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兰登罗斯

14878浏览    585参与
此君
【Brandon Routh】...

【Brandon Routh】【布兰登罗斯】情色自拍 cut
布兰登在这部里面领着男友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自己却还处在柜中,是一个客串角色。
整个电影的话我感觉就是一部低俗美国喜剧,看不看都无所谓。
b站不给通过,先是不允许出现同性亲吻的画面,删改之后今天告诉我整体导向不适宜,我累了

【Brandon Routh】【布兰登罗斯】情色自拍 cut
布兰登在这部里面领着男友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自己却还处在柜中,是一个客串角色。
整个电影的话我感觉就是一部低俗美国喜剧,看不看都无所谓。
b站不给通过,先是不允许出现同性亲吻的画面,删改之后今天告诉我整体导向不适宜,我累了

Blueberry

我的初心二代们

强行同框预警


是我西皮滤镜太厚了还是这两个人就是在深情对视??


按头小分队给我上!


我的初心二代们

强行同框预警


是我西皮滤镜太厚了还是这两个人就是在深情对视??


按头小分队给我上!


Blueberry

图一登超的小蛮腰我TM......布鲁斯也太有福了吧(狗头

我承认我就是馋他的身子!


图二图三就是领主啊我的妈

超级无敌螺旋棒棒可爱!

图四图五......面上正义得一批实际上骨子里各种play的主攻大人!

啥也不说了,美人请正面x我!


图一登超的小蛮腰我TM......布鲁斯也太有福了吧(狗头

我承认我就是馋他的身子!


图二图三就是领主啊我的妈

超级无敌螺旋棒棒可爱!

图四图五......面上正义得一批实际上骨子里各种play的主攻大人!

啥也不说了,美人请正面x我!





Blueberry

图一登超,图二丹尼斯吴


这俩长得好像哈哈哈我竟然今天才发现


不过还是登超更欧美更酥皮!


今天又是为二代跪断腿的一天


0202年了我还在为二代摸鱼产粮(躺平流泪)

图一登超,图二丹尼斯吴


这俩长得好像哈哈哈我竟然今天才发现


不过还是登超更欧美更酥皮!


今天又是为二代跪断腿的一天


0202年了我还在为二代摸鱼产粮(躺平流泪)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17 原子侠cut -原子侠发现了绿箭的身份

PART1 牧师Ray

PART2 发现绿箭身份

PART3 不打不相识

但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里对Ray为什么要抓绿箭的解释,还有后面为啥又不抓他了,搞得好像是情敌吃醋一样,在我心目中Ray就是那种有点迂的正义

分开发是因为合一起又被锁了orz

【绿箭】【ARROW】 S03E17 原子侠cut -原子侠发现了绿箭的身份

PART1 牧师Ray

PART2 发现绿箭身份

PART3 不打不相识

但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里对Ray为什么要抓绿箭的解释,还有后面为啥又不抓他了,搞得好像是情敌吃醋一样,在我心目中Ray就是那种有点迂的正义

分开发是因为合一起又被锁了orz

Blueberry

超蝙之三世同堂 (一发完)

一代、二代、三代向

又是一个不可救药的脑洞。

本来不想发车的我发誓(呵呵🙃

还发得歪歪扭扭(躺平流泪

没治了


一代是大老爷,二代三代是老二老三(吵吵闹闹)

要之,就是老爷和他们自家大超的那点事儿

三位大佬和他们的爱妻(夫)被五花八门的三次元脑洞伤害了幼小心灵之后

又开启了fu相伤害模式。


一、

凌晨三点。哥谭。韦恩家大宅。

“滴、滴”——来自PC端的视频通话邀请。

“最近干嘛去了都没见你。”

本蝠随手解下披风递给等候在一旁的阿尔弗瑞德,并竭力装作没有看到对方端着的托盘上放着的热牛奶,转头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贝蝠。


定位显示对方正在位于东半球的中国...

