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巫新

22704浏览    235参与
洋芋兔

夜行【九】【巫新】

老样子,竹是初始头(萌新头),御是巫师🙏

他妈的,前两天突然发觉夜行篇已经两个月没更了🙏

因为回应很少所以连我也忘了有这篇世界线这件事←😭😭😭😭😭😭

不过都是自己捏的崽,世界观也在日渐丰富,所以会一直写下去的🙏🙏🙏🙏

救命,不求🔥但已经冷到没有❤️就会直接忘掉的地步💔这令我发出悲鸣巨响🙏

预警⚠️在前面几篇,之后就不再写预警⚠️了喔。


直接上正文↓↓


  二十小时前。

  午后烈日曝晒在云层上的反光刺得云层之上的所有人都睁不开眼。就连训练有素的“士”翱翔于烈日之下时也很难将视线下移,身下的白...

老样子,竹是初始头(萌新头),御是巫师🙏

他妈的,前两天突然发觉夜行篇已经两个月没更了🙏

因为回应很少所以连我也忘了有这篇世界线这件事←😭😭😭😭😭😭

不过都是自己捏的崽,世界观也在日渐丰富,所以会一直写下去的🙏🙏🙏🙏

救命,不求🔥但已经冷到没有❤️就会直接忘掉的地步💔这令我发出悲鸣巨响🙏

预警⚠️在前面几篇,之后就不再写预警⚠️了喔。


直接上正文↓↓



  二十小时前。

  午后烈日曝晒在云层上的反光刺得云层之上的所有人都睁不开眼。就连训练有素的“士”翱翔于烈日之下时也很难将视线下移,身下的白云已经耀眼到会三秒致盲。


  在云中翻腾的巨兽动作越发迟缓,只见无头龙身最后的几下扭动停止后,顷刻间便失去一切巨兽生前应有的狂态,抽搐着迅速下落。“士”悄无声息地隐匿于不远处的巨石后方。身旁的龙首轰然坠入云层不见踪影,“士”好似没听见,仍趴伏于背光暗处,紧盯已经断了首的龙身朝着几秒前远处两人滑翔落地的云中平地砸落。


  果不其然,在庞然大物砸中那片岩石的瞬间,一抹黑影从黑色龙身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出,在黑色大物旁数十米远出停住。



  “士”默不作声,脚下无声移动。虽然暮土边界的大漠正午时分风啸之声甚至可以盖过龙吟和云层翻滚的轰鸣,但无论何时何地,身为“士”,尤其是棱舟的“士”,必须做到对职业本责的绝对恪守。

  “士”黑纱眼帘后的两眼紧盯任务对象,脚下不停,为防止被风掀起的斗篷暴露身形,“士”将斗篷紧紧裹在身上,以常人无法做到的动作,后仰滚翻落入云层,借云层中风浪的力量回弹,随即悄然跃上云中平地的另一侧的岩山背侧,而后弯腰匍匐,迅速朝平地中央龙尸旁的两人摸去。


  两分钟后,“士”默默看着刚刚那个屠龙的家伙不费吹灰之力两拳就撂倒了自己的任务对象。


  四分钟后,“士”的顺风耳听着任务对象屁股着地坐在地上无效解释为什么对那个他救下来的屠龙者做了酱酱酿酿的事。


  棱舟人的亲吻可以缓解他们魔法对普通光子的肌肤损伤吗?棱舟出身的“士”扒着岩石思索任务对象的真实动机。


  六分钟后,两人绕着无首龙尸绕了一圈,终于有了准备离开的迹象。此时“士”敏锐的听力同样告诉他来自暮土边界方舟村落的方向也正有大批人马朝着这里奔来。


  然后他看着任务对象跟着陌生的光域光子拉拉扯扯。


  拉拉扯扯。


  屠龙光子飞起来了。任务对象把人家一把扯下来了。屠龙光子把任务对象甩开了。任务对象又一把拉住了。


  原本的顺风风向变成了逆风,“士”不大听得清两人在交谈什么。不过逆风不影响视力,“士”默默看着任务对象帽沿下的眼睛闪烁着无辜可怜的光,扯着那个清俊的光子不撒手,还扯着人家的手摇了摇。

