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巴珠绪

6538浏览    357参与
風泉ゆう

ゆゆしお—不知名的感情

Yeah我又回來了!老實說上次寫的兩篇塁珠緒實在退步太多了,有點不甘心,幸好@小倉糬萊姆 給了我靈感,這篇幽栞因此誕生了!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寿限無寿限無五劫の擦り切れ......”


巴食堂,由珠緒的雙親所經營的和食餐廳,除了以平價而美味的餐點聞名凜明館外,自從夢大路文開始在此打工後,也紛紛吸引了不少席格菲爾特的學生光臨。


舞台同客席舖著榻榻米,在上頭演出落語——寿限無的少女,是演劇同好會的田中幽幽子,作為修行,少女每個月至少在巴食堂表演一次,由於老顧客不少,加上幽幽子天生的才華,...

Yeah我又回來了!老實說上次寫的兩篇塁珠緒實在退步太多了,有點不甘心,幸好@小倉糬萊姆 給了我靈感,這篇幽栞因此誕生了!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寿限無寿限無五劫の擦り切れ......”


巴食堂,由珠緒的雙親所經營的和食餐廳,除了以平價而美味的餐點聞名凜明館外,自從夢大路文開始在此打工後,也紛紛吸引了不少席格菲爾特的學生光臨。


舞台同客席舖著榻榻米,在上頭演出落語——寿限無的少女,是演劇同好會的田中幽幽子,作為修行,少女每個月至少在巴食堂表演一次,由於老顧客不少,加上幽幽子天生的才華,幾乎每次演出都是高朋滿座。


今天的她也是狀況絕佳,即使一人分飾五角也不成問題。


“哎唷阿姨!名字太長,你們家阿金的包都消下去了啦!”

「哈哈哈!」


深深一鞠躬,滿席笑聲與轟雷掌聲交疊,下台後,在廚房旁的休息室中褪去身上的和服,換上凜明館制服和她那標註性的紅色連帽外套。


‘扣、扣!’

“請進!”

“幽幽子ちゃん辛苦了!”

“是珠緒前輩啊~不會的,我才要道謝,謝謝前輩答應我任性的要求,能讓我在這裡表演!”

“那麼,作為酬勞,晚點我做番茄蛋包飯給妳吃,現在先到外面休息一下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語畢,幽幽子便走到外頭客席,靠窗的位置上,淡金色的身影正看著她走來。


“辛苦了幽幽子さん!”


充滿雛稚感的嗓音,為少女送上慰勞的問候,輕輕掃去少女的疲憊。


“讓妳見醜了,栞さん!”

“才沒那回事!幽幽子さん的落語很有趣,而且在舞台上的幽幽子さん跟平常完全不同,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謝謝妳,我想這就是落語的魔力吧!”


夢大路栞聽幽幽子說姐姐在食堂打工,並從學校同學的口中得知幽幽子每個月定期在這裡表演,耐不住好奇心的她自從看了第一齣後,接下來幾乎月月報到。


“栞。”

“姐姐!”

“想好要點什麼了嗎?小玉紅豆湯?”

“嗯!”

“妳啊,別太常吃甜食哦!”

“姐姐才沒資格說我!姐姐才是,不要餐餐都加柚子醋,要好好注意飲食搭配!”

“......唉,說不過妳,晚點拿過來,在那之前先跟幽幽子聊天吧!”

“請別把我說得好像布娃娃一樣。”

“是是!”


拿著點餐單經過櫃台,珠緒的母親正在與顧客們閒話家常,來到廚房,珠緒的父親完成一道道美食,珠緒則負責盛裝點單不多的甜品,將單字交給珠緒後,看向一旁不斷扛貨進出的塁,最後端起托盤將餐點送到客人面前,今天的同好會成員十分忙碌。


嗯?你說伊千繪?她才剛換好衣服從休息室中走出來呢!


“文!交班囉!”

“才不要,每次店忙時交班,妳都會搞得亂七八糟的,最後還不是要讓我來處理!”

“誒誒誒!?可是我好無聊啊!”

“嗯......珠緒,舞台可以用嗎?”

“嗯!今天本來就是表演日,任何人都可以上台哦!”

“妳聽到了。”

“萬歲!”


像是習慣了般,文看著伊千繪穿著店裡的服裝一跳一跳地跑上舞台,當輕快的音樂響起,前偶像伊千繪開始了她的招牌問候。


“各位!今天的巴食堂,大家也要一起嗨起來哦!”

「哦哦哦!」

“伊千繪ちゃん!”

“等好久了!”


畢竟伊千繪是最早開始在巴食堂演出,因此有不少人是為了一窺少女的演出而一試成主顧,為店裡增加了不少營收。


“~♪ようこそお集まりくださいました!

ポジションゼロに誰が届くかな?♪~”

“這首歌之前好像都沒聽過呢?”

“搞不好是從長頸鹿那裡要回來的,真要說的話,就是閒人之間的交易。”

“呵呵!別這樣說,伊千繪也是用她的力量在努力啊!來,幽幽子ちゃん那桌的餐點好囉!”

“妳倒是別努力過頭了,珠緒!”

“彼此彼此!”


將蛋包飯和紅豆湯送去給幽幽子她們,再次來到廚房的文看著癱倒在地上的塁,嘆了口氣後,扛起對方去休息室小歇一會兒。


“♪——謝謝大家!”

“伊千繪さん辛苦了!”

“幽幽子跟栞ちゃん!怎麼樣?今天可是小犬座的音無伊千繪ちゃん哦!”

“很有小狗狗的感覺,很可愛!”

“我彷彿看見了真晝さん被伊千繪さん的節奏帶跑的樣子。”

“喂!好歹在女朋友面前給我點面子啊!”

“!?”

“女朋友?”

“啊、啊咧?我說錯話了嗎?”


沒錯,其實幽幽子並未向栞告白,事實上,觀察力一向驚人、總是知道他人想法的她,完全不曉得自己是抱著什麼情感在面對栞。


“總、總之......那個,我先進去了!”

“跑掉了。那個,幽幽子さん,伊千繪さん說的是......?”

“......我想,只是開玩笑的吧?”

“是這樣嗎?”

“我們趕快吃吧,冷掉就不好了,我開動了!”

“好......我開動了。”


珠緒看到伊千繪回來後,尷尬的氣氛伴著兩人,不免有些擔心,此時,塁默默牽上珠緒的手。


“沒問題的珠緒前輩,幽子的話一定沒問題,她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塁ちゃん......說得也是,身為室友的妳都這樣說,我們也只能靜靜守望她們。”

“是!”

“話說回來,塁ちゃん什麼時候醒過來的?”

“伊千繪前輩剛好表演結束的時候。”

“過來吧!我來幫妳貼貼布,今天辛苦妳了!”

“珠緒前輩幫我貼貼貼貼貼貼布!我、我來了!”


櫃台的塁珠緒夫妻相聲,幽幽子看得一清二楚,或許誠如塁所說的,自己需要時間,前提是她要先搞懂心裡的這份感情究竟是什麼。


“人的感情真複雜......”

“嗯,的確很複雜。”

“栞さん?”

“在我還小的時候,我的身體狀況很差,不是發燒就是重感冒,嚴重的話甚至還要開刀治療,家人都很忙,所以姐姐常常要請假來醫院照顧我。”

“......”

“有一次我問姐姐:姐姐,不會討厭我嗎?姐姐卻說我很傻,說世界上沒有討厭妹妹的姐姐,之後她甚至帶我去看席格菲爾特高貴之君的演出,就是在那裡,我們許下了約定,總有一天,我們要一起站上舞台。”

“栞さん......”


‘我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文前輩沒有說過,也沒有打聽過,原來栞さん有這麼一段過去嗎?’


