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帆白

3189浏览    22参与
ちゃ

污染眼睛抱歉🙏🏻🙏🏻🙏🏻

我真的要饿死了(……)


P1是垃圾P2是灵感来源。

是糖做的刀🔪

但是她们真的好尊……()

污染眼睛抱歉🙏🏻🙏🏻🙏🏻

我真的要饿死了(……)


P1是垃圾P2是灵感来源。

是糖做的刀🔪

但是她们真的好尊……()

会说话的小恐龙耶

帆白

任逸帆内心独白

因为爱你,所以怕失去你,因为太爱你所以不敢表现出一点点爱你的痕迹,可是怎么样才能对你好又不会让你察觉到我爱你呢?后来我就开始和各种女孩子谈恋爱,一遍又一遍的用她们来麻痹自己,看着你喜欢路先生,路先生却喜欢林洛雪的时候,我其实是开心的,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什么狗屁的你幸福就好,都特么去死,可是我还没开心多久就发现你非常难受,看着你强颜欢笑的脸,看着你强装不在意的样子,逼迫自己去接受肖海洋的时候,我觉得我这辈子没这么难受过,更让我难受的是你们各自过着和对方冷战的日子,而这段日子里没有我的位置,看着你在我对面,而旁边原本属于路先生的位置上坐着肖海洋,我忍不住了,我可以接受你和路先...

任逸帆内心独白

因为爱你,所以怕失去你,因为太爱你所以不敢表现出一点点爱你的痕迹,可是怎么样才能对你好又不会让你察觉到我爱你呢?后来我就开始和各种女孩子谈恋爱,一遍又一遍的用她们来麻痹自己,看着你喜欢路先生,路先生却喜欢林洛雪的时候,我其实是开心的,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什么狗屁的你幸福就好,都特么去死,可是我还没开心多久就发现你非常难受,看着你强颜欢笑的脸,看着你强装不在意的样子,逼迫自己去接受肖海洋的时候,我觉得我这辈子没这么难受过,更让我难受的是你们各自过着和对方冷战的日子,而这段日子里没有我的位置,看着你在我对面,而旁边原本属于路先生的位置上坐着肖海洋,我忍不住了,我可以接受你和路先生在一起,却无法接受你和其他人在一起,我没办法看着你为了和路先生赌气而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去找了林洛雪,用从来没有过的认真的语气去追求她,我以为只要我和林洛雪在一起,她就会把路先生还给你,你就能把那个开心快乐的钟白还给我,事实证明我冲动了,我没有成功追到林洛雪,你们却在一起了,没关系,你幸福就好,我愿意永远默默的陪着你,不,是陪在你们,你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路先生也是,你们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家人,我不能失去你们任何一个,所以你们在一起我应该是开心的,我也确实是开心的!

Umia(瘫)

帆白(?就先这样叫了)的贴贴

最后夹杂一张同学给我的丽华茜私货(草)

帆白(?就先这样叫了)的贴贴

最后夹杂一张同学给我的丽华茜私货(草)

林家小掌柜

【帆白】メジルシの记忆(标记的回忆)

啦啦啦~挖坑小能手我又回来了,这次用我V团的歌作为文的名字。亲们有空也可以去听听真滴听好听的!~
话说角色依旧是原剧的ooc是我的

信じ続けた仆らの未来を
我所一直深信的我们的未来

今もまだ 探しているけど
至今我依然在寻觅

たったひとつの あの日の星は
但仍有一颗 那一天的星光

この胸に 辉いてるずっと
在这片心里 永远闪烁发光

そして今日もそれぞれが
於是今天我再次来到

选び取った その场所で
我们各自选择的 那片地方

君も…
你也一样....

秦少白从小都在做一个梦,准确的说应该是关于一个人的梦,在梦里她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他如何爱一个人,看着他如何玩弄权术铲除异己,看着他如何失败甚...

啦啦啦~挖坑小能手我又回来了,这次用我V团的歌作为文的名字。亲们有空也可以去听听真滴听好听的!~
话说角色依旧是原剧的ooc是我的

信じ続けた仆らの未来を
我所一直深信的我们的未来

今もまだ 探しているけど
至今我依然在寻觅

たったひとつの あの日の星は
但仍有一颗 那一天的星光

この胸に 辉いてるずっと
在这片心里 永远闪烁发光

そして今日もそれぞれが
於是今天我再次来到

选び取った その场所で
我们各自选择的 那片地方

君も…
你也一样....

秦少白从小都在做一个梦,准确的说应该是关于一个人的梦,在梦里她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他如何爱一个人,看着他如何玩弄权术铲除异己,看着他如何失败甚至死亡。

少白有无数次想要告诉他放弃吧,她不爱你,可她终究是个旁观者一切都是徒劳。

后来在梦里她放弃了,反而选择安静的看下去,也许是因为看了他太多次的结局,对结果已经不抱期待。反而开始好奇他为什么这么执着的爱一个人。
  
可她一直没有看清他们的脸,每次入梦她都想尽办法想要看清可都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样子,眼前总想蒙着雾。
  家里的老人告诉她,那可能是你的前世,然而前世牵绊太深,欠下的债也太多。只有今生还了债才能拨开云雾。

  秦少白本就是个不信邪的主,老人家这么一说她也就这么一听。但自从遇见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克星扬帆开始她真的觉得也许自己上辈子真的是欠债太多。这辈子才会遇上他。

  秦少白第一次遇见扬帆是在全省的高中校园辩论会上,从小到大嘴炮实力无敌的少白就没在辩论会上栽过跟头。这次同样也是自信满满,然后在决赛开始前却在图书馆和别人为了一本书争的你死我活。
“同学,图书馆是讲先来后到的。”秦少白死死的拉着死的一边。
“同学,你也知道先来后到啊。”那头的男生平静很多,可手上依旧死拉着不送。

站在一旁的老师也很尴尬,奈何这个书架是两面互通都可以拿的,这谁知道是谁先拿到的啊!只好借机走开让两人慢慢解决。反正两个人不至于为了一本书打起来吧!在说扬帆也不是会和学妹动手的人,想到这一点老师也安心了许多。

两个人就这样耗着足足耗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两人不仅手没松开连互怼的嘴炮都没停过。秦少白有些撑不住了,当然绝不是在嘴炮方面认输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同学,你是不是男人有点风度好不好。”秦少白有些不服气的把面前遮挡两人视线的书推开。
“风度这个东西是男人对女人的礼仪而不是对母老虎。”扬帆无视了随之而来的眼刀,都没抬头看她。
  “你说谁母老虎呢!”秦少白这次真滴气炸了,虽然有人背后这么叫她,她也知道可从来没有一个人敢方面这么叫她。
  扬帆听见她暴怒的声音,嘴角不由上翘。抬头看她那双在喷火的眼睛,扬帆的心不由落了一拍。这双眼睛为什么那么熟悉,为什么自己的心会隐隐作痛。
手上的动作也随之松开,而那边还在死死拉着的少白由于突如其来失去牵制的力向后到了过去。身后的书架也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到了一下去。
  当扬帆反应过来想要伸手拉时已经来不及了。扬帆连忙跑了过去“你还好嘛?”
“你觉得我还好嘛!”秦少白没好气的说。
  图书馆老师跑过来时,看着一片狼藉感觉自己要被气晕过去了,这两个人是要拆图书馆啊!
“你…你们俩个今天不把这里收拾好谁也别放学。”

秦少白绝望的仰着头本来还打算去吃东西的都被那个家伙搞砸啦!等这收拾完了人家都打烊啦!

