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巨兵长城传

39.2万浏览    1297参与
堕星暗辰

【野冰】原来的结局

  是 的原来的结局,因为我把这篇文章转给了我闺蜜,想让她给我一定建议,她说她觉得我的结局感觉太过突兀,然后我告诉她原结局不是这样的。

  原定的结局是

  冰流的身体改造线不变,但是小野就是一个傀儡,小野坠崖,本身就是只剩一口气,但是被黑锋王带走了,改造成了一个傀儡,你可以理解为一个木偶,他的所有行为都是受黑锋王掌控的,但是这种巫术实施的不太完全,毕竟这算是起死回生了,违背常理,所以后遗症就是原身的记忆还有习惯之类的被保存了下来,但是黑锋王不需要这些,所以他做的这些事是通过这些事件来抹除小野残存的意念,这样,小野就完完全全成了一把锋利的永不背叛的刀。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

  是 的原来的结局,因为我把这篇文章转给了我闺蜜,想让她给我一定建议,她说她觉得我的结局感觉太过突兀,然后我告诉她原结局不是这样的。

  原定的结局是

  冰流的身体改造线不变,但是小野就是一个傀儡,小野坠崖,本身就是只剩一口气,但是被黑锋王带走了,改造成了一个傀儡,你可以理解为一个木偶,他的所有行为都是受黑锋王掌控的,但是这种巫术实施的不太完全,毕竟这算是起死回生了,违背常理,所以后遗症就是原身的记忆还有习惯之类的被保存了下来,但是黑锋王不需要这些,所以他做的这些事是通过这些事件来抹除小野残存的意念,这样,小野就完完全全成了一把锋利的永不背叛的刀。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被反杀了。在决战的时候,小野依旧是他手里的刀,木偶是不可背叛的,在决定性的时机的时候,小野违背了黑锋王的命令,当时只要小野出招冰流必死,而冰流一死,那么即将攻向黑锋王的杀招也不会存在,但是小野并没有那么做,木偶确实不可违背操纵者的命令,但是

  若是木偶将操控自己的绳索切断了呢?从我前面的描写来说,应该算是小野在一点一点的将绳索磨细,直到最后,一个用力将其崩断。但是木偶没了操控用的线会是什么后果呢?

  死亡。

  所以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冰流,因为小野最终的叛变,小野并没有被归到黑锋王那一类,他有一场盛大的葬礼,但是冰流没去,冰流也从未到他的墓前去祭拜过他,冰流最后活了很久,送走了所有他认识的人,他就那样一直活着,直到这个世界不再需要他,他才选了一座山隐居去了,直至死亡。

  对于冰流不去祭拜小野,其实我想过,但是我觉得还是这样比较合理

  冰流他这样其实应该算是遵循小野的遗愿

  在我的理解中,切断控制自己的绳索的小野是厌恶被控制的自己的所作所为的。

  “我把他奉为神明,不惜为他披荆斩棘,愿他永立于神台,灵魂永远璀璨,最终走向那个他所期望的光明未来。你却在神台下窥伺,试图以爱意为名私有,用贪婪打碎他冠冕、撕裂他灵魂。这让我如何不痛恨、不疯狂。”​

  大致感觉就是上面这段话,所以冰流不曾去祭拜过小野。

  然后我闺蜜差点没掐死我,她说你搁这两个都虐呢,冰流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死了两次,而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你怎么敢啊。

  再然后就是,作者,卒。

  不知道你们是更喜欢哪个结局。

犬狼队友
兔子比人帅系列 兔比人气死人

兔子比人帅系列

兔比人气死人

兔子比人帅系列

兔比人气死人

春水煎茶

【野冰】校园paro 《纪当年的我们》(三)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上一章(二)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正文:


走廊内外,全班哗然。


而站在后方、被点名的当事人小野,不仅受到的众人猛回头式的拷问目光,自己还一个踉跄碰倒了好不容易收拾清楚的一整叠课本材料。


“......我?”小野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发现来到走廊外的班主任也是一脸茫然,机械地点着头。


小野这才缓缓蹲下堆好课本,周围同学纷纷让出一条道来。他双手抱着从队伍最后万众瞩......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上一章(二)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正文:


走廊内外,全班哗然。

 

而站在后方、被点名的当事人小野,不仅受到的众人猛回头式的拷问目光,自己还一个踉跄碰倒了好不容易收拾清楚的一整叠课本材料。

 

“......我?”小野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发现来到走廊外的班主任也是一脸茫然,机械地点着头。

 

小野这才缓缓蹲下堆好课本,周围同学纷纷让出一条道来。他双手抱着从队伍最后万众瞩目般走到班级门口,看到冰流已经在原本的位置上坐好整理东西。

 

当小野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坐在自己常驻的座位上,班级同学也差不多都重新选好了位置,只不过全都齐刷刷地回头看着他这边,包括讲台上的班主任。

 

“咳咳,接下来自习。”班主任率先反应过来,敲了敲讲台桌,“都把头转过来!”

