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科

90浏览    3参与
little light—lord
布总在直播的时候提到科总了!!...

布总在直播的时候提到科总了!!!这算是发糖了,指路B站AV98040393(没字幕)

就是有个粉丝问布总有跟科总联系吗?

布总回答,有联系,但是不算经常联系,只是在看舞台剧的时候会见面,然后夸科总是个很好的演员,原话好像是他很年轻,然后他很有潜力,还提到自己和梅林剧组里的人一直都有联系,但是科林……(这段没听懂)总之回答过程中一直在夸科总,后面还说了一些关于科总的,但是我没听懂……

英语渣,只能翻译到这个程度了,我好想知道布总到底说了些啥啊😅

布总在直播的时候提到科总了!!!这算是发糖了,指路B站AV98040393(没字幕)

就是有个粉丝问布总有跟科总联系吗?

布总回答,有联系,但是不算经常联系,只是在看舞台剧的时候会见面,然后夸科总是个很好的演员,原话好像是他很年轻,然后他很有潜力,还提到自己和梅林剧组里的人一直都有联系,但是科林……(这段没听懂)总之回答过程中一直在夸科总,后面还说了一些关于科总的,但是我没听懂……

英语渣,只能翻译到这个程度了,我好想知道布总到底说了些啥啊😅

little light—lord

【亚梅/布科】雏菊与满天星(下)

   亚瑟和布莱德利互换身份,一人欢喜,一人愁(不是)互相给对方CP神助攻


        布莱德利发现了梅林的不对劲,在这一点上,他的确比亚瑟细心很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去小酒馆喝一杯,顺便聊聊……你知道的,我们之间差了将近2000年,我们可以聊聊自己心里的一些事情,反正告诉别人,别人也不会信的,谁会相信有人遇见了一个相隔2000多岁的人呐。”

       梅林欣然同意,他看得出布莱德利平...

   亚瑟和布莱德利互换身份,一人欢喜,一人愁(不是)互相给对方CP神助攻




        布莱德利发现了梅林的不对劲,在这一点上,他的确比亚瑟细心很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去小酒馆喝一杯,顺便聊聊……你知道的,我们之间差了将近2000年,我们可以聊聊自己心里的一些事情,反正告诉别人,别人也不会信的,谁会相信有人遇见了一个相隔2000多岁的人呐。”

       梅林欣然同意,他看得出布莱德利平时没有机会把这些事情吐露给别人听,自己也没有敢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啊。这也许就是个机会吧!


       两人来到一间小酒馆,布莱德利敢保证在五季里面,这间小酒馆都没有出现过。两人用本该是亚瑟的钱包了间房,毕竟这些事情还是在比较私密的空间里聊好。“希望亚瑟不会介意我们用他的钱,”布莱德利把鼓囊囊的钱袋子塞进衣兜里,“不过他有那么多钱,应该不会发现我们用了他的。”两人相视一笑,灌了一口麦子酒。


       两人沉醉不知归路,布莱德利喝了酒以后就开始放飞自我,酒后吐真言是真的:“我要去和科林表白!谁也别拦着我!”他走的摇摇晃晃的,冲着一根拦路的树枝大吼着。梅林就在后面看着笑话,因为担心布莱德利的安全,所以他并没有喝醉。等亚瑟回来以后,一定要把他灌醉,看看他是不是也是这副样子。梅林在心里暗暗策划着。

       他小跑到布莱德利面前:“这么说,你打算表白了?”“没错,我要表白了,把我手机拿过来,我要给他打电话。”布莱德利仰天长啸,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要表白了。手机?啥玩意儿?他醉的还真是不轻啊。梅林上前准备扶着他,可布莱德利却挣扎着摔在了地上,他突然朝一簇植物爬去。

      “我要把这个送给科林,他肯定喜欢这个。”他将那无辜的植物连根拔起。“布莱德利,撒手啊,那是狗尾巴草,你好歹送个有诚意一点的。啊啊啊啊啊啊啊,亚瑟,我好想你啊,你快点回来吧。我以后绝对不要带任何人去喝酒了!”


