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巨无霸福特

29429浏览    386参与
旗锅🍱

依旧是点图

画点图画得逐渐快乐x

依旧是点图

画点图画得逐渐快乐x

鼓舞人心

旅人与鱼妖

idw霸王福特

*电锯收起来!!🤣🤣🤣

*秀才(文中的旅人)与于子游(文中的鱼妖),见聊斋《于子游》,讲述秀才海上独酌,忽遇高山出,见一鱼妖于子游的故事。后秀才得知高山为鱼,乃于子游所云“大王”(这故事我读出了一点基情🤣🤣)。结尾,于子游和鱼山一同没入深海。

那么开始?


福特回想起某段天火推荐的碳基生物写作的文字来。

高山忽起于摇摆的海中,寄宿渔舟的旅人和山上的鱼妖对酌,旅人问儒服儒冠的少年来处,鱼妖摇扇轻笑,道声“明日辰刻发矣”,跃身入水,拨刺而去。(《聊斋》)

谁是旅人,谁是鱼妖?谁是山,谁是化为山的大鱼?

如果旅人随那山、那人去了,结局会有改变吗?

蓝...

idw霸王福特

*电锯收起来!!🤣🤣🤣

*秀才(文中的旅人)与于子游(文中的鱼妖),见聊斋《于子游》,讲述秀才海上独酌,忽遇高山出,见一鱼妖于子游的故事。后秀才得知高山为鱼,乃于子游所云“大王”(这故事我读出了一点基情🤣🤣)。结尾,于子游和鱼山一同没入深海。

那么开始?



福特回想起某段天火推荐的碳基生物写作的文字来。

高山忽起于摇摆的海中,寄宿渔舟的旅人和山上的鱼妖对酌,旅人问儒服儒冠的少年来处,鱼妖摇扇轻笑,道声“明日辰刻发矣”,跃身入水,拨刺而去。(《聊斋》)

谁是旅人,谁是鱼妖?谁是山,谁是化为山的大鱼?

如果旅人随那山、那人去了,结局会有改变吗?

蓝白涂装的六阶将机体隐藏在阴影中,隔着牢房的激光栏杆伸出双手,抚上装甲坦克的面甲。

“你在看哪里呢?”他低声问,面甲埋没在阴影里,让人无法看清。

典狱长和囚犯,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福特却无法直视霸王鲜红的光学镜,仿佛担芯一旦与怪物对上目光,便会失足滑落,溺毙在那浓重的颜色中。

G9是一座孤岛,岛上旅人和少年把酒言欢。巨如山峦的鱼,在海上肆意。

福特站得太近了。

即使隔着牢笼的屏障,霸王也能伸手将他揽住,可霸王再没有别的动作,福特也没有后退半步,他任凭霸王轻轻描摹着面甲上的线条,任凭霸王一寸寸抚过冰冷的机体。

福特不知道霸王是怎么被抓住的。诞生在战争时期的福特不懂得如何在敌人面前展现出恐惧,但六阶复杂的目光总让他感到不寒而栗。这样的恐惧在外装甲下奔涌,席卷而来的潮冲击着福特的心脏,也冲击着G9的每一位狱卒,每一位囚犯……任何人。早就见识过典狱长的强硬的他们在福特看不到角落低声讨论着,内容大同小异,让人心惊胆战的效果是一样的——G9关押着霸王是假象,霸王锁死了G9却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的事实。

换个说法吧,现在,大家的命都捏在霸王手里了。

你是那鱼化成的岛吗?想要把一切生灵吞噬,嗯?

