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茶

40.7万浏览    1286参与
撒拉凌乐斯

当你的老公问你有多爱他

第一组

布加拉提:你有多爱我?

阿帕基:比海还深,比阿帕茶还浓

第二组

承太郎:你有多爱我?

花京院:比天还高,比典明粥还稠

第一组

布加拉提:你有多爱我?

阿帕基:比海还深,比阿帕茶还浓

第二组

承太郎:你有多爱我?

花京院:比天还高,比典明粥还稠

露德维希亚

还是想来lof爽一把,布茶穿男朋友的衣服play

还是想来lof爽一把,布茶穿男朋友的衣服play

江纵

【布茶】我家正主居然偷偷结婚了?(一)

正常视角和论坛体分开计数啦。

爽文好爽。我爱爽文。

下面论坛体接棒的是@青巷与君逢 我会转载到文集里的。

夹了私货()

后期会带茸米玩。

——————————

分秒必争的男神打榜日。

毫无悬念的,人气男神阿帕基在第一天一直高居榜一,并且甩了第二名普罗修特一大截。不过令人称奇的是,本次上榜的男明星全部都是《黄金之风》的演员,可见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不禁让各大媒体都对首映礼充满了期待。

目前的局势如下:

第一名 阿帕基 人气值194663

第二名 普罗修特 人气值125482

第三名 迪亚波罗 人气值118434...

正常视角和论坛体分开计数啦。

爽文好爽。我爱爽文。

下面论坛体接棒的是@青巷与君逢 我会转载到文集里的。

夹了私货()

后期会带茸米玩。

——————————

分秒必争的男神打榜日。

毫无悬念的,人气男神阿帕基在第一天一直高居榜一,并且甩了第二名普罗修特一大截。不过令人称奇的是,本次上榜的男明星全部都是《黄金之风》的演员,可见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不禁让各大媒体都对首映礼充满了期待。

目前的局势如下:

第一名 阿帕基 人气值194663

第二名 普罗修特 人气值125482

第三名 迪亚波罗 人气值118434

第四名 布加拉提 人气值103469

第五名 乔鲁诺 人气值98523

第六名 米斯达 人气值94444

第七名 里苏特 人气值93520

第八名 福葛 人气值93417

第九名 纳兰伽 人气值92222

第十名 多比欧 人气值90685

 

不过第二天排名就出现了一些变动。

布加拉提激流勇进一跃而起,攀至第二。新人乔鲁诺的后援会力挽狂澜攀升第三。老牌演员迪亚波罗掉落至第七,以游戏主播身份转站演艺圈的米斯达占据第四宝座。

第一名还是雷欧·阿帕基,虽然正主从来不在乎这种无聊的打榜活动。

不过布加拉提的名次倒是让大家有些出乎意料,毕竟他算是初出茅庐,之前没出演过什么大火作品,也一直是男三男四的角色。

 

罪魁祸首此刻还不知道他即将引起一场轩然大波,继续热火朝天的为布加拉提刷着人气值。

——阿帕基好累。

从昨天晚上六点他回到家开始,阿帕基就趴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面前疯狂为布加拉提打榜单。

他之前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情,就模仿着自家粉丝的样子试着刷了几条超话。没想到粉丝们的高流速一下子就刷没了他那几条超话,让他有点力不从心。

更糟糕的是,阿帕基发现自己的粉丝团由于组织清晰,分工明确,流量和流速都比布加拉提这边快很多。按照自己的手速,阿帕基觉得自己打一辈子的榜也不可能把布加拉提送上第一名。

没错,没错。阿帕基暗恋自己的这个小学弟。

母胎单身的他对这个留着妹妹头的小男孩算是一见钟情。不过即便是毕业了的他回高中看望老师时,他也不好意思去要这个学弟的联系方式,毕竟布加拉提还是个未成年的小鬼头。

没想到他也进了娱乐圈。

这让阿帕基埋藏在心里很久了的情愫又死灰复燃。而且后来又跟他一起拍摄了《黄金之风》,两个人因此交换了联系方式并互粉了博客。

也许这是一个机会。

“喂,江纵。”

“让她们不要给我打榜了。”阿帕基趴在桌面上,一脸憔悴。他从不素颜出镜,习惯浓妆,每次回家卸完妆都显得他面容惨淡。

撕开一张面膜贴在脸上,他又给自己冲了一包咖啡。

“就说是我说的。这次我不要榜一。”

阿帕基打算给布加拉提刷上一夜,实在不行再去博客上找几个刷手。

这个第一就当是他送给学弟的礼物好了。

 

经纪人江纵十分为难的联系了粉头,转达了自家艺人的要求。

别人都是想粉丝把自己往天上捧,害。

自家艺人怎么就不稀罕呢?

阿帕基是江纵手上的第一个艺人。

那个时候公司里的人都不太想接手这个半路上道的烫手山芋。于是江纵作为菜鸟经纪人,理所当然的被迫接手了他。

没想到这个超模一炮而红,一夜成名,一发不可收拾。江纵也渐渐脱胎换骨成了公司里数一数二的金牌经纪人。

“哥哥第一次这么体贴诶呜呜呜呜呜”

显示屏对面的粉头受宠若惊。

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能力很强。阿帕基的后援会被她硬生生打理成了一个神话。据说她是在阿帕基还是model的时候就喜欢他的,算是阿帕基粉丝中的骨灰铁粉。

“哥哥真的不用在意的!我们打榜都是自愿行为哦。放心,这个第一,哥哥拿定了!”

“都快十二点了。让哥哥早点休息哦!”

完了,起到反作用了。江纵默道不好。

 

阿帕基的粉丝们在收到自家爱豆的暖心关怀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一下和第二名的布加拉提拉开了五万多的差距。

阿帕基刷热度刷的正上头。他的手酸的要命,面膜也从脸上滑到了桌子上。咖啡已经凉透了,瞥一眼日程安排,阿帕基想起来明天早上十点还要去参加《黄金之风》的首映礼,所以他一口闷下杯中剩下的咖啡,又去给自己冲了一杯。

?!

他回到电脑桌前,却发现自己的人气值一下狂升,本来渐渐在缩小的差距又一下被拉开。

“怎么回事?”他又打了电话给江纵,睡得正香的大小伙子被从美梦中惊醒。

“大哥,你怎么还不睡啊?明天早上还要出席首映礼,熬夜会有黑眼圈的!”

“我问你榜单怎么回事?”

阿帕基的语气有点不耐烦,江纵则认命似的叹了口气。

“你的粉丝团得知你破天荒的来关心她们,跟打了鸡血似的。粉头拍着胸脯跟我保证这个第一是你的!你让我怎么办?”

“现在开电脑。……算了,你睡吧。明天早上记得准时到我家楼下。”

摸不着头脑的江纵一时也没了睡意,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艺人这种样子。

“你怎么了?又有公关问题?”

“不是。”阿帕基的语气像是在对白痴讲话。

“……我问你,刷榜怎么样快一点?”

