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左马簓

32.6万浏览    1167参与
霏

想講一下碧棺合歡、左馬刻和簓,關於合歡樹的關聯性

我們常說的合歡有三種:合歡、銀合歡和金合歡,他們都是豆科,屬完全不一樣,而金合歡比較特別它有被細分亞科有被改名現在叫相思樹屬,而金銀合歡我們可以聯想到馬(銀色)簓(金色)的麥克風

銀合歡由於樹根會分泌出含羞草素抑制其他種植物生長,排他性極強又無天敵因而形成單一性的純林地帶,排他性極強與左馬刻對外人難以放下戒心相似。銀合歡花語:愛與尊敬,可以視為馬身邊親密的人對他的敬愛

合歡花花語:象徵永遠恩愛、兩兩相對、是夫妻好合的象徵,這個名字根據碧棺兄妹的經歷來看這個完全是反諷,官方你好狠

金合歡花語:激情、稍縱即逝的快樂或秘密的愛,稍縱即逝的快樂......

想講一下碧棺合歡、左馬刻和簓,關於合歡樹的關聯性

我們常說的合歡有三種:合歡、銀合歡和金合歡,他們都是豆科,屬完全不一樣,而金合歡比較特別它有被細分亞科有被改名現在叫相思樹屬,而金銀合歡我們可以聯想到馬(銀色)簓(金色)的麥克風

銀合歡由於樹根會分泌出含羞草素抑制其他種植物生長,排他性極強又無天敵因而形成單一性的純林地帶,排他性極強與左馬刻對外人難以放下戒心相似。銀合歡花語:愛與尊敬,可以視為馬身邊親密的人對他的敬愛

合歡花花語:象徵永遠恩愛、兩兩相對、是夫妻好合的象徵,這個名字根據碧棺兄妹的經歷來看這個完全是反諷,官方你好狠

金合歡花語:激情、稍縱即逝的快樂或秘密的愛,稍縱即逝的快樂對簓而言mcd時期發生的事就像稍縱即逝的快樂般美好吧;金合歡屬名Acacia:源於希臘語akis,意為「尖刺」,指植物體具刺。而簓這個字在日文也有尖刺相關的意思









Gorjess

[偶像夢幻季/催眠麥克風│露巽/簓左馬簓/琥珀斑/一空/亂寂亂/燐尼燐] 夢幻聯動!是男人就要會魔法

*與合奏坑朋友Kaku的夢!幻!(指不該存在的)聯動

*HP paro,本章沒有论坛体

*新生MCD大量出沒

*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为了能够最快速地回到原世界,严格遵守「设定」好的脚本,似乎是此时唯一的办法,而在设定之中,他们又分别是不同学院的学生与教授,所以理所当然,相近的目的地提供了一群人一起行动的理由,但是……


簓与左马刻一齐上路后,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停下身来,回头看向步在不远处的两人。


「所以说,你们为什麽要跟上来啊?」


「哈哈!拙僧只是恰好想走这条道。怎麽,碍到你们了?」


还愣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簓先生......


*與合奏坑朋友Kaku的夢!幻!(指不該存在的)聯動

*HP paro,本章沒有论坛体

*新生MCD大量出沒

*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为了能够最快速地回到原世界,严格遵守「设定」好的脚本,似乎是此时唯一的办法,而在设定之中,他们又分别是不同学院的学生与教授,所以理所当然,相近的目的地提供了一群人一起行动的理由,但是……


簓与左马刻一齐上路后,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停下身来,回头看向步在不远处的两人。


「所以说,你们为什麽要跟上来啊?」


「哈哈!拙僧只是恰好想走这条道。怎麽,碍到你们了?」


还愣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簓先生很抱歉,但我们实在也不知道去哪裡比较好。」


「只有一郎还算老实……小空却根本是故意的吧?」


可恶,没办法两人世界了吗,不知道左马刻怎麽想的,好愁啊……


「拙僧只是对现况感到不解罢了。拙僧很好奇,当初不打不相识的你们,此时怎麽会和谐地走在一起?」


「……」


簓一时有些无语,惯有的摸鱼打混在这时打了折扣,面对熟人他突然就拿不出那套死皮赖脸的功夫。重要的是,就算他想閒扯,本人也在旁边,实在不好发挥。


哎,这就是身为顶级搞笑艺人白胶木簓奇妙的羞耻心,平时在嘴上搬弄的那套换到现在,突然就有些害臊了起来。


哪知道左马刻本人却极其自然地来了一句——「那当然,我们是恋人了。」


「!!!」


三人头上各是一个大写的惊叹号。


空却一脸傻眼,咂着舌猛摇头:「果然,你们是在大厅搞男同……」


「才不是!」


所以说,怎麽又扯回那裡了啊喂!


倒是一郎一脸深感兴趣地对着细节追问了起来:「那麽,请问你们进展到什麽地步呢?虽然无法了解簓先生为什麽会想跟左马刻这种人在一起就是了。」


即使无法理解,也要抱持尊包友的态度——真是好个善解人意的老二次元。


不过,「呀你们吵死人了——」完全不需要就是了。


簓有些恼羞成怒,摆摆手像赶苍蝇一般挥开跟上来的两个小孩,在这裡他年纪算是最长,想到以前四人混在一起那麽稀松平常,真是不可思议。那时的他们,根本是被附身了吧?


其实簓有所不知的是,那时自然而然凑在一起吵吵闹闹,才是他们最原本的样子。


「按照『设定』走的话……接下来我们要各自去『课堂』上课对吧,空却是要上什麽课?」


「拙僧看看……哦,是古代神秘文字……」


小孩子很麻烦,很棘手,一点小事就会往心裡去,鑽牛角尖计较许久,照理来说簓是不喜欢的。


「欸!感觉好刁鑽啊,空却你没问题吗?」


「怎麽会有问题!一郎你是瞧不起拙僧吗!」


不过,倒也不坏就是了。


簓笑了笑,略瞥了一眼空却一郎,总有种回到以前的感觉。


「不,我也只是问一下……」


「你那样子很烦人啊!磨磨唧唧的像个什麽样子!」


真好啊,真令人怀念——不过就是两年前,他们四人相处在一起是稀松平常的事,那时他们之间还没有那麽多複杂的东西,简简单单就那麽四个傻子,毫无机心地打打闹闹,不去计较多馀也不去计算未来。


挺好的,真是,挺好的。


「簓,你在笑什麽?」


「哎呀呀~没什麽~」


左马刻轻声问,他该如何跟他解释呢?解释这此刻心头荡漾的悸动?不,不用解释,他们都不是感性的人,但他想他也懂才对。


牵起此刻身边人的衣袖,藉此他们好像连结到了一起;横跨两年、被静止了的故事可以继续转动真是太好了,他们和他们的缘分没有结束真是太好了;簓跟左马刻和好,不只如此,还有跨跃性的进步,如果一郎跟空却也能在某些方面修成正果,那就更加完美。


「咱只是想啊~要是年轻人也能多加把劲就好了~」


「……嗯?什麽啊,讲话不乾不脆的。」


「嘿嘿♥」


是啊,他就是这样的。


可他不也很喜欢吗?


