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巫哲

22.3万浏览    5511参与
四时

边南的情书

小说原文情书,甜到爆炸!

看看边南小学生文笔嘿嘿嘿

边南邱奕怎么可以这么甜吖啊啊

看黑皮南和白皮奕的日常嘿嘿

----------------边南分割线---------------


亲爱的宝,现在是你上船的第一天,我又趴在床上给你写情书了。今天天气很好,不过咱俩在沙发上睡了一下午, 实在有点儿浪费时间,起码应该多聊会天。 


我跟谁聊天都觉得挺没意思的,就跟你聊天不会有这感觉,内容多无聊我都觉得有意思。想你了。 


亲爱的宝,这是你上船第二天。 


以前觉得你不在眼前也没什么,上船了感觉真是不一样了,特别想你,想得都觉得无聊了...

小说原文情书,甜到爆炸!

看看边南小学生文笔嘿嘿嘿

边南邱奕怎么可以这么甜吖啊啊

看黑皮南和白皮奕的日常嘿嘿

----------------边南分割线---------------


亲爱的宝,现在是你上船的第一天,我又趴在床上给你写情书了。今天天气很好,不过咱俩在沙发上睡了一下午, 实在有点儿浪费时间,起码应该多聊会天。 


我跟谁聊天都觉得挺没意思的,就跟你聊天不会有这感觉,内容多无聊我都觉得有意思。想你了。 


亲爱的宝,这是你上船第二天。 


以前觉得你不在眼前也没什么,上船了感觉真是不一样了,特别想你,想得都觉得无聊了,做什么都挺无聊的,不知道去好无聊待一会儿能不能有聊一些。 


宝啊,三天了。 


亲爱的邱奕,好多天都没写了,你爸爸的事,我很难受,写不下去了。你也很难受吧,抱歉那天我跟你吼了。 


他就像我爸爸一样,人没了我实在接受不了。 


亲爱的宝,又好多天没写,最近真是心里很乱,我大概不应该想这么多,越想越担心,你不要一直这么绷着,发泄一下行么,打我一顿也可以,我不还手。 


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想得要命,在一起了又觉得心疼,真矛盾。 


而且我总觉得不踏实,不知道为什么。 

亲爱的宝,我大概是没有写日记的技能,又好久没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写得完,你要求也太霸道了。 


今天天气不错,我心情也好了很多,这种小学生作文你看着不知道会不会笑。 


之前写的内容真影响心情,要不你从这里开始看吧。 


宝,今天在路上看到一只狗,毛是卷的,像二宝。 


这内容算情书吗?不过真挺像的,要不以后咱俩住一块儿养只狗吧,卷毛的那种,叫三宝。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跟你住在一个房子里,挺想的,不过不敢说出来,看你什么时候会说吧。大宝,昨天我梦到你了,有点流氓的那种,想想真过瘾啊,哈哈。 


上面这行是昨天写的,今天看到真想划掉,算了,留着给你看吧,反正你肯定也梦见过我,说不定比我更流氓。 


今天真不想写,太累了,学员都很烦人。 


今天还是不想写,感觉任务要完不成了,数了一下写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到700个字,我以前语文考试都是怎么考的,想不通。 


今天写一点吧,今天吃饭的时候觉得你很帅,想摸一摸,但二宝在旁边,就没敢动。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今天感觉有点热,一热了我就总想耍流氓…… 


今天是个好日子,要记念一下,纪念一下,是纪念吧。 


不过写出来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 


咱俩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对吧,不过大宝宝贝你身材是真不错。 


这么写不知道过几年回头看的时候能不能看出来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破处纪念日。 


这么写应该能记住了。 


邱大宝我爱你。 


回味了好几天,都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好了。 

每次看到你笑都想过去亲你一下。 


今天看了杨饼和石江的比赛,打得真是让人意外。于是受到启发,决定教邱大宝同学打网球,过十年再一起打球,看看会是什么样。 


十年之后我们还是在一起的吧,突然有点担心。 


不过你不跟我在一起还能跟谁在一起呢,我这么好,对吧。 


生日快乐,大宝。 


19岁了,牛逼了! 


