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洛妮娅

97342浏览    1623参与
Miss丶百里

单抽出奇迹(๑•̀ㅂ•́)و✧

单抽出奇迹(๑•̀ㅂ•́)و✧

湫杌
崩坏三小瓶子第二期。 将你们对...

崩坏三小瓶子第二期。

将你们对女武神们的爱意涂抹出来吧

当然也可以涂点别的,有一半是来凑数的orz

崩坏三小瓶子第二期。

将你们对女武神们的爱意涂抹出来吧

当然也可以涂点别的,有一半是来凑数的orz

小彭展翅
指绘 有10个点赞我就上色辣眼...

指绘

有10个点赞我就上色辣眼睛🙃

指绘

有10个点赞我就上色辣眼睛🙃

白峄
小兔是描的(自己截的)游戏截图...

小兔是描的(自己截的)游戏截图

不会画车车(瘫

小兔是描的(自己截的)游戏截图

不会画车车(瘫

弗莱维娅今天翻车了吗?

最近憋了几天的稿子。

是理律,有参考原图。

因为找出来的参考图裙摆都不完整所以这个是结合朋友的游戏截图瞎摸索的。

在此感谢我朋友,我找他的时候已经打扰他写作业了但他没捶我,感谢。

手绘垃圾在线翻车√

最近憋了几天的稿子。

是理律,有参考原图。

因为找出来的参考图裙摆都不完整所以这个是结合朋友的游戏截图瞎摸索的。

在此感谢我朋友,我找他的时候已经打扰他写作业了但他没捶我,感谢。

手绘垃圾在线翻车√

LM.谣

以前画的没传!堆一堆,是布洛妮娅和林林!

以前画的没传!堆一堆,是布洛妮娅和林林!

玄非_★

我发现了什么

崩坏三神兽?

阿鸡,板鸭,呆鹅 齐了

崩坏三神兽?

阿鸡,板鸭,呆鹅 齐了

恶人的自我修养

冠世之战(3)

没想到没弃坑吧!我也没想到哈哈哈哈!

两千字大章,孤儿院大战启动!

---------------------------------------------------------------------------

(接上文)

“希儿……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不得不面对这样冲击性的事实,布洛妮娅感受到了一种新的情绪——对这场所谓的冠世之战深切的厌恶。白色双马尾少女的表情冷得可怕:“这种扭曲了每一个人的战斗到底有什么意义?这种无聊的事情,布洛妮娅拒绝让它继续下去。重装小兔,Ride On!”随着重装小兔骑乘模式的开启,原本造成致命威胁的镰刀瞬间被弹开,迅速拉开距离的同时大...

没想到没弃坑吧!我也没想到哈哈哈哈!

两千字大章,孤儿院大战启动!

---------------------------------------------------------------------------

(接上文)

“希儿……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不得不面对这样冲击性的事实,布洛妮娅感受到了一种新的情绪——对这场所谓的冠世之战深切的厌恶。白色双马尾少女的表情冷得可怕:“这种扭曲了每一个人的战斗到底有什么意义?这种无聊的事情,布洛妮娅拒绝让它继续下去。重装小兔,Ride On!”随着重装小兔骑乘模式的开启,原本造成致命威胁的镰刀瞬间被弹开,迅速拉开距离的同时大量的浮游炮在小兔周围成型,一道道炮火向身后的死之律者覆盖而去。

“难道布洛妮娅姐姐认为这样就能甩开希儿吗?”鬼魅般的声音在布洛妮娅的耳边炸响!如果此时有人从远处观察整个战场,就能看到一道红黑色的光芒用难以言喻的速度切入大量浮游炮的光芒中,所有的攻击都没有被触动,而浮游炮却一个个爆开,炸出大片的火光,蓝色的身影在虚空而成的轨道上高速行进,身后跟随着不断闪烁的黑红光芒和爆炸的火光。

希儿的身形在空中闪烁,躲开每一道炮击,然后将巨大的镰刀的尖端准确地刺入每尊浮游炮的核心,轻松的表情让人觉得她现在所做的事仿佛轻而易举,但她似乎不愿意再做多余的事情。布洛妮娅仍然在不断地移动着,不断地布设浮游炮台,对于希儿的展现出的逆天战斗技巧视而不见。两人一走一随,谁都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就像小时候在孤儿院一样……

