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列依斯

1897浏览    218参与
条顿骑士

Year 3392. - Blue Sky -1

“May I have your explanation please?”  An inspector of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asked to Blaise politely. He had frozen smile in his face.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inspects and eliminates criminals and infected person in Pandemonium.  Blaise was one of the agents named...

“May I have your explanation please?”  An inspector of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asked to Blaise politely. He had frozen smile in his face.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inspects and eliminates criminals and infected person in Pandemonium.  Blaise was one of the agents named as [Inquisitor].     “No-22458 and No-18673, both of them found dead, sir”  Blaise answered.  “On your report, it says you did not have visual observation. How did you confirm those are dead for sure?”  Officer still had smile on his face. Even though, he is the boss, attitude of him made Blaise irritated.  “Those two are dead for sure, sir. I checked their record of burial.” Blaise answered.  “Why you did not dig up their grave to check?” His boss asked again.  “There was no need to do it, sir”  “Who made that decision?”  “It's me, sir.”  “Well...I see.”     Boss started to type his keyboard.  When he finished up-dating record, he put his head up and said,  “This case is closed, with an annotation.” He never put his smile away.  “You are doing great, Inquisitor Blaise. I hope you will keep up with it.”  Blaise thought he will not like this man's attitude forever.  “If you working hard like this, your little sister will get better soon.”  His boss even threats Blaise with smile on his face. It took a while for Blaise to calm down himself. He took off from the room in silence. Blaise knew it is not a good idea to express his emotion in front of his boss.     He headed down to hospital after leaving building of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On the auto coach, he was looking up in the sky. Even though, Pandemonium was not really exciting city, he liked its view of the sky. Contrast of high building, with wired ornament, and blue sky had created beautiful harmony of the view.  Hospital, which his sister being hospitalized, had located in the middle of the city.  In a hospital room, his sister was lying down on the bed. She had been in a state of apparent death for 3 years. Her body was covered by special sheets to protect her from bacteria, because her immune strength had been decreased.     Outside of the window, there was beautiful blue sky.  Blaise held his sister's hand tenderly. When he felt her warmness, he felt delight.  He again, determined himself to do whatever he can do to save his little sister.  She was the only hope for him in this world.     He leaved hospital. He called his coach, and there was someone with mask already inside of it.     Moon light shaped dreary shadow in the castle.  Wind of the night was getting colder and colder.  Two men in overcoat were walking up the hill to the castle.  Only their shadows shaped by moon light were behind of them.  Two men, Blaise and masked man, walked into the castle.  In the castle, making their passage from shadow to shadow, they reached to a hall.  Under the moon light from high top window, there was a man standing.  It was a men called as [Black Prince], Grunwald, the prince of Lonsbrough Kingdom.  The prince pulled out his sword. So as Blaise did.  A masked man stepped back into the shadow and disappeared silently.     Blade of prince shinned. Then it slayed head of Blaise, however, body of Blaise had vanished with its afterimage. Right after of that, Blaise showed up backside of the [Black Prince], then he attempted to stub prince's body.  Prince guarded that attack buy his sword, then he stepped away from Blaise.  They faced each other in a distance.  Suddenly, sword of Blaise flashed. That light became in shape of a big sphere, and then it covered whole body of prince.  When the light disappeared, sword of prince was fallen on the floor.     “Not enough practice, Grunwald.” Blaise said.  “Just kill me, Blaise. Kill me as you did to our friends.”  Blaise took a long breath and opened his mouth.  “I guess you want to call me as traitor, huh? Well, I don't care if you do. I have my justice.”  “How many you've killed?” Grunwald asked  “Didn't need to kill them...Most of them ruin themselves...Sucked into their own force...  Infected person can't live long, you know that, right?”  Blaise did not lie. Many of infected person, which Blaise had found, were dead by alcohols and drags, or sometime suicide.  “There were few of them try to fight just like you did.”  Blade put his sword to neck of Grunwald.  “It seems hard for fighters to live, if they lose place to die.” Blaise said.  “You are the one also, Blaise.” Grunwald showed his anger.  “I still have reason to live.” Blaise grabbed Grunwald's hand to make him stand up.  “Stand up Grunwald...I'm not here to kill you, tonight.”  Both of them put their sword away.     “I like my life in Pandemonium. It's wired city, but good enough.”  Blaise was talking at the back of Grunwald, who sat on stair way.  Blaise continued to talk.  “Everything was so simple at that time. We fight as Regiment knight, and we die as Regiment knight.”  Blaise was actually thinking that in the past.  “However, the world changed. Nothing will be the same again.”  Grunwald kept in silence. Blaise continued.  “If you want to have something in your hand, you've got to make a decision.”  Grunwald tuned his head and looked up Blaise.  “I've already made up my mind. How about you?”  There was no answer to that question.     A masked man showed up again after a while.  “Well, it's the time to go.”  Blaise put his hand on to Grunwald's shoulder and spoke to him.  “I know what your sword desires. Be a man. No one can take over your pain.”     On the way back from the castle, Blaise saw sliver pipe in masked man's hand.  “You've done your task well, Max.”  He continued to speak,  “If you want to write a report of tonight, just go ahead.” Write down Blaise did not kill prince.”  Blaise did not wait for answer from Max because this masked man almost never talks.  “It will be settled, eventually”  Blaise muttered under the moon light.    


迷迭香香機
※渣圖※ ~Unlight x...

※渣圖※

~Unlight x 陰陽師~

一個聖女之子回老家順便帶客人來借宿的概念(X)
亞洲服終於推倒卑彌乎真是超感動……結束後殘存的壓力決定大半夜來畫圖,好久沒塗鴉抒壓了(*´ω`*)

由於這個發想讓我認真思考同樣被抓過來的大天狗和荒在UL的技能該怎麼設定(?),感覺很有趣www

對了單畫這兩隻是因為他們是我最疼的角色XD,拿UL鐵三角定律同理也能套在陰陽師裡面~

有空再寫回老家的故事,現在真的很懶(喂www)

※渣圖※

~Unlight x 陰陽師~

一個聖女之子回老家順便帶客人來借宿的概念(X)
亞洲服終於推倒卑彌乎真是超感動……結束後殘存的壓力決定大半夜來畫圖,好久沒塗鴉抒壓了(*´ω`*)

由於這個發想讓我認真思考同樣被抓過來的大天狗和荒在UL的技能該怎麼設定(?),感覺很有趣www

對了單畫這兩隻是因為他們是我最疼的角色XD,拿UL鐵三角定律同理也能套在陰陽師裡面~

有空再寫回老家的故事,現在真的很懶(喂www)

迷迭香香機

窩在OPEN服努力拼湊當年。

自家的人偶之館鐵三角湊成!
後續就是阿奇、閃閃、瑪格、二哥……加油!

刪檔封測的緣故很珍惜能夠回到星幽界的一天,想想真的不能小看活在現實中的聖女之子們(?)

鐵克威雖然一樣想罵「幹你鐵克威!」但反過來還是得感謝他們做出UL讓我結識很多人並且部份人成為現實的朋友XD

說不定哪天會開始補完星幽界的故事吧!

對了痛苦的是居然沒辦法抽到伯恩和布列!得買N卡帶去打對戰拿L卡(笑哭)

窩在OPEN服努力拼湊當年。

自家的人偶之館鐵三角湊成!
後續就是阿奇、閃閃、瑪格、二哥……加油!

刪檔封測的緣故很珍惜能夠回到星幽界的一天,想想真的不能小看活在現實中的聖女之子們(?)

鐵克威雖然一樣想罵「幹你鐵克威!」但反過來還是得感謝他們做出UL讓我結識很多人並且部份人成為現實的朋友XD

說不定哪天會開始補完星幽界的故事吧!

