶婶的个人经历有关

关于宗三发带的颜色……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颜色,设定集里没有刻意提到……


    “我希望能跟哥哥一起,再去一次游乐园。”——橙子

      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橙子一大早就起来,前往左文字的部屋。

     “都准备好了吗?那就出发吧!”骑上了今天专属于她的坐骑江雪左文字的脖子,橙子抱着相机出发了。

     “哦!!!捕捉到一只黑毛的茶茶姐!江雪快跟上...

※封面来自百度,侵删

左文字大哥和幼婶程式化的七夕游乐园游

至于为什么这样……跟婶婶的个人经历有关

关于宗三发带的颜色……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颜色,设定集里没有刻意提到……


    “我希望能跟哥哥一起,再去一次游乐园。”——橙子


      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橙子一大早就起来,前往左文字的部屋。

     “都准备好了吗?那就出发吧!”骑上了今天专属于她的坐骑江雪左文字的脖子,橙子抱着相机出发了。

     “哦!!!捕捉到一只黑毛的茶茶姐!江雪快跟上!”一出门就看见了对面的审神者姐姐,真是太幸运了!今天也要去现世吗?黑头发很好看,赶紧多拍几张,回去能给爸爸妈妈们看……橙子放开扶着江雪的手,端起相机就拍,这样一路尾随到了时政大厅,橙子手中的相机不知道响了多少下。

     “阿路基,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位审神者大人会生气的。”陪同他们一起的宗三这样告诫女孩,在一边的小夜也点了点头,但是橙子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最后,为了一张正脸照,橙子还是暴露了,不过茶雀并没有生气,而且还跟她坐在一起,陪她聊天,是一个好的开头呢!

       时政只允许一位审神者带一名刀剑付丧神去现世,所以宗三和小夜不能一起去玩,真是太可惜了。

     “我一定会记得给宗三哥哥和小夜带礼物回来的!”向两刃挥挥手,和江雪一起走入了通道里。

      女孩和付丧神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但两刃还没是久久站立在原地。

     “宗三尼桑,他们走了。” 幼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宗三左文字才回过神来。

     “是啊,我们回去吧。”那个日子,又要到了呢……宗三牵起小夜的手,向本丸走去。


      这个时代,跟橙子原来待着的那个时代完全不一样,对于活动范围从来没有超出过本丸的橙子来说,到处都是有趣的地方。

     “呐呐,江雪,我们去坐那个吧?”跟宗三不同,橙子在叫江雪的时候一般都是直呼其名。

     “好。” 一向寡言少语的付丧神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牵起自家婶婶的小手,就向不远处的旋转木马走去。

      旋转木马后, 就是鬼屋,过山车,然后买两个买一送一的冰淇淋和江雪一起在海盗船旁边的长椅上吃完后,顺便就去玩海盗船。橙子很喜欢做海盗船,每年都会多玩几次。之后会做观光列车,绕游乐场一圈,被载到主题城堡前下车,在那里看完花车表演,等到结束后就在城堡里瞎转悠,最后总是会选择在最底层的面馆吃一碗很咸的牛肉面,评价说以后再也不会来吃了。下午就租一条小船,一人一刃静静地在湖面上漂一下午,这个时候橙子会睡一觉,睡醒后就该把船划回租赁处了,这个工作只能交给江雪。上岸,去往摩天轮的路上会给宗三买一条发带,给小夜买一顶大大的草帽作为礼物,然后到了摩天轮脚下,抬头观摩了一下高耸的娱乐设施后,然后就跟着江雪回去。这个摩天轮,只有橙子第一次来这个游乐园时坐了。

      在晚饭前准时到达了本丸后,橙子就到田地里找宗三和小夜去送礼物了。橙子“今天”不会在食堂跟大家一起吃饭,所以江雪今天剩下的时间都不会碰到橙子。

     “第37条发带,这个算是有进步吗?”抽屉里的是一卷卷被保存地十分仔细的发带,根据陈旧的程度,从最开始的粉色,到了正红,再到今天的浅紫色。

     “至少不是一成不变的,这样就行了。”

     “真的足够了吗?”

