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巫师帽

15.8万浏览    2222参与
她脚气越闻越香

www太喜欢这个绘画素材了

www太喜欢这个绘画素材了

南

炸服了。。发点给朋友的手书草稿半成品

炸服了。。发点给朋友的手书草稿半成品

阿夜/瑟兰

昨天上光遇没把我气死,色散颗粒真好用

求求了来点粉丝来点赞(卑微)

昨天上光遇没把我气死,色散颗粒真好用

求求了来点粉丝来点赞(卑微)

何若Coo
高空坠落 私心正巫

高空坠落

私心正巫

高空坠落

私心正巫

两楠画画了么.
我好不容易画一次,你却让我画的...

我好不容易画一次,你却让我画的这么惨。焯。

我好不容易画一次,你却让我画的这么惨。焯。

山村咏怀

俺朋友都说画(太涩了)太草了呜呜呜呜呜

家人们画的丑凑合看qwq

俺朋友都说画(太涩了)太草了呜呜呜呜呜

家人们画的丑凑合看qwq

再来两车果粒橙

#只是脑洞,正太白切黑yyds


#其实想写的是正巫


#部分正太第一视角


#后续随缘


“在这命运覆盖的夜里,我走向你。”


1


正太初次见到“大名鼎鼎”的巫师是在办公室的天台上。


过去的几年中,对巫师的言论不经意间就会悄悄流入耳中。有人说巫师是万圣节的使者,有人说他是吃掉心火的恶魔。都说他长相丑陋,可怖至极,其实只有极少人见过他。


但那些人下场似乎都不是那么的友好,他们症状的出现,似有意若无意地逼迫着众人都想要,远远逃离那个巫师存在的地方。谁想引火上身呢?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正太来到了恶魔的住所。


2


巫师一脉有极长的寿命,自然条件...

#只是脑洞,正太白切黑yyds


#其实想写的是正巫


#部分正太第一视角


#后续随缘


“在这命运覆盖的夜里,我走向你。”


1


正太初次见到“大名鼎鼎”的巫师是在办公室的天台上。


过去的几年中,对巫师的言论不经意间就会悄悄流入耳中。有人说巫师是万圣节的使者,有人说他是吃掉心火的恶魔。都说他长相丑陋,可怖至极,其实只有极少人见过他。


但那些人下场似乎都不是那么的友好,他们症状的出现,似有意若无意地逼迫着众人都想要,远远逃离那个巫师存在的地方。谁想引火上身呢?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正太来到了恶魔的住所。


2


巫师一脉有极长的寿命,自然条件下万物枯竭或是能源耗尽,才会是他们生命的结束。当然外因也会致死,心火被掠夺,破坏,或是肉体的死亡。


花都得是养着的。


所以通常巫师都会在自己的心火上加一层强大的防护罩,若是有人强硬打开,必然会遭到无尽的反噬。


心火会即刻熄灭,肉体会直接腐烂,无法回归极鸟的身边。


现存的已经太少了,光之子们一代又一代的轮换,几乎不曾有他们的记载。他们的昌盛,繁荣,都在十二年前随着黄沙散去了。


每当万圣节误入的人在出来后都会被模糊一部分的记忆,或许是被篡改,或许是被控制,发了疯一样,不愿再靠近这片土地。


流言蜚语一传十,十传百,渐渐的,巫师的形象在大众心里变得越来越不堪入目。成为了远近闻名,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3


万圣节来临之际,光之子为办公室一层做了精心的装扮,各自穿上奇特的服装,相互约好,从各大区域里纷至沓来。


调皮的恐吓会被糖果哄弄,清冷的恶魔也会悄然而至。


看起来并不恐怖,倒是很热闹。大家举杯庆祝,关着灯讲可怕的故事,有的胆小鬼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还不如一只螃蟹来的欢快。又在紧张的神经中疲惫下来,缓缓睡回糖果的梦里。


办公室也很给脸的拉下了红色的荧幕,挂个镰刀月,幽幽红光照亮的不仅仅是毫无生机的房子,也有着危险的警告。


4


正太作为圣岛的管理人,本来应该是在圣岛的顶端视察,无奈万圣节都跑来禁阁,一贯吵闹的圣岛,倒也是不多见的冷清。


正太从半空悠悠的降落,巡视三圈确定没人后伸了个懒腰,望了望当空照的骄阳,拿手轻轻挡了挡,即便周围是无垠大海,却也没有他蓝色的眸子更加抢眼。海洋之心,或许就在他的眼睛里吧。


正太放空时突然想起之前看的古籍里对巫师的描述,趁着无聊,打算也去禁阁逛逛。去找总裁和书虫交代了一下,换下标志着圣岛管理人的鲲斗,套了件蓝底的白斗就赶往办公室。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5


正太的人缘是佼佼好的。是所有人公认的好脾气选手。没人见他真正发过火,他好像总是那样的温柔。


一年一次的祈祷日,他用魔法敲响钟塔,好像是有魔力的咒语,为圣岛洒下庇护。


圣岛的居民一定会准时在钟塔周围,为他们的守护神静静的祈祷。


正太静静站在钟塔前,合上双眼,手指翻动,唤醒鲲灵,为圣岛带来源源不断的能量,巩固区域,也巩固人心。


“好美,他真的不是神吗?”


