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布袋戏

12.2万浏览    9068参与
你干嘛捏!

雨季(狗廉)

  又是一年的梅雨季,江南这边已经淅淅沥沥下了很久的雨,今年她又来到了这里。轻轻地抚过墙上岁月斑驳的痕迹,悠悠的记忆穿墙而过,当年她第一次来这里赴约时,青苔还没有长满这座宅院的围墙,院内的小树也才刚刚冒头,那时的她也还是一个懵懂天真的少女。


  “啊——娘亲!娘亲!娘亲救我!”

  

  “救命!来人啊!快来救救我的女儿!”

  

  凄厉的叫喊声将女子从梦境中惊醒,甩手收伞便一个旋身跃上围墙,红衣在江南四月的烟雨中腾飞翻转,仿佛一只在雨中起舞的蝴蝶。


  “站住!”


  只听嗖的一声,一把伞直击上马儿的一条前腿,人仰马翻之际,人贩子突然感到怀里一空,然后便是一阵天旋...

  又是一年的梅雨季,江南这边已经淅淅沥沥下了很久的雨,今年她又来到了这里。轻轻地抚过墙上岁月斑驳的痕迹,悠悠的记忆穿墙而过,当年她第一次来这里赴约时,青苔还没有长满这座宅院的围墙,院内的小树也才刚刚冒头,那时的她也还是一个懵懂天真的少女。


  “啊——娘亲!娘亲!娘亲救我!”

  

  “救命!来人啊!快来救救我的女儿!”

  

  凄厉的叫喊声将女子从梦境中惊醒,甩手收伞便一个旋身跃上围墙,红衣在江南四月的烟雨中腾飞翻转,仿佛一只在雨中起舞的蝴蝶。


  “站住!”


  只听嗖的一声,一把伞直击上马儿的一条前腿,人仰马翻之际,人贩子突然感到怀里一空,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被人狠狠踩着脊背跪趴在地。


  “好啊,光天化日之下谁给你的勇气抢别人的孩子。”


  人贩子感到背上的压力又加重几分,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他挣扎道:


  “饶命,饶命啊!我..我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求求你绕过我这一回吧!”


  “绕你一回?”廉庄看看怀中瑟瑟发抖的小女孩,扯下自己还不算太湿的披风将小女孩裹紧,正要继续发难之际,便听得一句妇人急切的喊声:

  “莲儿!莲儿啊!我的女儿!”


  “娘亲!”怀中的小女孩听到妇人的喊声眼中的云雾顿时更加朦胧,仿佛幼鸟回巢一般急切地想要扑进母亲的怀抱。妇人小心地从廉庄手中接过失而复得的女儿,母女俩的面孔紧紧相贴,在雨中紧相依偎着。

  “多谢...多谢女侠的大恩大德!”说罢妇人便要抱着女儿朝廉庄下跪。


  廉庄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母女俩,“不必多谢,这世道,有一份力就出一份力。”廉庄对着激动的母亲俩温和地笑了笑,挥手运转内力将伞收回便递给了妇人。


  妇人再次感激之际,便见廉庄把那趴在地上装死许久的人贩子一把提起,摁着胳膊把他拽到了她们跟前下跪,


  “你刚才不是说饶命吗?饶不饶你可不是我说了算,这才是事主,在她们面前忏悔吧!”


  四月的烟雨还在迷蒙地下着,把一切都笼罩在一片沉默之中,男人低着头,雨水从他那一头凌乱的头发上不断滴落,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妇人一脸冷峻地看着这个跪在地上的男人,“娘亲——”小女孩的情绪平复了不少,她有点害怕地蹭了蹭自己母亲的面颊又往母亲的怀里钻了钻。廉庄见此画面心中对那人贩子的怒火便又燃上几分,正欲加重手上力道时。却听那妇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放了他吧姑娘......”