一早起来写几句,晚上还要跟你一块儿过生日,开心。 


不过今天要跟二宝说咱俩的事,心里突然又有点坠坠不安。这个字应该错了,我拿手机查一下。 


惴惴不安。 


希望二宝不介意这个事吧。 


操!以后不喝酒了! 


邱奕你太阴险,耍流氓这么耍真是胜之不武。 


我要没喝酒绝对不会让你这么顺利! 


算了,让你美一回吧,以后轮流吧。 


不,抓揪。抓阉吧。 


好久不写字了怎么什么字都不会写了。 


其实怎么样都行的,跟你一起的话就没所谓。 


大宝,明天就要把这个情书给你了,我回头看了一下,写的什么玩意我自己都说不上来。 


你凑合看吧,毕竟我写的时候一直都是想着你写的。 


不知道你看到这东西会不会笑,算了,想笑就笑吧。 


够1000字了吧,我没数,我再补几句吧。 


邱奕,碰到你我很幸运,跟你在一起我改变了很多,我喜欢这种改变,也喜欢你带给我的那些不一样。 


我想认真跟你在一起,我们一直在一起,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分开。十年以后我们一起打网球。 


二十年以后我们应该可以看到二宝的小二宝了,让他媳妇多生几个,给咱匀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小小子。 


三十年以后我们估计挺有钱了,拿一个月什么也不干去旅行,不,两个月。 


四十年以后,我算一下,那时我们快六十了,哎半老头儿了真伤感,不要变成胖子不要变成胖子。 


五十年以后,我们还在一起。 


六十年以后,还在一起。七十年以后,哎呀还在一起。 


最后死在一起,碑上就写: 


旁边这个白皮是我最爱的人。 


旁边这个黑皮是我最爱的人。

王加菲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撒野》巫哲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撒野》巫哲

長風.

选择困难症选手内心的挣扎

《无污染无公害》《有匪》《一个钢镚儿》这几本哪个更好看,有人给推荐一下吗?或者说其他好看的书?

《无污染无公害》《有匪》《一个钢镚儿》这几本哪个更好看,有人给推荐一下吗?或者说其他好看的书?

St.兔耳傅祈杉
给小姐妹的小纸条。 被学习改变...

给小姐妹的小纸条。

被学习改变了字体…

给小姐妹的小纸条。

被学习改变了字体…

陌野
*突然翻出以前的临摹(其实并没...

*突然翻出以前的临摹(其实并没有很久……)


*兔飞猫丞我的白月光❤请继续幸福下去,《撒野》最爱原耽没有之一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有你们真好❤


*突然翻出以前的临摹(其实并没有很久……)


*兔飞猫丞我的白月光❤请继续幸福下去,《撒野》最爱原耽没有之一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有你们真好❤


朗姆酒兑水

【解药大寒24h/22:00】高粱酒

*文笔不精请多指教。

*高粱酒取自95章的要求。

*一个短小的小情侣做酒教程。


0.

“新年礼物,”程恪说,“答应你的。”


1.

程恪把采购来的高粱搬下来,看着这袋子发起愁来。


前两天和陈庆他们吃饭的时候偶然聊起了酒,江予夺突然想起来喝剩下半个瓶底的草莓酒,在一群混混离开了以后跟着程恪两个人一人一半分完了。


“我想起来了,”江予夺喝着喝着突然爬起来看着他,“五年之内能实现的高粱酒什么时候开始做?”


程恪想了想,觉得自己当时可能是酒精上头,居然点头答应了说过几天就给你做。


江予夺兴...

*文笔不精请多指教。

*高粱酒取自95章的要求。

*一个短小的小情侣做酒教程。

 

0.

“新年礼物,”程恪说,“答应你的。”

 

1.

程恪把采购来的高粱搬下来,看着这袋子发起愁来。

 

前两天和陈庆他们吃饭的时候偶然聊起了酒,江予夺突然想起来喝剩下半个瓶底的草莓酒,在一群混混离开了以后跟着程恪两个人一人一半分完了。

 

“我想起来了,”江予夺喝着喝着突然爬起来看着他,“五年之内能实现的高粱酒什么时候开始做?”

 

程恪想了想,觉得自己当时可能是酒精上头,居然点头答应了说过几天就给你做。

 

江予夺兴奋地拍了拍他的大腿问那猫毛围巾呢?

