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巫正

80.1万浏览    4017参与
发烧自救指南
我就是变态👉👈 私心tag

我就是变态👉👈

私心tag

我就是变态👉👈

私心tag

💦

“巫……巫师大人……”

“乖”

“呜唔…”


原谅我浑水摸鱼,我好懒…

下次一定更!下次一定!

“巫……巫师大人……”

“乖”

“呜唔…”






原谅我浑水摸鱼,我好懒…

下次一定更!下次一定!

五角星★★

全能的男朋友和多余的我

本来二号被他哄着喝了最后一瓶重塑,没办法谁能拒绝一个小巫师对你撒娇?下一秒这个老六把他存的一瓶重塑用了之前一直骗我说是最后一瓶

他作息时间不规律跟我几乎反着来我总想多抽点时间陪他然后每次跑图都睡过去

全能的男朋友和多余的我

本来二号被他哄着喝了最后一瓶重塑,没办法谁能拒绝一个小巫师对你撒娇?下一秒这个老六把他存的一瓶重塑用了之前一直骗我说是最后一瓶

他作息时间不规律跟我几乎反着来我总想多抽点时间陪他然后每次跑图都睡过去

不限流了就改名
北笙:等一下你抱错人了 南笺:...

北笙:等一下你抱错人了

南笺:没抱错没抱错,抱的就是老婆

北笙:等一下你抱错人了

南笺:没抱错没抱错,抱的就是老婆

不限流了就改名

我怎么没见有人画巫正

那就我来罢(?)

南笺你不上就不是男人

我怎么没见有人画巫正

那就我来罢(?)

南笺你不上就不是男人

不觉

占tag致歉!!安卓不知名巫师在线蹲个cp!我左右位都可!

我有一点占有欲,希望能和你日久生情细水长流(?)有一点小慢热但完全没得大问题!

年龄卡15+,因为我常驻巫师所以建模卡常驻正太,不要那种一分钟换好几个头的!!!

求求了来点人吧呜呜呜呜呜呜呜

占tag致歉!!安卓不知名巫师在线蹲个cp!我左右位都可!

我有一点占有欲,希望能和你日久生情细水长流(?)有一点小慢热但完全没得大问题!

年龄卡15+,因为我常驻巫师所以建模卡常驻正太,不要那种一分钟换好几个头的!!!

求求了来点人吧呜呜呜呜呜呜呜

薇薇.

●随手码的不满别看

●伪BE

——

Hi,我是正太。

teth喜欢巫师,大家都知道。

巫师对teth有好感,我知道。

我喜欢巫师,没有人知道。

怎么说呢?

这个事情挺尴尬的。

既然他们两情相悦,我也不必叨扰。巫师跟我说他觉得teth不错,我笑了一下,说那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

谁说暗恋藏不住,我非把他绑到圣岛喂鲲。我从刚见到你就喜欢你,整整瞒了所有人八年。

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怀疑,我对谁都很好。只有你,是我别有用心的。如果你能再聪明一点,就会发现我对你的不一样。

也许是我的爱太隐晦了吧。

这么多年,你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

黑暗的入侵将越来越猛烈,这个消息是我照例祈福时神......

●随手码的不满别看

●伪BE

——

Hi,我是正太。

teth喜欢巫师,大家都知道。

巫师对teth有好感,我知道。

我喜欢巫师,没有人知道。

怎么说呢?

这个事情挺尴尬的。

既然他们两情相悦,我也不必叨扰。巫师跟我说他觉得teth不错,我笑了一下,说那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

谁说暗恋藏不住,我非把他绑到圣岛喂鲲。我从刚见到你就喜欢你,整整瞒了所有人八年。

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怀疑,我对谁都很好。只有你,是我别有用心的。如果你能再聪明一点,就会发现我对你的不一样。

也许是我的爱太隐晦了吧。

这么多年,你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

黑暗的入侵将越来越猛烈,这个消息是我照例祈福时神告诉我的。

在我低敛着眉眼双手合十的刹那,我的神明张开翅膀给我带来了这个消息,而后化作一束耀眼的炽热,奔向暴虐的伊甸。

他说照目前来看,二十天左右之后,圣岛也逃不过黑暗之力的污染。

而唯一的解决之法,是献祭出一个心甘情愿的光之子,不仅圣岛,整个光之大陆都会恢复原样。

我垂眸望着底下欢声笑语的孩子们,做不到牺牲他们任何一个,哪怕他们中间有自愿的。

我第一次觉得无力,竟是这般无可奈何的酸涩滋味。那一夜,我醉了酒。

我没有断片,我记得那天夜里我搂着你的脖子对你告白时扑通扑通跳的心脏,记得你温热的手抵上我的脸把我推开的柔和力道,也记得你犹豫的神情和你躲闪的目光,以及最后对我说抱歉的语气是怎样的沉稳得一如既往。

你怎么,就不能看看我呢?