「喂,那边那两个不靠谱的大人,停一下。」


「什麽呀空却~这麽没礼貌可不行哟,得称呼簓先生簓先生才对呀!」


簓饶口地嗔道,随后一扭头,马上……「哇啊!!」地叫了出来。


漂浮在空却嘴裡吹起的粉色泡泡之间的……是一个难以名状的不明物体。


「这就是所谓魔法吗……好酷——」


老二次元山田一郎定定地看着,眼神都瞧到发直了,那一脸佩服还是没退去半分。


也对……既然是哈利波特的世界,还要他们「上课」,重要的是有些人是「教授」的话,那他们每个人都理所应当会魔法。


既然如此,就来试试吧。「左马刻!」


「嗯?」


「咱们也来玩!」


簓热烈地喊了一嗓子,然后随意举起手,嘴巴开开合合,帅气的魔法就轰地使了出来——「唔哇!」


「唔哇!」


「哇哦!」


「这就是……!」


山田一郎两眼发光,簓所用的隐形盾牌是铁甲咒,他在阅读哈利波特全集的时候也看过,是一种能够偏转其他符咒的魔法。


「好厉害,我也来试试……嘿!」


一郎说着说着也拈起魔杖随意比划了几下,很快魔咒就顺着心中的想像形成一股飓风。似乎设定就是一群魔法天才的他们纷纷使出拿手本领 。


「哦哦……!」


「挺不错的嘛——」


「好厉害——!」


此起彼落的夸赞声迴盪在四人之间,场面和谐得不可思议,不过看在本来就生活在这裡的「学生」们眼裡,就是很离奇的事了。


「喂喂,你看那边……」


「是啊……」


「看来今晚论坛又要炸了……」


「黑魔法防御术的教授簓先生、跟现影术的教授左马刻先生……他们昨天不是还在交谊厅打架吗?」


「还有葛莱芬多六年级生的山田一郎和波罗夷空却。」


「是啊,葛莱芬多与史莱哲林走这麽近本身就很奇怪了,还是教授与学生……」


「他们好像在讨论什麽,好热烈呢……」


「各种高级魔法随手变着玩……」


「校园八大奇景……」


路过学生喀擦喀擦地支起手机纪录这历史性的一刻,准备今天课程结束后就到论坛嚎几嗓子,宣洩自己看到狮院蛇院两大对立派别其乐融融生出的惊吓。


「话说,不知道是不是被论坛那群腐的影响……」


「嗯?」


其中,有一名学生遮遮掩掩地发表了感想。


「我总觉得,那个,嗯。」


他的同胞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他遂一脸困难地吐出了思量很久的字句:


「我总觉得,他们四人好gay啊。」


「……」


同胞顺着视线再次扫视了一圈四人。


而后,缓缓点头,「真的。」


好gay啊。


说起来,外人会有这种感想也是其来有自。


因为吃瓜群众们没猜错,四人确实就有一对现在进行式的男同存在,虽然他们没有真的做出在大厅搞男同这等寡廉鲜耻的行为,感情倒确有其事,还是经过一翻寒彻骨,才换得比金石还坚固的基础的。


而另外两人……


「空却,你过来看看。」


「哦?什麽,拙僧来了。」


「如果把蛮横咒这样使用的话……」


「哦?哦哦!不愧是拙僧认可的男人,真厉害啊!」


「哈哈,空却你才是。」


一般来看,这是极为普通的对话。


但是,当那字裡行间的迁就,与举手投足的关怀一个没藏好时……黑发男孩屡屡瞥着小个子男孩的眼色,就显得有那麽点猫腻。


「想当年你也是这样啊~轻轻松松啪唰一下就把一票男人——」


「不,那也是因为有空却你在背后守着。」


「哈!别跟拙僧客气!适时地骄傲点也行啊!」


「是嘛,呵呵……」


「拳头、蛮力!这些是真正男人的所行之道!可是这世界好像跟中王区一样,把武力替换了啊……」


「啊啊……」


是的,不用隐瞒,山田一郎喜欢波罗夷空却,已经很久了。


「还真是囉囉嗦嗦小肚鸡肠啊……对了,一郎?」


从他们分开到两年后地如今,一刻没停的情感,在此时异地相逢后,终于实际转为确信。


「一郎!」


「哦、哦哦……怎麽了空却?」


「真是的,拙僧在叫你啊,竟然敢走神。」


山田一郎略带歉意地笑笑,但理所当然,并没有太往心裡去。


他十分享受这段时间,就像以前一样,他宠着溺着对方,閒话家常一些无所谓的事。


不过……


「你在池袋过得都挺好吧?跟兄弟们?」


「嗯嗯,是啊,空却你也是……」


「哈!那是当然!拙僧获得了可靠的伙伴!」


「那还真是恭喜……」


前头不远处,传来簓先生的呼喊:


「喂,那咱们就先在这裡分手啦~有什麽事再用魔法通知吧!」


「好的~!」


山田一郎挥手回去,消逝在转角的两个人影就与他们正式道别。


上课,啊啊,是啊。这是期间限定的魔法,回去后会怎麽样,什麽也无法保证。


「一郎?」


虽然上次一别后,空却告诉他说自己绝对会去找他,但结果是时间短到似乎不足以让波罗夷空却下定决心,口头上的薄弱约定就在日子的流逝下慢慢无疾而终。


一郎突然就有些迷惘了起来。


「一、郎……」


「嗯?」


随口应了一声。这回山田一郎总算听到空却在叫他了,因而避开了一顿拳头胖揍,因为空却接下来要说的,确实是很容易让他恼羞成怒的一段话。


「拙僧……不是故意不去找你……毕竟拙僧是说到做到的男人!只、只是一点计算失误,所以没能赶上。」


「……嗯?」


一郎觉得不太对劲。


空却吞吞吐吐的。他在说些什麽?


「所、所以说,上次变成什麽美人鱼兄弟花,拙僧不是说要去找你吗?但拙僧后来……」


啊啊。山田一郎恍然大悟,看着自家哥们难得的扭扭捏捏,具体回想起了几个礼拜前的事。


莫名其妙的重逢,莫名其妙的分别,但在双方身影消逝在视野前一秒,波罗夷空却确实说了「一定会去见你」这样的话。


是啊,结果他最后也……


他没去思索为何不由自己主动,也或许当初结束由对方主动提出,他便认为自己没有再开始的资格。


思及此,一郎低头瞥了眼空却,接收到他略为瑟缩的视线。


唔啊,这是什麽,好可爱。


「拙僧只是……」


这是什麽啊,超可爱的。


「只是、只是……」


太可爱了吧。


「拙僧!只是没有预料到……对啊,没想到会这麽快就!」


摇摇头,山田一郎笑道:「没关係的,我都明白。」


「什麽……?」


波罗夷空却有些愣住,而他带着笑意轻声说完了那句未完的话:


「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空却。」


「……」


是啊,就算空却一直食言、一直没有来也一样。


就算他来了亦然,结果都不会变。一郎没有说谎,确实没有什麽关係,只要他喜欢着空却,那就没有问题。


等待——等待着,那就行了。


因为是哥们,所以他相信、相信空却。


「……唉。」


「嗯?」


波罗夷空却叹了口气,在山田一郎微微歪头困惑的注视下苦笑着舒展了眉睫:


「你果然是个傻子。」


「呃……」


虽然听起来不像称赞,但是声音却放软了许多,让一郎跟着放松了下来。


啊啊,真好啊,这样子真好啊。


这确实是神给予的奇蹟,没错吧?


