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加拉提

100.4万浏览    14640参与
白昼

弄了点暗杀组和布姐(´-ω-`)

大概是队花组一起逛街会因为商品的品味吵起来,队长和茶哥会在后面拎包,偶尔会讨论一下化妆品⬅️好友的梗

(溜走

弄了点暗杀组和布姐(´-ω-`)

大概是队花组一起逛街会因为商品的品味吵起来,队长和茶哥会在后面拎包,偶尔会讨论一下化妆品⬅️好友的梗

(溜走

猫说薄荷不好吃
睡前突然想摸一个DJ布,抬头一...

睡前突然想摸一个DJ布,抬头一看就三点半了,哈……哈哈……呜呜呜呜

睡前突然想摸一个DJ布,抬头一看就三点半了,哈……哈哈……呜呜呜呜

Lor C

【JOJO乙女】靠北,我真的没有忽悠你

设定见前篇

第一人称

为布姐做铺垫的更新

一、

  你知道吗?阿帕基他,实际上是个耳根很软的男人。

  不管你知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了。

  这还是我偶然间意识到的事情,也不能说偶然间,就是自从我拜托阿帕基带我去买衣服的时候,看着他那副口嫌体正直的样子,我忽然就意识到了,这男人原来是傲娇类型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这么多流行词汇,因为这是作者给我安的设定!


二、

  阿帕基很像我小时候一起念书的师兄,平时凶凶的,但是如果和他撒个娇,师兄就会一边嘴上嫌弃我,然后老老实实的帮我...

设定见前篇

第一人称

为布姐做铺垫的更新

一、

  你知道吗?阿帕基他,实际上是个耳根很软的男人。

  不管你知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了。

  这还是我偶然间意识到的事情,也不能说偶然间,就是自从我拜托阿帕基带我去买衣服的时候,看着他那副口嫌体正直的样子,我忽然就意识到了,这男人原来是傲娇类型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这么多流行词汇,因为这是作者给我安的设定!


二、

  阿帕基很像我小时候一起念书的师兄,平时凶凶的,但是如果和他撒个娇,师兄就会一边嘴上嫌弃我,然后老老实实的帮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于是我丢掉我这张老脸,尝试对阿帕基也试试这一套。

  结果让人惊叹,他真的吃这一套啊!而且是非常吃这一套的那种人。

  谁能想到这位看似冷酷无情的高岭之花居然对撒娇毫无抵抗力啊。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无损于他的魅力呢,我趁着阿帕基转身去付钱的时候用眼神狠狠的摸了他的臀部一把。

  老天爷在上,请问哪个女人可以对这副修长但结实的肉体说不?


三、

  我有努力在学意大利语了,但是翻译小姐真的不是一个好老师。

  她有时候能教着教着把自己绕进去,然后又一头雾水的自顾自在那研究。

  导致我现在的口语水平基本上就是只会最最简单的交流,其他的还是两眼一抹黑,出门买个吃的都要比划半天。

  那天周末,阿帕基带我去买扎头发的头绳,因为我的头发实在是太长了,不扎一扎的话风一吹就到处乱飞。

  我猜阿帕基那天的心情还不错,居然耐下心教我了好几个单词——像是第一个第二个,多少钱,名字之类的日常用语。

  我尝试着用这贫瘠的词汇量组一个句子,想了半天都没成功。

  然后我就看见了阿帕基蹙着眉头等排队的样子,突然就有了灵感。

  

四、

  “阿帕基,我认识,第一个名字。”

  经过精心润饰,我信心十足的拉了拉阿帕基的袖子,对他说出了我第一个由意大利语组成的句子。

  他看起来有点惊讶,重复了一遍我的话之后忽然就沉默了。

  我还以为我说错话了,正打算问他咋回事的时候,阿帕基又对我问了一句。

  “阿帕基,你第一个认识的名字?”