     “嗯。”

封面奉上~

※封面来自百度,侵删

左文字大哥和幼婶程式化的七夕游乐园游

至于为什么这样……跟婶婶的个人经历有关

关于宗三发带的颜色……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颜色,设定集里没有刻意提到……


    “我希望能跟哥哥一起,再去一次游乐园。”——橙子


      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橙子一大早就起来,前往左文字的部屋。

     “都准备好了吗?那就出发吧!”骑上了今天专属于她的坐骑江雪左文字的脖子,橙子抱着相机出发了。

     “哦!!!捕捉到一只黑毛的茶茶姐!江雪快跟上!”一出门就看见了对面的审神者姐姐,真是太幸运了!今天也要去现世吗?黑头发很好看,赶紧多拍几张,回去能给爸爸妈妈们看……橙子放开扶着江雪的手,端起相机就拍,这样一路尾随到了时政大厅,橙子手中的相机不知道响了多少下。

     “阿路基,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位审神者大人会生气的。”陪同他们一起的宗三这样告诫女孩,在一边的小夜也点了点头,但是橙子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最后,为了一张正脸照,橙子还是暴露了,不过茶雀并没有生气,而且还跟她坐在一起,陪她聊天,是一个好的开头呢!

       时政只允许一位审神者带一名刀剑付丧神去现世,所以宗三和小夜不能一起去玩,真是太可惜了。

     “我一定会记得给宗三哥哥和小夜带礼物回来的!”向两刃挥挥手,和江雪一起走入了通道里。

      女孩和付丧神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但两刃还没是久久站立在原地。

     “宗三尼桑,他们走了。” 幼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宗三左文字才回过神来。

     “是啊,我们回去吧。”那个日子,又要到了呢……宗三牵起小夜的手,向本丸走去。


      这个时代,跟橙子原来待着的那个时代完全不一样,对于活动范围从来没有超出过本丸的橙子来说,到处都是有趣的地方。

     “呐呐,江雪,我们去坐那个吧?”跟宗三不同,橙子在叫江雪的时候一般都是直呼其名。

     “好。” 一向寡言少语的付丧神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牵起自家婶婶的小手,就向不远处的旋转木马走去。

      旋转木马后, 就是鬼屋,过山车,然后买两个买一送一的冰淇淋和江雪一起在海盗船旁边的长椅上吃完后,顺便就去玩海盗船。橙子很喜欢做海盗船,每年都会多玩几次。之后会做观光列车,绕游乐场一圈,被载到主题城堡前下车,在那里看完花车表演,等到结束后就在城堡里瞎转悠,最后总是会选择在最底层的面馆吃一碗很咸的牛肉面,评价说以后再也不会来吃了。下午就租一条小船,一人一刃静静地在湖面上漂一下午,这个时候橙子会睡一觉,睡醒后就该把船划回租赁处了,这个工作只能交给江雪。上岸,去往摩天轮的路上会给宗三买一条发带,给小夜买一顶大大的草帽作为礼物,然后到了摩天轮脚下,抬头观摩了一下高耸的娱乐设施后,然后就跟着江雪回去。这个摩天轮,只有橙子第一次来这个游乐园时坐了。

      在晚饭前准时到达了本丸后,橙子就到田地里找宗三和小夜去送礼物了。橙子“今天”不会在食堂跟大家一起吃饭,所以江雪今天剩下的时间都不会碰到橙子。

     “第37条发带,这个算是有进步吗?”抽屉里的是一卷卷被保存地十分仔细的发带,根据陈旧的程度,从最开始的粉色,到了正红,再到今天的浅紫色。

     “至少不是一成不变的,这样就行了。”

     “真的足够了吗?”

     “嗯。”

封面奉上~

雪泥黑

题目:小夜的抱枕

左文字家真好~
(这就是你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的理由?)

当然最后给小夜买了正常的抱枕。

(我会画画吗?不会啊!可我会沙雕啊!)
(审后几p是幼态)

题目:小夜的抱枕

左文字家真好~
(这就是你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的理由?)