扬帆看着她那绝望的小表情莫名有些想笑,而这细微的表情却被秦少白看见了,本来就火大那家伙既然还敢笑。
随手拿起本书就往他身上砸,扬帆也不躲只是平平稳稳的接住。

秦少白觉得今天遇见这个家伙自己真是倒霉到家,而她没想到是这只是个开始。


先放放回忆,原谅我把初遇放到了高中时期。少白高一,扬帆高三。有人来就继续没事就算了毕竟我是坑主而且不知道玉阳凉没凉呢!

林家小掌柜

扬主任的口罩(帆白日常小短文)

扬主任的口罩   (帆白日常小短片)
   记梗这么久啦!我来好好填一填,咬破嘴唇的梗哈!!
   一到节假日医院却没有半点轻松,反倒忙过平常。扬帆和秦少白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虽说在同一个医院,可两人见面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1个小时。而两人能见面地方最多的也只有手术室的休息室啦。
     一台急诊手术下来扬帆已经感觉自己快要散架啦!一推开休息的门就看见少白坐在哪里“闭目养神”。看来少白也累的不轻啊,不由有些心疼,脑子里突然想到要不要不让少白这么辛苦这个想法立马被自己否决那样的话自家这只小老虎估计会吃了...

扬主任的口罩   (帆白日常小短片)
   记梗这么久啦!我来好好填一填,咬破嘴唇的梗哈!!
   一到节假日医院却没有半点轻松,反倒忙过平常。扬帆和秦少白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虽说在同一个医院,可两人见面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1个小时。而两人能见面地方最多的也只有手术室的休息室啦。
     一台急诊手术下来扬帆已经感觉自己快要散架啦!一推开休息的门就看见少白坐在哪里“闭目养神”。看来少白也累的不轻啊,不由有些心疼,脑子里突然想到要不要不让少白这么辛苦这个想法立马被自己否决那样的话自家这只小老虎估计会吃了自己吧!转身关上了门顺手反锁上了。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扬帆突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不由慢慢靠近刚刚吻上去少白突然睁开眼,狠狠的咬了一下扬帆的唇。
  “少白你要谋杀亲夫啊!”扬帆捂着嘴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少白看他那怨念的表情不由的笑了起来“你自找的好嘛!谁叫你搞突然袭击的。”
  “我自找的?”扬帆抬起少白的下巴靠近她“秦少白同志你有没有搞错我这么久没见我自己老婆了,我亲亲我自己老婆怎么啦?嗯?”
  少白推开扬帆的手,从来都是这样她在怎么是老虎遇上扬帆都要被他弄的没脾气,要不就是有脾气都不知道怎么发。“不想和你说,谁说的过你扬大主任啊!”
  “那是因为我说的有理啊!”扬帆有些小嘚瑟。
少白起身要走却被扬帆伸手拉入怀里“咬完我就算啦,不补偿回来?”
“嘿,你还……”“唔!”少白话还没说完就被扬帆堵住了嘴。
少白知道他不管不顾的性格可这是医院啊,是休息啊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少白推着扬帆“门……门……”
“早锁了。”扬帆这次丝毫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少白突然又有一种被扬帆算计的又狠狠的咬了咬他,双唇的撕磨两人嘴里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却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反到还增加了些许的诱惑。
     从手术室出来后扬主任便开始在医院24小时戴着口罩的模式。有人问起他也就推说最近有些感冒,所有人都认为扬主任估计是感冒挺严重吧。可每次少白看着扬帆戴着口罩都不忍不住笑。弄的旁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推开扬帆办公室门看着扬帆在办公室还戴着口罩有忍不住笑了起来。
  扬帆抬头看了看一眼那个笑的格外灿烂的“罪魁祸首”“还好意思笑。”
  少白把饭菜摆在一旁的茶几上。那天以后扬帆开始戴口罩就没去过食堂吃饭,每餐饭都是少白有空就给他蓉办公室里没空他就叫外卖自己躲在办公室里吃。
  “你现在到知道注意形象啦!早干嘛去啦?”少白白了他一眼。
  扬帆取下口罩“你也不要下口那么狠吧!你自己看看。”扬帆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噗。”少白有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的倒一边。
   “还笑还笑”两人闹的倒在一起
  “好好好,不笑。”少白连忙求饶。
少白帮扬帆戴上口罩“其实呢!你戴口罩挺好看的。”隔着口罩轻轻吻了他一下。
扬帆楞了楞还没缓过神来门被扬子轩一把推开“爸,你看见我妈没。”
扬子轩一推门就看见这两人暧昧的姿势连忙转身“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从小到大扬子轩受刺激不小,可不成想这俩在医院也这么玩看来以后医院也要少来,自己也要早点找点女盆友才好啊。
   扬子轩推门而入后被少白一把推到一边,嘴角又倒霉的磕到桌角的扬帆除了怨念没有别的形容词啦!
  少白有些歉的帮扬帆消着毒“对不起啦!我真的是条件反射谁知道儿子会敲门就进来啊!”
“他那不敲我办公室门的习惯还不是和你学的,你看看我这嘴。”
  “没事儿没事儿戴口罩挺帅的。”少白连忙给扬帆顺了顺毛。
   扬帆的口罩这一带就取不下来,除了少白的嘲笑还想每次倒霉儿子看着他一副他老爹又敢坏事的表情让他严父的形象在难树立,不过按少白的话说“你在他小时候那无赖样被你儿子撞见很多次后那形象早没有啦。”
   扬主任虽然嘴里抱怨着可每次摸着嘴唇扬帆都不由的笑着回味着。
   2017快结束了我也终于把这个梗填咯!!!老规矩看文留名是好习惯,还有多催催文多提提意见这可是我更文的动力!!!