        在两千年后的亚瑟和科林同时打了个喷嚏,科林悄悄轼去眼角的泪。亚瑟递了张纸巾:“年轻人,好好珍惜吧!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没有了。就像我喜欢梅林,但是在我那个时代,我不可能娶一个仆人也更不可能娶一个男人。但现在在你这个时代,在我之后某些君王的努力下,这个传统被打破了,科林,你和那个叫布莱德利的人生在最好的时代,没有阶级,没有责任,也没有歧视没有什么能阻止你们俩在一起。和我和你不一样。”亚瑟摆出一副自己活了好多年的样子。
       “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你现在知道了历史的走向,或许你可以……”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房间里只剩下电视中歌声:

I could drag you from the ocean
我可以将你从末日汪洋里拯救
I could pull you from the fire
我可以让你从烈焰之狱里逃脱
And when you're standing in the shadows
当你隐没在末日的黑暗中时
I could open up the sky
我会为你打开一个新天新地
And I could give you my devotion
我将用自己来换取你的救赎
Until the end of time
直至审判时刻来临
And you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你将再不会被人遗忘
With me by your side
只要我守候在你身旁
And I don't need this life
这浮生一霎,我并不需要
I just need
我只需要
I've got nothing left to live for
对于生,我已一无所有
Got no reason yet to die
至于死,我也并没有罪名
But when I'm standing in the gallows
但当我被送上十字架时
I'll be staring at the sky
我将无愧凝视这片天空
Because no matter where they take me
因为无论他们在哪审判我死亡
Death I will survive
我将于斯重生
And I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我将被永远铭记
With you by my side
因为有你的追随
Cause I don't need this life
只因这蜉蝣一生,我其实并不需要
I just need
我只渴求让我拥有
Somebody to die for
有我值得为之死亡的人
Somebody to cry for
有我值得为之哭泣的人
When I'm lonely
当我茕然一身时
When I'm standing in the fire
当我被地狱的烈焰焚烧时
I will look him in the eye
我会无所畏惧地望着他
And I will let the devil know that
我会让审判者知道
I was brave enough to die
我无惧死亡
And there's no hell that he can show me
而这里并没有他所谓的地狱
That's deeper than my pride
因为地狱是超越一切的无底深渊
Cause I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只因我将被永远铭记
Forever I'll fight
我将永远抗争
And I don't need this life
这须臾一刹,我其实并不需要
I just need
我只要
Somebody to die for
有我值得为之死亡的人
Somebody to cry for
有我值得为之哭泣的人
When I'm lonely
当我茕然一身时
And I don't need this life
这须臾一刹,我其实并不需要
I just need
我只要
Somebody to die for
有我值得为之死亡的人
Somebody to cry for
有我值得为之哭泣的人
When I'm lonely
当我茕然一身时
Don'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Rage on against the dying light
怒吼着消逝在夜的尽头

      攥起的拳头,揉皱的纸巾诉说着两人的心事。太阳在意料中落下,哪怕明天他仍会在人们的期待中升起。“梅林——”亚瑟张嘴说出了那个他喊了千万遍,无比熟悉的名字。
    “布莱德利——”科林低着头略有些沉重的说出了这个名字,他想掏出手机打一个电话,后知后觉的发现布莱德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许是穿越到了千年前吧。科林站起身来,抱歉的对亚瑟笑了笑:“天已经很晚了,你先睡吧,我也回房间了。”亚瑟点点头,突然喊住他:“科林,你能带我出去走走吗?”

       科林已经很久没有在半夜出来走过了,上一次半夜出来还是和布莱德利一起捣乱的那一次。科林又忍不住想起了那晚他们放肆的笑声。“你们这边要表白的话,会送什么花呀?”亚瑟突然开了口。科林愣了愣,明白了些什么,露出了猜测的笑容。
      亚瑟推了科林一把:“我只是随便问问,又没说要给梅林。”我也没说这花是要给梅林的。科林在心里偷笑着。
      “玫瑰吧,英国人好像都挺喜欢送玫瑰的。”科林还是认认真真的给了意见。两人居然在大半夜去了花店,幸好科林有随身带着口罩的习惯,否则被店员认出来的话就真的完了。
        “梅林不喜欢这种花。”亚瑟率先否认了玫瑰花。
        “那紫罗兰呢?”科林随手指了指,他对花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亚瑟看了看,仍是否认。两人就这么在一间小小的花店里面徘徊了将近两个小时,店主虽说是不耐烦,但还是极其礼貌的坐在收银台前等待他们。最终,亚瑟注意到了在店里最角落地方的满天星。“这是什么?”
      店主很高兴这两个烦人的顾客终于对一种花感兴趣了,向前介绍:“这是满天星,可以用来送给亲朋好友,可以做主花的装饰花……”
      “可以用来表白吗?”亚瑟打断她。
      “当然可以,先生,满天星开出的花很小,若是和其他鲜艳的花朵相比,无疑只能作为陪衬,只能看着别人欣赏更加美丽灿烂的花儿。因此它的花语是守望爱情和甘愿做配角,用来表白,可以表达出自己一心付出,不求回报的爱。请问您要什么颜色的,不同颜色也有不同的花语。”花语又是什么,亚瑟挠挠头,听店主热情地介绍着,“满天星的花语是思念、清纯、梦境、真心喜欢、配角,但不可缺。白色满天星代表着我爱你胜过爱自己,是一种伟大的爱恋,而蓝色满天星是真心喜欢你的意思,是真爱的表现。粉色满天星是初恋、青涩的爱情,而紫色满天星则是浪漫,只想陪在你身边。”

