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巴瑟

26804浏览    584参与
Dianne🍀

一个脑洞【大纲而已】【狗血预警】【ET】【巴瑟】

突然就跑出了个脑洞,文笔不好,所以只是写写大纲就算了......

警告:涉及Mpreg,OOC,渣领主出没,瑟兰多任情人。


瑟兰领主在年轻的时候(瑟兰当上国王之前)就相遇了甚至是坠入爱河里。由于是来自不同的精灵族(诺多和辛达不和),欧爷爷不赞同他们的来往甚至用更强硬的手法阻止他们。


瑟兰是个大家捧在手心的宝石,从小要什么都有什么,所以基因里的熊孩子因子被激发了,闹离家出走。领主对于瑟兰决意要和他私奔的想法不赞同,表示瑟兰这样做是不应该,他是大绿林的王子,是个背负着全部子民重担的王子。 另外,领主的身份地位什么的并不是很高(还没当上领主)经常因为半精灵的血统而遭到其他的同...

突然就跑出了个脑洞,文笔不好,所以只是写写大纲就算了......

警告:涉及Mpreg,OOC,渣领主出没,瑟兰多任情人。


瑟兰领主在年轻的时候(瑟兰当上国王之前)就相遇了甚至是坠入爱河里。由于是来自不同的精灵族(诺多和辛达不和),欧爷爷不赞同他们的来往甚至用更强硬的手法阻止他们。


瑟兰是个大家捧在手心的宝石,从小要什么都有什么,所以基因里的熊孩子因子被激发了,闹离家出走。领主对于瑟兰决意要和他私奔的想法不赞同,表示瑟兰这样做是不应该,他是大绿林的王子,是个背负着全部子民重担的王子。 另外,领主的身份地位什么的并不是很高(还没当上领主)经常因为半精灵的血统而遭到其他的同族精灵鄙视和排斥。一直看重领主的Gil-galad在某一天突然提起盖奶有一个还没嫁人的女儿,从对话中,聪明的领主听得出至高王有意要凑合这个婚事。


领主很想要摆脱被人瞧不起的现况,于是答应了至高王,将会迎娶盖奶的女儿。答应了至高王意味着他一定会辜负瑟兰,而他不知道的是瑟兰早已孕育着他的骨肉。知道显怀的时候,瑟兰才告诉他,婚礼已经在筹办着了,领主无法也不想取消婚礼,于是在瑟兰生下孩子后就偷偷把孩子带走骗凯兰崔尔说是捡来的精灵宝宝。瑟兰在把孩子生下后就昏厥过去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领主只是留了张纸条:勿念, 必定会好好抚养孩子成长。


瑟兰对于突如其来的背叛感到荒谬又绝望,他和欧爷爷早已撕破了脸,他觉得自己没办法以现在这样的样子去面对父亲面对宠溺他的大绿林子民。他现在无依无靠,爱人背叛了他,连唯一的孩子也被带走了。正打算在角落里独自消逝的时候,寻找瑟兰的卫兵找到了他并把他带回了大绿林。瑟兰把一切的事实隐瞒起来,一个字都不说,欧爷爷也拿他没办法索性当作只是和领主分手了伤心而已。


很快,最后联盟之战来临了,瑟兰不打算再这么颓废下去了,他重新振作起来同欧爷爷上战场。(领主和瑟兰在不同的战场,所以并没有相遇)欧爷爷战死,瑟兰带回剩余的士兵会大绿林。瑟兰在经历失去所有一切之后,变得跟之前相比起来比较冷酷(毕竟成为了一国之君,变得成熟是必须的)


在偶然一次遇到了一个人类后,他们成为了朋友。【设定电影里巴德,他的祖先(或者可以称为祖先的兄弟?)刚巧也叫作巴德...剧情需要】那个人类也就是巴德对瑟兰一见钟情,在当了朋友许多年之后,才向瑟兰告白。瑟兰其实只想好好地统治国家,不去想儿女私情之事,但巴德不放弃而且还很坚持很温柔地对待瑟兰。瑟兰对于不能回复他的感情而有所愧疚,巴德不仅是他的密友更是在他自怨自艾时陪伴着他帮助他走出的。因此,瑟兰决定尝试和巴德在一起。


瑟兰再一次孕育骨肉,巴德索性直接把瑟兰接到长湖镇常住养胎。瑟兰觉得他爱上了巴德,日子一天比一天还要滋润。终于,他生出了双胞胎男孩儿,一个有着和人类一样的圆耳朵,而另一个就长着精灵的尖耳朵。就在瑟兰以为他们一家会一直这样幸福过日子,这时一条火龙侵袭了长湖镇。(不是SMAUG)


巴德为了孩子们和瑟兰的安全,爬上了黑塔准备以黑箭杀死火龙。火龙发现后很愤怒地用尾巴弄倒了高塔,巴德很幸运地勾着一块木头,没有从高处跌死。巴德安全着陆后马上去找瑟兰和孩子们,而火龙对于巴德用的黑箭伤到它感到愤怒便在看见巴德到瑟兰和孩子们的身边后,狡诈地用爪子扫开巴德,然后再捉起巴德怀中的一个宝宝。


火龙在天空中盘旋了一阵子后,把爪子里捉着的宝宝从高空抛下。(我觉得这里很残忍...各位表拍我呀!)瑟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骨肉在他眼前惨死,心脏好像停止跳动一样。火龙取笑着他们,说他们不自量力反抗他,结局就是家破人亡。瑟兰管不了这么多,连忙抱着怀里的孩子去巴德的所在地。


由于刚才巴德被扫开的时候,刚巧从高空掉下的木材的尖刺刺进了他的身体,失血过多而昏厥了。火龙早已离开,离开前还诅咒瑟兰:永远只会失去。 瑟兰在其他的人民的帮助下,把重伤的巴德安置好,并给他治疗。瑟兰疲惫不已,但是巴德还有呼吸,他便觉得还有希望。他安置好巴德和孩子后后,去寻找另一个孩子的尸体。


只有一团血肉模糊,瑟兰抵挡不了这种悲伤,他只是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生生地被折磨了一般。他用尽一切方法希望能够复活他的孩子,但是因为他刚经历生产,精力还没恢复所以因此无效。他用一个白色布把残骸包了起来再埋在一棵树下,除此之外,他用剩余的精力念了个咒语希望他的孩子能以精灵血统而灵魂受到救赎。


一个妇女急急忙忙地前来通知瑟兰,巴德快不行了。巴德因为被刺伤了重要内脏引发了内出血,巴德知道他快要死去,快快地交代遗言:把孩子带回幽暗密林,好好地生活下去,他永远爱着瑟兰和孩子们。很快巴德的脉搏没了,瑟兰照着他所希望的,带着孩子也就是莱戈拉斯回了幽暗密林。从此再也不和外界有所交集,但贸易上还有继续的来往。瑟兰变得更为冷酷,不问世事,更隐瞒了莱戈拉斯的身世,只是说是维拉的赏赐。


待续。。。


——————————————————————————

只是个脑洞,应该没有打算写出来,何况这个脑洞很狗血!!!


Dianne🍀
好想要看到这样温柔的兰兰!(拍...

好想要看到这样温柔的兰兰!(拍桌


挺温馨的😗


作者看右上角,侵权请通知我

好想要看到这样温柔的兰兰!(拍桌


挺温馨的😗


作者看右上角,侵权请通知我

怀荃

这里是不记得原著电影也不熟悉然后就瞎BB当然OOC千万别当真

就 说下我理解的巴瑟……我真的太喜欢男妈妈巴德了 但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前面!说实话杀掉龙、当上镇长他的生活当然变化了,但变化大吗,不会很大吧,实际上只不过他的工作从之前的贩鱼糊口变成管理镇子而已,重建的遗留工作很多,他平常的脸色甚至比过去更阴沉了

(对不起我错了重新看了一下巴德不是贩鱼糊口是船夫)

我流巴单箭头瑟,就算双向也是双方不为人知的隐秘思绪,巴德这种单亲父亲已经习惯把类似的体验放心底,更何况每天都有他忙的,他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不去想那些,比如,精灵之类的

兰兰又是那种臭屁、美丽自知的精(?,总是不可一世好像(长得好看就可以)谁都看不起怎么可能关心浑身脏兮兮头发...

就 说下我理解的巴瑟……我真的太喜欢男妈妈巴德了 但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前面!说实话杀掉龙、当上镇长他的生活当然变化了,但变化大吗,不会很大吧,实际上只不过他的工作从之前的贩鱼糊口变成管理镇子而已,重建的遗留工作很多,他平常的脸色甚至比过去更阴沉了

(对不起我错了重新看了一下巴德不是贩鱼糊口是船夫)

我流巴单箭头瑟,就算双向也是双方不为人知的隐秘思绪,巴德这种单亲父亲已经习惯把类似的体验放心底,更何况每天都有他忙的,他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不去想那些,比如,精灵之类的

兰兰又是那种臭屁、美丽自知的精(?,总是不可一世好像(长得好看就可以)谁都看不起怎么可能关心浑身脏兮兮头发乱糟糟的人类(没有内涵我A的意思!莱莱爱你!) 但是作为单身老精又很任性,失去过一次,经过五军之战又做出了改变,他或许才是先迈步的一方,而且还是大角鹿的一步!打架雷厉风行的王强抢民男(?)也是说抢就抢!然后表现得一点也不在乎甚至不知道对方都又惊喜又惊吓(想看镇长被扔地牢 虽然你们密林地牢又能关住什么了)

还有这些统统发生在莱莱在外面找希望的时候 还不是都怪他那个瞎预言的爹吗 没事看什么未来呢 奶完孩子回去之后爹已经开始了守寡 …… 真的刀又带感呢(待在中洲日久口味逐渐变态)

萌豚

我是瑟爹受抚慰行了吧!!!!

p3是巴瑟原作味儿的,其实基本都是原作电影一半一半的

我是瑟爹受抚慰行了吧!!!!

p3是巴瑟原作味儿的,其实基本都是原作电影一半一半的

萌豚

随便唠唠,8 0 0 字 小 作 文

巴瑟(左右固定!!!虽然没什么必要强调这个),性格偏原作轴,电影台词部分采用

最后一句捏他了原作→“这是史矛革和艾斯加洛斯的末日,但不是巴德的末日。”

因为cp倾向不是太明显所以打了原作tag…(土下座)


“…你经常像这样告别一个人类吗,瑟兰迪尔?”

