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巫师3

52万浏览    3404参与
子时妖

原著里的阿瓦拉克细思极恐

精灵贤者嘴里有几句是真话?在游戏好感度buff的加持下,第一次看小说的时候我被他忽悠瘸了,后来又反复读了几遍关于阿瓦拉克出场的剧情,觉得这个角色太吓人了,有让人退避三舍的冲动。

1.关于能否有办法离开艾恩艾尔世界

阿瓦拉克:你将明白,想逃出这儿是不可能的,小雨燕。

阿瓦拉克的话里没有一丝余地,希里没有可能逃跑,只能留下来怀孕。

艾瑞汀:就算凭借某种奇迹,你瓦解了魔法屏障中略…不要试图逃跑。就算你真这么做了,我的Dearg Ruadhri——我的红骑兵队——也会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裂隙抓到你。

艾瑞汀的话就很憨憨了,他表示希里可以借助某种奇迹瓦解魔法屏障,并且有逃跑成功的可能,不过红骑士...

精灵贤者嘴里有几句是真话?在游戏好感度buff的加持下,第一次看小说的时候我被他忽悠瘸了,后来又反复读了几遍关于阿瓦拉克出场的剧情,觉得这个角色太吓人了,有让人退避三舍的冲动。

1.关于能否有办法离开艾恩艾尔世界

阿瓦拉克:你将明白,想逃出这儿是不可能的,小雨燕。

阿瓦拉克的话里没有一丝余地,希里没有可能逃跑,只能留下来怀孕。

艾瑞汀:就算凭借某种奇迹,你瓦解了魔法屏障中略…不要试图逃跑。就算你真这么做了,我的Dearg Ruadhri——我的红骑兵队——也会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裂隙抓到你。

艾瑞汀的话就很憨憨了,他表示希里可以借助某种奇迹瓦解魔法屏障,并且有逃跑成功的可能,不过红骑士能抓住她。阿瓦拉克在一边听的直皱眉,你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给希里发攻略?

2.关于希里生娃后去留问题

阿瓦拉克:你就自由了,想去哪里都没问题。除非你打算留下。留在孩子身边。

艾瑞汀:他们给过你承诺,但只是为了欺骗你,让你乖乖听话。他们根本没有兑现承诺的打算阿瓦拉克是艾恩·萨维尼。通晓者有自己的一套荣誉标准,他们会用冠冕堂皇的话语隐藏那个古老的原则: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

“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在小说里出现过很多次,出现在不同职业人物身上,茜格德莉法大祭司、恩希尔皇帝。然后小说里有一段关于“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的描述:

每个国家都能找到追求理想的狂热分子。他们醉心于自己理想中的社会秩序,什么事都干得出,包括令人发指的罪行。

按他们的说法,只要目的正当,手段和行为都不重要。他们认为自己不是在杀人,而是在维护秩序;他们不是在拷打或勒索,而是在保护国家权益,为秩序而斗争。

如果某个个体妨碍了他们的教条,或是他们确立的规范,那个个体的生命就变得无足轻重。但他们始终没意识到,自己服务的社会正是由个体组成的。

他们的眼界还真是‘开阔’啊……拥有如此的眼界,无视他人也就顺理成章了。

所以希里生娃后去留问题,阿瓦拉克的承诺让我有点怀疑了,他有艾恩·萨维尼的道德标准做最后底牌。能不能走全是他说了算。

3.打开宏伟之门后,哪些种族可以通过?

阿瓦拉克:我们将开启阿德·盖斯——宏伟之门,让所有人都能通过。……我们会带上那个世界所有面临危机的物种,吉薇艾儿。一个不落,甚至包括人类。

然后希里在逃跑前独角兽让她看见了集体墓穴。堆积如山的骸骨。胫骨、骨盆、肋骨、股骨,以及头骨,这些被利刃劈开的头骨长着犬齿。人类的骸骨。

独角兽:现在你知道了,是他们干的。是艾恩·艾尔,赤杨之王、狐狸和雀鹰干的。这个世界本非他们的世界,是他们用武力占为己有。那是他们开启阿德·盖斯以后的事了。我们也帮了他们一把——我们曾遭受他们的利用和虐待。如今,他们又想利用和虐待你。

艾恩艾尔精灵武德充沛,到一个世界先把那的原住民干翻了再定居。他们可能会带上艾恩西德精灵,但是他们真的会带上人类吗,恐怕只有少数人类能通过宏伟之门,因为他们需要奴隶干活!而人类繁衍速度快,带少数足以。

4.阿瓦拉克对时间的描述

其一

奥伯伦:世界的数量随之增长,但门却关闭了。它只向少数几个获选之人敞开。时间紧迫。我们需要开启那扇门。而且要尽快。这是势在必行之事。(希里第一天见奥伯伦)