 

“做,马上就做,你想要什么都给你。”程恪一挥手。

 

结果酒醒以后回想起这件事的程恪恨不得把当时的自己闷死在被子里。

 

男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草莓酒都给做下来了,还有什么做不了。

程恪给自己鼓了鼓劲,上网搜教程订高粱去了。

 

高粱酒的教程比草莓酒的教程要长得多,也复杂的多。

昨天程恪把高粱扔到锅里完成蒸煮以后就不太想动了,心里暗自腹诽江予夺真会给他提要求。

 

江予夺得知要做高粱酒以后喊了陈庆帮忙看店,两个人在江予夺的家里倒腾起高粱酒来。

 

“起来,”江予夺踢了踢他的小腿肚子,皱眉道,“不是说好了做高粱酒么,又不动了?”

 

程恪应了一声,从沙发上爬起来,跟着江予夺一前一后进了厨房,开始倒腾起来。

 

2.

“不对啊,”程恪突然看着已经完成蒸煮步骤的酒问他,“这冷却的时间够二十四小时了吗?”

 

“够了啊,”江予夺把酒曲搬下来撒在上头按照教程开始搅拌,反问道“一天不是二十四小时?”

 

程恪想了想突然乐了:“我们可以过过四十八小时的一天,两天合并成一天用。”

江予夺点点头:“那我们晚上可以持续久一点,一次一小时可以试试两小时。”

 

程恪:“你没我久所以我来?”

江予夺翻搅着酒曲和高粱正色道:“上一次是你先,你没我久。认输吧。”

 

程恪认真道:“要勇于挑战自己。男人不能说不行。”

“不。”三哥立即道。

 

给高粱做好发酵以后就是把高粱放到干净的容器里,接下来就可以联系专门酿酒的公司来帮忙蒸酒了。

 

程恪打电话联系了有专门酿酒的设备的同学,对方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负责以后才放心把东西交过去。

 

3.

后来这件事慢慢被两个当事人遗忘了。

 

喵那边的人气很旺,江予夺和程恪两个人几乎忙的晕头转向,愣是谁也没想起来自己曾经拜托出去的高粱酒。

 

一次意乱情迷过后,江予夺洗澡去了,程恪收到了老同学的电话,说是那酒可以拿回去了。

 

他的脑子里完完全全还是刚刚那事,大脑强行当机,反应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好,我明天过去拿。”

 

4.

江予夺收到这份礼物的时候正是喵的休息时间。

 

店里顾客不多。

他漫不经心地擦着杯子,听见了推门声抬起头来,见来人是程恪点了点头。

 

“给你的。”程恪把礼物放到吧台上,笑着看他。

 

江予夺把漂亮的纸袋打开,看见了里面安安静静的两坛酒。

“高粱酒?”他不敢置信地抬头,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嗯,是啊。”

“新年快乐,”程恪说,“答应你的。”

 

 


约酒

有没有好看的巫家的文,和写文老师可以推荐的啊啊!

特别想看文!

谢谢

有没有好看的巫家的文,和写文老师可以推荐的啊啊!

特别想看文!

谢谢

JKZZZ1982

[格格不入X解药]一起过年吗(二)

极度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大概每周一到周四不定期更新,周末懒

^_^

时间线看第一篇 

可以了吗?预备,走!


                                       ...

极度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大概每周一到周四不定期更新,周末懒

^_^

时间线看第一篇 

可以了吗?预备,走!


                                                                           