五军之战好像是不远的一两年前​的事,但是巴德浓密的黑发已经褪了色,高大的身躯也皱缩起来。河谷邦的国王老去,躺在宫殿的深处平静地准备迎接肉体的消灭。

​瑟兰迪尔坐在旁边握住老人的手,严肃地回答:“不经常。毕竟人类也没法记住每一只闯进自己视线的蝴蝶。”

他穿着朴素的长袍,没有戴那充满少年趣味(巴德语)的树枝王冠,但胸前挂着一串精致...

巴瑟(左右固定!!!虽然没什么必要强调这个),性格偏原作轴,电影台词部分采用

最后一句捏他了原作→“这是史矛革和艾斯加洛斯的末日,但不是巴德的末日。”

因为cp倾向不是太明显所以打了原作tag…(土下座)



“…你经常像这样告别一个人类吗,瑟兰迪尔?”

五军之战好像是不远的一两年前​的事,但是巴德浓密的黑发已经褪了色,高大的身躯也皱缩起来。河谷邦的国王老去,躺在宫殿的深处平静地准备迎接肉体的消灭。

​瑟兰迪尔坐在旁边握住老人的手,严肃地回答:“不经常。毕竟人类也没法记住每一只闯进自己视线的蝴蝶。”

他穿着朴素的长袍,没有戴那充满少年趣味(巴德语)的树枝王冠,但胸前挂着一串精致的翡翠项链。

巴德笑了两声,带着一点咳嗽:“你说可以把阿肯宝石卖给刚铎宰相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语气,”​他摩挲着精灵仍然灵巧有力的手指,“我总是感觉你仿佛还很年轻,充满了孩子气——请原谅我这么说,我想人类是没有资格这样评价精灵的。”

“没关系,巴德。”​瑟兰迪尔说,“你反正一直都这么跟我说话。即使你还没有成年,在称呼我‘我的陛下’的时候,你的口吻都那样不卑不亢甚至有些严厉——哦,哦,不要笑,留点空气说话。”​

于是巴德忍住了。​他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他的目光停留在大密林国王的项链上。如果是平时大概不会这么快注意到,但是今天瑟兰迪尔实在穿得太朴素。

“哇哦,”​巴德面无表情,但有点高兴地感叹道:“你今天戴着它。”

​“毕竟我很喜欢。”这次是瑟兰迪尔笑了。“不过要不还是传给你的儿孙吧?”

巴德这次真的沉下脸了(这是他的经典表情)。他说:“送给你的就是你的。”

瑟兰迪尔感觉到人类在生气,但他不算很能理解,所以他只是稍微歪了一下头,盯着巴德的眼睛。

“我希望,”​巴德看着精灵蔚蓝色的眼睛,语气和缓了,“我希望在几百年、几千年以后,你看着它,还能再一次想起我。”

​“你对我真残忍,小蝴蝶。”瑟兰迪尔叹了一口气,但没有再提还给他的事。“你别忘了你还有送给我的那么一大堆信呢。”

“那真好。”​巴德说,“可是珠宝是永恒的,纸张和笔墨很脆弱。再说了,你能一直戴着翡翠项链,但你不能把我写给你的信挂在脖子上。”

瑟兰迪尔把巴德的手抵在额前,低着头笑出了声,但还是没忘记说:“——只准我笑,你不能笑,巴德。”

阳光把精灵金色的发丝照得透亮。即使是北地,在春天也会变得温暖,尤其是河谷地区。

“春天到了,”巴德很严肃、不过很突然地改变了话题,“在这寒冷又闭塞的北方到来了。”

​“你刚建立起这座城市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河谷之王。”瑟兰迪尔接过话头:“可能有…三十三年了。长久的和平。”

“的确如此。”​半掩着的窗口传来孤山画眉鸟的鸣叫。巴德闭上眼,近乎呓语:“和平年代的春天…和平年代的瑟兰迪尔。弥足珍贵。”

​“哼…”密林之王对友人完全不够格的双关语一笑置之,“好好休息,享受春天。”

巴德感觉精灵微凉的头发落在脸颊边,​嘴唇拂过他的额头。

这是孤山和密林的春天,也是巴德的春天。​

萌豚

最后一p是叶子,其他全是巴瑟和巴爹

最后一p是叶子,其他全是巴瑟和巴爹

萌豚
说话的是大王,想的是巴瑟初见(...

说话的是大王,想的是巴瑟初见(年轻巴爹打工帮忙搬木桶的时候遇见的)画图真的爽,可能在我的3分钟热度期间还会再画点

说话的是大王,想的是巴瑟初见(年轻巴爹打工帮忙搬木桶的时候遇见的)画图真的爽,可能在我的3分钟热度期间还会再画点

萌豚
你问我会不会画画,我说不会,你...

你问我会不会画画,我说不会,你说不会画画为什么还要画巴瑟,那我也不知道啊,都怪电影第三部好吧!

你问我会不会画画,我说不会,你说不会画画为什么还要画巴瑟,那我也不知道啊,都怪电影第三部好吧!

夢_裡_村

一二八. 邪操弦 【All瑟兰迪尔】【索伦瑟】【隐 巴瑟】

【星夜廻廊】第5章 墮黯精靈---#迷宮新主·篇--*魔多夜宴_02

--------------------------------------------------------------------

索倫Sauron大人請住手!一!」

            一齣極其殘酷的糜豔活戲⋯⋯在人類眼前揭幕———


   人類因婉拒享用"戰利品"而讓金髮精靈遭到"展演般的懲處"———

霓裳底下,迷宮之主只穿...

【星夜廻廊】第5章 墮黯精靈---#迷宮新主·篇--*魔多夜宴_02

--------------------------------------------------------------------

索倫Sauron大人請住手!一!」

            一齣極其殘酷的糜豔活戲⋯⋯在人類眼前揭幕———


   人類因婉拒享用"戰利品"而讓金髮精靈遭到"展演般的懲處"———

霓裳底下,迷宮之主只穿戴了—— 守 貞  鎖  甲 ——

雖名為鎖甲,實際上⋯⋯它僅由數條極纖薄的"秘銀絲鍊"交織而成。⋯⋯⋯數枚環扣準確刺穿了精靈胴體上數點的敏感恥處並予以鎖錮,藉此抵禦任何外來的"侵犯⋯⋯。這些鎖圈⋯⋯透過絲鍊將之環環相扣,牽一弦而顫全身。

其上還各綴了一枚罕見的淚形水鑽,乍見無異只是件巧奪天工,饒富狎趣的褻衣⋯⋯。

但事實上,這些從金色弦琴上取下的"髮金弦"(註) 不單單是守貞的鎖甲,它更是魔君索倫Sauron續意對精靈施虐,予他操情緃浪的戲物!

 

試問誰能"卸甲"——魔君?迷宮之主?不,誰都不能。

迷宮之主僅是"卸甲之鑰"的持有者,唯有他自願交付"卸甲之鑰"到另一雙手中,並通過他封印的心咒,守 。貞  。鎖  。甲才能真正被打開。

 

人類很快便見識到來自魔君的"邪趣"!

「為最後贏家"獨歌一夜"的承諾?萬不可失信啊!」

當琴回到索倫Sauron手裡,斷弦竟又完好如初,他輕輕一挑,挑開的是精靈的鍊獄——

一絲琴聲;一絲顫動⋯⋯不斷的尋求"共振"的秘銀絲鍊在精靈的黏膜與嫩肉間醞釀一場無形的暴動⋯⋯振動引起的酥麻一陣又一陣彌蕩⋯⋯如一張滿佈絨刺的網,即將擄獲那顛跛的神魂⋯⋯

「哼~」迷宮之主冷面端坐,魔君的劣戲⋯⋯他輕嗤以對。操弦逐强⋯⋯穿過肉身恥處的環錬已經震盪得明目張膽,情蜜橫流難掩,⋯⋯水鑽亦隨之搖曳,婆娑瑩漾,宛如淚光⋯後世稱此寶石為"精靈之淚"⋯實是他的恥辱之淚!縱使百劫練就他面不改色,不表示就能活吞羞辱。

索倫Sauron欣見精靈在自己調教下的一日千里,又氣惱他的不識抬舉。

「呵呵⋯⋯我的這位”宮主”還是一如以往的錚錚傲骨啊~!」

琴聲疾轉,勢如雷霆,刀槍齊鳴,恨意昭然——「唱呀!宮主,快為我們的勝利者獨歌吧!」

可憐的精靈已經難以維持他高傲的坐姿,唇間顫出的清吟——宛如夜鶯垂死絕唱。他過於敏銳的軀域在共振中反覆被催弄⋯。頑抗中,環錮牢牢相繫、相拉扯!後虛不能饜足,前端又不得釋放,咫尺天堂,轉瞬地獄。

 

忽輕緩、忽激驟——或揉、或扣、或撚、或挑⋯⋯——無一不是令精靈死去活來的手勢⋯⋯!一曲終了,案台上的伏蜷、吟唱、都被揉成了嗚咽⋯⋯卻休想從那緊咬的唇裏聽見一聲討饒!