  我摇了摇头,补充道:“第一个意大利语。”

  然后他笑了,虽然嘴角勾起的弧度非常小,但是我很确定他笑了。

  这个等级的帅哥就算是嘴角上翘一毫米,整张脸的表情都会变得很明显,因为大家都会情不自禁都盯着美丽的事物观看。

  

五、

  我很确定阿帕基因为我刚刚的话而开心,虽然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但是看着他愉快的脸,我的心情也明媚了起来。

  他买完头绳就带我去之前布加拉提给我买热饮的餐厅吃饭了,不过这个点的餐厅人很多,我和阿帕基并排坐在外面等位置。

  我讨厌等待,因为很无聊。

  所以我的手就不自觉的开始瞎搞,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阿帕基的银发和我的黑发就已经拧成一股了。

  我电光火石间立刻准备好了被阿帕基吼之后委屈表情。

  他果然吼了我,然后看见我的表情又哽了一下,没继续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我把拧到一起的辫子解开。

  

六、

  后来又过了两天,阿帕基出差去了。

  翻译小姐说是去外地做任务,所以这几天就由布加拉提来搞定我的生活加三餐,因为翻译小姐要去上学了。

  等等...这搞得我怎么像个老巨婴一样,好羞耻啊。

  但是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能拒绝一个帅气成熟的男人和他光滑饱满且外露的胸肌。

  我馋他的身子,我下贱。

  布加拉提是个相当有君子气质的人,准确的说应该是绅士,而且很擅长照顾人。

  他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至今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包括阿帕基,因为他叫我的时候从来都是直接招手,或者就是“喂”这样。


七、

  我听不懂他具体在说什么,但是勉强理解大体的意思。

  布加拉提在询问我的名字。

  但是我想了想自己的名字之后,无助的捂住了脸——恂慈,你让我如何翻译出来,就算是我精通意大利语,也未必能告诉他我叫什么。

  所以我只好摇了摇头,无措且可怜巴巴的看着布加拉提,他稍微侧了侧头,又转过来直视我。

  %/+#&¥......

  我真的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所以翻译小姐又被召唤了过来。

  经过布加拉提和翻译小姐的一番看似严肃且缜密的对话,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意大利语的。

  而且是布加拉提亲自起的,他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张纸,然后选了半天才敲定。

  他给我起完名字,自己也有点新奇,然后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Gianni?”

  我立刻扬起笑回应了他,然后他换成了陈述的语气又喊了我一声,我自然又回应了他。

  布加拉提看起来很高兴,他不像阿帕基,就算高兴也要憋着,他也扬起了笑容,然后摸了摸我的头发。

   我也挺高兴的,毕竟我终于不用被阿帕基天天喂来喂去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意大利的宝藏女孩——Gianni哒!

  

  

  

米斯达天天都在谈恋爱

【护卫队——全副武装】

警察——阿帕基

海军——布加拉提

空军——纳兰迦

特警——福葛

陆军——米斯达

军医——乔鲁诺

有cp倾向

是姐妹想要的警茶x海军布姐延伸出来的产物。

只是草稿。

今日爆肝4张快死了。

p2是少爷乔瑟X贫西←群里点的←也是草稿

*tag单人太多随便写几个


【护卫队——全副武装】

警察——阿帕基

海军——布加拉提

空军——纳兰迦

特警——福葛

陆军——米斯达

军医——乔鲁诺

有cp倾向

是姐妹想要的警茶x海军布姐延伸出来的产物。

只是草稿。

今日爆肝4张快死了。

p2是少爷乔瑟X贫西←群里点的←也是草稿

*tag单人太多随便写几个


波尔卡武器limbony

【茸布】锈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被屏掉……

……

给三体老师个志的G文

牙痛体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被屏掉……

……

给三体老师个志的G文

牙痛体验

云沭

不知不jo又大了一岁哈哈哈哈,希望新的一年画画能进步!!

p12是给朋友画的布姐哒!345是回家乡后的摸鱼,长发花我超可可可!

不知不jo又大了一岁哈哈哈哈,希望新的一年画画能进步!!

p12是给朋友画的布姐哒!345是回家乡后的摸鱼,长发花我超可可可!

某君不会画手实锤є(・◇・。)э
板绘布姐仿佛刚去夜店 (画不出...

板绘布姐仿佛刚去夜店

(画不出一点布布的温柔)

板绘布姐仿佛刚去夜店

(画不出一点布布的温柔)

鱼汤不要能给我嘛……
【茸布】这是一篇被屏了又屏,被...

【茸布】这是一篇被屏了又屏,被鱼汤改了又改的小皇文

(流泪猫猫头)这就是作为小 黄 文的极限了吗?人类越是工于心计,越容易被微博和老福特屏,我不做人啦,周周。这是我最后的补档啦,收下吧!