        “三哥,这是程博衍。”项西兴冲冲地拽着程博衍从外面进来。
        “叫我老三就行。”江予夺冲着程博衍点点头,“吃辣吗?”
        “哎!他不吃太油太咸的,你们点吧!”项西不知为什么特别兴奋,冲江予夺喊着。
         江予夺点点头,把菜单递给了程恪,俩人脑袋挨脑袋地看着。
         项西盯了两眼,回头冲着程博衍乐了。
         “瞎乐什么呢,乐一天了。”
         “诶,三哥和那程恪是不是……”项西又瞅了两眼,又乐了。
         “傻子。”程博衍笑了笑,“多半是,试试吗?”
          程恪抬头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自己马上要被卸了膀子泡茶的威胁感。
        “那什么,你是市医院的医生吧?”程恪略有些紧张地清了清嗓子。
        “是的,骨科大夫。”程博衍点点头,十分自然的把手搭到了项西肩上,冲程恪笑了笑。
        “啊,咳咳,那以后有什么问题还劳烦程大夫关照一下了。 ”
        程博衍笑着答应,看着江予夺合上菜单,带着一脸不爽举起了茶杯,抿了两口 过后皱起了眉头 :“茶啊?我还以为是水呢。”
         项西也举起茶杯抿了一口,也皱了皱眉。
         “小……诶,项西啊,你也不喜欢喝茶 ?我不喜欢喝这玩意,苦的慌。”江予夺放下杯子呸了两声,在程恪嫌弃的眼神下 拿纸擦了擦嘴。
     “没有,没有,我是觉得这茶泡的不行 。 ”项西冲江予夺笑笑,然后看向程恪,“积家是吧?我能这么叫吗?你和程博衍真该早点认识,我看你俩都洁癖。”
        程博衍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我那个叫 良好的卫生习惯,不是洁癖。 ”
       程恪点点头:“保持卫生是很重要的,是吧江大寸?”说着他把头仰向了江予夺。
       “别瞎叫,跑题了,小……小西啊,听你刚刚那意思,你会泡茶? ”江予夺瞪了程恪一眼。
       “泡茶不讲究会不会,讲究的是心态,如果你一直想着要把茶泡好服务别人,那就不行了,泡茶只是为了喝,那么就别在意形式动作,舒服了就泡的是好茶。”
        “牛逼!”江予夺瞪着眼睛愣了半天,最后一鼓掌,“你这话听着就舒服 !哪天有时间约着一起喝点儿?我那有草莓酒!”
        项西和江予夺约上了饭,菜呼啦啦地一上来两人就跟拼命似的捞菜吃,一盘菜两筷子就扒拉个精光,江予夺还就着酒,项西也大口大口地灌,到最后俩人脱的都只剩最里面的T恤 。
         程博衍略有些无奈地把项西的衣服塞进包里,拍了项西的屁股一下:“天冷,小心感冒。”
         程恪趁着江予夺喝酒吃了两口菜,盯着程博衍这边,程博衍看过去和他对上眼的时候他笑了笑:“咱俩认识早了也没用,你这把衣服随时收回包里的洁癖看上去比我严重啊 。”
        “诶!积家!那不叫洁癖!卫生习惯! ”
        “好好好别喊,你一会儿再吓着人积家。”程博衍拽拽他衣服,“你该不会喝醉了吧小西西?”
        “小……小西不可能就醉了,能喝着呢,和我一样。”江予夺又倒了一杯酒,一口闷了下去:“程恪,你喝吗?”
        “谁开车?”
        “憋着别喝啊,别一会回不去了。”江予夺拍了拍程恪的肩膀,“还没给你们仔细介绍过呢,这程恪,那什么,沙画艺术家 ,我,我男朋友!”
         “诶,他俩看出来了,乐一下午了都。你观察能力退步了啊江大寸!”程恪摸了根烟出来递给项西,“程大夫一看就不抽,你抽吧?”
          “抽,谢谢哥,我也介绍一下程大夫吧,程博衍,我名义上的爸爸,实际上的男朋友。”项西接过烟冲着程博衍又乐了,“诶积家你是真心眼儿,看出来了还憋着。 ”
         江予夺抬头笑了笑,把手搂在程恪肩上,头挨了上去,和项西挑了个同款姿势,然后被程恪一把推开:“你头发长长点再靠,硌脸。”
        江予夺嘁了一声,看着所剩无几的饭菜,套上了衣服,抻了抻腰,从兜里摸出一张烟壳纸甩给项西。
        “我和程恪的电话,过两天有空一起吃饭 。”
        项西塞给程博衍,应了一声,也开始套衣服 。
      “那我们先走了。”程恪挥了挥手,跟着江予夺出了门。
       项西往墙上一靠,转头看向程博衍,两人又乐了。
       “你刚说我是你什么?”
       “名义上的爸爸,实际上的男朋友。 ”
     

祁晏晏晏

既要今朝醉

也要万年长


!轻狂太好看了

既要今朝醉

也要万年长


!轻狂太好看了

百万颗金桔
他们点起了烟说起从前(雾 动作...