面前的装甲坦克光学镜暗淡着,显然是在走神。霸王轻笑出声来,他轻轻扯动福特的头雕,满盈着笑意的语气此时听起来失望透顶,“不要放松警惕,我的典狱长,我可还没进火种匣呢。”

福特用力甩开霸王的手,面色阴沉得像是看见了G9狱卒集体罢工,“你也一样,霸王。”不等霸王有所反应,福特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这是福特与霸王的第一次会面。真是糟透了。他想,没能移开目光。

危险而狡猾的六阶杀手的暧昧动作已然是意料之中,可为什么……福特不能理解,为什么看着那双笑意盈盈的光学镜,CPU的计算功能就好像不存在。

福特站得太近了。

斗殴事件在G9是家常便饭,有大型机参与的混战往往会棘手一些……但当霸王参与进来时,局势会变得不太好收拾。

可敬职敬业如福特,毫不客气地一拳揍上了霸王的面甲。沾着能量液的拳头不情不愿地离开霸王的面甲,转而寻找下一个目标。囚犯们咬紧牙死死盯住高大的装甲坦克和他身后捂住面甲后退的霸王。短暂的沉默后,他们冒着被锁死口令控制的风险一齐冲向了福特。

荒唐的疯子。

典狱长阴沉的面甲又黑了几分,战斗的动作让他看上去极具攻击性。扬手开枪的一瞬间,福特的视野忽然暗了下来。

没有赘述,是霸王挡在了福特面前。

六阶随意地擦擦脸上淌下的能量液,啐了一口,表情是不容置疑的“别碰他”。

狂暴的囚犯们猛然刹住,一个个愣在了原地。

“嚯……闹事的反要出来维护秩序了吗……”

说话的囚犯话音还没落就被击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以后勉强发出一两声痛苦的呻吟。外装甲的黑色碎片零碎落在地上,很扎眼。

“下一个?”

囚犯们畏缩不前,面甲上的表情是相当复杂。不过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下安生的权利罢了,没人想要闹到这一步——如果因为滋事被押往被关禁闭,至少还能远离这个微笑着的死神……实在不行的话,霸王进去?

“够了。”福特黑着面甲把枪抵在了霸王的头雕上,“放风结束,回牢房去。”

“……”霸王的散热扇“轰”的一声咆哮起来。许久,他回过头,鲜红的光镜盯住了福特。福特仓惶地移开视线,举着枪的手微微颤抖起来。这个动作在霸王看来十分显眼,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在狱卒的押送下向牢房走去,动作悠闲得像是在散步。

散热扇的轰鸣声仍在走廊上撞击回荡。

那些问题再一次遮蔽了福特的视野……

福特站得太近了。

阴暗的禁闭室里霸王靠墙坐着,光学镜明亮得如同被主恒星遗弃的星星——霸王正盯着监控摄像头,福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不用费心思去猜——一定是嘲讽的微笑。

“典狱长——”黑暗中,霸王挥了挥手,语气相当和善,“过来陪我聊聊。”

福特不应该站得这么近的。

霸王仍然靠墙坐着,面甲上的表情阴暗不清。福特居高临下看着霸王,光学镜里映出六阶略显颓丧的样子,“你想聊什么?”

“……我有点惊讶呢,典狱长。”

“为什么?”

因为你居然真的会站在我面前听我说话啊。霸王忍不住在芯里吐槽。

“……嗯,这个故事有点长。你坐下来,我讲给你听。”六阶的语调轻快起来,他活动着机体,在狭小的房间里给福特让出一个可以坐下的位置。“放心,典狱长。”短暂停顿后,他吐出了一句完全游离在福特意料之外的话:“我会保护你。”

“……”福特咬紧了嘴唇没有吐出半个脏字,心想监控室的几位肯定已经笑瘫了吧。压下散热扇的怒吼,他的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凭什么认为我需要你的保护?”

霸王沉默了,小小的空间内只有散热扇的声音在四壁撞击回荡,被无限放大。

福特不情不愿地在离霸王一段距离的地方蹲下身,这才发现霸王的眉甲竟然紧紧皱着,脸色异常难看。

几塞分后,福特迟钝地察觉到霸王是在难过。

普罗姆斯啊,这个奸险狡猾、恬不知耻的六阶杀手居然在难过?这个嗜血如命的霸天虎战士居然是在为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悲伤?