看著眼前的女孩露出淡笑,說著自己的過去,自嘲般的語氣,那是多麼令人憐愛。


“所以,姐姐離開席格菲爾特時,錯愕跟難受的情緒襲來,是高貴之君的前輩們伸出手,讓我能以 ‘翡翠之君 • 夢大路栞’ 的身份站在舞台上,雖然背負著姐姐的責任,但我好像覺得離姐姐更近一步了,而且姐姐已經答應我了,不會再把心事都悶在心裡,會好好告訴我!”

“......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

“那......幽幽子さん呢?”

“誒?”

“我想知道幽幽子さん是怎麼看待我的。”


翠色的雙瞳含著水氣卻有著堅而柔的眼神,即使栞只是個國中生,能成為高貴之君就代表她有一定的實力,或許這樣天生的惹人憐愛也是原因之一,毫無招架之力的幽幽子只能低著頭說道。


“......我不知道,栞さん是個認真的孩子,但只要面對妳,我就腦袋一片空白。”

“那如果我說,我喜歡幽幽子さん呢?”

“......誒?”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幽幽子猛然抬頭,她不曉得心中的這份悸動是什麼,但是如果去試著接觸看看,接觸眼前這位讓自己思緒紊亂的女孩,是不是就會知道答案了?


“......對不起,我現在還不明白這種感覺。”

“沒關係的,我不會勉強幽幽子さん,感情是很複雜的......”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能先從朋友做起嗎?”

“幽幽子さん......嗯!當然可以!”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栞さん!”


人類的感情雖然複雜,但觸發後才會有更明確的感覺,只是一昧害怕而不行動,將會損失更多的機會,對吧?

ハクノン

1-6:推特「@kymMu_10」

7:推特「@gohan_tabena」

8:推特「@tomihiromadori」

9:推特「@nacht0210」

1-6:推特「@kymMu_10」

7:推特「@gohan_tabena」

8:推特「@tomihiromadori」

9:推特「@nacht0210」

黑泽寒号鸟

审核过了

点我 

虽然只有片段,欢迎三连(xxx)

审核过了

点我 

虽然只有片段,欢迎三连(xxx)

雲燄

﹝少歌/珠垒﹞凡事有坏必有好

※来了来了,珠垒贴贴。开始变为外校专用段子手.jpg


※终于有人能畅聊少歌我真的是痛哭流涕呜呜呜,太爽了【草


※珠垒【不知道到底怎么成的】已交往前提,因为外校设定太少所以当然就,随便我来啦哈哈哈


──────────────────

桐花庄拥有与凛明馆相同时间的校史,两栋建筑是同时启用的,也是配合着凛明馆一直以来的传统,入校的学生为了培养未来能够独当一面的个性,以及避免掉不必要的麻烦以及困扰,凛明馆的学生几乎都是住校式。

这点一直以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大家忘了一点是做为拥有悠久历史的,难免的总是会...遇上那么一些的问题。

秋风垒发现她的房间因为管线漏...


※来了来了,珠垒贴贴。开始变为外校专用段子手.jpg


※终于有人能畅聊少歌我真的是痛哭流涕呜呜呜,太爽了【草


※珠垒【不知道到底怎么成的】已交往前提,因为外校设定太少所以当然就,随便我来啦哈哈哈

 

──────────────────

桐花庄拥有与凛明馆相同时间的校史,两栋建筑是同时启用的,也是配合着凛明馆一直以来的传统,入校的学生为了培养未来能够独当一面的个性,以及避免掉不必要的麻烦以及困扰,凛明馆的学生几乎都是住校式。

这点一直以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大家忘了一点是做为拥有悠久历史的,难免的总是会...遇上那么一些的问题。

秋风垒发现她的房间因为管线漏水而不堪使用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候了,埋藏在墙壁之间的管线因为年久失修而有所破损,正巧不巧的那正是在壁橱之后的管线。因此当关心人前来的珠绪、奏热闹的音无过来看的时候,垒正揣着幽幽子对着已经被浸湿的棉被问要怎么办

她们刚刚还在楼下热热闹闹地讨论著关于明天的练习,不过现在倒是有个更加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眼前。漏水的情况严重,用传统蔺草席的榻榻米地板早就吸满了水,当垒看到珠绪在门口观望的时候她还慌张地挥着手喊道「珠绪前辈,千万别进来啊!」

吸了水的榻榻米踩起来的触感真的有点恶心,垒往后退了退,苦恼地看着眼前的灾区「怎么办阿...」「垒你的运气也太不好了吧」音无好奇地探了探头进来,让珠绪没辙的摇了摇头「一爱,可以帮我通知一下社管吗?」「唉──」

「拜托了」虽然音无倒是很想看看之后的发展,不过珠绪都这说了,她只好耸耸肩膀「珠绪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出发啦」

「呼哈...珠绪前辈来了,那我也可以走了吧」「唉、等,为什么啊幽子」应该是最好的朋友这种时候好像觉得睡觉和别的事更加重要一些,她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才想转身就被垒一把抓住了袖子

「因为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是座长的珠绪来处理比较好啊,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嘛」垒有些着急的语气更是显得幽幽子的语调悠闲,她说完往旁边的珠绪那边看了看「是吧」

「幽幽子是有想要看的落语对吧」珠绪笑了笑,她倒是见过一两次这样很明确地想要回去的幽幽子,通常都是跟她所喜爱的古典艺术有关。果不其然的幽幽子眼神中露出了与睡意截然不同的神情,点了点头「就是──谁让垒急急忙忙地来敲我的门」「这、这不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嘛」

说着秋风垒倒是有点心虚,她没有第一时间去找珠绪就是总觉得不是很想让对方看见自己的房间,总觉得有种格外不好意思的感觉──垒说不清楚,只感觉这种属于自己的空间被珠绪看到也让人脸颊发烫。但是现在被幽幽子这么一说,他倒是担心自己没有去找珠绪的这个行为会不会被解释成某一方面的不信任。

幸好珠绪的注意力似乎中在思考解决办法上,神情认真的珠绪看起来有些严肃,不过也许是相处久了,不管如何秋风垒总是能从她的眼尾忠看到那丝温柔,是接近巴珠绪天性的那份温柔。她小小声地向珠绪搭话「抱歉,添麻烦了珠绪前辈...」

「嗯、不是垒ちゃん的错喔」听到她的话珠绪抬起头来,刚刚还因为烦恼而微微皱起的眉头马上放松了下来,还对着垒露出了一个安抚的浅笑「不过看起来有点严重,可能也没办法马上处理完」

田中幽幽子倒是已经很习惯了垒一旦跟珠绪说起来话来就会忽略身旁人的事情,像是现在刚刚还抓着自己袖子的好友已经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了温柔的前辈身上了「那就只能住别人房间一晚了啊」「「...唉!?」」

嗯?自己说错什么了吗?幽幽子看了眼几乎是同时惊呼出声的珠绪跟垒,突然想到什么的决定当作没听到她们两人的惊呼,并且假装没看到两人几乎是同时变红的耳根。


一如一开始珠绪所预测的,这情况是真的挺严重的。社管阿姨停了这边的水线,检查了一会后摇了摇头「是里面的线管坏了啊,就算校方明天就派人来修也要两三天吧。」

「唉,那、」「毕竟桐花庄也没有多余的学生宿舍...」社管苦恼的看向了垒,又想起这孩子有点怕生,于是转头去问旁边的座长代表「有比较好的朋友吗?有没有人方便能借睡几晚的」

「这...」秋风垒几乎是马上地把视线投向了幽幽子,幽幽子倒是马上收到了她的求救,但是也马上无情的摆手「我会看落语到很晚的,不想打扰到人,而且垒会打扰到我的」「什、所以早点睡啦,不然幽子你都叫不醒!」

「一爱前辈、」「啊──」一爱好像原本是想说什么的,不过她突然看了旁边的珠绪一眼,话锋一转语气往下直落「呀唉,可是我房间不太方便啊」

「那、怎么办啊...」秋风垒接连着被好友以及前辈拒绝,失落的情绪难以避免的涌上来,一爱蹦到了珠绪身旁,双手搭上了她的肩膀。珠绪似乎是没有想到一爱会突然跳过来,接近反射性地僵住了肩膀