他们点起了烟说起从前(雾

动作有参考

他们点起了烟说起从前(雾

动作有参考

乔十七

【撒野&轻狂&嚣张】雪

联动。

是个后续。

接前文。


———————————————————
雪人堆好后,顾飞拍了照片,给顾淼发了过去,四个人又闹着玩儿了会儿,决定一起去吃个饭。


“哎,我跟你俩说啊,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串儿,离的也不远,咱去那儿啊。”寇忱眉飞色舞的说道,“上次我跟然然一块儿去,那味道,啧,那滋味,啊。”


“别啊了,带路!”蒋丞被他说的口水都要下来了,大五花儿~我要大五花儿。


“得嘞,走着,我们然然请客!”


“哎怎么不是你请?”霍然不满。


“你的就是我的,你请就是我请。”


“脸呢?”


“哎!”顾飞叫了一声。


“怎么了?”霍然看向他。...


联动。

是个后续。

接前文。


———————————————————
雪人堆好后,顾飞拍了照片,给顾淼发了过去,四个人又闹着玩儿了会儿,决定一起去吃个饭。


“哎,我跟你俩说啊,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串儿,离的也不远,咱去那儿啊。”寇忱眉飞色舞的说道,“上次我跟然然一块儿去,那味道,啧,那滋味,啊。”


“别啊了,带路!”蒋丞被他说的口水都要下来了,大五花儿~我要大五花儿。


“得嘞,走着,我们然然请客!”


“哎怎么不是你请?”霍然不满。


“你的就是我的,你请就是我请。”


“脸呢?”


“哎!”顾飞叫了一声。


“怎么了?”霍然看向他。


“我,好像踩着你们家寇忱的脸了。”顾飞一本正经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四个人一块儿笑起来。


“飞哥,你这人真是……”寇忱看着顾飞。


“帅!我知道,不用特意告诉我。”顾飞一脸骄傲,“是吧,丞哥?”


“啊,顾飞,对不起哈,我好像也踩着你脸了。”蒋丞憋着笑。


“给个面子,丞哥,我还要不要混了!”


“哎!对对对!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顾飞更帅的人了,那他妈帅的是一个惨绝人寰,尸横遍野,我大飞哥那张脸,潘安宋玉卫玠阎王爷看了都得跪下……”蒋丞眉飞色舞的说着。


“我去,丞哥你别说了,我害怕……”


“飞哥,我害怕……”


“飞哥,我也害怕……”


…………


闹着闹着很快就到了寇忱说的那家店,从外面儿看挺普通的,但往里一走,会发现人还特多。


寇忱和老板还挺熟,老板走过来看了看,说:“没位置了,介意拼个桌吗?”


“啊,行吧,我要饿死了。”蒋丞一进来闻着香气儿就饿了。


老板领着四人转到了角落的一桌,“两位,我们店里位儿不够了,你们介意拼个桌吗?都是年轻人啊,一起吃也热闹。”


“啊?哦。”林无隅头都没抬,应了一声,把手里的串吃完了才抬眼看去,“寇忱?霍然?是你们啊。”


“林无隅?!”寇忱叫了一声。


“小点声,”霍然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挺巧啊学神?”


“你们都认识啊,那就好办了,大家吃好啊,我先去忙了。”老板笑了笑,走了。


“别站着叙旧了啊,坐啊。”林无隅对面的男生朝他们笑笑,这人身上有股子江湖气息,咕嘟咕嘟往外滋儿。


四人坐了下来,加了个凳子,但还可以,不是很挤。


“丁霁,光风霁月的霁。”江湖气儿自我介绍道。


几个人依次报了名字。


“蒋丞?”林无隅有些意外的看着蒋丞。


“啊,怎么了?”蒋丞看着他。


“你之前是附中的吧?比我高一级。”林无隅看了看蒋丞,又看了看他旁边儿显然关系不一般的顾飞,了然一笑。


“啊,是。”蒋丞感觉对方的眼神儿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学长,久仰大名。”林无隅笑笑。


“这么说,你们都是附中的?缘分啊!”顾飞挑眉。


“啊,我不是,我隔壁三中的。”丁霁笑着。


林无隅笑着给他夹了片儿肉,说:“是啊,鸡哥是三中的。”