江纵眉头一皱,他的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预感不是太妙。

“大爷你又要干什么?我们粉丝都是正经打榜,找刷手后期被扒数据会挨骂的…喂?喂?!”

阿帕基把电话挂了。

 

江纵无语凝噎。

算了。他知道自家艺人做事还是有数的,索性带上眼罩睡觉了。

 

“无痕刷榜……就这个吧。”

阿帕基翻翻找找半天,最终选定了这个刷手。

“给布加拉提刷榜,刷到第一。阿帕基要是超过他就再刷上去,要多少钱。”

“这是大单!4000块,姐妹,我也喜欢布加拉提。给你友情价,而且要不是今天早上六点就截止了,可不止这个数。”

“行。”阿帕基直接把钱给人打了过去。

端着茶杯看布加拉提的人气值蹭蹭往上涨,他满意的点点头。

 

“靠。那帮野🐔是不是找人刷数据了?涨那么快?”桑辰拍案而起。

她就是阿帕基的粉头,这次打榜活动的总负责人。

短短十分钟,她眼睁睁看着第二名那个叫布加拉提的演员一路狂升,隐隐有压过自己家哥哥的趋势。

“去查数据!他妈的,哥哥拿不到榜一我和那群臭女人拼命。”

 

果然,布加拉提的人气值是人为刷出来的。桑辰立刻截图去质问布加拉提的粉头,对方却表示他们什么都没做。

“你们家阿帕基的数据才是刷的吧?我们都查过了。你们贼喊捉贼还真是好意思?”

?居然有粉丝敢给哥哥刷数据?后援会有规矩,人为刷数据一律开除粉籍。谁这么大胆?

难不成有人要往哥哥身上泼脏水?

现在好好打榜才是最重要的,等活动结束再细查吧。桑辰最终决定。

 

还有两个半小时打榜结束。

阿帕基很满意,在好几次自己的人气值超过布加拉提,却又被压回去之后。他去换下了睡衣,强忍着倦意为自己煮了一份意面。他找了一个自己学弟出演男三的小制作电视剧看着,一边将热乎乎的面条塞进自己空空的胃里。

 

另一位主人公布加拉提呢?

布加拉提是经验丰富的打榜选手了。阿帕基刚刚转战影视圈的时候他就给自己的学长打过榜。

 

没有人知道,他并不是为了梦想才跨入娱乐圈的。这个在外人看来,既昳丽堂皇又肮脏复杂的地方,他愿意涉这趟浑水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的学长——只是为了阿帕基。

他爱慕他。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

布加拉提买了所有封面和内涵有阿帕基的杂志,并且一本一本整整齐齐的收在自己的书房里。在他大三的时候阿帕基走红,从此他的职业目标便只剩下做演员。

这给他最大的机会接近他。

布加拉提如愿和一家大公司签了约,并凭借自己的本事通过试镜,拿下了《黄金之风》的男二号角色。

他知道阿帕基接下了那个落魄警官。

布加拉提特意去读了原版漫画。他知道自己的角色与那个警官联系密切。

他救赎了那个可怜的,无路可走的警官,从此他爱他敬他,为他效劳,替他卖命。

去争取这个角色他也完全是为了接近阿帕基,一下出名只能算是意外之喜。

布加拉提在电脑前飞速敲打着键盘,眉头紧皱。

分差拉的有点大,还有十五分钟活动就结束了。

前期他找了刷手刷分,经验丰富的布加拉提知道越往后粉丝们盯数据就盯得越紧,所以后期他都是自己埋头苦刷,励志要将学长的第一保住。

 

所以这个打榜活动,无论怎么样都有一个人要失望了。

 

最终这次打榜活动还是以让粉丝们跌破眼镜的结果结束了。

第一名布加拉提,第二名阿帕基,两个人足足差了八千多人气值。第三名乔鲁诺则更是和阿帕基拉开了一万多的差距。而第四名米斯达,第五名里苏特等等差距不大,还算在人意料之中。

阿帕基的粉丝很快开始扒布加拉提的粉丝买流量刷数据,布厨们也毫不认输,指认茶厨贼喊捉贼,两家之间局势十分紧张,战争几乎是一触即发。

 

阿帕基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还是朝自己的下眼睑抹上了厚厚一层遮瑕膏。六点半了,经纪人已经在楼下等自己去做造型了。

一会儿会见到布加拉提。

想到这,他随便套了一件风衣,将长发束起就下了楼。

 

江纵一眼就看出阿帕基熬了夜,又气又无可奈何。他让阿帕基在车上睡一会,但也仅仅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给他补觉。

到了。

化妆师早就在化妆间里了。乔鲁诺那个该死的小鬼头和其他几位主演都已经化好了妆,饰演反派boss的迪亚波罗先生正帮他女儿卷着头发。

布加拉提正在做造型,阿帕基注意到他的眼底也有淡淡的乌青。

换好衣服坐在另一个化妆镜前,阿帕基闭着眼睛假寐。听动静布加拉提的造型似乎做完了,翕翕索索有人起身。

他睁开眼用余光往那边看,却对上一双清澈见底的蓝眼睛。

——布加拉提也在看他。

他猛的收回目光,化妆师的手一抖口红越过了界。慌忙为他修补好妆容,已经八点三刻了。

首映礼开始前还要接受媒体的拜访。阿帕基很烦,他最讨厌那些该死的狗崽。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八卦记者最擅长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打赌,那些家伙一定会拿打榜活动说事。

抿起一向以刻薄无情闻名的薄嘴唇,阿帕基的心情突然不错。

布加拉提这个第一是自己给他的。

他心甘情愿的事情,没人能改变。

至于躁动不安的两家粉丝?

随他们吧。阿帕基才不在乎这些。

江纵

【布茶论坛体】我家正主居然偷偷结婚了?(一)

又是题文无关。害。

是一个接文活动,但我不知道下一棒会不会还是我。

娱乐圈设定,先嘴臭几章再扒糖。

是臭不要脸的混更()

————————

楼主:大家有看《黄金之风》的预告片吗!!我们阿帕基哥哥好帅好帅好帅!可惜哥哥戏份好少呜呜呜。看预告反派boss好像把哥哥杀了TNT

2l:u1s1,那个新人布加拉提也好帅。

楼主评论:确实。但是和我们家哥哥比起来还是我家哥哥更胜一筹。

2l评论楼主:还是各有千秋嘛。阿帕基冷艳布加拉提温柔,两个我都爱。

3l:看到了粉丝们的剪辑!话说布加拉提和阿帕基有一点配(捂脸。布茶布szd叭我靠。

4l回复3l:cp粉滚粗行吗。我家茶出道这么久都没和...

