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左翔太郎

17397浏览    519参与
BRAHF(拉斐尔)

考完啦,回来了。

以前看到有太太用这个模板画来打呢,没有翔菲有点可惜,于是自己画了。

画的不好 轻点说咱˙▽˙(我的模板也是搬的嗷,大家画直接拿就可以了,下次见了!)咋感觉老福特图有点模糊

考完啦,回来了。

以前看到有太太用这个模板画来打呢,没有翔菲有点可惜,于是自己画了。

画的不好 轻点说咱˙▽˙(我的模板也是搬的嗷,大家画直接拿就可以了,下次见了!)咋感觉老福特图有点模糊

忘川

山海

慎入

w组,ooc是我的。


大概是个走偏的阴阳师设定。

人物自行对号应该明显。


前言

风行千里无归,我欲与君同行

此间山高海阔,所见皆不如你


隆冬时节,皑皑白雪也无法阻挡人们对新年的祈愿。山上的神社反倒比平日更加热闹了,小孩子们在父母的带领下老老实实的参拜,当然偶尔也有一两个比较顽皮的。比如此刻悄悄咪咪躲在拐角处探着的小脑袋,小家伙认真的观察着正坐在檐下赏雪品茶的青年。原以为自己藏的很好,却没想到被突然回头的人抓了个正着。


突然一下小脸就红了,低着头不敢看人,结果听到一声轻笑,抬头就看到那人笑的正温柔冲自己招手,不由自主就乖乖走到了他身边,温暖的掌心落在自己...

慎入

w组,ooc是我的。


大概是个走偏的阴阳师设定。

人物自行对号应该明显。


前言

风行千里无归,我欲与君同行

此间山高海阔,所见皆不如你



隆冬时节,皑皑白雪也无法阻挡人们对新年的祈愿。山上的神社反倒比平日更加热闹了,小孩子们在父母的带领下老老实实的参拜,当然偶尔也有一两个比较顽皮的。比如此刻悄悄咪咪躲在拐角处探着的小脑袋,小家伙认真的观察着正坐在檐下赏雪品茶的青年。原以为自己藏的很好,却没想到被突然回头的人抓了个正着。


突然一下小脸就红了,低着头不敢看人,结果听到一声轻笑,抬头就看到那人笑的正温柔冲自己招手,不由自主就乖乖走到了他身边,温暖的掌心落在自己头上,轻柔的抚摸让有些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和家人走散了吗?”


听到问话小孩摇了摇头突然又点头,毕竟因为好奇而跟着他结果和家人走散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比较好,有点丢人。


青年到是没有再追问什么,小孩也就乖乖的坐在他身边,估计是觉得小孩子不适合喝茶,但手边又确实只有茶,而且小孩脸冻的通红,小手也凉凉的,青年便将自己的羽织脱下,宽大的羽织将小孩整个裹住,青年抱起小孩带着他去寻找家人。


或许是好奇心一过,开始觉得冷了,小孩忍不住往青年怀里缩了缩,又缩了缩,最后揪着他的衣襟,脑袋埋在他怀里。青年对此倒是纵容的,即便小孩揪的太紧,让他后颈有点点不适。


“他们说神社里有很好看的花。”


听到怀中传来糯糯的声音,青年反应过来这是在回答他刚刚的问题。


“冬天到了,不光是你,我们要过节休息,花草们也是。”


小孩抬头看他“那,它们什么时候才会休息好?”


“春天的时候。”


“那到时候我可以找你一起去看花吗?”小孩对这个笑起来温柔,对他也很温柔,整个人都感觉很温柔的大哥哥很有好感。


“好啊。”


话音刚落一直平稳的脚步停下,小孩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接着就离开了这个温暖的怀抱,回到了自已熟悉怀抱中。听着父母的道谢,看着那人转身离开的背影,小孩突然开始期待春天的到来了。


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小孩冲着他们背影大喊“你叫什么名字!”可惜他已经走远,似乎并没听到的样子。小孩有些失望,不过想到春天还可以一起看花,小孩又高兴了起来。那时候再问好了,小孩如此想着。




初春雪化,山上出现第一抹新绿时,青年便每日坐在初遇时的地方,捧一杯清茶,有时拿一本书打发时光,有时便静坐整日,直至春去夏至,青年也未等到与他约定之人,不过想来正常,小孩子心性跳脱活跃,随口之语不见得能当真,但偏偏却把它当真了,空等一季,错过花期。