      “每个颜色都来点吧……”科林帮他付了钱,包扎好后,亚瑟小心地接过那束花,像是捧着世间珍宝,眼中流露出孩童般的欢喜,纯粹而天真。“走吧,我们回去吧。”科林不敢在此处停留太久,他害怕他会突然心血来潮……他现在无比的羡慕梅林,羡慕梅林有亚瑟爱着他。

       “布莱德利!谢天谢地,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梅林终于在树林深处找到了布莱德利,后者还未醒酒,手上沾满了泥土,头发衣服上也是落叶枯草,他举起一束脏兮兮开得灿烂的雏菊。“天真、和平、希望、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布莱德利轻声念出雏菊的花语,“科林,我喜欢你。”他的脑袋一垂一垂的,直接倒在了梅林的怀里,嘴里却一直念叨着科林的名字。梅林不禁羡慕起那个叫科林的人,羡慕他有这样一个男人爱着他。
       梅林将布莱德利搬到亚瑟的床上,盖乌斯给他喂上了一些醒酒药,才放心的离开。“睡吧,梅林,”半夜盖乌斯推开了梅林的小房门,“我们明天再找办法把他送回去。”梅林点头,躺在了床上,满脑子都是今天在草丛边碰到布莱德利的场景。科林真的很幸福。
       布莱德利醉醺醺的倒在床上,手里仍小心翼翼地护着那束雏菊,那是他可以给科林最好的东西了。

