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差拉迪

1613浏览    91参与
kono鹄寒哒!

“挑战者贵为永恒黄金”

Bruno bucciarati:鹄寒
妆面:炼陨
摄影:阿杳
后期:风音
后勤:小雨

“挑战者贵为永恒黄金”

Bruno bucciarati:鹄寒
妆面:炼陨
摄影:阿杳
后期:风音
后勤:小雨

icetempla
咒战动画,五条好像是肉村配吧!...

咒战动画,五条好像是肉村配吧!期待这句话的到来!

隔壁狮子王好像也说过相同的句子。


咒战动画,五条好像是肉村配吧!期待这句话的到来!

隔壁狮子王好像也说过相同的句子。


墨丘

[JOJO][乔鲁诺/布差拉迪]Dreamer Paradise 梦里天堂

翻捡旧文居然找到这篇!!


JOJO 奇妙冒险 第五部 黄金之风

 乔鲁诺/布差拉迪


Dreamer Paradise 梦里天堂 by墨丘

 (动画党请注意,本文基于漫画,涉及第五部结局,防止剧透请自动闪避)


Partigiano ,热情,是个黑社会团体的名字,这个团体有着严谨的纪律和完善的组织,团体的总部在意大利的那坡里,团体的首领,啊,也就是老板,是个青年人。


是了,青年人,谁说二十五岁的人不年轻呢?


但青年统治组织已经十年了,十年前,还是少年的青年和伙伴们一...

翻捡旧文居然找到这篇!!


JOJO 奇妙冒险 第五部 黄金之风

 乔鲁诺/布差拉迪

  

Dreamer Paradise 梦里天堂 by墨丘

 (动画党请注意,本文基于漫画,涉及第五部结局,防止剧透请自动闪避)

 

Partigiano ,热情,是个黑社会团体的名字,这个团体有着严谨的纪律和完善的组织,团体的总部在意大利的那坡里,团体的首领,啊,也就是老板,是个青年人。

 

是了,青年人,谁说二十五岁的人不年轻呢?

 

但青年统治组织已经十年了,十年前,还是少年的青年和伙伴们一起打败了原来的老板,接收了组织。

 

原来只是个篡夺者。

 

"谁敢这么说?!当时明明是老板太过分了,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

 

跳出来的是米斯达。葛德 ?米斯达,今年二十八岁,曾经一起打败老板的同伴之一,虽然性格冲动,却是组织的重要干部。

 

"好了好了,怎么又开始了你?不是要去看纳兰迦他们吗?每次都这么慢,乔鲁诺肯定早到了,人家可是老板啊!"

 

说话的是特里休 ?米斯达,曾经的名字是特里休 乌纳,米斯达往走廊里望了一眼,妻子已经换好了鞋,门口有车子在等着。于是他赶快摸过钱包揣在兜里,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枪,走出房门。

  

……………

  

五月的那坡里阳光明媚,墓地在一处向阳的山坡上,青翠的草地,远处是大海,近处有墓碑,前面放着鲜花,鸢尾搭配着向日葵,奇怪的组合,那是纳兰迦喜欢的;还有给阿帕基的蓝色矢车菊;墓碑是白色大理石的十字架。

墓碑前面站着一个人,个子很高,黑色的长衣,金色的头发在额前莫名其妙地卷着,沿着山坡又走过来两个人,女的手里也捧着鲜花,男的手里举着包得闪闪发光的盒子。

 

"对不起啊乔鲁诺,等很久了吧?"

 

乔鲁诺回过头,苍蓝色的眼里绽出笑容,

"啊,没有。我也刚到的。"

 

…………

 

"我现在忙得很呐,来一回不容易,点心要省着点吃啊纳兰迦;你看我会买巧克力而乔鲁诺就只会用黄金体验变出花来。。。"

 

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伸手又抹了抹墓碑边沿。白色大理石的十字架很洁净,上面刻着简单的文字,纳兰迦 ?吉尔葛 1984-2001 ,旁边是雷欧?阿帕基 1981-2001 。两个墓碑,没有再多的了。

阳光在草地上投下阴影,海风从远处吹来。

 

"真是个不错的地方…"

一直忙活着的男人直起腰,

"等我死了也埋在这里吧。"

 

"怎么?当干部不顺心啊?"

