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袋戏

44464浏览    5937参与
一把香菜九毛八
一个没有画完的叹宝宝-3-

一个没有画完的叹宝宝-3-

一个没有画完的叹宝宝-3-

林月轩

【霹靂同人】醉孽(四)尹瀟深x藺天刑

“我……我沒事了,你快出去。”藺天刑像被按到了什麼開關一下身子猛地一顫,狠狠甩開尹瀟深的桎梏,心虛地移開視線,連眼淚也停住了。 


“怎麼回事?”尹瀟深小聲嘟囔了一句,看著皇儒緋紅一片的臉頰與脖頸,又想到剛剛觸碰到的柔軟皮膚上火燙的溫度,不免心驚,也管不上是不是僭越,將手伸入皇儒領子一探,竟連中衣都已經汗濕了,以他修為,只是醉酒當不至此,除非…… 


“老大,你難道中毒了?”正好順著手探進去的動作,尹瀟深手指下移三分,便摸到了頸窩突突跳動的脈搏,雖說從頸脈觀測他不是很擅長,但皇儒氣息與脈象淩亂到顯然不正常的景象,能想到的原因只能是中毒一個。 ...

“我……我沒事了,你快出去。”藺天刑像被按到了什麼開關一下身子猛地一顫,狠狠甩開尹瀟深的桎梏,心虛地移開視線,連眼淚也停住了。 

 

“怎麼回事?”尹瀟深小聲嘟囔了一句,看著皇儒緋紅一片的臉頰與脖頸,又想到剛剛觸碰到的柔軟皮膚上火燙的溫度,不免心驚,也管不上是不是僭越,將手伸入皇儒領子一探,竟連中衣都已經汗濕了,以他修為,只是醉酒當不至此,除非…… 

 

“老大,你難道中毒了?”正好順著手探進去的動作,尹瀟深手指下移三分,便摸到了頸窩突突跳動的脈搏,雖說從頸脈觀測他不是很擅長,但皇儒氣息與脈象淩亂到顯然不正常的景象,能想到的原因只能是中毒一個。 

 

“囉……囉嗦!不關你事。”藺天刑臉上紅一塊白一塊,急忙掙扎著想站起來,卻不料頭重腳輕暈眩一瞬,不小心踩到脚下酒罈,整個人都被絆倒撲下去,尹瀟深急忙去接,兩個人一起撲簌簌滾成一團,藺天刑腿間硬度隔著衣服直直抵在尹瀟深身上,威武霸氣的儒門之皇此時卻一籌莫展,只能淒慘又尷尬地閉上眼。 

 

“剛剛在問俠道還沒事的,我不在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都是男人,那裡被憋久了有多難受,尹瀟深自然也懂,也不知藺天刑是不懂還是不好意思,看著他模樣,自己來之前他應該已經有感覺一段時間了,見皇儒額前碎發都被汗水打濕貼在臉上的悲慘模樣,只是想著借此表達他歉意,尹瀟深不顧藺天刑微弱的拉扯阻攔將他衣物撩開,很輕鬆就順著褻褲探進去,那裡已經濕滑一片,只一碰,藺天刑呼吸就猛急促起來,又開始奮力掙扎。 

 

“混,混帳,誰讓你亂……亂碰的!拿出去,還不是因為你……哈……自己警惕性那麼低……被人暗算也不知道……” 

 

被人暗算?尹瀟深一愣,手上力道無意識加重,惹得藺天刑忍不住低吟幾聲,有些懊惱地捂住嘴,讓自己不再發出聲音。 

 

難道是自己回到問俠道時胸口那團無名火?他酒宴當中確實有一次離席,卻不曾想會有人在此機會暗算,這麼回想起來,確實那種憋悶的感覺是皇儒出現之後才消失不見的……瞪大了雙眼,尹瀟深一手擺弄著藺天刑那處,另一手拉過他的領子,强行讓藺天刑轉過臉來:“老大,你去問俠道,是替我吸去了我身上的毒?所以你會那麼生氣?” 

