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巴博萨

15131浏览    348参与
华兮.安小迪

夭寿啦!麻雀还债了

  ※※※麻雀转性

  ※※※all杰向段子

  极度ooc   注意避雷


   巴杰

  杰克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和往常不太一样。早上起来的时候刚刚准备喊“赫克托”的时候,突然吓了一大跳。

   一声娇滴滴的“赫克托~”脱口而出。把杰克吓了一大跳。然后看看自己的身子。纤细的腰肢,丰满的胸部,还有……巨好看的大长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麻雀转性

  ※※※all杰向段子

  极度ooc   注意避雷



   巴杰

  杰克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和往常不太一样。早上起来的时候刚刚准备喊“赫克托”的时候,突然吓了一大跳。

   一声娇滴滴的“赫克托~”脱口而出。把杰克吓了一大跳。然后看看自己的身子。纤细的腰肢,丰满的胸部,还有……巨好看的大长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下不仅仅把他下了一跳,全黑珍珠的船员都听到了。全都吓一跳。

   “啊啊啊啊船上有个女人啊!”

   “啊啊啊啊船长室里有女人啊!”

   “啊啊啊啊女人在船长室里啊!”

   巴博萨也吓一跳,紧接着大喊一声:“都她妈闭嘴,擦甲板!”紧接着快步跑向船长室。

   “杰克你她妈搞什么……F**k!!!”巴博萨一进门,画面堪称辣眼睛。

   一个身材火辣的麻雀正在换衣服(画面太美我不描述您自己脑补吧)“杰克你昨天没干够是吧。”

    “啊啊啊赫克托你给我滚出去!”

    “来,Jackie,让老巴好好疼疼你。”

    “啊啊啊啊啊赫克托你个王八蛋~”



  铁船

 威尔是个好男人,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挡他和伊丽莎白的爱情。

  但杰克变性不属于任何事。

  当威尔看到女杰克后,甚至忘了伊丽莎白是谁了。

   “来来来杰克,你亲爱的小铁匠来了~”

  “特纳我警告你……不要以为……啊啊啊啊啊!”


  亨杰

   “啊啊啊杰克好可爱好美丽,卡琳娜我对不起你ಥ_ಥ”

   卡琳娜&杰克&伊丽莎白:“呵,男人,都一个德行。”


  萨杰

  “我滴雀儿啊,你咋的啦!你咋还变成女的了呐???”萨拉查望着几十年前怼死自己的小老婆绝望地喊道。

   “卡逼蛋,卡逼蛋您挺住啊!卡逼蛋!!!快来亡灵啊,卡逼蛋鼻血流多了昏过去啦!!!快来亡灵啊!!!他太沉了我抬不动啊!”


  萨拉查醒后

  “十分钟,我要那只麻雀,要活的!”

  “是!卡逼蛋!”大副说完就去抓杰克了。面对脆脆鲨和亡灵精的双重围剿,亡灵抓妻小分队成功把船长夫人抓了回来。

  “诶呦,色老头子,想抓人家这么心急啊。几十年前不小心弄死你了,现在来要债是不是,来吧,我肉偿~”说完开始解扣子。

   萨拉查:……砰!

   大副:“快来啊,卡逼蛋又晕到啦!”



  戴维琼斯


  Jackie看到了自己变成女孩子后,连忙跑去找戴维琼斯,然后又约了科里普索,去了荷兰人号。杰克先到的,因为他又有坏点子了。

   “戴维~我来还债啦~人家肉偿好不好~”

   戴维一脸正气:“不,我的心已经给了海神女妖”

   “是吗……那我上喽。”

    就在科里普索进入船长室的一霎那间,杰克把戴维扑倒在地。

    “戴维琼斯!!!!你个臭渣男!”

    “啊啊啊你听我解释!!!”

    “呵呵……我不!”



   从此戴维琼斯再也没找过他,因为他要送海鲜外卖来给科里普索买礼物哄她开心。





    不行,写的太烂了,如果你要是看到这的话真的是太感谢你了(❁´ω`❁)


     我是一个垃圾文手,真好……

   



  


华兮.安小迪

当英俊的湖盗遇见帅气的海盗(1)

  巴杰cp

  自产自足,巴杰真好吃呜呜呜。

   ooc  ooc  严重ooc


  人生总有那么一两对恩恩怨怨纠缠不开的冤家或情侣。杰克和巴博萨就是一对。今儿一方把另一方流放荒岛,明儿另一方又冲一方开了一枪。

  最终也不离不弃,换个说法,谁也离不了谁。


  当初让巴博萨当里海海盗王的时候,巴博萨是抗拒的。谁都知道,那里海是个咸水湖。

   后来,他就不那么在乎了...