阿瓦拉克:我们赤杨之民从不匆忙。我们有的是时间。(阿瓦拉克在小船上说的)

奥伯伦和阿瓦拉克的话,可能前后没差半个小时。也许这两位说的“时间”是两个概念?但听到阿瓦拉克的话以后希里反驳,说奥伯伦可不是这么说的,阿瓦拉克也承认他知道奥伯伦说过什么。

其二

阿瓦拉克:此处的时间流逝方式与彼处不同。如果你帮助我们,我们也会回报你。我们会把你和我们——和赤杨之民——相处而损失的时间还给你。

艾瑞汀:回想一下你们的传说吧。失踪的人回到家乡,却发现亲属的坟墓早已野草丛生——而对他们来说,时间只过去了一年。你以为这些都是纯粹的幻想故事,是编造出来的?你错了。许多个世纪以来,人类一直被绑架,被狂猎掳走。他们被诱拐、被利用,然后像空贝壳一样被人丢弃。但别期待那种好运,吉薇艾儿。你会死在这里,连你朋友们的坟墓都看不到。

这一段类阿瓦拉克用的是“天上十年地上一天”,艾瑞汀用是的“天上一天地上十年”,不管艾瑞汀有什么目标,他说的是真话。无论是发攻略还是狂猎掳人,他的大部分话都是真的。

原著里的阿瓦拉克利用信息不对称对希里隐瞒了很多事,当希里看见人类墓穴时候大骂他们是恶棍、凶手。游戏里贤者大人是怎么把希里那对他掉进马里亚纳海沟的好感度刷回来的……匪夷所思。

最后,还是游戏里的阿瓦拉克比较可爱。

Jageo

【巫师三/兰狼】嫉妒不是通病

兰伯特发现他亲爱的白狼身边的人太多了,而自己正在一点点都剥离出来,这让他感到非常嫉妒。


“狼崽——”兰伯特只来得及喊出这个名字,下一个动作却被砰的传送门开启的声音阻止了,胸前的徽章发出震颤,他们两个只好停下来,注意附近的事情。

“打扰你们了,男孩们。”叶奈法依然是一身黑白,穿得像搁浅的虎鲸,毫不客气地打开了杰洛特的房门,站在门口,浅扫了一眼便看向被压着的人,“杰洛特,我需要你帮忙。”

“你怎么能现在这个时间来?!这可是半夜!”兰伯特愤愤地说,天知道,他还跨坐在杰洛特的腰上呢,“你没有别人能找了吗?”

“如果有,我就不会来了。”叶奈法说,拍了拍手,像是在赶羊,“快......



兰伯特发现他亲爱的白狼身边的人太多了,而自己正在一点点都剥离出来,这让他感到非常嫉妒。





“狼崽——”兰伯特只来得及喊出这个名字,下一个动作却被砰的传送门开启的声音阻止了,胸前的徽章发出震颤,他们两个只好停下来,注意附近的事情。

“打扰你们了,男孩们。”叶奈法依然是一身黑白,穿得像搁浅的虎鲸,毫不客气地打开了杰洛特的房门,站在门口,浅扫了一眼便看向被压着的人,“杰洛特,我需要你帮忙。”

“你怎么能现在这个时间来?!这可是半夜!”兰伯特愤愤地说,天知道,他还跨坐在杰洛特的腰上呢,“你没有别人能找了吗?”

“如果有,我就不会来了。”叶奈法说,拍了拍手,像是在赶羊,“快点,时间不等人。”

“叶……”杰洛特无奈地哀叹,只好爬起来穿衣服,跟着叶奈法走到外面,在进传送门之前,他闭上了眼睛,抱怨道:“我讨厌传送门。”

“别大呼小叫的。”叶奈法紧随其后,进去的瞬间便关上了门,徒留只穿着大裤衩的兰伯特在后面咒骂。

兰伯特只好穿上衣服,到客厅扯了一把椅子坐下,泄愤似的把桌面上的葡萄全部一个个吃掉,然后又转到厨房找吃的。玛琳早就睡了,没有人还醒着,除了自己这个蠢货。他找到了晚饭剩下来的饭菜,这些还没来得及倒掉,瞥了一眼里面冷冰冰的食物之后,抱怨着回到了卧室,卷着全部的被子,满腹怨气地睡下。本来自己可以和杰洛特来一发的!

