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巧无深息

1860浏览    28参与
不准卸载!
19.09.29 巧儿生日给深...

19.09.29


巧儿生日给深深的回复喊的是小深深
深深生日给巧儿的回复喊的是我尧
kdl

19.09.29


巧儿生日给深深的回复喊的是小深深
深深生日给巧儿的回复喊的是我尧
kdl

不准卸载!
19.09.08 这个合集居然...

19.09.08


这个合集居然更新了

19.09.08


这个合集居然更新了

杂食蘑菇

【巧无深息&向阳而深】如果深深变成了一只猫

设定:深深变猫,中华田园猫,有斑纹那种,有时候超萌哒!§(* ̄▽ ̄*)§有时候超凶哒!╰(‵□′)╯

==========================

【巧无深息】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缝隙处洒进来,蔡尧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感觉怀里空空的,伸手往身旁捞了一把却没捞到人。
"!"蔡尧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没有工作的话两人肯定是会睡到大中午的,可是今天怎么没人呢?


再一看,枕头上趴着一只猫!惊得巧儿揉了揉眼睛,感觉灵魂都归位了。

“深深变成猫了?!”
巧儿愣了几秒,但毕竟是看过《十年一品温如言》这些网文的小年轻,接受能力还是不错。转头把猫搂进怀里,又接着睡...

设定:深深变猫,中华田园猫,有斑纹那种,有时候超萌哒!§(* ̄▽ ̄*)§有时候超凶哒!╰(‵□′)╯

==========================

【巧无深息】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缝隙处洒进来,蔡尧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感觉怀里空空的,伸手往身旁捞了一把却没捞到人。
"!"蔡尧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没有工作的话两人肯定是会睡到大中午的,可是今天怎么没人呢?


再一看,枕头上趴着一只猫!惊得巧儿揉了揉眼睛,感觉灵魂都归位了。

“深深变成猫了?!”
巧儿愣了几秒,但毕竟是看过《十年一品温如言》这些网文的小年轻,接受能力还是不错。转头把猫搂进怀里,又接着睡了。


“喵!!!”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声凄厉的猫叫成功唤醒了蔡尧。
迷迷糊糊撸了两把小猫咪的头,“深深怎么了?”声音还带一点刚睡醒的磁性。


“喵喵喵!!!”小猫瞪大了眼睛,爪子舞来舞去的。
蔡尧反应过来周深是想说些什么,便伸出长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放在小猫面前,让深深猫打字。


“我怎么变成猫了!!!”不得不说,周深即使变成猫了,打字速度也是劈里啪啦的。

打完字之后爪子推了推手机,让蔡尧看。


“我也不知道啊……早上看了一眼就看到我身旁睡着一只猫了……我搂着就接着睡了……”蔡尧嘟囔着。

“……”

“说起来小深深你怎么变成了猫也是这么小小的一只啊?”

周深小猫咪听完蔡尧这话,蹦起来伸出爪子拍了一下蔡尧的脑门,然后又趴在了枕头上,一脸生无可恋。


蔡尧捂着脑门,一脸委屈。

“唔,深深猫好凶哦>﹏<,不愧是鲁智深的深。”

------------------------------------------

【向阳而深】


李向哲晚上回到家,打开门最先迎接他的依旧是猫主子。


嗯,很好,警长喵完罗特喵,罗特喵完……


???怎么罗特喵完还有猫在喵?!


定睛一看,
!!!
怎么多了一只猫!


算了,先不管猫了。周深说今天中午就回家了怎么没看到人呢?在房间里吗?


“深深!”李向哲喊了一声。


房间里倒是没有回应,脚边的那只多出来的猫倒是喵了一声,还咬着裤脚扯了一下。


李向哲蹲下,和那只猫滴溜溜的大眼睛四目相对。好歹也是混二次元的,这点接受能力还是有的。
“深深?”
“喵!”
好吧,李向哲确认了是周深变成了猫。不顾旁边警长和罗特的打量,一把抱起深深猫。


“怎么变成猫了?”
“喵喵喵喵喵呜!~”(我也不知道啊!~)
也许是养猫久了猫语能力十级,李向哲也听懂了。
“那你待会儿是吃饭还是吃猫罐头啊?”李向哲把深深猫放在自己肩上,走向放着猫粮的橱柜。
“喵喵喵呜!~”(不知道啊!~)深深猫老老实实地待在李向哲肩膀上,顺便体验了一把192的视角。

“那我直接给你做条鱼吃吧。”李向哲手里忙活着给警长和罗特倒猫粮,只能歪头蹭了蹭肩膀上的猫脑袋。
“喵!~”(好!~)深深猫顺势舔了舔李向哲英俊的侧脸。

李·铲屎官·向·资深猫奴·哲的内心弹幕:“啊啊啊啊深深猫也太可爱了吧!”

不准卸载!
由于找不到组织 于是我和腿毛劳...