 

久曠的身體加上邪毒的催化,藺天刑哪受得住這種刺激,眼圈又紅起來,弓起身子捂住嘴,堵也堵不住喉嚨裏一連串的聲音,理智被欲望重擊,雖然知道現時是怎樣一個放肆的現狀,藺天刑又擋不住不斷攀升的感覺,半晌,才閉上眼將臉側過,斷斷續續地開口:“哪怕你……哈……江湖險惡,時刻也不能……唔呃,掉以輕心,今日有我在你身旁,若他日……” 

 

“我說了會一生追隨你,他日也有你在身旁!”打斷藺天刑的話,這次想哭的是尹瀟深了,若是自己沒被平秋開導而回來,他又會怎麼樣?——在這空曠的無上殿喝一夜的酒,直到哭累了睡過去,明早起來接著當他守護昊正五道的皇儒無上,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 

 

皇者有哭的權利,卻沒有一直哭的機會。 

自己真的混帳,渾然不知被暗算的事情,只以為皇儒是心情不好來找自己尋釁,還說出那種話來。 

 

一直以來只是他自己想怎樣怎樣,卻從未試著去理解面前的人的心思。 

 

“以後別再說離開這種話了……老弟。” 

 

“我……” 

 

“不知道老人家真的很不經嚇麼……唔——”語氣柔軟下去,藺天刑卸了力,疲軟地不自覺靠在尹瀟深胸口,緊閉著雙眼緩緩吐氣。 

 

沒料到,尹瀟深手上狠狠一用力,痛苦與舒適瞬間並行傳到四肢百骸,藺天刑感覺全身好像被碾過一樣酥麻,剛閉上的眼也下意識睜開,隨即撲面而來的,就是微凉的氣息與突如其來的吻。 

 

從年少修成一身武功,藺天刑就再沒涉及什麼情愛之事,這些東西自然也不懂該怎樣回應,被尹瀟深強吻過來,也只能像假人一般僵硬在那,任憑對方撬開自己的唇瓣裹挾住舌糾纏,難以言喻的興奮感與背德感盤繞在心頭,胳膊不自覺地反抱上尹瀟深的腰。 

 

這個突如其來的親吻漫長又黏膩,直到兩個人胸口都發悶,尹瀟深才戀戀不捨地退出來,涎液在兩人唇舌間拉出細小的銀絲,藺天刑有些羞憤又不可置信地瞪了對方一眼。 

 

不料一瞬天旋地轉,身子整個淩空了起來,緊張導致身下驟失撫慰的那裡又傳來一波令人抽搐的感覺,雙手下意識地緊緊抓住對方的領口,藺天刑忍不住出聲大聲呵斥:“尹瀟深,你做甚麼!” 

 

“老大,我今日已經錯了太多,想必你也不介意再加一件,今夜過後,你便把我痛打一頓,不够的話就痛打兩頓,如何?” 

 

“你,你要做什麼……”看著尹瀟深的表情,藺天刑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可身上這毒雖不至傷或死,但不僅是催化感官,更重要是讓筋骨綿軟,又被欲念侵蝕理智,就算掙扎也是很有限,只能眼睜睜看著尹瀟深把自己橫抱進無上殿后的臥房。

Katherine鬼寒本大爷叫西瑞

一版任飘渺  娃鞋  中靴

假装 它有腿 哈哈哈

娃jio不是我的  所以没有腿

一版任飘渺  娃鞋  中靴

假装 它有腿 哈哈哈

娃jio不是我的  所以没有腿

风之痕

画手:卓蓝/Jeollan。


做一个勤劳的风粉搬运工,为没有lof的风粉小姐姐们搬粮。

画手:卓蓝/Jeollan。


做一个勤劳的风粉搬运工,为没有lof的风粉小姐姐们搬粮。

风之痕

画手:茴里。替小姐姐批量代发。

画手:茴里。替小姐姐批量代发。

风之痕

画手:茴里,代发。第二张可做桌面壁纸。

画手:茴里,代发。第二张可做桌面壁纸。

莫娘

浪无尘是我看金光一来唯一的本命,面具突出这个人物神秘和高傲的气质

面具上黄金和红宝石,使这个人物身份不简单和这人物高傲,以上是我的观点。

浪无尘是我看金光一来唯一的本命,面具突出这个人物神秘和高傲的气质

面具上黄金和红宝石,使这个人物身份不简单和这人物高傲,以上是我的观点。

东方墨

某种程度上熊猫也是背影杀手23333

某种程度上熊猫也是背影杀手23333

东方墨

咻空好可爱

相声真是永远的主题23333

咻空好可爱

相声真是永远的主题23333

林月轩

【霹雳同人】醉孽(三)尹潇深x蔺天刑

金色的透明结界仍旧笼罩在昊正五道的大门,在夕阳下隐隐流华,煞是好看。侠儒在那熟悉的大门前站定,挥袖将青琴幻出,沉甸甸的熟悉之感让本来没底的心有了一丝安慰。 


就算因为结义的关系让自己强行上了一波辈分,但是他与皇儒两个人的根基仍是差了不止几甲子,强行破除皇儒的法术,让他简直有时空倒错之感,仿佛回到自己还不服天不服地的时候。 