下次写文再喝酒鱼汤我是小狗

预警:全员存活 强制行为

观众姥爷评论请

【茸布】这是一篇被屏了又屏,被鱼汤改了又改的小皇文

(流泪猫猫头)这就是作为小 黄 文的极限了吗?人类越是工于心计,越容易被微博和老福特屏,我不做人啦,周周。这是我最后的补档啦,收下吧!

下次写文再喝酒鱼汤我是小狗

预警:全员存活 强制行为

观众姥爷评论请

栗栗栗栗

【JOJO乙女】分手

◎每期废话。我最近想写点虐的,但我不是故意在这么冷的天给大家吃刀子的,明天一定会有糖!!!

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俺不是鸽子,俺会把之前的咕的文补上💦💦俺每次写虐的就听着那些甜甜的歌。害💦


◎内含布/茶


ver.布加拉提


深夜。

你听到房门被打开,睫毛轻颤,模模糊糊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将门掩上,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轻轻躺在你的身旁,你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他躺在你身旁许久不敢动弹生怕将你吵醒,可你却突然坐起身,把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是我把你吵醒了么?”

“没有。我有点睡不着”

他将你搂入怀中,像以往那样轻轻拍着你的背让你睡去,可你此刻的心情复...

◎每期废话。我最近想写点虐的,但我不是故意在这么冷的天给大家吃刀子的,明天一定会有糖!!!

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俺不是鸽子,俺会把之前的咕的文补上💦💦俺每次写虐的就听着那些甜甜的歌。害💦


◎内含布/茶



ver.布加拉提


深夜。

你听到房门被打开,睫毛轻颤,模模糊糊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将门掩上,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轻轻躺在你的身旁,你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他躺在你身旁许久不敢动弹生怕将你吵醒,可你却突然坐起身,把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是我把你吵醒了么?”

“没有。我有点睡不着”

他将你搂入怀中,像以往那样轻轻拍着你的背让你睡去,可你此刻的心情复杂,许久未语

“布加拉提。分手吧。”

他拍着你背的手,突然停顿,他长长的睫毛垂下看着你的发旋并没有问你原因,他的喉结动了动,艰难的说出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ver.阿帕基


你从他身边的同事,知道了他的事情,起初你并不相信,可种种事实摆在你的面前,你不得不相信,而且他从那件事之后日日酗酒

你起初还鼓励他从阴影中走出来,可逐渐你总能在下班的时候看见他在醉倒在街头,你实在不想再忍,就直接在街上跟他当面说了出来

“抱歉,雷欧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合适”

他站在你的面前没有说话,他低着头,但眼底里又多出了一种你看不懂的情感,许久,他抬头向你点了点头,便擦身而过。




波尔卡武器limbony

【茶布】水肺

我摸了,垃圾泥塑。

重置人生(?)的魔女布布和流浪厌世的年轻人。

阅前警告:是垃圾泥塑人摸的垃圾泥塑!是垃圾泥塑人摸的垃圾泥塑!是垃圾泥塑人摸的垃圾泥塑!


阿帕基将茶匙从杯中捞出,顺带捞起了一只飞虫,它的不幸没能激起一点涟漪,轻盈透亮的翅膀被茶水染成了一双又破又老的袜子。老旧的时钟敲打了三次,变调了的“布谷”和钟摆荡起的灰尘仿佛凝固在和浓茶一样沉郁黯淡的午后房间内,所以阿帕基醒了。

他在等待。洗刷茶渍远比洗刷罪孽简单,等阿帕基捏着杯子踏入厨房后才发现水池里满满当当,亮晶晶的油花刺绣般附着于水面上。他的眉头不禁打起了皱,暗忖这间房屋的主人不应当是这样邋遢的人物。冷...

我摸了,垃圾泥塑。

重置人生(?)的魔女布布和流浪厌世的年轻人。

阅前警告:是垃圾泥塑人摸的垃圾泥塑!是垃圾泥塑人摸的垃圾泥塑!是垃圾泥塑人摸的垃圾泥塑!







