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市拟

2716浏览    792参与
云渡

【市拟】天地缓缓·巷陌悠悠/北京

他是一位和蔼的老人,住在横纵交织的胡同儿里。其实他搬过几次家,从山间到古檐下,再到这鸟儿啼啭的巷子。

他很老很老,但他清晰的记得年岁——记性是好,精神头儿也好。

年华衮衮,他披着风尘。

今时,他北望那琉璃殿顶,南望那高楼广厦,也总爱提溜儿着鸟笼子,在槐荫里溜达。

很多物件儿、风景,老能唤起他的记忆。

香炉峰巅,他负手立着,似乎想起古幽州的烽火,燕王的黄金台,玉龙与壮词。谁的念天地之悠悠还在回响。

曾伫立在北疆,静静看着秦时明月。然后听到遥遥南江谁的怒吼,倏尔又是汉时关隘。

忽有一日他远离了风雅的谈吐和衣襟,眼花缭乱的马匹,粗犷的异族声音。他知道杏花春雨里的旖旎和懦弱,同时也爱着这...

他是一位和蔼的老人,住在横纵交织的胡同儿里。其实他搬过几次家,从山间到古檐下,再到这鸟儿啼啭的巷子。

他很老很老,但他清晰的记得年岁——记性是好,精神头儿也好。

年华衮衮,他披着风尘。

今时,他北望那琉璃殿顶,南望那高楼广厦,也总爱提溜儿着鸟笼子,在槐荫里溜达。

很多物件儿、风景,老能唤起他的记忆。

香炉峰巅,他负手立着,似乎想起古幽州的烽火,燕王的黄金台,玉龙与壮词。谁的念天地之悠悠还在回响。

曾伫立在北疆,静静看着秦时明月。然后听到遥遥南江谁的怒吼,倏尔又是汉时关隘。

忽有一日他远离了风雅的谈吐和衣襟,眼花缭乱的马匹,粗犷的异族声音。他知道杏花春雨里的旖旎和懦弱,同时也爱着这豪放新奇的牧人。他想,只要处变不变……其实他也变了,但不是沧桑,而是更年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个终将他重新揽入怀抱的君王。他赐予了他一条如兰的绸绦,滔滔被风吹拂,另一端在一个叫余杭的人手中。他又有了新的住所,后来人都称他涿郡。

他听闻唐氏歌咏,风流倜傥,宋氏文章,恣肆汪洋。

的确,他又一次被弃在寒冷的北国。

可他说,暖阳,从来都是暖和的。冬日也是一样。

后来,铁骑带来草原的风霜,骏马嘶咴与驼铃荡漾在耳侧。从前的中原似乎不再高贵。无论怎样,他都不再惊异狂喜。他有了属于他的怀抱的风物和人,在悠悠长长的时光里。淡淡的炊烟,曲折的小巷,此情无关江南的风与月,但叶罅里暖暖的阳光一直照在他的面庞。

他又一次听说,他成为了这个泱泱大国的首脑。上一次,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他仿佛能看到出征的帆,南洋的浪花,能听到宁远的刀枪铮铮,最后为一株老树上的魂灵悲哀。

千篇一律。他仿佛感到自己的魂魄正在衰老。这是第一次可怕的感觉。

忽然有一天,南方的狼烟,北国的烈日,熊熊燃烧,彤彤争耀。他见到了更多陌生的金发碧眼的人,也见到了一波又一波赤色的浪潮。

是血?是红日?

他在枪林弹雨中奔走,他无可奈何的在炮声里屈服,但也等待着。知道回归的一天终将到来。

听到了吗?金陵的泣血。

不,是邪恶的褪去,是青天白日下,举着镰刀锤头的人们的呼声!

终于,在某一年,他又成为了这方土地的首脑。

不过如此啊。他望着长城内外,还有喜极而泣,震天的呼喊,霎时觉得自己迎来了新生。

……

现在,他还是喜欢漫步在小胡同儿里。逢着街坊习惯的问一声:“吃了吗,您嘞!”有时候他也坐在四合院儿的门槛外,瞧着磨得圆滑的石墩儿,摇着扇子讲他的从前。

“那次可真是凶险呐!所以有时间要捯饬捯饬,没准儿就……”

一位舒姓的作家的记忆里,这就是他深爱着的北平。

千万的人儿记着他的记忆,其实更多的,他们也成为了他。和蔼,又有点儿沧桑,像是喝着大碗儿茶的老者,总能一转头儿扎到时代里,凤凰涅槃般再次焕发青春。

你也许熟悉他,此刻你应该更想认识他了。

他叫北京。是个和蔼的老头儿。

👴miter苍
👴画画真是恶心

👴画画真是恶心

👴画画真是恶心

斯乔帕

我流京津。像是草稿一样的京津摸鱼。

我流京津。像是草稿一样的京津摸鱼。

青阳非離

【城市拟人:广州x梧州】我们都是独一无二

班上新来了同学,叫梧州。按照惯例新同学要用家乡话介绍自己,梧州说的是标准的粤语。


下课后,同学们都围在他身边。


梧州把自己带出来的小零食分给大家吃,“这是我家做的龟苓膏,老牌子,一口一个很好吃的,大家试试!”