一爱顺势的将珠绪往垒那边推了一步,在珠绪的身后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形手势「这里不是还有可靠的前辈在吗?」

「什、!!?」垒这次只有拔高了语调,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因为惊讶而被哽在了喉间而说不出来。人的大脑运作速度是很快的,尽管秋风垒一瞬间就闪过了很多的画面──跟珠绪一起回房间、一起写作业──尽管年级不同的两人不会是一样的课业──更甚至的一起睡觉一起起床。

大脑高速运转之下带来的是猛然胀红的脸,秋风垒正在处理自己脑内妄想过分的内容,却没有注意到面前对着搭着自己肩膀的一爱轻声说叫的珠绪耳根也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社管阿姨自然是不知道两个女高中生到底是在纠结什么,但是音无一爱对她道了谢,保证着他们会妥善的处理秋风垒的住宿问题。这种时候就该把这种年轻人的问题交给年轻人,她只交代了两句就回去了

幽幽子真的不太想吐槽了,她倒是觉得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像是落语。

一爱拼命地对珠绪使眼色,只差没有把"这可是太好机会啊珠绪!Fight──!"直接喊出来。其实珠绪也不是对于要把自己的房间借给后辈有什么不满,倒不如说是恰好相反。

她跟秋风垒的关系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但是演剧同好会的人倒是都知道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被一爱说过简直像是有名无实的情侣。确实这层关系没有为两个人的生活带来太多的改变,可能是秋风垒天生怕生的个性使然,他们连牵手都很少做。起码巴珠绪是这么深信着的,如果这个想法被文或是幽幽子知道,可能都会让两人大叹一口气。

「垒ちゃん、」「是、是!?」珠绪唤了一声,垒马上带着非常大的反应跳起来,紧张的把手放在胸前小心翼翼地转头看向了珠绪,高出同级生一颗头的身高马上失去了她原本的优势,珠绪温温柔柔的弯着眼,尽管也不免着眼尾有些红晕「如果不嫌弃的话,在我房间待到修好吧」


事实上秋风垒不太记得自己怎么答应下来的。她不想跟珠绪一起睡吗?怎么可能不想!这种梦寐以求的机会!开什么玩笑啊!但正因为对方是那个珠绪前辈,所以才让垒特别的纠结。她觉得她没有办法以良好的心态度过这几个晚上,她有理有据。因为就连现在她连跟珠绪牵手都不敢,更何况是去对方房间里这种事情。

可是她答应了。她到底是怎么答应的?垒没人可以问,幽幽子看着没事早就先回房了,而音无又跟珠绪说了什么,才蹦蹦跳跳的回了房间。留下两个人在走廊上对看半晌。

「先来吧?站着也不好」珠绪这么对他说道,温温柔柔的。秋风垒正在想她能不能活过今天晚上,一心二用的结果是她回应珠绪的时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其实珠绪对于把垒带到自己房间里,这件事情在心里深处还是有点些微的牴触的。把正在交往的后辈带进自己房间里...怎么听好像都不太好。但这没办法,这没有什么的,只是把房间借给后辈而已。珠绪她这么说服着自己

「随意坐吧」珠绪这么说着的时候她还是有点忍不住心底的躁动,只能用简单的小动作舒缓自己心里的那份情绪。她稍微理了下头发,却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几乎是僵硬的像是石像的垒。

凛明馆的学生宿舍每一房的规格都一样,哪怕是身为座长的珠绪也不会拥有特权,有特别大的房间还是怎么样的。榻榻米铺的地板铺出的是学生自身的私人空间,除了基本的课桌之外有些人还会放上书柜、衣柜以及个人的生活用品。床也是配合着榻榻米,并没有床板,而是将床垫折着收好在壁橱里。

该怎么办呢,有点紧张...珠绪想着,突然看到了自己放在书桌上的纸本,便拿来了起来。 「垒ちゃん?」「是、是!!」垒声音明显生硬了不少,她转过头来,看到了拿着演剧剧本的珠绪朝她笑了笑「正巧,休息前可以陪我在稍微练习一下吗?」「当,当然了!!」

舞台练习总是让垒快速地进入状况,哪怕他们两个现在的练习场地不太一样。珠绪总觉得这种时候她作为前辈有点失责,她竟然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让两人比较自然的度过这段睡前的时间。

对台词、琢磨语句的时间其实比想像中的还要快,当两人放下剧本的时候,珠绪思考起了她刚刚一直在逃避的问题──睡觉,这是到底该怎么办。如刚刚所言,床铺跟棉被都是折好收在壁橱里的。垒的床垫跟棉被都已经被浸湿了根本不能使用,看来看去现在最快也最方面的解决方法...

「垒ちゃん…一会睡觉的话,如果要跟我睡一起你会介意吗?」珠绪斟酌了一下用词,她旁边的人看起来还没有完全地从角色中回神,她愣了一愣,格外白皙的肌肤很快地就把她脸红的模样表现出来,垒动作幅度颇大的挥着手「不、不不不!怎么可能介意!!但是跟珠绪前辈同床共枕什么的…」

说道后面连垒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秋风垒总是不知道她这样一害羞就容易视线乱飘的个性,让她漏看了多少东西。珠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恼,还有点歉意在里头「毕竟天气还很冷,不能不睡床的」

「垒ちゃん?」垒满脑子只想着她现在不能给珠绪再添麻烦了,最后哽了半天,她才终于找回说话的方式,小小声地说了一句「那、麻烦.... ...了......」


秋风垒其实根本无法入睡。不,真的要说的话从踏入珠绪的房间那一刻起,她就没有定下心来过。这到底是什么对她的考验,说是考验吗?某种方面上来说大概也算,像是什么对于心理承受能力的极严考验。

秋风垒觉得她的心跳一直在突破承受上限。一个人长期生活的地方难免的充斥着那个人的味道,在珠绪的房间里被她所敬爱的前辈身上独有的、淡淡的桐花香给环绕简直…简直就像是被珠绪前辈抱着一样啊。

平常珠绪身上的那个味道是很淡的,非常的淡,以至于就连垒都没有实际上闻到过几次──或许是因为每次珠绪靠得太近的时候她的脑袋就无法正常运作?

但是现在不一样,她想忽视也难,虽然都说人类的适应能力很快,久待其室而不闻其香,但是秋风垒只觉得她的适应力可能死了,桐花味半个晚上过去了,还是清晰的在提醒她,她正在巴珠绪的房间里这件事情。

这可能不是唯一的点,只有她会这么紧张,在她旁边的珠绪似乎已经抵挡不住睡意沉沉的睡去了。垒不敢看过去,她觉得她会被珠绪前辈毫无防备的睡脸给一计心脏爆击…等,不要想像啊!秋风垒快停下你的想法!