芒种刚过夏至未至,神社里又出了那个小小的身影,整天在神社里来来回回寻找着什么,一连好多天,可是好像一直都没有找到。直到夏至前两天,天气已经开始炎热了,但山上还是有些凉爽的。小孩找遍了神社本该回家了,却贪恋山中的凉意,便去了神社后山想碰碰运气,万一他也跟自己一样喜欢凉爽的山风呢。

这样想着小孩便果断的去了后山。


神社后山的不远处有一小瀑布,急速下坠的水流冲起阵阵水雾带来凉意,在夏日到是个不错的避暑之地。小孩寻着水声找到了此地,也寻到了倚坐在水边树下小憩的青年。


在水声的掩饰下小孩还是猫着腰轻手轻脚的靠近小憩的青年,从草丛里拔了一根狗尾巴草,放在青年鼻子下轻轻的晃动,毛乎乎的触感引起了青年的不适,皱了皱眉,偏头想躲,小孩却觉得有趣不想停手,直到一个响亮的喷嚏声,吓到了小孩,也让青年清醒了过来。


小孩凑到青年身边,拽着他的衣袖跟他解释为什么失约。


“父亲带我们回了京都本家,准备以后长留本家,如果不是夏天炎热母亲提出回来避暑,可能我都回不来了。我不是故意失约的。”


看着小孩急切解释又有些委屈的样子,青年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没事的,明年春天还是可以看的。”既然不是故意的失约,那等待时的渴望与之后的失望便也不用人知了。毕竟小孩总该被偏宠些的。


小孩见他似乎是真的不生气了,便也放心的靠着他,趁着山间的凉风,絮絮的讲着他在京都的那些日子。


啰嗦的本家婆婆,严格的老师,好吃的大福,不好吃的梅干……青年听着小孩越来越低,越来越含糊的话语,低头看着小孩闭着眼还喃喃出声的模样忍不住笑了,日渐西沉,气温渐凉,怕人着凉,青年背着已经熟睡的小孩回了神社。


到了神社便看到等在神社的小孩家人,把小孩交给他的家人后,穿着狩衣中年模样似乎是小孩父亲的人,恭敬的向青年行了礼,其余随行人员也一并行了礼,青年却只是示意不要吵醒熟睡的小孩,随后便转身进了神社。


此后小孩到神社越发频繁,渐渐的青年也会时不时教小孩一些东西,小孩很聪明学东西也很快,经年累月,渐渐的神社里的典籍都让小孩看完了,小孩也长成了少年,青年开始让小孩去游历,从神社所在的镇子,小孩的足迹正在一步一步扩大,不管去到那里,走了多远,小孩都会在新年回到神社,陪青年一块儿过节,然后一起等着春天的到来。


随着年岁的增长,阅历的积累,从青年未曾变化的容颜和父亲的态度,小孩隐约窥见了一点青年的身份。


不过却从未像此刻般确定,怨力强大无法驱除的恶鬼,从游历至今,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甚至自己都险些被吞噬。小孩不知道青年从何而来,只听见一声龙吟后,狂风卷起,恶鬼哀嚎,声音凄厉刺耳,片刻狂风消散,青年仍是那身苍蓝和服只是隐约看见,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微蹙的眉,青年蹲下背起受伤的小孩,现在应该是少年了。


少年只觉耳边风声呼啸,青年并未动作但眼前的景物却在不停变幻,云雾自身边掠过,不过片刻,便已回到了神社。


“才刚刚冬至唉,离立春还有两个月左右,现在回来太早了吧。”少年笑眯眯的调侃他。


“等你养好伤就差不多了。”青年倒是没在意他的调侃。


“风~神~大~人~”少年故意软着调子叫他。


果然看到青年红着脸故作严肃的模样“好好说话。”