對了痛苦的是居然沒辦法抽到伯恩和布列!得買N卡帶去打對戰拿L卡(笑哭)

冬菇焖鸡

忘了发lof 布列生日贺文
高亮:哈尼姬哈尼
脑洞是16年布列生日企中(我提出来的)光之剑这个题目 当初因为忙没有写出来 过了两年 毕竟心境不同 想表达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题目是因为一个是光之剑一个光剑 其实也没太大含义

“今天你都在走神。”
最后红衣铺在雪地上,发丝似乎隐于雪中。剑在他的脸上划下了一道痕,血珠渗出,滴落在惨白的雪中。
剑锋最终错过了要害,只划过了脸颊宛如雪亲吻了脸颊一般。

非要说实力,两人其实不相上下。但某下属的懒散态度以至每次练习时都败于上司的手下,并遭到训斥。可今天每一次剑与剑之间的相撞时,都能感受到布列依斯的迟疑。
“心思乱了吗?”站立的男人问到,他看着布列依斯伸手缓慢地抚过伤口...

忘了发lof 布列生日贺文
高亮:哈尼姬哈尼
脑洞是16年布列生日企中(我提出来的)光之剑这个题目 当初因为忙没有写出来 过了两年 毕竟心境不同 想表达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题目是因为一个是光之剑一个光剑 其实也没太大含义

“今天你都在走神。”
最后红衣铺在雪地上,发丝似乎隐于雪中。剑在他的脸上划下了一道痕,血珠渗出,滴落在惨白的雪中。
剑锋最终错过了要害,只划过了脸颊宛如雪亲吻了脸颊一般。

非要说实力,两人其实不相上下。但某下属的懒散态度以至每次练习时都败于上司的手下,并遭到训斥。可今天每一次剑与剑之间的相撞时,都能感受到布列依斯的迟疑。
“心思乱了吗?”站立的男人问到,他看着布列依斯伸手缓慢地抚过伤口,看着血没有反应过来。他摇了摇头。
“你到底在想什么。”尤哈尼对布列依斯的沉默有点不适,他朝对方伸出了手,“起来吧。”这个天气下,即便是穿着厚重的衣服都阻挡不了寒风的侵袭。
另一只同样冰冷的手握上了伸过来的手。

布列依斯觉得今天的自己似乎一直飘在梦里。
凌晨的噩梦,打断了他的睡眠,从泛白的天空到太阳完全升起,他都没有再次合眼。
所谓恶的人最终都会下到不见任何光的地方,从醒来之后,这句话一直萦绕在了脑海里。他要死死了,是不是就到达不了梅莉雅所在的地方。
呼出的白气遮挡了视线,也遮挡了他的思绪。
包括在和尤哈尼练习的时候,仍然心不在焉,虽然能勉强挡住了对方的攻势,却最终还是被对方揪住了弱点。
当时他的眼中只剩下雪和对方的红衣,就那样脱离会不会好一些。
可最后就好像被淘气的猫挠了一下。
他就那样傻愣愣地躺在了雪里,最后握上那只手的时候,感到了比雪还冷。

他总觉得尤哈尼像冰。
明明看起来一副懒散的态,但在真正进行任务的时候,又觉得靠谱。
永远清淡的眉眼,不经意露在外面的皮肤和飞扬的金发,又硬又冷,让人捉摸不透。

“外面冷,回去吧。”当布列依斯站起来之后,手却没有放开。尤哈尼甩了甩,企图挣脱开来,却还是分不来。而他们俩的关系远没有如此亲密。
尤哈尼已经大致猜到了布列依斯的极度糟糕的心理状态,因为那双平时镇定的双眼,如今别样二档情绪不断的逃跑出来。

一整天板着脸,皱着眉头,甚至有点婆妈。这是尤哈尼对他的上司一直以来的印象。即使每次被训都是把对方的话语当做耳边风,打个哈欠,并无意中摆脸色给对方看,到最后让对方揉着眉头离开。
他似乎有一双永远都是平静的双眼,但又在别的地方感受到如冬日的火炉般的温暖,譬如在大家聚在一起时,卸下严肃的他。
即便没有亲自听布列依斯说过,但他的事尤哈尼也知道不少。

但今天,是尤哈尼第一次见到与一般情况下不同的的布列依斯。可能是因为冷,也可以是因为别的,他在发抖。眼里不再平静,像是陷入噩梦一般,不断溢出着无名的孤独与悲伤。
就好像外面等待着人去抱着的小狗一般。
尤哈尼觉得内心有什么崩塌了,竟破天荒地用一种似乎算是关心的语气问到:“怎么了?”

再坚硬的贝壳里面都是柔软的。情绪似乎收不回来,当自己于理想的背道而驰,布列依斯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而尤哈尼那句问话,最终推倒了堤坝。
他感到有泪水划落,然后逐渐冻结在脸上。
“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手上染满了鲜血,结束一条又一条的生命。甚至到最后,要面对昔日的战友。他是不是已经行尸走肉。
突然他的手被按在了一个并不完全滚烫的心脏上,一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上。
他抬起头,看到了对方嘴角淡淡的笑容。
“没有意义。但活着才有可能有意义。”
他低下头,吻走了更多还没冻结的泪水,最后轻轻地落在了对方的唇上。
“握紧你的剑就行。”

迷迭香香機

【Unlight】20181123 - 布列依斯慶生賀文

※三大叔有、微王子姬

想了想還是在這邊貼一下
雖然UL被鐵克威自己玩壞但在心中想著『就算沒有聖女肯定也能過得很好』的想法為架構設定的故事
或許是由0和1組合而成的世界,但終究也能活出自己的未來

一如既往歪了就歪回來(?),祝布列生日快樂♥

對了看見miya老師有要製作後續故事很感動,看起來以連隊為主就是(?)

--

  布列依斯沒來由地從夢中清醒,外頭的天空還是昏暗昏暗的--然後,他看見有三個人影騎著機械馬離開。
  在自由的人偶之館從來不會有過度干預他人的生活的事情,就算聖女之子消失至今這項理念未曾改變過,所以中途有人離開洋館旅行也不會有人阻止、只要記得回來就好。
  出於好奇心作祟布列依...

※三大叔有、微王子姬

想了想還是在這邊貼一下
雖然UL被鐵克威自己玩壞但在心中想著『就算沒有聖女肯定也能過得很好』的想法為架構設定的故事
或許是由0和1組合而成的世界,但終究也能活出自己的未來

一如既往歪了就歪回來(?),祝布列生日快樂♥

對了看見miya老師有要製作後續故事很感動,看起來以連隊為主就是(?)

--

  布列依斯沒來由地從夢中清醒,外頭的天空還是昏暗昏暗的--然後,他看見有三個人影騎著機械馬離開。
  在自由的人偶之館從來不會有過度干預他人的生活的事情,就算聖女之子消失至今這項理念未曾改變過,所以中途有人離開洋館旅行也不會有人阻止、只要記得回來就好。
  出於好奇心作祟布列依斯換上輕裝準備跟著出門,臨走前看見飛龍著急地叼著一個袋子跑來,打開裡頭大部份都是罐裝香料。
  「要我帶上嗎?」飛龍使勁點頭並且鳴叫,布列依斯拍了拍對方說:「既然醒了就跟著吧,追蹤氣味辦得到嗎?」搖了搖尾巴,飛龍踏著步伐奔跑起來,布列依斯見狀騎上機械馬跟隨。