  “士”没有尽到身为棱舟“士”的职责。他黑纱眼帘后两眼炯炯有神,棱舟的万年冷脸愣头青,居然还会撒娇吗。


  铁树开花。


  屠龙光子好像不耐烦了,不管任务对象再如何如何原地闹腾,遂任由他拉着就起飞。光子嘴里好像还在说着什么,但逆风向风力越来越大,“士”定睛解读唇语时,只见任务对象被那个光子扯着一同腾空而起,背朝着他迅速向更远处隆起云层飞去。  


  “士”不敢做片刻停留,张开一直裹在身上的灰斗紧跟前方已经快变成黑点的二人脚步。



  “士”是整片大陆对于“密探”和“刺客”等执行特殊任务的精英的统称。光域“士”根据不同地域取名,其中雨林“士”和暮土“士”居多,晨岛和云野地域的“士”早已退役成到处找从监护们处走丢的新生光子和协助被大风吹上高塔大树悬崖的新生光子重新降落到平地的日常带娃帮手,逐渐失去“士”的称号,而是被叫做“师”,大有新生光子成长路上除了监护和地域先祖以外提供帮助的另一类存在之意。霞谷地域因为主要从事商业贸易的缘故而没有“士”,对此霞谷现任地域二长老多次表示不满,传闻因为没有“士“而两大长老差点自己去当“士”。然后被一众长老拼命拦下才罢休。

  此外其它地区也存在“士”,棱舟地区的“士”行动之干脆利索和神秘是大陆闻名,而北部牧谷“士”则常年游迹于北方的草原,如同牧谷地域的光子一样出现在光域光子视野中的次数少之又少。

  “士”由每年各地域的内部选拔诞生,光域的选拔赛偏偏定在霞谷赛道,所以每年选拔赛时霞谷长老都会各心梗一次。

  “士”的选拔严上加严,最终百分之一的精英被纳入该地域或者地区的长老直使部分。

  所以对“士”而言,高山无棱,大洋无浪,没有飞不过的坎。



  所以当披着黑袍的老头子看着棱舟“士”中的精英空手而归时,狠狠愣了一秒。


  “你再说一遍?”


  “报告族长,属下无能,目标被光域屠龙光子拉着…带…带飞了。”


  “带飞了?”这是什么描述。棱舟族长简直莫名其妙了,“什么叫’带飞’了?”


  “士”单膝跪地,垂下的脑袋里还在回忆那震惊四座的一幕。


  屠龙光子拉着个人跟拉着一坨空气没两样,白斗一翻比周遭的云还晃眼,下一秒根本没看清他斗篷的扇动方式,整个人就随着周身的光耀翻进奇厚的云层里去了。

  “士”眼睁睁的看着任务对象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瞪着大眼被屠龙光子一把扯进云层连个衣角都不剩。知道的明白是有人把他拉进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云喝腻了西北风准备浅尝一下光之逆子的咸淡。

。。。

  “…属下还有一事报告。”“士”单膝跪着弱弱举手。


  “说。”老头子暴躁地搓着胡子。


  “属下询问了同时赶到的方舟村民…”“士”顿了顿,“有目击村民告诉属下,那位屠龙光子的名字和居所。”


  顺藤摸瓜吗?趁消息还未完全传出先斩草除根怕是当下唯一的选择。其它的方案拿出来恐怕距离地区间开战也不远了。


  老头展开空白信纸,手上动作不停,嘴巴下达速令:


  “开通道。赶在那个光子竹带着人到居处之前把这个送到。”


  老头写了两行就扔了换了一张纸。


  “…到时候在光域禁阁截住他们。保证可信度的话,敬语怎么写?”


  “士”凑上来看自家族长写的开头,嘴张了又合,十秒憋出一句话:“属下无礼,属下不觉得光域长老会会用’屠龙勇士’当敬语。”


  老头愣了三秒:“我觉得挺正常。年轻人一般不都喜欢这么被称呼吗?”