由于找不到组织  于是我和腿毛劳斯一起搞了个QQ群

⭐在这个群里可以嗑所有与深深有关的西皮,不管是不是srrx的都可以嗑噢
⭐进群要把自己的群昵称改成lof的名字
⭐进了群要先认真看群公告噢(腿毛劳斯认真写的一定要好好看!)
⭐嗑糖就完事了

总之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组织!
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或者腿毛劳斯

由于找不到组织  于是我和腿毛劳斯一起搞了个QQ群

⭐在这个群里可以嗑所有与深深有关的西皮,不管是不是srrx的都可以嗑噢
⭐进群要把自己的群昵称改成lof的名字
⭐进了群要先认真看群公告噢(腿毛劳斯认真写的一定要好好看!)
⭐嗑糖就完事了

总之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组织!
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或者腿毛劳斯

杂食蘑菇

【巧无深息】男票要接吻戏了怎么办

CP向,现在走还来得及。

设定是他俩已经在一起了。有身高梗,以及最近巧儿的吻戏梗

OOC预警 ,新手练笔,轻喷

==================================

蔡尧捧着剧本,坐在书桌旁,偷偷瞄着蜷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周深。

蔡尧心想: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纠结了一番还是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深深,我要接吻戏了。”

“……”

沉迷于手机的网瘾少年并没有给出回应。

“深深!”稍微抬高了点声音,却只不过换来了那人的仿佛从鼻子里发出的一声“嗯……”

蔡尧走过去一看,周深窝在沙发里,正在乐呵呵翻前排怼粉呢。仗着自己手长,从面前抢走了手机,举得高高的。

果...

CP向,现在走还来得及。

设定是他俩已经在一起了。有身高梗,以及最近巧儿的吻戏梗

OOC预警 ,新手练笔,轻喷

==================================

蔡尧捧着剧本,坐在书桌旁,偷偷瞄着蜷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周深。

蔡尧心想: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纠结了一番还是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深深,我要接吻戏了。”

“……”

沉迷于手机的网瘾少年并没有给出回应。

“深深!”稍微抬高了点声音,却只不过换来了那人的仿佛从鼻子里发出的一声“嗯……”

蔡尧走过去一看,周深窝在沙发里,正在乐呵呵翻前排怼粉呢。仗着自己手长,从面前抢走了手机,举得高高的。

果不其然那人炸了毛:“蔡尧!你干嘛啊!”还伸长手妄图抢回手机。

废话!深深好不容易才爬几千楼爬到前排,万一不小心退出了界面又得当无情的爬楼机器了。

奈何大高个儿手长脚长的,虽然平常莫得灵魂,但反应还算迅速,从左边换到右边,仿佛逗猫一样。小猫咪怎么也够不到,气得扭头不理他了。


“深深,我要接吻戏了。”

“哦。”还是不理他。

“我要接吻戏了!吻戏!”

“哦。那又怎样。”依旧是扭着头不看他。

蔡尧坐在他旁边,强行把小猫咪的头掰过来和他对视。

“你……作为我的男朋友,没有什么想说的嘛?”

小猫咪挣脱了禁锢他的手,把头扭向另一边:“说什么啊?演员演吻戏不是很正常嘛。”

“这可是吻戏欸!”

“你是在炫耀你长这么高终于接到了戏?还是在炫耀你要和女生接吻?”您的周·伶牙俐齿·深已上线。

“不是,你作为我的男朋友都不吃一下醋嘛?!”蔡尧说之前还怕周深闹别扭不让接这部剧,但现实狠狠打了脸。巧儿委屈但巧儿还是要说。

“我说吃醋你就不会接了?”

好歹也算是娱乐圈里的人,周深心态还是很成熟的,艺人不一定拥有那么高的话语权,接不接戏也不能都自己说了算,何况蔡尧这种新人呢,何必多此一举。

蔡尧也想到了,沉默地低下了头。

气氛有点不对,周深适时转移了话题,笑嘻嘻地看着蔡尧说:“不过,跟你拍对手戏的女生肯定蛮辛苦的。你到时候拍吻戏的时候,是你叉开腿还是女生踩凳子啊?”

这回轮到蔡尧无语了,但下一秒回想起了剧本上的一些情节,疑似霸总的台词脱口而出:“你还不清楚?嗯?”怕周深反应不过来还补了一句:“我亲你的时候还少吗?”

小猫咪再一次炸毛,扑上去打他:“蔡尧!!!你说谁矮呢!!!”

然后蔡尧笑眯眯地拥住投怀送抱的人儿,还顺势扭头吻了一下。心想:也辛苦你啦~我的可人儿~




然后嘛,然后就是蔡尧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手指一下又一下飞快地划着周深的手机屏幕,成为了一个无情的爬楼机器……

===========================

彩蛋1:

某个抢到前50的幸运儿收到的翻牌回复是一串乱码,粉丝:???

在那位幸运儿楼下的其他抢到前50的粉丝发现,那串乱码翻牌之后,深深就没再回复了……直到第二天才收到翻牌回复……


彩蛋2:

“深深,我明天就要拍那场吻戏了,你陪我对一下戏嘛~”

“不要!!!唔唔唔……”

不准卸载!

【巧无深息】谈恋爱吗?有身高差那种

欧欧西预警

题文无瓜预警


1.

蔡尧并不是一开始就嫌弃自己的身高。

相反,他一直以他的身高为傲,只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2.

来到梅溪湖以后,蔡尧才发现原来曾经引以为傲的身高也会给他带来困扰。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类不喜欢周深?

这是他听完《Time To Say Goodbye》之后的第一个疑问。


随即而来的第二个疑问是:怎么才能迅速和周深混熟?


在还没熟起来之前,蔡尧没有什么好办法接近周深。然而在他对周深的称呼终于从恭恭敬敬的“深哥”转变成“小深深”之后,蔡尧还是近不了周深的身边。


每次他走近周深身边,希望能自然而顺利地搭上周深的肩膀,总会...