我好歹爱了你八年呀?

我什么都没有索求,只是想你能回一下头,看一看我为你使过的幼稚心思。偷偷放大的说话分贝渴求你能瞥来一眼的目光,你翘课出去研究药水我默默帮你补好的笔记,你发烧时我拖着你去医院的一路寒风。

可是我忘了你是笨蛋,总是能心安理得地认为没有什么不妥。

你把我送回家,慌里慌张地跑了。留给我一个抓不住的背影,奔向云墨砚山,奔向你崭新的未来。

我连祈求你别走的勇气都没有了。

光是告白,就已经用尽所有勇气了。

你躲了我整整十天,你知道吗,你要见不到我了。那就,让我好好和你道个别吧,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做了,也算是无憾了。

醉酒后你第一次和我说话,是奉命来视察,询问圣岛概况。

我说一切都好。

我骗你的,其实圣岛的概况比我想的要糟,只是表面看起来很好罢了。

不过,也没什么可顾忌的。十天之后我被祭出,这里的确会一切都好。

中午的时候你留在了圣岛,我知道我马上要见不到你了,我舍不得,所以我动了点小心思。

你午睡的时候真的很讨人喜欢,不会说出那些令我不快的话。我等了一会儿,觉得你差不多睡熟了,偷偷吻上你的唇。

像个小偷,偷走了你一个温柔的吻。

突然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日落西山你才走,我又厚着脸皮跟你讨了一个拥抱。

小偷满载而归,告别的时候也面若清风,神采飞扬。

后来几天我想了所有我走后的事项,打理好了圣岛的后事。孩子们还是那么可爱,围在我的腰侧兴致勃勃地跟我说圣岛的哪一处又开了一朵小花。

我笑着,想抬起头看一会儿湛蓝浩瀚的海,不经意看见你和你的teth谈笑风生,那样般配。

那一天,我驻足原地,看了好久。直到你牵着嘴角摸了摸她的头,心中的闷痛感再也无法忽视,铺天盖地的委屈压在心尖上,理智却要我放下。

何苦呢,早知道就不要遇见你好了。

准备献祭的前一天,大陆开了场会,是关于黑暗生物入侵的。

各个地方的长老都摆明了应对措施,我轻笑了一声,说:“没用的。”

没人信我。

OK,也没关系,快要走了,不在乎了。

卡卡哥哥疑惑地问我:“那怎样才能与其对抗?”

我笑了笑,说:“我自有办法。”

总不能告诉你们要献祭吧,这个事我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用一个我,换大陆的和平,再划算不过的交易了。

卡卡哥哥瘪瘪嘴,似乎有不满,但什么也没说。

临走的时候,teth对你笑得那样甜。看着你和她,我简直嫉妒得想发疯,可我知道这不合适。

我多想也能弯着眼睛,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在未来每个鸟鸣花香的早上,对你说一句早上好。

早已入夏,寒风已逝。那个曾经叫我担心地满头汗的少年如今也不属于我了。

今天,是献祭的日子。

忘了我吧,再见。

愿我深爱着的土地永远健康。

愿我所念之人,幸福安康。

原来献祭……也没有这么痛苦。

肉体与灵魂脱离的那一刻,一切都远了,你也远了。

幸好这一次,我抓住你了。

——

我是巫师。

正太失踪了,我几乎不吃不睡,整个人疯魔一般没日没夜地找他。

果然温柔的人也最是薄情,他什么也没给我留下。走得干净利落,瞒得漂亮完美。

我试过用传送药水,分明对其他人都可以,只有他,只有他不行。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我不愿相信。

他明明开会商讨那天还好好的,要我怎么去相信他陨落的事实?

