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拉金斯基

5756浏览    409参与
NaCl味的小黄鱼

是最近吸猫上头的产物,沙苏露猫猫和一个简笔画的十革。(露猫虽然看起来像是强行加进去的,但是其实真的是。

鸽了两个星期了,累死了,累死了。吸猫一时爽,一直吸猫一直爽。

是最近吸猫上头的产物,沙苏露猫猫和一个简笔画的十革。(露猫虽然看起来像是强行加进去的,但是其实真的是。

鸽了两个星期了,累死了,累死了。吸猫一时爽,一直吸猫一直爽。

暮菖

啊啊啊啊!!!是情头!!(虽然很丑😭)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真的画了十革组的情头!!冷圈太冷,只好自己产粮,只是质量堪忧

啊啊啊啊!!!是情头!!(虽然很丑😭)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真的画了十革组的情头!!冷圈太冷,只好自己产粮,只是质量堪忧

暮菖
你我自战争年代一路相携而来,虽...

你我自战争年代一路相携而来,虽曾一度走失,但从未错过

Мы с тобою на пути, который мы проделали с времен войны, хотя и когда - то

超爱我伊利亚(。>∀<。)

你我自战争年代一路相携而来,虽曾一度走失,但从未错过

Мы с тобою на пути, который мы проделали с времен войны, хотя и когда - то

超爱我伊利亚(。>∀<。)

山海
谁不喜欢子露呢hhhhhhh...

谁不喜欢子露呢hhhhhhh

(虽然是很久之前的图。不过感觉发出来还是比较好一点。把作品放在手机里迟早有一天忘记。)

谁不喜欢子露呢hhhhhhh

(虽然是很久之前的图。不过感觉发出来还是比较好一点。把作品放在手机里迟早有一天忘记。)

NaCl味的小黄鱼
没带钥匙怎么办?苏总教你暴力破...

没带钥匙怎么办?苏总教你暴力破门!


一个沙雕改图,有点粗糙。

没给苏总画帽子,因为我懒。

没带钥匙怎么办?苏总教你暴力破门!


一个沙雕改图,有点粗糙。

没给苏总画帽子,因为我懒。

NaCl味的小黄鱼

丢一丢第一次板绘的产物和几张很古早的、拍得有点糊的摸鱼。

我爱万尼亚!!!

丢一丢第一次板绘的产物和几张很古早的、拍得有点糊的摸鱼。

我爱万尼亚!!!

水果玉米好吃呀
小年快乐~过年当然要画露中~

小年快乐~过年当然要画露中~

小年快乐~过年当然要画露中~

樊一北

干净的魂灵

本来是打算苏解那天发的,结果因为要考试加上老福特总是屏蔽我QAQ,所以只好等到元旦放假了再发。

我真的很纯洁!什么都没写!!(快滚,谁信!)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๑❛ᴗ❛๑)

设定什么的放在链接里了,希望不要翻车

( ’ - ’ * )等等我没开车啊喂!!





本来是打算苏解那天发的,结果因为要考试加上老福特总是屏蔽我QAQ,所以只好等到元旦放假了再发。

我真的很纯洁!什么都没写!!(快滚,谁信!)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๑❛ᴗ❛๑)

设定什么的放在链接里了,希望不要翻车

( ’ - ’ * )等等我没开车啊喂!!



枕声送晓春风楼

《致布拉金》

他是普罗米修斯的火种

要作寒夜里亮起的第一颗星芒

船笛声劈开混沌中的牢笼

燃一盏红烛作前路

他与黑暗搏斗

又引颈自刎

锋利的刀尖偏转

自取了灭亡

死去的为新生的开路

留下了破败残页

消亡的为存活的作垫

为后人作颂歌赞美

那儿童吟到

“引路星啊!瞭望塔啊!

乌托邦的指路牌啊!

你是我的信仰!

支撑我前行的缪斯!

要让那无知的羔羊明了!

我们所行的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猩红的希望之旗终将穿透这颗星球!”