「好了,赶紧走吧~!拙僧要去上古代神秘文字!」


「哦哦!我也要去上课了!等等会有同堂吧?」


「嗯嗯!黑魔法防御课见!」


「好!」


互相碰拳示意后——他们笑着道别。默契的Naughty Busters回来了。


就算要往各自的前方迈进、在不同的道路以不同的方式努力,他们也依旧是把后背交给对方、默契十足的NB。


这样,就足够了。



底流。

521末班车

似个老婆玩玩

521末班车

似个老婆玩玩

碳烤肆肆

!请看簓先生的镜头!~^_^

521快乐!(是520偷懒了

!请看簓先生的镜头!~^_^

521快乐!(是520偷懒了

C0baya_
520了做点小破饭🥰

520了做点小破饭🥰

520了做点小破饭🥰

月方²
所以我家居然520都没饭吗…...

所以我家居然520都没饭吗…


饿的想死…


随手画的所以衣服花纹啥的不要在意(逃)

所以我家居然520都没饭吗…


饿的想死…


随手画的所以衣服花纹啥的不要在意(逃)

甜瓜洗面奶
左马簓的520 be like...

左马簓的520 be like👆🖕👆

左马簓的520 be like👆🖕👆

糸椿_肆味酱

画画我命运的M💿证明我现在在搞这个

p2顺手画了差分mtc马&滴滴打人飒


(因为这个大爷的脸花了我线稿1/3的时间,所以我要放个大图在p3!

画画我命运的M💿证明我现在在搞这个

p2顺手画了差分mtc马&滴滴打人飒


(因为这个大爷的脸花了我线稿1/3的时间,所以我要放个大图在p3!

霏

新生MCD代表的日本傳統吉祥物

cp tag是防雷

左馬刻:將棋的左馬,「左馬」-就是把馬倒過來寫的棋子。馬的日文發音是「うま」,倒過來正是「まう」,發音同跳舞的「舞(ま)う」,「舞」自古以來就是代表在慶典中祝賀的意思,所以「左馬」是可以招人招福的好馬。

又原本是人拉馬,反過來寫就如同馬反過來拉人,所以「左馬」又有客人絡繹不絕,生意興隆的好彩頭。另外馬的漢字下方那四隻腳形狀就如同錢包的きんちゃく束起來的樣子,代表錢財只進不出,有守財的良意。所以在新店開幕時送主人一個「左馬」的擺飾有祝賀生意興隆,財源廣進的好意。

簓:招財貓,我已經介紹過了,留言區有放連結

空却:達摩,「達摩」一詞來自中國禪宗的達摩祖師,釋迦...

cp tag是防雷

左馬刻:將棋的左馬,「左馬」-就是把馬倒過來寫的棋子。馬的日文發音是「うま」,倒過來正是「まう」,發音同跳舞的「舞(ま)う」,「舞」自古以來就是代表在慶典中祝賀的意思,所以「左馬」是可以招人招福的好馬。

又原本是人拉馬,反過來寫就如同馬反過來拉人,所以「左馬」又有客人絡繹不絕,生意興隆的好彩頭。另外馬的漢字下方那四隻腳形狀就如同錢包的きんちゃく束起來的樣子,代表錢財只進不出,有守財的良意。所以在新店開幕時送主人一個「左馬」的擺飾有祝賀生意興隆,財源廣進的好意。

簓:招財貓,我已經介紹過了,留言區有放連結

空却:達摩,「達摩」一詞來自中國禪宗的達摩祖師,釋迦牟尼的第二十八代弟子,當獲得達摩時,可以在心裡許願、設定目標,決定好後,就在左眼上著色(俗稱開眼)直到完成目標才在右眼上色,代表理想實現。

因此,看到一個有兩隻眼睛的達摩時,實際上是在看一個人過去的成就。

而之所以將「畫眼睛」用於許願,這是因為日語雙關語的緣故,「祈願」「許願」在日語裡是「願掛け(gan-kake)」,而「gan」正好是「眼(gan)」的讀音之一。

達摩圓弧形狀和底部加重的設計,無論多麼用力地推動娃娃,它總是會自動恢復原本的站姿,因此被視為成功和決心的象徵,這樣的動作正好完美體現日本諺語「七転八起」,意為「跌倒七次,站起來八次」。這與空却的不退轉之心有點像

一郎:貓頭鷹,“從苦難中解脫”與“帶來好運”的象徵。貓頭鷹的日語「フクロウ」(Fukurou)跟「不苦労」這個日文詞語發音相同,因此有不用受苦的意思。

貓頭鷹這種動物也有不老的傳說,在日語其中一個漢字寫法「福老」也有年齡增加的意思,所以有“不老長壽”的含義。





船

对称尺的正确和错误使用方法。。。

对称尺的正确和错误使用方法。。。

TANGFU-

【左马簓】黑暗

黑道左马刻×职业杀手簓

入坑写的第一篇文 写的很烂 咱刚入坑ooc可能比较严重( 妈咪们有什么建议可以提 咱会努力改的!


偌大的教堂里,月光撒满地,枪声响起时,血花四溅。一具具尸体堆起如同一个小山一般,窗外飞过的乌鸦是最好的见证者。


“簓,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吗?满教堂是血你觉得好看吗?”

簓应声回头,声音的来源正是他的伙伴,也是他的爱人,碧棺左马刻。

“诶,左马刻不喜欢吗,咱记得你以前可最喜欢把满地搞得都是血。”

簓笑嘻嘻的回答道,一边回答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抹布擦着手上的血。


左马刻不打算回答簓,他回头向带来的人吩咐...

黑道左马刻×职业杀手簓

入坑写的第一篇文 写的很烂 咱刚入坑ooc可能比较严重( 妈咪们有什么建议可以提 咱会努力改的!



偌大的教堂里,月光撒满地,枪声响起时,血花四溅。一具具尸体堆起如同一个小山一般,窗外飞过的乌鸦是最好的见证者。


“簓,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吗?满教堂是血你觉得好看吗?”