 

这下面对凶残的班主任,全班学生都不得不暂时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耐着性子心不在焉地进入自习状态。

 

“那个......为什么是我?”小野纠结许久还是小声问道。

 

“班上没有增添位子,意味着必然是两人一桌。我之前一周都忙着学习,同班同学没认识几个,大概说过话的也就你了,方便些。”冰流头也不抬地说道。

 

“这样啊......”小野点点头,思考了半晌才再次问道,“那......下个月呢?”“再说。”

 

结束了话题,小野低下头从抽屉扒拉出一本练习册,隐去眼中的一丝失落。

 

怎么说呢,对于冰流的回复,他还真小小的期待了一下。

 

比如说第一个同桌啊,舍友啊,比较熟啊什么的。

 

但没想到竟然是只有自己还算聊过天这个理由,大概连熟人都还算不上。

 

小野竟然感觉,只是短短一周时间,他已经习惯了同坐是冰流的感觉了。

 

这说出来怕是会被橙豹黄豹笑话,毕竟只是一周而已,要说习惯,小野独自一桌接近一个学期才算得上是习惯。

 

若是让他们二人知道自己的想法,怕不是又要调侃他是不是看上人家冰流了,关键对方还不怎么搭理他。

 

好吧,小野承认,他的确有点在意冰流,就一点点。

 

【下次月考选座位......再说吧。】他摇摇头将这些思绪抛出脑袋,接着竟然难得地认真做起题目来。

 

【至少还有这一个月。】

 

......

 

......

 

月考结束后,又是三周时间过去。

 

这些日子,因为冰流的存在,小野参与打球的日子越来越少,基本都黏在冰流身边去食堂、回宿舍。

 

耐不住橙豹黄豹以下周有篮球段赛为理由硬扯着他美名其曰磨练战术,小野不得不在晚自习结束后选择抽出时间重新投入到球场上。

 

星期五没有晚自习,三人自然是一下课吃完饭,休息过后就到球场练习去了。

 

小野与橙豹黄豹周末都是留宿学校的,比较长的节假日才会回老家。

 

照常练球结束,小野打发了橙豹黄豹二人先回宿舍,自己则跑去了食堂的小卖部。

 

面包、牛奶,都是冰流平时挑的牌子。

 

【冰流会喜欢的吧?】小野想着,回宿舍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当他推开宿舍的门时,却惊讶地不见冰流的踪影。

 

“冰流呢?他回来过了吗?”小野问道。

 

冰流也是住校,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上个月月底收拾东西离开了一回,但也和小野打过招呼,月考完没吃晚饭就直接从班级出了校门。

 

这个月前两个周末,冰流每次都是一下课吃完晚饭就回了宿舍的,三人回来时都能看到他手中拿着笔在写习题。

 

今天......有些反常。

 

“没啊,今天的确没看到冰流,他的包和材料也不在,估计还没回来。”橙豹眼睛正盯着手机屏幕,没有注意到小野皱起的眉头。

 

“我去找他。”小野将一袋子东西往长桌上一甩,推门又出去了。

 

“诶诶不就是人没在宿舍嘛,这么冲动做什么......”黄豹看着小野的举动挠了挠头,却也不甚在意,同样投入了游戏之中。

 

......

 

......

 

“呼,呼......”

 

小野一路奔跑到教室,却见其中如他离开时一般空无一人。

 

他马不停蹄来到图书馆,轻车熟路地在后台数据管理处找到了花郎,此处的副管理员。

 

“花郎老师,麻烦帮我把今天放学之后来图书馆的同学名单调给我一下。”花郎与小野也是因为篮球认识的,平时小野偶尔也会来图书馆这边帮帮忙。

 

图书馆,每次进入都是需要刷校园卡登记的,后台全部都有数据。

 

“怎么了?”“我一个舍友今天没在宿舍,我感觉这个反常可能有点问题......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在您这边。”

 

“那个叫芦芦冰流的?”花郎口中说出的名字让小野一愣:“你怎么也知道?”

 

“橙豹和黄豹告诉我的。”花郎这边在与小野聊着,手底下却是毫不含糊地在电脑端操作着,“他们说,你因为这个转校生甚至放弃了篮球这一大爱好......”