他知道这种急迫的事情得花好几天,而杰洛特那性子又不喜欢让别人开传送门把他送回来,路上还得花几天,要是再遇上个什么委托,算来算去,半个月差不多一个月都得过去。

嫉妒,兰伯特嫉妒叶奈法嫉妒得要命,毕竟她也是曾经和杰洛特绑在一起的人,还有其他那些杰洛特的朋友,只要他们找杰洛特帮忙,每次他都是二话不说立马答应,急得像是火焰烧到了他的屁股后面,而自己呢,像个纯正大傻瓜,十天半个月见不到杰洛特一面,虽然自己名义上是在杰洛特的庄园住下了。

忙碌是猎魔人的通病,不是所有人都像杰洛特一样幸运,卷进各种斗争之后全身而退,还到手了一座庄园,即使是吃葡萄酒的本也基本可以安逸一辈子了。但是——没有一个猎魔人会死在床上。杰洛特经常出门,兰伯特也不会好好待着,他们相处最多的时间就是冬天了,仿佛劳碌一年就是为了冬天安安稳稳地享受。

只是,操他的,兰伯特有些暴躁,他发觉自己像个尖酸刻薄的善妒的婊子,自己老是容易生闷气,看见杰洛特一个月几个月不回来就容易发怒,非要用胡思乱想填满自己的脑子,明明自己也是不着家的类型!

他亲爱的白狼总是可以毫不费力地抓住他的心,操控着他的情绪。



叶奈法找杰洛特的时候没说去哪,兰伯特不觉得会在陶森特里,于是他便策马往反方向走,北上威伦。他讨厌威伦,这里太多哀嚎,凄风苦雨,但他也讨厌诺维格瑞,那里规矩太多,欺诈无处不在。倒不如说兰伯特讨厌所有地方,按他的话来说,他平等地厌恶每件事物。

黑发的猎魔人在离开庄园的第五天开始想念杰洛特,鉴于他们可能得到冬天才能再见,现在已经秋天了,于是兰伯特又开始生闷气,他想起那天杰洛特跟着叶奈法离开,那副乖乖的模样,真是叫人生厌!凯拉说过什么来着,“叶奈法的乖狗狗”?操。而且,最重要的是,杰洛特在答应帮忙之后再也没有分过一个眼神给自己,径直踏进了传送门里。

噢,杰洛特,你这个大傻瓜!他甚至没有问是什么事情就走了!

兰伯特坐在篝火旁边胡思乱想。这是一个强盗营地,他在听到这群人老远的喊叫之后被吸引过来的,下了马后不出意外的,有人操起了十字弩朝他射了一箭,幸好他反应迅速,举剑格挡开了箭矢,花了几分钟杀完了所有的强盗,顺理成章占了他们的地方,准备拿来过夜睡觉。

刚好兰伯特搜集到了好几种草药,鬼知道这群强盗把草药扯回来放在营地旁边是为了什么,他们应该用不上猎魔人的药剂,况且,他们也没有配方。等兰伯特把鹿肉放在锅里熬煮的时候,他在一顶帐篷里找到了答案——一张牛皮纸,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份配方:列(烈)性迷摇(药)。兰伯特仔细看了一遍,又发现了好几处拼写错误,而且还有两种草药没有任何意义,他不想知道这份迷药有没有用,又迷倒了谁,于是随手丢到了火堆里烧掉,看着它一点点消失。

杰洛特曾经也乱搞过药剂,还好他没有蠢到自己一个人喝,而是等到回了凯尔莫罕才从包里摸出那张叠好的配方。兰伯特仔细回想配方的内容,却只能想起个七七八八,里面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一样不少,更偏门的却是想不起来了,只好放弃。

白狼当时叫来了兰伯特和艾斯卡尔,让他们帮忙,他不敢告诉维瑟米尔,这份药剂听上去就很危险:预言。谁都知道得知未来不是一件好事,否则也不会有“未来”了,每个妄图勘破真相的人都付出了代价,作先知的是愚昧,受灵感的是狂妄。

艾斯卡尔劝了三句,兰伯特劝了两句,见杰洛特心意已决便不再多说。

兰伯特想起自己当时风风火火地给他熬药,白蜂蜜、白色拉法达煎药、燕子……只要可能要用到的他都做了一份,他可不希望杰洛特按照牛皮纸上那串晦涩的精灵语弄出来的药剂会杀了他。

他和艾斯卡尔一人坐一边,看着杰洛特喝下一小瓶颜色黑漆漆、粘稠得像是泥浆闻起来却是异常的香气扑鼻的预言药剂,好似里面熬制的各种妖鬼部位没发挥一丁点儿作用。

“这太反常了,狼崽。”自己当时是这么说的。

“我赞同,它为什么这么香?”艾斯卡尔附和。

“哼,精灵秘方的品味也和他们一模一样嘛。”杰洛特砸了砸嘴,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上终于显露出一丝裂痕,“像是就着矮人烈酒蹲在腐食魔旁边生吞了五个水鬼脑。”

兰伯特想了想那种滋味,然后打了个冷颤。看来精灵的品味也不过如此嘛。他看着杰洛特脸色一点点变白——他本身就够白了,现在看起来更像水里泡了三天的死人。

他和艾斯卡尔对视一眼,然后喊:“杰洛特?”