她不能做出跟自己思绪争斗的肢体动作,因为尽管垒已经秉直的将双手伸直贴紧了自己的大腿,但是她还是能感受到可能是珠绪的指头轻抵着她的手臂。单人床真的太小了,珠绪的存在感真的是太强了。

秋风垒真的是绷紧了神经,不断的在跟自己奔腾的思绪挣扎战斗。但是那人毕竟是珠绪,那名对于胆小怕生的秋风垒来说少数不会害怕的对象。也许她浅意识里已经把巴珠绪与安心这种意象绑在了一起。

尽管垒自己都没有印象到底是怎么睡着的,但是迷迷糊糊中意识就这么被拉入了睡梦中,当下一次她张眼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微亮了。

昨晚…嗯?垒还有点困意,她蹭了一下枕头,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但是混沌的大脑却理不清楚。她想要伸手去抓闹钟看一下现在的时间,这个时间点是不是该去叫幽子起床了?她迷糊的想到。但是当秋风垒终于张开眼睛的时候,却差点没被吓得跳起来。

「────!!!???」眼前人的睡脸好近,超级近,近的垒甚至连睫毛都可以看得仔细。垒将尖叫声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就连原本慌乱着要挥舞的手都僵在了半空中,就怕把睡梦中的珠绪吵醒了。

睡意在一瞬间全无,也把昨晚自己纠结的缘由、经历全部回想了起来。秋风垒觉得她的想像力太匮乏了,昨晚她好几次幻想的、珠绪的睡脸完完全全比不上真人。

秋风垒小时候不太懂何谓叫做大和抚子,但是遇上珠绪之后她完全就明白了。珠绪就连睡脸也带着一丝文静,连放松的眉角带着她所熟悉的温柔弧度

但是垒的努力都是无果的,珠绪还是抿了抿嘴,发出了细腻柔软的低喃,她紧紧的闭了一下眼,像是还在睡梦中挣扎,然后终于缓缓地张开了眼,是温柔的浅紫色,温柔到几乎让垒呼吸一滞

珠绪好像还没有很快的理解到怎么回事,她的视线看起来有些迷惘,没有像是平常那样专注的感觉。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瞬,接着珠绪大概是看清了眼前的人,缓缓的笑了起来

「垒ちゃん…早安」经过一晚没有使用,声带变得有些不灵活,经过了一夜睡眠的人声音都难免带到一些独特的嘶哑,虽然可以刻意模仿,但是凛明馆表演的戏剧还没有需要这种特殊需求过。垒这是第一次听到巴珠绪这么松懈的声音。

入秋的天气微凉,早晨不仅气候偏低,还没活跃起来的身体机制让人容易感觉到寒冷,这种时刻更会下意识地让人寻找热源。困意让珠绪做起事情来比平常还要再不严谨那么一些。

她其实也没多想,只是她还记着她跟秋风垒特别的,不太一样的关系。而他们两个人现在同盖一条棉被。所以珠绪的行为很理所当然的,伸出手往垒的怀里靠去。

「珠珠、珠绪前辈!?」「垒ちゃん,好温暖」珠绪带着些许的鼻音,满足的轻笑从两人几乎没有距离的接触中传了过来,其中还有珠绪身上那股独特的香味,珠绪全然不知让垒体温飙高的理由正是因为自己,还舒适的贴上了垒的颈侧

垒加大了动作,完全不敢顺势把头送怀中的人抱住,手夸张的举在半空中完全无处可放

「前、前辈等一下…」垒几乎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仰起头来完全不敢低头看像珠绪,声音因为正在用尽全力的忍耐着自己而颤抖着,一大早就受到这样的冲击真的不太好,这是天堂吗?不会一会自己又被叫醒,然后幽幽子正一脸没辙的把自己的梦话又重复一次吧

 可是珠绪的体温是确确实实的,珠绪轻柔的气息也是因为过近的距离而显得格外的清楚...不,太清楚了,不需要这么清楚的。可是垒又不像以往以样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说起来如果是因为珠绪抱了自己就要从人家的房里夺门而出的话,太有可能被解读成自己是讨厌对方的。

垒只能细声说着「太、太太近了,前辈...稍微,松一下手、手?」这种紧张的时候连舌头都是像打结了一样,但是垒顾不上,因为她还需要把绝大多数的力气用来克制自己别把珠绪推开,或是自己从床铺上跳起来。

可是巴珠绪对于秋风垒的一切努力都浑然不知,她只觉得对方的体温刚刚好,有经过训练的身形抱起来意外的顺手,女孩子独有的柔软肌肤碰起来十分的舒心,简直让人放松下来,快要再一次的陷入睡梦之中

呼吸逐渐趋于平稳,垒完全不知道她该怎么办。她应该要叫珠绪起床,不然他们可能又要面临迟到危机。但是珠绪的睡相太过可爱了,况且自从演剧科公告废科到这阵子,珠绪真的是经历了不少事情。

也许、就一两次?垒不知道平常珠绪的睡眠品质好不好,但是垒知道现在缩在她怀里的人看起来睡得很舒服,她也只是高中生,拥有一次舒服睡觉的权利好像不是非常过分的事情。

这么想着总觉得自己也能稍微放松了一点,僵在空中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尽管垒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回抱住怀里的前辈,但是她还是能把手轻轻地搭在对方的肩上

失礼了,珠绪前辈。垒小小声的这么说道,掌心覆上了珠绪的肩膀,又沉回睡梦中的人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她好像呢喃了什么,又往垒的怀里靠了些。这样丝毫没有任何戒备的模样太过可爱,让垒感觉她一直没有降下去过的体温又往上升了些。

一会珠绪前辈起来的时候到底该怎么办阿...不,自己能撑到那个时候吗。秋风垒有点感觉脑袋已经转不过来了。


不论是前辈或是同学都没有在以往的时间起来,难得早起一回的幽幽子站在珠绪门外,开始思考了起来。

幽幽子早起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很笃定今天垒绝对不会来叫自己,对此她昨晚特别有克制一下看落语跟剧本的时间,又多设了两个闹钟。幽幽子很确定一爱大概也不会来叫醒自己,就算来了可能也是恶作剧式的叫法。

不太想落到那样的下场,幽幽子终于是自己早起了一回,以她平时的标准来说的"早起"。其实准时起床也不是真的完全做不到,只是毕竟总有个人会不厌其烦地跑来找自己,喊着幽子快起床,自己好像不需要在这方面太过认真努力,所以幽幽子一直都是放任自己的

但总有风水轮流转的时候。

她尝试性的轻轻敲了两下门板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思考了半晌的幽幽子还是觉得如果珠绪前辈迟到的话有点不太好,另外也以防万一友人羞死在前辈房里,幽幽子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往里头看了一眼。

「打扰了──嗯?」就看了这么一眼她就想关上房门了。但这其实这有点超出幽幽子预先的想像,她是真的完全没想到竟然能看到垒抱着珠绪。两人沉默了一秒的对视差点没让空气都凝结了,幽幽子赶紧在垒慌张地大喊神前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和一声细声地嘘──

估计是掌心跟怀中的温暖太过明显,胀红了脸的垒尽管看起来已经羞的想立刻逃离现场了,但顾忌着怀里睡得安稳的珠绪还是没有大动作

如果今天是一爱先来的话估计珠绪也不能睡的这么舒适了。幽幽子看一眼也大概知道是怎么样,看了看时间倒是还有剩,为了他们座长而压线进学校一次好像也不是不行。幽幽子比了一下时钟让垒注意一下,也不管现在的垒脑袋到底能不能理解她的意思,幽幽子就关上门了。

...一会把一爱前辈叫住好了,别让她去打扰了里面的人。毕竟谁知道秋风垒敢这样抱着珠绪的机会到底有多少呢,机会难得还是让她们在多抱一下好了。


風泉ゆう

たまるい—安心

上一篇“驗證”的微後續,此為珠緒視角,以下放文——


春日午後的凜明館花圃,雖然天氣有些悶熱,但徐徐微風吹來仍讓人身心舒爽,讓我能忘記煩惱,盡興地照顧花朵。


今天上午,在文的帶領下,大家都成功完成了芭蕾舞的訓練,練習過後,文趕著去打工,而我和伊千繪當然也跟著去了,今天是假日,要是人手不足就不好了!


“珠緒,這裡就交給我們,妳快回去休息吧!”

“不過客人還很多......”

“放心,包在伊千繪ちゃん的身上!”

“這裡就交給我們就好,妳累一天了,快回去吧!”

“......我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了。”


‘難得天氣這麼好,晚點去花圃...

上一篇“驗證”的微後續,此為珠緒視角,以下放文——


   

春日午後的凜明館花圃,雖然天氣有些悶熱,但徐徐微風吹來仍讓人身心舒爽,讓我能忘記煩惱,盡興地照顧花朵。


今天上午,在文的帶領下,大家都成功完成了芭蕾舞的訓練,練習過後,文趕著去打工,而我和伊千繪當然也跟著去了,今天是假日,要是人手不足就不好了!