“嘘……小声点,不然我们不虔诚,他生气了怎么办!”


“你见过他生气吗?”


“好像也是哦……”


……


“希望今年可以在滑行赛上超过哥哥!”


“卡卡啊……”


……


“希望头儿今年不再那么累”


……


“希望大家能够更加和谐,今年也要努力!”


……


各种祈愿在正太的耳边漂浮,美好的祝福汇聚在钟塔里,由钟声传到各大区域,为远亲近邻都带去祝福。


6


正太赶到办公室已经快接近零点了,可是热闹的氛围并不愿消弥于黑夜,还是那样的吵闹。


正太对这种热闹的场景并不感兴趣,在大家切蛋糕之际独自溜出去透气。悠悠转转,黑色的身影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蓝色的海里。


7


巫师也并不喜欢加入这样的场合,轻扫过一眼后便消散,如幽灵般重聚于天台,选择在血色交织的天空下对着四条冥龙发呆。


他披着蝙蝠样的斗篷坐在草坪上撑手看月亮。月亮明晃晃的,巨大的,尖锐的,要割下谁的脖颈似的。在漫红的帷幕下散发着幽幽的银光。照着那人的皮肤愈加苍白。旁边是吃了两口的蛋糕,银叉随意的落在奶油上,可怜兮兮的草莓也被冷落。


宽大的帽沿遮住了他的半边脸,在我静静打量他的时候,他似乎被我惊扰到了。是我的目光太过炽热吗?


他微微侧向我,露出了一只猩红的眼睛。


我的呼吸漏了一拍。


……好漂亮……像宝石一样…


8


在接近他时,我把气息放的很轻很轻,饶是资历高也难以捕捉。他的意识瞬间汇聚,精神变得高度紧绷,直直射向我的目光,带有强烈的警示意味,圈属了自己的领域,不许他人靠近一步。


这样的高的灵敏度,绝对不是个安全人物。


我识趣的站定,不再向他走进。


如果不是他那张过于好看的脸衬托,估计我也要被吓得落荒而逃了哈哈哈,开个玩笑。很有攻击性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我的身上,但显然现在的他对我并没有很大的兴趣。


我与他之间谁都没有开口,我只是微微向他笑笑,示意我的问好。


不能让他感到有任何威胁。


我在他附近找了个位置坐下,调成温和的状态,让他不会感到有任何危机。慢慢的,他逐渐收回那逼人的目光,转变成了疑惑与探寻。


9


在他打量我的同时,我也在他的身上走舐。


或许一直生活在常年不见光的环境下,巫师的皮肤呈现病态的白皙,颈部的血管似乎随时都会崩出,脆弱但又锋利。是鲜活的。是诱惑。略长的碎发遮住了一点点眼睛,脆弱又锋利。


他有点像吸血鬼。


倒也还好,比那种干瘪瘪的不知道好看多少倍。都说巫师很长寿,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他现在看起来依旧很年轻。除去那散发的病态,甚至算得上俊朗。耳垂上戴着长长的流苏耳坠,衬得那人愈加精致。


他不再理会我,扭过头去跟月亮相对两望。


良久,“圣岛的小王子不应该没有听说过关于万圣节的传闻吧。”他的嗓音不算低沉,甚至有点戏谑,有一种响亮的透彻。压迫感很重。


我对于这种主动总是没由来的满足,笑着道“你就是那位恶魔?”其实这是陈述句。


他轻轻瞥了我一眼,漫不经心的用手随意操纵着冥龙,示威的意思摆在明面上,好像只要他一个不如意我就别想竖着离开这里。


“为什么见到你的人出现了奇怪的症状?”我问。


巫师一顿,紧接着右手反转,不知从哪掏出了一瓶奇怪的小药水,放在猩红的眼睛前,又转向我,淡淡的神色深不见底。我被迫盯着那变紫色的眼睛。


我想我开始着迷了……


10


他看向那瓶蓝色的小药物,不疾不徐地回答道“只是小把戏而已。”又退回了他的领域,小瓶子被一抛一抛的扔起又落回骨骼分明的手里。


我表示并不理解。他似乎心情很好,便开始解释“巫师一族的预言一向很准,可是受到警告的人们并不以为意,在酿成悲剧时则去责怪巫师带来的厄运,所以巫师一族就像是被诅咒的恶魔,被众人驱逐。


为了隐蔽,我们会消除他们的记忆或者抽取他们部分神识用作药引。一是为了让他们今早打消靠近这里的念头,二是制造药水,赚取利益,一举两得。”


11


“我也会被消除记忆吗?”