杰洛特已经没办法回答他了,他双目紧闭,紧紧咬着牙关,浑身细微地颤抖着,甚至连嘴唇都变成了死白。要不是还能感受到对方身上微弱的心跳,兰伯特甚至怀疑杰洛特把自己搞死了。

那场景太恐怖了。兰伯特至今回想起来还是胆战心惊,倒不是因为那番场景,他见过太多更离奇更惊悚的画面了,而仅仅因为那是杰洛特。他不敢想象杰洛特死在自己面前的模样,他做不到面对一具了无生气的死尸,所以宁愿自己死在杰洛特之前,省得自己感受到心绞痛和如潮水般的可怖窒息。这个想法太自私,不过兰伯特觉得自己一直都是那么自私自利,否则也不会心生妒忌。像杰洛特说的,自己一直都是个混蛋。

还好杰洛特最后什么事也没有,还活着,含含糊糊地告诉他们自己预见到了什么,无非是死亡和覆灭、铁骑与战争。他说得太过轻巧,以至于让听众觉得那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兰伯特却在艾斯卡尔脸上看到了同样的担忧。

后来他还是把白蜂蜜塞给了杰洛特,兴许是刚经历过更难喝的,杰洛特皱着脸说这玩意太甜,让他感到头皮发麻。后来他悄悄和杰洛特交换了一个充满甜味和苦涩的吻,发现这股味道确实足够让人头皮发麻。




兰伯特在路过一个小村庄的时候接到了一份急切的委托,村长告诉他,墓地里有怪物,前两天有两个外乡人去墓地里盗墓,再也没出来了,不过这两个人的性命不至于让他们惋惜,而是他们派出去赶走盗墓贼的三个只回来了一个,哭喊着里面有怪物,现在正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谈好价钱之后,兰伯特便走去找那名被吓到魂不附体的村民,从他磕磕巴巴的描述中,只要是猎魔人都会下一个差不多的结论:墓地巫婆。他抹好了剑油,准备好了药剂和炸弹便往墓地出发。

那是一只莫恩塔特,兰伯特提起十二分精神,这玩意可不好对付,要是被它长溜溜的舌头击中,那可不是滋味好受过去的毒。好在他的充分准备派上了用场,解决这只墓地巫婆花不了多久,他甚至在战斗过程中斩断了巫婆的长舌,像是书本上建议的那样简单。



冬天快到了,兰伯特已经回到了诺维格瑞城外的七只猫旅馆,准备南下陶森特。他瞪着在门口转悠的黑白杂色小猫,噘嘴唬了它们一句,愉快地把它们吓跑了。他想起和杰洛特一起去追查卡拉丁的时候,他们就是在这里碰面。

自己当时说什么来着?

——“我有一个朋友。”

然后杰洛特半惊讶半揶揄地说:“你还有朋友?”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兰伯特说,看着杰洛特眼睛里那一丁点儿不快的意味,脸色放松了一些,“我也很喜欢你,不过对于他,还是没得比。”他实话实说。

后来杰洛特只问过一次这个话题,不过是非常轻描淡写的话,他说:“你还在想念他?”

难以忽视的,兰伯特一眼看出了杰洛特掩盖起来的嫉妒,他很想说,艾登已经死了,他们之间就算再亲密,也只是变成了沙子,撒在了沙滩上,而他和杰洛特依然活着,成为对方灵魂中的一部分。他轻哼了一声,说:“偶尔会想起。”

杰洛特便不再说话了。

这让兰伯特意识到,杰洛特内心还是存在着一份软地,用来存放平静如水的感情。



时间刚刚好,兰伯特趁着天气转冷之前回到了充满阳光的陶森特公国,没被寒风摸到一点儿屁股。这里什么也没变,好像他的离去不过是短短一天。他把马拉到马厩的时候,没见到杰洛特的萝卜,于是快步走回屋子,见到了没有丝毫变化的管家。

“bb,杰洛特回来了吗?”

管家还是那幅摸样,掩盖在墨镜下的眼睛眨了眨,回答:“杰洛特先生暂时不在这里。”

兰伯特烦躁地抓了抓脸,随口道了声谢,拐去卧室睡觉了。他懒得上楼,况且他不认为会有人在意这件事,于是他安心地躺在了杰洛特软绵绵的床上,这让他无端联想到自己埋在白狼的毛里。



得益于猎魔人异于常人的感官,兰伯特一睁眼,看见了正开门进来的白发猎魔人。

“啊,操你的,杰洛特。”兰伯特呻吟着骂道,缓慢地眨着眼睛,随后掀开了被子,迫不及待地把杰洛特扯下来亲吻。

思念比任何时候都爆发得猛烈,兰伯特一点儿也不想承认他确实有那么一点点依赖杰洛特,之前的积怨也暂时被忽略,只剩下一团白毛填满他的世界。

没等兰伯特兴致勃勃地想要进入下一步,杰洛特率先揪开了他,略为尴尬地说:“希里来了。”

话已至此,兰伯特只能恋恋不舍地离开白狼柔软的嘴唇和头发,开始穿衣服,说:“她怎么和你回来了?”