“珠緒,這裡就交給我們,妳快回去休息吧!”

“不過客人還很多......”

“放心,包在伊千繪ちゃん的身上!”

“這裡就交給我們就好,妳累一天了,快回去吧!”

“......我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了。”


‘難得天氣這麼好,晚點去花圃澆水吧!’ 我一邊這樣想,一邊踏著愉悅的腳步,回到了桐花庄。


“我回來了!”

“哇啊!珠、珠緒前輩歡迎回來!”


才剛進門,就看見塁ちゃん滿臉通紅的樣子,是天氣突然變熱的關係,導致身體不適嗎?


“怎麼了嗎?塁ちゃん的臉很紅哦!”

“沒、沒什麼!那、那個......珠緒前輩、我!”

“鳥兒在看著哦,塁~”

“哇啊啊啊!”

“幽幽子ちゃん,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喔!”

“是~”

“話說回來,塁ちゃん有什麼事嗎?”

“啊、那個!我、我......對不起,我先回房間了!”

“啊!塁ちゃん!?幽幽子ちゃん,在我回來前發生什麼事了嗎?”

“誰知道呢~”


塁ちゃん慌張地跑回房間,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逃離這個空間。


是不是我又做了什麼讓她不開心的事了?諸如此類的負面情緒困擾著我,明明情人節時已經答應塁ちゃん不要一個人胡思亂想的,只好去外頭轉換心情。


“幽幽子ちゃん,我去澆花,晚點回來!”

“路上小心~”


沁涼的水花,灑在熱得像熱鍋的地上,或許連怕水的螞蟻都要歡呼。


“呼......這樣應該就行了!”


此時,有個腳步聲緩緩接近,轉過頭一看,是熟悉又令人尊敬的身影。


“真漂亮的鬱金香!”

“宇梶老師,下午好!”

“下午好巴さん,一直以來都讓妳一個人照料這些花朵,辛苦妳了!”

“不會,是我自願做的,只要這些花能讓其它同學佇足欣賞,撫慰她們疲勞的心靈,這樣就夠了,而且......”


一股暖流溢出,包裹著我的心,只要想到對方燦爛的笑顏,我就會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而且?”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照顧它們。”

“珠緒前輩!!!!”

“說曹操,曹操到。”


塁ちゃん正向這裡跑來,氣喘吁吁的樣子,該不會是一路從桐花庄跑過來的吧?


“哈...哈...珠、珠緒......前輩......咳、咳!”

“塁ちゃん妳沒事吧!?”

“那我先回辦公室了,別太晚離開學校!”

“啊、是!塁ちゃん,我們先坐在一旁的長椅上吧?”


看塁ちゃ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這個樣子,我看著也難受,只能坐在一旁輕輕順著她的背,讓她慢慢將呼吸緩和下來。


五分鐘後,塁ちゃん終於調回正常的呼吸速度,我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好點了嗎?”

“是,不好意思,讓前輩操心了!”

“沒事的,不過跑得那麼急,是有什麼事嗎?”

“那個、我.......我有件事想找珠緒前輩確認一下。”

“確認?”


塁ちゃん突然站起身,僅僅一瞬間,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情湧上心頭,像是自然反應一樣,趕緊抓住她的手,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高大的背影除了安全感外,也能帶給人更勝不安的恐懼。


塁ちゃん似乎是察覺了我的心情,又趕緊坐了下來,頓了幾秒後才開口。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

“......誒?”


意料之外的話,讓我只能做出這種反應。


“塁ちゃん怎麼了?突然這麼正式地說,明明平常都是在回家路上,或是在房間時才......”

“前、前輩!這裡還是學校,請別說那麼大聲!”

“抱、抱歉!只是因為有點突然,所以反應不過來!”


塁ちゃん再一次深呼吸,手上傳來她的顫抖。塁ちゃん是在害怕嗎?難不成我做了什麼讓她不安的事?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最喜歡了!”

“塁ちゃん......真的?”

“誒!?啊、嗯!”

“......太好了。”

“珠緒前輩?”

“我也是哦,塁ちゃん!最喜歡妳了!”


聽到她這樣說,剛才煩悶的壞情緒一掃而空,我輕輕地靠在她的肩窩,塁ちゃん的味道逐漸竄入鼻腔中,那是溫柔而強烈,只屬於她的味道。


“珠緒前輩......”


我的記憶似乎到這裡就停止了,原來人安心後真的會睡著,再次醒來時,塁ちゃん姣好的臉蛋伴著她微微的吐息,像是小孩子般的睡顏出現在眼前,我看向時鐘,早已是晚餐時間。


桌上擺著兩人份的餐點,旁邊是幽幽子ちゃん寫的字條,明天得好好向她道謝才行。


我靠在塁ちゃん身旁,慢慢闔上眼,對方的體溫往往是最溫暖的毛毯,在心中的寒冷消失前,讓我再多撒嬌一下吧?塁ちゃん!

風泉ゆう

たまるい—驗證

太久沒有寫たまるい文了,來更新一下!全文塁視角,有些許蕉純,以下放文——


“歡迎光臨Banana咖啡廳,請問要點些什麼呢?”

“我是來跟大場さん聊聊的。”


今天原本是極其普通的一天,不過中間發生了小插曲,導致我現在在聖翔進行煩惱諮詢。


同好會的訓練早在兩小時前結束,沒有劍道部的練習,文前輩去巴食堂打工,伊千繪前輩和珠緒前輩也去幫忙。


本來我也想去,不過被珠緒前輩阻止了,要我好好休息,珠緒前輩真的太溫柔了,明明她才是最需要休息的人,秋風塁,妳真是個幸福的人!


“吶,塁。”

“嗯?幽子妳醒啦?怎麼了?”

“妳現在在跟珠緒前...

太久沒有寫たまるい文了,來更新一下!全文塁視角,有些許蕉純,以下放文——


   

“歡迎光臨Banana咖啡廳,請問要點些什麼呢?”

“我是來跟大場さん聊聊的。”


今天原本是極其普通的一天,不過中間發生了小插曲,導致我現在在聖翔進行煩惱諮詢。


同好會的訓練早在兩小時前結束,沒有劍道部的練習,文前輩去巴食堂打工,伊千繪前輩和珠緒前輩也去幫忙。


本來我也想去,不過被珠緒前輩阻止了,要我好好休息,珠緒前輩真的太溫柔了,明明她才是最需要休息的人,秋風塁,妳真是個幸福的人!


“吶,塁。”

“嗯?幽子妳醒啦?怎麼了?”

“妳現在在跟珠緒前輩交往對吧?”

“嗯,怎麼了?”


幽子一回來就躺在客廳睡著了,雖然很沒規矩,不過這就是幽子,然而,她才剛睡醒就沒頭沒尾地問這種問題,難不成我跟珠緒前輩看起來不像情侶嗎?


“塁,妳跟珠緒前輩說過多少次喜歡了?”

“怎、怎麼突然問這個!?”

“快說。”

“呃......每天至少一次,所以我想也有一百次左右了吧?”

“那珠緒前輩說過幾次喜歡?”

“誒?”


接著幽子又二話不說,躺下去睡了。


我從來沒有思考過這件事,應該說,珠緒前輩有說過嗎?仔細想想,我們交往的這四個月以來,好像都是我主動說喜歡的,越是思考就越想聽珠緒前輩對我說喜歡。


“珠緒前輩......”

“我回來了!”

“哇啊!珠、珠緒前輩歡迎回來!”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心情還沒平復,珠緒前輩就先回來了,剛才幽子的話還在心頭縈繞著,我覺得臉變得有些燙人。


“怎麼了嗎?塁ちゃん的臉很紅哦!”

“沒、沒什麼!那、那個......珠緒前輩,我!”

“鳥兒在看著哦,塁~”

“哇啊啊啊!”