魔多的禁臠;迷宮花園受縛鎖鏈的金絲雀——哀鳴的是他身不由己的"真實悲歌"。

「真的夠了!索倫Sauron!」人類再也無法袖手旁觀,他脫下外袍覆上幾近失神的精靈,把他從案台上抱下來⋯ 

 

「——今夜他該歸我!容我倆獨處吧!」便頭也沒回的踹門而出。

                                                                                            

⋯⋯⋯⋯⋯⋯⋯⋯⋯⋯⋯⋯⋯⋯⋯⋯⋯⋯⋯⋯⋯⋯⋯⋯⋯⋯⋯⋯⋯⋯⋯⋯⋯⋯⋯⋯⋯⋯

♦倖存者

「盡情享用你的"獎賞"吧⋯⋯人類!⋯哈哈哈哈⋯⋯⋯⋯」

人類沒有停步,他望能背離惡魔的獰笑愈遠愈好。癱在人類懷裡的精靈,就像一尊斷了線的美麗玩偶⋯恍惚中他甚至產生自己即將脫離魔窟的幻覺⋯。當被人類放到榻上時——才又赫然清醒 (不!絕不是這個懷抱!)

「都怪你故作什麼清高,才害我受那些罪」精靈揪住人類衣襟忿忿埋怨,然後目光一變又放開他⋯⋯「算了!來吧⋯」「⋯今宵,我是大人您的——戰。利。品⋯⋯」

迷宮之主灑脫的甩去身上的遮覆,金絲爍鑽⋯襯著薄緋的雪膚炫目⋯。

人類,都一個德性——他們的罪欲是很容易被喚醒的,反正⋯這傢伙也活不過今晚了。但人類又婉拒了,又替精靈 覆衣蔽體,避免後續:「我不會對你做出任何逾越之事!」
「為什麼?」這個人類有什麼毛病?瑟蘭Thrand還真有點惱羞了

「為了我曾許諾的"誓言"!」
「短命的人族還許什麼誓!有什麼會勝過及時行樂?」又氣又可笑!真是偽君子,演夠了沒呢?
「那是信守一生的"誓言"!」
「直到一方死去嗎? 我不懂 ! ?」

精靈迷惑提問的模樣,證明他不解愛為何物,想必自幼即被馴養在此,從未被善待⋯⋯人類更加覺得他的處境堪憐⋯⋯。

「不,雖然我的妻子已經不在人間,但我仍會守著她留給我最珍貴的禮物——我的兒女們⋯⋯」

瑟蘭Thrand發現人類以一種記憶中思念的眼神看向自己,一種久違的父愛「——在我看來,你就和他們一樣——還是個孩子。」「可惜我是個窮王族,真的供不起你這樣的⋯⋯哈哈」

「啊⋯⋯」瑟蘭Thrand再也無話反駁,他對自己那麼輕易就被觸動而懊惱⋯⋯

「跟我離開吧!」人類這麼說時似乎鼓足了勇氣。

欲言又止⋯精靈最終還是搖搖頭,打消了呼之欲出的念頭,自己曾因輕信他人而鑄成無法回頭的大錯,現在的他難再相信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了。

「啍,先擔心自己能否活著離開吧,別忘了我這樣的,你也養不起!」

「要不讓我帶話給你的族人!請信任我,讓我傳個隻字片語也行呀!」

有那麼一瞬間,瑟蘭Thrand所渴望的身影重疊在眼前這個人類之上⋯⋯期待著誰來將自已”刧走”——莫非這就是當年Nana初遇Ada時的心情。可惜⋯⋯⋯⋯。

「請打開你的掌心⋯⋯」精靈先向人類攤開了自己的手心,他的掌裏繪有一朵紫蝶,就像隨時準備好起飛,極其靈動,栩栩如生⋯⋯。

精靈與人類方才十指交扣,大門就轟然一聲被撞開!

「你忘了開啟守貞鎖甲的鑰匙了~大人!」魔君手持"卸甲之鑰"而來,毫不回避的直視"帳裡風光"

即使是佯作姿態的交纒⋯⋯精靈仍明顯感覺到”蓋”在自身之上的人類百般窘促。
「怎麼,你是要待在這裡看個夠嗎?免得到時候讓你見著"自嘆不如"!」
迷宮之主說完,竟然伸出巧舌接過那把鑰匙,繼而與人類調笑。

 

「你只剩一盞燭的時間!」"碰" !一聲,大門忿忿合上。

(這個疑神疑鬼的惡魔!⋯⋯)不能再拖延了,瑟蘭Thrand 料定索倫Sauron不會留人類活口!

「這鑰匙⋯⋯你真的啟用嗎?」迷宮之主又問了一次。

「這鑰匙⋯⋯該交給一位能贏得你"真心"的勇士!」

於是,人類通過了"最後的試煉"~精靈這才終於放開與他一直緊密相扣的掌心,人類一看——那一朶紫蝶竟然已經轉印在自己掌心裡了!

期間,精靈數次施以魔法延長了燭火,好為人類爭取活命的時間⋯⋯

「我沒有什麼好酬謝你⋯大人,⋯但這是你應得的。」瑟蘭Thrand強忍撕裂之痛,硬是徒手摘下那三枚"淚鑽"相贈,它們淋漓如血淚,人類一度不忍受贈,

「——你一定得收下,萬一半路遭遇到圍捕,還可用此收買那些爪牙!」

精靈又取出一只舊箭袋:「唯您這樣的勇士才匹配如此"魔鑄利器"」那只箭袋裡有支長箭皆通身漆黑(黑箭Black Arrow )——以魔鑄之鏃,除魔之牙爪)

「可別小看這"舊箭袋"裡頭的箭,可是取之不盡的呢⋯⋯」對著瞠目結舌的人類,瑟蘭Thrand笑著說:「從你手上生繭的狀態,我知道你定是使弓好手」

「若我有幸可以離此魔窟,它就是我回報您千戴後世萬代的證物」

「望你能圖強守疆,永不屈惡勢!」

燭火只能延長最後一次了,精靈催人類更衣換盔,以假冒魔多的夜巡侍衛逃脫⋯

「我的人會帶你去到"密秘階梯"⋯⋯」

「還記得我唱的那支曲調嗎?只要你一踏進幽暗森林時,便要大聲唱出來!」

 道別在即,人類幾乎要吐實自己來此的秘密任務——實是受命一窺魔窟虛實,他多想把精靈一起拯救,因為他深知有一場大戰將至⋯⋯

因為不能,所以人類只能把這個叫人心疼的孩子猛然攬進懷裡,分他一點勇氣。人類的擁抱溫暖而令人安心,像極了⋯⋯Ada。

「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我不能有,我只是個幽靈」瑟蘭Thrand太害怕這僅有的一線希望也會被捻熄。

最後———精靈揭下了他的假面⋯

 

人類在"魔多夜宴"日誌的尾頁中如此寫道: 

———諸神啊,請允我於輾轉輪迴中,永莫忘此容顏⋯⋯———

金髮精靈在我的面頰上留下一個永別吻:

「願星辰永與你同在」。———

我心中了然——此生我們不會再相見了⋯⋯。

 

--------------------------------------------------------------TBC.

一二六.第5章 墮黯精靈---#罪譴·篇--*迷宮新主_01魔道修業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5f5e9ce

 

 


Sigyn Allegra Elrond

【巴德】传承(2015年上海高考作文题目:如何对待内心的坚硬与柔软)

根据15年高考作文瞎掰出来的一篇文章,若点进来,还请笑纳。


霍比特人背景,五军之战之后。


----------------------------------------------------------------------------


“父亲?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巴恩走进王宫寝殿,不出所料地看到了挑灯夜战的巴德。自从河谷重建的那日起,琐碎的公事就让他一刻也不得停歇。


上了年纪的河谷王抬起头,向爱子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即便他已然成了一个颇有风范的王者,他也永远不会吝于向自己的孩子展现温柔。


“就好了。”...


根据15年高考作文瞎掰出来的一篇文章,若点进来,还请笑纳。


霍比特人背景,五军之战之后。


----------------------------------------------------------------------------


“父亲?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巴恩走进王宫寝殿,不出所料地看到了挑灯夜战的巴德。自从河谷重建的那日起,琐碎的公事就让他一刻也不得停歇。

 

上了年纪的河谷王抬起头,向爱子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即便他已然成了一个颇有风范的王者,他也永远不会吝于向自己的孩子展现温柔。

 

“就好了。”

 

“您去睡吧,还有什么事我可以帮您处理一些的。”王子走到自己的父亲身旁,向他欠了欠身。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长成了一个精干的壮年。

 

巴德笑着摇摇头:“不用了,今天就到这里。扶我去休息吧。”

 

巴恩顺从而熟练地扶着自己的父亲走到床边,替他更衣,扶他上床,再为他掖好被子。他不必做这些的,但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巴德示意他也去休息,于是巴恩便安静地离开了。

 

巴德很欣慰他的成长,近几年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也许再过几年他就走不动了,是时候把事务都交给巴恩了。

 

之后,他开始慢慢将国事交给儿子处理,自己退居二线。巴恩则不负所望地将河谷打理得井井有条。

 

他的预感是正确的,两年之后,他就几乎无法下地了,一切用度都需要人服侍。这是他年轻时所受的苦难的返照,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入冬后他的咳嗽越来越严重了。一次,巴恩见他咳得孱弱的身躯都在发抖,心疼地不停抚他的背为他顺气。巴德好容易才停下来,突然抓着他的手说:“这么多年来我把精力放在国家之上,没能好好照顾你,现在却要你来照顾我了。”

 

巴恩摇头:“不,父亲,您一直在为大家奔波操劳,把最优渥的生活给了我,如今我却不能为您减轻痛苦。”

 

巴德笑着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的陪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以后,河谷就要靠你打理了。”

 

巴恩摇头欲辩,巴德却没让他说话,又继续道:“你听我说,你即将成为一个王者,就要有王者的担当,时时刻刻以国家子民为重,无论发生什么,都必须将这一点当成你心中最坚定的信念。”他的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都非常有力。接着,他忽然又放软了语调说:“不过,在你让自己坚强起来的同时,也不要忘记给家人最轻柔的对待,他们是你的希望和力量。布兰德也长大了,你要多陪陪他、多指点他,知道吗?”