 

特里休先回车上去了,太阳温暖耀眼,两人坐在地上。昨晚下过雨,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米斯达索性躺在草丛里,拉了拉帽子,深吸一口气,再次感叹。

 

"真是个好地方啊!呐,乔鲁诺。"

 

"嗯?"

 

"布差拉迪也会喜欢这里吧。"

 

金发的青年沉默了。什么东西从记忆里浮上来,略微苍白的肤色,纯黑削齐的短发,同样是纯黑的眼睛里有着明亮而犀利的光。水晶一般透澈,坚硬,而且温和…

布差拉迪…

除了米斯达,从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这个名字。

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已经十年了啊,乔鲁诺。"

 

已经有…这么长时间了吗……

 

 

…………

 

 

"布差拉迪,我杀人了。"

 

他的声音很低,平和而有张力,也威严,四周的空气好像受到无形的压力般,空气中的尘埃四散。然后他坐下了,金发在幽暗的空间里隐约发着光。

 

"是负责南部地区的干部呢…

想要夺得'箭',以为有了力量就可以得到权力的椅子了。"

 

老板,是一个身份,只可仰视的抽象概念。权力,财富,地位,洁净的肮脏的显赫的诱人的一切伴随着这个概念黯然滋生。乔鲁诺坐在这把椅子上,底下有的人仰望着,然后低下头来服从,藏起妒恨的目光。

 

那是自然。力量谁不想要呢;财富谁不想要呢;权力谁不想要呢。

 

世界多大,欲望就多大。

 

然而乔鲁诺并没有象前一任老板一样躲起来。他一向光明正大地出现,然后就有人出来想要杀死他,自己大权独揽。有时是外人,有时是自己人。有时米斯达在,会顺便帮他解决几个麻烦;或者身边也有其他负责护卫的人。即使只有自己,对付一些暗杀者乔鲁诺也绰绰有余。他的地位并非侥幸得来。

 

这次的人目标是"箭"。不知在哪里听说通过箭就能得到力量,称王称霸。

 

事关重大,这次乔鲁诺亲自出手的。

 

和米斯达赶到到现场的时候那个男人用箭刺穿了自己的儿子,十几岁的小孩子喉咙冒着鲜血,那男人不敢自己尝试,就拿自己的孩子做实验。

 

不仅贪婪,还懦弱。

 

这种人,不配拥有力量。力量也不会选择他。

 

孩子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父亲的尸体。

 

黄金体验救了他,活过来却看到这么一幕。对他来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

 

"你就是老板吗?"

"是。"

"你杀了我父亲的吗?"

"是。"

"为什么呢?"

"他背叛了组织。"

"背叛了就要死吗?"

"他疯了,还要杀了你。"

 

于是孩子流下眼泪来。

"我父亲虽然有时发脾气,却很照顾我和妈妈。"

 

孩子爱他父亲,即使父亲曾想杀了他。

 

"先生,你也有父亲的吗?"

"当然有的。"

"你爱你的父亲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后来孩子离开了家乡,到北部的米兰城去上学,虽然在学校里表现软弱,人际关系也很糟糕,却还是参加了学校的戏剧社团。乔鲁诺派人暗中观察着这个应该拥有了替身能力的孩子。那是三年前,那孩子十二岁。

 

米斯达告诉他,那个孩子出现了替身,叫做 Dreamer Paradise。

 

"是个只会做梦的小可怜。"一边喂养着他的宝贝手枪们,米斯达一边说。

 

 

…………

 

 

 

米斯达觉得自己有时候不了解乔鲁诺。虽然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乔鲁诺是个爽朗而率直的人。

 

十年前战斗结束的时候,他们一路走回竞技场,老板被消灭了,他和特里休都很轻松,一边说说笑笑往前走。乔鲁诺拿着乌龟,不即不离地跟在后面。

 

斗兽场的石板地上,倒着一个人,素白花式的西服溅上了泥水,黑发扑散在石头上,眼睛闭着。

 

"喂喂,布差拉迪,我们打败老板啦!怎么还在这里,不会是睡着了吧?"