欧欧西预警

题文无瓜预警


1.

蔡尧并不是一开始就嫌弃自己的身高。

相反,他一直以他的身高为傲,只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2.

来到梅溪湖以后,蔡尧才发现原来曾经引以为傲的身高也会给他带来困扰。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类不喜欢周深?

这是他听完《Time To Say Goodbye》之后的第一个疑问。


随即而来的第二个疑问是:怎么才能迅速和周深混熟?


在还没熟起来之前,蔡尧没有什么好办法接近周深。然而在他对周深的称呼终于从恭恭敬敬的“深哥”转变成“小深深”之后,蔡尧还是近不了周深的身边。


每次他走近周深身边,希望能自然而顺利地搭上周深的肩膀,总会被周深察觉到,然后一下子离他远远的,再留下一句“蔡尧你离我远一点!!!!”

因为身高的缘故,周深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把他推开,虽然只是开玩笑,但是他还是抑制不住地难过。


不过也好,至少周深愿意和他开玩笑了。


他知道他对周深的感情已经和一开始的不一样了,但他没办法。

喜欢是无法控制。



3.

蔡尧开始羡慕李文豹。

因为他发现周深最爱往李文豹身边跑。

于是,蔡尧,一个表面两米实际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第一次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米六几的小个子。



4. 

蔡尧开始狂补周深的采访视频,希望尽量往周深的择偶标准上靠。

当看到周深说希望以后的伴侣尽量高一点,因为希望下一代可以高一点的时候,蔡尧眼睛都亮了。

伴侣要找高一点的,这标准他还怕不符合吗!

当然要忽略伴侣是女生这一前提条件。



5.

蔡尧终于下定决心要表白了。

蔡尧事先给自己做了一番思想准备工作,然后才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周深面前。

“小深深你可不可以和我谈……”

“谈曲子是吧?行啊反正我今晚有空。”

周深拉起蔡尧就往练歌室走,一练又练到了凌晨三四点。

本来就因为告白被迫中断而莫得灵魂的蔡尧,在练歌结束之后彻底蔫了。



6.

于是蔡尧决定去买醉。

喝得醉醺醺的蔡尧又鼓起勇气决定告白了。

于是他拿起手机,发了两条语音。

“小深深,你想和我谈个恋爱吗?”

“有身高差那种。”

在等待回复的过程中,蔡尧还是没顶住,上下眼皮黏在了一起。



7.

第二天醒了的蔡尧看到周深给他发了一条语音。

“好啊。”

喝到断片的蔡尧并不知道昨晚的自己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现在正忙着琢磨周深给他发的这条语音是什么意思。

蔡尧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还是没有头绪。



8.

见到周深的时候,蔡尧像往常一样打了个招呼。

“小深深早上好。”

周深转头看见是蔡尧,于是绽放了一个甜甜的笑。

“早上好,我的小男朋友。”

蔡尧一下子被惊得钉在了原地,等灵魂归位时周深早就被节目组的人喊走了。

当蔡尧了解到昨晚他不仅对周深表白了,而且把表白的语音发在了36个人的群里时,蔡尧的灵魂又一次离家出走了。

灵魂再次归位的过程发生在蔡尧发现34个兄弟看他的眼神都带上了“你要是不好好对周深我们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灵魂出窍”的威胁之后。



9.

恭喜蔡尧小朋友得偿所愿,身份比周深的一众朋友多了一个“男”字。



10.

蔡尧又喝醉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依附在他身上的蔡尧弄到床上时,周深已经累到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床边欣赏了一会儿小男朋友喝醉的样子,周深转身想拿条毛巾给蔡尧擦一下,蔡尧却突然伸手拉住了他,周深一时没注意,跌到了小男朋友的怀里。

“小深深……我以前总是嫌弃自己太高……因为你总是……总是让我离你远点……但是……但是我现在明白了……还好我长得比你高”

周深亲了一口把一段话说得断断续续的小男朋友,“长的比我高有什么好?”

“因为……因为这样才可以……保护你”

“噗,”周深被蔡尧的醉酒发言逗笑了,“长得高就可以保护我了?”

周深捧着小男朋友的脸,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蔡尧,我不需要你保护我。”

“要说保护,也应该是比你大的我来保护你。”

“你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保护了。”

“行吗?蔡尧小朋友?”

迷迷糊糊的蔡尧只听到了周深问他行不行,立刻就应了一声“行!”。

男人不能说不行,蔡尧想。



11.

唉,傻巧儿。

如果你没有总是灵魂出窍,那么或许你早就应该想到,

周深总是能察觉到你靠近他要搭他肩膀,是因为你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总是在你身上停留。

你问那为什么周深还总是躲开你?

因为爱是克制。




悄悄的问一下请问有all深组织吗?能加我一个那种。


不准卸载!

【昱火焚深/巧无深息】单恋循环

*循环,即周而复始地运动或变化。


“你忘了我《雪落下的声音》听了150多遍?”


蔡程昱没想到周深会突然在他的微博留下评论。当微博发来消息提醒的时候他还没在意,只是粗略地瞄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了那个心心念念的名字。

周深的评论只有一个字,为了表示震惊还附带了四个感叹号。这四个感叹号倒是很符合深哥的风格,蔡程昱捧着手机傻傻地笑着想。旁边的人看见蔡程昱看着手机突然开始傻笑,便好奇的凑过来问:“蔡蔡你笑啥呢?遇上什么开心的事了?”蔡程昱马上把手机盖得严严实实,不让旁人有一丝一毫看到的可能。“还不让看?有小秘密啦?”蔡程昱找了个理由把这个问题混了过去,...