“幽幽子ちゃん,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喔!”

“是~”

“話說回來,塁ちゃん有什麼事嗎?”

“啊、那個!我、我......對不起,我先回房間了!”

“啊!塁ちゃん!”


不敢回頭,沒想到交往了這麼久,我還是一個膽小鬼......啊啊!秋風塁,妳這個沒用的傢伙!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像大場さん跟星見さん那樣互道喜歡呢?


“對了!大場さん!”

如果是大場さん的話,或許會有辦法!


......


“所以才來這裡啊?呵呵!沒想到我能受到塁ちゃん的信任,Bananice!就包在Banana身上吧!”

“請告訴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珠緒前輩對我說喜歡?”

“我想想哦......有了!不過在那之前,先吃個甜甜圈等我一下吧!”


說完,大場さん便把巧克力甜甜圈擺到我的面前,接著往裡頭走去,我只能像個小孩一樣,乖乖等著。


“啊姆......嗯?這是!?”


一口咬下,巧克力的微苦充斥在口中,不知不覺中,又變成了小麥的香氣,雖然口感很厚實,甜味也十分濃郁,吃起來卻一點負擔都沒有,讓人一口接一口,心情也隨之放鬆......這是極品!甜甜圈界的極品!


“抱歉讓妳久等了!”

“大場さん,這個甜甜圈好好吃!太好吃了!”

“真的嗎?謝謝妳!對了,我把純那ちゃん叫過來幫忙囉!”

“事情經過我已經聽奈奈說了,雖然應該幫不上什麼,不過我會盡力的!”

“謝謝妳們,大場さん、星見さん!”


我們討論了許多方法,像是送禮或是幫忙對方做晚餐之類的,不過那些我平常都有在做,所以沒有幫助,除了最後一個。


我只能放手一搏,踏著些許沉重的腳步回到桐花庄。


“我回來了!”

“啊咧?塁妳回來啦!妳去哪裡了?”

“沒、沒什麼!只是有事所以出去一下,伊千繪前輩什麼時候回來的?”

“三十分鐘前。說起來,文今天好過分!早早叫珠緒先回來,然後留我一個人忙來忙去......”


雖然看伊千繪前輩說得那麼開心,打斷她實在有些不好意思,但我還是得快點找到珠緒前輩才行。


“結果文她......”

“對不起,伊千繪前輩!剩下的我回來再聽,能先告訴我珠緒前輩在哪裡嗎?”

“明明才剛回來就珠緒能量不足啦?妳們倆果然很恩愛呢!要不要我改天叫長頸鹿把民政局搬過來呢~”

“伊千繪前輩!”

“好好,不鬧妳了!聽幽幽子說,珠緒中午才剛回來沒多久,又馬上去學校澆花囉!”

“我明白了,謝謝前輩!”


幸好剛才鞋子還沒脫,用跑的話,應該可以在珠緒前輩離開學校前趕到,請再多等我一下,珠緒前輩!


“哈......哈......”


跑了十五分鐘,總算來到目的地。


花圃旁,一縷靛紫色正在細心照料著美麗的花朵,而我們的顧問老師正和她對話。


“珠緒前輩!”


比起 ‘為什麼宇梶老師會在這裡?’ 的疑惑,更多的是找到珠緒前輩的興奮,促使我步伐加大,並一股腦地喊著對方。


“哈...哈...珠、珠緒......前輩......咳、咳!”

“塁ちゃん妳沒事吧!?”

“那我先回辦公室了,別太晚離開學校!”

“啊、是!塁ちゃん,我們先坐在一旁的長椅上吧?”


糟糕了!跑得太賣力,喉嚨好痛!還讓前輩這麼擔心,秋風塁,給我振作一點!


“好點了嗎?”

“是......不好意思,讓前輩操心了.......”

“沒事的,不過跑得那麼急,是有什麼事嗎?”

“那個、我.......我有件事想找珠緒前輩確認一下。”

“確認?”


‘只要塁ちゃん主動說喜歡,珠緒ちゃん一定會回應妳的哦!’

‘真的嗎?’

‘嗯~純那ちゃん?’

‘誒!?’

‘喜歡!最喜歡妳了’

‘誒!?那個、我......我也喜歡奈奈......’

‘嗯!Bananice!’


回想著大場さん的話,如果這樣做可以讓珠緒前輩對我說出 ‘喜歡’ 的話,我願意一賭!


我才剛站起來準備深呼吸,手腕卻被緊緊抓住了。


‘珠緒前輩的手啊!’


低下頭看,前輩的眼中竟然滿是淚水,嚇得我趕緊坐下,一瞬間,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多深呼吸幾次,必須讓腦袋好好冷靜下來才行。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

“......誒?”


誒?這是什麼反應?跟說好的不一樣啊大場さん!


“塁ちゃん怎麼了?突然這麼正式地說,明明平常都是在回家路上,或是在房間時才......”

“前、前輩!這裡還是學校,請別說那麼大聲!”

“抱、抱歉!只是因為有點突然,所以反應不過來!”


太過於性急,差點忘記珠緒前輩是個內斂的人,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不對!是欲速則不達,我得多注意才行!好,再來一次!


心靜下來後,身體卻不自覺顫抖,如果看著珠緒前輩的眼睛,我更無法說出口,因此我只能盯著前方的花圃。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最喜歡了。”

“塁ちゃん......真的?”

“誒!?啊、嗯!”

“......太好了。”

“珠緒前輩?”

“我也是哦,塁ちゃん!最喜歡妳了!”


才剛說完,珠緒前輩便靠著我的肩膀,帶著哭腔而溫柔的語氣,原來我讓珠緒前輩不安了嗎?而我竟然只為了讓前輩對我說出 ‘喜歡’ 兩個字,就讓她如此害怕......


“珠緒前輩......”

“.......”

“啊咧?前輩?”


輕微的身體起伏,規律的呼吸聲,才發現珠緒前輩直接倒在我身上睡著了,跟我表演完後襲來的安心感一樣。


小心翼翼地背起對方,明明剛才手被牢牢抓住時是那麼激動,現在被前輩貼著背卻意外地冷靜,感覺真奇怪。


回到宿舍後,前輩還沒睡醒,不想吵到她,乾脆趴在床沿,一同進入夢鄉。


‘不知道在夢裡,見不見得到珠緒前輩?’

翔空

【少歌同人】不要亂玩時間暫停

前略,秋風壘醒來的時候發現床頭多了一把刀,還有一封信。

那把刀她很熟,是在地下劇場的時候常常會拿著的流星丸。

但是為什麼會放在床頭?壘不明白的想著,然後打開放在一旁的信。

「致 秋風壘

地下劇場正在嘗試增加新東西,流星丸現在有了新的能力。

試用之後請務必回報。

安德魯」

「那個叫什麼,惹人厭鼠送來的?」

這實在是各種不明所以的狀況,壘把刀拿了起來,從外表來看依然是以前的那把流星丸,感覺沒什麼變化。

就算把刀抽出鞘,也沒有甚麼變化,無非就是刀的保養挺好的,刀身更有光澤。

「所以到底有什麼新能力?」

壘將刀的每一面都看了一遍,看不出個所以然。

想說先把刀放一邊,看...