 

米斯达一边说,一边上去扶起那个身体,然后推搡着。特里休在他身边帮忙。

 

"没什么事吧?刚刚我可没打中致命的地方啊…"

 

直到他们两人发现,这个身体已经没有呼吸,没有体温,没有心跳。

 

死…死了…??

 

不可能。

 

"哎!布差拉迪你别吓唬我们啊。我在威尼斯被打穿了头都没死的…喂!乔鲁诺,你快过来看一下他啊!"

 

波鲁那雷夫的乌龟叹了口气,特里休也象是终于反应过来,转过头来看着乔鲁诺。

 

"布差拉迪的灵魂已经升天了。他死了。"

 

声音很低,很平静,好像是说"刚刚下过雨"或者"今天吃咖哩饭"…说什么?…布差拉迪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

 

"刚刚他还和我们一起的。特里休你看见了吧?"

 

被他这么问,女孩一愣然后开始细声地呜咽。连被自己的父亲背叛都没有哭泣过的女孩子…

 

"…波鲁那雷夫?你呢?布差拉迪的钢链手指…"

 

没有人回答。然后乔鲁诺跪下身,用黄金体验修补好布差拉迪身体上的枪伤。

 

"米斯达,我们得带他们回去,先帮我把布差拉迪放在乌龟里,还有纳兰迦。"

 

从没怀疑过自己是条硬汉的米斯达,终于泪如雨下。

那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布差拉迪死了这个事实,同时米斯达想:乔鲁诺真是个冷静又冷酷的人啊,共同战斗的伙伴这么死了,他都不伤心的吗?而且布差拉迪不是从一开始就袒护他的吗?他怎么连难过的表情都没有一点。

 

…………

 

后来他们在萨丁尼亚接回了阿帕基的遗体,乔鲁诺坐上了老板的位置接管了组织。死去同伴们的葬礼也如期举行。地点是乔鲁诺选的,绿油油的面向海的山坡,风景很好。然而葬礼上却只有两块墓碑。

 

纳兰迦,阿帕基。没有布差拉迪的。

 

悼词还没有念完,米斯达就一把抓住乔鲁诺的衣领。

 

"布差拉迪呢?怎么没有布差拉迪?!你把他弄到哪去了?"

 

新上任的干部扯着新老板的领子大声呼喝。列席的其他干部们对他的行为震惊到无以复加。然而乔鲁诺就只是沉默。最后要不是特里休出来劝解,两人几乎大打出手。

 

后来米斯达才知道,乔鲁诺不是冷酷或者冷静。布差拉迪死了这件事,他比谁都无法接受。

阿帕基或者纳兰迦死了,他还会和米斯达一样悲伤难过。之后也会伤感怀念,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但是,布差拉迪是不一样的。

 

将布差拉迪像他们一样放进棺材里,埋到土中,放上墓碑,上面写上"布鲁诺 ?布差拉迪, 1981-2001 "。这些事情,乔鲁诺无法做到。

 

说着"布差拉迪死了,灵魂升了天。"的时候,他是在大脑里把"布差拉迪"这个词换成了路人甲路人乙,或是随便什么代替的东西。然后把真的布差拉迪的身体用黄金体验修复,然后藏起来,如果坏了就再修复…总之对乔鲁诺来说,布差拉迪还在他看得见,碰的到的地方,没有消失,没有离开,没有死去。

 

为了这件事,米斯达不止一次和他大吵大闹。而每一次,乔鲁诺都是和葬礼上一样的沉默。

 

直到有一回,米斯达冲着他大嚷:

"'布差拉迪的灵魂升天了。他死了。'这不是你亲口对我说的吗!?

他的灵魂还在不在,你的黄金体验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

不信的话让镇魂歌出来,让你好好看清楚事实啊!

 

你把他藏起来到底想怎么样?每天挨着尸体入睡吗?!