 

“没这么夸张啦......”小野心虚道,但目前这三周来看的确如此。

 

“好了,都在这儿了。你找找看,趁着夜罗老师还没回来。”夜罗老师正是主管理员,平时绝不会给他人进入图书馆后台的机会的。

 

“谢谢花郎老师。”小野急忙就坐下来翻动着页面。放学到现在本就没多长时间,大部分同学又都得回家,少有人会来图书馆,登记的人数自然不多。

 

他反复看了三遍,才确认的确没有冰流的名字。

 

“怎么样?”“没有......我再去找找,谢谢老师。”

 

“你也别太紧张了,说不定他只是想散散心在校园里逛呢。”花郎笑道。

 

“嗯......我知道了。”小野起身再次感谢过后便离开了图书馆。

 

【回宿舍再看看吧。】

 

天空乌云密布,小野刚走到半路便已降下大雨。他四处找着避雨的地方,总算是回到了宿舍。

 

他再次推开门。

 

裤脚滴下的水珠落在地上,声音是那般清晰。

 

没有。

 

冰流还是没有回来。

 

“小野你总算回来了!我们看外面下雨了还打算去找你......”“砰!”

 

小野顺手拿了门边的一把黑伞,没有理会橙豹说的话就再次飞奔下楼。

 

【冰流......】

 

......

 

......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此时还留在校园内的绝大多数都是住宿生,都在冒着大雨往宿舍区方向赶去,唯有小野持着一把伞逆流而上。

 

“冰流!你在哪里?”

 

丝毫不顾及别人好奇的目光,小野一路奔跑寻找一路呼喊着,在转过一个又一个拐角之后却始终没有见到那个人影。

 

“冰流......到底在哪......”小野去过了自己想到的每一个地方,但一无所获。

 

他开始询问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但此时留在外面的同学已经不多,可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冒着倾盆大雨听小野询问并提供线索的。

 

“你说的这个人......我好像有见到过。”一手打着伞一手拿着大扫帚的清洁阿姨努力回忆道。

 

“麻烦您告诉我,他在哪!”小野赶忙问道。

 

“我在放学之后跑了挺多地方的......可能在小卖部?或者被废弃掉的那条通往食堂的小径......”

 

“谢谢,谢谢您!”小野说完就急忙跑向了第二个地点。

 

确实,此处正是他没有想到的,高一时他有走过这条小路,但没多久就因为打理困难和偏僻以及不怎么顶用而基本被停用了,基本没有同学喜欢在这条鹅卵石路溜达。

 

小野凭借着为数不多的印象终于找到了小路的入口,踩着滑溜的鹅卵石快速通过。

 

没跑多久,他便看到前方的长椅上隐约有一个人。

 

【拜托了,是他,一定要是他......】


阿熙

最近在练习角色啦,今日打卡

最近在练习角色啦,今日打卡

春水煎茶

【野冰】校园paro 《纪当年的我们》(二)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上一章(一)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正文:


一星期时间很快过去,马上就到了本月的最后一周。


小野悲伤周。


但悲伤的可不只是小野,而是绝大多数的学生——原因很简单,月考。


“哇啊怎么办怎么办......本来还想着向冰流讨教来着,一天拖一天的明儿就考试了......”


即便是同桌加上舍友的身份,小野平时依旧不太敢主动与冰流搭话,之前介绍学校时完全是...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上一章(一)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正文:


一星期时间很快过去,马上就到了本月的最后一周。

 

小野悲伤周。

 

但悲伤的可不只是小野,而是绝大多数的学生——原因很简单,月考。

 

“哇啊怎么办怎么办......本来还想着向冰流讨教来着,一天拖一天的明儿就考试了......”

 

即便是同桌加上舍友的身份,小野平时依旧不太敢主动与冰流搭话,之前介绍学校时完全是他在单方面输出,上回吃饭也是一言不发,另两个舍友解决完午餐都直接去打球了,气氛尴尬得要命......

 

他想起一周前俩舍友晚自习结束回了宿舍,非常娴熟地就摸出了手机,几分钟过后坐在上下铺满脸写着震惊地看着自己领着冰流回来的场景。

 

先前宿舍昏暗,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小野上铺放着的冰流的物品。

 

橙豹和黄豹与小野不同班,自然没有在第一天就得知转校生冰流的消息。

 

橙豹立刻越过冰流拽着小野来到走廊外,黄豹则反手摔上门,二人的眼神盯得小野一阵发怵。

 

“不是!”“等下?!”

 

“你们......干嘛反应这么激烈啊?”

 

“你还问我们?白野你今天午饭后、晚自习之前竟然没有来、球、场!你自己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黄豹掐着嗓音,颇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但凡有一次你要比我们迟些,都足够惊讶上好一阵子了!”橙豹接话道,“该不会都陪着这小子吧!他谁啊?男朋友?”最后三个字倒是压得极为小声。

 

“瞎说什么!”小野条件反射地大声反驳道,然后看着二人的神色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过度,急忙低声澄清道,“是咱们班的转校生!今天刚来,只有我旁边没人并且恰好咱宿舍空一个位,所以就成了同桌兼室友,我也是被班主任硬逼着要带他熟悉熟悉的,你以为我不想来打球吗!”