又是题文无关。害。

是一个接文活动,但我不知道下一棒会不会还是我。

娱乐圈设定,先嘴臭几章再扒糖。

是臭不要脸的混更()

————————

楼主:大家有看《黄金之风》的预告片吗!!我们阿帕基哥哥好帅好帅好帅!可惜哥哥戏份好少呜呜呜。看预告反派boss好像把哥哥杀了TNT

2l:u1s1,那个新人布加拉提也好帅。

楼主评论:确实。但是和我们家哥哥比起来还是我家哥哥更胜一筹。

2l评论楼主:还是各有千秋嘛。阿帕基冷艳布加拉提温柔,两个我都爱。

3l:看到了粉丝们的剪辑!话说布加拉提和阿帕基有一点配(捂脸。布茶布szd叭我靠。

4l回复3l:cp粉滚粗行吗。我家茶出道这么久都没和谁家炒过cp好不好。那个布加拉提不就是个新人演员吗,蹭我们家茶哥热度要不要脸?

5l回复4l:说话注意点行不行?我们家布姐出道也有一段时间了,蹭你🐴的热度呢?就你家火你家阿帕基最火。你家阿帕基一线大牌流量王不还是剧半就挂了。

6l回复5l: ?呵呵你家布没挂是吗也就多了几十分钟而已,好笑。我家茶怎么不火了,无语。你家布出道现在有什么拿的出来的代表作?拍啥啥不火蹭流第一名宁家可真棒。

楼主(7楼)回复3l:醒醒。这是我家哥哥个人贴好不好?磕cp滚去你自己家超话磕行不行?恶心人恶心到家。

8l:就是嘛。看不清提议就来大喊大叫宁家家教养可真好【龇牙】【龇牙】让我们茶茶独自美丽好吗,乱蹭热度暴毙哦。我们家茶之前还是超模有颜有演技有身材您家有什么?【龇牙】

9l回复8l:对对对你家茶最好天下第一好哦【龇牙】你们家茶还是超模,可厉害了,还不是混不下去了想吃娱乐圈这块肉,结果越搞越差,别蹭我布热度好不好?

10l:大家不要骂啦,布布茶茶都是很好的明星,没必要讲的这么难看,个人贴大家就粉个人不好吗?cp粉有自家超话圈地自萌叭。这样大家都开心。

11l回复10l:就是啊,cp党圈地自萌就可以啦,再吵的话可能会影响到布茶的风评,都停一停安安静静粉自家正主不好吗。【可爱】

12l:个人贴看不懂?好好笑,cp党圈地自萌OK?别哪哪都碰瓷,男男硬拉郎,腐癌gun。恶臭的要命让人恶的没边。

13l回复12l:个人贴?【疑问】【疑问】宁主页那个布布个人贴不照样卖腐布茸布。贼喊捉贼宁好好笑哦。【龇牙】

楼主:怎么又来碰瓷了?吵宁🐴呢。安心欣赏我们家哥哥盛世美颜不好吗。

<分享:《黄金之风》阿帕基单人踩点剪辑>

15l回复楼主:啊啊啊啊啊啊啊awsl。看多少遍我都激动的要掉眼泪了呜呜呜哥哥太帅了!话说有人看过茶茶刚刚做模特时候拍的写真吗!我存了几张,这个男人怎么能如此荷尔蒙爆棚【哭泣】【哭泣】

<阿帕基早期紧身皮衣写真.jpg>

16l:wdm,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色气【害羞】老公好帅好帅好帅。

17l:您家正主会干什么。卖肉也算特长?【龇牙】我们家布布再怎么不好也不至于靠卖肉火。现在娱乐圈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样的人都能火哦。呕。【龇牙】【龇牙】

楼主回复17l:妹妹你脸这么白姐姐给你几个巴掌补补腮红【龇牙】你家布布真是细皮嫩肉留个妹妹头怎么能和我们家茶哥比a哦。下次劝劝你家正主接个女主角本子吧一定适合的没话讲哦【龇牙】【龇牙】这年头狗都到处乱吠了是吧,绳栓不好牙龇的倒挺漂亮。

19l回复17l:真是东边不亮西边亮,你爹啥样我啥样。干啥啥不行给自家招黑第一名【龇牙】宁🐴没了,昨天城东下大雪,满天都是宁🐴骨灰。

20l:又吵起来了……真是无语哦。管理员呢,能不能出来控一下。乱来别人家个人贴下评论要不要点逼脸()宁家自己心里有没有点数?恶不恶?蒸煮没红成什么样粉丝乱咬人倒是学的不错。

21l回复18l:宁家教养也好的要命【龇牙】蒸煮脾气差的名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哦。果然粉丝跟自家主子一个德行。我们家布布温柔体贴善良大方才不跟你们计较。一口一个🐴我祝宁🐴早日暴毙。

22l:茶哥靓照存了存了。不过茶和布不配不如来磕磕我们家茸茶。新人乔鲁诺和阿帕基在片场的互动好可爱www

23l回复22l:又他妈的来碰我们家阿帕基哥哥的瓷。烦不烦啊,你们不烦我们家哥哥都烦死了。现在怎么什么小演员都敢来蹭热度,一部《黄金之风》当个男一了不得吗?【龇牙】我们家茶演这个本子还是看在导演和经济人关系不错的份上才接的。看到哥哥的每一个眼神了吗?看到哥哥被反派害死之后那一段回忆杀了吗?我们家哥哥才是真正的演技派。新人小鬼头还是多学学哦。呕呕呕。

24l回复23l:【赞】【赞】【赞】姐妹棒!俺们哥哥的热度可不是谁都能蹭的。

25l:就是嘛。马上打榜活动谁家人气高还不是一下就立竿见影哦。别在这里逼逼叨叨连个榜单都舍不得给自家蒸煮刷。我们后援会可是早有准备哦。【龇牙】

楼主回复26l:【赞】上次活动我们家哥哥可是甩了榜二一大截。【龇牙】有心情在这里乱吠乱踩不如想想办法给自己多打打榜。

楼主:姐妹们洗洗眼睛。不要为疯狗生气。

<高冷型男阿帕基·高燃电影片花剪辑>

茶茶好帅,流口水。

29l:艹。我们家哥哥真的太有魅力了呜呜呜看看这个腰这个肌肉!!!还有不得不说哥哥的眼睛简直太好看了!紫金两色混融我还是第一次见!!!老天创造哥哥这种极品男人让我以后怎么嫁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TNT

30l:超模出道果然不一样!【赞】

31l:呕呕呕。好臭。宁家还有什么能秀?快快快我给一千块你家阿帕基陪我一晚上行不行?卖肉还挺有理。

32l回复31l:什么傻叉玩意积点口德给宁🐴留点活路行不行?还一千块包我们家哥哥一晚上,别拿宁家蒸煮身价和我们家哥哥相提并论哦。【龇牙】【龇牙】

33l:不要吵了啦。两家都是很优秀的艺人,互相踩真的没必要。

34l:是啊不要吵了。【试图安利cp】他们互动真的很多也很甜诶。想来蒸煮也不希望看自己家粉丝吵来吵去叭。

35l回复34l:哪里来的野🐔在这里逼逼叨叨。两家吵架撕逼也轮不到你们来和事老。拉郎配呕呕呕,是两个男人就配对您们还真是有品。

36l:cp粉怎么又出来逼逼叨叨。找骂是吗。

37l:害。能不能和和气气追个星啊。还有茶哥剪辑🐴刚刚粉上的小粉丝想吃安利!【害羞】

楼主回复37l:来了来了姐妹!我可是老粉。【酷】我给你推几个比较经典的!