  巴杰cp

  自产自足,巴杰真好吃呜呜呜。

   ooc  ooc  严重ooc



  人生总有那么一两对恩恩怨怨纠缠不开的冤家或情侣。杰克和巴博萨就是一对。今儿一方把另一方流放荒岛,明儿另一方又冲一方开了一枪。

  最终也不离不弃,换个说法,谁也离不了谁。



  当初让巴博萨当里海海盗王的时候,巴博萨是抗拒的。谁都知道,那里海是个咸水湖。

   后来,他就不那么在乎了,毕竟……没人敢议论这件事。谁要是一提到“里海”“咸水湖”等巴博萨系敏感词汇,基本上就是挨个枪子,或者跳海。

   知道蒂格让他去当黑珍珠的大副的时候。他才真真体会到什么叫: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里海海盗王?什么嘛,里海算哪门子海……不过是个咸水湖罢了!哈哈哈哈。”一个水手挑衅说到。所有人都笑了,蒂格也不例外。

   “哈哈哈哈哈!”一个爽朗的笑声从桅杆上传来。上面有个少年。小麦色皮肤,黑亮的眸子中透出朝气,身手矫健。

  巴博萨暗暗笑笑,应付走了蒂格,找到了他的“船长”大人。

   “在下,赫克托·巴博萨,里海……海盗王”巴博萨微微迟钝了一下,摘下了他的大羽毛帽子,给杰克绅士地鞠了一躬。“从此愿为你效劳。”


   “不是我说,巴博萨先生,您的帽子真可笑。”杰克看着他,用着略带戏谑的音调对他说。

   “???”巴博萨一头雾水地看着杰克,微微有些纳闷。

    “哪里不好看?”巴博萨暗自心想,不过还是礼貌地和杰克说:“谢谢您的点评,您的帽子才是最好看的。”说完还冲他一笑。

    少年的脸微微发红,赌气似的跑了。留下巴博萨一人独自在海风中凌乱。

    “???他这是……害羞了?”






  没错,是的呢(=^^=)

  


华兮.安小迪
学校留了读书手抄报,没啥可写了...

学校留了读书手抄报,没啥可写了,船长来帮忙凑合凑合😂😂😂字丑勿嫌弃 (′~`;)

学校留了读书手抄报,没啥可写了,船长来帮忙凑合凑合😂😂😂字丑勿嫌弃 (′~`;)

坐品香茗
老巴这个比海水还要蓝的蓝眼睛哟...

老巴这个比海水还要蓝的蓝眼睛哟~

老巴这个比海水还要蓝的蓝眼睛哟~

华兮.安小迪

假如他们看你写的文的时候

   对不起我突发脑洞,昨天晚上做噩梦……梦见165的勋爵狠狠地踮起脚恶狠狠瞪着172的我,并质问我为什么我写的文里就不能像别人写的一样和麻雀幸福的在一起……


  巴博萨

  小姑娘写的不错,嗯,很好,你看看人家,审美多好……

   艹!谁TM是湖盗王……

   看在你说我帅的面子上饶了你。

   谁跟你说我要跟杰克在一起的?谁的消息如此精准?

   里海?里海怎么了?...



   对不起我突发脑洞,昨天晚上做噩梦……梦见165的勋爵狠狠地踮起脚恶狠狠瞪着172的我,并质问我为什么我写的文里就不能像别人写的一样和麻雀幸福的在一起……



  巴博萨

  小姑娘写的不错,嗯,很好,你看看人家,审美多好……

   艹!谁TM是湖盗王……

   看在你说我帅的面子上饶了你。

   谁跟你说我要跟杰克在一起的?谁的消息如此精准?

   里海?里海怎么了?

   最大的咸水湖≈海



  贝克特

来来来,你告诉我,谁是最矮的?

来来来,你告诉我,谁是死傲娇?

来来来,你告诉我,谁TM奶?谁TM萌?



  萨拉猹

……我说……我怎么对麻雀的念想你怎么都知道?

你是不是……偷看我们……咳咳咳(晚上偷偷摸摸)

以后这种东西(萨杰车车)要……多写……不要给别人看……

卡逼蛋是什么……我怎么在你文章里就……像个傻子??!


  杰克

哈哈哈,有趣的小姑娘,写的不错,哈哈哈哈。

卡逼蛋萨拉猹,小矮子贝克特,湖盗王巴博萨……

噗……哈哈哈哈哈!爆头章鱼深海阎王……

海鲜杂烩的荷兰人……哈哈哈哈哈……




大卫琼斯

……

你怕死不?

你是不是想死?

海鲜杂烩……

我令人闻风丧胆的荷兰人号……

谁TM说我是!爆!头!!!!!!

作者出来受死!!!

我:"我就不!略略略!大爆头!"





好了,抽风结束((o(>皿<)o)) !!,拜拜~

@华兮.茶荼荼 傻表弟,你大表姐都更新了,你还不更新!

你私的梗,来签收!!!