希儿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内容,只有对姐姐亲密的微笑,但布洛妮娅并没有表面看着那么平静,她完全难以想象,那个在孤儿院里需要自己保护的妹妹突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和战斗技巧,同时她也无法明白,在此时这种完全碾压的情况下,为什么希儿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布洛妮娅在布局,在同等律者战力之下想要不伤害到希儿还将其制服,陷阱是唯一的办法,所以她没有向远处逃离,而是不断地在一片固定的空域中移动,她原本的计划是用浮游炮逼迫希儿不离开空域的中心位置,现在计划虽然破产了,但是随时可以选择攻击她本体或者脱出局外的希儿依然跟着自己,布洛妮娅不得不继续自己的布局。

骑乘模式的重装小兔突然冲向空中,红黑色的光芒如影随形,就在这时,重装小兔像撞上了什么一样向下转折,浮游炮的生成都暂时被打断。红黑色的身形在一瞬间的愣神后同样做出了违反物理规则的转折向下扑去,速度甚至比追随而上时还要快上几分,此时的希儿以镰刀的锋刃像闪电劈落一般撞向刚刚来得及布下一层能量护罩的布洛妮娅。只一刀,护盾支离破碎,但希儿骇然发现,下一刀她无论如何都挥不出去了。

方才布洛妮娅行进过的轨道上亮起了点点光芒,一排排的火炮炮口全部点亮,在布洛妮娅不可思议的计算力的引领下全部指向希儿现在的位置。在俩人身周巨大的空间中,无数的炮台甚至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刺球。此时希儿的身体周围已经出现了一层蓝蒙蒙的光芒,不必说再次挥动镰刀,连挪动一根手指都成了奢望。

布洛妮娅在两人的脚下布下一层屏障:“希儿,布洛妮娅更喜欢飘在空中的感觉,但想到以前的希儿,我还是更愿意在地上牵着你的手聊天。”希儿脸上的微笑毫无变化:“布洛妮娅姐姐想对希儿说什么呢?”虽然有很多更好的问题,布洛妮娅依然选择问出了最直接的疑问:“希儿,为什么要相让?”

“因为,对手是布洛妮娅姐姐呀,希儿怎么可能直接攻击姐姐的身体呢?而且,希儿已经长大了,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输掉的。”

灰白色的光芒贯穿天地,悍然钉入了两人之间的屏障。与此同时,空中所有的炮口瞬间暗淡了一下,希儿身周的蓝色光芒轰然破碎。也许是因为事出突然,也许是因为面对着希儿,布洛妮娅并没有在炮台控制能力失效的瞬间立刻启动攻击模式,而这一瞬的愣神,让她失去了唯一的机会。再次尝试引动外围炮台时,布洛妮娅发现她和炮台的联系已经被完全切断了,下一瞬,希儿的手已经抚上了布洛妮娅的前胸,手掌按压处正是心脏的位置。死之律者专属的黑雾第一次被释放出来,包裹住布洛妮娅的身体,虽然没有任何接触,但也禁制住了她的所有行动。

两人身周密密麻麻的浮游炮台构筑的巨大刺球顶端破出了一个大洞,灰色的光芒如附骨之疽一般向外蔓延,被灰色渲染的浮游炮纷纷被腐蚀,然后溃散,留下一道道灰色的气流。微弱的气流全部涌向钉入屏障中的那柄绚丽的灰白色骑枪之中。一切的逆转都因它而出现,第六神之键,黑渊白花。掌控者,死之律者,希儿。

希儿脸上的笑容依旧亲密甜美,红色的眼瞳中闪烁着些许狡黠:“布洛妮娅姐姐,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说话了吗?”生命危险之下,布洛妮娅提聚着全部的注意力,竟不能分心回话,而希儿也不再说什么,安静地等着布洛妮娅的同意。半晌后,希儿突然叹了一口气:“好容易能跟姐姐安静地呆一会儿,可惜时间不多了,还给那个家伙吧,只有她才能好好跟布洛妮娅姐姐说明白这些事吧。但是这次是希儿赢了,姐姐要求留下些奖励给我哦。”说罢,希儿轻轻地吻在了布洛妮娅的脸颊上。

吻过,红黑色的身影一闪而没,在消失之前,希儿再次回头看向了布洛妮娅:“姐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的存在呢?我好想和布洛妮娅姐姐好好说说话……”

布洛妮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希儿的身影消失之前,那双永远狡黠的双眼中全都是落寞和伤感。还没回过神来,一道蓝色的身影骤然撞入了布洛妮娅的怀里:“姐姐!”“希儿…?”