    
  
   

林家小掌柜

啊啊啊不行了魔王夫妇<林叶夫妇>每一首对唱歌都让我好像写文

啊啊啊啊魔王们不愧是魔王啊!对唱都超级好听而且巨有爱!!!每一首都可以挖坑写文,而且和我粉的cp兼容性好强!!!!!!!怎么办!!!爱到分离仍是爱很适合康菁和断线情里的帆白!!!啊啊啊还有好多好多!!!😘😘😘😘😘,重逢,选择,天长地久!!!啊啊啊啊都巨好听cp兼容性太强了我想挖坑啊!!!强行安利大家去听魔王夫妇的对唱歌曲超好听,超带感,而且两人超级有爱!!!!

啊啊啊啊魔王们不愧是魔王啊!对唱都超级好听而且巨有爱!!!每一首都可以挖坑写文,而且和我粉的cp兼容性好强!!!!!!!怎么办!!!爱到分离仍是爱很适合康菁和断线情里的帆白!!!啊啊啊还有好多好多!!!😘😘😘😘😘,重逢,选择,天长地久!!!啊啊啊啊都巨好听cp兼容性太强了我想挖坑啊!!!强行安利大家去听魔王夫妇的对唱歌曲超好听,超带感,而且两人超级有爱!!!!

林家小掌柜

[玉阳衍生]断线情<03>

【玉阳衍生】断线情<03>
  扬子轩的葬礼在一个雨天举行,倾盆的大雨洗净了炎热却洗不尽所有人内心的忧伤。扬帆红着眼鬓角的白发也肆意生长起来。秦少白也憔悴的可怕,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少白的憔悴扬帆看在眼里,他想要去关心她,可少白刻意的回避让扬帆有些无力他想要解释,可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和她解释。
  "廖老师"扬帆叫住了前来吊念的廖老师。
  "你想和我说少白的事?"扬帆和秦少白都是她最为得意的学生,愿以为他们会永远这样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下去,没想到造化弄人啊。
 ...

【玉阳衍生】断线情<03>
  扬子轩的葬礼在一个雨天举行,倾盆的大雨洗净了炎热却洗不尽所有人内心的忧伤。扬帆红着眼鬓角的白发也肆意生长起来。秦少白也憔悴的可怕,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少白的憔悴扬帆看在眼里,他想要去关心她,可少白刻意的回避让扬帆有些无力他想要解释,可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和她解释。
  "廖老师"扬帆叫住了前来吊念的廖老师。
  "你想和我说少白的事?"扬帆和秦少白都是她最为得意的学生,愿以为他们会永远这样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下去,没想到造化弄人啊。
  "嗯!"扬帆点了点头"我想廖老师最近能不能多么照顾一下少白,她这段时间从子轩走后就不哭不笑不闹,我担心她会做什么傻事。"
"没问题少白我一定会照顾,可我想现在你给她的力量远比我们的大。"廖老师知道少白的怨,扬帆的无奈可结终于要他们自己才解得开。
"我也想,可是...她现在对我也许只有恨吧!"扬帆苦涩的笑了笑。
廖老师拍了拍扬帆的肩膀"给她点时间她会理解你的。"
   葬礼结束了可雨却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少白站在雨中也丝毫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好了少白我们该走了。"扬帆撑着伞站在她身边。
  "不,不,我要陪着子轩,我要陪着他。"少白推开扬帆抚摸着墓碑上子轩的照片。
扬帆甩开手里的伞,一把把少白拉了起来强行让她看着自己"少白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子轩他已经走了,他已经走了。"扬帆接近怒吼的声音不仅一次次提醒着少白也想刀一样一刀刀刺痛自己的心。
  "你胡说,你胡说。他......一直都在,他直...都在"少白捶打着扬帆哭的声嘶力竭。
扬帆抱紧少白"对他一直都在我们身边,一直都在"
雨淋湿了两人,脸上的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而彼此却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葬礼过后少白大病了一场,扬帆把医院的事情处理好后也请了个假,把医院的事交给庄恕代为处理。

"哥~"胡歌耷拉着脑袋走进庄恕的办公室
小家伙从子轩走后就安分守己了许多,可今天这状态明显有事"怎么啦?"
  "喏!"胡歌递给他一个哈雷的模型。
"送我?"庄恕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是,模型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模型里的信你自己看。"胡歌把模型拆开把信递给庄恕。
"这,子轩写的?"
胡歌点了点头,眼睛又红了起来。
庄恕把信递给他,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以示安慰"你给扬院长和秦老师看过没"
胡歌摇了摇头"我就是不知道现在应该不应该给他们看,我怕又勾起了他们的伤怎么办?哥我到底要怎么办?"
"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们看,因为他们有权利知道不是嘛!也许会勾起他们的伤,可不给他们看你觉得你自己又会安心嘛?"
"好吧!"胡歌点了点头"不过大哥你要陪我一起去。"
"好,等我一下"庄恕无奈的笑了笑。

  庄恕和胡歌来到了扬帆和秦少白的家,到了门口胡歌却有些打退堂鼓"哥要不我们回去吧,我真的没勇气,这太残忍啦!"
庄恕一把把胡歌拉了回来"你不告诉他们才是真的残忍。"
还没等胡歌反驳庄恕已经按响了门铃。
 
扬帆开门看见庄恕和胡歌有些楞"请进吧!"
"秦老师好点了嘛?"庄恕没见到少白的人便开口问到。
扬帆看了看禁闭的房门"好多了,谢谢你们关心。"
"扬院长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有东西想要交给你。"庄恕看着发愣的胡歌蹬了他一眼,他着才回过神来,从包里拿出了模型和信。
"这是?"扬帆疑惑的看着胡歌。
"这是子轩走的前几天交给我的,开始我以为是简单呢一个模型今天早上我才发现这里面藏着一封信。"胡歌抱歉的低下了头。

扬帆送走庄恕和胡歌后拿着那封信看了很久,最后鼓起勇气打开了它。
一封信读完扬帆早已泪流满脸"你个臭小子"
到底要不要给少白看这封信扬帆犹豫了,也许这封信会解开少白的心结,同样这封信也会再次揭开少白的伤疤。犹豫再三扬帆决定让这封信就此打住。
扬帆只是把子轩的模型悄悄的放在少白的床头
  其实我也觉得我写的帆霸霸有点作老是自己坑自己,可除了他自己坑自己我还真不知道谁可以坑他,对还有倒霉儿砸(´•ω•̥`)

林家小掌柜

记梗,破了的嘴唇可以来篇帆白

今天那张图老刘不是嘴唇有点破了嘛所以可以来篇帆白!!!
扬院长的嘴唇莫名其妙就破了,是秦老师生气咬破的,你们想不想看!!!

今天那张图老刘不是嘴唇有点破了嘛所以可以来篇帆白!!!
扬院长的嘴唇莫名其妙就破了,是秦老师生气咬破的,你们想不想看!!!