华兮.安小迪

论麻雀的追求者都是怎样的专情

all 杰向   (巴杰   贝杰   萨杰)


巴杰  跨越年龄的羁绊

  赫克托·巴博萨,一声跌宕起伏。说白了就是一直开挂,一直扶云直上。真好。然而在老巴还没当上私掠船长时,他是黑珍珠的大副。是堂堂里海海盗王。嗯,湖盗王跟杰克有着仿佛永远解不开了连线。每每会保护他,即使知道杰克对于他不利,每每想杀死他,却最终永远选择帮助他。

  呵呵,我只不过是离开了你一小会儿,你就邋遢到这种地步。...



all 杰向   (巴杰   贝杰   萨杰)


巴杰  跨越年龄的羁绊

  赫克托·巴博萨,一声跌宕起伏。说白了就是一直开挂,一直扶云直上。真好。然而在老巴还没当上私掠船长时,他是黑珍珠的大副。是堂堂里海海盗王。嗯,湖盗王跟杰克有着仿佛永远解不开了连线。每每会保护他,即使知道杰克对于他不利,每每想杀死他,却最终永远选择帮助他。

  呵呵,我只不过是离开了你一小会儿,你就邋遢到这种地步。

  但是,你要是需要我,我一直都在,永远……

  所以先森请您专情好吗?老巴心想。


贝杰   跨越身高权利的痴迷

  卡特勒·贝克特。东印度公司的头头。在他身上让我们感受到了什么叫浓缩的才是精华。165cm的身高,但是小个子遮盖不住他的大智慧。

  凡事以利益优先,谁也不好使。因为自己的手下兼恋人,杰克放走了一船黑奴之后勃然大怒:"我靠,你放走了一船钱!"给杰克烫了个小烙印就让他滚蛋了。

  后来,贝克特想得到杰克的罗盘,但是他也似乎知道,罗盘只会指向一个人,一个男人--杰克·斯派洛。

  我为什么不下令开炮?我想……安安静静地死在他面前,让他好好活着……不要忘记,曾经有个勋爵,爱过他……那艘船……曾经是我送给他的,我怎么忍心……打她呢?


萨杰  跨越生死的爱恋

 阿曼多·萨拉查西班牙海军。永远想打败世界上所有的海盗。打仗打的风生水起,凡事他看见的海盗--都得死。

   有一天,正围剿海盗呢,看见杰克斯派洛了。心下一惊,一见……便钟了情。

  杰克斯派洛可还是个热血青年,你杀了我的老船长?那我能干?我能认输?看我不整死你?想完就把萨拉查引到魔鬼三角洲里干死了。导致萨拉查成为了亡灵精……

  等老萨一出来就要找杰克:"杰克呢?老子这么多年的欲火怒气还不快让你来体验下。

   好吧……又被干死了……他静静地沉入海底,看着杰克拽着铁链往上爬。

  我的小麻雀……飞的好高……我可能……再也抓不住他了吧……或许,在天上,我兴许还能……在叫他一声麻雀……



  


华兮.安小迪

一些奇思(就是脑回路和大家不一样)

炖鱼翅啊  为什么我和大家的思想不一样???


   1.   关于深海阎王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


   在别人眼里:我天,好牛逼的亚子,各色船员,绝对属于大BOSS级别的。还有船长,我的天哪,大章鱼怪!!!也是一个为情所困的汉子。这可怜。

   在我眼里: 天哪,这么多海鲜,好美味的亚子。各类海鲜。我的妈呀!鲨鱼诶,炖鱼翅啊,海鲜杂烩它不香么?我的天哪,大卫·琼斯,这么大一个章鱼!!一根须子那么长。洗干净了是一半爆炒,一半烧烤...

炖鱼翅啊  为什么我和大家的思想不一样???


   1.   关于深海阎王和他的‘飞翔的荷兰人号’


   在别人眼里:我天,好牛逼的亚子,各色船员,绝对属于大BOSS级别的。还有船长,我的天哪,大章鱼怪!!!也是一个为情所困的汉子。这可怜。

   在我眼里: 天哪,这么多海鲜,好美味的亚子。各类海鲜。我的妈呀!鲨鱼诶,炖鱼翅啊,海鲜杂烩它不香么?我的天哪,大卫·琼斯,这么大一个章鱼!!一根须子那么长。洗干净了是一半爆炒,一半烧烤,再来盘刺身吧······啊啊啊,流口水啊!!!!妈妈我饿了!!!



   2.    关于巴博萨(巴巴爸爸)


   在别人眼里:哦,天哪,是个坏银。长得不好看。

   在我眼里:哦天哪,我打赌,他和杰克之间绝对有着比友情更深层次的感情,说不定他俩之前可能在某个晚上就升华友情了呢【滑稽】巴巴爸爸,这一看就是个青苹果粉啊。在吃青苹果这一块那气质是拿捏得死死的。长得也好看,有气质。

   

   3.    关于杰克的妆容。


    在别人眼里:天哪,他好帅!!!好苏!!!一身挂件都是船员送的,好温暖,好专情~~~

    在我眼里 :姐妹眼线笔哪儿买的?不掉色诶!



    4.  关于诺灵顿的狗血爱情

  在别人眼里:好男人啊,好专情,爱的好深。

   在我眼里:准将您心不累吗?伊丽莎白都和巴博萨一起共进晚餐了,您不酸吗?




    啥也不是······好了抽风结束,拜拜!