*循环,即周而复始地运动或变化。

 

 

“你忘了我《雪落下的声音》听了150多遍?”

 

蔡程昱没想到周深会突然在他的微博留下评论。当微博发来消息提醒的时候他还没在意,只是粗略地瞄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了那个心心念念的名字。

周深的评论只有一个字,为了表示震惊还附带了四个感叹号。这四个感叹号倒是很符合深哥的风格,蔡程昱捧着手机傻傻地笑着想。旁边的人看见蔡程昱看着手机突然开始傻笑,便好奇的凑过来问:“蔡蔡你笑啥呢?遇上什么开心的事了?”蔡程昱马上把手机盖得严严实实,不让旁人有一丝一毫看到的可能。“还不让看?有小秘密啦?”蔡程昱找了个理由把这个问题混了过去,等到别人走开才继续拿起手机接着看。

 

只是深哥评论了我而已,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确实是开心的事情。

看见他的名字都能开心得冒泡,更何况是久违的微博互动。

 

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蔡程昱也无法解释刚刚为什么要盖住手机不给其他人看。或许是因为这份快乐不想分享,也不能分享。他想回复周深的评论,却一时间没想到回复什么。想到他和周深已经许久未见,微信上的聊天也寥寥无几,思考良久最终回了一句“哟,您来啦?”。只是语气里掺杂了几分幽怨,只有蔡程昱自己知道。

后来评论演变成大型商业互吹现场,蔡程昱看到周深连续两条回复都加了狗头,自己也无意识地添了个狗头的表情。粉丝开玩笑说他们两个怕不是没有微信,才会沦落到在评论里聊天。

 

有微信和没微信也差不远。他倒是把周深置顶了,可是那个有数字的小圆圈他总是见不到。

他清楚他们之间的距离。

 

你没办法靠近

绝不是太无情

只是贪恋窗外好风景

 

 

 

 

“他那首《大鱼》我听了好多遍。”

 

蔡尧对周深的感情是复杂的。有面对前辈的尊敬,有对于实力的欣赏,有对于指导和帮助感谢,还有,深埋于心底的喜欢。

听完周深的试唱歌曲,蔡尧就对这个小个子男生爆发了极大的好感。《大鱼》是他经常单曲循环的歌曲,周深的名字他自然不陌生。只是当他第一次见到周深的时候,他还无法将《大鱼》和眼前这个相对于他来说身材娇小的男生联系在一起。周深小小的身体里居然隐藏着如此大的能量,这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但这并不妨碍他欣赏周深。自那时起,蔡尧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要跟周深打好关系,毕竟这次节目过后他们可能再无接触的机会,他不想错过与尊敬的前辈接近的机会。

 

腼腆的大男孩不擅交际,总是苦恼无法与周深接近。直到他也成为了王晰组里的一员,他与周深的接触总算开始逐渐地多了起来。但逐渐的蔡尧就发现这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不知何时被种下的那颗喜欢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而且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心里肆意地野蛮生长。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就蔡尧来说,近水楼台只能为他提供一个近距离观察月亮的机会。至于得月,他没想过,也不敢想。

 

蔡尧开始害怕节目的结束,虽然他的害怕并不能延迟分别的来临。声入人心的结束不仅是一个节目的结束,也可能是感情的结束。

但蔡尧也知道他们来上节目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就像周深在采访里说的那样,虽然官方,但不无道理。这段旅途结束了,成长的未来还在远方等待着他们。

反正最坏结果也不过是回到原点,回到他日日单曲循环《大鱼》的日子。

 

怕你飞远去

怕你离我而去

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手机里的歌还在一遍又一遍地单曲循环。程序没有感情,在没有按下暂停键的时候,只懂得重复执行着相同的命令。

蔡程昱和蔡尧都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不需要重复执行命令。但是谁都没想过按下暂停键,无论是对周深的歌,还是对周深的单恋。

 

 

单恋循环,终点即原点。


不准卸载!
19.06.14 srrx🐮...

19.06.14

srrx🐮🍺!
今天是小糊综有排面的一天!

19.06.14

srrx🐮🍺!
今天是小糊综有排面的一天!

不准卸载!
19.02.01 虽然这个不算...

19.02.01

虽然这个不算是互动但是管它呢嗑就完事儿了

19.02.01

虽然这个不算是互动但是管它呢嗑就完事儿了

不准卸载!
19.04.02 又不叫哥行叭...

19.04.02

又不叫哥
行叭👌
只给他回三个表情
行叭👌
还要发这么委屈的表情
行叭👌

19.04.02

又不叫哥
行叭👌
只给他回三个表情
行叭👌
还要发这么委屈的表情
行叭👌

不准卸载!

【巧无深息/深呼晰】练到凌晨三四点

三角预警

切勿上升真人!


“深深,我好难受,帮帮我好不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少年的眼里满是无辜,仿佛现在引诱着周深解开自己皮带的人不是他。

周深刚刚才从热烈绵长的亲吻中回过神来,听到这句话还一时反应不过来。

于是蔡尧成功地哄骗了周深。

“小深深真乖。”


其实起初只是周深说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然后开始收拾东西。蔡尧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保持着拿谱子的姿势在旁边看着周深收拾。等到周深收拾得差不多了,蔡尧才可怜兮兮地凑到周深面前,问我今天练得这么好,难道小深深不打算奖励一下我吗?