———————————————————————————

可能大家会对本系列的一些设定产生疑问,下一章就会给出大多数设定解释啦(〜 ̄▽ ̄)〜不会再咕那么久了( •̥́ ˍ •̀ू )

清游(中考,开学后不定期更)

[布希]猜猜我是谁

 沙雕作

 自称有些许崩坏(为了不告诉对方硬生生改的)


         希儿:我的布洛妮娅姐姐在干嘛呢?

   布洛妮娅:(打游戏中)

   希儿:得去吓吓她才行

   希儿:我是谁?(捂眼睛)

   布洛妮娅:噢西八是谁呢?这个温度的话应该是杏吧

   希儿:敢乱说的话我就把布洛妮娅姐姐的游戏机摔了哦

   布洛妮娅:那当然是布洛妮娅乱说的啦

   希儿:那现在回答吧

   ...

 沙雕作

 自称有些许崩坏(为了不告诉对方硬生生改的)



         希儿:我的布洛妮娅姐姐在干嘛呢?

   布洛妮娅:(打游戏中)

   希儿:得去吓吓她才行

   希儿:我是谁?(捂眼睛)

   布洛妮娅:噢西八是谁呢?这个温度的话应该是杏吧

   希儿:敢乱说的话我就把布洛妮娅姐姐的游戏机摔了哦

   布洛妮娅:那当然是布洛妮娅乱说的啦

   希儿:那现在回答吧

   布洛妮娅:……

   希儿:……

   希儿:呀姐姐睡着了吗?

   布洛妮娅:噢是的,可能是最近琪亚娜那边晚上太吵了(芽衣:?)

   希儿:那继续回答吧

   布洛妮娅:问题是什么?

   希儿:还能是什么?猜猜我是谁?

   布洛妮娅:还能是谁当然是布洛妮娅亲爱的

   希儿:看这姐姐动脑筋的样子

   布洛妮娅:亲爱的放手吧,感觉眼珠子都要扣下来了

   希儿:亲爱的是谁?

   布洛妮娅:这是什么萝萨莉亚一样的问题,亲爱的就是亲爱的啊

   希儿:布洛妮娅姐姐别耍花招了

   布洛妮娅:你觉得布洛妮娅真的不知道吗

   希儿:布洛妮娅姐姐说名字

   布洛妮娅:……

   布洛妮娅:通讯连接可可利亚妈妈

   希儿:没那回事

   布洛妮娅:真的觉得布洛妮娅不知道吗?

   希儿:讲个名字就那么难吗qwq

   布洛妮娅: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希儿:什么嘛那就走到底吧,我用姐姐大人的游戏机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红眼),姐姐大人要赌什么?

   布洛妮娅:一定要花钱才行吗……

   希儿:怂了?

   布洛妮娅:布洛妮娅才没有

   希儿:哈哈哈哈哈看姐姐大人这硬撑的样子

   布洛妮娅:最后一次机会了,放手吧

   希儿:最后一次机会是我给的吧(蓝眼)

   布洛妮娅: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即使这样也要吗

   希儿:好啊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俩必须消失一个(红眼)

   布洛妮娅:数到三我们同时讲出初吻的地点

   希儿:哈哈哈哈哈姐姐大人只能想到这个了吗

   布洛妮娅:那布洛妮娅开始了

   布洛妮娅:1

   希儿:2

   布洛妮娅:……

   希儿:在祈祷吗?