少年乐的收不住声,青年也懒得去制止,不讨,青年看着山上已经积起的雪层,不由皱起了眉。


少年在青年的照顾下恢复的很快,两人仍如往年一般作着新年准备,只是今年的雪有些太大了。


幸得一年中的农耕时节还算风调雨顺,大雪并没有对镇子造成太大的灾害,但越临近立春,青年的眉头便越皱越紧,雪渐消融,河水上涨,立春刚过,阳光就开始少了起来,雨水淅淅沥沥的,雨水时节,河水开始暴涨,沿岸田地被淹没,人们开始惊慌,纷纷到神社祈求神明庇佑,但是雨仍然在,河水上涨的速度越来越快,少年没有如往年一般去游历,而是留下疏散民众,尽力帮助人们逃离即将到来的灾难,但仍有不愿离开的人,直到洪水席卷这里,帮助其他人离开的少年,却没能离开,那天,已经撤离镇子的镇民听到了响彻天地的龙吟和可怕的风声,拔地而起的风柱,驱散了久聚不散的乌云,也带走了漫延的洪水。当人们回到生养自己的土地上准备重新生活时,天雷降临,正劈在神社上,镇子里见此情景的长者说,风神违背天意庇佑他的信徒,这是天罚。


人们自发的重修了神社,却没有办法重筑神龛,人们只当这仍然是上天对风神的惩罚。


消失于洪水中的少年,奇迹般的回到了神社,但他找遍神社也没有找到青年,已近春末,花期将尽,只是这次失约的人成了另一个人。


少年还活着的消息传回了本家,还想继续寻找的人不得不暂时离开,只是少年离开时未曾回头,也错过那层层新绿中的那一抹苍蓝。


少年回家与父亲见了面后,父亲只是叹了口气,母亲与姐姐却是默默的流泪。之后少年便被冠以神眷之子的名头,永远放逐在了那座小镇中。


少年大概是明白了些什么,拜别了父母,回到了神社中,继续寻找着失约之人。


次年春,花开之时,少年立于后山山崖之上,山风卷起他的衣袖烈烈作响,纤细的身躯摇摇欲坠。


忽然少年被人伸手拉住,拽离了崖边,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骗小孩是不对的”


“你已经不是小孩了。”


“和你比,我就是。”


无奈的应和“是是是,小孩。”


“你骗我,那是不是骗小孩,骗小孩是不是不对。”少年半真半假委委屈屈的控诉。


“你也骗过我。”青年在多年的相处下多少有些抵抗力了。


“扯平了。”少年抬起头看着青年以前束的规规矩矩的发,现在却放下了部份遮住了右眼。少年抬手拂开,只看到空洞的眼眶。


青年握住他的手“还在的。”


“我知道。”少年回握住他的手“你可真不是个合格的神明。”


“我只想守护我的信徒。”


“那我一定是最忠心的那个。”少年又开始调侃他。


青年摸了摸他的头,将一个卷轴递给了他。少年打开后,脸上是难掩的欢喜。


“你把这个给我不怕我让你做坏事吗?”


看着少年笑眯眯的样子,青年向他伸手“不白给,你的也要给我。”


少年故作失落“果然没有白给的惊喜。喏,给你。”少年从怀里拿出一个形制差不多的卷轴递给他。


青年打开后一脸愕然。


少年笑着解释“我已经自由了,而且很配不是吗?”


青年收好卷轴看着少年也笑了,牵着他向山下而去。


“你上次走到那里了。”


“北海道,不过还没转完。”


“那就再从北海道开始吧。”


“那就换我照顾你了。”


“好。”


自此,世间山海只是山海,你我共看日升潮落,睹物不思人,只因心尖方寸身侧寸许皆有你。



“左  翔太郎”

“右  菲利普”


科库
摸,好久没画W了(别说了,我爱...

摸,好久没画W了(别说了,我爱他们)

摸,好久没画W了(别说了,我爱他们)

是菲利浦鸭

元旦小剧场

①左翔太郎×菲利浦


“翔太郎,呐,翔太郎,醒醒。”


“唔……菲利浦,现在几点?”


菲利浦看了眼手表,离12点还有一个小时零五分钟。


“才10:55分,翔太郎睡得的太早了”


翔太郎躺在床上连眼睛都不想睁开,菲利浦却不打算放过他,加大力度摇了摇他。


“啊!够了,菲利浦你要干什么?”


“今天可是今年的最后一天,翔太郎难道不想跨年吗!”


“哈,那就等待会再叫我,反正还早不是吗。”


“不行啊翔太郎,看,我新发现的游戏,翔太郎你知道吗,这种叫做桌游的玩具。”


“你又从地球图书馆查了什么东西……”


“嘛,别在意那些,来玩吧,莫非翔...

①左翔太郎×菲利浦


“翔太郎,呐,翔太郎,醒醒。”


“唔……菲利浦,现在几点?”