阿帕基将茶匙从杯中捞出,顺带捞起了一只飞虫,它的不幸没能激起一点涟漪,轻盈透亮的翅膀被茶水染成了一双又破又老的袜子。老旧的时钟敲打了三次,变调了的“布谷”和钟摆荡起的灰尘仿佛凝固在和浓茶一样沉郁黯淡的午后房间内,所以阿帕基醒了。

他在等待。洗刷茶渍远比洗刷罪孽简单,等阿帕基捏着杯子踏入厨房后才发现水池里满满当当,亮晶晶的油花刺绣般附着于水面上。他的眉头不禁打起了皱,暗忖这间房屋的主人不应当是这样邋遢的人物。冷盘面、热油花,温温软软的水蛇在指间缠绕,水流侵袭、泡沫消散,清洗干净盘碟被不耐烦地码放叠起,嘈嘈切切,阿帕基心烦意乱,好像那些油花顺着指甲缝一路渡到五脏六腑,所有器官腔室都被填进了油脂一起变得油腻腻的。

 “布加拉提!”处理完那堆盘子阿帕基呼喊起了房屋主人的姓名。他手上湿漉漉的一时也找不到手帕或是别的什么能用来擦的东西,胡乱在胯骨位置的布料上抹了两把。

 “阿帕基。”布加拉提略带沙哑的嗓音从庭院传来,他听起来虚弱极了,那声音就像是被硬塞进门缝的磨砂纸。

阿帕基循声而去,他只知道布加拉提也很疲倦,方才的怒气无声无息地消退下去。今天午后的阳光反常的刺眼,推门而出的瞬间几乎像是被白巧克力热奶浇了个透顶,被拔离地面的失重感差点让阿帕基以为自己才是从茶杯里被捞起的死虫子。

布加拉提坐在二楼阳台投下的阴影里,阿帕基朝他走过去时发觉他身上有光斑在闪动。布加拉提身上覆盖着一层绵密薄汗,光斑从他颤抖的睫毛游走至枯槁干裂的唇部——整个下午布加拉提滴水未进,嘴角不由地垂顿下来。光斑照过的皮肤泛起零星微光,布加拉提就像被星星的碎屑环绕着,宇宙中最寂静的一隅。他拢了拢伏在他胸口昏睡的婴儿,朝阿帕基投去了饱含歉意又病恹恹的一眼。

光斑还在继续游走,从下巴一路闪到布加拉提高高隆起的腹部——那或许就是造成布加拉提不适的原因。

是挥着金属色羽翼的鸟飞过吗?阿帕基下意识朝四处望去,而那光斑却一下子飞进了阿帕基的左眼。

 “福葛!”阿帕基强压下怒火,低声斥责着手持机械表的顽劣孩童。福葛,那躲在爬满了铁线莲的篱笆后因为成功的恶作剧而嘻嘻作笑的少年,站起身来朝着名为雷欧·阿帕基的低气压中心走去。

“对不起,布加拉提叫我打理那些铁线莲,可我觉得它们实在很美,让我无从下手。”少年不以为意地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表却又温文尔雅地朝阿帕基道着歉。阿帕基很想斥责他,他很少对14岁以下的儿童显露出耐心,对他来说酝酿一坛暴怒的烈酒只是一瞬之间的事。

“我说,”在阿帕基的嘴唇第一次轻微翕动时福葛敏锐地察觉到,“我们能不能别在布加拉提旁边吵架,他已经很累了。”

“小鬼,你要是真能体谅布加拉提,那你现在就应该蹲在篱笆后面拿着剪刀剪铁线莲剪杂草剪你自己的头发都行,只要别来招惹我!”阿帕基气急败坏,一把夺过了福葛手中的表——一块指针不再走动的表。

“你还给我!这是我的!”先前表现出温和态度的少年凶相毕露,他猛地跳起磕到了阿帕基的下巴上,骨肉相碰的钝痛、闷响、血腥气,携眷糅杂在铁线莲肆意盛开的烈阳下,庭院里所有的事物都是那么死气沉沉,却都在生命的末尾加速坠下。

“福葛,阿帕基,你们在做什么?”布加拉提略感不悦,他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持他扯开那两个暴跳如雷的人,他睁开眼睛只觉得有些滑稽,他们为了一块坏掉的表争吵不休,就好像两只豺狼为争夺一具腐尸相互撕咬。

耳朵里进了铡刀,咔哒咔哒把耳蜗削成薄片。

布加拉提怀中的婴儿因为耳边传来紊乱的怒声再次啼哭起来时,阿帕基和福葛才停止了争吵。

“对不起!”