  “……??”

 

 这似乎是老一辈的通病。


 二十小时后,禁阁底层接待堂。

 竹看见四周解除隐遁而随之出现的十余人时并不意外。来时路上御消失后的几秒,竹已经反应过来御的消失的原因绝不会是他自己智商低下走错岔路。从昨天下午冥龙亡前最后的异常暴动开始,到异域巫师的出现,以至于自己得到来自遥远别域的黑色信息,随后是来自长老会莫名其妙的邀请信,几件异常事件串联在数十小时内,致使他来到禁阁。


  “来到禁阁”或许并非偶然,而是有人料到他会从莫名出现的异域人处得到他本不该知晓的信息。御从他踏出棱舟地域的那刻起便已被默认为棱舟内部族落的叛徒。御抵达光域地域的目的,不正是“他们”一路追来的原因么?


  更何况。竹心道,别以为我没看见削龙头如豆腐的那道来自御的绿光下的那一抹亮黄。异域知识再匮乏,竹也清楚一名棱舟族人无法释放两种及以上的异色魔法。从落入陌生人宽阔帽檐下的臂弯里时,竹因强风和沙浪而微眯的眼眸中便已闪过一丝警觉。


  本来他没打算走捷径冒险从方舟地带直接穿越厚云抵达雨林幽谷。


  他大可以甩开御扑上来抓住他的那双手然后自己扎入云层不见踪影,二百个御叠罗汉也飞不过那段厚云里的风墙。他也可以放低姿态做一次难得的感谢后离开现场将那个异域巫师跟一直隐藏在某个角落的跟踪者独留在那片适合当做战场的岩地上。


  只是在那个救他一命的臂弯里抬头的那一秒,那个像“装牛奶的瓷盘”一样的雪白的脖颈,就已伴随着来自竹奇怪的比喻和另一种他从未感受到过的触动,好似某种执着怪异的藤蔓植物,在竹映射着那个身影的红色眸子中扭动蜿蜒着探进衣领,攥住了他左肋骨间的什么东西。


  如此藤蔓,就这样拧着竹的手拉紧御急慌慌摸上来的爪子,腾空而起,后穿过二百个御叠罗汉都飞不过的云层,甩开了那个仍藏在暗处观察一切的影子。

  也是那根藤蔓,在雨林幽谷中竹居庭院中纸伞下,随着面前素未谋面的异域者掏出绢子摩挲他被雨滴打湿的耳尖绒羽时,在心尖上拧了他狠狠一把,攥得他突然间被不知名的情绪淹没,眸子中的血红随血压下降而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曾让御背地里惊掉大牙的碧蓝,伴随豆大的泪珠滚落。


  竹的拇指打着转摩挲着食中二指。既然早已面不改色地带人赴了鸿门宴,那自然必有准备。竹能感觉到烟花杖伸缩后贴在后腰上的触感,正随着他的呼吸而有节奏地摩擦他后腰的肌肤。


  周遭安静的只能听见入口外黑暗甬道里鸟儿休憩足了互相打闹的脆鸣。


  竹抬脚迈开几步,将才先知后觉莫名其妙起身的晨岛长老护在身后,转身面向解除隐遁后正在缓慢显形的陌生光子,两手空空置于身侧,眸子中开始有嫣红血丝游走,遮住了原本的碧蓝色。


  此时一众人已经彻底出现在竹的视野中。为首的身披黑斗,旁侧两人银斗,后方五人披灰斗。灰斗光子旁还有一个黑斗光子背朝着前方站立,一动不动。


  竹撇了一眼心道这阵势,不掉一层皮从这里单打独斗外加保护武力值为零的老年光子外加劫走现在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保持清醒状态的零号成年光子外加保证禁阁一层不因为自己的暴力动作而垮塌简直不可能。


  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任何建筑再受损,钱包瘪瘪带来的牙酸感竹毕生难忘。


  绝对。不能。再赔了。日夜操劳换来倾家荡产的话,竹就要做好投奔伊甸的怀抱的准备了。


  竹的右手绕到背后,摁住烟花杖的把手,同时偏头低声问身后的晨岛长老:


  “长老,恕小辈无礼贸然询问,是否有向其他地域长老联络求助的通道?”