簓应声回头,声音的来源正是他的伙伴,也是他的爱人,碧棺左马刻。

“诶,左马刻不喜欢吗,咱记得你以前可最喜欢把满地搞得都是血。”

簓笑嘻嘻的回答道,一边回答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抹布擦着手上的血。


左马刻不打算回答簓,他回头向带来的人吩咐着什么,簓见左马刻不回答他,便小跑去左马刻身边念叨,不停的问道“左马刻难道不喜欢吗?”

左马刻对耳边不停的疑问感到烦躁,掏出枪抵着簓的心脏,不耐烦地说道:


“你再吵老子就杀了你。”

左马刻手里的枪并没有子弹。

簓并没有想到左马刻会拿枪对着自己,少见的睁开了眼睛,金色的瞳孔盯着左马刻的眼睛,从身后掏出匕首抵着左马刻的脖子,问道:


“左马刻是想跟咱殉情吗?”


簓手中的匕首也没有开刃。

两个人都没有收起枪和匕首,他们就这样看着对方。窗外的月光撒在了教堂的地上,窗户外偶尔传来几声鸟叫,左马刻和簓眼中都只有对方。


过了许久,簓开口问左马刻,

“你有想过走出黑暗吗?”

左马刻眯着眼睛看着簓,他没有回答,簓也没有说话。过了片刻,簓见左马刻不回答,收掉抵在他脖子上的匕首,转身准备走人。

左马刻突然拉住簓的手腕,簓还没有反应过来,带着侵略性的吻突然袭来。没有子弹的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簓喘不过气了,开始推搡着左马刻,左马刻也松开了簓。


“怎么?做了两年职业杀手终于准备从良了?”

这是他俩分开后左马刻说的第一句话。


簓盯着左马刻,笑了出来,回答道:


“没有,仔细想想,跟你一起坠入黑暗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要是你,坠入黑暗又怎么样呢。


END.

仿生混子
我想扩列想跟妈咪们口嗨🥲🥲...

我想扩列想跟妈咪们口嗨🥲🥲🥲一个人太痛苦了妈咪们来扩列呜呜呜

我想扩列想跟妈咪们口嗨🥲🥲🥲一个人太痛苦了妈咪们来扩列呜呜呜

底流。

左马簓_场面调度

一千二的矫揉造作


=

左马刻丢了他的打火机


夏天的海风吹在身上,左马刻在横滨湾旁边的长桥上溜达着,与其呆在让自己不适的空调房里不如出来散步。刚想从口袋里拿出跟烟抽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打火机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不知道丢哪了,左马刻轻啧声,把烟又塞回了烟盒里。


远处飞过几只纯白的海鸥,没有人的小型船只在岸边停着,依稀可见摩天轮还在转动,路越走越长,没有烟的滋味异常难受,路边的石子被踢来踢去,黑白色的手链反射着霓虹的灯光,


“喂,兔子,你现在在哪。”


“大晚上的发什么疯,我刚下班……”


“我在港口这边,快点过来。”


=

“所以说你他妈大......

一千二的矫揉造作





=

左马刻丢了他的打火机


夏天的海风吹在身上,左马刻在横滨湾旁边的长桥上溜达着,与其呆在让自己不适的空调房里不如出来散步。刚想从口袋里拿出跟烟抽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打火机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不知道丢哪了,左马刻轻啧声,把烟又塞回了烟盒里。


远处飞过几只纯白的海鸥,没有人的小型船只在岸边停着,依稀可见摩天轮还在转动,路越走越长,没有烟的滋味异常难受,路边的石子被踢来踢去,黑白色的手链反射着霓虹的灯光,


“喂,兔子,你现在在哪。”


“大晚上的发什么疯,我刚下班……”


“我在港口这边,快点过来。”



=

“所以说你他妈大半夜叫老子来就是因为你打火机没了?”入间铳兔满脸黑线,把自己的打火机抛过去。


左马刻在空中抓住打火机,好像思考了一下,伸出靠着栏杆的手,示意铳兔靠过来。


两只烟凑到了一起,传续了火焰。


什么毛病。


下次记得带打火机。


要是我哪天死了可就没人给左马刻大人这种臭脾气带火了哦。



=

“下次记得自己带打火机。”


“哦。”


“谁惯的你这臭毛病。”


……


“陪我吹吹风。”


烟四处飘着,被东南风吹向更远。


“我想把我的打火机找回来。”


“很难吧,毕竟你连你在哪丢的都不知道,”铳兔吸了口烟。


“何况丢失的东西本来就很难再找回来。”


“下次去买一个新的吧。”



=

一根接着一根的烟头落在地上,深夜霓虹灯的势头却分毫未减,直到抽完最后一根烟,肺达到了饱和,才留下满地垃圾扬长而去。


铳兔和左马刻在十字路口分开,左马刻在路灯下走着,回家的路变得很漫长,影子被街灯打在地上变短又变长,神奇的世界。



=

糖,找不到,簓在储物柜里四处翻找着自己的糖罐,理应是还剩下几粒蜜瓜硬糖。


烟瘾犯了,啊啊,找不到糖果,簓单手捂着头发苦,新打的耳洞被牵连到还发出丝丝疼痛,更是雪上加霜。


可以用宽阔来形容的客厅,簓张开四肢瘫在地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心里像被千万只手抓扯着,四肢却发不出什么动静来。


烟。


烟!簓猛地一想起来,几个月前带回来的衣服里应该有剩下的烟。簓从地上爬起来去卧室里找着带回来的衣服,行李基本没动过,打开行李箱好像还是关上时的配置。


晃眼的蓝色。



=

簓心满意足的找到了一盒还剩下两三根的薄荷烟,虽然还在戒烟期,但来个一两根应该没什么吧!簓想着,从盒子里抽出来一根,刚放进嘴里才恍然发现。


自己没有打火机。


簓一瞬间感觉到寒冷侵袭,扶着墙跑回纷乱的卧室。


瞬间簓一阵头疼袭来。


再睁眼。


蓝色,簓瞬间感觉自己的房间被蓝色占满了,视野中只见无边的蓝。


疼痛迫使簓又闭上了眼,双手捂着要炸裂的脆弱头部缩成一团。


寂静。



=

烟被牙齿咬的变了形,只剩下烟盒里的最后一根完好无损,簓从一堆失了色的西装和衬衫里翻找着,外套比其他沉的就肯定有打火机吧,簓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直到将近把西装翻了个遍才找到了一件较沉的外套。


簓揉了揉太阳穴,苦笑着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里面的打火机。


令簓始料不及的是,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两枚打火机。


两枚都是老式的砂轮打火机,却轻易看得出左边的更为老旧,风霜被雕刻在火机上,锈迹,划痕,隐约好像能看到的英文字母,簓打开翻盖,果然已经不能用了。那另一个呢?