“你才是让我惊讶呢,霸王。难道……”话语出口却被一阵疼痛砍成两截。装甲坦克摇晃着,猛然栽倒在地。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福特只能看见一双明亮的光学镜。

福特搞不懂为什么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下警惕向霸王靠近。就算是对六阶的凶残早有耳闻,就算是亲眼见过霸天虎杀手的手段——他仍然选择了向霸王靠近,有意识或无意识。

就算是在禁闭室里被霸王袭击晕倒,就算是脑模块抽痛着从医务室醒来,福特仍然能感受到火种对霸王的渴望。

旅人登上了远航的船,那么在这一出闹剧中,谁是鱼妖的扮演者?是霸王吗?

福特自动忽略了医生递过来的机体检测报告,阴沉着面甲走出了医务室。

房间里的人,面甲上的表情是那样奇怪。

站在走廊里,福特停住了——他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火种的跳动一如既往,福特不自觉地看向禁闭室的方向。整理了杂乱的思路,沉下心,他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霸王有问题。

而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福特不会善罢甘休。

霸王站得太近了。

他无法忍受昔日的伴侣对自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是刀剑相向。可是福特干净的光学镜里就是无法映出霸王的面容——福特就这样擅自把他忘记了。绝望之余的愤怒如同千万只虫蚁噬咬着霸王不安定的火种,他很快从中脱出,却又陷入焦躁的深沼,当他自以为已经脱离了福特的影响的时候,绝望随着难以想象孤独再一次找上门来……如此往复,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福特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伴侣,还是一些更加重要的东西。

电击的疼痛感虽然微弱,却足以打断霸王的思路。霸王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嘶吼,稍一用力挣脱了枷锁。他稳了稳即将摔倒的机体,站定,开始用茫然的目光打量周围的环境——又是黑暗,与之前不同的是,没有那个装甲坦克。

这样的黑暗让霸王想起了福特昏倒的一瞬间……明亮清澈的光学镜熄灭之前机体就已经歪斜,福特在霸王面前毫无征兆的倒下。霸王扑过去接住福特,想都没想就吻了上去。

无关王子唤醒公主的无聊片段,二人唇间只剩下伴侣之间纯粹的爱意。那一瞬间霸王居然产生了失而复得的错觉。他搂紧福特,凑在福特的接受器边轻声唤着伴侣的名字。

你还记得我,对吗?

你仍然不自觉地想要靠近我,对吗?

在我为失去你而焦躁不安的时候,你也会因丢失的记忆而痛心,对吗?

那么,想起来吧。

想起来。

“想起来,求你了……”

那绵延的山与鱼会崩塌在二人的谈笑之间吗?

“……典狱长……!”

“典狱长?”

“典狱长?”

“我知道你在看着,典狱长。”

“既然你在,要不要……”霸王双手有些无力地垂下,他仰起头,露出无辜的眼神和一贯轻浮却深沉的笑,“你要不要听我讲故事?”

霸王就地坐下,自顾自对着无人的黑暗角落倾诉着过去,“我曾经……啊,我是说,很久以前,有过一位伴侣……但是请不要芯急~典狱长,这个故事不会太长的。”

霸王自顾自讲述的样子,像极了那位初登鱼岛的旅人,微笑着描述着鱼妖没见过的世界,歌唱着鱼妖没见过的美景。

鱼妖入神地听着;

福特入神地听着,在只有一人的监控室。火种的跳动像轻快的舞步。

鱼化成的岛沉寂着;

G9沉寂着。每一间牢房内都寂静无声。

谁是鱼妖,谁是旅人?

谁是山,谁是海?