“哇!是龟苓膏诶,广州以前也给我们分过。”


“话说梧州和广州好像啊,口音也是,气质也是,连样子都像。”


“要不是梧州说他住在广西,我还真以为他和广州是亲兄弟呢!”


“……”


同学你一言我一语,每一句话都带了一个“广州”。


梧州脸慢慢黑了下去,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跑出教室。根本顾不得什么初来乍到要给同学们留下好印象。


同学们都愣在原...

班上新来了同学,叫梧州。按照惯例新同学要用家乡话介绍自己,梧州说的是标准的粤语。


下课后,同学们都围在他身边。


梧州把自己带出来的小零食分给大家吃,“这是我家做的龟苓膏,老牌子,一口一个很好吃的,大家试试!”


“哇!是龟苓膏诶,广州以前也给我们分过。”


“话说梧州和广州好像啊,口音也是,气质也是,连样子都像。”



“要不是梧州说他住在广西,我还真以为他和广州是亲兄弟呢!”


“……”


同学你一言我一语,每一句话都带了一个“广州”。


梧州脸慢慢黑了下去,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跑出教室。根本顾不得什么初来乍到要给同学们留下好印象。


同学们都愣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


一直在角落里的广州带着他的小茶壶跟了出去。


广州在小秋千那找到梧州。


“你这样给同学们甩脸子不好。”


梧州嘟着嘴不想理他。


广州很有耐心,“其实同学们说的没错,我们很像,我们原本也真的可以做兄弟的。如果当年邓小平爷爷的手再抖一下……”


梧州打断他:“没有如果,现实就是这样!”


他积攒的怨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你是大少爷,我只是个普通百姓。从小到大,所有人都把我当做你的替代品,想看你又没办法看到你的时候,就来看我,把我当成你。明明我们接受的教育不同,资源不同,可我们就是长得这么像;口音,饮食,习惯,就像照镜子一样。”他扯下脖子上的骑楼城项链,摔给他,“连标志性的东西都一样!”


然后,梧州就开始抽泣,“我就是我,我才不是你的替身……”


广州捡回小项链,给梧州戴回去。微微蹲下,与他平视,说:“没有谁是谁的替身,我们都是独一无二!你有我没有的,我也有你没有的。给点时间让人了解,几天下来大家就能看出你的不同,就不会再说你和我很像之类的话了。”


梧州抹了抹眼,问:“那分不清呢?”


广州揉了把他的小脑袋,笑道:“分不清又有什么,两广一家亲,我们本来就是相亲相爱的好兄弟啊!”


梧州:“……好像有点道理。”


广州的习惯就是带着小茶壶,然后在口袋里有用丝巾包住的两只小茶杯。


“你啊,小孩脾气。”他给他沏了杯茶,“喝茶。”


“你看!我们连爱喝茶的习惯都一样。”梧州挪了挪屁股给广州腾位置,广州坐下来,又道:“乱讲,这叫做志趣相投好吗?”


梧州跟他吐了吐舌头,笑着,好像刚刚要生要死的不是他一样。


广州感慨道:“其实我们真的像。”


梧州白了他一眼:“像也是你像我,我才不是你的替身。”


真坏。


广州笑道:“好好好,我们谁都不是谁的替身,我们都是独一无二!”


end

硝鹘

【市拟】未曾谋面,温州

我没想到这位被称为“东方的犹太人”的商人如此令人失望。

在我的臆想中,他是西装革履的精英,是眉宇间藏不住的纵横捭阖之气。

眼前的他被厚厚的羽绒服裹成粽子,仍旧怕冷似地缩在小板凳上。他手上端着极简易的塑料碗,加了许多白菜的炒粉干冒着热气,而他本人正以呆滞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我,吃到一半的粉干还挂在嘴边。

“你好,我找老板。”我不信邪地补充了一句。

“呜呜——”他使劲咽了一口嘴里的粉干,“小姑娘来买衣服的吧!”

“你就是温州?”明明二十出头的样子,说起话来和四十多岁的店主一样。

“我跟你说,你这种身形,我店里刚进的一批大衣特别配。”他早已一头扎进仓库里,俗气的台词由他乡音浓厚的普通话说出来...