  “这....”廉庄有点不解


  “你父亲的坟这几年无人修缮,塌了,今年如果有机会就回去看看吧...”廉庄微微惊讶之余,感觉到手下的身体在颤抖得愈发厉害,俄而,眼前的这个一直沉默的男人突然伏下身对着那妇人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


  “谢谢大娘,不过刚才那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呀?”廉庄接过妇人送来的一碗热茶,轻轻地吹了吹茶水上缭绕的热气。

  “唉,这事说来话长。”大娘又叹了一口气,那个被救下的小女孩抱着母亲的大腿贴在母亲身边,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又喜欢地看着廉庄。


  ————————

  廉庄婉拒了大娘让她留下住几天的邀请,她并非江南人,和江南的缘分也只不过是始于最好的年华和一个少年定下的约定,只是那个少年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无法赴约了。“也许天生就是浮萍命。”第一年少年没来赴约的时候,她坐在那座江南宅院的屋檐下,望着满天飘落的雨丝这样自嘲地想着。


  很多年过去被爽约到现在,也还是有些忍不住地难过呢。廉庄想着,她经过一片稀疏的树林,忽然在不远处看见一个眼熟的身影,那道身影的腿似乎有些残疾了,身上也隐约可见数道累累伤痕,身形酿酿跄跄地也还在掘强地忙碌着。廉庄按耐不住好奇心,便小心翼翼地收敛气息向那道身影走去。


  那身影跪在雨中认真地往面前的土堆上添土,廉庄无言地站在雨中,仿佛要与这四月的烟雨和身边这一片树林融为一体。眼前的那个伤痕累累地身体突然和一个红衣小女孩的幻影重叠,她好像看见了当初那个头戴白绫强忍着伤心为爷爷收敛尸骨的小女孩。

  

  那时的她,那时的她是个怎样的人呢?似乎也很糟糕,艺低人胆大,以一身偷盗绝技为荣,还自诩正直,到处惹事。后来,后来她又变成了一个怎么的人呢?浮萍为身,四海为家,勉勉强强拥有一身技艺,在乱世中自保之余,还能有点余力去刀解不平。乱世之中能获得这样的结果,比起作为一个小偷死去总归还是幸运的吧。

  

  “做人啊过这一生,一定要永远乐观啊小廉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爷爷的声音。

  

  廉庄回过神来,看见那个年轻人跪在坟前无措地四处寻找着什么东西。她想了想,从乾坤袖里取出那束从大娘家离开时、那个被救下的小女孩送给她的、洁白的小花。她走到那个少年身旁,俯身把那束小花轻轻地放在少年父亲的坟前。

  

  “你......”少年看着她,俄而郑重地对她行了个礼。



  ————————

  

  “唉,说来话长,那个孩子啊也是个可怜人。”廉庄想起了那个大娘的话。说是这个少年原本和她看着长大的,本身是个好孩子,只是不太聪明。当年他父亲死后无依无靠,被人所骗误入歧途,然后便是身不由己地被人控制做了一些违背良心的事.....


  “幸好我的莲儿被庄姑娘救下,安然无恙,便也饶过他。算是给他一次回头的机会吧。”大娘抚着女儿的脑袋,对着廉庄再次表示感激。


  现在看着少年周身,想来如今应该是与过去的错误做了一个彻底的决断吧。


  少年对着父亲的坟,庄重地磕了三了头。不算整齐的头发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廉庄,对她说道:“谢谢你。”


  “哈,谢我干什么。”廉庄爽朗地笑了笑,然后朝少年扔过去了一小袋东西。少年慌忙地接住,生怕物件掉在地上被泥水脏污了:“你....”


  “嘿嘿,加油呀,未来怎么样看你自己的造化啦。”廉庄女侠潇洒地扛起自己的刀,对着那个雨中迷茫又坚定的少年,展颜笑道。


  正如当年那个手持骨刀的少年一般。

  明年她还会再来。

  

  

  (背景属于乱世,没有为人贩子洗白的意思,人贩子必须千刀万剐)

獨行嵐舟

  仅LOFTER更新(B站他不给通过QAQ)

  仅LOFTER更新(B站他不给通过QAQ)

好运连连

  动词排版来源:流月青衫

  动词排版来源:流月青衫

獨行嵐舟

第七章.何必活成别人

  医书在手,虽然只是暂时的离开,但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还未从老师的手中正式毕业,也就是说无论离开多久,回去之前该学的他依旧不该落下。

    如此一啃便是一个时辰有余,等到自己放下书册的时候,还是因为发现了身上有其他的目光驻留。

    扭头看向身后之人,温皇不知何时已然站在了后院的门口,见对方发现了自己倒也不觉奇怪,反而是摇晃着手中的羽扇缓缓上前。

    “汝倒是与当年一样没什么变化,还是那般的警惕心重呢。”

    将桌上......