答案就在眼前了。

霸王站得太近了,对于一个近乎陌生的人来说,霸王站得太近了。

以至于……最终,霸王一手捏碎了格拉斯九号,以及与之牵连的一切。

湖蓝色的大型机隔着牢房的激光栏杆伸出手,恰好触上霸王沾满能量液的面甲。霸王捧住福特的手,温柔地亲吻着。

“你故事里的那个人……”福特的声音剧烈颤抖着,几乎让人无法分辨他原本的音色,“是我……是我吗?”

霸王报之以沉默和凶狠的撕咬,待那只手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他才抬起头来。

长久的寂静。

“福特。

“你能给我讲讲,那个鱼妖和旅人的故事吗?”你原来和我说过的,你记得吗?

你记不起来了,对吗?

我早就看出来了,没有关系,没事的。

我会原谅你,我会保护你。

你只需要站得再近,再近一点。

巨鱼化成的岛沉寂着,旅人翻过波涛,履过万山,来到鱼妖的面前;

格拉斯九号沉寂着,霸王最终找到了福特。

鱼妖说,我要离开了。旅人举酒送别;

在最后,福特无言,与格拉斯九号一起沦陷在霸王的陷阱里。

“……这个故事一定是编的吧。”霸王回想着那个无聊故事的内容,搂紧了怀里熟睡着的福特,“还是我们的结局更好一些。”

————————————————————————

*一点解读:一开始的文段有误导的意味,G9是鱼,化为高山;福特是鱼妖子游;霸王才是那个旅人(秀才)🤣不是山和鱼妖锁住了旅人,是旅人囚禁了鱼妖的心啊。

旅人来到G9寻找鱼妖,最后却离去。

霸王来到G9寻找失忆的福特,成功让福特重新(?)爱上自己之后,将G9变成了福特的牢笼。

所以霸王觉得这个故事一定是编的。

(因为霸王和福特在一起了啊 =) )

最后霸王略带孩子气的撕咬,就是对福特忘掉自己的一点小惩罚吧:-D

*有点急,可能有BUG见谅😂

陈见阳

【天福|搞鹅】提前下班

阿①⑧√

˜我朋友说她想看搞大白鹅

˜天福cp背景下的福特×天火,注意避雷

˜IDW,战后生活,有私设背景并且ooc

˜漫长的指交以及全程尴尬的拆卸

˜不太习惯写甜文,感觉好奇怪啊(有点齁


全文:和谐号动车组 


˜hhhhhhhh我可太喜欢“为什么不开灯”这个双关语了。这次是搞大白鹅,就不搞大蝴蝶了!(其实是搞不动了QAQ)

˜啰嗦,非常啰嗦,这点破事我是怎么写出1w字的……虽然这的确是我目前写过的最无脑的一篇,但我真的不是故意水字数的!(我有病啊我又不是写稿子我水字数干嘛x)

˜啊对了,其实这篇我春节前就写了4k字,然后坑了好几个月……...

阿①⑧√

˜我朋友说她想看搞大白鹅

˜天福cp背景下的福特×天火,注意避雷

˜IDW,战后生活,有私设背景并且ooc

˜漫长的指交以及全程尴尬的拆卸

˜不太习惯写甜文,感觉好奇怪啊(有点齁



全文:和谐号动车组 



˜hhhhhhhh我可太喜欢“为什么不开灯”这个双关语了。这次是搞大白鹅,就不搞大蝴蝶了!(其实是搞不动了QAQ)

˜啰嗦,非常啰嗦,这点破事我是怎么写出1w字的……虽然这的确是我目前写过的最无脑的一篇,但我真的不是故意水字数的!(我有病啊我又不是写稿子我水字数干嘛x)

˜啊对了,其实这篇我春节前就写了4k字,然后坑了好几个月……想起来之后文风已经完成突变了(当然不是进化呃呃)

˜我其实几年前就开始吃天福了嘛!现在怎么搞得我跟49年入国军似的……

˜关于为啥子拆的那一方会废液失禁——我也不晓得啊!就,我经常梦见自己长了屌艹我母亲,有一回就出了这种状况……(当然梦中的我是不可能有羞耻心的,必得是尿了个爽/我真变态)