他点头。


“那如果我反抗呢?”


他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这种话,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眨眼的瞬间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与他的脸都埋在黑色的帽沿下,他微卷的头发蹭得我有点痒,他附身两手撑在我身侧,阴影笼罩着我。为了避免向后到去手臂半撑着,略矮身于他。


我们离得极近,鼻尖挨着鼻尖,气息揉着气息。不知是谁先主动,等反应过来已经不再抑制内心的冲动,气氛也随之躁动。


我并不反感,甚至有点贪恋。他猩红的眸子半阖着,条分缕析的睫毛向上轻扫,我与他唇齿相依。我一只手慢慢从腰处往上游走。摸到了没有一点赘肉的腰肢和漂亮的蝴蝶骨。


太瘦了。我想。


我感觉心脏跳动的猛烈,身体不受控制的想抱住眼前的人。一使力翻身将人压在身下,他有一瞬的怔愣被我尽收眼底。


是我不依不饶还要吻上,他也愿意搂上我的脖颈配合,这场狂欢有人在酒香里欢呼,有人在天台上热 吻,我们都醉死在这场美梦。


醉生梦死的我们并不知道这场交集通往哪里,至少现在的我并不想那么清醒。


微微分开时的舌尖拉下细细的银丝,我与他头抵头,他似乎有点兴奋,轻轻的笑了,又在我的唇角烙下一吻。微眯起的眼睛勾了我的魂,他轻轻道,


“巫师是无所不能的。”


我突然感到彻骨的无力。


12


我晕了过去.


再醒来大概在半个月后,我睁开眼是雨林的树屋,我在吊床上躺着,好像只是做了个梦。别的光之子围在我旁边,急切的询问我的情况,我微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我并没有失去记忆,也没有发疯。只是模糊了很多,除了那双红宝石般的眸子,其他的,都好像在不经意间,擦去了很重要的那部分。甚至连那粘腻的吻,都消失殆尽。


我并不沮丧,这算是一种线索,只要拿上我的好奇心再次去找到他,总会有我想要的惊喜。这好像是一场双向利益。


13


那之后的一年我都没有再见过他。时间冲刷了太多,记忆只剩下零零碎碎的几片影子,以至于我都快遗忘掉了这个人,他又出现了。


我受嘱咐去邀请雨林的管理者参加过几日的霞谷大赛,其实本不是我去,而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会有人在等我。我立刻就接受了这个任务。


雨林的管理者很美,但是由于脾气实在是太可怕,所以并不会有人很想去打扰她。虽然我是心怀鬼胎。


站在树屋前,我突然有些局促不安。将伞收回后倚在树干上。


在我掀开布帘的一瞬间,那位我日思夜想的爱人再次回到了我的梦中。他的面孔也终于在记忆里揭开面纱,重新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他坐在窗台,屈起一条腿,另一条则随意的耷拉着,手伸在雨里,帽沿有雨水溅落,他并不在意,静静的把玩着指间翻飞着由黄变粉的蝴蝶。


他的手指灵巧的反转着,似乎与蝴蝶嬉戏,斗篷也悄悄闪烁着,周身零星几只蝴蝶也围绕着他,滴滴答答的雨声混杂着,蛋黄的光粉在空中闪烁,这样的反差让我一时迷了智。


他依旧是保持着自己的性子,淡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在蝴蝶正要飞走的那一刻又将它抓回,手上用力,蝴蝶就碎在雨里了,无一幸免。他又就着雨水甩了甩手,这才扭头看向我。


望着他的眼睛,我想,这次一定不能再让他逃走了 。


“圣岛的小王子,好久不见。”


碎碎念,其实只是想看巫师在雨林窗台玩蝴蝶……



林枫鸽子汤

“你是我亲手种下的黑色花朵,也是藏匿在蜜糖之中的毒药”

“你是我亲手种下的黑色花朵,也是藏匿在蜜糖之中的毒药”

燃鸽不咕
:“♡” :“×”

:“♡”

:“×”

:“♡”

:“×”

鸟子♡
零基础七天男友变乖

零基础七天男友变乖

零基础七天男友变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