那时候被打得真的很凄惨啊……想想尹潇深都差点笑了出来,他就像当年挑战面前一身霸气的皇者般长舒一口气,拼上半身的功力,将招数尽捻于一根琴弦,松开指尖,气劲便随着弦音波动如箭一般飞出,直直震荡整个结界。 ...


金色的透明结界仍旧笼罩在昊正五道的大门,在夕阳下隐隐流华,煞是好看。侠儒在那熟悉的大门前站定,挥袖将青琴幻出,沉甸甸的熟悉之感让本来没底的心有了一丝安慰。 

 

就算因为结义的关系让自己强行上了一波辈分,但是他与皇儒两个人的根基仍是差了不止几甲子,强行破除皇儒的法术,让他简直有时空倒错之感,仿佛回到自己还不服天不服地的时候。 

 

那时候被打得真的很凄惨啊……想想尹潇深都差点笑了出来,他就像当年挑战面前一身霸气的皇者般长舒一口气,拼上半身的功力,将招数尽捻于一根琴弦,松开指尖,气劲便随着弦音波动如箭一般飞出,直直震荡整个结界。 

 

都做好了要接着费一番功夫的准备了,却不曾想那结界如跌破的琉璃瓦一样应声而碎,金色光华迸散在空中,又化为点点星辉飞散,飘落在侠儒周身转瞬消失不见,只留下错愕的人愣在当场。 

 

就这样轻松? 

 

好像刚刚那么长时间的纠结都是笑话一样,颇为震惊地收了琴,侠儒连思考都的时间都未曾有,直直向无上殿奔去。 

 

还没走到殿门口,浓重的酒气便扑面而来,光是闻到那气味便能让人三分微醺,可想而知里面会是什么样子,尹潇深心头一紧,脚步也急转了几分,刚一踏上那米白的雕花石砖,映入眼帘的就是满地的酒坛,和皇儒颓然的侧影。 

 

“老……” 

 

“出去!”尹潇深话卡在喉咙里还没讲出去,蔺天刑手中半空的酒坛便飞过来,在空中划过高高一道弧线,扑在地上炸裂出清脆的响声,酒液在脚边四溅开来,溅到尹潇深的衣服下摆上,洇开几片深色水渍。 

 

尹潇深盯着脚下那碎片有些发愣,蔺天刑是如小孩子一般要面子的,哪怕是战到浑身血污,威武仪态也未乱过,而这个人如今的模样是他前所未见——没有束冠,白发凌乱地披散在肩头,当中夹杂十分扎眼一抹赤红,衣衫也有些凌乱,白纱披风堆成一团,胡乱地垫在身下。 

 

他就那样颓然地靠着金色的壁画堆坐在那,身边堆满立的倒的酒坛,一向挺直的脊背微弓着,也不转头看向站在那的尹潇深,有些颤抖地把手伸向身边新的一坛,眼圈红了一片,还有没来得及擦干净的泪光附在上面,一看就是前一刻还在哭的模样。 

 

“你不是要搬出去吗?还回来干什么!”故作冷漠的语气有些沙哑,哪怕极力克制,尾音还是带了哽咽的哭腔,皇儒咬牙,将头转向身边漆金的壁画,“滚出去!谁允许你进无上殿?” 

 

眼见蔺天刑就要将手中新的一坛开封,看着周围堆到数量吓人的酒坛就知道他已经喝了多少,再喝下去岂能了得,尹潇深踢开脚下的碎陶片,直向着面前人的方向而去,心知前去抢已经来不及,无奈之下只好凝气于指,在蔺天刑举起酒坛之前便击中他腕部,蔺天刑没有防备,下意识松了手,酒坛顺势滑下去砸在身上,又滚落到一旁。 

 

“你做甚么!” 

 

“别喝了,老大!” 

