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布加拉提

303万浏览    23587参与
专业除蟑螂

  玛德我真的是厨子啊(被打

  

  把手机拿远效果更佳

  玛德我真的是厨子啊(被打

  

  把手机拿远效果更佳

糖炒粒子

说是为了算旧账执意舔布姐的茸茸一枚

  

以及画完以后才发现笔数444

说是为了算旧账执意舔布姐的茸茸一枚

  

以及画完以后才发现笔数444

弃圄拥蝶
  好好看 想买 但这是哪位太...

  好好看 想买 但这是哪位太太画的

  好好看 想买 但这是哪位太太画的

柠汣.

「Jo乙」此玩家正在挂机②

        叶洛平静地站在屋内,欣然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现实。她撑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

        穿越就穿越吧,就当是一场梦得了。只不过……还是会担心同事啊……

        “嘶……”

        叶洛的思绪突然被手臂阵阵的疼痛打断。...


        叶洛平静地站在屋内,欣然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现实。她撑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

        穿越就穿越吧,就当是一场梦得了。只不过……还是会担心同事啊……

        “嘶……”

        叶洛的思绪突然被手臂阵阵的疼痛打断。

        差点忘了我还有伤口啊……她低头卷起袖子。

        刚才只不过是草草看了一眼,现在她认真观察伤口,才发现伤口原来这么严重。叶洛疼的龇牙咧嘴,怪不得这么疼啊!伤口至少也有2cm深啊!还那么长一条!这tm比被枪击还疼啊啊啊!

        叶·疼到晕厥·洛

        她小心翼翼的放下袖子,瘫坐到沙发上,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条伤口。她心里默念:让你撩衣服看!不看还好,现在更疼了吧!

        对于叶洛来说,只要她没看见伤口,那伤口就不存在。但如果她看了伤口,那么哪怕只是被纸划了一道小口子,她下一秒就能疼到晕厥。

     emmmm……原来是薛定谔的伤口啊……只要没有观测者,就能当伤口不存在……

  叶洛这么想着,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左手,试图缓解一些疼痛。

  才轻轻摸了几下,她的动作突然凝固了一般,因为她好像看见自己的眼前有什么想游戏界面的东西一闪而过,就在她在想自己是不是了眼花时,一段记忆突然插///入她的脑海,脑袋像是被搅和在一起一样。过了好一会,她才慢慢从头疼中缓过劲来。

        一幅幅画面在叶洛眼前闪过,“很好……我现在好歹知道原主是谁了。”叶洛嘴角抽动。

  身体的原主名米哈娜·米歇尔,只有15岁,意大利人。米歇尔的记忆里并没有出现她的父母,只有孤儿院。她似乎从出生时就在孤儿院里,孤儿院的人都对她很好,她也幸福的度过了13年。只不过在她13岁生日时,发生了意外。

        那天,米歇尔被孤儿院院长忽悠出门,说是帮忙买东西。只不过回来时,孤儿院已成火海,她丢下手中的袋子,疯了一般想要冲进去救人,不过被消防员拦住,她呆呆的看着火海,直到消防员把人陆陆续续抬出来。老院长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别哭呀,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呢……咳咳……可惜我可能没有办法陪你了……”他眼里的光逐渐黯淡。

        米歇尔在她的生日,失去了许多重要的人。

        ……

        ……

        ……

        后来,米歇尔一直在调查孤儿院失火的原因,警方一直说是煤气泄露爆炸引起的,但她知道,院长不会犯这种错误,而且每天都有人检查……

        在一次偶然中,她在赌场的小混混嘴里听到相关信息:是当地黑帮[Passion]中的毒贩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烧了孤儿院吸引警方,自己逃跑。