  医书在手,虽然只是暂时的离开,但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还未从老师的手中正式毕业,也就是说无论离开多久,回去之前该学的他依旧不该落下。

    如此一啃便是一个时辰有余,等到自己放下书册的时候,还是因为发现了身上有其他的目光驻留。

    扭头看向身后之人,温皇不知何时已然站在了后院的门口,见对方发现了自己倒也不觉奇怪,反而是摇晃着手中的羽扇缓缓上前。

    “汝倒是与当年一样没什么变化,还是那般的警惕心重呢。”

    将桌上的医书挥袖收齐,素思源这才站起身道:“于素某而言,小叔亦是如此。”

    听着好像另有其意,其实素思源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至于温皇会如何去想,这就不是他该去疑问的了。

    “哈~看来跟在卞于槐身边的这些年你倒是学到了不少。”说着,已然停在了素思源的身侧,坐下之后却是放下了手中的羽扇,开始摆弄起了一旁的茶具。

    对于温皇似是夸赞的话语,素思源却是摇了摇头,解释道:“让小叔失望了,吾学术不精,到现在也未学到老师的一半。”

    “……”难得停下动作,放下手中的杯子,支撑着下巴看着面前之人,不多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是又出现的熟悉的笑容,“卞于槐之医术确实非一般人能学,汝能得到他的认可,想来也必定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至于学术不精,这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思源又何必苛刻现在的自己成为下一个卞于槐呢?”

    “啊?”疑惑的看了眼温皇,只可惜那张名唤愉悦的面具将他藏的太深,一时间叫素思源也猜不猜个大概。

    不过若是再细品言中之意,其实温皇说的又何尝不是一件事实,最终只能避开那打量的视线,无奈道:“小叔提点的是,确实是素某太过于追求结果了。”

    握起羽扇,半掩面颊,发出一声轻笑:“汝知晓便可,人有理想自然是好,可若是想要将所学知识一口气吃成胖子,有的时候这样的理想反而会成为你的累赘,令你感到疲劳,甚至无法在继续走下去。”

    虽然温皇这人懒了点,但不得承认对方的所言之语确实在理。

    “听说你会植物类的茶水?”

    素思源不知温皇此话的意义何在,不过想来也应该只是突然想起,有了兴趣,毕竟小叔的逻辑,是个寻常人大概都没有办法猜透就是了。

    “会一些,不多,也没有特别专研。”点点头,倒是谦虚了些许。

    微微挑眉,“那不知思源最擅长哪一种花茶,温皇是否有幸能够品尝一番。”

    思索了一时,到底还是实话实说道:“素某没有擅长的茶类,但莲花茶却是能拿的出手,不知小叔是否还有兴趣。”

    材料他倒是不缺,毕竟老师年年从北竞王那里薅来的上好药物不少,只是莲花为茶,尽管饮者清凉,却也是甘苦之茶,怕是制了,小叔也不见得喝的习惯。

    大概是看出了意思,温皇倒是不紧不慢站起了身:“也罢,今日还有要事在身,下次再品也不是问题。”说完就准备往房间的方向走去,不过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那一就有些发愣的人:“一起去吧,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我一人之事,或许还需要你的帮助。”

  能扯出另一个话题属实是在我的意料之外了,本来是这章主线的,又推到下一章了〖心累.jpg〗

沈长情

  客单展示,这套布袋戏差点把我送走。阿们感谢做的很爽!

  客单展示,这套布袋戏差点把我送走。阿们感谢做的很爽!

獨行嵐舟

第六章.神蛊温皇

  阵阵凉风拂衣襟,香薰渺渺扑入鼻,再伴着那悠悠长琴曲,着实令人舒心不已。

  也不知时过多久,随着最后一节弦音落尾,他这才抚琴停奏。

  握起一直放至桌角的羽扇,一壶清茶七分满,抬头与不远处不知已经到来多久的人露出一副微笑的表情:“好友拜访,倒是温皇怠慢了。”

  对此,卞于槐却是发出一声冷哼走上前道:“好友不敢当,只是卞某人挑错时间罢了。”

  闻言,温皇放下了手中的茶壶,脸上依旧是那副不变的笑颜,却是半天也不见回应,一时间反倒是让想要问候的素思源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无烟的战场并未持续多久,只因为卞于槐已然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看向了素思源,眼中的情绪是说不出的复杂......