我没想到这位被称为“东方的犹太人”的商人如此令人失望。

在我的臆想中,他是西装革履的精英,是眉宇间藏不住的纵横捭阖之气。

眼前的他被厚厚的羽绒服裹成粽子,仍旧怕冷似地缩在小板凳上。他手上端着极简易的塑料碗,加了许多白菜的炒粉干冒着热气,而他本人正以呆滞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我,吃到一半的粉干还挂在嘴边。

“你好,我找老板。”我不信邪地补充了一句。

“呜呜——”他使劲咽了一口嘴里的粉干,“小姑娘来买衣服的吧!”

“你就是温州?”明明二十出头的样子,说起话来和四十多岁的店主一样。

“我跟你说,你这种身形,我店里刚进的一批大衣特别配。”他早已一头扎进仓库里,俗气的台词由他乡音浓厚的普通话说出来,竟然带着一丝亲切。

“怎么样?”他将脸搭在一件红色大衣上,笑得纯朴。

“我不是来这里买衣服的。”我坚决地说。


“试试看mou。”他独特的尾音听起来有几分娇嗔,“不要你的钱。”


大衣的剪裁十分合身,下摆恰到好处地垂到小腿。

我掀开试衣间的帘子,对着镜子照了照。

“和xi和。”他在背后抱着臂,说着像是赞叹的话。

我有点动心。他见状拎来一双高筒靴,让我坐在小沙发上,俯身为我穿靴。

靴子是牛皮的,内里夹绒。他穿靴的样子又是安静平和的了。


“多少钱?”

“大衣一百八,鞋子七百。”他笑眯眯的眼中隐隐透出几分商人的狡黠。

“啊?”仿佛当头一棒,我认清了他的真面目,“你怎么不去抢钱?”

“怎么zhei样的guo——”他也急了,“我买来也要两百多,亏本啦。”

“不行不行,最多一百二。”

“给你个优惠,一百五拿走,算我亏。”

“呃……”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不舍。


“小姑娘哪里人啊。”他麻利地包装时还不忘和我聊天。

“温州人。”

“老乡?”他包装的手一顿。

“在上海长大的,连老家话都不会。”

“多学学就会了mou。”

我苦涩一笑,怎么可能。

“那给你开个老乡价。”他又抓起那双皮靴,“五百。”

“我今天带的钱不够多……”我有些为难。

“算你三百了。”

“诶?”

“加个微信,以后再来这里买衣服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笑竟带着泉水的清澈。


再见已是一年后。

时光仿佛不曾流连于他的脸上,他换上了T恤、七分裤和球鞋,站在黄浦江畔等我。

我们天南海北地聊着,最终聊到了故乡。

“你对温州,一点印象都没有?”

“有啊。”我淡淡一笑,吸了口气,“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mong guo——”他使劲拍了一下我的脑壳。

我们一起笑了很久。


“温州是个好地方 山清水秀好风光 无论城底和下乡 嬉了直头冇话讲——”

他轻轻地唱,我静静地听。


我想家了。

————————

文中的“我”是以我自己为原型的

对我就是那个现在都没学会家乡话的龙港人)

“我”认为“温州”只是和温州同名的人,其实“温州”就是温州拟人。

普通话口音参考了我的奶奶(奶奶dbq

家乡话是网上查的,可能不准。

希望家乡平平安安!

食穗知味。

【穗深穗】寻妖(1-2)

这是子书寒鸽(什)的新坑orz

大概是个十几章的穗深(深穗)沙雕长篇

结局应该不会刀

我设穗深BG+不知道什么paro

大家看个乐呵,不要太纠结文中bug


part.1

“掌柜,来一间天字房。”

喧闹的驿站响起了少女略带沙哑的嗓音,竟然压过了周围人的话语,一时间所有人都抬头望过去。

少女打扮成胡人模样,蒙面蒙得什么都不露在外面。虽然她似乎是随着大流在衣襟上吊着块玉佩,但窄袖口的衣裳与旁人格格不入。纵使衣领遮住了脖子大半部分,也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纹身。更引人瞩目的是,少女的头发只到肩膀略往下一点。很明显,她断过发。

掌柜很好的诠释了排斥异己这个词。他眼睛抬也不抬...