<阿帕基·冷魅反派·影视剪辑>

<雷欧·阿帕基 演技派model的成长之路>

<荷尔蒙机器——型男阿帕基的超燃剪辑>

39l回复38l(楼主):谢谢姐妹!!

40l:【龇牙】【龇牙】几个老作品翻来覆去吹。醒醒,大明亡了!你家阿帕基那种直男一天天还浓妆艳抹的,骚给谁看呢。现在是温柔阳光大男孩的天下哦。还打榜,省点钱给你家蒸煮保养保养那张老脸吧!【赞】【赞】

41l:温柔大男孩x冷酷型男。这对可可可。年下年上都好香。跪求老师产粮!!!

42l:cp粉野🐔听不懂人话?【龇牙】

43l:不要吵了行不行?我已经喊管理了。布粉和cp粉怎么一个个都素质奇差?吃骨灰还是吃炸药了?呕呕呕。追星就追星,素质被狗吃了?

44l:害。管理我来了来了来了。一天天能不能让人省省心。删帖了哦。所有布粉和布茶布cp粉都口头警告一次,下次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情惹事的通通封号。马上又有打榜活动别在这个关头给自己家正主招惹不痛快。

鲨

1

      那束花现在应该还摆在自己的书桌上吧。就如同送出它的那个人一般朴实无华,内里却蕴含着坚韧的光辉。


2

        “阿帕基?你在听吗阿帕基?”坐在自己面前的小麦色肌肤的男人像是要引起注意般挥着手,是米斯达。他在干什么,他今天有给自己那几个小不点替身喂火腿吗,话说现在几点,聚在这家饭馆是为了什么······?阿帕基漫无边际地想。
  ...

1

      那束花现在应该还摆在自己的书桌上吧。就如同送出它的那个人一般朴实无华,内里却蕴含着坚韧的光辉。


2

        “阿帕基?你在听吗阿帕基?”坐在自己面前的小麦色肌肤的男人像是要引起注意般挥着手,是米斯达。他在干什么,他今天有给自己那几个小不点替身喂火腿吗,话说现在几点,聚在这家饭馆是为了什么······?阿帕基漫无边际地想。
        自从迪亚波罗被杀死,而乔鲁诺当上新一任头领之后,以前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之间放松下来,数月之前那段充斥着硝烟与血腥味的黑帮生活竟像望之不及的泡影一般。慢慢沉寂下来的心境使阿帕基想起以前,或许是比加入小队更早,大概是刚当上警察那会儿。除却满腔热血,比他人更加细腻的心让他深刻地意识到人们对警察无止境的,蛮横无理的,隐藏在看似说教背后的恶意。原来的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吗?那前几日,布加拉提送给他的那束花,究竟是······?

        “喂喂——喂阿帕基!你这混蛋有在听我讲话吗?!!”米斯达的声音提高了一些,再这样下去不仅自己会嫌他吵闹,更会打扰到周围人进餐。于是阿帕基决定随意敷衍他。“抱歉,我戴着耳机,听不见你在说什么。”

       “你在小看身为小队刺客的我吗,还是单纯拿我当傻瓜?你那耳机只是挂在脖子上,根本没在放音乐啊!”

       “······好吧,我刚才确实没在听你讲话,所以你再讲一遍吧。”

       “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这在不该耿直的场合说实话的性子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我有时候也觉得你这老气横秋的性子很微妙,究竟是什么时候,米斯达变得这样为他人着想了?“所以说乔鲁诺那家伙在切断组织毒品来源之后竟然为之后事业的发展方向摇摆不定,简直太不像他了!”

       “我们和他也没认识多久,你就断言自己这么了解他了?人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啊,总是以自己狭隘的眼光评判他人,这简直可以被称为傲慢了,没错,是名为傲慢的罪啊······”一开始他可能还在对米斯达说教,但阿帕基渐渐将米斯达的行为重叠到自己身上 ,越来越有谴责自己的意味。是啊,他与布加拉提就算认识了很久,也没有陪对方经历每一段重要的时间,被布加拉提拯救的人也不止自己一个,这种傲慢,擅自揣度他人的傲慢,擅自将自己内心的期待强加于他人的傲慢,果然还是舍弃掉比较好。

       米斯达是小队里除了布加拉提之外情商最高(自封)的人,又与阿帕基常年共事,自然明白他心里那点小心思。“阿帕基,一般你陷入自我否定般的毒舌状态时,要么是任务失败,要么是有关布加拉提——我没猜错吧?”

       尽管阿帕基对米斯达这个恶友没什么意见,不如说和他聊天挺开心的,但是他实在无法将布加拉提送花给他这件事告诉别人,再这样下去可能自己会先露馅,于是阿帕基果断决定结束这段不怎么愉快的下午茶时间。

       “抱歉,我有事先走了。”从椅子上起身到快步走出餐厅可能不到5秒,快到米斯达以为忧郁蓝调的能力其实是加快走路的速度。接着他意识到,明明是阿帕基请自己出来,结果他还没结账就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阿帕基这家伙,难道更年期到了吗?”


3

       “如果想确定对方的来意,用你的忧郁蓝调不断重复那段行为直到发现破绽不就行了吗?”

       此时阿帕基非常感激自己找的第二个咨询对象是福葛,不愧是那个纳兰迦的教师,提出的建议既没有损伤布加拉提和自己的面子,同时非常有效率。

       “阿帕基,这束花送给你。”

       那是一个平凡的下午,布加拉提在小队的聚会结束后,十分平常地送出一束花。无论回想起当时,还是现在用替身不断重复那段经历,都找不出一丝违和。为什么呢?仿佛布加拉提就应该那样做,而自己就该心安理得接受。或许只是为了感激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吧。毕竟布加拉提与自己不同。

       阿帕基身为警察却接受罪犯的贿赂并为他们提供庇护,而布加拉提虽身在黑帮却仍旧保持着一颗正义的心。与阿帕基充满负面情绪的心相比,布加拉提对身边的人,对这个世界都是充满爱的。他应该在铲除黑帮的恶之后,娶一位妻子,与自己的后代一起在那不勒斯海湾的别墅生活,最后迎来安稳的晚年。所以即使有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布加拉提都是不会对自己有着战友情之外的感情的。

       

3

       布加拉提在门外等了许久。

       或许等的不是阿帕基来开门,而是他对自己的回应。

       直到他敲了许久的门也没有人应他一声,而他刚才向米斯达确认了阿帕基就在房内。顺便刚才谈话的内容也被布加拉提知道了,为了解开两人之间的心结,布加拉提决定直接破门而入。

       看到了阿帕基正全神贯注盯着另一个自己。

       聪明如布加拉提一下便将事情的始末串了起来。不过一向雷厉风行的阿帕基竟然会被自己送的花扰乱心思,看来希望也不是那么渺茫了。只是首先要缓解一下现在尴尬的气氛呢。

      “······”

      “············”

      “······总之先跟我来吧,阿帕基,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4

     “还记得这里吗,阿帕基?”