林家小掌柜

群宣,大家既然都喜欢催文,给大家一个催文开脑洞的平台

大家快来催文,群号“648316643”大开脑洞快lei啊lei啊lei啊!!!欢迎玉阳,渠微,靳歌,红景天夫妇,帆白党前来催文开脑洞顺带手治好本人的拖延症,快lei.啊lei啊!!
群号:648316643

大家快来催文,群号“648316643”大开脑洞快lei啊lei啊lei啊!!!欢迎玉阳,渠微,靳歌,红景天夫妇,帆白党前来催文开脑洞顺带手治好本人的拖延症,快lei.啊lei啊!!
群号:648316643

林家小掌柜
倾城 - 陈奕迅

安利大家这首歌,我就是听着这首歌把倒霉儿砸给写狗带啦,歌是真心好听的

安利大家这首歌,我就是听着这首歌把倒霉儿砸给写狗带啦,歌是真心好听的

林家小掌柜

【玉阳衍生】断线情,<02>

 少白慢慢睁开眼,看着身边熟悉的事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梦,她多希望这一切是梦,一觉醒来自己还在美国一切都没发生过。

  “少白,你感觉好点了嘛!”扬帆看着少白有些苍白的脸不由有些心疼。

  “子轩到底是什么情况。”少白说的很平静平静的让扬帆感到可怕,他了解少白她越是平静越说明她的难过到了一个极限。

  扬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这发生的一切“对不起少白。”

  “对不起?”少白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扬帆,子轩是我亲儿子你凭什么瞒着我,你凭什么。”

  “子轩他……怕你担心所以”

  “他是小孩子他胡闹难道你也和他一起胡闹嘛!”

  “咚咚咚”胡歌(最后庄大夫不是...

 少白慢慢睁开眼,看着身边熟悉的事物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梦,她多希望这一切是梦,一觉醒来自己还在美国一切都没发生过。

  “少白,你感觉好点了嘛!”扬帆看着少白有些苍白的脸不由有些心疼。

  “子轩到底是什么情况。”少白说的很平静平静的让扬帆感到可怕,他了解少白她越是平静越说明她的难过到了一个极限。

  扬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这发生的一切“对不起少白。”

  “对不起?”少白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扬帆,子轩是我亲儿子你凭什么瞒着我,你凭什么。”

  “子轩他……怕你担心所以”

  “他是小孩子他胡闹难道你也和他一起胡闹嘛!”

  “咚咚咚”胡歌(最后庄大夫不是收了小胡童鞋嘛,所以小胡童鞋现在是叨叨庄的徒弟哈)敲门进来

  “扬院长卫生局的领导来了要了解情况。”房间里的低气压让小胡童鞋有些难受,只好小心翼翼的说到生怕那句话没说对踩了雷。

  扬帆有些抱歉的看着少白“少白……”

  “你去吧!子轩我自己去看。”扬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少白打断了。

  扬帆一走少白就去了子轩的病房,看见躺着病房上的子轩少白的泪在也止不住了

  “妈~我没事儿”子轩有些虚弱但还是尽可能的对着秦少白咧着嘴笑了笑。

  看着扬子轩的笑容秦少白的心更痛他还是个孩子啊,他本该尽情的在阳光下微笑的而不是躺着这冰冷的病床上。秦少白擦了擦眼泪“扬子轩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都多大啦!”少白忍着眼泪用平时训他的语气说道。

  “在大不也是我家秦老师的宝贝儿子啊”

  子轩越是没事的样子越让少白心疼“对呀!我的宝贝儿子一定会好好的。”少白摸着子轩的脸喃喃自语。

  “妈~你知道嘛你上一次摸着我的脸还是在我初中的时候那次我在家,还发了高烧本来我爸说好在家陪我的可他突然有手术就让我自己吃药,你知道的我那是哪种会乖乖吃药的人啊,药被我全部扔进了马桶,你知道嘛我在想怎么把这些苦不堪言的药都销毁掉的时候想了多久啊,我想到了无数种被我爸发现的情况最后发现把他们冲进马桶才是最安全的。我当时简直佩服自己的智慧,最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你就是这么摸着我的脸,而且眼睛也是这样红红的我当时真的吓到了。我那时候就发誓我一定不能让你在为我伤心流泪,不过好像这次,咳咳!这次我没做到。”

  少白一直当子轩都是那个活泼开朗的小男孩,她突然发现她的小男孩已经长大啦!

  “那这次也好好的好不好。”少白恳请的看着子轩她多么希望他能够告诉她他会挺过去的。

  子轩并没有回答少白的问题“妈你知道嘛!那次你对我爸是劈头盖脸一阵骂,我爸连嘴都不敢回还一个劲儿的赔不是,我当时心里简直爽翻了。你知道的我爸向来看我做什么事都不顺眼的,看着他被你骂我还躲在你背后冲他做鬼脸呢!不过这一次你真不能怪他了这次是我不让他告诉你的。”

  子轩说着过去的回忆对秦少白来说像是一种告别。

  扬帆接待完卫生局的领导已经很晚了,他来到子轩的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依旧虚弱的子轩和趴在床边睡着的少白,扬帆觉得自己好没有,作为一个医生他眼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被病痛折磨着,作为父亲和丈夫在他们痛苦的时候他却是这么的无能为力。

  扬帆被少白抱到一旁的沙发上帮她盖好被子。

  “爸~”身后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扬帆走到扬子轩的床旁“怎么?现在哪里不舒服嘛!”

  子轩摇了摇头看着疲惫的父亲扬子轩有些愧疚“对不起爸。”

  扬帆看着他没说话这句对不起扎进他的心里。

  “爸,我知道我从小到大给你找了不少的麻烦,有时候你看着我就来气,其实很多是时候都是因为我故意霸占着我妈所以你不爽是吧,你别不承认哈我看的出来的。不过倒霉儿子最后在给你找一次麻烦好不好。”

  扬帆邹了邹眉“扬子轩你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行不行。”扬帆的眼眶有些湿润。

  “爸我求你一件事好不好,如果,我说如果我又需要急救的时候能不能不救我。”

  “你现在在和我说什么混账话。”扬帆万万没想子轩既然让他放弃抢救。

  扬子轩看了看沙发上的秦少白示意扬帆小声一点“爸,我没开玩笑我自己知道自己情况,而且你很清楚那种抢救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折磨,你真的忍心看我受这种折磨痛苦的在这世上喘息,爸我求你。”扬子轩拽了拽扬帆的衣袖。

  过了很久扬帆艰难的点了点头,眼泪从他的脸颊滑落,这个决定等同于让一个父亲亲手杀死他的儿子。

  扬子轩淡淡的笑了笑“爸先别告诉我妈那知道她的。”父子俩同时望向了沙发上的少白“爸,你可一定要好好帮我守护住我妈。”