一代、二代、三代向

又是一个不可救药的脑洞。

本来不想发车的我发誓(呵呵🙃

还发得歪歪扭扭(躺平流泪

没治了


一代是大老爷,二代三代是老二老三(吵吵闹闹)

要之,就是老爷和他们自家大超的那点事儿

三位大佬和他们的爱妻(夫)被五花八门的三次元脑洞伤害了幼小心灵之后

又开启了fu相伤害模式。


一、

凌晨三点。哥谭。韦恩家大宅。

“滴、滴”——来自PC端的视频通话邀请。

“最近干嘛去了都没见你。”

本蝠随手解下披风递给等候在一旁的阿尔弗瑞德,并竭力装作没有看到对方端着的托盘上放着的热牛奶,转头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贝蝠。


定位显示对方正在位于东半球的中国大陆上,在一个叫武汉的城市里蹲着。


“老爷。”阿尔弗瑞德将黑披风搭在椅背上,以一如既往的慈祥眼神和无限耐心等着自家老爷发现那杯热度刚刚好的牛奶。


刚刚还有点烫,现在已经凉的正好了。


大本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认命地接过牛奶,皱着鼻子一饮而尽。


然后面无表情地把杯子递回去。


然后毫不意外地看到视频上的某人的嘴角正在无声地抽搐。


阿尔弗瑞德则满意地拿起披风,躬了躬身,退了出去。


“有本事给老子憋回去,别笑出来。”大本没好气地冲着屏幕上那张熟悉又可恶的脸怼道。


“你这算哪门子的蝙蝠侠,整天就知道看戏。你可记住,天道好轮回……”


“老爷。”


突然插入的一声呼唤让大本猛地一惊,心里暗道不好,接着条件反射似的就要转头看向门口,在转头的同时还不忘在心里迅速把阿尔弗瑞德布置的各项“任务清单”过一遍——


早晚各一杯牛奶、三餐按时吃、午休半小时、夸奖迪克做的蛋糕、跟杰森说话的时候保持心平气和、不要乱扔蝙蝠标且要尽量回收、夜巡回来给克拉克……


完了,好像又忘了给克拉克发短信报平安了。


大本翻了个白眼,还好,不是什么大事,于是把心放回肚子里安安稳稳地完成了这个扭头的动作,“阿……”


门口空无一人。


不是他家的,那么!


紧接着下一秒,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扭回来看屏幕。


对面的某人正在若无其事地整理那堆摆放得整整齐齐纹丝不乱的文件。


只是嘴角还留有一点可疑的乳白色液体状痕迹,而且还根本不看他。


兄弟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言语。哈哈。


大本爽到了。


“……苍天饶过谁啊哈哈哈哈哈。”


一声装模作样的叹息,换来了隔山跨海嗖嗖飞过来的带着杀气的眼刀洗礼,大本享受地闭上眼,突然觉得自己圆满了。



二、

“布鲁斯,你昨天晚上没有给我发短信报平安,是不是又忘记了?”


还赖在床上装作没醒的大本,听见楼下大门口的位置“咣当”一声巨响,不由自主地再次叹气,抬起胳膊挡住了眼,然后扪心自问——


这是这个月换的第几个门来着?


大本由衷地觉得自己应该考虑下次在门外装上防撞击氪石喷雾。


不然要不了几次就得把整面墙都换掉。


虽然他有钱,但也不等于他想隔天就把家里装修一次,装修费且不论,光认新家门这一项就得多费他多少脑子啊。


他才懒得自己累自己。还不如一劳永逸,免得某些人屡教不改。


大本把自己卷在被子里想得天马行空正暗爽的时候,债主已经找上门来了。


亨超看着床上打死都要将装睡进行到底的某人,湛蓝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又眯了眯。


“……”


窝在被子卷里的某人只知道噪音消失了。


房间里进来人了。


房间里进来的人保持安静了。


自己这次好像装睡成功了。


然而


某人不知道的是,此时,一线阳光正好打亮了他不经意露出来的小半个胸膛,细小的微尘在空中打着旋飞舞着,然后轻柔地降落那一小片动人的田野上。


那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的美好形状,和那欲盖弥彰的遮掩之下隐伏的精壮力量,在这样温暖又慵懒的早晨,格外能够刺激起观者的无限遐想,让人不由得升起口干舌燥的渴望,渴望着痛快淋漓的侵犯和蹂躏。