他是普罗米修斯的火种

要作寒夜里亮起的第一颗星芒

船笛声劈开混沌中的牢笼

燃一盏红烛作前路

他与黑暗搏斗

又引颈自刎

锋利的刀尖偏转

自取了灭亡

死去的为新生的开路

留下了破败残页

消亡的为存活的作垫

为后人作颂歌赞美

那儿童吟到

“引路星啊!瞭望塔啊!

乌托邦的指路牌啊!

你是我的信仰!

支撑我前行的缪斯!

要让那无知的羔羊明了!

我们所行的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猩红的希望之旗终将穿透这颗星球!”


椒盐er

三个金色的莫斯科与一个春天

一个奇怪的设定

以及巨量ooc和私设

是一把苏解刀

意识流短打



  是什么时候,秋天的漂亮叶子落光了呢?

  捷斯潘打着他那匹膘肥体壮的马,走过莫斯科的乡村。

   农家姑娘提着牛奶,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的。

“瞧,那个风骚娘们!”

小伙子们哄笑起来,更加起劲儿的打着马

“驾!”“驾!”“快跑啊,你这畜生”

年轻的贵族老爷——是的,捷斯潘早就是老爷了,落在了后面,将苍白而瘦削的脸埋进毛茸茸的领子里,眼里教堂矗立百年的紫金顶也摇摇欲坠。

大厦将倾。

他们都这样说。

但怎么可能呢?这是彼得大帝的宠儿,叶卡捷琳娜女王的恩赐,无上的冠冕和荣光。

“天佑沙皇!”

他薄而没有血色的嘴唇落上了秋天...

一个奇怪的设定

以及巨量ooc和私设

是一把苏解刀

意识流短打



  是什么时候,秋天的漂亮叶子落光了呢?

  捷斯潘打着他那匹膘肥体壮的马,走过莫斯科的乡村。

   农家姑娘提着牛奶,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的。

“瞧,那个风骚娘们!”

小伙子们哄笑起来,更加起劲儿的打着马

“驾!”“驾!”“快跑啊,你这畜生”

年轻的贵族老爷——是的,捷斯潘早就是老爷了,落在了后面,将苍白而瘦削的脸埋进毛茸茸的领子里,眼里教堂矗立百年的紫金顶也摇摇欲坠。

大厦将倾。

他们都这样说。

但怎么可能呢?这是彼得大帝的宠儿,叶卡捷琳娜女王的恩赐,无上的冠冕和荣光。

“天佑沙皇!”

他薄而没有血色的嘴唇落上了秋天的新霜,再也发不出赶马的号令。只能这样轻微的近乎恳求的翕张着嘴唇,奢望着这马儿能走的慢些,世界不要把他远远的抛下。

秋天多美啊。

波罗的海的琥珀闪着金光,贵妇人脖子上的羊脂玉叮当作响,小提琴家抹上松香,圆舞曲奏响,白手套带上,脂粉气味芬芳,炮声天边乍响。

再跳一曲,末日荣光。



再见了,捷斯潘。再见了,我的老爷。

血迹无需清理,请用它染红战旗

珠宝别都丢弃,他有更好的用武之地

只有你,是时代的垃圾,

只有神,是无用的伪意

如果人民还足够有力,我们就还能用鲜红的大字写下——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他是这样的战士,钢铁灌进他的椎管,冰块砌成他的躯体,他的歌喉是太阳的风暴,他的眼睛是燃烧的赤旗。

所有人都坚信,这样的战士,将永不倒下。

饥饿困不住他,寒冷冻不死他,毒气打不倒他,烈火烧不尽他。

如果断掉补给,他告诉你生命的伟力

如果风雪肆虐,这是他挚爱的家乡

如果将心脏用烈火烧掉,他说

“那里从不是生命的源泉。”

  泥泞,炮火,屈辱,抗争,太阳初升。

   金光照在每一条冰封的河道上,大家喊

“春天!”