当然最后给小夜买了正常的抱枕。

(我会画画吗?不会啊!可我会沙雕啊!)
(审后几p是幼态)

MRJ

在河蟹邊緣反覆橫跳

有張發不出來,乾脆丟p站

在河蟹邊緣反覆橫跳

有張發不出來,乾脆丟p站

竹兮

【江雪個人向】葛餅

 

6月9日は江雪左文字国宝指定記念日(同時也是三日月宗近、大般若長光、大包平的國寶指定紀念日)

*內有嬸嬸出沒

*無cp親情向

天將破曉,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泛起一絲絲亮光,將魚肚白的天際染上金輝,晨曦徐徐拉開了帷幕,薰風輕輕輕地拂過本丸的屋簷,將新鮮的空氣帶進每個屋子裡,清新純淨。

 

隨著日光漸漲,帶出了屬於夏日的熱度,大日如來尊前的黃姜花馥郁芬芳,晶瑩明亮的露珠閃爍著,裊裊的白煙逐漸散去,只有白檀燃燒的香氣還沾附在佛堂裡,日復一日。

 

神龕前跪坐的長髮僧人喃喃的誦經聲停止了,江雪左文字睜眼起身,一身躑躅色白紋內番服的宗三已經在門外了。...

 

6月9日は江雪左文字国宝指定記念日(同時也是三日月宗近、大般若長光、大包平的國寶指定紀念日)

*內有嬸嬸出沒

*無cp親情向

天將破曉,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泛起一絲絲亮光,將魚肚白的天際染上金輝,晨曦徐徐拉開了帷幕,薰風輕輕輕地拂過本丸的屋簷,將新鮮的空氣帶進每個屋子裡,清新純淨。

 

隨著日光漸漲,帶出了屬於夏日的熱度,大日如來尊前的黃姜花馥郁芬芳,晶瑩明亮的露珠閃爍著,裊裊的白煙逐漸散去,只有白檀燃燒的香氣還沾附在佛堂裡,日復一日。

 

神龕前跪坐的長髮僧人喃喃的誦經聲停止了,江雪左文字睜眼起身,一身躑躅色白紋內番服的宗三已經在門外了。

 

“兄長,日安。”

 

“要變得渾身是泥了呢…”雖然異瞳的刀劍男士這麼說著,但還是跟在自家哥哥身後,開始今日的內番工作。

 

“揮灑汗水,收穫每天的糧食。是很幸福的生活。”只要不戰爭一切都好,擁有四花戰神稱號的江雪語氣緩慢而認真。

 

啊啊、就知道江雪哥哥會這麼說,宗三勾起一抹無奈的笑。

 

在左文字兄弟勤耕不輟賣力種田的同時,本丸的廚房也在如火如荼的忙碌著。

 

“葛粉、砂糖、水…啊啊啊歌仙我是不是加多了?!”巫女服寬大的衣袖被襷帶綁了起來,在背後打了個十字結,正學做葛餅的審神者慌亂的向初始刀求助。

 

“沒事,這個稠度剛剛好。注意別燒焦了。”歌仙仔細的提醒著早見絆唯,紅色的髮帶將他的呆毛固定的牢牢的,憑窗外的風怎麼吹都巍然不動。

 

眼見鍋裡的東西已經成了乳白色的糊糊,他拿出一個四方盒子讓審神者把材料倒進去。

 

“慢點,小心燙著。”擔心的語氣活像個老母親。

 

“嗯嗯我會注意噠~”

 

早見絆唯才說完就一個手抖把炙熱的糊狀物倒了出來,又是一番手忙腳亂。

 

捧著一大束花的小夜和今劍一踏進廚房看到的就是歌仙一臉生無可戀的給他們的主人善後,而後者正一臉討好的搖著歌仙兼定的衣袖。

 

“主。”

 

“你們來啦,東西都準備好了嗎?”得到小短刀們肯定的答覆後早見絆唯獎勵似的給了一人一個摸頭殺。

 

“熬黑糖蜜這件事還是我來吧,等葛餅涼了後切塊就大功告成了。”您哪邊涼快哪呆著去,本丸廚房扛霸子之一說。

 

笑話,再讓審神者動手這廚房還要不要了?