某人啥都不知道。


因为某人在装睡。


并且还自以为装睡成功,在心里小小地得意。


而那双湛蓝的眼眸里光影变幻,清澈的天蓝正在一点点被升腾的欲色浸染成一片深海。


下一秒


一个吻轻轻印上裸露的麦色肌肤。


然后逐渐加深。


久经百战的舌头已经变得无比灵巧,逼得某人不得不“醒来”,然后试图反抗。

可是那双柔软又火热的唇正在迅速攻城略地,轻车熟路地就瓦解了他本就摇摇欲坠的防守。


然后以吻封缄。


昨夜能发出一记重拳以一敌百的双臂,早就不听使唤了,软绵绵地缠上了那优美的脖颈。


弧度完美的腰线向上拱起,又向下低伏,以惊人的柔韧渴求着最温柔的抚慰和最狂野的律动。


“该死的……”

“别……”


那双火热的手顺着他的臂膀向下滑动,以禁锢的姿态,轻柔又无可置疑地与他十指重合,交叉,紧扣。


于是再也无路可逃。


也不想逃,只想在这一刻,化成一汪深潭,将彼此紧紧包裹,相拥着下坠,下坠,直到地心深处。


由浅至深,由轻至重,至重,最重……


“下次……”

“哼,我倒希望……”


阿尔弗瑞德望着亨超上去之后久久没动静的楼梯,笑着摇摇头。


今天的早餐恐怕又要多准备一些了。毕竟不管是不是地球人,剧烈运动后都会容易饿的。



三、

“克拉克,今晚我要参加一个晚宴,”贝蝠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领带,身后登超已经从衣柜里取出外套,理好了袖子和下摆,等着他伸出手臂。


“好啊,那我跟主编申请今晚去你那儿采访好不好。”他穿好外套,从镜子里看着拿他肩膀垫下巴的克拉克,后者正睁大那双蓝得令人心疼的水眸,讨好地瞧着他。


贝蝠默默在心里做深呼吸,告诉自己稳住稳住。


“好,怎么不好。你想怎样都可以。”


不论多少次,这种场面我都招架不来啊。


贝蝠在心里哀叹。身边放这么个大祸害,却常常只能看着不能上,自己太辛苦了。


唉,这种甜蜜又痛苦的折磨啊。


贝蝠眼看着克拉克满意地转过身要出去,脑子里却还是克拉克刚刚那个让他情难自已的眼神,表面上镇静如水,内里早已烧得心火难消欲壑难填。


不行,还是得继续做深呼吸,深呼吸,深——


去他妈的深呼吸,老子现在就要!


“唔……”


于是刚撒完娇的某只,懵懵懂懂地又被强按头了。


沙发上刚刚整理好的软垫再次乱成一团,哦,这次还得加上某人昨天刚定制完工的新西装。


克拉克被按倒在沙发上的那一刻,想的竟然是:完了,这西装没法送干洗店了,又要自己洗了。


“嗯?敢分神?”房间里满是令人迷乱的压抑的粗喘。


克拉克的心已经注满了一湾春水。


他觉得自己要被烧成灰了。


“…………”随即又是一记重击,让克拉克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趴回去继续咬枕头。


“还是太紧了……”


克拉克瞬间把头埋进了沙发里,不论身后的人怎么折腾,坚决不抬头,像只受刺激的鸵鸟。


他真的没法听布鲁斯的那些虎狼之词。做是做了,听不能听!


不然只会沦陷得更快。


超级感官在这种时刻简直是火上浇油。


某人真是太坏了。



四、

“老二老三!你们给我消停会儿!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


……


大老爷在与老二老三同一屋檐下住了三天结果三天没睡好之后,终于在第四天怒发冲冠凭栏吼,却始终等不到潇潇雨歇,终于悲愤地摔门而去。





Blueberry

超蝙之多少年后你会懂我(前传4)

“既然什么都未被证实,那就什么都可以证实了。”...