丁霁瞪了他一眼,“别……”


“吃这个。”林无隅给他夹了片儿火腿肠,冲他一笑,丁霁便不说话了,埋头吃菜。


哦哟,这两人!啧啧啧!看看这一桌子!顾飞暗想。


“哎,无隅哥哥,我发现,你们附中……”丁霁抬头笑着说,笑得别有深意。


“嗯?”林无隅往嘴里塞了一块儿鱼豆腐。


“啧,盛产gay啊!这一桌子的。”丁霁一句话捅破了窗户纸,笑着看着几个人。


几个人先是一愣,然后都哈哈笑起来。


“来,干一杯,为人杰地灵的附中!”丁霁举起酒杯。


“干!”


几个年轻人很快聊到一起,寇忱讲起当年林无隅天台高调出柜的事儿,蒋丞顾飞:这人牛逼!


林无隅笑笑,年少轻狂啊!


蒋丞一直以为自己算是胃口大的了,直到他见到林无隅,“我说,你这么吃不会出问题吧?”


“没事儿。”林无隅又给自己夹了片五花儿,“我一直这样儿。”


“可能是天赋。”丁霁看了一眼林无隅,“他真的是我见过最能吃的人了,没有之一。”


“你可以试着去参加一个大胃王比赛,稳赢。”顾飞认真的说。


“赞同。”丁霁点点头,又看向顾飞,“飞哥有时间可以帮我们拍个照片儿吗?”


“啊?”顾飞愣了一下,“哦,行是行,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嘿嘿嘿,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你还有个人工作室。”丁霁神秘的笑笑。


“额……”挺厉害啊,“是。”


蒋丞很是好奇,“怎么算的啊?”


“天机不可泄露。”丁霁伸出一根手指头缓缓摇着。


林无隅咽下一口串儿后笑笑,“是的呢,丁半仙儿。”


“挺牛的。”霍然冲丁霁竖了个大拇指。


“棒!”寇忱紧跟男朋友步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笑。

永屹

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看着前方,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巫哲

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看着前方,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巫哲

是有毒

我们不需要什么纪念日,我们要纪念的不是按日子来算的。


我们得按一辈子来算。


啊,一辈子。

我们不需要什么纪念日,我们要纪念的不是按日子来算的。


我们得按一辈子来算。


啊,一辈子。

沐柃

✨“既有今朝醉,又有万年长。”


——巫哲《轻狂》

✨“既有今朝醉,又有万年长。”


——巫哲《轻狂》

九酿
喜欢江予夺 喜欢他的直白、坦...

喜欢江予夺

喜欢他的直白、坦率和真诚

才发现这张没有在这里发过


喜欢江予夺

喜欢他的直白、坦率和真诚

才发现这张没有在这里发过

秋泊然【置顶含答案评论将不予回复】
【解药大寒24h/18:00】...

【解药大寒24h/18:00】

一杯奶茶&一条猫毛围巾


变天频繁,实在不是很舒服,死线蹦迪拖后腿,多多包涵QAQ

【解药大寒24h/18:00】

一杯奶茶&一条猫毛围巾

 

变天频繁,实在不是很舒服,死线蹦迪拖后腿,多多包涵QAQ

彭啊啊.

[林湛×许天博]新年快乐

🔺多少章我也不清楚

🔺新年贺文


       “我不信。”坐在饭桌上的丁霁此时故作严肃地望着对面的林无隅:“你说鸡和鱼搞一起我都能信,林湛许天博两个人在一起?还见了父母?我真不信。”

       闻声林无隅噗呲一笑,差点把嘴里的牛奶喷出来。

       话是这样说,不过还好四个人反正现在都在老家,就顺便去见见,而且,林无隅还挺担心林湛在这儿碰着父母。难搞哦。...