   “亚瑟,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赶紧去睡觉,否则我就把你这束花给扔了。”科林保证这是他第一次威胁别人,他现在是无比的想念布莱德利,毕竟布莱德利可不会像亚瑟一样,需要别人哄他上床。“不行!”亚瑟死死的护着那束花,委屈地抱怨着,“拜托,这床跟我平时睡的一点都不一样,我肯定睡不着。”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挑剔的人,真是活久见。科林摇摇头,想起以前母亲哄他睡觉的办法:“要不我给你讲个睡前故事?”
       亚瑟白了,他一眼毫不领情:“那些故事我都听腻了,你以为我三岁小孩啊,睡前还听故事。”你也知道自己不止三岁了,睡觉还要人哄,科林恨不得用物理方式让亚瑟睡着。
      “那我给你唱首歌?”科林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还会唱歌!”亚瑟嫌弃道,“我怕我听完会做噩梦呢。”
       科林不管亚瑟在说什么,直接开始唱了,他选的是英国一首比较著名的儿歌,虽然他一直觉得这首歌不太好,像是专门用来诅咒伦敦桥的。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my fair lady……”科林用极其温柔的语调唱完了整首歌,亚瑟的眼皮子越来越重,直至发出了响亮的鼾声。科林终于松了一口气,试图将亚瑟紧紧抱住的那束满天星拿走,但亚瑟抱得很紧,害怕会吵醒亚瑟便也不挣扎了,小心的关上房门,步调轻快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又是一个崭新的早晨,太阳如约升起,笼罩着伦敦,科林提前叫好了早餐,准备去服侍隔壁房间,那位有公主病的王子。“亚瑟!起床了!”科林拉开窗帘,想起了曾经背过的一句台词,“Let's have you ,lazy daisy.”在床上的人慵懒地爬起来:“梅林,不要拿哄亚瑟那招来哄我了。”手上的那把雏菊滑落到地上,科林疑惑地捡起来,愣了愣,你才缓缓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布莱德利?”“科林!”布莱德利揉揉眼睛,兴奋地跑下床,一把抱住科林,“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是亚瑟来过吗?他对你好不好?有没有欺负你?有没有像使唤梅林一样使唤你?”
       “布莱德利,”怀里的人抱紧了他,“你回来就好了。”听着带着哭腔的回应,布莱德利心揪了一下:“亚瑟是不是欺负你了,是不是,我要去收拾他。”科林瞬间破涕为笑,离开了布莱德利的怀抱,把雏菊还给他。
      布莱德利瞬间想起了自己要干什么:“科林,这是给你的,这可是1000多年前的花一定要好好收藏,知道吗?”他摆出开玩笑的样子。“我当然要好好保管,将来还要传给我的子子孙孙,告诉他们,当年我得到了一束1000多年前的花。”这束花,还是自己喜欢的人送的。科林没有把后半段说出来,他知道他不是梅林……
      “呃……科林,我还有些话想要说……”布莱德利挠挠头,科林将目光从那束花转移到他身上,心中依稀燃起了一丝期待,“回到过去的一天,我碰到了梅林,也和他聊了很多,还有盖乌斯,他对我也挺好的,然后……”布莱德利深吸了一口气,注视着科林温柔的眼睛,“科林 摩根先生,请问你愿意成为我,布莱德利 詹姆斯的男朋友吗?”科林的瞳孔逐渐扩张,嘴也惊讶地变成了一个“O”型,科林可以肯定他现在的样子蠢极了。“布莱德利,我……”布莱德利的心凉了半截,“你真的能接受我吗?我的意思是说……”科林语无伦次地解释道。
        不是拒绝,那就是有希望!布莱德利拉近了与科林的距离:“科林,我愿意接受你的一切,你的优点和缺点,你的爱好与习惯。科林,我喜欢你。”科林注视着这双蓝眼睛,逐渐靠近,布莱德利侧侧脑袋,两人的嘴唇轻轻地触碰在一起,布莱德利缓缓向前,加深了这个吻,在这个清晨,两人交换着对对方的爱意……
       布莱德利褪去了上衣,伸手去解科林衣服的扣子,科林在躺下之前放好了那束雏菊,这是他心爱之人送给他的礼物……

        梅林在小床上翻了个身,已经睡得很晚了,他深知平日这个时候亚瑟应该练完剑回来了,但布莱德利不用练剑,他终于可以好好的放个假了。“Merlin——”梅林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这不是亚瑟吗?虽然布莱德利和亚瑟的声音几乎一样,但是这个语音语调绝对是亚瑟专属的。
       “亚瑟!”梅林直接掀起被子,就往亚瑟的寝宫跑,连鞋都顾不上穿,这还是他第一次那么积极的去工作。“皇家大菜头!”梅林推门进去,脸还是那张脸,但手上的那束花从雏菊变成了一束从未见过的花。“梅林!”亚瑟光着上身,从床上走下来,手里捧着那束花,庄重地递给他。梅林一副“不用说,我都懂”的表情,接过花:“是要我给格温对吗?需要我附上表白信吗?”亚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胡说什么呢?这是给你的。”