   从黑海到伏尔加河,从乌克兰粮仓到西伯利亚雪原,从摩尔曼斯克港到共青团城,大家以讹传讹着,歌颂着,庆祝着,他们说

“春天!”

   冬天不好吗?

   有谁在意呢?

   春历高高挂起,一个又一个庆祝的节日被彩笔画出,一次又一次的派对永无止息,厮杀成为乐趣,武力不再正义,权力落入沟渠。

   所有人都忘了冬天,也忘了被他们杀死的秋天。

    在那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巨人阵亡。



    “尼古拉医生!今天好吗?”

    “唉,可不怎么样,玛莎小姐。来了个精神分裂的病人,还有点臆想症状,这可真够麻烦的。”

    “我也听说了布拉金斯基先生的事,可真为他遗憾,秋天的时候还能跳舞呢,这圣诞节的夜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说春天来了,非得扑进火里,去找什么春风。”

     “不,玛莎小姐,看来你知道的还远远不够多呢!来,看看他的病历,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病人呢!”

      “唉,其实精神分裂的症状也不是太严重,就是每年的圣诞都要复发,可他要是这样,是怎么在中央保密局上班的啊。”

       “其实他也不算是正经的保密局的人,不过是会不定期的让他做些杂事,拿些报酬,毕竟他这病,还算是为国家得的呢,具体的他也不肯说了,唉,等他的冻伤好了,就让转送心理科吧。”

        “那他也算是个可怜人,愿上帝保佑!”

        “愿上帝保佑!”

       “等等,尼古拉医生!快来快来!布拉金斯基先生擅自离院!去向不明!”

      “医生,只在床上发现这个纸条!”

       “神赐春日。”

         莫斯科的白雪在教堂的灯火下泛着金光。


       


枕声送晓春风楼

《献给布拉金》

平民说“反抗”,贵族要“镇压”。

先哲的话语融化坚冰,瞭望塔的灯光于黑暗中亮起。

他们是巴别塔的工匠,要建造能与天地比肩的巨塔,他在没有光的夜晚,走出一条红色的道路。

他从不说不,领头羊的眼睛被理想遮蔽,羔羊们顺从且坚定。

他是野心家,是独裁者,他毫不遮掩,心思昭然。西伯利亚森林的风与贝加尔湖的石在冰原上一同嚎哭。异端被束缚于古拉格之内,上位者的的枪支洗去叛徒的踪迹。

表面的平和为暴动掩护,波罗的海深处有暗潮起伏,坦克的铁皮里,跳动的心脏与炮弹紧挨。

冬将军的铁骑踏破分离之墙,刀剑与鹰的军团荡然无存。纵火者在暗无天日的囚室与娇花饮弹归去。

他在古巴的土地上将火药送予仇敌,在越南的土地上被划伤动脉。

切尔诺贝利...

平民说“反抗”,贵族要“镇压”。

先哲的话语融化坚冰,瞭望塔的灯光于黑暗中亮起。

他们是巴别塔的工匠,要建造能与天地比肩的巨塔,他在没有光的夜晚,走出一条红色的道路。

他从不说不,领头羊的眼睛被理想遮蔽,羔羊们顺从且坚定。

他是野心家,是独裁者,他毫不遮掩,心思昭然。西伯利亚森林的风与贝加尔湖的石在冰原上一同嚎哭。异端被束缚于古拉格之内,上位者的的枪支洗去叛徒的踪迹。

表面的平和为暴动掩护,波罗的海深处有暗潮起伏,坦克的铁皮里,跳动的心脏与炮弹紧挨。

冬将军的铁骑踏破分离之墙,刀剑与鹰的军团荡然无存。纵火者在暗无天日的囚室与娇花饮弹归去。

他在古巴的土地上将火药送予仇敌,在越南的土地上被划伤动脉。

切尔诺贝利扑灭信任的火焰,撼动灰色高楼。他被姐姐背叛,被妹妹抛弃。在无际的旷野中独自行走。

执行者传递的剑上带着倒刺,勾出他们的脑浆与骨髓。

贫穷引发争吵,乌托邦的轮廓已近在眼前。西伯利亚的风雪永不停歇,正如他的脚步。

口蜜腹剑的政治家拉上乌云的帷幕,用花言巧语布下最精致的陷阱。他死去,在梦中将镰刀与锤子刻入每一寸土地,最后在梦境中消逝。他被剥下躯壳,人们用不可言的虚妄填充皮囊。他又复活,诊断书判决了他的生死,他的遗体无人收敛,在艳阳高照的雨夜里腐朽。