     “嗯,”虽然不想回忆自己不堪的过去,但与布加拉提的相遇是美好的,“是我在颓废至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遇见你的地方。”

     “当时下着雨,我撑着伞,然后你一个人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身上都是酒味。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你是警察,真的会以为是路边的酒鬼呢。”真不可思议,布加拉提脸上洋溢着怀念,仿佛无比珍惜那段记忆。但与自己相同的,被布加拉提拯救的还有其他人,阿帕基深知这点。没错,自己不是特殊的。

      “我,还有小队的大家,都是因为被你拯救了,才改变了自己,谢谢你,布······”

     “不,你没有改变,”布加拉提望着阿帕基,非常严肃地否定了刚才的话。

      啊,果然。不知怎的,阿帕基不想再往下听,到底是不想承认布加拉提的指认,还是不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呢。

      “你没有改变,不管是以前做警察,还是现在做我的战友。你总是比起自己的将来,更加注重怎么苟且地活在当下。你只凭周围的环境推动你,人们的舆论,或者是老板的命令。”

       无论是他的话语还是他的眼神,都让人无法反驳。“我无法思考,布加拉提,我疲于思考。事情的本质太复杂,我只想停于表面。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想被你说我没有改变。我以前被迫听从于群众的指责,自甘堕落,但我愿意听你的。因为你一定是对的,布加拉提,只有在你身边我会很安心。”

       “阿帕基,做你自己就好,”布加拉提的声音柔和下来,“阿帕基,对我来说也一样,我也很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但正因这样,我才想让你正视自己,我希望你不再顺着别人的意愿,只为自己活着。”

       布加拉提的话语很让人安心,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雨夜,四周都是暗的,只有布加拉提站在路灯下,收起自己的伞,和他一同淋雨。暖黄色的灯光洒下来,只是微弱的细小的一束,却能比任何事物都直至心底。现在看来可能是布加拉提的原因吧,因为人的一生只会遇见那么几个人,只是看着眼睛就会认为他理解你,信任你,就像你期望得那样。

       话说他是不是完全忘了送花这件事啊?

       “阿帕基,不必那么在意花的问题。”

       啊,果然是自作多情,所以说为什么自己会往那方面想呢。擅自认为阿帕基对布加拉提的依赖是爱,擅自认为布加拉提对阿帕基对信任是爱。

        “花只是一个象征而已,为了确定你的心意,我们以后可以多做一些别的事情,恋人之间做的事情。”

       ······嗯?

       什么确认,什么心意?

       “总之明天下午先去街角的咖啡店吧。大家都是成年男人了,谈个恋爱不必那么扭扭捏捏的。还有阿帕基,你愿意接下来一段时间,也可能是一辈子,作为唯一陪伴在我身边的人吗?只能和喝咖啡同时回答。”

       “嗯。”

       此时距离阿帕基从大脑宕机到恢复再到宕机还有4秒。

       至于到确认自己和布加拉提其实是两情相悦加上布加拉提早就看穿自己的心思这些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决定了,米斯达,我们接下来要开一家制霸全意大利的连锁咖啡店!!”

      “为啥啊??!!”



沈栖梧

【茶布茶】初见

#二人初见场景复刻

#爱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努力表达出那个瞬间包含的无数内容


        那不勒斯的晴天有多么明朗,它的雨天就有多么冷漠。此时意大利已是深夜,雨水从深不见底的海一般的天空坠落,绝大部分毫无阻碍地砸在地面上,余下的一小部分尽数砸在阿帕基的身上。阿帕基没有伞,或者说他根本不想避雨,甚至无处避雨。紧闭的商铺与空荡的街道异于往常的喧闹,背景板一样伫立在他面前。阿帕基紧攥着手中的玻璃酒瓶,他的手和淋了雨的玻璃一样冷,僵尸般机械地扣着瓶子。这已经不是他第一天酩酊整日了。对阿帕基来说出狱与否...

#二人初见场景复刻

#爱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努力表达出那个瞬间包含的无数内容


        那不勒斯的晴天有多么明朗,它的雨天就有多么冷漠。此时意大利已是深夜,雨水从深不见底的海一般的天空坠落,绝大部分毫无阻碍地砸在地面上,余下的一小部分尽数砸在阿帕基的身上。阿帕基没有伞,或者说他根本不想避雨,甚至无处避雨。紧闭的商铺与空荡的街道异于往常的喧闹,背景板一样伫立在他面前。阿帕基紧攥着手中的玻璃酒瓶,他的手和淋了雨的玻璃一样冷,僵尸般机械地扣着瓶子。这已经不是他第一天酩酊整日了。对阿帕基来说出狱与否没有区别,甚至不如于囹圄中度完余生——至少他还有容身之处,对别人来说,对自己来说。

        浑浑噩噩在街道穿梭了不知多久,眼前一处像是尘封多时的杂货铺刺激到了阿帕基的神经,他的脚在盛满酒精的大脑思考前便带着他的身子走了过去,那扇木门没有锁,阿帕基带着自身的重量轻轻一推就推开了,视线因雨水冲洗的停止而愈发明晰,眼前是那条长廊。


                “阿帕基!他手里还有枪!”


        阿帕基感到脑中一阵嗡鸣,脚下一个趔趄。他左手扶着门,右手僵硬地抬起猛地向口中灌着廉价的酒精。质量上乘的葛雷西白酒已经很久没喝过了,他的喉咙早被那些制作粗劣的烈性酒烧得麻木。我他妈就不该来这里。阿帕基不愿再在这里逗留,他甚至觉得在街上淋雨都要好过在这里站着。他根本不该有脸回来。

        他在原地转了个身,原本应该黑漆漆地迎接他的街上多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阿帕基甚至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只是勉强地抬起眼皮,视线渐渐聚焦在那个影子身上。那是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他撑着伞,站在阿帕基对面,他们之间只隔着一条马路。

         阿帕基不认识他,也不觉得眼熟,可心里却觉得他亲切极了,于是努力又瞪了瞪眼。


                  “你是阿帕基吧。”


        那人开口,语调平稳有力。阿帕基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它们像极了那不勒斯的晴天。那个人是白色的,像一团光。


        从此,飞蛾有火可扑,终寻得了归宿。

今天的不死川兄弟活了吗

本来是7点结束的结果忘记发了…

就此,布茶猫猫日完美结束(?)

P3—4是情头

本来是7点结束的结果忘记发了…

就此,布茶猫猫日完美结束(?)