      “给……给我的?”梅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亚瑟一脸庄重而严肃的表情,梅林知道这肯定不是开玩笑。
      “梅林,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一个没有用又懒惰的仆人,但我知道你在我身后默默的做了很多事情,不求回报,也不求嘉奖甚至不愿意被人知道你在背后做出的贡献。你知道吗?这次我去到了1000多年以后,那个长的很像你的人,告诉我你会魔法我一开始还不相信,后来他跟我说了很多,关于我们俩的宿命……梅林你知道吗?我去到1000多年前以后去半年了,我自己我知道了我自己的未来,而我的宿命,让我重新回到这里,我想改变我能改变的东西。梅林,1000多年以后我没能抓住你,现在我一定不会再放你走了。从此你就是我的唯一,你以生命为誓言护我一世周全,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梅林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淡淡地念着那个熟悉的名字:“亚瑟……”他曾羡慕过科林,能遇到布莱德利,其实他也有亚瑟呀,只不过是这个皇家大菜头,没有布莱德利那么聪明罢了。但是,这是他的菜头,一辈子都是他的……
      梅林上前紧紧抱着亚瑟,突然有了迟疑:“亚瑟,你知道我有魔法了?”亚瑟没有否认,轻轻地将他拢在怀里:“我不仅知道你有魔法了,我还知道你的魔法,只为我用。”
      “自恋狂。”梅林翻了个白眼,被这句话恶心到了,但他不知道他就是说这句话的人。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布莱德利拿出酒店配备的吹风筒温柔的拨弄着科林湿漉漉的头发。科林还在欣赏着那束雏菊,顿时想起什么,拿起布莱德利的手机:“你手机借我一下,我查点东西。”点开手机,科林在密码栏输上布莱德利的生日,屏幕显示密码错误。“是你的生日。”布莱德利淡淡的说了一句,脸明显的红了。科林抬头笑出声,打开谷歌,搜索了历史上亚瑟王的结局。
    “真的改变了。”科林望着屏幕出了神,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布莱德利凑上前重新看了亚瑟王的结局——亚瑟与梅林成为了历史记载以来最早的一对同性恋人。满天星也因此被大量引入欧洲,后人也常将满天星,送给自己最珍贵的人。
      “他们的结局改变了,我们的结局也改变了。”布莱德利低头,又向他心爱之人索要了一个吻……

       1000多年前,1000多年后,在两个不同的时间点上两对如胶似漆的恋人,在同一块土地上交换着对各自的爱意,太阳升至最高点,笼罩在大不列颠的土地上,那片土地永远都充满着爱。窗台边住着水的玻璃瓶中插着满天星或雏菊,阳光洒在那些植物上,历史见证着他们的爱情。没有人说起那一天奇妙的旅行,也许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意外,成就了完全不同的历史……



fin
     


little light—lord

【亚梅/布科】雏菊与满天星(上)

亚瑟和布莱德利身份互换,一人欢喜一人愁(不是)


     闹钟响了,科林揉揉眼睛爬起来,伸手摁停了闹钟,打了个哈欠,想起昨天布莱德利还让自己去叫他起床,便跳下床用房卡刷开了布莱德利的房门。刚打开门,一头凌乱的金发就冲过来,抓着他的肩膀摇晃着他:“梅林你到底干了什么!?”科林以为这只是个玩笑,便推开布莱德利,笑着说:“入戏太早了,八点半才开拍。”
      “梅林,你赶紧把我变回去!”对方却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一拳打在科林的肩膀上。“嘶——”科林扶着旁边的柜门,忍着疼从嘴角挤...

亚瑟和布莱德利身份互换,一人欢喜一人愁(不是)


     闹钟响了,科林揉揉眼睛爬起来,伸手摁停了闹钟,打了个哈欠,想起昨天布莱德利还让自己去叫他起床,便跳下床用房卡刷开了布莱德利的房门。刚打开门,一头凌乱的金发就冲过来,抓着他的肩膀摇晃着他:“梅林你到底干了什么!?”科林以为这只是个玩笑,便推开布莱德利,笑着说:“入戏太早了,八点半才开拍。”
      “梅林,你赶紧把我变回去!”对方却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一拳打在科林的肩膀上。“嘶——”科林扶着旁边的柜门,忍着疼从嘴角挤出一句话,“你不是布莱德利。”对方瞪着他看了半天,才缓缓地回应了一句:“你也不是梅林。”

“我叫科林,科林 摩根,我当然不是梅林,不过我是他的扮演者。”科林揉揉肩膀,对方投来抱歉的目光,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以为你是梅林,对不起,打错人了。”科林笑了笑,突然笑容僵在脸上:“你别告诉我你是亚瑟。”


      对方直径坐在乱糟糟的床上,吐出一句:“我的确是亚瑟。”科林惊讶地看着他,一觉醒来,自己的好朋友变成了……一个传奇人物,他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呢?“所以,这里是哪?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亚瑟抛出问题。