 

“是的,父亲,我记住了。”巴恩恭顺地点头,陪伴着他的父亲。

 

当晚,巴恩忙完公务去看他,老国王已酣然入睡。以往他总是因为病痛睡睡醒醒,这一晚却很好眠。第二天人们才发现他已与世长辞。

 

河谷王病故的消息传出,孤山与密林的王者都亲自驾临,参与了他的葬礼。那之后,河谷的继承人巴恩接受了另两位王者主持的加冕。

 

晚宴结束后,宾客都将离开。临行时,密林的精灵王忽然转头对他说:“你的父亲是个伟大的人,他把坚定的信念都献给了这个国家,同时他又把深沉的爱给了他最重要的人们。希望你以后也能守护你心里坚强和柔软的那一面。”

 

巴恩惊讶于鲜少谋面的精灵王竟如此了解父亲,但他只是镇静而坚定地回答:“是,陛下。”

 

精灵王点点头,随即与矮人王各自跳上自己的坐骑,回家去了。

 

那之后,河谷在巴恩的带领下愈发繁荣,其子布兰德也传承先人品格,将国家治理得井然有序。再后来,布兰德在战场上马革裹尸,其子巴德二世继位,继续统治河谷,为后人铺设了更美好的未来。

 


----------------------------------------------------------------------------


后记:这是一篇超时超字数扣分作文,请大家不要跟我学(没人会跟你学的啦)


再后记:今天偶然翻出了之前写的这篇小短文,一晃已经4年过去了……想想自己的码字之路,还真是……随心所欲得很。一直也没有像样地写过中篇,长篇就更别提了。是自己的锅,然而还是选择继续间歇性写写东西。若有人愿意看,那就,非常感谢了!

河拦居

翻译//【巴瑟】Learning to dance again 07

By LittleLynn
上一章在两个月之前……这一章是我私心最喜欢的一章 看过好多遍 原文动作描写非常细腻 下面的不用看,请您上ao3看看原文吧(ᵕ̥ㄑ_ᵕ̥̥)

几周以来,巴德和瑟兰迪尔继续互发短信,甚至有时打个电话,巴德在瑟兰迪尔门前的停留也显著地变长了。

随着对瑟兰迪尔了解的增多,巴德渴求知晓更多。他想了解瑟兰迪尔的一切,包括他用在金发上的护发素。

又是一个周二,巴德像往常一样载莱戈拉斯回家,现在巴德闭着眼都能开到莱戈拉斯家了,可能比回自己家还顺溜。爷俩走到门前,莱戈拉斯像往常一样敲了敲门然后等着开门。

但瑟兰迪尔没有应门。

莱戈拉斯又敲了敲,仍旧没有动静。巴德使劲敲了敲,...

By LittleLynn
上一章在两个月之前……这一章是我私心最喜欢的一章 看过好多遍 原文动作描写非常细腻 下面的不用看,请您上ao3看看原文吧(ᵕ̥ㄑ_ᵕ̥̥)

几周以来,巴德和瑟兰迪尔继续互发短信,甚至有时打个电话,巴德在瑟兰迪尔门前的停留也显著地变长了。

随着对瑟兰迪尔了解的增多,巴德渴求知晓更多。他想了解瑟兰迪尔的一切,包括他用在金发上的护发素。

又是一个周二,巴德像往常一样载莱戈拉斯回家,现在巴德闭着眼都能开到莱戈拉斯家了,可能比回自己家还顺溜。爷俩走到门前,莱戈拉斯像往常一样敲了敲门然后等着开门。

但瑟兰迪尔没有应门。

莱戈拉斯又敲了敲,仍旧没有动静。巴德使劲敲了敲,莱戈拉斯明显变得焦虑起来,从大衣兜里掏出了手机,快速按下了他爸爸的号码。

 “Ada,你怎么了?你在哪呢?”莱戈拉斯慌得嗓音发抖。

莱戈拉斯手机的通话音量很大,巴德能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微弱嘶哑的声音让莱戈拉斯拿备用钥匙,还说自己没事。莱戈拉斯挂上电话,在花园的墙上扭动一块松动的砖块。

 “他听起来不像没事。”巴德指出,他自己都能听出来自己声音里的担忧。

 “那是因为他‘不是’啊。”莱戈拉斯用颤抖的手把钥匙捅进门,一只手推开门。

巴德跟着六神无主的莱戈拉斯进门,那孩子把书包直接扔在地上就没影了。

 “他会在哪?”

 “我不知道,有可能在他房间沙发上吧。您能看一眼楼上左边第三个房间吗?”莱戈拉斯问巴德,他声音里满是慌乱,人已经冲到门廊去了。

巴德跑上楼梯,心里翻江倒海,他用最轻最温柔的力气敲了敲房间门,担忧、不安、惶恐这些物质浓度过高,堵塞了他的血管,他听到房间里一个微弱嘶哑的声音,几不可闻地让他进门。

瑟兰迪尔躺在床上,扯了一张薄薄的被单盖到腰际,这被单看起来柔软得不真实,露着棉质睡裤。巴德看到那些伤疤狰狞地盘踞了瑟兰迪尔的躯体,留下裸露的肌肉和筋腱。瑟兰迪尔汗流浃背,右眼下还留着泪痕。

“瑟兰迪尔?”巴德声音有些迟疑,身体却诚实地冲到了他旁边。

“巴德?”瑟兰迪尔缩了一下,尽管这让他疼得厉害,他还是费劲地把左半边身子背过去。

“诶诶,别这么折腾。”巴德微微抗议,握住瑟兰迪尔完好的右手,轻轻地按住他的肩膀,示意他平躺回来。瑟兰迪尔姿势放松了些,但还是背过脸,闭眼不看巴德。

莱戈拉斯开门进来,这孩子走路都有些不稳了。巴德看得出来莱戈拉斯看到瑟兰迪尔的一刻松了口气,但又马上绷紧了神经。

“Ada?”莱戈拉斯紧张兮兮地叫了一声。

“他不应该看到我这个样。”瑟兰迪尔的声音几不可闻,同时攥紧了巴德的手,这让巴德小小地吃了一惊,但他还是没有看向巴德。

“你爸没事,莱戈拉斯。”巴德试图安抚他,莱戈拉斯的目光向下移去,停在瑟兰迪尔抓着巴德的手上,他轻轻点了点头,从房间里出去了。

“谢谢你。”瑟兰迪尔的声音听起来绷得紧紧的。巴德看到床头柜上有杯水,他拿过来递给瑟兰迪尔,扶着他喝了一口。

“发生什么了?我们刚才挺担心你的。”巴德轻轻推了推他。

“真是很对不住,我没想着要让你们担惊受怕来着。”瑟兰迪尔叹了一口气,他的声音还是很微弱。”没什么事儿,有时候它就是太疼了,动都动不了,有时候它还能再糟点,我就不能——”又一行泪从他的右眼里溢了出来,巴德看到他全身抽搐着,目睹瑟兰迪尔承受这样的痛苦,巴德感到自己的心脏被揉得四分五裂。

“我们今天一直在发短信,你怎么没告诉我?”巴德问他,用手指顺着瑟兰迪尔汗湿的头发,一下一下按摩着他的发根。

剧烈的痛苦折磨了瑟兰迪尔一整天,让他现在还在滴汗。巴德想搂住他,但他不想伤到他,巴德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被允许做出这样的行为。

“我告诉你又会如何?不能解决问题。”

“我会过来看看你,确定你没事,给你备好需要的东西。”巴德诚实地回答。

“你在工作。”

“我能走得开。”巴德简短地说,瑟兰迪尔吃惊地抬起了眼睛,又把目光移开。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样,我不想让你觉得我虚弱无力。”瑟兰迪尔近乎无声地坦承,脸背过去。

 “我对你的印象有很多,但绝对不包括虚弱无力。”巴德声音中的信誓旦旦和诚诚恳恳让瑟兰迪尔终于转过脸来看着巴德,表情放松了下来。

 “你需要点什么?来一杯开水?其他什么东西?”巴德轻轻地问,继续拿手指一下一下梳着瑟兰迪尔的发根,这样似乎能减轻他的痛苦。

“不用大惊小怪。”瑟兰迪尔说,他的背弓得更厉害了,巴德能看出来他想再背过身去。

 “诶,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子呢。”巴德安慰道,小心地捧住他的下巴,擦掉了正在溢出的眼泪。

 “如果您能给我的医生打个电话,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了。”瑟兰迪尔轻轻地说。

巴德拿起瑟兰迪尔的手机,翻过短小近乎空白的通讯录,找到了医生的电话。

他尽力向医生解释了一下瑟兰迪尔的状况,说他今天疼得特别厉害,动弹不得,问了问自己能做点什么。医生名叫埃尔隆德,他发现电话那端的人不是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之后显得有些惊讶,他征得了瑟兰迪尔的同意后,放下心来对巴德嘱咐下去。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医生到了,给瑟兰迪尔来了一个快速的检查,然后在离开时对巴德交代各种注意事项。

 “倒是没有什么新情况,他也没有什么感染,我给开了些药效更强的止痛药,接下来几天可以用。”他解释道。

 “好的。”巴德回答,他也没什么话好说,他感到自己彻头彻尾是个废物,面对瑟兰迪尔承受的疼痛束手无策。他现在发现瑟兰迪尔过去一直在承受痛苦,好吧,虽然也不算震惊,这个事实还是让他感觉自己被捅了一刀。

 “我很高兴他终于接纳其他人了,之前我还很担心这个问题。”埃尔隆德说。

 “那我有什么能做的事情吗?”巴德问,他想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有点用。

 “说实话,如果您晚上能留在这过夜就太好了。他现在疼得厉害,有个朋友在旁边会让他好不少。”埃尔隆德这样告诉巴德,看着巴德,像在判断这个人是如何打入瑟兰迪尔生活中的,但无论如何埃尔隆德乐于见此。

埃尔隆德离开了,巴德打开手机,找到比切姆夫人的号码。

 “比切姆夫人?”巴德问了个好。

 “亲爱的巴德,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她声音像往常一样快乐。

 “我能请您帮个忙吗?”