我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他那日说的我自有办法。

我灵光一闪,翻遍了所有上古书籍,终于找到一条跟他完美契合的。

「当祈祷者足够心诚,强大的神明将为他指明道路。」

底下还有小字记录,远古的先祖们献祭了自己换来了光之大陆如今的和平。

我抖着手,眼泪模糊了视线,滴在泛黄的纸页上。他是最怕一个人的,当他独自一人把自己的生命力一点一点耗尽的时候,该面临多大的绝望啊。

我太焦虑,以至于晕了过去。

发现我的人是teth,她来找我问正太找到没。见我如此神经萎靡的脸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她撇撇嘴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来就是联姻,都说好咱俩实在不行就算了,你去追你真正的所爱之人我去寻找我的下一春。现在倒好。”

teth一脸无语,摇着头走了。

最初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巫师,我家历代都做这个,每一任家主都会被情感所迷失。我爷爷迷失了友情,我爸迷失了亲情,我呢,迷失了爱情。

没有人教过我该怎样去爱一个人,我自己也分不清。只知道我不喜欢正太跟别人太亲密,不喜欢他跟别的人说太多话,不喜欢他对着别人笑得那样痛快。我以为一切都只是好朋友之间的占有欲。

直到他的一朝成全,彻底慌不择路。

我丢了魂一样每天在圣岛溜达,接管了圣岛的事物。我以为我漫长的一生都将这样无聊又疯狂地过去,可是有一天我在心形湖发现了一个长得很像正太的幼崽。咿咿呀呀拍着水花,瞪着圆溜溜的眼睛跟我对望。

我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小时候的正太。我高兴的要哭出来,抱起孩子轻轻亲了一口。

“真是不乖的小朋友。”

原来一个人真正的离开,是这样无声无息。连着他回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多可悲。

小正太在我怀里挣扎了几下,我把他放下,看着他跌跌撞撞蹬着小腿跑走了。

没关系,这次,换我来追你好了。

望舒

云都是光之国最繁华的都市,放小说里就是所谓的A市


有个主播突然火了起来,他开播就是给粉丝日常的琐事提供点解决方法或者开导开导人,像邻居家的大哥哥一样温柔,虽然还没露脸,但是透过清冷的嗓音也不难想象真人的样貌。


正太确实长的好看,但因为身体原因,清冷上还略微捎带了些病气,显得整个人都病恹恹的,倒是别样的美


现实中,坐在问诊室里的正太现在很头疼,一是他答应粉丝一百万粉就露脸而现在已经九十万了,二就是眼前的病人情绪貌似很不稳定


是的,正太是名心理医生,今天他接待了一位叫巫师的病人


巫师长的很好看,此时湛蓝色的眼眸中蓄满了泪水,一眨不眨的盯着正太看


正太起身给巫......


云都是光之国最繁华的都市,放小说里就是所谓的A市


有个主播突然火了起来,他开播就是给粉丝日常的琐事提供点解决方法或者开导开导人,像邻居家的大哥哥一样温柔,虽然还没露脸,但是透过清冷的嗓音也不难想象真人的样貌。


正太确实长的好看,但因为身体原因,清冷上还略微捎带了些病气,显得整个人都病恹恹的,倒是别样的美


现实中,坐在问诊室里的正太现在很头疼,一是他答应粉丝一百万粉就露脸而现在已经九十万了,二就是眼前的病人情绪貌似很不稳定


是的,正太是名心理医生,今天他接待了一位叫巫师的病人


巫师长的很好看,此时湛蓝色的眼眸中蓄满了泪水,一眨不眨的盯着正太看


正太起身给巫师倒了杯温水,斟酌着开口问到:“小朋友,哪里不舒服吗?”毕竟巫师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已经二十岁的正太理所当然的叫了声小朋友


身为医生,观察力还是有的,正太察觉到巫师在听到自己叫他小朋友时明显的愣了愣,但是很快就压了下去


巫师犹豫再三,尾音带着点细细的哭腔,说道:“哥哥…我没有家了,我每个月给你蜡烛……可不可以带我走?”