 

聽懂了初始刀言下之意的早見絆唯嘿嘿一笑,拉著兩把短刀蹲到門口做花圈去了。

 

配色、剪枝、纏花…不多時,幾個淡雅秀麗的花圈就完成啦。

 

“真漂亮~”她看著三人的成果讚嘆,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看著小夜拿著本體把剛出模的葛餅切塊分裝,早見絆唯雷厲風行地給在場幾個刀子精下了指令,就牽著藍髮小短刀往菜園子裡奔,出門的同時還不忘回頭給今劍一個搞事的笑容。

 

“江雪宗三——“審神者人還沒到就先聽見她清亮的聲音,聽見主人叫喚的江雪和宗三左文字默契地停下了手邊的工作。

 

然後,頭上戴著花環的早見絆唯氣喘吁吁地出現在他們面前,藍白色小花編成的頭飾和酡紅的雙頰讓她看起來多了分甜美的氣息。

 

“江雪哥哥、宗三哥哥。”跟著審神著一起跑過來手上還拎著食盒的小夜左文字臉不紅氣不喘地向哥哥們問好。

 

見到自家可愛小弟的左文字們氣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明媚了起來。

 

好不容易喘勻了氣的早見絆唯招呼著田當番的江雪宗三兄弟到木製的棚子下休息,棚子上爬滿了絡石藤,小小的白花在盛開的同時也給了當番的刃們一個遮陰的地方。

 

獻寶似的將一盤淋上黑糖漿的葛餅端到江雪左文字面前,她笑的眉眼彎彎:”江雪殿、國寶指定紀念日快樂!”

 

彷彿什麼指令似的,小夜和宗三也不約而同地向江雪祝賀。

 

“…功名利祿,皆是虛妄。”儘管著麼說著,江雪仍是飄著花配合地低下頭讓小夜替他戴上花圈,就連宗三跟絆唯要餵他吃點心他也一口一口的嚥下了。

 

啊啊…只有這種時候,才能夠相信明天。就算是充滿了悲傷的世界,也有幸福的時候呢。

 

江雪左文字,今天很高興。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然後櫻吹雪的江雪就在廊下遇見了同樣櫻吹雪捧著茶杯喝茶的三日月宗近,頭上有花圈的那種。

.

.

.

.

.

.

江雪殿下,感謝您和石切丸大人對本丸的貢獻,從今以後,您可以不用再面對悲傷而殘酷的戰場了。

Anko叔叔

那一刻,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第一张倒数第二格为描图

那一刻,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第一张倒数第二格为描图

宿宿宿宿宿
【刀剑乱舞COS预告】 宗三左...

【刀剑乱舞COS预告】

宗三左文字:原po
妆自理。
摄影:阿九
后期:阿吼
协力:T伯爵

灵感——织田信长钟爱舶来品,收藏大数量的钟表,所以以三种不同的钟表指向的时间来区分宗三身处的时间点:作为织田信长的藏品,宗三左文字被磨短后镶以金嵌,所以用飞舞的金箔为代表的、作为天下人象征并经多人之手的第一个时间线。

【刀剑乱舞COS预告】

宗三左文字:原po
妆自理。
摄影:阿九
后期:阿吼
协力:T伯爵

灵感——织田信长钟爱舶来品,收藏大数量的钟表,所以以三种不同的钟表指向的时间来区分宗三身处的时间点:作为织田信长的藏品,宗三左文字被磨短后镶以金嵌,所以用飞舞的金箔为代表的、作为天下人象征并经多人之手的第一个时间线。

一米疯喵(高三休一年)

审神者的现世语•小夜左文字

真实想法

我真的喜欢小夜

第一眼不算惊艳,倒不如算是被吓到了,

这个小孩子有点凶(T^T)。

知道真香吗?

现在的日常就是小夜他真可爱!!!

他超可爱的!我超喜欢他!!!

这么可爱的短刀了解一下!!!

怎么能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特别懂事,特别贴心,特别可靠!

有小夜了还要成年刀干什么(划掉)

然后就是日常心疼(T^T)

你看小夜他又不开心了,

又背负着黑暗了,

又想起饥荒时代了,

又担心自己被卖掉了,

我……暴风哭泣

小夜宝贝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婶婶氪金了!怎么也不会卖掉你的!