   布洛妮娅:走之前,让我再说一句话吧

   希儿:好

   布洛妮娅:布洛妮娅早就猜到是你了……希儿。最近过的还好吗?布洛妮娅很想你

   布洛妮娅:布洛妮娅一定会把希儿,从量子之海里救出来的。

   希儿:……

   布洛妮娅回头,却发现那个绀色的少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冰冷的头饰握在自己手中。

   “都是假的。”

   “布洛妮娅,好想你……”

本初子午零

【布希】撒娇 续

*距离前篇已经三个多月了,我是屑

前篇戳这儿 

*链接看图片或者走评论,评论里的挂了请私信我

*依然是ooc预警

以上
[图片]

*距离前篇已经三个多月了,我是屑

前篇戳这儿 

*链接看图片或者走评论,评论里的挂了请私信我

*依然是ooc预警

以上

风间响_绝赞回坑永七中。

整点鱼……

p1-2奥托,

p3-4鸭鸭,

p5-6希鹅。

整点鱼……

p1-2奥托,

p3-4鸭鸭,

p5-6希鹅。

白前

近期水的图,本来9张但还有一张被憨批老浮头屏了

奇了怪了恶魔人的奶子难道很色吗

(限流重发)

近期水的图,本来9张但还有一张被憨批老浮头屏了

奇了怪了恶魔人的奶子难道很色吗

(限流重发)

neko

【布希】短篇三合一

布洛妮娅和希儿的同人文,三个小短篇合在一起发。

不知道怎么写布希,是练手用的,想着试试写写布希日常相处的模式。

严重ooc,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1、清晨

一如既往的的清晨,布洛妮娅像往常一样准时清醒了过来,看向身边的那个人。

希儿躺在布洛妮娅的身边,嘴里说着一些意义不明的断句。

希儿这段时间一直和她一起睡,起初布洛妮娅觉得有点不太合适。毕竟两人已经跨越了那层名为恋人的薄膜,不是原来那种单纯的姐妹关系。

她一开始打算拒绝希儿的请求,但在看见希儿的眼神后,她就无法再去说些什么了。

“希儿,该起床了。”

布洛妮娅轻轻摇了摇希儿的身体,希儿只是哼哼一声翻个身子便继续睡了。...

布洛妮娅和希儿的同人文,三个小短篇合在一起发。

不知道怎么写布希,是练手用的,想着试试写写布希日常相处的模式。

严重ooc,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1、清晨

一如既往的的清晨,布洛妮娅像往常一样准时清醒了过来,看向身边的那个人。

希儿躺在布洛妮娅的身边,嘴里说着一些意义不明的断句。

希儿这段时间一直和她一起睡,起初布洛妮娅觉得有点不太合适。毕竟两人已经跨越了那层名为恋人的薄膜,不是原来那种单纯的姐妹关系。

她一开始打算拒绝希儿的请求,但在看见希儿的眼神后,她就无法再去说些什么了。

“希儿,该起床了。”

布洛妮娅轻轻摇了摇希儿的身体,希儿只是哼哼一声翻个身子便继续睡了。

...看样子是被自己这段时间的过度纵容惯坏了。

布洛妮娅在心中想着。

自从将希儿从量子之海带回来后,她就对她无比的包容。希儿无论做什么、说什么,她都很少去拒绝,只是摸摸希儿的头,对她说“好”。

她很珍惜希儿在她身边的时光,对她而言,这是超越其他事情的,只属于她的幸福。

“...布洛妮娅姐姐...”

“希儿...唔,原来还在做梦。”

布洛妮娅伸出手摸摸希儿的发,将之撩起轻抚她的额头。

“这样一直睡下去会变成小猪哦。”

布洛妮娅轻声在希儿的耳边呢喃着,没有表情的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神色。

也只有在希儿身边,她才能像现在这样放松,换言之这是对希儿的特权。

当然,布洛妮娅现在说的一切,还在睡梦中的希儿是浑然不知的。

“真拿希儿你没办法。”

布洛妮娅再次躺下,凑到希儿的身边闭上眼睛。

就这样...再睡一会也是可以的吧。



2、猫之日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希儿长出了猫耳和尾巴。

“哎,欸?!”

“...哇哦。”

希儿不知所措地用手去触摸自己的耳朵和尾巴,一旁的布洛妮娅则是面无表情的发出惊叹。

“布,布洛妮娅姐姐...”