菲利浦看了眼手表,离12点还有一个小时零五分钟。


“才10:55分,翔太郎睡得的太早了”


翔太郎躺在床上连眼睛都不想睁开,菲利浦却不打算放过他,加大力度摇了摇他。


“啊!够了,菲利浦你要干什么?”


“今天可是今年的最后一天,翔太郎难道不想跨年吗!”


“哈,那就等待会再叫我,反正还早不是吗。”


“不行啊翔太郎,看,我新发现的游戏,翔太郎你知道吗,这种叫做桌游的玩具。”


“你又从地球图书馆查了什么东西……”


“嘛,别在意那些,来玩吧,莫非翔太郎你在害怕输?”


“哈?好吧,菲利浦,那就让你看看硬汉的玩法吧!”


“哦,不错嘛翔太郎,猜拳决定谁先吧!”


然后两人就这么玩桌游玩到了明年过了一个小时后才发现,啊,令和了。


“都怪翔太郎,错过了12点的许愿时间……”


“喂喂,是谁刚开始要吵着玩的……”


“算了,现在说也来得及。”


“?”


“今年,也要一直在一起啊,翔太郎。”


“那是当然,我的搭档。”


【完】

忘川

烟火盛放之下

W组,ooc是我的。

高中生设定,可以看作午间的续篇。


菲利普刚出门就看到翔太郎靠在大门口玩手机,听音效似乎是在打游戏。表情专注,菲利普想趁机吓他一下,结果手还没搭上他的肩膀,反倒被突然转身的翔太郎吓了一跳。翔太郎也被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菲利普吓了一跳。


两个人被对方的样子逗笑,翔太郎退出游戏,将手机装回口袋,自然的牵住菲利普的手,带着人一起去往烟火大会的现场。


“你的游戏没有打完吧。”菲利普非常确定他听到翔太郎退出游戏前的游戏音效绝对不会结束音。


“嗯,刚开局没多久,以为要等一会儿来着,毕竟你姐姐们,尤其是你二姐每次在你出门都会嘱咐一大堆。我以为这次也不例外。”...

W组,ooc是我的。

高中生设定,可以看作午间的续篇。



菲利普刚出门就看到翔太郎靠在大门口玩手机,听音效似乎是在打游戏。表情专注,菲利普想趁机吓他一下,结果手还没搭上他的肩膀,反倒被突然转身的翔太郎吓了一跳。翔太郎也被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菲利普吓了一跳。


两个人被对方的样子逗笑,翔太郎退出游戏,将手机装回口袋,自然的牵住菲利普的手,带着人一起去往烟火大会的现场。


“你的游戏没有打完吧。”菲利普非常确定他听到翔太郎退出游戏前的游戏音效绝对不会结束音。


“嗯,刚开局没多久,以为要等一会儿来着,毕竟你姐姐们,尤其是你二姐每次在你出门都会嘱咐一大堆。我以为这次也不例外。”


“若菜姐姐今天要提前去做庆典的特别节目,所以提前嘱咐完了。不过”男孩故意停顿了一下才开始幸灾乐祸“你这么坑队友不会被举报投诉吗?”


“我现在开始怀疑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形象了?”翔太郎看着菲利普幸灾乐祸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人机懂不懂,等人这种时间不确的情况下,尤其是还是等你这个小混蛋,我怎么可能跟人组队,祸害别人啊。”


“也是。”菲利普突然眼睛亮亮的看着翔太郎十分认真的开口“你祸害我就够了。”


翔太郎的步伐慢了一拍,“谁祸害谁啊,真是的。”无奈的声音传到男孩的耳中引来了一阵愉悦的笑声。


“你,祸害我,你还吃掉了我可爱的良心。”


看着菲利普理直气壮的模样,翔太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就请被我祸害的人以后自己处理那些可爱的长成花椰菜的良心吧。”


“可是我的良心喜欢你,它们拒绝进入我的胃。”


“……请不要给你的挑食找借口。”