P3—4是情头

想吃甜甜圈

p12是初中的oc(?!才发现

p3是lio

p45是布茶

p67是徐徐后面乱七八糟

实在是没什么勇气发出来 但是看到太太们的画作深受激励 也想认识多一点的同好 所以鼓起勇气叻!><

tag打多了 不是有意注水 见谅!

p12是初中的oc(?!才发现

p3是lio

p45是布茶

p67是徐徐后面乱七八糟

实在是没什么勇气发出来 但是看到太太们的画作深受激励 也想认识多一点的同好 所以鼓起勇气叻!><

tag打多了 不是有意注水 见谅!

甜饼阿顾顾顾

【布茶】笨孩子(一发完)

        布茶猫猫日活动文

  

  名不对题,但是我就想叫这个名字

  别名 有三次布加拉提说他养了只猫,一次他承认了。

  

  严重ooc 瞎写

  毫无逻辑就是个日常 甜饼(大概

  全员if线 

  布茶恋情没刻意公开,热情小组为大家展示灯下黑(对不起,我屁话太多了)

  

布加拉提有一只猫,银色的长发皮肤白皙,紫金色的眼睛,谁看了都说很漂亮。但是布加拉提总是看看他的猫然后笑着说“他可真是个笨孩子。”

  1 衣服上的猫毛

 ...

        布茶猫猫日活动文

  

  名不对题,但是我就想叫这个名字

  别名 有三次布加拉提说他养了只猫,一次他承认了。

  

  严重ooc 瞎写

  毫无逻辑就是个日常 甜饼(大概

  全员if线 

  布茶恋情没刻意公开,热情小组为大家展示灯下黑(对不起,我屁话太多了)

  

布加拉提有一只猫,银色的长发皮肤白皙,紫金色的眼睛,谁看了都说很漂亮。但是布加拉提总是看看他的猫然后笑着说“他可真是个笨孩子。”

  1 衣服上的猫毛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世界和平,护卫队的各位像往常一样管理着辖区,距离与boss一战已经过去了半年,尘埃落定大家的生活都回到了从前的平静。

  除了boss换了个人之外,一切都和往前一般。

  一大清早纳兰迦在客厅像往常一样跟从门外进来的布加拉提招呼然后共同在餐桌前吃早饭。但是不同往常的,纳兰迦转头跟布加拉提说话时,发现布加拉提的西装拉链上有一根头发。

  那是根什么样的头发呢,银色的,长发。

  这不同寻常。

  纳兰迦认为,布加拉提一向是个严谨的人,除去战斗过后,布加拉提的衣服从来都是干净整洁的,头发一起不乱皮鞋擦的光亮,身上总是带着衣物清洗后的清香,有些像小雏菊的味道,但是今天不太一样。

  今天的布加拉提看起来不太一样,看起来与往常不太一样,纳兰迦也说不清但是就是不太一样。纳兰迦不太确定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也许是有点发皱的西装也许是身上带着的轻微的香水味,那个味道让纳兰迦觉得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闻到过,也许是西装拉链上那个异常显眼的银色长发。

  布加拉提是个绅士且富有魅力的男人,这一点从没有人质疑。但他同样也是个普通男人,有需要解决的个人问题,纳兰迦觉得这并不矛盾。

  布加拉提看着凑近他看了几秒钟又在他身上闻了闻陷入了沉思的纳兰迦感觉有些疑惑。

  “纳兰迦?发生了什么事么?”

  “布加拉提,你衣服上有根头发哦,说起来你昨天晚上没有回来吧!你是不是去红灯区了?”纳兰迦觉得他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布加拉提,伸手指向了布加拉提手臂处的拉链装饰。

  “红灯区?纳兰迦你知道的,我不需要去那里,至于头发”布加拉提冲着纳兰迦笑了笑,认真的宣告。

  “我养了只猫。”

  “猫?猫怎么会有这么长的毛啊,这明明就是人的头发!布加拉提你不要骗我。”

  “并不是欺骗,因为我确实养了只猫,银色的。我吃好了,我先离开了。”布加拉提冲纳兰迦点了点头离开了餐桌转身去往了他的房间。

  纳兰迦看着布加拉提离开,心里仍在嘀咕,猫怎么会有十几厘米的毛呢,当他是小孩子么?不过看布加拉提甜蜜的样子,也许他有了女朋友?想到这里纳兰迦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布加拉提有一个银色长发的女朋友!

  “这可真是个大新闻!我要告诉福葛还有米斯达去!”

  

  2 手臂上的抓痕

  

  如果没有任务的话,每周日护卫队几人都会相约小聚,顺便向布加拉提汇报一下儿这个周的工作。

  这个夏天的意大利超乎往年的炎热,纳兰迦福葛还好,常穿的衣服本就简单也比较清凉,但是像阿帕基布加拉提这般穿的比较严实的就不太舒服了,于是像是默契一般,周末的聚会两人都换了比较清爽的短袖居家服。

  也许是换了衣服不再那么严谨的原因也可能是气氛放松,让两个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看起来年轻又清爽。

  工作很快就汇报完毕,结束了工作让众人彻底放松下来,食物美酒在桌子上随意摆放着,福葛看着布加拉提左臂上的抓痕陷入了沉思。

  福葛确认近几天布加拉提都没有需要战斗的工作,事实上日常任务可能遇到的混混敌人也完全够不到能伤到布加拉提的程度,这几道抓痕看起来不深但很新鲜,看起来就是24小时内留下的。这几道抓痕不长,也不深间隔不长,像是被人用指甲抓伤的。

  福葛认真思考了布加拉提手臂上抓伤的来源,歪头看了看右臂差不多的位置上也有类似的抓痕,这抓痕看起来就好像有人用力的抓住了布加拉提的手臂并且留下了痕迹。

  “布加拉提,你胳膊上。。。?”福葛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询问了布加拉提。

  听到福葛的询问众人都安静下来转头看向了布加拉提的手臂以及手臂上的抓痕。

  阿帕基也顺势看了过去,只看了一眼便低头喝酒,不在看布加拉提并下意识的把手往背后藏了藏。

  “这个啊,被猫抓的。”布加拉提看了看手臂上的抓痕像往常一样带着平和的微笑着向众人说明。

  “猫抓?那这只猫还真是凶悍啊,连布加拉提都能抓伤,是你说的那种银色的猫咪么?”纳兰迦看着抓痕感叹接着猛然想起了布加拉提所说的银色猫咪。

  “他不凶,Leon只是有些笨,是个笨小孩,控制不太好自己的力度,跟我亲昵的时候会不小心抓伤我。不过我不怪他,我知道他只是太开心了。”布加拉提听着纳兰迦的询问笑的更加温柔。

  “Leon?Leone,小狮子?听起来跟阿帕基的名字好像啊哈哈哈哈哈,下次聚会的时候可以带过来给我们看看么,布加拉提?”米斯达大声的笑了出来。

  “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会考虑的。”

  

  3 身上的香水味

  

  “布加拉提你今天有一个约会。”乔鲁诺看完了手上布加拉提刚送来的文件抬头盯着布加拉提看了几秒,但是他的调笑对于布加拉提来说仿佛并没有在他的心湖上泛起涟漪,布加拉提的表情仍旧像平常一样平和带着少许的笑意。

  “你看起来心情很好。”

  “是的,boss,我的心情的确不错,但是你从哪里得出我今天有一个约会的结论呢?”