“是你回来晚了,我们早在两周之前就回来了。”杰洛特解释说,“但我们今天出去了。”

“这又不是我的错。”兰伯特嘟囔着,很快套好了最后的一只靴子,“好吧,我去见她。”他走到外面,碰见了正在和狗玩耍的希里,不禁再次感叹一句她长得真的很像杰洛特。

“嘿,希里。”

“兰伯特,见到你真好。”希里拍拍手站起来,自然是忽略了兰伯特是从哪里出来的,她心照不宣地没有提,毕竟只要稍微留心的都知道了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

“其他人准备来了吗?”兰伯特靠在柱子上,随口问。

“也许,”杰洛特也走了出来,皱着眉看见不知道哪里来的猫咪冲他咆哮,“快冬天了。”

“哼。”兰伯特对此不置可否,哼哼了几句便转身去了酒窖里的小实验室,准备弄点突变药物。


第三个来的是艾斯卡尔,他风尘仆仆,然后快步走来和杰洛特拥抱,又在兰伯特的臭脸下和他抱了抱,说,“很高兴见到你们。”

“你没死真好。”兰伯特说,手上抱人的力度可不含糊,就差把艾斯卡尔的骨头折断了,也算是一种暗暗较劲。

“闭嘴。”艾斯卡尔把兰伯特推开,环顾了一圈,“希里呢?”

“可能在某家裁缝店里,也可能在某家铁匠铺里。”杰洛特说。



等所有人全部聚在一块的时候已经到冬深时节了,还好陶森特不是很冷,大家也都能忍受。一般这种时候便是兰伯特抱怨连连和醋意大发的高发期,虽然这里比凯尔莫罕温暖,但他依然改不了畏寒的习惯,老是爱往杰洛特身边钻。杰洛特不太有空,老朋友太多,他得尽量照顾周全。

像那位温和有礼的吸血鬼,今年出乎意料地秘密带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另一名吸血鬼狄拉夫。兰伯特听过他们的故事,杰洛特告诉了他一个称得上两全其美的结局:亨利叶塔女爵和她的姐姐和好,席安娜看起来似乎不再偏执于权利,而雷吉斯把利爪刺进了狄拉夫的身体,却没有真正杀死他,留了他最后一口气。等杰洛特向亨利叶塔女爵禀告狄拉夫已死之后,雷吉斯便带着重伤昏迷的狄拉夫远走高飞,避开了女爵和席安娜。

这是狄拉夫第一次再次出现,兰伯特不得不警惕地看着他。他不知道雷吉斯为什么会把狄拉夫带来,如果亨利叶塔知道这两个吸血鬼还在她的地盘上活动,估计会立刻把杰洛特一并赶走——这还是客气的说法。

“狄拉夫。”兰伯特看见杰洛特主动走过去,和掩在宽大兜帽底下的吸血鬼打招呼,语气平淡而自然。

狄拉夫点了点头,“好久不见,猎魔人。”说罢,他便再也忍受不住似的逃离了那里,又转回了雷吉斯身边,像个影子般寸步不离。

后来兰伯特才在杰洛特口中得知,雷吉斯一直在安抚狄拉夫,劝了他很久他得到把他带出来的许可,只不过不能离太远,否则狄拉夫也许会再次不稳定。他感谢了杰洛特的慷慨宽容,杰洛特则说,他们是朋友。


朋友太多然后分走更多的关注,兰伯特就处于这种尴尬处境,他看着杰洛特,杰洛特却不能看他。某天晚上,大部分人都来吃了个晚饭,玛琳做了很棒的菜,从早忙到晚又加上好几个人帮忙才做出让这些胃口大的人能吃饱的饭菜,接着便是啤酒葡萄酒伏特加轮番上阵,其中不乏狼派特调“铁手套”,仅限于在场的几位猎魔人喝,他们可不能担保其他种族的人喝了会怎么样。都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兰伯特终于逮住了杰洛特,抓着他的领子,全然不顾还有多少人醒着便亲上去,然后故作姿态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爱你,我的兄弟。”接着,他打了个酒嗝。

“我也爱你,小混蛋。”杰洛特傻傻地说,露出一个微笑。

“喂!你们两个!”艾斯卡尔不算完全醉,起码还能磕磕巴巴地说话,东倒西歪地走过来,揽住杰洛特的肩膀,好像下一秒就要倒在他的肩膀上。

“走开,艾斯卡尔。”兰伯特推开了他,自己挤到杰洛特身边,满意地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模样,“这是,这是我的白狼!”他感到很幸福,因为他说出了这句话。