      科林怎么还不来叫我起床啊?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的布莱德利翻了个身,估计他自己都还没醒吧,哎,这床怎么这么大,这被子好像也不是酒店的吧。布莱德利猛然睁开眼,这是在片场吗?和片场里亚瑟的卧室一模一样的装饰,只是少了摄像机和导演,而自己则赤裸着上身躺着床上。这是科林开的玩笑吗?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亚瑟,我没想到你已经醒来了,你今天起得好早啊。”梅林走了进来。布莱德利还愣着,这个玩笑开的也有点……真实了吧,他用手指指着自己,看着梅林:“诚实地回答我,我是谁?”
      梅林看着他,像是在憋笑:“你是皇家大菜头。”在那一瞬间,他的眼里略过一丝不可能在科林眼中看到的东西。“你是梅林!”布莱德利将枕头甩在地上,激动地跳下床抓着梅林的肩膀,“你是那个会魔法的梅林,对吗?”梅林躲闪着布莱德利的眼神:“你睡傻了,我怎么可能会魔法……”


       “我不是亚瑟,你听我说梅林,我不来自这个年代,我……”


       当布莱德利和科林同时在两个不同的时代里讲述完自己所知道的时候,满脸写着懵逼的亚瑟和梅林也同时发出了一句感叹:“What the (消音)!”


        “把我弄回去,我要好好去收拾那个笨蛋,他有魔法居然还瞒着我,我就说为什么我身边发生那么多奇怪的事情?他就这么在乌瑟的眼皮底子下……”亚瑟心急地就要朝门外走,科林眼疾手快的抱住他:“你冷静啊,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把你送回去啊!你先别跑出去,跑出去你就露馅了。”说到露馅,科林想到今天好像还要拍戏,而且拍的还是剑兰之战中亚瑟身亡,梅林将他送到阿瓦隆的那一段,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带亚瑟去拍戏了,要不然很可能就会改变历史。
      科林放开了亚瑟,自言自语道:“不行,我要帮你请个假。”“为什么?难道我不能去演那个什么戏剧吗?我可是真正的亚瑟王,我演我自己肯定不会演差的。”亚瑟疑惑地看着科林,歪着脑袋等待着他回答。
      “你来到这里之前,那边发生了什么?”科林想确定两边的时间线是不是一致的。亚瑟好好想了想,说出几个情节,科林凭着依稀的记忆推测出这是第二季的剧情,所以他是绝对不能让亚瑟去片场了。
       被拒绝后,亚瑟生气地跺着脚,表示不服:“你连梅林会魔法这件事都暴露给我了,你已经改变了历史了,所以不差这一点两点的,大不了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按照历史原本的轨迹发展。”科林扶额,在布莱德利演亚瑟的时候,他已经觉得这个亚瑟王很幼稚了,没想到今天看见真的亚瑟王,他居然比演出来的还要幼稚,像个三岁小孩似的。
      “如果知道结局,你肯定会改变历史的……”科林想起了导演告诉大家的结局,无视掉亚瑟举着手认真发誓的样子,《梅林传奇》是存在暗线的,而这条暗线正是亚瑟和梅林的双箭头暗恋,他曾经也和布莱德利讨论过这件事,关于亚瑟对梅林的感情,“你喜欢梅林,所以你绝对不会容忍这个结局的发生。”科林直视着亚瑟的眼睛,深蓝的眼眸让他想起了布莱德利答应带他去看的海。
      亚瑟的脸顿时红了,露出一丝羞涩的神情,但嘴上仍说着否认的话。科林已经知道答案了,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这里对这种事是很包容的。”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结局呢?”亚瑟还是很关心结局的事情。“你真的很想知道?”科林看着自己的手,似乎在做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他深吸一口气,亚瑟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这里,这一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上天就是想让他们改变这个悲剧性的历史。
       亚瑟看到了科林的动摇,立马有了希望,用力地点着头:“嗯嗯嗯,保证不会改变历史,你就跟我说吧,我说话算数。”科林看着那张认真的脸,点头了:“好吧,不过你要保证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改变这个历史。”


         “我保证不改变……哎?为什么又要改变历史了?”亚瑟似乎有点看不透这个和梅林长着一样的脸的科林了,明明长着一样的脸,但是这个科林却比梅林聪明多了。
       “没错,我想要你改变历史,因为我不想让梅林等你那么久。”科林的眼里似乎有些什么准备吐露出来了,但他又收了回去,翻出剧本,开始给亚瑟讲起来本来应该发生在他身上的历史。