前略,秋風壘醒來的時候發現床頭多了一把刀,還有一封信。

那把刀她很熟,是在地下劇場的時候常常會拿著的流星丸。

但是為什麼會放在床頭?壘不明白的想著,然後打開放在一旁的信。

「致 秋風壘

地下劇場正在嘗試增加新東西,流星丸現在有了新的能力。

試用之後請務必回報。

安德魯」

「那個叫什麼,惹人厭鼠送來的?」

這實在是各種不明所以的狀況,壘把刀拿了起來,從外表來看依然是以前的那把流星丸,感覺沒什麼變化。

就算把刀抽出鞘,也沒有甚麼變化,無非就是刀的保養挺好的,刀身更有光澤。

「所以到底有什麼新能力?」

壘將刀的每一面都看了一遍,看不出個所以然。

想說先把刀放一邊,看看時間要去學校時,她愣住了。

床頭的鬧鐘,停著不動。

若是平常,她應該會認為鬧鐘壞了,但這個狀況不太一樣。

可能是拔刀的時候有撞到鬧鐘吧,現在的鬧鐘,是停止在空中不動的。

壘打開了窗戶,綠葉停在空中,麻雀振翅也停在空中。

在花園澆水的巴珠緒,動作停住了,手上的水管冒出的水也停住了。

壘將刀收回刀鞘,鬧鐘落到地上,綠葉隨風飄揚,麻雀振翅而飛,珠緒哼著歌把每一朵花都澆了個遍。

再一次將刀拔出刀,眼前的所有一切都靜止了。

「……不會吧。」

流星丸,被賦予了時間暫停的能力。

帶著刀的壘,不意外的被門口的體育老師攔住了。

「秋風,你那把是真刀?」

但在對方還沒接近的時候,壘就拔出了刀。

體育老師反應過來的時候,壘已經消失在她的面前。

「……真的有用。」

躲在樓梯口的壘不敢置信的望著手上的刀。

她知道地下劇場有時候會出現很多不合常理的事情,但這也太誇張了。

那麼,問題來了。

一般人獲得了時間暫停的能力,會去做什麼呢?

壘在瞬間,腦海就浮現出了好幾十個選項。

其中有超過一半都跟珠緒有關。

「不行不行不行!怎麼能對珠緒前輩做這種事!」

壘用力的用頭去撞牆壁,撞到流血了才肯停下來。

「……那個,秋風同學?」

「噫!」

可能是旁邊的同學覺得不對勁,主動上來關心用頭撞牆的壘。

但對於有對人恐懼症的她來說,她下意識就拔出了刀。

在時間暫停的狀況下,全力逃跑。

當壘意識到自己拔刀之後,她已經跑到街上了。

「……等等再回去吧。」

壘從旁邊的攤販拿了一個甜甜圈,並留了對應的硬幣放在桌上之後,自己找了個長椅坐下來。

就目前來看,只要刀不收回去, 時間暫停的狀況就會一直持續的樣子。

壘一邊啃著甜甜圈,一邊思考著。

「……那麼,還是做吧。」

下定人生中最大的抉擇,壘回到了凜明館。

「啊,壘。」

珠緒見到了從轉角走出來的壘,開心的打招呼:

「你早上匆匆忙忙的就跑出去了,早餐都沒來得及吃,我就幫你帶三明治過來了。」

看著珠緒手上的早餐,壘笑了出來,

「謝謝前輩……還有抱歉。」

壘拔出了刀。

眼前的一切都靜止了。

瞇眼笑著的珠緒,就在壘的眼前,一動不動。

壘嚥下口水,深呼吸了好幾次。

然後,伸出了手--

「壘,我勸你還是停住比較好。」

壘一瞬間做出了反應,她馬上後跳,手中的刀指著身後的人,這是她身為舞台少女,身為劍道社主將的反應。

然後,她馬上就愣住了。

田中悠悠子露出鄙視的表情,看著自己。

「悠子!?你怎麼……」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我就是可以動,雖然也不是每次都行……」

悠悠子打了個哈欠,然後走近壘。

壘也放下了刀,她再怎麼樣也不會拿著武器對自己的朋友。

然後,悠悠子說話了:

「你明白你在做什麼嗎?」

「非常對不起。」

壘自知自己鬼迷心竅,她低著頭,等著對方的說教。

但是下一句話遲遲沒有到來,壘抬起來,然後張大了眼睛。

「我也收到了安德魯他們送來的武器,他說他把苦無加強了一下……說是加強了力量的樣子。」

悠悠子雙手拿著那兩把苦無,但那不是重點。

重點是拿著苦無的悠悠子,全身的肌肉脹大,撐破了自己的衣服。

壘看著跟自己的頭一樣大的二頭肌,說不出任何話。

「安啦,我不會用苦無刺你的。相反的,你要不要猜猜看我會用哪隻手教訓你?」

那一天,壘突然消失在珠緒的面前。

等珠緒收到消息之後,滿臉是血的壘正躺在保健室,被換穿運動服的悠悠子擦著藥。

而安德魯則收到了被折成兩半的流星丸。

「這要我怎麼修啊德魯!」

黑泽寒号鸟

新英灵登场——

(我列表居然真有坑外人信了)

新英灵登场——

(我列表居然真有坑外人信了)

小倉糬萊姆

【珠壘】無法忘卻的記憶

*巴珠緒誕生祭2019

*我以為我在放花吐症那篇時一起放上,很明顯我忘記了(#

*小聲地說:這是我第一篇寫的生日賀文,歷史久遠跟黑歷史一樣,我現在看到這篇文章眼睛很痛Orz

*經作者同意後發文:https://twitter.com/assyakrh_an/status/1200814582530359296

==================


「珠緒前輩——!」


珠緒未能回應壘的話,便扯至一旁,下一秒……


一輛轎車撞上,只見壘倒至血泊中。


「壘ちゃん!壘ちゃん!」不論喊多少次壘始終沒有反應。


在冰冷的長椅上等待著手術中的紅燈熄滅,珠緒連自己什麼時候到醫...

*巴珠緒誕生祭2019

*我以為我在放花吐症那篇時一起放上,很明顯我忘記了(#

*小聲地說:這是我第一篇寫的生日賀文,歷史久遠跟黑歷史一樣,我現在看到這篇文章眼睛很痛Orz

*經作者同意後發文:https://twitter.com/assyakrh_an/status/1200814582530359296

==================


「珠緒前輩——!」


珠緒未能回應壘的話,便扯至一旁,下一秒……


一輛轎車撞上,只見壘倒至血泊中。


「壘ちゃん!壘ちゃん!」不論喊多少次壘始終沒有反應。


在冰冷的長椅上等待著手術中的紅燈熄滅,珠緒連自己什麼時候到醫院又是誰叫救護車都不知道。


手緊握著壘所送的御守,祈求著平安。


燈熄滅,手術很成功,壘轉至病房,靜靜的躺在床上,臉色還蒼白著。


珠緒不敢闔眼,深怕一閉上眼,再次睜開後,壘就這麼消失不見。


將御守放在壘的手心上,並與她十指緊扣著,祈望著壘醒過來。


「嗚……」壘緩慢的張開雙眼,直起身子,表情略顯猙獰。


茫然的環顧四周,最後將視線停留在珠緒身上。


「壘ちゃん,你的身體還很虛弱,不要隨意亂動……!我去請醫生來……」

珠緒口頭阻止壘,深怕壘才剛恢復沒多久的傷口裂開。


「我很抱歉,但……」


意識到自己的魯莽,壘開口道個歉,但對於眼前的她……


「請問你是……誰?」


不管是聲音或是長相壘都感到陌生。


「欸……?」珠緒愣住瞪大著雙眼。


「巴前輩……今日的練習,請、請多多指教!」


據醫生的說由於壘的頭部遭受到撞擊導致部分記憶喪失,但被遺忘的只有巴珠緒一人,想到這她的心頭揪成一塊。


「巴前輩……?」壘見著珠緒恍惚,再次喚著她的姓。


「抱歉壘ちゃん,我們繼續練習吧……」


這份距離感,使得珠緒難受。


自出院一個月以來,壘的記憶並沒有恢復,只記得前輩時常在她身旁。


走在人行道上前輩總是走在外側,過馬路時總會牽起她的手,十分溫柔。


每一次牽起手時,那份不安隨之取代,雖然心臟噗通噗通的跳著,耳朵、臉頰通紅著,但很安心。


儘管壘記不起過往的事情,她卻不曾將手抽離。


這份溫柔既陌生又熟悉,每當壘試圖憶起,腦袋的劇痛卻停止她的思緒。


前輩又露出強顏歡笑的表情,每次看到內心都有股煩躁感,到底是為什麼呢?