“反正有翔太郎,我挑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


翔太郎日常落败,不过他对此是不在意的,毕竟挑食问题不大,看着长势良好的搭档,翔太郎决定放弃这个话题。


两个人到达烟火大会的地点时,离开始还有一会儿,翔太郎先去买了些章鱼烧之类的小零食和热饮,然后才带着人去找了个人少点又视野上佳的位置,等着烟火大会开始。


炫烂的色彩在眼前炸开,如四散的流光让照亮夜空与星晖相映,让人难以侧目“砰!”烟花炸开形成的巨大声响在美丽的花火印入眼中后传入耳中。


在巨大的爆裂声与炫丽的花火中,翔太郎收到了他的庆典礼物,一个带着章鱼丸子与奶茶味的吻和领带上一个油乎乎的爪印。


菲利普也收到了他的礼物,一个脸红呆愣,险些把礼物忘了的搭档。当然还有一个他最想要的。握着被人戴在脖子上的那枚尾戒。


“虽然还有一年,但是我会在最好的大学等你。”


“我也会再次去到你的身边。”







BangbangShooting

【有cp注意防雷!】

这里是不会画画的新人来打,想扩个列!【我是无情的空间点赞几】qq3422331849欢迎来找我玩!

【有cp注意防雷!】

这里是不会画画的新人来打,想扩个列!【我是无情的空间点赞几】qq3422331849欢迎来找我玩!

忘川

午间

高中生W组

不良风纪委员X乖乖仔孤癖天才


午休时间,翔太郎拎着两个便当在一年级A班的教室门口等着里面还在收拾书本的菲利普。一年A班的同学都已经习惯了这位学校有名的不良学长日常出现在教室门口了,但对于二人的关系仍然是十分好奇,毕竟这两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有什么交际的样子,毕竟一个是不良学长,虽然学习成绩不错,又是风纪委员,在学校人缘也不错,但不止一个人在校外见过这位风纪委员打架的英姿。另一个是跳级直升高中部的天才,看起来性格挺好像个乖乖仔,实则傲气又孤癖。开学第一天这位学长到班上来时,好多同学都吓了一跳,甚至把菲利普叫出去时,有些人还准备幸灾乐祸,以为菲利普惹上了他被找麻烦。


菲利...

高中生W组

不良风纪委员X乖乖仔孤癖天才


午休时间,翔太郎拎着两个便当在一年级A班的教室门口等着里面还在收拾书本的菲利普。一年A班的同学都已经习惯了这位学校有名的不良学长日常出现在教室门口了,但对于二人的关系仍然是十分好奇,毕竟这两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有什么交际的样子,毕竟一个是不良学长,虽然学习成绩不错,又是风纪委员,在学校人缘也不错,但不止一个人在校外见过这位风纪委员打架的英姿。另一个是跳级直升高中部的天才,看起来性格挺好像个乖乖仔,实则傲气又孤癖。开学第一天这位学长到班上来时,好多同学都吓了一跳,甚至把菲利普叫出去时,有些人还准备幸灾乐祸,以为菲利普惹上了他被找麻烦。


菲利普收拾完刚走出教室,两个人就步调一致的向天台走去。刚到天台就看到天台已经有不少人了,菲利普不太喜欢人太多的地方,尤其是和翔太郎在一起时。不过翔太郎十分清楚自家Aibo的习性,拉着人去了提前找人占好的比较僻静点的位置,对占位的同学道了个谢,顺便支付了该有的报酬。菲利普不解为什么人家不要,翔太郎还非要递。


“没办法,谁让冬天阳光明媚的天台人气高,现在想找个好位置都得提前占位,而且明码标价。”翔太郎笑着解释“人家牺牲午休时间帮忙占位,该给的当然要给。”菲利普若有所思的点头。


吃午餐时,菲利普成功抢走了翔太郎便当里两只炸虾和半份牛肉,并且把不太喜欢的花椰菜全部塞进了翔太郎的便当里。前者,翔太郎属于默许状态,后者又一次被翔太郎说教了,并且得到了一个极度敷衍的棒读。反正菲利普知道翔太郎只是说说,下次再给他便当里塞花椰菜,他还是会帮自己吃掉就像小时候一样。


吃完午饭后,离上课还有段时间,翔太郎收拾好东西后,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他的侦探小说,顺便给某个习惯午休的家伙当枕头。或许是中午的阳光有点刺眼,菲利普睡的不太安稳,无意识的拽住了翔太郎的校服衣角想给自己挡光。翔太郎被拽的差点掉了手机,看着菲利普那紧拽不放的手,只好解下自己领带盖在他眼睛上,并哄着他松了手又继续看他的小说。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才推醒躺在大腿上的菲利普,然后在菲利普的嘲笑中活动了下麻木的腿,伸手揉乱了某人的头毛。

“良心呢?”