  对着布加拉提的提问,乔鲁诺眨了眨眼小小的皱了下鼻子,这样的小动作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像一个大型黑手党组织的boss,更像一个符合他实际年龄的少年。

  “你今天细心的打理了你自己,你新修剪了头发,穿了一套新定做的西装还有皮鞋,并且你喷了香水,倒不是说布加拉提你平时不修边幅,但是你平时并不喷香水,尤其是这种中性款的香水。”乔鲁诺放下了手中的笔和文件,站起来绕着布加拉提转了一周后肯定的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好吧,你说的并没有错,我有一个约会,与一只猫咪。”布加拉提点了点头肯定了乔鲁诺的结论。

  “他喜欢这个味道。”

  “是那只抓伤你的小狮子?”

  “是的。”

  “好吧,那我不能再占用你的时间了,快去吧布加拉提,如果迟到的话,我相信你喜欢这种香水味道的小狮子会在心中诅咒我的,然后在下次见面时也给我两爪子。”乔鲁诺听着布加拉提的回答忍不住也报以微笑,挥了挥手示意布加拉提可以离开去约会了,毕竟那只“小狮子”只有在布加拉提面前才是“只是控制不太好自己的笨孩子乖猫咪”,如果因为自己让布加拉提迟到的话,那么即使自己是boss也逃脱不了要被抓上两下,并且绝不是布加拉提手臂上那么轻微的抓伤。

  “对了布加拉提,你,你们多久了?”出于好奇,乔鲁诺在布加拉提出门前一秒提出了疑问。

  “今天是一周年纪念日。”布加拉提的脚步顿了一下儿做出了回答然后再次向年轻的boss鞠躬然后离开了办公室,去赶赴他与他的猫咪的约会。

  

  “还真是迟钝啊,jojo。”乔鲁诺转头透过窗口看了看窗外的明媚阳光和逐渐远去的布加拉提,低头笑了笑再次专心沉浸于工作文案的处理。

  

  

  

  3+1  猫咪与恋爱

  

  又是一个周末的聚会,距离上次聚会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原本热烈的气氛在纳兰迦突然兴奋的提问下瞬间安静下来。

  “啊啊!布加拉提!我刚突然想起来,你还没有给我们看你的猫咪!”

  对于兴冲冲提出疑问的纳兰迦,福葛忍不住扶额在心里骂了句傻子,接着跟米斯达和乔鲁诺一同笑了出来,几个人的大笑让纳兰迦格外迷茫,同时陷入迷茫的还有去外地上学这个周刚来到小队聚集地的特里休,她认为显然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错过了什么剧情。

  “就是那个抓伤你的,叫小狮子的猫!你说过会带来给我们玩儿的!”纳兰迦大声的说着并且转头向特里休做出了解释。

  “之前布加拉提说他养了只猫咪,银色的猫咪,很漂亮但是控制不太好自己总会抓伤他,是个笨猫,说好了要带给我们看但是总也不让我们看到。”

  “那只猫咪叫【Leon】,喜欢味道清甜的香水,体型可大着呢,哈哈哈哈哈哈”福葛勉强压抑住了笑声向特里休补充了已知情报并且眼神瞟向了站在布加拉提身边脸越来越红的阿帕基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

  特里休顺着福葛的视线看向了面带微笑的布加拉提和脸红的阿帕基又转头看了看乔鲁诺,得到了掉头肯定后又看了看仍旧一脸茫然的纳兰迦忍不住也跟着笑了出来。

  “你们在笑什么?!怎么了???我问的有什么问题?你们为什么都在看阿帕基?难道猫咪是他们两个合养的?”

  福葛看着阿帕基越来越红的脸已经开始慢慢从红转黑的趋势,最终还是没忍住扯了扯仍在询问的纳兰迦小声的告诉了他真相。

  “什么?!!什,什么?布布加拉提和阿帕基在一起了,他他们????真的假的?!!”纳兰迦听到了福葛的话愣了两秒后猛然的站了起来,甚至带撒了桌子上装满了红酒的酒杯,激动的指着两个人看向其余人确认。

  “纳兰迦你真的太迟钝了。不过特里休你看起来好像并不怎么惊讶?”比起纳兰迦的惊讶,乔鲁诺对于特里休的淡然感到更多的惊讶。

  “我在之前就见到过他们两个接吻啊,就在总统先生的套间里,我以为你们都知道的。”特里休沉默了一下儿做出了回答,她的表情看起来混合了不解还有些狡黠还有一些小女孩儿的骄傲,骄傲于远比他们更早的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反正过了两三天纳兰迦的胳膊上的淤青和抓痕都还清晰可见的存在着。





下一棒是@今天的不死川兄弟活了吗 

桃色殸明
猫猫日第五棒! (泥塑成分有)...

猫猫日第五棒! (泥塑成分有)

最菜的人出现了()因为画的很赶有许多bug请忽略((()))

拿坡里著名秧歌牌啪咻的诡异广告 

下一棒 @幽南✨jewel✨ 

猫猫日第五棒! (泥塑成分有)

最菜的人出现了()因为画的很赶有许多bug请忽略((()))

拿坡里著名秧歌牌啪咻的诡异广告 

下一棒 @幽南✨jewel✨ 

幽南✨jewel✨
布茶猫猫日的活动 我画的布茶布...

布茶猫猫日的活动

我画的布茶布姐永远不知道在哪里

布茶猫猫日的活动

我画的布茶布姐永远不知道在哪里

苍鹤
猫猫日第四棒! 下一棒是@桃色...

猫猫日第四棒! 下一棒是@桃色殸明 

这次活动还是没审题,万分抱歉!!!

猫猫日第四棒! 下一棒是@桃色殸明 

这次活动还是没审题,万分抱歉!!!

江纵

【布茶】猫的报恩

是猫猫日第三棒!下一棒是@苍鹤 

冷圈也有春天。含恨。以后可能还会搞一些这样的活动。感谢其他参与的老师们的大力支持!

(她们都是神仙!!!)

好。言归正传。

————一个分割线————

布加拉提救回了一只猫,一只很漂亮的长毛猫。

它的毛色像是纯白,但更偏近芋色。一双机敏有神的眼睛由紫金两色交融而成,而只有被布加拉提抱在怀中抚摸时他才会舒服的眯起瞳孔,喉咙里有时还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布加拉提不擅长给小动物取名,索性就简单粗暴的喊它“咪咪”。但那只猫似乎十分嫌弃这个名字。

每当布加拉提唤着“咪咪”,想让它过来时,它都是迈着很矜傲的步子,昂着脑袋朝他慢慢走来。

也许是...