  “自己是事情自己做,你不知道嘛!”扬帆看了看他。

  “小气。”扬子轩鄙视的看他一眼。

  这也许是父子俩最后一次打趣了。

  

  

  

  子轩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现在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的很困难。扬帆望着身上按着各种仪器的扬子轩那种绝望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放弃抢救,他设想过就算违背和扬子轩的约定也要把他救回来。可这么多年当医生的经验告诉他那种抢救对扬子轩来说是一种折磨,只是让家人能得到安心。这种自私的安心对子轩来说很痛苦。

  扬子轩终究还是没挺住,当鲜血从扬子轩的口腔喷出,当所有仪器上的值都急剧下降时。少白仿佛听见了死亡的声音。

  “子轩,快救他,快救他。”少白绝望的吼着。

  扬帆上前抱住她”少白,你冷静点。”

  “扬帆你快救他,你们为什么不救他。”

  “我已经签了放弃急救的同意书了。”

  “你说什么?扬帆他是你亲生儿子, 你这是在杀他你知不知道。”

  “啪”少白给了扬帆一巴掌她失望的看着他。

  “好你们不救我救,我救。”少白几乎已经崩溃。

  扬帆紧紧的抱住她“少白,你知道这种抢救对子轩来是一种折磨,我们让他好好走好不好。”

  在场的人都在一旁默默流着泪,胡歌握紧了拳头想要上前却被庄恕一把拉住“哥~”扬子轩和是胡歌来到仁合第一个好哥们。

  庄恕闭着眼摇了摇头,理智告诉他应该让他好好离开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他清楚胡歌和扬子轩这份友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拉着他陪他送朋友走完最后一程。

  

  “滴!”心电监护上的直线发出了死亡的通知书。

  “子轩!”大家都喊着他的名字,而名字的主人在也不能回应。

  

  

  (OK我更文了我把文压缩了又压缩,
一章就让倒霉儿子狗带了。好吧快来拍死我吧!大家多提提意见多,讨论一下还这是我更文的动力!还有看文留名是好习惯。多催文多更提提意见多讨论讨论着是我更文的动力还)


林家小掌柜

关于断线情

  断线情更了第一章大家对倒霉孩子子轩狗带的事情都很不愿意,大家反应也很大,我想说这篇文的初心本就是想通过子轩狗带让两人看清两人之间的那份情。有亲爱的说没了子轩还怎么帆白,可我想说这就是断线情啊,子轩就是那根线,线断了情又该如何这才是这篇文的中心。这篇我会改成短篇,尽快完结它〈一个坑王说要把一个坑填完自己都有点震惊啊😂〉完结了会开一篇新的帆白〈我承认我是挖坑小能手〉至于帆白的医者日常这本就是片段式给突然的脑洞用的。有萌的脑洞就更!

  断线情更了第一章大家对倒霉孩子子轩狗带的事情都很不愿意,大家反应也很大,我想说这篇文的初心本就是想通过子轩狗带让两人看清两人之间的那份情。有亲爱的说没了子轩还怎么帆白,可我想说这就是断线情啊,子轩就是那根线,线断了情又该如何这才是这篇文的中心。这篇我会改成短篇,尽快完结它〈一个坑王说要把一个坑填完自己都有点震惊啊😂〉完结了会开一篇新的帆白〈我承认我是挖坑小能手〉至于帆白的医者日常这本就是片段式给突然的脑洞用的。有萌的脑洞就更!

林家小掌柜

【玉阳衍生】断线情〈01〉

【玉阳衍生】断线情〈01〉
   有人说孩子是父母之间最重要那条线,他让父母之间的爱情多了一份血缘的牵挂。可有一天中间的那条线断了那所连接的情又该何去何从呢!
   医院的感染被控制了可扬子轩感染却越来越严重,看着扬子轩越来越虚弱的样子扬帆第一次感觉到无力感。他作为医生他拯救了无数病人的生命,作为院长他可以掌控大局。可当自己儿子命悬一线的时候他为什么这么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扬帆不熟悉,这种感觉让他恐惧。扬帆无力的闭上眼。
  “扬院长,不好啦,子轩…子轩休克了。”陈绍聪一把推开扬帆办公室的门也不管什么礼数。
  扬帆腾的一下站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

【玉阳衍生】断线情〈01〉
   有人说孩子是父母之间最重要那条线,他让父母之间的爱情多了一份血缘的牵挂。可有一天中间的那条线断了那所连接的情又该何去何从呢!
   医院的感染被控制了可扬子轩感染却越来越严重,看着扬子轩越来越虚弱的样子扬帆第一次感觉到无力感。他作为医生他拯救了无数病人的生命,作为院长他可以掌控大局。可当自己儿子命悬一线的时候他为什么这么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扬帆不熟悉,这种感觉让他恐惧。扬帆无力的闭上眼。
  “扬院长,不好啦,子轩…子轩休克了。”陈绍聪一把推开扬帆办公室的门也不管什么礼数。
  扬帆腾的一下站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路跑到扬子轩的病房的他只知道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子轩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扬子轩的休克纠正回来了,扬帆在他床边守了一整夜扬子轩才醒来。
  “爸~你都快成熊猫了。”扬子轩用微弱的声音和扬帆开玩笑。
  “你少吓一下你爸我就行啦!”面对扬子轩的玩笑扬帆觉得眼睛酸酸的。
   楚珺看见扬子轩醒来哭的更加厉害。
“不是,你怎么又哭了,我不还没死嘛!”扬子轩是真拿这个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不准乱说话。”楚珺一听他提死立马喝止他。
  “好,我的错。”扬子轩转头看了看扬帆“爸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可不能倒下啊,医院还要靠你啊!”
“对啊,扬院长你快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就行啦!”楚珺也开口道。
  扬帆只好起身要走,突然衣袖被扬子轩拉住抬头看他,那小子的眼神和小时候一样,以前自己去加班那小子就是这样拉着自己的衣袖不放手,眼眶的湿润感越来越重。
“爸,求你一件事,先别告诉我妈好不好,你自己老婆的性格你了解,她要现在知道了就她那急脾气别在出点什么事,那可有你受的啦。”扬子轩调皮的笑了笑。
扬帆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退出扬子轩的病房那种无力感再次侵袭着他。
  “谁能告诉我没有有同样的梦……”铃声响起看着来电显示的是秦少白扬帆感觉他的手在颤抖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少白,那个他儿子的母亲自己深爱的女人。
“喂!少白”扬帆尽管极力让知道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可那疲惫感和无力感是没法掩饰的。
“喂扬帆,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现在情况怎么样啦?”这么多年的夫妻少白当然听的出扬帆言语间的疲惫感,不由有些心疼我他知道自己的丈夫有报复有理想也有能力,可才上位不久就遇上这样的事情让他怎么不措手不及呢!
“范围控制了,没扩大。”扬帆尽量让自己少说话以免少白听出什么破绽来。
  “那就好,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知不知道,对你现在可是仁合的支柱。”
“嗯。”
“对了要不我现在回国帮你吧!”少白提议到。
“不行”一听少白要回国扬帆的反应就很大。
对于扬帆如此大的反应少白心里多了一份怀疑“为什么?”
“没…没什么?只是你进修期不是还没结束嘛,这样突然回来不好吧,而且医院现在这么乱你回来干嘛!”
“回来帮你啊,扬帆你别忘了我可是妇产科的专家,你们这次的感染人群中也有孕妇。”少白有些弄不懂扬帆干嘛对自己回国那么强烈的反对。
“到时候在说吧!”扬帆想要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嘿,我说你…对啦子轩最近怎么不接我电话那个臭小子又在搞什么鬼呢!”少白突然想起子轩好久没和自己联系随口问道。