  星幽界自從炎之聖女和聖女之子失蹤下變成無人管理的狀態,失去管理者的世界並非瓦解而是以新型態繼續運轉。
  原本昏暗的天空開始有了新的色彩、充斥魔物的大陸開始誕生新生命,享受著大自然給予的水分以及陽光的恩惠,或許是炎之聖女送給世界的餞別禮。
  機械馬是工程師透過挖掘遺跡取得大量機械後製作而成,取代人力成為便利的騎乘物,遺跡則是工程師們利用混沌元素開發出新機械探索出的成品……不是這次的重點。
  機械馬操控起來穩定性極佳,不管是崎嶇山路亦是戰鬥中都能迅速反應,透過飛龍的咆哮驅趕不長眼的魔物,有帶武器出門的他還是想減少不必要的戰鬥,飛龍也懂布列依斯的個性而引導沒什麼魔物的道路。
  最後終於找到人影了,而三人看見他們的出現臉上倒沒什麼錯愕、而是立刻擺出噤聲的手勢,都是連隊時期認識到現在的前輩,布列依斯當然不會白目地唱反調,一人一馬一龍就窩在他們後頭,這裡正好是下風處。
  眼前,有一頭沒見過長得像豬的動物。
  「打獵?」布列依斯看著阿奇波爾多上膛後瞄準姿勢,仔細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
  他的出發點很簡單--阿奇波爾多的槍法可是連隊裡最厲害的,能近距離學習自然不會放過。
  「沒錯。」弗雷特里西點頭,「靠我和伯恩哈德趕到這的,不然一大群野豬衝過來、吃不消。」
  「我認識的前輩可沒這麽容易打輸。」
  「在這裡不服老不行啦--倒是你,變得滿會說話。」
  「謝謝前輩誇獎。」
  壓下板機、生死就在瞬間形成--造成傷害但粗糙的皮膚卻抵擋子彈的穿越,野豬嚎叫開始尋找攻擊源進行反擊。
  「比上次碰到的那批皮還要厚。」
  「衝過來了大家小心。」伯恩哈德講完立刻跳上馬支開,弗雷特里西也同樣跳上馬背、兩人一邊的控制野豬,伺機在旁的阿奇波爾多則是找到機會就開槍攻擊。
  一段時間的攻防戰,終於在三人的聯手攻擊下成功擊敗野豬。
  「--開始烤肉慶祝!」

  草地隨便挖了坑將木材堆疊再用石塊圍成牆,將削好的木片參入其中灑上酒再點火引燃,河邊清洗好屍體並切成數塊,取了其中幾塊切成適當大小擺放在帶來的鐵板上,開始了簡單的烤肉--可是,伯恩哈德卻停下動作。
  「調味料你們沒帶來嗎?」
  「「啊。」」同時發出聲音,阿奇波爾多和弗雷特里西互看一眼,顯然什麼都記得唯獨忘了調味料。
  「如果是調味的話……」把繫在機械馬身上的袋子取下來,「是這些嗎?」
  「對!多虧你有帶來。」
  「要謝就謝飛龍吧,要不是牠我既不會帶來也找不到你們。」
  「乖孩子,沒白疼你。」被弗雷特里西稱讚發出撒嬌的聲音,飛龍整隻黏在對方身上。
  「你這次怎麼沒把這小傢伙帶出門。」阿奇波爾多已經點起香菸等吃。
  「忘了上次牠差點把整群牛給惹過來嗎?」弗雷特里西沒好氣說。
  接過伯恩哈德前輩遞來的酒,原來這樣子的行動不只一次而是很多次……把接過尚未調味的烤肉放在飛龍面前,看著對方吃得津津有味布列依斯也就沒多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趣,就連他自己也有。
  「對了,生日快樂壽星。」伯恩哈德拍拍肩膀道。
  「咦?」
  「壽星多吃點。」阿奇波爾多把加了辛辣調味料的肉塊放進布列依斯的盤子裡。
  「酒不能給你喝太多……」弗雷特里西一臉扼腕。
  「「沒人跟你搶。」」伯恩哈德和阿奇波爾多默契吐槽。
  說到壽星,布列依斯還真的忘了這件事情。
  自從聖女之子離開之後大家就沒特別慶祝、有慶祝也是私底下,更正確來講大家都沒去記住他人的生日。
  收下烤肉忽然心情愉快不少,曾幾何時忘記這種感覺了?嬌小的聖女之子第一個大聲祝福的聲音逐漸回到腦海裡,不禁懷念起對方。
  「謝謝你們。」
  前輩們祝福和禮物,布列依斯開心地收下了。

  一回到人偶之館布列依斯就看見古魯瓦爾多在馬窖等他。
  「好玩嗎?」
  「還不錯,這裡還剩一些烤肉,要吃嗎?」吃不完只好打包回來,布列依斯慶幸他們還準備盒子盛裝。
  「嗯。」古魯瓦爾多率先離開馬窖,「接下來的時間陪我吧,去找個沒人打擾的地方。」
  「好。」
  「還有,祝你生日快樂。」
  「以為你忘了。」和古魯瓦爾多並行移動,布列依斯主動牽住對方。
  「布列依斯--你的事情我是不會忘記的,記住了。」
  「……嗯。」撞了一下對方,布列依斯乾脆整個人靠上去--絕對不是刻意隱藏臉紅的事實。

-完-

朱西柚冰茶鷺
MY第一戰士布列1123生日快...

MY第一戰士布列1123生日快樂<3
在換日前的邊緣來回跳躍

MY第一戰士布列1123生日快樂<3
在換日前的邊緣來回跳躍

銀之扉

[Unlight / 布列依斯] 2018生賀

。就接續2017的好了
。荔枝姬傾向注意
。ep log: https://episode.cc/read/kishitaorin/unlight/47


不知道第幾次的從黑暗中入睡然後再次醒來。

耳邊隱約地傳來呼吸聲,似遠又近——那大概是和自己一樣,未被人偶少女召往另一個世界的其他戰士們。


通往現世的門已然關上,由人偶少女所建立的影世則隨著她的離開而消失,成了虛無。

她的戰士被一批一批地消去,也許是毀滅也許是往另一個國度,選擇的規則卻是無從知曉。

在這虛無之中,唯一能明白到人數減少的,就只有呼吸的聲音似是越來越少。


眼前一成不變的畫面令正在隨意走動以免身體變得僵...

。就接續2017的好了
。荔枝姬傾向注意
。ep log: https://episode.cc/read/kishitaorin/unlight/47

 

不知道第幾次的從黑暗中入睡然後再次醒來。

耳邊隱約地傳來呼吸聲,似遠又近——那大概是和自己一樣,未被人偶少女召往另一個世界的其他戰士們。


通往現世的門已然關上,由人偶少女所建立的影世則隨著她的離開而消失,成了虛無。

她的戰士被一批一批地消去,也許是毀滅也許是往另一個國度,選擇的規則卻是無從知曉。

在這虛無之中,唯一能明白到人數減少的,就只有呼吸的聲音似是越來越少。


眼前一成不變的畫面令正在隨意走動以免身體變得僵硬的布列依斯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是否碰巧,微涼的觸感捎著來自庫勒尼西的問候到達了自己的身邊。

即使不斷前進也無法觸碰到別人,即使釋出語言也泛不出漣漪的這個空間,就只有深淵這異型之物能彷若遊走於自己的庭園。

無法看到自身以外事物的黑暗之中,亦只有深淵的三雙眼睛異常清晰。

「我還好,不用擔心。」


『……』

遠處,傳來了細微的話語聲。

久違地聽到異獸以外的聲音,布列依斯停下了所有的動作,把意識集中到聽覺之上。


『……依斯?』

「在這裡!」

向著聲音喊出了回應,也不管從未能傳出的話是否能進入講者的耳中。

急促的腳步聲漸漸靠近,熟悉的火焰驀然地驅散了黑暗。好久未見的那個人,帶著熟悉的笑容,進入了自己的視野。

 
 「終於找到你了。」把原本處於手心的火焰扔向半空,空出的雙手正好讓里斯可以把尋找已久的人擁進懷中。「大小姐!是這裡沒錯了,之後就交給你咯。」

「好。」

隨著人偶少女的聲音,一扇不知通向何處的門被打開,光線流瀉而入,曾經不知身在何處的其他同伴也隨著光而現身。


「這種東西應該早點拿出來啊……」

尤哈尼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稍微掙扎了一下以祈離開里斯的擁抱,但對方紋絲不動的態度分明地表示出不會退讓。


「大宅……」

當被放開時,原本所身處的地方已經變回了那居住多年的那幢影世大宅。

曾經的漆黑彷若只是一場過於冗長的惡夢。


在四周那各人重逢的氛圍當中,遲疑了片刻的人偶少女終於還是牽起了布列依斯的手。

「都回來了,那麼第一件事,」像是要確保在場的人都有在專心聆聽,人偶少女刻意地加上了停頓。「該籌備生日會了。」

迷迭香香機

【Unlight】妳離開將屆滿一年

※CP王子姬有(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原本想寫個520賀文結果生出這篇(黑人問號)
※在9月的時候官方關閉了網頁版弄了個手機版,現在懷念也沒東西可以懷念…去你鐵克威!
※大約是關掉遊戲連外窗口可是大家都還健在(?)的設定

--

  在鬧鈴響起時壓下按鈕,不貪戀被窩的舒適從中離開,拉開窗簾感受外頭逐漸甦醒的光線,布列依斯伸展筋骨迎接一天的開始。

  和每個早晨一樣地穿著輕便衣服出門晨跑,身為戰士無論何時都不可倦怠訓練、同時間也有不少同是連隊出身的戰士替待會的切磋暖身……依序和大家打招呼,布列依斯離開人偶之館。

  對他而言跑步除了鍛鍊身體以外也是一種思緒上的整頓及沉澱--例如昨晚,古魯瓦爾...