簓没有再去尝试。


瘾感四散逃离。


^*$&#`[i]

【簓右】口嗨车

在群里没憋住来了段重操旧业,写了点叉癖相关

mob簓,卢簓,左马簓

走这里↓

https://m.weibo.cn/6481439482/4769179369214015

在群里没憋住来了段重操旧业,写了点叉癖相关

mob簓,卢簓,左马簓

走这里↓

https://m.weibo.cn/6481439482/4769179369214015

Gorjess

[偶像梦幻季/催眠麦克风│露巽/簓左马簓/琥珀斑/一空/乱寂乱/燐尼燐] 梦幻联动!是男人就要会魔法

*与合奏坑朋友Kaku的梦!幻!(指不该存在的)联动

*HP paro,一半论坛体一半对话体

*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搞笑沙雕本质,ooc有

*本章琥珀斑主场


能接受者,以下👇


「这样也行……所以你们好久以前就来了??所以才会魔法?」


琥珀两眼无神,俨然发现这裡最可靠的是十五岁的他。


「不用那麽认真思考他们的话——你们的设定到底是怎样?」


听到关键字,最不正经的那一位秒速回过头来,一副对啦对啦怎麽不早点讲的欠揍模样:「设定,对,设定!喂到底怎回事啊,为什麽他们人人都叫咱小眼教授?」


「小...

*与合奏坑朋友Kaku的梦!幻!(指不该存在的)联动

*HP paro,一半论坛体一半对话体

*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搞笑沙雕本质,ooc有

*本章琥珀斑主场




能接受者,以下👇













「这样也行……所以你们好久以前就来了??所以才会魔法?」


琥珀两眼无神,俨然发现这裡最可靠的是十五岁的他。


「不用那麽认真思考他们的话——你们的设定到底是怎样?」


听到关键字,最不正经的那一位秒速回过头来,一副对啦对啦怎麽不早点讲的欠揍模样:「设定,对,设定!喂到底怎回事啊,为什麽他们人人都叫咱小眼教授?」


「小眼教授、噗噗噗、噗咳……」


红发僧发出无情的闷笑。


「咦?这是簓先生的称号吗!好帅……!」


但是山田中二郎倒是接受了这奇葩的称号并大为赞许。


「一郎,你倒是很快就适应了啊……」


簓面有难色。


HiMERU冷嘲热讽,「嗯,这个论坛上除了小眼教授,还有左马哥这个称呼呢。」想到就好笑,「呼呼、呼呵呵呵——」


「噗噗、噗噗噗噗……」


这回轮到簓噗噗噗喷笑了。


不过,所谓的论坛,倒是让刚来的两人挺好奇。


「什麽什麽?拙僧来看看。」踊跃地举起手来,上窜下跳以示自己的求知慾,成功接过手机后,红发僧却是看了一秒就把手机甩开,面色不虞——「你们,搞男同回家去好吗?干嘛在大厅。」


「……杀了你们。」


见到空却少见地反应如此剧烈,一郎也生出了好奇心,遂接过空却刚好丢过来的手机,只见那机壳稳稳落于手上,他才只是粗略瞥了一眼,马上就「……呜哇!」大叫出来。


髒眼睛髒眼睛。


琥珀完美地接住被一郎丢出去的手机,也好奇的浏览了一下,「欸?我们就是看了这个论坛,才来找你们的……」


但我们才看了开头,斑就兴致勃勃地冲过来了。


嗯嗯,原来我们错过了这麽多吗?琥珀正想继续往下滑,手机便被斑拿走,嘴上还叨念着:「不行喔!小孩子不能看这个!!」


风早巽想想刚才看的论坛内容,诚实发言:「但他们也不算说错?」


「真的吗?大庭广众下做了那种事吗?」妈妈不允许的喔?大声询问着,斑将手机还给主人。


HiMERU收起手机,下了结论:「好像也不是很意外?」


空却脸色不善:「现在的gay都这麽恬不知耻的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拙僧好是震惊。」


震惊的理由自是言顺,毕竟有所谓妨害社会风俗这一项受人不齿的罪嫌,但是山田一郎听到波罗夷空却这麽说,反露出迟疑的神色:「空却……」


他想说些什麽,却被白胶木簓打断了:


「不是不是不是!小空却请不要把话说得那麽难听!妈妈也不要误会咱!咱跟左马刻!只是在大厅!打架!」


「对啊只是打架你们想到哪裡去了啊小萝蔔头——」


「竟然搞男同搞到把大厅都毁了,你俩是要多激烈啊。」


「「……」」


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僵了两三秒,簓清清喉咙,好不自在:「咳,这裡还有未成年好吗?空却不要乱说话。」


斑点头,是该照顾一下未成年。「是呢,小琥珀可不能听这个喔。」


伸手揍了斑一拳,琥珀大喊:「未成年比起成年人成熟多了好嘛?」


也不看看你们这一下午都在聊甚麽啊!


HiMERU点头:「没错,我们今天浪费那麽多时间都拜『成熟的大人』所赐。」


「这点拙僧也同意,拙僧与一郎虽然才19岁,却比那边的劣迹艺人还靠谱得多。」


「这个、飒飒拉桑应该还没到这地步……」世界的圣人、大家的朋友决定出来帮飒飒拉桑说句话。


立刻被HiMERU反驳就是了。


「不,他有。他可是连在这个世界也违反善良风俗法的人。」


这麽说,簓就有意见了。什麽叫违反善良风俗?说得那麽难听!


「什麽呀,HiMERU怎麽这样说话呢,飒飒拉桑是如何卖力地在活跃气氛,你怎麽都不懂呢。」


「我也不懂。」


「我也不懂。」


「拙僧也不懂。」


一郎歪了歪头,识时务地补了一句:「呃,那麽……我也不懂?」


……


飒飒不依,飒飒难过!


「呜呜!都欺负咱!!」


「妈妈很喜欢飒飒拉桑的笑话唷~~不要难过!」斑对着哭泣的大人张开双手。


「妈咪真是好人,呜呜呜……」簓呜咽着泪洒一地,蹭蹭蹭地奔到了斑的怀裡,看得左马刻黑了好半张脸。


妈咪什麽的,是几岁儿童在玩哪齣啊?


「好乖好乖——所以你们是甚麽时候来的呢?」


妈妈拍拍簓的背,像是在哄小孩。


「居然若无其事把话题拉回来……好强。」


该说不愧是三毛缟斑吗?