鼓舞人心

失忆

idw霸王福特

*黑影福特兄弟向注意

*文章内容并没有题目那么单纯

*轻点打,我不是故意第一篇霸福就写虐的

那开始吧,拿下纸巾,谢谢


失忆


星河在霸王的光学镜里流转。

没有不自量力的轻量级废物,没有威震天的不经意的嘲讽,没有至高天组曲单曲循环……没有战争没有杀欲,可他就是没办法安心下线。

杀人如麻的六阶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深沉的黑暗如同冰冷的海,而群星的闪耀是海妖的歌声,诱惑着他,伺机将他溺死。

霸王干脆坐起身,随意地靠在了充电床上,开始翻看记忆文件。

霸王不是多愁善感的机,从来都不是,但漫无目的的追寻和“失眠”让他不得不接受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尽...

idw霸王福特

*黑影福特兄弟向注意

*文章内容并没有题目那么单纯

*轻点打,我不是故意第一篇霸福就写虐的

那开始吧,拿下纸巾,谢谢



失忆


星河在霸王的光学镜里流转。

没有不自量力的轻量级废物,没有威震天的不经意的嘲讽,没有至高天组曲单曲循环……没有战争没有杀欲,可他就是没办法安心下线。

杀人如麻的六阶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深沉的黑暗如同冰冷的海,而群星的闪耀是海妖的歌声,诱惑着他,伺机将他溺死。

霸王干脆坐起身,随意地靠在了充电床上,开始翻看记忆文件。

霸王不是多愁善感的机,从来都不是,但漫无目的的追寻和“失眠”让他不得不接受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尽管那些影像大多是冰冷的,被打成筛子的残破机体,喷溅而出的浓稠的能量液,还有一些模糊不清的面甲,搅在一起,让他想起某种倒胃口的混沌料理。

掠过数百数千段与威震天的决斗影像和几个塔恩来回变形的影像的收藏夹(霸王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瞥见了一段奇怪的记忆文件。

没有备注,普通的记忆。

霸王歪了歪头。

是牢房,或许吧。墙壁上“NO ONE CAN SAVE ME”的狰狞字体显然是由能量液凝成。微弱的光线给房间留下几个阴暗的角落,其中一个摆着一张破旧的充电床,沾在上面的能量液已经凝固,而缩在充电床上的……

是残破不堪的福特。

霸王不紧不慢地将整个房间审视完毕,火种已然开始加速跳动,散热扇也发出隆隆的嗡鸣声——他在兴奋。冷酷的公正女神在地下的棺材中沉睡……赛博坦人人皆知的G9三年那不公平的审判,让他感觉到焦躁无比却又兴奋难耐。

盯着影像中福特不太安生的睡颜,霸王忽然产生了将手抚上去的强烈冲动。

霸王安安静静又专心致志地“复习”了G9三年的全部记忆,咀嚼着记忆里典狱长喷涌而出的情绪。

愤怒,恐惧,仇恨;

反抗,咒骂,啜泣。

福特就是这样,永远不知疲倦地反抗着,咒骂着,偶尔露出柔软的一面,毫不做作,连那些动作和话语带来的伤害都是真实的。面对电锯的恐惧是真实的,面对残害的愤怒是真实的……吐出的梦话也是真实的。

霸王专心听着福特的梦呓,随手擦去福特面甲上的清洗剂。

那么,典狱长现在在哪里呢?一个疑问蹦了出来。

紧接着是一个小小的私心:哈,说不定能碰到呢。

第二天霸王自然上线。

第三十二个星球。

“找不到他找不到他找不到他找不到他………………”扯掉脚下不断挣扎的机体的手臂,霸王丝毫不在乎溅上面甲的能量液。他抬手开枪,对方的头雕立时开了花。

“威震天在哪里?”霸王不耐烦的踢开脚边的尸体,面向下一个目标;