 

“好吧好吧,错怪你了。不过那小子长得真蛮帅......你进门时那矛盾的表情,不会真看上人家了吧?”橙豹挤眉弄眼对着门缝示意道。

 

“滚!”小野终于忍无可忍了,“他那冷淡的脾气,我今儿一整天下来都找不到聊天的话题,纠结得要死!谁见了他这冰块脸都那样!”

 

“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倒也不太可能......”橙豹自顾自分析着,却没有发现这句话竟是让小野的面色变了些。

 

第一次见......可不是第一次。

 

“行了行了,我们再这样嘀咕,他都该怀疑了。”黄豹赶忙打了圆场。他们仨这样吵嘴是常有的事,熟练地结束了话题之后他推门开灯,却突然呆立在门框处。

 

非静止画面jpg.

 

“砰!”黄豹猛地关上门,撞到了在他背后探头探脑来不及反应的橙豹。

 

“干嘛呢一惊一乍的......”橙豹揉捏着鼻子抱怨道,却被兄弟直接忽略。

 

只见黄豹转身扑向小野,双手搭在他肩膀上,四目对视,眼中满满的认真与郑重。

 

“白野、那小子真不是你对象?”

 

“哎呦喂不是!干嘛呢你?!”

 

“那为什么......他在你床上.......”

 

......

 

......

 

最终也是废了很大一番劲儿才解释清楚。

 

这一周,因为冰流的原因,宿舍里的其他三人倒是收敛了不少。即便打游戏的时候冰流也是毫不理会,但旁边不远处就坐着个时时冷着脸的舍友,任谁都能隐隐感觉到些冷酷的气场而乖巧起来。

 

月考第一日清晨。

 

“兄弟,加油吧。”前宿舍204三人组站成一圈,各自伸出右手碰了碰拳,神情悲壮。

 

这一幕自然也被冰流看到。

 

“干什么?”在楼梯与橙豹黄豹分开后,冰流问道。

 

“啊,这个......”小野没想到冰流的突然提问,回想起方才的举动着实有些蠢,支支吾吾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就......你看到的那样。”

 

冰流神色奇怪的地瞅了他一眼,更让小野觉得丢脸。

 

“啊啊到了,你在E班这间考场......”小野抬头看了看标号赶忙说道。

 

月考的座位安排自然是单人单桌,不可能还是上课时的位置了。橙豹黄豹与他们在不同楼层,而冰流和小野则刚好是在隔壁。

 

“嗯。我进去了。”冰流招呼了一声,便踏入了考场,迎接他的是一阵惊呼和窃窃私语。

 

转校生的事情,在升旗仪式上已经提到过,全校也自然知道了新来的同学是个大帅哥这回事儿,这会儿见到真人的同考场学生自然解放天性讨论起来。

 

小野同样来到了F考场,还有讨论声偶尔从前方的墙穿入,惹得不少同学想去围观围观。

 

小野自然是不做理会,趴在桌面上回想昨晚临时抱佛脚“预习”的知识点。

 

【好吵......】

 

却没有发现心中隐隐的一丝不喜。

 

......

 

......

 

第一场考试很快结束,被干饭魂支配的小野暂时选择性忽略了经历试卷摧残后的哀伤,飞也似的冲到了食堂,以弥补上一整周自己没能抢到好饭菜的惨痛回忆。

 

毕竟平时还要照看着些冰流的情况,小野一边火急火燎地开路一边回头确认冰流的身影,偏偏对方还总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导致这一周小野的伙食质量都有所下降。

 

风卷残云解决了午饭,小野又买了点面包和酸奶准备晚上犒劳自己一下,哼着小曲儿溜达回了班级。

 

虽然是月考期间,但午休依然存在,同样也是要在平时上课的本班休息。

 

只是当小野面带微笑地走在长廊上时,透过窗户看到的人却让他下意识以为自己眼花了。

 

冰流?他怎么比我更早回来?

 

他一推后门发现锁着,迅速绕回前门进入,回到座位边上站住,面对冰流只是淡淡的一个抬眼的举动,不知如何开口。

 

“......你没去吃饭?”小野半晌之后问道。

 

“没。”

 

也只有这么个解释了。

 

小野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猜测挺对,转眼又皱着眉头道:“午饭不吃怎么行!”

 

“麻烦。”冰流回道,“而且考试科目还没复习完。”

 

这下小野是真的无语了。

 

冰流才刚转来一周就撞上了包含已学所有内容的月考。即便小野看着他自学完了所有的课程,但这种时候自然还是需要好好恶补一下的。

 

“喏,你吃吧。”小野贡献了自己手头的食物,将其推到冰流桌上,“不吃饭可不行,影响下午的状态。”

 

“你可别因为犯困,导致现在做的都付诸东流了。”

 

冰流难得抬头认认真真地看着小野,直到对方差点儿绷不住表情了才低下头去接过了食物,说了声“谢谢”。

 

道谢似一袭凉风荡过,小野只觉得清爽了许多。

 

连带着他上午产生但至今未察觉的一股闷气,一同消弭不见。

 

......