平平都是干过黑道的人,怎麽就差这麽多。


「哼!只有妈咪愿意听咱说话,咱就只跟妈咪讲好了。咱啊,昨天偷吃卢笙布丁的时候,突然一道雷光打下来,那叫一个惊险哇!本以为是卢笙宝伸出正义的铁拳来让咱眼冒金星,结果轰轰轰——咻砰磅!——就跳到了这裡,睁眼就看见染白发的卢笙!」


HiMERU出言打断他囉嗦的叙事,脸上显出难以忍耐的神情。


「居然叫别的男人宝……不,都叫一个高中生妈妈了……」


「哈哈,簓,你又去老师家吃布丁了啊。」如果说刚才还只是略有不悦,那麽现在的左马刻就是面露核善,蠢蠢欲动。


「咿!不是、不是……布丁很好吃嘛,超好吃的……」


「老子不是说过你来横滨的话多少蜜瓜苏打都请你喝吗!」


变相放闪啊这是。


波罗夷空却吹起一层粉色泡泡糖,嫌恶地摇摇头:「啧,男同,啧……」


本来想跟好哥们同仇敌忾一下,好哥们却在奇怪的地方认真了起来:「所以,三毛缟先生就是卢笙先生的妈妈吗?卢笙先生跟簓先生是兄弟?这样的话,左马刻不就要喊三毛缟先生……」


「一郎,你可真适应得够快啊……」


空却僵硬着道。现在是要讨论姻亲关係了吗?


琥珀叹了口气,按住斑蠢蠢欲动正要发言的嘴:「我不觉得那位老师会愿意就是了。」


将琥珀的手拉下来,斑大喊:「妈妈可以喔!飒飒拉桑的兄弟就是我的孩子!」


「呀呀~!好棒,竟然跟卢笙笙成为兄弟了,好开心!」


「即使没有血缘也能成为家人,这也许是神为何对我们降下试炼的缘故~」


「又离题了吧。」


「反正知道重点就行了……看来大家都是昨天才到这裡的。啧,那个神这次怎麽没出现……」


『兜谋!!!!!!!』


「出现了!超级随便的出场??」不不我为甚麽变成吐槽役了!!琥珀心想,难道被吓到的只有我吗?


「一点艺术性都没有的唐突登场!!」


作为首屈一指的漫才师!飒飒拉桑绝对不允许这样子的敷衍了事。


下一秒、神祂——


『呀!你们叫我吗?是吗是吗是吗是吗?为啥呀为啥呀为啥呀为啥呀为啥呀为啥呀?』


山田一郎摀住耳朵:「这神、好吵……」


空却点点头:「是啊,跟某个劣质艺人一个样。」


「咱、咱的人设被抢走了……」


簓本人失魂落魄,马上被左马刻一个手刀物理吐槽:「该失落的点不是这裡吧!」


『哈哈哈哈哈——感谢你们让咱看到一场四人漫才秀——』


HiMERU不耐:「你也该说明一下吧?没头没尾把人丢进来是怎麽回事?!」


讨厌,真是认真呢!


『嘻嘻,好啦,咱就快速地讲一下,大家都有看过哈利波特吧?就照着那个走然后考试然后咻砰啪地过关就好啦!啊,如果不及格的话就回不去哟,呀呵~★』


「这嘴是有多烫……」


左马刻认真研究了起来,还提出了对照组:「比飒飒拉跟空却的五速嘴还烫。」


「又离题了……」


斑发出疑问:「嗯——真的有那麽容易吗?」这可是最爱胡闹的神唷?


风早巽有些不确定,毕竟他是三次受难户,「应该不会比前几次还难……可以的!」


圣人混蛋在这种时候还是很尽责地当个乐天派,真该死。


『啊,还有,你们还有各自的两位伙伴没有到齐哟,找到他们也算任务的一环,就这样,齁哪呐★』


「??」


啊?


「??等等!」


「还有谁——喂自顾自地说完就走了??」


「哪有这样的啊!!」


本来是极为严肃的场合,结果簓又在奇怪的地方认真了起来;拉拉左马刻的衣袖,簓兴奋地道:「齁哪呐!呐这个神是大坂神耶!是大坂神!」


完全重点错了吧喂!


「呵……」空却轻声一笑,接话:「这就是所谓『喝到故乡水,想起故乡人』吧,拙僧上次成为大海男人的时候,也有这种感慨。」


「不愧是小空却!懂咱!」


很明显错了!本该适时地导正,偏生这群人没一个正经。


「我、我也懂喔……」


「你凑什麽热闹啊,啊?」


「哈啊!?」


「总是会想要跟喜欢的人有共同话题对吧!妈妈我懂我懂!」


虽然是十八岁但却是成熟的大人呢,妈妈。


「喜!喜喜喜喜喜欢的人什麽的,才不是……」


「嗯嗯,咱懂咱懂哟!一郎,你长大了呢!」簓拍了拍一郎的肩,露出欣慰的笑,大有趁人打劫的意味。


而山田一郎又好死不死是不会躲避这种玩笑的直肠子性格。


「不、不是!……」


「什麽?一郎你讨厌拙僧吗?」


空却凑了过来,嚼着嘴上的口香糖泡泡,一脸纯真纯粹。


「!」


一郎后退了几步。


讨厌?喜欢?要说的话,那当然是……


「齁喔齁喔~」


不正经的大人‧簓适时地发出暧昧的哄笑,让一郎一张脸又更红了。


过分的、簓先生……


而空却的脸色黯淡了下来,似乎是一郎回应的间隔太久;只见他顿了顿,遗憾地道:「好可惜,拙僧可是很喜欢一郎的呢。」


「不……!」


「哎呀……愿上帝祝福所有相爱的人。」


风早巽双手合十,连道声声阿门。


「哈?这两人是男同?真的假的?」


「左马刻你没资格吐槽啦……」


「……唉,总之,就先在各自的领域努力吧,虽然不太想懂,但灌输到脑内的『设定』似乎自动让我知道该做什麽呢。」


「我也是。」


「咱也是。」


「那麽就——散会?」


「散会!」


「大家加油!」





〈其他〉今天在变形学课堂上遇到此生见过最可爱的猫咪竟是我们教授这件事


【楼主】:如题,楼主只是想来尖叫一下,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1L


沙发~~~~~


#2L


可恶,没抢到沙发!


#3L


哈哈哈哈,我也有看到那个场景,超可爱的好吗?


#4L


我瞪直眼睛就是为了记忆这历史性的一刻


#5L


我脑内映像八百万年永垂不朽


#6L


变形学教授?是妈妈吗?


#7L


是妈妈(确认)


#8L


妈——可恶好想看,有没有人有存图!?


#9L


我有,手慢无

(棕色猫猫在讲桌翻滚煳照.jpg)


#10L


救命勒!我射抱


#11L


我不行 救命 我 哈 哈嘶


#12L


楼上变态 我疯狂点赞


#13L


送你上去 让全霍格华兹都看得到


#14L楼主


真的很可爱啊!!妈粉狂喜


#15L


太太太太太可爱了吧!?


#16L


前面都注意点吧,论坛还是有老师的


#17L


专心看猫猫不好吗?啊不过 只是嚎个两句也没关係啦


#18L


太专心了((  

重点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对世界的妈妈出手?

……不行,真的可爱。


#19L


猫猫,嘿嘿…猫猫,嘿嘿……


#20L


楼上好专心(( 

同18L,我也想知道


#21L


猫猫真的好可……


#22L


离题了啦!所以我说那个成就这桩美事的伟人究竟何方神圣?