这是子书寒鸽(什)的新坑orz

大概是个十几章的穗深(深穗)沙雕长篇

结局应该不会刀

我设穗深BG+不知道什么paro

大家看个乐呵,不要太纠结文中bug





part.1

“掌柜,来一间天字房。”

喧闹的驿站响起了少女略带沙哑的嗓音,竟然压过了周围人的话语,一时间所有人都抬头望过去。

少女打扮成胡人模样,蒙面蒙得什么都不露在外面。虽然她似乎是随着大流在衣襟上吊着块玉佩,但窄袖口的衣裳与旁人格格不入。纵使衣领遮住了脖子大半部分,也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纹身。更引人瞩目的是,少女的头发只到肩膀略往下一点。很明显,她断过发。

掌柜很好的诠释了排斥异己这个词。他眼睛抬也不抬,不耐烦地回答:“没了。”

少女没放弃:“地字房也成啊,再不行柴房都可以,能有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就行了。”

掌柜更不耐烦地说:“你个蛮夷烦不烦啊!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少女颓败地转过身欲离开,人群中有个人似乎是瞬移过来了一样,不顾旁人惊愕的眼光,用力把少女抱住:“哎哟我的阿妹……!哥揾你揾了这么些年,竟然在这里遇见你……”说着,他转向掌柜:“对不住啊掌柜,阿妹幼时受匪徒绑架,容貌尽毁,不愿露面。请您多多包涵,她这身打扮也只是因为被胡人拐了去,现在逃了回来……一时也没办法找到合身的衣服。掌柜的,您就把我的一间房给记上她的名儿,多谢您了!”

掌柜脸色变了几变,最后挤出一个微笑:“既然陈大官人开口了,这姑娘是令妹,那……那就,你,对,你来这里写个名,我好查账。”

少女迷惑地写下了“夏沙甦”三个字,转身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嘛。很明显她也没有跟上事情的发展节奏。男人一把扯过她拉着她往楼上走:“阿妹快来,你先休息一晚,得闲我们就返屋企。”

上了楼,男人推着夏沙甦进了房后立刻拴上门栓。“姑娘,我帮了你,你是不是要报答我?”他绕着四角走了一圈,疑似摆了什么东西在角落。

夏沙甦发出了疑似轻蔑的声音:“陈大官人,您不是搞错了吧?无缘无故帮我?”她把行囊放下,疲惫地坐在椅子上盯着不知道在干嘛的男人。

男人笑得鬼兮兮的:“我没有无缘无故啊。”

“你看啊,一件天字房一晚上要的银子不少哦,你就算能住也住不久吧。你把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给我,我就给银子给你。你也是个四处游历的人吧,我走过的地方只要你踏足,就没人敢欺负你,怎样,划算吧。”他一边说,一边指着夏沙甦的胸口。“我只要这个。”

夏沙甦愣了愣,捂住了胸口:“……你!开这种条件就为了……有这钱去找几个唱曲的不好找我?!不行!”

陈穗阳差点被吐血:“谁贪图你的身子啊?!我要你这块玉佩。”

原本以为夏沙甦会爽快的答应,没想到她嘣一下站起身,连连往门的方向退,捂胸口捂得更严实了,:“不行不行,这个不能给你!其他的都行!就这个不行!”

“我只要这个!”

“就这个不行!你把我当唱曲的我都没意见,给你这块玉绝对不行!”

陈穗阳脸色晦暗了:“那你就别住了!”

夏沙甦毫不含糊,拎着自己的行囊转身就走,结果又被拉住,陈穗阳挡在了她面前:“行了行了别走别走,不给就算了。你把你的面纱解一下,给我讲讲你这块玉哪来的和你打算去哪也行,要不到我不强求。”

夏沙甦定住了,最后转身放下行囊,一屁股坐在榻上,认命一般地扯自己脸上的纱。陈穗阳盯着她一层层地揭下面纱,最后完全愣住了。

两人相视无言,夏沙甦疑惑地盯着看着自己的陈穗阳,陈穗阳则是震惊地盯着夏沙甦。

“你……”陈穗阳先反应过来开口说话,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你……真的叫夏沙甦?没叫过别的名字?”

夏沙甦抽了抽嘴角:“对。”

陈穗阳完全呆了。夏沙甦在他面前挥了挥手:“陈,大,官,人?”

他半晌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夏沙甦的手,凶恶地问:“你的玉佩哪来的!说!”

夏沙甦吓得呆住了,陈穗阳眼睛里泛着红光,隐隐约约能看到他头上似乎伸出了一对羊角。她只能挤出不成片段的词语:“你……你……妖怪……”

陈穗阳盯着她,慢慢地,萦绕在他身边的黑气散去了,他苦笑了一下:“什么妖怪啊,你看花眼了吧。这和我故人的一块玉佩很像,她告诉我要找她就按照这块玉佩去找来着。”

“你觉得这家掌柜能容忍一只妖怪住他的天字房住这么久?你肯定看花眼了,赶紧跟我说说你这块玉到底哪来的。”

夏沙甦有点发抖,不太信任地看了一眼陈穗阳,但最后还是开口说到:“这块玉是我家祖传的。”

“你的故人肯定不是拿着这块玉。这块玉我……叔跟……我……父亲一人一块,我父亲又在临死之前给了我,让我拿着这个去投靠我叔。”

“我说完了。”

陈穗阳犀利地瞟了她一眼:“那行,我先出去了。明天一早你走的时候跟我讲一声。我好圆谎。”