福葛抢在阿帕基前,小碎步踏踏跑来,从布加拉提手里接过婴儿小心翼翼地哼起揺篮曲。

“我以为纳兰迦只讨厌滴水的声音呢。”福葛抱着名为纳兰迦的婴儿摇来晃去,讪讪地看着阿帕基那湿淋淋仍在滴水的指尖。

头痛欲裂。“我到这儿才不是为了照顾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的。”阿帕基腹诽了很久,顾及到布加拉提才没有把这句话恶狠狠地从喉咙里挤出来。

 

 

两个月之前阿帕基犯下了一桩难以自容的罪孽,他一念之间的堕落与贪欲导致同事的奄然而逝。断层在伟大的愿望之间,血流如注。从此阿帕基再也做不到装聋作哑,他在命案现场日夜徘徊,幽灵一般。他想自己已经死去,也应该死去,却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纵而逝,沉溺与嫌恶和愧疚的日夜拷打中。

放纵于酒精之时,在醉鬼们酒臭熏天的梦呓中阿帕基听闻到有那样一号人物——布加拉提。他是隐匿在都市中的魔女,他有强大的魔力足以逆转你的人生。于是阿帕基踏上了寻找布加拉提的旅程,他并不是一厢情愿地认为人生可以通过他人之手来重置,他只是需要一个放逐自己的理由。兜兜转转,重回起点,当阿帕基再次踏入那晦暗的巷子里时,他看到的不再是散落着褐色血迹的玻璃的地板,而是一所带着庭院的小木屋。

那时福葛正牙牙学语,纳兰迦才脱离羊水不久,皱巴巴的像一只裹在毛巾里的乳鸽,布加拉提则一边温奶一边哄着他们俩,看到站在窗外呆愣愣的前警官,放下了手中的奶瓶开门迎接。

没有绣着繁杂星座的黑袍,也没有宽大低垂的帽檐,没有像浸染在整幅油画里的长发,布加拉提穿得简简单单,宽松的居家服以及毛茸茸的拖鞋,一头蓝黑色短发温驯地服帖在耳边。他看起来就像是你最可亲的邻居,忘带钥匙的孩子可以无所顾忌地进到他家里,然后在沙发上吃他给你准备的冰淇淋。

“他们说的不错,这就是所谓的‘重置人生’,如果你不改变注意的话,我就会把你吃到肚子里,然后再把你生下来,哦哦,不过——”布加拉提的双手停留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那要等到米斯达出来之后才行哦。”他抱歉地朝阿帕基挤了挤眼睛。

尴尬的前警官不知所措,福葛在地板上爬来爬去,稀稀拉拉的金发蹭到了布加拉提的脚后跟,肉乎乎的小手摸到陌生人的鞋子便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起来。阿帕基没有办法,只能弯下腰伸长了手把他从地板上捞了起来。

“他也是不久前找上你的吗?”怀里的小婴儿张牙舞爪,阿帕基感觉自己抱着一盆朝着布加拉提疯狂生长的藤本植物。他和福葛一样闻到了布加拉提裸露在外的脖颈散发而来的甜美馨香。

“抱歉,我想我问那么多之前应该先自我介绍……”阿帕基只是觉得鼻子一热,布加拉提微微翘起嘴角,新月一样的嘴角,太尖锐了,笑着笑着扎进了阿帕基的泪腺。然后所有的事物都重叠了起来。

 

 

那天晚上阿帕基紧挨着布加拉提躺下,背部紧贴在一起时他听到两具胸腔间各自叹息,就像两块卵石在水底被泡沫温柔地腐蚀。不久后他睡了过去,而布加拉提似乎一夜未眠,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和风铃转动的声响,如同从地平线远处传来的隆隆雷响。

荒诞和矛盾的生活能给不幸的人们带来教益。布加拉提不曾停歇的脚步和婴孩的啼哭无时无刻不在鞭挞着阿帕基:他,和在婴儿床里啼哭的他、在凳脚间乱爬的他以及在布加拉提子宫中沉睡等待降生的他,他们都是胆怯之人,在真正严肃的哲学命题面前瑟瑟发抖,将自我放逐到此地是唯一也是最后的退路,他们的反抗他们的自由他们的激情他们的全部都会消散在布加拉提的羊水中。