🔺多少章我也不清楚

🔺新年贺文


       “我不信。”坐在饭桌上的丁霁此时故作严肃地望着对面的林无隅:“你说鸡和鱼搞一起我都能信,林湛许天博两个人在一起?还见了父母?我真不信。”

       闻声林无隅噗呲一笑,差点把嘴里的牛奶喷出来。

       话是这样说,不过还好四个人反正现在都在老家,就顺便去见见,而且,林无隅还挺担心林湛在这儿碰着父母。难搞哦。


       四人琢磨着去吃个火锅,面对面坐着都不说话,林无隅还是觉得很玄幻。哪怕正主到面前也还是很玄幻。

      最后还是丁霁耐不住性子,吭吭两声开口问:“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许天博想着想着掰了掰手指,被林湛投喂了块肥牛,吞进去以后才慢悠悠的说:“一年半了吧。”

      一年半?一年半就可以让林湛冒着见到父母的风险回老家?克服恐惧?妈妈这是真爱啊。

      再次陷入了沉思。这让一向胃口好的不行的小鱼既然才干了不到一盘肥牛。

      林湛付完钱要和许天博回他家时,林无隅扯了扯林湛的衣角:“内个啥,这儿就这么大,保不齐会遇到他们,你看着要不行给我打电话哈。”

     林湛点点头。


     “你弟弟还挺担心你的。”许天博说。

     “是啊,那两人不一直想找我嘛。”林湛叹气,不过又转头想许天博释以一个微笑:“有你嘛,无所谓了。”

     许天博嘿嘿笑了两下:“还有我妈呢,他还等着你晚上回家去吃饺子呢。”不等林湛点头,许天博便拉上林湛一路像停车场狂奔。

    

     “小湛啊多吃一点。”许天博妈妈热情招呼着。

    还没等林湛应下,在旁边看报纸的许爸爸就担心到:“你干什么呢,别给人家死灌。”

      “年轻人要多吃点好!”

      “怎么说呢!人家吃不完又不好意思,你让人家自己捻!”不到一会儿,许爸许妈就又吵起来了。

      林湛看着丝毫没受影响依旧在吃饭的许天博,许天博摇摇头:“没关系,等会儿就又抱在一起了。”

     当林湛再次转过头去看的时候,果不其然。

     当吃完饭的时候,许爸许妈就在小声唠叨着,还把许天博叫走了,林湛以为有什么人家家私事,结果出来的时候许妈拿着手里的红包使劲往林湛怀里塞。林湛都多大了?二十五六七八了,林湛哪能好意思。可推推嚷嚷到最后还是收下了。

     许天博家还是挺有烟火气的,一家子下午团团圆圆包个饺子,晚上吃完了看完春晚了再各回各房间睡觉。除了初一早上要早点起来,另外几天你睡到下午一点也没人管你。很惬意,很放松,有真正的家,又给自己留了足够的空间。


       “你还数钱呢。”许天博坐在房间里打趣儿到。

        “就是……有点不可思议。”林湛躺倒床上:“我初中以来,从来没有别人给过我钱过。而且还是这么多”

        许天博把林湛的脑袋埋到自己的胸口,小声的安慰他:“以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工资卡都给你。”

        半天没听见林湛的回响,还以为自己把小娇妻闷死了,正当打算放开的时候,听见林湛闷闷的,带着点哭腔的“嗯”。

        林湛接着说:“我从来没有过过这么开心的年。这种爸妈给你夹菜,还可以和同伴打闹,和他们聊天。”

        “他们都说爱我,可我要的不过是一个带有烟火气的年,不那么冷清罢了。”

        “以后有我了。”许天博吧唧一口林湛。

         谢谢你,我爱你。

    

   

    

兔砸今天嗑cp了嘛

感谢有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你是我的年少轻狂

你是我的放肆嚣张

你是我撒野奔跑也想追逐的光


看一眼炮楼

再看一眼狼行成双

听一个钢镚儿掉在地上

我曾以为我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直到遇到你


愿世界如你所愿

平静美好,浪漫幸福

遇到对的人,做正确的事

2019,感谢有你

2020,请多关照...





你是我的年少轻狂

你是我的放肆嚣张

你是我撒野奔跑也想追逐的光


看一眼炮楼

再看一眼狼行成双

听一个钢镚儿掉在地上

我曾以为我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直到遇到你


愿世界如你所愿

平静美好,浪漫幸福

遇到对的人,做正确的事

2019,感谢有你

2020,请多关照

  

                                                        2020  1.21

                                                           致巫哲




我真的很喜欢巫哲太太的文,包含着韶华青春的美好与梦想,在我置身万丈深渊的时候拉了我一把,希望未来的每一天,我都能与这世间美好相伴而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