夏沙甦拼命点头,看着陈穗阳拉开门栓离开了房间,心里骂了一句。

呸,谁要跟你讲?我半夜跑路。

part.2

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夏沙甦和衣而卧,在床上算着几时起身比较好。只是刚躺在床上,强烈的倦意席卷而来。她用尽全力保持头脑清醒,脑中却越来越混乱。糟糕……这里的熏香……有问题……竟然忘了这么简单的……

她很快睡着了。

——————

“我说你是不是不太道德啊把人小姑娘就这么骗了关房间里。”粱家禅看着仿佛置身事外,正在吃糕点的陈穗阳,忍不住在一次开口。“人要是报官了你打算咋办?”

陈穗阳咬着绿豆糕不耐烦地应答。饮下一口茶后他翻了个白眼:“你真的越来越像老妈子了你知道吗——”

“我这是……”

“你看你看又来了,我这不是为人妖和谐共处做贡献嘛,这姑娘身上的玉佩你当我不知道哪来的?”

“而且那是玉佩吗?索嗨!”

“我*你老母你个肠粉羊,你这么曲折迂回的方式谁能懂?人半夜跑路了你都不知道吧!既然你知道那不是玉佩是魂灵凝体,你也该见过类似的东西在某些人身上吧!你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命长也不是这么祸祸的啊??!”粱家禅气得脸色发黑,看见陈穗阳依旧不在意的样子更是想直接上手打人,“我话你呢!饕,餮!”

陈穗阳笑了一下:“饕餮?你知道我是饕餮你就少说点,小心我把你这只叉烧猫拿去做龙虎斗。”

粱家禅气得差点吐血:“行行行,你中意做乜做乜,我不管你了。”他顺手拈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狠狠瞪了陈穗阳一眼:“你给我当心点。我走了。”

他突然变成了一只绿眼黑猫,舔了舔爪子,爬上房梁后,一闪就不见了。

陈穗阳盯着粱家禅离开的方向,苦笑了一下。

逗猫一时爽后续火葬场啊……除了在夏沙甦房间里想办法放了个寻声锁方便自己监听对方动静,后面该怎么办其实他也是一点头绪都无。

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直接用强的。

捱到巳时,陈穗阳走出房门,装作恰好和夏沙甦同时醒来。“阿妹起这么早,不多睡一会?”他笑眯眯地问。“不过也好,跟我去用早膳。这里早茶可不错。”

夏沙甦暴躁又无可奈何,只能拎着行囊跟着陈穗阳下了楼。

有一说一,这里的早茶的确不错。奈何旁边有个碍眼的存在,夏沙甦吃的一点也不好。

陈穗阳突然凑到了正在吃虾饺的她旁边:“你去哪,我跟你一起。”

??!你妈的神经病啊!夏沙甦差点喷出来。“你别跟着我!”夏沙甦咬牙切齿地说。

陈穗阳笑眯眯的宛如弥勒佛:“可以呀,但等你一走我就报官说你不是我阿妹,你杀了我阿妹假扮成她来骗我。虽然有点扯但是我有关系,没什么所谓的。”

“你——”夏沙甦气得要把笼屉扣在陈穗阳头上,想了想还是忍住了。陈穗阳挑挑眉:“你可不亏啊,你让我跟着你每天都能饮早茶。”

夏沙甦干脆直接忽视了他,加紧吃完东西拎起行囊往外走。陈穗阳不紧不慢地去结了帐,摇了摇头。

走出驿站没几步,夏沙甦下意识往身上一模,脸色瞬间变得凝重。她转头奔回驿站,陈穗阳还坐在桌旁不紧不慢地饮茶。夏沙甦冲过去,低声逼问:“我的玉佩呢?!”

陈穗阳反问:“什么玉佩?”

夏沙甦冷笑一声:“你个贼,别装傻。我之前别在腰上的玉佩肯定是你顺走了。”

陈穗阳耸耸肩:“什么啊,指不定是你掉了?”说完又抬眼看向夏沙甦:“不过我有办法找回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让我跟着你走?”

……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街上,夏沙甦很明显心情不太好。陈穗阳没管她,自顾自地说话:“你想找的人我大概知道是谁。你这块玉佩我在天师之首身上见过一样的。他据说是当今斩妖第一人。”

“不过要我说,他看起来不会认你,他跟你像……又不像。你总不可能拿着那块玉冲进去说我是你家亲戚什么的。你要不要考虑别的办法?”

夏沙甦的脸色明朗了又晦暗,最后低着头低低地哦了一声。好一会,她才抬起头说:“你说的对。”

“我一定要去京城。我一定要找到他。”

“这是……我……的心愿了。”

陈穗阳看着夏沙甦,没再说话。

呵……心愿……吗?他扯了扯嘴角。看来我坏人的形象真的跑不脱啊。

白日忽匿
韩桐情人节快乐。 感谢您的阅览...