 

“只允许你喝到烂醉如泥,吾凭什么不行?”蔺天刑冷哼一声,弯下腰去打算将滚落的酒坛捡回来,下一刻,手腕被紧紧握住,重心不稳加上醉酒行动慢了一拍,蔺天刑动作一个趔趄,直直砸到了面前人的怀里。 

 

“放开!”怀中的人挣扎起来,尹潇深尽全力压制住他挥舞胳膊的动作,手指按住刚刚被指气击中的部分,虽然明知以皇儒修为,这等攻击连皮外伤都留不下,尹潇深还是放不下心来,必须要亲眼看过一遍。 

 

这一动作,尹潇深才发觉出来,怀中低着头的人体温烫得实在不正常,脸色也红得不对劲,只是挣扎了几下便不再激烈动弹,还来不及纳闷,细微的抽噎声便从自己怀中响起。 

 

“你不是,要搬出去?又回来骚扰我作甚……”抽噎声越来越大,很快就变成了哽咽,蔺天刑依旧低着头,眼泪一大滴一大滴顺着眼眶滑出,滴在侠儒的衣摆上与刚刚酒液洇湿的地方混到一处。 

 

“老大,刚刚真的是我喝多了,无意识瞎讲出来的,从结义那天开始,我便发誓一生追随你身边了……” 

 

“放屁!”猛地抬起头来打断尹潇深的话,蔺天刑的眼神就像怒极了的食草动物,含着泪水的紫瞳双眼狠狠地瞪向面前环着自己的人。“你就是这,这么追随我的,当老小的,威胁到老大头上来?” 

 

是自己的错,尹潇深哑口无言,只得伸出袖子来擦了擦对方脸上纵横的水痕,蔺天刑偏了偏头,没能躲过去,粗糙的布料划过脸颊,说不上温柔的手法让脸上有些生疼。一边擦,侠儒一边安抚怀里皇儒因为哭与怒而止不住的颤抖。“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老大,有什么怨气就对我撒吧,不要作践自己,刚刚那些醉话,尹潇深在此向老大你,向皇儒尊驾道歉。” 

 

“你……你当昊正五道是什么……”极力忍住眼泪,皇儒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把头别过去,半晌,嘶哑沉闷的声音才断断续续在尹潇深耳边响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 

 

“我没……” 

 

“你个死小孩,又当我是什么……” 

 

“……” 

 

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尹潇深有些惊讶地松了手上的力度,蔺天刑借机一摆身,从他怀抱里挣开,深吸了几口气让语气平复下来,声音却也渐渐微弱下去。“你说挑战就奉陪,你说结拜就结拜……结果随,随随便便就说要搬走,把我当成什么?给你寻欢作乐的解闷玩物?可有考虑过……呜,我的感受?” 

 

蔺天刑说着,眼泪又掉下来,顺着脸颊一路滚落下去,不想在老小面前哭得这么凄惨,蔺天刑慌忙想伸手制住它,泪水却在手底下越流越多起来,顺着指缝汇成一滴又淌下去。 

 

“老大,对不起,对不起……”见他又哭起来,尹潇深有些无措,手忙脚乱地把他揽入怀里,手却不小心按到蔺天刑下身,那里此时不应该有的硬度让尹潇深脑子一白,手上动作下意识停了一下。

东方墨

战损咻空真好看

第一次get到空的绝世美颜没想到竟然是空装死的这个镜头233333不愧是你空

战损咻空真好看

第一次get到空的绝世美颜没想到竟然是空装死的这个镜头233333不愧是你空

不喝红茶的利昂娘娘

剑风逐龙 第四章(风之痕x齐格飞)

 

    苦境是一个神奇的所在,这里奇观遍地、强者如林,各势力各组织间内斗外斗纷争不断,还存在严重的空气质量问题和各种莫名的天劫地难。“苦境”二字可谓名副其实。

  另外,此处的空间结构似乎也十分不稳定,除了本就有与苦境相连通道的集、灭、道三境之外,天外南海、异度魔界、四魌界、中阴界、九轮天等数十个异世界也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先后“造访”过此。

  “如此说来,我会出现在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听得黑衣剑少的一番讲述,齐格飞不由莞尔释然道。

  “话就是这样讲,来自其他世界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所以说,飞大哥你自可不必感到……那个……感到,唔,感到孤单啦...