华兮.安小迪

老巴的秘密

  赫克托·巴博萨,里海海盗王,九大海盗王之一。

  这句话乍一听威风凛凛,一细品就不对劲儿了。

  里海......不是世界上最大的湖泊吗......


  地理害死人啊......


   所以在里海的海盗都是......湖盗???

  赫克托·巴博萨,里海海盗王,九大海盗王之一。

  这句话乍一听威风凛凛,一细品就不对劲儿了。

  里海......不是世界上最大的湖泊吗......

  

  地理害死人啊......


   所以在里海的海盗都是......湖盗???

FOXES____

【德拉科/巴博萨/毒皇后】苹果之爱Apple Song

B站指路:🍎苹果之爱🍎

简介:宇宙级苹果爱好者的聚会

BGM:Apple Song

【德拉科/巴博萨/毒皇后】苹果之爱Apple Song

B站指路:🍎苹果之爱🍎

简介:宇宙级苹果爱好者的聚会

BGM:Apple Song

华兮.安小迪

巴巴爸爸的一生

   大家好,我是本期主持人——某不知名小船员。


  我是一名黑珍珠上的小船员,我的船长就是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你说是那个只要是鬼就想杀的?对!就是他!

   然而,最让他出名的,就是他几乎和加勒比海上的任何人,好吧,和一部分鬼有着密不告人的关系。

  首先,是我们的国民好爸爸——巴巴爸爸,不不不,巴博萨先生。这位先生是个好大副,也是个好船长,是个苹果专家。。。青苹果。

   让我们来看看他的苹果吃法进化:...


   大家好,我是本期主持人——某不知名小船员。


  我是一名黑珍珠上的小船员,我的船长就是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你说是那个只要是鬼就想杀的?对!就是他!

   然而,最让他出名的,就是他几乎和加勒比海上的任何人,好吧,和一部分鬼有着密不告人的关系。

  首先,是我们的国民好爸爸——巴巴爸爸,不不不,巴博萨先生。这位先生是个好大副,也是个好船长,是个苹果专家。。。青苹果。

   让我们来看看他的苹果吃法进化:

    第一部,黑珍珠的诅咒:没等吃呢就挂了。

    第二部,聚魂棺:片尾再次复活,终于吃上了一口

    第三部,世界尽头:环境太恶劣,事情太繁杂 ,苹果没有得到镜头

    第四部,不老泉:老巴青云直上,开挂当上私掠船长。早餐要翘着兰花指,捏起精致的小叉叉,插起一片用英国高级大厨六十年的精巧刀法切出来的苹果片,戴着假发,像一个小公主一样塞进嘴里

     第五部,死无对证,现在要切成小丁丁,坐在奢华的宫殿里,假肢要纯金的,手上要挂满金戒指,要配着音乐进食。

    老巴:“你再让我装会儿逼,我一会儿就挂了。。。”

    总之。。。人生赢家啊!!!

    不过死法比较痛苦,遇见了自己的宝贝,但是仍旧选择了“老子死也要求有垫背”的高级死法,拉住了苦求麻雀n年的萨拉查一起沉入海底,死前:“卡琳娜!!!爸爸的几十亿存款拿去花,一定不要借杰克!!!”

   巴博萨船长的一生,跌宕起伏。落大起起起起起起起落。

    也是一位感人的人呢······



   (下期给你们讲萨拉查的一生,我现在要打工了)

     (私心打tag)

S.S

早起的鸟儿有糖吃

是一张超简陋的七夕贺

感觉明天会有一大波神仙贺图
不敢和太太们抢位子
所以我提前发啦

早起的鸟儿有糖吃

是一张超简陋的七夕贺

感觉明天会有一大波神仙贺图
不敢和太太们抢位子
所以我提前发啦

芋身攻击

(实在找不到一个靓的图片放p1吸引眼光了
大部分Barbossa相关,后面有条漫(……)
tag瞎打

(实在找不到一个靓的图片放p1吸引眼光了
大部分Barbossa相关,后面有条漫(……)
tag瞎打

S.S

依然是沙雕脑洞

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用了@社会你栉名哥 太太的创意

侵删致歉

依然是沙雕脑洞

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用了@社会你栉名哥 太太的创意

侵删致歉

Ludwig

【巴杰】我要去最爱的天边赴一场约会

巴博萨x杰克 


“Jackie, where are you going?”

(“小杰克,你要去哪儿啊?”)

  “To an endless journey.”

  (“奔赴一场永无止境的旅途。”)

  “Do remember, you aren’t alone.”

  (“牢记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Father, a pirate will never feel lonely, even though he’s alone.”...

巴博萨x杰克 

  

“Jackie, where are you going?”

(“小杰克,你要去哪儿啊?”)

  “To an endless journey.”

  (“奔赴一场永无止境的旅途。”)

  “Do remember, you aren’t alone.”

  (“牢记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Father, a pirate will never feel lonely, even though he’s alone.”

  (“老爸,一个海盗纵使孤单但永不会孤独。”)

  “You are still too young, my son.”

  (“我的儿子,你还是太年轻了。”)

  “Good luck.”