        米歇尔知道后当场就杀了这个以此炫耀的小混混,但是那个人正好就是[Passion]的人,她也因此被追杀。

        但是米歇尔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拥有“超能力”的人,她一个普通人根本打不过,被抓去审问后,左臂上便多了一道伤痕。后来她成功逃了出来,到医院简单的缝合了一下,逃到一间出租房,然后又累又是带伤之身的她就晕倒在地板上。

  再睁眼,叶洛穿越来了。

  叶洛总算知道自己手臂上缝合伤口从哪里来的。她再次回忆着原主人脑海里的剧情,嘴角抽搐。

   意大利、黑帮、毒品、Passion,还有“超能力”。

         “不会这么巧吧……这tm不就是黄金之风片场吗……被黑帮追杀是什么神奇的开局……我开局招惹黑帮不要命了吗……”叶洛一整个人不太好。

  首先要逃出意大利,准确的说,要逃出黑帮的追捕。

  叶洛支起身,发现原本空空如也的茶几上,多出一只小小的千纸鹤。她有些好奇,伸手去拿那只千纸鹤。

        “好像……就是一只很普通的千纸鹤啊……”

        这时,出租屋房顶破旧的木板掉了一块,正好砸在叶洛的左臂上。

        她猛的收回左臂,千纸鹤也掉落在地上。

  叶洛抬头看向天花板,然而依旧没发现什么异常。

        “巧合吗……看来我有些紧张过度了吧……”

        一阵海风吹过,轻轻拂过叶洛的头发,似乎正在安抚她的情绪。

  等等……我记得……这个屋子原本是有一扇玻璃窗户的,窗户里还有一把锁,原来那扇窗户是关着的啊……那么为什么刚才,我能感到海风从窗口吹过?

___________________

小声的说一句,薛定谔的伤口是之前刷文看到的,觉得好合适就用上了,如有侵权,我马上删QAQ

码到一半,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妹被热情追杀,那她怎么加入(呆)

鸽子终于更新了!\\\\٩( 'ω' )و ////

加载中 · · ·

JO乙 把他关门外

胚胎文笔

短小警告

ooc预警

……………………………………………………………………………


出去逛街,买了亿堆东西,回家路上想起一个测试“把男朋友关门外他是什么反应”



“呃……小姐,请问你在做什么”

“布鲁诺今天盯着某一个女人的熊部看了四十四秒!不可理喻!”

“因为这件事吗,那确实无法原谅”

你疑惑了,因为他不但没有解释,还大方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给布鲁诺的惩罚是在门外罚站一个小时!”

“我的小姐,外面很冷的,真的不愿意让我进去吗”

“一个小时哦~”

你说完这句话,背靠在门上,心里想着“布鲁诺会不会着凉感冒呢,应该不会吧,毕竟是黑帮干部……......

胚胎文笔

短小警告

ooc预警

……………………………………………………………………………


出去逛街,买了亿堆东西,回家路上想起一个测试“把男朋友关门外他是什么反应”





“呃……小姐,请问你在做什么”

“布鲁诺今天盯着某一个女人的熊部看了四十四秒!不可理喻!”

“因为这件事吗,那确实无法原谅”

你疑惑了,因为他不但没有解释,还大方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给布鲁诺的惩罚是在门外罚站一个小时!”

“我的小姐,外面很冷的,真的不愿意让我进去吗”

“一个小时哦~”

你说完这句话,背靠在门上,心里想着“布鲁诺会不会着凉感冒呢,应该不会吧,毕竟是黑帮干部……”

突然,重心不稳,向后跌去

靠在了他的怀里

你被吓了一跳,连忙站直

转头看去,是布鲁诺温柔的笑脸

“怎么这样啊,说了不可以用替身作弊”

“因为我想你了……我的小姐……”

“好了,快进来吧,别着凉了……”(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学姐?”轻轻敲响房门

“仗助今天在外面和别的女生说话了!我不理你了!”

“欸?原来是这个原因吗 那个女生只是初中同学啦,学姐不要在意嘛”

“那你也不能和他靠那么近啊!”