#23L


让我来猜猜 是小琥珀对吧★


#24L


我拔十万根毛发赌是琥珀酱


#25L


什麽小琥珀(猫猫生气.jpg


#26L


是琥珀爷爷!谢谢爷爷!!爷爷就是坠好的!!


#27L


爷爷坠棒!


#28L


爷爷坠屌!


#29L


爷爷超可爱!嫁我!!


#30L


爷爷!!!!


#31L


那我们的妈妈又是做了什麽让小琥珀生气了呢!!


#32L


直接默认是生气(还真的是

三毛缟教授本来要拿琥珀的书来做示范的啦,但不小心弄错了就把琥珀变成猫了


#33L


救命,这麽重要的事怎麽没说,粉色猫猫耶!

怎麽没照片!!


#34L


因为教授瞬间就把他变回来了哈哈哈哈 


#35L


然后琥珀就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杀他个片甲不留?

不对啊,昨天不是五年级的课,还没教到人体变形吧??


#36L


等等 比起这件事怎麽做成的 我比较想看粉色猫猫耶


#37L


一人血书 求猫猫再变一次


#38L


万人血书!!!!


#39L


呜呜 粉色猫猫 呜呜 呜呜……


#40L


送你上去 让全霍格华兹都看得到QQ


#41L


这对话是不是重複了

呜呜 但我也想看 呜呜呜呜七年级老人无缘欣赏


#42L


呜呜,所以事情的经过是怎样


#43L楼主


呜呜,琥珀刚变回来的时候还握着魔杖,大概是还没清醒,对着空气就念咒了

然后斑老师刚好要冲过去看他,就((


#44L


就((


#45L


救命——堪比上次天城教授搞出的事故


#46L


天城教授!?花黑喷 这裡山顶洞人没跟到


#47L


快说快说快说快说快说


#48L


不是,那件事不是闹得很大吗?教授还被校长骂了


#49L


毕竟嫌弃教室没有磁场跑去户外结果占卜时烧掉草皮怎麽想都很夸张


#50L


!???


#51L


不是 太夸张了吧


#52L


好狂 我为我没修这堂课感到后悔

学生会会长还是他的助教,呜呜,我的椎名会长


#53L


楼上好怪(指指点点


#54L


选择天城教授,收穫满满


#55L


满满惊吓吗!!我都想退选了!


#56L


远离红毛,珍爱生命。


#57L


等等,不要歪楼啊!


#58L


在这裡放上一张猫猫正楼

(棕色猫猫大眼睛看着前方.jpg)


#59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


#60L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61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62L


怎麽回事太犯规了吧!犯规啦犯规啦!!


#63L


真的好可爱喔!!琥珀也不忍心骂他了吧!!


#64L


当然是

骂了((


#65L


骂了 然后呢!


#66L


没修这堂啊求还原现场


#67L


来了来了

总之琥珀大骂教授为甚麽要过来,如果有危险怎麽办,是不是想死

然后教授就是:我知道错了,下次还敢


#68L


好甜啊好甜啊琥珀就是这麽理智的好孩子

难怪总是年级第一


#69L


嘶 在我眼裡就是疯狂放闪


#70L


嘶!?楼上还嗑CP啊?总之……我也嗑了!


#71L


我也嗑了!


#72L


矮攻高受什麽的太好吃了,年下攻也太好吃了!


#73L


一人血书,求出本本


#74L


两人血书!!


#75L


万人血书!!


#76L


等等孩子还小!!等他长大!!

教授不要犯法!!


#77L


不 等!


#78L


斑斑妈妈:不 等!


#79L


什麽啊楼上嗑过头了吧??


#80L


你才什麽跟什麽呀 嗑CP不犯法吧 自由平等博爱!!


#81L


说个笑话 教授 学生(鄙夷.jpg



……


……



#95L楼主


我就去写了一下论文,怎麽吵起来了?

本楼只欣赏猫猫啊!!过激言论我删了


#96L


谢谢楼主~唉希望大家都和和气气的聊天阿

隔壁聊教授的帖也没有那麽凶


#97L


啊这,隔壁是指这个药跟那个药吗?他们都是教授啊,感觉比较没那麽、呃,过激悖德?


#98L


就是啊,但粉棕也是真的好吃啦呜呜


#99L


呜呜我全都要,好想看教授都变成猫猫喔

拜託三毛缟教授的话 有没有机会


#100L


咳咳 没有过激悖德 你确定

顺带一提 我是棕粉的


#101L


等等 怎麽又嗑起cp了……


#102L


打住打住!要记得这是个猫猫楼


#103L


猫猫!!结果其实没啥猫猫啊笑死


#104L


对啊 算了 我要跳槽去隔壁两教授的帖子了 那裡也在战攻受呢 矮子攻不能输!!


#105L


矮子攻?矮子受?不管如何 都先帮你点香


#106L


我要去恋爱占卜学的帖子逛啦 那裡也是有够刺激……


#107L


等等,又歪串了!


#108L楼主


我是矮子攻派的!好了此帖关回应不接受反驳!!





啊啊、不是吧?这帖子、这标题,怎麽看都是在说——


「斑!!!受死吧!!!」抄起放在一旁的魔杖,琥珀指着斑,脸上充满怒气,俨然下一刻就要谋杀搭档。


「??等、琥珀冷静、等等等为甚麽??」


斑才刚准备拿起水,平復方才上课上到有些发疼的喉咙,就被矮个子的喊声吓了一跳。


「还叫我冷静!!你这个、这个——」没有道德良知的黑道!琥珀嚥下没怎麽有逻辑的后半句,掐着斑脖颈的手越发缩紧。


「呜呜呜呜呜——」冷不防被锁住喉咙,斑因为呼吸不到空气,脸胀得通红。


「变猫是吧!你现在就给我变!」琥珀手中魔杖一甩,几小时前的景象原样重现。


巨大三花猫堂堂登场!


「呜呜呜呜喵?喵喵喵??」猫猫伸出爪子试图拉开还掐着猫脖子的手,指甲勾破袖子发出呲啦一声,看见对方更加阴沉的表情,又迅速收手,张着无辜的大眼睛卖萌。


喵喵喵,你甚麽都没看到。


「居然敢扯坏我的袖子……」虽然好像、大概、有那麽点可爱。


但这句话绝不能说出口,绝对不能让斑察觉到。


「喵喵喵!喵!!」猫又在他面前打了个滚,一副乖巧的样子。


过于可爱了吧??完全忘记刚刚才对自己说了甚麽,琥珀毫不犹豫地抱住花猫圆滚滚的身子,柔软的长毛足够把整张脸埋进去,猫咪小小的心脏跳动着,透过温热的身体传到琥珀的耳朵。