  “他啊……!”扬帆顿时不知如何说。
“我知道了那臭小子又跑哪里疯玩去了是不?真是越来越欠教训啦!”少白有些生气的说着。
扬帆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他不想骗少白可他又不感告诉她。
“好,我到时候教训他,我还有事我先挂了。”扬帆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扬帆的反常,子轩的许久不联系少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给进修的医院打了一份请假条,也不管医院批不批自己给自己定了一张回国的机票。

回国后的少白不得不感慨自己才离开一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来到医院门口一个熟悉的背影吸引了她的视线“小斌!”秦少白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那人应声转过身来“秦老师?您怎么回国啦。”庄恕没想到他在这会见到秦少白,扬子轩的事情他从陆晨曦的口中听说了,可他不确定秦少白现在是否知道这件事,也不感多言,和她一并走进医院。

也许是母子心有灵犀吧秦少白很自然的走过扬子轩的病房,当余光看到躺在床上了的扬子轩时秦少白不敢相信的推开了门,病房里正在抢救的扬子轩显得如此虚弱,秦少白只感觉眼前一黑便没了意思。
  “秦老师!”庄恕连忙扶住旁边晕过去的秦少白。
庄恕那声秦老师让扬帆注意到了已经晕倒在病房门口的秦少白。
跑过去抱住秦少白扬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她解释这一切。

林家小掌柜

记个脑洞


记梗记梗,准备在挖坑!!!!新坑设定子轩的感染没有好,秦少白回国,然后质问扬帆,子轩病情加重,少白向扬帆提出离婚,子轩最后可能狗带,莫名觉得好带感有人要看不!!!!


记梗记梗,准备在挖坑!!!!新坑设定子轩的感染没有好,秦少白回国,然后质问扬帆,子轩病情加重,少白向扬帆提出离婚,子轩最后可能狗带,莫名觉得好带感有人要看不!!!!

林家小掌柜

想写帆白新坑可我纠结啦谁能救救我😭

  因为一个亲的提议我突然又想挖帆白新坑啦,对没错挖坑小能手就是我。😜可我这次真的很纠结啊,想写秦老师还在我们扬怼怼身边,我们扬怼怼一定是幸福的一定不会孤立无援,一定不会被倒霉儿砸这样坑爹,可是纠结的就是如果扬怼怼没有灰色的部分他就不是那个亦正亦邪的扬帆啦,可如果扬怼怼有灰色的部分,依照秦老虎的耿直个性又怎么会忍受扬帆身上有灰色的部分存在呢!所以我很纠结啊!谁能救救我告诉我该怎么办!啊!!啊!啊!!

  因为一个亲的提议我突然又想挖帆白新坑啦,对没错挖坑小能手就是我。😜可我这次真的很纠结啊,想写秦老师还在我们扬怼怼身边,我们扬怼怼一定是幸福的一定不会孤立无援,一定不会被倒霉儿砸这样坑爹,可是纠结的就是如果扬怼怼没有灰色的部分他就不是那个亦正亦邪的扬帆啦,可如果扬怼怼有灰色的部分,依照秦老虎的耿直个性又怎么会忍受扬帆身上有灰色的部分存在呢!所以我很纠结啊!谁能救救我告诉我该怎么办!啊!!啊!啊!!

林家小掌柜

如果秦老师还在倒霉儿子会不会不怎么坑爹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秦老师还在倒霉儿子会不会就不这么坑爹啦,和扬怼怼有矛盾和分歧一定是有的可有秦老师镇着,这倒霉孩子应该不敢翻天的,不行脑洞来啦好想用脑洞填补这个空白啊!啊啊啊我想写帆白啦有人看不?😂😂😂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秦老师还在倒霉儿子会不会就不这么坑爹啦,和扬怼怼有矛盾和分歧一定是有的可有秦老师镇着,这倒霉孩子应该不敢翻天的,不行脑洞来啦好想用脑洞填补这个空白啊!啊啊啊我想写帆白啦有人看不?😂😂😂

林家小掌柜

【玉阳衍生】帆白医者日常之拖延症

我就是来填拖延症点梗的坑,有些题不达意就是来填坑的我,还有我没喝大这次!!!!

拖延症
   扬帆和秦少白在一起七年可一直都没结婚就这么耗着,不是扬帆不想结婚,而且从医学院毕业开始他就开始向秦少白求婚可少白始终不同意说这样挺好的
扬帆本想在说些什么可被她一句“扬帆你觉得我们之间难道一定需要一纸婚约来栓着嘛?”
  扬帆也无话可说只好一个人坐在旁边生闷气去。
   扬帆是仁和胸外第一把刀,手术做的漂亮在台上的脾气也还好,不算特别暴躁。实习生规培生,进修生,低年制医生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观摩扬主任的手术,如果有幸能和扬主任上一台手术那简直就是人生第一大幸...

我就是来填拖延症点梗的坑,有些题不达意就是来填坑的我,还有我没喝大这次!!!!



拖延症
   扬帆和秦少白在一起七年可一直都没结婚就这么耗着,不是扬帆不想结婚,而且从医学院毕业开始他就开始向秦少白求婚可少白始终不同意说这样挺好的
扬帆本想在说些什么可被她一句“扬帆你觉得我们之间难道一定需要一纸婚约来栓着嘛?”
  扬帆也无话可说只好一个人坐在旁边生闷气去。
   扬帆是仁和胸外第一把刀,手术做的漂亮在台上的脾气也还好,不算特别暴躁。实习生规培生,进修生,低年制医生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观摩扬主任的手术,如果有幸能和扬主任上一台手术那简直就是人生第一大幸事。
  
可仁和的美好手术室最近却变成了人间地狱,扬帆最近也不知道在烦躁些什么,手术台上骂完一助骂二助,怼完麻醉怼巡回。每一个不叫苦连天。
  “三牛,扬帆最近怎么啦?”凌远接到胸外无数个抱怨后忍不住问韦三牛。
  韦三牛一副你这都看不明白的表情看着他“这还不明显肯定是因为秦老虎啊!我们扬大主任的情绪也只有她秦老虎才可以影响。”
  凌远点了点头,心里暗笑“扬帆啊扬帆!也就少白能把你收拾成这样啊!”
  