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像极了受伤的小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靠近的人的动向,发出低低的呜咽或悲鸣


“很难让人开口拒绝啊……”正太想到


虽然确实不该带一个陌生人回家,但正太实在是太容易心软,被那对眼睛盯了一会就败下阵来,把人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哥哥” 巫师捧着正太倒给他的温水,张上嘴又闭上,犹豫了好久还是开口了 “一个月……五百蜡烛…够吗?” 他边说边观察正太的表情,试图捕捉到接近于正太内心的租价


正太愣了愣,没想到巫师开口就提到这个,叹了下气,随后笑着拍了拍巫师的脑袋,说道:“不用的,我还是养得起咱们俩的,怎么会收小孩子的蜡烛”


天色渐晚,正太收拾好吃完了的碗盘就拉着巫师去收拾房间


收拾完房间,巫师就和正太互道晚安,正太关上门刚准备回自己房间时,就听到身后的门被打开的声响,一回头,巫师抱着枕头,微微蹙着眉,紧紧的盯着他


“哥哥…我害怕,不敢一个人睡,可不可以陪陪我?”巫师拽着正太的衣角,轻轻的摇晃着,连说话的语气都不自觉的放软了不少。这一幕和正太记忆深处的某刻重合,好像在很久以前,也有个小孩拉着他说自己害怕,不让他走,他张了张嘴,好像说了什么,可是正太不记得了


久远的记忆如同水中月,轻轻一碰就散开了


再回神,正太发现自己已经搂着巫师睡下了,叹了口气,认命似的轻轻拍着巫师的背,哼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歌谣


直到怀里的巫师呼吸平稳,正太准备悄咪咪起身时才发现巫师的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不叫醒他正太根本走不了,没办法了,正太只好躺了回去


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正太刚挨上枕头没多久就睡熟了,而原本应该也睡熟了的巫师此刻却悄无声息的睁开了眼


他静静的欣赏着正太的睡颜,然后抬头在正太唇上轻轻一吻,一触即分


"哥哥……我好想你”


正太做了个梦,梦里他被一个不熟悉的人压在身下,那人抵在他耳边,说什么你还是走吧这里不适合你之类的话语,没过多久就把正太给念叨醒了

他起身看了眼一旁还在熟睡的巫师,就去忙活一天的早饭


等到一切都安顿好了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今天不到他值班,于是正太便开了直播,准备回答点粉丝最近遇到的问题


[啊啊啊沙发沙发]


[楼上真快]


[阿正今天不用上班吗,怎么开播了?]


[幸好我蹲的早,不然赶不上了]


“嗯,今天不用去值班,所以开直播”


[阿正呜呜呜呜呜,我男朋友把我绿了,怎么办啊阿正]


[好惨]


[好惨+1]


[这还用说吗,直接分好吧]


[就是啊,不分留着过年啊]


“确定被绿了的话就提分手吧…耗下去只会耽误你自己的时间,而这男的就等同于用你的时间去谈了个新的一样”


[阿正说的好对]


[阿正有喜欢的人吗]


“啊…我吗,我目前没有喜欢的人哦”


隔壁房间里的巫师突然叫了一声哥哥,音量还不小,正太和直播间的弹幕都有愣了一下,正太很快反应过来,说着有点事离开一下就迅速去了巫师的房间


推开门,正太愣了

素侓

巫师:“我做完任务就去睡觉 你快睡”

正太:不要 等会睡”

巫师:“嗯? 怎么了”

正太:“跟你一起睡”

巫师:“噗 怎么这么可爱”

正太:“那必须的 你惯的 是吧老公~”

巫师:“大晚上的 老婆在勾引我?”

正太:“我故意的 嘿嘿 难不难受(得瑟)”

巫师:“嘶 你点火了乖乖”

正太:“噗哈哈 那我天天这样 怎么办”

巫师:“!!! 直接遁入空门吧”

正太:“啊哈哈”

巫师:“爱过(小黑抱小金人表情包)”

正太:“咳咳 我错了还......

巫师:“我做完任务就去睡觉 你快睡”

正太:不要 等会睡”

巫师:“嗯? 怎么了”

正太:“跟你一起睡”

巫师:“噗 怎么这么可爱”

正太:“那必须的 你惯的 是吧老公~”

巫师:“大晚上的 老婆在勾引我?”