 

最后这句话说完,米斯达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乔鲁诺抬起脸,苍蓝的眼睛里射出冰冷的光。凌厉的杀意顺着皮肤弥漫开来,让米斯达的神经一阵战栗。乔鲁诺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甚至没有放出黄金体验来跟他对峙。

 

最终米斯达还是退缩了。

"谁怕谁啊…"

他后退了一步,挥挥手说,

"随便你。"

然后绕过乔鲁诺,转身而去。

 

…………

 

后来他们没再因为这件事争吵过,又过了一阵子,米斯达来到乔鲁诺住的地方,三层楼的宅院里,一间临着花园的向阳的房间,窗边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对了,不是人,只是一具躯体,没有灵魂的躯体。略微苍白的肤色,纯黑削齐的短发。是布差拉迪,样子和从前没有改变。然后乔鲁诺走过去,放出黄金体验,那金色的替身的手指轻轻抚过那具躯体的面颊,颈项,手臂,全身上下,然后回到面颊那里。米斯达甚至可以感觉到生命的能量由替身里传递出来,之后那具躯体会产生些微的变化,晦暗的颜色消失了,肌肤恢复活力,脸庞也像健康人一样恢复光泽。那个时刻的乔鲁诺的眼神极其温和柔软,他注视着布差拉迪的面容,大约一刻钟,苍蓝的眼睛里有着期盼的光。然而这光随着时间渐渐淡去,他退出房间,带着温柔而满足的笑容。

 

十年了,米斯达每次看见这一幕,心里都没来由的一阵酸。

 

 

…………

 

 

五月时节,即使是傍晚也依旧光线充足。金发的青年轻轻踏进房门,房间的设计很用心,宽阔的玻璃窗采光良好。淡金阳光透过半敞着的窗帘照进来,即使一直沉睡的苍白的容颜也染上了温暖的颜色,零散而斑驳的光泽在漆黑的发间跳动。

 

布差拉迪的样子和那个时候相比没有丝毫的变化。

 

但已经十年了啊。

 

乔鲁诺过去将窗帘拉开了一些,让更多的阳光照进屋里。同时黄金体验开始通过手指给布差拉迪的身体注入新的生命能源。随后那具身体的皮肤和嘴唇也慢慢呈现出血色。

 

不是还有生命吗…为什么不能睁开眼睛,也不能说话呢?

望着渐渐充满活力的肌肤,乔鲁诺总禁不住这样想。然而这充沛的生命力用不了几天就会慢慢流逝,血色消退,皮肤颜色逐渐晦暗。乔鲁诺的希望也就缓缓沉下去。即使再次使用黄金体验,结果也是一样。

 

没用。

 

黄金体验每一次触碰这个身体,那个感觉就越来越清晰。空无一物的感觉。

 

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

 

布差拉迪的灵魂已经不在了。黄金体验再清楚不过,拥有黄金体验的乔鲁诺也再清楚不过。没有灵魂,再多的生命力也没用。

 

十年前的那一天,这个人的灵魂浮到空中,乌黑的发,纤丽的眉眼,黑眼睛里水晶一般明亮透澈的光,然后他的样子渐渐溶解在云里,消失了。

 

冰冷而锐利的痛楚划过心脏,黯黯地沉没到无底的深处去。

 

多亏了你…就这样了……他说。然后消失了。

 

布差拉迪,哪里也不在了。

 

…………

 

乔鲁诺准备离开房间。就在走出门口的一刹那,黄金体验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迅速回到床边,乔鲁诺也赶忙奔过来。

 

黄金体验把手放在布差拉迪的额头上,检查着。然而最终还是收回手,慢慢退回来消失了。

 

错觉吗。始终还是…

 

乔鲁诺转过身,自嘲地笑笑。

 

有时只是风,有时连风都没有。

 

你在盼望什么呢?那么不可能的事情…

 

黄金体验一次一次过去,也一次一次告诉你,那里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了!你不相信。乔鲁诺 ?乔巴拿,你连自己的替身都不相信了吗?你连现实和幻想也分不清了吗?!

 

你敢不通过黄金体验,只用自己的手去碰他的脸颊吗?不敢吧!你敢去握住他的手吗?!不敢吧!

你害怕那没有体温的冰冷触感吧!你害怕在他身上感觉不到脉搏和心跳吧!你不敢亲自去确认,躺在那里的就只是一具尸体吧!

拥有能赋予生命的黄金体验又怎么样?拥有能够呈现一切现实的镇魂歌又怎么样?!