大洋对岸的仇敌为他种上加州的向日葵,枯萎的心脏是供给的养料。他的爱人看着秃鹫啄食他的躯干,沉默地扶着新生的他走上不同的道路。

他姓布拉金斯基,他们称他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

他们叫他--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刀与倾城 V.

[APH苏单人向]群星咏叹之时

①苏/解纪念

②有轻微苏/解因素。

③无cp向,ooc有,注意避雷。

年轻的国家在雪中长眠,唯有克里姆林宫的灯火依旧闪耀。

————题记

漫长的黑夜。

在厚厚的冰雪与繁华的灯火中空旷一片。

伊利亚躺在厚厚的冰雪之中。

今夜的星辰比往日更闪烁几分,如同墨黑纸片上若有若无的金色斑点跳跃,在星河中自流转于浩瀚宇宙。

是那样令人欣喜,富有活力而神秘美丽的星空啊,就如同往年新年里莫斯科首都城内那闪耀夜空的万家灯火。

记忆中依稀也是这般热闹而繁华的景象。

热闹的令人忍不住去追忆,去碰触那在脑海里昙花一现的关于梦境的美好碎片。

那是只存在于梦中的美好,就如梦境中大片大片迎着阳光盛开绚...

①苏/解纪念

②有轻微苏/解因素。

③无cp向,ooc有,注意避雷。

年轻的国家在雪中长眠,唯有克里姆林宫的灯火依旧闪耀。

————题记

漫长的黑夜。

在厚厚的冰雪与繁华的灯火中空旷一片。

伊利亚躺在厚厚的冰雪之中。

今夜的星辰比往日更闪烁几分,如同墨黑纸片上若有若无的金色斑点跳跃,在星河中自流转于浩瀚宇宙。

是那样令人欣喜,富有活力而神秘美丽的星空啊,就如同往年新年里莫斯科首都城内那闪耀夜空的万家灯火。

记忆中依稀也是这般热闹而繁华的景象。

热闹的令人忍不住去追忆,去碰触那在脑海里昙花一现的关于梦境的美好碎片。

那是只存在于梦中的美好,就如梦境中大片大片迎着阳光盛开绚烂的向日葵在微风中轻轻晃动的模样,就如往日新年时克里姆林宫永不熄灭的灯火以及全家团圆的新年宴会。

那是如同星辰般闪烁而明亮的时光。

就如同他过去所经历的那七十三年一样。

冰冷刺骨的寒风拂过面颊。

即使身为国家意识体不会感受到具体的温度,即使在往日的冬天他也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感受。

但他觉得这个雪夜好冷,是到最温暖的火炉旁都感觉不到一丝暖意的程度。

冷到心肝都止不住颤抖的感觉让他想起了他的童年时代。

那时候的雪也是这般大,银装素裹的模样甚至比这时还要寒冷几分。

他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挺过去的,依稀记得在记忆的深处有三个小小的身影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的情景。

那是他的姐姐和妹妹。

即使此时两人已经离开了他,在今年夏天的一个午后。

她们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相互依偎着越过开满向日葵花的高原跨过国界线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他。