       “你赶紧想办法把我送回去啊!你不是会魔法的吗?”布莱德利急得在房间里走圈,梅林也是同样着急,他突然抓住布莱德利的手:“我们要去找盖乌斯。”于是梅林下意识的拉起布莱德利的手朝盖乌斯的小屋里跑去,一路上引人注目。
       “所以,你没在开玩笑?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怎样才能得到我的信任?”盖乌斯听完布莱德利颠三倒四语速极快还不带喘气的解释后皱起了眉头,梅林在一旁背着手,真诚地说:“我这次真的什么都没有干。而且布莱德利知道我有魔法。”
       布莱德利回想了第二季的剧情,将盖乌斯拉到一旁:“梅林的父亲是最后一位训龙者,对吗?是你帮那个人逃出来的,对吗?我知道很多东西,但是我不能透露给你们听……”盖乌斯点点头:“你不用透露更多了,孩子,这就足够了。”两人重新出现在梅林面前,盖乌斯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一堆书,直径甩给布莱德利和梅林:“好吧,我们现在开始看书吧。”
      刚翻开书,布莱德利就有气无力的瘫在一旁的桌子上,他一个现代的英国人,怎么可能看得懂古英语啊?不知道现在科林怎么样了,找不到他会不会很着急啊,说不定剧组会报警。等等,如果他穿了过来,那亚瑟会不会进入他的身体里面去,到了21世纪的英国?布莱德利趴在一叠厚厚的书籍上,双目放空地想着。

      “梅林——”亚瑟习惯地喊着梅林的名字,科林头大地走过来查看他的情况。“梅林真的不在这里,你怎么喊他也不会过来的。”
      “可我饿了。”亚瑟可怜巴巴地揉着肚子,好像被人虐 待三天没吃饭一样,“而且我也不会穿你们这种奇奇怪怪的衣服。”科林认命地拨通了前台的电话让他们送餐过来,又过去帮亚瑟穿衣服。这是亚瑟王,是他统一了英格兰,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英国,你帮他穿衣服,那是你的荣幸啊,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现代人帮他穿过衣服。科林自我安慰道,心里更加同情梅林了。
       “拜托,现代的衣服和古代的衣服也没差多少了。就算有一点点区别,但是裤子肯定是没区别的嘛,你就不能自己换裤子吗?”科林帮亚瑟换完上衣已经筋疲力尽了,今天还要拍戏的。而亚瑟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语气也是理直气壮的:“我不会!这些都是梅林帮我做的,梅林现在又不在,你长的又那么像他,所以肯定要你帮我做啊。”
       这么大个人,这点事情都不会做,以前英国都是养废柴的吗?科林在心里吐槽,但还是上手帮他完成了。因为如果亚瑟穿越过来了,那说不定布莱德利也穿越过去了呢,自己帮梅林照顾好亚瑟,也希望梅林能帮他照顾好布莱德利吧。但很显然照顾布莱德利比照顾亚瑟好多了。

       送餐的人很快就到了,亚瑟像个三岁的孩子看见啥都觉得新奇。“这是什么?”他从中看中了一个大红色的罐子,拿起来摇一摇。“别摇。”科林一把抢过亚瑟手中的可乐,“这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摇的。”亚瑟真的比小孩子还麻烦。“给我喝!”亚瑟兴奋地要去抢。科林只好服从的打开罐子,又担心亚瑟会被刮伤,把可乐倒进玻璃杯里后,才放心的递给亚瑟。
      亚瑟捧着杯子喝了一大口,毫不犹豫的把这口乌漆妈黑的液体吐了出来:“好难喝啊,你们都是喝那么难喝的东西的吗?”亚瑟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情。
      “这不是英国的饮料,这是美国的。”科林解释道。“美国?”亚瑟歪着脑袋重复了一遍,“以后我要去拜访一下这个味觉新奇的国家。”拜托,英国的饭菜比美国的难吃多了好不好,你怎么不先改变自己国家神奇的黑暗料理呢。科林在心中吐槽,伸手摸了摸亚瑟的脑袋,手感还不错,科林忍不住又摸了几下。
      亚瑟被摸得不耐烦了,推开科林的手,拿衣袖擦干净自己的嘴:“喂,我们不是要演话剧的吗?”那是演戏,科林在心里纠正,还是布莱德利好,长得又帅,又有同样的笑点,风趣幽默,自己有什么事都能跟他说。