 

你能逃走吗?你能面对吗?!

不能吧!不能吧!

 

你能放弃吗?能失去吗?!

不能吧!

 

支离破碎的思维碎片痉挛地通过神经,砸在脑海里,掀起惊涛骇浪。激烈的思绪在静默的空间里翻腾奔涌着,黄金体验再次出现在空中,失去了平时的灵巧敏捷,痛苦地抽搐翻滚。

 

要失控了,要疯了吗?

 

黄金体验仍然在挣扎着,金发的青年不堪负荷一般,跪倒在地板上,沉重地喘息着,苍蓝的双眼开始逐渐失去焦距。

 

痛苦吗?绝望吗?!

就这么疯了吧…

 

…………

铃铃铃铃——

 

一阵刺耳的铃声打破室内的静默。将乔鲁诺处于崩溃边缘的神志硬是扯回来。眼前的景物恢复清晰,黄金体验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铃铃铃铃——

 

勉强挪动着僵硬的身体,乔鲁诺掏出外衣中的电话。屏幕上熟悉的名字和号码,是米斯达。他接起电话。

 

"喂!乔鲁诺。"

"……"

"怎么不说话啊?乔鲁诺你没事吗?"

"…啊。米斯达,怎么了?"

 

"米兰那里传来的消息,那个孩子,他失踪啦!"

"哪个…?"

"就是那个小可怜嘛!怎么了乔鲁诺你真的没问题吗?"

"…我没事。"

 

一边讲着话,乔鲁诺让黄金体验搜索了四周,他并没用发现任何人或是替身使者的踪迹。

 

"哎!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我还是过去一趟吧。你等着啊。"

 

 

…………

 

 

三年前被乔鲁诺杀死了父亲的孩子,拥有叫做" Dreamer Paradise"的替身;本体名为比安可,替身呈现薄薄的雾气形态,能力是使人产生类似梦境的幻觉。除了替身能力的使用距离还算宽广之外, Dreamer Paradise无论在梦境里面或梦境外面都完全不能进行物理攻击,而且,据说连让人做梦的内容和时间长短,也是替身无法控制的。

 

"所以说这样的替身有什么用处嘛!只要意识到是在做梦,不是一下子就醒过来了。没用具体的攻击能力的话,只凭梦境有可能把人吓死吗?而且不能控制,如果他发动能力,而我只看到吃火锅或者在什么地方游玩,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啊?这种替身能力有没有搞错啊?"

 

"说不定有其他隐藏的用途。"

 

面对米斯达"一定什么用也没有"的论调,乔鲁诺还是觉得这件事要认真谨慎地对待。而且前一次黄金体验几乎失控,而他也险些精神错乱的危机,是否也是出于 Dreamer Paradise的攻击,如果是的话,就说明那叫比安可的孩子确实是危险人物。从三天前得到消息开始,乔鲁诺已经派出人手搜索调查,但至今还还没有结果。

 

"那个孩子我后来见过,是个见到死老鼠也会吓哭的胆小鬼而已,不可能有胆量跟组织作对啦!"

说完这些话,米斯达穿上外套准备离开乔鲁诺这里,

"特里休大概早买完东西了,我去接她一下。剩下的事情晚上再讨论吧。"

 

金发的青年于是点点头,看着米斯达走到门口,有人为他打开门。

"晚上就带特里休一起过来吃晚饭好了。"

 

"好啊。不过你家的厨子我可不喜欢。那么笨的人,也可以在老板家里工作吗?"

"行了你。晚上见面吧。"

 

………………

 

米斯达离开以后,乔鲁诺又坐着看了一会儿干部们送来的报告,天色渐暗的时候到厨房去交待了一下晚餐的事。屋子中的人们渐渐都下班离开了,只有厨房里还在忙碌着。

 

去看一下布差拉迪吧。他想。

 

推开门,屋里一如以往的很安静,窗子开着一半,细纱的窗帘随着风轻轻摆动。昏暗的天光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室内的一切都显得朦胧模糊。

乔鲁诺本想先去关上窗户再开灯。走过床边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感觉到一丝异动。

 

布差拉迪在动?