“刚刚午餐不是被你吃掉了吗?”

“?”

“花椰菜啊,多可爱的良心,我都不忍心下口。”

看着故作无辜的人,翔太郎只能投降。两个人在二年级的楼梯口处分开一个转弯一个下楼往自己的教室走,刚走没两步,翔太郎转身准备下楼时,看到应该下楼的人也转身回来了。两个人都看着对方笑了,翔太郎伸出手比了个一,菲利普就比了个二,当两个人同时比三的时候

“周末一起去看烟火吧。”

“周末一起去看烟火吗。”

除了末尾语气词,内容完全一样,那么答案也自不必多说。怀着更加愉悦的心情两个人各自回到了教室,并在星期一就开始期待周末了。

造雷机器

笼中鸟

菲利普视角。普通人设定。

ooc大写ooc。

有翔太郎和来人的父亲性描写。

避雷。

菲翔最后he(?)

笼中鸟

菲利普视角。普通人设定。

ooc大写ooc。

有翔太郎和来人的父亲性描写。

避雷。

菲翔最后he(?)

笼中鸟

秃头末初在线废物

是寒太太送到的新年礼物! @寒
寒太太新年快乐!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爆発するほど嬉しいです!
寒い奥さんを永遠に愛します!
五代雄介と一条薫は長い時間を要します。
左翔太郎とフィリップは甘い蜜をください。
草加雅人と乾巧は相思相殺を続けた。

是寒太太送到的新年礼物! @寒
寒太太新年快乐!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爆発するほど嬉しいです!
寒い奥さんを永遠に愛します!
五代雄介と一条薫は長い時間を要します。
左翔太郎とフィリップは甘い蜜をください。
草加雅人と乾巧は相思相殺を続けた。

溱湖
不会的,不会失去的。

不会的,不会失去的。

不会的,不会失去的。

翔菲太郎
新年快乐~趁着腾讯完全引进w这...

新年快乐~趁着腾讯完全引进w这段热潮又又又来宣群啦~欢迎一起感受平成最甜的风都爱情

新年快乐~趁着腾讯完全引进w这段热潮又又又来宣群啦~欢迎一起感受平成最甜的风都爱情

易墨

cp25返图  #人间体cos⚠️
  

“撒,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菲利普:易墨

左翔太郎:乱步

📷:黎阳

cp25返图  #人间体cos⚠️
  

“撒,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菲利普:易墨

左翔太郎:乱步

📷:黎阳

忘川

纵马狂歌

慎入


w组,古风,架空

标题什么的随便写的

游侠翔X公子菲【引用原名园咲来人】

大意,不过是个少年公子向往江湖的快意恩仇强行赖上了个好心救人的青年游侠。


一袭玄色短打,背负长枪的青年,看着又一次跟上来的一袭青衫的锦衣公子,颇为头疼的准备再次甩开他时,就听见少年清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你现在出不了城,只要出不了城你就甩不掉我。”


青年回头看到少年笑的无辜,不由想到三天前自已禀着师门教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顺手救了个小公子,然后……就多了个小尾巴,甩都甩不掉,现在自已也出不了城了。毕竟,谁也没想到,能顺手救到城主的独子啊!


试图蹲在小巷墙角逃避现实的侠客在开始忽略了...

慎入


w组,古风,架空

标题什么的随便写的

游侠翔X公子菲【引用原名园咲来人】

大意,不过是个少年公子向往江湖的快意恩仇强行赖上了个好心救人的青年游侠。



一袭玄色短打,背负长枪的青年,看着又一次跟上来的一袭青衫的锦衣公子,颇为头疼的准备再次甩开他时,就听见少年清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你现在出不了城,只要出不了城你就甩不掉我。”


青年回头看到少年笑的无辜,不由想到三天前自已禀着师门教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顺手救了个小公子,然后……就多了个小尾巴,甩都甩不掉,现在自已也出不了城了。毕竟,谁也没想到,能顺手救到城主的独子啊!