 

......

 

考试成绩下来,自然是同往日一般并不理想。

 

小野闷声趴在课桌上,完全不想理会老师那些往他耳中直钻的命令。

 

“什么意思?”冰流问道。

 

“就是换座位啦......”小野回答道,他明白冰流问的是老师方才发出的指令,“我们班的特色了,每次月考过后,按照班级排名选择座位。”

 

“前五还有选择同桌的权利,当然被选中的人可以拒绝;不过咱们倒数十名,可就没机会咯,最后老师来排。”他自然也在倒数十名之列。

 

【要分开了吧?】

 

小野偷偷瞥过眼睛看向了解情况后收拾东西的冰流,一点儿也不想动手整理。

 

直到在班主任的狮吼功之中磨磨蹭蹭地收拾好站到门外,班主任这才站上讲台,手中拿着一份名单开始按顺序点名。

 

“第四名,芦芦冰流!”

 

这句话一出,自然是引起了众人的惊叹。

 

全班都知冰流是一个星期前的转校生,甚至刚来那天还找老师拿过课本,怎么想都不太像是能够冲进班级前五......不,前十的人。

 

但事实如此,众同学也只能开启了膜拜大佬的模式。

 

“随便都可以挑的。同时你也可以选择同桌。”对于学霸型的学生,老师们自然都更为欣赏些,班主任的语气都温和下来。想到冰流也是头一回经历,不由得出言引导。

 

“嗯。”冰流点了点头,做出了选择。

 

没有丝毫迟疑。

 

“第三组,最后一排。”

 

“同桌白野。”


下一章(三)

蓝月

终于肯认真画点同人了! ˋ( ° ▽、° ) (bushi)

洗月烤鱼 (╹ڡ╹ )

终于肯认真画点同人了! ˋ( ° ▽、° ) (bushi)

洗月烤鱼 (╹ڡ╹ )

春水煎茶

【野冰】校园paro 《纪当年的我们》(一)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上一章(序)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正文:


“哇那是谁,隔壁班的吗?好帅哦!”“姐妹你相信我绝对不是隔壁的,咱们学校屈指可数的帅哥我看一眼就知是不是!绝对外校的!”“是转校生吗?不会刚好来我们班吧!”


早读课,小野一如既往地趴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课桌上补觉。


昨晚为了不被宿管发现,1点多才上线和两个舍友排位到凌晨......


周围女同学兴奋的讨论代替了平日里的早读...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上一章(序)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正文:


“哇那是谁,隔壁班的吗?好帅哦!”“姐妹你相信我绝对不是隔壁的,咱们学校屈指可数的帅哥我看一眼就知是不是!绝对外校的!”“是转校生吗?不会刚好来我们班吧!”

 

早读课,小野一如既往地趴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课桌上补觉。

 

昨晚为了不被宿管发现,1点多才上线和两个舍友排位到凌晨......

 

周围女同学兴奋的讨论代替了平日里的早读声闯入他的耳道,他满不在乎地屈起双臂遮掩住耳朵,依然睡得迷迷糊糊。

 

“安静!”

 

后一步到达教室的班主任伸手敲了敲黑板大声喊道,四下瞬间鸦雀无声。

 

她看着下方正襟危坐的学生,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位是芦芦冰流同学,咱们的转校生。从高三上学期开始,他将加入我们的班集体。大家多多照顾新来的同学。”

 

即便碍于班主任在场,不少的学生都开始了他们的悄声细语,显然对于这个消息是又惊又喜。

 

“你今天来得突然,我们没来得及安排。只剩原本的一个空位了。先委屈一下坐那小子旁边,第三组最后一排的就是。”班主任没有制止同学们的交谈,转而对冰流说道。

 

“白野!!”

 

“啊啊在!”小野一惊,完全没有料到班主任会在这时候喊他,急忙抬起头来答应着,目光却落在她身旁的那人身上挪不开了。

 

【芦芦冰流?】

 

【刚才他们说的什么转校生......是他?!】

 

“白野同学,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把你旁边的位子整理出来给新生!收拾好你乱堆的那些书本!”

 

小野这才手忙脚乱地收拾起来,却不料胡乱叠放的书受到扰动发生大面积的山体滑坡,直接从桌边落下,正好掉在刚走到旁边的冰流脚上。

 

这种气氛突然安静的事情自然不是第一次发生,但让小野感觉到在对方面前羞愧地无地自容还是头一回。

 

“对不起!”他下意识喊道,却引来了更多学生的围观。

 

如果不是为了避免明天的新闻推送出现一条“某省某市某中学一学生因为高三生活压力过大而跳楼”的头版头条,他说不定已经跳窗而出逃离这是非之地。

 

小野急忙双腿一蹬地面推开椅子就要蹲下去捡,却被冰流抬手轻轻挡开,拾起脚上和地面的几本书在桌上拢了拢整理成整齐的一叠,放在他桌上。

 

“没事。”

 

清冷的声线像冬日的凉风拂过,小野愣愣地看着他拉开椅背,放下单肩背着的书包挂好,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动作。

 

“白野!和冰流来办公室!”班主任站在门框处用穿透教室的音量喊道,随后自己潇洒地转身先离开。

 

“那个......走吧?”小野小心翼翼地提议道。

 

“嗯。你带路。”

 

......