果然跟我缺失的記憶有關吧……


壘試圖尋找答案,就算想破頭也好,只要能記起什麼都好。


壘在殺陣練習的結尾倒下。


「壘ちゃん?殺陣練習結束了,再不起來會著涼哦……」壘並沒有回答。


「壘……ちゃん?壘ちゃん!」


大夥們見狀,紛紛終止練習。


文背著壘直往保健室,伊千繪跟悠悠子試著安撫珠緒的情緒。


躺在床上的壘,冒著冷汗,表情很難受。


珠緒握起壘的手,才發現跟當時一樣的冰冷,沒能發現的她自責著。


細微的啜泣聲、纖細且溫暖的小手緊握著,想傳遞一切都會沒事的心情給對方。


不知何時壘在珠緒心中早已成為特別的存在。


細微的啜泣聲、纖細且溫暖的小手緊握著,感受到對方的不安。


啊啊——我想起這份感情了……


腦袋嗡嗡作響也罷,必須快點醒來安慰前輩。


況且今天可是特別的日子……醒來,珠緒開口問。


「壘ちゃん,身體還好嗎?」


壘遲了一會開口。


「沒有問題,抱歉讓你費心了……珠緒前輩,還有……生日快樂。」


聽到那熟悉的稱呼,珠緒愣了一下。


「壘ちゃん……你剛剛說……?」


「珠緒前輩,生、生、生日快樂!」


珠緒抱住壘,壘如以往一樣當機。


翔空

【少歌同人】悠悠子有多可愛

全員ooc注意


經過一整天的訓練之後,凜明館的大家都非常疲憊。

即使已經習慣了這些訓練,疲勞感也不會降低。

尤其是悠悠子,常常在訓練完之後就立刻倒下去睡。

這時候會抱住她不讓她摔到地上的,不是壘就是珠緒。

今天抱住她的是壘,她讓悠悠子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安然入眠。

其他四個人也圍成一圈,在確定悠悠子已經熟睡了之後,四個人點了點頭。

壘「第三十七屆--」

眾「悠悠子好可愛討論會!」

文「噓!太大聲了!」

音無「這種程度的音量還不足以把悠悠子吵醒吧。」

文「但是會影響到她的夢。你看,眉毛向內彎曲,比剛才多了0.3度。」

音無「啊,真的啊,抱歉悠悠子。」

珠緒「總之,我們...

全員ooc注意


經過一整天的訓練之後,凜明館的大家都非常疲憊。

即使已經習慣了這些訓練,疲勞感也不會降低。

尤其是悠悠子,常常在訓練完之後就立刻倒下去睡。

這時候會抱住她不讓她摔到地上的,不是壘就是珠緒。

今天抱住她的是壘,她讓悠悠子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安然入眠。

其他四個人也圍成一圈,在確定悠悠子已經熟睡了之後,四個人點了點頭。

壘「第三十七屆--」

眾「悠悠子好可愛討論會!」

文「噓!太大聲了!」

音無「這種程度的音量還不足以把悠悠子吵醒吧。」

文「但是會影響到她的夢。你看,眉毛向內彎曲,比剛才多了0.3度。」

音無「啊,真的啊,抱歉悠悠子。」

珠緒「總之,我們就跟往常一樣,在悠悠子醒來之前討論她這個禮拜有多可愛吧。」

壘「每天早上的悠悠子都很可愛!」

文「小聲點!」

珠緒「我能理解,迷迷糊糊的悠悠子會慵懶的翻個身,用柔軟的聲音說著再睡五分鐘,然後又要陷入夢鄉……」

壘「有時候悠悠子意識模糊,還會抓著搖醒她的手,繼續睡覺……」

音無「啊啊,好羨慕啊,為什麼只有你們有叫她起床的特權啊!」

文「因為我在外面租屋,珠緒跟壘與悠悠子走的比較近,你啊……」

壘「誰叫伊千惠前輩之前用油性筆在她臉上畫圖。」

音無「那個我有反省啦。」

文「用水性叫反省?」

珠緒「我們回到正題吧。」

音無「那麼換我!上次我看到悠悠子跟奈奈在圖書館聊天。」

珠緒「自從一起講落語之後她們的感情變得很好呢。」

壘「讓我看到穿著聖誕服裝的悠悠子,謝謝你奈奈。」

音無「總之她們聊的很開心,悠悠子還比了個bananice的動作!」

文「為什麼沒有錄起來!」

珠緒「文!噓!」

音無「當時我沒想到會做出這樣的動作,就沒拿手機了……現在想回味都只能靠回憶。」

壘「你至少還有回憶,我們連回憶的機會都沒有啊……」

文「bananice的悠悠子……那是人間極品一樣的存在吧……」

珠緒「我的話,之前在做飯的時候,悠悠子有過來偷吃一點東西呢。」

文「這倒挺驚訝的,悠悠子居然會偷進廚房。」

壘「她也不是不會做料理……應該只是不想做而已吧。」

珠緒「那一天的湯是蔬菜湯,裡面有加蕃茄……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才把悠悠子引過來了。」

音無「悠悠子真的很喜歡蕃茄呢,連抱枕就是蕃茄的形狀。」

珠緒「不過偷吃食物還是不太好,所以我小小的唸了她一下,然後……」

壘「然後?」

珠緒「她一邊嘟嘴,一邊問我,再吃一點?」

文「謝謝招待。」

音無「有多少都給她吃。」

壘「絕對的可愛。」

文「我最近看到的,是悠悠子在練習演技的事,最近她要再演風魔小太郎吧。」

壘「第一次的演出引發好評,於是老師做出了再演的判斷呢。」

音無「認真起來的悠悠子又可愛又帥!」

文「一邊揮著汗,一邊用暴力練習法把自己的小錯誤改過來,我看了都挺怕。」

珠緒「悠悠子認真起來的表情特別好看呢。」

眾「附議!」

悠「……嗯……」

壘「糟糕!太大聲了!」

悠「……嗯?我睡著了?」

珠緒「不要緊的,練習已經結束了。」

悠「這樣啊……那可以回家了吧?壘背我。」

壘「自己走啦。」

壘「(我也想背啊,但真的背了的話感覺會被文前輩捅一刀。)」

文「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文「(該去相片館洗出悠悠子的精選照了)」

悠「文前輩明天見……呼哇啊啊……」

文「(哈欠好可愛)」

音無「(慵懶的表情好可愛)」

珠緒「(揉眼睛的動作好可愛)」

壘「(牽著我的手也好可愛。)」

珠緒「那麼,我們回去休息吧。」

壘「(今天就到這邊!)」

眾「(下一屆再繼續!)」

籐之宮
偷偷更個...... 這是凜明...

偷偷更個......

這是凜明館的珠緒前輩

她有那麼好(。・ω・。)ノ♡


(前陣子入了少歌坑)

偷偷更個......

這是凜明館的珠緒前輩

她有那麼好(。・ω・。)ノ♡


(前陣子入了少歌坑)

ハクノン

1:推特「@sierra_s252」

2:推特「@459N2」

3:推特「@stealth_nyanko」

4:推特「@tanin050」

5:推特「@Tangerine_bread」

6:推特「@GN_zangeX1」

1:推特「@sierra_s252」

2:推特「@459N2」

3:推特「@stealth_nyanko」

4:推特「@tanin050」

5:推特「@Tangerine_bread」

6:推特「@GN_zangeX1」

ハクノン

1:推特「@sakusaku02210」

2-3:推特「@samotyau」

1:推特「@sakusaku02210」

2-3:推特「@samotyau」

ハクノン

1-3:推特「@kymMu_10」

4-6:推特「@nacht0210」

7:推特「@zyagazyaga117」

1-3:推特「@kymMu_10」

4-6:推特「@nacht0210」

7:推特「@zyagazyaga11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