“既然什么都未被证实,那就什么都可以证实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地球诞生之前的一万年,宇宙的大部分都处在黑暗之神厄瑞波斯统领之下的时候,银河系中出现了一颗很小很小的银色星球,它就像一条小船,安静地停留在自己的湖泊里。

它那样安静,就像自己不曾出现一样,与周围的黑暗和寂静融为一体,就像水溶于水中。

在那颗星球上,一切的存在都是会发光的。白天,当第一缕阳光降临的时候,总是那棵最年长的榕树先醒来,派出第一批唱诗班的小翠鸟们,去替换下那些值了一夜班的、哈欠连天的星星们。

然后星星们就驾着它们各自的萤火虫车,向四面八方分散而去。它们的身后,雾霭收拢起她繁复层叠的裙裾,以一个优雅的告别礼作为结语,姗姗退场;清晨的阳光揉着惺忪的睡眼,正在慢吞吞地爬上山坡,然后站在缀满露珠的草叶上伸懒腰。

忙碌的一天就开始了。”


“Mom, where are they in the daylight?The stars? ”(妈妈,星星们白天都在哪里呢?)

“They go home,sweetheart. They have worked all the might, so they are really really tired. They need to go to the bed and have a beautiful dream. ”(它们回家了,亲爱的。它们工作了一晚上,太累了,所以需要回家好好睡一觉,做个好梦。)

“Do they need to fall asleep? Like us?”(妈妈,星星们也要睡觉吗?像我们一样?)
“Of course,honey,they do,  just like us, just like you. Be a good boy, ok? Good night sweety. ”(当然啦宝贝,它们要的,就像我们,像你一样。晚安,亲爱的)

“ Good night, mom.”

……


又是一个如此相似的夜晚。Bruce默默地站在江边,回想起某些时刻——某些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场景下本不应该出现的时刻。在他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刻,忽然哗啦一下子打开了一扇铁门,一股呼啸的黑暗的时光奔腾而来,带着迅猛的疾风盖没了孤独的大难临头的哭喊。

夜晚,从此成了他永久栖息的港湾。

耳边的无线通讯器轻微地发出“叮”的一声。

“Well ? ”

“Master Wayne,您现在可以进去了。他已经到了。”

黑夜掩映下,晚宴会场的灯光显得更加璀璨耀眼,他的脸在面向咔嚓咔嚓疯狂叠加的闪光灯和快门声之前一直隐在月光下的朦胧树影里,浓密的栗色头发在饱满的前额上垂下几绺阴影,大理石雕刻般深邃的轮廓和浓黑的眉在夜色中晕染得愈发沉默,令人看不清那张脸容上真实的表情。

Bruce Wayne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转过头瞥了一眼前厅用鲜花搭建起的拱门,那里成片闪动的闪光灯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今天来的都是哪几家报社的记者?”

Alfred早已对自家总裁的心意心领神会。

“有《星球日报》,但派去的记者里并没有那天专访您的那位。”


Bruce收起了若有所思的神情,状似不经意地用手抚过鬓角整齐的黑发,并顺势扣上了西装上的纽扣。前方不远处嘈杂的人声像潮水一样淹没了那一片有限的红毯,年轻的总裁微微抬眼,带着一抹一贯得体的微笑,向被记者、镜头和话筒围堵的入口走去。身边立即有警卫和安保人员围拢过来,将逐渐拥挤的人群分开。他棱角分明的下颌线随着光线的流动和变幻,瞬间隐没了方才犀利和冷峻的攻击性,变得迷离起来。

“Welcome! Welcome, Mr. Wayne. I’m glad to see you here.”