你有那么好婶婶超喜欢你的!!!

要复仇是吧?婶婶跟你一起...

真实想法

我真的喜欢小夜

第一眼不算惊艳,倒不如算是被吓到了,

这个小孩子有点凶(T^T)。

知道真香吗?

现在的日常就是小夜他真可爱!!!

他超可爱的!我超喜欢他!!!

这么可爱的短刀了解一下!!!

怎么能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特别懂事,特别贴心,特别可靠!

有小夜了还要成年刀干什么(划掉)

然后就是日常心疼(T^T)

你看小夜他又不开心了,

又背负着黑暗了,

又想起饥荒时代了,

又担心自己被卖掉了,

我……暴风哭泣

小夜宝贝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婶婶氪金了!怎么也不会卖掉你的!

你有那么好婶婶超喜欢你的!!!

要复仇是吧?婶婶跟你一起去!

我们复仇的对象有很多。

向春天复仇吧,

天气多变惹人生病,小夜在我身边就不会得病了。

向夏天复仇吧,

烈日炎炎让人烦躁,小夜在我身边就能平静下来了。

向秋天复仇吧,

果实硕硕勾人好嘴,小夜和我一起采果子吃吧。

向冬天复仇吧,

白雪皑皑引人玩乐,小夜和我一起堆雪人吧。

还有光忠特制点心,吃多了会发胖,需要向它复仇,小夜跟我分着吃掉它就不怕了!

还有长满柿子的树,太熟了掉下来会砸伤人,需要向它复仇,小夜帮我摘下来吧!

还有歌仙洗的被单,又重又湿不好晒,需要向它复仇

,小夜我们一起把它晒得暖烘烘的,充满阳光的气味吧!

复仇复仇复仇,我们要做的事有很多呢!

呐呐,听得到吗?

小夜啊,我已经明白了哦。

我不奢望让你变得开朗,每日都活泼快乐。

我只希望你不要难过。

不开心可以呀,没有人非得整天嘻嘻哈哈。

得誉了也不高兴可以呀,小夜怎么想是小夜的自由。

但是,我果然还是不想你难过。

难过和不高兴是两码事。

难过的话心会很痛苦,我不想小夜难受。

这份心意有传递到吗?

没有吧。

因为小夜仍是背负着深重的黑暗,内心充满复仇的怨念啊。

不可能的吧。

因为我的声音根本传达不到啊。

小夜他怎样都不开心呢,如果我在的话会不会好一点?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我不在啊。我不会在啊。

我只能庆幸左文字一家团聚了,小夜与歌仙重逢了。

小夜不会孤独了。

我不能带他体验独特的复仇,也不能保证他不会难过。

我不知道他在本丸的生活,也不了解他是否有体贴的玩伴。

田地的收成能不能让他安心,小判也很充足他不用担心。

担心的人,是我啊。

小夜身上的绑带和创可贴是吃过苦,受过虐待的标志。他身上萦绕不散复仇的怨气,正如他所说,背负了太多的黑暗。

小夜是懂事的孩子,是让人心疼的孩子。

也是忠诚的护身刀,是以复仇为己身存在意义的刀。

他努力地劳作是害怕自己又一次被丢弃。

可我不能摸摸他的头,笑着说别多想,你是我珍贵的伙伴,卖了我都不会卖了你的!

我也不能抱抱他,告诉他我会好好对他的!

我不能让他不难过,即使兄长同伴都在他身边。

我不能做很多事。

我什么都不能做。

有时候会想,这就是个PPT游戏,真的投入感情是不是傻?

但就像喜欢二次元不需理由一样,就是毫无缘由地喜欢着,并乐意为此付出感情。

就像喜欢小夜一样,满眼都是他可爱的样子,只会越看越喜欢,然后越看越心疼(苦笑)。

于是便自欺欺人,这只是游戏,所以无需为他烦恼。

然而正是知道自己真的喜欢,才没出息地逃避我什么都做不了的事实。

小夜很可爱哟,小夜很好的!