韩桐情人节快乐。

感谢您的阅览。

韩桐情人节快乐。

感谢您的阅览。

白日忽匿
我我我虽然不自量力但还是建了一...

我我我虽然不自量力但还是建了一个群……!

来玩吗!来玩吗玩吗!!!

我我我虽然不自量力但还是建了一个群……!

来玩吗!来玩吗玩吗!!!

问君待何十三年

落雪时节又逢君

ps:初次写省拟,文笔可能不好,还请诸位多多见谅,本文有大量私设,有市拟可能出没,另外,人设可能occ,请多包涵,谢谢。

   又下雪了。

   “好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四处白雪茫茫无人,只有亭子里隐隐约约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只见一个青衣男子,头上三千青丝绾作四方髻,裹着一块乌色幞头,安详倚在亭子的柱子上,左手里还拿着一杯酒,右手收在怀里,他说了那句话后也不言语只是端着杯子怔怔地看向远方,他嘴里喃喃道“他们今年又不回来吧。”这时,一只手突然放到了他的肩上,他有些吃惊,说时急那时快,一个反手把背后的人锁住了,“哎呦疼疼疼,哥你...

ps:初次写省拟,文笔可能不好,还请诸位多多见谅,本文有大量私设,有市拟可能出没,另外,人设可能occ,请多包涵,谢谢。

   又下雪了。

   “好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四处白雪茫茫无人,只有亭子里隐隐约约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只见一个青衣男子,头上三千青丝绾作四方髻,裹着一块乌色幞头,安详倚在亭子的柱子上,左手里还拿着一杯酒,右手收在怀里,他说了那句话后也不言语只是端着杯子怔怔地看向远方,他嘴里喃喃道“他们今年又不回来吧。”这时,一只手突然放到了他的肩上,他有些吃惊,说时急那时快,一个反手把背后的人锁住了,“哎呦疼疼疼,哥你快放手!”赵风骨见来人,立刻松开了手,蹲下握着少年的通红的手轻声问道,“没事吧,庄子,哥哥不该下手这么重的。”“哥哥我没事!”说罢,就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却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泛出泪光,却是一声不吭,“唉”,赵风骨叹气,用略微粗糙的手给赵庄轻轻地揉着,“你呀,就跟你几个哥哥一样,都是淘气的”他用纤细的手指轻点了一下庄子的脑门,赵庄则是闭上一只眼睛吐了吐舌头。“算了,你还是个不到一百岁的小孩子,下次别那么淘气了,知道吗?”赵庄使劲地点头,雪还下着,亭子里却变成了两个人。

  “大哥,你还在等哥哥们吗?”“今年外面疫情闹得这么厉害,他们身负重任,都去了前线工作,也是一时半会回不来的”少年看出来青年心中的落寞,低下头怯怯地说“都是因为我生病连累了哥哥,让哥哥不得不照顾我。”“傻孩子,说什么呢,你们永远是哥哥的宝贝。”说着抱住了庄子。

  “滴滴滴”

  “大哥,是他们的电话!”赵风骨闻言一怔,快速拿出了手机,点开,听着听着,他笑了,晶莹的玉珠从眼角滑落。

   “大哥,元宵快乐!”

  “嗯,你们也要快乐!”

 




今天元宵节,祝大家节日快乐,希望疫情快点过去。

   

紫樱

请不要再说上海资/本什么的了

想说好久了

我去察过

上海可是共/青/团诞生地和中/共/一/大召开地

从历史上看

上海也一直在努力

顺应政策什么的

我知道肯定又有人说我

但玩笑开多了不好

谢谢理解


一点个人意见,欢迎讨论

想说好久了

我去察过

上海可是共/青/团诞生地和中/共/一/大召开地

从历史上看

上海也一直在努力

顺应政策什么的

我知道肯定又有人说我

但玩笑开多了不好

谢谢理解


一点个人意见,欢迎讨论

紫樱

近来国拟界的氛围……(也是对省城拟之类圈子的一点想法)

近来氛围特殊

希望大家理智认真地对待作品

攻受与cp无罪

在于如何运用创作

设定不必过于烦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关建在人

我深知大家都不容易

所以只好继续加油了😂


祝大家越来越好!

近来氛围特殊

希望大家理智认真地对待作品

攻受与cp无罪

在于如何运用创作

设定不必过于烦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关建在人

我深知大家都不容易

所以只好继续加油了😂


祝大家越来越好!