“太不公平了!”丹德里安忽然嚷嚷,脸蛋红彤彤的,“这是大家的白狼。”

“我赞同!”卓尔坦还举着一杯啤酒,高声附和。

“放屁!”兰伯特憋了一会儿才组织起他的词语,一股交织着嫉妒和兴奋的情绪占据了他的身体,于是他把杰洛特扶起来,推进了卧室,砰地把门关上。

“小气鬼。”丹德里安摇了摇头。

兰伯特把醉醺醺的白狼推到床上,看着他迷茫的眼神,那点儿小情绪很快消失不见,嘟囔着:“你不知道你有多受欢迎。”他躺在杰洛特身边。要不是喝了酒硬不起来,他肯定得操杰洛特一顿。兰伯特迷迷糊糊地想着,很快闭上了眼睛。


喝醉的后果就是他们谁也没有脱衣服,被子也没盖,就这样睡了一晚上,而身边还多躺了一个艾斯卡尔。兰伯特晃着疼痛的脑子爬起来,决定大发慈悲地安静出去。



/2023.2.3


狼仔

steam点数买了艾瑞丁脑壳贴纸引发的一系列幻视

steam点数买了艾瑞丁脑壳贴纸引发的一系列幻视

黑夜的怪男爵
  一些巫师3摸鱼

  一些巫师3摸鱼

  一些巫师3摸鱼

子时妖
来简单鉴赏艾恩艾尔精灵毕加索&...

来简单鉴赏艾恩艾尔精灵毕加索·盖尔的画

我看见他拿画笔画画就对他好感度爆棚

会画画都是好人!真的!

来简单鉴赏艾恩艾尔精灵毕加索·盖尔的画

我看见他拿画笔画画就对他好感度爆棚

会画画都是好人!真的!

咕咕咕

巫师三 坐牢结局

  开局雷吉斯就救了白狼一命,舍不得让雷吉斯杀掉自己的救命恩人,余生被高级吸血鬼追杀,过上流浪的生活。

  游戏本体献祭维瑟米尔。

  血与酒必须死一个,希望有个完美结局。(毕竟感觉屠城事件完全可以避免,女爵姐姐死了就死了)

  开局雷吉斯就救了白狼一命,舍不得让雷吉斯杀掉自己的救命恩人,余生被高级吸血鬼追杀,过上流浪的生活。

  游戏本体献祭维瑟米尔。

  血与酒必须死一个,希望有个完美结局。(毕竟感觉屠城事件完全可以避免,女爵姐姐死了就死了)

芜明

年轻杰洛特也太戳我了

三周目更有动力!

年轻杰洛特也太戳我了

三周目更有动力!

诘Sin

原著里最初的叶妮芙是不是也这个巫婆模样?

原著里最初的叶妮芙是不是也这个巫婆模样?

公然抱猫入竹去

药别乱喝

杰洛特好不容易做了心里建设打算睡个懒觉,结果还是一大早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很快就听到了巴巴的声音:“先生,有人找您,他声称有急事。”

“哦——我知道了。”大概是寻求猎魔人帮助的镇民吧,这么想着杰洛特翻身起床,用手随意的理了下头发,打开房门。

“那位先生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巴巴用不太赞同的眼神审视了杰洛特的装扮,被充当睡衣的外衫皱的不成样子,头发也略显凌乱,但最后他还是妥协的叹了口气:“请别让他等太久,先生,他执意要站在外面等您。”


杰洛特走到庄园门口,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狄拉夫?!”杰洛特低声呼喊出来者的名字,而对面的人只是冷淡的点点头。

他记...

杰洛特好不容易做了心里建设打算睡个懒觉,结果还是一大早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很快就听到了巴巴的声音:“先生,有人找您,他声称有急事。”

“哦——我知道了。”大概是寻求猎魔人帮助的镇民吧,这么想着杰洛特翻身起床,用手随意的理了下头发,打开房门。

“那位先生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巴巴用不太赞同的眼神审视了杰洛特的装扮,被充当睡衣的外衫皱的不成样子,头发也略显凌乱,但最后他还是妥协的叹了口气:“请别让他等太久,先生,他执意要站在外面等您。”


杰洛特走到庄园门口,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狄拉夫?!”杰洛特低声呼喊出来者的名字,而对面的人只是冷淡的点点头。