是啊,他是很好,才不想让他难过啊。

他在难过吗?希望没有吧。

什么都做不了的婶婶如此期望。

小夜会笑呀,小夜也会有开心的时候啊。

小夜和歌仙在一起时,有想起愉快的回忆啊。

那么,希望小夜能在家人与伙伴的陪伴下不难过。

就算这只是个游戏,婶婶也满怀希望地想。

祝愿小夜得到属于他的幸福。





你看我无辜的眼神,我怎么会发刀呢?

毕竟是现世(实)语哦。是真实的想法。

如果雷同,抱抱同事。

荼野柴丧

七月与安生

◆渣文笔

◆左文字三兄弟,主小夜

◆有部分ooc,毁角色致歉

———————————————————————

不论内心如何抗拒,炎热的七月也还是如期而至。

在本丸的其他短刀和萤丸在愉快地商量夏日游园活动的时候,小夜只是想着各种办法搪塞哥哥们,让自己在部屋里独处。

尽管感到有些对不起哥哥们,小夜也只能以这种方式麻痹自己,不让自己坠入更深的焦躁与不安。

这是小夜来到本丸后的第一个夏天。

或许是气温太高的缘故,小夜的心中又罩上一层更高的阴郁。他显形后从未有过的奇异感受,此刻如潮浪般上涌。

似烈火焚身。

———————————————————————成为刀剑男士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渣文笔

◆左文字三兄弟,主小夜

◆有部分ooc,毁角色致歉

———————————————————————

不论内心如何抗拒,炎热的七月也还是如期而至。

在本丸的其他短刀和萤丸在愉快地商量夏日游园活动的时候,小夜只是想着各种办法搪塞哥哥们,让自己在部屋里独处。

尽管感到有些对不起哥哥们,小夜也只能以这种方式麻痹自己,不让自己坠入更深的焦躁与不安。

这是小夜来到本丸后的第一个夏天。

或许是气温太高的缘故,小夜的心中又罩上一层更高的阴郁。他显形后从未有过的奇异感受,此刻如潮浪般上涌。

似烈火焚身。

———————————————————————成为刀剑男士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小夜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

主人和哥哥们都说刀剑男士的任务是守护历史。

历史……自己也就是一把几经辗转的小短刀啊……终其一生满是怨恨,那样不堪的历史,为何要去守护?那样不堪的自己,怎么值得现世主人的悉心呵护?

小夜闭上隐匿着暗淡光泽的双眼。

他没看见门后那两双望着他的担忧的眼睛。

———————————————————————

“江雪兄,小夜最近的情绪波动很大啊。”

“小夜的身世,确实是残酷,但是跨过这道坎,还是要看他自己能否想开啊。我会找机会,去找他谈一谈的。宗三,别担心,相信我和小夜。”江雪舒展开眉头,轻声安慰着弟弟。

———————————————————————

是夜,左文字部屋。

宗三去远征了,此刻部屋里只剩下了江雪和小夜。

“小夜,愿意和哥哥谈一谈吗?”江雪温柔地看着弟弟,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小夜眼中闪过一丝逃避,不想让哥哥察觉到自己的异样,他小声嗯哼了一声,算作应答。

“小夜,过来给哥哥抱一抱好不好?”

犹豫了半刻,小夜在江雪温柔目光的注视下,屈服地扑进了哥哥的怀抱。

拳头紧紧握着。

“小夜在为前世的恩怨所烦扰吗?”

身体抖得厉害。

“小夜,哥哥们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怕。”

有什么晶莹的液体以眼眶中奔涌而出,不可遏止。

“小夜,我们都是因为前世的恩怨才存在的,过往痛苦与否,都是无法否认的存在。”

小夜抬起埋在江雪胸前的头,眼中有半分懵懂。

“但是啊,给予我们生命的是现世的主人,一昧地沉沦于过往,就是我们对他最为不可饶恕的辜负啊。”

“哥哥,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夜在江雪怀中呜咽着,双瞳赤红,手中的衣摆已经完全被捏皱了。

“不是你的错。”江雪心疼地抱紧弟弟。

你本不该在这样的年纪经历这些事。

———————————————————————

“青江哥哥,那里的花,可以摘吗?”小夜轻声循问农耕中的笑面青江,在克服语音障碍的一周后,他的语气略带生涩。

“哦呀,是小夜啊,没关系的,可以摘呦。”青江乐呵呵地回头,顺便一问“是要送给哥哥们吗?”