食穗知味。

好久没画过韶关了所以画一画韶关(……)

p1大概就是设定了,把原本的大袖子改成了客家袖子√

p2是个无脑摸鱼xx

韶关最近真的好冷啊(打哆嗦)凭什么啊啊啊啊啊

p3是最近的温度,我要冻死了呜呜呜呜

对于广东佬来讲十五度一下就是冷!!


好久没画过韶关了所以画一画韶关(……)

p1大概就是设定了,把原本的大袖子改成了客家袖子√

p2是个无脑摸鱼xx

韶关最近真的好冷啊(打哆嗦)凭什么啊啊啊啊啊

p3是最近的温度,我要冻死了呜呜呜呜

对于广东佬来讲十五度一下就是冷!!


玄衣

王浙的下班生活

王浙大晚上才回到家,将口罩摘下来随手丢进垃圾桶,随即摊到了沙发上。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用手将眼睛盖住。但下一秒他立刻弹坐起来,略微烦躁的捋了捋自己的高马尾。

得先洗手。

打开水龙头,王浙慢悠悠的按照医院规定的标准洗手法往手上抹洗手液。其实他有点想吃夜宵,但是因为实在懒得动弹,最后还是作罢了。

王浙并不是惫懒的性子,但这一整天实在是干了太多事了。洗完一个暖暖的热水澡之后马上缩进被窝才是更好的选择。

打定主意之后王浙拽了毛巾往房间走。

手机铃响了。

难道有什么紧急事况要他回去值班?温州又出什么事儿了?还是新一轮“空投”?

“喂,你好。这里是xxxx房地产……”

王浙:“……”...

王浙大晚上才回到家,将口罩摘下来随手丢进垃圾桶,随即摊到了沙发上。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用手将眼睛盖住。但下一秒他立刻弹坐起来,略微烦躁的捋了捋自己的高马尾。

得先洗手。

打开水龙头,王浙慢悠悠的按照医院规定的标准洗手法往手上抹洗手液。其实他有点想吃夜宵,但是因为实在懒得动弹,最后还是作罢了。

王浙并不是惫懒的性子,但这一整天实在是干了太多事了。洗完一个暖暖的热水澡之后马上缩进被窝才是更好的选择。

打定主意之后王浙拽了毛巾往房间走。

手机铃响了。

难道有什么紧急事况要他回去值班?温州又出什么事儿了?还是新一轮“空投”?

“喂,你好。这里是xxxx房地产……”

王浙:“……”

白白着慌一场。

王浙把手机放到一旁,任由那机械的女声继续播报着广告。

从春节开始今年就不太顺畅。一个糟糕的开端莫过于此……

运气背得很呐。

王浙暗自思量着,目光飘到了茶几前那盆绿葱葱的,长得神似蒜苗的植物上。

往年他常常在新春之际提前买好几株水仙花苗养在客厅,那花总能正好赶在除夕夜开的最漂亮,正赶上春晚。

白半黄心的水仙开起来虽不热闹,却颇得王浙的喜爱。

除夕夜宴每每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齐聚一堂,大家都准备了好菜好酒,完全无法让人们闻到那清淡的水仙花香,但第二天早宿醉醒来时那股香味总能让王浙的神经得到舒缓。

可是今年它却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到现在也只不过看见了唯一一个孤零零地缩在最深处的花苞,弱小可怜又孤单。

王浙重新把手机抓过来,摁掉了通话界面,点开相册翻到前一年春节拍的水仙开花。

发光的界面显示出前一年那些水仙旺盛的长势。

对比惨烈啊。

在那个除夕晚上,那娇弱的水中精灵同时抽出了十几朵花,不仅有并蒂的,甚至还有极为罕见的三蒂花。

那盆水仙实属王浙的得意之作,不仅开的极有美感还颇具生命力,延续了好多天才显示出凋零的趋势。

看过照片之后,面前这尚且只有一个花芽的水仙更加显得可怜巴巴。

王浙:“……”

心酸。

也不知道这花能不能赶在元宵节那天开起来。

这个春节格外冷清。本应该是走街串巷的日子,大家却都纷纷戴上口罩,能在家里待着的绝不出门。

看眼下这形式,恐怕元宵节的休息也不会有什么大希望了。

毕竟现在不仅春节假期,医护人员和相关人员就连周末都没有了。

王浙把相册往后划了几页,温/州的一张大头照赫然出现。

王浙:“……”

为什么手机里会有这种图?吓死了……

想来是去年这家伙偷偷拿了手机自拍的。

要提起浙/江最知名的地方,大概就是杭/州和温/州了。

杭/州好歹是自家省会,有茶有景。

温/州可是全凭一己之力闻名全国的。

呵。

想起旧日和“江南皮革厂”的“深仇大恨”,王浙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冷笑。

这小子向来是浙家最闹腾的一个,平日里最爱东跑西跑的就属他了,和家里那个存在感卑微到得仿佛浙属“加/拿/大“的湖/州相比简直是个小炮仗。

然而今年他瘫在床上简直像一条死鱼,连要红包的力气都——不,这个还是有的。

王浙想起了中午抽空去看温/州时瞅到的那抱着红包傻笑的可恨嘴脸。



那时王浙正好站在温同学的背后,听见他得意洋洋的跟护士宣布:“浙哥心软的时候,那口袋里的钱可好骗了!一把一把的!就撒个娇就给我了!”