※CP王子姬有(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原本想寫個520賀文結果生出這篇(黑人問號)
※在9月的時候官方關閉了網頁版弄了個手機版,現在懷念也沒東西可以懷念…去你鐵克威!
※大約是關掉遊戲連外窗口可是大家都還健在(?)的設定

--

  在鬧鈴響起時壓下按鈕,不貪戀被窩的舒適從中離開,拉開窗簾感受外頭逐漸甦醒的光線,布列依斯伸展筋骨迎接一天的開始。

  和每個早晨一樣地穿著輕便衣服出門晨跑,身為戰士無論何時都不可倦怠訓練、同時間也有不少同是連隊出身的戰士替待會的切磋暖身……依序和大家打招呼,布列依斯離開人偶之館。

  對他而言跑步除了鍛鍊身體以外也是一種思緒上的整頓及沉澱--例如昨晚,古魯瓦爾多竟然沒跑來和他擠同張床。

  身為多年夥伴經驗告訴自己這是反常的事情,但是換個角度來看卻相當符合『古魯瓦爾多』這個人難以捉摸的個性。想通古魯瓦爾多這人的特別之處,布列依斯也不在意沒來擠床的這件事、跑起來特別輕鬆,經過隱者之道某一處尋找暫時休息處時,卻被眼前的畫面給震懾原地。

  「古魯瓦爾多?」

  「嗯?早。」

  「早安……等等、現在不是說『早安』的時候,你怎麼在這?」

  「撿東西而已,怎麼了。」

  「就你一個人?威廉呢?」想到總是跟在王族旁邊的前隆茲布魯軍人不在,布列依斯感到意外。

  「噢,他早上和梅莉有約就沒跟過來。」

  「原來如此。」

  「接著午飯過後夏洛特和露緹亞約他去路德的花園學習藥草學。」

  「嗯?呃、是嗎?」

  「結束之後工程師們……」

  「等一下,他也太受歡迎!」見古魯瓦爾多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布列依斯立刻出聲打斷,他可沒有探聽他人隱私的興趣。

  「總而言之,一整天都不會來煩我正好。」

  「我說你……」話到口中又吞了回去,想幫威廉說話的布列依斯乾脆換個話題,「你撿這些做什麼?讓你一大早特地跑出來。」

  「忘了嗎?」古魯瓦爾多難得皺眉,「送給人偶的。」

  「你說送這個給……大小姐?」

  「嗯,這禮拜輪到我佈置人偶房間。」

  「這……」布列依斯按了按額角,「你用這個佈置不妥當。」哪有人拿枯樹枝佈置房間的!搞得和廢墟沒兩樣!忍下吐槽衝動,布列依斯口氣盡是無奈。

  「會嗎?以前人偶看見一大把枯樹枝還很興奮的說『這些折斷不知道會不會召喚到大巴!』*。」

  布列依斯忘了他們家的聖女之子腦袋也滿奇異的。

  「更何況……用來悼念人偶挺適合。」

  「……」

  距離聖女之子離開已經一段時間,幾個月後就滿一年、時間飛逝之快他們也快一年沒聽見大小姐的聲音,原本鬧哄哄的人偶之館因為少了她而安靜。

  或許和大家都有志一同地不去提及聖女之子的關係。

  究竟何時會從長久夢中清醒沒人知道,自從炎之聖女突然消失之後聖女之子彷彿斷了線的木偶般不再動作,變成和一般尋常玩偶一樣的沉默存在。

  儘管如此,大家也沒忘了這位總是冒冒失失又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聖女之子。

  「原來大小姐離開我們這麽久了……」

  布列依斯記憶中的聖女之子老是跟在旁邊,碰到不如意就跑來哭哭啼啼求抱抱安慰,自己也從不吝嗇的給予她所要求的、碰到好事從不藏私的分享給他……

  「吶、布列依斯。」

  「嗯?」

  「不論人偶會不會回來,能繼續待在這裡就足夠了。」古魯瓦爾多看向布列依斯,「畢竟還有你在。」

  「--哼、真是替你感到可憐。」

  看見古魯瓦爾多的笑容,布列依斯同樣替內心亂了節奏的自己感到可憐。

-完-

*補充:以前玩仙境傳說(RO)最刺激就是開枯枝叫到BOSS大家滅團(喂)。有人會故意在中央南門的商店街放,看一堆掛網開店的死在原地(好孩子不要學習)

---

  儘管離開了那個世界、脫離了那個身份,曾經是聖女之子的『人們』努力靠一己之力尋找曾經充斥回憶的地方。

  哪怕花費的時間足夠他們遺忘、放棄,但仍舊有人留下繼續努力著……直到若干年的某一天,入口再度被摧發而出,形成的小小通道頓時湧進了人潮。

  那些人臉上有著時間不留情遺留的痕跡,又或者身旁有孩子陪伴,混濁目光在接收到藍色火焰的剎那彷彿甦醒般明亮且有活力。

  儘管身體老了,靈魂依舊是聖女之子。

  沒錯,他們依舊是陪伴在戰士身邊指引他們方向的嬌小人偶。


  甦醒的聖女之子將小小的手覆蓋在男子的掌心上,「好久不見。」

  「……人偶。」

  「就算過了這麽久,還是殿下第一個牽住我呢!哈哈。」

  「不過和最初比起來,這次沒什麼猶豫。」

  「當然嘛!一日王民終生王民……大家過得如何?」

  「還可以,只是不怎麼吵鬧。」

  「哎唷!少了我就這麽安靜,可不行!」

  「這次回來的時間很久嗎?」

  搖頭,聖女之子收起笑容,「不知道,或許待會又睡著……唉。」

  「但是我想,或許等到我走向終點時,就是和大家長久團聚的日子吧?肉體被消滅但靈魂還是存在的。」

  古魯瓦爾多伸手搓亂了聖女之子的頭髮,「我可不希望有這天,難得有安寧的日子可過。」

  「哈哈,也是!」

  將身上洋裝整理好,聖女之子牽住了古魯瓦爾多的手、朝外頭走去。

迅牙

最近参的UL全员日绘。

↓能看的顺序递减(还有塞不进来的

有兴趣的大小姐欢迎????→\^o^/

多妮终于记起修正了一下……以及标签放得下太神奇了。

最近参的UL全员日绘。

↓能看的顺序递减(还有塞不进来的

有兴趣的大小姐欢迎????→\^o^/

多妮终于记起修正了一下……以及标签放得下太神奇了。

kaze
10.布列依斯第一眼是个江雪左...