但布加拉提何尝不是同样把自己放逐于此呢,他是他们眼中深不可测的河,洗净一切腐朽的灵魂并将独立的意识交还与他们。过去他们是神的孩子是公民的孩子,从被布加拉提吞下的一刹那都变为布加拉提的孩子。

 

 

 

 

谁能祈祷这一切不会重蹈覆辙呢,福葛紧抓着破旧的手表不放,纳兰迦依然惧怕滴水的声音,布加拉提腹中的米斯达日增夜涨。拖着这样一具身躯照顾两个孩子是极不容易的事,好在福葛长得飞快,很快他就可以离开这里去拥抱全新的人生。

布加拉提倚靠在阿帕基的背上,他拂开阿帕基的银色长发凑近耳朵嗫嚅着。他说从来没有像阿帕基这样的成年人陪伴过他,他总是一个人在木屋里孕育生命,然后照顾那些孩子,等他们长大后送走,再生下新的孩子。

“我感觉非常奇妙,我和你之间的关系,用一种不寻常的事物维系在一起。”阿帕基暗忖那东西会是一根脐带。黑白色的发丝在肩头勾结缠绕,阿帕基突然很难过,如果自己不是那么糟糕的人,在寻常的街道上偶遇布加拉提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那么他和布加拉提用来维系关系的话题可以不止一种——熏烤出炉最新鲜的玛格丽特披萨、清晨地表的温度或是下水道里鳄鱼……

 

 

庭院里的铁线莲残败如絮,纳兰迦已经成长到可以用铅笔歪歪扭扭写阿拉伯数字。那一夜米斯达呱呱坠地,布加拉提五指紧扣住阿帕基的手连喊了14次“痛”,生下米斯达仿佛放干净了大部分的血。

“阿帕基,”布加拉提望着昏暗的天花板闭上双眼,“我真希望你来这里,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阿帕基正拧干热毛巾准备擦拭布加拉提产后满是血污的身体。

诸神判罚西西弗将一块巨石不断推上山顶,巨石又因为自身的重量一次次滚落。阿帕基的心灵无疑是诧异的,但他无法做出任何表态,即使他的心快碎了。

“……”

“米斯达在哭了,把他抱到我这里来吧。”布加拉提支撑着双臂坐起身来,接过襁褓中的米斯达,额头与额头紧贴,绵长的呓语,起伏的胸脯,摇着贡多拉一般。

 

 

“你会相信这一切都是无用又无望的轮回吗?”布加拉提褪下了阿帕基的衣服。这是阿帕基等待已久的新生时刻,过去他坚信着:当这一天来临,他的心会更加精炼,他将不会是过去的自己。

“我只想去死,死在你的腹中对我来说也许是最好的结果。”阿帕基低垂着头颅,浑浊的嗓音揭露了他无处隐藏的恐惧与凄楚。

“别那么说,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布加拉提扶住阿帕基颤抖的肩膀,使他抬起头来与自己对视。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他的眼泪几乎要从躲闪的目光里冲泄下来。

“闭上眼睛吧。”

最后看见的是布加拉提慈爱的笑。

「我的肉体会消散在你的子宫你的羊水里,你是我生命中的河,我会与你一起流淌一起沉溺。」

「你会将我拆吃入腹,先从我的下巴开始。」

「你会慢慢地靠近我,用你的嘴。」

「然后」

然后

 

 

他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山氘不是氚
太喜欢布姐和小灰机的小时候了?...

太喜欢布姐和小灰机的小时候了😭

太喜欢布姐和小灰机的小时候了😭

富岡藍白

拿表情包挡挡

被pb了

茶布 娘炮画风注意

我真的不会画

拿表情包挡挡

被pb了

茶布 娘炮画风注意

我真的不会画

桃酥枪太
我也想抱抱乔鲁诺宝宝🥰 老坑...

我也想抱抱乔鲁诺宝宝🥰

老坑上个色~

我也想抱抱乔鲁诺宝宝🥰

老坑上个色~

咕藤秋鸟-日常吸闪
摸鱼鱼 茶哥的衣服是老师今天穿...

摸鱼鱼

茶哥的衣服是老师今天穿的【】

摸鱼鱼

茶哥的衣服是老师今天穿的【】

一天一壶养生茶

合着上一次的。。魔术师和🐰

(同样都是兔子,差别怎么那么大。。)

合着上一次的。。魔术师和🐰

(同样都是兔子,差别怎么那么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