 

怎么可能。还想因为一个错觉就精神崩溃吗?金发的青年伸手扯过窗帘,动作却停在一半。

 

又动了,不是错觉。

 

乔鲁诺震惊地转过头,紧紧盯着床上的人。没错,是动了,睫毛在颤,嘴唇稍微张开了,然后,睁开了眼睛。

 

那双漆黑的眼睛从开始茫然的神情慢慢转为清晰坚定,是很久以前就熟悉了的明亮而犀利的目光,水晶一般透澈,坚硬而温和。

是布差拉迪。

 

艰难地松开手里的窗帘,一步一步挪到床边,更加艰难地伸出手去。

 

"…布…布差拉迪……?"

 

床上的人也看到了他,嘴唇又动了动,像在尝试着发出声音。

"乔…鲁诺…"

 

长久不曾说话而口齿有些滞涩,然而声音没有变,略微偏高的男声,清澈悦耳的音调。

是布差拉迪的声音。

 

手指触摸到他的皮肤,不是乔鲁诺恐惧的冰冷触感,而是温热的,还有呼吸,也是温热的。这世界上还从来未曾有过什么,让他如此震撼与感动。

活着的布差拉迪。

 

"是乔鲁诺…吗?"

"啊…布差拉迪,是我啊。"

"你的样子变了。"

"…是吗?因为已经过了很久了呢。"

"有多久了?我睡了有多久?"

"已经十年了。"

 

十年了啊。布差拉迪。

 

"已经有…这么长时间了吗?"

 

下一刻,乔鲁诺将脸埋在布差拉迪胸前的衣服里,眼前,一片湿润。

 

掠过窗帘的风带来远处大海的潮湿空气。淡薄的白雾无声无息地从窗口流入。

 

…………

 

米斯达开着车从购物中心出来,车子后面是方才大购物的战利品,特里休刚刚去过美容院,米斯达在驾驶座上还能闻到化妆品和洗发水的香味,风从开了一半的车窗吹进来,有点热,车里放着音乐,是特里休新买的 CD,重金属摇滚,歌手在嘈杂的背景下声嘶力竭地叫喊。

 

很美好啊…这样的生活。

一边开车米斯达一边这么想。

 

"今天到乔鲁诺那里吃饭吧。我们晚上还有事情要谈。"

"…还是那个不会做意大利菜的厨子吗?"

"嘿,乔鲁诺都不介意,你就别挑了。"

"还不如我来做饭。"

 

特里休哼了一声,好像仍然不满似的。米斯达也就转回头去专心开车。

很美好啊。

 

"铃铃铃铃铃……"

 

一阵铃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手机在外衣兜里,外衣扔在后座,米斯达回头看了一眼,就叫特里休帮他接电话。

 

"喂。这里是特里休 ?米斯达。…啊,你等一下。

是乔鲁诺那里的电话,好像是佣人。"

 

佣人?米斯达把电话接过来。

"我是葛德 ?米斯达。"

 

电话那一端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好像很害怕。

"米斯达先生,我是乔鲁诺先生府上的佣人,刚才我在厨房,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

 

是那个不会做意大利菜的厨子。这个糊涂又有点神经质的老头,这次又怎么了?

"什么事啊你就直接说吧。"

 

"刚才我在整理餐具,突然就看见了死去很多年的老伴,好像睡着了做梦似的。后来盘子掉在地上,我就醒了。米斯达先生,我只是个普通人,这种奇怪的事情,很可怕啊……"

 

Dreamer Paradise 。

 

"你跟乔鲁诺报告了吗?"

"乔鲁诺先生还在那个房间里。而且我听见楼上好像有人,米斯达先生,怎么办啊?"

 

"我马上到。"

道路尽头,已经可以看见乔鲁诺住的房子了,米斯达一脚踩下油门。

 

…………

 

这就是老板住的地方吗?很平常嘛!

 

即使像我一样胆小的人,终于也来到这里了呢 !虽然拥有了父亲所说的力量,却仍然什么也做不到。欺负过我的老师和同学,我可以使他们晚上发噩梦,但是后来渐渐被人发觉了,只要谁做了噩梦,第二天也会来找我算帐。后来连他们自己饮烈酒或过度打电动游戏而夜晚睡不安宁的不良学生也来找碴殴打我,我却没有勇气打回去。即使参加了学校的剧团也没有任何角色可以担任,只好躲在道具室里偷偷地做梦流泪。被比自己年级还低的男生勒索,也只能藏起来,只有 Dreamer Paradise陪我一起哭泣。

 

但是像我这样软弱的人,也要杀死老板呢!