  阵阵凉风拂衣襟,香薰渺渺扑入鼻,再伴着那悠悠长琴曲,着实令人舒心不已。

  也不知时过多久,随着最后一节弦音落尾,他这才抚琴停奏。

  握起一直放至桌角的羽扇,一壶清茶七分满,抬头与不远处不知已经到来多久的人露出一副微笑的表情:“好友拜访,倒是温皇怠慢了。”

  对此,卞于槐却是发出一声冷哼走上前道:“好友不敢当,只是卞某人挑错时间罢了。”

  闻言,温皇放下了手中的茶壶,脸上依旧是那副不变的笑颜,却是半天也不见回应,一时间反倒是让想要问候的素思源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无烟的战场并未持续多久,只因为卞于槐已然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看向了素思源,眼中的情绪是说不出的复杂,到底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哪怕路上的时候他已经向素思源说过了,不过终究还是避过了那些较显残忍的重点,如今他也没什么好讲的了,毕竟结果如何,自己又不是游戏的参与者,只是……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开了口:“虽然我不明白你的目的,但是我希望你别失了分寸,否则到时只怕有个人你也不好交代了。”

  没等到温皇回应,卞于槐已然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踪迹。

  对于此情此景,温皇显然早已见多不怪,不过有一点卞于槐却是说的不错,如果没有万济医会那场利益的存在,或许从根本上来讲,他们确实算不上真正的朋友。

  老师的走早在素思源的意料之中,但老师会离开的如此毫不犹豫却是不在他的预料之内,甚至于方才老师说过的话,就是现在他也未曾得出个所以然。

  随着卞于槐的离开,气氛虽然渐渐平缓,但依旧显得沉默。

  等到素思源准备开口之时,温皇已然收回了驻留于他身上的视线,缓步朝着上山的方向而去。

  “凤蝶今日有事不在,桌上的长琴就有劳思源帮忙带回闲云斋了。”话尽,回头一笑,便不在有所停留。

  “……”素思源无言,到底也没有拒绝,更何况温皇已经没了踪影,只能长叹一口气,背上桌上的长琴跟了上去。

  穿过层层云烟,若非二人功夫在身,只怕寻常之人就是步行一日也难以抵达这山巅之顶。

  一刻钟后,木制的屋门被人吱呀一声推开,哪怕素思源就跟在自己的身后,他的行动也依旧一如往常。

  脱去那正经的帽子,摇着羽扇缓步走向不远处的躺椅,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躺在上面的温皇缓缓合了双眼,用着几分慵懒的声音道:“凤蝶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就回来了,你也不必那么拘谨,把这当做自己家,想做什么就做吧,温皇需要先补个觉。”

  话落,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种别样的安静,温皇已然睡去了。

  “……”凤蝶能够一直跟在小叔身边,想来也是辛苦了。

  默默在心中发出一声叹息,最终还是暂时离开,去往了过去随义父一同去过的后院。

  改了又改,终于算是写出来了,只是这临门一脚的剧情线,着实有些一言难尽〖无奈.jpg〗

哈哈哈哈哈

就在大年初五,一时冲动


给我两个崽崽,约了稿子🤒


啊…虽然,我更新不勤快!


但是,我对两个崽崽的爱是真的!😭😭


可能因为是写的第一本,我这澎湃翻涌的爱意就着新年的气氛渲染突然克制不住,迸发而出


剁了手,约了稿……(冲动消费😀)


它才只是个几万字十几章的宝宝啊!😭😭😭😭


就斥了巨资买了衣裳🤧🤧


我这辈子洗也要更完!!😭😭


(我不管我花钱了!一定要单独拿出来立个排面😭😭😭)


ps:下次更新3号


就在大年初五,一时冲动


给我两个崽崽,约了稿子🤒


啊…虽然,我更新不勤快!


但是,我对两个崽崽的爱是真的!😭😭


可能因为是写的第一本,我这澎湃翻涌的爱意就着新年的气氛渲染突然克制不住,迸发而出


剁了手,约了稿……(冲动消费😀)


它才只是个几万字十几章的宝宝啊!😭😭😭😭


就斥了巨资买了衣裳🤧🤧


我这辈子洗也要更完!!😭😭


(我不管我花钱了!一定要单独拿出来立个排面😭😭😭)


ps:下次更新3号


六弦今天画画了吗

[金光布袋戏第二弹豆豆眼贴纸!魔世篇!