“对不起嘛学姐,我下次不会离她那么近了”

“你还有下次!!!”

“啊说错了 再也不会有下次了!以后碰到她我理都不理的!”

“那等我考虑一下,解气了再把你放进来”

“欸!一一一(表示长音)”


你把仗助关在门外,想着“仗助在门外,我去洗个澡,洗完再把他放进来也行吧”


结果,你洗完澡了,裹着浴巾,直接走出来

就在這一瞬间


“嘟啦啦啦啦啦啦啦啦!”门裂开了


你也裂开了


“对不起啊学姐,只是想要把东西放进来而已,马上就把门修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要进来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学姐你在家里为什么不穿衣服啊!”



(门修好)(他转头)(你跑回房间)














這算回歸老本行嗎(不是

靈感缺失所以是低質量短篇,不要罵我

夜迟

  又画了一张,本来之前是让原剧情里死亡的三人把手露出来的,后来一想,同人文里他们都没死啊!就改成站着的脚了~

  配色真的是让人头大~

  又画了一张,本来之前是让原剧情里死亡的三人把手露出来的,后来一想,同人文里他们都没死啊!就改成站着的脚了~

  配色真的是让人头大~

警署茶哥

有点想法但无奈能力有限😗动作和服饰都是有参考的🤫新的一年里也要继续努力创人🙏✌👌🙋总之就是新年快乐🙆

有点想法但无奈能力有限😗动作和服饰都是有参考的🤫新的一年里也要继续努力创人🙏✌👌🙋总之就是新年快乐🙆

美人皮包骨

每一个成功的jojo背后都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女人(?)

每一个成功的jojo背后都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女人(?)

致死量鵺鸮

在小破站看见了套不戳的衣服,给布整了套 ,有微量布茸…

原图p2b站自截

在小破站看见了套不戳的衣服,给布整了套 ,有微量布茸…

原图p2b站自截

xxgezi
  去他长大的地方   (我是...

  去他长大的地方

  (我是不是没有画过牵手手?)

  去他长大的地方

  (我是不是没有画过牵手手?)

宙氏跳大神集团总经理
Tu mi hai racco...

Tu mi hai raccolto come un gatto,

你捡回我好像捡回一只猫,

E mi hai portato con te,

你带我回去和你在一起,

Ed il mio amore grande,

致你,你接住我的生命,

E ne hai fatto molto di piu,

A te che hai dato ...

Tu mi hai raccolto come un gatto,

你捡回我好像捡回一只猫,

E mi hai portato con te,

你带我回去和你在一起,

Ed il mio amore grande,

致你,你接住我的生命,

E ne hai fatto molto di piu,

A te che hai dato senso al tempo,

你给时间以意义,

Senza misurarlo,

没有任何计较,

A te che sei il mio amore grande,

致你,你是我的至爱。

———《A Te》

AA杜王町刷墙小吐司

  教主写这歌的时候我还没入坑,昨天在三体二创里又听到了,突然就想到了布姐

然后就被自己刀到了,嗨害

  教主写这歌的时候我还没入坑,昨天在三体二创里又听到了,突然就想到了布姐

然后就被自己刀到了,嗨害

虫二

【布乙女】分手还请务必解绑银行卡!

一束花、一身新裙子、一瓶非常昂贵的红酒,布加拉提看着账单陷入沉思,他怀疑自己的前女友茜拉有了新的动作,比如她今天心情不错,比如她喜欢的牌子换了一个……比如她约了男人回家吃饭,他们两个甚至要开一瓶红酒,在烛光下一边说着撩人的情话一边看对方的眼睛


“merda”他低低骂了一句脏话捂住额头


布鲁诺·布加拉提,那不勒斯妇女之友,小镇妇联主任,‘最希望孙女嫁给谁’榜单连续三年冠军蝉联者,上至八十老太下至八岁小女孩,没有人能拒绝布加拉提,在乔鲁诺成为教父的第二年,也就是布加拉提二十二岁时,什么都是刚刚好,组织日趋稳定,工作量慢慢减少,大家的生活都走上正......