“威震天在哪里?”世界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霸王没有空出手擦拭面甲上的能量液;

“威震天在哪里?”警告窗口不断弹出,霸王随手将其一个个叉掉。

“威……在哪里?”导航系统停止运行……

“……在哪里?”无法识别他的火种信号……

“他在哪里?”得不到他的消息……

”……福特……福特在哪里?”在数据的洪流中,呢喃的词句猛然跳入另一个循环,记忆的残影如同无数细小的碎片扎在脑模块里,引起一阵阵刺痛。霸王木然地盯着脚下成堆的尸体,蹲下身,无目的地翻找着,目光在破烂不堪的焦糊肢体上来回疾驰,似乎在寻找他最珍视的宝物。

”福特在哪里?”

“福特在哪里!”

”福特在哪里?”

他仍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只醉心于将求而不得的苦闷倾诉于破碎的肢体。

不知过了多久,霸王回过神。昏暗的光线描摹着大型机的机体轮廓,提醒他主恒星已经爬向星球的另一面。

没有来得及活动僵硬的关节,霸王颓然将身体砸在散发着油腥气的尸山上,看着脚下影子的缓慢爬动。沉默良久,他骂了一句,骂得很难听。

第……不知多少个星球。

又一次失败,这个星球除了臭名昭著的罪犯和成片的树林外一无所有。

没有威震天,没有……福特。

脚下的机体仍然有能量液不断淌出,几个没死透的不甘心地一次又一次抬起手臂,似乎仍想启动武器,为自己,也为同伴复仇。

霸王收起武器面板,瞟了一眼四周杂乱的景象。检查机体状况然后变形,贴着地上成片的尸体起飞。稳稳当当地悬停了几秒,他再次变形,然后落地。

有动静。

树林的另一端传来模糊的声响,飞行载具掠过树林时叶片发出的嘶鸣声夹杂着喊叫声……脚下幸存者的呻吟逐渐微弱,声音里的恐惧却更甚。

“嗯?你说什么啊,麻烦声音大些~”霸王低下头,语气里满是嘲笑的意味,脸上的表情更是扭曲得诡异,“放心,无论来的是谁,你们都没救……”上挑的尾音被炮火声打断。几乎是来不及反应,霸王已经被猛冲过来的装甲坦克撞翻在地。湖蓝色的大型机没有任何开场白,就把拳头送上了霸王的面甲。

霸王条件反射地揪住对方的头雕,正欲一脚踹上对方的腹甲……却忽然石化般愣在原地。

是福特。

福特猩红的光学镜几乎要燃烧起来,他抓住霸王露出的破绽,毫不客气地扬手对着霸王的面甲开了一枪。浓烈的腥气在霸王的口腔中快速溢散开来,光学镜传回的影像也瞬间变得模糊……意识到福特不会给自己任何喘息的机会,霸王启动了腹甲上的枪炮。估量着福特的反应时间,他纵身扑向印象里福特的位置。

二人一同摔在地上,身下破碎的尸体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霸王及时用唇堵住了福特即将爆出赛博坦脏口的嘴,他模糊的视野里只剩下两点莹莹的红色……

啊,还有福特送上来的拳头。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十几秒内,而这短短的十几秒结束了那个呢喃的无尽循环。

第一个星球。

这是,福特上船后二人到达的第一个星球。

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现在回想起来,霸王还觉得自己活在梦里,虽然他的梦一般情况下只有能量液和威震天出镜。

一个月前,福特面对着目不能视而且一面甲痴笑的霸王极力按下了把这个六阶杀手兼G9毁灭者兼流氓的头雕给揪下来的欲望。就在福特决定把霸王押到基地关起来的时候,他想起来自己的飞船在降落的时候出了故障。

随后的一个赛时内,福特对着霸王的飞船上自己不熟悉的操作系统琢磨了半天,只得打开霸王的束缚装置。

“月卫一?多无聊!”霸王转过头,忽明忽暗的光学镜盯住了福特——福特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是装瞎还是什么?