非全切款已出!


金光布袋戏角色共十张:

戮世摩罗,网中人,公子开明,鬼飘伶,炽阎天,荡神灭,曼邪音,西经无缺,长琴无焰,元邪皇


两种材质:亮面款,哑光款

亮面色彩靓丽,表面光滑会反光

哑光色彩雅致,表面不反光


欢迎来企鹅讨论组一起玩887 944 084!


[金光布袋戏第二弹豆豆眼贴纸!魔世篇!


非全切款已出!


金光布袋戏角色共十张:

戮世摩罗,网中人,公子开明,鬼飘伶,炽阎天,荡神灭,曼邪音,西经无缺,长琴无焰,元邪皇


两种材质:亮面款,哑光款

亮面色彩靓丽,表面光滑会反光

哑光色彩雅致,表面不反光


欢迎来企鹅讨论组一起玩887 944 084!



秋來殺

  咱也是有偶的人辣✌🏻️

  咱也是有偶的人辣✌🏻️

獨行嵐舟

第五章.皇族面具

  北竞王果然还是病倒了,卞于槐却并不是第一个接到通知的,若非夕玥与苍狼有姐弟之间的关系,他甚至毫不怀疑苗王根本不会让他们收到这个消息。

  好在夕玥早就看出了事情的不对劲,所以对于素思源将百治之药制作完成的事情,她也没有打算告知苍狼,毕竟为了小祖王叔的安全考虑,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三个人一大早便将东西收拾了一番,赶去了北竞王府。

  屋外大老远便看见了十几个巡逻的小兵,在夕玥的玉牌出示下,好在他们还是顺利通过了这些守卫的阻拦。

  到门口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出来的千雪孤鸣,对方显然也愣了一下,随后也不顾自己与他之间的身份,拉起卞于槐的手便往里屋走。

  “你来的正好,我......

  北竞王果然还是病倒了,卞于槐却并不是第一个接到通知的,若非夕玥与苍狼有姐弟之间的关系,他甚至毫不怀疑苗王根本不会让他们收到这个消息。

  好在夕玥早就看出了事情的不对劲,所以对于素思源将百治之药制作完成的事情,她也没有打算告知苍狼,毕竟为了小祖王叔的安全考虑,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三个人一大早便将东西收拾了一番,赶去了北竞王府。

  屋外大老远便看见了十几个巡逻的小兵,在夕玥的玉牌出示下,好在他们还是顺利通过了这些守卫的阻拦。

  到门口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出来的千雪孤鸣,对方显然也愣了一下,随后也不顾自己与他之间的身份,拉起卞于槐的手便往里屋走。

  “你来的正好,我刚才还想去找你,王叔的病症似乎比往年更加严重了,我的医术没有那么精,别的御医我也不放心。”

  正说着,他们来到了北竞王的卧室,苗王就站在一旁,看似一副紧张的模样,实际眼底的浅浅雀跃已然叫卞于槐收入了眼中。

  看见卞于槐的瞬间,一抹厌恶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而过,若是不了解他之人,只会觉得应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很不巧,他面前的人是卞于槐,对于人性这方面他向来清醒,又或者是与他的过去有关,所以苗王对北竞王究竟抱有一个怎样的心态,他与对方一样都是知晓的。

  苗王眼中的厌恶亦是如此,他不是讨厌医者,只是身为医者的这个人恰巧是卞于槐罢了。

  但是现场的人太多,自己身为一国之君,若是动手赶人时着显得自己没有礼仪,最终只能压下心中的不悦,笑语相迎。

  或许是徒弟随师吧,夕玥虽然错过了苗王的微表情,但还是很快便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更何况苗王讨厌卞于槐这件事她早就知晓,自然多少也能够顺藤摸瓜得出自己的结论。