一束花、一身新裙子、一瓶非常昂贵的红酒,布加拉提看着账单陷入沉思,他怀疑自己的前女友茜拉有了新的动作,比如她今天心情不错,比如她喜欢的牌子换了一个……比如她约了男人回家吃饭,他们两个甚至要开一瓶红酒,在烛光下一边说着撩人的情话一边看对方的眼睛

 

“merda”他低低骂了一句脏话捂住额头

 

布鲁诺·布加拉提,那不勒斯妇女之友,小镇妇联主任,‘最希望孙女嫁给谁’榜单连续三年冠军蝉联者,上至八十老太下至八岁小女孩,没有人能拒绝布加拉提,在乔鲁诺成为教父的第二年,也就是布加拉提二十二岁时,什么都是刚刚好,组织日趋稳定,工作量慢慢减少,大家的生活都走上正轨,就在这时,一个穿红裙子的姑娘出现了

 

布加拉提依然记得,那天的太阳很大,他和阿帕基躲在咖啡厅偷闲,茜拉穿着红色的裙子,踏着轻快的脚步走进来,颊上的汗水衬得她的脸像一颗饱满的水蜜桃,大眼睛转个不停,生机勃勃的样子看的布加拉提有些口渴

 

“嗨,打扰一下”水蜜桃女孩凑到他们面前,布加拉提闻到她身上橙子味的香水,看到了她晒得发红的膝盖,“请问圣基亚拉教堂怎么走?”

阿帕基挑挑眉毛,饶有兴趣地看着布加拉提,意思不言而喻:问这个人

水蜜桃又问:“呃、嗨?请问圣基亚拉教堂怎么走?”

 

 

之后的事情几乎是水到渠成,阿帕基在‘关于布加拉提晚上回不回家’的赌约中赢了个盆满钵满

 

 

茜拉和布加拉提在一起四年又四个月,期间一直甜甜蜜蜜,是组织上下出名的模范情侣,但不知什么原因,在四年四个月第四天时,他们分手了

 

对此,米斯达捶胸顿足:“一定是因为四!我都说了这是个不吉利的数字!为什么没人相信我?!!”组织里有不少人因为这件事真的信了米斯达的话,在每个月四号集体向乔鲁诺请假,教父对此感到非常头疼

 

但布加拉提不是个迷信的人,他知道一个房子的突然坍塌绝不是因为断了一根房梁,也许很久之前地基就已经松动,只是他没有发现

 

这么想来,他们之前确实有过几次吵架和冷战,内容多半是围绕布加拉提隐瞒受伤以及茜拉为了工作一股脑扎进各个教堂最后被敌人抓走这两方面开展,分手前最后一次吵架还是因为工作和他受伤的原因

 

“你干脆住在乔鲁诺家吧,这样还方便他给你治疗”

“茜拉,我建议你最近不要出门,因为这段时间我们会有所行动”

“布鲁诺!你知道的!我还有两篇关于宗教壁画的期刊没有完成!我必须去!”

“过一段时间我会陪你一起去”

“时间不等人!我会注意安全的!”

“茜拉,”布加拉提严肃起来,“这不是在和你商量”

 

茜拉瞪大眼睛:“我!我又不是你的部下!你怎么可以这样?”