附:九看起来没头没尾,没事,十我憋憋很快就能出🙏

二附:他妈的   来点热度💔

三附:不要理上面↑深夜码文码出幻觉了😢


  





🐟鱼子酱

我该怎么表达我的爱意

我该怎么表达我的爱意

大白菜鸡

521快乐!

这两天都在医院没时间给cp画画(恼)发发自家oc嘿嘿

521快乐!

这两天都在医院没时间给cp画画(恼)发发自家oc嘿嘿

暮生

​【520巫新24h】

“Il a fait trop pour moi. Je ne sais pas comment rembourser.Peut-être que tu devrais rester avec lui tout le temps.”

​————————————

​初始:暮生

​巫師:鹿音

​【520巫新24h】

“Il a fait trop pour moi. Je ne sais pas comment rembourser.Peut-être que tu devrais rester avec lui tout le temps.”

​————————————

​初始:暮生

​巫師:鹿音

人以其欠
“怎么喝这么多…”一如常往焦急...

“怎么喝这么多…”一如常往焦急的在附近的宵夜摊打发时间,等到坎尔特应酬结束才终于看到那人……熟悉的一身酒气。


“没喝多少……”

“得了吧你,站都站不稳了”将人送回家中,拿起袋凉奶怼到那人脸上敷“你先拿来降降温,我去给你加热几袋……不许喝凉的💢”生气的拍开那人正要撕奶袋的手。

“胃都这样了还喝凉的💢”


将奶袋丢进烧开的水里泡着,便将那醉的不行的大高个往浴室抱,搂着亲吻那人“需要我扶着你洗吗?”

“不用,我可以…”

“好吧~”

想起来一个花酱粥的做法可以解醉养胃,便照着步骤忙活起来,想着做好了保温到明早也差不多。


“呜哇…!”

不出所料的摔倒声,扶了扶额快步走......

“怎么喝这么多…”一如常往焦急的在附近的宵夜摊打发时间,等到坎尔特应酬结束才终于看到那人……熟悉的一身酒气。


“没喝多少……”

“得了吧你,站都站不稳了”将人送回家中,拿起袋凉奶怼到那人脸上敷“你先拿来降降温,我去给你加热几袋……不许喝凉的💢”生气的拍开那人正要撕奶袋的手。

“胃都这样了还喝凉的💢”


将奶袋丢进烧开的水里泡着,便将那醉的不行的大高个往浴室抱,搂着亲吻那人“需要我扶着你洗吗?”

“不用,我可以…”

“好吧~”

想起来一个花酱粥的做法可以解醉养胃,便照着步骤忙活起来,想着做好了保温到明早也差不多。



“呜哇…!”

不出所料的摔倒声,扶了扶额快步走来浴室,将地上那瘫大家伙抱起来“你看看,摔了吧。”“……你笑我。”

“我哪有这胆啊——祖宗。”半开玩笑的哄起那还有些酒劲上头的家伙。

纵火罪
我没有饭吃,我要饿死了😭

我没有饭吃,我要饿死了😭

我没有饭吃,我要饿死了😭

大白菜鸡

摸鱼,寄,太太你们做饭啊——

摸鱼,寄,太太你们做饭啊——

AaBb

【巫新/枭新】狐狸

短打修罗场脑洞。只是爽后的产物(…)

顺便。三个家伙都是恶人。


他是红狐狸。残疾的狐狸。

他抬起头时发顶上一对绒耳晃动,紧接着耷拉下来。左耳明显缺了半块。豁口虽愈合,但仍能看出受伤时的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真可怜。巫师想。他从墓土捡到人时对方已奄奄一息,小狐狸瑟瑟发抖,惊慌失措却仍反抗的厉害。巫师低头看看腕上不浅的咬痕,打算认下倒霉。

小狐狸是有主人的。他看得出。白皙颈上套了细细的黑色带子,上面金字刺眼。枭。他喃喃,自然而然意识到面前人是那个冷淡家伙的最深的秘密。人不可貌相啊。他心道。

真是…捡到宝了。小狐狸也很快发觉他毫无恶意,索性抛弃戒备防范直往自己怀里钻。单纯的要命。巫师揉......