  至于素思源,他与卞于槐的观点算是最为接近的,不过他与苗王不熟,自然他也就不认为自己对其下的结论就一定是正确的。

  到底谁也没有撕破这张面具,卞于槐顺手接过素思源递来的药箱,便走到了床边。

  苍狼顿时站起身让位,眼睛略有些红肿,大概是不久前哭过。

  对此,卞于槐只是撇了一眼,视线便回转到了床上依旧高烧的人。

  双目紧闭,苍白的唇色配上那张本就白皙的肤色,倒是给人一种不吉利的错觉,额前不断渗出的痛苦冷汗更是打湿了那几缕散乱的发丝,叫人看的心痛不已,只觉更加心生怜悯。

  大概看出了端倪的卞于槐只是表情淡漠的取下箱内的几支长针,在手腕处找到正确的穴脉后便扎了进去。

  直至自己在针上注入了一丝灵力,竞日的面色这才有所好转,不过也仅仅只是减少了痛苦罢了。

  直到一切完成,卞于槐不由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北竞王,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又重新将视线转向了身侧站作一排的孤鸣一家。

  从药箱中取出几颗寻常丹药交给了离自己较近的苍狼,这才开口说起了小王的病症。

  “竞王爷的身子骨差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要想治根,除非找一处山水之地彻底避世静养,只是……”

  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完,但几个人也大概猜出了意思,一时间纷纷陷入了沉默。

  如果可以,他们自然是愿意,可苗疆之地族群混乱,怕是也难找一处清净之地,唯一之法只有送入中原,可他们又常年与中原为敌,苗王估计也不愿拉下颜面。

  更何况,就是苗疆真有这样的地方,颢穹真的会让竞日离开自己的视线吗?

  答案很显然,卞于槐也没指望从他们嘴里得到答案,拍了拍苍狼的肩膀,说了声药物的食用时间后,便领着素思源离开了。

  至于夕玥孤鸣,估计是要等竞日的病情稳定之后才能回来了。

  看了眼天色,想到昨晚的书信,思索了片刻,最终停住脚步,目光看向身侧的素思源:“回去收拾一下,与我去个地方吧。”

  尽管不解卞于槐的言中之意,但想来对方总有自己的用意,由此也只是停顿了半晌,便点头答应了。

  应该是下一章没错了,终于要准备进入主线了[泪目.jpg]

孤帆渡

虐向预警

封面字素来自:太上无情道

  词排来自:D梅梅子C

  

虐向预警

封面字素来自:太上无情道

  词排来自:D梅梅子C

  

茶齋回聊生
兔年吃兔兔 旧版lof一发图就...

兔年吃兔兔

旧版lof一发图就闪退是为什么,,,

兔年吃兔兔

旧版lof一发图就闪退是为什么,,,

獨行嵐舟

第四章.百治

  临春之时,最是病毒传播之际,苗北之地昼夜温差更是变换无常,一时间,为了防止身娇体弱的北竞王受寒,王府之中的人群们也在这段期间忙成了一片。

  但如此凌乱之象,却仍有一片少见的宁静之地。

  蒸汽如雾四散,顿时便掩去了眼前之景,阵阵药香更是不久便弥漫了整个院落。

  见时候临近,素思源顿时凝神,收回焰火的瞬间,同时将手中的一株白花化作粉末洒入半盖的药炉之中。

  如此一气呵成之举,若是放在旁人的眼中恐怕早已震惊不已,但对于一切已经习惯的他们而言,这一切就好似家常便饭,除了依旧叫人心觉惊艳之外,或许早就不是什么令人稀奇的事情了。

  直到炉中之水彻底停止沸腾,二人才同时上前,夕玥看着...

  临春之时,最是病毒传播之际,苗北之地昼夜温差更是变换无常,一时间,为了防止身娇体弱的北竞王受寒,王府之中的人群们也在这段期间忙成了一片。

  但如此凌乱之象,却仍有一片少见的宁静之地。

  蒸汽如雾四散,顿时便掩去了眼前之景,阵阵药香更是不久便弥漫了整个院落。

  见时候临近,素思源顿时凝神,收回焰火的瞬间,同时将手中的一株白花化作粉末洒入半盖的药炉之中。

  如此一气呵成之举,若是放在旁人的眼中恐怕早已震惊不已,但对于一切已经习惯的他们而言,这一切就好似家常便饭,除了依旧叫人心觉惊艳之外,或许早就不是什么令人稀奇的事情了。

  直到炉中之水彻底停止沸腾,二人才同时上前,夕玥看着还未完全消退的水珠,不禁好奇道:“老师,这回算是成功了吗?”