10.布列依斯
第一眼是个江雪左文字,不过实际上性格差的很远
你这头发非常不适合战斗呀www

10.布列依斯
第一眼是个江雪左文字,不过实际上性格差的很远
你这头发非常不适合战斗呀www

迷迭香香機

【Unlight】禮物【王子姬】

※CP王子姬(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現代paro設定
※萌哽不管哪裡都適用(´∀((☆ミつ

------

  前一晚軟體敲定好時間,古魯瓦爾多特地起了大早騎車去接布列依斯。

  「車還沒修好?」

  「是啊,車廠說零件調過來要幾天、剛好假日工廠休息,最快也要下禮拜才能修好。」

  「修好前要我過來載你嗎?」

  「不用,我搭車就好。」

  把自己的安全帽戴好,布列依斯邊說邊跨上機車後座,習慣性抱上去發現不妥、準備抽回來就被古魯瓦爾多抓得正著,變回抱著的姿態。

  「走了。」

  「喔、好。」

  油門摧下去便駛向目的地。


  前幾天梅莉雅參展作品得到不錯成...

※CP王子姬(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現代paro設定
※萌哽不管哪裡都適用(´∀((☆ミつ

------

  前一晚軟體敲定好時間,古魯瓦爾多特地起了大早騎車去接布列依斯。

  「車還沒修好?」

  「是啊,車廠說零件調過來要幾天、剛好假日工廠休息,最快也要下禮拜才能修好。」

  「修好前要我過來載你嗎?」

  「不用,我搭車就好。」

  把自己的安全帽戴好,布列依斯邊說邊跨上機車後座,習慣性抱上去發現不妥、準備抽回來就被古魯瓦爾多抓得正著,變回抱著的姿態。

  「走了。」

  「喔、好。」

  油門摧下去便駛向目的地。


  前幾天梅莉雅參展作品得到不錯成績,布列依斯便決定好好慶祝一番,料理由母親負責、他則是準備禮物送給自己十分寵愛的妹妹。

  機車來到商圈附近的停車場停妥,直接朝預定的店家前進,一到達這充滿粉紅氛圍的可愛店家,他們顯眼的吸引各方女性目光。

  各式可愛布娃娃擺放在展示架上,有大有小、有圓有扁,更有除了絨毛娃娃外的布包或是貼紙之類女性愛不釋手的商品。

  布列依斯在架上尋找梅莉雅喜歡的那款粉紅色兔子玩偶,最近熱門起來的情況下網路商店完全被搶購一空,實體店面或許有存貨的情況下才請古魯瓦爾多特地載他到市區的商圈來碰運氣。

  至於他會來到這間店也多虧維若妮卡,身為絨毛玩偶收藏者之一、這間算是她近期找到的推薦名單,價格在收藏者間算是親民,對學生族群不會有太多負擔。

  況且店內除了娃娃以外也有不少背包、文具或是桌上小物,選擇變多讓布列依斯一方面開心、一方面卻煩惱不曉得送什麼才好。

  「你覺得這種呢?」

  把一款約手掌大小的粉色兔子推到友人面前,布列依斯詢問。

  「高中生還會掛娃娃在書包上嗎?」回憶起還會掛娃娃在背包上的,古魯瓦爾多只能想到梅莉而已,露緹亞似乎沒掛的模樣。

  「還是會啦……可是梅莉雅似乎不怎麼喜歡掛的樣子。」

  「那這個?」古魯瓦爾多一挑就拿了橢圓形姿態粉色兔子,帶著一貫傻笑表情。

  「似乎不錯。」

  「這個?」再挑一款放在最上面的三角形靠枕,古魯瓦爾多把他拿到布列依斯面前說:「長時間坐著的話很適合。」

  「可是梅莉雅最近和我抱怨坐太久屁股變大,這還是不要了。」

  識相地把靠枕放回原位,古魯瓦爾多準備拿比較大的娃娃下來,但是想到什麼便猶豫的說:「她的床還放得下嗎?」

  想到以前去布列依斯家玩的時候,經過梅莉雅房間看見那幾乎佔滿整張床的布娃娃,古魯瓦爾多不禁了解到原來娃娃佔滿整張床這件事不是空談、是千真萬確存在的事實而讚嘆不已,當然當場收到布列依斯的關愛視線。

  「她的床早就……啊!就是這個!」

  布列依斯試圖伸手捕捉上方商品,卻礙於身高關係就是差那一點點就能搆到,手頻空搖晃的樣子讓古魯瓦爾多愣在原地,接著直接從布列依斯後方貼上,替對方解決了窘境。

  但這動作真是曖昧到不管是店員還是顧客都深呼吸穩住心中嘶吼小鹿,反而身為事主的兩人一點古怪都沒察覺。

  「送這個剛剛好!」

  接給對方前古魯瓦爾多特地捏了這粉色兔子的抱枕,從表面摸起來的舒適度配上揉捏的柔軟度確屬佳品一份,難怪布列依斯會如此激動--古魯瓦爾多捏著抱枕的同時,如此想著。

  「我去結帳,等會順便在附近吃吧,我請你。」

  「你不是還要噴一筆修車錢?確定要請我?」

  「那筆錢我爸說要出,正好省下一筆開銷。」布列依斯得意的笑說:「還順便請老闆幫我把車子做個檢查。」

  「那好,我待會點貴一點。」

  「以為會讓你稱心如意嗎?」

  趕緊把挑到的禮物拿去櫃台結帳,店員在布列依斯出聲喊了三次才回神,尷尬地笑著結帳、還不忘讓同事去倉庫把新抱枕拿出來包裝。

  早在布列依斯去結帳時古魯瓦爾多直接走出店面,來到旁邊飲料店點了飲料後獨自喝著,在布列依斯靠近時將另一杯遞上。

  「半糖少冰。」

  「沒想到你還記得。」接過來俐落插上吸管,布列依斯說。

  「你的糗事我沒忘過。」

  「這種拜託麻煩忘掉,謝謝。」

  --其實,他能忘記關於布列依斯的糗事,卻唯有一件不能忘記。

  古魯瓦爾多記得小時候和布列依斯說長大要娶他當新娘的約定,那時候對方還傻傻點頭說好,結果被接他回家的洛斐恩撞見,嘲笑他很多年直到現在。

  他不是個會食言的人,當初說出的約定不是輕易放棄的人。

  從來不去揣測他人心思的古魯瓦爾多好奇那時候布列依斯為什麼會答應--只是礙於事情過了這麽久,對方似乎也忘了。

  想了想,繼續維持現在的關係也不錯。

  「吃蓋飯如何?前面有一間不錯的。」

  「好。」

  肩並肩走在一起,開始說著一些日常瑣事。

-完-

------

布:梅莉雅很滿意那個抱枕
古:是喔……那你怎麼看起來悶悶不樂
布:我偷抱被發現就被罵到臭頭,梅莉雅為了一個抱枕罵我……
古:……(所以是兄妹搶玩具的概念?)

--

後面還有不過想到太累贅就刪了(你(土下座

朱西柚冰茶鷺

1123布列生日快樂!勉強畫完一個草草的大頭權當賀圖,抱歉orz
圖二是去年的兄妹賀圖。
圖三是名片的Q版N布列。

想想今年可能是最後一次幫你慶生了....(看向鐵克威)

1123布列生日快樂!勉強畫完一個草草的大頭權當賀圖,抱歉orz
圖二是去年的兄妹賀圖。
圖三是名片的Q版N布列。

想想今年可能是最後一次幫你慶生了....(看向鐵克威)

迷迭香香機

【Unlight】布列依斯慶生文【王子姬】

※CP王子姬(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欠殿下和伯恩慶生文,卻不能欠布列的!!!!!!為什麼?因為我最疼布列了!!!!!!!!(被解放劍+咒劍)
※原本今年還打算開渦慶祝,結果ry後就…就這樣吧XDDD
※新GAME沒實裝布列也沒實裝伯恩,我桑心藍受O<<

\\最後、祝布列生日快樂//

--

  結束早餐,弗雷特里西正夥同連隊時期的訓練生們堵人時,卻發現目標早就不見人影。

  「奇怪?怎麼一眨眼就不見!」

  弗雷特里西仗著身高優勢四處張望,路過得史塔夏也有模有樣地學著。

  「在找誰?」阿奇波爾多叼著菸準備去外面,經過順道打招呼。

  「布列依斯。」

  「喔、和人偶出...