周深歪头嘟着嘴思考了几秒,还是打算给努力练歌的弟弟一点小甜头。今天在他的提点下,蔡尧...

三角预警

切勿上升真人!

 

“深深,我好难受,帮帮我好不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少年的眼里满是无辜,仿佛现在引诱着周深解开自己皮带的人不是他。

周深刚刚才从热烈绵长的亲吻中回过神来,听到这句话还一时反应不过来。

于是蔡尧成功地哄骗了周深。

“小深深真乖。”



其实起初只是周深说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然后开始收拾东西。蔡尧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保持着拿谱子的姿势在旁边看着周深收拾。等到周深收拾得差不多了,蔡尧才可怜兮兮地凑到周深面前,问我今天练得这么好,难道小深深不打算奖励一下我吗?

周深歪头嘟着嘴思考了几秒,还是打算给努力练歌的弟弟一点小甜头。今天在他的提点下,蔡尧在唱歌方面进步了不少,确实值得奖励,况且今天的确是他没注意时间练得太晚,蔡尧本来就一副莫得灵魂的样子,现在看起来就像蔫黄的小白菜,更加无精打采了。

于是周深把收拾好的书包往沙发上随便一扔,走过来跨坐在蔡尧腿上,抬起手圈住蔡尧的颈部让蔡尧的头低到一个他容易亲到的高度。


“以后要叫哥,没大没小的。”


周深蜻蜓点水的念头在少年封住他唇瓣的那一刻起变得模糊。少年的亲吻其实没有什么技巧,只懂得一味追逐无处可逃的小舌,周深却依然沉浸在这个青涩的吻里,甚至没有发现原来揽住他腰部的双手其中一只已经拉着他的手向胯部探去。


蔡尧原本也只是想讨一个晚安吻而已。

谁让周深亲起来就让人想有进一步行动。


等到蔡尧释放在周深手里,时针又往下走了一点。清理好之后周深便把蔡尧赶回房间睡觉,自己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单人间里。


只是周深没想到单人间里有人在等他。

男人没有开房间里的灯,只留了一盏床头灯,暗黄色的光线周深看不太清王晰脸上的表情。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王晰走上前替周深取下背包。

“练歌嘛,没注意时间。倒是晰哥你,怎么回事啊?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还不早点睡,想病得更严重是不是?真是的,你到底懂不懂得照顾自己啊?”周深放松身体,让自己扑进王晰怀里,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

王晰安静地听着话多且密的小百灵数落自己,也不反驳,揉了揉怀里人的头发,“没有小猫咪陪着,长颈鹿孤枕难眠啊。”

周深笑着往王晰身上打了一拳,“那你就再拿一个枕头!”

王晰被怼了也不生气,把想逃开的可人儿捞回来按在怀里狠狠地亲了一番,直到把人儿亲得浑身发软才放他去洗澡。



周深回来的时候他一眼就发现了,小猫咪的嘴唇又红又肿,一看就是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撸猫了。

但其实他没有权利管。他只能当作看不见,企图用同样的方式覆盖他人的痕迹。


没关系。

主音部分可以留给你,但人,只能是他王晰的。

耍流氓的烂好人

【all深】情人节的约会

情人节的一堆小甜饼

请查收(。•ω•。)ノ♡


___________


1、深呼晰

“晰哥,今天是情人节啊。”周深跟王晰相隔两地,并不能见面,周深主动给王晰打了电话。

王晰看看首都机场的窗外:“今天北京的天气不错,但是降温了,深深你也要多穿衣服啊,等一下,我还有事,等会儿就给你打过去。”

“嗯,好......”周深的好字说了一半,王晰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明明往年情人节自己孤身一人也没什么感觉,今年有了对象反而更寂寞了些,啊,情人节尤其想晰哥在身边啊。突然,门铃响了,周深去开门,是一大束玫瑰花,周深看了看收件人,没错是自己,是晰哥送的吗?周深愣了愣接过玫瑰,他还傻傻的给晰哥打电话,原来这事儿晰...

情人节的一堆小甜饼

请查收(。•ω•。)ノ♡


___________


1、深呼晰

“晰哥,今天是情人节啊。”周深跟王晰相隔两地,并不能见面,周深主动给王晰打了电话。

王晰看看首都机场的窗外:“今天北京的天气不错,但是降温了,深深你也要多穿衣服啊,等一下,我还有事,等会儿就给你打过去。”

“嗯,好......”周深的好字说了一半,王晰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明明往年情人节自己孤身一人也没什么感觉,今年有了对象反而更寂寞了些,啊,情人节尤其想晰哥在身边啊。突然,门铃响了,周深去开门,是一大束玫瑰花,周深看了看收件人,没错是自己,是晰哥送的吗?周深愣了愣接过玫瑰,他还傻傻的给晰哥打电话,原来这事儿晰哥记得比自己清楚啊。周深想打电话,一想王晰说了自己有事,所以就把电话放下,等王晰回电话。

“唔。”周深无聊的睡着了,明明见不到晰哥,也不可能一个人傻傻的过节,周深还是把情人节的行程空了出来,周深摸摸胸口,嗯,自己果然还是期待着什么,看了看表,两个小时过去了,晰哥还是没打电话过来啊。周深看看桌上的玫瑰花,大概这样就满足了吧。