正太:“我故意的 嘿嘿 难不难受(得瑟)”

巫师:“嘶 你点火了乖乖”

正太:“噗哈哈 那我天天这样 怎么办”

巫师:“!!! 直接遁入空门吧”

正太:“啊哈哈”

巫师:“爱过(小黑抱小金人表情包)”

正太:“咳咳 我错了还不行 我不撩拨你了还不行👉👈”

巫师:“不行 ”

正太:“哎? 那就听老公的~”

巫师:“嘶 我真是 进退两难(无奈)”

正太:“嘿嘿嘿”

 过了一会

巫师:“做完任务了”

正太:“好 睡觉吧”

巫师:“跟我一起?”

正太:“是啊 不然等你这么久”

巫师:“笨蛋 下回可以先睡”

正太:“嘿嘿 跟老公一起睡(偷笑)”

巫师:“好好好 一起睡 晚安宝贝”

正太:“晚安安 嘿嘿嘿”

辞

光遇dai

占tag致歉,抱歉抱歉,只接oppo和官服

四图包周:65r,包月76r

全图包周:85r,包月:94r

只肝季节:98r

来个人吧

占tag致歉,抱歉抱歉,只接oppo和官服

四图包周:65r,包月76r

全图包周:85r,包月:94r

只肝季节:98r

来个人吧

一只旭

学霸鸟VS混混狮(5)

白鸟指着狮子的卷子

“他那张我能带回去么?”

……

“啊?”


(补充)“他错的太多,现在叫醒了也没精神听 所以……”


“噢…可以啊,我会跟他说…的”


(狮子真的不会在意这些了啦)


白鸟拉起龙骨然后问卡卡

“你们还要待一会么?”


“嗯 等狮狮醒来再…再走”(起床气有时候挺大)


(微微点头)“嗯 龙骨去帮你们买吃了”

(瞥向狮子)

“我看他可能还要一会起”


“啊…啊?谢谢学长”(不好意思说…回去再转钱吧 不能让学长破费丫丫>_<)


“没事—”

(看了眼狮子……)


————...


白鸟指着狮子的卷子

“他那张我能带回去么?”

……

“啊?”


(补充)“他错的太多,现在叫醒了也没精神听 所以……”


“噢…可以啊,我会跟他说…的”


(狮子真的不会在意这些了啦)


白鸟拉起龙骨然后问卡卡

“你们还要待一会么?”


“嗯 等狮狮醒来再…再走”(起床气有时候挺大)


(微微点头)“嗯 龙骨去帮你们买吃了”

(瞥向狮子)

“我看他可能还要一会起”


“啊…啊?谢谢学长”(不好意思说…回去再转钱吧 不能让学长破费丫丫>_<)


“没事—”

(看了眼狮子……)


————

“我来了 我来了”

(放在桌子上)

“卡卡(崽)诶你们等下先垫垫肚子”


(白鸟起身)

“好了 我们走了”


“卡卡~我们先走啦~”(🌸V🌸)


“好…学长们再见”(灰灰)


“再见”


“卡卡再见~”


(两人都走后)


卡卡回到位子上 (坐下)

对着卷子将白鸟刚刚讲的重温了一遍……


……?

(看向狮子)

非常沉重地叹了口气

害—


(此时的狮子)


……?

“小狮子~”

面前的男人rua了rua狮子的头


谁?

迷迷糊糊的(为什么我真成了个狮子幼崽啊喂??)

“嗯…”

男人的手有点冰凉

撸狮子就跟撸猫一样


这只手…是谁的呢?

好熟悉啊……在哪里见过


小狮子突然被翻过来


肚皮很痒的啊喂!

(打颤)


梦境里的狮子突然被这么rua的一下就清醒了许多,这才看清了眼前的男人……


沃屮??白鸟?


——(现实)——

“蹭!”


……“狮子?”

“你…咋啦?”


(脸红)

“我”

“我没事”……


奇怪?

卡卡异样的盯了狮子一会


“?干啥”


“没有……”

“你是不是戴面具闷的…虽然看不到你的脸,但是你脖子红红的”

“太危险了吧?!别哪天闷死了!”


“呵呵呵……是有点热”

“我真没事”


(卡卡老妈子式啰嗦 说话都利索了起来)

“害 你说你,天天睡那么晚”(指指点点)

“早上精神又不好 匆匆忙忙”

“还经常不吃早饭,看看你沃……”

(吧啦吧啦 此处省略)


卡卡把另一份小蛋糕递给了狮子


“?”