※CP王子姬(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欠殿下和伯恩慶生文,卻不能欠布列的!!!!!!為什麼?因為我最疼布列了!!!!!!!!(被解放劍+咒劍)
※原本今年還打算開渦慶祝,結果ry後就…就這樣吧XDDD
※新GAME沒實裝布列也沒實裝伯恩,我桑心藍受O<<

\\最後、祝布列生日快樂//

--

  結束早餐,弗雷特里西正夥同連隊時期的訓練生們堵人時,卻發現目標早就不見人影。

  「奇怪?怎麼一眨眼就不見!」

  弗雷特里西仗著身高優勢四處張望,路過得史塔夏也有模有樣地學著。

  「在找誰?」阿奇波爾多叼著菸準備去外面,經過順道打招呼。

  「布列依斯。」

  「喔、和人偶出去了。」

  「--什麼!」

  洋館裡在充滿驚訝聲中告一段落。


  於樹林中移動,聖女之子邊指引路途邊收集沿路的硬幣及鑽石,偶爾運氣好會找到墨菲斯之門。

  「大小姐,要繼續嗎?」

  「我想想……」嬌小人偶嘟嘴思考,「體力還夠、不如多打幾瓶藥水回去放著。」

  「好。」

  布列依斯習慣性牽起聖女之子的手,深怕對方一不留神就會走失。

  聖女之子倒也不覺得不妥,儘管心智年齡和外表不成正比卻滿享受被他人照顧的感覺,手緊緊回握眼前的銀髮戰士、默默露出笑容。

  「有布列在果然讓人安心。」

  「謝謝誇獎。」

  「對了,布列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聖女之子從口袋中摸出兩顆糖果遞給對方,「看你表情似乎不知道呢!哈哈,那我就不說出來了。」

  望著手中收下的糖果,布列依斯短暫停頓後把糖果收進口袋裡放妥,決定之後有空在享用。

  儘管好奇聖女之子隱瞞的事情,他卻不是會勉強別人將祕密說出來的個性,自然不會追問下去。

  兩人在斬影森林待到行動力將要耗盡為止才停止搜索,布列依斯抱起面露疲態的聖女之子,熟練地把孩子抱進懷裡走動。

  「等等會有人來交班,接下來就是你的自由時間了。」聖女之子呵欠道。


  果真到達斬影森林出口前能看見有人守在那裡等候,待布列依斯靠近看清來人後先是詫異、隨後不免一笑。

  「前輩。」

  「結束了?」

  「是。」

  朝阿奇波爾多禮貌性點頭,布列依斯將睡著的人偶託付給對方。

  「那--麼、我們就不打擾年輕人約會。」

  布列依斯還來不及反駁就看見阿奇波爾多抱著聖女之子迅速離開,邊移動還不忘攻擊蝙蝠撿點硬幣、鑽石等,見狀使得他哭笑不得。

  忽然剩下他和另一個人,布列依斯困惑地準備開口時卻被對方下一個動作給打斷。

  「我們去一個地方。」

  古魯瓦爾多不給布列依斯反應時間、牽起手就隨性移動,總是給人摸不透的古怪皇子對布列依斯而言是十分好理解的人。

  儘管隔著手套卻能感受那股力量帶來的溫度,布列依斯被這份安心感給惹得發笑。

  他似乎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了。

  「又要去『那裡』了?」

  「嗯。」從古魯瓦爾多的聲音中可知他不意外對方猜中自己的想法,頭也不回的簡單回應。


  每當布列依斯生日的時候,古魯瓦爾多會帶他去碧空尖塔欣賞景色,看似枯燥乏味的行程對他們卻是種不被外界干擾、能夠放鬆心情的地方。

  其實起初布列依斯搞不懂為什麼會來這裡,可是待下來卻發現塔內靜得很、聖女之子的關係魔物不太逗留塔中,這一靜下來配上迎面吹來的風,頓時讓大腦清楚不少。

  然後,他們會倚靠彼此什麼也不說,享受這場靜謐氛圍中帶來的心靈沉澱。


  到達塔頂一眼望去是不曾改變的景色,風仍舊是他所習慣的舒爽怡人,髮絲順著風的撥弄飄舞--緊接著,古魯瓦爾多伸手捕捉了那如流水般的銀髮。

  「現在回去沒意外會被弗雷前輩惡整吧?」欣賞古魯瓦爾多的動作,布列依斯問。

  「嗯,每一年每個連隊的都輪流被整。」

  布列依斯回憶有一年身為壽星的古魯瓦爾多被弗雷特里西從背後架住來不及逃跑,迪諾前輩正要把整盤刮鬍泡往他臉上砸時、一個腳滑不幸把刮鬍泡往弗雷特里西臉上招呼,頓時讓一群參與的人忍不住地笑出來。

  「謝謝你在這種日子特地帶我來避難。」面對這位從連隊時代就認識的人,清楚對方理解自己的程度使得他只對古魯瓦爾多鬆懈。

  「當然,因為這天就只能和我過。」

  「是是是,我知道。」

  感受落在額上的吻,布列依斯淡淡地笑了。

  「生日快樂。」

  「謝謝。」

-完-

--

好久沒打王姬各種生疏……算了在人偶之館裡早就是老夫老妻模式了(?)

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3/10)

啊啊。又惹上麻煩人物了。暴風駕馭者的子孫一如某處的誰的預測般正頭痛著。


剛剛才和阿貝爾約好等他洗完劍上污漬鮮血就繼續找個適合的地方來懷舊活動,結果現在遇上的這傢伙,是很懷舊老面孔啦,但同樣劍上甚至身上也滿是血漬仍毫不在意的樣子,說實在就算有過一段革命情誼也每每看了讓人不禁想倒退三步。


以前在連隊時明明還沒凸出到這程度的啊,他那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特殊興趣。難不成他以前也有特別藏著怕人發現的必要而後來覺得不需要了?紅髮青年在這世界來每每見識到都會這樣感慨。


「怎麼,是你啊。還以為又來個大獵物了。」


利恩皺著眉看了看黑王子和他身...

啊啊。又惹上麻煩人物了。暴風駕馭者的子孫一如某處的誰的預測般正頭痛著。

 

剛剛才和阿貝爾約好等他洗完劍上污漬鮮血就繼續找個適合的地方來懷舊活動,結果現在遇上的這傢伙,是很懷舊老面孔啦,但同樣劍上甚至身上也滿是血漬仍毫不在意的樣子,說實在就算有過一段革命情誼也每每看了讓人不禁想倒退三步。

 

以前在連隊時明明還沒凸出到這程度的啊,他那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特殊興趣。難不成他以前也有特別藏著怕人發現的必要而後來覺得不需要了?紅髮青年在這世界來每每見識到都會這樣感慨。

 

「怎麼,是你啊。還以為又來個大獵物了。」

 

利恩皺著眉看了看黑王子和他身後。冰雪的女將軍坐在成堆的屍體上用手指捲弄著髮尾,瞧也不瞧這裡一眼完全陶醉在自己的––或者說只有自己和屍體的世界,看來是沒注意到這裡的談話。

 

「這麼說來,你是和那邊那位……貝琳達正在一同狩獵?真是個詭異的組合。」

 

「是狩獵競賽,作為回地上前的餘興罷了。還有布列依斯也一起的,剛剛先去前面探查了。」

 

「雖然和布列依斯不算怎麼談的來,不過倒是蠻能理解跟過來的理由,放著你們這樣的危險人物亂來還真不曉得會不會提前先毀了星幽界啊。」

 

「無聊的擔憂。」古魯瓦爾多揮劍甩開劍上沾染的血,但對臉上身上同樣的一片狼藉仍是毫不在乎。

 

「呃,當然只是開個玩笑。這麼說來,你部下的那個不死男人沒跟著來是去哪了啊?你打算自己處理屍體?」

 

其實古魯瓦爾多當然自己也能解決,不如說其實是很擅長,在那位少佐被召喚至此之前也都是自己處理的,找部下偕同也只是加強效率省麻煩而已而非必須。古魯瓦爾多或許並不曾將什麼活生生的存在視為必須。