 “这还用问嘛。”她很轻松地答应了。

 “您能晚上看着孩子们让他们上床睡觉吗,或许早上再去看一眼?我尽量赶回去把蒂尔达捎到学校。”

 “别挂念了小伙子,我早上把小宝贝送到学校去。”

 “谢谢您啊,你就是我的救世主。”

 “我知道我知道,无论你在干什么,总之祝顺利。”

 “谢谢。”

巴德挂了电话,快速给西格莉德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她自己晚上不回家了,尽量避开了解释缘由。瑟兰迪尔非常注意隐私,巴德不想滥用自己的知情。但西格莉德是个聪明姑娘,她知道他已经成了瑟兰迪尔的朋友。即使她心里仍然充满疑惑,也没有强求他解释,只是告诉他明天见,以及道了晚安。

然后巴德去了莱戈拉斯的房间,那孩子正在盯着他的衬衣,专心研究上面什么看不见的污渍。

“我爸爸怎么样了?”巴德一进门就听到他这样问。

“算得上还好。医生给他拿了点更管用的止痛药。”

“他不想让我看到他那样。”莱戈拉斯说,声音越来越小,”我看到他那个样子也不好受。”

莱戈拉斯的剖白让巴德的心都碎了,巴德知道他父亲是他真正的英雄,看着父亲承受这样的痛苦又无能为力,这个男孩哪里好过得了。巴德把他拉了过来,紧紧地抱住这孩子,装作没注意到自己的肩膀湿了。

“他发作的时候我得照顾他,但他不愿意。”巴德能感觉到莱戈拉斯沉浸在深重的内疚里,无力和痛苦又使他陷入了更深的自责。

“没事儿,没事儿。我今晚在这儿,你什么都不用担心,OK?”

“谢谢你,我真的很庆幸他能有你这个朋友。”莱戈拉斯说,他从巴德的怀里脱出来,倒在了床上。天色还早,但莱戈拉斯已经精疲力尽了。

巴德走过门厅,走到瑟兰迪尔的房间,轻轻敲了敲门走进去。

与一个小时之前巴德找到他时相比,瑟兰迪尔显得放松了些,呼吸也没那么急促了。他听到巴德进来时,闭着眼睛虚弱地笑了笑。

巴德把椅子拉到床边坐下,又握住瑟兰迪尔慢慢伸向他的手,另一只手继续梳过瑟兰迪尔的长发。

 “你该回家了,孩子们该奇怪你去哪了。”瑟兰迪尔不情不愿地说。

 “我邻居今晚看着他们,我留着这里陪着你。”巴德解释。

 “你没必要,我能——”

 “我想这么干的。”巴德截住话头,握住瑟兰迪尔瘦削的手,瑟兰迪尔抽了回来。

“谢谢。”他安静地叹了口气。

“没什么好谢我的。”

过了一会儿,巴德注意到瑟兰迪尔在微微抽搐,他在缓慢地试着挪到床另一侧去。

 “你在干嘛?”巴德问道,轻轻按住了瑟兰迪尔。

 “你不能在椅子上睡觉,腰会受不了的。这个床虽然够大,你还是最好睡我右边,免得晚上不小心撞到我。”瑟兰迪尔解释道,把巴德的手拿下去,继续进行他微小的挪动。

“我在椅子上挺好的,你别折腾了,你不疼吗?”巴德制止瑟兰迪尔。

“刚才那止痛药开始管用了,我已经没事了。”瑟兰迪尔说,但巴德看得到他还在微微颤抖,脸上时不时还会一下一下抽搐,闪过痛苦的神色。这个人显然没有百分百诚实。

“别动了,瑟兰迪尔,好吧,别伤着你自个儿。”巴德手按着瑟兰迪尔,恳求道。

“你也把手放下去,别想抱我。”瑟兰迪尔发脾气了,有那么一秒钟,看起来像是个任性的小孩没顺着他的心思而闹别扭。巴德笑了笑又叹了口气,知道瑟兰迪尔赢不了。

“把你的胳膊搭我脖子上。”他对这个任性的小孩下命令,瑟兰迪尔斜了他一眼。”搭上来嘛。”巴德笑得很开心。

瑟兰迪尔还是顺从了,巴德小心地把胳膊垫到他的背后,另一个胳膊托起他的膝盖,抱起了瑟兰迪尔。巴德仔细看着他,想看他脸上有没有不舒服的表情,他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微笑出现在瑟兰迪尔的嘴角。

瑟兰迪尔出乎意料地重,考虑到他看起来那么轻盈,但巴德可能没考虑他的身高。但是巴德很壮,轻易地瑟兰迪尔抱起来轻轻放到床另一边,再给他把搭在腰上的毯子盖过来。

巴德收起铺在扶手椅上的毛毯,爬上床空着的那一侧,他侧身对着瑟兰迪尔躺着,头枕在胳膊上,伸出手去梳对面人的长发,送他进入梦乡。

巴德闭上眼睛之前,看到瑟兰迪尔放松了表情,嘴角浮现了满足的微笑。他发觉自己希望每次入睡之前看到的都能是这幅画面。

TBC

下一章痛说革命家史bu

淳色缭乱

【低潮的2018最后一发脑洞】
久违的索瑟巴瑟佩查撸衍生版《莫里斯》

Maurice:佩(原作James.W)
设定:高大英俊直面自我阳光率真
Clive:查(原作休格兰特)
设定:颜值爆表善于融入主流社会的万人迷
Alec:撸(原作场花,选图年龄差只可意会)
设定:野性小狼狗对爱勇往直前

前三张是渣选图,尽量复古。
后三张是原作角色对应,设定属于原作。
只是脑洞,都是我的爱,没有比较之意。

【低潮的2018最后一发脑洞】
久违的索瑟巴瑟佩查撸衍生版《莫里斯》

Maurice:佩(原作James.W)
设定:高大英俊直面自我阳光率真
Clive:查(原作休格兰特)
设定:颜值爆表善于融入主流社会的万人迷
Alec:撸(原作场花,选图年龄差只可意会)
设定:野性小狼狗对爱勇往直前

前三张是渣选图,尽量复古。
后三张是原作角色对应,设定属于原作。
只是脑洞,都是我的爱,没有比较之意。

夢_裡_村

《镜魔夜契》〇一. 前言+全目錄(持續更新)

镜魔夜契


——我應著召喚而來,幻映你深藏的欲望,予以你實現的力量——

        ——而你,只需付出一點點微薄的代價—— 

-------------------------------------------------------------------------


——盲寫ET文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村長要開新坑啦!

要是再不出土,此文就癈了,還有没有人會想看ET我不知道,村長我只想自產自肥(反正我白文都已寫了12W+的村長早就不再乎啦!)

秉承村長一貫的調性———三觀違常,...

镜魔夜契


——我應著召喚而來,幻映你深藏的欲望,予以你實現的力量——

        ——而你,只需付出一點點微薄的代價—— 

-------------------------------------------------------------------------


——盲寫ET文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村長要開新坑啦!

要是再不出土,此文就癈了,還有没有人會想看ET我不知道,村長我只想自產自肥(反正我白文都已寫了12W+的村長早就不再乎啦!)


秉承村長一貫的調性———三觀違常,五倫亂綱,愛恨交加,痛並快樂著·······還很長。

瑟蘭蘭照例要被虐得柔腸寸斷死去活來·····

"鏡魔" 什麼鬼?  如果它讓你有一些聯想的話一點也沒錯,這個故事的原型就是 "白雪公主"啦啦啦!所以有"邪惡魔鏡"、白馬王子、矮人、獵人、逆倫


主CP:Elrond X Thranduil

副CP:Oropher X Thranduil  ,  Legolas X Thranduil   

其他:大眼瑟/索瑟/巴瑟

所以說到底這還是一篇All瑟呀,美精就是人來貼沒法擋 ~o~


-----------------以下是小埋怨---------------------------------------------

本以為"合集"的功能會讓我的上獨立的兩個坑"陰陽兩隔"(不是~好啦先隨便.),然並卵(攤手),強迫證豈能忍之!看來之後會為【镜魔夜契】專開子博,現在將就一下~呵呵呵!