  (“祝你好运。”)

  杰克望着旁边人拿着望远镜意气风发,再看着自己的迷你袖珍版,默默地收了回去,悄悄地转身准备走了。

  “杰克,浓缩的都是精华!”巴博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Barbosa , I’m the real captain of the Black Pearl! ”

(巴博萨,我才是黑珍珠真正的船长!)

  “Keep on daydreaming, young man.”

(傻小子,继续做梦去吧!)

  杰克回瞪了一眼巴博萨肩上的死猴子,对方还耀武扬威地朝他比了比爪子,似要扑到他身上一样,杰克嫌弃地退后几步,心下思忖两件大事,搞到一个更大的望远镜和弄死那只死猴子,杰克船长近期的两大宏伟计划从此诞生。

  “夺取船长的位置可没那么容易的,小伙子。”巴博萨冷不防冒了这么一句,望向还在生气嘟着嘴的杰克。巴博萨愈发觉得杰克很……怎么说?很可爱…

  巴博萨明白用这个词来形容面前这个意气风发、于四海之上纵横捭阖的年轻人非常不合适,甚至可以说是荒谬。

  但在他眼里,这只小麻雀的的确确,非常可爱,每一处,都很可爱,令人着迷。

  杰克听罢,冷哼了一声。“巴博萨,需不需要我提醒你,谁才是黑珍珠真正的主人,玩了这么久了,是时候停手了吧?”

  杰克向船头走了几步,附身看着巴博萨的眼睛:“甜心,可别忘了当年你是怎么对我的?我不介意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

  “你知道的,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巴博萨,你已经老了,值不了这个价了,至于我嘛……再不济,还有那么多仇家惦记着我呢,恨不得取我的性命来解恨呢。”

  “我可是海盗!”

  “我可是杰克 斯派洛船长!”

 

-------------------------我是小小小甜文的分割线----------------------------------------

  巴博萨独自擦拭着佩剑,眼睛瞥向那枚贝壳,那是杰克和他独自乘着小艇出航的时候捡到的,那时候的大海,碧波万里,沙鸥翔集,一天一夜,他们一起度过,晚上,躺在柔软的沙子上,杰克嚷嚷着要数星星,一颗,两颗,三颗……

  感受到身旁人平缓而轻柔的呼吸。

  岁月静好。

  四海之大,何处不是家?

四海之大,哪里不是容身处?

时光白驹过隙,觉得世界越来越小,可是又觉得无比之大,不然,怎么会连我们并肩的地方都不再存在。

巴博萨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在流淌,很咸,但是却不愿想用手拭去。

不想睁眼,不想看不见你。

不想清醒,不想接受你不在的现实。

-----------------------我是小小小甜文的分界线--------------------------------

  “巴博萨。”

  杰克独自一人站在船头,夕阳之下,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却只有一个人。

  海风很大,很冷。在沉默中感受彻骨的孤独,一个人,只能一个人,只有一个人。

  因为要让你一辈子记住我,因为想成为你的骄傲。

  我必须这么做,我不得不这么做。

  狠狠地灌了一口朗姆酒,辛辣的味道逼出了几滴眼泪。

  杰克伸手,似乎心里日日夜夜所念的人就在面前。沧桑的面容被大海所磨砺,刻下一刀刀岁月的痕迹。

  “你老了。”

  “我要去最爱的天边赴一场约会。”

  “我知道,你一定在等我的。”


Ludwig

【巴杰】往昔

巴博萨x杰克

往昔就是往昔

最往的那个昔


正文:

“多好的机会啊,还是被我给搞砸了。”巴博萨懊恼地说道。当初来这艘船就是为了给他分忧,努力地证明自己的价值,现在却被他厌恶了,真是得不偿失。

  想到这里,巴博萨就觉得自己越活越倒退了,终于有了朝夕相处的机会,自己却变得如此冒失…以后还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注定不能说的感情,还是自己藏在心里好了。

  杰克斯派洛船长,多么耳熟能详的名字,却是巴博萨心心念念的人。

  门突然被撞开,巴博萨的思绪被打断,很是不悦,夜已深了,巴博萨拿起油灯向那人走去。...

巴博萨x杰克

往昔就是往昔

最往的那个昔


正文:

“多好的机会啊,还是被我给搞砸了。”巴博萨懊恼地说道。当初来这艘船就是为了给他分忧,努力地证明自己的价值,现在却被他厌恶了,真是得不偿失。

  想到这里,巴博萨就觉得自己越活越倒退了,终于有了朝夕相处的机会,自己却变得如此冒失…以后还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注定不能说的感情,还是自己藏在心里好了。

  杰克斯派洛船长,多么耳熟能详的名字,却是巴博萨心心念念的人。

  门突然被撞开,巴博萨的思绪被打断,很是不悦,夜已深了,巴博萨拿起油灯向那人走去。

  “好大的酒气!一定又是哪个管不住自己嘴的贪喝的小子跑去仓库偷酒喝了。”脑海中浮现出那次杰克叉着腰训斥偷酒船员的样子,明明他自己也是去偷酒喝的,可总让他说的那么有道理。“要是被那小子知道了,保不准又要生一会儿气。”没由来地想起他,嘴角上扬,心情也好了许多。

  本想训斥那冒失的小子一番,现在也打算叫醒他便罢了。“喂,兄弟,醒醒,你哪个房间的,我扶你回去。”

  “嗯…你说什么?”