 

而又聽到這問題,畢竟是還沒過幾時的事,王子不禁想起才剛不久前銀髮的協定審問官也問過類似的問題。

 

自己回答不知道,也沒興趣管的時候,對方開口原先打算問自己到底對什麼有興趣,卻又想到相識多久了事到如今說這個也很空虛似的住了嘴。

 

黑王子思量著,有興趣的東西嗎,這或許是少數一直以來都沒變過的。

 

「……說起來回到現世後,這裡的戰士在地上原先的屍體會怎麼樣?」

 

「啊?」

利恩完全沒能跟上這話題的節奏而愣住。古魯瓦爾多則是繼續難得主動的講了不少:「我的意思是,像是我的屍體,大概刺死我的那女人會找人處理掉,或者她已經瘋了沒有思考能力也還是會有人收乾淨吧;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當初應該就直接被火燒乾淨了;你的屍體是死在山邊洞穴裡吧,但像是阿貝爾的只剩下上半身死在街頭––」

 

「古魯瓦爾多,你給我清醒點!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這種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縱使利恩算是脾氣挺好,也一時氣不過的揪住對方領子,然而這卻甚至完全無法改變對方一點表情。

 

「沒什麼,只是在想等等要怎麼解剖那隻小狼。」「啊?話題是不是又換了?所以你果然根本沒在聽人說話嗎––」

 

「快住手!我不會讓你對史普拉多出手的!」

 

古魯瓦爾多和利恩聽見旁邊樹叢中傳來少女的聲音而同時轉過頭,結果看到的竟然是長杖向臉上掃來。

 

「……唔。」「什麼!?等等––」

 

 

 

 

 

 

 

於是布列依斯探查完回來看到的是,艾茵一杖朝古魯瓦爾多臉上打,而古魯瓦爾多為了閃避而往後下腰卻用力過度,連抓著他衣領的利恩兩人一起往坐在怪物屍體上的貝琳達身上倒過去,這樣一幅詭異的畫面。

 

「……哎呀?我才在慢慢感受死亡的美好味道的,這是發生什麼了?」

 

「……我也正想問。」對白色女將軍發出的有如正作夢被打擾般嗓音的提問,審判者只能沉著臉生硬的回答。

 

「真的非常抱歉!我、我在旁邊聽到古魯瓦爾多先生說要解剖狼,一時著急以為……」

 

「什麼,那不就是古魯瓦爾多自作自受嗎?你看看你給人家帶來多大陰影啊。」

 

「但是給利恩先生也帶來麻煩了,實在很抱歉……」

 

「唉,沒什麼啦,說起來也是那傢伙拉著才跌倒的。那麼等等我也要回去找阿貝爾那邊了,妳一個人沒問題吧?」

 

「嗯,找到史普拉多和同行的帕茉小姐之後就會回去了,趁天還沒完全黑……」

見艾茵哭喪著臉連忙道歉,利恩也表示沒打算繼續追究這個了,至於一旁的王子和將軍則是互望一眼發現同為被波及者,兩人的發言權好像被徹底無視了。

 

就這麼目送兩位意外誤闖狂人狩獵大會的來客離去之後,布列依斯嘆了一口氣有點後悔淌這灘混水:「那麼,你們還打算繼續嗎?」

 

「不,」昏暗慾望纏身的王子扛起獵物打算離開,

「剩下的勝負,還是等回到地面上再說吧。」

 

布列依斯沒打算沒抱怨他才探查回來對方又換了想法,大概也因為和從前剛入連隊時,對方那拒人於千里之外毫不打算交流的狀態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

 

雖然當時只是從高貴的言談舉止猜測是哪裡的貴族,並不知道對方竟是王子,但相識時就已深刻認識到,這人雖然有許多和曾經想像過的王族有巨大差異,不聽人講話的任性卻是相當程度的符合,事到如今對這些幾乎也都已習慣了––然而發現古魯瓦爾多說這話時神色竟然帶著一抹愉悅的時候布列依斯還是感到詫異。

 

而這話中對象的貝琳達則是––

 

「啊啊,是呢,到時候肯定會確實的殺死你哦,王子陛下。」

 

同樣在臉上映著異常的狂喜。

 

想到在在證據都指向構成眼前這不祥的女人的精神來源是誰,布列依斯一句話也說不出,只能煩悶的看著自己生前關聯緊密的兩人的身影也漸漸遠去。

 

「…….總覺得已經搞不清楚了,在這裡所經歷的戰鬥,找到的是希望嗎,還是……」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發楞好久,天色都已向晚,身為戰士在這種地方如此毫無防備是相當危險的,要反省的事又多了一件。布列依斯再次嘆氣。

 

但在這恢復警戒瞬間才猛然察覺,有『什麼』一直站在身旁。視線的感覺非常明顯毫無掩飾之意。

 

「––!」

 

一轉身看到的是剛才應該已經離去的貝琳達。

 

「呃,怎麼,剛才不是已經要走了,妳還有事?」大概由於對象的關係布列依斯臉上更是寫滿厭煩。

「盯著我看有什麼意圖?畢竟還都在引導者的管理下,我並沒打算事到如今才在這回到現世之前制裁妳。快從我眼前消失吧!」

 

「在這森林裡走著呀,」貝琳達這次不只聲音,表情也如墜五里霧般顯得為難不知所措:「就會想起好像曾經作夢夢到類似的狀況呢,有某個人拉著我的手,要我小心腳下……」

「那個氣息,那個感覺,那個人是不是就是––」

 

「夠了!別再繼續說下去了!」

布列依斯卻不經意的望見對方眼裡居然也跟自己一樣滿是苦澀。不,簡直有些像小孩被責罵了的神情。

「不管那是誰,像你這樣的……我……」

 

「說的也是。」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只過一瞬,貝琳達再次開口:「原本只是想在回去之前把在意的事情問清楚,畢竟之後要再次更加瘋狂更加盡興的大肆殺戮呀,」

如孩童在炫耀般一般雀躍之情洋溢的女將軍滿意的看見銀髮青年眼中的猶豫不決被嚴正的憎惡掃除。

「怎能被這些無聊的感情還是回憶牽絆了,是吧?審問官先生。」

 

「……妳說的沒錯。」布列依斯轉過身率先前進,「各走各的路吧,就算會再見我也不會再次縱容妳了。」

 

雪白將軍就只是望著一片昏暗中那耀眼的一抹銀遠去,直到終於再也看不見,宛如整個世界被黑暗包圍。


迷迭香香機

【Unlight】認識你就是個孽緣

※好久不見的UL文(?)
※CP王子姬(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現代paro設定
※太久沒打了感覺難以駕馭

--

  起了個大早,布列依斯拎著早餐就往公司報到。

  明明是個美好的週末卻因為前一天下班時尤哈尼扔來的炸彈,毀了他的假期。

  布列依斯不經回憶起當時……


  「呦布列依斯,下班啦。」

  「嗯。」

  正好刷完下班卡,布列依斯望著同事忽然有股謎之不詳預感,總覺得週五這種時間點對方來找自己搭話,其中必定有詐。

  果真確實有詐,而且和炸彈等級差不多的詐。

  「那趕在離開前跟你說我下禮拜開始放特休,又剛好蕾格烈芙大人下禮拜一有會議要開--麻煩你幫我整理資料了。」...