希儿捏住尾巴看向布洛妮娅,一副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头顶的猫耳朵也因为害怕的原因变成了飞机耳。

“没事的,希儿。”

布洛妮娅歪着脑袋,即将伸手摸到猫耳的手忽然改变方向放在了希儿的脑袋上摸了摸。

“这样的希儿,也很可爱。”

“虽、虽然布洛妮娅姐姐这么说让希儿很开心...”

希儿犹豫了很久后才继续开口

“希儿想,变成这样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博士刚才送来的饼干。”

“饼干?”

布洛妮娅看向桌子上那盘动物外表的饼干,拿起其中一块用鼻子嗅嗅。

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味...不过如果是博士的发明的话,想要凭自己的眼睛看破似乎的确是有点痴人说梦。

“希儿,变成这样后有什么副作用吗?有哪里不舒服吗?”

布洛妮娅关心的将摸着头的手转移到耳朵上想要触碰希儿的猫耳,希儿的身体在布洛妮娅触碰到猫耳的那一刻剧烈颤抖起来,无力地倒在布洛妮娅的怀中喘着气。

“不要...布洛妮娅姐姐,那里...很敏感......”

“希儿,没事吧?你的身体突然变得好烫...”

希儿的体温变得很高,仿佛是在发烧一般。

布洛妮娅抱住希儿向她凑过来的身躯,余光瞥向希儿两腿之间紧紧夹住的尾巴,微微眯起眼睛。

希儿似乎很难受。

布洛妮娅并不是不知道原因,她如果猜的不错,这是猫咪发情期才会有的症状。长出猫耳和尾巴的希儿居然会敏感到只是触碰就会进入发情期,这是布洛妮娅没有想到的。

她看着怀中闭着双眼仿佛在忍耐着什么的希儿,将之抱起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姐,姐姐...”

“没事的,希儿。”

布洛妮娅低下头,亲吻希儿滚烫的额头。

“把一切交给布洛妮娅,布洛妮娅会让希儿舒服的。”

“嗯......”

听着布洛妮娅的话,已经意识模糊的希儿点点头,下意识地抱紧布洛妮娅的脖颈。



3、回家后的恋人反应

今天发生了很多令希儿觉得不顺心的事情,而且时间也耽误到了很晚的地步。

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而且还下着雨。

碰巧的是,她今天忘了带伞。

希儿望着眼前的大门,深深地吸了口气,打开了门。

“......”

希儿进门之后便看见了对自己回来这件事浑然不知全神贯注精神集中在游戏屏幕上紧握手柄快速移动手指操作按键的布洛妮娅。

似乎也是常态了。

希儿叹了口气,有时候她虽然表面不会说,但是心里却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对游戏的嫉妒。

以前她甚至还想过布洛妮娅姐姐究竟是喜欢它还是更喜欢自己这种愚蠢的问题。

“我回来了...”

希儿轻声说着将大门关上整理好自己的鞋子放在玄关入口处,当她抬起头就发现原本还在客厅玩的布洛妮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欢迎回来,希儿。”

眼前的人温柔地看着她,将手中的毛巾放在希儿湿漉漉的头发揉搓着。

“布洛妮娅姐姐...”

希儿用手撩起遮住眼睛的毛巾,看着专心致志帮她擦头发的布洛妮娅,小声试探道。

“你...不是还在玩游戏吗?”

“是那样没错,但希儿比游戏更重要。”

布洛妮娅擦着希儿的发梢。

“而且,布洛妮娅听到希儿的声音,就立刻迅速结束战斗了,没关系。”

“......”

“希儿?”

布洛妮娅将毛巾放下,皱着眉握住希儿冰冷的双手。

“希儿似乎有点不高兴,发生了什么吗?”

“...没,没什么。”

“我知道了。”

布洛妮娅主动伸手抱住希儿沾着雨水的身躯,用鼻尖蹭蹭希儿的鼻尖温柔地笑着。

“希儿不想说也可以,但是...布洛妮娅是希儿的恋人,所以即使不知道希儿失落的原因也想要帮希儿分担。”

布洛妮娅松开对希儿的怀抱,捏捏还在茫然的希儿的脸颊。

“可以笑一笑吗?布洛妮娅喜欢笑着的希儿。”

“...希儿也是,喜欢笑着的姐姐。”

希儿看着眼前的恋人,红着脸轻声笑了。




Rafa 💌
崩坏大电影 在做了在做了~ (...