  那人话音一落,巴博萨便愣住了。

  眼前的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巴博萨却有些慌了,这大抵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他心想。

  弯腰将还在地上打滚耍酒疯的人抱起来。

  “从船长室滚到这儿还在耍酒疯,凭你这酒量,怕是把半年的酒都喝完了吧。”

  “还是没能从上一次海战中走出来吗…”

   杰克不安分地在巴博萨怀里动来动去,巴博萨眉头一紧,垂下了眼帘,轻喝道:“别动!”

   像是听到了一样,杰克蹭了蹭巴博萨便乖乖地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不再乱动。

  走到床边,轻轻地把怀里的人放在床上,理了理他耳鬓的碎发,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

  “一点儿也不会让人省心的小家伙。”

  杰克突然伸手抓住巴博萨的手臂:“别走。”

  “好,不走。”

  “陪着我。”

  “好。”

  “求之不得”,巴博萨又补了一句。

  杰克的手又去够巴博萨的脖子,一瞬间杰克的动作让巴博萨想起了自己的小猴子。忍俊不禁。

  杰克突然把唇覆在巴博萨的唇上。巴博萨脑中一片空白,本能地抱紧了杰克,加深了这个吻。

  巴博萨意外地发现,朗姆酒的味道,其实还挺好的…

  如果这是梦,那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暗处,杰克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伟大的杰克 斯派洛船长,怎么可能会醉呢?”


Ludwig

【巴杰】心之所向(1)

 巴博萨x杰克

零零散散的陈年旧篇


正文:

加勒比海域的风从世界各地吹来。

  但这片海域从不平静,今天也不例外。

  华灯初上。

  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好酒一杯又一杯。他在麻痹自己,企图忘记刚刚发生过的一切。那瓶朗姆酒,还是没有开封。

  他是心存幻想的。

  夜半钟声响起,记忆如图午夜的潮水一般肆虐,吞噬了他自己,醉了,醉在这回忆里,不知可笑与否。那都与他无关了,他不愿再多想。

  船长巴博萨,没有了杰克的巴博萨。...


 巴博萨x杰克

零零散散的陈年旧篇


正文:

加勒比海域的风从世界各地吹来。

  但这片海域从不平静,今天也不例外。

  华灯初上。

  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好酒一杯又一杯。他在麻痹自己,企图忘记刚刚发生过的一切。那瓶朗姆酒,还是没有开封。

  他是心存幻想的。

  夜半钟声响起,记忆如图午夜的潮水一般肆虐,吞噬了他自己,醉了,醉在这回忆里,不知可笑与否。那都与他无关了,他不愿再多想。

  船长巴博萨,没有了杰克的巴博萨。

  他想起他们初遇的情景。

  那是一个乌云笼罩的日子,这样的天气,极其不宜出海远航,作为大副,自然要同船长探讨,斟酌三分再做决定。

  “杰克,今天的天气实在不宜出海,风险太大,上次海战我们损失了太多的人员和军火,不如趁此机会好好休整一番。”

  “那个约定…不迟的。”

  巴博萨毕恭毕敬地站着,面前的人却连抬头看一眼他都不愿,只顾喝着自己的朗姆酒。良久,巴博萨也有些倦怠了。

  杰克上次海战输了,其实也不能算输,不过是个平手,想来黑珍珠还是略占上风的。可从那天起,杰克就有点挫败了。年轻人挫败是好事,但绝不能因噎废食,他真害怕他从此一蹶不振的萎靡样子。

  巴博萨正思绪万千之时,杰克猛地起身,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就像看见仇敌一般。

  “你刚刚叫我什么?”

  巴博萨突然意识到自己触犯了杰克最为重视的规矩之一。不敢多言也不敢再看杰克,只好将视线随便望向四周。不过还能发脾气了,比前几天一声不吭要强。

  这小子,应该能挺过来吧…巴博萨心想。

  “赫克托,别忘了,你不过是个大副而已。而我,是杰克 斯派洛船长。”

  “是,船长。”

  杰克察觉出他的眼神飘忽不定,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人就不知道自己生着气吗,不安慰几句就算了,还跑来气他,成心的吧!手狠狠地捏着巴博萨的下巴命令道:“看着我!”

  巴博萨只好将目光转向他,心想杰克的暴躁脾气跟这天气绝对有关系,还是赶紧离开这片低气压区为好。

  杰克放下了手,冷哼了一声,走到他身边时故意撞了他一下,巴博萨毫无防备,一个趔趄,重心不稳险些摔倒。杰克偏头在他耳边轻声道:“赫克托,不要仗着自己虚长几岁就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冷笑了一声接着道“别忘了,你不过是个需要向我上贡的大副罢了,黑珍珠没了你照样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海上霸主,可黑珍珠,却不能离了我。”

  声音虽低,语气却很重。

  “掂量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这儿,我比你熟。”

  杰克向船员们大喊:“准备,收锚,扬帆,黑珍珠要起航了!”