“嗯。”小夜的脸红扑扑的:“也想……送一些给主人的。”他害羞地小声嘀咕道。

———————————————————————

左文字部屋内。

“弟弟啊,真是长大了呢。”宗三与江雪毫不掩饰地夸赞着弟弟,眸子里盛满了欣慰。

被夸赞的长大的孩子脸色爆红,在哥哥们的怀中撒娇般的蹭了蹭。

两位哥哥相视一笑。

———————————————————————

天守阁。

“主人,您在吗?”

“进来吧。”

“喔,是小夜啊。”身材颀长的审神者走上前,蹲下身来,看着眼前紧张的小短刀。他的手中拿着花,难道想送给自己?审神者这么猜想着,但是并未开口。

他在等着小夜。

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审神者听到那句“主人,这些花送给你”的时候,耳畔都是恍惚的。他愣了愣,抱住眼前的小男孩:“谢谢小夜,小夜一直都是个很乖的孩子啊,我很喜欢小夜的。”

小夜的身形一颤,紧接着便是眼眶的一阵酸涩。明明一直带着怨气瞎闹的人是自己啊,主人怎么能还对自己这么好呢,呜呜呜……

他趴在审神者肩头哭了很久,当他抬起头的时候,赫然看到前方桌前的本子上有自己的画像,画像旁边写了四个字。

七月……安生?主人一直在关照着自己的情绪吧?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夜的脸一下子又涨红了。

雪泥黑

♪试图威胁江雪。

♪有些段子,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左文字二姐对不起!你本应更加妖娆)

♪摸鱼摸鱼~划水划水~

♪坐等江雪~

♪试图威胁江雪。

♪有些段子,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左文字二姐对不起!你本应更加妖娆)

♪摸鱼摸鱼~划水划水~

♪坐等江雪~

方
我真是……太感动了(ಥ_ಥ)

我真是……太感动了(ಥ_ಥ)

我真是……太感动了(ಥ_ಥ)

㊣純愛系搞笑藝人

刀劍亂舞同人《際》宣傳與通販資訊

書名:《際》上下冊
原作品:刀劍亂舞

於CWT51首發

封面預覽(上冊)


封面預覽(下冊,有刪節)



新刊作者(設計者)群:
㊣純愛系搞笑藝人:https://www.plurk.com/Anthrazit
AKA:https://www.plurk.com/AKA_16
Miyako:https://www.plurk.com/miyakowiccanmiyakowiccan.lofter.com
Yung-Shan Tsou:www.yungshantsou.de


內容簡介:
刀劍男子擁有人身後,有以似人非人之軀優游嬉玩的,想當人的浸潤深者,也有了人類特有的五蘊等,在享受悅樂的感...

書名:《際》上下冊
原作品:刀劍亂舞

於CWT51首發

封面預覽(上冊)

封面預覽(下冊,有刪節)



新刊作者(設計者)群:
㊣純愛系搞笑藝人:https://www.plurk.com/Anthrazit
AKA:https://www.plurk.com/AKA_16
Miyako:https://www.plurk.com/miyakowiccanmiyakowiccan.lofter.com
Yung-Shan Tsou:www.yungshantsou.de


內容簡介:
刀劍男子擁有人身後,有以似人非人之軀優游嬉玩的,想當人的浸潤深者,也有了人類特有的五蘊等,在享受悅樂的感官情緒愛欲同時,也受貪嗔癡愛別離求不得之苦,危殆不安,猶如火宅。
火宅之苦,三乘度人;愛欲無明,成魔之途,覺悟之道。這是豐臣一之箱刀劍們的故事。

------

書名:《際》
原作品:刀劍亂舞
分類:小說
CP:一期一振 VS. 宗三左文字;逆可
分級:限制級 R-18

作者:㊣純愛系搞笑藝人
封面繪圖(宗三左文字、一期一振):AKA
封面繪圖(木芙蓉、椿)&設計:Yung-Shan Tsou


開本:B6
總字數:約147000多字
內頁用紙/規格:100P白道林 黑白輸出
封面用紙/規格:素顏紙 彩色輸出
蝴蝶頁:彗星紙
頁數:上218p;下208p
定價:NTD360  上下冊 不分售

與《際》別冊「吃飽的場合」合購NTD450(別冊單售NTD100)
若有已購買別冊的朋友要買本傳,請出示別冊,可獲退差額,謝謝!