-------------《夜魔鏡契》全目錄(持續更新)------------------------

〇一. 《镜魔夜契》前言+全目錄(持續更新)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d1759ad

〇二.《鏡魔夜契》首章  陌客--#綠林婚禮 · 篇-- *謬夜奇遇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dc63dfc

〇三.《鏡魔夜契》首章 陌客--#綠林婚禮 · 篇-- *謎樣天使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ddcdbb7

〇四.《鏡魔夜契》首章 陌客--#綠林婚禮·篇-- *劃心為牢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003d64

〇五.《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華帳·篇--*遲來的后冠_ ♦華冠+ ♦盲選的新娘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3f81bb

〇六.《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獨悼·篇-- *追憶逝水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4e49dd

〇七.《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暮風幽魂+ ♦黑林法師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6622f4

〇八.《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暮風幽魂_03引魔入室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6f7456

〇九.《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綠林春蕊_01春天王子+ ♦喪心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8825fa

十.《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綠林春蕊_02秋殮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8abb7a

十一.《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綠林春蕊_03春惑-1♦王慟+♦約章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2e9daa65

十二.《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綠林春蕊_03春惑-2完美祝禮+♦逆身榮光+♦晚宴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5bdff1d

十三.《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綠林春蕊_04春禍-1餘波+ ♦煽妒白寶石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5cfdefe

十四.《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綠林春蕊_04春禍-2 禁果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5d77ff6

十五.《鏡魔夜契》第二章 夜溯--#心魔·篇--*綠林春蕊_04春禍-3恨別+♦獻計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5ee0f0f


十六.第三章 林頓--#盛春貴客·篇--*賭局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5f9988b


十七. 第三章 林頓--#盛春貴客 · 篇--*守望騎士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00e1e0


十八. 第三章 林頓--#驕子。遺孤· 篇--*春獵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09cddd


十九. 第三章 林頓--#驕子。遺孤· 篇--*迂迴誤解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14542b

二〇. 第三章 林頓--#驕子。遺孤· 篇--*命運的綑綁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1eef66


二十一. 第三章 林頓--#驕子。遺孤 篇--*秋獵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426716


二十二.*第三章 林頓--#驕子。遺孤 篇--*暗窟星輝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47f6fe


二十三. 第三章 林頓--#驕子。遺孤 篇--*點滴釀愛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58c4dc


二十四.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 *闈帳之亂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7e2e32

二十五. 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 *成年夜祭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8c696f

二十六. 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戳心喜訊_01救駕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a6a03a

二十七. 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戳心喜訊_02埃爾隆德的試煉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a99e5e

二十八. 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夜懲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acf3c8

二十九.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王榻之辱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b6ac0c

三十.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失格夜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b7ebb2

三十一.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出走_01犯險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c860ad

三十二.第三章 林頓--#心囚 篇--*出走_02姻緣情錯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cbc32f


三十二.第三章 林頓--#思過  篇--*思過

http://menglicun.lofter.com/post/1e65f08e_1c6d52bea

河拦居

【巴瑟】Learning to dance again

ch6

by littlelynn 授翻


接下来的几周,巴德和瑟兰迪尔短信聊得越来越频繁。从阿拉松上任之后,巴德不用接送莱戈拉斯,于是他开始在上班的时候给瑟兰迪尔发短信。


“这辆车居然是紫了吧唧的粉色,我不是很想修它。——B”


巴德没指望瑟兰迪尔回复,但十分钟之后手机震了震——不是幻觉。


“巧了,我喜欢粉色。——瑟兰迪尔”


“我天,别告诉我那就是你的车。——B”


巴德闹回去,他当然知道那车是一个年轻女士的,名字是什么来着?反正不是瑟兰迪尔。


“也许是我的吧,你打算对它做什么?——瑟兰迪尔”


“来一个‘意外’喷漆?——B”


“emm...

ch6

by littlelynn 授翻


接下来的几周,巴德和瑟兰迪尔短信聊得越来越频繁。从阿拉松上任之后,巴德不用接送莱戈拉斯,于是他开始在上班的时候给瑟兰迪尔发短信。


“这辆车居然是紫了吧唧的粉色,我不是很想修它。——B”


巴德没指望瑟兰迪尔回复,但十分钟之后手机震了震——不是幻觉。


“巧了,我喜欢粉色。——瑟兰迪尔”


“我天,别告诉我那就是你的车。——B”


巴德闹回去,他当然知道那车是一个年轻女士的,名字是什么来着?反正不是瑟兰迪尔。


“也许是我的吧,你打算对它做什么?——瑟兰迪尔”


“来一个‘意外’喷漆?——B”


“emm,太不专业了。——瑟兰迪尔”


“倒也是,我也就老老实实修好它而已。——B”


“我猜你也是,那车不至于那么难看。——瑟兰迪尔”


作为反驳,巴德给这辆敞篷车照了一张照片发过去,说真的,这车把天色都衬得难看了,白瞎了个好天儿。


“我收回我的话,这个粉色太无礼了。车主应该换个轻点的口味。——瑟兰迪尔“


“我会转告她的:-P。——B”


无关紧要的短信交流把他们的日子填充了起来,他们会对自己日常遇到的随便什么事发表点评论,瑟兰迪尔有一次看学生视频的时候给巴德来了一场相当精彩,也相当考验巴德笑点的解说。


其实医生去瑟兰迪尔家里去得相当勤,不过一般会避开莱戈拉斯在家的时候。瑟兰迪尔开始告诉巴德他的时间安排,这样他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带莱戈拉斯出去逛几个小时,但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谈论过这个话题,直到有一天巴德开口。


医生那边的检查还好吗?——B


多谢挂念,都像医生的预期中的一样好。莱戈拉斯表现好吗?——瑟兰迪尔

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他一直都很好,显然他家教好极了。——B


显然;)——瑟兰迪尔


他们每天都这样发短信。巴德并不是特别想知道他们每天大概交换了多少条短信,当时他丝毫没有抗拒这种对于另一个男人的情感联结,这些细节并不重要。


但是有一天,巴德和莱戈拉斯在一起过了一下午,开车送小男孩回家的时候,莱戈拉斯开始谈论自己的父亲,巴德当即心里跳空了一下。


“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对吧?”他的问话多少有些夸张。


“我把他当我的朋友,当然。”


“他也喜欢你。你知道吗,收到你的短信时,他总会笑。”


“嗯,那可让我高兴。”,听了这话,巴德的嘴角不禁浮现出温柔的微笑。


“你是他经历火灾后的第一个朋友。”莱戈拉斯语气非常平静,巴德没接话,他觉得莱戈拉斯后面还有话。


“我担心他。在你之前,他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人接纳我。他每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仅此而已。我能理解他这样,我真的理解,但我也是真的不放心。


“他现在有我了。”巴德回答说,他的心被莱戈拉斯的话抓皱了。“你们两个都是。”莱戈拉斯朝他点点头,显得放松了些。


那天,当他把莱戈拉斯送到门口时,他留下来和瑟兰迪尔聊了很久。


这一次,瑟兰迪尔一点也没有背过身子避开他的目光。

TBC


下章好虐呜呜呜

 


清弦挥风雅

 @神域瞎编小报官方 



小报有一篇洛基后宫文,这个视频内容和文章内容并不一样,有兴趣的可以直接去看看那篇文章,很有意思呢~~



 @熊楠家的兔子   



熊楠家的兔子的脑洞,我可以说和我没关系吗,嘿嘿嘿~~



顶锅盖跑,不接受查水表,嚯嚯嚯~~






补充没有做进去的镜头:



1、纯元皇后是抖森(有谁能比抖森爱基神,是吧是吧)



2、四阿哥,大几率会是幻视



3、基神虽然是神王,但也不排除受的可能,其实我站的cp偏...

 @神域瞎编小报官方 




小报有一篇洛基后宫文,这个视频内容和文章内容并不一样,有兴趣的可以直接去看看那篇文章,很有意思呢~~




 @熊楠家的兔子   




熊楠家的兔子的脑洞,我可以说和我没关系吗,嘿嘿嘿~~




顶锅盖跑,不接受查水表,嚯嚯嚯~~




 




补充没有做进去的镜头:




1、纯元皇后是抖森(有谁能比抖森爱基神,是吧是吧)




2、四阿哥,大几率会是幻视




3、基神虽然是神王,但也不排除受的可能,其实我站的cp偏向锤基,瑟基,霜铁之类,还算主流吧,嚯嚯嚯,可攻可受




4、暂时还没想到




 




以后也许会做电视剧情的,不排除用原声台词做




这么多cp呢,小伙伴有没有想看哪组的呢




当然最后还是要看它受不受欢迎啦,做了没人看我也会很难过的




(悄咪咪的说,还没做呢,就开始找借口鸽了,摊手摊手~~~)




 

河拦居

【巴瑟】learning to dance again 05

授权翻译

by littlelynn

ch5

过了几天,莱戈拉斯又来巴德家里了。巴德一边准备晚饭,一边侧着耳朵听莱戈拉斯和西格莉德聊天。
.
"我爸爸打算开了阿尔弗雷德,他一直以来就是开车闲逛骗汽油钱,说成是接送我的花销。他上次没来接我,我爸彻底忍不了了,其实他那样也不是第一次。"
.
"这不挺好的吗?反正你一直都不喜欢阿尔弗雷德,并且他干活真的是一塌糊涂。"西格莉德说。
.
"倒也没错,但我爸不喜欢雇新的人。他不面试,然后一直担心他们不可靠。盲选员工让他压力很大,他也总不安心,所以我一直告诉他阿尔弗雷德还凑合。同样原因,我们家里也没有个...