王晰有点火急火燎,航班晚点了,一晚就是两个小时,明明要在周深起床后不久就到的计划,完全被打破了,但是他还是勉强在中午之前赶到了周深的公寓,想必自己订的玫瑰花也到了吧,那自己的出现还是惊喜吗?王晰有点忐忑,也不知道他的深深喜不喜欢自己有点老套的惊喜,但是还是敲了门。周深的声音问是谁,但是外面的人不回答,周深疑惑了一下,把门打开了条缝,从缝了他认出来了那个让他有期待的人。

“晰哥,我在等你。”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嗯,我来了。”


2、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周深很忙,但是郑云龙更忙,作为人气CP的云次方频频受邀参加节目,周深倒是也不吃醋,郑云龙对周深不吃醋这件事,非常憋屈。不吃醋是好事,毕竟炒CP跟实际的感情还是有区别的,但是,郑云龙总是有点觉得周深不吃醋是因为不在乎自己,他不能停止这样想,即使自己内心不断告诉自己不是这样的,还是会不开心。

周深倒也不是不吃醋,他想想,有时候会有一点点不舒服,但是很快就过去了,自己也偷偷拿小号逛过云次方的超话,嗯,是挺甜的,再偷偷看看深呼晰超话,带不动,算了,至于龙深,周深扒拉了下,嗯,恋情果然没暴露太多。

今天是情人节,窝在家里的两个人刻意腾出来了一天,但是平时工作的关系,其实只是两个人互相靠在一起,窝在沙发里,刷了会儿手机就觉得无聊了。

“我们看《声入人心》吧。”周深提议到。

“昂,不是看了一遍了吗?”郑云龙有些懵。

“那是在现场,我们看剪辑呗。”

“好。”好个屁,郑云龙没看几期,就愤然的抱住周深,“说!怎么那么多人抱过你!昂?”

“我受欢迎呗。”

“我吃醋了。”

周深看着郑云龙的眼睛主动覆上了人的唇:“那我也吃醋,你怎么看着别人唱歌唱的那么深情。”

“那是因为我在想你。”


3、云深不知处

阿云嘎表面上撩天撩地,其实并不是个特别浪漫的人,这是周深和他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他总想想点儿什么花招,但是一看到周深,心里那些想法都散成了甜蜜,小人儿填满了他心里的每一角,只要周深快乐就好,他想。

“嘎子哥,你在想什么?”周深扑到人怀里,抱了个满怀。

“我在想我们的情人节要怎么过啊?”阿云嘎倒是有什么说什么。

周深想了想,突然笑了:“还能怎么过啊,当然是跟我在家过啊。”

阿云嘎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周深的意思,两个人商量为了同居而合租的房子,还没有空布置,他们还各自住在不同的城市。

情人节那天,两个人带着行李和为这个小窝买的东西在楼下见面,两个人相视一笑,牵着手一起布置他们的新家。

“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咯。”周深从背后抱住正蹲在那里整理东西的阿云嘎。

“往后我就有你这个家人了。”


4、余深有你

余笛没有周深那么忙碌,但是他也不可能总是跟着周深,所以两人还是很少见面,最委屈的是,明明他先预约要跟深深唱歌,却被王晰截了胡,深深的行程排的满,他们一直没有机会合唱,尤其是王晰,得寸进尺,添油加醋,余笛被演唱会的视频气的见了王晰差点不顾形象的打起来。

周深特意腾出了情人节当天的空呆在上海,余笛就牵着人去了上音的琴房,周深心下了然的笑笑:“余老师,今天想跟我合唱什么,我都满足你。”

“就唱月弯弯。”余笛谦谦君子笑得有些狰狞。

周深主动抱住自己吃醋的爱人:“好了好了,不生气了,我笛。唱什么月弯弯,我们哪用等圆满呢?我与你在一起,就是圆满了。”

余笛把人搂在怀里,捏捏人的脸颊:“我的深深。”

“嗯嗯,你的,你的。”周深笑得眼睛弯弯的,余笛心下一动。

“那我们唱《甜蜜蜜》。”


5、静水流深

周深觉得有些委屈,什么小山楂好可怜,私下你们可怜的小山楂可没少动手动脚。周深偷偷的看着刘彬濠的直播,人正一首一首翻唱着自己的歌,特别的认真,“深深他不会来的。”什么?周深把人直播放在那里,准备一边听一边忙别的事,就听到了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周深看了一眼屏幕,正好对上直播中的刘彬濠的眼睛。傻瓜,别那么可怜兮兮的。

刘彬濠决定做个情人节直播,反正,周深已经告诉他自己回不来了,今天还是一个人啊。刘彬濠默默打开直播的界面,算了,有粉丝陪着呗。不过可能大家都去过节了,直播间的人也意外的少,大家稀稀拉拉的刷着弹幕,刘彬濠就跟人闲聊着,又是问深深的啊:小山楂哥哥今天深深会来吗?刘彬濠扯起一个有点丑的微笑:“平时都没有深深,情人节你们在期待什么啊?深深不会来的。”

话音刚落,刘彬濠的公寓门被敲响了,他愣了一下,然后去开门,周深带着一身寒气与人拥抱:“情人节快乐。”刘彬濠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拉着周深的手走到了房间。

“我的深深来了。”