短打修罗场脑洞。只是爽后的产物(…)

顺便。三个家伙都是恶人。


他是红狐狸。残疾的狐狸。

他抬起头时发顶上一对绒耳晃动,紧接着耷拉下来。左耳明显缺了半块。豁口虽愈合,但仍能看出受伤时的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真可怜。巫师想。他从墓土捡到人时对方已奄奄一息,小狐狸瑟瑟发抖,惊慌失措却仍反抗的厉害。巫师低头看看腕上不浅的咬痕,打算认下倒霉。

小狐狸是有主人的。他看得出。白皙颈上套了细细的黑色带子,上面金字刺眼。枭。他喃喃,自然而然意识到面前人是那个冷淡家伙的最深的秘密。人不可貌相啊。他心道。

真是…捡到宝了。小狐狸也很快发觉他毫无恶意,索性抛弃戒备防范直往自己怀里钻。单纯的要命。巫师揉揉他脑袋,感叹那双鎏金色眼瞳漂亮得惊人。

他垂下眼,觉察自己非常清楚,小狐狸不经意露出肩上淤青和淡淡伤疤都是从何而来。巫师不可否认自己得出了一个明确的结论,并因此萌生的可怕的念头。巫师笑出声来。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他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白枭难掩自己的焦虑烦躁。

小宠物的逃跑是他未曾预料,毕竟他先前深信初始眼中的乖顺沉沦。两根蓬松长羽垂落,以彰显主人的低落心情。实际上他急得要发疯。

“在想什么?”白鸟看出弟弟的心不在焉,弹奏乐曲偶然蹦出的字音显然不太合群。

他摇头,露出勉强笑容。不听话的狐狸。白枭叹息,偶尔泄出的戾气被白鸟及时捕捉,他诧异注视状态明显不对劲的人。


身在圣岛的人可不像他心急如焚。巫师眯着眼感受落在脸上的柔和日光,随口叮嘱小狐狸别松开他手。初始的愉悦欢欣几乎能化作实体。

几天里小狐狸的情况大有好转,也愿意和他交流,巫师也得知对方名为初始。小狐狸也越发愿意和他亲近。

好骗到不可思议。

“喜欢我吗?”初始一怔。红晕飞快掠上脸颊,舌头似乎打了结。“…喜欢。”他很小声。

巫师笑起来,揉揉他柔软耳朵,“再说一遍?”“……非常喜欢前辈。”

“乖孩子。”

青年俯身吻吻他的脸。


猎物才是掌控一切的主导者。这种梗。

佐暮SQ

屑OC

P2山羊新银杏 X 黑狐新埃德

P3巫师伯特 X 萌新头维多

(华丽退场

屑OC

P2山羊新银杏 X 黑狐新埃德

P3巫师伯特 X 萌新头维多

(华丽退场

喵肖很懒

朋友帮忙剪辑的

萌新头是我巫师是她

朋友帮忙剪辑的

萌新头是我巫师是她

大白菜鸡

第一张我觉得很有感觉,有没有太太画呜呜呜呜呜呜呜

第一张我觉得很有感觉,有没有太太画呜呜呜呜呜呜呜

大白菜鸡

呃呃呃啊啊(突发恶疾)占tag至歉

太太们,你们做饭啊!!!!!!!哼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首首首首

太太们,你们做饭啊!!!!!!!哼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首首首首

大白菜鸡

“夕阳真美”

“珍惜爱你的人”

巫新only

“夕阳真美”

“珍惜爱你的人”

巫新only

尹浦

为什么遇不见这种巫师

可恶

帅气巫师

呜呜

为什么遇不见这种巫师

可恶

帅气巫师

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