 

......

 

到了办公室,小野看着桌上高高两叠选择性必修课本,才知是班主任使唤自己来帮新同桌搬书了。

 

回班的路上,小野终于是忍不住问道:“你没有课本吗?所以高二完全没有上课?还是书没带过来......”

 

“这与你无关吧?”冰流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自顾自回到座位用脚勾开座椅,将大叠的书塞进抽屉,接着转身毫不留情地将另外一半从小野手上接过放好。他之后便也不理对方,抽出上午数学课的课本看了起来。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小野挠了挠头,随后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话说,他还记不记得我呢?

 

小野通过姓名和人脸的双重认证,确认了自己这个转校生同桌正是一年多以前恰巧捉到他和洗月翻墙的那个人。

 

那天晚上光线又暗,他应该没有看清吧?

 

这个问题一冒出来,就再也止不住了。

 

......

 

......

 

这一整天,小野就没怎么听课——当然平时听的内容也不见得多,只不过原因大相径庭。

 

以前是因为游戏而打盹儿;现在嘛,可不就都“归功于”身边坐着的这位帅哥了。

 

只看一眼,小野就凭借强大的直觉认定:洗月说得没错,这人是个超级大学霸。

 

小野在偷看冰流的侧脸时,瞥见了他手中的书本,赫然是从选修第一册开始学习。

 

要知道高二就已经基本学完所有的书了,看来这位转校生之前是没有上课?为什么呢......

 

但只过去了五分钟时间,小野在持续看着他的过程中发现对方翻书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而且完全不是那种囫囵吞枣式的学习。

 

一节课四十五分钟的时间......他竟然至少看完了一整本书的知识点,并且完成了包括但不限于课本、练习册、拓展习题册上的所有相关压轴题!

 

什么人啊这......

 

照这个进度......不到一周自学完一门科目??

 

......

 

......

 

下课时间,倒是有不少同学吵吵闹闹地上赶着来找冰流搭讪,门口也叠了几个脑袋在看热闹。

 

可惜,都被冰流强大的冷气场怼得泄了气。

 

谁能扛得住一个人对于你的所有话题都是“嗯”“谢谢”“知道了”之类的这种从来不超过三个字的回答方式啊!

 

第二节生物课,同理数学,冰流直接再次看完了接近半本书并完成了不少的习题......

 

小野直接麻木。

 

一直到第四节化学下课前五分钟,他才回过神来。

 

因为,第四节课结束后就到食堂打饭时间了......

 

肉眼可见,班上不少男生都是身体半坐出桌外,单手压在桌沿的抢跑起手姿势。

 

“今天就上到这里,下课。”“叮铃铃铃!”

 

化学老师非常自觉地抢在铃响前三秒钟喊了下课,因为多年的教学经验让他深知一个道理:正常人的声音,盖不过声如洪钟的下课铃和干饭人万马奔腾的气势。

 

然而......

 

“白野!”

 

不算正常人的班主任除外。

 

已经腾空的“几匹野马”动作一僵,发现班主任的捉拿目标不是自己后,齐齐给了小野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小野正是跑到门口的其中一人。

 

“跑什么跑!带冰流一起去!顺便跟他介绍介绍咱们学校。”班主任揪住小野就是一通数落,“还有啊,我记得你们宿舍是不是还空一个床位来着,午休你就不用来了,带冰流去宿舍,以后他就住你们那边了。”

 

“啊这......好吧。”小野待班主任走后转身招呼了冰流一声,便带着他慢悠悠地下楼开始闲逛。

 

反正食堂的好位子是抢不到了,小野倒是难得悠闲地一路溜达,大概领着冰流熟悉了校园的重要建筑物。

 

顺带还重点提了一下食堂惨绝人寰的每日景观。

 

“......那个,你还记得我不?”基本单方面聊完了学校,小野突然问道。

 

主要是,两年前的情况实在让他感到......羞耻。他觉得有必要向日后的同桌兼舍友澄清一下自己的形象。

 

“你是说两年前带洗月翻墙,被我刚巧碰到那事?”冰流说道。

 

“呃呃,是的......”见他如此直白,小野一时愣住,随后急忙说道,“其实,其实那也是我自己第一次准备去来着,带着洗月也是她一直央求,没想到还未付诸实践就泡汤了......之后我有认真学习的,虽然说今年是复读了一年......”