 

    苦境是一个神奇的所在,这里奇观遍地、强者如林,各势力各组织间内斗外斗纷争不断,还存在严重的空气质量问题和各种莫名的天劫地难。“苦境”二字可谓名副其实。

  另外,此处的空间结构似乎也十分不稳定,除了本就有与苦境相连通道的集、灭、道三境之外,天外南海、异度魔界、四魌界、中阴界、九轮天等数十个异世界也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先后“造访”过此。

  “如此说来,我会出现在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听得黑衣剑少的一番讲述,齐格飞不由莞尔释然道。

  “话就是这样讲,来自其他世界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所以说,飞大哥你自可不必感到……那个……感到,唔,感到孤单啦。”向来心直口快的黑衣剑少这次意外的有些支吾。

  “我的样子有那么明显吗?”黑衣的话让高大但总习惯半弓下身子的男人脸上浮现出讶异,他停下脚步,眨了眨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再次对黑衣剑少露出了充满歉意的笑容。

  那是如同太阳一般和煦、充满包容力与魄力的微笑,是令永冻的冰川也瞬间消融的光,若说成是只有圣人才能展露出的圣洁气息也毫不为过。

  但这也是令风之痕感到违和疑惑乃至是厌恶的“虚假”表情。在纯粹的魔看来,齐格飞的谦卑姿态与他那强大的实力和高洁的灵魂并不匹配,至于那种笑容……那种笑容在令风之痕感到厌恶的同时也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其余的东西。

  就好像是,悲伤?

  “咕……没办法,完全没法应对。为什么飞大哥的笑容会有这么强大的魔力?这张比素还真还让人没法拒绝的脸……啧。”

  比起他的师尊,黑衣剑少显然没有那般敏锐。

  “素还真。”

  齐格飞皱着眉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只觉得有一股让人头痛欲裂的气息传来,不得已只能断了继续思索下去的念想。男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屏息感受了一下自身的魔力波动,在确认了来到苦境的自己并没有增加诸如“爱之黑痣”之类的魅惑技能后才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素……他是风、不,是你们的朋友?还有,我刚才的表情,像这样,会让人无法拒绝吗?”

  他歪了歪头,毫不自知地继续保持着歉笑问道。

  “哈……”

  齐格飞皱眉疑惑的样子竟然黑衣剑少感到有些“可爱”?!应该说是纯粹朴实到极致从而产生的“美”吧?只有如此解释了。

  ——所以说,这不就是让人无法抵挡的模样吗?

  黑衣有点想尖叫抱怨,但最终还是很乖地忍住了。已经很久没有感到如此无力的他别过头去,脑海里则在飞速运转着到底该如何转换话题。

  “救人呀——”

  骤变突生,妇人撕心裂肺的尖叫从不远处传来了。

  “嗯?那边是什么声音,我们……”

  “先行一步。”

  黑衣剑少心想刚好可以打破这尴尬的气所以立刻转过了头,但他还是慢了片刻。齐格飞高大的身影在瞬息之间已然蹿了出去,只留下飞散而去的青色魔力元素和原地回荡的声音。

  “那么快?“

  再转眼,齐格飞的身影已经无法被看到了。这种可怕的行动力让黑衣剑少不由流下了一滴冷汗。

  ——不过这样的才是英雄齐格飞吧?

  ”好嘞,那就让本少也紧随其后,大展身手吧!”

  心中释然,嘴角也随之扬起微笑。长剑应声而出,有段时间没活动筋骨的黑衣剑少也朝着嘶喊声传来的方向快步而去了。

  ……

  ……

  ……

  苦境之苦,至苦在百姓。

  “杀!杀啦杀啦!”

  举目所见,这里只有数不清的压迫,数不清的抢掠,数不清的杀戮,数不清的悲号。

  ——身后是地狱。

  “啊!”

  利刃催命,不及逃奔的无辜村民眨眼间便血溅当场,只留一声惨嚎。

  ——身前乃无间。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还有……”

  饶是苦苦哀求,被迫至角落的可怜妇人依旧被刽子手狞笑着一刀取命,身首分离。

  “这……我,仍是来迟了吗。抱歉……”

  他来迟了。

  全力赶来的剑士仍是迟了。

  这处因为往来商贾自发聚集起的乡间集市而逐渐兴旺起来的无名村庄本就是齐格飞与黑衣剑少此行的目的地。最初,因为不明原因而被召唤到苦境的屠龙者也正是在此地降临,从而与刚好在此闲逛的黑衣剑少以及随后而来的风之痕相遇了。

  “怎会如此?”眼前的惨景令他发出了叹息。

  怎会如此。齐格飞并不喜欢这句话中所蕴含的意味,那代表着自身的脆弱,代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男人犹然记得村民们朴实的面容与幸福的笑脸,正是那种虽艰苦但充实的笑容让初到苦境的他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安慰。

  只是,美好的事物终究短暂,昔日幸福家园顷刻间已成血海炼狱。

  ——没有愤怒,只有心痛。

  一眼望去,在听到呼救后本能般疾奔而来的剑士只看到了数不清的血与泪。来不及救下任何人,心中哀痛的男人不由仰头望天,却只看到了自然法则下那象征真理的斑斑血字:

  “弱肉强食”。

  这里与自己原本生存的世界何其相似。同样的欺凌,同样的杀戮,但,为什么?