“Thank you, Mr. Luther. ”

“Have fun your……”

“Watch out !!!! ”靠近大厅门口的位置突然起了一阵异样的骚动,伴随着几乎震碎耳膜的惊恐尖叫,紧接着几乎同时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寒暄。大厅里一片混乱。

很显然,这场宴会的主人卢瑟·莱克斯也处于震惊之中,但二人离前厅门口太远,所以一时不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时,二人前方挤过来一个穿着高档黑色套装的、看起来像是秘书的女人,她凑近卢瑟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卢瑟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他皱着眉轻声吩咐了女秘书几句,随即转向Bruce,无声地用动作示意Bruce跟他走。Bruce以手势回应了对方,二人随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事发大厅。


“实在抱歉,韦恩先生。”穿过一条长长的玻璃走廊,卢瑟才轻声向Bruce开口致歉。“事发突然,我已经让我的秘书调遣我的私人警卫去处理了,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不过这么一来,就得请韦恩先生先去我的办公室稍事休息一下,处理好这边之后我即刻就到。”

“请便,卢瑟先生。我非常理解。”

“叫我莱克斯就行。”瘦小的金发男子冲着Bruce灿烂一笑,随即转身离去。

“韦恩先生,请这边走。”

……


出乎Bruce的意料的是,这位莱克斯集团掌门人的办公室整体风格与其个性和年龄完全不符。

Bruce原本以为,对于这样一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稚嫩的年轻人来说,各种稀奇古怪的高科技玩意儿必然会占据这间办公室的半壁江山,然而扑面而来的却是纯正的古典贵族气息和中世纪时期特有的阴郁和神秘感。

严格对位的房间设置,正中央是一张巨型栎木办公桌,四条叉开的桌腿雕成了狮爪形,桌上放着只有在拍卖会上才会出现的维也纳的小摆设,还有泛着微黄的象牙材质的装饰品。桌沿斜靠着一支银头曲柄的手杖,桌后放着的办公椅——让我们暂且称其为办公椅吧——垫着丝绒制的、带着暗光泽的座垫和靠背,座椅的木质架构上雕刻着繁富的花纹。正对面的墙上悬挂着戈雅的名作《巨人》。

左手边靠墙的是一个巨大的、几乎占满了整面墙的红木书柜,右手边竟然是一个仿制的大壁炉,里面还堆放着一些未燃尽的木头和灰色的炉灰。壁炉前摆着两张跟办公椅相同风格的天鹅绒沙发,壁炉上有一个白色大理石制的装饰烛台,造型是蛇身人面的提丰。办公室顶部则吊着一盏巴洛克式的怪状大灯。Bruce将房间环视了一周,最后目光缓缓落到了正中墙壁上悬挂的巨幅《巨人》高仿作上。

阴沉压抑的着色和光影效果将巨人身上强烈的压迫感成倍放大,刺激着每一个看到它的人身上的那种古老的兽性,欲望中的所有恶魔,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无数颠倒错乱的梦境,想起硝烟散尽尸横遍野的古战场,想起犹大之吻,想起偷走苹果的夏娃被永逐于伊甸园的场景。

Bruce目光闪动,若有所思地抱着双臂,在这幅画作面前无意识地站定,右手手指无意识地在下巴上来回摩挲。

“韦恩先生,”一声轻轻的呼唤把Bruce唤回现实,莱克斯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旁,与他错开了一步,但同样面对着这幅《巨人》。

“很有意思的画作,对吧?”莱克斯转过脸,笑眯眯地与Bruce对视。

“的确是有趣的画作,不过相比之下我倒觉得,还是莱克斯先生你的欣赏品味更有趣。”

卢瑟没有出声,还是维持着方才的笑意,看着Bruce,“莱克斯。”

“……莱克斯。”Bruce微微一顿,随即从善如流道。

卢瑟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怎么说?”

“如此别致的鉴赏品味和装饰风格,”Bruce略微扫视了一下四周,“相比于你如今的年龄和相貌来说,不能不让人出乎意料。”

“表里不一?”

“心怀远大。”

“我可不可以把这当成一种褒奖。”

Bruce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把视线从画作上收回,直视着对方,说到:“那么,莱克斯,今天你约我来是想?”