崩坏大电影

在做了在做了~


(过程av90225330

崩坏大电影

在做了在做了~


(过程av90225330

唯爱唯哀

照着模型摸一把(手残党,勿喷)

[图片]第一次画丽塔,衣服有点难画,虽然没用多久,但是手崩了有点看不下去,就整个涂黑了,鬼知道这是什么姿势……
[图片]其实我都是用圆珠笔画的,家里没有专业的设备,画画只是个人爱好,就下了一个软件,把圆珠笔扫成了这样……(毕竟这样高大上一些……)
[图片]因为不知道哪个好,把两张板鸭都放了出来……因为是用圆珠笔画的,所以痕迹擦不掉,说实话,感觉自己没画出板鸭的感觉……下次会更加努力的❤️

第一次画丽塔,衣服有点难画,虽然没用多久,但是手崩了有点看不下去,就整个涂黑了,鬼知道这是什么姿势……
其实我都是用圆珠笔画的,家里没有专业的设备,画画只是个人爱好,就下了一个软件,把圆珠笔扫成了这样……(毕竟这样高大上一些……)
因为不知道哪个好,把两张板鸭都放了出来……因为是用圆珠笔画的,所以痕迹擦不掉,说实话,感觉自己没画出板鸭的感觉……下次会更加努力的❤️

杏希薄荷糖

逐火布希 F&C

逐火之蛾世界观 x F&C

ooc严重 非常抱歉(土下座


“这个真的是甜菜汤吗!”希儿大声说到,布洛妮娅拉了下希儿的衣摆,让她不要站起来大声地抱怨,而且今天的晚餐已经足够丰盛了。希儿气愤地坐下,双手抱在胸前狠狠地盯着面前的胡萝卜甜菜汤,希儿不是故意发气的,她明白现在可是世界毁灭之后,哪有那么多调料来煮一锅好喝的汤啊。但希儿觉得自己是在喝白水,虽然闻起来有股胡萝卜甜菜汤的酸甜味,但是她喝起来的确是和热水一样!希儿气鼓鼓地想着这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

布洛妮娅放下吃了一半的汤,把自己的那份交换给了希儿,“吃我的吧,希儿。”布洛妮娅温柔地看着希儿说道...

逐火之蛾世界观 x F&C

ooc严重 非常抱歉(土下座



“这个真的是甜菜汤吗!”希儿大声说到,布洛妮娅拉了下希儿的衣摆,让她不要站起来大声地抱怨,而且今天的晚餐已经足够丰盛了。希儿气愤地坐下,双手抱在胸前狠狠地盯着面前的胡萝卜甜菜汤,希儿不是故意发气的,她明白现在可是世界毁灭之后,哪有那么多调料来煮一锅好喝的汤啊。但希儿觉得自己是在喝白水,虽然闻起来有股胡萝卜甜菜汤的酸甜味,但是她喝起来的确是和热水一样!希儿气鼓鼓地想着这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

布洛妮娅放下吃了一半的汤,把自己的那份交换给了希儿,“吃我的吧,希儿。”布洛妮娅温柔地看着希儿说道,“姐姐大人!”希儿高兴地拿起勺子准备吃晚餐,但又放了下去。布洛妮娅咬下一口蘸着甜菜汤的面包还没送到嘴边,希儿热切的视线紧盯着她的嘴唇,“希儿,好好吃饭。”希儿不但没听反而凑近了布洛妮娅,带着迷人的微笑对布洛妮娅说道“姐姐大人,喂我吃好不好。”布洛妮娅脸红了一下,端正地坐好,不去看希儿认真地吃起晚餐,希儿也只好吃起了布洛妮娅的那份胡萝卜甜菜汤,但也只有很淡的酸甜味,这不是希儿记忆中孤儿院里的胡萝卜甜菜汤,只是有些酸甜的温水而已。