 

“你不用解释什么,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洗月她当时有和我解释过,她也确实是有些叛逆而和家里对着干的情绪。现在倒是好了不少,到国外念高三也算是步入正轨,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两年前的事情,就此揭过吧,你也不需要有什么负担。”冰流难得说了这么一大段话。

 

“呼......好。”小野说道。

 

高二带着洗月跑去网吧被冰流撞见的糗事,算是解决了吧。

 

他们转回了食堂,却痛苦地发现依旧人满为患——没错,小野独自痛苦。

 

“......先去宿舍吧。”他悲伤地说道。

 

冰流选择不发表意见。

 

又逐一告知了冰流关于他们的宿舍区、楼层、房间号,小野走到宿舍楼下,将备用钥匙交给他。

 

“你先上去看看收拾一下,我去食堂打包些饭菜。”小野说完嘀咕道,“这会儿去估计也没什么好东西了......”

 

“你吃点什么?”“葱姜蒜不要,辣的不吃。”

 

小野明面上点点头,跑向食堂一段距离后才敢撇撇嘴小声道:“得嘞,还真挑嘴儿......”

 

......

 

......

 

凭借着他常年抢饭的强大能力,小野硬是在人山人海中拼出一条“血路”,稳稳当当地提着两盒饭菜回到宿舍。

 

娴熟地将塑料袋叼在口中,他拧开门把进入204宿舍,却因为眼前的情景愣住。

 

冰流正坐在左侧床的上铺,屈起双腿架着一台电脑,正在敲打些什么。

 

电脑、手机,如果有批准那确实是可以带入校园的。像冰流这样的学霸,如果真有需要老师们想必也不会过多为难。而小野和他的另两个舍友这种将手机偷渡进来的,那可就得小心了。

 

回到令小野震惊的事情上......

 

问题不在于电脑,在于那是他的床位啊!

 

“回来了?”冰流瞥了眼门口,放下电脑翻身下床,梯子都不怎么带用的。

 

“啊啊,是的。”小野这才木然地走到长桌边上,放下袋子。

 

也不怪冰流,本来就空出一个床位,这张上下床的下铺都被小野用来堆放平时懒得整理的东西,睡觉的上铺竟是出奇地干净整洁,前两天也是刚换洗的被套和垫子。

 

怎么说呢,小野倒是没觉得不满,只是有些......说不清楚的情绪。

 

算了。

 

“吃饭,吃饭。”


下一章(二)

蓝月
有生之年居然看见还有新人入坑巨...

有生之年居然看见还有新人入坑巨兵,必须画点什么庆祝一下ヽ(✿゚▽゚)ノ

然而没灵感,只好很敷衍地画了幅简笔画 (´;ω;`)

有生之年居然看见还有新人入坑巨兵,必须画点什么庆祝一下ヽ(✿゚▽゚)ノ

然而没灵感,只好很敷衍地画了幅简笔画 (´;ω;`)

阿熙

最近入了新坑,都好可爱😭😭😭

最近入了新坑,都好可爱😭😭😭

春水煎茶

【野冰】校园paro 《纪当年的我们》(序)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 说在前面:


    粉丝已经超过300了。

         没想到停更这么久还是有很多读者在关注着阿茶和我的文章。

         十分感谢各位的厚爱。...


阿茶快乐屋——归档目录


 

  • 校园设定,作者努力使之带有搞笑成分(毕竟这才是真正的高中嘛!)


  • 本文较多内容由作者及身边真实事件改编

    (所以就更搞笑了(bushi


  • 说在前面:


    粉丝已经超过300了。

         没想到停更这么久还是有很多读者在关注着阿茶和我的文章。

         十分感谢各位的厚爱。


         即将高三的阿茶要正式进入停更阶段了。

         那么,为了不辜负各位的期望。

         停更之前,我会将写了一半(算上序章目前共6篇)的校园pa的存稿全部发出。

         所以这几天就是连更状态啦!

         这是我最后的文了!拿去罢!!


         以下是序章内容。






正文:


是什么时候认识冰流的呢?

 

小野坐在办公桌前,手中捏着一只圆珠笔,压着一张信纸。

 

是在高中生活的升旗仪式上么?

 

记得冰流讲着他手上那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稿子,当时的他仿佛披着光,那般耀眼。

 

好像......不是。

 

当时的自己,似乎已经和他是同桌了来着。

 

小野记得,第一次见到冰流的场景,他至今都在怀疑这个巧合的真实性。

 

看来只能说是“命里必有此劫”了。

 

当初他高二,带着邻居洗月深夜翻墙去网吧,被冰流抓了个现行。

 

当时——

 

“洗月你快点儿!”“来了来了!催啥!”