“这是我最最喜欢的一幅画。”对方仿佛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金黄的鬈发一部分拢在耳后,一部分散在脸颊边,挡住了卢瑟的眼神。

“多可怕的巨人,因为可怕而令人心生恐惧,因恐惧而所向披靡无可阻挡。每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如临深渊,噬骨的恐惧总是令我浑身发冷,仿佛自己正站在阴森可怕的大教堂的石阶上,脚下的饿鬼、乞丐和野兽正在争抢撕扯着无人收敛的尸骸。我身边所有让我觉得神圣、美丽的事物,都被这种无可抵抗的强力给毁灭了……这种感觉总是像烈焰一样烫着我,所以我才把这幅画挂在这里,想找到哪怕一个能与我的感受产生共鸣的人。”

卢瑟突然收回目光,直直对上Bruce若有所思的眼神,“布鲁斯,那个人,会是你吗?”

Bruce微微俯视着面前这个男人,注视着他明亮的眼睛,那眼神里除了真诚、探寻、嘲谑和严肃,还有什么东西在燃烧着,酝酿着,像一股叛逆的、黑色的风暴正在秘密地咆哮。

Bruce心中警铃大作,那一刹那他几乎要认为自己的另一层身份已经被眼前的这个小个子男人看了个透彻,但随即他就强行掐灭了心中的怀疑。

如果说他是潜伏在黑夜中的蝙蝠和幽灵,那对方给他的感觉,就像盘踞在岩石上的毒蛇,在光明与黑暗中自如地游走,毫不掩饰自己身上艳丽无匹的色彩,给敌人最有力的警告和震慑,但依然随时都能一击致命——看上去,对方是在故意暴露自己,或者,更可怕——他只是不在乎。

Bruce在心中已将这位年轻的莱克斯掌门人的危险等级暗暗提升到了最高,但面上仍是不露声色,“Well, if you think you can trust me.”

卢瑟突然毫无预兆地大笑起来,“Why not?”

他走到壁炉前,将胳膊伸进去,一阵轻微的摩擦声之后,一道闪着机械白光的通道出现在Bruce面前。

“After you, Bruce.”


与此同时,哥谭市韦恩大宅。

“Master Wayne!……滴————”随着一声警报音,Alfred失去了与Bruce的无线通讯联系。

Alfred默默叹了口气,无奈地放下耳机,暂时离开了座位。

在他起身的一刹那,左侧的监视屏幕上右上角的显示画面中,大都会某处公寓外,街道拐角处出现了一道飞快的流光,向着莱克斯大厦的方向直冲而去。

此君
【直弯好基友(Partners...

【直弯好基友(Partners)】【布兰登cut】Louis & Wyatt 这是爱情啊!

直弯好基友(Partners)里Louis和Wyatt这一对的cut合集(1~13集),主要是Wyatt啦。 虽然补剧的时候看到弹幕里一直有说觉得他们两个没有cp感或者亲密行为不够多啊之类的,但我还是觉得很甜啦,可能是我本身就比较喜欢朋友类的相处方式吧。 Brandon在里面饰演的Wyatt,是一个呆萌的护士,有点迟钝有点get不到笑点但是非常温柔~

【直弯好基友(Partners)】【布兰登cut】Louis & Wyatt 这是爱情啊!

直弯好基友(Partners)里Louis和Wyatt这一对的cut合集(1~13集),主要是Wyatt啦。 虽然补剧的时候看到弹幕里一直有说觉得他们两个没有cp感或者亲密行为不够多啊之类的,但我还是觉得很甜啦,可能是我本身就比较喜欢朋友类的相处方式吧。 Brandon在里面饰演的Wyatt,是一个呆萌的护士,有点迟钝有点get不到笑点但是非常温柔~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15 原子侠cut-“我不是在惩罚自己”

Ray为自己没能阻止“砖墙”事件而自责,开始日夜不休赶制ATOM战衣。Felicity强制他去休息。 咖啡+没日没夜造盔甲+乱糟糟的形象,这是什么天才亿万富翁的通病吗XD 其实我还蛮中意这个造型的


【绿箭】【ARROW】 S03E15 原子侠cut-“我不是在惩罚自己”