“我带你去玩吧……你喜欢碳基生物吗?话说回来,当初我居然没能从你嘴里套出你的爱好……”

福特的枪立刻抵在了霸王头上,发出咔哒一声轻响。

“典狱长,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导航系统咯?”六阶战士面甲厚得可以,他假装没察觉到似的伸手指指一边的屏幕——位置略有偏差。

主恒星的光芒消失在远方山脉的脊梁的时候,二人回到了飞船降落的那片原野上,他们脚下踩着细小的碳基绿色植物。几只碳基生物在其间飞舞,渺小如一粒粒尘埃。霸王死死拽住福特的手臂,不顾福特杀伤力极强的眼神和臂甲上启动的武器,拉着他在附近的小山坡上坐下。

福特好不容易挣脱霸王的束缚起身,立刻退后了几步,语气凶狠声音却有些发颤,“霸王,我警告你:你现在仍然是囚犯,束缚装置能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你的行动。如果你敢轻举妄动,我立刻……”“嘘……典狱长,过来坐下。”六阶不以为然地拍拍身侧的土地,“你看,像不像你?”他举起手,不知何时指尖已经捏住了一只极其细小的碳基生物,碳基生物蓝色的翅膀微微颤动,柔软的触须无助地挥动着。

“你……!”装甲坦克的语调一下子变了,他立刻蹲下身掰住霸王的手,“放开!”

“很像……”霸王的视线转移到了福特的面甲上。修好的光学镜传来的影像十分清晰,福特的面甲罩在主恒星金黄的光线里,虽然仍皱着眉甲,大型机坚硬的线条已然柔和了几分。

霸王缓缓松手,翅膀破损的碳基生物如落叶一般飘落,轻轻落在福特的掌心。

福特的眉甲又皱了起来:这小生物再也不能飞了。他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再次被霸王打断,“典狱长,你说……到底谁是囚犯?”

霸王微笑着,语气是一贯的轻浮,动作是一贯的无所顾忌。他伸出手,轻抚福特的面甲。

福特沉默,只是轻轻将手中的蝴蝶捏碎了。

霸王的面甲立刻黑了一半,动作也僵硬起来。他扯过福特的头雕,在福特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福特毫不客气地回咬,能量液从舌尖和唇角一滴滴渗出……紧接着是深入的吻,没人示弱。

粉色的能量液融汇后顺着下巴滴落,摔碎在蓝色的蝴蝶翅膀碎片上。

第……不知多少颗星球。

“打个尾气!撤退!”

“可是老大……”

“撤退!撤退好吗?那可是六阶杀手和提尔莱斯特协定指定执行官!你能行你出去把他们给我打退!”

“撤退,明白了。”

端着枪在福特身边守了一会,霸王打开了侦测装置,瞟了一眼后回头对福特说:“他们暂时离开了。”他在福特身边蹲下,低头拆开福特的腿甲检查他的情况,“没有伤到内部骨骼,先回飞船吧,好吗?”

福特沉默着点了点头,紧紧握住霸王的手。霸王抬起头,盯着福特的面甲,似乎再也不愿意移开视线。二人沉默着,享受着拥有彼此的时光。

霸王的接收器忽然传来了刺耳的沙沙声,他没有理会,只是紧紧地回握福特的手,仿佛下一秒,福特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呦……我说这鬼地方怎么这么安静呢……?”这个声音霸王最熟悉不过了,毕竟他那怨念的碎碎念能让雇主乖乖拿出三倍的赏金……“原来是霸王你这个炉渣在这里啊。”

“那么你有何贵干呢,黑影?”面对着门口有着巨大机翼的宇宙战机,霸王起身,将福特护在身后。

黑影和福特是……是兄弟。

“我?我在做任务,顺道过来看看你呗。”黑影背对着光线调试着自己的武器,“天气不错,对吗?”