布加拉提感到头疼:“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我受到伤害”

 

他还记得茜拉的眼神,好像在做什么重大抉择般的眼神

 

没多久茜拉就提出了分手,随后风风火火的找到了新的住处,把自己成箱的书籍和资料一股脑带走,随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一开始布加拉提觉得分开一段时间也好,趁着这段时间正好可以清理一下组织里的叛徒,离的远一些反而可以保护她的安全

 

他是这么想的,特莉休劝过许多次都没用,直男布加拉提觉得只是吵架而已,远远没到要分手这么严重

 

特莉休:……不用治了,等死吧

 

事实证明特莉休是对的,等一切尘埃落定,茜拉已经走出失恋的困境,抬腿迈向了新生活,论文都发表了三篇,“布加拉提,你也该向前看了,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可是布加拉提觉得他们很合适:相同的生活习惯,相同的口味,甚至连牙膏的选择上都是那么相似

 

但是茜拉没有回头,布加拉提真的失恋了

 

之后的好几个月两人都没见过面,听说他去米兰采风,在宗教壁画的研究上又取得了新成果,布加拉提很为她开心,他很喜欢看茜拉研究这些时那副光彩夺目的样子,她低着头阅读文献,嘴角漾起清浅的微笑,小小的梨涡仿佛酿满了蜂蜜

 

他喜欢吻她的梨涡

 

两个月后,茜拉回来了,为了庆祝自己的研究,她买了不少东西,布加拉提也买了东西,本来是想送给她作为礼物的,不过茜拉的账号好像还没来得及和布加拉提的银行卡解绑

 

换句话说,她买的这些东西,花的是布加拉提的钱

 

布加拉提点起一根烟,看着手机上的账单,那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那瓶红酒,他知道这个酒庄,阿帕基喜欢这个酒庄的半干红葡萄酒,茜拉也喜欢喝酒,不过她的口味偏淡,一般会喝一些甜葡萄酒

 

其实喝什么酒都无所谓,布加拉提吸完最后一口烟,他现在只想知道茜拉在和谁喝酒,这个男人值不值得茜拉喜欢

 

开门迎接布加拉提的是一只猫,茜拉有些尴尬的看着那只把布加拉提当猫爬架的猫,伸手把猫拎下来:“呃、嗨,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

“哦”

 

他们俩很少陷入这种尴尬,但是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打断了这场尴尬

 

“茜拉?谁来了?”那是一个年纪有些大的男人,头发有些花白,但是精神很好,穿着考究,带着一副平光镜,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

 

布加拉提想到了福葛,又联想到茜拉研究上的突破,一时间怒火中烧,他拉起茜拉的手,把她拽到边上:“是他用研究成果胁迫你了吗?”

 

茜拉:“啊?”

那个男人:“啊?”

 

布加拉提自从扳倒迪亚波罗之后鲜少有这样愤怒的时候,他确实是一个善良的人,但他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黑帮,看重家人的意大利人绝不允许有人伤害自己的爱人

 

茜拉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愤怒的踩了一下他的脚:“那是我父亲!!布鲁诺!你在想什么?!!”

“父亲?”

“怎么?是我们长得不像吗?”年长男人温和地拍了拍布加拉提的肩膀,“进来吃饭吧”

 

布加拉提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茜拉知道,所以这顿饭她吃的食不知味:她心疼布加拉提

 

茜拉其实很理解布加拉提,理解他的强势,理解他肩上的责任,也理解他想保护自己的那颗心,茜拉只是在生气,她生气自己很没用,还要别人分神保护,如果自己再有用些,如果她自己也有那个‘替身’,如果她不是布加拉提的负担而是并肩的伙伴,那么事情可能就和现在不同

 

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切,茜拉撇撇嘴,心想,如果有如果,那《哀悼基督》如果是她的作品就好了

 

吃完饭,茜拉的父亲把布加拉提叫到路边,男人了解男人,他看得出布加拉提对自己女儿的爱护,也看得出布加拉提是一个很不错的人,知女莫若父,他当然也知道女儿喜欢这个人,只是还有一些事需要他们两个人才能解决

 

“布加拉提先生”他说道:“我只有茜拉这一个女儿,难免养的她有些娇纵”

“茜拉是个好姑娘”布加拉提看着面前男人的眼睛,这种属于父亲的眼神他已许多年未曾见过

“嗯…前一阵,她给我打电话,说什么觉得自己没用,我这个女儿骄傲的很,能让她觉得自己没用,布加拉提,你还挺厉害哈哈”

“是我的疏忽,没有察觉到她的心思”

 

茜拉的父亲挥挥手:“我该走了,剩下的事情你们解决吧,老头子我就不掺和年轻人的事情咯”

 

布加拉提和茜拉一起把她的父亲送到机场,又一起回到了茜拉的家

 

俩人站在屋子里沉默

 

“布加拉提,我……”

“我买下了两幅壁画拓本”布加拉提看着茜拉,“要去看看吗?”