Ray为自己没能阻止“砖墙”事件而自责,开始日夜不休赶制ATOM战衣。Felicity强制他去休息。 咖啡+没日没夜造盔甲+乱糟糟的形象,这是什么天才亿万富翁的通病吗XD 其实我还蛮中意这个造型的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11 原子侠cut--“有了我的帮助,你最后可能不会死”

Ray意识到自己想当原子侠的初衷只是给安娜报仇,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保护当下重要的人。Felicity改主意,帮Ray搞定了量子处理器。

【绿箭】【ARROW】 S03E11 原子侠cut--“有了我的帮助,你最后可能不会死”

Ray意识到自己想当原子侠的初衷只是给安娜报仇,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保护当下重要的人。Felicity改主意,帮Ray搞定了量子处理器。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09 原子侠个人cut--雷帕尔默想做原子侠的原因?

Brandon接的角色死老婆的设定真的。。我是看完Chuck然后看的ARROW,你们懂吗?一开始的时候我Anna和Eve的名字还会搞混。

顺便再吐槽一下,最近b站不知道是视频太多了还是怎么,这个我今天凌晨发的,刚过,审了一整天。。。


【绿箭】【ARROW】 S03E09 原子侠个人cut--雷帕尔默想做原子侠的原因?

Brandon接的角色死老婆的设定真的。。我是看完Chuck然后看的ARROW,你们懂吗?一开始的时候我Anna和Eve的名字还会搞混。

顺便再吐槽一下,最近b站不知道是视频太多了还是怎么,这个我今天凌晨发的,刚过,审了一整天。。。


此君
【自译中字】【Brandon...

【自译中字】【Brandon Routh】Miss Nobody(无名小妞/无名女士)布兰登罗斯部分cut

自己听译的大概率会出错,有几句真的听不清楚,还请大家谅解 08年的电影无名小妞,布软登在里面演一个睡遍秘书的渣男Milo Beeber 虽然渣但是颜值真的很ok,大衣那个造型绝了

【自译中字】【Brandon Routh】Miss Nobody(无名小妞/无名女士)布兰登罗斯部分cut

自己听译的大概率会出错,有几句真的听不清楚,还请大家谅解 08年的电影无名小妞,布软登在里面演一个睡遍秘书的渣男Milo Beeber 虽然渣但是颜值真的很ok,大衣那个造型绝了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4--初吻!原子侠初亮相!

终于终于亲上了!ATOM终于终于出现了!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4--初吻!原子侠初亮相!

终于终于亲上了!ATOM终于终于出现了!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3--“我无聊到不得不让服务员把牛排刀一起收了!”

Ray和Felicity一起参加晚宴,Felicity中途又去帮绿箭干活了 Ray:我不得不让服务员把牛排刀收了,不然无聊到想切手手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3--“我无聊到不得不让服务员把牛排刀一起收了!”

Ray和Felicity一起参加晚宴,Felicity中途又去帮绿箭干活了 Ray:我不得不让服务员把牛排刀收了,不然无聊到想切手手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2--那时候的雷还是个用couture和钻石项链追妹子的总裁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2--那时候的雷还是个用couture和钻石项链追妹子的总裁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1--“肌肉男是我的菜”

为什么Ray会在办公室里摆这么一套啊哈哈哈,我就是馋他的身子哎


【绿箭】【ARROW】 S03E07 原子侠个人cut part1--“肌肉男是我的菜”

为什么Ray会在办公室里摆这么一套啊哈哈哈,我就是馋他的身子哎


此君
【绿箭】【ARROW】 S03...

【绿箭】【ARROW】 S03E05 原子侠个人cut--初次见家长!

Ray大早上跑到Felicity家里,碰到Felicity妈妈来探望女鹅 哎,我怎么那么磕这对,好气哦

【绿箭】【ARROW】 S03E05 原子侠个人cut--初次见家长!

Ray大早上跑到Felicity家里,碰到Felicity妈妈来探望女鹅 哎,我怎么那么磕这对,好气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