“你啥时候买的”


“龙骨学长买的…”


狮子看了一眼卡卡突然有点感慨

害可怜的白菜……

“好 不过…这些吃不饱的吧?正太他们也不知道回不回去,顺便带午饭回去一起吃吧”


“嗯嗯”


————(宿舍)

两人回到宿舍

(推门)


……

???

箬笠不在 那正太旁边为什么还要有个人??


——

僵持的两人听见开门声都同时回头看


。。。


“狮子他们回来了,你还想怎样?”(正)


(没有回应…)


狮子率先进门将午饭放在桌子上

卡卡就跟在狮子后面…


“小阿正 你不介绍一下吗?”(指正太旁边的男人)


男人听见狮子对正太的称呼后微微挑了眉

小阿正么……


“前男友”

“未婚夫”


。。。

“????”

别说狮子,连卡卡都懵了

关键是小阿正啥时候谈恋爱了???


“别听他瞎说!早分了”


“呵 你单方面分手 我可没同意,再说……我们有婚约的”


“……”

(不知道说什么的正太)


狮子:挠头.jpg

卡卡:啥玩意?



﹉﹉﹉﹉﹉﹉﹉﹉﹉﹉﹉﹉﹉﹉﹉﹉﹉﹉﹉


(5来咯🌸🌸)



发烧自救指南

巫师宝贝。。。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私心tag,注意避雷

巫师宝贝。。。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私心tag,注意避雷

赞礼

当我在云野遇到两巫一正并磕cp磕的正开心的时候……他们三个围过来了?


猫:“咳,我就偷拍一张照片,你们不会为难小猫咪吧?”


巫1:“修猫咪刚刚被我们围着哈哈哈哈哈哈”


巫2:“真有趣,录像了。”


猫:“欺负人?”


正:“他俩说的,我可没说。”


说不过把小朋友叫来救我,结果她来了看热闹,还试图养老。


正太一直说自己是攻哈哈哈哈哈哈,两个巫师都很腹黑。

正:“是正巫,是正巫!”


巫1:“要一起吗,让他知道谁是一。”


巫2:“他本来就是零。”


旁观:“这么刺激?会坏吧!”


然后又闲聊了好多,最后串了!


(顺便偷偷放一张和我家小......

当我在云野遇到两巫一正并磕cp磕的正开心的时候……他们三个围过来了?


猫:“咳,我就偷拍一张照片,你们不会为难小猫咪吧?”


巫1:“修猫咪刚刚被我们围着哈哈哈哈哈哈”


巫2:“真有趣,录像了。”


猫:“欺负人?”


正:“他俩说的,我可没说。”


说不过把小朋友叫来救我,结果她来了看热闹,还试图养老。


正太一直说自己是攻哈哈哈哈哈哈,两个巫师都很腹黑。

正:“是正巫,是正巫!”


巫1:“要一起吗,让他知道谁是一。”


巫2:“他本来就是零。”


旁观:“这么刺激?会坏吧!”


然后又闲聊了好多,最后串了!


(顺便偷偷放一张和我家小朋友的照片)


于季

最近想写点别的,有什么好推荐的吗😪

最近想写点别的,有什么好推荐的吗😪

无ID号QwQ
光遇最近串线有点严重啊)🌚?...

光遇最近串线有点严重啊)🌚💦💦

光遇最近串线有点严重啊)🌚💦💦

素侓

巫师:“想问什么 嗯?”

正太:“你不会不要我吧”

巫师:“不会不要你的”

正太:“好好好 这样就好 别的不奢求 这样就好”

巫师:“不会不要你”

巫师:“你可以随时确认”

正太:“确认什么?”

巫师:“确认我一直在”

正太:“好”

巫师:“想问什么 嗯?”

正太:“你不会不要我吧”

巫师:“不会不要你的”

正太:“好好好 这样就好 别的不奢求 这样就好”

巫师:“不会不要你”

巫师:“你可以随时确认”

正太:“确认什么?”

巫师:“确认我一直在”

正太:“好”

不限流了就改名
emm除了第一对都是友情向 太...

emm除了第一对都是友情向

太多了就不打发型tag了

emm除了第一对都是友情向

太多了就不打发型tag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