即使后来娜塔莎有偷偷跑回来过,在他酩酊大醉的躺在寒冷的房屋中扑上来取暖,即使房间里的火炉没有点燃,但他还是感受到一股突然的暖流在身体中诞生。

娜塔莎也不说话,只是默默抱着自己将身体更凑近了一些,那双宝蓝色的漂亮眼睛中含满了晶莹的泪滴。

他们紧紧地依偎着,

就如同小时候那样亲密。

但他第二天起来后没有看见娜塔莎,仿佛昨天的情景都只是一场梦罢了。

房间之外依旧寒风呼啸。

自欧洲传来的圣诞赞歌在他耳边响起。

刺耳极了。

苏/联的圣诞节和欧洲并不在同一个时候,往往这个时候的人民正处于安静的沉眠之中。

一切都那么安静,一切都等待着黎明的日光划破黑暗的长空,带给迷途渺茫的国家最后的光明。

但他知道他过不了这个圣诞节了,也不会有所谓的未来二字了。

虽然十分的不甘心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毕竟一个力量消失的国家,众叛亲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宪法的内容早已为他们的离开埋下了祸根。

他从未后悔过他过去所做的事情。

他听见了白桦树枝自然落雪的声音。

身后的克里姆林宫冷寂一片。

已经快要消失的国家没有什么公务可以处理,但还是有窗口散发着明亮昏黄的光芒,估计只有总统大人独自一人在办公室中处理事务以及那份协议。

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一切都开始崩溃涣散。

他感觉到有什么抚上他的脸颊,轻轻柔柔的感觉如同漫天飞雪自然飘落在身上一样。

模糊不清的眼中闪过一片亮眼的紫色。

以及临行之时耳边响起的那轻轻的一声再见。

他闭上了眼睛。

红星殒落。

而另一颗星星此时正高高升起。

在这群星咏叹之时。

END.

山海

诈尸产粮……嗷叽!

布拉金家的伊利亚

《苏维埃葬礼》

与构想中不同的是,并没有大家打着黑伞默默送行,反而是伊利亚在解体前夕就为自己立好了墓碑。风雪中他摘下了自己的军帽,准备将其献给最后的存在。

这一眼他回望冻土,前一秒是疲倦和沧桑,后一秒是建/国时年轻的俊逸模样。

“既然如此。大家…好聚好散。”

诈尸产粮……嗷叽!

布拉金家的伊利亚

《苏维埃葬礼》

与构想中不同的是,并没有大家打着黑伞默默送行,反而是伊利亚在解体前夕就为自己立好了墓碑。风雪中他摘下了自己的军帽,准备将其献给最后的存在。

这一眼他回望冻土,前一秒是疲倦和沧桑,后一秒是建/国时年轻的俊逸模样。

“既然如此。大家…好聚好散。”

珍珠老鼠

【红色组】回忆录

这个日子很适合发文啊。也向当鞋合脚时致敬,我爱她,当鞋的太太真乃神仙也。

写的时候好感慨啊,七十年过去了,我们打破了苏联69周年的记录,以后还会继续走下去。


回忆录

[你教会我用枪,从后面抱住我亲自教我使枪。在四面楚歌的时候,你向我伸出援手,尽管是有条件的,但我仍然心动了,我放了五千年的心跳动了。你总说我很温暖,可在我心里,那一刻你温暖胜过太阳千万倍。

于是我没有犹豫的、头也不回的加入了你的阵营。你张开双手,笑得天真,就像你期盼的乌托邦社会一样天真。

你学会的第一个中文成语是万古长青,你说:愿我们诞生自战争中的爱情万古长青。

我想,国家间怎么会有万古长青呢?但是,但是……也许我们会是最特别的。

“特...

这个日子很适合发文啊。也向当鞋合脚时致敬,我爱她,当鞋的太太真乃神仙也。

写的时候好感慨啊,七十年过去了,我们打破了苏联69周年的记录,以后还会继续走下去。


回忆录

[你教会我用枪,从后面抱住我亲自教我使枪。在四面楚歌的时候,你向我伸出援手,尽管是有条件的,但我仍然心动了,我放了五千年的心跳动了。你总说我很温暖,可在我心里,那一刻你温暖胜过太阳千万倍。

于是我没有犹豫的、头也不回的加入了你的阵营。你张开双手,笑得天真,就像你期盼的乌托邦社会一样天真。

你学会的第一个中文成语是万古长青,你说:愿我们诞生自战争中的爱情万古长青。

我想,国家间怎么会有万古长青呢?但是,但是……也许我们会是最特别的。

“特别”也没几年,你遣回特派专家,我加强边境国防。曾经的诺言都如风一般散去。我心里只是闷闷的,这不是早该预料到的结局吗?