※好久不見的UL文(?)
※CP王子姬(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現代paro設定
※太久沒打了感覺難以駕馭

--

  起了個大早,布列依斯拎著早餐就往公司報到。

  明明是個美好的週末卻因為前一天下班時尤哈尼扔來的炸彈,毀了他的假期。

  布列依斯不經回憶起當時……


  「呦布列依斯,下班啦。」

  「嗯。」

  正好刷完下班卡,布列依斯望著同事忽然有股謎之不詳預感,總覺得週五這種時間點對方來找自己搭話,其中必定有詐。

  果真確實有詐,而且和炸彈等級差不多的詐。

  「那趕在離開前跟你說我下禮拜開始放特休,又剛好蕾格烈芙大人下禮拜一有會議要開--麻煩你幫我整理資料了。」

  「……啥?你說什麼?」

  「第一、我放特休。」

  「第二、蕾格大人週一有會議要開記得準備報告。」

  「第三、馬庫斯被薩爾卡多抓去忙別的。」

  「我剩你這位『好同事』可以幫忙了!」比了個拇指並且用力拍拍布列依斯的肩膀,立刻把人從震驚中拍回神,尤哈尼湊近低聲說:「上次幫你擋這麽多、輪到你好好回報了。」

  「等一下,那次我得流感不得以請假好嗎?」布列依斯想到上上個月反覆高燒後跑去篩檢,流感確診病例讓他足足在家觀察一個月才回來上班,期間尤哈尼身為職務代理人自然得接手布列依斯的工作內容,可是--

  「況且,你根本都把事情扔給馬庫斯、別以為我不知道。」

  瞇起眼,布列依斯鄙視自己的同事。

  「……那我們下下個禮拜見!」

  「喂!別跑!」

  不等阻止尤哈尼拔腿飛似離開現場,被遺留現場的布列依斯待在原地剛苦惱,後方負責關門的同事貼心提醒『我要關門了有什麼沒拿嗎』,害得布列依斯只能決定明早來加班。


  回憶結束。

  早餐隨意吃完就把桌上的資料大致閱覽一遍,配合報告內容以及對主管蕾格烈芙的認識挑選她需要的部份後開始整理,由於需要簡報軟體所以基本上光是過濾資料、彙整成資訊並製作簡報,倒也費了布列依斯一番功夫。

  越是認真處理一件事情待回過神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驚覺自己忙到連午餐都沒吃就到茶水間隨意泡杯奶茶果腹,打開手機才發現有人傳訊席給他,看了時間是五個小時前……在注意傳訊息的人是誰,布列依斯覺得頭痛。

  「怎麼了。」撥了通電話過去響到快要掛斷時終於接通了,布列依斯口氣不佳的把今天的脾氣一起遷怒過去。

  --雖然明知很幼稚卻因為知道對方是誰才如此肆無忌憚。

  「加班?」

  「對。」

  「噢、我肚子餓了。」

  「所以?」

  「下班後來我家煮。」

  「憑什麼?」講到這裡,布列依斯不自覺語氣上揚。

  「憑你是『我的人』這點。」電話那頭的人打了呵欠,語氣慵懶道:「你不煮也沒關係,我去你家裡吃,反正你媽很歡迎我。」

  想到此,布列依斯想起自己和古魯瓦爾多從小結下的孽緣,只能自認倒楣的說:「想吃什麼?」

  「肉……不要炸的。」

  「清蒸的可以嗎?」電話那頭似乎在猶豫,布列依斯繼續問:「清蒸魚?」

  「好。」

  「那麼……」

  兩人之間一來一往很快敲好菜單,感覺上費了很多時間卻也只是十幾分鐘的事情。

  布列依斯看了時鐘繼續埋首報告中,前置作業預備好後續準備自然就快,大約五點多就處理完畢還反覆潤稿、校稿了兩次。

  不再留念公司一切,布列依斯搭電梯時順手發訊息給梅莉雅說不回家吃飯,馬上顯示已讀的下一秒扔了貼圖表示收到,他才趕緊去牽車騎去黃昏市場買菜。

  熟門熟路的選好並且付錢,這個時間點人多動作自然得快,否則不少好食材都會被買走……等騎走將近六點半左右,依照下午打給古魯瓦爾多的狀況對方現在肯定還在睡。

  鑽進巷弄一段時間到達目的地,和車庫警衛打招呼後把車停妥直奔十四樓的住所,推開門反而不像布列依斯所想的安靜,而是有人的交談聲。

  「洛斐恩老師?好久不見。」

  「布列依斯?真開心能見到你。」

  「您要回去了?」

  「是啊……」洛斐恩戴好帽子朝著布列依斯笑說:「老人家也是會看氣氛的。」

  「沒事就快走。」古魯瓦爾多嫌棄的揮手趕人,完全不給長輩禮貌。

  「不留下來吃晚餐?」

  「不了,和C.C.還有泰瑞爾約了餐廳聚餐。」

  目送曾經是他們國中導師也是和古魯瓦爾多家有著多年交情的洛斐恩,布列依斯禮貌上自然比房子的主人來得得體。

  還來不及把外套擱在沙發椅上就被古魯瓦爾多給抱住,布列依斯沒有推開的意思,任憑古魯瓦爾多親了上來。

  「剛睡醒?」

  「沒,被吵醒。」

  「那先去睡、煮好再叫你。」

  「好。」停下離開步伐,古魯瓦爾多回頭說:「工作間以外的地方都可以打掃。」

  「知道了。」

  把人推回房間趕去睡覺,回頭布列依斯準備起晚餐的菜餚,從小幫忙家事習慣了動作俐落的把食材備好並且烹調,雖然不是自家的廚房卻熟悉一切,完全沒有找不到調味料的問題。

  一個小時後剛準備好古魯瓦爾多自動出現在餐桌前,兩人晚餐期間無語地享用完畢,布列依斯主動收拾後看著一臉睏樣的人,不免笑了出來。

  「這次接得案子很有興趣?」

  「嗯……等塗料乾了就能交貨。」揮手要對方坐過來,古魯瓦爾多挨著布列依斯休息,「難得來一趟住下來?」

  顯然被這問題給驚訝,布列依斯沉默好陣子才緩口氣說:「你不是很累?」

  「還好。」撥弄旁人髮絲,古魯瓦爾多抓起一撮欣賞著。

  「那我傳個訊息回去……」

  「不用,我和你妹說好了。」

  「……!?」

  布列依斯無語,把古魯瓦爾多推開爬去外套口袋把手機拿出來一看,果然上頭有梅莉雅傳來的訊息,翻開一看臉色一白一紅、轉頭瞪了古魯瓦爾多。

  「你和我妹說了什麼!」

  「說……怕你今晚太累要留宿?」

  「累什麼!別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

  「很多方面不是?」古魯瓦爾多挑眉,不認為自己有哪裡說錯。

  「我真是……」按著額頭布列依斯覺得頭好痛,每次來找古魯瓦爾多都讓自己身心俱疲,他們之間果然只有孽緣可以解釋。

  梅莉雅回應的內容很簡單,打著『哥哥既然不回家我會幫你找理由騙爸媽,記得買甜點回來封我嘴不然就我和他們說你們之間的關係』,完全就是趁火打劫之行為。

  「怎麼?認識我感到很榮幸是吧。」

  「什麼榮幸、我看是不幸--」

  話都還來不及說完就被古魯瓦爾多一吻堵住嘴巴,原本還想要抵抗的布列依斯突然想到結果都如此掙扎似乎也無濟於事,心一橫就隨便古魯瓦爾多想做什麼了。

-完-

我難過

還是稍微發一發之前塗鴉 當作紀念之一......

還是稍微發一發之前塗鴉 當作紀念之一......

沐月藍


緬懷即將從Facebook網頁版走入歷史的Unlight...
帶著笑容的祝福,才是最好的餞別禮。


緬懷即將從Facebook網頁版走入歷史的Unlight...
帶著笑容的祝福,才是最好的餞別禮。

朱西柚冰茶鷺

上.布列依喵&古魯瓦爾喵參上(P.1~P.8)

前一篇00,觀看順序:左←右。
Unlight戰士擬貓化四格〈在我的貓掌下腐朽吧★〉


光影組CP有。
貝琳達、梅莉亞→布列R卡關係有。


上.布列依喵&古魯瓦爾喵參上(P.1~P.8)

前一篇00,觀看順序:左←右。
Unlight戰士擬貓化四格〈在我的貓掌下腐朽吧★〉


光影組CP有。
貝琳達、梅莉亞→布列R卡關係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