试图蹲在小巷墙角逃避现实的侠客在开始忽略了自已长枪的长度,蹲下时差点被枪杆触地给戳了个面朝大地,满眼尘灰,幸好稳住了身形,取下长枪放在身旁,继续他的逃避现实之旅。


小公子看着青年一系列的动作没忍住笑出了声,走过去陪人一块儿蹲着,还听到了埋首双臂间的人委屈巴巴的哼唧声,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声音温柔的唤他“翔太郎讨厌我吗?”青年没有抬头依旧保持抱膝埋首的姿势摇了摇头。小公子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嘴边的笑意加深,幸亏此时青年没看到,否则就该拔腿就跑了。


“可是翔太郎都不喜欢我的亲近,都不理我,老是想甩掉我。”小公子语气一转开始委委屈屈的控诉。也不知道为什么青年侠客就是听不得小公子这委屈的声音,更见不得小公子委屈巴巴的样子,于是近几日出城被阻,行踪泄露所积攒的气闷被小公子委委屈屈的语气一扫而光,无奈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小公子“我没有不喜欢你,也不是不想理你。”听着侠客的解释小公子心里欢喜但面上还是那到委屈至极的样子看着他。


“不过,我确实想甩掉你。”听到这句话,小公子这下是真委屈透了。侠客看着瞬间就蔫了的小公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我此次出师门历练是有任务在身的,不能带着你。”


“可是我比你聪明,可以帮你计划,而且我的机关术也是举世无双的,可以帮你更好的完成任务,我想不出你不带我的理由。”小公子一派理直气壮的模样。


侠客叹了声气,起身拉着小公子还不忘带上自己的武器,去了一个代写书信的小摊,借了人纸笔,侠客工工整整的写了个契据盖了私印才递给小公子。


“我今天跟你立契据,等我完成师门任务回去复了命之后就会回来找你,带你去看看你好奇的江湖。”说罢还递给了小公子一个正面刻着海浪拍崖,崖悬青松,背面正中刻着正楷的鸣海二字,右下和左下分别刻着一个行书的首与左字。小公子大概知道这是个什么了。


“这是我师门的信物,如果”侠客顿了一下“一年后我没来找你,你就去师门找我吧。”


小公子把东西一一收好,盯着他开口“如果你不来,我绝对会去你师门收债的,不光要收我还要把你欠债的事情告诉你师门所有人,甚至可能直接丑化几百倍写成话本让人尽皆知。”听着小公子威胁意味十足的话,侠客配合的做出受到惊吓的模样,但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又一次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那现在就烦请小城主大人给在下放个行,好让我早去早回如何。”


小公子把自己腰间的玉佩拽下丢给他“早,去,早,回。”小公子咬着牙一字一顿。


拿到通行凭证的侠客,抬手一记响亮的长哨,不多时一阵马蹄声响起,侠客在通体黝黑的骏马出现时,便直接翻身上马,临走前看了眼小公子,随后便策马直奔城门而去。


看着侠客渐渐远去直至消失的背影,小公子摸了摸怀中的凭据与信物,才朝家中走去,只是似乎下了些什么决心。


半年后,好不容易提前完成了任务,还带着伤就往师门赶,刚向师父复命完就准备去履行约定时被师父莫名其妙塞了个小师弟,刚想推托就见自家小师妹已经领着小师弟进来了。


看到人的那一刻,侠客就在想,他能不能晕过去?然后就看到小师弟笑眯眯且礼仪周到的把自己给的信物递了回来,未了还来了一句“今后就请,大,师,兄多多照顾了。”听到那一字一顿的称呼,大师兄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对了,据说小师弟是父亲世交的孩子,翔太郎以后要好好照顾他啊。”小师妹还幸灾乐祸的补了一句。


看着一身伤还没好全就急匆匆赶回师门的人,小公子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伸手扶着人往他自己的居所走“这么急做什么,还有半年才到约定的日子。”


侠客沉默了片刻才回他“不想你等太久。”


“可是我已经等你半年了。”小公子委委屈屈半真半假的抱怨,毕竟谁让这招好使呢。


果然侠客慌了一下“那个,你不是喜欢我的枪法吗,我教你。”


“哎,可我手无缚鸡之力,扛不动。”


“那个我带你去西北帮你驯一匹好马。”


“可是我骑术不精。”


“我教你。”


“骑射,只会其一不太好吧。”


“我找三师弟恶补然后教你”


“我做机关缺材料怎么办?”


“我帮你找。”


…………


在回去的路上,听到二人对话的众师兄弟们,不约而同觉得,大师兄还是真的大师兄,但他们之前遇到的绝对是假的小师弟,这个会委屈会撒娇的可爱小师弟,真的是之前那个冷漠高傲学什么都很快的家伙吗?


当然很快他们就知道这个小师弟只在大师兄面前这么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