6、深棋白马

龚子棋有个小癖好,他喜欢在周深身上留下印记,标明自己的所有权,每次的地方都不一样,有时候是脖子,有时候是锁骨,有时候是后腰,有时候则是前腹,总是一个周深容易一不小心就会暴露的地方。周深一向没有不满,但是会小心的遮起来,不让它见人。罪魁祸首却觉得不满,他想人都知道周深已经有了归属。

“深深,我们纹个属于我们的印记吧。”周深窝在龚子琪的怀里,看看一脸坚定的龚子琪。

“要纹什么呢?”周深并没有拒绝的打算,毕竟自己的恋人表面是个黑道太子,其实是个很会撒娇的黑糖甜心。

“纹的地方明显一点,但是内容隐晦一点?”龚子琪其实想好了,只是征求周深的意见。

周深点点头,至少这样,应该不会被乱种吻痕了吧。

情人节那天龚子琪牵着周深去了那家自己很信任的纹身店,把自己之前设计好的款式拿给了老板蒙上了周深的眼睛:“不许看。

周深只能感受自己左手中指有些疼痛,不过可以忍受。被放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光线,左手的食指多了一圈像戒指的纹身,从手背看就是一条细细的黑线,从手掌看,是一匹小小的奔跑着的马。周深拉过龚子琪的左手,果然之前就已经纹好同样的地方,有一条小小的鲸鱼。

“马代表着你,鲸代表着我咯。”周深看着手笑了,眼睛转了一圈,“真的意想不到的低调,子棋,我们都戴上戒指了,你这是趁我不注意逼婚吗?”

“对,我给的戒指,你一辈子都摘不掉了。”


7、巧无深息

蔡尧觉得自己可能是35子里被周深拒绝最多次的人,每一次他想靠近一点,周深都会嫌弃的白他一眼,并且头也不回的走开,甚至不愿跟他合照。但是还好,他还有个小小的机会,那就是他这里有深深无法拒绝的大米,但是有个坏处,那就是习惯了周深的拒绝和嫌弃,当周深同意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幻听。马上要情人节了,蔡尧还是觉得那般不真实,甚至觉得周深在跟他开玩笑。

“巧儿,明天情人节啊,你想跟我一起过吗?”蔡尧接到了周深的电话,其实在节目结束之后,他们的联系并不多。

“当然想啊,深深你有时间吗?”我有点想你,又有点不确定我们之间的感情。

“有的,有的,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了,嗯,那你在家等我吧。”

“好。”蔡尧刚刚回答,周深就挂掉了电话。蔡尧看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机,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周深说回来的日子正好是情人节当天,蔡尧特意学习了几个周深喜欢吃的菜,和他无法拒绝的大米饭,摆在桌子上,中午到晚上,周深没有来。

果然是梦吗?蔡尧看着桌子上的菜和凉透的米饭,终于等到了敲门声。门口站的人让他不敢相信,小人儿气喘吁吁的:“我的航班晚点了,路上又堵车,本来中午就应该到的,却......”

蔡尧没再听人解释,弯腰堵住了人的唇。

“没关系,至少这次,你终于在我身边。”


树生

等锅下米(蔡尧x周深)

自娱自乐。
蔡尧x周深,目测全网只有我一个人会看这个cp。

话说这俩是菜粥cp?

蔡尧去长沙录节目的时候带了十斤大米。

这是他妈硬塞到行李箱的,说东北大米好吃,让他带过去分给小伙伴。

换成其他人,估计会找出千百种理由把这袋米丢下,但蔡尧老实,这袋米真跟着他飞到了长沙。

义乌的小男孩拎了几桶麻花交流感情,蔡尧咬着麻花心里过意不去,他想了想,翻出来自己的东北大米。

“我们那的特产,特别香,请你吃。”

方书剑瞪着那还没有开封的编织袋,“蔡尧,米是能吃,但是生米不能吃啊。”

“喔,我忘了带锅了。”蔡尧一拍脑袋,想起了自己忘掉的最重要的事。

他连全自动洗衣机都带到了梅溪湖,竟然忘掉了宿舍...

自娱自乐。
蔡尧x周深,目测全网只有我一个人会看这个cp。

话说这俩是菜粥cp?




蔡尧去长沙录节目的时候带了十斤大米。

这是他妈硬塞到行李箱的,说东北大米好吃,让他带过去分给小伙伴。

换成其他人,估计会找出千百种理由把这袋米丢下,但蔡尧老实,这袋米真跟着他飞到了长沙。

义乌的小男孩拎了几桶麻花交流感情,蔡尧咬着麻花心里过意不去,他想了想,翻出来自己的东北大米。

“我们那的特产,特别香,请你吃。”

方书剑瞪着那还没有开封的编织袋,“蔡尧,米是能吃,但是生米不能吃啊。”

“喔,我忘了带锅了。”蔡尧一拍脑袋,想起了自己忘掉的最重要的事。

他连全自动洗衣机都带到了梅溪湖,竟然忘掉了宿舍必备神器——电饭锅。

“深哥有,深哥带了锅。”黄子弘凡不知从哪窜了出来,他积极地给蔡尧出谋划策,“我上次听晰哥说了,他们还想一起煮火锅。”

“你去向深哥借个锅,我们一起做饭玩。”

“是吃,不是玩。”方书剑纠正黄子弘凡的用词。

“啊呀,又吃又玩行了吧。蔡尧,快去借,深哥就录节目这几天在长沙,过了这村就找不到人啦。”

竟然是周深。蔡尧有些犹豫。

对于他们这些学生来说,周深已经是超级大明星了,他曾经追着好声音给周深打call。误打误撞进入同一个节目已是意外,再让自己同人家借锅,他一时有些不敢。

“啊呀,快去快去。”方书剑和黄子联合把蔡尧推出了门外,他们关上门,“蔡尧,借不到锅就不要回来了。”

真麻烦。

蔡尧慢吞吞地走到周深房间,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个小个子男孩,蔡尧下意识鞠了个躬,“周深老师,我是蔡尧。跟您一个节目组的,我想问您借……”

“啊呀,不是老师不是老师,叫周深就行。”195的大
子突然鞠躬,把周深吓了一跳,“你是来借什么的?”