之后的几十年,我们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什么事情都会走向终点,你我也不例外。我开始一心一意发展自国,而你在我叹息的眼光中死守当年,指责我背弃信义,指责我亲近美国。我叹息,继续在改革开放中走下去。

1991年,你死了。我应该想到的,我却从未想到。

我去苏联,我偷偷地,坐了飞机去莫斯科找你。为人的一面隐隐作痛,似乎把过去百年受的伤都要爆发出来,令我心惊。

我在莫斯科,见到了满街寂静,见到了你的国民,那么愤怒,愤怒中透着亡国的悲哀。

我找遍了你可能出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你。我戴着帽子,厚重的围巾遮住我半张脸,在街上找你。外国的记者都来了,这真是世纪性的大事。

我越来越心慌。此时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担心自己的恋人。此刻我似乎只是王耀。

最后,我去了白桦林。我终于,见到了不愿见人的你。

你太狼狈,也太惊愕与几分料定的悲哀。我看着你靠在白桦树下,坐在雪里,脸色比雪还白。

不由自主的,我蹲下来,与你平视,帽子和围巾都被风刮走,落在雪中。然后我自己都不知为何,在你紫色的眼眸里看见无声哭泣的我。

或许是我难得疑惑的神情逗乐了你,你竟笑出声,就像什么矛盾也没发生过一般,你慢慢抬起手,擦去我脸上未尽的眼泪。你说:

“小耀,别哭了。”

眼泪越擦越多,我哭的太厉害,哭得似乎没有力气,这样我就顺理成章跌进你怀里,与不知所措的你四目相对,呼吸都交缠。

在你的眼里,我看见你昔日的荣光,赤色革命,向往的乌托邦,以及……我。

我想吻你,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

我感到你先是一怔,然后激烈的回应我。我们的爱情仿佛在这吻里尽情宣泄,吻尽一个世纪。

一吻既毕,我盯着你,轻声说:

“我爱你。”王耀爱伊万.布拉金斯基。

你的眼眸闪烁某种光芒,未尽的话语没有说出口,你张了张嘴又合上,闭上了眼睛,神情归于平静,仔细地看似乎还有几分满足。

我知道你曾经很缺爱,那我就让你在最后一刻充满爱,好不好?我就自作主张的当你答应了。

至少在最后一刻,有人是爱你的。

END]


易燃℃

[苏沙][r级]不会起名,只会用R来引起你的注意

是R级,苏沙(大写加粗)

是给天气的生贺!也是很早就开始构思的一篇,结果开学报道拖来拖去就只有短打爽文叻(还错过了时间,连贺文末班车也没赶上)

看的开心就好了。链接在评论区。

爱情属于他俩,ooc属于我。

是R级,苏沙(大写加粗)

是给天气的生贺!也是很早就开始构思的一篇,结果开学报道拖来拖去就只有短打爽文叻(还错过了时间,连贺文末班车也没赶上)

看的开心就好了。链接在评论区。

爱情属于他俩,ooc属于我。

山海
是斯捷潘…… 色调走爱丽丝梦游...

是斯捷潘……

色调走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哥特,滤镜是为了抵消色差。

设定是病娇美男,娇生惯养却因为贪婪无尽的掠夺而拥有肌肉曲线。


是斯捷潘……

色调走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哥特,滤镜是为了抵消色差。

设定是病娇美男,娇生惯养却因为贪婪无尽的掠夺而拥有肌肉曲线。


眺望南璟
一张旧图最喜欢最满意的一幅万尼...

一张旧图
最喜欢最满意的一幅万尼亚(>ω<)

一张旧图
最喜欢最满意的一幅万尼亚(>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