他记得在那件事之后雷吉斯就带着受伤的狄拉夫离开了鲍克兰,为什么他现在回来了,还来找自己。

“我有…东西要给你。”狄拉夫有些尴尬的举了举手上的篮子,杰洛特才注意到和他这一身体面的大衣完全不搭的破旧竹篮,竹篮上盖着一块布,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哦,嗯…”杰洛特好奇的看着竹篮“这是见面礼吗?虽然我之前没说过,但…你是雷吉斯的兄弟,想来借住不用这么客气。”

狄拉夫瞪大了眼睛,对杰洛特的话感到很震惊的样子:“不,这…这是——”他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布的一角,杰洛特偏过头来就能看到里面一个正在起伏的小身体“雷吉斯。”

“噗…”看着这个现在只有他巴掌大的灰色小蝙蝠,杰洛特觉得有些搞笑,但他能看出来狄拉夫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所以很快好奇就变成了担忧,低声询问:“我听说高等吸血鬼可以变成蝙蝠…但…他怎么了?难道是受伤了?”

狄拉夫又盖上了布,说道:“我们在离开鲍克兰后旅行了一段时间,发现了一个荒废已久的精灵遗迹还找到了一些手稿…他没有听我的建议,尝试了上面的特殊药剂,就变成这样了。”

“我明白了…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难道解药缺钱什么材料吗?我会尽力去寻找的,虽然雷吉斯这样很可爱,但最好还是让他早日恢复。”

“我已经集齐了所有的材料,如果手稿正确应该能做出解药…但是我制作过程需要非常专心,不能有一点差错。”

“所以我需要照顾一只蝙蝠雷吉斯?”

狄拉夫点点头:“我相信你能照顾好他…”

杰洛特接过篮子,保证道:“绝对不会让他饿瘦的。”说着杰洛特又掀开了篮子上的布,打瞌睡的雷吉斯终于还是被吵醒了,他圆滚滚的小眼睛看看狄拉夫,又看看杰洛特,便顺着杰洛特的手臂爬了上去,在两人的注视下最终停在了杰洛特的领口。

杰洛特好奇的看了狄拉夫一眼,狄拉夫解释到:“也许这种形态激发了他的一些原始本能,雷吉斯也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

“可以理解。”杰洛特挠了挠雷吉斯的小脑袋,小蝙蝠也乖乖的蹭了几下,还打了个哈欠。

“不过你真的确定这是我的朋友雷吉斯吗?也许你把他和一只普通的蝙蝠弄混了…”

“嗯…我一直看着他,不会弄错的。”狄拉夫皱着眉盯着雷吉斯看了好一会,才点点头说服了自己“肯定没错。”


三天,杰洛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原先的竹篮里面放的都是稻草,只有最上层垫了一层皮革。而在玛琳的帮助下,杰洛特拆了一个备用枕头,用里面的棉花重新装填了他的临时小窝,趴在上面睡觉的雷吉斯明显舒服了不少,很快就开始打呼噜。

“哦,这个小家伙真是可爱,它是您捡到的吗?”玛琳问道。

“他是我朋友…的宠物,在我这里寄放几天。”

“它确实非常可爱,只是我觉得它有些脏了,要不要洗个澡?”

杰洛特看了看正在睡觉的雷吉斯,确实灰白色的皮毛上有着一些灰尘,像是煤灰之类的脏污。

“等他睡醒吧,对了,再准备点小水果。”

今天的杰洛特没什么任务,没有委托,葡萄园也不需要他每天视察,毕竟农夫比他更懂葡萄。所以他选择在书桌前充实一下自己,也方便照看变成蝙蝠的好友。

装雷吉斯的篮子就放在书桌一脚,杰洛特抬头就能看到。他随便抽出一本在城中买到的有关巨型蜈蚣的生态观察手记开始阅读,时不时抬头看看雷吉斯有没有睡醒。

大约一小时后,杰洛特抬头,却发现篮子里连蝙蝠毛都没了,不过桌子只有这么大,他很快看到了在边缘爬行着偷偷向他靠近的雷吉斯。被发现的小蝙蝠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只是从偷袭变成了光明正大的进攻。

雷吉斯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最后绕了一圈停在了杰洛特了肩膀上。

“哦,好吧,或许你现在喜欢居高临下,不知道房梁会不会适合你。”

雷吉斯只是“唧唧”叫了两下作为回应。


一小碟牛奶,加上两三颗葡萄,吃饱喝足的雷吉斯正趴在杰洛特的腿上接受抚摸,就迎来了他在白鸦的第一个难关。

“哦,他看起来很有精神,趁着下午太阳暖和让我给他洗个澡吧。”玛琳并没有忘记她的任务,杰洛特也想不到这对雷吉斯有什么不好,让他的好友时刻保持体面也是作为朋友应该做的吧。

雷吉斯瞪着惊恐的大眼睛被从杰洛特的怀里抱走了。

“放心吧,她会把你洗的干干净净。”想了想杰洛特还是提醒道“洗的时候温柔一些。”