  齐格飞从眼前屠村惨剧的始作俑者——盗贼头领的身上感受到了“异常”。

  “哈哈哈哈!全杀了,全杀啦!小的们干得好!杀人!然后把值钱的东西全都抢走!”

  声音在受害者数量已到达上限而逐渐安静下来的村庄中显得那样刺耳。看得出来,这名拎着单手斧站在村中大肆吆喝,以蓝色头巾裹头的精壮男子正是这群谋财害命的强盗们的首领。

  而齐格飞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异常则有二。其一,此人的衣着长相实在不像是苦境人士,至于第二点……

  他的目光忽然与强盗头领对上了。而因摄入大量酒精而涨红了脸的后者则狞笑着嘶吼起来:”哟,那边还有漏网之鱼,小的们!给老子杀啊!”

  对方似乎并未分辨出身背巨剑的高大屠龙者与那些手无寸铁的村民们的不同。而听令后立刻停下手中搜刮工作,迅速围拢上来的匪徒们的行动力则让齐格飞感叹其甚至不输于久经训练的士兵。

  等一下,士兵?

  敌人那无甚光彩的瞳孔加深了他的疑惑。

  “杀啦!”

  杀声起,战端开,血掩刀光。面对一同围逼压上的十数匪人,齐格飞稍稍瞥了一眼那些因沾满了鲜血而不再明晃的凶刃,随即眼神转沉。

  “砰砰砰砰砰!”

  身形不动,剑士尚未出剑,巴尔蒙克那满溢而出的青色魔力已骤然化作无匹烈风,将刚刚欺近的众人吹飞出去。有的撞到树上,当场就昏死过去,大多数则是被吹飞出十数米,也纷纷倒地不起,无法动弹了。

  一瞬胜负已分,不想被感情驱使的齐格飞并没有下杀手。剑士没有再看被巴尔蒙克的魔力吹飞的喽啰,而是一步一步凛然走向强盗们的首领——那个让自己感受到“魔力”痕迹的男人。

  一步,一步,齐格飞看着强盗首领的面色随着自己的接近而逐步变化,从得意到愕然,从惊讶到恐惧。剑士的思维也随着对方表情的变化而变化、发散,最初的怀疑也渐渐变了含义。

  第二点异常是:强盗头领的身上有与齐格飞同样的气息——“从者”的气息。

  但是,有种东西开始在剑士的脑海中酝酿。若说对方真是从者的话,那么,他身为“英灵”的“格”未免也太低了,不如说,“英灵座”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残渣与其签订契约呢?

  对方的表现也仿佛要印证屠龙者的想法。面对高大男子的进逼,强盗头子连连后退,道“你,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坏了大爷……坏了我的好事?!”

  “我是偶然路过的‘正义伙伴’。”

  齐格飞一瞬间想要这么回答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口。他沉默着加大了迈步的幅度,同时伸出手掌想要抓住眼前的贼人。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就在这一瞬间,虽然不掌握“直感”技能但也拥有强大第六感的男人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令人不由脊背发凉的错杂“嘀嗒”声,同时,原本不住后退的强盗头领竟突然一反常态地迎上,准确的说是飞扑而来。

  陷阱。

  霎时侧身的齐格飞避过了强盗舍身而来的飞扑,但此时才察觉到这所谓的首领只是“诱饵”毕竟已经迟了。

  那是指针的摆动声,亦或是虫鸣呢?

  燥人的嘀嗒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震耳欲聋的轰鸣。

  “轰隆隆隆隆——”

  不及闪躲,齐格飞的身影转瞬即被骤然肆虐的火光与浓烟所吞噬。而刚刚赶来的黑衣剑少则尖叫着目睹了这最后一幕。

  “飞大哥!!!”

  他是否也来迟了呢?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