布洛妮娅看着希儿没精打采地吃着晚餐,吃饭的速度相当的慢,以致于后勤的人来收拾盘子时,希儿还在慢慢品尝那碗甜菜汤。布洛妮娅拿走了希儿手中吃剩下的半个面包,无奈地叹了口气,用右手拿着面包蘸了蘸甜菜汤,然后咬下了一块浸满汤汁的面包用嘴递给了希儿,布洛妮娅对她的最重要的妹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哈,你说自己吃东西没有味道?”埃米沙大声对着希儿吼到,“你的意思是怀疑我对你下了药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还在生我的气。上次是我不好啦,我真的只是不小心才把你好不容易采回来的样本培养皿打破的!”希儿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而且之后我又重新采了新的样本给你啊。”

“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培养了一个星期的成果……”埃米沙忍下了想骂希儿的脏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近真的特别奇怪。”

希儿无奈地摆摆手,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你个oooo!你是故意来浪费我的时间和口水的吗!”

埃米沙忍着希儿就是个错误,她又不是布洛妮娅。

“埃米沙,最近我吃什么东西都没有味道,所有的食物都像是蜡烛一样,而且我发现姐姐大人看起来很好吃,她比任何食物都要美味。我真的想把姐姐大人吃掉啊……”希儿认真地对埃米沙说道,但埃米沙一副你这个姐控无药可救了的表情冷漠地看着她。希儿很高兴埃米沙明白她对姐姐大人的爱但又不得不解释,

“不是你想的那种吃掉。虽然那种事我也很想对姐姐大人做!”

“果然......我就不该和你浪费时间。”

“我说的吃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吃,撕开姐姐大人温暖的肌肤舔舐里面的血肉,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希儿担心又露着幸福的笑容。

埃米沙这次没有骂希儿,因为她想起了医学界流传的一种叫做F&C的病理体系。


“有一种体系叫做F&C,全名Fork&Cake(叉子与蛋糕)这是医学界的难题一种复杂的病理生理学.......简单地说,这种病没有医治的方法。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现在你是Fork,布洛妮娅是Cake。你会对布洛妮娅也就是Cake产生强烈的进食欲望,也许只有在布洛妮娅身上你才能找回味觉。据书上说,Cake的眼泪唾液都像果露一样甘甜可口......”

希儿想起布洛妮娅喂她吃的那块面包,唾液难以抑制地分泌,就好像条件反射一样。但希儿却面露难色,她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去让姐姐大人被迫帮助自己。希儿想要吃掉布洛妮娅,但不是现在不是这种理由,什么F&C,在自己对姐姐大人的爱面前不值一提。

“如果我不去吃姐姐大人呢?我会怎么样。”

埃米沙惊讶地挑了挑眉毛,她一直觉得无论希儿是不是Fork都会对布洛妮娅产生食欲,现在希儿居然主动放弃让布洛妮娅帮她找回味觉。也许该改变一下自己对希儿的看法了。

“Foke不去品尝Cake不会发生什么,顶多一直过着没有味觉的生活。同样的Cake不被品尝也不会发生什么。”看着希儿明显松了口气,真是奇怪的人,埃米沙想。

“埃米沙,谢谢你。”希儿向埃米沙道谢后准备离开医务室,“等等,也许我们可以试一下把你的舌神经重新连接一下。”

“什么意思?”

“就是给你的舌头做一场小手术而已。”

“不用了。”希儿赶紧拒绝离开了医务室。

只不过是失去味觉,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如说埃米沙的建议更加可怕吧。

但事情的发展可不是人的意志就能控制的了的。


希儿只过了一周的时间,就消瘦了许多。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她虽然每天都努力地把像泡沫蜡烛一样的面包吞进肚子里,但这些也仅仅只是提供了她活下去的能量,她的精神上已然处于一种严重的饥饿状态。甚至有时希儿觉得她看姐姐大人就像在看一只焦香酥脆的烤鸭一样。想要吃掉姐姐的大人的欲望愈演愈烈。