宣傳暨通販表單: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iHh7ufiw5ZyVVYlY76_miaMS0X9WmersPdrlaCdje8vtnVA/viewform

試閱頁:合集

海外想要訂購的朋友請填寫上面的表單或私信給miyakowiccan

夏有凉风

[刀剑乱舞]当一周年时婶婶不在本丸

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伸出手,接住一朵被风吹来的花朵,修长的手指因为久不见日光而显得苍白剔透。

        轻轻地叹气,将花朵仔细地埋进土中。

        “这悲伤的大地,是你的归宿,也将是我的归宿。”冰蓝色长发的太刀叹息着,拿起本体太刀,来到了伙伴们沉睡的地方。

       ...

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伸出手,接住一朵被风吹来的花朵,修长的手指因为久不见日光而显得苍白剔透。

        轻轻地叹气,将花朵仔细地埋进土中。

        “这悲伤的大地,是你的归宿,也将是我的归宿。”冰蓝色长发的太刀叹息着,拿起本体太刀,来到了伙伴们沉睡的地方。

        细细地擦拭,拂去刀鞘上的灰尘,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地日常保养工作。

        伙伴们都在这里……

        “那么……审神者你……又在哪里呢。”

        “ 就任一周年了呢。如今的你,能够看到什么,又身处何方呢……”

        虽然这样的世界没有战乱,但是我觉得,似乎没有你,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长发太刀勾起一个脆弱而美丽的笑容,“至少让我,在此刻为你祈祷。”

        你在哪呢。

宗三左文字

        “笼中鸟被放逐了吗……”宗三左文字赤足坐在本丸的草地上,慵懒道,“呵……”

        “人总是这样,永远不会对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抱以珍惜……切。”

        粉发打刀眼底是深深的嘲讽。

        曾经对自己百般照顾,会开心地和自己讲自己今天见闻的小姑娘,已经消失很久了。

        啧。

        宗三左文字翻身起来,理了理自己略显凌乱的袈裟。

        江雪和小夜都已经陷入了沉睡……

        除你身边,我再去去处了。

        “一周年的时候有没有越来越强呢,主公,要变强,然后把我牢牢地关在笼子里啊。”

        一不留神,笼中的鸟儿就飞走了哦。

        打刀深深地埋下头。

        两次锻造,之后又再刃,在这里我得到了新生,我觉得……这也许就是最后了吧……

        终于要终结了吗……主公……

小夜左文字

        小夜左文字在打理那几棵审神者专门为他种的柿子树。

        “小夜,我给你种了几棵柿子树!”

        “……?”

        小夜迟钝地转过身,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哈哈哈,小夜真可爱。我的意思是,以后大家都可以吃柿子了!我特地买的良种哦,很甜的!”温柔的审神者笑道,摸了摸小夜的头。

        “小夜高兴吗?”

        “……高兴。”小夜左文字摸了摸刚才审神者碰到的头发,生涩地露出一个笑容。

        “哈哈哈,这样就对了嘛!小孩子还是要多笑一笑才可爱!”

         小夜左文字摸了摸嘴角,

        “我学会笑了……你开心吗?”

        可惜那个人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小夜随手摘下一个柿子,“虽然如果被黑暗的感情吞噬,就会变得不知岁月流逝,但是有关你的时间,我一向记得很清楚……”

        “ 从你到这里来,又离开,已经一年了呢。回想这一年,感觉如何……?”

        一周年快乐,审神者大人。


左文字一家今天也很快乐嘿嘿嘿

写完这篇,我感受到了良心的谴责……

所以我要怎么在一天之内做完剩下的作业啊啊啊啊啊啊啊。

嘤嘤嘤快来小天使安慰蠢作者嘤嘤嘤

要抱抱^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