       科林提前带亚瑟来到片场,给他讲戏。“所以,我死了……”亚瑟有些震惊,说的话都在发抖,“梅林等了我一千年。”科林注意到了亚瑟眼眶里打着转的眼泪。“你说过你会回来的,你答应过他的……”科林握住他的手,企图给他安慰,“最起码,你现在可以,改变历史了。”
      亚瑟摇摇头,声音沙哑:“父亲不会允许我娶一个男人的。”科林感觉这句话无比的熟悉,曾经,他也对布莱德利说过同样的话。他喜欢布莱德利,正如梅林喜欢亚瑟,但他不敢确定布莱德利是否喜欢他。就算是两情相悦,他的父母也不会答应的,他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或许长得像他这样的人在爱情方面都没有好结果吧。
      看见走进来的导演和其他人员,科林不再说话,拍拍亚瑟的肩膀:“走了,我们要去工作了。”被人指使的感觉真不好,亚瑟气愤地想着,但科林是他在这个世界里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可他,为什么会那么照顾自己呢?这一定是有原因的,看着科林的背影他明白了什么。

      “在这个世界里扮演我的那个人叫什么?”亚瑟揪住科林的衣服。

        “布莱德利。怎么了?”科林正在看着剧本,努力地融入这个剧情里面。

          “你喜欢他对吗?那个叫布莱德利的家伙,你喜欢他。”科林手上的剧本掉在地上,眼底是收不住的惊愕,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整场戏是一条过,亚瑟没有什么难度,他只需要躺在船上装死就行了,而科林则很快入戏,哭得稀里哗啦,悲痛而忍隐。他知道,拍完这场戏,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布莱德利一起了。

     “你告诉过他吗?”亚瑟瘫在酒店的床上,懒洋洋地问。“没有,”科林摇头,“他没有知道的必要。你呢?你打算跟梅林说吗?”
       亚瑟没有正面回答,他从床上坐起来,扔了个枕头给科林:“聊聊吗?或许我能给你点建议。毕竟没有多少个人能得到亚瑟王的建议。”

       “啊——”这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哀嚎了,梅林生无可恋地趴在桌子上,“我不找了,大不了那个菜头不回来了。”“我也不找了,这挺好的,我还是王子。”布莱德利也推开了书,这些古英语把他这个正正经经的英国人都给绕晕了。盖乌斯看着他们,摇了摇头,年轻人就是没耐心,唉,好困啊,我先睡一觉吧,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吧!
       这么想着盖乌斯心安理得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看见盖乌斯睡着了,梅林趁机拽起布莱德利:“走,我们出去晃悠一下。”两人骑上马在卡梅洛特城里闲逛,虽然已经演了五年的亚瑟王,但布莱德利还真的不习惯,走到哪里都有人叫他亚瑟王子。

       “原来卡梅洛特城也有平静的一天,要知道在我们那个世界里,我们印象中的卡梅洛特城可是每天都会发生各种奇离古怪的事情的。”布莱德利吐吐舌头,让马跑得更快了。以前刚开始拍第一季的时候,科林才刚刚学会骑马,而且极其的不熟练,所以每一次要拍关于骑马的戏的时候,布莱德利都会故意的让马跑的很快,科林追也追不着,只能跟在后面慢吞吞的走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布莱德利永远也忘不掉。
       梅林不同于科林,他很快就追上了布莱德利,看着他傻笑的样子:“你这个样子跟亚瑟确实很像。”“没有,”布莱德利摆摆手,“我只是在想一个人。”
      “科林?”梅林直径问道,只要有心眼的人在听完布莱德利讲述自己那边的故事后,都会得出一个结论——布莱德利喜欢科林。布莱德利意外的没有否认,他只是摇了摇头,装作认真地观赏着座落在盘山之中的村庄。
      梅林也望过去,村庄小屋上袅袅的炊烟,男耕女织的和谐景象,孩童在父亲臂弯下欢乐的笑声,他曾偷偷的梦见过自己和亚瑟也许在下辈子的某生某世也能够在这些小村庄里拥有一栋房子,一块田地和一辈子……“这是不可能的。”梅林提醒自己,他喜欢的人是亚瑟,是这个伟大王国的王子,是将来要被载入史书,被后人代代传颂的人,而自己只是一个仆人,即使会魔法,但终究只是个仆人,一个生活在最卑微,贴近尘土的仆人。


TBC


满六百粉啦😄作为一个咕咕很开心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