“卧槽!走走走!!”茜拉眼睛冒光,“什么壁画?谁的作品?画的什么?!布鲁诺我爱死你了”

 

然后两个人又光速和好,给布加拉提出谋划策的特莉休公费旅游半个月,那张银行卡也不需要解绑,神经大条的茜拉至今都不知道那瓶昂贵的红酒花的是当时前男友的钱


 

 

 


阿晚阿白

JO乙女|发烧了呢(1)

  嘻,这个题材是看到一个朋友的ID想到的!

  文笔不好请见谅🥲会ooc吧🥲希望各位小姐能给个心心和手手!

  

  

  含布/纳

  

  

  

  布加拉提

  早上10点多

  你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你感觉胸口很闷而且有点头晕,你还以为是偷偷熬夜熬太久导致的或者是低血糖?贫血?没文化(bushi)的你甚至联想到是肺癌。即使被自己的疑虑吓出冷汗也不愿去和别人说。你心虚的瞟几眼布加拉提。

  到了下午

  你正无聊的刷手机,觉得没什么好玩的了。于是就想汤在沙发上补一觉,结果刚一躺下没一会,你就感觉胸闷的感觉更重了。不知是不是为了减肥而不吃午饭的你,感觉胃像在...

  嘻,这个题材是看到一个朋友的ID想到的!

  文笔不好请见谅🥲会ooc吧🥲希望各位小姐能给个心心和手手!

  

  

  含布/纳

  

  

  

  布加拉提

  早上10点多

  你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你感觉胸口很闷而且有点头晕,你还以为是偷偷熬夜熬太久导致的或者是低血糖?贫血?没文化(bushi)的你甚至联想到是肺癌。即使被自己的疑虑吓出冷汗也不愿去和别人说。你心虚的瞟几眼布加拉提。

  到了下午

  你正无聊的刷手机,觉得没什么好玩的了。于是就想汤在沙发上补一觉,结果刚一躺下没一会,你就感觉胸闷的感觉更重了。不知是不是为了减肥而不吃午饭的你,感觉胃像在被人捏来捏去,胃液突然返上来让你眼泪流了一滴下来,鼻头也是酸酸的。刚缓过来就干呕起来,加上头晕,你想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布加拉提带着想让你垫垫肚子的面包推门进来看见你脸色苍白而且还摇摇晃晃的,眉头皱起来神情也变的凝重“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他蹲在你面前抓着你的肩“头晕然后…额,热……”布加拉提伸手抚在你的额头上“发烧了”

  二话不说就背起你去了医院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布加拉提背着你在医院里跑来跑去,又是交钱又是递着你看不清的有红有白的单子。

  等你再次睁眼就是在病床上了,布加拉提给你捂着手,看你睁眼后让你吃了几口面包,你吃了几口感觉感觉有点难受,感觉张嘴有点累……

  布加拉提担心你还没吃饱,又塞了几口粥“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医生进来后就和布加拉提叮嘱了几句,你看看布加拉提又看看他牵着你的手。

  医生走后,布加拉提的眼神里不仅是担心好像还有一些…愤怒?“熬到几点?”布加拉提直接就向你审问,你心虚的目光都不知道改往哪看“呃……十二点”

  “十二点?”布加拉提盯着你的眼睛

  “凌晨两点…”你刚想多加几句狡辩却被布加拉提打断

  “两点?!”布加拉提审问的声音提高了一点“也许你说实话我还有可能会温柔点对你。”