“我是来借锅的。”蔡尧很是不好意思。




周深飞到节目组的时候带了个锅。

这是他自己想的主意。他怕生,带个锅可以和别人一起做饭,朋友嘛,吃着吃着饭就交上了。

他的电饭锅局还没开,没想到就引来了一位小朋友。

“借锅啊,随便借随便借”周深跑到房间抱出来精心包好的电饭锅,“我还没拆箱呢,你用到什么时候都行,反正我暂时不需要。”

“谢谢周深老师。”抱着锅的蔡尧下意识又鞠了一躬。

“啊呀,说了不要叫老师。”周深歪头想了想,“以后叫深深吧。”

深深。

这两字念出来莫名有股柔情的味道。

蔡尧抱着口锅,一边走一边念,直到走到自己的房间才停止。



饭当然是没做成。

米还没淘完,黄子弘凡就嘟囔着嫌麻烦,他掏出手机划了几下,“还是订外卖吧。这样做饭也太慢了。”

方书剑也跟着附和,蔡尧看着泡在水里的米,略有些发愁。

他给贾凡发了个微信,“凡哥,来我房间做饭吗?”

人生第二志愿是厨师的贾凡立刻冲了过来,他盯着眼前这堆大米,问,“不是要做饭吗?”

“是要做饭啊。”蔡尧答。


“快穿好衣服,跟哥出门。”贾凡拉着蔡尧就往外走,蔡尧则是一脸迷茫。

“干啥呀,凡哥。”

贾凡转过头,吐出两个字,“买菜。”



电饭锅局还是组起来了。

贾凡对着那锅翻腾的菜十分满意,“蔡尧,这锅哪来的啊。真好用。”

“问深哥借的。”蔡尧老老实实回答,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咱们用了人家的锅,是不是该请他一起吃个饭啊。”

“那你去请啊。”黄子抛弃了他的外卖,蹲在电饭锅前不停动筷。



这是蔡尧今天第二次站在周深门前。

“怎么了,是锅有问题吗?要是有问题你给我,我拿去换。”

“不是锅的问题,”蔡尧说得支支吾吾,“我们做了火锅,想请您一起吃饭。”

蔡尧害怕周深不答应,打算说完就走,却没想到周深清脆的回了句,“好呀。”



蔡尧万万没想到电视上的大明星会和自己一起吃火锅。周深的仙气和人间烟火完美融合在一起,他甚至还开起了玩笑。

“你们看我干嘛,快吃呀。不然我一个人就把这一锅吃完了。”

他真的都是由美好组成的吧。蔡尧想。



蔡尧深知自己在这个节目实力不足,他的经济公司也早就给他订好目标:刷个脸,尽量完成自己的歌曲。

可没想到他第一次舞台就搞砸了。

其实我也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沈音的。蔡尧也有自己骄傲的,他虽然要去演戏,可始终有着一颗热爱音乐的心。

然而他彻底搞砸了自己的初舞台。

为了这次演唱,他准备了好久,可是到了台上,他却忘了个光。

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蔡尧失落的坐在替补席,小个子男孩跑到他身边,“你已经很棒了,真的。我第一次上台的时候比你还紧张。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出了多大糗。”

“咱们都是替补。”

“下次加油,一起上首席啊。”

蔡尧知道自己不会上首席的。但被男孩这样安慰他有些想哭。

瞧,我也是有人肯定的。

还是大明星呢。



第八期前,蔡尧没有上过舞台。意外的是,周深也没有上过首席。

“我之前有节目,顾不过来嘛。”周深综艺两头烧,忙得不得了。

节目里的人普遍都瘦了,周深也瘦了不少。蔡尧想起了那口锅,想再做顿好吃的,可大家都没时间,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转眼间就到了组队战的时候。蔡尧有些不知所措,他悄悄问了周深。

“我打算去晰哥组。你跟我一块吧。”周深想了想答道。

晰哥?那可是抢手的很。

像我这样的废材估计会没人要最后剩下随便丢到哪个组吧。

可没想到晰哥组队时点了他的名。

周深偷偷给他比了耶的手势,蔡尧竟然觉得内心有点幸福。




第八期的时候蔡尧没能上场。

但周深演唱完毕会给组里所有人一个拥抱。

蔡尧身高195,周深刚好能倚在他的胸膛。

拥抱只有三秒,

但足够让你听到我的心跳。

end.

写这对一是因为节目中的最萌身高差,二是我真的好奇蔡尧的米下没下锅。

其实里蔡尧只是单恋哈哈哈。

有人和我聊个五毛钱的吗?只要我萌的cp够冷,就没有人比我更寂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