  卞于槐并没有立刻回答夕玥的问题,而是通过一米左右的距离分出几些神识环绕于药炉的周围。

  夕玥也只是扭头瞧了一眼,便不再说话了,虽然她不太理解老师在做什么,但对于之前有过一次经历的自己而言,她还是很清楚打扰到老师的后果的。

  半晌之后,卞于槐收回了外放的神识,最终点头看向了素思源:“恭喜你,成功了。”

  对此,素思源也只是默认的接受了这份夸赞,毕竟一切皆在预料之中。

  说起来,这场实验也失败了近百次有余,虽然其中对他的功力消耗并不算太大,但到底还是挺为那些浪费的药材感到可惜的。

  要说全场最激动的人,那肯定非夕玥孤鸣莫属。

  为素思源高兴是之一,更是为小祖王叔的病症能够得到恢复而欢喜。

  此药名为百治,作用亦如其名,至少小百种病例不在话下,其中便包括了小祖皇叔的各种病弱之症。

  如此,倒也说明了此药若是研制成功之后,人类的医学将会取得更进一步的提升。

  至于此药出自何处,夕玥并不知晓,只是知道那本书在自己拜师之前卞于槐就已经拿在手上专研了。

  可惜就算知晓了药方,他们也无法调制而出,毕竟这东西对于时间的把控可是需要非常精准的。

  哪怕老师的知识再怎样丰富,在这件事情上面却是令他犯了难,直到素思源的出现。

  或许在老师的眼中天赋并非主要,但是如果没有这本书的话,大概卞于槐也不会考虑在收第二个徒弟了。

  甚至假如没有那个人情的话,他可能都不会考虑收弟子一事,至于为何在她与苍狼之间选择了自己,卞于槐的理由也仅仅只是觉得女孩会比男孩听话一些。

  再看看如今的自己……大概从前的卞于槐看见了,应当会后悔吧。

  只能说缘分一场,素思源的出现无疑是惊喜的。

  虽然没有一步成功,但是在三年的实验中他也确实找到了更加适合的方案。

  直到现在,他们算是看明白了,这药的配方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完成的。

  感觉又水了一篇字数……开头就给我卡了一天才摸出来,预计下一章应该可以进入剧情线了……但愿吧。

鷇音

新年快乐

励志带着我约的新年贺岁的情头稿件走遍每一个软件

[图片]

[图片]


励志带着我约的新年贺岁的情头稿件走遍每一个软件


何夜生光

【神蛊温皇X凛雪鸦】

观前提示:

坐标剑影魔踪

  

————————————————

  

第一百九十二章:玄狐

  

  万里边城之下,数不清的苗疆工匠正有条不紊地各处分工,乒乒乓乓之声不绝于耳,俨然正在修筑什么大型工程。


  城墙之上,依旧以兜帽遮住形容的俏如来站在大祭司身侧,默然扫视下方工程进度。


  尚不知俏如来身份,只是接到竞日孤鸣王令的大祭司不由皱眉:“先生,一万土水相关工匠皆已就位……但,先生要这么多匠人做什么?”


  “修补镇魔龙脉,再度封印魔世。”


  “先生不必说笑。”大祭司无奈一叹,“此回魔世破封之处是在原先封印的基础上绵延至天允山,若要封印,恐怕得再修......

观前提示:

坐标剑影魔踪

  

————————————————

  

第一百九十二章:玄狐

  

  万里边城之下,数不清的苗疆工匠正有条不紊地各处分工,乒乒乓乓之声不绝于耳,俨然正在修筑什么大型工程。


  城墙之上,依旧以兜帽遮住形容的俏如来站在大祭司身侧,默然扫视下方工程进度。


  尚不知俏如来身份,只是接到竞日孤鸣王令的大祭司不由皱眉:“先生,一万土水相关工匠皆已就位……但,先生要这么多匠人做什么?”


  “修补镇魔龙脉,再度封印魔世。”


  “先生不必说笑。”大祭司无奈一叹,“此回魔世破封之处是在原先封印的基础上绵延至天允山,若要封印,恐怕得再修一条长达千里的镇魔龙脉。”


  而这一万工匠是远远不够的。


  便是够了,一万苗人深入中原腹地修筑,中原放心,苗疆也不会轻易答应。


  “此为治本之法,其他方面,我会尽力斡旋,大祭司尽管施为。”


  这些苗疆工匠俏如来安排的本就是万里边城,而灵界至天允山一带,俏如来自然将其交给至今尚未死于魔兵的西剑流俘虏与部分志愿参与的侠士完成。


  至于修补地脉所需王骨灵气,俏如来打算在开启灭却之阵时同时进行。


  “以王骨灵能转化成地气,这……确实是有这种可能。”大祭司不免问道,“只是,先生为何知晓此法?”