 

少年踏过地板,虽然也有十五岁,却比同龄的少年矮小很多。细瘦得不像样子的双手,拖着从走廊里摆放的甲胄那儿拿来的刺剑,他一步一步向虚掩着的房门走去。少年的周身缠绕着白色的雾气,尖锐的金属被拖着划过走廊的地板,发出刺耳的噪音。

 

啊啊,就是他了!那个金发的人就是老板了。我见过他。三天前我使用 Dreamer Paradise,差一点就让他疯了呢。不是说老板很强大,是无敌的吗?原来都是说谎啊!现在他靠在床边一动也不动,还没有从梦里醒来呢!究竟是什么样的美梦,真想知道啊!

 

你就这样做着梦去死吧!!

 

父亲,你看到了吗?我要用你留给我的力量杀死老板了!你高兴吧!

 

少年细瘦的双手不知从哪里爆发出力量,把精钢打造的刺剑举过头顶,

 

"去死吧――!!!"

 

………………

 

布差拉迪在跟他说话。清澈悦耳的音调,开始还有些滞涩,然后就逐渐流畅的意大利文,还有水晶般透澈明亮的目光。他们离得很近,乔鲁诺几乎可以感觉到布差拉迪呼吸时潮湿的热气。

不再是他一厢情愿的错觉,是真的布差拉迪啊!

 

"……那个,布差拉迪,你饿不饿?要不要喝水?"

"呵…让老板亲自给我倒水,很过意不去呢。不过,先扶我起来吧,躺了这么久,身体都不听使唤了。"

 

乔鲁诺连忙手忙脚乱地掀开被子,扶住布差拉迪的手,那只手也和从前一样,修长而整洁,温暖干燥的手指,谁能相信这只手能使用那样强大的替身能力,杀死敌人呢。

 

"乔鲁诺等一下。好像…"

赶忙停止了动作,乔鲁诺发现布差拉迪正抬头看着他。

 

"布差拉迪?怎么了?"

"你好像长高了呢,比我还高了?"

"啊……这个。"

 

"十年吗,真让人难以想像呢。"

 

"不过,这不会还是十年前我穿的那身衣服吧?"

"………"

 

猛然见,乔鲁诺感觉自己的身体震动了一下。温热腥甜的液体从他喉咙里涌出来,

他看见一柄利刃从他胸前刺出来,一直刺到倚着他勉强坐起来的布差拉迪的胸口里。

 

布差拉迪仍然微笑着,用清澈悦耳的声音对他说,

 

"乔鲁诺,你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呢。祝贺你。"

 

尖锐的疼痛排山倒海般袭来。

 

………………

 

米斯达和特里休在院子里就听见有人说话和大笑的声音,

 

"父亲啊—— !我杀死老板了!哈哈哈哈——"

 

容不得多考虑,米斯达掏出手枪,对准窗口一连开了五枪。

"手枪们!干掉暗杀者,保护乔鲁诺!"

 

呼啸的子弹打碎玻璃,绕进半掩的窗口,砰砰几声,窗子里面雾气四散。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陌生的声音,应该是刺客被击中了。

 

米斯达和特里休对视了一眼,用最快的速度冲上楼,一把推开房门。

 

地上倒着人,好像在抽搐着,室内很昏暗,米斯达一时看不清他的伤势轻重。特里休打开电灯的开关。明亮的光线瞬间照亮整个房间。

 

地上躺着一个十几岁的干瘦少年,米斯达知道他叫比安可,是替身使者,替身名叫 Dreamer Paradise,是个只会做梦的可怜虫。

少年的头部,喉咙,腹部都中了枪,血流满地,奄奄一息。然而他身边仍然弥漫着淡薄的白雾。

 

"老板……做着梦…死了。我…杀死了…"

 

米斯达对着他的头又开了一枪。少年的身体被子弹的冲力震得一弹,不动了。白色的烟雾随之消失。

 

烟雾的尽头,乔鲁诺仍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靠在床边,手里抱着布差拉迪,两人的衣服和床单已经被染得鲜红。金发的青年低着头,苍蓝的双眼目光迷离。黄金体验保持着和他同样的姿势跪在床边,大量的鲜血仍然从他胸前和背后被贯穿的伤口涌出来。

 

特里休和米斯达连忙冲过去。

 

"乔鲁诺!!"