授权翻译

by littlelynn

ch5

过了几天,莱戈拉斯又来巴德家里了。巴德一边准备晚饭,一边侧着耳朵听莱戈拉斯和西格莉德聊天。
.
"我爸爸打算开了阿尔弗雷德,他一直以来就是开车闲逛骗汽油钱,说成是接送我的花销。他上次没来接我,我爸彻底忍不了了,其实他那样也不是第一次。"
.
"这不挺好的吗?反正你一直都不喜欢阿尔弗雷德,并且他干活真的是一塌糊涂。"西格莉德说。
.
"倒也没错,但我爸不喜欢雇新的人。他不面试,然后一直担心他们不可靠。盲选员工让他压力很大,他也总不安心,所以我一直告诉他阿尔弗雷德还凑合。同样原因,我们家里也没有个人帮他打理。"莱戈拉斯向她解释,他的声音忧伤又压抑,巴德听着揪心。
.
"等等,如果你爸开了阿尔弗雷德,那你这周怎么回家啊?"西格莉德问。
.
"我坐公交回去。"
.
"小莱!"
.
"他以为那个公交站挺近的。"
.
"他为什么会那么想啊?"
.
"因为我那么告诉他的。"西格莉德又呼噜了他的头发一通。
.
"你今天打算怎么回家?"她继续审问。
.
"公交。"莱戈拉斯嘟哝。
.
"别傻了,大黑天的。我爸爸开车送你回去,我只需要说一声——爸——"
.
"嗯?"巴德问,虽然他知道女儿打算说什么。
.
"你能把小莱送回家吗?拜托啦。"
.
"当然没问题。"巴德笑着回答,然后发现那个小子显然放松了不少。
.
过了一会,巴德和莱戈拉斯上了车,巴德再提起了那个话题。
.
"我和你说,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家都行,然后回家的问题就交给我,总比公交方便点。在你爸爸找到新司机之前,我就先抢这活儿,这样他或许压力小一点?"巴德建议。
.
"没关系的,不用您这么麻烦。"莱戈拉斯回答,显然不想拖累巴德。
.
"没有,这有什么麻烦的。我倒是觉得你大晚上的走上三条街回家是个麻烦。"巴德挑了挑眉毛。
.
"对不起,我是说,谢谢您"
.
"你或许应该向你爸爸承认你撒谎了,关于公交车站离你们家的距离……?"
.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看着巴德停好车。
.
"到了,把你的手机给我。"巴德伸过手去,莱戈拉斯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还是部正时髦的手机。 "我把我的号码存进去了,你需要接送就给我打电话,不要不好意思。"
.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接过手机塞进口袋。他们俩下了车走向房门,瑟兰迪尔应了门,在开门的那一刻把左边身体背过去,巴德这次特意确保自己没站在瑟兰迪尔的盲区里。
.
“真是麻烦你了,又把我儿子送回来。”瑟兰迪尔轻轻向巴德道谢,莱戈拉斯已经蹬蹬蹬跑上了楼。
.
“这算什么。在你找到新司机之前,送他的活儿我来就行。”巴德主动接上。
.
“不,我不会这么麻烦你的。”瑟兰迪尔眼神还是散在地上,回答巴德。
.
“这麻烦什么,我自己乐意。”
.
听到这句话,瑟兰迪尔的眼睛从地面上抬起来,不解地看着巴德。
.
“你不觉得麻烦?让莱戈拉斯坐公交车虽然有点委屈他,但应付一下这几天也还行。”
.
“嗯,莱戈拉斯可能需要和你再聊聊公交车。但是说真的,我很乐意接送莱戈拉斯。”
.
“如果你真的不介意,我非常感谢你。”瑟兰迪尔移开了目光,再度紧缩了身体。
.
巴德笑着走了,知道自己让瑟兰迪尔有点不自在,他要让他变回来,即使需要旷日持久。
.
过了一会,他收到一条莱戈拉斯的致谢短信。
.
接下来的一周,巴德一下班就去送莱戈拉斯回家。莱戈拉斯通常急着回家,当瑟兰迪尔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巴德想想觉得有些伤感,这个人孤零零住这么一大房子里也怪不好受的。
.
每次巴德把莱戈拉斯送到门口,他能看出来瑟兰迪尔的不自在,除了他真诚地感谢巴德之外,他仍然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他深重的疤痕对他影响太大了,巴德每天都想劝他不要过于在意,但瑟兰迪尔都不正眼瞧他,这样就很难谈得上什么劝解了。
.
他们只寒暄寥寥几句,但每次瑟兰迪尔都会刻意背过去自己的左半身。
.
周一早上巴德收到一条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他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
“我希望你不介意我从我儿子那里得来了你的号码,我希望你能晚上再把莱戈拉斯送回家,而不是下午。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瑟兰迪尔”
.
巴德读完短信,存了瑟兰迪尔的号码。他每天接送莱戈拉斯,也应该和瑟兰迪尔直接联系联系了。但巴德忍不住想,瑟兰迪尔存了他的号码,说不定他愿意和自己聊聊。
.
巴德咬着嘴唇,想怎么回复,一个从来不出家门的人要去做什么呢?好奇心终于占了上风。
.
“没事,这不算啥,叶子这孩子很省心。那你下午要去干嘛呢?——B”
.
巴德也没多想用词,就像平时一样回完短信把手机塞回了口袋。
.
十五分钟之后他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声,他迅速看了一眼老板然后打开了手机。
.
“医生要来,我比较希望那个时候莱戈拉斯不在家。然后我再去面试司机——我不能再继续麻烦您了。——瑟兰迪尔”
.
巴德有点惊讶瑟兰迪尔会解释,虽然他有点难受,想到对于伤得这么重的一个人来说,他离不开医生,他能明白为什么瑟兰迪尔不希望莱戈拉斯在家。
.
“其实,我可以帮你面试司机,如果你愿意的话。只要把我的地址给他们就好了——B”
.
巴德很乐意帮忙,他不太乐意看到瑟兰迪尔陷入被强迫的情境。他也不想看到莱戈拉斯与一个未经挑选的陌生人面对面坐在车里。
.
“你真是太慷慨了,但我不能再占你便宜了。——瑟兰迪尔”
.
“你只要有需要我就愿意。——B”
.
巴德下意识发出去了短信,然后才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话中有话。
.
“不成,我不能这样。——瑟兰迪尔”
.
“说真的,我不介意。这对我来说真没什么麻烦的。——B”
.
他按下了发送键,他迫切地想让瑟兰迪尔知道有人在关心他,他不是孤身一人,要是他愿意接受的话,还有个叫巴德的伙计是他朋友。
.
“要是你真的不介意,我真的是感激不尽。——瑟兰迪尔”
.
“我确实压根不介意。——B”
.
巴德笑了笑,把他的地址发了过去,给瑟兰迪尔发给司机的应聘者,然后把手机塞进了口袋,几秒钟之后就又震了起来。
.
“谢谢你:)——瑟兰迪尔”
.
巴德忍不住傻笑起来,瑟兰迪尔刚刚给他发了个笑脸,这真的让他笑了。
.
那天晚上,巴德面试了来应聘的司机,莱戈拉斯坐他旁边。他们一起拟定了一些问题,发现里面还是混杂了一些水货混账的,巴德面试得很开心,能把这些在电话那头装的人模人样的家伙揪出来感觉真是不错。
.
最后,他们选中了一个人叫阿拉松,是个挺和善的人,想找份兼职。而他的儿子,阿拉贡,就在附近学校读书,还能一起接送。莱戈拉斯很开心有机会认识个新朋友——不认识他父亲的朋友。
.
巴德注意到莱戈拉斯稍微有点孤僻,在西格丽德入学之前。其他所有的学生对他父亲的事情更感兴趣,对和他本人做朋友倒是第二位的了。西格丽德倒是从始至终没表示过对瑟兰迪尔过分的兴趣,就和其他家长一样看待。
.
阿拉松表示第二天就可以入职,并问了问莱戈拉斯的日程,其实也就只有什么时候离家,什么时候去巴德家。但要去巴德家的时候巴德会接莱戈拉斯。
.
巴德晚些时候把莱格莱斯送回家,他给瑟兰迪尔一份阿拉松的资料,面试记录什么的。巴德注意到瑟兰迪尔没再转过去身子,也会和巴德对视,巴德又忍不住笑了。
.
“真是太谢谢你了。”瑟兰迪尔没有一丝敷衍地说,递给了巴德一个信封,里面装了一沓钱。
.
“瑟兰迪尔,这只是帮了个小忙。”巴德把信封推了回去。
.
“这个忙帮起来少不了汽油,这只是汽油钱。我知道你不收报酬。”
.
“啊,那就谢谢了。”巴德没再推辞,把信封装进了口袋。他确实没想过要瑟兰迪尔的钱,但要是说他手头不紧那也真是打肿脸充胖子。
.
“应该是我谢你。”瑟兰迪尔十分十诚挚地回答。巴德猜瑟兰迪尔很久没容忍这么近的人际距离,近到能接受别人的帮助了。
.
“朋友该做的嘛。”巴德笑了笑,向父子俩道了晚安,回到车里。
.
他发誓,他看到瑟兰迪尔的嘴角翘起了笑意。
TBC

河拦居

【授权翻译】Learning to dance again 04

By LittleLynn
CH4
瑟爹终于从对话和巴德的脑海里出来了 ̄  ̄)σ
.
莱戈拉斯这孩子不错,性格温和、热心又聪明伶俐。西格莉德带他回家后,,两个人先写完了作业,然后去到客厅看电影。西格莉德挑了一部现代舞蹈电影,引来了莱戈拉斯连珠似炮的嘲弄,西格莉德气得把靠枕扔到他脸上,又被莱戈拉斯犀利的幽默逗得前仰后合,莱戈拉斯也咯咯直笑,捂着脸假装被靠枕重伤。
.
他和西格莉德还把巴德赶出厨房,他们俩边闹边洗完了碗。巴德站在厨房外看着,他看得出莱戈拉斯长得酷肖其父,金发碧眼,高挑苗条。
.
到了莱戈拉斯回家的时间,门外等了一辆车。巴德好奇地看着,但下车的是一个阴郁的黑发男人,肯定不是瑟兰迪尔。...