  俏如来叫大祭司不必多问,又取出一张万里边城设计图。


  大祭司接过一看,登时怀疑眼前之人身份。


  能有这等机要图纸,莫非,这是……史艳文?


  大祭司惊疑之间,一群工匠背着行囊,自中原方向而来。


  那些工匠不过数十人,为首者右眼更是残缺,与苗疆相比似乎只是凑了个数。


  但同行的还有中原有名的燕驼龙。


  他们没有越过万里边城,反而在外围停下,与城墙上的铁军卫交涉起来。


  “先生是打算新旧镇魔龙脉同时进行?”大祭司说出自己的猜测。


  俏如来淡然一笑:“这只是其一。”


  “其二呢?”


  “帝鬼来了就知。”


  与此同时,鬼祭贪魔殿内,群魔林立,齐刷刷看着闯入大殿的魔者,感受到其高深修为,各自震撼。


  魔者静若深渊,冷如冰霜,只着了一身朴素的灰色衣裳,兜帽将发丝尽皆藏下。来到殿内,他便下意识看向“凛雪鸦”。


  对视许久,魔者似疑惑似肯定地出口:“你该庆幸,你此时遇到的是我——玄狐。”


  “现下不是鄙人与……决杀重逢的时机。”“凛雪鸦”叹了口气,又道,“请你来,是想告知你们两条情报——宫本总司、任飘渺。”


  玄狐在魔世威名赫赫,除却于西经无缺手下失利外,至今未逢一败。其最难缠之处在于与对手交战期间玄狐能轻易学得对方剑法。


  “凛雪鸦”倒是希望他能对上任飘渺。


  听过“凛雪鸦”友情提供的二人基本信息,玄狐道:“决杀的对手必定是任飘渺。”


  “凛雪鸦”听着玄狐言之凿凿的语气,若有所思,面上却是不显:“那你的目标就是宫本总司了。”


  “是先。”玄狐纠正道。


  决杀若没能把握住机会,他自然也会寻上还珠楼。


  “凛雪鸦”轻轻笑着,没有说话。


  待玄狐离开鬼祭贪魔殿,帝鬼才看向“凛雪鸦”,眼神中带着些许意味深长:“朕还以为能看见谋师与玄狐剑决的旷世景象。”


  “鄙人功体尽废,玄狐自然失去兴趣。”


  “是吗?”


  帝鬼垂眸看着手中的丧月之夜,也不知信了没信。


  沉吟许久,帝鬼才再度开口:“谋师,朕该慎重考虑你之前的提议了。”


  “但帝尊仍会执行,不是吗?”


  “哈。”


  帝鬼当然会照旧,只是……加道保险罢了。


  “凛雪鸦”对他有所隐瞒,而他也对“凛雪鸦”有所保留……


  中原与魔世动作频频,苗疆方面,竞日孤鸣同样出手。


  除却借给中原王骨、离尘石与众多工匠外,当初苗疆自俏如来处得来却被用作搜寻苍越孤鸣等人下落的其中一枚幻灵眼于还珠楼内现形。


  神蛊温皇信手一挥,幻灵眼便投射出另一枚幻灵眼捕捉到的画面。


  画面之中,竞日孤鸣一手持犀角杯,一手抵住额头,慵懒地半歪在王座之上。


  竞日孤鸣看着幻灵眼,笑着抬起犀角杯,隔空对神蛊温皇示意,而后才道:“温皇,做个交易,如何?”


  (未完待续……)

  

  大概还有几章这一卷就结束了~

  名场面即将到来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台面上的智者全部翻车吧……

闪灵剑客

  琴心:啊对对对,是我写的台词。

  琴心:啊对对对,是我写的台词。

闪灵剑客

  刚子,换来换去,我换你妹啊换,请了廖是吧,整个剧都廖里廖气的。

  刚子,换来换去,我换你妹啊换,请了廖是吧,整个剧都廖里廖气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