是猫猫日第三棒!下一棒是@苍鹤 

冷圈也有春天。含恨。以后可能还会搞一些这样的活动。感谢其他参与的老师们的大力支持!

(她们都是神仙!!!)

好。言归正传。

————一个分割线————

布加拉提救回了一只猫,一只很漂亮的长毛猫。

它的毛色像是纯白,但更偏近芋色。一双机敏有神的眼睛由紫金两色交融而成,而只有被布加拉提抱在怀中抚摸时他才会舒服的眯起瞳孔,喉咙里有时还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布加拉提不擅长给小动物取名,索性就简单粗暴的喊它“咪咪”。但那只猫似乎十分嫌弃这个名字。

每当布加拉提唤着“咪咪”,想让它过来时,它都是迈着很矜傲的步子,昂着脑袋朝他慢慢走来。

也许是对救命恩人的特别宽容,除了布加拉提,没有人可以摸咪咪毛茸茸的脑袋。(试图强撸猫咪的乔鲁诺先生被挠出了一脸伤,后来对咪咪一直退避三舍。咪咪后来每次见到他都龇牙咧嘴。也许他们两个只是天生不对盘?)

但今天,布加拉提下班回家后发现他视若珍宝的咪咪不见了。 

 



这是后话了。

布加拉提其实是个黑帮。

他拜托自己的顶头boss为自己的爱人和女儿办了身份证明,并让阿帕基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工作。

他的老板乔鲁诺在得知阿帕基就是挠过他一脸血痕的咪咪时神情复杂的要命,最后还是偷偷摸摸背着阿帕基问了布加拉提,他们的女儿能不能变成小猫的样子。

布加拉提哑然失笑,而站在门口的阿帕基阴着脸,一脸凶神恶煞。

乔鲁诺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小算盘。

ym萤朦朦
猫猫!布茶猫猫日接力,第2棒,...

猫猫!布茶猫猫日接力,第2棒,下一棒@江纵 

猫猫!布茶猫猫日接力,第2棒,下一棒@江纵 

青巷与君逢

致布加拉提的一封信

  布茶猫猫日接力,第一棒,下一棒@ym萤朦朦


“致布加拉提”

阿帕基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神色认真的仿佛是在面对什么棘手的敌人一样。他严肃的盯着泛黄的纸张,一字一句都仿佛要斟酌一遍在写出。

【罗马的任务已经完美完成了,你不必担心那些背叛者会不会做出背叛组织的事情。那些老狐狸已经被我全部解决了。】

  阿帕基写到此处停了笔,他紧紧皱着眉,想了想又添了几句。

  【所以你并不用过来,我早就说过了,这只是一个小任务,我一个人就可以完美的执行命令。】

  阿帕基顿了顿,又将完美两个字划掉,拧着眉将纸张团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中。

  布加拉提怎么可以收到乱涂乱画的信?那样对他太不...

  布茶猫猫日接力,第一棒,下一棒@ym萤朦朦



“致布加拉提”

阿帕基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神色认真的仿佛是在面对什么棘手的敌人一样。他严肃的盯着泛黄的纸张,一字一句都仿佛要斟酌一遍在写出。

【罗马的任务已经完美完成了,你不必担心那些背叛者会不会做出背叛组织的事情。那些老狐狸已经被我全部解决了。】

  阿帕基写到此处停了笔,他紧紧皱着眉,想了想又添了几句。

  【所以你并不用过来,我早就说过了,这只是一个小任务,我一个人就可以完美的执行命令。】

  阿帕基顿了顿,又将完美两个字划掉,拧着眉将纸张团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中。

  布加拉提怎么可以收到乱涂乱画的信?那样对他太不礼貌了。

  阿帕基又缩了缩脚,双手手臂抱着膝盖写着字。这次的任务是临时发下的,只有几个组织里的老人和阿帕基一同前往。据点破败狭小也在阿帕基的预料之中,老旧的单人皮沙发早已经露出丑陋的海绵,甚至还有一不小心就会硌着屁股的半截弹簧。阳光勉强从贴着五颜六色的玻璃贴纸中撒下,墙角潮湿的能长一大片青苔。

  阿帕基就坐在沙发上,和纸张大眼瞪小眼,他有很多话想和布加拉提说,但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笔下写出的也只有干干巴巴的任务报告,阿帕基忍不住锤了下桌子,结果歪了重心,屁股被结结实实的硌到了。

  “操……”

  阿帕基暗骂了一声,将那张该死的纸张压在手心下,继续写着报告。

  【安东尼奥那老狐狸能说出的情报少的可怜,但幸运的是我还是凭借这些找到了他们的据点。】

  将纸张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确认无误后阿帕基才继续动笔。

  【后续的工作我和他们已经完善的差不多了,我亲自参与了,并没有什么明显痕迹,五十八个人头,一个不少。只需你过目一遍就好。】

  【雷欧·阿帕基】

  阿帕基抓着笔,他突然有些想念布加拉提的笑。老天,他已经一个星期多没有看到布加拉提了,即使有忧郁蓝调变成布加拉提陪伴他一会,那也始终并不是布加拉提。

  更何况他们并没有在一起,一切都是阿帕基的一厢情愿。阿帕基完全不敢表露自己对上司的情感,只敢将这份感情藏在心里。

  阿帕基胡思乱想着,当他发现自己忍不住在信纸上留下了句【我想你了,布加拉提】时,下意识就想重新写一份——随即他便发现,那说最后一张纸。

  也就是说,布加拉提会收到一张『疑似示爱的信』。

  “该死……偏偏这个时候…”

  阿帕基几乎是立刻起身准备去买纸,下一秒他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阿帕基,还没好吗?要走了。”

  线人低语着。阿帕基只好随意的在上面划了几下,将信给了对方。

  当布加拉提收到信时已经是午夜了,米白的信封中是阿帕基写给他的信件。

  布加拉提抖开了信纸,他粗粗略过了上面端端正正的任务报告,眼睛仔细盯着被划掉的地方。

  “我……很想你,布加拉提。”

  他轻声的念出上面的字。

  ·

  阿帕基在回来后就被告知布加拉提在找他。

  “布加拉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阿帕基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对方的房间,然后他便注意到了自己写给布加拉提的信件躺在桌子上。

  布加拉提一定是看到了那几个字吧……阿帕基心如死灰。

  “你听我说…布加拉提,那只是个误会,我并没有……”

  布加拉提打断了他的话。

  “雷欧,想我的话,要当面说。”


巴斯蒂瓜
断臂阿帕基 论 钢链手指的千种...

断臂阿帕基

论 钢链手指的千种玩法

hhhhh


有参考维纳斯的图片


断臂阿帕基

论 钢链手指的千种玩法

hhhhh


有参考维纳斯的图片


海涅海涅
咕咕咕咕咕 菜鸡上线x 其实远...

咕咕咕咕咕

菜鸡上线x


其实远处还有一个花花在等阿强w

咕咕咕咕咕

菜鸡上线x


其实远处还有一个花花在等阿强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