  “Yes, captain! ”

  “黑珍珠是什么?”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海洋霸主!”

  船员们欢呼呐喊之际,杰克喊来了吉布斯。“吉布斯,我记得我们上岸补给了许多朗姆酒。”

  “没错,船长。”

“好的,把那些好的都抬到船长室吧。”

“船长,您不能这样!每次都是您独占那些上品,您就大方一次给兄弟们也留几瓶,让我们也尝个味儿吧。”谈到朗姆酒,吉布斯两眼放光,就如同看见金银财宝一样。

  “不行!我是船长!”杰克无赖地笑着。

  “船长真是个葛朗台。”吉布斯小声嘀咕道。

  “吉布斯先生,我记得你上上上个月没有给我上贡,按照月利息百分之二十来算的话…”杰克掰着指头一本正经地说着。

  “杰克 斯派洛船长,我马上派人给您搬过去,祝您享用愉快。”不能杰克回话,吉布斯便一溜烟地跑了。

  那次出海,倒是没有遇上大风浪,算是万幸,不过,杰克对他的态度更是不屑。

年轻时候的杰克,脾气倒是大得很。

巴博萨笑了,望着天上的月亮,怕此时他也在注视这片月亮吧。

可是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

等死的滋味儿,怕是不好受吧。

 

 

 


Ludwig

恶魔的诅咒

巴博萨x杰克

小小小小甜饼

不会写文我好心酸


正文:

“杰克,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感觉吗?”

巴博萨扶着船桅,感叹道。他的目光极尽远眺,大海,是他一生的追求,也是他一生痛苦所在。

他身后的杰克不安分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踩到桌子上,眼睛盯着桌子尽头座位边上的一个苹果。“Nice.”他边爬边望向巴博萨,小心翼翼,爬爬停停,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巴博萨叹了口气,头垂下来望向甲板,眼神黯淡。“The Black Pearl...”

“Ok, ok...Shut it up, Hector. Stop repeating your old and boring story. I really...

巴博萨x杰克

小小小小甜饼

不会写文我好心酸


正文:

“杰克,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感觉吗?”

巴博萨扶着船桅,感叹道。他的目光极尽远眺,大海,是他一生的追求,也是他一生痛苦所在。

他身后的杰克不安分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踩到桌子上,眼睛盯着桌子尽头座位边上的一个苹果。“Nice.”他边爬边望向巴博萨,小心翼翼,爬爬停停,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巴博萨叹了口气,头垂下来望向甲板,眼神黯淡。“The Black Pearl...”

“Ok, ok...Shut it up, Hector. Stop repeating your old and boring story. I really can’t stand any more. The Black Pearl is mine, You didn’t look after her well, so I won’t give her to you again! Never! ”

巴博萨转头,看到盘腿坐在桌上的杰克正歪着头看着他,托腮吃着苹果。

他疾步走向杰克,船板嘎吱嘎吱地发出声响,似乎是在抗议这过大的举动。正欲抽出剑鞘中的剑,却先一步被杰克用枪抵住了头。

“你知道的,我最恨有人在我面前吃这个!”

巴博萨用剑挑起杰克手中的苹果,用力一挥,那先前被某人握在手中的东西就落入海中粉身碎骨,浪花溅起,立在船上的海鸟振翅飞走。

“那你也该知道,现代化武器可比你这剑快得多。”杰克凑到巴博萨的面前,笑了一下。

“老古董,你不能因为自己吃不成就不让别人吃。”他的手轻轻抚上对面人冷冽的剑锋,雪白的刀光一闪而过,却是黑夜中最夺目的光亮,

“你看,多久了,说不定都快要锈了呢。”

巴博萨轻笑一声,“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吧。”

“当然。”杰克顺手从桌上又拿起一个苹果,“食之无味是么?你不是最爱苹果么?那我吃给你看好了。”说罢,拉开一把椅子顺势坐下。

“苹果很甜的!”杰克朝巴博萨眨了眨眼。

巴博萨上前缓缓拿走了杰克手中的苹果,咬了一口,用另一只手捏着杰克的下巴。

开口轻轻说道:“苹果甜不甜我不知道,但是,你这只小麻雀,很甜的。”


Ludwig

Treasure

父女向 巴博萨x卡琳娜

小学生文笔谢谢

依然万年小短篇系列

还有英文的标点符号有用错的可以评论告诉我 蟹蟹!


正文:

I'm a father but a pirate.
I'm a pirate but a father.
亿万年前,沧海桑田还不是如今的模样,地球一片混沌,直至上帝发配在伊甸园偷吃禁果的亚当和夏娃来到人间,人类才开始繁衍生息。
以上是基督教的传说。
海盗们中有基督教徒,更多的是无信仰主义者。之所以称他们为无信仰主义者,是因为他们的脑子中大概是还没有这一类的东西。
海盗是特立独行的,怎么能学陆地上的那一套,海盗最多也就是遵循《海盗法典》,除此以外,再无其...