“哦哦,我懂得,放心吧。”

二十分钟后,杰洛特收到了一个被毛巾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蝙蝠。雷吉斯的那种眼神很眼熟,大概就是“我相信你,但你刚刚做的让我有些失望”,杰洛特甚至有些怀疑雷吉斯是否找回了一些自己的意识。他带着雷吉斯在炉子边烤了会火,又喂了一点香蕉作为补偿,雷吉斯才恢复了精神。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杰洛特看着雷吉斯飞回自己的小窝后才放心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睁眼就看到了挂在屋顶的雷吉斯。哦,果然房梁才是蝙蝠最终的归宿。

杰洛特起床的声音惊醒了雷吉斯,他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了杰洛特的肩膀上。

他在葡萄园里走着,几乎所有的工人都会和他打招呼,然后睁大眼睛看着他肩头的小蝙蝠。有惊讶的也有好奇的,还有孩子问可不可以摸一摸。估计用不了多久就算没看到他的人也会知道蝙蝠的事情了,杰洛特想。

“叽叽叽——”雷吉斯拉长了音叫了几声,杰洛特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好的好的,带你去吃东西。”


三天后的清晨,狄拉夫如约出现,杰洛特和他又在庄园门口见了面。

“你知道的,你可以进去坐坐。”

“不会麻烦你的,”狄拉夫说道“雷吉斯怎么样了?”

“哦,他很好。”杰洛特转过身,给他看正扒在自己背后的小蝙蝠。

“看起来确实很好。”狄拉夫小心翼翼的把他捧了下来。

“如果他恢复了记得给我发个消息,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狄拉夫点点头:“当然,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我先走了。”

杰洛特四下张望,时间还早,附近并没有人,所以也不会有谁注意到一个人在光天化日变成一团雾消失不见。


几天后雷吉斯登门拜访,杰洛特把他作为蝙蝠的这三天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听到自己做出的一些幼稚举动后雷吉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实话说我对这几天的记忆都很模糊,狄拉夫和我说了一些,没想到…如果给你的生活造成困扰我真的很抱歉。”

“不,怎么会呢。”就连杰洛特也有点想笑“不得不说,挺可爱的,我们都很喜欢。只是没想到你也会有那么可爱的动作。”

说道这,雷吉斯表情有些犹豫:“其实…”

“什么?”

“不,还是算了。”

“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吗?”

看着杰洛特探究的眼神,雷吉斯低下了头:“我想,即使是变成蝙蝠我也不会随便做出那种动作的…我大概…”

杰洛特愣住了,他突然明白了雷吉斯的意思,他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吸血鬼:“没想到…”

“我很抱歉…”

“你为什么要道歉?”杰洛特一拍桌子站起来,在雷吉斯惊讶的目光下走近,然后低头亲在了他的嘴上。

“可恶,我也喜欢你啊!”


鵂

爱丽丝 爱丽丝 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彻底疯狂。。。。

p1自己调了下色!原图也美丽 喜欢。。。

爱丽丝 爱丽丝 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彻底疯狂。。。。

p1自己调了下色!原图也美丽 喜欢。。。

子时妖
画这个只想吐槽贤者大人在凯尔莫...

画这个只想吐槽贤者大人在凯尔莫罕养伤似乎十分艰难。艾恩艾尔精灵好像只吃素食。hhhh

画这个只想吐槽贤者大人在凯尔莫罕养伤似乎十分艰难。艾恩艾尔精灵好像只吃素食。hhhh

Florian Geyer
'The Beast of N...

'The Beast of No Man's Land'

"无主地恶兽"


可以看到现场Haddock船长和萝卜双方就酒瓶归属权展开友好会晤


Art by Kabewski

'The Beast of No Man's Land'

"无主地恶兽"


可以看到现场Haddock船长和萝卜双方就酒瓶归属权展开友好会晤


Art by Kabewski

Glyoxal
“他不爱她,他只记得要去爱她”

“他不爱她,他只记得要去爱她”

“他不爱她,他只记得要去爱她”

这里是腹黑
感谢海盐妈咪给我带薪产粮的机会...

感谢海盐妈咪给我带薪产粮的机会

是稿子,不可使用

感谢海盐妈咪给我带薪产粮的机会

是稿子,不可使用

公然抱猫入竹去

p1  打瞌睡白狼


p2-3  他们好配嘿嘿,想看他们婚后生活


p4  兰伯特:我谢谢你们

p1  打瞌睡白狼


p2-3  他们好配嘿嘿,想看他们婚后生活


p4  兰伯特:我谢谢你们

公然抱猫入竹去

巫师3真的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是找@芭蕉膽結石太太约的,太可爱了🥰🥰🥰🥰


巫师3真的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是找@芭蕉膽結石太太约的,太可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