王浙:“……”

护士和王浙对视了一秒,看着温/州的眼神变得十分温柔,颇有一种“吃完了吗?若吃完了就送你上路”断头饭式慈爱。

温/州迷茫地回头。

哦豁。

王浙背着手,微笑不语。

“!!!”

“哥—浙哥——我的哥啊!你别走啊!!哥哥哥——”

到底是小孩子,真是有活力。

元宵节也不是那么没指望吧。



回家这么久,居然连条工作短信都没有。王浙有些惊讶地放下手机,心情有些五味杂陈。

这样也好。今晚大概可以睡个好觉了。

手机忽然响起。

王浙:“……”

不至于吧?这flag立的真是……算了算了,才一条消息而已。王浙打开手机。

“晚安,你该要好好休息了。”

是阿苏发的语音啊。

“欸,你怎么知道我没睡?我明明都在大群里给大哥发过晚安了。”

“我就在你隔壁,你当我傻吗?亮着灯给我装睡。”

王浙不自觉地笑着回复:“那你也一样呀,这么迟还不睡。”

“还顶嘴!快上床,”王苏绝情回复,“我都已经睡了一个钟头又醒过来了,就知道你还没睡。还不快去!”

“知道啦知道啦,晚安!”王浙想起这几天王苏家里也不安生的小家伙,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直到洗漱结束,手机依然安安静静的,这种感觉真好。王浙幸福地钻进被窝。

消息提示音接二连三的响起。

王浙:“……”

我… …T…M……骂不出声。气到静音。

然而事实是王浙非常惊慌的抓过手机,心里转过无数个糟糕念头。

连续这么多消息,简直不敢想象出了什么大事……

王浙的手微微的颤抖着,试了四次指纹解锁最终还是输入密码才打开了屏幕。

是微信消息?

“哥哥还有大家,晚安么么哒~^3^”

“晚安,浙哥哥,好好休息哦!”

“浙哥,晚安!还有我真的错了哥,你别生气呐!”

…… ……

……

王浙:“……”

虚惊一场。

是浙市群里啊,吓一跳。

王浙微微笑了,动了动手指,发出一条消息。

“ @全体成员  大家晚安,都要好好的。明天我可是要检查的。”

“知道啦!”

“+1”

“明白!哥你不用担心我们!”

“对对对✓放心吧哥哥~”

…… ……

……

这些小家伙们……王浙忍不住又笑了。

今夜大概会有个好梦吧?




本文又名《省略号的故事》🐶

tag什么的无视吧








小番外

湖/州:总是被其他市们忽略又不是我的错QAQ人家只是生活节奏比较缓慢嘛      

王浙:乖,不难过,哥哥抱

其他市:!心机!

从此湖/州被大家牢牢地记住了。

椵此
是平湖的市拟 突然发现杭州、嘉...

是平湖的市拟

突然发现杭州、嘉兴这几块好像只有平湖和桐乡没有疫情,我这个平湖人有点五味杂陈的

只希望浙江,武汉,全国,大家都好好的,当油菜开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ノω・`o)


是平湖的市拟

突然发现杭州、嘉兴这几块好像只有平湖和桐乡没有疫情,我这个平湖人有点五味杂陈的

只希望浙江,武汉,全国,大家都好好的,当油菜开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ノω・`o)


苧楠星Ning-N-X

前天的摸鱼

摸的是广东的部分市的拟人


P2是身高对比放大图(按面积从大到小排序)


备注:河源生理性别男,心理性格不明


除广州和深圳外其他设定为初设。

前天的摸鱼

摸的是广东的部分市的拟人


P2是身高对比放大图(按面积从大到小排序)


备注:河源生理性别男,心理性格不明


除广州和深圳外其他设定为初设。

铅笔
【深圳拟人】是私设 今年8月2...

【深圳拟人】是私设

今年8月26日深圳小可爱就40岁啦!(欢呼)

和我同天真的太感动了

所以深圳是处女座的

【深圳拟人】是私设

今年8月26日深圳小可爱就40岁啦!(欢呼)

和我同天真的太感动了

所以深圳是处女座的

七瑶·鲁迅

[图片]

武汉加油!挺住!


是武汉,我描绘不出她万分之一的美。


武汉加油!挺住!


是武汉,我描绘不出她万分之一的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