但她必须得忍耐,希儿不愿意因为自己是所谓的Fork而让布洛妮娅来帮助自己恢复味觉。这就是一种变相的强迫,希儿可以自己忍下这一切,因为她深爱着布洛妮娅。

可其他人不这么想,她的队友还有医生埃米沙。

要是埃米沙和希儿想的一样,希儿现在就不会处于这种窘境了。

那是希儿失去味觉的第27天,她疲惫地结束了今天上半夜的基地巡逻任务,准备回宿舍好好睡一觉。但布洛妮娅在希儿回去的路上拦下了她,把她拉去了温泉,那是逃离第三次崩坏的时候布洛妮娅建造的。

泡在温泉里的两人虽然坦诚相待但却又一直沉默着,“姐姐大人,这么晚找我是想希儿了吗?”希儿微笑着看着布洛妮娅,努力放松自己的身体,她害怕自己会像失控的野兽一样舔舐布洛妮娅流出的汗液,咬下布洛妮娅的血肉细细品味。

“希儿,你为什么要一直隐瞒我。”布洛妮娅很严厉地看着希儿,话语气愤又刺人。

“如果埃米沙不告诉我,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告诉我,你是Fork的事情。”

希儿收起来了笑容,她有些难过地看着布洛妮娅“姐姐大人,我没想瞒着你。只是......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希儿,你的小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有人受伤的情况,但是最近一周你的小队在巡逻时遇到了四次危险,有六个人受了伤,而这些状况都是平时的你可以避免遇到的!特别是昨天白天的外出巡逻,如果不是灰蛾部队发现了你们,你和你的小队就全死在那里了。”

“我......”希儿低下了头,她没想到自己因为精神上的虚弱导致了队员的受了更多的伤。如果布洛妮娅不提醒她,大概这样下去真的有一天,她会和自己的小队一起死在崩坏兽的攻击下。

“姐姐大人,对不起。”希儿低着头看着平静的水面,又让姐姐大人担心她了。明明已经和布洛妮娅姐姐从那场把世界毁灭的崩坏中活下来了,希儿也已经变得越来越勇敢强大,可是自己昨天差一点就带着全小队一起死在崩坏兽的爪下,她还是让姐姐大人担心了,希儿真是没用啊……

“希儿...”平静的水面被打破,布洛妮娅过来抱住了希儿,“希儿我很害怕,昨天听到灰蛾部队发现你们,看到你被崩坏兽包围的时候,我又想起了那场崩坏,我的脑海一遍又一遍地重演你的消失......就像噩梦一样萦绕在我的心头。”布洛妮娅很用力地抱着希儿,声音低落。

“姐姐大人。”希儿轻轻地吻上布洛妮娅流露出悲伤的银色眸子,咸咸的。她久违地尝到了味道但又是这么苦涩。

“布洛妮娅姐姐,希儿想和你一起活下去,无论发生什么就算只有我们两人,也要永远活下去!”希儿发誓自己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和布洛妮娅姐姐,绝对不让姐姐大人再流泪了。

“希儿...还是像以前一样爱哭鼻子......”布洛妮娅轻轻抱着希儿,安抚着哭泣的希儿。

布洛妮娅不想让希儿在这样没有精神下去了。

“希儿,埃米沙说我可以帮助你恢复味觉,我应该怎么做。”希儿身子一僵,“姐姐大人,我以后会注意安全的,不会再发生昨天那样的.......”

布洛妮娅眼眶还是红红的,姐姐大人对不起。

“姐姐大人,埃米沙都告诉你了对吗?”

“埃米沙告诉我,我是Cake,希儿是Fork。Fork失去味觉后可以在Cake身上找回味觉。也就是让Fork把Cake吃掉。”布洛妮娅的脸上不自觉泛红发烫。

“姐姐大人,可以吗?”

“嗯……”

希儿扑向了布洛妮娅,一改之前弱气的样子。

“希儿!这里是外面!”

“我知道啦,姐姐大人。”

希儿和布洛妮娅穿好衣服后,希儿横抱起布洛妮娅飞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海帕黄金玩家

校园系列,差个辉火
符华换了个片场还是班长
一群人画风不同的就九霄琪亚娜,一个中二,一个不良

校园系列,差个辉火
符华换了个片场还是班长
一群人画风不同的就九霄琪亚娜,一个中二,一个不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