扬帆最近的情绪不怎么好秦少白看的出来,可也不愿意服软就当没看见继续装傻。
  午休的时候念初把少白拉到一边“少白你和扬帆又怎么啦?”
“我们能怎么啊?没怎么!”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扬帆最近情绪相当不好。”
“他情绪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少白摊了摊手
“和你没关系?我的秦大医生也就你能让我们胸外第一把刀如此。”念初看着她那装傻样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不就没答应和他结婚嘛!”
“什么?你又拒绝人家啦?”念初不得不扶额这少白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什么叫又,说的我拒绝了很多次一样。”少白小声嘟囔着。
“还不多?人家扬帆从医学院毕业后就开始向你求婚,你算算这些年你拒绝人家多少回啦。”念初真的搞不懂她在想些什么,也不得不佩服扬帆的毅力。
“我不就嫌结婚麻烦嘛!” 少白有些不耐烦的说着,又不是自己要怎么样扬帆还哪里闹什么情绪嘛!
“我可给你说,你别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你们家扬主任还是挺抢手的我可听三牛说了我们医院暗恋扬主任的小姑娘可大有人在,给扬大主任献殷勤的也不少。”念初没则只好刺激刺激她。
“是嘛!”少白面上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心里把扬帆狠狠的骂了一顿。
  下午没有手术少白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病历脑子里回荡着念初今天说的话。啪病历一合向胸外科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扬帆办公室门口就看见一个进修生含情脉脉的看着扬帆那眼神充满了崇敬和迷恋。扬帆低头看着病历全然没有注意到进修生的眼神。
  “情况我知道了你这次的处理是对的,后面的治疗继续跟进就行啦!”扬帆把病历递了过去。
进修生接过病历有些紧张的说道“那个!那个…扬主任这是我自己做的蛋糕,我看您中午没怎么吃饭吃点这个吧!”说完把一个蛋糕放在扬帆面前。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扬帆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外陆晨曦〈差辈就差辈吧!〉叫了一声秦老师。扬帆心里暗叫不好冲出去也不见那人的身影。
“刚刚是谁?”扬帆望了一眼陆晨曦。
“是秦少白老师我刚刚走过来就看见她啦,也不知道怎么啦她转身就走啦我叫她她也没听见。”陆晨曦在哪里叨叨叨扬帆也没注意听他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回到家扬帆也不见少白的身影推开卧室门看见她爬在哪儿睡觉才安下心来。
扬帆在她身边躺下伸手把她抱进怀里“怎么今天睡这么早,都没等我,累啦?”
少白在他怀里挣扎着“哼!扬主任还用我等啊?关心你的人多了去啦,我那排的上号啊!”
扬帆忍不住笑了笑原来这丫头在吃醋啊!“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扬帆在少白身上闻了闻。
“怎么可能我才洗的澡。”少白即刻闻了闻自己身上。
“噗”扬帆忍不住笑出声来。
少白突然反应过来扬帆这话的意思转身就朝着他腰间一拧“扬帆你长本事了是吧?”
扬帆疼的直咧嘴只好求饶“我错啦我错啦!”
“你还知道错啊,嗯?勾搭小女生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啊!”
“诶,少白你可冤枉我啦!我可重来没勾搭什么小女生,我这辈子就勾搭了你一个。”
“谁知道呢?”说完准备转身。
却被扬帆欺身吻住,扬帆的吻很温柔可足以夺走她的所有呼吸,等到她实在呼吸不了的时候才慢慢放开她。
“少白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想嫁给我吗?”扬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不是不想嫁给你只是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而且结婚又麻烦何必找这个麻烦呢,而且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嘛,又没什么必要一定要结婚是吧!”少白知道他最近有些气安抚的摸着他的脸。
一定要结婚的理由,扬帆心里有了一个小算盘。扬帆顺势吻了下去手不老实的在少白身上点火,所到之处无不让少白颤抖发烫。吻一路向下扬帆亲亲咬了一下那诱人的锁骨。
“嗯…”少白忍不住呻吟,这声音对扬帆来说是加油的动力一般他加快了速度。
两个相爱的人相互给予彼此爱与享受。

  几个月后少白的亲戚迟迟没有报道不查还好一查到好,既然中奖啦!少白拿着化验单摸着自己的肚子“小家伙你来的可真是时候还真是你爹的神助攻啊。”
   扬帆看着少白拿着东西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便走了过来“怎么啦?自己一个人说什么呢?”
“看了我们这次还真的要结婚”少白把化验单举在扬帆面前。
“看来这次不结不行啦!”扬帆结婚化验单嘴里露出一抹微笑。
少白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一步一步逼向扬帆“扬帆你给我老实交代。”
扬帆一步一步往后退最后跌坐在沙发什么“交代什么?”
“你是不是早有预谋。”少白跨坐在扬帆身上指着扬帆。
“这个这个不能这么说,我也不晓得他就这么快到来了是吧!”扬帆声音不大可足以让少白听清楚。
少白拿起旁边的抱枕对扬帆猛打过去,扬帆抱着头连连求饶“少白我错了我错啦,可你也不能谋杀亲夫啊是吧?”
扬帆越说少白就越气“好你个扬帆敢算计到我头上来啦都。”
扬帆只是抱着头求饶,反正在他看来打就打了吧栓住了媳妇儿还得一儿子这打挨的值得啊!

〈更文啦!大家多提提意见讨论讨论剧情哈,还有看文留名是好习惯,还有多催催催文多刺激刺激我脑洞这可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林家小掌柜

“拖延症怎么治”梗点CP

  今天看了老刘的BT微剧场突然想到一个拖延症的梗,不过有点犯难的是我该写那一对?玉阳衍生的帆白,还是扬陆,还是渠微得我承认我就是想要挖坑了咋地!

  今天看了老刘的BT微剧场突然想到一个拖延症的梗,不过有点犯难的是我该写那一对?玉阳衍生的帆白,还是扬陆,还是渠微得我承认我就是想要挖坑了咋地!