父女向 巴博萨x卡琳娜

小学生文笔谢谢

依然万年小短篇系列

还有英文的标点符号有用错的可以评论告诉我 蟹蟹!


正文:

I'm a father but a pirate.
I'm a pirate but a father.
亿万年前,沧海桑田还不是如今的模样,地球一片混沌,直至上帝发配在伊甸园偷吃禁果的亚当和夏娃来到人间,人类才开始繁衍生息。
以上是基督教的传说。
海盗们中有基督教徒,更多的是无信仰主义者。之所以称他们为无信仰主义者,是因为他们的脑子中大概是还没有这一类的东西。
海盗是特立独行的,怎么能学陆地上的那一套,海盗最多也就是遵循《海盗法典》,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用杰克的话说,海盗的脑子里需要装的就是——钱、女人和朗姆酒。
钱会引来杀身之祸,女人随船是不祥之兆,只有朗姆酒,一醉解千愁,一醉方无忧。
什么罪恶在他们心中,怕比不上快活这一生更诱惑的事,指望他们在烧杀抢掠过后为无辜百姓祈祷,祈求上帝的救赎,嘿,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痴心妄想!
“巴博萨,”
“你惧怕死亡吗?”
“我既已死过一次,半死不活了半辈子,又怎会再有恐惧。科莉布索,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Done.”
基督教的众神传说中,在海洋深处,有海神波塞冬的三叉戟,其蕴藏的巨大力量可以掌控整个海洋。
即使是神话,也要试一试才知道。
这就是海盗,勇于冒险和追逐。
其实说巴博萨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他,有人说他背信弃义不讲义气,作为黑珍珠的大副将杰克置之死地,把老特纳绑在大炮上沉入水底。有人说他最有海盗性格,刚柔兼济。有人说他是一个好船长……
巴博萨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好海盗,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
可是呢,在黑珍珠号上看见她时,音容笑貌是那样地熟悉,回眸看到他时,连蹙眉都和她的母亲一模一样。
巴博萨霎那间有些恍惚。
卡琳娜·史密斯
my daughter
不安分的杰克在一旁挤眉弄眼地揶揄道:“老巴,你女儿也太俊俏了吧。她妈妈得有多强大的基因才能掩盖掉你这…一定是个美人。” 接着若有所思般啧啧了两声。
“Shut up! ”
末了又补了一句,“杰克,多年不见,你还真是愈发…”
“愈发怎么?风流倜傥了吗?别夸我,你知道我这人脸皮薄。” 说罢一脸求夸奖的小表情。
“风流成性。” 巴博萨白了他一眼,离开了。
杰克的脸黑了一下,瞬间又变作无所谓的样子。
“I don't care! ” 杰克朝着巴博萨的背影喊着。
“I want to find my father.I miss him very much. ”
“Do you know anything about him? This book was on a ship in the past. But unfortunately, it was stolen by a young…”
“So, do you mean my father is a thief? ”
“In fact, a pirate. ”
“You can't slander my father! Nobody can do this! ”
“I just told you the truth. Believe it or not.”
巴博萨转身离开,不再言语,月光照在他写尽沧桑的脸上,映出清冷的光。
眼泪的味道,是化不开的苦涩。
女儿,你永远不懂做父亲的心,我只希望你,永远幸福下去。
永远不要像我一样被卷入这海上纷乱的无休无止的斗争。你的人生,该是美好和单纯的花季,而不是像我们这群穷寇一样遭人过街喊打。
对不起,是爸爸不好,没能陪伴你成长,如今你长大了,也无法向你明说这一切。
爸爸唯一能做的,只是拼命护你周全罢了。

亨利劈开三叉戟,海洋的诅咒消失,水墙迅速合并,黑珍珠号的船员抛下了锚。
杰克,亨利和卡琳娜回到船上后,每一个船员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情。
“We made it! ”
卡琳娜双手搭在船舷之上,蓝色的眼眸里藏着无边无际的大海。
是对自由的渴望,对进步的向往,和对父亲无限的思念和爱。
“爸爸,我从来没有恨过你。即使知道了你是我最憎恨的海盗,但我仍然感谢你。你用生命换来的救赎,足够了,你从来没欠过我什么。真的,爸爸…” 她喃喃道。
有力的臂膀揽住了卡琳娜,她的头轻轻地依偎在亨利的胸膛。
“亨利,我好想爸爸…真的,好想好想…”
哽咽声断断续续。
“我明白。” 亨利更加圈紧了怀里的人。
爸爸,你本不需做出如此牺牲的。巴博萨纵身一跃与萨拉查同归于尽的画面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回放。
一遍一遍,仿佛像刀子一样剜着她的心。
“Who am I to you? ”
“Treasure. ”
谢谢你,不管你是不是一个好人,是不是一个好海盗,是不是一个好船长。
可你,永远都是我的好爸爸。
“Farewell, my captain Hector Barbossa. ”
“Farewell, my dear father.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