 

小野率先翻过学校的高墙来到校外,招呼着好不容易爬上墙头的洗月踩在自己肩膀上下来。

 

“小点儿声,被值班老大爷发现我们翻墙去网吧可就完蛋了!”他压低声音道。

 

然而,老大爷没来,却来了另一位不速之客。

 

“果然在这。”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小野一个激灵,好在稳住了没让还未完全下来洗月直接摔倒。

 

“谁?”小野转身,盯着这个发现他们二人翻墙的陌生人。

 

夜晚光线昏暗,但这不妨碍小野看出对方是个难得的高冷酷哥,年纪看起来与自己差不了多少。

 

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

 

“洗月,这是打算跑网吧去?”没料到对方竟是正眼都没瞧自己,直接对站在身旁的洗月开口。

 

“你谁......”小野的话还没问出来,便感觉到洗月拽了拽自己的衣角。

 

“冰流......你怎么在这里?”洗月小声问道。

 

“有事来这边,顺便到你们学校外围转转,果不其然你又乱跑。”被称作冰流的人说道,“赶紧回去。”

 

“哦......”洗月对着小野疯狂使眼色,“小野,我们回去吧。”

 

“......嗯。”小野应了一声,随后看了那人一眼,便双手拢在一处接着洗月的脚将她送上墙顶。

 

“洗月提到过你,你高二?”背后的人突然说话,小野下意识应道:“是。”

 

“对学习上点心吧。还有,别把洗月往坏方向乱带。”语毕,对方就离开了此处,就连反驳的机会都不给他。

 

“你......”小野也是无话可说,几步翻回墙的那边将洗月接下来才问道,“那人谁啊?”

 

“嘘!他叫芦芦冰流,超级学霸一枚。我们两家长辈关系好,于是拜托他监督我。”洗月一边和小野回宿舍一边道,“也不知道什么事儿他还特意跑这边来,明明学校不在一个市的,按理说咱们这儿离他那边还挺远......”

 

“诶小野,这第一次筹划去网吧就失败了,下次什么时候再来?”洗月转头问道。

 

“......洗月,我觉得......那个芦芦冰流说的挺对的。”小野沉声道。

 

“啊?他和你说什么了?”

 

“......总之,高中还是认真学习比较好。我也高二了,这段时间......就不准备乱跑了。你也加紧点儿吧。”小野说完,和发懵的洗月打了声招呼便回宿舍了。

 

事实上,自从洗月拜托自己带她去网吧,小野就考虑过很多次是否要答应——毕竟虽说他平时确实是一副不务正业上课睡觉的模样,但要说网吧......他其实也没去过......

 

但来自作为从初中认识到现在的死党洗月的请求,他还是同意了,也就有了今晚这第一次“越狱”就失败的行动。

 

果然他心里还是不愿意这样做的——至少是为了洗月。

 

——还是说,是因为那个陌生的男孩?

 

独自一人风中凌乱的洗月,只好碎碎念地返回宿舍。

 

“小野他怎么回事儿啊?”

 

......

 

......

 

那天过后,小野便开始努力学习,放下了其他所有的娱乐。

 

他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同样的话从那个人口中说出来,自己便因此做出了改变。

 

或许是因为翻墙这种事情恰巧被他碰见,又或许是想证明给他看......

 

他不知道,但事实便是如此——是另同学们都吃惊的改变。

 

......

 

......

 

高中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是高三毕业班的时候。

 

高考,小野的成绩并不理想。

 

他选择了留级。

 

只不过奋发图强努力一年,复读的日子里,他又松懈了不少,但这些后话都与“是什么时候认识冰流的”这个话题无关了。

 

......

 

......

 

回忆结束,小野笑着感慨自己当初的“年少轻狂”。

 

他的思绪转回到手中的信纸上,开始构思给冰流的信。

 

好几年没见到他了。

 

真怀念当初高中的日子呀......


带恶龙沧海有蛟

昨天投的巨兵同人曲,估计后续会有其他角色的,这次是小野

传送门点这里

之前有个旧版,这次是重置

昨天投的巨兵同人曲,估计后续会有其他角色的,这次是小野

传送门点这里

之前有个旧版,这次是重置

小白天
“谢谢你送我花” 应该在七夕的...

“谢谢你送我花”

应该在七夕的时候发会比较应景哈哈

摸鱼摸鱼大概是小野和冰流出去玩约会到晚上,冰流累蒙了睡着之前跟小野表示自己很喜欢花....这样的,小野当然是被吓成哈士奇了哈哈

总之大家任意脑补吧我的表达能力太匮乏了😂

要珍惜七夕送你花朵的人鸭😙

“谢谢你送我花”

应该在七夕的时候发会比较应景哈哈

摸鱼摸鱼大概是小野和冰流出去玩约会到晚上,冰流累蒙了睡着之前跟小野表示自己很喜欢花....这样的,小野当然是被吓成哈士奇了哈哈

总之大家任意脑补吧我的表达能力太匮乏了😂

要珍惜七夕送你花朵的人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