林家小掌柜

【玉阳衍生】帆白医者日常〈05〉

帆白医者日常〈05〉

〈本宝宝我终于又更文啦,还得谢谢佳琪的刺激我们扬怼怼太好看啦!简直要人命,友情提示:醉酒更文的我欢迎各种搬砖谢谢

  
  秦少白从怀孕以后就被扬帆当国宝似的供着,开始感觉还挺爽,让她终于抓到机会好好欺负欺负扬帆还不用担心他假借“教育”之名占自己便宜。
   扬帆虽说对于少白怀孕的事情很是开心,可是也很痛苦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天天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去。自己却不能碰这是多么折磨的一件事。

在秦少白怀孕第四个月的时候,扬帆回到家看见少白在厨房里忙碌她以前最不喜欢做饭,最近开始为他洗手做羹。这样的少白因为怀孕而带出来的女人味和母...

帆白医者日常〈05〉

〈本宝宝我终于又更文啦,还得谢谢佳琪的刺激我们扬怼怼太好看啦!简直要人命,友情提示:醉酒更文的我欢迎各种搬砖谢谢

  
  秦少白从怀孕以后就被扬帆当国宝似的供着,开始感觉还挺爽,让她终于抓到机会好好欺负欺负扬帆还不用担心他假借“教育”之名占自己便宜。
   扬帆虽说对于少白怀孕的事情很是开心,可是也很痛苦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天天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去。自己却不能碰这是多么折磨的一件事。

在秦少白怀孕第四个月的时候,扬帆回到家看见少白在厨房里忙碌她以前最不喜欢做饭,最近开始为他洗手做羹。这样的少白因为怀孕而带出来的女人味和母爱光环对扬帆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扬帆取下眼镜依着门框静静的看着少白,少白转身看了看他“等一会儿就好啦,你去沙发上歇一会呗。”
“老婆你最近做饭的频率有点高啊!”扬帆调侃到。
好心好意给他做饭他还嫌弃这让秦少白有些不爽挥着铲子指着扬帆“嘿,好心好意给你做饭你还…你以为我为了你啊我还是为了我们家宝贝儿子出生后能吃到充满妈妈的爱的美食。”带着宠溺的微笑摸了摸肚子。这让扬帆有些不爽他从后面抱住少白“你可够偏心的让我当白老鼠给那臭小子试菜啊”,扬帆在少白颈间蹭了蹭开始少白以为他似平常的小打小闹也不阻止他,反倒作弄的在他怀里蹭来蹭去。“怎么?不行嘛?还跟你儿子争分吃醋啊!”
“你怎么知道是儿子嗯?”扬帆舔了舔少白的耳垂弄的耳朵烫的想火烧一样
少白往一旁躲了躲“我感觉是儿子。”
“要不让放射科的帮你看看。”扬帆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越躲他就越往下滑。
扬帆弄的少白痒极了不只是身上痒连同心里也想小猫在抓一样痒的不行。“不要,我要把悬念留到他出生的时候揭晓,还有我警告你哦不准乱用权利去窥看我们家宝贝听见没有?”
“嗯!”扬帆闷声闷气的答应着继续贪恋着她身上的香气“少白我好饿”扬帆的声音有些沙哑。
秦少白听的出来这是危险的信号只好装傻“好饭马上好。”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可都是徒劳扬帆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扬帆让她面对着自己看着那诱人的小嘴忍不住吻了上去慢慢撬开她的小嘴,想要夺走她的全部呼吸似的狠狠的吻着她,少白没有阻止他只是慢慢的回应着他,她知道扬帆压抑太久了,自己对扬帆来说是不可抵挡的诱惑扬帆对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致命的诱惑呢!
  扬帆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也越来越不老实“扬…帆…帆…这…是厨房。”少白按住扬帆不老实的手提醒道。
“厨房怎么啦?”扬帆嘴里勾起一抹邪笑,少白突然反应过来不由有些后悔刚刚说的话确实不对厨房怎么啦,怀孕前家里的那一处不是他们的战场,那一处没留下过他们情欲的汗水。少白看了看厨房有些脸红这一切都被扬帆尽收眼底调皮的舔了舔她的唇。
   “扬帆点到为止好嘛,还有孩子呢!”少白捧着扬帆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可是…”扬帆看着少白认真的眼神不爽的把脑袋耷拉在少白的肩头像一个负气的小孩子“好吧好吧!”
少白像哄小孩子似的拍了拍他的背,秦少白觉得她以后一定能带好她儿子毕竟扬帆这个只有三岁的大小孩就时常让她哄她都哄出经验了“以后补偿你好吧。”
“怎么补偿?你刚刚还故意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扬帆说话的口气就是一个小孩子不由让秦少白想笑,那个怼天怼地的扬大主任既然如此孩子气让医院那群猴子们知道了一定会吃惊到下巴都落在地上。
“这样行嘛?”少白把扬帆推到上去手指在他衬衫纽扣上摩擦着从倒数第三颗纽扣开始慢慢解开手在他的腹肌上画着圈手慢慢摸向皮带“我们家帆宝宝真乖皮带一直栓着呢”这皮带是他们结婚纪念日秦少白送给他的送的时候秦少白就明确告诉他这辈子只准收她送的皮带而且在她送他下一条皮带前不准换掉。扬帆也乖乖照做。
  扬帆不得不感慨他老婆的撩人技术丝毫不比他差,那个分身早就叫嚣的支起了小帐篷。可少白的只是在周围打着转就是不解开皮带扣,少白也要让他尝尝想而不得的感觉,谁叫他一起欺负自己把她撩到不行也不给她要让她说软话才给她。
“老婆大人别折磨我了好嘛,我怕我忍不住把你吃掉怎么办。”扬帆沙哑的声音,那泛红的双眼盯着少白。
  解开扬帆的皮带抚摸着那早已端起的枪,那滚烫的触感让她感觉有些烫手,熟练的摩擦着那把枪,早在结婚之初扬帆就手把肉的教过她如果取悦自己拿吧枪,少白做的也很熟练,慢慢的加快摩擦的速度那把枪在她手里越来越烫越来越涨,调皮的戳戳了那囊袋扬帆低哼了一声。少白握住那把枪加快了摩擦,随着一声低吼扬帆射在了她手里。
扬帆伸手抱住她亲吻着她的发顶,少白环住她的腰“补偿给你了不准胡闹要不罚你在儿子出生前都滚去睡书房。”
“嗯”扬帆吻了吻她发烫的耳朵,虽然不是第一次可少白还是羞涩的红了脸,连同脖子和耳朵都红的发烫。
    

〈我尽力啦一个醉啦的人能更这么多是极限啦,欢迎大家多讨论讨论要不更不下去,因为会变成我一个人的独角戏。还有看文留名是好习惯,欢迎大家多来刺激刺激我这是我更文的动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