 

乔鲁诺听到喊声抬起头,

"布差拉迪…刚刚醒过来了……"

 

"乔鲁诺,那是做梦啊!快点清醒!!让黄金体验给你治伤啊!"

 

金发的青年没有动,黄金体验也没有动作。

"布差拉迪…他…"

 

"敌人的替身能力已经消失了!乔鲁诺醒醒啊!!"

"你刚才为什么不用镇魂歌干掉那家伙啊?!"

 

米斯达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和特里休摇晃着乔鲁诺,血却因为他们的动作流得更快了。这是贯穿心脏的伤,如果不医治,用不了几秒钟就会死。然而唯一有治伤能力的黄金体验,就和他的主人一样靠在床边一动不动。特里休已经急得流出眼泪来了。

 

"布差拉迪早就死了!你别抱着他了!快给自己治伤呀!!"

 

乔鲁诺的眼睛动了动,好像有了反应,手上却抱得更紧了。黄金体验也开始动作,却是向着布差拉迪伸出手。

 

"他没有死…刚刚他还跟我说话。……布差拉迪的灵魂…"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米斯达眼看着黄金体验修补好布差拉迪胸前被剑划破的口子,然后摸索着,像是在寻找布差拉迪的灵魂。

 

乔鲁诺倒了下去,黄金体验的动作也慢慢停止。

 

时间凝结了,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住不动,只有金色替身的影子逐渐变淡,消失…

 

布差拉迪还活着。

即使只是梦境,乔鲁诺也选择相信。

就算一切都是 Dreamer Paradise制造出来的幻想,他和黄金体验也愿意就这样结束。

 

"米斯达!乔鲁诺要死了!你快想办法呀!!"

特里休哭泣的声音撕裂了空气传过来,米斯达转过脸去,眼里的泪水已经抑制不住地流淌而下。

 

"算了,特里休。让他去吧。"

 

…………

 

就算只是梦也好,

请让我听你的声音,

请让我握住你的双手,

请留给我你的体温,

请让我看你的微笑。

 

请带我去你在的天堂。

 

 

《 Dreamer Paradise  梦里天堂》

 

 


NaahThisisJamie

这两天随手涂的

P2人体有点问题…

这两天随手涂的

P2人体有点问题…

NaahThisisJamie

前两P是同一张
P3布单人姿势参考自伯里曼()
喜欢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呗

前两P是同一张
P3布单人姿势参考自伯里曼()
喜欢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呗

NaahThisisJamie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布加拉提性转 注意避雷

水车Mill_Wheel

画了俩小时的速涂,突然想来只布姐的大头照~up友善,但不爱ky,不喜误入,欢迎同好~

特别感谢sakuya的基情支持帮着做的视频~

画了俩小时的速涂,突然想来只布姐的大头照~up友善,但不爱ky,不喜误入,欢迎同好~

特别感谢sakuya的基情支持帮着做的视频~

万桓彦
布姐的军装?礼服?_(:з」∠...

布姐的军装?礼服?
_(:з」∠)_

布姐的军装?礼服?
_(:з」∠)_

夜见yorumi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一搜布加拉提全...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
一搜布加拉提
全是刀!
悲愤得我惊坐起要画画
结果电脑给带走了
我还是要摸鱼!!!
想画个胶带画
然后就。。。。
明白了!我的替身能力是【变娘】!
为啥我画男就是像女嘞。。。
画女硬说男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
一搜布加拉提
全是刀!
悲愤得我惊坐起要画画
结果电脑给带走了
我还是要摸鱼!!!
想画个胶带画
然后就。。。。
明白了!我的替身能力是【变娘】!
为啥我画男就是像女嘞。。。
画女硬说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