By LittleLynn
CH4
瑟爹终于从对话和巴德的脑海里出来了 ̄  ̄)σ
.
莱戈拉斯这孩子不错,性格温和、热心又聪明伶俐。西格莉德带他回家后,,两个人先写完了作业,然后去到客厅看电影。西格莉德挑了一部现代舞蹈电影,引来了莱戈拉斯连珠似炮的嘲弄,西格莉德气得把靠枕扔到他脸上,又被莱戈拉斯犀利的幽默逗得前仰后合,莱戈拉斯也咯咯直笑,捂着脸假装被靠枕重伤。
.
他和西格莉德还把巴德赶出厨房,他们俩边闹边洗完了碗。巴德站在厨房外看着,他看得出莱戈拉斯长得酷肖其父,金发碧眼,高挑苗条。
.
到了莱戈拉斯回家的时间,门外等了一辆车。巴德好奇地看着,但下车的是一个阴郁的黑发男人,肯定不是瑟兰迪尔。
.
渐渐地巴德和莱戈拉斯熟悉起来,莱戈拉斯已经成他们家日程的一部分了,莱戈拉斯每周都会来几次,然后那个总迟到的司机接他回家。每次巴德要看到西格莉德接到他到家的短信之后再放心去忙他的。
.
这么久以来,西格莉德没去过莱戈拉斯家,看起来瑟兰迪尔不是好客的主人。但不用怀疑,他绝不是那种冷漠的父亲,他很关心他的儿子。抛开儿子来说,他也不是一个冷漠的人,西格莉德收到过瑟兰迪尔对她的反馈评语,详细地讲评了她的动作,他的分析条理清晰,指导意见形象易懂,西格莉德在上台之前研究了好几天。
.
大概一个月之后的一晚,莱戈拉斯照常在巴德家玩,但司机迟迟没出现。
.
"你可以在我们家过夜,把气垫床充起来就行。或者我开车送你回家也行,听你的。"巴德向莱戈拉斯说,夜已经深了,但司机一点要来的意思也没有。
.
"我得回家,我爸爸会担心我的。"
.
"你可以打电话和他说一声?"
.
"嗯,但我真的不想晚上留他一个人在家,我的意思是,他——"莱戈拉斯试着向巴德解释。
.
"成,没问题。你不用告诉我。走吧,我送你回家。"巴德打断了他,不想让莱戈拉斯觉得不自在。"宝贝,你看着蒂尔达按时上床行吗?"
.
"没问题,爸爸。路上小心,明天见,小莱。"她抱了抱莱戈拉斯,又抱了抱巴德。
.
巴德拿上钥匙和外套,夜里车上会很凉,和莱戈拉斯向车走去。
.
他们俩聊得意外地顺畅,莱戈拉斯一边给他指路,一边说着西格莉德在学校练的那套舞,他们面临的考试什么的。
.
车向着远郊开去,所幸巴德方向感还不错,记得住各种七拐八弯,应该还能找得着回家的路。
.
终于他们开上了一条长长的私人马路,通向一栋别墅——几乎是一座庄园。一片森林环绕在房子四周,巴德猜里面有不少鹿,还有其他各种小动物。
.
巴德经常送别人孩子回家,他一直都坚持把孩子亲手交给他们父母。虽然莱戈拉斯十五岁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爆棚的保护欲,让过分慈爱的父亲人格掌控了自己。这次巴德一样没多想,打开车门,把莱戈拉斯送到门口。
.
对瑟兰迪尔的好奇心一直扎根在他心里,但他完全没想到会在门口见到瑟兰迪尔。这么大一栋房子应该由管家或者是什么人来应门,但他想错了。
.
来开门的这个人不可能是别人,他高挑、披着一头银色长发,只会是瑟兰迪尔。但是他左侧的脸覆着狰狞的疤痕,它们无声但嚣张地表达着疼痛。他本高削的颧骨陷了下去,棱角分明的下巴到浓重的眉毛之间,肌肉和筋腱暴露在外,沟壑纵横。他的一只眼睛满是白醫,暗示那里是盲的。
.
瑟兰迪尔把莱戈拉斯拉进怀里,甚至没注意到还有个巴德站在后面。巴德瞥到瑟兰迪尔的左手上也有疤痕,他怀疑伤疤绵延占领了瑟兰迪尔整个左边身体。
.
他无法想象当时的痛苦,以及这个人现在仍承受着多么可怕的痛苦。天啊,他能挺过这样的创伤真是太不易了!
.
巴德小心翼翼地避免让自己的目光对上瑟兰迪尔的伤痕,等着瑟兰迪尔搭理自己。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瑟兰迪尔避世的原因很明显,且充满了痛苦。虽然巴德打心眼里觉得瑟兰迪尔很美,但一个人带着这样的伤疤生活下去需要卓绝的勇气,这样的勇气让旁人夸赞其美的声音显得不合时宜。
.
"我刚刚很担心你。"巴德听到瑟兰迪尔对儿子说。
.
"对不起,Ada。"
.
“以后晚回家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差点要报警了,我担心车子出事了。”
.
“我保证。”莱戈拉斯温顺地答应,“我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阿尔弗雷德一直没来接我,是巴德先生把我送回家的。”
.
听到这句话,瑟兰迪尔才注意到巴德。巴德突然反应过来,他正不巧站在了这个男人视野的盲区里,所以他才一直没理自己,只顾着担心莱戈拉斯。他又想,瑟兰迪尔不接送他的孩子或许是因为他失明的眼睛,残缺的视野让他无法再去摸方向盘。
.
看到巴德站在门廊上,瑟兰迪尔抬头往后退了半步。巴德注意到他微微向左偏了偏身子,把伤疤从巴德的视线里扭过去。
.
“谢谢你把我儿子安全送回家。”瑟兰迪尔轻轻道谢,对巴德点了点头。
.
“这不算什么,真的。”巴德笑了,他想让瑟兰迪尔放松下来,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喜欢窥探别人隐私还到处叽喳的人,但他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最终也没说什么。
.
“嗯,谢谢你,巴德。”瑟兰迪尔再一次礼貌地道谢,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揽着莱戈拉斯回了屋子。
.
巴德向他的车走去,打起了火,在回程路上一直沉浸在思绪中。他发觉瑟兰迪尔叫他名字的方式听起来很特别,他觉得很好听。
.
深深的孤独笼罩着瑟兰迪尔,他的周遭有一层悲痛的光晕,除此之外,他的内核很坚硬,散发着强大的光芒。巴德从心里判定,这个男人最害怕的事情之一,就是被人看到他虚弱的样子、破碎的部分、被阴影笼罩,为了免于如此他甘愿避世不出。
.
但巴德在消防部门工作过很久,他足够丰富的经验告诉自己,瑟兰迪尔错得离谱。他亲眼目睹过人心的力量,是如何在伤痛过后支撑着人继续前行,如何在第二天清晨起身迎接新一天的太阳。
.
出于某些原因,巴德忍不住想要出手,他想要瑟兰迪尔见到自己的力量。

TBC

河拦居

【授权翻译】Learning to dance again 03

By LittleLyn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92707
叶子和瑟爸正式登场前的最后一发
CH3

"爸,你得签一下这个。"西格丽德推给巴德一张纸。

 

"这是什么?"巴德接过来,拔开笔帽。

 

"只是征求意见,是否同意拍我的视频,还有学生安全什么的。"她倚着厨房门,向巴德解释。

 

"哦哦,他们为什么要给你录像呢?"巴德签完之后好奇地问。

 

"我们演出的时候学校会录像,有时候课上也会录,然后...

By LittleLyn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92707
叶子和瑟爸正式登场前的最后一发
CH3

"爸,你得签一下这个。"西格丽德推给巴德一张纸。

 

"这是什么?"巴德接过来,拔开笔帽。

 

"只是征求意见,是否同意拍我的视频,还有学生安全什么的。"她倚着厨房门,向巴德解释。

 

"哦哦,他们为什么要给你录像呢?"巴德签完之后好奇地问。

 

"我们演出的时候学校会录像,有时候课上也会录,然后这些录像会给瑟兰迪尔先生,他会给我们反馈。莱戈拉斯说瑟兰迪尔的精力基本都花在上面了。"西格莉德欢快地解释。

 

"莱戈拉斯?"

 

"嗯,瑟兰迪尔的儿子。"

 

"你们俩是朋友?"

 

"嗯嗯,我们从学期初就是搭档,发现在一起还挺合拍的。"西格莉德笑着晃头。

 

"他直接来看不就得了?不比对着这些录像带要好吗?"巴德问,那个男人显然还关心着自己的学生,看完录像再反馈意见不是个省力的活儿,但他为什么不去教室看呢?巴德想不通。

 

"莱戈拉斯说瑟兰迪尔不出门,他没解释原因,我也不想追着他问。他不喜欢多谈他爸爸的事。"

 

"他们俩处得不好?"巴德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很八卦,但他的好奇心真的被勾起来了。

 

"那倒不是,莱戈拉斯爱他爸爱惨了,他们俩过得很好。他只是不喜欢讲他爸,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他爸不想被人谈论吧。"

 

巴德点了点头,把回执递给西格莉德,她顺手塞回书包,以免明天忘带。

 

"哦对,差点忘了,爸,莱戈拉斯这周能来咱们家吃晚饭吗?"

"当然行啊,咱们家一直欢迎你的朋友,他要吃什么?"

 

"他不吃肉。"

 

"那就给你们做意面好了。"巴德轻松地拍了拍手。西格莉德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上楼去写作业了。

TBC

预告:下一章粗长,叶子和瑟爸正式出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