「这就是吸猫吗……乾脆一直维持这个样子吧?」琥珀抬起头,看进猫翠绿的眼珠子。


「喵?!!」


当然不可以阿。这位黑道小哥,你讲出了很不得了的话呢。


斑伸了个懒腰,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扫过琥珀放在桌上的手。


「好啦,等等就把斑变回来,现在就当作是赔给我的精神损失费。」


琥珀再度把猫揽进自己怀裡,柔软、温暖到让人想到晒过太阳的抱枕。


睡一下也没关係吧?他打了个呵欠,闭上双眼。


……


「咪呜——」


「斑你好吵……」粉发少年抬起头,脸被压出了一小片薄红。被他当了一下午枕头的猫也没生气,只是两只藏了爪子的猫掌趴搭趴搭在他脸上挥舞,猫嘴天生带笑,琥珀一时之间有了被嘲笑的错觉。


「呼阿……等我一下。」


他挥了挥魔杖,巨大猫咪变回人形,斑躺在琥珀身下,笑容与猫咪型态时的样子如出一辙。


「居然把妈妈猫当枕头用,好过份喔。」


「闭嘴吧你。」


「明明对人形那麽嫌弃,阿!琥珀原来是猫派?」


明明也才刚起床,斑已经回復成平时的样子,好像永远都不会感到疲累,甚至有馀力开琥珀玩笑。


因为逗琥珀很好玩啊。如果有人问为甚麽老要惹怒自家的临时搭档,可能会从斑口中流出这样的答案。恶趣味的大人眯起眼睛,妈妈也是猫派,会这样想是理所当然的吧?


「跟猫派狗派没有关係!」


这个人又在胡言乱语,又在把自己当小孩玩。


「跟人就有关係是吧,小琥珀坏心眼。」


不要超译好吗?琥珀喊了一句,「我才没有。」随即抱怨了起来:「比起斑让我在全班面前出糗,这还算轻的。」


「哇小琥珀偶包好重,明明离开后也不可能再看到这些人,居然还会在意这些事。」


堂堂偶像说出这种话没问题吗?


「也不能这麽讲吧,如果原本的『我们』回来怎麽办。」


如果真有所谓的「原本的我们」的话。


不过,把话题若无其事转到这裡,斑到底……


「小琥珀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吗?」


彷佛听见了有趣的话题,斑拉了把椅子坐下,右手撑着头,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还是说,这个世界只是神心血来潮製造的水晶球内部呢?」


「喔,居然在想这种严肃的话题?明明只是会把人变猫的傢伙。」


不轻不重地损了对方一句,琥珀并没有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小琥珀好记仇——」


果然还是当猫好吗?他做人失败?


「哼,想从内部直接破坏水晶球吗?我也不是没想过这个做法。」


「不过那个神大概没有恶意,只是想玩玩?」


回想起上次遇见「神明」的经历,斑感受到的只有漫不经心、像是在戏耍他们一样。


他并不知晓,另外的四人在最初遭到了怎样的考验。


「那才是最可怕的吧。」


「可怕吗?」


「跟小孩子一样可怕。」


孩子可以因为好玩拔掉蜻蜓的翅膀——或许这个比喻有些失当,但琥珀认为,那个神明也可能因为无聊做出相同的事。


「但现阶段我们也只能乖乖听话,不是吗?」


斑耸了耸肩,看起来不怎麽在意现在的处境。


「我觉得也挺好玩的喔?可以做原本想都想不到的事。」他的眼睛突然亮了几分,兴致勃勃地问道:


「说到这,琥珀有上过飞行课了吗?」


「昨天刚上过,你问这个干嘛?」这个人的话题也太跳了……一开始还有这样的想法,但琥珀习惯了之后也适应良好,斑毕竟是能在初次踏足的国家毫无障碍生活的人,如果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大概无法像他那样吧。


「因为很好奇嘛。第一次飞上天空的感觉如何?」


趁着对方犹豫的时候,斑从抽屉翻出一包糖果,包装上写着蜂蜜公爵的巧克力。他递给琥珀一块,自己也咬了一口,幸好,是与现实世界无异的口感。


也许之后可以找时间去一趟……


「……就那样吧。」


唔,好吃。琥珀吞下巧克力,心不在焉地回答。


「甚麽阿~明明就是很高兴的样子,像是刚学飞的小鸟一样。」


「等等,你偷看我??」


「先、先不要生气、路过而已啦……妈妈我啊,就是因为这样才觉得没关係喔。」


可以当普通的——可能没那麽普通的、会魔法的学生,可以骑上扫帚在天空飞翔,喊句咒语就能把人变成小猫。


简直像是夏日限定的祭典一样。


「是吗?」


「是喔。」


斑大力点头,后脑勺的小发揪一晃一晃。


琥珀按捺下想戳的心情,问道:「看起来怎样?」


应该是幼稚的、像是小孩一样可笑的表情吧?


「就像刚才说的那样,很开心、很可爱的笑容喔。」斑笑笑地说。「虽然也想快点回去,但那个时候,突然觉得这样也没有不好。」


说到这,斑笑容的弧度突地变大,彷佛想到了甚麽有趣的事情。「而且小琥珀刚才难得睡得不错。休息一下也好。」他拍了拍琥珀的头,难得的没有被挥开。


所谓的末子气场就是这样吗?


「明明是受害者却觉得很开心,这怎麽想都不行吧?」


会在意这种地方,也很有琥珀的风格。


「你就当作是公费旅游?」


「太乐观了吧?」


乐呵呵又掏出一块巧克力,斑走到窗边,傍晚的太阳裹着一层朦胧的光,不像白日那般刺眼,云也染上了一层橙色。


「幸好这裡的时间流逝跟现实不同,不然偶像三天两头失踪不被辞退才奇怪。」


琥珀走到斑的身旁,接过今日的第二块巧克力。


听说猫不能吃巧克力,那变成猫的斑可以吃巧克力吗?他突然想到这个有些无俚头的话题,然后迅速的决定今晚来实验一下。


「偶像阿……回去之后就用个魔法企划怎麽样?拜託纺的话应该可行。」


「话题说真的太跳了吧。」


「有~吗~~?」


「不是本来要想离开的办法吗?」


「有~吗~~?」


开启装傻模式了是吧?琥珀咬牙,本来被午睡与巧克力安抚好的烦躁又从底部浮到表面。


「好啦好啦,不要老是板着一张脸,小孩子多笑才可爱。」


「这是谁的错啊?」


「抱歉抱歉,因为……嗯,琥珀很像猫嘛。」


「?」


「糟糕,不小心说出来了。」


明明已经想好要当作是自己的秘密了,斑心裡大呼不妙。


「阿??」


「嗯——」


超生气的阿这个。猫很可爱吧?还是琥珀你真的是狗派?这些问题斑都来不及问出口。


「三毛缟斑你还是当猫不要讲话了吧!!」


「咦?咦???」


那天,以教师宿舍爆炸为主的讨论串在论坛首页待了三天。


三毛缟斑的变形课也暂停了三天。





仿生混子
我宣布违法麦克风是21世纪最伟...

我宣布违法麦克风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上一篇链接走这里上一篇 

我宣布违法麦克风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上一篇链接走这里上一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