“没有你会更好。”

六阶蛮横而残暴的气势不相上下,二人都没有退步的打算。

黑影猩红色的光学镜闪了闪,他将视线从武器上收回,盯住了霸王。他的眼神就像灼热的火包裹着寒冷的冰,“你现在这个样子可真是奇怪啊,霸王。”

黑影的语气……?

“……如果要打架的话,咱们最好是去外面吧?”毕竟这里还有伤员呢。霸王暗想,尽量表现出六阶应有的镇定。

“啊?”黑影歪了歪头雕,面甲上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而阴暗,仿佛酝酿着风暴雷雨,“为什么啊?你在G9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谨慎啊?”

G9发生了……

霸王忽然感觉到脑模块一疼,“你……什么意思?”

“啊?”黑影硬生生从面甲上扯出一个笑容,“啊……那我换个说法吧……”

福特为什么不说话?

为什么?

“你杀掉福特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谨慎呢?”

世界一瞬间变为黑白。

翻腾的颜色如同咆哮着汹涌的海,这一次,没人能逃掉了。

溺死在这里吧。

没有福特了,一直都没有。

没有莹莹的红色光镜,没有柔和的面甲线条,没有被话语掩饰的真实情感,没有严肃而羞涩的亲吻,没有那个陪在身边的大型机。

没有,一直都没有。

赛博坦人人皆知的不公平的审判,公正女神放走了邪恶的魔鬼。魔鬼囚禁了蝴蝶,毁掉了蝴蝶的双翅,而蝴蝶为了自由和荣誉殒身。

是霸王杀了福特。

是霸王杀了他。

是他杀了他。

没有,一直都没有。

其实霸王的光学镜根本没有损坏。

其实飞船的驾驶者根本没有第二个。

飞舞着蝴蝶的原野上,其实自始至终只有霸王一个人。

侦测装置上显示出来的火种信号,其实自始至终只有霸王一个人。

手中的枪,砸在地上的声音巨大如耳边雷鸣。

霸王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他不能回头,不能回应黑影的质问和愤怒,不能……不能……到底谁是囚犯呢?

福特在哪?

福特捧着破碎的蝴蝶双翅,那么他在哪?

你在哪?

我看不到你了,你在哪?

你在哪……

——————————————————————————

轻点打!!!!!

要叫我Sir

“…你们跟福特说什么了?刚刚我看见他魂不守舍的走过去了。”  “?没什么特别的啊?我们刚刚只是在聊‘什么样的TF最让你火种悸动’的话题。” ​​​​

“…你们跟福特说什么了?刚刚我看见他魂不守舍的走过去了。”  “?没什么特别的啊?我们刚刚只是在聊‘什么样的TF最让你火种悸动’的话题。” ​​​​

开心

啊啊啊画画好难🤯,画的好丑啊啊,没了没了

啊啊啊画画好难🤯,画的好丑啊啊,没了没了

旗锅🍱
依旧是点图 其他的慢慢画w 【...

依旧是点图

其他的慢慢画w

【害  靠点图练练画风上色

依旧是点图

其他的慢慢画w

【害  靠点图练练画风上色

赛博坦战后现场收废品钢铁铜都能换脸盆

巨无霸福蝶,一种赛博坦罕见珍稀蓝色大蝴蝶。

性格温柔无害,直接赞美他的话甚至会害羞。

火力凶猛,腿上都有炮。

*不会飞。

巨无霸福蝶,一种赛博坦罕见珍稀蓝色大蝴蝶。

性格温柔无害,直接赞美他的话甚至会害羞。

火力凶猛,腿上都有炮。

*不会飞。

暖化亞洲
之前看到C8畫的軟綿綿福特擬女

之前看到C8畫的軟綿綿福特擬女

之前看到C8畫的軟綿綿福特擬女

鹤坂
福特也太香了,爱了爱了

福特也太香了,爱了爱了


福特也太香了,爱了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