  你放弃反抗,如实交代了熬了几天几点

  布加拉提轻叹一口气“早点说实话多好啊,而且我怎么可能会凶你呢?”布加拉提轻吻你的额头“是我平时疏忽了你的感受才让你睡不好、着凉甚至是低血糖嘛…”

  你紧紧拉住布加拉提的手“怎么会!布加拉提可是最好的!是我自己的问题啦……下次我保证不会了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布加拉提抱住你在你耳边说“那说好了,不会再让我担心了……”他的声音沾了点哭腔“照顾好自己,不要离开我…”

  

  纳兰迦

  你在家里躺着,发着呆看天花板,快要精神崩溃的时候纳兰迦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你房间的门被“嘭”的撞开,你被吓的咳嗽

  “咳咳!咳咳!咳…呕”你咳的干呕,眼眶微微湿润“下次记得敲门…”你用出全身力气指着纳兰迦说,然后瘫在床上

  “抱歉抱歉,姐姐你发烧很严重吗”纳兰迦来到你的床边握住你的手

  你刚想说话嗓子却发不出声音,于是翻出枕头下的手机缓缓打出“39”纳兰迦瞪大了眼睛

  “姐姐!你放心!我肯定会照顾好你的!”纳兰迦虽说是关心你但似乎没有注意自己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被放大多少倍“小声点。”你使劲握住他的手

  “疼疼疼!对不起嘛”纳兰迦把自己的脸在你的脸上蹭来蹭去,又亲亲你的额头

  “饿……”你发出虚弱的声音“什么?”

  “饿了…”你咽了口口水继续说“哦——懂了!姐姐我马上把好吃的端来!”

          一会后(其实有点久)

  “姐姐~你猜猜我做什么给你吃了~”纳兰迦一只手扒在门框上

  “快点,我要饿死了!”你已经感觉自己的眼睛失去了高光

  “姜姜!我做的米粥!还撒了糖霜哦!”纳兰迦笑嘻嘻的来到你面前

  你眼前一黑,为了照顾一个17岁少年的弱小心灵,你尝了一口“……居然还行?!”你心里小小惊叹

  “但是这样能吃饱吗?”你捧着碗一勺接一勺

  “哼哼…我就知道姐姐会这么说!所以我带来了”纳兰迦在自己带来的袋子里翻翻“我烤的面包!”

  你看着乌黑的面包沉思住,拿起手机“喂福葛。”你说出这个名字明显看到纳兰迦变得慌乱“你现在在干嘛”

  “纳兰迦不是说去看望你吗?他没去?!”

  “不是!他来了。但是你能把他接走吗?顺便给我带份饭

  “哦可以啊,我现在就来”话落,电话挂断.

  “姐姐…”纳兰迦哭唧唧的看着你

  “学习不是件坏事…呵呵……”你心虚的转过头

  “姐姐…”纳兰迦扑在你的大腿上

  “别,你完成今天的课程可以让福葛叫你做饭…把面包带给福葛尝尝吧!”你被自己的想法惊艳到

  “但我是做给姐姐吃的!”

  “就当是我请他的吧(•̀ᴗ•́)و”你拍拍纳兰迦的头,正好福葛来了,托着纳兰迦走了

  

井川雾島

两张一起传一下 

  无CP向 是妈妈给崽崽舔舔罢了(›´ω`‹ )

  第一张闲了再考虑上色捏

两张一起传一下 

  无CP向 是妈妈给崽崽舔舔罢了(›´ω`‹ )

  第一张闲了再考虑上色捏

出物小号 感兴趣请直接私信

  补一下大卡的图 set80拆出单张18

  满100起出 打包材料不够

  合集内有其他 

  

  补一下大卡的图 set80拆出单张18

  满100起出 打包材料不够

  合集内有其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